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春秋

(東周前半期歷史階段)

編輯 鎖定
春秋,通常用來指中國東周前半期歷史階段,史稱“春秋時期”,即自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476年這段歷史時期。 [1]  據説是由於魯國史官把當時各國重大事件,按年、季、、日記錄下來,一年分春、、秋、冬四季記錄,簡括起來就把這部編年史名為《春秋》
春秋時期開始於公元前770年(周平王元年)周平王東遷東周開始的一年,止於公元前476年(周元王元年),戰國前夕,總共295年。一説止於公元前453年,韓、趙、魏滅智氏,一説止於公元前403年,三家分晉 [2] 
中文名
春秋時期
外文名
Chunqiu period
簡    稱
春秋
所屬洲
亞洲
首    都
洛邑(今河南省洛陽市)
主要城市
商丘宛丘陶丘、新鄭、臨淄、曲阜、少梁等
官方語言
雅言
貨    幣
貝幣刀幣布幣
時    區
UTC+8
政治體制
君主制
國家領袖
周王室
主要民族
華夏族
主要宗教
原始宗教
國土面積
158萬平方公里(公元前453年) [3] 
名人代表
孔子孫子鬼谷子墨子
主要歷史著作
春秋左氏傳 [2] 
著名戰例
長勺之戰泓水之戰城濮之戰崤之戰邲之戰鞌之戰
起止時間
前770年—前476年/前403年
主要諸侯國
齊、宋、晉、秦、楚、吳、越,鄭、巴、蜀
主要諸侯
秦穆公、晉文公、齊桓公、宋襄公,楚莊王

春秋名稱起源

編輯
春秋五霸
春秋五霸(5張)
據説魯國史官把當時各國報導的重大事件,按年、季、月、日記錄下來,一年分春、夏、秋、冬四季記錄,簡要概括起來就把這部編年史名為“春秋”。孔子依據魯國史官所編《春秋》加以整理修訂,成為儒家經典之一。
《春秋》記錄了從魯隱公元年(前722年)到魯哀公十四年(前481年)共242年的大事。由於它所記歷史事實的起止年代,大體上與一個客觀的歷史發展時期相當,所以歷代史學家便把《春秋》這個書名作為這個歷史時期的名稱。為了敍事方便,春秋時期開始於公元前770年(周平王元年)周平王東遷東周開始的一年,止於公元前476年(周敬王四十四年)戰國前夕,總共295年 [3] 
春秋以後,齊、、趙、魏、秦七大諸侯國連年戰爭,當時人們就稱呼這七大諸侯國為戰國。《戰國策·燕策·一》載蘇秦的弟弟蘇代説:“凡天下之戰國七,而燕處弱焉。” [4]  可見當時七大諸侯國都有戰國的稱呼。到西漢初年,“戰國”這個名詞的含義還沒有變化。到西漢末年劉向編輯《戰國策》一書時,才開始把“戰國”作為特定的歷史時期的名稱。戰國時期開始於公元前475年(周元王元年),即《史記 [5]  的《六國年表》開始的一年,止於公元前221年(秦王政二十六年)秦滅齊統一六國的一年,共255年。 [6] 

春秋發展歷史

編輯
春秋時代周王的勢力減弱,諸侯羣雄紛爭,齊桓公晉文公宋襄公秦穆公楚莊王相繼稱霸,史稱春秋五霸(另説齊桓公、晉文公、楚莊王、吳王闔閭越王勾踐)。 [7] 
東周開始,周朝由強轉弱,王室日益衰微,大權旁落,諸侯國之間互相征伐,戰爭頻繁。小諸侯國紛紛被吞併,強大的諸侯國在局部地區實現了統一。
春秋中期,出現了一個比較和平的時期,原因是各國都被戰爭搞得十分疲憊,需要休整,於是通過公元前546年由14國參加的第二次“弭兵之會”達成協議,戰火暫時得以平息。可是,這期間在長江流域,吳、楚、越三國之間卻多次爆發霸權之爭。春秋時代的中後期,隨着牛耕的普及和鐵製農具的應用,經濟有了迅速發展,出現了私田的開發和井田制的瓦解這一深刻的社會變化。在一些諸侯國的內部,貴族勢力強大起來,開始向國君爭奪權力。而新興的諸侯大國,先後取得霸主地位,而實際上,等於接替周王室王朝共主。
公元前520年,周王室發生了長達十多年的“王子朝之亂”,最終致使原居洛邑王城周敬王遷居成周。在晉國的干涉下,周敬王最終擊敗了王子朝,王子朝在兵敗後,攜周室典籍圖法奔楚。王子朝之亂致使周王室卿士專政,並最終導致“王室遂卑”,維護分封體系的君臣制度、宗法制度和諸侯制度都遭到了破壞,甚至崩潰,以周天子為中心的等級秩序已無力再維繫。而王子朝攜周室典籍圖法奔楚,使得王室典籍大量失散,但也促進了中原文化向南傳播,對楚國文化的發展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直接或間接促生了後來的百家爭鳴
公元前453年韓、趙、魏三家聯手在晉陽打敗智氏,其後逐步將晉國進行了瓜分,自己分別建立了國家,就是著名的“三家分晉”。公元前379年齊國田氏取代姜姓成為齊侯,是為“田齊”。於是,七雄並立,互相爭霸的時代逐步到來,春秋時期走向了戰國時期。
據史書記載,春秋二百二十四年間,有三十六名君主被臣下或敵國殺之,五十二個諸侯國被滅。有大小戰事四百八十多次,諸侯的朝聘和盟會四百五十餘次。魯國朝王三次,聘週四次。

春秋平王遷都

周平王元年(公元前770年),因周幽王寵信褒姒,廢太子宜臼。宜臼逃至申國,他外公申侯聯合曾侯、許文公及犬戎(外族)推翻周幽王。因為內亂和犬戎頻繁入侵,很快就打到鎬京(今西安),所以周平王被迫將國都從鎬京東遷至東都洛邑(今洛陽)。因洛邑(今洛陽)在鎬京之東,此後的周朝史稱東周(公元前770~公元前256年)。 [8] 

春秋王室衰微

春秋時期地圖 春秋時期地圖
周平王東遷以後,周室漸漸衰落,首先平王的外祖父申侯引犬戎攻入京師,害死周幽王,申侯擁立平王,使平王有弒父之嫌,因而使周天子在諸侯間的威望下降,其次各諸侯國勢力逐漸強大,互相攻伐,最後平王東遷,使周室只有一小塊小地盤,周王室因而衰微。周平王因為想把政權一部分讓虢執掌,得罪了當時強國鄭國,不得不與鄭莊公互換人質,將兒子王子狐送到鄭國當人質,史稱”周鄭互質“。周桓王十二年(前708年),由於邊境問題與鄭國爭執,周桓王率軍討伐鄭國,鄭莊公不僅敢於領兵抗拒,而且打敗了王師,一箭射中了周王的肩膀。以上兩個事件説明周王的地位已經嚴重下降,只是還保存着天下共主的名義罷了。鄭莊公帶兵東征西討,小霸中原(史稱“鄭莊公小霸”)。

