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貞觀

(唐太宗年號)

編輯 鎖定
貞觀,唐朝第二位皇帝唐太宗李世民統治時期的年號,自貞觀元年(627年)正月至貞觀二十三年(649年)十二月共計23年。
唐太宗勵精圖治開疆拓土,成為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明君。在位期間唐太宗能任人廉能,知人善用;廣開言路,尊重生命,自我剋制,虛心納諫;並採取了一些以農為本,厲行節約,休養生息,文教復興,完善科舉制度等政策,使得社會出現了安定的局面;當時並大力平定外患,並尊重邊族風俗,穩固邊疆。當時年號為“貞觀”(627年-649年) ,故史稱“貞觀之治”。這是唐朝的第一個治世,同時為後來的開元之治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他愛好文學與書法,有墨寶傳世。唐太宗統治期間爆發了唐與突厥的戰爭唐滅薛延陀之戰、唐太宗對西域諸國的戰爭、唐擊吐谷渾之戰、唐太宗征討高句麗等對外戰爭。
貞觀二十三年六月唐高宗即位沿用。
中文名
貞觀
類    別
年號
時    長
23年
在位皇帝
唐太宗李世民
即位皇帝
唐高宗李治
重大歷史事件
貞觀之治、攻佔漠南漠北西域等地
其他歷史事件
乙巳佔 開元佔經成書
主要戰役
滅東突厥、薛延陀、西域諸國
主要外交事件
在漠南、漠北、西域建立統治
主要成書
氏族志 水部式 括地誌 千金要方
年號時間
公元627年正月—公元649年十二月

貞觀歷史沿革

編輯

貞觀玄武門之變

魏徵 魏徵 [1]
武德九年,突厥侵犯唐邊境,李建成向李淵建議由李元吉做統帥出征突厥。太子府率更丞王晊告訴了秦王:李建成想借此控制秦王的兵馬,並準備在昆明池設伏兵殺李世民。於是李世民決定先發制人。
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626年7月2日),李世民在帝都長安城宮城玄武門附近射殺皇太子李建成、齊王李元吉,史稱“玄武門之變”。事後,李世民殺建成、元吉諸子,並將他們從宗籍中除名。
爾後李淵讓出軍政大權予秦王,三天後(六月初七癸亥日,7月5日),李世民被立為皇太子,詔曰:“自今軍國庶事,無大小悉委太子處決,然後聞奏”。 八月初九甲子日(9月4日),李淵退位稱太上皇,禪位於李世民。李世民登基,是為唐太宗。當年十月,追封李建成為息隱王,李元吉為海陵剌王。次年改元貞觀。
公元642年,追復李建成為隱太子,李元吉為巢剌王。

貞觀貞觀之治

唐太宗李世民 唐太宗李世民 [2]
隋煬帝造成隋末大亂,破壞極其嚴重,導致人口鋭減,《通典》記載隋末唐初只有200餘萬户。 [3]  經李世民君臣二十三年的努力,社會安定、經濟恢復並穩定發展,至唐高宗永徽三年(652年),人口達到三百八十萬户,奠下了高宗、武后、玄宗年間大唐盛世的基礎,史稱貞觀之治。
貞觀二年四月二十六壬寅日(628年6月3日),朔方人梁洛仁殺夏州割據勢力首領梁師都,歸降唐朝,唐朝統一全國。
貞觀四年(630年),李世民令李靖出師塞北,挑戰東突厥在東亞的霸主地位。唐軍在李靖的調遣下,滅亡東突厥,李世民因此被西域諸國尊為“天可汗”。在位期間,積極推行了府兵制、租庸調製和均田制,並加強科舉制等政策。
李世民本身也是個既英武又善辯之人,在位期間,李世民鼓勵羣臣批評他的決策和風格。其中魏徵廷諫了200多次,在廷上直陳皇帝的過失,在早朝時多次發生了使李世民尷尬、下不了台的狀況。晚年的李世民因李承乾謀反李治年幼,不得不多次進行對外戰爭解決邊患問題,宋朝重文抑武也導致文人對於太宗後期評價不高。
641年,唐室文成公主下嫁於吐蕃的松贊干布
房玄齡 房玄齡 [4]
《資治通鑑》有記載,李世民貞觀十七年廢太子李承乾之後、改立李治為皇太子之前,李世民之三子一弟(長子李承乾、四子李泰、五子李祐、及七弟李元昌)俱謀取帝位,致李世民心灰意冷之曲折,史載:“承乾既廢,上御兩儀殿,羣臣俱出,獨留長孫無忌、房玄齡、李世勣、褚遂良,謂曰:‘我三子一弟,所為如是,我心誠無聊賴!’因自投於牀,無忌等登前扶抱,上又抽佩刀欲自刎,遂良奪刀以授晉王治。”晚年李世民著《帝範》一書以教戒太子李治,總結了他的施政經驗,同時自評一生功過。
李世民即帝位不久,按秦王府文學館的模式,新設弘文館,進一步儲備天下文才。另外,李世民精擅書法,以行書寫碑,稱“飛白”,聞名後世。著名作品有《温泉銘》、《晉祠銘》等。史家曾疑李世民生前,指定以東晉書法大家王羲之所作《蘭亭集序》為陪葬品。近年據考古學家和歷史學者研究,《蘭亭集序》應該不在李世民之昭陵,而在高宗、武后所合葬的乾陵之中。
唐太宗與身邊大臣魏徵王圭房玄齡杜如晦虞世南褚遂良等的對答也在開元十八(730年)、十九年間被吳兢輯為《貞觀政要》一書,以發揚唐太宗勵精圖治的治國精神。
表現:
1、政治比較清明。
2、經濟發展較快。
3、國力不斷增強
啓示:居安思危,以史為鑑,以民為本。
原因:
1、開明的治國思想。
2、開明的治國政策。

