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鄭國

(西周、春秋戰國時期諸侯國)

編輯 鎖定
鄭國(公元前806年~公元前375年),周朝姬姓諸侯國 [1]  。都城:初為畿內鄭邑(今陝西省渭南市華州區),公元前774年(周幽王八年,鄭桓公三十三年)遷都於虢鄶之間,後建都河南新鄭 [22]  。鄭國以經濟發達、法制健全、民主政治和詩樂文化聞名於世,是中國法制和法家思想的重要起源地之一。
公元前806年(周宣王二十二年 [25]  ),周宣王之弟姬友被封國於首都鎬京附近,國號為鄭,都城棫林(今陝西省渭南市華州區)。 [1]  公元前774年,鄭桓公遷鄭國於河南,建都於鄭(今河南省新鄭市) [23]  ,主要版圖位於今河南鄭州一帶。鄭莊公,以其雄才大略,使鄭國在春秋時期第一個強勢起來並稱霸諸侯,從而有“天下諸侯,莫非鄭黨”;名相子產治國有方,使得鄭國路不拾遺,夜不閉户;名人列子淡泊名利,創造了《列子》這一恢宏的史詩。戰國初年,被韓國滅亡。鄭國立國共計432年,傳位24君。
中文名
鄭國
外文名
The Zheng State
簡    稱
所屬洲
亞洲
首    都
河南新鄭
主要城市
京,鄢,制,潁谷,長葛
官方語言
上古漢語
貨    幣
方足布
時    區
UTC+8
政治體制
君主制
國家領袖
鄭桓公鄭武公鄭莊公,鄭簡公等
主要民族
華夏族
譽    稱
千乘之國、春秋小霸
存在時間
前806年-前375年
滅亡原因
被韓國所滅
開國國君
鄭桓公
末代國君
鄭康公

鄭國簡介

編輯

鄭國國名釋義

鄭重嚴肅忠孝仁義之國;鄭在卜辭中寫作“奠”,“邑”旁(也就是耳朵旁)是成為地名後加上的。“奠”在卜辭中是祭祀的酒器,後來又表示祭祀的行為,總之一直是在祭祀的圈子內轉悠。“鄭”字除為地名,就是姓氏,很少有其他含義,而掛在嘴邊的“鄭重聲明”的“鄭”,還留着祭祀的氣氛——嚴肅。 [2] 

鄭國宣王封鄭

鄭桓公姬友是周厲王的小兒子,周宣王的弟弟。周宣王即位二十二年,姬友被封到鄭地。封了三十三年(公元前774年),百姓都喜愛他。周幽王任命姬友為司徒。姬友使周朝百姓和睦相處,百姓都十分高興,黃河、洛水流域的人們都思念他。姬友後來聽從太史伯的建議,向周幽王請示,把他的百姓遷移到洛水東部,虢、鄶國國君向他貢獻出十座城邑,他終於建立了鄭國。 [3] 

鄭國發展歷史

編輯

鄭國早期

三十三年,周幽王任命桓公為司徒,掌握教化國民。他努力使周朝百姓和睦相處,黃河、洛水流域的人民都思念他。次年,因幽王寵幸褒姒,朝政日益荒廢,問題積重難返,有些諸侯背叛了幽王。桓公見王室日非,他問史伯:“王室多故,餘懼及焉。與其何所(處)可以逃死?”史伯説:“王室將卑,戎狄必昌,不可逼也!”他接着仔細分析了當時形勢,認為只有“濟(濟水)、洛(洛水)、河(黃河)、潁(潁水)之間”比較安全,那裏沒有大國,虢(指東虢,位於今河南鄭州;位於今河南陝縣的為西虢;另外還有位於今陝西的小虢,春秋初年為秦國所滅)、鄶國兩個小國國君“皆有驕侈怠慢之心”,稍加武力或賄賂,就可以對付。
鄭桓公聽從了太史令的建議,於周幽王八年(前774年,鄭桓公三十三年 [24]  ),將他的族人遷移到洛水東部,居住在(今河南省密縣東南)、(今河南省滎陽市北)獻出的10座城邑,也成為了後來鄭國的基礎。

