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國語

(左丘明創作的國別體著作)

鎖定
《國語》相傳是春秋時期左丘明所撰的一部國別體著作。他的編纂方法是以國分類,以語為主,故名“國語”。至唐,始有人疑問,或謂之西漢劉向校書所輯,或謂多人在不同的歷史時期陸續編成,近代包括康有為在內的多位學者懷疑是戰國或漢後的學者託名春秋時期各國史官記錄的原始材料整理編輯而成的,將存疑考證。
該著作記錄範圍為上起周穆王十二年(公元前990年)西征犬戎(約公元前947年),下至智伯被滅(公元前453年)。《國語》中包括各國貴族間朝聘、宴饗、諷諫、辯説、應對之辭以及部分歷史事件與傳説。
《國語》是我國第一部國別體史書。從史學角度講,史料價值極高;從文學角度講,它的文筆比較樸素、簡括,許多優秀篇章在記載人物對話上饒有風趣,具有獨特的藝術魅力。 [5] 
作品名稱
國語
外文名
Discourses of the States
作品別名
春秋外傳
作品別名
左氏外傳
作    者
左丘明
創作年代
春秋時期
文學體裁
國別體

國語內容簡介

《國語》在記述歷史的手法上,以時間為橫線,以並列的國家為縱線,開創了中國用國別體記述歷史的先河,是中國歷史上最早採用國別體編寫的史書。全書共21卷,分別為:《周語》3卷、《魯語》2卷、《齊語》1卷、《晉語》9卷、《鄭語》1卷、《楚語》2卷、《吳語》1卷、《越語》2卷 [13]  ,共計7萬餘字,所記歷史自周穆王伐大戎開始,直到韓、趙、魏三家滅智伯結束。書中主要記載了西周末年及春秋時期西周與各國的史實,特別是對春秋時期的各國史實記載比較詳細。 《國語》一方面記載了當時各國的政治、軍事及外交活動;另一方面記載了當時各國貴族的一些言論。 [7] 

國語創作爭議

國語歷史背景

歷史發展到西周以後,由於牧野之戰、國人暴動等歷史事件的影響,人們對於天神的崇拜已經開始動搖,一股懷疑和否定天神的思想逐漸興起,人的自我意識也開始覺醒。特別是春秋時代,我國生產力發展進入突變階段。隨着青銅器在生產中普遍使用和鐵製農具開始出現,人們開墾的荒地增多,牛耕也逐漸推廣,耕作效率大大提高。手工業獲得了長足進步,商業和城市開始繁榮,各地土特產相互交流日益頻繁。社會制度開始由奴隸制經濟向封建制經濟過渡,極大地釋放了生產力。生產力的發展和社會經濟的變革,引發了政治結構的急劇變革和動盪。周王室日漸衰微,作為“天下共主”的周天子威信下降,地位動搖。同時,“諸侯亢強”,以霸主為代表的新生力量開始崛起。他們廣佔私田,擴充軍備,不斷進行爭霸戰爭,“春秋無義戰”[4]就是這種社會狀況的鮮明寫照,從而形成了“社稷無常奉,君臣無常位”[5]2079 的社會政治現象。戰爭頻仍、社會動盪、禮崩樂壞,直接推動了對商周以來社會意識形態特別是天道觀的重大變革和轉型。這一變革和轉型的首要標誌就是“天道”漸變為“人道”,從“重神”漸變為“重民”。正是因為生產力的發展和時代的進步,舊的思想觀念不再適應上層建築的需要,《國語》民本思想應運而生。 [10] 

國語作者爭議

《國語》的作者,自古存在爭議,迄今尚未有定論。最早提出《國語》作者為左丘明的是西漢大史學家司馬遷。他在《報任安書》中説:“左丘失明,厥有《國語》。”此後東漢史學家班固在《漢書·藝文志》中也記載:“《國語》二十一篇,左丘明著。”按照他們的説法,左丘明為孔子春秋》作傳後,不幸失明,但他:“雅思未盡……稽其逸文,纂其別説……”根據作傳所剩下的材料,又編輯了一本書,即《國語》。班固、李昂等還把國語稱為《春秋外傳》或《左氏外傳》。
但是在晉朝以後,許多學者都懷疑這類説法。晉代思想家傅玄最先提出反對意見,他在《左傳·哀十三年:正義》引中言:“《國語》非左丘明所作。凡有共説一事而二文不同,必《國語》虛而《左傳》實,其言相反,不可強合也。”宋人劉世安、呂大光、朱熹,直至清人尤侗、皮錫瑞等也都對左丘明著《國語》存有疑問。
宋代以來,包括康有為在內的多位學者懷疑《國語》為西漢劉歆的偽作
到了現代,學界仍然爭論不休,一般都否認左丘明是國語的作者,但是缺少確鑿的證據。普遍看法是,國語是戰國初期一些熟悉各國曆史的人,根據當時周朝王室和各諸侯國的史料,經過整理加工彙編而成。他們認為:《國語》並非出自一人、一時、一地。它主要來源於春秋時期各國史官的記述,後來經過熟悉歷史掌故的人加工潤色,大約在戰國初年或稍後編纂成。

國語篇目爭議

《國語》,《漢書·藝文志》記為二十一篇,《隋書·經籍志》記為二十一卷,流傳至今。又,《隋書·經籍志》雲:“《春秋外傳國語》二十卷,賈逵注;又二十一卷,虞翻注;又二十二卷,韋昭注;又二十卷,晉五經博士孔晁注;又二十一卷,唐固注。”《宋史·藝文志》雲:“左丘明《春秋外傳國語》二十一卷,韋昭注。”《崇文總目》雲:“《春秋外傳國語》二十一卷,原釋左丘明撰,吳侍中領左國史亭陵侯韋昭解。”按:此處所列,蓋所見文本不同,而分卷不盡一致。諸家注本今多亡佚,惟韋昭注流傳至今。 [9] 