貞觀對外戰爭

編輯
  • 唐與突厥、薛延陀之戰
李淵起兵之前,隋朝已經統鎻治崩潰、名存實亡。 李淵起兵時地盤極小、只有太原,因為隋煬帝留下的惡劣形勢,為了防止突厥與劉鎻武周攻打,李淵才暫時結好突厥。後來李淵建立唐朝之後,不久就與突厥開戰。唐朝一面打敗眾多敵人,擴張,進行統一戰爭,另一面抵禦突厥,還消滅突厥支持的割據勢力,削弱了突厥可汗的力量與威望,還分化突厥。
歷史大家王永興《唐代前期軍事史略論稿》指出:隋末華夏弱,而突厥極強,突厥可汗想要做拓跋道武帝第二、取得中原,而華夏有不世出之人傑李世民,不僅統一,還抵禦突厥,粉碎了突厥可汗想做北魏道武帝第二、取得中原的企圖,因而保衞了華夏民族幾千年的文明;還消滅了突厥支持的多個割據勢力,削弱了突厥的力量,打擊了突厥可汗的威望。 [5-6] 
武德九年(626年)八月,因唐朝發生玄武門之變,政局不穩,東突厥伺機入侵,攻至距首都長安僅40裏的涇陽(今陝西咸陽涇陽縣),京師震動。此時,長安兵力不過數萬,剛剛即位的唐太宗李世民設疑兵之計,親率高士廉、房玄齡等6騎在渭水隔河與頡利可汗對話,怒斥頡利、突利二可汗背約。而唐朝援軍很快趕到,頡利可汗有懼色,而突厥官員都來拜見唐太宗。唐太宗沒有空府庫。
空府庫“傾府庫”的原始記載出自小説《隋唐嘉話》,而《隋唐嘉話》記載的是“靖請傾府庫賂以求和,潛軍邀其歸路。帝從其言,胡兵遂退。於是據險邀之,虜棄老弱而遁,獲馬數萬匹,玉帛無遺焉。”根據《隋唐嘉話》的記載,李世民和李靖先用財物哄突厥退兵,並派唐軍在突厥的歸路上阻擊,結果突厥逃跑,唐軍繳獲數萬匹馬,還把之前給突厥的財物都奪回了(“玉帛無遺焉”)。如果採信“傾府庫”的説法,那麼也要採信唐軍在突厥歸路上立即打的突厥逃跑,唐軍奪回了給突厥的財物,還繳獲了數萬匹馬。而如果不採信後者,那麼也沒有理由採信“傾府庫”的説法。而且《隋唐嘉話》這段記載與《舊唐書》《新唐書》《資治通鑑》等史書的記載矛盾,所以空府庫、“傾府庫”的説法並不可信。
渭水之盟這事,放在其他朝代相當一部分皇帝那裏根本不算恥辱,甚至還算勝利。但是,因為李世民在對外事務方面的標準過高(李世民所認為的勝利是,李靖攻滅突厥汗國、佔據漠南,李勣數千唐軍以少勝多大破薛延陀、俘獲5萬多人,唐朝打敗西域諸國、佔據西域,唐朝攻滅薛延陀汗國、佔據漠北……這些非常大的勝利才被李世民認為是勝利,不是恥辱,可見李世民在對外事物方面的標準之高),所以李世民才説那是“渭水之恥”。但實際上渭水之盟的情況是,唐朝發生內訌玄武門之變、內部不穩時突厥趁機入寇,唐朝援軍很快趕到,“俄而諸軍繼至,旌甲蔽野,頡利見執失思力不返,而上挺身輕出,軍容甚盛,有懼色”(記載於《資治通鑑》),突厥頡利可汗已經畏懼,此時開戰,唐軍能擊敗突厥軍,但是還滅不了突厥汗國,李世民為了取得更大的勝利,才選擇議和麻痹突厥頡利可汗,“我所以不戰者,即位日淺,為國之道,安靜為務,一與虜戰,必有死傷;又匈虜一敗,或當懼而修德,結怨於我,為患不細。我今卷甲韜戈,陷以玉帛,頑虜驕恣,必自此始,破亡之漸,其在茲乎!將欲取之,必固與之,此之謂也”。然後雙方達成渭水之盟,唐朝給了突厥可汗財物(“陷以玉帛”),而突厥可汗給了唐朝馬三千匹、羊萬口。《舊唐書 卷一百九十四上列傳第一百四十四上》:九月,頡利獻馬三千匹,羊萬口。 [7-10] 
歷史大家王永興的《唐代前期軍事史略論稿》對渭水之盟的分析:李世民之行為與軍事部署是示之以強、示之以無所畏懼;剛健自強之精神,一方面可以激勵唐之軍民之人心;另一方面可以使突厥可汗及其兵眾將士畏懼。有此二者,則如唐太宗之言“與戰則克,與和則固”也。 [11] 
