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馮夢龍

(中國明代文學家)

編輯 鎖定
馮夢龍(1574年—1646年),字猶龍、耳猶、子猶,號龍子猶、茂苑外史、顧曲散人、姑蘇詞奴、平平閣主人等。中國古代文學家、思想家、戲曲家。明朝南直隸蘇州府長洲縣(今江蘇蘇州)人 [1] 
馮夢龍出身士大夫家庭,與兄馮夢桂、弟馮夢熊並稱“吳下三馮”。明崇禎貢生。崇禎七年(1634年),任福建壽寧知縣。後回鄉從事著述。晚年奔走反清大業,未成,憂憤而終。
馮夢龍家富藏書,輯著《三遂平妖傳》《智囊》《廣笑府》《春秋指目》《古今譚概》《墨憨齋傳奇》《七樂齋稿》《燕都日語》《山歌》《壽寧縣誌》等。所輯話本《喻世明言》(又名《古今小説》)、《警世通言》《醒世恆言》(合稱“三言”)是中國白話短篇小説的經典代表。他以其對小説、戲曲、民歌、笑話等通俗文學的創作、蒐集、整理、編輯,為中國文學作出了獨異的貢獻。 [2] 
(概述圖馮夢龍塑像取自寧德網) [3] 
本    名
馮夢龍
猶龍、耳猶、子猶
龍子猶、茂苑外史、顧曲散人、姑蘇詞奴、平平閣主人
所處時代
明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蘇州府長洲縣(今江蘇蘇州)
出生日期
1574年
逝世日期
1646年
主要作品
《喻世明言》
《警世通言》
《醒世恆言》
主要成就
小説創作
戲曲創作

馮夢龍人物生平

編輯

馮夢龍科考失意

馮夢龍是出身名門世家,明萬曆二年(1574年),出生於南直隸蘇州府吳縣籍長洲(今蘇州)葑門一帶。 [1] 
眾多研究馮夢龍的書籍,在提到馮夢龍的裏籍時,大多認為他家在蘇州葑門一帶,有的明確指出他住在葑門內或葑溪旁,屬於葑溪馮氏。
馮夢龍出身於理學名家,從小受到了很好的文化教育,而且酷嗜經學。他從小好讀書,童年和青年時代與封建社會的許多讀書人一樣,把主要精力放在誦讀經史以應科舉上。他在青年時期高中秀才,但長期沒有考中舉人。 [1]  [4] 

