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魯國

(周代姬姓諸侯國)

編輯 鎖定
魯國(公元前1043年—公元前255年),周朝諸侯國,姬姓魯氏,侯爵,首任國君為周武王弟弟周公旦之子魯公伯禽 [1] 
西周初年周公先是輔佐周武王,後又輔佐天子周成王東征滅掉了夥同武庚叛亂奄國,受封於奄國故土,由於周公要留在鎬京輔佐周天子,於是讓自己的長子伯禽代為赴任,沿用周公初封地“魯”稱號建立魯國,定都曲阜 [19-20]  魯國起初疆域較小,“封土不過百里”,後來陸續吞併了周邊的極、項、須句根牟等小國,並奪佔了、宋等國部分土地,成為“方百里者五”的大國。國力最強時,疆域北至泰山,南達徐淮,東至黃海,西抵山東定陶一帶,其統治核心區大多位於今山東濟寧境內,亦包括泰安南部寧陽,菏澤東部單縣、鄆城,臨沂平邑等市縣。為周王朝控制東方的一個重要邦國。
魯桓公魯莊公魯僖公時期是魯國最為強盛的時期,一度與齊國爭奪東方的霸主,魯僖公更曾領導諸侯抗衡過楚成王晉文公。直至戰國初期,仍有數個諸侯國向魯國進貢。
魯國先後傳二十五世,三十四位君主,歷時795年。魯頃公二十四年(公元前255年),魯國為楚考烈王所滅,遷頃公於下邑,封魯君於莒。六年後(公元前249年)魯頃公死於柯(今山東東阿),魯國絕祀。
在周代的眾多邦國中,魯國是姬姓“宗邦”,諸侯“望國”,故“周之最親莫如魯,而魯所宜翼戴者莫如周”。魯國成為典型周禮的保存者和實施者,世人稱“周禮盡在魯矣”。 [2-3] 
中文名
魯國
外文名
Lu State
簡    稱
所屬洲
亞洲
首    都
曲阜
主要城市
曲阜,鄒邑,單父
官方語言
上古漢語
貨    幣
魯貝
時    區
UTC+8
政治體制
君主制
國家領袖
魯文公、伯禽等
主要民族
華夏族
興亡年代
1043年—前249年
始    祖
周公
亡    於
楚國
名    人
孔子曾子魯班
稱    號
禮儀之邦
爵    位
侯爵
文    化
華夏文化
勢力範圍
今山東魯南、魯中地區
遺    址
魯國故城遺址

魯國歷史背景

編輯

魯國周公攝政

西伯昌之子,以發、旦最賢。發即周武王,旦即周公旦
周公旦 周公旦
武王伐紂之後,天下仍未歸心,武王卻得了重病。羣臣恐懼,太公、召公想到文王廟為武王占卜運勢。周公旦説,且慢,不能以此困擾先王。於是他設壇,向太王、王季、文王禱告:嫡長子孫,勤於政務勞於國事,不幸重病;如果列祖列宗因為上天的旨意而不能為王發消災解難,那麼請以我來替他受罪吧。禱告之後,才去占卜,卜得“”,而武王發病情好轉。鬼神之事,暫且不談,而周公之用心,可謂良苦。
武王發崩,太子誦年幼,尚在襁褓。周公旦擔心武王崩而天下諸侯叛亂,於是攝行君權。
武王的弟弟們見此,都説周公旦肯定要對太子誦不利,想自己當天子。周公旦於是立太子誦,是為周成王,而他則輔佐成王,讓自己的嫡長子伯禽到魯國擔任國君,以為屏障,防禦東方徐戎淮夷蠻夷
武王發的弟弟管叔蔡叔疑心周公旦,就跟商紂王的後代武庚一起發難,想除掉周公旦。與此同時,東方的淮夷、徐戎叛亂。齊太公、魯公伯禽發兵鎮壓。而周公旦挾天子之師,也平定了管蔡之亂
周公旦攝行君權多年,營造雒邑,於是遷都雒邑,是為成周
周公旦為周王朝的統治立下汗馬功勞,但是位高權重也難免惹人非議。傳説成王年長,周公歸政之後,周公 因為擔心成王清算他,逃到了楚地。不過成王知道周公旦勞心勞力也是為了周王朝,就迎他回來。
周公作為周王室的開國功臣,又是王室宗親,從輔佐周武王開始就盡心盡力為周王朝打點一切。行政期間,也是兢兢業業不敢有絲毫怠慢,在周公自己告誡前往封國就封的伯禽就這樣説過:“我是文王的兒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父,我在這天下也不算卑賤了。然而我洗一次頭三次握起頭髮,吃一餐飯三次吐出食物,起來接待士人,仍舊會擔心失去天下賢人。你到魯國後,千萬不要以有國土而對人驕傲啊”。後世也因此留下了“周公吐哺,天下歸心。”這樣的成語。後來周公重病,就留言説,“我死之後一定要把我葬在成周附近啊,我是絲毫不敢離開成王啊”。等到周公死後,成王則把周公葬在畢,畢是文王下葬的地方。成王以此來表示他不敢把周公作為自己的臣子,只能讓周公去追隨文王。周公這一生大概也就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真實寫照了吧。
周公旦薨,而還沒到莊稼收割,暴風挾雷,把禾粟掃蕩乾淨。據説這種天象在武王發崩的時候也出現過。 於是查閲記錄,發現了前文所説的周公祈禱讓自己代武王受難的記載。成王很感動,於是下令,讓周公旦的魯國擁有郊祭文王的資格,可以奏天子禮樂。