春秋諸侯國劃分

東周前期又稱春秋(前770年-前476年),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次全國性大分裂形成的時期。史家一般以“三家分晉”作為春秋時代的結束和戰國時代的開始 [2]  。公元前770年平王東遷,建立了東周王朝。但此時周已衰弱到了極點,統治範圍方圓不足六百里,各諸侯國紛紛割據稱雄,不再朝見周王,其統率諸侯的權利也是名存實亡。此間,全國共分為一百四十多個大小諸侯國,而其中比較重要的有齊國、晉國、宋國、陳國、鄭國衞國魯國曹國楚國秦國、吳國、越國燕國等。 [9] 
  • 齊國
齊國的祖先是周文王的謀臣姜子牙之族,他因助周滅商有功被封為齊侯,同時周統治者賜予齊國一種特權——可以討伐有罪的諸侯,憑藉這項特權,齊國在西周時期已發展成為東方的大國。春秋年間,齊國出現了一位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家——齊桓公。他依靠謀士管仲整頓國政,設各種官吏,各司其職,並分全國為二十一鄉,其中工商六鄉、士十五鄉,此十五鄉即為農鄉,鄉中之人在和平時專心務農,戰時當兵。如此幾年之間,齊國國富民強,到周僖王三年(公元前679年),齊國已稱霸北方。後來,齊國又於周靈王五年(前567年)消滅了東夷大國——萊, [10]  使之土地擴大了一倍以上,成為真正數一數二的大國。公元前386年,田和放逐齊康公於海上,自立為國君,同年為周安王冊命為齊侯。周安王二十三年(前379年),齊康公死,姜姓齊國絕祀。田氏仍以“齊”作為國號,史稱“田齊”。
  • 宋國
宋國是周朝三恪之一,國君子姓,國都亳(今河南商丘)。 周武王伐紂,商朝覆滅,周武王分封諸侯時,封紂王的兒子武庚於殷,以奉其宗祀。武王死後,武庚叛亂,被周公平叛殺死,另封紂王的庶兄,當年曾降周的微子啓於商丘,國號宋,以奉商朝的宗祀。孔子的論語堯曰篇曾記載此一原則叫做“興滅國,繼絕世”。
宋國後來逐漸發展強大,宋襄公曾經成為春秋時期五霸之一,歷史記載宋襄公在軍事作戰時實行不切實際的“仁義”,結果被楚軍擊敗,宋襄公也因傷重身亡。 以後北方晉國和南方楚國爭霸時,宋國夾在中間,戰事連年不斷。80年間,遭遇了40次以上的戰爭。周靈王二十六年(公元前546年),宋國令尹向戌因為和晉楚兩國令尹有私交,又正當兩國交兵疲憊之際,發起和平大會,在宋國召開十國參加的“弭兵之盟”,使宋國保證了十餘年的和平時期。公元前487年,宋景公出兵滅亡曹國。
戰國時期,宋國君主宋康王推行王政,使宋國再次強盛起來。公元前286年,宋國發生內亂,齊、楚、魏三國趁機舉兵滅宋。
  • 晉國
晉國出自周成王弟唐叔虞。東周初期,晉獻公(前676年-前651年)建都絳(山西翼城縣),開始了晉國的霸業。晉國先後消滅霍、耿、魏、虞、虢等一些北方小諸侯國,統一了汾河流域。前六三六年,獻公之子重耳即位,他曾被獻公放逐十九年之久。在這十九年之中,重耳周遊列國,積累了豐富的政治經驗,故而他回國後便立即着手整頓政事,他與大臣們君臣一心,先後兩次率晉、秦、宋、齊四國聯軍南擊楚國,佔領了南方的大片領土。晉軍南征促使華夏文明進一步流傳到長江以南地區,加快了中華民族大融合的步伐。到了春秋後期,晉國的統治出現危機,並最終分裂成韓、趙、魏等幾個獨立的諸侯國家,史稱“三家分晉”。
  • 鄭國
鄭國在春秋時期諸侯國,國君姬姓,初都鄭邑(今陝西渭南華州),後遷都新鄭(今河南新鄭)。在一段時間之內,強大的齊國也對鄭國禮讓三分,曾跟隨鄭國討伐宋國,甚至求助於鄭國。莊公時代鄭國內部肅清了反叛勢力,外部滅了許國,敗了宋國,還射中了周天子桓王的肩膀,是當時最強盛的國家,史稱“鄭莊公小霸”。莊公在位四十三年去世。兒子厲公驅逐太子自立為君。厲公在位二十八年間,鄭國大亂,因此從此鄭國日益衰落,齊國逐漸取得有利地位,開始控制周邊小國。厲公下傳兩代到了繆公,以後鄭為晉、楚兩國威逼,幾乎年年不得安寧。
繆公下傳兩代到襄公時期,楚國曾攻佔鄭國,襄公忍辱存國。襄公下傳四代到簡公時,鄭國任用子產為相執政,鑄造刑鼎,發展經濟,救助百姓,因而鄭國重新富強。簡公下傳四代到哀公時,晉國韓、趙、魏三家強盛,鄭國再次衰弱。哀公之後的幽公時期,韓武子攻佔鄭國,殺害了鄭幽公。後來幽公之弟繻公復國,多次與三晉發生戰爭。繻公之後的康公時,韓國再次強盛。康公二十一年(前375年)韓哀侯率軍再次攻佔鄭國,鄭國滅亡,國土併入韓國。立國432年,歷21君。
  • 楚國
楚之先祖出自帝顓頊高陽氏。高陽者,黃帝之孫,昌意之子也。顓頊帝后第五代吳回,是帝高辛氏的火正(火官),主管天火與地火,能光融天下,帝嚳命曰祝融(祝,大也;融,明也)。其部落分佈在商都朝歌的南方(今河南新鄭一帶)。吳回之子陸終,生有六子,幼子曰季連,羋姓,是楚之先祖。季連之後曰鬻熊,是周文王的老師,其曾孫熊繹,當成王時,封為楚子(意為楚地的子爵),居楚地丹陽(今湖北姊歸縣)。春秋初期,楚國日益強大。周桓王十六年(前704年),楚君熊通自號為武王,有地千里。因其地處中國南方,故而楚國與中原的各諸侯經常發生一些戰事。通過戰爭,楚國先後吞併了四十五個較弱小的諸侯方國,並逐步成為春秋前期中國南方的主要強國之一。
  • 曹國
曹國,周文王第六子曹叔振鐸受封於曹國,建都陶丘(今山東菏澤市定陶區),曹國疆域約轄今山東省菏澤市、聊城市南部,以及河南省濮陽市範縣、台前一部分。 [11] 
西周初封,曹國“襟帶河濟,扼控魯宋”,居於要衝,諸侯四通,成為各國往來的必經之地。在春秋諸侯紛爭的政治舞台上,曹國扮演着一個活躍的角色,這裏的會盟和征伐頻繁,使得曹國成為諸侯政治活動的中心地區之一。
春秋時期,曹國成為晉楚爭霸的受害者。晉楚城濮之戰(今山東鄄城西南),晉國伐曹、衞救宋,把曹共公俘虜。楚國失利後,曹國聽命於晉國。春秋晚期,曹伯陽背棄晉國,又幹預宋國政務,導致宋景公伐曹,而晉國見死不救。前487年,宋國虜殺曹伯陽,曹國滅亡。曹國共26任君,立國636年。
  • 秦國
周孝王因秦的祖先非子養馬之功,“邑之秦,使復續嬴氏祀,號曰秦嬴。”,作為周朝的附庸,讓其繼續嬴姓的祭祀。周平王元年(前770年),秦襄公護送周平王東遷有功,被封為諸侯,秦始建國,佔領了被戎人和狄人佔領的原周朝在陝西的領地。從周僖王五年(公元前677年)起,秦國在雍建都近300年。雍城有宮殿區、居住區、士大夫與國人墓葬區和秦公陵園
秦人善戰,但一直到戰國初期秦一直是一個比較弱的國家,也許正因為它地處偏僻,因此它一直沒有受到其他國家的重視。在春秋時代早期它是一個不顯眼的國家,直到秦穆公時代方參與中原爭霸,成為僅次於晉國、楚國、齊國的二等強國。就科學技術、文化等等而言,秦在戰國初期也比較落後。這個形勢一直到前361年商鞅變法才開始改變。
  • 吳國
吳國,也叫勾吳、工吳或攻吾。周朝時期的一個諸侯國,姬姓,其國境位於今蘇皖兩省長江以南部分以及環太湖浙江北部。
周太王生有長子太伯,次子仲雍和小兒子季歷。季歷的兒子昌聰明早慧,深受太王寵愛。周太王想傳位於昌,但根據當時傳統應傳位於長子,太王因此鬱鬱寡歡。太伯明白父親的意思後,就和二弟仲雍借為父採藥的機會一起逃到荒涼的江南,自創基業,建立了勾吳古國。商朝滅亡後,周朝建立,周武王封泰伯第三世孫周章為侯,遂改國號為吳。春秋時期,吳國被越國所滅。
春秋時期,吳國與中原的諸侯國的交往越來越密切,也開始與其他諸侯國爭雄。吳王闔閭在現蘇州建立都城,任用伍子胥孫武攻破楚國都城,為其子吳王夫差成為春秋五霸之一打下基礎。闔閭的兒子夫差不顧國家連年征戰空虛,與齊國和晉國爭霸成功後,但卻忽視了邊界上的越國,並令伍子胥自殺,被越王勾踐趁虛而入。周元王三年(前473年),吳王夫差兵敗而逃,被圍困在餘杭山(蘇州南陽山),向越王勾踐求和,勾踐不準,夫差自殺,吳國滅亡,吳地盡屬越國。
  • 越國
越國,姒姓。相傳始祖是夏代少康庶子無餘,禹封泰山,禪會稽中封禪大典中的會稽本來是在泰山附近,商朝時越國封地在古雷澤,即今山東菏澤一帶,再後來卻逐次南移,在周朝諸侯的排擠下一路南遷,西周初遷至現浙江紹興一帶。春秋末年,越逐漸強大,其王勾踐經常與吳國對抗,周敬王二十六年(公元前494年),敗於夫差,向吳臣服。但經過二十年的韜光養晦,重新崛起,於周元王三年(公元前473年),滅掉吳國。勾踐滅吳後北上爭雄,橫行江淮,號稱霸王。戰國時,勢力衰弱,公元前306年,為楚所滅。
  • 齊桓公
齊桓公 齊桓公
齊桓公(?-前643年9月12日),春秋五霸之首,公元前685-前643年在位,春秋時代齊國第十五位國君,姜姓,齊氏,名小白 [2]  。是姜太公呂尚的第十二代孫,是齊僖公祿甫的三兒子,其母為衞國人。在齊僖公長子齊襄公和僖公侄子公孫無知相繼死於內亂後,公子小白與公子糾爭位成功,即國君位為齊桓公。