馮夢龍着力編書

萬曆二十四年(1596年),馮夢龍向船伕蒐集民歌。他在《山歌·卷五雜歌四句》記錄了一首題為《鄉下人》的山歌,並在“附註”中詳細記述了當時採風的過程:“餘猶記丙申年間(明萬曆二十四年)一鄉人棹小船放歌而回,暮夜誤觸某節推舟,節推曰:‘汝能即事作歌,當釋改’,鄉人放聲歌日:‘天昏日落黑湫,小船頭砰子大船頭,小人是鄉下麥咀弗知世事了撞箇樣無頭禍,求箇青天爺爺千萬沒落了我箇頭’,節推大喜,更以壺酒勞而遺之。”青年馮夢龍利用與都市下層人民接觸的機會,廣泛蒐集民歌、民謠、謎語、民間故事等民間文學作品。
馮夢龍青年時期曾與好友董遐周同登吳山組織“詩社”,其兄馮若木估計亦是詩社成員。
萬曆三十二年(1604年)前後,創作傳奇《雙雄記》,《雙雄記》二卷36出,題“古吳龍子猶編,松陵沈伯明校”,刊《墨憨齋定本傳奇》。
萬曆三十三年(1605年),馮夢龍所輯《童痴一弄·掛枝兒》刊佈成帙。
萬曆三十四年(1606年),其友沈德符撰《野獲編》初編二十卷序刊,內《時令小曲》條謂:“比年以來,又有《打棗竿》《掛枝兒》二曲,其腔調約略相似,人人習之,亦人人喜聽之,以至刊佈成帙。”即指前書。
萬曆丁三十五年(1607年),馮夢龍為董遐周出版的《廣博物志》校訂。《廣博物志》系董遐周所編,有萬曆三十五年序。“卷二十三”前題“隴西董斯張編,吳趨馮夢龍訂”,足可為證,馮夢龍在《太霞新奏·卷十》稱:“遐周絕世聰明,其所著廣博物志,靜嘯裔集,俱為文人珍誦。
萬曆三十七年(1609年),這是他一生重大轉折的時期。在這一年,馮夢龍與名妓侯慧卿分離,從此,“遂絕青樓之好”。所輯《童痴二弄·山歌》約在是年刊行。敍雲:“若夫借男女之真情,發名教之偽藥,其功與《掛枝兒》等,故錄《掛枝詞》而次及《山歌》。
萬曆四十二年(1614年),馮夢龍輯成《童痴三弄·笑府》,時人評為“煩簡筆削之間,各自有致”。
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馮夢龍,赴麻城田公子約,“讀書楚黃,與同社諸兄弟掩關卒業,益加詳定”所輯之《麟經指月》;同時“授簡小青衣,無問杯餘茶罷,有暇輒疏所睹記”,編成《古今笑》三十六卷。同年,有會稽女子過山東新嘉驛,題三絕句壁上.自敍其失身武夫,被虐冢婦,語殊酸惻。
萬曆四十八年(1620年),是年春朝,馮夢自刻《古今笑》行世。九月,泰昌改元,《麟經指月》刊行;長至前一日,增補《北宋三遂平妖傳》成四十回,由天許齋梓行小説》四十卷。
天啓初,馮夢龍前因天許裔遭祝融之災,其所增補的《三遂平妖傳》版毀於火,乃重訂舊序而由金圈嘉會堂刻之,改題《新平妖傳》;《古今小説》則板歸衍慶堂,重加校定,刊誤補遺,改題《喻世明言》,作為“三言”之一。
天啓中,馮夢龍所編之《古今笑》,經梅之煩校閲,由書林葉昆池能遠居改版行世,易名《古今譚概》。
天啓四年(1624年),馮夢龍所編《警世通言》四十卷,由兼善堂梓行,此為“三言”之二。歲末,社友錢謙益作《新嘉驛壁和袁三小修題會稽女子詩》。“此詩一傳,文人爭和之。”馮夢龍各和三首,後收入《情史類略》。
天啓五年(1625年),春二月既望,馮夢龍為王驥德《曲律》作序,“題於葑溪之不改樂庵”。九月,所纂《春秋衡庫》由葉昆池能遠居梓行,楚黃友人李長庚為之序。
天啓六年(1626年),馮夢龍去浙江秀水(即今嘉興),“坐蔣氏(蔣之翹,字楚椰)三徑齋小樓近兩月,輯成《智囊》二十七卷”,金壇張明弼、長洲沈去疑為之序。同年九月,又刪輯成《太平廣記鈔》八十卷,李長庚復為之序。
天啓七年(1627年),馮夢龍編有散曲集《太霞新奏》;中秋,所著《醒世恆言》四十卷序刊,此為“三言”之三。
崇禎元年(1628年),《情史類略》大體編就,但隨刻隨有“補遺”。
崇禎二年(1629年),《情史類略》最終編定,內注有與“小説”《醒世恆言》同素材者,説明成書在其後。 [5]  [6] 

