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顏師古

編輯 鎖定
顏師古(581年~645年),名籀,字師古,以字行。 [1]  雍州萬年(今陝西省西安市)人,祖籍琅邪臨沂(今山東省臨沂市),經學家、訓詁學家、歷史學家
顏師古的爺爺為名儒顏之推,顏師古的父親為顏思魯 [2] 
本    名
顏籀
別    名
顏師古
師古
所處時代
隋唐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雍州萬年
出生日期
581年
逝世日期
645年
主要作品
匡謬正俗》《漢書注》《急就章注》等
主要成就
經學,訓詁學,歷史學
官    職
秘書監弘文館學士
爵    位
琅邪縣子
諡    號
祖    籍
琅邪臨沂

顏師古人物簡介

編輯
[3]  隋時任安養縣尉。唐貞觀中,與魏徵等撰修《隋書》。太宗以五經傳寫多訛誤,詔師古詳加校訂。學者竟就所知提出質問,他博引晉、宋舊文逐條答辯,時人歎服。遷秘書少監,校勘官藏圖籍。官至秘書監、弘文館學士。著有《漢書注》《匡謬正俗》《安興貴家傳》《大業拾遺》《正會圖》《吳興集》《廬陵集》等。

顏師古人物生平

編輯
顏師古 顏師古
顏師古是名儒顏之推的孫子、顏思魯的兒子。 [4]  少傳家業,遵循祖訓,博覽羣書,學問通博,擅長於文字訓詁、聲韻、校勘之學;他還是研究《漢書》的專家,對兩漢以來的經學史也十分熟悉。隋文帝仁壽年間,由尚書左丞李綱舉薦,任安養(今湖北襄樊)縣尉尚書左僕射楊素見其年少,問他:“安養劇縣,子何以治之?”顏師古回答:“割雞焉用牛刀。”楊素驚其誇口。其後果然以政績突出聞名。後因坐事免職居長安,十年未能調任新職,迫於生計,以授徒為生。 [5] 
大業十三年(617年),太原留守李淵起兵入關,顏師古從父至同州朝邑長春宮謁見,被授予朝散大夫之職。 [6] 
武德元年(618年),李淵稱帝建立唐王朝,拜顏師古為敦煌公府文學,轉起居舍人,再遷中書舍人,掌機密,專典皇帝詔。由於他辦事機敏,諳熟國家政事,又正逢軍國事務繁多之時,詔令一概出自他手,所寫冊奏無人能及。 [7] 
武德九年(626年),秦王李世民(唐太宗)即皇帝位,顏師古被擢為中書侍郎,封琅邪縣男。後因母親去世而離職服喪。期滿後,復任中書侍郎。後坐事被免職。 [8]  太宗“以經籍去聖久遠,文字訛謬”,詔令顏師古於秘書省考定“五經”,顏師古多所釐正。書成,太宗詔諸儒重加詳議,諸儒各守門户,同聲非難師古,師古則依據晉、宋以來古今傳本,對詰問一一答覆,解答中援引證據簡賅透徹,才情溢於言表,令諸儒無不折服。 [9]  之後兼任通直郎散騎常侍,向天下頒發他所考定的“五經”,“令學者習焉”。 [10] 
貞觀七年(633年),顏師古被任命為秘書少監,專管校定古書的工作,每遇疑惑不解的奇文難字,他都能一一辨析,並説明其本源。當時秘書監引入很多後進之士任校讎,擔任秘書少監的顏師古卻壓制清貧寒士,而優先任用勳貴權勢之人,就連富商大賈之流亦混跡其中,輿論稱師古收受賄賂,於是被貶為郴州刺史。赴任前,太宗憐惜師古的才華,責備他“事親居官,未為清論所許。今之所授,卿自取之”。希望他“宜深自戒勵也”。於是仍留任秘書少監。 [11]  顏師古不論為官還是賦閒,都能遵循家訓堅持讀書,研習學問,所以能勝任經史的考定和註釋。
顏師古仗恃自己的才能,又早受朝廷驅使,屢受任用,到多次因罪獲譴後,心裏非常沮喪。從此閉門不與外界來往,杜絕賓客,縱情園林亭院,頭戴葛布頭巾,身穿粗布衣服。但他仍熱愛搜求古蹟和古玩。 [12] 
貞觀十一年(637年),顏師古奉詔與博士撰寫成《五禮》,進封子爵。後又奉太子李承乾之命注《漢書》。 [13] 漢書注》是顏師古晚年力作,在審定音讀、詮釋字義方面用功最多,成績最大,解釋詳明,深為學者所重。當時即有“杜徵南(杜預)、顏秘書(顏師古)為左丘明、班孟堅忠臣”之稱譽。書成後,太子將其奏上朝廷,唐太宗下令將此書編入秘閣,並賜師古物二百段、良馬一匹,以示褒獎。 [14] 
貞觀十五年(641年),太宗下詔將祭泰山,主管部門與公卿博士集議其儀式,眾説紛紜,顏師古上奏:“臣撰定《封禪儀注書》在貞觀十一年(637年)春,於時諸儒參詳,以為適中。”於是將此著交付公卿定其可否,多贊同其説,但祭泰山事終未成行。同年,進秘書監,旋即任弘文館學士。 [15] 
貞觀十九年(645年),顏師古隨從太宗徵遼東,途中病故,終年六十五歲,諡曰“戴”。 [16] 