鄭國鼎盛

鄭國的蓮鶴方壺(首批禁止出國展覽文物) 鄭國的蓮鶴方壺(首批禁止出國展覽文物)
鄭國東面是、宋,西北是成周、,西南是、許和,周圍還有許多姬姓、姜姓、偃姓、嬴姓及其他姓的小國,正如《國語·鄭語》所説:“是非王之支子母弟甥舅也,則皆蠻荊戎狄之人也。”
周室東遷時,鄭、晉都盡了保衞的責任。由於晉國不久分裂為翼(晉)和曲沃兩部分,內戰頻仍,所以王室不得不依靠和鄭,它們都曾以諸侯而兼王室的卿士。鄭武公、鄭莊公對周的態度都很驕橫無禮,平王很不滿意,想把權力分一半給虢公。莊公知道後,責問平王,平王竭力否認,以致“周鄭交質”(即互相交換質子,鄭國以世子鄭昭公,周王室以太子王子狐),並進行戰爭。周天子的權利已掃地殆盡了。
鄭伯充分利用王室大臣的身份,經常利用王室之名為自己謀私利,兼併了周邊小國,侵奪許國,干涉宋、等國,還助齊國趕走入侵的北狄。鄭莊公之時的鄭國,儼然是春秋初年第一大國。

鄭國衰落

鄭莊公多寵子,在其死後,鄭國即陷入內亂。鄭昭公即位後不久,權臣祭仲入宋時為公子突岳父雍氏所迫,改立公子突為鄭國國君,是為鄭厲公。鄭昭公逃到了衞國。不久,鄭厲公不滿祭仲專權,謀殺祭仲。事泄,祭仲殺雍糾,迎鄭昭公復位。但鄭昭公與高渠彌有私怨,在一次狩獵時,高渠彌射殺昭公。然高渠彌與祭仲不敢迎鄭厲公復位,於是立公子亹為君,是為鄭子亹齊襄公會諸侯於首止,鄭子亹去參加會盟,高渠彌相禮。結果齊襄公殺鄭子亹,而後公子嬰於陳被立為國君,是為鄭子嬰(左傳作子儀 [26]  )。不久,齊國攻鄭,鄭子嬰被殺,鄭厲公由邊邑入鄭,復位。
經過幾次君位爭奪,鄭國國勢大不如前,而周邊列強則紛紛而起。南方的楚國早已不尊周王室號令,求加爵位不成之後自立為王,並大肆兼併漢水諸姬,直接面對鄭國。而北方的晉國,曲沃一族對晉國公室的鬥爭取得了絕對優勢。齊國則實行了改革,齊桓公開始稱霸。鄭國位置處於四戰之地,無險可守,且夾於大國之間。因此列強爭霸,常把鄭國作為戰場。在對外政策中,鄭時而親楚,時而親晉,但大多數時期親楚。
鄭國自鄭襄公開始,七穆輪流執政,掌控國家大權,而鄭國國君則勢力大衰。七穆執政時期,只有子產當國時採取靈活的外交策略,鄭國得以取得喘息之機,國力稍稍有所恢復。但子產之後,鄭國仍復如舊,國家已勢不可為。
前712年,三國伐許,許國戰敗,退居原許國東偏。前697年,許國趁鄭國內亂,奪回故地,之後鄭國於前665年和627年兩次伐許,再之後鄭國於前588年、前577年和前576年三次伐許,許都以割地請和。前576年,許國長期為鄭國所逼,只好遠離舊許,遷至楚方城外的,尋求楚的保護。之後許雖然在其他各國幫助下復國,但是最終於前504年為鄭國所滅。

鄭國滅亡

鄭國最大之敵人已經是新興的韓國。然鄭國仍內亂內鬥不止,鄭哀公為國人所殺;韓國攻鄭,殺幽公。於是國人立幽公之弟公子駘為君,是為鄭繻公韓非稱鄭國發生了太宰欣取鄭事件,此事詳情已難以考證。鄭繻公在位時,與韓國的戰爭互有勝負,而且形勢曾一度好轉。繻公十五年,韓伐鄭,取鄭之雍丘;繻公十六年,敗韓於負黍;繻公二十三年,圍韓陽翟。前375年,鄭國滅於韓國。
在韓即將滅鄭之際,鄭國再次內亂。鄭繻公殺其相子陽,而子陽之黨又殺繻公。鄭國這時根本不需要外國來滅也會自己滅亡。子陽之時,鄭國已經一分為三。鄭君乙二年,鄭負黍反,歸韓,十一年,取陽城,二十一年(前375年)韓滅鄭。