馮夢龍官宦生活

崇禎三年(1630年),馮夢龍成貢生。此後開始了官宦生活。先是入國子監為貢生(見《蘇州府志選舉》),接着以歲貢為丹徒(今鎮江)訓導。同年,與當時里居在家鄉丹徒的阮大鋮同登北固樓甘露寺。馮夢龍在丹徒訓導任內,曾勸縣令石景雲為民落實升科不實之事。在丹徒任內,還編過《四書指月》。
崇禎七年(1634年)馮夢龍從丹徒訓導升任福建壽寧知縣。六、七月間,馮夢龍赴任壽寧前,曾到常熟巡按公署向祁彪佳告別,祁彪佳《巡吳省錄》説:“總鎮許建衡來晤廣文,馮夢龍亦以升令進謁”赴任途中“於松陵之舟中”,完成《智囊補》的修訂工作。
崇禎十一年(1638年),馮夢龍在壽寧知縣的任期滿,即回蘇州。
崇禎十七年(1644年)冬,祁彪佳辭官回山陰,馮夢龍送至松陵,並以“新作”《新列國志》惠贈,同時囑咐沈白晉,要抓緊出版《詞譜》的工作。 [5]  [6] 

馮夢龍奔走反清

清順治二年(1645年)年春,馮夢龍從蘇州至松陵(吳江)與沈自晉告別後,到浙江吳興(苕溪),杭州(武林)天台(石樑,天姥間)一帶進行反清復明活動,時間大概不短,當時正是“烽火須臾狂奔,未有寧跑”的時候。
順治初年,著《中興偉略》,記唐王朱聿鍵監國福州事。在天下動盪的局勢中,在清兵南下時,馮夢龍除了對反清積極進行宣傳,刊行《中興偉略》諸書之外,還以七十高齡,親自奔走反清大業。他是一位愛國者,在崇禎年間任壽寧知縣時,曾上疏陳述國家衰敗之因。
清順治三年(1646年)春,馮夢龍憂憤而死,享年七十三歲。 [1]  [5]  [6]  [7]  [8] 

