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晉文公

(晉國君主)

編輯 鎖定
晉文公(公元前697年? [1]  —公元前628年),姬姓晉氏,名重耳,是中國春秋時期晉國的第二十二任君主,公元前636年至前628年在位,晉獻公之子,母親為狐姬 [2]  晉文公文治武功卓著,是春秋五霸中第二位霸主,也是上古五霸之一,與齊桓公並稱“齊桓晉文”。 [3] 
晉文公初為公子,謙虛而好學,善於結交有才能的人。驪姬之亂時被迫流亡在外十九年,前636年春在秦穆公的支持下回晉殺晉懷公而立。晉文公在位期間任用狐偃先軫趙衰賈佗魏犨等人實行通商寬農、明賢良、賞功勞等政策,作三軍六卿,使晉國國力大增。對外聯合秦國齊國伐曹攻衞、救宋服鄭,平定周室子帶之亂,受到周天子賞賜。 [4]  公元前632年,在城濮之戰以少勝多,大敗楚軍,並召集齊、宋等國於踐土會盟 [5]  成為春秋五霸中第二位霸主,開創了晉國長達百年的霸業。公元前628年,重耳逝世。
本    名
姬重耳
別    名
晉文公、公子重耳
所處時代
春秋
民族族羣
華夏族
出生地
曲沃
出生日期
公元前697年(有爭議)
逝世日期
公元前 628年
主要成就
拔擢賢能、強大晉國;聯秦合齊、保宋制鄭;勤王敗楚、稱霸春秋
諡    號
在位時間
公元前636年—公元前628年
典    故
退避三舍志在四方貪天之功

晉文公人物生平

編輯

晉文公少年時期

參見:驪姬之亂
晉文公 晉文公
據《史記》記載,約在晉武公十九年(前697年),重耳出生 [6]  ,他是晉獻公狐姬之子。 [7]  他自幼喜好結交士人,到十七歲時,已有五個品德高尚、才能出眾的朋友:趙衰狐偃賈佗先軫魏犨 [8] 
晉獻公還是太子的時候,重耳就已長大成年。晉武公三十九年(前677年),晉武公去世,晉獻公繼位,重耳已二十一歲(虛歲)。 [6] 
晉獻公十一年(前666年,《史記》作十二年、十三年 [9]  ),驪姬受到寵愛,想讓自己的兒子成為嗣君,於是派人勸説獻公讓申生、重耳等離開國都。當年夏天,獻公讓太子住在曲沃,重耳住在蒲地,夷吾住在屈地,而驪姬和她妹妹的兒子奚齊、卓子仍在國都。 [2]  [10-11] 
晉獻公二十一年(前656年),驪姬進一步陷害太子申生,申生自盡。驪姬又開始誣陷晉獻公另外的兩個兒子重耳和夷吾,得知消息後重耳逃到了蒲城,夷吾逃到了屈城 [12-14] 
晉獻公二十二年(前655年),晉獻公因重耳與夷吾兩位公子不辭而別而大怒,認定他們有陰謀,於是就派公使勃鞮去討伐蒲城。重耳説:“君父的命令不能違抗。”於是他通告眾人説:“違抗君命的人就是我的仇敵。”重耳翻牆逃走,勃鞮追上他砍掉了他的袖口,重耳逃到了母親的故國翟國(又作“狄國”)。 [15-18] 

晉文公流亡生涯

重耳之亡 重耳之亡
重耳與狐偃趙衰顛頡魏犨胥臣等人一起流亡到翟國,其中狐偃是重耳的舅舅,翟國也是狐偃的祖國,此時翟人正在和廧咎如打仗並俘獲的兩個姑娘,翟人把這兩個姑娘送給了重耳。重耳娶了其中一個叫季隗的姑娘,生了伯鰷和叔劉,另一個賜給了趙衰。 [19] 
前651年(晉獻公二十六年)九月,晉獻公去世,公子奚齊繼位,驪姬為國母,荀息為託孤之臣,一直支持太子申生的晉國卿大夫裏克、邳鄭父等人趁機聚眾作亂,把幼主奚齊刺死在晉獻公的靈堂上,之後荀息卓子為晉君,裏克等人把卓子刺殺在朝堂之上,又將驪姬活活鞭死 [20-21]  ,並派狐偃之兄狐毛至翟國迎接公子重耳,打算擁立他。重耳辭謝道:"違背父親的命令逃出晉國,父親逝世後又不能按兒子的禮儀侍候喪事,我怎麼敢回國即位,請大夫還是改立別人吧。”於是裏克讓人到梁國去迎接夷吾,夷吾的謀臣呂省郤芮認為裏克不讓晉國國內的公子為國君,反而尋找流亡在外的夷吾,難令人信服,就商量以河西之地換取秦國支持夷吾歸晉,並允諾夷吾為君之後以汾陽之邑封予裏克。 [22] 
晉惠公元年(前650年),夷吾即位,史稱晉惠公
晉惠公即位後,違背了給秦及裏克的約定,又殺死了邳鄭父與七輿大夫,晉人認為夷吾言而無信所以對他都不順服。
晉惠公八年(前643年)晉惠公恐晉國人依附重耳,就派勃鞮追殺重耳,在翟國住了十二年的重耳聞訊就與趙衰等人商量説:"我當初逃到翟,不是因為它可以給我幫助,而是因為這裏距離晉國近容易達到,所以暫且在此歇腳。時間久了,就希望到大國去。齊桓公喜好善行,有志稱霸,體恤諸侯。現在聽説管仲隰朋去世,齊也想尋找賢能的人輔佐,我們為何不前往呢?"於是,重耳又踏上了去齊國的路途。
重耳離開翟時,重耳對妻子説:"等我二十五年不回來,你就改嫁。"妻子笑着回答:"等到二十五年,我墳上的柏都長大了。雖然如此,我還是會等着你的。" [23] 
重耳一行先是來到了衞國衞文公看他落魄沒有好好的招待他們,他們就離開了衞國。一路走到了五鹿(今河南濮陽東南)時重耳餓得實在沒有辦法,就向沿途的村民討要點吃的,村民看到他那落魄的樣子,就給了他一塊土讓他吃。重耳大怒,趙衰安慰他説:“土,象徵土地,他們是表示對您臣服,你應該行禮接受它。”重耳拜謝村民並把土塊裝在車上去往齊國了。 [24] 
重耳流亡路線圖 重耳流亡路線圖
重耳到了齊國,齊桓公厚禮招待他,並把同家族的一個少女齊姜嫁給重耳,陪送二十輛駟馬車,重耳在此感到很滿足,在齊國過上了安逸的生活。 [25] 
晉惠公八年(前643年),齊桓公去世,豎刁等人發起內亂,而後齊孝公即位,諸侯的軍隊多次來侵犯,齊國內憂外患霸權不在。重耳在齊住了五年,愛戀在齊國娶的妻子,慢慢忘記了自己的鴻鵠大志,也沒有離開齊國的意思。
有一天趙衰、狐偃就在一棵桑樹下商量如何離齊之事,齊姜的侍女在桑樹上聽到他們的密談,回屋偷偷告訴了齊姜。齊姜竟把此侍女殺死,勸告重耳趕快離開齊國。重耳説:“人生來就是為了尋求安逸享樂的,管其他的事幹嘛,我不走,死也要死在齊國。”齊姜説:“您是一國的公子,走投無路才來到這裏,您的這些隨從把您當作他們的生命。您不趕快回國,報答勞苦的臣子,卻貪戀女色,我為你感到羞恥。況且,現在你再不去追求,何時才能成功呢?“她就和趙衰等人用計灌醉了重耳,用車載着他離開了齊國。走了很長的一段路重耳才醒來,一弄清事情的真相,重耳大怒,拿起戈來要殺舅舅狐偃。狐偃説:“如果殺了我就能成就你,我情願去死。"重耳説:"事情要是不能成功,我就吃你的肉。”狐偃笑説:“事情不能成功,我的肉又腥又臊,怎麼值得你吃!”於是重耳平息了怒氣,繼續前行。 [26-27] 
重耳到了曹國曹共公無禮,想偷看重耳的駢脅。曹國大夫僖負羈説:“晉公子賢明能幹,與我們又同是姬姓,窮困中路過我國,您不能對他這般無禮。”曹共公不聽勸告。僖負羈就私下給重耳送去食物,並把一塊璧玉放在食物下面。重耳接受了食物,把璧玉還給僖負羈。 [28] 
重耳離開曹國來到宋國宋襄公剛剛被楚軍打敗,在泓水負傷,聽説重耳賢明,就按國禮接待了他。宋國司馬公孫固與狐偃關係很好,就對晉文公他們説:”宋國是小國,又剛吃敗仗,不足以幫你們回國,你們還是到大國去吧。”重耳一行人於是離開了宋國。 [29] 
重耳路過鄭國鄭文公不按禮接待他們,鄭國大夫叔瞻勸告鄭文公説:“晉公子賢明,他的隨從都是棟樑之才,又與我們同為姬姓,鄭國出自周厲王,晉國出自周武王。”鄭文公反駁説:“從諸侯國中逃出的公子太多了,怎麼可能都按禮儀去接待呢!”叔瞻説:“您若不以禮相待,就不如殺掉他,免得成為咱們的後患。”鄭文公對叔瞻的勸告不予理睬。 [30] 
重耳離開鄭國到了楚國,楚成王用對待諸侯的禮節招待他,重耳辭謝不敢接受。 [31]  趙衰説:“你在外逃亡已達十餘年之多,一般小國都輕視你,何況大國呢?今天,楚是大國堅持厚待你,你不要辭讓,這是上天在讓你興起。”重耳於是按諸侯的禮節會見了楚成王。楚成王很好地招待了重耳,重耳十分謙恭。在宴席上楚成王説:“如若您將來能回到晉國,您用什麼來報答我?”重耳説:“珍禽異獸、珠玉綢絹,君王都富富有餘,不知道用什麼禮物報答。”楚成王説:“雖然如此,您到底應該用些什麼來報答我呢?”重耳説:“假使不得已,萬一在平原、湖沼地帶與您兵戎相遇,我會為您退避三舍。” [32]  楚國大將子玉聽後生氣地對楚成王説:”君王您對晉公子太好了,今天重耳出言不遜,請殺了他。“楚成王説:”晉公子品行高尚,在外遇難很久了,隨從都是國家的賢才,這是上天安排的,我怎麼可以殺了他呢?況且他的話又有什麼可以反駁的呢?” [33] 
重耳在楚國住了幾個月後,在秦國為質的晉國太子圉得知晉惠公病重從秦國不辭而別。秦國特別生氣,聽説重耳住在楚國,就要把重耳邀請到秦國。楚成王説:“楚國距離晉國太遠了,要經過好幾個國家才能到達。秦國與晉國交界,秦國國君很賢明,您好好去吧!”成王贈送很多禮物給重耳。 [34] 
晉惠公十四年(前637年)秋,重耳到了秦國,秦穆公把同宗的五個女子嫁給重耳,太子圉的妻子(懷嬴/文嬴)也在其中。重耳不打算接受太子圉之妻,胥臣説:“圉的國家我們都要去攻打了,何況他的妻子呢!而且您接受此女為的是與秦國結成姻親以便返回晉國,您這樣豈不是拘泥於小禮節,忘了大的羞恥!”重耳於是接受了太子圉妻。秦穆公十分高興,親自與重耳宴飲。趙衰吟了《黍苗》詩。秦穆公説:“我知道你想盡快返回晉國。”趙衰與重耳離開了座位,再次對秦穆公拜謝説:“我們這些孤立無援的臣子仰仗您,就如同百穀盼望知時節的好雨。” [35] 