顏師古主要成就

編輯

顏師古史學

漢書功臣
顏師古註釋漢書 顏師古註釋漢書
在顏師古之前,已有多人為《漢書》作注,對此清人王先謙有個總結。他説:
“顏監以前注本五種:服虔、應劭、晉灼、臣瓚、蔡謨也。”這五本中有集註本,如晉灼就在服、應二氏之外,又增伏儼劉德等十四家,而臣瓚又增劉寶一家,總共有二十家,其中不乏像應劭、服虔、韋昭這樣的名家。但顏師古《漢書注》一出即受到時人的稱道,顯然因其有魅力。他自稱注《漢書》的宗旨:“近代注史,競為該博,多引雜説,攻擊本文,至有詆訶言辭,掎摭利病,顯前修之紕僻,騁己識之優長,乃效矛盾之仇讎,殊乖粉澤之光潤。今之註釋,翼贊舊書,一遵軌轍,閉絕歧路”。顏師古明確反對借注《漢書》攻擊《漢書》,進而闡述自己的想法,他主張“一遵軌轍”,即依照《漢書》原文客觀地注《漢書》,“翼贊舊書”也只是為了正確地解釋《漢書》。從此出發,他注《漢書》,首先要訂正《漢書》在流傳中產生的訛誤脱漏,恢復《漢書》的原貌,其次要闡明由於時代的推移所出現的語音、詞義的變化,以及名物、典制、史實的不同等問題。
顏師古在《敍例》中提到《漢書》表中有“前後失次,上下乖方,昭穆參差,名實虧廢”的問題,他“則尋文究例,普更刊整”,做到“非止尋讀易曉,庶令轉寫無疑”。但是為了“一遵轍軌”,不便改動《表》的內容,於是就在與表有關的傳中加以説明,如卷三三《韓王信傳》提到其後裔韓説,“以校尉擊匈奴,封龍頟侯。後坐酎金失侯,復以待詔為橫海將軍,擊破東越,封按道侯”。師古注曰:“《史記年表》並《衞青傳》載韓説初封龍頟侯,後為按道侯,皆與此傳同。而《漢書·功臣侯表》乃雲龍頟侯名,按道侯名説,列為二人,與此不同,疑表誤。”對令人困惑的表,顏師古則予以説明,決不妄加己意。如卷十五上《王子侯表》序結尾有注:“侯所食邑,皆書其郡縣於下。其有不書者,史失之也。或但言某人嗣及直書薨,不具年月,皆闕文也。”這顯然是對此表的批評,這批評符合事實,有助於讀者瞭解原文,與“攻擊本文”有本質區別。至於那些在流傳中出現的訛誤,顏師古也多是指出錯誤,闡明理由,而不輕易改動。如卷四三《朱建傳》“建乃求見孝惠倖臣閎籍孺”,下注曰:“《佞幸傳》雲高祖時則有籍孺,孝惠有閎孺,斯則二人皆名為孺,而姓各別。今此雲閎籍孺,誤剩籍字,後人所妄加耳。”顏師古這樣做意在,子曰:攻乎異端斯害已矣,“攻之異端,歸其正議”,而按照顏之推“不妄下雌黃”原則不予改動,可以避免新的“以意刊改”,沒有保持了《漢書》原貌,而且使得以後歷代學者無法總結興亡得失。
顏師古半身像 顏師古半身像 [17]
顏師古作《漢書注》,參酌二十家註釋,對前人註釋的甄別採取了不同做法。對於“泛説非當,蕪辭競逐,苟出異端,徒為煩冗,祗穢篇籍,蓋無取焉”。而“凡舊注是者,則無間然,具而存之,以示不隱”。如卷五一《鄒陽傳》“有白頭如新”,其下只有孟康注:“初相識至白頭不相知。”而顏師古不置一辭。但不是所有注都能如此簡單地全取、全舍,有的注“指趣略舉,結約未伸”,顏師古則“衍而通之,使皆備悉”。如卷五七下《司馬相如傳》“罔若淑而不昌,疇逆失而能存?”下引應劭注:“罔,無也。若,順也。