國語作品目錄

國語共21卷

·周語3卷
·魯語2卷
·齊語1卷
·晉語9卷
·鄭語1卷
·楚語2卷
·吳語1卷
·越語2卷

國語詳細目錄

一、周語
卷一 周語上
周語01 祭公諫穆王徵犬戎
周語02 密康公母論小丑備物終必亡
周語03 邵公諫厲王弭謗
周語04 芮良夫論榮夷公專利
周語05 邵公以其子代宣王死
周語06 虢文公諫宣王不籍千畝
周語07 仲山父諫宣王立戲
周語08 穆仲論魯侯孝
周語09 仲山父諫宣王料民
周語10 西周三川皆震伯陽父論周將亡
周語11 鄭厲公與虢叔殺子頹納惠王
周語12 內史過論神
周語13 內史過論晉惠公必無後
周語14 內史興論晉文公必霸
卷二 周語中
周語15 富辰諫襄王以狄伐鄭及以狄女為後
周語16 襄王拒晉文公請隧
周語17 陽人不服晉侯
周語18 襄王拒殺衞成公
周語19 王孫滿觀秦師
周語20 定王論不用全烝之故
卷三 周語下
周語21 單襄公論陳必亡
周語22 劉康公論魯大夫儉與侈
周語23 王孫説請勿賜叔孫僑如
周語24 單襄公論郤至佻天之功
周語25 單襄公論晉將有亂
周語26 單襄公論晉周將得晉國
周語27 太子晉諫靈王壅谷水
周語28 晉羊舌肸聘周論單靖公敬儉讓諮
周語29 單穆公諫景王鑄大錢
周語30 單穆公諫景王鑄大鐘
周語31 景王問鐘律於伶州鳩
周語32 賓孟見雄雞自斷其尾
周語33 劉文公與萇弘欲城周
二、魯語
卷四 魯語上
魯語01 曹劌問戰
魯語02 曹劌諫莊公如齊觀社
魯語03 匠師慶諫莊公丹楹刻桷
魯語04 夏父展諫宗婦覿哀姜用幣
魯語05 臧文仲如齊告糴
魯語06 展禽使乙喜以膏沫犒師
魯語07 臧文仲説僖公請免衞成公
魯語08 臧文仲請賞重館人
魯語09 展禽論祭爰居非政之宜
魯語10 文公欲弛孟文子與郈敬子之宅
魯語11 夏父弗忌改昭穆之常
魯語12 裏革更書逐莒太子僕
魯語13 裏革斷宣公罟而棄之
魯語14 子叔聲伯辭邑
魯語15 裏革論君之過
魯語16 季文子論妾馬
卷五 魯語下
魯語17 叔孫穆子聘於晉
魯語18 叔孫穆子諫季武子為三軍
魯語19 諸侯伐秦魯人以莒人先濟
魯語20 襄公如楚
魯語21 季冶致祿
魯語22 叔孫穆子知楚公子圍有篡國之心
魯語23 叔孫穆子不以貨私免
魯語24 子服惠伯從季平子如晉
魯語25 季桓子穿井獲羊
魯語26 公父文伯之母對季康子問
魯語27 公父文伯飲南宮敬叔酒
魯語28 公父文伯之母論內朝與外朝
魯語29 公父文伯之母論勞逸
魯語30 公父文伯之母別於男女之禮
魯語31 公父文伯之母欲室文伯
魯語32 公父文伯卒其母戒其妾
魯語33 孔丘謂公父文伯之母知禮
魯語34 孔丘論大骨
魯語35 孔丘論楛矢
魯語36 閔馬父笑子服景伯
魯語37 孔丘非難季康子以田賦
三、齊語
卷六 齊語
齊語01 管仲對桓公以霸術
齊語02 管仲佐桓公為政
齊語03 桓公為政既成
齊語04 管仲教桓公親鄰國
齊語05 管仲教桓公足甲兵
齊語06 桓公帥諸侯而朝天子
齊語07 葵丘之會天子致胙於桓公
齊語08 桓公霸諸侯
四、晉語
卷七 晉語一
晉語01 武公伐翼止欒共子無死
晉語02 史蘇論獻公伐驪戎勝而不吉
晉語03 史蘇論驪姬必亂晉
晉語04 獻公將黜太子申生而立奚齊
晉語05 獻公伐翟柤
晉語06 優施教驪姬遠太子
晉語07 獻公作二軍以伐霍
晉語08 優施教驪姬譖申生
晉語09 申生伐東山
卷八 晉語二
晉語10 驪姬譖殺太子申生
晉語11 公子重耳夷吾出奔
晉語12 虢將亡舟之僑以其族適晉
晉語13 宮之奇知虞將亡
晉語14 獻公問卜偃攻虢何月
晉語15 宰周公論齊侯好示
晉語16 宰周公論晉侯將死
晉語17 裏克殺奚齊而秦立惠公
晉語18 冀芮答秦穆公問
卷九 晉語三
晉語19 惠公入而背外內之賂
晉語20 惠公改葬共世子
晉語21 惠公悔殺裏克
晉語22 惠公殺丕鄭
晉語23 秦薦晉飢晉不予秦糴
晉語24 秦侵晉止惠公於秦
晉語25 呂甥逆惠公於秦
晉語26 惠公斬慶鄭
卷十 晉語四
晉語27 重耳自狄適齊
晉語28 齊姜勸重耳勿懷安
晉語29 齊姜與子犯謀遣重耳
晉語30 衞文公不禮重耳
晉語31 曹共公不禮重耳而觀其骿肋
晉語32 宋襄公贈重耳以馬二十乘
晉語33 鄭文公不禮重耳
晉語34 楚成王以周禮享重耳
晉語35 重耳婚媾懷嬴
晉語36 秦伯享重耳以國君之禮
晉語37 重耳親筮得晉國
晉語38 秦伯納重耳於晉
晉語39 寺人勃鞮求見文公
晉語40 文公遽見豎頭須
晉語41 文公修內政納襄王