晉文公執政時期

重耳復國
重耳-晉文公復國圖 重耳-晉文公復國圖 [36]
晉惠公十四年(前637年)九月,晉惠公薨逝,太子圉繼位,是為晉懷公 [37]  晉懷公即位後害怕秦國討伐,就下令跟隨重耳逃亡的人都必須按期歸晉,逾期者殺死整個家族,因為舅舅狐偃與狐毛都跟隨着重耳沒有回國,晉懷公殺死了重耳的外公狐突 [38]  十一月,晉安葬了晉惠公。
十二月,晉國大夫欒枝郤谷等人聽説重耳在秦國,都暗中來勸重耳、趙衰等人回晉國,作內應的人很多。於是秦穆公就派軍隊護送重耳回晉國。晉懷公聽説秦軍來了就派出軍隊抵拒,可是民眾知道了重耳要回來都不願意抵抗,只有晉惠公的舊大臣呂省郤芮不願讓重耳即位。 [39] 
晉文公元年(前636年)春天,秦國護送重耳到達黃河岸邊。面對重耳即將登上大位,狐偃説:“我跟隨您周遊天下,有太多的過錯,我自己都知道,我請求現在離去吧。"重耳説:"如果我回到晉後,有不與您同心的,請河伯作證!”於是,重耳就把璧玉扔到黃河中,與狐偃明誓。那時介子推也是隨從,正在船中,就笑道:"確實上天在支持公子興起,可狐偃卻認為是自己的功勞並以此向君王索取,太無恥了。我不願和他同列。"説完就隱蔽起來渡過黃河。秦軍包圍了令狐,晉軍駐紮在廬柳。
二月辛丑日,狐偃與秦晉大夫在郇結盟。壬寅日,重耳進入晉軍中。丙午日,重耳到達曲沃。丁未日,重耳到武宮朝拜即位,是為晉文公。大臣們都前往曲沃朝拜。晉懷公逃到了高梁。戊申日,重耳派人殺死了晉懷公。 [40]  己丑傍晚,呂省郤芮意圖放火燒死重耳,被勃鞮告密,呂省、郤芮逃到黃河邊,被秦穆公誘殺。 [41] 
勤王周室
晉文公元年(前636年),周襄王胞弟王子帶盜嫂事發,與周襄王發生火併,王子帶聯合狄人攻周,大敗周軍。周襄王逃居於鄭國的汜,並告難諸侯。
晉文公二年(前635年)春,秦穆公收到了周天子的告急文書便屯兵於黃河岸邊準備勤王。趙衰以一個政治家的嗅覺勸晉文公説:“爭奪霸權最好是擁護周天子,周王室與晉國同為姬姓,如果晉國不搶先護送周天子回京而落在秦國之後,就無法在天下發號施令,今天尊敬周王是晉國稱霸的資本。” [42]  三月甲辰日,晉軍到了陽樊(今河南濟源西南)幷包圍了温(今河南温縣西),護送周襄王回到了周都洛邑。四月,殺死了王子帶。周襄王大為感動,把河內、陽樊兩地賜給了晉國。 [4] 
圖霸中原
晉文公 晉文公
晉文公四年(前633年),楚成王和同盟諸侯包圍了宋國,宋國公孫固趕到晉國請求援助。先軫説:“報答恩人決定霸主,就在於今天了。”狐偃説:“楚國剛剛佔有曹國,而且初次與衞國通婚,假如攻打曹國、衞國,楚國一定救援,那麼宋國就得到解脱了。”晉文公編制三軍討伐楚國的同盟曹、衞。十二月,晉軍攻下太行山以東,晉文公把原邑封給趙衰。 [43] 
晉文公五年(前632年)春,晉文公以荀林父御戎魏犨為車右,率領晉軍800乘南下,討伐曹國時向衞國借路,衞成公不答應。晉軍只好迂迴從南渡過黃河攻打曹國,討伐衞國。正月,晉軍攻下五鹿。二月,晉文公、齊孝公在斂盂結盟。
衞成公見晉大軍壓境,晉、齊又結為盟好,請求參加結盟,晉文公不答應。衞成公想與楚國結盟,衞國人反對,結果衞趕出衞成公討好晉國。衞成公住在襄牛,公子買在衞國防守,楚國救援衞國,未能取勝,晉軍不戰而得衞國。
三月,晉軍南下攻曹,丙午日,晉軍攻入曹都(今山東定陶),列舉了曹共公的罪狀,因為曹共公不聽僖負羈的話,讓三百個美女拉着自己華麗的車子。晉文公下令軍隊不許進入僖負羈同宗族的家內,以報答他的恩德。
晉軍攻擊曹、衞,本欲引誘楚軍北上,坐收以逸待勞之功。但楚軍並不上鈎,而猛攻宋國,宋再次向晉軍告急。晉文公想救援宋國就應攻打楚國,因為楚國曾對晉文公有恩,晉文公便不想攻打楚國,想放棄對宋國的救援,可宋國也對晉國有恩,也必會失掉宋國,陷於戰略被動地位,晉文公為此舉棋不定。先軫勸説:“抓住曹伯,把曹、衞的土地分給宋國,楚為此肯定着急,那楚國勢必要放棄攻打宋國了。”於是文公聽取了先軫的意見,楚成王真的率軍離開了宋國。 [44] 
楚將子玉驕傲自負,反對楚成王撤軍,堅請與晉一戰,楚成王説:“晉侯在外逃亡十九年,受困的時間太久了,終於返回晉國。他因嚐盡了艱難險阻,就能正確對待百姓,上天為他開路,他不可阻擋。”子玉仍請兵説:“不敢一定建功立業,只求堵塞中傷誹謗的言論。”楚王很生氣,只給了他很少的軍隊。 [45] 
此時秦穆公、齊昭公又心懷異志,與晉國消極合作,晉國面臨着單獨與楚決戰的境地。晉文公用先軫建議,讓宋用土地賄賂秦、齊,請兩國出面求楚退兵,並告訴楚國這件事,製造秦、齊與楚國的矛盾,一面分曹、衞之地與宋,堅其抗楚決心。楚國不願放棄曹、衞,齊、秦為得到宋國的土地便不願與楚國結盟,最後就無可選擇的與晉國結成同盟,兵鋒直指楚國。 [46] 
城濮大戰
城濮之戰 城濮之戰
參見:楚子圍宋城濮之戰退避三舍
