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王肅

(曹魏著名經學家)

編輯 鎖定
王肅(195年-256年),字子雍,東海郡郯縣 (今山東省臨沂市郯城縣) 人。三國時期魏國大臣、經學家,司徒王朗的兒子、晉文帝司馬昭岳父。
王肅出身東海王氏,師從大儒宋忠。早年任散騎黃門侍郎,襲封蘭陵侯。歷任散騎常侍秘書監、崇文館祭酒,屢次建議時政,外放廣平太守、河南尹。齊王曹芳被廢,迎接高貴鄉公曹髦繼位。幫助大將軍司馬師平定毌丘儉之亂,把女兒嫁給司馬昭。累遷中領軍散騎常侍。甘露元年(256年),王肅去世,享年六十二歲,獲贈衞將軍諡號為景。 [1] 
王肅遍注羣經,對今古文經學加以綜合。憑藉深厚的文化底藴,借鑑《禮記》、《左傳》、《國語》等,編撰《孔子家語》宣揚道德價值,將儒家精神理念納入官學,其所注經學被稱作“王學”。唐代時,作為“二十二先賢”配享孔廟。宋真宗時,追贈司空。
(概述內圖片來源: [2] 
本    名
王肅
子雍
所處時代
漢末三國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會稽郡
出生日期
195年
逝世日期
256年
主要作品
《孔子家語》《孔叢子》
主要成就
開創魏晉時期的“王學”
籍    貫
東海郡郯縣
官    職
中領軍、散騎常侍
爵    位
蘭陵侯
追    贈
衞將軍(曹魏)、司空(北宋)
諡    號

王肅人物生平

編輯

王肅早年經歷

王肅 王肅 [3]
王肅是王朗的長子,出身於會稽郡(治山陰縣,今浙江紹興)。 [4]  他十八歲時,跟從大儒宋忠學習《太玄》,還為《太玄》做註解。
黃初(220年—226年)年間,王肅任散騎黃門侍郎 [5] 
太和二年(228年),王朗去世,王肅世襲其蘭陵侯爵位。 [6] 
太和三年(229年),升任散騎常侍 [7] 

王肅屢議朝政

太和四年(230年),大司馬曹真率軍伐蜀漢,王肅上疏勸阻,正逢秋雨連綿,棧道斷絕,加上太尉華歆也上疏諫止,曹真等於是撤軍。王肅又上疏説:“應該遵循舊禮,為已經去世的大臣發喪,並向宗廟進獻果品。”這些事都得以施行。王肅又上疏陳述為政之本,認為應該裁撤、合併多餘的官員,減少不急需的俸祿,停止不必要的費用,又建議恢復古代五日一朝的制度。 [8] 
青龍二年(234年),山陽公劉協去世,王肅上疏認為應該給其“”的諡號,魏明帝沒有同意,追諡其為漢孝獻皇帝。王肅後來以散騎常侍身份兼任秘書監及崇文觀祭酒 [9] 
景初(237年—239年)年間,明帝大修宮室,使得百姓負擔沉重,無法專心從事農業生產,而服役沒有期限,刑罰過於隨意。王肅上書勸諫明帝,又認為可以擯棄在鳥獸上花費的那些糧草人力。 [10] 
明帝還曾與王肅討論東漢白馬令李雲給漢桓帝的上疏,王肅認為李雲的言辭雖然有些偏激,但漢桓帝殺李雲也是不寬容的表現,並不正確。還談及司馬遷,明帝認為司馬遷受宮刑後心懷怨恨寫《史記》詆譭漢武帝,而王肅認為司馬遷是良史之才,是漢武帝自己看完漢景帝和自己的本紀後深懷怨恨,而不是司馬遷。 [11] 

王肅歷職內外

正始元年(240年),王肅出任廣平太守。後因公事被徵還,任議郎。不久,轉任侍中,又遷任太常。當時大將軍曹爽專權,重用何晏鄧颺等。王肅曾與太尉蔣濟、大司農桓範談論到時政,王肅嚴肅的説:“這些人(指何晏等)與弘恭石顯是同類,還值得稱道嗎?”曹爽聽説後,就告戒何晏人等説:“你們都應該謹慎些!公卿們已經把你們比作前代的惡人了。”王肅後來因為祭祀宗廟時有誤被罷免,後任光祿勳 [12] 
嘉平四年(252年),當時有兩條一尺長的魚,躍上武庫的屋頂,很多人認為這是吉祥的徵兆。王肅説:“魚應該生活在水中,現在卻在屋頂上,這是有甲麟的動物失去他們賴以生存的地方。難道是戍邊將領要有失敗的事故嗎?”不久,果然有東關之戰的失敗。後改任河南尹 [13] 