齊桓公任管仲為相,推行改革,實行軍政合一、兵民合一的制度,齊國逐漸強盛。桓公於前681年在北杏(今山東鄄城)召集宋國、陳國、蔡國邾國四國諸侯會盟,是歷史上第一個充當盟主的諸侯。當時中原華夏各諸侯苦於戎狄等部落的攻擊,於是齊桓公打出“尊王攘夷”的旗號,北擊山戎,南伐楚國,成為中原第一個霸主,受到周天子賞賜。但其晚年昏庸,管仲去世後,任用易牙豎刁等小人,最終在內亂中餓死。
春秋公羊傳》之評價 [12] 
春秋公羊傳》説:“南夷北狄交,中國不絕如線,桓公攘夷狄而救中國。”齊桓公作為春秋時代的第一位霸主,他一向是被高度評價的。當時在夷狄的逼迫之下,中原各國的確遭到了極大的威脅,而通過改革而強盛起來的齊桓公,此時充當起了中原各國的保護神,打出了“尊王壤夷”的旗號。作為霸主,齊桓公又是會盟諸侯,又是插手別國事務,又是安定王室,又是征伐夷狄,可謂風光一時。
《春秋穀梁傳》之評價 [13] 
穀梁傳》譴責了齊桓公通過殺公子糾成為齊國國君的手段。對於桓公前681年在北杏的會盟,《穀梁傳》認為齊桓公並不是周天子任命的方伯,如此是不應當的。但在記載前667年桓公與諸侯在幽的會盟時,稱讚桓公仁義守信。對於桓公在前666年伐衞一事,《穀梁傳》認為桓公雖然是奉王命,但攻伐別國又索取財物,需要輕視。《穀梁傳》認為桓公為燕國討伐山戎一事是莫大之善舉,需要稱讚。《穀梁傳》以為桓公駐曹救邢一事是害怕狄人,不值得讚揚,所以《春秋》避諱不書齊桓公。前658年桓公為衞國築楚丘城,對於此事《穀梁傳》認為桓公雖然有仁愛之心,但此舉超出禮制。桓公率大軍伐蔡,《穀梁傳》認為合乎正道。前655年桓公盟諸侯,擁戴周王的太子,《穀梁傳》認為這是變通禮制擁戴周王的做法值得肯定。《穀梁傳》對桓公在葵丘大會諸侯申明周王禁令表示稱讚。《穀梁傳》譴責桓公滅項一事,但又説桓公曾有存亡繼絕之功,所以為之避諱。對於桓公的去世,《穀梁傳》説此人不正道,但前文有所貶抑,記載他的去世時對他的尊敬。
關於齊桓公伐楚的“召陵之師”,也許首當其衝的楚國人最瞭解當時的情況。召陵之師過去一百多年後,楚國的大夫椒舉向追求霸業的楚靈王提到歷史上夏啓王、商湯王、周武王、周成王、周康王、周穆王、齊桓公和晉文公這“六王二公”之功業。而楚靈王在這些歷史人物的偉大業績中,僅選擇了齊桓“召陵之師”作為自己效仿的對象。可見楚國人心目中“召陵之師”是多麼雄壯。童書業認為,“召陵之師”聯軍有一千數百乘兵車的兵力,在當時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兵力。在聯軍壓境的巨大壓力下,楚國被迫請求加入齊國同盟,此事在楚人心中印象極深。而齊桓去世後的前641年想謀求霸權的楚國在齊國參加盟會,仍然以齊國為盟主。可見齊桓霸業之盛。
有人認為,當時齊桓公並未有多少實力,當時秦晉都還不是很強大,而對於楚國,齊桓公不過是定了一個盟約,並沒有試試楚國“方城以為城,漢水以為池”的雄厚實力。至於抗擊夷狄,更多的是打敗了實力不強的狄人,而對於楚國出兵滅了一些小國的行為,齊桓公並沒有干涉。
其他評價
孟子對齊桓公持批評態度,認為他不過是靠霸道,而不是王道。
齊桓公生活糜爛,《史記》明確説:“桓公好內。 [14]  ”如此多的兒子也為以後的內亂埋下了隱患。另外從齊桓公親近小人,甚至吃人肉,也可以看出這點。
[15-16] 
  • 晉文公
晉文公 晉文公
晉文公(前671年或前697年-前628年),姬姓,名重耳,是中國春秋時期晉國的第二十二任君主,前636年-前628年在位,晉獻公之子,母親為狐姬。晉文公文治武功卓著,是春秋五霸中第二位霸主,與齊桓公並稱“齊桓晉文”。 [17] 
晉文公初為公子,謙虛而好學,善於結交有才能的人。驪姬之亂時被迫流亡在外十九年,前636年春在秦穆公的支持下回晉殺晉懷公而立。晉文公在位期間任用狐偃先軫趙衰賈佗魏犨等人實行通商寬農、明賢良、賞功勞等政策,作三軍六卿,使晉國國力大增。對外聯合秦國和齊國伐曹攻衞、救宋服鄭,平定周室子帶之亂,受到周天子賞賜。前632年於城濮大敗楚軍,並召集齊、宋等國於踐土會盟,成為春秋五霸中第二位霸主,開創了晉國長達百年的霸業。
在晉國曆史上,晉文公雖只在位9年,但他的政績最為突出。他的霸業只是政績的一部分,他的主要政績是通過國內的政治經濟改革,為晉國以後的繁榮富強打下了一個好的基礎。他主持制定了一系列制度法令,並確定了會盟制度,不僅使晉國由甸服偏侯發展為雄踞中原的超級大國,而且在一定程度上穩定了當時的局面,把諸侯間的征戰控制在了一個比較小的範圍內。 荀彧曰:“昔晉文公 納周襄王,而諸侯服從;漢高祖義帝發喪,而天下歸心。” [18] 
  • 楚莊王
楚莊王 楚莊王
楚莊王(?—公元前591年),又稱荊莊王(出土戰國楚簡作臧王),羋姓,熊氏,名侶(一作呂、旅),楚穆王之子,春秋時期楚國國君,公元前613—公元前591年在位,春秋五霸之一,稱霸中原,威名遠揚。
楚莊王曰:夫文止戈為武;又曰:夫武,禁暴兵保大定功,安民和財者也。——《左氏春秋·宣公十二年》。是中華尚第一人。
春秋末期,孔子曾到訪楚國,稱楚莊王的政治思想與儒家的“”的思想相符。在楚莊王之前,楚國一直被排除在華夏文化之外;自楚莊王始、使楚國強大,為華夏文化的傳播、和民族精神的形成,發揮巨大作用。 [19] 
公元前591年,楚莊王去世,諡號莊。後世對其多給予較高評價,有關他的一些典故,如一鳴驚人等也成為固定的成語,對後世有深遠的影響。
作為一位充滿傳奇色彩的英雄,在位初期,“昏聵閉塞,貪圖酒色”,國政皆賴於成、鬥二氏,無所作為。莊王親政後,勵精圖治,對內分令尹之權,壓制若敖氏,任用蘇從、蒍賈、伍舉等賢臣。後子越政變,莊王沉着應對,一戰定乾坤,穩定後方;對外與晉國趙盾、郤缺多次爭霸受挫,卻能屢敗屢戰,任用孫叔敖大膽革新,楚國大治。邲之戰,軍令統一的楚軍大敗政出私門的晉軍,宣告着楚莊王霸業的功成名就,其雄才大略使楚國稱霸於中原,號令諸侯,打破了晉軍不可戰勝的神話,並矢志不渝的維護着霸業的延續,時刻盯防着晉國的反撲。
楚莊王的強勢北進,客觀上促使着先進的中原文化與個性獨特的荊楚文化的水乳交融,也為先秦時代華夏文明的民族大融合做出了傑出的貢獻。其豐功偉績足以永載史冊,千古傳頌。然而,楚莊王並未將楚國國策法律化,依舊採取人治而非法治,終為時代所侷限,其處理後事上的疏忽導致人亡霸滅也就顯得勝敗有憑。而自楚莊王後期所推行的王族政體也對日後的楚國影響極為深遠。此後百餘年間,子重、子辛、子囊、子庚、子南、公子圍、子皙、子瑕、子常、子西、子國等楚國王室成員先後充當令尹,雖亦一度抑制了卿族勢力膨脹,卻日漸腐敗直至淪喪,成為楚國發展圖強的最大毒瘤。
  • 秦穆公
秦穆公 秦穆公
秦穆公(前682年—前621年),一作秦繆公嬴姓,趙氏,名任好,秦德公少子,秦宣公秦成公之弟,還是繆氏先祖。被史家之絕唱—《史記》認定其為春秋五霸之一。 [20] 
秦穆公繼位後任用百里奚蹇叔由余為謀臣,擊敗晉國,俘晉惠公,滅梁國、芮國滑國等。秦穆公非常重視人才,其任內獲以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等人為良將。
秦穆公對戎人的勝利,周王特加祝賀,並賜金鼓,希望他擂鼓繼續向戎人進攻;周襄王時出兵攻打蜀國和其他位於函谷關以西的國家,開闢國土千餘里,因而周襄王任命他為西方諸侯之伯,遂稱霸西戎,為日後秦統一中國奠定了基石。
當時君子:“秦繆公廣地益國,東服彊晉,西霸戎夷,然不為諸侯盟主,亦宜哉。死而棄民,收其良臣而從死。且先王崩,尚猶遺德垂法,況奪之善人良臣百姓所哀者乎?是以知秦不能復東征也。”
司馬遷《史記》:“秦起襄公,章於文、繆,獻、孝之後,稍以蠶食六國,百有餘載,至始皇乃能並冠帶之倫。”
  • 宋襄公
宋襄公 宋襄公
宋襄公(?-公元前637年),春秋時宋國國君。子姓,名茲甫。公元前650年至637年在位。宋襄公是宋桓公的兒子,宋成公的父親。
齊桓公死後,齊國發生內亂,宋襄公率領衞國、曹國和邾國等四國人馬打到齊國,齊人裏應外合,擁立齊孝公,宋襄公因此聲名鵲起
宋襄公雄心勃勃,想繼承齊桓公的霸業,與楚國爭霸,一度為楚國所拘。前638年,宋襄公討伐鄭國,與救鄭的楚兵戰於泓水(今河南柘城)。楚兵強大,宋襄公講究“仁義”,要待楚兵渡河列陣後再戰,結果大敗受傷,次年傷重而死。
史記》中説宋襄公是春秋五霸之一。 [21] 
用現代的眼光看來,宋襄公在春秋亂世中不切實際地空談古時君子風度,為了守迂腐的信條在政治軍事鬥爭中處處被動,並且把仁義濫用在敵國甚至是敵軍身上,以至數次受辱。宋國不是大國,宋襄公打了敗仗,證明他對仁義還理解不到位,或者説對自己的實力還不清楚,若宋有後來秦國的實力再講仁義必然稱王,而且不只二世。但是宋襄公不肯埋頭髮展,他也曾説齊桓公用管仲20年稱霸,而他等不了。急功近利是他失敗的地方,但講信用寬而待人,卻使他位列春秋五霸。 [22] 