之後,唐太宗勵精圖治,並且挑撥頡利、突利二可汗和突厥與鐵勒諸部的關係。由於之前武德年間李世民已經多次取得對突厥的大勝,削弱了突厥可汗的威望與力量,還分化突厥,627年,東突厥內部出現分裂。反對頡利可汗的薛延陀回紇拔也古同羅諸部落對其變革國俗和推行的政令不滿,借唐朝的冊封冊立而另立薛延陀為可汗。突利可汗也暗中與唐聯絡,並與頡利可汗決裂。同時東突厥又遇到大雪氣候,牲畜大多被凍死餓死,突厥勢力漸弱。
唐太宗於629年八月任命李靖、李世勣、柴紹李道宗等為行軍總管,出兵征討東突厥。
630年三月頡利兵敗被俘,東突厥滅亡。唐朝在東突厥突利可汗故地設置順、祐、化、長四州都督府,頡利可汗故地置定襄都督府、雲中都督府。
東突厥滅亡後,薛延陀真珠可汗夷男接管了東突厥的故土。薛延陀表面臣服於唐朝,暗中卻擴充自己的力量。
639年,唐太宗試圖恢復東突厥,立俟力苾可汗阿史那思摩,以抗衡薛延陀的崛起,薛延陀為避免新恢復的東突厥站穩腳跟,與其進行了多次戰爭。為了保住東突厥,李世勣在641年進攻薛延陀,並取得了勝利。但是644年,趁唐太宗征伐高句麗的機會,薛延陀部隊發起新一輪攻勢,擊敗東突厥,迫使阿史那思摩逃回雲州。隨後,高句麗尋求薛延陀援助,但夷男希望避免與唐朝直接戰鬥。
645年,夷男死後,他的兒子多彌可汗拔灼開始和唐軍作戰。
646年,唐軍反擊並打敗拔灼後,薛延陀的附庸回紇、鐵勒等部落出兵,將他殺死。拔灼的堂兄伊特勿失可汗咄摩支向唐軍投降,薛延陀滅亡。唐太宗於鐵勒故地設六府七州:瀚海府(回紇)、金微府(僕骨)、燕然府(多濫葛)、盧山府(思結)、龜林府(同羅)、幽陵府(拔野古) 。七州:皋蘭州(渾)、高闕州(斛薛)、雞鹿州(奚結)、雞田州(阿跌)、榆溪州(契苾)、蹛林州(思結別部)、窴顏州(白霫)。由燕然都護府管理,治所在陰山之麓(今內蒙古杭錦後旗),轄境東到大興安嶺、西到阿爾泰山、南到戈壁、北到貝加爾湖的整個蒙古高原
攻滅吐谷渾
公元608年,隋朝進攻吐谷渾,擊敗吐谷渾伏允,隋煬帝設西海、河源等郡,但是除了極短暫的控制最東邊最小的河源郡以外,其他幾個郡並未被隋朝控制,隋煬帝派伏順去管理餘眾,才到西平,就不能前進到達,不得不返回了。幾年之後,隋煬帝后期,吐谷渾伏允不僅收復全部失地,還攻打隋朝河右,隋朝郡縣抵禦不了。 [12]  唐高祖時期,吐谷渾又與唐朝開戰。
貞觀九年(634年),唐太宗派李靖、李道宗、李大亮、侯君集、等將領攻打吐谷渾。李道宗在庫山(今青海湖東南)擊敗吐谷渾軍。李靖的部下薩孤吳仁戰於曼都山,斬殺吐谷渾名王。諸位唐朝將領在牛心堆、赤水源擊敗吐谷渾,俘獲吐谷渾伏允的心膂之臣慕容孝雋,繳獲雜畜數萬。侯君集、李道宗在烏海擊敗吐谷渾,俘獲名王梁屈葱。李靖在赤海大破吐谷渾天柱三部落,收雜畜二十萬;李大亮又俘獲吐谷渾名王20,雜畜五萬,到達且末西境。吐谷渾伏允逃跑,薛萬均指揮騎兵追擊,擊破吐谷渾餘黨。吐谷渾王伏允的兒子伏順率全國投降於唐軍,伏允自縊而死,吐谷渾歸附於唐朝。伏順被封為可汗、西平郡王,吐谷渾成為唐朝屬國。 [13-14] 
  • 吐蕃戰和
步輦圖 步輦圖
貞觀八年(公元634年),吐蕃松贊干布派使者遠赴長安與唐朝通好。之後唐太宗遣使到吐蕃回訪。
636年,松贊干布派專使去長安請婚,唐太宗沒有允許。
公元638年,松贊干布遂藉口吐谷渾從中作梗,親自率大軍擊敗了吐谷渾,並進軍到唐朝羈縻少數民族的松州。韓威率輕騎偵查吐蕃軍,反為所敗。唐朝派出侯君集、執失思力、牛進達等將領與吐蕃交戰,唐軍主力侯君集部還沒出手,唐軍先鋒牛進達部已經擊敗吐蕃軍,松贊干布大懼,退兵謝罪,退出党項、白蘭羌、吐谷渾等地,唐朝恢復了對党項、白蘭羌、吐谷渾的控制。松贊干布派其相祿東贊獻金五千兩、其他寶物數百,前來求婚。 [15] 