晉文公五年(前632年)夏,子玉派宛春與晉交涉:如果晉國答應讓曹、衞復國,楚即解宋之圍。此為子玉一石二鳥之策,如果晉國答應他的要求,則曹、衞、宋三國都會對楚國感恩戴德。如果晉國不答應他的要求,那麼曹、衞、宋三國將會怨恨晉國。晉大夫狐偃即上了子玉的圈套,説:“子玉很沒有禮,我的國君只得到一份,他們的臣子卻得到兩份,不能答應。”先軫則識破了子玉的機關,説:“安定人心叫做禮。楚國一句話安定了三個國家,您一句話滅亡了它們,我們才是無禮了。不答應楚國,這就是放棄宋國。不如私下裏答應恢復曹國、衞國以便引誘楚國,扣留宛春來激怒楚國,視戰爭勝負的情況再來計謀。”晉文公採用先軫的建議一面暗許曹、衞復國,勸其與楚絕交,一面扣留楚使臣以激怒子玉。
楚將子玉很生氣,帶軍北上攻打晉軍,進逼陶丘,晉文公為疲敝楚軍,誘使子玉輕敵深入,以便在預定戰場與楚決戰,楚國軍官問:“你們為什麼退兵?”狐偃説:“過去我們在楚國時已立約説交戰時退避三舍。”晉文公退避三舍既是報答以前楚成王給予的禮遇,也是誘敵深入,楚軍也想撤退,子玉不同意。 [47] 
四月戊辰,晉文公與宋成公、齊國歸父、崔夭、秦國小子憖率軍駐紮於城濮(山東省範縣南)。子玉率楚急進,依託郄陵險阻紮營,並有鄭國陳國蔡國相助。 [48]  子玉派鬥勃向晉國請戰,晉文公答應第二天早晨開戰。 [49]  接着晉文公在有莘檢閲軍隊,晉軍有七百輛戰車,車馬裝備齊全,又砍伐了當地的樹木作為補充作戰的器械。 [50] 
四月己巳,晉軍在有莘北擺好陣勢。楚將子玉帶領六百兵卒作為中軍,説:“今天必定將晉國消滅了!”子西統率楚國左軍,子上統率楚國右軍。 胥臣帶領晉國下軍,用虎皮把戰馬蒙上攻擊楚國的盟軍陳、蔡聯軍,陳、蔡軍隊遠遠的看到晉軍披着虎皮的戰馬頓時嚇破了膽,士兵四處逃竄,楚國右軍被擊潰。狐毛帶領晉國上軍樹起兩面大旗假裝撤退,欒枝帶領晉國下軍讓戰車拖着樹枝裝作大軍假裝逃跑,楚軍受騙追擊,原軫和郄溱率領晉軍中軍向楚軍攔腰衝殺,狐毛和狐偃指揮上軍從兩邊夾擊子西,楚國的左軍潰敗,結果楚軍失敗,子玉帶着殘兵敗將逃回國內自殺 [51-52]  。楚國的盟友鄭文公向晉國求和, 晉文公和鄭文公在衡雍訂立了盟約。 [53]  晉軍在楚軍營地住了三天,吃繳獲的軍糧,休整三日後,勝利班師。四月甲午日,晉軍到達衡雍,在踐土為周襄王造了一 座行宮。 [54] 
稱霸諸侯
參見:踐土之盟
晉文公五年(前632年)五月丁未,晉文公把楚國的俘虜獻給周襄王鄭文公替周襄王主持典禮。周襄王用甜酒款待晉文公,並勸晉文公進酒。周襄王命令王子虎任命晉文公為諸侯首領,並賞賜給他一輛大輅車,紅弓一把,紅箭一百支,黑弓十把,黑箭一千支,香酒一卣,珪瓚以及勇士三百。晉侯多次辭謝,最後才行禮接受了。周襄王寫了《晉文侯命》,於是晉文公稱霸,癸亥日,王子虎在王宮與諸侯結盟。 [55]  六月,晉文公恢復衞侯地位 [56]  ,諸侯圍許時晉文公又恢復了曹伯地位。 [57] 
晉文公五年(前632年)冬,晉文公以周天子之命召集諸侯,與齊昭公、宋成公、魯僖公、蔡莊侯、鄭文公、衞叔武及莒子在踐土(今河南原陽)會盟。 [5] 
晉文公六年(前631年)夏,晉文公與王子虎、宋公孫固、齊國歸父、陳轅濤塗、秦小子憖,會盟於翟泉(今河南孟津),用以鞏固踐土之盟,並謀劃討伐鄭國 [58] 
秦晉伐鄭
晉文公七年(前630年),為阻止楚國北進 [59]  ,晉文公、秦穆公帶兵包圍鄭國,想得到晉文公流亡鄭國時的恩人叔詹,叔瞻聽説後自殺了。鄭國人帶叔瞻屍體給晉文公,晉文公卻説:“一定得到鄭君才甘心。”鄭文公害怕了,就暗中派燭之武挑撥秦穆公,最終憑藉燭之武的口才使秦穆公撤軍,晉國隨後也撤了軍。 [60] 
晉國雖未滅鄭,鄭文公再也不敢對晉國無禮。晉文公九年(前628年)鄭文公去世,公子蘭即位,是為鄭穆公。鄭穆公在位時始終是晉國的重要追隨者。 [61] 

晉文公壽終正寢

晉文公九年(前628年)十二月己卯,晉文公卒,公子歡即位,史稱晉襄公 [62] 

晉文公為政舉措

編輯

晉文公政治

主詞條:晉侯賞從亡者
晉文公與五賢 晉文公與五賢
推舉賢良,任用有才能的人:封狐偃為相、先軫為帥;讓趙衰胥臣欒枝冀缺等人輔佐他治理國家;讓郤溱、霍伯帶領軍隊;讓賈佗陽子製作禮儀;讓魏犨荀伯抵禦北方的戎族。制定官員規章,按法辦事,確立名分,培育美德。賞賜隨從自己逃亡的人員和各位有功之臣,功大的封給城邑,功小的授與爵位。 [63] 
宣揚德教,以培養百姓的純樸德性,撥亂反正,大量起用受晉惠公、晉懷公時代受到迫害的舊族,姬姓中賢良的人擔任內務官,異姓中有才能的人擔任邊遠地方的官。王公享用貢賦,大夫收取采邑的租税,分給士族田地,一般平民自食其力,工商之官領受俸祿,差役按其職務領取口糧,家臣的食用取自大夫的加田。 [64] 