晉語42 文公出陽人
晉語43 文公伐原
晉語44 文公救宋敗楚於城濮
晉語45 鄭叔詹據鼎耳而疾號
晉語46 箕鄭對文公問
晉語47 文公任賢與趙衰舉賢
晉語48 文公學讀書於臼季
晉語49 郭偃論治國之難易
晉語50 胥臣論教誨之力
晉語51 文公稱霸
卷十一 晉語五
晉語52 臼季舉冀缺
晉語53 寧嬴氏論貌與言
晉語54 趙宣子論比與黨
晉語55 趙宣子請師伐宋
晉語56 靈公使麑殺趙宣子
晉語57 範武子退朝告老
晉語58 範武子杖文子
晉語59 郤獻子分謗
晉語60 張侯御郤獻子
晉語61 帥勝而範文子後入
晉語62 郤獻子等各推功於上
晉語63 苗賁皇謂郤獻子不知禮
晉語64 車者論梁山崩
晉語65 伯宗妻謂民不戴其上難必及
卷十二 晉語六
晉語66 趙文子冠
晉語67 範文子不欲伐鄭
晉語68 晉敗楚師於鄢陵
晉語69 郤至勇而知禮
晉語70 範文子論內睦而後圖外
晉語71 範文子論外患與內憂
晉語72 範文子論勝楚必有內憂
晉語73 範文子論德為福之基
晉語74 範文子論私難必作
晉語75 欒書發郤至之罪
晉語76 長魚矯脅欒中行
晉語77 韓獻子不從欒中行召
卷十三 晉語七
晉語78 欒武子立悼公
晉語79 悼公即位
晉語80 悼公始合諸侯
晉語81 祁奚薦子午以自代
晉語82 魏絳諫悼公伐諸戎
晉語83 悼公使韓穆子掌公族大夫
晉語84 悼公使魏絳佐新軍
晉語85 悼公賜魏絳女樂歌鐘
晉語86 司馬侯薦叔向
卷十四 晉語八
晉語87 陽平教平公滅欒氏
晉語88 辛俞從欒氏出奔
晉語89 叔向母謂羊舌氏必滅
晉語90 叔孫穆子論死而不朽
晉語91 範宣子與和大夫爭田
晉語92 訾祏死範宣子勉範獻子
晉語93 師曠論樂
晉語94 叔向諫殺豎襄
晉語95 叔向論比而不別
晉語96 叔向與子朱不心競而力爭
晉語97 叔向論忠信而本固
晉語98 叔向論務德無爭先
晉語99 趙文子請免叔孫穆子
晉語100 趙文子為室張老謂應從禮
晉語101 趙文子稱賢隨武子
晉語102 秦後子謂趙孟將死
晉語103 醫和視平公疾
晉語104 叔向均秦楚二公子之祿
晉語105 鄭子產來聘
晉語106 叔向論憂德不憂貧
卷十五 晉語九
晉語107 叔向論三奸同罪
晉語108 中行穆子帥師伐狄圍鼓
晉語109 範獻子戒人不可以不學
晉語110 董叔欲為系援
晉語111 趙簡子欲有鬥臣
晉語112 閻沒、叔寬諫魏獻子無受賄
晉語113 董安於辭趙簡子賞
晉語114 趙簡子以晉陽為保鄣
晉語115 郵無正諫趙簡子無殺尹鐸
晉語116 鐵之戰趙簡子等三人誇功
晉語117 衞莊公禱
晉語118 史黯諫趙簡子田於螻
晉語119 少室周知賢而讓
晉語120 史黯論良臣
晉語121 趙簡子問賢於壯馳茲
晉語122 竇犨謂君子哀無人
晉語123 趙襄子使新稚穆子伐狄
晉語124 智果論智瑤必滅宗
晉語125 士茁謂土木勝懼其不安人
晉語126 智伯國諫智襄子
晉語127 晉陽之圍
五、鄭語
卷十六 鄭語
鄭語01 史伯為桓公論興衰
鄭語02 平王之末秦晉齊楚代興
六、楚語
卷十七 楚語上
楚語01 申叔時論傅太子之道
楚語02 子囊議恭王之諡
楚語03 屈建祭父不薦芰
楚語04 蔡聲子論楚材晉用
楚語05 伍舉論台美而楚殆
楚語06 範無宇論國為大城未有利者
楚語07 左史倚相儆申公子亹
楚語08 白公子張諷靈王宜納諫
楚語09 左史倚相儆司馬子期唯道是從
楚語10 觀射父論絕地天通
卷十八 楚語下
楚語11 觀射父論祀牲
楚語12 子常問蓄貨聚馬鬬且論其必亡
楚語14 鄖公辛與弟懷或禮於君或禮於父
楚語16 王孫圉論國之寶
楚語17 魯陽文子辭惠王所與梁
楚語18 葉公子高論白公勝必亂楚國
七、吳語
卷十九 吳語
吳語01 越王勾踐命諸稽郢行成於吳
吳語02 吳王夫差與越荒成不盟
吳語03 夫差伐齊不聽申胥之諫
吳語04 夫差勝於艾陵使奚斯釋言於齊
吳語05 申胥自殺
吳語06 吳晉爭長未成勾踐襲吳
吳語07 吳欲與晉戰得為盟主
吳語08 夫差退於黃池使王孫苟告於周
吳語09 勾踐滅吳夫差自殺
八、越語
卷二十 越語上
越語01 勾踐滅吳
卷二十一 越語下
越語02 范蠡進諫勾踐持盈定傾節事
越語03 范蠡勸勾踐無蚤圖吳
越語04 范蠡謂人事至而天應未至
越語05 范蠡謂先為之徵其事不成
越語06 范蠡謂人事與天地相參乃可以成功
越語07 越興師伐吳而弗與戰
越語08 范蠡諫勾踐勿許吳成卒滅吳
越語09 范蠡乘輕舟以浮於五湖
國語解敍 [1] 