貞觀十五年(公元641年),唐太宗將一個宗室女封為文成公主,嫁給松贊干布。唐太宗派江夏王禮部尚書李道宗護送文成公主去吐蕃。松贊干布親迎於柏海,以女婿對待岳父的禮節非常恭敬的對待李道宗。回國後,松贊干布為文成公主築一城,並建立宮室供文成公主居住。文成公主不喜歡吐蕃人的赭面習俗,松贊干布下令禁止吐蕃的赭面習俗。 [16]  唐太宗徵高句麗返回,松贊干布獻金鵝並派使者上書説:“陛下平定四方,日月所照,並臣治之。高麗恃 遠,弗率於禮,天子自將度遼,隳城陷陣,指日凱旋,雖雁飛於天,無是之速。夫 鵝猶雁也,臣謹冶黃金為鵝以獻。” [17] 
  • 與西域諸國之戰
唐太宗滅東突厥後,開始對西域(即現代新疆和中亞地區)的西突厥以及一些鬆散結盟綠洲國家的施加軍事實力,其主要針對西突厥,以恢復兩漢以來對西域的統治。高昌曲文泰與西突厥欲谷設聯合,阻礙西域商路,進攻唐朝的伊州。
639年冬,唐太宗以侯君集為交河道行軍大總管,率兵出擊高昌王曲文泰。
640年,唐軍至磧口,曲文泰驚懼而病死。其子曲智盛即位後不久,侯君集圍城,曲智盛降唐軍。高昌國三州、五縣、二十二城,八千户、三萬餘人歸屬唐朝,高昌國結束。唐朝在高昌設置西州。
吐谷渾可汗伏允聽信大臣天柱王的建議,屢次侵犯唐朝的西部邊境,634年,扣留唐朝使者趙德楷,六月,唐太宗以段志玄為行軍總管,討伐伏允,十二月,又以李靖、侯君集、李道宗等為行軍總管,大舉討吐谷渾。
635年,伏允敗走,被部下所殺。伏允之子慕容順殺死天柱王,自立為可汗,投降唐朝,唐太宗冊封慕容順為吐谷渾可汗。慕容順死後,636年,唐太宗冊封慕容順之子諾曷缽為吐谷渾可汗。
640年,唐朝在交河城設安西都護府,用以針對西突厥和管理西域。
644年,西突厥的盟友焉耆攻打西州,安西都護郭孝恪為西州道行軍總管,討伐依附西突厥的焉耆,佔領焉耆,俘虜國王龍突騎支,但後來焉耆再次脱離唐朝。
648年,唐太宗派遣阿史那社爾、郭孝恪率軍討伐依附西突厥的焉耆和龜茲(今新疆阿克蘇),征服兩國。然後疏勒和于闐歸附唐朝,將安西都護府遷至龜茲,撫寧西域,統龜茲、焉耆、于闐、疏勒四國,史稱安西四鎮
貞觀四年,四夷君長在長安請求唐太宗為“天可汗”, [18]  意為天下總皇帝或天下共主。“天可汗”既是一種對唐朝皇帝的榮銜,又是一種有實質意義的國際組織體系、代表周邊各族對唐朝皇帝的服從。
  • 征討高句麗
642年,高句麗東部大人淵蓋蘇文殺死榮留王後立高寶藏為王並自封為“大莫離支”攝政。為征討淵蓋蘇文和保護唐朝的盟友新羅,唐太宗認為有必要對高句麗開戰。
644年,唐太宗率領李世勣、李道宗、張亮和長孫無忌統軍10萬親征高句麗。唐太宗親征高句麗,戰果遠大於損失。唐軍攻破拔玄菟、橫山、蓋牟、磨米、遼東、白巖、卑沙、麥谷、銀山、後黃十座城,徙遼、蓋、巖三州户口七萬人到中國。新城、建安、駐蹕三大戰,斬首敵軍四萬餘級,而唐軍死者接近二千人,戰馬死了十分之七、八。 [19]  因為當地早寒,草枯水凍,士馬難久留,而且糧食將盡,所以唐太宗下令班師。 [20]  在這之後,唐太宗派李勣、牛進達、李海岸率兵攻打高句麗,也都取勝了。
646年,唐朝與回紇擊滅薛延陀後,647年,唐太宗令牛進達率兵從海上、李世勣率兵從陸路攻打遼東半島。
648年,唐太宗再派薛萬徹率軍從海上攻打鴨綠江口。隨後,唐開始集結陸海部隊準備在649年再一次大規模攻高句麗。不過唐太宗於649年去世後,唐高宗李治暫停東征的計劃。後來唐高宗聯合新羅,打敗日本,攻滅百濟、高句麗。
668年,唐高宗聯合新羅滅亡高句麗,載籍户數69.7萬。並建立安東都護府等加以控制遼東。

