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魯僖公

編輯 鎖定
魯僖公,姬姓,名申,魯莊公之子,春秋時期魯國第十八任君主,公元前659年―公元前627年在位,在位33年。
本    名
姬申
別    名
魯僖公
魯釐公
所處時代
魯國
民族族羣
華夏族
出生地
曲阜
逝世日期
公元前 627年
前    任
魯閔公
繼    任
魯文公

魯僖公人物生平

編輯

魯僖公精明深算

公元前662年,魯莊公薨,其繼任者公子般和魯閔公均處於莊公弟慶父的控制下,先後在位2個月和2年而薨。最後是季友輔佐年少的姬申即位,是為魯僖公。國亂主少,季友的權勢是不小的,在魯國也確實起到了柱石的作用。漸漸,僖公也能利用三桓和眾臣(如臧文仲)勢力相互牽制,國君漸漸起色。
到僖公16年季友、公孫茲死,僖公已經完全掌握國政,17年(公元前643年),齊桓公死,齊國內亂,一直到前632年晉楚城濮大戰,天下都處於“無伯”的狀態,國際形勢變化莫測,中小國家的生存環境極其嚴酷。就是在這10年的特定歷史時期和環境裏,魯僖公傾出其無窮心血,為我們展現了他令人讚歎的高超政治智慧和機敏詭異的應對能力,一度幾乎使魯國發生質的飛躍。
魯桓公(公元前711年-公元前694年在位)的治國才幹實在是平平,而且,因為老婆(文姜)和大舅子(齊襄公)私通而被害於齊國。然而就是這麼個窩囊的主,偏偏善生嘉子:不僅魯莊公英明能幹(後來雖然齊國的霸業確立,但他憑藉着不俗的表現,仍然使魯國贏得了霸主足夠的尊重,可參見“曹劌論戰”),而且,慶父叔牙季友三個公子(他們的家族世稱“三桓”,最終架空了國君)也都是厲害角色。前662年魯莊公薨,魯國的奪權和立嗣鬥爭開始,總而言之,經過2年亂七八糟的鬥爭,公元前659年,叔牙、公子般、閔公、慶父先後身死,最後是季友輔佐年少的姬申即位,是為魯僖公(前659-前627年在位)。
最終,他又無奈的再次印證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句冰冷的格言。

魯僖公宋襄求霸

當時的天下形勢極其複雜。宋襄公似乎是齊桓公指定的霸主接班人(託付後事),從前642年平定齊國內亂,想成霸主幾乎想瘋了,甚至到了乞求的地步!直到魯僖公22年(前638年)被楚國打敗,夢想才徹底破滅。這五六年,魯僖公也沒閒着,對於宋襄公的鬧劇他是早看透了,根本沒理這個茬,而是:
1、 趁着沒有霸主,混水摸魚,攻打 鄰居小國邾國,佔領土地,撈足了實惠。
2、 會同楚國等諸侯會盟於齊國,逐漸與楚國加強聯繫,因為當時楚國很可能成為新的霸主。
3、 與齊國爭奪東方的控制權。其實齊桓公之後,齊國在東方做個地頭蛇還是綽綽有餘的,但內部太動盪,齊桓公的諸子輪流為君竟達43年,可見奪權鬥爭的激烈!以至於精明和有野心的魯國也想欺負它一下了。當時東部形勢:和邢、狄是死敵,齊國支持邢國,而魯國又與衞、結成同盟,和齊、邢對抗。但實際表明,魯僖公還是太不自量力了,雖然衞對邢大佔優勢(衞於前635年滅邢),但齊國在外交上失敗後,於前634年發兵攻魯國。 [1] 

魯僖公依楚制齊

當時從國力對比來看,魯國根本不是齊的對手。魯僖公派展喜前去講和,展喜從乃兄展禽(即柳下惠)那裏學了一番精彩的説辭(實在精彩,這裏就不引了),竟然把個不糊塗的齊孝公説的退兵了。但魯僖公這招僅僅是緩兵之計,隨即,派公子遂(僖公弟)、臧文仲到楚國借兵。此時,楚國令尹子玉正雄心勃勃的謀求霸權,攻打不服的宋國,當然不會錯過這好機會。
公元前634年冬,楚、魯進攻並打敗齊國,佔領“”地,並把齊桓公的公子雍安排在那裏,隨時窺伺君位。這實在是厲害而狠毒的一招。這時,魯國率先與強大的楚國結盟,威脅齊國,如果子玉成功,魯國控制齊國而謀求東部霸權的圖謀極有實現的可能。但天才的晉文公使他的夢想成了泡影。 [2] 