鄭國軍事

編輯

鄭國兵力

鄭國有10萬軍隊,6萬都聚集在都城裏。鄭國的軍力當在魯國之上。春秋初年,鄭國已有三軍,內戰用的軍隊已達二百乘。 [4]  三軍外並有徒兵和臨時添置的軍隊。魯襄公十一年,鄭人賂晉兵車百乘。魯襄公二十五年,鄭子展、子產帶車七百乘伐陳,車數與城濮之戰晉車之數相等。 [5-6]  哀公二年,晉、鄭鐵之戰,晉將衞太子蒯聵登鐵丘上觀望鄭軍,看見鄭軍很多,害怕起來,自投於車下。此戰晉人以鄭為大敵,可見鄭國的兵力自春秋初年到末年始終不弱(鄭兵曾與晉、楚和諸侯聯軍開戰,諸侯的兵甚至畏鄭不敢越過鄭境,反被鄭軍所敗。鄭國軍力的強大於此可見,則為千乘之國並非虛言。 [7] 

鄭國賦兵制

大抵是寓兵於“士”和“民”的。“士”指武士,他們的唯一事業便是習武打仗。至於普通人民,應是平時三季務農,一季演武,又在四季農閒的時候舉行狩獵以講習武事。三年大演習一次。國家的常備軍應該是武士之類,遇到戰事,便徵士民為兵。 [8] 

鄭國軍隊組織

①據《國語》:五人為一伍,十伍(五十人)為一小戎,四小戎(二百人)為一卒,十卒(二千人)為一旅,五旅(一萬人)為一軍。 [9] 
②據《司馬法》:十五乘為一廣,二十五乘為一偏,二十九乘為一參,二偏合為一兩(即五十乘為兩),八十一乘為一專,一百二十乘為一伍。 [10] 

鄭國戰車之制

戰國以前用兵少稱人數,多稱車乘。每一乘大概有甲士十人,步卒二十人。 [11] 
每乘兵車上的主力人員大致是三人:在左邊的叫做車左,掌管射箭;在右邊的叫做車右,掌管持矛應戰;在中間的是車御,掌管御馬馳驅。但主將的戎車,卻是將帥居中擊鼓,御者居左,持矛居右。至於君主的車乘,因為當時某種習慣把左首當作上首,所以君主居左,御者居中,持矛居右。又有所謂“駟乘”,是四個人為一車上的主力,用以增加戰鬥的力量的。 [12] 

鄭國徒兵

戎車之外的步卒,有的雜在車隊裏;有的單以步卒組織成軍,這便是所謂“徒兵”。《左傳》記載魯隱公四年,宋、衞諸國聯軍把鄭國的徒兵打敗。又載襄公元年,晉國和諸侯的兵伐鄭,又把鄭的徒兵在洧水上打敗。由《左傳》對此特別記載可以推測鄭國的徒兵大致是很有戰鬥力的。 [13-14] 

鄭國武器

武器大致用青銅製造,其種類略有戈、矛、劍、戟、刀、斧、鉞等,分為“擊兵”(橫擊的兵器)、“刺兵”(直刺的兵器)、“句兵”(鈎曲的兵器)三類。此外尚有弓箭和石塊,用以及遠。甲冑幹楯,用以防身。旗幟,用作標記。“鈎援”(雲梯之類)、“臨車”(從上臨下的車)、“衝車”(從旁衝突的車),用以攻城。擂鼓進兵,鳴金退兵。軍隊所住,除帳幕外,築土自衞,是謂“營壘”。 [15-16] 