魯國伯禽就國

春秋齊魯地圖(高清) 春秋齊魯地圖(高清)
周武王滅殷之後,就把少昊之墟封給了周公,國號為魯。周公因為輔助成王的緣故就沒有前往封地就國,於是讓嫡子伯禽前往封地就國。伯禽也就成了魯國實際的開國君主。伯禽出發之前,周公告誡他應該謙恭下士,不能因為傲慢而失去民心。
魯國青銅器
魯國青銅器(2張)
伯禽到達封國之後,把曲阜作為自己封國的都城,然後依照周國的制度、習俗來進行治理。因為要去除當地的舊習俗,年幼的伯禽前前後後用了三年時間才完成了初步的穩定,然後返回成周報告政績。而魯的鄰國齊卻只用了五個月就返回成周報告結果了,這是因為齊國採取了和魯國完全相反的政策。齊國的封君簡化了周的制度,並依照當地風俗來治理封國,於是很快地穩定下來了。周公因此認為魯國將來會不如齊國,因為它的政策不如齊國讓人民感到方便近人。
在管叔、蔡叔聯合武庚作亂時,東方的淮夷徐戎等也興兵作亂,前來攻打魯國。伯禽率領魯國的軍隊前往抵抗,奮戰兩年最終在周、齊的幫助下平定了魯國。
伯禽在位四十餘年,堅持使用周禮治理魯國,又加上成王賦予了魯國“郊祭文王”、“奏天子禮樂”的資格,魯國因此在立國之初就奠定了豐厚的周文化基礎。而在後來“禮崩樂壞”的時代,魯國則成為了典型周禮的保存者和實施者,世人稱“周禮盡在魯矣”。

魯國西周強藩

春秋諸侯 春秋諸侯
周王朝歷來有厚同姓、薄異姓的國策,而周成王賦予魯國“郊祭文王”、“奏天子禮樂”的資格,不僅僅是對周公旦功勞的一種追念,更是希望作為宗邦的魯國能夠“大啓爾宇,為周室輔”。這是魯國在政治上的優勢。
伐滅管蔡之亂,平定徐戎之叛,魯國得到“殷民六族”。而本來是王族的殷商之民,擁有較高的文化水平,同時也善於發展經濟(商人的稱呼,就是來自於殷商之民);而魯國地處東方海濱,鹽鐵等重要資源豐富。這是魯國在經濟、文化上的優勢。
魯國曆經魯公伯禽、考公(世本作“”,鄒本作“”)、煬公熙(一作怡,考公弟)、幽公宰(世本名圉)、魏公晞(幽公弟)、厲公擢(世本作“翟”)、獻公具(厲公弟)、真公濞(世本亦多作“慎公”),一直都是周室強藩,震懾並管理東方,充分發揮了宗邦的作用。此時的魯國“奄有龜蒙,遂荒大東。至於海邦,淮夷來同”,其國力之強,使得國人和夷狄之民“莫我敢承”、“莫不率從”。
這種情形一直延續到春秋,彼時、滕、薛、紀、杞、彀、鄧、邾、牟、葛諸侯仍舊時常朝覲魯國。

魯國長幼之亂

歷史上,魯國有過幾次廢長立幼、殺嫡立庶的事件,始作俑者,或者可以追溯到周宣王
魯真公薨,其弟敖立,是為武公。武公有長子括、少子戲。
武公九年,武公帶着兩個兒子,西去朝拜周宣王。宣王很喜歡戲,於是作了件荒唐事,他要立戲為魯國的太子。王的卿大夫樊仲山父就説,這個廢長立幼,不合規矩。不合規矩而您一定要做的話,日後魯國一定會違背您的旨意。違背了您的旨意,那就是要討伐的。不討伐的話那對您的威信有損。要真發展到那個地步,對大家都不好。您看,是不是別下這個命令呢?
周宣王很不滿,誰是天子啊。他不顧重臣意見,下了命令就立戲為魯國太子,日後當魯國的國君。魯武公有點鬱鬱不樂,回到魯國後就死掉了。於是太子戲立,是為魯懿公
果然,懿公被他哥哥括的兒子伯御帶着魯人幹掉。伯御安安穩穩地做了十一年魯國國君,最後被周宣王發兵給伐滅了。
周宣王把伯御給誅殺了,就立懿公戲的弟弟稱,是為魯孝公。那個時候起,周天子的威信日益下降,而諸侯國弒其君的事情時有發生。