春秋諸侯國稱霸

  • 齊桓公稱霸
公元前685年,齊桓公繼位,以管仲為相,整頓國政,廢除井田制度,按土地的肥瘠,確定賦税,設鹽、鐵官和鑄錢,增加財政收入,寓兵於農,將基層行政組織和軍事組織合為一體,增加了兵源和作戰能力,迅速成為華夏各國中最富強的國家。然後就打起了“尊王攘夷”的口號,多次大會諸侯,幫助或干涉其它國家,抗擊夷狄,終於在周僖王三年(前679年)成為霸主(史稱“春秋首霸”)。周惠王二十一年(前656年),齊桓公帶領八個諸侯國的聯軍,以優勢兵力迫使楚國服從他,訂立了召陵之盟,成為春秋五霸之首 [2]  。自此,齊桓公建立了霸主會盟的制度。 [9]  [23] 
  • 宋襄公稱霸
春秋五霸 春秋五霸
齊桓公死後,豎刁、易牙、開方等為亂,五公子奪位,齊國內亂不止。據説,齊桓公的五個兒子互相戰爭,箭矢射到了齊桓公的屍體上,都沒有人顧及。南方的楚國興起,楚成王消滅了其北方的幾個小國之後將矛頭指向中原。宋襄公以擁立齊孝公、平定齊亂之功,試圖再次大會諸侯以成為霸主,但宋國實力威望不足,反而見辱於楚。宋襄公十五年(前638年),宋楚兩軍交戰於泓水。楚軍渡河時宋大司馬子魚建議宋襄公“半渡擊之”,宋襄公稱趁敵渡河時攻擊是為不仁不義拒絕建議;楚軍渡河後子魚建議趁楚軍列陣混亂之時攻擊,宋襄公再次以不仁不義為由拒絕。楚軍列陣完畢後發起攻擊,宋軍大敗,宋襄公大腿中箭,次年因傷重而死。 [9]  [24] 
  • 晉文公稱霸
在北方的晉國,與周室同宗。晉獻公寵信愛姬,使國政大亂。前636年,晉獻公子重耳秦穆公派出的軍隊護送下繼承晉國君位,是為晉文公。他改革政治,發展經濟,整軍經武,取信於民,安定王室,友好秦國,在諸侯中威信很高。周襄王二十年(前633年),楚軍包圍宋國都城商丘。次年初,晉文公率兵救宋,在城濮之戰大敗楚軍,成為霸主。
  • 楚莊王稱霸
楚莊王任用孫叔敖,整頓內政,悉心改革後,前597年開春,經過一個冬季的休整,楚莊王趁勢而起,以令尹孫叔敖將中軍,子重將左軍,子反將右軍。楚莊王親統楚國三軍精鋭部隊悉數北伐,包圍鄭國國都,晉國聞訊支援,雙方大戰於。楚軍大敗晉軍,楚莊王一戰功成,問鼎中原(“楚王問鼎”)。 [25] 
  • 秦穆公稱霸
秦穆公繼位後馬上任百里奚(即五羖大夫)、蹇叔、公孫枝為重臣,扶持晉惠公(姬夷吾)登基,還在晉國鬧災時接濟晉國。可晉惠公登基後不但未送五座城池給秦國(晉惠公許諾:若成功奪位,必贈秦五城),反而恩將仇報,在秦國同樣鬧災時,一顆糧食也不賣給秦國。秦穆公大怒,親率孟明視(百里奚之子)等人討伐,並生擒晉惠公,成功獲得五座城池,把疆域擴展到黃河西岸。
晉惠公的兒子太子圉(晉懷公),在秦國放走晉惠公之後如約到秦國做了人質。秦穆公為了繼續掌控晉國,將女兒懷嬴許配給太子圉;可太子圉回到晉國登基之後變卦,與秦國交惡。秦穆公之後又將懷嬴改嫁給姬重耳,並輔助重耳回國當了國君,即歷史上著名的:懷嬴改嫁,晉文公在任期間與秦國和睦、時常結盟。由於秦國與晉國的多次聯姻,被後世多稱為:秦晉之好
秦穆公在成功完成秦晉聯盟之後,急欲進兵中原,完成霸業。後遣孟明視西乞術(蹇叔之子)、白乙丙(蹇叔之子)奔襲鄭國,後被鄭人識破,途中順道又滅了滑國,中原自危。晉襄公為了遏制秦人東進的勢頭,親率先軫等人於崤山 [26]  (今河南洛寧縣西北)埋伏,全殲秦軍。雖然之後秦人成功復仇,但畢竟有晉、楚兩大強國壓制,難以東進。
秦穆公於是掉頭向西發展。他用計將從晉國投奔到戎人的由余招來作謀士。秦國根據由余的計劃,逐漸滅掉西方戎人所建立的國家12個(有説20個)。秦穆公對戎人的勝利,周王特加祝賀,並賜金鼓,希望他擂鼓繼續向戎人進攻;周襄王時出兵攻打函谷關以西的國家,開闢國土千餘里,因而周襄王任命他為西方諸侯之伯,遂稱霸西戎,為日後秦統一中國奠定了基石。
公元前621年,秦穆公去世,諡號穆,葬於(今陝西寶雞鳳翔東南),殉葬的人數達一百七十七人。《左傳》文公六年曾這樣記載“秦伯任好卒,以子車氏三奄息、仲行、針虎為殉,皆秦之良也,國人哀之,為之賦《黃鳥》。” [27] 