鄭國外交

編輯
周幽王時,身為周王室司徒的鄭桓公,看到西周行將滅亡,就在太史伯的建議下,將財產、部族、宗族連同商人遷移到東虢(guó)和鄶之間(今河南嵩山以東地區)。太史伯的建議,為鄭國東遷規劃了發展藍圖和鬥爭策略,鄭武公和鄭莊公相繼為周平王卿士,且能控制內部卿大夫的勢力,在春秋初年的歷史上,鄭國甚為活躍。
鄭莊公在解決宮廷內部矛盾的同時,積極擴充軍隊,廣開疆土,先伐衞,又與齊結盟伐翼、伐宋、侵陳,比武公更為激進,儼然以小霸自居,這就激起了周平王的不滿。公元前719年,周平王駕崩,桓王即位。桓王對鄭莊公不信任,起用虢公忌父取代莊公在朝之職。鄭莊公不滿,為此鬧到朝廷,導致周鄭關係惡化,以致弄到周王室與鄭國交換人質,就是歷史上説的“周鄭交質”。周王子狐與鄭公子忽,作為人質互相交換。鄭莊公又派祭足帶人割取温地的麥子,接着又取成周之禾,周鄭關係進一步惡化。
公元前707年(周桓王十三年),周桓王免去莊公朝中司徒之職,又親自帶領諸侯聯軍討伐鄭國,被鄭國的祝冉射中肩膀,史稱“射王中肩”,當祝冉再射一箭時,被莊公阻止,説:“君子不欲多一人,況敢凌天子乎!”並派祭足慰問桓王,這一方面説明鄭莊公作為“春秋小霸”已有能力與周王朝抗衡,另一方面仍作為周王朝之公卿,對周王朝的抗拒是有理、有節的。
鄭莊公治理鄭國43年,是鄭國的極盛時期,此時鄭國疆土,南建櫟邑 (今禹卅市),東建啓封(今開封),北與衞、晉交錯,西控鞏、洛,脅宋迫許,威加北戎,常受王命伐叛臣,抗王命主公道。
前630年,九月甲午,晉秦圍鄭,鄭文公採用離間策略,遣大夫燭之武夜縋出城,赴秦軍中進見秦穆公,向其指出:秦、鄭兩國相距甚遠,鄭若亡國僅利於晉而無益於秦,而晉國實力增強必將對秦構成威脅。秦穆公認為燭之武言之有理,遂與其結盟後領兵回國。秦將杞子逢孫、楊孫奉命率一部秦軍駐新鄭,助鄭加強防務後秦軍才撤軍。
前627年的春天,秦穆公派三位將軍率軍想攻打鄭國,到了滑國,遇上鄭國商人弦高和奚施,弦高詐稱奉鄭君之命用十二頭牛犒勞秦軍。奚施趕快回國,把消息報告鄭君,鄭穆公(即公子蘭,文公子,嗣文公位)得到奚施的報告,派人去偵探秦國駐軍的客館,看見他們確有陰謀的準備,便向他們説道:“你們久住在敝國,我們供應不起了。我知道你們將要回國,沒有別的禮物相送,只有原圃裏所養的糜鹿,請你們取些去罷。”杞子們知道陰謀已經泄漏,只得起身逃走。孟明探得鄭國已有準備、感覺前進必沒有好處、順便滅了滑國,班師回去了。所以秦軍沒再繼續進軍就回國了,晉軍在崤打敗秦軍。當初,鄭文公逝世後,鄭國都城的衞戍官繒賀把鄭國的內情出賣給秦國,所以秦軍才來攻打鄭國。
晉楚爭霸戰爭中,介於兩強之間的鄭國成為雙方爭奪的焦點,因而連年遭受兩國的交互攻擊,致使鄭處於晉來降晉、楚來附楚的被動狀態。鄭為擺脱這種困境,根據當時楚弱於晉的客觀形勢,決定誠意附晉。為達到受晉保護,免遭楚侵伐的目的,鄭卿士子辰向鄭簡公建議出兵攻打親附於晉的宋國,借晉率諸侯救宋攻鄭之機與晉媾和;待楚軍北上救鄭之時,再與楚媾和,誘使晉全力為鄭擊楚,令楚不敢再侵擾鄭國。鄭簡公接受其建議。
宋人為晉侵鄭,晉人自己也屢伐衞。同時宋人伐滅曹國,鄭人也曾救曹侵宋。等到鄭人服了晉,宋人又叛晉攻鄭了。這可見鄭、宋的世仇直到春秋的末年還沒有解除。
前375年,韓、魏南侵。魏伐楚,與楚師戰於榆關。韓國伐鄭國,韓哀侯滅亡了鄭國,吞併了鄭國。 [17] 