淑,善也。疇,誰也。”此注把難解的詞都分別解釋了,但對此句的意思仍不甚了了,於是顏師古注曰:“言行順善者無不昌大,為逆失者誰能久存也。”這樣此句的內在含義就很清楚了。還有的注則“詭文僻見,越理亂真”,這樣的注本可不採,但是它們已經造成不好的影響,為了正確地理解《漢書》原文,對這些錯誤的註釋,必須“匡而矯之,以祛惑蔽”。如卷七《昭帝紀》“通《保傅傳》《孝經》《論語》《尚書》,未雲有明”。下引文穎注:“賈誼作《保傅傳》,在《禮大戴記》。言能通讀之也。”晉灼注:“帝自謂通《保傅傳》,未能有所明也。”臣瓚曰:“帝自謂雖通舉此四書,皆未能有所明,此帝之謙也。”師古則曰:“晉、瓚之説皆非也。帝自言雖通《保傅傳》,而《孝經》《論語》《尚書》猶未能明也。”
漢書注》是一部《漢書》的新注,顏師古根據新注的需要利用舊注,但這還不夠,因為“舊所闕漏,未嘗解説”,顏師古作新注,“普更詳釋,無不洽通”,並且是“上考典謨,旁究《蒼》《雅》,非苟臆説,皆有援據”。這樣,顏師古所作新注不僅內容豐富,而且引據確鑿,有很強的説服力。顏師古注中有關注音、解詞、辨古今字的內容較多,有人稱顏注是重訓詁一類的史注,這雖然有一定道理,但主要原因還在於《漢書》多用古音、古字,到唐代已有古今之隔,這是註釋《漢書》必須做的。為了疏通《漢書》文句,顏師古不僅注音解詞,而且還串講語句,指出詞句由何演化而來。如卷十六《高惠高後文功臣表》“曷嘗不建輔弼之臣所與共成天功者乎”。下注曰:“天功,天下之功業也。《虞書·舜典》曰‘欽哉,惟時亮天功也’”。然而,最值得注意的是,顏師古根據《漢書》是史書的特點,非常重視時間、地點、史實的補充和註釋。如卷三六《楚元王傳》“大雨雹”,下注曰:“事在僖二十九年秋,及昭三年冬,四年正月。”又如卷二五上《郊祀志》“兵車之會三”,注曰:“謂莊十三年會於北杏以平宋亂。僖四年侵蔡,蔡潰,遂伐楚,次於陘。六年代鄭圍新城也。”
顏師古反對考辨正文,但注中也存有異説,如卷五五《衞青傳》“兵法‘小敵之堅,大敵之禽也’”下注曰:“言眾寡不敵,以其堅戰無有退心,故士卒喪盡也。一説,若建恥敗而不自歸,則亦被匈奴禽之而去。”這樣兼容並存有一定參考價值的不同解釋,其目的仍是為了正確理解原文,決無“多引雜説”譁眾取寵之意。另外,《敍例》有這樣一條耐人尋味,“字或難識,兼有借音,義指所由,不可暫闕。若更求諸別卷,終恐廢於披覽。今則各於其下,隨即翻音”。如卷二二《禮樂志》記“高祖説而嘆曰”,下注:“説讀曰悦。”下段記文帝事,“天子説焉”,亦注:“説讀曰悦。”這不僅表明顏師古深感難字、假借字是讀懂《漢書》的主要障礙,同時也考慮到讀者會因“更求諸別卷,終恐廢於披覽”而影響正確理解原文。
編修《隋書》
顏師古還曾在魏徵薦舉下參與《隋書》的修撰工作。 [18] 

顏師古藏書

顏師古受詔於國家藏書處考證諸書文字,古書偽繆,多有他手寫訂正。貞觀中(約638年左右),繼魏徵、虞世南之後,任秘書監之職,全面管理國家藏書之事,積極向皇上建議,請購天下圖書,選五品以上子孫工書者為書手,繕寫圖書,藏於內庫(皇室藏書處所),以宮人掌管。 [19] 