晉文公軍事

主詞條:晉國六卿五軍
隨着晉國國力膨脹以及政治需要,晉文公不斷改革軍事:先是將晉國二軍擴大編制為三軍,以郤谷統帥中軍,狐偃統帥上軍,欒枝統帥下軍。 [65]  又因遊牧民族對晉國侵擾而設立三行。前629年(晉文公八年),晉文公又裁撤三行,增設新二軍,即新上軍、新下軍,為五軍。
在軍事上晉文公先是誅殺王子帶以勤王,執政九年間先後伐曹、攻衞、敗楚、救宋、服鄭、威秦,於前632年在踐土會盟,奠定了其春秋霸主的地位。 [66] 

晉文公經濟

減免賦税,佈施恩惠,捨棄禁令,分財給寡少的人,救濟貧困,資助沒有財產的人。減輕關税,修治道路,便利通商,寬免農民的勞役。鼓勵發展農業,提倡互相幫助,節省費用來使資財充足。在生產上,號召改進工具,施惠百姓,獎勵墾殖;在貿易方面,降低税收,積極爭取鄰商入晉。 [64] 

晉文公人物評價

編輯
  • 甯莊子:“夫禮,國之紀也;親,民之結也;善,德之建也。國無紀不可以終,民無結不可以固,德無建不可以立。此三者,君之所慎也。今君棄之,無乃不可乎!晉公子善人也,而衞親也,君不禮焉,棄三德矣。臣故云君其圖之。康叔,文之昭也。唐叔,武之穆也。周之大功在武,天祚將在武族。苟姬未絕周室,而俾守天聚者,必武族也。武族唯晉實昌,晉胤公子實德。晉仍無道,天祚有德,晉之守祀,必公子也。若復而修其德,鎮撫其民,必獲諸侯,以討無禮。君弗蚤圖,衞而在討。小人是懼,敢不盡心。” [67] 
  • 公孫固:“晉公子亡,長幼矣,而好善不厭,父事狐偃,師事趙衰,而長事賈佗。狐偃其舅也,而惠以有謀。趙衰其先君之戎御,趙夙之弟也,而文以忠貞。賈佗公族也,而多識以恭敬。此三人者,實左右之。公子居則下之,動則諮焉,成幼而不倦,殆有禮矣。樹於有禮,必有艾。《商頌》曰:‘降不遲,聖敬日躋。’降,有禮之謂也。君其圖之。”
  • 楚成王:“晉公子廣而儉,文而有禮。” [68] 
  • 叔詹:①“晉公子有三焉,天其或者將建諸?君其禮焉。男女同姓,其生不蕃。晉公子,姬出也,而至於今,一也。離外之患,而天不靖晉國,殆將啓之,二也。有三士足以上人而從之,三也。” [68]  ②“親有天,用前訓,禮兄弟,資窮困,天所福也。今晉公子有三祚焉,天將啓之。同姓不婚,惡不殖也。狐氏出自唐叔。狐姬,伯行之子也,實生重耳。成而雋才,離違而得所,久約而無釁,一也。同出九人,唯重耳在,離外之患,而晉國不靖,二也。晉侯日載其怨,外內棄之;重耳日載其德,狐、趙謀之,三也。在《周頌》曰:‘天作高山,大王荒之。’荒,大之也。大天所作,可謂親有天矣。晉、鄭兄弟也,吾先君武公與晉文侯戮力一心,股肱周室,夾輔平王,平王勞而德之,而賜之盟質,曰:‘世相起也。’若親有天,獲三祚者,可謂大天,若用前訓,文侯之功,武公之業,可謂前訓。若禮兄弟,晉、鄭之親,王之遺命,可謂兄弟。若資窮困,亡在長幼,還軫諸侯,可謂窮困。棄此四者,以徼天禍,無乃不可乎?!君其圖之。”
  • 椒舉:“臣聞諸侯無歸,禮以為歸。今君始得諸侯,其慎禮矣。霸之濟否,在此會也。夏啓鈞台之享商湯景亳之命周武孟津之誓,成有岐陽之搜,康有酆宮之朝,穆有塗山之會,齊桓有召陵之師,晉文有踐土之盟。” [69] 
  • 左史倚相:“齊桓晉文,皆非嗣也,還軫諸侯,不敢淫逸,心類德音,以德有國。近臣諫,遠臣謗,輿人誦,以自誥也。是以其入也,四封不備一同,而至於有畿田,以屬諸侯,至於今為令君。桓、文皆然,君不度憂於二令君,而欲自逸也,無乃不可乎?《周詩》有之曰:‘弗躬弗親,庶民弗信。’臣懼民之不信君也,故不敢不言。不然,何急其以言取罪也?” [70] 
  • 左傳》:“文公其能刑矣,三罪而民服。《詩》雲:‘惠此中國,以綏四方’。不失賞刑之謂也。” [71] 
  • 孔子:“齊桓公正而不譎,晉文公譎而不正。”
  • 墨子:“昔者文公出走而正天下;桓公去國而霸諸侯;越王勾踐遇吳王之醜而尚攝中國之賢君。三子之能達名成功於天下也,皆於其國抑而大丑也。太上無敗,其次敗而有以成,此之謂用民。” [72] 
  • 孟子:“仲尼之徒無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後世無傳焉。臣未之聞也。無以,則王乎?” [3] 
  • 呂氏春秋》:①“齊桓公染於管仲、鮑叔,晉文公染於咎犯、郄偃,荊莊王染於孫叔敖、沈尹蒸,吳王闔廬染於伍員、文之儀,越王句踐染於范蠡、大夫種。此五君者,所染當,故霸諸侯,功名傳於後世。” [73]  ②“晉文公造五兩之士五乘,鋭卒千人,先以接敵,諸侯莫之能難。反鄭之埤,東衞之畝,尊天子於衡雍。” [74] 
  • 司馬遷:①“晉文公,謙而好學,善交賢能智士。”②“晉文公,古所謂明君也,亡居外十九年,至困約,及即位而行賞,尚忘介子推,況驕主乎?” [75]  ③“重耳不得意,乃能成霸。” [76] 
  • 荀彧:“昔晉文公納周襄王,而諸侯服從。”
  • 司馬貞:“重耳致霸,朝周河陽。” [75] 
  • 林同:“伐蒲君父命,校者是吾讎。披直寺人耳,鑰麑信有謀。” [77] 
  • 顧頡剛:“晉文公的主要功績是城濮之役遏住了楚國,使他們不得向北發展。晉襄公的主要功績是崤之役遏住了秦國,使他們不得向東發展。有了他們父子,春秋時的中原諸國才獲得休養生息的機會,才漸漸孕育了後來諸子百家的燦爛文化。” [78] 

晉文公軼事典故

編輯

晉文公清明寒食

晉文公流亡的時候,經常食不果腹、衣不蔽體。有一年晉文公都快餓暈過去了,介子推割了一塊腿上的肉與野菜同煮成湯給他,當他吃後知道是介子推腿上的肉時大受感動。晉文公歸國為君侯分封羣臣時卻忘記了介子推,介子推不願誇功爭寵,攜老母隱居於綿山,後來晉文公親自到綿山請介子推,介子推躲避山裏,不願出來。晉文公手下放火焚山逼介子推露面,結果介子推抱着母親被燒死在一棵大柳樹下。為了紀念這位忠臣義士,晉文公下令介子推死難之日不生火做飯,要吃冷食,稱為寒食節。第二年晉文公率眾臣登山祭奠,發現老柳樹死而復活,便賜老柳樹為“清明柳”,並曉諭天下,把寒食節的後一天定為清明節。
百科x混知:圖解寒食節 百科x混知:圖解寒食節