鄭國生活娛樂

編輯

鄭國衣服

古時人穿衣,上面是衣,下面是裙,裙叫做“裳”。據説只有一種“深衣”(簡便之服)是上下衣裳相連的。衣裳之間有帶(大帶用絲叫做“鞶”,革帶用皮),以資束縛。禮服的前面又有皮製的蔽膝,叫做“韍”或“韠”或“韐”,大貴族的韍是紅色的。又有包束足脛至膝的“邪幅”,叫做“逼”。內短衣叫做“襦”,長衣內塞綿的叫做“袍”,不加綿的叫做“衫”。下體近身的叫做“禈”,有袴衤官的叫做“袴”(不縫襠),也叫做“褰”、雨衣叫做“制”。男子頭上有冠,女子頭上有笄(冠笄外又有巾)。貴族的男子身上佩有玉器和刀劍等(玉是寶器,當時人非常珍重。人們冬天所穿的有綿(絲綿)衣和皮衣,皮衣是用狐、貉、羊、鹿、熊、羆等皮製成的。(古裘衣皆如今之反著、外加衣以掩之謂之“襲”,開衣露其裘謂之“裼”)大貴族穿着“錦衣狐裘”。睡時有“寢衣”和“衾”(被)、“裯”(帳)、“枕”等。齋戒時又有“明衣”(是布制的)。男子們打仗時所穿戴的有甲冑等。甲冑是用犀兕等皮製的,外塗丹漆。女子們講打扮的是“綠衣黃裏,綠衣黃裳”和“縞(白色)衣綦(綠黑色)巾”。
奇異的服飾是那時人所禁忌的,如鄭公子臧(鄭穆公之子)好聚鷸冠(鷸鳥的羽毛所作的冠)為鄭穆公所惡,派人把他殺了。 [18-19] 

鄭國飲食

古人的食料,是麥米和菽豆等(當時以粱米為貴食,所謂“食必粱肉”,是很奢侈的事)。吃的菜:葷的有牛、羊、豬、狗、兔、雞、魚、鱉等肉(牛最貴,羊次之,豬、狗、雞等又次之,魚、鱉為下),最著名的美食是熊掌;素的也有各種菜蔬。平民們尋常吃素,貴族和老人們才得吃肉。貴族平民都以羹為常食。鹽、醬、醋等在那時也已發明。另外還有一種糖漿,叫做“飴”。鹽醋等之外,又用梅子作調羹的作料。姜、葱、韭等也是那時人日常必用的食物。喝茶的風氣還不曾有,他們所喝的:冬天是熱湯,夏天是涼水。娛樂交際的食品則有酒和果脯等。

鄭國居住

周代,已經有了瓦屋。周代貴族階級的屋子,大致分為兩種:一種叫做“路寢”,一種叫做“小寢”(庶人只有一寢);堂後和堂前有庭,室裏有牖,室外有門户,屋外有檐,有牆,有大門。堂下有兩道階:在東邊的叫做“阼階”,在西邊的叫做“賓階”;賓客進門時,主人迎入,自己從阼階走上去,賓客從賓階走上去,互相揖讓行禮。屋內布席和几筵。屋外又有園圃之類。娛樂的地方更有各種台榭。打仗時人們所住的則有營幕。西周以來,貴族們已有飛檐式的房屋。當時席地而坐,用幾憑依,睡時則用“牀”。

鄭國交通

古時的交通在要道上設有旅舍。路旁有表道的樹。周室為當時天下的共主,在西周的時候,已建築有像砥(磨刀石)一般平,像射出的箭一般直的“周道”。交通的工具,大致陸地用車(有服牛、乘馬、人挽),水道用船或筏。古代的交通工具種類也很多了。但庶人出外是步行,而且要自己帶了糧食。北方水淺,少有橋樑,人們過小河的時候,往往用牽衣涉渡的方法。

鄭國娛樂

古人娛樂的事情大致飲酒奏樂。如鄭伯有好酒,造了一所“窟室”(地下室),全夜飲酒奏樂,結果竟致喪身之禍。男女們駕車出遊,也是一種消遣的方法。貴族階級特殊的娛樂有所謂“女樂”,是女子的歌舞隊。又有“優戲”,多用於祭祀時。貴族們在幽美的園榭裏,喝着老酒,聽着音樂,其樂無極。有時可以出外遊散,打獵。當時已有博弈的事。