王肅攻心為上

三國志12的王肅 三國志12的王肅 [14]
嘉平六年(254年),司馬師廢曹芳,以王肅持節兼任太常,護送法駕元城迎接高貴鄉公曹髦。同年,有一股白氣穿過天空,司馬師向王肅詢問發生這一現象的緣故,王肅回答説:“這是蚩尤的旗,東南方將會有叛亂。您如果親身安撫百姓,那天下就會安定歸服,那叛亂就會先滅亡。” [15] 
正元二年(255年)春,鎮東將軍毌丘儉、揚州刺史文欽舉兵叛亂,司馬師問計於王肅,王肅認為淮南將士的家屬都在內地,所以只要迅速派兵阻擋他們前進,就能使其軍隊土崩瓦解。司馬師採用了王肅的計策,最終擊敗了毌丘儉和文欽,平定了叛亂。 [16] 
王肅後來遷任中領軍,加領散騎常侍,增加食邑三百户,加上從前的共有二千二百户。 [17] 

王肅卒後哀榮

甘露元年(256年),王肅去世,終年六十二歲。他的門生有數百人為其送葬。朝廷追贈衞將軍諡號景侯。由其子王惲世襲蘭陵侯爵位,王惲去世後,無子,封國因世襲斷絕被撤銷。 [18] 
景元四年(263年),朝廷又封王肅子王恂為蘭陵侯。 [19] 
鹹熙元年(264年),開建五等爵制,因為王肅在前朝功勳卓著,於是改封王恂為丞縣子 [20] 

王肅主要成就

編輯

王肅思想主張

王肅不僅在經典的註釋上與鄭學針鋒相對,並取得官方學術地位。同時,為了進一步表明自己的思想觀點,也為他的思想確立理論根據,他借“聖人”孔子及其子孫之口,偽造《孔叢子》、《聖證論》。這些言論雖然大多出自前人之書,看似抄錄,卻有不少改動,有許多他自己的話。他用聖人的話來立論,是儒家經典地位尊崇形式下的一種手段;是借聖人之口説自己想説的話。
他在《孔子家語》及《孔叢子》中,從各個不同角度來論述治國思想、方法,以及用人等重大問題。而在尊崇孔子儒學的名義下,把道家無為而治的思想包含進去,成為新時代新思想的融合體,這也是王肅在學術上壓倒鄭玄,能夠列於學官的重要原因之一,它反映出經學向玄學過渡的時代思想特色。
王肅除了註釋經典,偽造《孔叢子》之外,他在政治生涯中,還針對時事,頻頻向統治者建議,又表現出儒家入世的積極態度。王肅的學術活動不僅使人們懷疑鄭玄經學的權威性,更影響了王弼何晏等魏晉玄學的代表人物。他從統治階級的利益出發,為維護傳統的儒家學説,把道家的天道觀和無為而治的政治思想融合到儒家中來,反映出漢魏之際的儒學向道家學説靠攏,可以説是學術風氣轉變的先導。 [21] 

王肅政治主張

王肅曾以散騎常侍領秘書監近十年。當時魏武帝曹操置秘書令,由少府統管,此體制對發展圖書事業多有不便,他出任秘書監一職後,上表認為:秘書職相比尚書、御史、謁者三台更為親近君主,中書郎地位在尚書丞、尚書郎上,秘書郎就應該在尚書郎下,否則應該在侍御史之下;秘書郎俸祿都是四百石,升職應該等同於尚書郎,外出就應該任郡太守,這是陛下尊崇儒術的聖旨也。自王肅為秘書監後,才不屬少府管理,提高了秘書監的地位,以致後世稱此職為為美職。 [22] 
王肅一生仕宦,為帝王近臣,身居廟堂之高,言路通天,多有奏議,屢屢議政獻策於內廷,為魏政權建設功績頗顯。其治國安邦的一系列政治主張,如“輕徭役”、“安百姓”、“慎刑罰”、“重信用”、“倡節儉”、“簡宮室”等等,既是當時社會狀況所必需,也體現了王肅對孔子思想的繼承,促進了國家的穩定和發展。這些主張,對東漢末遭受戰亂、陷於民不聊生境地的老百姓是有益的,在一定程度上對社會安定起到了作用。 [21] 