春秋晉楚爭霸

  • 楚王問鼎
春秋時期形勢圖 春秋時期形勢圖
楚國在城濮之戰後,韜光養晦,向東發展,滅了許多小國,勢力南到今雲南,北達黃河。楚莊王改革內政,平息暴亂,興修水利,國力更為強大,竟向周定王的使者詢問祭天地的鼎的大小輕重,意在滅周自立,此即“問鼎”一詞的來源。周定王十年(前597年),楚與晉會戰於(今河南滎陽東北),大勝。不久又進兵圍宋,晉人不敢去救,於是中原各小國紛紛歸向於楚,楚人稱霸中原。 [25] 
  • 晉楚拉鋸
春秋形勢圖 春秋形勢圖
在前591年楚莊王死後,楚國霸業漸衰。晉國經歷晉景公晉厲公兩代經營,漸漸超越楚國。晉國在前589年的鞍之戰與前578年的麻隧之戰中,分別打敗齊國與秦國,國勢復振。後來晉楚兩國再度爆發第三次巨戰——鄢陵之戰,晉國以獲勝收場,楚國霸權受到更為嚴重的削弱。但不久晉國發生內亂,晉厲公被弒。這一階段,晉楚實力大體相當,形成中原拉鋸戰。
  • 晉悼復霸
晉厲公死後,晉悼公繼位,對內改革政治,任賢用能,駕馭羣臣,對外聯宋納吳,懾秦挾齊,三分晉軍,爭鄭疲楚,完全掌握了戰略主動,壓倒性強過楚國,中原諸侯皆附晉,晉悼公八年之內九合諸侯。晉國霸業復興。楚國迫於晉國的再度強盛,不得不放棄對中原霸權的爭奪。 [28] 
  • 弭兵會盟
晉悼公死後,君權再度下移,晉國六卿專擅國政,興於內耗,意與楚國和盟。連續不斷的戰爭給人民帶來巨大的災難,也引起中小國家的厭倦,加以晉楚兩大國勢均力敵,誰都無法吃掉對方。於是由宋國的華元向戌發起,於周簡王七年(前579年)和周靈王二十六年(前546年),舉行了兩次“弭兵”會盟,此後戰爭大大減少。 [9]  [29] 

春秋吳越爭霸

當中原諸侯爭霸戰爭塵埃落定時,地處江浙的吳、越開始發展。吳王闔閭重用孫武伍子胥等人。周敬王十四年(前506年),吳王以伍子胥為大將,統兵伐楚。吳軍攻進楚都郢,伍子胥為父兄報仇,掘楚平王墓,鞭屍三百。周敬王二十四年(前496年)吳軍揮師南進伐越。越王勾踐率兵迎戰,越大夫靈姑浮一戈擊中闔閭,闔閭因傷逝世。周敬王二十六年(前494年),吳王夫差為父報仇,興兵敗越,勾踐求和。吳王拒絕了伍子胥聯齊滅越的建議,接受越國求和,迫使越王勾踐向他稱臣。繼續轉兵向北進擊,大敗齊軍,成為小霸。勾踐卧薪嚐膽十年生聚,十年教訓,終於在周元王三年(前473年),趁夫差在中原會盟諸侯而內部空虛的時機,消滅吳國,夫差羞憤自殺。勾踐北上與齊晉會盟于徐,成為了最後一個霸主。 [9]  [30] 
吳國,是姬姓諸侯國,公元前12世紀到公元前473年,歷700餘年,西破強楚,北威齊晉,南服越人。越國,勾踐卧薪嚐膽是為美談。而二者,同音共律,上合星宿,下共一理。

春秋邾分三國

邾國故城遺址 邾國故城遺址
邾國是子爵國,也史稱邾子國,東周時期著名方國之一,古城在今鄒城市東南12.5公里,嶧山紀王城村周圍。邾國的先祖是晏安,晏安的五世孫俠始封曹稱曹俠,是曹姓國,晏安的十二世孫是夷父顏。夷父名克,字顏,另字伯顏,諡號邾武公,史稱邾子夷父或邾顏公。當時齊國推行霸業,夷父顏響應隨從,去各國奔走聯絡,曾夜宿滕國和薛國。邾原屬魯國的附庸,魯國非常憤恨夷父顏的行為,被視為叛逆,藉故向周王誣告夷父顏。 [9] 
魯是周王室同宗姬姓國,公元前678年,周王誅殺夷父顏,《左傳》莊公十六年載有“邾子克卒”,時為周僖王四年。夷父顏被誅後,周王命夷父顏的同母弟叔術代理邾國君位。叔術名羣,在曹姓公族中享有很高的威望,是位賢明有德的人,族人稱他為羣公子。叔術代位十多年後,夷父顏的冤誅才得以昭雪,諡號邾武公
這時,代國君叔術又把國君位子,讓給了他的侄子、夷父顏的兒子夏父,夏父繼位後史稱邾文公。邾文公在位五十一年,是邾國在位最長的一代國君。公元前614年,邾文公遷都於今鄒城嶧山之南另立新都(見《左傳》)。約在公元前643年前後,叔術來濫立國,濫國在今滕州市東南30公里羊莊鎮土城村。至此邾國分立為邾國、小邾國濫國,這便是史學界所説的“邾分三國”。

春秋走向戰國

晉文公回晉即位的時候,有不少隨從隨他回國,結果這些人的後代們經過長期征戰的洗禮,漸漸在晉國成為貴族。前550年至前497年,晉國國政把持在範氏、中行氏、趙氏、韓氏、智氏、魏氏的手上。前455年,晉國貴族只餘下智、趙、魏、韓四家。智氏出兵攻趙氏,並脅迫魏韓兩氏出兵。戰事持續兩年,後趙氏遊説魏韓兩家倒戈,滅智氏,瓜分智地並把持晉國國政。前438年韓趙魏三家分晉,晉幽公僅餘絳、曲沃兩地。前403年周威烈王冊立韓、趙、魏三家為侯國,即為《資治通鑑》中春秋和戰國的分界點。 [31] 
春秋時期,各個諸侯國紛紛兼併其他小國,其中以楚、齊等大國甚之。到春秋末年,大部分中小國家以逐漸退出歷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齊、楚、燕、韓、趙、魏、秦七國統治的的時代。至此,中國歷史上的春秋時代便告一段落,隨之而來的是另一個割據時代——戰國。