顏師古語言學

《匡謬正俗》是顏師古另一部重要著作,全書分8卷,一百八十二條,前四卷五十五條,主要論諸經訓詁音釋,後四卷一百二十七條,則博及諸書,以論諸書字義、字音與俗語相承之異為主。《匡謬正俗》是一部未完稿,結構亦不完備,但就其具體條目而言,則引徵豐富,論述中肯,尤其是顏師古能指出某些解釋的謬誤是因音讀的差別造成的,從而推出同音假借之説,更有價值。故《四庫全書總目》稱他“與沈重之音《毛詩》,同開後來叶音之説”。
探求
《匡謬正俗》主要探求造成解釋謬誤與讀音的關係,而這關係往往有古今之別、雅俗之異。我國南北方語言本來就有很大差別,加之南北朝時南北長期隔絕,難以交流,造成不少讀音、
《匡謬正俗》 《匡謬正俗》
字義的不同。對此,顏之推已有所察覺,在《顏氏家訓》的《書證》《音辭》兩篇中有所論述,並表示出尋求異音相承關係的意向。顏師古從此得到啓發,把字音與字義的解釋自覺地、有機地聯繫在一起,使很多難以理解的字義迎刃而解,這不僅使顏之推尋求異音間相承關係的意向付諸實踐,而且創後世叶音之説,為註釋又開新徑。
《論語》《尚書》《史記》作為《匡謬正俗》的條目並不辨正某些詞語的解釋,而是涉及書的思想、某一體例的運用及流傳中的一些情況。如《史記》條追溯《太史公自敍》與《尚書序》的相承關係,以及後人對《太史公自敍》和《漢書敍傳》的曲解等等。這類以書名為題的條目雖為數不多,卻反映出顏師古對具體詞彙的解釋是建築在對全書的統觀認識的基礎之上的,而《漢書注》也是如此。
顏師古注意到隨着時間的推移,名物、制度、習俗有了改變,與其相應的詞彙也不可避免地隨之變化,或是損益、或是消亡、或是與原意相反,而這類詞彙變化的來龍去脈,是解釋詞彙時必須説明的。如卷五解“郎署”:“《馮唐傳》雲,‘文帝輦過郎署,見馮唐而問之’。郎者,當時宿衞之官,非謂趣衣小吏;署者,部署之所,猶言曹局,今之司農、太府諸署是也。郎署並是郎官之曹局耳,故劉孝標《辨命論》雲:“馮都尉皓髮於郎署今之學者不曉其意”。但呼令史、府史為郎署。自作解釋雲,郎吏行署文書者,故曰郎署。至乃摛翰屬文,鹹作此意,失之遠矣。”唐代學者不明郎署自漢至唐,內涵已有損益,以唐郎署解漢郎署當然不免失之遠矣。
宗旨
此書的宗旨是糾正諸經、諸書部分音讀、註釋的錯誤,並對出錯的原因加以探討。如卷一“甲”條,顏師古認為甲有狎音,不是假借為字,而是因甲訓為狎,後世把甲訓為狎誤認為假借,故使甲有狎音。這説明音讀訛誤的原因之一,是將釋義詞的讀音與被釋詞讀音相混(包括字義相同讀音相混),同時也澄清了假借的概念,假借是指因甲乙二字同音,即可互為代替,這與因二字義同,即將二字讀如一音是兩種不同的情況。另外,由於讀音造成解釋錯誤或障礙,在典籍中也屢見不鮮。而出現這些不同的讀音,或因古今音,或因方言,或因俗語,顏師古在書中以充分的論據,對不同的情況作了具體的説明。
顏師古《匡謬正俗》糾正不少音讀、註釋的錯誤,內容非常豐富。從這裏可以看到,文獻典籍在流傳中因口傳、筆抄出現不少錯誤,而這些錯誤隨着時間的延續,已被當做正確的東西流傳。顏師古撰《匡謬正俗》正是為防止謬誤繼續蔓延,貽誤後人。顏師古糾正典籍音讀、註釋的錯誤,不是簡單地標其正誤,而是徵引大量資料,闡明其產生謬誤的前因後果,這樣不僅使其結論有充分的説服力,而且客觀上保存了很多寶貴資料。顏師古從諸多謬誤原因中,總結出一條教訓:“《傳》曰,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苟不明練,豈宜臆説,以誤將來。”此可謂整理古代文獻的千古不易箴言,值得遵循。