馮夢龍主要影響

編輯

馮夢龍文學成就

馮夢龍全集 馮夢龍全集
文學創作
馮夢龍在小説、戲曲、文藝理論上都作出了傑出貢獻,在文學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馮夢龍詩集今已不存,而由他編纂的三十種著作得以傳世,為中國文化寶庫留下了一批不朽的珍寶。其中流傳最廣且影響最大的是“三言”,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恆言》。《喻世明言》初刻時名為《全像古今小説》,後來為了和三言之意,改名為《喻世明言》。
馮夢龍編選的“三言”代表了明代擬話本的成就,是中國古代白話短篇小説的寶庫。這三部小説集相繼輯成並刊刻於明代天啓年間。“三言”中每個短篇小説集各四十篇,共一百二十篇,其中明代擬話本約有七、八十篇。“三言”的內容很複雜,其中較多地涉及到市民階層的經濟活動,表現了小生產者之間的友誼;也有一些宣揚封建倫理綱常、神仙道化的作品;其中表現戀愛婚姻的佔很大比例,《杜十娘怒沉百寶箱》是其中最優秀的一篇,也是明代擬話本的代表作。總之,明代擬話本較多反映了市民階層的感情意識和道德觀念,具有市民文學色彩。它表現了資本主義萌芽時期的社會風貌,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藝術上,“三言”比宋元話本有了很大進步。它與宋元話本一樣,具有情節曲折的特點,但它的篇幅加長了,主題思想更集中,人情世態的描繪更豐富,內心刻畫上也更細膩。但是,“三言”藝術上也有不少缺點。小説中的矛盾衝突一般不如話本的直接尖鋭,語言上文言成分增多了,雖然比較洗煉、流暢,但沒有話本的鮮明、生動。 [9] 
“三言”所收錄的作品,有宋元舊篇,也有明代新作和馮夢龍擬作。無論是宋元舊篇,還是明代新作,都程度不等地經過馮夢龍增刪和潤飾。這些作品,題材廣泛,內容複雜。有對封建官僚醜惡的譴責和對正直官吏德行的讚揚,有對友誼、愛情的歌頌和對背信棄義、負心行為的斥責。更值得注意的,有不少作品描寫了市井之民的生活。"三言"即表現了資本主義萌牙時期的新思想,又存留有消極、腐朽、庸俗的舊意識。這種進步和落後交織在一起的現象,正是新興市民文學的基本特徵。在藝術表現方面,"三言"中的那些優秀作品,既重視故事完整,情節曲折和細節豐富,又調動了多種表現手段,刻畫人物性格。正如《今古奇觀序》中所稱:“極摹人情世態之歧,備寫悲歡離合之致,可謂欽異拔新,洞心駴目。”這標誌着中國短篇白話小説的民族風格和特點已經形成。"三言"是一個時代的文學,它的刊行,不僅使許多宋元舊篇免於湮沒,而且推動了短篇白話小説的發展和繁榮,影響深遠。 [8] 
三言二拍 三言二拍
“三言”主要表現以下幾方面的內容:(一)通過動人的愛情故事,描寫了被壓迫婦女追求幸福生活的願望,抨擊了封建制度對婦女的壓迫。(二)描寫封建統治階級內容鬥爭,表現了人民對封建統治者罪惡的憤怒譴責。(三)歌頌友誼,斥責背信棄義的行為。這類作品的大批出現,説明了當時政治的黑暗,社會風氣的惡劣;也反映了中葉後城市工商業的繁榮,市民階層的壯大。 [9] 
“三言”不僅在當時引起轟動,而且至今仍然受到國內外廣大人民的喜愛,成為文學史上少有的經典之作。馮夢龍的小説是最早被翻譯成外文的中國文學作品。1735年巴黎出版的《中華帝國全志》中以英文翻譯了兩篇馮夢龍的小説《莊子休鼓盆成大道》和《呂大郎還金完骨肉》。19世紀以後,又有五十多篇“三言”中的小説被譯為英文,二十四篇譯為法文。此外,德文、俄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等等文字的譯本也很多。