晉文公文公逐麋

晉文公即位後,有一次追獵一隻麋鹿卻跟丟了,便問路邊農夫老古説:“見我的麋鹿了嗎?”老古跪着用腳指路説:“往那邊去了。”晉文公説:“我問先生,先生卻用腳指路,是為什麼呢?”老古抖抖衣服站起來説:“想不到我們的君王竟然這樣愚笨啊,虎豹因為離開偏遠之地靠近人類,所以才被人獵到;魚鱉因為離開深水,才被人捉住;諸侯離開他的民眾而外出遠遊,才會亡國。《詩經》裏説:‘喜鵲築巢,斑鳩居住。’國君你外出不歸,別人就要做國君啦。”於是晉文公開始害怕。回去遇到了欒枝。欒枝問:“獵到野獸了嗎,我看您臉上有愉悦的神色?”晉文公説:“我跟丟了,但得到了忠告,所以高興。””欒枝説:“忠告您的人在哪裏呀?”晉文公説:“我沒有請他一起來。” 欒枝説:“作為王上卻不體恤他的屬下,是驕橫;命令下得遲緩而誅罰來得迅速,是暴戾;採納別人的忠告卻拋下其本人,是偷盜啊。”晉文公於是回去搭載老古,與他一起回去。

晉文公重耳對秦客

晉獻公的去世後,秦穆公派子顯慰問重耳:“寡人聽説,失去國家常常在這個時候,得到國家常常在這個時候。雖然您恭敬嚴肅,居喪也不可太久,時機也不可失去啊,請考慮一下吧!”
重耳將這事告訴舅舅狐偃,狐偃説:“你還是推辭吧。居喪之人沒有值得寶貴的東西,可珍貴的只有仁愛和親情。父親死去這是何等重大的事情啊?還要用這事來謀利,那麼天下誰能説清我們無罪過啊?”重耳便對秦國客人説:“君王賞臉弔唁流亡的我重耳,我在父親死去居喪的時候,我不能參加喪禮中去,而讓您操心了。父親死去這是何等重大的事情啊?我哪裏還有其他的圖謀來辜負您的情義啊?”重耳行稽顙之禮但不拜謝秦國客人,哭着起身,起身後但不再跟秦國客人私下交談。
子顯覆命將事情告訴秦穆公。秦穆公説:“仁人啊,公子重耳!叩拜但不拜謝,是他沒已晉獻公的繼承人而自居,所以沒有拜謝。哭着起身,就表示敬愛父親。起身但不私談,就表示遠離個人利益啊。” [68]  [79] 

晉文公重瞳駢脅

一般正史都強調重耳駢脅,《史記》中説”過曹,曹共公不禮,欲觀重耳駢脅。“ [80]  民間有傳説重耳為重瞳子

晉文公相關成語

晉文公家族成員

編輯

晉文公祖父

祖父:晉武公,又稱曲沃武公,姓姬,名稱。

晉文公父母

  • 母親:狐季姬,姬姓,又稱大戎狐姬。

晉文公妻妾

晉文公兒子

  • 伯鯈,母季隗。
  • 叔劉,母季隗。
  • 公子驩,即晉襄公,母逼姞。
  • 公子雍,母杜祁。
  • 公子樂,辰嬴所生。
  • 公子黑臀,母周女,即晉成公 [84] 

晉文公女兒

伯姬,又作趙姬、君姬氏。

晉文公生年爭議

編輯
重耳的生年,是據史料中所記載的重耳出逃之年(僖公五年,前655年)的年齡倒推的,然而,不同的史料的説法卻並不一致。《史記·晉世家》稱重耳四十三歲開始流亡, [1]  由此推算,重耳可能生於晉武公十八年(將43歲視作週歲,前698年)或十九年(將43歲視作虛歲,前697年);《國語》則稱重耳十七歲開始流亡, [85-86]  可以推算出晉獻公五年(將17歲視作週歲,前672年)或六年(將17歲視作虛歲,前671年)這兩個生年。梁玉繩洪亮吉及現代學者多認同《史記》的記載,杜預瀧川資言和部分現代學者認同《國語》的記載。 [87-90] 

晉文公後世紀念

編輯
晉文公墓 晉文公墓
晉文公墓位於山西省運城市絳縣衞莊鎮下村西南20米 [91]  ,墓高40米,圓形,周長200米,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晉文公影視形象