春秋軍事

編輯

春秋軍事制度

“兵農合一”的民兵制度
“兵農合一”是周代兵役制度的一個基本特點。這一特點在春秋時代仍然表現得很鮮明。《周禮·地官·大司徒》 [32]  在談到周代居民組織時説:“令民五家為比⋯⋯五比為閭⋯⋯四閭為族⋯⋯五族為黨⋯⋯五黨為州⋯⋯五州為鄉。”《小司徒》談到周代軍事組織時説:“乃會萬民之卒伍而用之。五人為伍,五伍為兩,四兩為卒,五卒為旅,五旅為師,五師為軍。”“比”、“閭”、“族”、“黨”、“州”、“鄉”與“伍”、“兩”、“卒”、“旅”、“師”、“軍”就是村社居民行政組織與軍隊的軍事編制兩兩相應、互相統一的。而這種村社組織與軍事組織的統一,正是“兵農合一”制度的主要內容。春秋時齊國的軍事制度就是這種典型的“兵農合一”制度。 [33] 
齊國軍事
春秋中期桓公時期齊國是天下第一。而秦晉守西,燕齊守北,齊國本來就是僅次於晉的天下第二諸侯,而且沿海地區貿易發達,背山靠海,生活較中原腹地穩定的多,所以一直很強大,戰國初期田齊代姜齊時齊也是僅次於魏,所謂天下三王就是楚,魏,齊。齊國在整個東周基本實力都在三甲,當然相對來説還是強在文化經濟上,軍力上不弱但並無法稱雄天下,齊國出名的叫技擊之士,就是類似於俠客那種,可以當做輕步兵,打仗未必好使,所以叫齊之技擊不如魏之武卒。
秦國軍事
為了鼓勵秦軍士氣、激勵勇戰精神、提高軍隊戰鬥力,商鞅在軍事方面也制定了一系列措施,其中一個主要方面便是制定了一套完善的具有秦國特色的二十級軍功爵制度。規定凡有軍功者,均可得到賜爵、賜地、賜官等獎賞,具體以斬獲敵首多少授予相應的爵位,憑爵位高低享受不同等級的田宅、衣服、臣妾,而無軍功者即使是宗室貴族,也不得擁有爵位、不得超越規定標準佔有田宅、臣妾。連穿衣着屨都有限制,不得任意鋪張,“能得甲首一者,賞爵一級,益田一頃,益宅九畝,一除庶子一人,乃得人(入)兵官之吏”。 [34] 

春秋軍事改革

春秋時期軍事制度的改革,是春秋軍事形勢的一大特點。春秋軍事制度改革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打破“國人當兵,野人不當兵”的舊兵役制,擴大兵源。周代實行國、野制度。這種制度的特點是把國家的領地自內向外劃分為邑、郊、牧、野、林、坰等幾組不同的地域。如《爾雅·釋地》説:“邑外謂之郊,郊外謂之牧,牧外謂之野,野外謂之林,林外謂之坰。”《國語·周語》説:“國有郊牧”,《周禮·地官·載師》説:“牧田任遠郊之地”,都説的是這種制度。 [35] 
魯國軍事
魯國是保存西周禮制較多的侯國之一,但受當時形勢的影響,也展開了一系列變革活動 。如魯宣公十五年(前594年)“初税畝”,魯成公元年(前590年)“作丘甲”,魯哀公十二年(前483年)“用田賦”,都標誌着魯國租税賦役制度的重要改革;魯襄公十一年(前562年)“作三軍”,魯昭公五年(前537年)“舍中軍”,則標誌着魯國軍事組織和君臣力量對比的變動過程。

春秋著名戰役

  • 繻葛之戰
繻葛之戰 繻葛之戰
戰爭的起因:春秋初期由於西周的滅亡導致了鄭國的遷徙(鄭國本來在陝西,因為西周的滅亡遷徙到了河南),從而引發了一系列的矛盾。這些矛盾有鄭國和周邊諸侯國的矛盾,也有周王室和鄭國之間的矛盾。
繻葛之戰使周天子威信掃地,只有周天子擁有製作禮樂及發令征伐的權力的傳統從此消失。繼鄭國之後,齊國、晉國、楚國,秦國等大國先後興起。諸侯爭霸,周王室無力征討,天子之位,形同虛設。
先以戰車衝陣,讓步兵在後跟隨彌補空隙的“魚麗之陣”的出現,使中國古代車陣戰法逐漸趨向嚴密、靈活,有力地推動了古代戰術的革新和演進。
  • 鞍之戰
鞌之戰又名鞍之戰,是中國歷史上春秋時期齊國和晉國之間發生於前589年的一場戰鬥。作戰的地點是鞍。
鞍之戰 鞍之戰
鞍之戰也是極具春秋時期戰役特點的一戰,其中包括的細節有,交戰之中追到了敵方國君的戰車不先抓人,而是先行君臣之禮;戰場上因為認定對方是“君子”就不射殺等等。這些細節只有在我們國家的春秋時期的戰爭中才可能見到的。
公元前589年,齊頃公率齊軍討伐魯國及衞國,魯國及衞國派使者至晉國求援。郤克隨即率晉軍車八百乘,討伐齊國以救魯、衞。韓厥在出戰前的那天夢見自己的父親子輿警告他不要站在戰車的兩側,以防被射殺。他因此戰在車的正中。他在追趕齊頃公的時候為齊侯駕車的邴夏認出他是個君子,要讓人射殺他。齊頃公認為他是君子還射殺他不禮。因此射殺了韓厥的左右。齊頃公出戰時輕敵,馬不被甲,人不早餐,就上陣出擊,結果被晉軍大敗。齊頃公在逃跑時為了不被人認出,和下屬逢醜父替換衣服。他們被晉軍中軍司馬韓厥追上,韓厥下馬行禮,逢醜父假裝命令偽裝的齊頃公去打水,齊頃公因此才逃脱了被俘虜的命運。
鞍之戰中,晉國出場的主要人物郤克、範燮、韓厥、欒書等都出自是晉國有名的“十大夫”家族。 [36] 
  • 長勺之戰
長勺之戰是發生在中國春秋時代齊國與魯國之間的一場戰役,發生於前684年的長勺 (今山東省萊蕪) 。此次戰役是繼前685年干時之戰後齊、魯另一次重要戰役。魯國在此次戰役取得勝利,間接促成數年後齊魯息兵言和。
長勺之戰 長勺之戰
齊、魯兩軍對陣於長勺。曹劌深知,魯雖因乾時之敗而軍力弱於齊,但抗擊齊軍入侵則占人和、地利優勢,且作戰制勝靠“氣”,“氣”的變化可使強弱易位,“氣盈”則勝,“氣竭”則敗,故未戰即確定避敵鋭氣,待敵疲再反攻,以“氣”制勝。兩軍佈陣方畢,莊公按照當時通行的兩軍相對推進、互為進攻的慣例,欲擊鼓揮軍接敵,被曹劌勸止。齊軍兩次擊鼓前進,魯軍都按兵不動,只是嚴陣以待。齊軍見魯軍反常之舉而疑慮之心愈重,更因兩次進攻耗損體力、消減鋭氣。當齊軍第三次擊鼓,發起衝擊時,已是兵疲意沮,氣竭志衰,戰鬥力大為削弱,魯軍則因以逸待勞而保持高昂鬥志、旺盛體力。曹劌抓住“彼竭我盈”的有利時機,建議莊公實施反擊。魯軍“一鼓作氣”,擊潰數量佔優勢的齊軍。莊公急於追擊,又被曹劌勸止。為防備齊軍佯敗設伏,曹劌下車察看齊軍車轍痕跡,又登上車軾眺望齊軍旌旗,見“轍亂”、“旗靡”,判明確實潰敗,乃請莊公下令追擊,將齊軍逐出魯境。 [37-38] 
  • 泓水之戰
泓水之戰是公元前638年(周襄王十四年)宋國與楚國為爭奪中原霸權,在泓水(古河流名,故道約在今河南省柘城縣西北30裏)發生的一場戰爭。楚以優勢的兵力、旺盛的士氣、有利的地理條件,大敗宋國,獲得全勝。戰爭以宋國失敗而告終,宋襄公也因此戰受重傷而喪命。 [36] 
  • 城濮之戰
城濮之戰 城濮之戰
城濮之戰是中國歷史上最早有詳細記載的戰例,也是誘敵深入戰術的典範。也是春秋時期,晉楚爭霸所進行一系列戰爭的第一場大戰,據説是先軫的謀劃。
前632年,四月初四,楚軍和晉軍在城濮(今山東鄄城西南)交戰。晉文公兑現當年流亡楚國許下“退避三舍”的諾言,令晉軍後退,避楚軍鋒芒。子玉不顧楚成王告誡,率軍冒進,被晉軍殲滅兩翼。楚軍大敗,子玉自殺。
晉文公十年磨一劍,打敗楚國是他整個生涯最輝煌的頂點,晉國的國勢也在此時達到了頂峯。
城濮一戰,晉國君臣協和,決戰前,“伐謀”、“伐交”,爭取與國,分化敵盟,壯大自己,力求戰略主動;決戰中,料敵而謀,由弱及強,各個擊破,以奇制勝。楚軍謀不為先,坐失戰略優勢,君臣意氣用事,主帥驕傲輕敵,判斷失誤,受制於人,終致兵敗。 [39] 

