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馮夢龍

(中國明代文學家)

編輯 鎖定
馮夢龍(1574年—1646年),字猶龍、耳猶、子猶,號龍子猶、茂苑外史、顧曲散人、姑蘇詞奴、平平閣主人等。 [23]  中國古代文學家、思想家、戲曲家。明朝南直隸蘇州府長洲縣(今江蘇蘇州)人 [1] 
馮夢龍出身士大夫家庭,與兄馮夢桂、弟馮夢熊並稱“吳下三馮”。從小好讀書,原欲應試入仕,然屢試不第,於荼坊酒樓頻繁接觸下層社會,積累了大量民間文學史料。 [24]  崇禎三年(1630年)補為貢生,次年破例授丹徒訓導。崇禎七年(1634年)升任福建壽寧知縣。 [23]  崇禎十一年(1638年),任滿致仕回鄉從事著述。晚年奔走反清大業未成。 [6]  清順治三年(1646年)春,馮夢龍憂憤而死,一説被清兵所殺。 [23] 
馮夢龍思想上受王守仁、李贄影響,強調真摯的情感,反對虛偽的禮教。主張以“情教”取代“宗教”,重視文學的教化作用。 [24]  其家多藏書,輯有《三遂平妖傳》《智囊》《廣笑府》《春秋指目》《古今譚概》《墨憨齋定本傳奇》等。 [2]  所輯“三言”是中國白話短篇小説的經典代表,創新、豐富了漢文學。 [24]  他以其對小説、戲曲、民歌、笑話等通俗文學的創作、蒐集、整理、編輯,為中國文學作出了獨異的貢獻。 [2] 
(概述圖馮夢龍塑像取自寧德網) [3] 
本    名
馮夢龍
猶龍、耳猶、子猶
龍子猶、茂苑外史、顧曲散人、姑蘇詞奴、平平閣主人
所處時代
明代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蘇州府長洲縣(今江蘇蘇州)
出生日期
1574年
逝世日期
1646年
主要作品
喻世明言
警世通言
醒世恆言
主要成就
小説創作
戲曲創作

馮夢龍人物生平

編輯

馮夢龍科考失意

明萬曆二年(1574年),馮夢龍出生於南直隸蘇州府吳縣籍長洲(今江蘇蘇州)葑門一帶。 [1]  《馮夢龍研究》等書在提到馮夢龍的裏籍時,大多認為他家在蘇州葑門一帶,有的明確指出他住在葑門內或葑溪旁,屬於葑溪馮氏。 [1] 
馮夢龍出身於理學名家,從小受到了很好的文化教育,而且酷嗜經學。他從小好讀書,童年和青年時代與封建社會的許多讀書人一樣,把主要精力放在誦讀經史以應科舉上。他在青年時期高中秀才,但長期沒有考中舉人。 [4] 