貞觀貞觀疆域

編輯
在北方,貞觀四年(630年),唐軍滅亡東突厥,漠南成為唐勢力範圍。
貞觀二十年(646年),又一舉消滅了薛延陀汗國,至此大漠南北廣大地區皆為唐的勢力範圍。唐朝廷在漠北設立安北都護府,在漠南設立單于都護府,建立了南至羅伏州(今越南河靜)、北括玄闕州(後改名餘吾州,今安加拉河地區)、西及安息州(今烏茲別克斯坦布哈拉)、東臨哥勿州(今吉林通化)的遼闊疆域。
在西北,貞觀四年,唐朝廷在伊吾七城設立西伊州,開始經營西域。
貞觀十九年(645年),唐朝廷移安西都護府龜茲
在東北,644年唐太宗征討高句麗,攻佔高句麗十座城。 [19] 

貞觀評價

編輯
  • 歷史大家王永興《唐代前期軍事史略論稿》:唐太宗最重、最知軍事。唐太宗是不世出之人傑,是推進歷史發展、改變亞洲形勢的主要人物。 [21] 
  • 貞觀政要》贊貞觀之治:官吏多自清謹,王公妃主之家,大姓豪猾之伍,無敢侵欺細人。 商旅野次,無復盜賊,囹圄常空,去年犯死者僅二十九人。 又頻致豐稔,米鬥三錢,馬牛布野,外户不閉,行旅自京師至於嶺表,自山東至於滄海,皆不齎糧,取給於路。 入山東村落,行客經過者,必厚加供待,或發時有贈遺。此皆古昔未有也。
  • 後晉官修正史舊唐書劉昫等的評價是:“史臣曰:臣觀文皇帝發跡多奇,聰明神武。拔人物則不私於黨,負志業則鹹盡其才。所以屈突、尉遲,由仇敵而願傾心膂;馬周、劉洎,自疏遠而卒委鈞衡。終平泰階,諒由斯道。嘗試論之:礎潤雲興,蟲鳴螽躍。雖堯、舜之聖,不能用檮杌、窮奇而治平;伊、呂之賢,不能為夏桀、殷辛而昌盛。君臣之際,遭遇斯難,以至抉目剖心,蟲流筋擢,良由遭值之異也。以房、魏之智,不逾於丘、軻,遂能尊主庇民者,遭時也。或曰:以太宗之賢,失愛於昆弟,失教於諸子,何也?曰:然,舜不能仁四罪,堯不能訓丹朱,斯前志也。當神堯任讒之年,建成忌功之日,苟除畏逼,孰顧分崩,變故之興,間不容髮,方懼“毀巢”之禍,寧虞“尺布”之謠?承幹之愚,聖父不能移也。若文皇自定儲於哲嗣,不騁志於高麗;用人如貞觀之初,納諫比魏徵之日。況周發、周成之世襲,我有遺妍;較漢文、漢武之恢弘,彼多慚德。跡其聽斷不惑,從善如流,千載可稱,一人而已! 贊曰:昌、發啓國,一門三聖。文定高位,友于不令。管、蔡既誅,成、康道正。貞觀之風,到今歌詠。 [22] 
  • 北宋官修正史新唐書歐陽修宋祁等的評價是:“甚矣,至治之君不世出也!禹有天下,傳十有六王,而少康有中興之業。湯有天下,傳二十八王,而其甚盛者,號稱三宗。武王有天下,傳三十六王,而成、康之治與宣之功,其餘無所稱焉。雖《詩》、《書》所載,時有闕略,然三代千有七百餘年,傳七十餘君,其卓然著見於後世者,此六七君而已。嗚呼,可謂難得也!唐有天下,傳世二十,其可稱者三君,玄宗、憲宗皆不克其終,盛哉,太宗之烈也!其除隋之亂,比跡湯、武;致治之美,庶幾成、康。自古功德兼隆,由漢以來未之有也。至其牽於多愛,復立浮圖,好大喜功,勤兵於遠,此中材庸主之所常為。然《春秋》之法,常責備於賢者,是以後世君子之慾成人之美者,莫不嘆息於斯焉。”
  • 新唐書·北狄列傳》:唐之德大矣!際天所覆,悉臣而屬之;薄海內外,無不州縣,遂尊天子曰“天可汗”。三王以來,未有以過之。至荒區君長,待唐璽纛乃能國;一為不賓,隨輒夷縛。故蠻琛夷寶,踵相逮於廷。
  • 朱熹陳亮書:“太宗之心,則吾恐其無一不出於人欲也。直以其能假仁假義,以行其私。而當時與之爭者,才能知術既出其下,又不知有仁義之可飭。是以彼善於此,而得以成其功爾。”“論後世人,不當盡繩以古人禮法。畢竟高祖不當立建成。”“太宗功高,天下所繫屬,亦自無安頓處,只高祖不善處置了。”
  • 元朝戈直在《貞觀政要》集論中説:“夫太宗之於正心修身之道,齊家明倫之方,誠有愧於二帝三王之事矣。然其屈己而納諫,任賢而使能,恭儉而節用,寬厚而愛民,亦三代而下,絕無而僅有者也。後之人君,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豈不交有所益乎!”這裏所説,太宗在正心修身,齊家明倫方面,有愧於二帝三王之事,主要是指太宗與其兄李建成的皇位之爭。
  • 明朝官修皇帝實錄《明太祖實錄》記載,明太祖朱元璋在洪武七年八月初一日(1374年9月7日),親自前往南京歷代帝王廟祭祀三皇、五帝、夏禹王、商湯王周武王漢高祖、漢光武帝、隋文帝唐太宗宋太祖、元世祖一共十七位帝王,其中對唐太宗李世民的祝文是:“惟唐太宗皇帝英姿蓋世,武定四方,貞觀之治,式昭文德。有君天下之德而安萬世之功者也。元璋以菲德荷天佑人助,君臨天下,繼承中國帝王正統,伏念列聖去世已遠,神靈在天,萬古長存,崇報之禮,多未舉行,故於祭祀有闕。是用肇新廟宇於京師,列序聖像及歷代開基帝王,每歲祀以春、秋仲月,永為常典。今禮奠之初,謹奉牲醴、庶品致祭,伏惟神鑑。尚享!”
  • 明憲宗在命儒臣訂正重刊《貞觀政要》時寫道:“太宗在唐為一代英明之君,其濟世康民,偉有成烈,卓乎不可及已。所可惜者,正心修身,有愧於二帝三王之道,而治未純也。”
  • 毛澤東評價李世民説:“自古能軍無出李世民之右者,其次則朱元璋耳。 [23-24] 
  • 王仲犖《隋唐五代史》:“唐代的皇帝裏,唐太宗,早年的唐玄宗,唐宣宗,都是傑出的皇帝。”“我們認為舊日的封建歷史家對‘貞觀之治’是渲染得有點過分的。……固然,在唐太宗統治的二十多年間,人口有了較大的增長,但比之隋極盛時户數,還不到二分之一。” “魏徵疏文中也説到:‘今自伊洛以東,暨於海岱,灌莽巨澤,茫茫千里、人煙斷絕,雞犬不聞。道路蕭條,進退艱阻。’” “封建歷史家把貞觀時期當作理想的太平盛世,和實際情況是有很大距離的。”