春秋經濟

編輯
春秋時期,青銅器上的雕鏤紋飾趨向細緻工整,聚居於城中的”肆”裏,邊生產邊銷售。被稱為匠師之祖的公輸般“魯班”,就生活於春秋末年。
春秋鐵器 春秋鐵器
鑄造金屬貨幣始於春秋時期。
春秋時,產生了新的賦税制度。魯宣公十五年(前594)實行初税畝,國家根據土地面積向田主徵收一定的實物税。這是古代田税的開始。魯成公元年(前590年)秦國於簡公七年(前408年)實行”初租禾”的實物地税制度。戰國時,各國税制不一。秦國首先實行户口登記制,並據以徵收田地租税和接人頭徵收“頭會”(人口税)。 [40] 
春秋後期,我國已經發明生鐵自煉技術。這些比歐洲早1900年,對於鐵工具的推廣有決定意義。鐵工具在農業、手工業生產上的使用,標誌着社會生產力顯著提高。 [41] 

春秋制度

編輯

春秋政治制度

春秋形勢圖 春秋形勢圖
春秋時期,周王室衰微,實際上和一箇中等諸侯國地位相近。各國之間互相攻伐,戰爭持續不斷,小國被吞併。各國內部,卿大夫勢力強大,動亂時有發生,弒君現象屢見不鮮。《春秋》 [2]  和《左傳》中記載的弒君事件達43起之多,主要集中在春秋前期,這也反映了西周東周交替時權力的急劇變化。
春秋時期,中國五等爵,大國稱公、侯,小國稱伯、子、男,而吳、越、楚、徐、巴、蜀、義渠皆蠻夷之邦,故不用中國之禮,自稱王。國君之下設諸卿,二卿、三卿或六卿,其中主持政務的稱正卿或上卿,楚國稱令尹,亦稱相,秦又曾稱庶長不更。卿出征時為三軍之將佐。卿之官職,有司徒、司馬、司空、司寇等,分掌民事、軍事、工事、法事。春秋初期,晉、楚等國開始在新兼併的地方設縣,或聚若干小邑為縣,或將私家之田分置縣。而在邊境地區則設郡。郡縣之間沒有隸屬關係,其長官由國君直接任命,只有少數作為采邑賞給貴族。
據史書記載,春秋二百四十二年間,有四十三名君主被臣下或敵國殺,五十二個諸侯國被滅,有大小戰事四百八十多起,諸侯的朝聘和盟會四百五十餘次。
春秋時期諸侯林立,作為一個國家最高政治象徵的國君名號,有種種不同。按照西周時制度,周天子稱“王”,受封的諸侯國君有公、侯、伯、 子、男的不同稱號,是周時的“五等爵制”。當然,就是西周時,除周天子稱王外,邊裔地區一些小國君長在國內也自稱王。進入春秋以後, 除周天子仍稱王外,楚國國君在春秋早期楚武王時開始稱王,晚期的吳國、越國國君也稱王,但是在中原的諸侯國家還是恪守着周時舊制,按封爵的爵位高低以公、侯、伯、子、男相稱,如宋國君稱“公”,晉國君稱“侯”,秦、鄭國等國君稱“伯”,邾國君稱“子”,許國君稱“男”等等。在中原國家的意識中,周天子地位雖然微弱,“禮樂征伐”已“自諸侯出”了,但“王”號還是由周天子獨享。魯哀公十三年(公元前482 年)吳王夫差在黃池同晉國爭當盟主,晉國向吳國提 出“諸侯無二君,周無二王”。夫差於是取消“王”號,不稱“吳王” 而稱“吳伯”,參加盟會①。可見,即使到春秋晚期,中原諸侯還是不能隨便稱“王”,也反對他人稱“王”,把徑自稱王的國家視作“蠻荊”、 “淫名”的化外之人。 國君名號雖有“王、公、侯、伯、子、男”的區別,但在國內,它們都是一國的最高統治者。

春秋賦税制度

春秋時,產生了新的賦税制度。魯宣公十五年(前594年)實行初税畝,國家根據土地面積向田主徵收一定的實物税。這是古代田税的開始。魯成公元年(前590年),秦國於簡公七年(前408年)實行“初税禾”的實物地税制度。戰國時,各國税制不一。秦國首先實行户口登記制,並據以徵收田地租税和接人頭徵收“頭會”(人口税)。

春秋文化

編輯
相傳伏義氏將其歸納總結,對蓍草反覆排列,來闡述紛紜繁複的社會現象,顯示成千上萬直至無窮的數字,具有以少示多,以簡示繁,充滿變化的特點。其所以稱為”易”。
中國人把這一時期稱為”諸子百家”時期。 [42] 
春秋戰國是中國文化大發展的時期,實現了中國思想文化史上由卜巫的宗教迷信文化向以人為中心的理性人文文化的歷史轉型。在春秋這個轉型期,儘管夏商周以來的傳統觀念仍在人們心中起着巨大的作用,普遍地發生着影響。周天子及其諸侯政治權威的動搖與衰落,學在官府局面的被打破,隨之而出現的學術下移、典籍文化走向民間等社會方方面面的變化,又引起了人們思想觀念的某種改變,這些變化正是春秋時期思想文化轉型得以實現的歷史條件。

春秋宗教

春秋時期並沒有一種廣泛流行的宗教,因為道教是從東漢末年才開始出現的,佛教也是漢明帝傳入中國的。不過,春秋時期也可能有一些不太知名的原始宗教

春秋哲學思想

儒家:孟子、孔子主要思想:“仁政”,“民貴君輕”,反對兼併戰。 [42] 
墨家墨子主要思想:“兼愛”“非攻”。 [42] 
法家管子、子產 [42] 主要思想:“不別親疏,不殊貴賤,一斷於法”
名家鄧析 [42]  主要思想:"去尊"(與人之間平等),"偃兵"(反對用暴力統一天下)
兵家:管子、孫子(孫武)。 [42]  主要思想:“上兵伐謀”,“知己知彼”,“合乎利而動,不合乎利而止”
相傳伏羲氏將其歸納總結,對蓍草反覆排列,其所以稱為“易”。中國人把這一時期稱為“諸子百家”時期。 [42] 

春秋科學

編輯

春秋科學發展

”天”不僅以天象,而且還以各種物象來顯示”天命”,因此,人們要以各種符應去體察”天命”,改變了以往用民心去體察天命的方法。這些符應顯示於”五德轉移”。顯示於”五行之運”。天象的觀察不旦是用於國家政治,特別是異常天象。因為事關”天命”。更是備受重視。 [43] 
春秋戰國時期,一些精巧的醫療技術被髮明並在臨牀得到應用。《靈樞.四時汽》記載了中國醫學史上最早的腹腔穿刺術

春秋冶鐵技術

三足羊首鼎 三足羊首鼎
春秋時期,鐵製農具開始使用,但未普及(戰國時期開始普及推廣),春秋時期除使用塊鍊鐵外,還掌握了冶煉生鐵的先進技術。鐵器的使用使大規模開墾荒地成為可能,促進了私田的發展,同時也為手工業提供了鋭利的工具,牛耕漸趨普遍起來,牛耕技術的發展,只有與鐵器的使用相配合,方可發揮出它的功能。在青銅冶鑄方面發明了錯金、錯銀、嵌紅銅等新工藝。侯馬大批鑄造陶範的出土,顯示出這一時期青銅冶鑄業和採礦業的規模很大、水平很高。春秋中期以後,各諸侯國已經大量使用貨幣。金屬貨幣的流通,促進了手工業、商業的發展。 [44] 

春秋青銅藝術

春秋戰國,三節黃玉環 春秋戰國,三節黃玉環
春秋時期,青銅器上的雕鏤紋飾趨向細緻工整,造型輕巧靈便,出現了錯金銘文。存世的吳、越青銅劍,其冶鑄淬鍊之精,合金技術之巧,外鍍之精良,花紋之鑄造,皆世所罕見(如越王勾踐劍)。煮鹽、冶鐵、漆器等部門發展起來。鐵器主要為手工業工具和農具。齊國的絲織品、楚國的漆器等水平很高。一部分工匠成為個體生產和經營者,聚居於城中的“肆”裏,邊生產邊銷售。被稱為匠師之祖的公輸般“魯班”,就生活於春秋末年。鑄造金屬貨幣產生於春秋時期。