馮夢龍着力編書

萬曆二十四年(1596年),馮夢龍利用與都市下層人民接觸的機會,廣泛蒐集民歌、民謠、謎語、民間故事等民間文學作品。又曾與好友董遐周同登吳山組織“詩社”,其兄馮夢桂也是詩社成員。 [4] 
萬曆三十二年(1604年)前後,馮夢龍創作傳奇《雙雄記》,《雙雄記》二卷三十六出,刊《墨憨齋定本傳奇》。 [5] 
萬曆三十三年(1605年),馮夢龍所輯《童痴一弄·掛枝兒》刊佈成帙。 [5] 
萬曆三十五年(1607年),馮夢龍為董遐周出版的《廣博物志》校訂。《廣博物志》系董遐周所編,有萬曆三十五年序。“卷二十三”前題“隴西董斯張編,吳趨馮夢龍訂”。 [5] 
萬曆三十七年(1609年),馮夢龍與名妓侯慧卿分離。所輯《童痴二弄·山歌》約在是年刊行。 [5] 
萬曆四十二年(1614年),馮夢龍輯成《童痴三弄·笑府》。 [5] 
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馮夢龍赴麻城田公子之約,勘定其編輯的《麟經指月》,同時編成《古今笑》三十六卷。 [5] 
萬曆四十八年(1620年)春,馮夢龍自刻《古今笑》行世。九月,《麟經指月》刊行,不久增補《北宋三遂平妖傳》成四十回,由天許齋刊刻發行,同時刻有《古今小説》四十卷。 [5] 
天啓元年(1621年),馮夢龍因之前天許齋遭火災導致其所增補的《三遂平妖傳》刻板被毀,於是重訂舊序,並由由金閶嘉會堂刊刻而成,改名字為《新平妖傳》;其編訂的《古今小説》則由衍慶堂重新加以校定,刊誤補遺,改名字為《喻世明言》。後其編訂的《古今笑》經過梅之熉校閲,由葉昆池的能遠居改版發行於世,改名字為《古今譚概》。 [5] 
天啓四年(1624年),馮夢龍所編《警世通言》四十卷由兼善堂發行。歲末,社友錢謙益創作《新嘉驛壁和袁三小修題會稽女子詩》,馮夢龍和詩三首,後被收入《情史類略》。 [5] 
天啓五年(1625年)二月十六日,馮夢龍為王驥德《曲律》作序。九月,所纂《春秋衡庫》由葉昆池能遠居刊刻發行,李長庚替他作序。 [5] 
天啓六年(1626年),馮夢龍去浙江秀水(即今嘉興)輯成《智囊》二十七卷,金壇張明弼、長洲沈去疑為他作序。同年九月,馮夢龍又刪輯成《太平廣記鈔》八十卷,李長庚為他作序。 [5] 
天啓七年(1627年),馮夢龍編有散曲集《太霞新奏》。中秋時,馮夢龍所著的《醒世恆言》四十卷序刊行。 [5] 
崇禎元年(1628年),《情史類略》於次年最終編定。 [5]  [4] 

馮夢龍官宦生活

崇禎三年(1630年),馮夢龍入國子監為貢生,此後開始了官宦生活。接着以歲貢為丹徒(今鎮江)訓導。同年,與當時里居在家鄉丹徒的阮大鋮同登北固樓甘露寺。馮夢龍在丹徒訓導任內,曾勸縣令石景雲為民落實升科不實之事。在丹徒任內,還編過《四書指月》。 [4] 
崇禎七年(1634年),馮夢龍從丹徒訓導升任福建壽寧知縣。六、七月間,馮夢龍赴任壽寧前,曾到常熟巡按公署向祁彪佳告別,完成《智囊補》的修訂工作。 [4] 
崇禎十一年(1638年),馮夢龍壽寧知縣任期滿,即回蘇州。回到蘇州後,馮夢龍的生活基本安定,直至明朝滅亡。 [6] 

馮夢龍奔走抗清

崇禎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禎帝自盡,清兵入關。馮夢龍以“七一老人草莽臣馮夢龍”的身份,在蘇州蒐集、編寫、自刻《甲申紀事》十三卷,寄望南明弘光朝廷勵精圖治。 [4]  [5]  馮夢龍還著有《中興偉略》,記唐王朱聿鍵監國福州事。 [4]  [5] 
順治元年(1644年)冬,祁彪佳辭官回山陰,馮夢龍送至松陵,並以“新作”《新列國志》惠贈,同時囑咐沈自晉,要抓緊出版《詞譜》的工作。
清順治二年(1645年)年春,馮夢龍從蘇州至松陵(吳江)與沈自晉告別後,到浙江吳興(苕溪),杭州(武林)天台(石樑,天姥間)一帶進行反清復明活動。 [4]  [5] 
清順治三年(1646年)春,馮夢龍逝世,享年七十三歲。 [1]  [4]  [5]  [7]  [8] 