魯國隱公居攝

魯隱公 魯隱公
魯孝公薨,子弗湟立,是為惠公。
魯惠公的原配沒有生子就死了,妾室聲子倒是幫他生了個兒子,名叫做息(一作息姑)。後來,惠公聽説宋國有個女子生來手掌就有“魯夫人”的紋狀,於是就把她娶回魯國,是為仲子。仲子為惠公生了個兒子,名叫做允(一作軌)。因有“魯夫人”的紋狀而娶之,隱隱有立她為夫人的意思,則她的兒子允就有可能當太子。
惠公沒有立太子就死掉了。年長的公子息頗得魯人的擁戴,於是他學當年周公旦那樣,攝行君位。但是又擔心其他人不服,於是立公子允為惠公太子,説是等他長大後就把政權返給他。歷史上把公子息稱作“隱公”,諡法:“不屍其位曰隱。”
隱公時期,卿大夫羽父位高權重,逐漸掌握實權。但是羽父權力慾太重,渴望與國君平起平坐,何況隱公甚至還不是名義上的國君。羽父就對隱公説,要不您立我為太宰吧(所謂太宰,那就是周天子的王室正卿,就地位而言,跟諸侯平起平坐。)隱公不答應,推託説自己又不是魯侯,不能做主。羽父説,其實太子允沒什麼勢力,您德高望重,不如順勢就即位好了,我幫你解決掉障礙。隱公震怒,“我之所以當這個家,是因為看到允年幼,擔心人心不穩才勉強頂着眾人的唾罵來做這件事。本想等到允長大了,我就到菟裘之地養老去。你瞧你説的什麼話啊!”羽父被弄得一愣一愣,敢情人家不想奪位?他擔心太子允知道這件事,於是急匆匆跑到太子允跟前,來個惡人先告狀,讒言隱公想要霸佔權位,不會讓他允掌權之類的話。太子允心想這還得了,於是授命羽父把事情給解決了。羽父就派人弒殺了隱公。 [4] 
惠公太子允即位,是為魯桓公

魯國三桓興起

魯桓公初期,羽父還挺有權勢,但是到了後來就不見經傳,或許是桓公疏遠了他也未可知。
魯桓公有庶長子慶父、太子同、公子牙、公子友。慶父、叔牙季友的後代分別是孟氏、叔孫氏季氏,合稱三桓
三桓為孟氏、叔孫氏、季氏,而非孟孫氏、叔孫氏、季孫氏。以往有眾多學者認為孟孫、叔孫、季孫皆為氏稱,實誤。“孫”為尊稱,對於孟氏和季氏,“孟孫某”、“季孫某”僅限於宗主的稱謂,宗族一般成員只能稱“孟某”、“季某”。所以,“孟孫”、“季孫”並不是氏稱。考之《左傳》,只有“孟氏”、“季氏”的字樣,而無“孟孫氏”、“季孫氏”的字樣。叔孫氏的情況比較特殊,起先為叔氏,後來公子牙(字子叔)之後立叔氏,原來的叔氏改稱叔孫氏。

魯國禍起孟任

魯桓公繡像 魯桓公繡像
桓公薨,太子同立,是為莊公。莊公夫人哀姜,哀姜娣叔姜為莊公生子開。
莊公晚年,築高台,看到大夫黨氏的女兒孟任,很是歡喜,就跟着她走。最後,莊公許諾説立孟任為夫人,如果她給自己生了兒子,就立為太子。 [5] 
孟任生般(一作“斑”)。莊公想立般為太子,又擔心其他臣子有意見。再者,魯國一向都有“父死子繼,兄死弟及”的傳統。到了莊公三十二年,莊公病篤,又想到立太子的事情,就詢問自己的兄弟叔牙、季友。叔牙説慶父有才能,隱隱有選賢任能,你死了就立慶父的意思。季友則説就算死也要立公子般。於是,莊公讓季友派人賜鴆酒給叔牙。叔牙飲鴆而死,立其後為叔氏,後改稱叔孫氏 [6] 