“三言”之外,馮夢龍還有一個“三部曲”系列的小説類書:《智囊》《古今談概》《情史》。《智囊》之旨在“益智”,《古今談概》之旨在“療腐”,《情史》之旨在“情教”,均表達了馮夢龍對世事的關心。而《智囊》是其中最具社會政治特色和實用價值的故事集。除此之外,馮夢龍還曾參與校對精刻《水滸全傳》,評纂《太平廣記鈔》《太霞新奏》,還有《新列國志》《增補三遂平妖傳》《古今烈女演義》《廣笑府》《墨憨齋定本傳奇》,以及許多解經、紀史、採風、修志的著作,如研究《春秋》的著作《麟經指月》等。 [10] 
馮夢龍所編纂的這些書,從出版學的角度來看,有一個共同的重要特點,就是注重實用。他的那些記錄當時歷史事件的著作在當時具有很強的新聞性;他的那些解説經書的輔導教材受到習科舉的士子們的歡迎;他的那些供市井細民閲讀的擬話本、長篇説部、小説類書,以及劇本民歌、笑話等有更大的讀者羣,為書商帶來了巨大的利潤。這使得馮夢龍的編輯工作,具有一定的近代市場經濟下的出版業的特色。在《智囊》一書中,也充分體現了這些特點。 [2]  [8]  [11] 
文學理論
馮夢龍在思想上敢於衝破傳統觀念。他提出:“世俗但知理為情之範,孰知情為理之維乎?”(《情史》卷一《總評》)強調真摯的情感,反對虛偽的禮教。馮夢龍重視通俗文學所涵藴的真摯情感與巨大教化作用。他認為通俗文學為“民間性情之響”,“天地間自然之文”,是真情的流露。在《敍山歌》中,他提出要“借男女之真情,發名教之偽藥”的文學主張,表現了衝破禮教束縛、追求個性解放的時代特質。他重視通俗文學的教化作用,在《古今小説序》中,認為“日誦《孝經》《論語》,其感人未必如是之捷且深”,通俗小説可以使“怯者勇、淫者貞、薄者敦、頑鈍者汗下”。這些見解對鄙視通俗文學的論調是一個有力的打擊。 [8] 
綜合馮夢龍的小説創作,他的文學主張主要有下面三點。
第一,馮夢龍在文學上主張“情真”。他重感情,認為情是溝通人與人之間最可貴的東西,甚至提出要設立一種“情教”,用它取代其它的宗教。他曾自負的説“子猶諸曲,絕無文采,然有一字過人,曰真”。(《有懷》評),又在《敍山歌》中説山歌“借男女之真情,發名教之偽藥”。落實到小説中,他在《警世通言序》中説小説要做到“事真而理不贗,即事贗而理亦真”。在他的有關小説的眉批裏,常可看到“敍別致悽婉如真”,“話得真切動人”,“口氣逼真”,“真真”等。情真、事真、理真是馮夢龍在各種文學形式中反覆提到的,是他追求的總目標,有很高的理論價值。
第二,他雖然不反對文言小説,他的《情史》便收集了很多文言作品,但他更強調文學作品的通俗性,作品通俗易懂才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他在《古今小説序》中説:“大抵唐人選言,入於文心;宋人通俗,諧於里耳。天下之文心少而里耳多,則小説之資於選言者少,而資於通俗者多。試令説話人當場描寫,可喜可愕,可悲可涕,可歌可舞;再欲捉刀,再欲下拜,再欲決脰,再欲捐金;怯者勇,淫者貞,薄者敦,頑鈍者汗下。雖小誦《孝經》《論語》,其感人未必如是之捷且深也。噫,不通俗而能之乎?”又在《醒世恆言序》説:“尚理或病於艱深,修詞或傷於藻繪,則不足以觸里耳,而振恆心”。這裏,“文心”指的是文人典雅的作品,“里耳”是閭巷平民的感受,只有通俗的作品,才能得到閭里小民的欣賞。
第三,馮夢龍主張文學有教化作用,而且主張把社會教化的內容和通俗易懂的形式結合起來。他在《警世通言序》中舉了里巷小兒聽《三國》故事受小説人物影響的例子:裏中兒代庖而創其指,不呼痛,或怪之。曰:“吾頃從玄妙觀聽《三國志》來,關雲長刮骨療毒,且談笑自若,我何痛為?”這個例子生動的説明通俗小説的巨大影響力,確不是被奉為經典的《孝經》《論語》這類書所能達到的。所以馮夢龍希望藉着這些通俗作品去達到教化的目的。“三言”就是他的實踐,他解釋“三言”的命名:明者,取其可以導愚也;通者,取其可以適俗也;恆者,習之而不厭,傳之而可久。三刻殊名,其義一耳。(《醒世恆言序》)明白地昭示這套書的目的是“導愚”、“適俗”和“習之不厭,傳之可久”。 [8]  [12] 