馮夢龍主要影響

編輯

馮夢龍政治

  • 綜述
明崇禎七年(1634年),馮夢龍被選派至福建壽寧擔任縣令。當時的壽寧位置偏遠、交通閉塞、經濟貧困、文化落後。馮夢龍築城牆、設司更,帶頭捐俸集資修建一些必要的設施。在知縣任上,他施行着自己的人生理想:做賢明官員,造福百姓。 [21]  他盡最大努力減輕民眾負擔,解決百姓温飽問題,防止百姓因走投無路而鋌而走險,減少案件的發生和簡化案件的審理程序,以實現無訟的目的。 [14]  他發佈的政綱是勸耕、彌訟、戒溺女,鼓勵百姓耕作,勸誡他們不要輕易打官司,不要溺殺女嬰。 [21]  他還消除匪禍虎患,抵禦倭寇,崇文興教,充分展現了他愛民、務實、清廉的形象。 [14] 
馮夢龍在人口問題上也有自己的見解。他認為“人生二男二女”,勢必造成人口大量膨脹,無法養育,因此“不若人生一男一女,永無增減,可以長久。若二男二女,每生加一倍,日增不減,何以養之?”他可算是古代最早突破“多子多孫為福”傳統觀念的文人。《福寧府志》、《壽寧縣誌》均將他列入《循吏傳》,稱他“政簡刑清,首尚文學,遇民有恩,待士有禮”。 [21] 
  • 修城牆,除虎患
馮夢龍上任壽寧知縣後是想有大作為的,但他必須面對壽寧的實際。最大的困難是“民無餘欠,庫無餘財”。明代中葉以後,各種社會矛盾激化,韃靼、倭寇等邊患加劇,朝廷開支膨脹,只能通過橫徵暴斂來維持統治。其結果是縣財政嚴重困難。加上嘉靖年間,倭寇還曾三次竄犯壽寧縣城。在這種情況下,馮夢龍只能向上級申請一些財政補助,並且用“帶頭捐俸祿”的辦法,發動吏屬共同來辦一些力所能及的實事。 [26] 
馮夢龍做的第一件事是修城牆,立譙樓:“申請各台捐俸蠲贖,重立四門譙樓,城之崩潰處悉加修築”,“又置大鼓一面,設司吏一名於縣之門樓”。從而解決了從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倭寇毀城以來長達72年未解決的問題。 [26] 
上任壽寧第一天晚上聽到的老虎傷人事件,馮夢龍又瞭解到:原先“壽寧無虎患,自西門城樓塌毀後,乃有虎”。修復城門後,當地一些人建議“禱於城隍”,但是沒有效果。馮夢龍改向民間調查,瞭解到離城數十里的平溪鄉,“有匠周姓者,善為阱”。他親往拜訪,看到“阱”的妙用:就是造一件小屋,中間設置機關,拴一隻羊在裏面作誘餌。老虎闖入吃羊,觸動機關,就被困在屋裏,周圍埋伏的人就可乘機將之擊斃。馮夢龍決定“捐俸造數具,置虎常遊處,各畀二羊,責令居民守視,獲一虎賞三金。”這個辦法很靈:“半載間,山後、溪頭及平溪連斃三虎,自是絕跡”。 [26] 
  • 防倭患,抓國防
倭寇三次入侵壽寧這個殘酷的事實,使馮夢龍認識到抓國防建設的重要性。他發現縣城之北為鎮武山,原先東北角建有“北門”。“今門地尚存,山高處有平地一片,或指為鬼窟。聞倭亂時居民避此,盡遭屠戮。”慘不忍睹,令人望而生畏,於是塞“北門”而另開“小東門”,造成鎮武山“嶺峻荒涼、絕無人跡”的慘狀。 [26] 
馮夢龍進一步視察全縣後發現,壽寧縣東南部為福安和寧德縣,北面為浙江的景寧、泰順慶元,“蓋兩省之甌脱”,“五界之門户”。壽寧素有“三關十六隘”之險,“皆在縣之南”,再出去就是大海。馮夢龍在《壽寧待志》中明確指出:“閩防在海,而福安正海艘登陸之地,昔年倭寇亦從此道,故四隘特為要害。”對於這裏如何守衞,他實地勘察後提出:“守隘之具,銃第一,弩次之,雖弓矢亦不逮矣。多蓄硝磺,此最緊着。” [26] 