王肅個人作品

編輯
王肅 王肅 [23]
《隋書·經籍志》著錄王肅作品二十餘種,一百九十餘卷,皆佚。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輯錄其佚作有:《周易王氏注》、《禮記王氏注》、《尚書王氏注》各二卷,《周易王氏音》、《毛詩義駁》、《毛詩奏事》、《毛詩問難》、《喪服經傳王氏注》、《王氏喪服要記》、《春秋左傳王氏注》、《論語王氏義説》、《孝經王氏解》、《聖證論》、《王子正論》各一卷,《毛詩王氏注》四卷,共計十五種二十一卷。此外,還有《孔子家語》,其注本今傳。還有議論朝廷的典制、郊祀、宗廟、輕重等的作品共百餘篇。 [22] 
另《全三國文》也記載王肅曾為《書》、《詩》、《論語》、《三禮》、《左氏春秋傳》作註解,還撰定其父王朗所作的《易傳》,在官方都得到推行。還有《聖證論》十二卷,《政論》十卷,文集五卷。
《全三國文》還收錄有《格虎賦》、《請為大司馬曹真臨吊表》、《奉詔為瑞表》、《論秘書丞郎表》、《秘書不應屬少府表》、《表》、《賀瑞應表》、《諫徵蜀疏》、《陳政本疏》、《請山陽公稱皇配諡疏》、《上疏請恤役平刑》、《祭議》、《又奏》、《議祀圓丘方澤宜宮縣樂八佾舞》、《又議》、《郊廟樂舞議》、《告瑞祀天宜以地配議》、《祀社議》、《祀五郊六宗及厲殃議》、《已遷主諱議》、《諸王國相宜為國王服斬衰議》、《王侯在喪襲爵議》、《吊陳羣母議》、《臘議》、《答尚書難》、《答劉氏弟子問》、《答尚書訪》、《答武竺訪》、《廣平太守下教問張臻家》、《與廣陵太守書》、《孔子家語解序》、《宗廟頌》、《賀正儀》、《納徵辭》、《家誡》。 [24] 

王肅人物評價

編輯
司馬懿:且盧子家(盧毓)、王子雍繼踵此郡,使世不乏賢。 [25] 
陳壽:王肅亮直多聞,能析薪哉! [26] 
裴松之劉寔以為肅方於事上而好下佞己,此一反也。性嗜榮貴而不求苟合,此二反也。吝惜財物而治身不穢,此三反也。 [26] 
葉適:肅大臣子,以學問自負。論事有稽據,立朝明始末。指晏輩為恭、顯,亦其理也。肅既自守如此,則其出處不應草草。若以晏(何晏)輩附從曹爽為邪,而以身從司馬父子為正,恐未可也。齊王(曹芳)見廢,肅以太常迎高貴公(曹髦),是時司馬師簒事定矣。彼亦以為是耶?甘露元年,肅死,去高貴公見殺,亦不遠。使肅再遇此事,未知又當如何?然則何其明於知爽,而昧於師、昭?故自漢魏以來,不以廢興存亡之際考士,而信其自許為正人者,餘不知也。 [27] 
陳元靚:子雍秉彝,凜然正色。遠斈多聞,能窮先識。益厚增高,崇儒尚德。介圭追榮,丹書載飾。 [28] 
胡三省:王肅仕曹魏,以經學著名。 [29] 
王夫之:“青龍、景初之際,禍胎已伏,蓋岌岌焉,無有慮此為叡言者,豈魏之無直臣哉?叡之營土木、多內寵、求神仙、察細務、濫刑賞也,舊臣則有陳羣、辛毗蔣濟,大僚則有高堂隆高柔楊阜杜恕陳矯衞覬、王肅、孫禮衞臻,小臣則有董尋張茂,極言無諱,不避喪亡之謗詛,至於叩棺待死以求伸;叡雖包容勿罪,而諸臣之觸威以抒忠也,果有身首不恤之忱。” [30] 
顧炎武揚雄之事莽,戴聖之贓吏,馬融之附勢,王肅之畫篡逆策,吳澄之忘宋仕元,俱無容平反。 [31] 
何焯:去其好下佞己之病,則肅可以無譏矣! [32] 
陳景雲:肅既名臣,又晉武(司馬炎外王父 [32] 