貞觀大事記

編輯
貞觀元年(627年)
分全國為十道
·
貞觀二年(628年)
詔各地置義倉
薛延陀首領夷男受唐封為真珠毗伽可汗,建汗庭於漠北
·
貞觀三年(629年)
松贊干布吐蕃贊普位。
·
貞觀四年(630年)
李靖俘頡利可汗東突厥亡。日本遣唐使抵唐。
·
貞觀八年(634年)
大明宮開始建工。
·
貞觀九年(635年)
各鄉置鄉長。詔天下户分為九等。
李靖大破吐谷渾,其主慕容伏允及子先後為左右所殺,唐立伏允孫諾曷缽為可汗。
景教僧侶阿羅本將景教傳入唐。
東突厥阿史那社爾附唐。
·
貞觀十年(636年)
府兵軍府改名折衝府,以折衝都尉為長,果毅都尉為副。
貞觀十一年(637年)
頒貞觀律令格式
·
貞觀十二年(638年)
高士廉等撰《氏族志》成,又稱《貞觀氏族志》。
·
貞觀十四年(640年)
八月,侯君集高昌,唐以其地置西州。九月,置安西都護府交河城,置庭州於可汗浮圖城
·
貞觀十五年(641年)
·
貞觀十六年(642年)
魏王李泰等撰《括地誌》成。
·
貞觀十九年(645年)
玄奘取經還,抵長安。
太宗徵遼東,無功而還。
鐵勒九姓大首領率眾降唐。
大唐西域記》成書。
·
貞觀二十一年(647年)
於鐵勒諸部置羈縻州府。
·
貞觀二十二年(648年)
黠戛斯內附,唐置堅昆都督府。
唐赴天竺使者王玄策俘摩揭陀國王阿羅那順而歸。
契丹內附,唐置松漠都督府
奚內附,唐置饒樂都督府
阿史那社爾平龜茲,唐始置安西四鎮
·
貞觀二十三年(649年)
五月,太宗去世。六月,太子李治即位,是為唐高宗。
是歲,蒙舍詔首領細奴邏建大蒙國,自稱奇嘉王,遣使入貢於唐。
參考資料
  • 1.    【魏徵】  .中華英烈祠[引用日期2013-12-02]
  • 2.    【唐太宗】  .中華英烈祠[引用日期2013-12-02]
  • 3.    《通典》卷七 食貨七:(隋)末年離亂,至武德有二百餘萬户。
  • 4.    【房玄齡】  .中華英烈祠[引用日期2013-12-02]
  • 5.    王永興.《唐代前期軍事史略論稿》:崑崙出版社,2003:202
  • 6.    王永興.《唐代前期軍事史略論稿》:崑崙出版社,2003:243
  • 7.    《舊唐書》 卷一百九十四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四上 對渭水之盟的記載: 太宗與侍中高鎻士廉、中書令房玄齡、將軍周範馳六騎幸渭水之上,與頡利隔津而語,責以負約。其酋帥大驚,皆下馬羅拜。俄而,眾軍繼至,頡利見軍容大盛,又知思力就拘,由是大懼。太宗獨與頡利臨水交言,麾諸軍卻而陣焉。蕭瑀以輕敵固諫於馬前,上曰:“吾已籌之,非卿所知也。突厥所以掃其境內,直入渭濱,應是聞我國家初有內難,朕又新登九五,將謂不敢拒之。朕若閉門,虜必大掠,強弱之勢,在今一舉。朕故獨出,以示輕之;又耀軍容,使知必戰。事出不意,乖其本圖,虜入既深,理當自懼。與戰則必克,與和則必固,制鎻服匈奴,自茲始矣!”是日,頡利請和,詔許焉。車駕即日還宮。乙酉,又幸城西,刑白馬與頡利同盟於便橋之上,頡利引兵而退。蕭瑀進曰 :“初,頡利之未和也,謀臣猛將多請戰,而陛下不納,臣以為疑。既而虜自退,其策安在?”上曰 :“我觀突厥之兵,雖眾而不整,君臣之計,唯財利是視。可汗獨在水西,酋帥皆來謁我,我因而襲鎻擊其眾,勢同拉朽。然我已令無忌、李靖設伏於幽州以待之,虜若奔還,伏兵邀其前,大軍躡其後,覆之如反掌矣!我所以不戰者,即位日淺,為國之道,安靜為務,一與虜戰,必有死傷;又匈虜一敗,或當懼而修德,結怨於我,為患不細。我今卷甲韜戈,陷以玉帛,頑虜驕恣,必自此始,破亡之漸,其在茲乎!將欲取之,必固與之,此之謂也!”