編輯
影視形象
影視形象(5張)
1989年電視劇《晉文公傳奇》:黎明飾演晉文公;
1994年電視劇《東方小故事之李離殉職》:龔禮飾演晉文公;
1996年電視劇《東周列國·春秋篇》:蔣愷飾演晉文公;
2003年電視劇《驪姬傳奇》:邱心志飾演晉文公;
2010年電視劇《春秋祭》:羅嘉良飾演晉文公。
2016年電視劇《重耳傳》:王龍華飾演晉文公。 [92] 
參考資料
  • 1.    《史記》:晉文公重耳,晉獻公之子也。自少好士,年十七,有賢士五人:曰趙衰;狐偃咎犯,文公舅也;賈佗;先軫;魏武子。自獻公為太子時,重耳固已成人矣。獻公即位,重耳年二十一。獻公十三年,以驪姬故,重耳備蒲城守秦。獻公二十一年,獻公殺太子申生,驪姬讒之,恐,不辭獻公而守蒲城。獻公二十二年,獻公使宦者履鞮趣殺重耳。重耳逾垣,宦者逐斬其衣袪。重耳遂奔狄。狄,其母國也。是時重耳年四十三。從此五士,其餘不名者數十人,至狄。
  • 2.    《左傳·莊公二十八年》:晉伐驪戎,驪戎男女以驪姬。歸生奚齊。其娣生卓子。驪姬嬖,欲立其子,賂外嬖梁五,與東關嬖五,使言於公曰:「曲沃,君之宗也。蒲與二屈,君之疆也。不可以無主。宗邑無主則民不威,疆埸無主則啓戎心。戎之生心,民慢其政,國之患也。若使大子主曲沃,而重耳、夷吾主蒲與屈,則可以威民而懼戎,且旌君伐。」使俱曰:「狄之廣莫,於晉為都。晉之啓土,不亦宜乎?」晉侯説之。夏,使大子居曲沃,重耳居蒲城,夷吾居屈。羣公子皆鄙,唯二姬之子在絳。二五卒與驪姬譖羣公子而立奚齊,晉人謂之二耦。
  • 3.    《孟子·卷一 梁惠王章句上》
  • 4.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三月甲辰,晉乃發兵至陽樊,圍温,入襄王於周。四月,殺王弟帶。周襄王賜晉河內陽樊之地。
  • 5.    《春秋·僖公二十八年》記載:“五月癸丑,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蔡侯、鄭伯、衞子、莒子,盟於踐土。”
  • 6.    《史記·晉世家》:獻公為太子時,重耳固已成人矣。獻公即位,重耳年二十一。
  • 7.    《左傳·莊公二十八年》:晉獻公娶於賈,無子。烝於齊姜,生秦穆夫人及大子申生。又娶二女於戎,大戎狐姬生重耳,小戎子生夷吾。
  • 8.    《史記·晉世家》:晉文公重耳,晉獻公之子也。自少好士,年十七,有賢士五人:曰趙衰;狐偃咎犯,文公舅也;賈佗;先軫;魏武子。
  • 9.    《史記·晉世家》:獻公十三年,以驪姬故,重耳備蒲城守秦。
  • 10.    左傳·莊公二十八年  .古詩文網[引用日期2018-11-12]
  • 11.    《史記·晉世家》:十二年,驪姬生奚齊。獻公有意廢太子,乃曰:“曲沃吾先祖宗廟所在,而蒲邊秦,屈邊翟,不使諸子居之,我懼焉。”於是使太子申生居曲沃,公子重耳居蒲,公子夷吾居屈。獻公與驪姬子奚齊居絳。晉國以此知太子不立也。太子申生,其母齊桓公女也,曰齊姜,早死。申生同母女弟為秦穆公夫人。重耳母,翟之狐氏女也。夷吾母,重耳母女弟也。獻公子八人,而太子申生、重耳、夷吾皆有賢行。及得驪姬,乃遠此三子。
  • 12.    《左傳·僖公四年》:初,晉獻公欲以驪姬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從筮。”卜人曰:“筮短龜長,不如從長。且其繇曰:“專之渝,攘公之羭。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必不可!”弗聽,立之。生奚齊。 及將立奚齊,既與中大夫成謀。姬謂大子曰:“君夢齊姜, 必速祭之!”大子祭於曲沃,歸胙於公。公田,姬置諸宮六日。 公至,毒而獻之。公祭之地,地墳;與犬,犬斃;與小臣,小臣亦斃。姬泣曰:“賊由大子。”大子奔新城。公殺其傅杜原款。 或謂大子:“子辭,君必辯焉。”大子日:“君非姬氏,居不安,食不飽。我辭,姬必有罪。君老矣,吾又不樂。”曰:“子其行乎?”大子曰:“君實不察其罪,被此名也以出,人誰納我?” 十二月戊申,縊於新城。 姬遂譖二公子曰:“皆知之。”重耳奔蒲,夷吾奔屈。
  • 13.    左傳·僖公四年  .古詩文網[引用日期2018-11-12]
  • 14.    《史記·晉世家》:獻公二十一年,獻公殺太子申生,驪姬讒之,恐,不辭獻公而守蒲城。
  • 15.    左傳·僖公五年  .古詩文網[引用日期2018-11-12]
  • 16.    《左傳·僖公五年》:及難,公使寺人披伐蒲。重耳曰:“君父之命不校。”乃徇曰:“校者,吾仇也。”逾垣而走。披斬其祛,遂出奔翟。
  • 17.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二十二年,獻公怒二子不辭而去,果有謀矣,乃使兵伐蒲。蒲人之宦者勃鞮命重耳促自殺。重耳逾垣,宦者追斬其衣袪。重耳遂奔翟。
  • 18.    《史記·晉世家》:獻公二十二年,獻公使宦者履鞮趣殺重耳。重耳逾垣,宦者逐斬其衣袪。重耳遂奔狄。狄,其母國也。是時重耳年四十三。從此五士,其餘不名者數十人,至狄。
  • 19.    《左傳》從者狐偃、趙衰、顛頡、魏武子、司空季子。狄人伐廧咎如,獲其二女:叔隗、季隗,納諸公子。公子取季隗,生伯儵、叔劉;以叔隗妻趙衰,生盾。將適齊,謂季隗曰:“待我二十五年,不來而後嫁。”對曰:“我二十五年矣,又如是而嫁,則就木焉。請待子。”處狄十二年而行。
  • 20.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秋九月,獻公卒。裏克、邳鄭欲內重耳,以三公子之徒作亂,謂荀息曰:“三怨將起,秦、晉輔之,子將何如?”荀息曰:“吾不可負先君言。”
  • 21.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十月,裏克殺奚齊於喪次,獻公未葬也。荀息將死之,或曰不如立奚齊弟悼子而傅之,荀息立悼子而葬獻公。十一月,裏克弒悼子於朝,荀息死之。
  • 22.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裏克等已殺奚齊、悼子,使人迎公子重耳於翟,欲立之。重耳謝曰:“負父之命□正義負音佩。出奔,父死不得脩人子之禮侍喪,重耳何敢入!大夫其更立他子。”還報裏克,裏克使迎夷吾於梁。夷吾欲往,呂省、郤芮曰:“內猶有公子可立者而外求,難信。計非之秦,輔彊國之威以入,恐危。”乃使郤芮厚賂秦,約曰:“即得入,請以晉河西之地與秦。”及遺裏克書曰:“誠得立,請遂封子於汾陽之邑。”秦繆公乃發兵送夷吾於晉。齊桓公聞晉內亂,亦率諸侯如晉。秦兵與夷吾亦至晉,齊乃使隰朋會秦俱入夷吾,立為晉君,是為惠公。
  • 23.    十一月,歸晉侯。晉侯至國,誅慶鄭,修政教。謀曰:“重耳在外,諸侯多利內之。”欲使人殺重耳於狄。重耳聞之,如齊。
  • 24.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過衞,衞文公不禮。去,過五鹿,飢而從野人乞食,野人盛土器中進之。重耳怒。趙衰曰:“土者,有土也,君其拜受之。
  • 25.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至齊,齊桓公厚禮,而以宗女妻之,有馬二十乘,重耳安之。
  • 26.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重耳愛齊女,毋去心。趙衰、咎犯乃於桑下謀行。齊女侍者在桑上聞之,以告其主。其主乃殺侍者,勸重耳趣行。重耳曰:“人生安樂,孰知其他!必死於此,不能去。”齊女曰:“子一國公子,窮而來此,數士者以子為命。子不疾反國,報勞臣,而懷女德,竊為子羞之。且不求,何時得功?”
  • 27.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乃與趙衰等謀,醉重耳,載以行。行遠而覺,重耳大怒,引戈欲殺咎犯。
  • 28.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過曹,曹共公不禮,欲觀重耳駢脅。曹大夫釐負羈曰:“晉公子賢,又同姓,窮來過我,柰何不禮!”共公不從其謀。負羈乃私遺重耳食,置璧其下。重耳受其食,還其璧。
  • 29.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去,過宋。宋襄公新困兵於楚,傷於泓,聞重耳賢,乃以國禮禮於重耳。宋司馬公孫固善於咎犯,曰:“宋小國新困,不足以求入,更之大國。”乃去。
  • 30.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過鄭,鄭文公弗禮。鄭叔瞻諫其君曰:“晉公子賢,而其從者皆國相,且又同姓。鄭之出自厲王,而晉之出自武王。”鄭君曰:“諸侯亡公子過此者眾,安可盡禮!”叔瞻曰:“君不禮,不如殺之,且後為國患。”鄭君不聽。