國語社會影響

國語在內容上有很強的倫理傾向,弘揚德的精神,尊崇禮的規範,認為“禮”是治國之本。而且非常突出忠君思想。
國語的政治觀比較進步,反對專制和腐敗,重視民意,重視人才,具有濃重的民本思想。
國語記錄了春秋時期的經濟、財政、軍事、兵法、外交、教育、法律、婚姻等各種內容,對研究先秦時期的歷史非常重要。

國語思想傾向

國語民本思想

《國語》的思想內容與《尚書》、《春秋》相比,已有了不少新特點。其中“重民”、“尚禮”、“崇德”即主要表現。其思想觀念固然駁雜而不純,仍基本體現出儒家的思想傾向。但其中也雜有不少因受巫史遺風影響關於天命神鬼、禍福預言的記述。柳宗元即曾由此作《非國語》,以非難其“不概於聖”(《非國語序》)。從文學角度看,它在一定程度上全面形象地反映了春秋時代尖鋭激烈的階級矛盾和錯綜複雜的政治鬥爭,展現了當時政治變化的輪廓,描繪了許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在具體行文上它也與《尚書》多載訓誡之文和《春秋》多寓褒貶之言不同,而專記教誨之語即多舉各國貴旅及知名人士大夫的言論,諫議人物的高下,分析史實的得失而顯得很有説服力。如《召公諫厲王止謗》,寫厲王酷虐無道,不聽召公之勸,致使民怨鼎沸,激起公憤,終被人民放逐。文章重點記述了召公的話:“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從正反兩個方面、兩種結果,説明不可“防民之口”的道理,比喻生動,論證有力,表現了一種進步的民本思想。全文亦簡括有法,比喻貼切自然而頗有説服力。清人林雲銘即評此文日:“召公諫,語語格言”,而全文更“回把防JiI之意,融成一片,警健絕倫”(《古文析義》)。 [9] 
《國語》的思想比較駁雜。它重在記實,所以表現出來的思想也隨所記之人、所記之言不同而各異,如《魯語》記孔子語則含有儒家思想;《齊語》記述管仲語則談霸術;《越語》寫范蠡尚陰柔、持盈定傾、功成身退,帶有道家色彩。

國語義利觀

《國語》中各個層面的義利觀在不同場景和人物上表現得複雜而矛盾,禮制在某些方面逐漸被瓦解破壞,在某些方面又被堅定地信奉着,這都基於當事人的利益出發,基於當時的現實而發生。周初通過尊崇“敬天保民”思想,一方面詮釋周代商的合理性,一方面維護政權和社會穩定。一個朝代開國之君往往精明能幹,但幾代之後,由於頂層設計缺乏對天子、國君的約束,國君肆意妄為,驕奢淫逸,違背道義禮制的現象也有發生,但這些國君終會遭受災禍,體現了《國語》作者對此種義利觀的批判;同時“敬天保民”的義利觀開始在諸侯國中出現,周朝實行宗法分封制,“宗族和姻戚的情誼經過的世代愈多,便愈疏淡 ,君臣上下的名分最初靠權力造成,名分背後的權力一消失, 名分便成了紙老虎。”隨着血緣世代的延長以及周王室王權的衰落,維護統治秩序的是這些“尊王攘夷”的諸侯霸國,並且這些諸侯國家存在利益競爭關係,保障這些霸國的利益的是該國的人口、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因此“敬天保民”的義利觀被這些國家繼承發揚,並作為保障本國利益的保證,使民眾和國家保持一定的和諧。諸侯大國由於自身實力的壯大,其國君對愈發衰落的周王室愈發不屑一顧,但是為了保持自身霸主地位以及謀求更大的利益,其國君仍要尊周天子為天下共主,由此表現出諸侯國君對周天子表面尊敬、暗自蔑視的義利觀,以宗法制為核心的禮制的有效執行轉移到諸侯國家中,這對於周天子來説當然是一種僭越,“這種借宗法制保存下來的專制權力,初步形成了君主專制體制的成熟政治形態,而為秦漢以下的歷代王朝所奉行”。 [12] 

國語美學觀念

《國語》雖為史書,但重在立論,不少論述關涉美學問題,其中最重要的是幾個關於“美”的概念:其一是“文”,文有多義,其中之一就是“美”。其二是“章”,章有諸多含義,幾乎概括了美的基本性質與特徵。其三是“和”,音樂特別看重和,其實不獨音樂重視和,各種美的事物均重視和,和是美的本質。和是諸多因素的化合,和的實現是新事物的創造。其四是“美”,《國語》對“美”下了一個定義,從這個定義可以得出“美”的基本性質:無害,有利,合德,成禮,可觀。其五是“貌”,《國語》認為“貌”是重要的,但“言”比貌更重要,言是心之聲,心決定言,因此,最重要的是心。《國語》的“美”論幾乎集先秦儒家“美”論之大成。 [11] 