顏師古個人作品

編輯

顏師古學術

《等慈寺塔記銘》 《等慈寺塔記銘》
顏師古的作品 [3]  ,有《漢書注》及《匡謬正俗》 [20]  。另撰成《五經定本》時,詔諸儒詳議,師古隨問辯答,人人歎服。他匡正涉及的典籍有《詩經》《論語》《尚書》《禮記》《春秋》《左傳》《史記》《漢書》及漢賦、六朝史書。是未定遺稿,故體例內容較蕪雜。主要著作有《五禮》《急就章》,均佚。

顏師古詩文

新唐書·藝文志》著錄有顏師古集60卷,已散佚。《全唐文》輯錄其文19篇 [21]  ,《全唐詩》輯詩一首。

顏師古書法

顏師古工書,然書跡無傳,有人認為顏師古所撰的《等慈寺塔記銘》亦為其所書。

顏師古人物評價

編輯
李世民:①卿之學識,良有可稱,但事親居官,未為清論所許。 [22]  ②體業淹和。器用詳敏。學資流略,詞兼典麗,職司圖書,亟經歲序。朱紫既辨,著述有成。 [23] 
李治:顏師古業綜書林,譽高詞苑,討論經史,多所匡正。前件書發明故事,諒為博洽。 [24] 
白居易:①吾聞武德暨開元中,有顏師古、陳叔達蘇頲稱“大手筆”,掌書王命,故一朝言語,煥成文章。 [25]  ②國朝以來,有劉得(一作德)威、張文瓘、唐臨為大理卿,有魏徵、虞世南、顏師古為秘書監,設官之重,得賢之盛,人到於今稱之。 [26] 
李德裕:昔太宗有臣曰師古,曰文本,高宗有臣曰嶠,曰融;玄宗有臣曰説,曰瓌;代過有臣曰袞;至於憲祖則有臣禰廟曰忠公,並稟太白以傳精神,納非煙而敷藻思。才可以淺深魏丙,道可以升降伊皋 [27] 
劉昫:①師古家籍儒風,該博經義,至於詳註史策,探測典禮,清明在躬,天有才格。然而三黜之負,竟在時譏,孔子曰“才難”,不其然乎? [22]  ②解經不窮,希顏之徒。登瀛入館,不其盛乎! [22] 

顏師古親屬成員

編輯

顏師古祖父

顏之推,南北朝時著名學者,先後仕於梁、北齊、北周,終於隋,於是家居關中,遂為京兆萬年(今陝西長安)人。 [28] 

顏師古父親

顏思魯,以儒學顯名,武德初年為秦王府記室、參軍事。

顏師古兄弟

顏師古有弟弟三人:二弟顏相時;三弟顏勤禮,工於篆籀,尤精訓詁,與顏師古、顏相時同為弘文、崇賢兩館學士,校定經史;四弟顏育德,任太子通事舍人,於司經校定經史。

顏師古史料記載

編輯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 [22]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八·列傳第一百二十三》 [29] 