馮夢龍戲曲成就

三言二拍 三言二拍
馮夢龍作為戲曲家,主要活動是更定傳奇,修訂詞譜以及在戲曲創作和表演上提出主張。至於馮夢龍創作的傳奇作品,傳世的只有《雙雄記》和《萬事足》兩種,雖能守曲律,時出俊語,宜於演出,但所寫之事,缺少現實意義。馮夢龍之所以重視更定和修譜工作,在於他看到當時傳奇之作,“人翻窠臼,家畫葫蘆,傳奇不奇,散套成套”(《曲律序》)的現象嚴重。為了糾正這種弊端,使之振興,於是主張修訂詞譜,制訂曲律,以期“懸完譜以俟當代之真才”(《曲律序》)。同時提出“詞學三法”,強調調、韻、詞三者不應偏廢。在馮夢龍看來,一部優秀劇作,應該情真意新,韻嚴調協,詞藻明白,文采斐然,案頭場上,兩擅其美。馮夢龍正是在這種主張驅使之下,從事傳奇更定工作的。
馮夢龍更定的作品達數十種之多,現可考者有17種,其中頗有不少名作,如湯顯祖的《牡丹亭》《邯鄲夢》、袁晉的《西樓記》、李玉的《一捧雪》《人獸關》《永團圓》《佔花魁》,以及《精忠旗》等。在更定過程中,馮夢龍強調關目的真實自然,合乎情理,突出中心,反對枝蔓。更定的《精忠旗》,便是以慷慨大節為主腦,突出岳飛忠君愛國和將士人民對他的愛戴。他還注重人物性格的多側面刻畫,使之生動鮮明。以更好地發揮“傳奇之袞鉞”的作用。在他更定的《酒家》中,就曾給各種人物以不同的個性特徵,“雖婦人女子,胸中好醜,亦自了了”(《酒家序》)。對於音律,見原作落調失韻處,馮夢龍也總是按譜加以修改,以便於演唱。他要更定湯顯祖《牡丹亭》的原因,便是認為這部具有無限才情的傑作,只是“案頭之書,非當場之譜”(《風流夢小引》),馮夢龍更定的《牡丹亭》,與湯顯祖原著的意趣,雖有所差異,但也的確使之便於用崑腔演唱。《春香鬧學》《遊園驚夢》《拾畫叫畫》等崑曲劇目,便有采用馮夢龍定本的地方。馮夢龍更定傳奇的工作,對於糾正創作脱離舞台的案頭化偏向,繁榮明末戲曲,起了一定的積極作用。
在戲曲表演藝術方面,馮夢龍也有不少精湛之論。他在《雙雄記序》中提出,“歌者”必須識別調的宮商,音的清濁,不能“弄聲隨意”、“唇舌齒喉之無辨”。在更定傳奇的眉評中,也時時“提示”演員,何處是“精神結穴”處,戲要做足;何曲演時不宜刪略。要求演員應認真領會角色的思想感情,氣質風度,以及其所處的藝術環境,演出神情和個性來。這表明馮夢龍在有意地探討表演藝術的規律,並從理論上作了一些總結。 [13] 

馮夢龍歷史評價

編輯
凌濛初:“龍子猶氏《喻世》等諸言,頗存雅道。”(《拍案驚奇序》) [11] 
繆泳禾:“馮夢龍是中國文學的驕傲。”“他建立了自己獨特的文藝理論體系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中國古代著名文學家》) [14] 
潛明茲:“薄伽丘開闢了一個新時代,而馮夢龍卻沒有迎來一個新世界。因此“三言”便沒有取得《十日談》那樣令人矚目的世界地位。這究竟是歷史的過錯,還是馮夢龍本人的失誤,抑或是前者決定了後者?” [15] 

馮夢龍軼事典故

編輯

馮夢龍愛情故事

馮夢龍年輕時,曾有過一段“逍遙豔冶場,遊戲煙花裏”的生活。僅在他著作中留下姓名的青樓女子便有10多人:侯慧卿、馮愛生、白小樊……他一生中的最愛便是蘇州名妓侯慧卿。兩人性情相投,知心合意,盼望着能夠廝守終生。可是馮夢龍家境貧困,根本沒有能力為戀人贖身。
在無望的守候中,侯慧卿最終被一個商人買去。馮夢龍對於未來幸福生活的期盼從此化為泡影,他寫下許多淒涼的詩句,表達了與愛人訣別的痛楚與絕望。在一首詩的序裏,馮夢龍這樣寫道:“年年有端二(農曆五月初二),端二無慧卿。去年今日,我們痛苦分別,從今往後連這樣悲傷的分別的日子也不可再得!”曾有記載説馮夢龍失去摯愛後寫下了《怨離詩》30首,總名《鬱陶集》。這本集子今已失傳,但《怨離詩》保存下來一首:“詩狂酒癖總休論,病裏時時晝掩門。最是一生悽絕處,鴛鴦冢家欲招魂。”從中可以看出,馮夢龍失戀後曾大病一場,閉門謝客,一心創作情詩。從此之後他再也不去青樓。 [16] 