國語藝術特色

從史學和文學成就看,《國語》不如《左傳》。但《國語》也有較為明顯的藝術特色,這就是:一、長於記言,二、有虛構故事情節。雖然在語言上較為質樸,但從文學的發展角度來看,應該説比《左傳》前進了一步。例如,《晉語》所記驪姬深夜向晉獻公哭訴進讒的事,早在秦漢之際就被人懷疑。《孔叢子·答問》記陳涉讀《國語》至此處,向博士問道:“人之夫婦,夜處幽室之中,莫能知其私焉,雖黔首猶然,況國君乎?餘以是知其不信,乃好事者為之詞。”雖然博士曲為《國語》迴護,硬説宮廷之中有女性的內史旁聽記錄,這是不能説服人的。
《國語》的文章渾厚淳樸而不失深奧,語言自然少潤飾而又簡煉明快,有些對話寫得生動幽默,滑稽有趣,使人物形象躍然紙上,栩栩如生。如《叔向諫殺豎襄》(《晉語》),寫晉平公一次射鵝不死,讓豎襄搏之,又不得,便欲將豎襄關起來甚至要殺死。叔向聞之,對平公説:“君必殺之!昔吾先君唐叔,射兕於徒林,殪,以為大甲,以封為晉。今君嗣吾先君唐叔,射端不死,搏之不得,是揚吾君之恥者也!君其必欲殺之,勿令遠聞!”一段妙語,正話反説,饒有風趣,把唐叔一箭射死兕牛而以才藝受封爵與平公射小端不死還要殺豎襄這樣兩個人、兩件事放在一起,加以鮮明對照,尖鋭犀利,咄咄逼人。難怪平公一昕,作“忸怩顏”,乃趣(促)赦之”。類似的例子還有《王孫圉論楚寶》(《楚語》下)、《晉重耳自翟適齊》(《晉語》四)、《勾踐棲於會稽》(《越語》上)等篇章,都寫得相當精采。書中雖雜有天命神鬼之類的迷信成分,但較《左傳》卻能更真實而具體深刻地揭露了當時統治者的兇狠殘暴、窮奢極欲,從而也進一步揭示了當時廣大勞動人民處境的悲慘和生活的痛苦,為後代提供了一幅幅鮮明的歷史畫面而具有着不朽的認識、參考價值。後人評《國語》認為其“妙裏瑋辭,驟讀之而心驚,潛遠之而味永,”看來並非過譽之詞,但《國語》畢竟是有八國史事彙編而成,文章風格並不統一。《周語》、《魯語》頗重文辭,較為典雅,風格近於《左傳》;《晉語》多記謀略、事勝於辭而不乏幽默風趣之筆;《楚語》講究修飾,文章亦較有氣勢;《吳語》、 《越語》文筆則又另具一格,精彩動人,誠如崔述所言:“《國語》周、魯多平衍,晉、楚多尖穎,吳越多恣放,即《國語》亦非一人之所為也”(《洙泗考信錄》)。近人錢基博亦為此而言:“《國語》以國為分,蓋本《詩》之十五《國風》;然《國風》為有韻之詩,而《國語》則無韻之文也。大抵周魯多掌故,齊多制,晉越多謀;文之佳者,深閎傑異;不同《左傳》之從容委曲,而《越語》尤奇峻。然亦有委靡繁絮,不能振起者;不如《左傳》之婉而成章,熔鑄如出一手;其辭多枝葉,啊、蓋由當時列國之史,材由厚薄,學有淺深,故不能醇一耳”(《中國文學史》)。 [9] 

國語後世影響

《國語》是先秦時期的歷史文獻彙編,是根據春秋各國史料彙編而成的,是中國最早的一部國別體著作。 [8] 
就文學價值説,《國語》雖不及《左傳》,但比《尚書》《春秋》等歷史散文還有所發展和提高,具體表現為:作者比較善於選擇歷史人物的一些精彩言論,來反映和説明某些社會問題。如《周語》“召公諫弭謗”一節,通過召公之口,闡明瞭“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的著名論題。
《國語》在敍事方面,亦時有縝密﹑生動之筆。如《晉語》記優施唆使驪姬讒害申生,《吳語》和《越語》記載吳越兩國鬥爭始末,多為《左傳》所不載,文章波瀾起伏,為歷代傳誦之名篇。又《晉語》記董叔將娶於範氏,似絕妙的諷刺小品。所載朝聘﹑饗宴﹑辯詰﹑應對之辭。有些部分寫得較精練﹑真切。 由於原始史料的來源不同,《國語》本身的文風不很統一,誠如崔述所説:“周魯平衍,晉楚多尖穎,吳越多恣放。”(《洙泗考信錄。餘錄》)
《國語》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有目共睹。唐劉知幾列《國語》體例為六家之一。 [3]  《國語》開創了以國分類的國別史體例,對後世產生了很大影響,陳壽的《三國志》、崔鴻的《十六國春秋》、吳任臣的《十國春秋》,常璩的《華陽國志》 [4]  ,都是《國語》體例的發展。另外,其縝密、生動、精煉、真切的筆法,對後世進行文學創作有很好的借鑑意義。