  • 8.    《舊唐書》 卷一百九十四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四上:頡利獻馬三千匹,羊萬口
  • 9.    《資治通鑑》:武德九年(丙戌,公元六二鎻六年)…… 上自出玄武門,與高鎻士廉、房玄齡等立騎徑詣渭水上,與頡利隔水而語,責以負約。突厥大驚,皆下馬羅拜。俄而諸軍繼至,旌甲蔽野,頡利見執失思力不返,而上挺身輕出,軍容甚盛,有懼色。上麾諸軍使卻而布陳,獨留與頡利語。蕭瑀以上輕敵,叩馬固諫,上曰:“吾籌之已熟,非卿所知。突厥所以敢傾國而來,直抵郊甸者,以我國內有難,朕新即位,謂我不能抗禦故也。我若示之心弱,閉門拒守,虜必放兵大掠,不可複製。故朕輕騎獨出,示若輕之;又震曜軍容,使之必戰;出虜不意,使之失圖。虜入我地既深,必有懼心,故與戰則克,與和則固矣。制鎻服突厥,在此一舉,卿第觀之!”是日,頡利來請和,詔許之。上即日還宮。乙酉,又幸城西,斬白馬,與頡利盟於便橋之上。突厥引兵退。 蕭瑀請於上曰:“突厥未和之時,諸將爭戰,陛下不許,臣等亦以為疑,既而虜自退,其策安在?”上曰:“吾觀突厥之眾雖多而不整,君臣之志惟賄是求,當其請和之時,可汗獨在水西,達官皆來謁我,我若醉而縛之,因襲鎻擊其眾,勢如拉朽。又命長孫無忌、李靖伏兵於幽州以待之,虜若奔歸,仗兵邀其前,大軍躡其後,覆之如反掌耳。所以不戰者,吾即位日淺,國家未安,百姓未富,且當靜以撫之。一與虜戰,所損甚多;虜結怨既深,懼而修備,則吾未可以得志矣。故卷甲韜戈,啖以金鎻帛,彼既得所欲,理當自退,志意驕惰,不復設備,然後養威伺釁,一舉可滅也。將欲取之,必固與之,此之謂矣。卿知之乎?”
  • 10.    《資治通鑑》:武德九年(丙戌,公元六二六年)……突厥頡利獻馬三千匹,羊萬口
  • 11.    王永興.《唐代前期軍事史略論稿》 :崑崙出版社 ,2003:230-231
  • 12.    《隋書 列傳第四十八》:帝立順為主,送出玉門,令統餘眾,以其大寶王尼洛周為輔。至西平,其部下殺洛周,順不果入而還。大業末,天下大亂,伏允復其故地,屢寇河右,郡縣不能御焉。
  • 13.    《新唐書》列傳一百四十六:貞觀九年,詔李靖為西海道行軍大總管,侯君集積石道,任城 王道宗鄯善道,李道彥赤水道,李大亮且末道,高甑生鹽澤道,併為行軍總管,率 突厥、契苾兵擊之。党項內屬羌及洮州羌,皆殺刺史歸伏允。夏四月,道宗破伏允 於庫山,俘斬四百。伏允謀入磧疲唐兵,燒野草,故靖馬多飢。道宗曰:“柏海近 河源,古未有至者。伏允西走,未知其在,方馬癯糧乏,難遠入,不如按軍鄯州, 須馬壯更圖之。”君集曰:“不然。曏者段志玄至鄯州,吐谷渾兵輒傅城,彼國方 完,逆眾用命也。今虜大敗,斥候無在,君臣相失,我乘其困,可以得志。柏海雖 遠,可鼓而至也。”靖曰:“善。”分二軍:靖與大亮、薛萬均以一軍趣北,出其 右;君集、道宗以一軍趣南,出其左。靖將薩孤吳仁以輕騎戰曼都山,斬名王,獲 五百級。諸將戰牛心堆、赤水源,獲虜將南昌王慕容孝俊,收雜畜數萬。君集、道 宗登漢哭山,戰烏海,獲名王梁屈葱。靖破天柱部落於赤海,收雜畜二十萬。大亮 俘名王二十,雜畜五萬,次且末之西。伏允走圖倫磧,將託于闐,萬均督鋭騎追亡 數百里,又破之。士乏水,刺馬飲血。君集、道宗行空荒二千里,盛夏降霜,乏水 草,士糜冰,馬秣雪。閲月,次星宿川,達柏海上,望積石山,覽觀河源。執失思 力馳破虜車重。兩軍會於大非川、破邏真谷……伏允懼,引千餘騎遁磧中,眾稍亡,從者 才百騎,窮無聊,即自經死。國人立順為君,稱臣內附,詔封四平郡王,號越胡呂烏甘豆可汗。