顏師古墓址紀念

編輯
顏師古墓位於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鳳棲原。據駱天驤《類編長安志·山陵冢墓》載:“顏師古墓在咸寧縣南二十里。”《咸寧縣誌·陵墓誌》引《太平寰宇記》説:“秘書監顏師古墓在縣南二十里三兆村。”《陝西通志》亦有記載。顏之推、顏師古、顏勤禮顏杲卿顏真卿等,皆葬於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鳳棲原,形成一座龐大的顏氏墓羣。 [31] 
顏師古死後,葬回原籍(今蒼山縣蘆柞村)。唐太宗御旨建造祠堂一座,並御題“敦煌公師古祠”門匾。原祠已廢圮。2003年,在裔孫顏世謙的倡導與捐資下,由蒼山縣人民政府、臨沂顏子文化研究會共同籌建敦煌公師古祠,2005年8月初步建成,佔地十六點二畝,大殿五間,建設面積一百八十平方米,大門三間,建築面積九十六平方米,院內東西兩旁為碑廊,刻立碑碣三十通,其中譜碑雙通。 [30] 
參考資料
  • 1.    《西溪叢語》:封德彝名倫,房玄齡名喬,高士廉名儉,顏師古名籀,而皆雲以字行。
  • 2.    顏師古像取自明代王圻輯,萬曆刻《三才圖會》。
  • 3.    顏師古  .學習強國.2020-03-21[引用日期2020-03-21]
  • 4.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顏籀,字師古,雍州萬年人,齊黃門侍郎之推孫也。……父思魯,以學藝稱,武德初為秦王府記室參軍。
  • 5.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師古少傳家業,博覽羣書,尤精詁訓,善屬文。隋仁壽中,為尚書左丞李綱所薦,授安養尉。尚書左僕射楊素見師古年弱貌羸,因謂曰:“安養劇縣,何以克當?”師古曰:“割雞焉用牛刀。”素奇其對。到官果以幹理聞。時薛道衡為襄州總管,與高祖有舊,又悦其才,有所綴文,嘗使其掎摭疵病,甚親暱之。尋坐事免,歸長安,十年不得調,家貧,以教授為業。
  • 6.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及起義,師古至長春宮謁見,授朝散大夫。
  • 7.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從平京城,拜敦煌公府文學,轉起居舍人,再遷中書舍人,專掌機密。於時軍國多務,凡有制誥,皆成其手。師古達於政理,冊奏之工,時無及者。
  • 8.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太宗踐祚,擢拜中書侍郎,封琅邪縣男。以母憂去職。服闋,復為中書侍郎。歲餘,坐事免。
  • 9.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太宗以經籍去聖久遠,文字訛謬,令師古於秘書省考定《五經》,師古多所釐正,既成,奏之。太宗復遣諸儒重加詳議,於時諸儒傳習已久,皆共非之。師古輒引晉、宋已來古今本,隨言曉答,援據詳明,皆出其意表,諸儒莫不歎服。
  • 10.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於是兼通直郎、散騎常侍,頒其所定之書於天下,令學者習焉。
  • 11.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貞觀七年,拜秘書少監,專典刊正。所有奇書難字,眾所共惑者,隨疑剖析,曲盡其源。是時多引後進之士為讎校,師古抑素流,先貴勢,雖富商大賈亦引進之,物論稱其納賄,由是出為郴州刺史。未行,太宗惜其才,謂之曰“卿之學識,良有可稱,但事親居官,未為清論所許。今之此授,卿自取之。朕以卿曩日任使,不忍遐棄,宜深自誡勵也。”於是復以為秘書少監。
  • 12.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師古既負其才,又早見驅策,累被任用,及頻有罪譴,意甚喪沮。自是闔門守靜,杜絕賓客,放志園亭,葛巾野服。然搜求古蹟及古器,耽好不已。
  • 13.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俄又奉詔與博士等撰定《五禮》,十一年,《禮》成,進爵為子。時承乾在東宮,命師古注班固《漢書》,解釋詳明,深為學者所重。
  • 14.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承乾表上之,太宗令編之秘閣,賜師古物二百段、良馬一匹。
  • 15.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十五年,太宗下詔,將有事於泰山,所司與公卿並諸儒博士詳定儀注。太常卿韋挺、禮部侍郎令狐德棻為封禪使,參考其儀,時論者競起異端。師古奏曰:“臣撰定《封禪儀注書》在十一年春,於時諸儒參詳,以為適中。”於是詔公卿定其可否,多從師古之説,然而事竟不行。師古俄遷秘書監、弘文館學士。
  • 16.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十九年,從駕東巡,道病卒,年六十五,諡曰戴。
  • 17.    顏師古半身像取自清顧沅輯,道光十年刻本《古聖賢像傳略》。
  • 18.    《漢書》中關於新疆的記載(善本掌故)  .人民網[引用日期2016-11-05]
  • 19.    李玉安 黃正雨.中國藏書家通典:中國國際文化出版社,2005年版
  • 20.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永徽三年,師古子揚庭為符璽郎,又表上師古所撰《匡謬正俗》八卷。高宗下詔付秘書閣,仍賜揚庭帛五十匹。
  • 21.    《全唐文·卷一百四十七》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6-11-05]
  • 22.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0-27]
  • 23.    《太平御覽·卷二百三十三·職官部三十一》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1-05]
  • 24.    《全唐文·卷十四》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6-11-05]
  • 25.    《全唐文·卷六百六十一》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6-11-05]
  • 26.    《全唐文·卷六百六十二》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6-11-05]
  • 27.    《全唐文·卷七百七十九》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7-10-15]
  • 28.    《舊唐書·卷七十三·列傳第二十三》:其先本居琅邪,世仕江左。及之推,歷事周、齊,齊滅,始居關中。
  • 29.    《新唐書·卷一百九十八·列傳第一百二十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0-27]
  • 30.    顏師古-蘭陵縣人民政府  .蘭陵縣人民政府[引用日期2022-06-18]
  • 31.    顏師古  .中國地情網[引用日期2022-09-05]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