王肅軼事典故

編輯
王肅六十二歲時得重病,醫生都説治不好,王肅的夫人問他有什麼遺言。王肅説:“建平(指著名相師朱建平)曾説我會活到七十多歲,官位至三公,現在都還沒達到,有什麼擔憂的呢!”可是王肅最終還是去世了。 [33] 

王肅後世地位

編輯
貞觀二十一年(647年),唐太宗詔令歷代先賢先儒二十二人配享孔子,其中就包括王肅。 [34]  此後歷代王肅亦配享孔廟。
宋真宗大中祥符九年(1009年)七月,宋真宗下詔追贈王肅為司空,並命近臣撰贊。 [35] 

王肅親屬成員

編輯

王肅父母

  • 王朗,封蘭陵侯,官至司徒,卒諡曰成。
  • 楊氏,後被追封為鄉君 [36] 

王肅妻子

  • 羊氏,西晉時追贈平陽靖君。 [37] 
  • 夏侯氏,晉武帝時追贈為滎陽鄉君。 [38] 

王肅子女

女兒
  • 王元姬,西晉文明皇后,嫁晉文帝司馬昭 [39] 
  • 王氏,南陽太守蒯欽 [40]  之妻,有一女蒯氏為司馬炎姨妹 [41]  ,嫁伏波將軍孫秀 [41] 
兒子
  • 王惲,襲爵蘭陵侯。 [26] 
  • 王恂,襲爵蘭陵侯,官至河南尹,卒贈車騎將軍。 [42] 
  • 王虔,封安壽亭侯,官至尚書。 [43] 
  • 王愷,封山都縣公,官至後將軍,卒諡曰醜。 [44] 

王肅孫輩

孫子
  • 王士文,王虔子,封安壽亭侯,官至南中郎將。 [45] 
  • 王康,王虔子,有重名。 [46] 
  • 王隆,王虔子,亦有重名。 [46] 
外孫
外孫女

王肅曾孫

王肅玄孫

王肅六世孫

  • 王準之,官至散騎侍郎。 [51] 
  • 王協之,官至黃門侍郎。 [51] 
  • 王少卿,官至侍中。 [51] 

王肅史料記載

編輯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 [26] 

王肅墓葬紀念

編輯
據《太平寰宇記》記載,王肅墓在沂州承縣(今山東嶧城附近)東南二十五里。 [32] 