鄭國歷代君主

編輯
國君稱號
姓名
身份
在位年數
在位時間
大事
周厲王子,周宣王
36年
前806年-前771年
為周王司徒;遷都新鄭
姬掘突
(姬突)
鄭桓公子
27年
前770年-前744年
為周王卿士;滅鄶、東虢
姬寤生
鄭武公子
43年
前743年-前701年
為周王卿士;共叔段之亂;
繻葛之戰抗王師,小霸;滅許
姬忽
鄭莊公子
1年
前700年-前700年
宋莊公誘祭足立公子突
姬突
鄭莊公子,鄭昭公弟
4年
前700年-前697年

姬忽
鄭莊公子
2年
前696年-前695年(復位)

姬子亹
鄭莊公子,鄭厲公弟
七個月
前694年
在位7個月,齊襄公誘捕高渠彌、鄭子亹,殺之
姬嬰
鄭莊公子,鄭子亹
14年
前693年-前680年
鄭厲公來攻
姬突
鄭莊公子,鄭昭公弟
7年
前679年-前673年(復位)
定王室之亂
姬踕
鄭厲公子
45年
前672年-前628年
拒納重耳
姬子蘭
(姬蘭)
鄭文公子
22年
前627年-前606年
後代為“七穆”之族
姬子夷
(姬夷)
鄭穆公子
1年
前605年
戲謔公子宋,遭弒
姬子堅
(姬堅)
鄭穆公子
18年
前604年-前587年
楚佔鄭
姬沸
鄭襄公子
2年
前586年-前585年

姬睔(gùn)
鄭襄公子,鄭悼公弟
14年
前584年-前571年

鄭釐公
姬惲(yùn)
鄭成公子
5年
前570年-前566年
不以禮對待相子駟,遭忌被弒
姬嘉
鄭釐公子
36年
前565年-前530年
子產為相,強盛
姬寧
鄭簡公子
16年
前529年-前514年