魯國慶父之難

參見: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春秋地圖 春秋地圖
莊公立般為太子,而季友輔佐。
叔牙死後不久,莊公薨。於是季友立太子般為國君,為莊公治喪,因此尚未正式即位。而慶父發難,派人弒殺了在黨氏居住的子般。季友驚慌之間,逃往陳國 [7] 
慶父與莊公夫人哀姜一向都有私通,因此發難之後,他立哀姜陪嫁的叔姜之子,公子開為國君,是為魯閔公(一作湣公)。 [7]  [8] 
慶父立閔公之後,跟哀姜私通得更加厲害,但是始終覺得有妨礙,就想把閔公給殺了而自己當國君。齊國仲孫湫就預言“不去慶父,魯難未已”(孔子説慶父不死,魯難未已。比喻不清除製造內亂的罪魁禍首,國家就得不到安寧。) [9] 
閔公二年,慶父派大夫卜齮襲殺閔公於武闈。季友聽聞,自陳至邾,接莊公妾成風之子申,請魯人以其為國君。慶父憂懼,出逃到莒。於是,季友送公子申入魯,並重金賄賂莒人,抓慶父回國。慶父請求讓他出逃,季友不肯。於是慶父自殺。立其後為孟氏。 [10-11] 
關於孟氏,《春秋》又作仲氏。因為當初慶父雖為長兄,但為了表示君臣之別,於是自稱仲,史稱共仲。實際上,當時的人都以其年長而叫他的後代為孟氏。
季友立公子申,是為魯僖公(《史記》作“釐公”)。僖公元年,季友帥師敗“莒師於酈,獲莒拏”,“公賜季友汶陽之田及費”,季友為魯國相。 [12]  季友相僖公,執政多年,把魯國治理得井井有條。魯人作《詩·魯頌》稱讚。僖公十六年,季友卒,諡成,史稱“成季”,其後立為季氏。

魯國公卿爭權

僖、文、宣、成、襄、昭、定、哀、悼九位魯侯在位期間,作為卿家的三桓與公室爭權奪利,尤其是以季氏的執政與公室的反擊最為激烈。
成季死後,莊公的公子遂(即襄仲)及其兒子公孫歸父相繼掌權,是為東門氏執政時期,而孟氏一度被東門氏趕出魯國。然而,成季的孫子季孫行父(即季文子)利用三桓的勢力,開初税畝,使得私田興起,而“隱民”劇增,獲得魯國平民階層的人心。公子遂殺嫡立庶,以公子俀為國君,是為魯宣公 [13] 
宣公發現三桓日益強盛,同時有民不知君、只知三桓的説法甚囂塵上,於是他“欲去三桓,以張大公室”。他與執政的公孫歸父商量,是不是起兵滅了三桓,但是國人明顯傾心於三桓,使用國內兵馬或許不妥。於是,公孫歸父前往晉國借兵。可惜公孫歸父還沒成功搬來晉國軍隊,宣公就死了,而季文子趁機發難,備述襄仲當政時的弊端,斥責他“南通於楚,既不能固,又不能堅事齊、晉”,使魯國沒有強援。魯國司寇表示願意隨季文子除亂。公孫歸父聽到這樣的消息,連忙逃到齊國躲起來。季文子開始執政。從此開啓了季氏祖孫幾代人的執政專權之路。 [14] 
季文子季武子季平子輔佐魯國文宣成襄昭定六位魯侯,位列三卿之首,獨專國政。
季武子時期,通過一系列的政策從不同角度削弱公室的權力:
襄公十一年, 增設三軍。季武子、叔孫穆叔、孟獻子分三軍,一卿主一軍之徵賦,由是三桓強於公室。當年,周武王封周公旦於魯,按周禮“天子六軍,諸侯大國三軍”,魯有三軍。自文公以來,魯國弱而從霸主之令,若軍多則貢多,遂自減中軍,只剩上下二軍,屬於公室,“有事,三卿更帥以征伐”不得專其民。季武子欲專其民,遂增設中軍,三桓分三軍之民。 [15] 
襄公十二年,三桓“十二分其國民,三家得七,公得五,國民不盡屬公,公室已是卑矣”。
昭公五年,季武子罷中軍。四分公室,季孫稱左師,孟氏稱右師,叔孫氏則自以叔孫為軍名,“三家自取其税,減已税以貢於公,國民不復屬於公,公室彌益卑矣”。 [16] 
地圖 地圖
公室奮起反擊,昭公二十五年,在郈昭伯、公若等人的勸説下,魯昭公發兵伐季氏。而孟氏、叔孫氏認為唇亡齒寒,三桓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於是發兵救援。結果昭公外逃,而季平子專權,攝行君位將近十年。 [17] 
季平子的僭越行為,導致其家臣奮起模仿,其中影響最大的莫過於陽虎。定公五年,季平子、叔孫成子相繼去世,陽虎發難,囚禁季桓子,逐仲梁懷,隨後執掌魯國權位長達三年。雖然陽虎被三桓趕出了魯國,但是三桓的影響日漸削弱、公卿之別君臣之禮日漸敗壞也成了趨勢。
這個時候,在位的魯定公決心削弱三桓,而這個時候三桓內部並不穩定,因為季氏的專權,導致其他兩家的不滿。定公十年,齊魯會盟,作為司儀的孔子不僅言談之間退發難的萊夷之人,更以口舌之利,使得齊國歸還汶陽之田。於是,定公以此為契機,重用孔子, 而孔子為了恢復公卿之別、君臣之分,決定以隳三都的方式,逐步消解三桓的強盛勢力。季桓子出於防止家臣犯上的考慮,同意隳三都,並派仲由等臣子率兵毀掉自己的費城。然而三桓之中,孟氏反對,他堅持不毀掉自己的成城,結果定公發兵討伐,卻無法攻下。而定公在季氏的唆使下觀齊女樂,敗壞禮數,更寒了孔子的心。結果,三桓把公室的堅定擁護者孔子趕出了魯國。
哀公即位後,想要伐滅三桓,結果反被三桓逐趕,死於有山氏。哀公死後,三桓立公子寧,是為悼公。悼公時期,三桓勝,魯如小侯,卑於三桓之家。
直到魯穆公時期(前415年-前383年),魯國實行改革,任命博士公儀休為魯相,遂漸從三桓手中收回政權,國政開始奉法循理,擺脱了三桓專政的問題,重新確立了公室的權威。而三桓之一的季氏則據其封邑費、卞,獨立成為了費國