王肅文學形象

編輯
在小説《三國演義》中,王肅形象大致與正史相同。為魏國太尉,正元二年,鎮東將軍毌丘儉謀反,王肅為大將軍司馬師謀劃計策。司馬師死後,其弟司馬昭掌權,魏帝曹髦命司馬昭暫屯許昌,但司馬昭卻起兵還屯洛水南。曹髦大驚,王肅認為可以給其官爵來使其安心。曹髦於是命王肅持詔封司馬昭為大將軍、錄尚書事。 [52] 
參考資料
  • 1.    《諡法考》曰:由義而濟曰景;耆意大慮曰景;布義行剛曰景。
  • 2.    王肅像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 3.    三國志11王肅  .三國在線[引用日期2014-01-03]
  • 4.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裴松之注:肅父朗與許靖書雲:肅生於會稽。
  • 5.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肅字子雍。年十八,從宋忠讀太玄,而更為之解。黃初中,為散騎黃門侍郎。
  • 6.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太和二年薨,諡曰成侯。子肅嗣。
  • 7.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太和三年,拜散騎常侍。
  • 8.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四年,大司馬曹真徵蜀,肅上疏曰:“前志有之,‘千里饋糧,士有飢色,樵蘇後爨,師不宿飽’,此謂平塗之行軍者也。又況於深入阻險,鑿路而前,則其為勞必相百也。今又加之以霖雨,山坂峻滑,眾逼而不展,糧縣而難繼,實行軍者之大忌也。聞曹真發已逾月而行裁半谷,治道功夫,戰士悉作。是賊偏得以逸而待勞,乃兵家之所憚也。言之前代,則武王伐紂,出關而復還;論之近事,則武、文徵權,臨江而不濟。豈非所謂順天知時,通於權變者哉!兆民知聖上以水雨艱劇之故,休而息之,後日有釁,乘而用之,則所謂悦以犯難,民忘其死者矣。”於是遂罷。又上疏:“宜遵舊禮,為大臣發哀,薦果宗廟。”事皆施行。又上疏陳政本曰:“除無事之位,損不急之祿,止因食之費,並從容之官;使官必有職,職任其事,事必受祿,祿代其耕,乃往古之常式,當今之所宜也。官寡而祿厚,則公家之費鮮,進仕之志勸。各展才力,莫相倚仗。敷奏以言,明試以功,能之與否,簡在帝心。是以唐、虞之設官分職,申命公卿,各以其事,然後惟龍為納言,猶今尚書也,以出內帝命而已。夏、殷不可得而詳。甘誓曰‘六事之人’,明六卿亦典事者也。周官則備矣,五日視朝,公卿大夫並進,而司士辨其位焉。其記曰:‘坐而論道,謂之王公;作而行之,謂之士大夫。’及漢之初,依擬前代,公卿皆親以事升朝。故高祖躬追反走之周昌,武帝遙可奉奏之汲黯,宣帝使公卿五日一朝,成帝始置尚書五人。自是陵遲,朝禮遂闕。可復五日視朝之儀,使公卿尚書各以事進。廢禮復興,光宣聖緒,誠所謂名美而實厚者也。”
  • 9.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青龍中,山陽公薨,漢主也。肅上疏曰:“昔唐禪虞,虞禪夏,皆終三年之喪,然後踐天子之尊。是以帝號無虧,君禮猶存。今山陽公承順天命,允答民望,進禪大魏,退處賓位。公之奉魏,不敢不盡節。魏之待公,優崇而不臣。既至其薨,櫬斂之制,輿徒之飾,皆同之於王者,是故遠近歸仁,以為盛美。且漢總帝皇之號,號曰皇帝。有別稱帝,無別稱皇,則皇是其差輕者也。故當高祖之時,土無二王,其父見在而使稱皇,明非二王之嫌也。況今以贈終,可使稱皇以配其諡。”明帝不從使稱皇,乃追諡曰漢孝獻皇帝。後肅以常侍領秘書監,兼崇文觀祭酒。
  • 10.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景初間,宮室盛興,民失農業,期信不敦,刑殺倉卒。肅以疏曰:“大魏承百王之極,生民無幾,干戈未戢,誠宜息民而惠之以安靜遐邇之時也。夫務畜積而息疲民,在於省徭役而勤稼穡。今宮室未就,功業未訖,運漕調發,轉相供奉。是以丁夫疲於力作,農者離其南畝,種穀者寡,食谷者眾,舊谷既沒,新谷莫繼。斯則有國之大患,而非備豫之長策也。今見作者三四萬人,九龍可以安聖體,其內足以列六宮,顯陽之殿,又向將畢,惟泰極已前,功夫尚大,方向盛寒,疾疢或作。誠原陛下發德音,下明詔,深愍役夫之疲勞,厚矜兆民之不贍,取常食廩之士,非急要者之用,選其丁壯,擇留萬人,使一期而更之,鹹知息代有日,則莫不悦以即事,勞而不怨矣。計一歲有三百六十萬夫,亦不為少。當一歲成者,聽且三年。分遣其餘,使皆即農,無窮之計也。倉有溢粟,民有餘力:以此興功,何功不立?以此行化,何化不成?夫信之於民,國家大寶也。仲尼曰:‘自古皆有死,民非信不立。’