國語作品評價

司馬遷説:“左丘失明,厥有《國語》。”班固説:“孑L子因魯史記而作《春秋》,而左丘明論輯其本事以為之傳,又纂異同為《國語》。” [6] 
王充《論衡》説:“國語,左氏之外傳也。左氏外經,詞語尚略,故複選錄《國語》之詞以實之。”但後人對上述説法已有異議。《國語》記事與《左傳》雖同止於智伯之亡,但所起則遠自周穆王時代,且其中不少內容與《左傳》相牴牾或重複,而與《春秋》無關,所以看來是各自為書,非出自左氏一人一説,其外傳之説也不恰當。宋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即曾稱:“自班固志《藝文》,有《國語》二十一篇,左丘明所著,至今與《春秋傳》並行,號為《外傳》。今考二書,雖相出入,而事辭或多異同,文體亦不類,意必非出一人之手也。” [9] 
唐代柳宗元曾寫《非〈國語〉》一文,他説:“嘗讀《國語》,病其文勝而言龐,好詭以反倫。”並説《國語》“務富文采,不顧事實,而益之以誣怪,張之以闊誕”。

國語歷代版本

國語註釋本

《國語》成書以來,東漢鄭眾賈逵,魏晉王肅唐固虞翻韋昭、孔晁等為之作注。唐宋以來,各家之注多 亡佚,惟韋昭《國語解》存於世。北宋時,宋庠(字公序) 曾整理《國語》及韋解,並作《國語補音》三卷。然其間亦有宋庠不知者:如後漢楊終撰有《改定春秋外傳章句》 ,三國孫炎撰有《國語》注,北魏劉芳撰有《國語音》一卷。公序雲: “先儒未有為《國語》音者,蓋外、內傳文多相涉, 字音亦通故也。然近世傳《舊音》一篇,不箸撰人姓名,尋 其説,乃唐人也。 ”恐失檢於《魏書·劉芳傳》 。除此以外, 我們不排除東漢、三國、魏晉之間佚名舊注大量存在而後世 散佚不傳這種情況。
韋昭《國語解》是現存於世的《國語》最早注本,他在 《國語解敍》中對其之前的注家及其作注的緣由、依據也有 清楚的説明: “遭秦之亂,幽而復光。賈生、史遷頗綜述焉。 及劉光祿於漢成世始更考校,是正疑謬。至於章帝,鄭大司農為之訓注,解疑釋滯,昭析可觀,至於細碎,有所闕略。 侍中賈君敷而衍之,其所發明,大義略舉,為已憭矣 ,然於文間時有遺忘。建安黃武之間,故侍御史會稽虞君,尚書僕射丹陽唐君,皆英才碩儒、洽聞之士也,採摭所見,因賈為主而損益之。觀其辭義,信多善者,然所理釋,猶有異 同。昭以末學,淺暗寡聞,階數君之成就,思事義之是非, 愚心頗有所覺。今諸家並行,是非相貿,雖聰明疏達識機之 士知所去就,然淺聞初學猶或未能祛過。切不自料,復為之 解。因賈君之精實,採虞、唐之信善,亦以所覺增潤補綴, 參之以五經,檢之以《內傳》 ,以《世本》考其流,以《爾雅》 齊其訓,去非要,存事實,凡所發正三百七事。又諸家紛錯, 載述為煩,是以時有所見,庶幾頗近事情,裁有補益。 ” 他的大體情況上文已述。
公序以下直至清初,研究《國語》者寥寥無幾。有清一代,樸學大興,其間不乏校注《國語》者。主要有: 汪遠孫《國語校注本三種》 ( 《國語三君注輯存》 、 《國語發正》 、 《國語明道本考異》 ) ,陳瑑《國語翼解》 ,董增齡國語正義》等。
汪遠孫《國語校注本三種》 對《國語》文本作了系統翔實 的研究。 其作 《國語校注本三種》 的緣起、 體例、 依據在 《三 種》各自序言都有明確交代。茲錄於下,以資參證。
《國語三君注輯存》序: “三君者,後漢侍中賈君逵、吳侍御史虞 君翻、吳尚書僕射唐君固也。韋宏嗣採摭三君,並參己意, 成《國語解》二十一卷。漢章帝時,鄭大司農眾作章句,其 書最為近古,久亡其篇數。魏中領軍王肅、晉五經博士孔晁 亦為章句訓注,後先於韋而解不載。今遠孫不揣譾陋,蒐羅 舊聞,其三君説有見於解中有不見於解中悉錄之,王、孔諸 家亦載焉。於以識韋氏作解之去就、而眾説之足資取益也。 “ 《國語》 稱三君者,仍宏嗣之本書也。 ”
《國語發正》序: 向稱《外傳》 ,與《內傳》相為表裏,綜述義文,説家輩出。 自漢迄晉,散佚無存。今所完存者,唯韋氏注而已。注中都 採古訓,又參幷己意。實事求是,卓爾鉅觀。然學道無窮而 偏漏難掩,此中得失,間有瑜瑕,可資考訂。去就需才,遠 孫妄不自揣,研慮多年,搜輯舊聞,博取通語,苟可明者, 皆收錄焉。 抑有疑者, 必備參焉。 解訛者駁之, 義缺者補之, 辭意有未昭晰者復詳説之。 爰列三例, 依傳作卷, 為 《發正》 : 二十一卷, 所以發其疑而正其似也。 ”
《國語明道本考異》 “舊題天聖明道本《國語》 ,天聖宋仁宗年號;明道,乃 仁宗改元。卷末署雲‘天聖七年七月二十日開印,明道二年 四月初五日得真本’ 。是明道二年以天聖印本重刊也。近代 盛行宋公序《補音》 ,明人許宗魯金李皆從公序本重刊。 兩本各有優劣,而後是非異同判焉。今刻以明道本出大字, 公序本輔行小字於下,它書所引之異文及諸家所辨之異字, 亦皆慎擇而採取之。 讀 《國語》 者庶乎知其異而是非可識也。 ”