  • 31.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重耳去之楚,楚成王以適諸侯禮待之,重耳謝不敢當。
  • 32.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成王厚遇重耳,重耳甚卑。成王曰:“子即反國,何以報寡人?”重耳曰:“羽毛齒角玉帛,君王所餘,未知所以報。”王曰:“雖然,何以報不穀?”重耳曰:“即不得已,與君王以兵車會平原廣澤,請闢王三舍。”
  • 33.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楚將子玉怒曰:“王遇晉公子至厚,今重耳言不孫,請殺之。”成王曰:“晉公子賢而困於外久,從者皆國器,此天所置,庸可殺乎?且言何以易之!”
  • 34.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成王曰:“晉公子賢而困於外久,從者皆國器,此天所置,庸可殺乎?且言何以易之!”居楚數月,而晉太子圉亡秦,秦怨之;聞重耳在楚,乃召之。成王曰:“楚遠,更數國乃至晉。秦晉接境,秦君賢,子其勉行!”厚送重耳。
  • 35.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重耳至秦,繆公以宗女五人妻重耳,故子圉妻與往。重耳不欲受,司空季子曰:“其國且伐,況其故妻乎!且受以結秦親而求入,子乃拘小禮,忘大丑乎!”遂受。繆公大歡,與重耳飲。趙衰歌黍苗詩。繆公曰:“知子欲急反國矣。”趙衰與重耳下,再拜曰:“孤臣之仰君,如百穀之望時雨。”是時晉惠公十四年秋。
  • 36.    晉文公復國圖為宋代畫家李唐繪
  • 37.    《史記卷三十九 晉世家 第九》十三年,晉惠公病,內有數子。太子圉曰:“吾母家在梁,梁今秦滅之,我外輕於秦而內無援於國。君即不起,病大夫輕,更立他公子。乃謀與其妻俱亡歸。秦女曰:“子一國太子,辱在此。秦使婢子侍,以固子之心。子亡矣,我不從子,亦不敢言。”子圉遂亡歸晉。十四年九月,惠公卒,太子圉立,是為懷公。
  • 38.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圉之立,畏秦之伐也。乃令國中諸從重耳亡者與期,期盡不到者盡滅其家。狐突之子毛及偃從重耳在秦,弗肯召。懷公怒,囚狐突。突曰:“臣子事重耳有年數矣,今召之,是教之反君也。何以教之?”懷公卒殺狐突
  • 39.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惠公以九月卒,子圉立。十一月,葬惠公。十二月,晉國大夫欒、郤等聞重耳在秦,皆陰來勸重耳、趙衰等反國,為內應甚眾。於是秦繆公乃發兵與重耳歸晉。晉聞秦兵來,亦發兵拒之。然皆陰知公子重耳入也。唯惠公之故貴臣呂、郤之屬不欲立重耳。
  • 40.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二月辛丑,咎犯與秦晉大夫盟於郇。壬寅,重耳入於晉師。丙午,入於曲沃。丁未,朝於武宮,即位為晉君,是為文公。羣臣皆往。懷公圉奔高梁。戊申,使人殺懷公。
  • 41.    《左傳》己丑晦,公宮火,瑕甥、郤芮不獲公,乃如河上,秦伯誘而殺之。
  • 42.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二年春,秦軍河上。將入王。趙衰曰;“求霸莫如入王尊周。周晉同姓,晉不先入王,後秦入之,毋以令於天下。方今尊王,晉之資也。”
  • 43.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四年,楚成王及諸侯圍宋,宋公孫固如晉告急。先軫曰:“報施定霸,於今在矣。狐偃曰:“楚新得曹而初婚於衞,若伐曹、衞,楚必救之,則宋免矣。”於是晉作三軍。往伐。冬十二月,晉兵先下山東,而以原封趙衰。
  • 44.    司馬遷·《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五年春,晉文公欲伐曹,假道於衞,衞人弗許。還自河南度,侵曹,伐衞。正月,取五鹿。二月,晉侯、齊侯盟於斂盂。衞侯請盟晉,晉人不許。衞侯欲與楚,國人不欲,故出其君以説晉。衞侯居襄牛,公子買守衞。楚救衞,不卒。晉侯圍曹。三月丙午,晉師入曹,數之以其不用釐負羈言,而用美女乘軒者三百人也。令軍毋入僖負羈宗家以報德。楚圍宋,宋復告急晉。文公欲救則攻楚,為楚嘗有德,不欲伐也;欲釋宋,宋又嘗有德於晉:患之。先軫曰:“執曹伯,分曹、衞地以與宋,楚急曹、衞,其勢宜釋宋。於是文公從之,而楚成王乃引兵歸。
  • 45.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楚將子玉曰:“王遇晉至厚,今知楚急曹、衞而故伐之,是輕王。”王曰:“晉侯亡在外十九年,困日久矣,果得反國,險阸盡知之,能用其民,天之所開,不可當。”子玉請曰:“非敢必有功,願以間執讒慝之口也。”楚王怒,少與之兵。
  • 46.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宋人使門尹般如晉師告急。公曰:“宋人告急,舍之則絕,告楚不許。我欲戰矣,齊、秦未可,若之何?”先軫曰:“使宋舍我而賂齊、秦,藉之告楚。我執曹君而分曹、衞之田以賜宋人。楚愛曹、衞,必不許也。喜賂怒頑,能無戰乎?”公説,執曹伯,分曹、衞之田以畀宋人。
  • 47.    《左傳》子玉怒,従晉師。晉師退。軍吏曰:“以君闢臣,辱也。且楚師老矣,何故退?”子犯曰:“師直為壯,曲為老。豈在久乎?微楚之惠不及此,退三舍闢之,所以報也。背惠食言,以亢其仇,我曲楚直。其眾素飽,不可謂老。我退而楚還,我將何求?若其不還,君退臣犯,曲在彼矣。”退三舍。楚眾欲止,子玉不可。
  • 48.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夏四月戊辰,晉侯、宋公、齊國歸父、崔夭、秦小子憖次於城濮。楚師背酅而舍。
  • 49.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子玉使鬥勃請戰,曰:“請與君之士戲,君馮軾而觀之,得臣與寓目焉。”晉侯使欒枝對曰:“寡君聞命矣。楚君之惠未之敢忘,是以在此。為大夫退,其敢當君乎?既不獲命矣,敢煩大夫謂二三子,戒爾車乘,敬爾君事,詰朝將見。”
  • 50.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晉車七百乘,革顯、革引、鞅、革半。晉侯登有莘之虛以觀師,曰:“少長有禮,其可用也。”遂伐其木以益其兵。
  • 51.    《左傳-城濮之戰》夏四月戊辰,晉侯、宋公、齊國歸父、崔夭、秦小子憖次於城濮。楚師背酅而舍,晉侯患之,聽輿人之誦,曰:“原田每每,舍其舊而新是謀。”公疑焉。子犯曰:“戰也。戰而捷,必得諸侯。若其不捷,表裏山河,必無害也。”公曰:“若楚惠何?”欒貞子曰:“漢陽諸姬,楚實盡之,思小惠而忘大恥,不如戰也。”晉侯夢與楚子搏,楚子伏己而監其腦,是以懼。子犯曰:“吉。我得天,楚伏其罪,吾且柔之矣。”齋 子玉使鬥勃請戰,曰:“請與君之士戲,君馮軾而觀之,得臣與寓目焉。”晉侯使欒枝對曰:“寡君聞命矣。楚君之惠未之敢忘,是以在此。為大夫退,其敢當君乎?既不獲命矣,敢煩大夫謂二三子,戒爾車乘,敬爾君事,詰朝將見。”古 晉車七百乘,革顯、革引、鞅、革半。晉侯登有莘之虛以觀師,曰:“少長有禮,其可用也。”遂伐其木以益其兵。己巳,晉師陳於莘北,胥臣以下軍之佐當陳、蔡。子玉以若敖六卒將中軍,曰:“日必無晉矣。”子西將左,子上將右。胥臣蒙馬以虎皮,先犯陳、蔡。陳、蔡奔,楚右師潰。狐毛設二旆而退之。欒枝使輿曳柴而偽遁,楚師馳之。原軫、郤溱以中軍公族橫擊之。狐毛、狐偃以上軍夾攻子西,楚左師潰。楚師敗績。
  • 52.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子玉之敗而歸,楚成王怒其不用其言,貪與晉戰,讓責子玉,子玉自殺。
  • 53.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鄉役之三月,鄭伯如楚致其師,為楚師既敗而懼,使子人九行成於晉。晉欒枝入盟鄭伯。
  • 54.    左傳·晉楚城濮之戰(僖公二十八年)
  • 55.    《史記晉世家》五月丁未,獻楚俘於周,駟介百乘,徒兵千。天子使王子虎命晉侯為伯,賜大輅,彤弓矢百,玈弓矢千,鬯一卣,珪瓚,虎賁三百人。晉侯三辭,然後稽首受之。周作晉文侯命:“王若曰:父義和,丕顯文、武,能慎明德,昭登於上,布聞在下,維時上帝集厥命於文、武。恤朕身、繼予一人永其在位。”於是晉文公稱伯。癸亥,王子虎盟諸侯於王庭。