夫區區之晉國,微微之重耳,欲用其民,先示以信,是故原雖將降,顧信而歸,用能一戰而霸,於今見稱。前車駕當幸洛陽,發民為營,有司命以營成而罷。既成,又利其功力,不以時遣。有司徒營其目前之利,不顧經國之體。臣愚以為自今以後,儻復使民,宜明其令,使必如期。若有事以次,寧復更發,無或失信。凡陛下臨時之所行刑,皆有罪之吏,宜死之人也。然眾庶不知,謂為倉卒。故原陛下下之於吏而暴其罪。鈞其死也,無使污於宮掖而為遠近所疑。且人命至重,難生易殺,氣絕而不續者也,是以聖賢重之。孟軻稱殺一無辜以取天下,仁者不為也。漢時有犯蹕驚乘輿馬者,廷尉張釋之奏使罰金,文帝怪其輕,而釋之曰:‘方其時,上使誅之則已。今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一傾之,天下用法皆為輕重,民安所措其手足?’臣以為大失其義,非忠臣所宜陳也。廷尉者,天子之吏也,猶不可以失平,而天子之身,反可以惑謬乎?斯重於為己,而輕於為君,不忠之甚也。周公曰:‘天子無戲言;言則史書之,工誦之,士稱之。’言猶不戲,而況行之乎?故釋之之言不可不察,周公之戒不可不法也。”又陳“諸鳥獸無用之物,而有芻穀人徒之費,皆可蠲除。”
  • 11.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帝嘗問曰:“漢桓帝時,白馬令李雲上書言:‘帝者,諦也。是帝欲不諦。’當何得不死?”肅對曰:“但為言失逆順之節。原其本意,皆欲盡心,念存補國。且帝者之威,過於雷霆,殺一匹夫,無異螻蟻。寬而宥之,可以示容受切言,廣德宇於天下。故臣以為殺之未必為是也。”帝又問:“司馬遷以受刑之故,內懷隱切,著史記非貶孝武,令人切齒。”對曰:“司馬遷記事,不虛美,不隱惡。劉向、揚雄服其善敍事,有良史之才,謂之實錄。漢武帝聞其述史記,取孝景及己本紀覽之,於是大怒,削而投之。於今此兩紀有錄無書。後遭李陵事,遂下遷蠶室。此為隱切在孝武,而不在於史遷也。”
  • 12.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正始元年,出為廣平太守。公事徵還,拜議郎。頃之,為侍中,遷太常。時大將軍曹爽專權,任用何晏、鄧颺等。肅與太尉蔣濟、司農桓範論及時政,肅正色曰:“此輩即弘恭、石顯之屬,複稱説邪!”爽聞之,戒何晏等曰:“當共慎之!公卿已比諸君前世惡人矣。”坐宗廟事免。後為光祿勳。
  • 13.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時有二魚長尺,集於武庫之屋,有司以為吉祥。肅曰:“魚生於淵而亢於屋,介鱗之物失其所也。邊將其殆有棄甲之變乎?”其後果有東關之敗。徙為河南尹。
  • 14.    三國志12的王肅  .三國在線[引用日期2014-01-03]
  • 15.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嘉平六年,持節兼太常,奉法駕,迎高貴鄉公於元城。是歲,白氣經天,大將軍司馬景王問肅其故,肅答曰:“此蚩尤之旗也,東南其有亂乎?君若脩己以安百姓,則天下樂安者歸德,唱亂者先亡矣。”
  • 16.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明年春,鎮東將軍毌丘儉、揚州刺史文欽反,景王謂肅曰:“霍光感夏侯勝之言,始重儒學之士,良有以也。安國寧主,其術焉在?”肅曰:“昔關羽率荊州之眾,降於禁於漢濱,遂有北向爭天下之志。後孫權襲取其將士家屬,羽士眾一旦瓦解。今淮南將士父母妻子皆在內州,但急往御衞,使不得前,必有關羽土崩之勢矣。”景王從之,遂破儉、欽。
  • 17.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後遷中領軍,加散騎常侍,增邑三百,並前二千二百户。
  • 18.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甘露元年薨,門生縗絰者以百數。追贈衞將軍,諡曰景侯。子惲嗣。惲薨,無子,國絕。
  • 19.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景元四年,封肅子恂為蘭陵侯。
  • 20.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鹹熙中,開建五等,以肅著勳前朝,改封恂為丞子。
  • 21.    經學大師——王肅  .山東省人民政府僑務辦公室[引用日期2014-01-04]
  • 22.    李玉安 黃正雨.中國藏書家通典:中國國際文化出版社,2005年版
  • 23.    王肅  .新華網山東網羣[引用日期2014-01-04]