魯國楚滅魯國

公元前323年,魯景公卒,魯平公即位,此時正是韓、魏、趙、燕、中山五國相王之年。魯頃公二年(前278年),秦國破楚國首都郢,楚頃王東遷至陳。頃公十九年(前261年),楚伐魯取徐州。頃公二十四年(前255年),魯國為楚考烈王所滅,遷頃公於下邑,封魯君於莒。後七年(前249年)魯頃公死於柯(今山東東阿),魯國絕祀。

魯國軍事

編輯
西周時期,魯國對穩定周王朝起了很大作用。
魯國是保存西周禮制較多的侯國之一,但受當時形勢的影響,也展開了一系列變革活動 。如魯宣公十五年(前594年)“初税畝”,魯成公元年(前590年)“作丘甲”,魯哀公十二年(前483年)“用田賦”,都標誌着魯國租税賦役制度的重要改革;魯襄公十一年(前562年)“作三軍”,魯昭公五年(前537年)“舍中軍”,則標誌着魯國軍事組織和君臣力量對比的變動過程。

魯國文化

編輯

魯國禮樂之國

春秋列國形勢圖 春秋列國形勢圖
在周代的眾多邦國中,魯國是姬姓“宗邦”,諸侯“望國”,故“周之最親莫如魯,而魯所宜翼戴者莫如周”(清人高士奇語)。
魯國成為典型周禮的保存者和實施者,世人稱“周禮盡在魯矣”。各國諸侯瞭解周禮也往往到魯國學習,魯國是有名的禮儀之邦。魯國與周禮的這種密切關聯,使得魯國形成了謙遜禮讓的淳樸民風,同時也使魯國國勢的發展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史記·魯周公世家》説:“魯有天子禮樂者,以褒周公之德也。”至春秋禮崩樂壞時,當時人還説魯“猶秉周禮”。
魯國是周公之子伯禽的封國,而周公無論在幫助武王爭奪天下,還是在成王年幼時平定天下,都有卓著的功勳。因此,魯國初封時不僅受賜豐厚,而且還得到了不少特權。《禮記·明堂位》記載説:“凡四代之器、服、官,魯兼用之。是故,魯,王禮也,天下傳之久矣。”魯國建國之地殷商勢力極重,伯禽要把魯國建成宗周模式的東方據點,因此,他們代表周王室擔負着鎮撫周邊部族,傳播宗周文化的使命,極力推行周朝禮樂
魯國故城復原圖2 魯國故城復原圖2
魯國根深蒂固的禮樂傳統,對魯國社會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魯人都知道禮有“經國家,定社稷,利後嗣”的功能,因而他們認識到“服於有禮,社稷之衞也”、“無禮必亡”,對周禮懷有極大熱忱。在入東周以來“禮壞樂崩”的情況下,魯國仍有不少知禮之人,如臧僖伯臧哀伯臧文仲柳下惠曹劌、夏父展、裏革、匠人慶、申#、叔孫豹子服景伯、孔子等等。另外,如文公時的宗有司,《左傳》的作者左丘明,他們也都以知禮、明禮而聞名。
孔子 孔子
春秋時期,魯國實際已經是積弱之國,其主盟不若齊、晉之強,地勢不及秦、楚之大,然而諸如滕、薛、曹、等國皆勤贄,修朝禮;即使遠在方域之外的谷、鄧等國也不憚僕僕,至魯來朝。小國親魯,皆因魯乃周禮所在。 [18] 
春秋末年,孔子看不慣層出不窮的違背禮樂制度的現象,他希望恢復周禮,推行“王道”於天下,並以禮樂之學教授生徒,儒學於是創立。
公元前256年,魯滅於楚。然而魯國的禮樂傳統經孔門師徒的弘揚已更加深入到人們的意識深層,它並沒有因為魯國的滅亡而喪失。