魯僖公伐楚之戰

《左傳·魯僖公四年(公元前656年)》載:這年春天,當時的霸主齊桓公小白帶領魯、宋、、衞、鄭、許、曹等國組成的聯軍氣勢洶洶地南下伐楚,楚成王派使者到齊桓公那裏質問:“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齊桓公的管仲回答説:當年周王室的召康公授權我們齊國開國太祖姜太公,五侯九伯我們都能夠征討,以幫助周天子管理天下。你們楚國不向天子進貢,致使天子做酒都沒有茅草來過濾酒渣,祭祀天神都沒了物品。特別嚴重的是,當年天子周昭王南下巡遊,竟然死在了你們楚地,你們要負什麼責任?楚國使者説:沒有向王室進貢確實是我們的罪過,我們儘快送去就是,但要説昭王死在南巡路上的事和我們有什麼關係,請你還是去問問昭王死時旁邊的百姓吧!
要為伐楚找個藉口,沒想到碰了一鼻子灰,齊桓公的聯軍還是進軍,這時楚王又派出屈完到聯軍方面交涉。齊桓公把部隊擺成陣勢讓屈完參觀,吹噓説:“以此眾戰,誰能御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想給屈完個下馬威,沒想到人家根本不吃那一套,義正辭嚴地説:“君若以德綏諸侯,誰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國方城以為城,漢水以為池,雖眾,無所用之。”——你們聯軍不是人多勢眾嗎,但如果不以德服人,我們楚國將以方城山為城牆,以漢水為護城河奮起抵抗,你們就來吧!一番唇槍舌戰,聯軍只好與屈完訂立盟約收兵回家。

魯僖公騎牆轉舵

當時,晉楚在中原的爭霸鬥爭已經完全白熱化了。衞國作為魯楚的堅定盟友,成了晉文公攻打的前沿,當時魯楚都派兵幫衞國防守,但還是敵不過晉軍,這時實在是決定魯國命運的關鍵時刻,歷史表明,站錯了隊,後果是很慘的,而直到決戰之前,晉楚的勝負之數依然不明朗。怎麼辦?這時的魯僖公玩的一手絕技讓人拍案稱奇:殺了魯國守衞的大將公子買,對晉國説:公子買違背軍命私自帶兵助楚,和國君無關,所以殺了他表明魯國對晉國沒有敵意。又派人對楚國説:公子買作戰不力,沒有好好幫助楚國打仗,所以殺之。就着一手,當時天下諸侯盡皆參戰,損失慘重的時候,魯國安然作壁上觀,竟然毫髮無損!第一,這是由於當時魯國能臣實在厲害,編的説辭確實足以迷惑。第二,主要也是晉楚正在醖釀決定命運的生死大戰,也就無暇追究那麼多那麼細了。
城濮大戰,晉、齊(不可能不助晉的)、秦、宋聯軍大敗楚、衞、陳、聯軍,晉文公全勝,徹底確立霸權。魯國也機敏的參加了晉國主持的踐土和温的會盟,堂而皇之成了戰勝國,魯僖公31年,由於積極靠攏晉國,分得了戰敗國(原盟友)衞國的土地(濟西之田),撈足了油水。33年,公入齊,基本上恢復了兩國的關係。隨後就病故了。
總之,在這段特定的歷史時期,魯國在國際關係中游刃有餘,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收穫。城濮大戰,晉國、齊國無疑收穫最大,但中小國家,即使像宋國這樣的戰勝國,犧牲也極其慘重。魯僖公雖然沒完成他的最高目的,但那也不是他所能左右的,求乎上得乎中,他的努力和指揮已經發揮到極至。他雖然沒有晉文公的雄才大略,但機敏和生存智慧卻絲毫不差於重耳,在當時是位了不起的國君。

魯僖公人物評價

編輯
王導:“故有虞舞干鏚而化三苗魯僖泮宮而服淮夷桓文之霸,皆先教而後戰。” [3] 

魯僖公史籍記載

編輯
史記·卷三十三·魯周公世家第三》 [4] 

魯僖公人際關係

編輯

魯僖公長輩

父親:魯莊公
母親:成風,風姓,須句國公主,與季友交好。
叔父:慶父孟孫氏始祖)、叔牙叔孫氏始祖)、季友季孫氏始祖)

魯僖公兄弟

魯君子斑:母孟任,魯莊公所立嗣子,被慶父派人殺害。
魯閔公:母叔姜,被慶父派人殺害。
公子遂:亦稱東門襄仲,任魯國執政。

魯僖公兒子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