馮夢龍清官廉吏

除了文學方面的高深造詣,馮夢龍還是位令人敬仰的清官廉吏。明崇禎七年(1634年),已經60歲的馮夢龍在花甲之年被選派至福建壽寧擔任縣令。當時的壽寧位置偏遠、交通閉塞、經濟貧困、文化落後。到任壽寧縣令後,他盡最大努力減輕民眾負擔,解決百姓温飽問題,防止百姓因走投無路而鋌而走險,減少案件的發生和簡化案件的審理程序,以實現無訟的目的。
在壽寧為官期間,他還消除匪禍虎患,抵禦倭寇,禁溺女嬰,崇文興教,充分展現了他愛民、務實、清廉的形象。 [17] 

馮夢龍巧對對聯

褚人獲 《堅瓠壬集》 卷四載:馮猶龍(夢龍)先生偶與諸少年會飲。少年自恃英俊,傲氣凌人,猶龍覺之。擲色,每人請量,俱雲不飲。猶龍飲大觥:“収全色。”連飲數觥曰:“全色難得,改取五子一色又飲數觥曰:“諸兄俱不飲,學生已醉,請用飯。”而別。諸少年銜恨,策日:“做就令二聯。俟某作東,猶龍居第三位,出以難之,令要花名迴文姊妹,十姊妹,二八佳人多姊妹,多姊妺,十姊妹。”過盆曰:“行不出罰三大觥。次位曰:“佛見笑,佛見笑,二八佳人開口笑,開口笑,佛見笑。”過猶龍,猶龍“月月紅,月月紅,二八佳人經水通,經水通,月月紅,”諸少年為法自斃,俱三大收令亦無。猶龍代收之。”日:“並頭蓮,並頭蓮,二八佳人共眠共枕眠,並頭蓮。”諸少年佩服。 [7] 

馮夢龍人際關係

編輯
關係
姓名
備註
兄弟
哥哥
馮夢桂
畫家
弟弟
馮夢熊
詩人
情人
侯慧卿、馮愛生、白小樊

兒子
馮焴
字贊明
孫子
馮端虛
[1]  [16] 

馮夢龍主要作品

編輯
《情史》封面 《情史》封面
馮夢龍勤於著作,作品總數超過五十種。曾編過福建壽寧縣的方誌《壽寧待志》。清兵入關後還從南下避兵禍的難民中收集材料,寫成了《甲申紀事》《中興偉略》兩部保存了珍貴歷史資料的書。主要作品有以下幾類:
  1. 話本·小説類(短篇小説):《喻世明言》《醒世恆言》《警世通言》;
  2. 話本·講史類(長篇歷史演義):《有夏至傳》、《東周列國志》(《新列國志》)、《兩漢志傳》《平妖傳》《盤古至唐虞傳》;
  3. 民歌類:《童痴一弄·掛枝兒》《童痴二弄·山歌》《夾竹桃頂真千家詩》;
  4. 筆記小品類:《智囊》《古今談概》《情史》《笑府》《燕居筆記》;
  5. 戲曲類:撰作的有傳奇《雙雄記》《萬事足》二種;改訂的則有《新灌園》《酒家傭》《女丈夫》《量江記》《精忠旗》《夢磊記》《灑雪堂》《西樓楚江情》《三會親風流夢》《雙丸記》《殺狗記》《三報恩》等;
  6. 散曲、詩集、曲譜類:《宛轉歌》和詩集《七樂齋稿》,均已失傳,《太霞新奏》《最娛情》《墨憨齋傳奇定本》等;
  7. 時事類:《王陽明出生靖難錄》《甲申紀事》《中興實錄》《中興偉略》;
  8. 應舉類:《春秋衡庫》《麟經指月》《春秋別本大全》《四書指月》《春秋定旨參新》;
  9. 其他:《壽寧待志》《折梅箋》《楚辭句解評林》《牌經》《馬吊腳例》等。 [18] 

馮夢龍後世紀念

編輯
郵票上的馮夢龍 郵票上的馮夢龍
紀念郵票
2015年4月4日中國發行《中國古代文學家(四)》郵票,其中第2枚就是馮夢龍。 [19] 
馮夢龍村
蘇州相城區黃埭鎮新巷村為了紀念馮夢龍,2014年11月15日將“新巷村”更名為“馮夢龍村”。 [20]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