魯國經史典籍

春秋
春秋左氏傳》30卷;
春秋公羊傳》11卷;
《春秋穀梁傳》11篇;
史記·魯周公世家》1卷;
《史記卷三十三·魯周公世家第三》,作者是西漢時期的歷史學家司馬遷。本篇主要講述了周代重要的諸侯國之一魯國的興衰史。
《春秋鄒氏傳》11卷;
《春秋夾氏傳》11卷。
其中後兩種已經不存。公羊傳穀梁傳成書於西漢初年,用當時通行的隸書所寫,稱為今文。左傳有兩種,一種出於孔子舊居的牆壁之中,使用秦朝以前的古代字體寫的,稱為古文;一種是從戰國時期的荀卿流傳下來的。公羊傳和榖梁傳與左傳有很大的不同。公羊傳和榖梁傳講“微言大義”,希望試圖闡述清楚孔子的本意(作者認為《春秋》是孔子所作),有人認為有些內容有牽強附會的嫌疑。左傳以史實為主,補充了《春秋》中沒有記錄的大事,一些紀錄和《春秋》有出入,有人認為左傳的史料價值大於公羊傳和榖梁傳。
論語(二十卷)
禮記(四十九卷)
墨子

魯國世系

編輯

魯國國君

國君稱號
在位時間
在位年數
身份
魯文公(魯公伯禽)
前1045年-前998年
48年
周文公姬旦長子
前997年-前994年
4年
魯文公伯禽長子
前993年-前988年
6年
魯文公伯禽次子
前987年-前974年
14年
魯煬公長子
前973年-前924年
50年
魯煬公次子
前923年-前887年
37年
魯魏公長子
前886年-前855年
32年
魯魏公次子
前854年-前825年
30年
魯獻公長子
前824年-前816年
9年
魯獻公次子
前815年-前807年
9年
魯武公次子
魯廢公
前806年-前796年
11年
魯武公長孫,公子括長子
前795年-前769年
27年
魯武公第三子
弗湟
前768年-前723年
46年
息姑
前722年-前712年
11年
前711年-前694年
18年
前693年-前662年
32年
子斑
前662年-前661年
2個月
前661年-前660年
2年
魯莊公子,魯德公(魯君子斑)弟
魯釐公(魯僖公)
前659年-前627年
33年
前626年-前609年
18年
前608年-前591年
18年
黑肱
前590年-前573年
18年
前572年-前542年
31年
魯君野
前542年
3個月
前541年-前510年
32年
魯襄公子,魯剌公(魯君野)弟
前509年-前495年
15年
前494年-前468年
27年
前467年-前437年
31年
前436年-前416年
21年
前415年-前383年
33年
前382年-前353年
30年
前352年-前344年
9年
前343年-前323年
21年
前322年-前303年
20年
前302年-前280年
23年
前279年-前249年
31年

魯國後世

魯頃公二十四年(前256年),魯國為楚考烈王所滅,遷頃公於下邑(今安徽省碭山縣),另一説卞縣(一作卞邑,今山東泗水東、平邑西)為民,魯國滅亡。周赧王五十九年(前255年)被楚考烈王遷於莒城(魯國僅餘此一城,今山東省莒縣),頃公把周禮、儀禮藏於牆壁。公元前249年,魯頃公薨於柯(今山東東阿),遂葬。
讎子晦潛逃於今山東省汶上縣城西南35裏闞鄉,在魯國諸公之墓傍而居。漢平帝時期,封魯頃公八世孫公子寬為褒魯侯,奉周公祀,公子寬死後諡為“節”,其子公孫相如襲爵。王莽新朝時期,又封公孫相如後裔姬就為褒魯子。