  • 24.    《全三國文·卷二十三》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4-01-04]
  • 25.    《晉書·卷四十四·列傳第十四》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1-05]
  • 26.    《三國志·卷十三·魏書十三·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1-02]
  • 27.    宋·葉適《習學記言》
  • 28.    《事林廣記後集》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4-01-10]
  • 29.    胡三省注《資治通鑑·卷第一百四》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1-05]
  • 30.    《讀通鑑論·卷十》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6-06]
  • 31.    《日知錄集釋》  .是何年[引用日期2014-11-14]
  • 32.    盧弼.《三國志集解》.北京:中華書局,1982年
  • 33.    《三國志·卷二十九》:肅年六十二,疾篤,眾醫並以為不愈。肅夫人問以遣言,肅雲:“建平相我逾七十,位至三公,今皆未也,將何慮乎!”而肅竟卒。
  • 34.    《新唐書·卷十五·志第五·禮樂五·吉禮五》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11-24]
  • 35.    《續資治通鑑·卷第二十八·宋紀二十八》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09-19]
  • 36.    《晉書·卷三十一》:其後帝追慕不已,復下詔曰:“外曾祖母故司徒王郎夫人楊氏,舅氏尊屬,鄭、劉二從母,先後至愛。每惟聖善,敦睦遺旨,渭陽之感,永懷靡及。其封楊夫人及從母為鄉君,邑各五百户。”
  • 37.    《晉書·卷三十一》:帝以後母羊氏未崇諡號,泰始三年下詔曰:“昔漢文追崇靈文之號,武、宣有平原、博平之封,鹹所以奉尊尊之敬,廣親親之恩也。故衞將軍、蘭陵景侯夫人羊氏,含章體順,仁德醇備,內承世胄,出嬪大國,三從之行,率禮無違。仍遭不造,頻喪統嗣,撫育眾胤,克成家道。母儀之教,光於邦族,誕啓聖明,祚流萬國,而早世殂隕,不遇休寵。皇太后孝思蒸蒸,永慕罔極。朕感存遺訓,追遠傷懷。其封夫人為縣君,依德紀諡,主者詳如舊典”於是使使持節、謁者何融追諡為平陽靖君。
  • 38.    《晉書·卷三十一》:太康七年,追贈繼祖母夏侯氏為滎陽鄉君。
  • 39.    《世語》:肅女適司馬文王,即文明皇后。
  • 40.    《世説新語箋疏·惑溺第三十五》引《晉陽秋》:蒯氏襄陽人,祖良,吏部尚書。父鈞,南陽太守。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7-10-27]
  • 41.    《世説新語箋疏·惑溺第三十五》:孫秀降晉,晉武帝厚存寵之,妻以姨妹蒯氏,室家甚篤。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7-10-27]
  • 42.    《世語》:恂字良夫,有通識,在朝忠正。歷河南尹、侍中......卒時年四十餘,贈車騎將軍。
  • 43.    《世語》:恂兄弟八人。其達者,虔字恭祖,以功幹見稱,位至尚書。
  • 44.    《世語》:弟愷,字君夫,少有才力而無行檢,與衞尉石崇友善,俱以豪侈競於世,終於後將軍。
  • 45.    《晉書·卷九十三》:子士文嗣,歷右衞將軍、南中郎將,鎮許昌,為劉聰所害。
  • 46.    《世語》:虔子康、隆,仕亦宦達,為後世所重。
  • 47.    《晉書·卷三十八》:文帝九男,文明王皇后生武帝、齊獻王攸、城陽哀王兆、遼東悼惠王定國、廣漢殤王廣德。
  • 48.    《晉書·卷三十一》:既笄,歸於文帝,生......京兆公主。
  • 49.    《晉書·卷八十三》:父景,大鴻臚。
  • 50.    《晉書·卷八十三》:王雅......魏衞將軍肅之曾孫也。
  • 51.    《晉書·卷八十三》:長子準之,散騎侍郎。次協之,黃門。次少卿,侍中。
  • 52.    文鴦單騎退雄兵 姜維背水破大敵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1-04]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