姬躉(dǔn)
鄭定公子
13年
前513年-前501年

姬勝
鄭定公子,鄭獻公弟
38年
前500年-前463年

姬易
鄭聲公子
8年
前462年-前455年

姬醜
鄭定公子,鄭聲公弟
31年
前454年-前424年

姬已
共公子
1年
前423年-前423年
韓武子伐鄭
姬駘
幽公子
27年
前422年-前396年
殺相子陽
姬乙
共公子,幽公弟
21年
前395年-前375年
韓哀侯攻鄭,鄭亡
鄭國七穆表中在位年數主要依據《史記·十二諸侯年表》 [20]  和《史記·鄭世家》 [17]  [20]  ,二者矛盾時參考《史記紀年考》 [21] 
參見詞條:七穆
鄭國“七穆”,是指鄭穆公蘭的子孫,其中包括良氏、遊氏、國氏、罕氏、駟氏、印氏、豐氏。由於同出自鄭穆公,因此把這七家統稱為七穆。七穆自鄭襄公開始輪流把持了鄭國軍政大權,成為鄭國實際的統治者。因此他們往往與魯國的三桓並稱。
參考資料
  • 1.    《史記·鄭世家》“鄭桓公友者,周厲王少子而宣王庶弟也。宣王立二十二年,友初封於鄭。”
  • 2.    《讀懂春秋就懂了當下》:回望"春秋時代"的金戈鐵馬  .人民網.2016-03-02[引用日期2017-08-17]
  • 3.    《史記·鄭世家》鄭桓公友者,周厲王少子而宣王庶弟也。宣王立二十二年,友初封於鄭。封三十三歲,百姓皆便愛之。幽王以為司徒。和集周民,周民皆説,河雒之間,人便思之。為司徒一歲,幽王以襃後故,王室治多邪,諸侯或畔之。於是桓公問太史伯曰:“王室多故,予安逃死乎?”太史伯對曰:“獨雒之東土,河濟之南可居。”公曰:“何以?”對曰:“地近虢、鄶,虢、鄶之君貪而好利,百姓不附。今公為司徒,民皆愛公,公誠請居之,虢、鄶之君見公方用事,輕分公地。公誠居之,虢、鄶之民皆公之民也。”公曰:“吾欲南之江上,何如?”對曰:“昔祝融為高辛氏火正,其功大矣,而其於周未有興者,楚其後也。周衰,楚必興。興,非鄭之利也。”公曰:“吾欲居西方,何如?”對曰:“其民貪而好利,難久居。”公曰:“周衰,何國興者?”對曰:“齊、秦、晉、楚乎?夫齊,姜姓,伯夷之後也,伯夷佐堯典禮。秦,嬴姓,伯翳之後也,伯翳佐舜懷柔百物。及楚之先,皆嘗有功於天下。而周武王克紂後,成王封叔虞於唐,其地阻險,以此有德與周衰並,亦必興矣。”桓公曰:“善。”於是卒言王,東徙其民雒東,而虢、鄶果獻十邑,竟國之。
  • 4.    《左傳·隱公元年》:(鄭莊公)公聞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
  • 5.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晉車七百乘,革顯、革引、鞅、革半。
  • 6.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初,陳侯會楚子伐鄭,當陳隧者,井堙、木刊,鄭人怨之。六月,鄭子展、子產帥車七百乘伐陳,宵突陳城,遂入之。
  • 7.    《左傳·哀公二年》:[經]晉趙鞅帥師納衞世子蒯聵於戚,秋八月甲戌,晉趙鞅帥師及鄭罕達帥師戰於鐵,鄭師敗績。 [傳]甲戌,將戰,郵無恤御簡子,衞大子為右。登鐵上,望見鄭師眾,大子懼,自投於車下。……追鄭師。姚、般、公孫林殿而射,前列多死。趙孟曰:“國無小。”
  • 8.    《太平御覽·工藝部一·敍藝》:《禮》曰:是月也,命將講武,習射御,角力,執弓挾矢以獵。
  • 9.    《國語·齊語》:五家為軌,故五人為伍,軌長帥之;十軌為裏,故五十人為小戎,裏有司帥之;四里為連,故二百人為卒,連長帥之;是連為鄉,故二千人為旅,鄉良人帥之;五鄉一帥,故萬人為一軍,五鄉之帥帥之。
  • 10.    孔穎達《左傳正義·昭公元年·疏》:服虔引《司馬法》雲:五十乘為兩,百二乘為伍,八十一乘為專,二十九乘為參,二十五乘為偏。
  • 11.    《司馬法》:革車一乘,士十人,徒二十人。
  • 12.    《周禮·夏官》:若在軍為元帥,則將居鼓下,將在中,御者在左;若凡平兵車,則射者左,御者居中;若在國,則尊者在左,御者亦中央,其右是勇力之士,執干戈常在左右。
  • 13.    《左傳·隱公四年》:諸侯之師敗鄭徒兵,取其禾而還。
  • 14.    《左傳·襄公元年》:夏五月,晉韓厥、荀偃帥諸侯之師伐鄭,入其郛,敗其徒兵於洧上。
  • 15.    《周禮·考工記》:凡兵,句兵欲無彈,刺兵欲無蜎。是故句兵椑,刺兵摶。擊兵同強,舉圍欲細,細則校。刺兵同強,舉圍欲重,重欲傅人,傅人則密,是故侵之。
  • 16.    《六韜·虎韜·軍略》:凡三軍有大事,莫不習用器械,攻城圍邑,則有轒輼、臨衝;視城中,則有云梯、飛樓;三軍行止,則有武衝、大櫓前後拒守;絕道遮街,則有材士、強弩衞其兩旁;設營壘,則有天羅、武落、行馬、蒺藜;晝則登雲梯遠望,立五色旗旌;夜則設雲火萬炬,擊雷鼓,振鼙鐸,吹鳴笳;越溝塹,則有飛橋、轉關轆轤、鉏鵀;濟大水,則有天潢、飛江;逆波上流,則有浮海、絕江。三軍用備,主將何憂?
  • 17.    《史記·卷四十二·鄭世家》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7-08-17]
  • 18.    好聚鷸冠終惹殺身之禍  .網易新聞.2017-07-14[引用日期2017-09-03]
  • 19.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鄭子華之弟子臧出奔宋,好聚鷸冠。鄭伯聞而惡之,使盜誘之。八月,盜殺之於陳、宋之間。
  • 20.    司馬遷.史記.湖南長沙:嶽麓書社,2004:162-163
  • 21.    劉坦.史記紀年考.北京:商務印書館,2017:215-224
  • 22.    司馬遷.史記:中華書局,1959:1757
  • 23.    司馬遷.史記:中華書局,1959:1757
  • 24.    司馬遷.史記:中華書局,1959:1758
  • 25.    司馬遷.史記:中華書局,1959:523
  • 26.    《左傳·莊公十四年》——子儀在位,十四年矣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