魯國重要事件

編輯

魯國內公子糾後

魯莊公八年,齊公子糾前來魯國請求幫助。九年,魯莊公派人帶兵送公子糾入齊和公子小白爭位,最終卻讓公子小白搶先一步進入齊國,即位為齊桓公。齊桓公發兵攻打魯國,魯國因此殺掉公子糾向齊國謝罪。公子糾死後,追隨公子糾的臣子召忽自殺殉主,管仲則被魯國送還齊國,齊桓公聽從鮑叔牙的建言用管仲為大夫。

魯國曹沫劫盟

參見:曹沫劫盟
曹沫是魯國人,憑藉自身氣力大得到魯莊公的賞識,用他作為將軍。曹沫率軍三次與齊國對戰,三次都被打敗。魯國因此向齊割地求和,但魯莊公仍然用曹沫作為將軍。齊桓公與魯莊公在柯地會盟,曹沫趁機用匕首劫持了齊桓公要求返回侵佔魯國的割地,齊桓公無奈答應。事後齊桓公有反悔的想法,但被管仲勸阻依舊歸還了侵地。這件事被司馬遷記載到《史記·刺客列傳》中。

魯國夾谷之會

魯定公十年,定公與齊景公在夾谷會盟,孔子作為魯國會盟的相出席了本次會盟。會盟期間,齊國本想趁機欺辱魯國,但是孔子嚴格遵守盟禮的規章辦事並以此斥責了齊國不符合禮儀的行為。最終齊景公迫於周禮的威嚴與孔子的風範,向魯國謝罪並歸還了先前侵佔魯國的鄆、汶陽、龜陰等地。