  • 56.    司馬遷《史記 .衞康叔世家》成公三年,晉欲假道於衞救宋,成公不許。晉更從南河度,救宋。徵師於衞,衞大夫欲許,成公不肯。大夫元咺攻成公,成公出奔。晉文公重耳伐衞,分其地予宋,討前過無禮及不救宋患也。衞成公遂出奔陳。二歲,如周求入,與晉文公會。晉使人鴆衞成公,成公私於周主鴆,令薄,得不死。已而周為請晉文公,卒入之衞,而誅元咺,衞君瑕出奔。
  • 57.    《史記 卷三十九 晉世家第九》丁丑,諸侯圍許。曹伯臣或説晉侯曰:“齊桓公合諸侯而國異姓,今君為會而滅同姓。曹,叔振鐸之後;晉,唐叔之後。合諸侯而滅兄弟,非禮。”晉侯説,復曹伯。
  • 58.    《左傳卷十七,僖公二十九年》 夏,公會王子虎、晉狐偃、宋公孫固、齊國歸父、陳轅濤塗、秦小子憖,盟於翟泉,尋踐土之盟,且謀伐鄭也。卿不書,罪之也。在禮,卿不會公、侯,會伯、子、男可也。
  • 59.    顧頡剛:“晉文侵曹伐衞之故”條,頁151-152。
  • 60.    《史記 卷三十九 晉世家第九》七年,晉文公、秦繆公共圍鄭,以其無禮於文公亡過時,及城濮時鄭助楚也。圍鄭,欲得叔瞻。叔瞻聞之,自殺。鄭持叔瞻告晉。晉曰:“必得鄭君而甘心焉。”鄭恐,乃間令使謂秦繆公曰:“亡鄭厚晉,於晉得矣,而秦未為利。君何不解鄭,得為東道交?”秦伯説,罷兵。晉亦罷兵。
  • 61.    《史記·卷四十二·鄭世家第十二》
  • 62.    《史記 卷三十九 晉世家第九》九年冬,晉文公卒,子襄公歡立。
  • 63.    《國語 晉語》“安排百官,賦職任功,棄責薄斂,施捨分寡。救乏振滯,匡困資無。輕關易道,通商寬農。懋穡勸分,省用足財、利器明德,以厚民性。舉善援能,官方定物,正名育類。昭舊族,愛親戚,明賢良,尊貴寵,賞功勞,事耇老,禮賓旅,友故舊。胥、籍、狐、箕、欒、郤、柏、先、羊舌、董、韓,實掌近官。諸姬之良,掌其中官。異姓之能,掌其遠官。公食貢。大夫食邑,士食田,庶人食力,工商食官,皂隸食職,官宰食加。政平民阜,財用不匱。”
  • 64.    《國語晉語47》文公問元帥於趙衰,對曰:“郤縠可,行年五十矣,守學彌惇。夫先王之法志,德義之府也。夫德義,生民之本也。能惇篤者,不忘百姓也。請使郤縠。”公從之。公使趙衰為卿,辭曰:“欒枝貞慎,先軫有謀,胥臣多聞,皆可以為輔佐,臣弗若也。”乃使欒枝將下軍,先軫佐之。取五鹿,先軫之謀也。郤縠卒,使先軫代之。胥臣佐下軍。公使原季為卿,辭曰:“夫三德者,偃之出也。以德紀民,其章大矣,不可廢也。”使狐偃為卿,辭曰:“毛之智,賢於臣,其齒又長。毛也不在位,不敢聞命。”乃使狐毛將上軍,狐偃佐之。狐毛卒,使趙衰代之,辭曰:“城濮之役,先且居之佐軍也善,軍伐有賞,善君有賞,能其官有賞。且居有三賞,不可廢也。且臣之倫,箕鄭、胥嬰、先都在。”乃使先且居將上軍。公曰:“趙衰三讓。其所讓,皆社稷之衞也。廢讓,是廢德也。”以趙衰之故,蒐於清原,作五軍。使趙衰將新上軍,箕鄭佐之;胥嬰將新下軍,先都佐之。子犯卒,蒲城伯請佐,公曰:“夫趙衰三讓不失義。讓,推賢也。義,廣德也。德廣賢至,又何患矣。請令衰也從子。”乃使趙衰佐新上軍。
  • 65.    三晉名人:晉文公  .中國網山西[引用日期2014-11-26]
  • 66.    【清明節的傳説】  .中國文明網[引用日期2014-11-27]
  • 67.    國語 卷十 晉語四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7-11-15]
  • 68.    《左傳晉公子之亡》
  • 69.    《左傳·昭公四年》椒舉言於楚子曰:“臣聞諸侯無歸,禮以為歸。今君始得諸侯,其慎禮矣。霸之濟否,在此會也。夏啓有鈞台之享,商湯有景亳之命,周武有孟津之誓,成有岐陽之搜,康有酆宮之朝,穆有塗山之會,齊桓有召陵之師,晉文有踐土之盟。君其何用?宋向戌、鄭公孫僑在,諸侯之良也,君其選焉。”王曰:“吾用齊桓。”王使問禮於左師與子產。
  • 70.    國語 卷十七 楚語上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7-11-15]
  • 71.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君子謂:“文公其能刑矣,三罪而民服。《詩》雲:‘惠此中國,以綏四方。’不失賞刑之謂也。”
  • 72.    《墨子·親士》:入國而不存其士,則亡國矣。見賢而不急,則緩其君矣。非賢無急,非士無與慮國。緩賢忘士,而能以其國存者,未曾有也。   昔者文公出走而正天下;桓公去國而霸諸侯;越王勾踐遇吳王之醜而尚攝中國之賢君。三子之能達名成功於天下也,皆於其國抑而大丑也。太上無敗,其次敗而有以成,此之謂用民。
  • 73.    《呂氏春秋·仲春紀》  .古詩文網[引用日期2017-11-30]
  • 74.    《呂氏春秋·仲秋紀》  .古詩文網[引用日期2017-11-30]
  • 75.    《史記·晉世家第九》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8-19]
  • 76.    《史記·太史公自序》:“武王既崩,叔虞邑唐。君子譏名,卒滅武公。驪姬之愛,亂者五世;重耳不得意,乃能成霸。六卿專權,晉國以秏。嘉文公錫珪鬯,作晉世家第九。”
  • 77.    賢者之孝二百四十首·晉文公
  • 78.    顧頡剛.《顧頡剛全集》3:中華書局,2010年:第566頁
  • 79.    檀弓下《禮記》晉獻公之喪,秦穆公使人吊公子重耳,且曰:“寡人聞之:‘亡國恆於斯,得國恆於斯。’雖吾子儼然在憂服之中,喪亦不可久也,時亦不可失也,孺子其圖之!”以告舅犯。舅犯曰:“孺子其辭焉!喪人無寶,仁親以為寶。父死之謂何?又因以為利,而天下其孰能説之?孺子其辭焉!” 公子重耳對客曰:“君惠吊亡臣重耳。身喪父死,不得與於哭泣之哀,以為君憂。父死之謂何?或取有他志以辱君義。”稽顙而不拜,哭而起,起而不私。 子顯以致使於穆公。穆公曰:“仁夫!公子重耳。夫稽顙而不拜,則未為後也,故不成拜。哭而起,則愛父也;起而不私,則遠利也。”
  • 80.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過曹,曹共公不禮,欲觀重耳駢脅。
  • 81.    《左傳·文公六年》:趙孟曰:“杜祁以君故,讓逼姞而上之,以狄故,讓季隗而己次之,故班在四。
  • 82.    《史記晉世家》趙盾曰:“辰嬴賤,班在九人下,其子何震之有!且為二君嬖,淫也。“
  • 83.    俞正燮《癸已存稿晉夫人》考此謂日:"文贏、嫡也、襄公之母逼姞在二,季隗在三,公子雍之母杜祁在四,辰贏在九,此皆出於傳,其四人,以序推之,齊差在五,秦女三人亦媵也,其在六、七、八歟?"
  • 84.    《史記晉世家》成公者,文公少子,其母周女也。
  • 85.    《國語·卷十·晉語五》:負羈言於曹伯曰:「夫晉公子在此,君之匹也,不亦禮焉?」曹伯曰:「諸侯之亡公子其多矣,誰不過此!亡者皆無禮者也,餘焉能盡禮焉!」對曰:「臣聞之:愛親明賢,政之幹也。禮賓矜窮,禮之宗也。禮以紀政,國之常也。失常不立,君所知也。國君無親,以國為親。先君叔振,出自文王,晉祖唐叔,出自武王,文、武之功,實建諸姬。故二王之嗣,世不廢親。今君棄之,不愛親也。晉公子生十七年而亡,卿材三人從之,可謂賢矣,而君蔑之,是不明賢也。謂晉公子之亡,不可不憐也。比之賓客,不可不禮也。失此二者,是不禮賓,不憐窮也。守天之聚,將施於宜。宜而不施,聚必有闕。玉帛酒食,猶糞土也,愛糞土以毀三常,失位而闕聚,是之不難,無乃不可乎?君其圖之。」公弗聽。
  • 86.    國語卷第十·晉語四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0-01-30]
  • 87.    晉彥, 付玉千. 晉文公重耳生年考辨[J]. 山西師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1982(02):85-87.
  • 88.    王敬澤. 晉文公登位年歲考[J]. 晉陽學刊, 1982(6):98+107.
  • 89.    徐文新. 晉文公重耳生年考[J]. 貴州文史叢刊, 1999(03):22-24.
  • 90.    謝筱婷. 公子重耳出亡年齡考[J]. 黑河學刊, 2010(07):42-43.
  • 91.    晉文公墓  .山西省文物局[引用日期2020-01-25]
  • 92.    禁慾系男神王龍華《重耳傳》化身"哈姆雷特"  .網易[引用日期2016-07-22]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