《國語校注本三種》 ( 《國語三君注輯存》 、 《國語發正》 、 《國語明道本考異》 ) ,有清道光丙午閏五月汪氏振綺堂刊本。其 中《國語發正》被王先謙收入《清經解續編》 , 《國語明道本 考異》收入《四部備要》 ,列於黃丕烈《重刊明道二年〈國 語〉 》 、 《校刊明道本韋氏解〈國語〉札記》之後。
陳瑑《國語翼解》 ,主要是蒐集相關文獻對韋昭《國語 解》作疏證補充工作。顧其名即知其作是書之旨,翼者,輔 也,佐也,助也。 《廣雅書局叢書》 、 《叢書集成初編》均有 收入。
董增齡《國語正義》 ,其序雲: “宋公序補音本及天聖本 兩家並行,近曲阜孔氏所刻用補音本。今兼收二家之長,而 用補音本者十之七八。……云為之注者,有漢鄭眾賈逵、 魏王肅、吳虞翻唐固、韋昭,晉孔晁七家,今唯韋解尚 存。……今銓釋韋解之外,仍援許鄭諸君舊詁備載其後,以 俟辯章。譬導水而窮其源,非落葉而離其根也。韋解體崇簡 潔,多闕而不釋。 《史記集解索隱正義應劭如淳、 晉灼、蘇林顏師古等家《漢書注》 、章懷太子後漢書》 注,凡與馬班正文采取《國語》者,各有發揮。或與韋解兩 歧,或與韋解符合。同者可助其左證,異者宜博其旨歸。並 採兼收,以匯古義。錞鼓不同音,而皆悦耳;荼火不同色, 而皆美觀也。國邑水道,以《漢·地理志》 、 《後漢·續郡國志》為主,而參以《水經注》 、 《元和郡縣誌》 、杜氏《通典》 , 諸家並列。我朝所定府廳州縣之名庶覽者瞭然。至宮室器皿 衣裳之制度, 則孔賈諸疏具存, 止擷簡要, 不事詳敍。 ”
正義者,注之疏也。殆因“疏不破注”之例, 《國語正義》 雖篇幅不小,但發明無多。吳曾祺在其《國語韋解補正》敍 中就説: “然董氏之書,多徵引舊典,而於文義之不可通者, 反忽而不及。似博而實略,似精而實疏。 ”這個評判應該 説是相當公允的。董增齡《國語正義》有清光緒庚辰章氏式 訓堂刊本巴蜀書社 1985 年據此本影印出版了影印本
此外,清人對 《國語》 還作了大量輯佚工作王仁俊經籍佚文》輯有《國語佚文》一卷;王謨漢魏遺書鈔》 、勞格《月河精舍叢鈔》 、黃奭《漢學堂叢書》 、 《黃氏逸書考》 、 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 、蔣曰豫《蔣侑石遺書》 、王仁俊 《玉函山房輯佚書續編》 ,對已亡佚的東漢鄭眾賈逵,魏晉王肅唐固虞翻、 孔晁等 《國語》 注作了輯佚工作。 這些輯佚工作,作用不言自明。
清末校詁《國語》者有吳曾祺,撰有《國語韋解補正》 一書。他在《國語韋解補正》敍中説: “ 《國語》一書,時有 箋疏,惜其寥寥無幾。獨高郵王氏,所得為多。乃擇其説之 合者,悉纂而輯之。其有不足,輒以己意謬為附益。歲月既 久,楮墨遂滋。因匯為一編,名之曰《國語韋解補正》 。補 者,補其所未備;正者,正其所未安。備且安,是書之本末 具矣。 ”其書亦間有創穫,於讀《國語》者,不無裨益。 清宣統元年,商務印書館初版其書。民國年間,商務印書館 有數次印行。
其後沈鎔有《國語詳註》 ,惟存《國語》正文,摘列重 要詞句略加詮釋,其性質為重注而非補註。因其發明無多, 後人稱引亦少。其書民國五年文明書局鉛印本,民國二十 四年文明書局曾再次印行。
另有金其源《讀書管見·國語》 (商務印書館,1957 年版) ,時有所得。
台灣學者張以仁國語斠證》一書,摘錄有異文、疑義之相關語句,以天聖明道本、公序本、公序《 〈國語〉補音》 、 董增齡《國語正義》本等本相互讎校,旁參黃丕烈札記》 、 汪遠孫考異》等諸家成説,廣採古注、類書及相關書中材 料,以理其訛脱,正其謬誤。其於《國語》 ,厥功甚偉。此 書由台灣商務印書館於 1969 年印行。
在《國語》校注本中,徐元誥國語集解》 ,行世最晚, 在韋解之下而能網羅之前王引之汪中劉台拱、黃丕烈、 汪遠孫、陳瑑、董增齡、吳曾祺、沈鎔各家之説,並於諸説 紛存、文有疑義處以“元誥按”明其取捨,於讀《國語》者 甚為便利,可稱當前《國語》校注本之最佳。但王樹民先 生在《國語集解》點校前言裏有中肯地評價: “ 《國語集解》 之編撰方式雖善,但其編撰工作則甚為粗疏,成為其書之最 大缺陷。 ” 其書 1930 年曾由中華書局印行。2002 年,中華書局又出版了經王樹民、沈長雲二先生點校的《國語集解》 。 每卷之後,都附有點校者所作校記,在最大程度上彌補了徐元誥《國語集解》編撰工作粗疏而導致的訛誤。2006年修訂本附上了人名索引。 [2] 
上海師範大學古籍整理研究所校點《國語》 ,以《四部備要》收錄的士禮居翻刻明道本《國語》為底本,參校《四部叢刊影印明代翻刻公序本,並吸收了一些前人的校勘成 果,略加按語,由上海古籍出版社 1978 年出版,後又修訂重版多次。此為目前最易得之本,且閲讀甚為便利。