  • 14.    《舊唐書》列傳一百四十八:貞觀九年,詔特進李靖為西海道行軍大總管;兵部尚書侯君集為積石道行軍總 管,任城王道宗為鄯州道行軍總管,仍為靖副;涼州都督李大亮為且沫道行軍總管, 岷州都督李道彥為赤水道行軍總管,利州刺史高甑生為鹽澤道行軍總管,並突厥、 契苾之眾以擊之。諸將頻與賊遇,連戰破之,獲其高昌王慕容孝雋。孝雋有雄略, 伏允心膂之臣也。靖等進至赤海,遇其天柱三部落,擊大破之,遂歷於河源。李大 亮又俘其名王二十人,雜畜數萬,至且沫西境,或傳伏允西走,渡圖倫磧,欲入於 闐。將軍薛萬均率輕鋭追奔,入磧數百里,及其餘黨,破之。磧中乏水,將士皆刺 馬血而飲之。侯君集與江夏王道宗趣南路,登漢哭山,飲馬烏海,獲其名王梁屈忽, 經塗二千餘里空虛之地,盛夏降霜,多積雪,其地乏水草,將士啖冰,馬皆食雪。 又達於柏梁,北望積石山,觀河源之所出焉。兩軍會於大非川,至破邏貞谷,伏允 子大寧王順窮蹙,斬其國相天柱王,舉國來降。伏允大懼,與千餘騎遁於磧中,眾 稍亡散,能屬之者才百餘騎,乃自縊而死。國人乃立順為可汗,稱臣內附。
  • 15.    《舊唐書》列傳一百四十六:太宗遣吏部尚書侯君集為當彌道行營大總管,右領軍大將軍執失思力為白蘭道 行軍總管,左武衞將軍牛進達為闊水道行軍總管,右領軍將軍劉蘭為洮河道行軍總 管,率步騎五萬以擊之。進達先鋒自松州夜襲其營,斬千餘級。弄贊大懼,引兵而 退,遣使謝罪。因復請婚,太宗許之。弄贊乃遣其相祿東贊致禮,獻金五千兩,自餘寶玩數百事。
  • 16.    《新唐書》列傳一百四十一:十五年,妻以宗女文成公主,詔江夏王道宗持節護送,築館河源王之國。弄贊 率兵次柏海親迎,見道宗,執婿禮恭甚,見中國服飾之美,縮縮愧沮。歸國,自以 其先未有昏帝女者,乃為公主築一城以誇後世,遂立宮室以居。公主惡國人赭面, 弄贊下令國中禁之。自褫氈罽,襲紈綃,為華風。遣諸豪子弟入國學,習《詩》、 《書》。又請儒者典書疏。
  • 17.    《新唐書》列傳一百四十一:帝伐遼還,使祿東贊上書曰:“陛下平定四方,日月所照,並臣治之。高麗恃 遠,弗率於禮,天子自將度遼,隳城陷陣,指日凱旋,雖雁飛於天,無是之速。夫 鵝猶雁也,臣謹冶黃金為鵝以獻。”其高七尺,中實酒三斛。
  • 18.    《資治通鑑》貞觀四年:四夷君長詣闕請上為天可汗,上曰:“我為大唐天子,又下行可汗事乎?”羣臣及四夷皆稱萬歲。
  • 19.    《資治通鑑》:貞觀十九年……凡徵高麗(高句麗),拔玄菟、橫山、蓋牟、磨米、遼東、白巖、卑沙、麥谷、銀山、後黃十城,徙遼、蓋、巖三州户口入中國者七萬人。新城、建安、駐蹕三大戰,斬首四萬餘級,戰士死者幾二千人,戰馬死者什七、八。
  • 20.    《資治通鑑》:上以遼左早寒,草枯水凍,士馬難久留,且糧食將盡,癸未,敕班師。
  • 21.    王永興 .《唐代前期軍事史略論稿》:崑崙出版社 ,2003:40-42
  • 22.    舊唐書本紀第三 ` 太宗下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12-08]
  • 23.    毛澤東點評歷代帝王 紂王能文能武很有本事  .鳳凰網[引用日期2013-12-08]
  • 24.    毛澤東妙語評點歷代帝王  .中國網[引用日期2013-12-08]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