春秋其他方面

《墨子》一書記述了類似秤的槓桿原理。這是最早的槓桿原理理論。 [45] 
鐵器和牛耕在春秋時期得到推廣,推動了歷史的發展。
在天文學、物理學、醫學方面,春秋時期的中國在世界上處於領先水平。
“天”不僅以天象,而且還以各種物象來顯示“天命”,因此,人們要以各種符應去體察“天命”,改變了以往用民心去體察天命的方法。這些符應顯示於“五德轉”。顯示於“五行之運”。天象的觀察不但適用於國家政治,特別是異常天象,因為事關“天命”,更是備受重視。春秋戰國時期,一些精巧的醫療技術被髮明並在臨牀得到應用。《靈樞·四時汽》記載了中國醫學史上最早的腹腔穿刺術。
中國傳統農業在春秋時期才開始形成。春秋時期的人們發明了以前沒有的鐵犁鏵、鐵鋤、連枷、石磨等新農具。
春秋時期的青銅器鑄造也是這一時代的特徵,以曾國和楚國、徐國的青銅器為代表。

春秋影響

編輯
春秋時期的爭霸戰爭,給社會帶來種種災難。但在爭霸過程中,有些諸候國被消滅,出現了一些較大的國家。如:韓、趙、魏、齊、秦、楚、燕

春秋評價

編輯
《春秋左氏傳》評價:春秋時代是一個“禮崩樂壞”的時代。
光明日報》:翻開春秋時期的社會歷史,不難看到其中充斥的血污和戰亂。
參考資料
  • 1.    杜建民.中國曆代帝王世系年表:齊魯書社,1995年2月:5
  • 2.    楊伯峻.《春秋左傳注(全四冊)》:中華書局,2009
  • 3.    慘然而逝 中國各朝代的最後時光和眼淚   .新華網[引用日期2016-08-16]
  • 4.    劉向 宋韜 (譯註).《戰國策》:山西古籍出版社,2003-1-1:29
  • 5.    司馬遷.《史記·六國年表》:中華書局,2006-6
  • 6.    春秋時期的社會輿論  .歷史網[引用日期2015-07-30]
  • 7.    徐潛 .春秋·戰國:吉林文史出版社,2010年6月1日:1-3
  • 8.    春秋時期  .中國曆代帝王[引用日期2015-08-16]
  • 9.    《左傳·襄公六年》:十一月,齊侯滅萊,萊恃謀也。
  • 10.    春秋戰國的由來,歷史常識你懂多少?  .網易網[引用日期2018-12-28]
  • 11.    司馬遷《史記·齊太公世家第二》:是歲,管仲、隰朋皆卒。管仲病,桓公問曰:“羣臣誰可相者?”管仲曰:“知臣莫如君。”公曰:“易牙如何?”對曰:“殺子以適君,非人情,不可。”公曰:“開方如何?”對曰:“倍親以適君,非人情,難近。”公曰:“豎刀如何?”對曰:“自宮以適君,非人情,難親。”管仲死,而桓公不用管仲言,卒近用三子,三子專權。
  • 12.    孔子 / 公羊壽 .《春秋公羊傳》:中華書局,2016-11:119~120
  • 13.    顧馨 / 徐明.《春秋穀梁傳》:遼寧教育出版社,1997-3-1
  • 14.    三十世家·齊太公世家  .古詩文網[引用日期2019-08-19]
  • 15.    司馬遷《史記·齊太公世家第二》:及桓公卒,遂相攻,以故宮中空,莫敢棺。桓公屍在牀上六十七日,屍蟲出於户。十二月乙亥,無詭立,乃棺赴。辛巳夜,斂殯。
  • 16.    《孟子·卷一 梁惠王章句上》
  • 17.    《史記·楚世家》:十二年,卒。子莊王侶立。
  • 18.    馬積高.《荀學源流》: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09:54
  • 19.    秦本紀第五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12-05]
  • 20.    春秋五霸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12-05]
  • 21.    司馬遷 .《史記》:中華書局,2006-6:391、657~658
  • 22.    司馬遷.《二十五史新編·史記》: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02:360頁
  • 23.    史記卷三十八 宋微子世家 第八  .中國文物信息[引用日期2015-08-16]
  • 24.    司馬遷.《史記.楚世家》:浙江古籍出版社,2013年 :527-542
  • 25.    第八代國君秦穆公納賢最終稱霸西戎  .央視網[引用日期2015-08-16]
  • 26.    酈道元 / 陳橋驛 / 校注 陳橋驛 .《水經注校證》:中華書局,2013-1:827
  • 27.    《史記·晉世家》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08-16]
  • 28.    弭兵會盟舉行了兩次,分別在在周簡王七年(公元前579年)和周靈王二十六年(公元前546年),宋國執政華元、向戌兩次召集晉、楚兩國在宋會盟,平分霸權。這兩次弭兵會盟中比較有名的是在周靈王二十六年(公元前546年)7月舉行的那一次。宋國大夫向戍約晉、楚兩國在宋國都城商丘(今河南省商丘市)開會,調停兩國間的戰爭,與以往的會盟不同的是,以前的會盟都由國君親自參與,這次弭兵會盟卻由各國有勢力的大夫參加。晉、楚、宋、魯、衞、陳、鄭、曹、許、蔡等十國的有勢力的大夫參加了會議。會議約定各國間停止戰爭,奉晉、楚兩國為共同霸主,平分霸權,除齊、秦外,各國須向晉、楚同樣納貢,誰破壞協議,各國共討之。這次大會史稱“弭兵會盟”。
  • 29.    吳越爭霸戰爭:范蠡20年謀劃助越王勾踐攻滅吳國(2)  .中國網[引用日期2015-08-16]
  • 30.    戰國時期  .中國曆代帝王[引用日期2015-08-16]
  • 31.    《國語·齊語》記載齊國的軍事制度時,首先講村社居民組織,説:“五家為軌,軌為之長;十軌為裏,裏有司;四里為連,連為之長;十連為鄉,鄉有良人焉。”它的軍隊組織則建築在居民組織之上,是“五家為軌,故五人為伍,軌長帥之;十軌為裏,故五十人為小戎,裏有司帥之;四里為連,故二百人為卒,連長帥之;十連為鄉,故二千人為旅,鄉良人帥之;五鄉一帥,故萬人為一軍。”齊軍的“三軍”由國君和國、高二子統帥,所以“有中軍之鼓,有國子之鼓,有高子之鼓”。管仲稱這種制度是“作內政而寄軍令”,特點是軍政合一,兵農合一,叫做“卒伍整於裏,軍旅整於郊”。兩者互相適應。《齊語》所述軍制與《周禮》所述周代軍制完全符合。漢代劉劭説春秋以前軍制是“天子寄軍政於六卿,居則以田,警則以戰”,宋代葉適説是“寓兵於農,寓將於卿”。都是對“兵農合一”制度的精闢概括。
  • 32.    錢玄 / 錢興奇 / 王華寶 / 謝秉洪 .《周禮》:嶽麓書社,2001-7:381
  • 33.    秦國軍事制度初探  .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院[引用日期2015-08-23]
  • 34.    史仲文 .中國全史:中國書籍出版社,2011年08月:第013卷
  • 35.    春秋時期的十大戰役  .春秋戰國[引用日期2015-08-21]
  • 36.    春秋戰國十大著名戰爭:長勺之戰  .新華網[引用日期2016-11-17]
  • 37.    春秋戰國十大著名戰爭:城濮之戰   .新華網[引用日期2016-11-17]
  • 38.    (春秋)左丘明 .《左傳·莊公十年》:山西古籍出版社,2004-07
  • 39.    春秋時期社會形態與文化藝術  .中華歷史網[引用日期2015-08-16]
  • 40.    人民教育出版社歷史室.中國歷史(第一冊).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2年3月:52頁
  • 41.    圖説天下國學書院系列編委會.諸子百家:吉林出版集團有限責任公司,2009年08月:1-255
  • 42.    春秋時期的科技  .華夏收藏網[引用日期2016-11-17]
  • 43.    春秋時期的經濟  .華夏收藏網[引用日期2016-11-17]
  • 44.    河南魯山墨子文化研究中心成立  .中新網[引用日期2015-08-16]
  • 45.    人民教育出版社歷史室.中國歷史(第一冊).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年3月:第22頁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