國語選譯本

葉麟《白話譯解國語》(屬於選譯),大連大達書社1935年
秦同培註釋、宋晶如增訂《廣注語譯國語精華》(屬於選譯),世界書局,初版不可考,新一版出版於1943年
傅庚生《國語選》,人民文學出版社1959年。該書的影響比較大,在後來的《國語》譯註中經常可以看到《國語選》的影子。
高振鐸、劉乾先《國語選譯》,巴蜀書社1990年 [2] 

國語全譯本

《國語》的權威點校本為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出版、上海師範大學古籍整理組點校本,後來的《國語》譯註本都以其為底本、參酌他本而成。 [2] 
薛安勤王連生《國語譯註》,吉林文史出版社1991年
汪濟民等《國語譯註》,百花洲文藝出版社1992年
董立章《國語譯註辨析》,暨南大學出版社1993年
鄔國義、胡果文等《國語譯註》,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
李維琦《白話國語》,嶽麓書社1994年
黃永堂國語全譯》,貴州人民出版社1995年,該書發行量較大,影響較廣。
秦峯 《譯註國語》,江西高校出版社1998年
趙望秦張豔雲等《白話國語》,三秦出版社1998年
鮑思陶點校《國語》,齊魯書社2005年
曹建國等《國語簡注通説》,河南大學出版社2008年 [2] 

國語通行本

《國語》的版本系統非常簡單清晰,即明道本與公序本 兩個系統。
黃丕烈在《校刊明道本國語札記》敍中説: “ 《國語》 , 自宋公序取官私十五六本校定為《補音》 ,世盛行之,後來 重刻,無不用以為祖。 ”經宋庠整理之本,此後成為主 要傳世之本:公序本。其後明嘉靖戊子金李刊澤遠堂本(或 稱金李本)即翻刻自公序本,世稱善本,而明道本又罕為世人所見 ,故此金李本就成了明清以來絕大多數本子的實際祖本。
黃丕烈《校刊明道本國語札記》敍雲: “如此明道二年本 者,乃不絕如線而已。 ” (國學基本叢書選印《國語》 , 頁二四一,上海書店 1987 年版)又《重刊明道二年〈國 語〉序》二錢大昕序雲: “蕘圃得是書而寶之,又欲公 其寶於斯世。 ” (國學基本叢書選印《國語》錢大昕序, 上海書店 1987 年影印出版。 )可見明道本之罕見。 《國語》 (含《補音》 )版本現存情況,可詳見中國古籍善本書目編輯委員會編 《中國古籍善本書目》 (史部上冊) , 第 207~212 頁,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3 年版。“
《國語》之存於今者,以宋明道二年槧本為最古。 ”汪遠孫 《國語明道本考異序》 雲: “舊題天聖明道本 《國語》 , 天聖,宋仁宗年號;明道,乃仁宗改元。卷末署雲‘天聖七 年七月二十日開印,明道二年四月初五日得真本’ 。是明道 二年以天聖印本重刊也。 ” 黃丕烈《校刊明道本國語札記》 敍又云: “有未經其(指宋庠)手,如此明道二年本者,乃 不絕如線而已。……丕烈深懼此本之遂亡,用所收影鈔者, 開雕以餉世。其中字體,前後有歧,不改畫一,闕文壞字, 亦均仍舊。無所添足,以懲妄也。 ”自此,明道本才得 以廣為流傳。
自清中期以後, 明道本與公序本同為 《國語》 通行之本。 《四部叢刊》本《國語》是據嘉靖戊子金李澤遠堂本影印, 而《四部備要》本《國語》則據黃丕烈《重刊明道二年〈國 語〉 》排印,其後附有黃丕烈《校刊明道本韋氏解〈國語〉 札記》 、汪遠孫《國語明道本考異》 。 《四部叢刊》本、 《四部備要》本為易得且又可靠的兩個版本。《國語》之 本,非此即彼,或以其一為底本、其一作參校
參考資料
  • 1.    《國語全譯》介紹、目錄  .百度閲讀[引用日期2015-04-06]
  • 2.    《書目答問匯補》“國語”條目疏補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04-06]
  • 3.    張大可,鄧瑞全主編.《中國歷史文選》.北京:商務印書館,2019:299
  • 4.    張大可,鄧瑞全主編.《中國歷史文選》.北京:商務印書館,2019:299
  • 5.    張新科,尚永亮本書主編.先秦兩漢文觀止:陝西人民教育出版社,2019.01:第66頁
  • 6.    謝謙,國學詞典,四川辭書出版社,2018.05,第517頁
  • 7.    星漢.不可不知的3000個文化常識:江西美術出版社,2018.12:第173頁
  • 8.    郭曉霞譯註,古文觀止譯註  精編本,商務印書館,2015.05,第26頁
  • 9.    洪光榮著.中國曆代文學書目舉要.先秦漢魏晉南北朝編  上:新世界出版社,2012.01:第205-207頁
  • 10.    艾新強. 《國語》民本思想述評[J]. 廣西社會主義學院學報, 2022, 第33卷(6):81-85.
  • 11.    陳望衡. 《國語》中“美”的概念論析[J]. 湖南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22, 第27卷(4):1-9.
  • 12.    王哲. 《國語》義利觀探析[J]. 安陽師範學院學報, 2018, (4):50-53,81.
  • 13.    徐元勇著. 中國古代音樂史研究備覽[M]. 合肥:安徽文藝出版社, 2012.11:33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