魯國著名人物

編輯
成季:即公子季友。輔佐魯釐公治國十幾年,民得其樂,作《詩·魯頌》稱讚
襄仲:即公子遂。輔佐釐公、文公、宣公,多次出使齊國、晉國等強國,為魯國溝通外交、排憂解難
曹沫:曹沫劫盟
柳下惠:魯國宗親,春秋時期思想家。
臧文仲:春秋時魯大夫,世襲司寇,執禮以護公室。
曾參:即曾子
梓慎:天文學家
孔丘:儒家學派創始人
穀梁赤∶史官
公輸班:即魯班,姓公輸,名般,班般通用,後世土木工匠與戲班祖師
參考資料
  • 1.    《史記·魯周公世家》“周公旦者,周武王弟也。自文王在時,旦為子孝,篤仁,異於羣子。及武王即位,旦常輔翼武王,用事居多。武王九年,東伐至盟津,周公輔行。十一年,伐紂,至牧野,周公佐武王,作牧誓。破殷,入商宮。已殺紂,周公把大鉞,召公把小鉞,以夾武王,釁社,告紂之罪於天,及殷民。釋箕子之囚。封紂子武庚祿父,使管叔、蔡叔傅之,以續殷祀。遍封功臣同姓戚者。封周公旦於少昊之虛曲阜,是為魯公。”
  • 2.    山東魯國古城再發掘:首次發現門闕遺址  .中國新聞網[引用日期2017-01-23]
  • 3.    高士奇:周之最親莫如魯,而魯所宜翼戴者莫如周。
  • 4.    《左傳·隱公十一年》:羽父請殺桓公,將以求大宰。公曰:「為其少故也,吾將授之矣。使營菟裘,吾將老焉。」羽父懼,反譖公於桓公而請弒之。
  • 5.    《左傳·莊公三十二年》: 初,公築台臨黨氏,見孟任,從之。閟,而以夫人言許之。割臂盟公,生子般焉。
  • 6.    《左傳·莊公三十二年》:公疾,問後於叔牙。對曰:「慶父材。」問於季友,對曰:「臣以死奉般。」公曰:「鄉者牙曰慶父材。」成季使以君命命僖叔待於金鹹巫氏,使金鹹季鴆之,曰:「飲此則有後於魯國,不然,死且無後。」飲之,歸及逵泉而卒,立叔孫氏。
  • 7.    《左傳·莊公三十二年》: 八月癸亥,公薨於路寢。子般即位,次於黨氏。冬十月己未,共仲使圉人犖賊子般於黨氏。成季奔陳。立閔公。
  • 8.    《左傳·閔公二年》: 閔公,哀姜之娣叔姜之子也,故齊人立之。共仲通於哀姜,哀姜欲立之。閔公之死也,哀姜與知之,故孫於邾。齊人取而殺之於夷,以其屍歸,僖公請而葬之。
  • 9.    《左傳·閔公元年》:仲孫歸曰:「不去慶父,魯難未已。」
  • 10.    《左傳·閔公二年》:秋八月辛丑,共仲使卜齮賊公於武闈。成季以僖公適邾。共仲奔莒,乃入,立之。以賂求共仲於莒,莒人歸之。及密,使公子魚請,不許。哭而往,共仲曰:「奚斯之聲也。」乃縊。
  • 11.    《左傳·閔公二年》:成風聞成季之繇,乃事之,而屬僖公焉,故成季立之。
  • 12.    《左傳·僖公元年》:冬,莒人來求賂。公子友敗諸酈,獲莒子之弟拏。非卿也,嘉獲之也。公賜季友汶陽之田及費。
  • 13.    《左傳·文公十八年》:文公二妃敬贏生宣公。敬贏嬖而私事襄仲。宣公長而屬諸襄仲,襄仲欲立之,叔仲不可。仲見於齊侯而請之。齊侯新立而欲親魯,許之。   冬十月,仲殺惡及視而立宣公。書曰「子卒」,諱之也。仲以君命召惠伯。其宰公冉務人止之,曰:「入必死。」叔仲曰:「死君命可也。」公冉務人曰:「若君命可死,非君命何聽?」弗聽,乃入,殺而埋之馬矢之中。公冉務人奉其帑以奔蔡,既而復叔仲氏。   夫人姜氏歸於齊,大歸也。將行,哭而過市曰:「天乎,仲為不道,殺適立庶。」市人皆哭,魯人謂之哀姜。
  • 14.    《左傳·宣公十八年》:公孫歸父以襄仲之立公也,有寵,欲去三桓以張公室。與公謀而聘於晉,欲以晉人去之。冬,公薨。季文子言於朝曰:「使我殺適立庶以失大援者,仲也夫。」臧宣叔怒曰:「當其時不能治也,後之人何罪?子欲去之,許請去之。」遂逐東門氏。子家還,及笙,壇帷,覆命於介。既覆命,袒、括髮,即位哭,三踴而出。遂奔齊。書曰「歸父還自晉。」善之也。
  • 15.    《左傳·襄公十一年》:十一年春,季武子將作三軍,告叔孫穆子曰:「請為三軍,各徵其軍。」穆子曰:「政將及子,子必不能。」武子固請之,穆子曰:「然則盟諸?」乃盟諸僖閎,詛諸五父之衢。
  • 16.    《左傳·昭公五年》:五年春,王正月,舍中軍,卑公室也。毀中軍於施氏,成諸臧氏。初作中軍,三分公室而各有其一。季氏盡徵之,叔孫氏臣其子弟,孟氏取其半焉。及其舍之也,四分公室,季氏擇二,二子各一。皆盡徵之,而貢於公。以書。使杜泄告於殯,曰:「子固欲毀中軍,既毀之矣,故告。」杜泄曰:「夫子唯不欲毀也,故盟諸僖閎,詛諸五父之衢。」受其書而投之,帥士而哭之。叔仲子謂季孫曰:「帶受命於子叔孫曰:『葬鮮者自西門。』」季孫命杜泄。杜泄曰:「卿喪自朝,魯禮也。吾子為國政,未改禮,而又遷之。羣臣懼死,不敢自也。」既葬而行。
  • 17.    《左傳·昭公二十五年》:九月戊戌,伐季氏,殺公之於門,遂入之。平子登台而請曰:「君不察臣之罪,使有司討臣以干戈,臣請待於沂上以察罪。」弗許。請囚於費,弗許。請以五乘亡,弗許。子家子曰:「君其許之!政自之出久矣,隱民多取食焉。為之徒者眾矣,日入慝作,弗可知也。眾怒不可蓄也,蓄而弗治,將温。温畜,民將生心。生心,同求將合。君必悔之。」弗聽。郤孫曰:「必殺之。」公使郤孫逆孟懿子。叔孫氏之司馬鬷戾言於其眾曰:「若之何?」莫對。又曰:「我,家臣也,不敢知國。凡有季氏與無,於我孰利?」皆曰:「無季氏,是無叔孫氏也。」鬷戾曰:「然則救諸!」帥徒以往,陷西北隅以入。公徒釋甲,執冰而踞。遂逐之。孟氏使登西北隅,以望季氏。見叔孫氏之旌,以告。孟氏執郈昭伯,殺之於南門之西,遂伐公徒。子家子曰:「諸臣偽劫君者,而負罪以出,君止。意如之事君也,不敢不改。」公曰:「餘不忍也。」與臧孫如墓謀,遂行。
  • 18.    魯國的郊祭  .中國文物網[引用日期2015-05-14]
  • 19.    《史記》“成王少,周初定天下,周公恐諸侯畔周,公乃攝行政當國。管叔、蔡叔羣弟疑周公,與武庚作亂,畔周。周公奉成王命,伐誅武庚、管叔,放蔡叔。”
  • 20.    《史記·魯周公世家》“封周公旦於少昊之虛曲阜,是為魯公。周公不就封,留佐武王。”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