馮夢龍詳細瞭解到:壽寧縣“民兵額編二百名,謂之機兵,亦曰民壯”。因晚明各級政府財力不足,陸續裁減兵員,現“實存一百名”。這些兵員要分別只夠充當衙役、公差之用,“雖謂之無兵可也”,“而銃手、旗手、吹鼓手別無工食,皆佔名於額內”。故當年倭寇入侵壽寧時,四隘皆無兵把守。更為嚴重的是,這些兵員的應有的待遇也無法保障。對此,馮夢龍加強了日常軍事訓練,取得了一定效果:“餘立正教師一名,副教師兩名,專主教訓,月必親試,嚴知賞罰,人知自奮,有稍暇即往演習。” [26] 
  • 教育為本,修建學宮
馮夢龍發現:壽寧縣原先“學校雖設,讀書者少。自設縣至今,科舉不興。經書而外,典籍寥寥,書賈亦絕無至者”。現實的情況是,縣衙左近的學宮已“久傾圮”。於是馮夢龍與教諭、訓導商量,利用上級下撥的修學專用基金“二十八金”,又從十分拮据的縣財政中撥出“二十餘金”,把原學宮前移、擴大,“堂宇載整,學門重建”。只是“欞星門腐朽”,缺乏適用的大樹做樑柱。馮夢龍未被困難嚇倒,他了解到,舊吏葉際高欠公家“十金”無力奉還,但他的家中“存山林一區”,可以用來折價抵債,只是因為“路途稍遠,求售不得”。馮夢龍又搬出“捐俸”的法寶,拿出自己可憐的薪金,僱人砍伐大樹後運到縣城。原定舊曆正月二日子時開工,因為這是一個吉祥的日子。但到大年初一時,工人不好僱,負責修建的小吏要求延期豎柱立梁。辦事雷厲風行的馮夢龍聽到彙報後,親自書寫了一個佈告貼在學宮之外,申明只要有人出工,不論老少都有獎勵,工匠加倍。號令一出,響應者“夜半而云集,比天明,柱已立矣。” [26] 
學宮建好後,馮夢龍又把自己在鎮江當訓導時編的《四書指月》翻印出來,作為教材,且“立月課”,“親為講解”,使“士欣欣漸有進取之志。” [26] 
  • 禁溺女嬰,移風易俗
馮夢龍看到“閩俗重男輕女,壽寧亦然,生女則溺之”。他決定“設厲禁,且捐俸以賞收養者”,使“此風頓息”。他親自撰寫了苦口婆心、義正詞嚴的《禁溺女告示》,四處張貼,刻石立碑。《壽寧待志》收進《禁溺女告示》全文。告示開頭先擺問題,進行教育,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訪得壽民生女,多不肯留養,即時淹死,或拋棄路途。不知是何緣故?是何心腸?一般十月懷胎,吃盡辛苦,不論男女,總是骨肉,何忍淹棄?為父者你自想,若不收女,你妻從何而來?為母者你自想,若不收女,你身從何而活?……畜生還怕殺害,況且活活一條性命,置之死地,你心何安?”馮夢龍深知,思想工作不是萬能的,要輔之以行政司法強制措施,才能奏效,故他在告示中明確規定:“今後,各鄉、各堡但有生女不肯留養,欲行淹殺或拋棄者,許兩鄰舉首。本縣拿男子重責三十,枷號一月,首人賞銀五錢。如容隱不報,他人舉發,兩鄰問罪。或有他故必不能留,該圖呈明,許託別家有奶者抱養。其抱養之家,本縣量給賞三錢,以旌其善。仍給照,養大之後,不許本生父母來認。每月朔望,鄉頭結狀中併入‘本鄉並無淹女’等語。清代壽寧《龔氏家乘》等族譜中,還收有馮夢龍“戒溺女”的告示摘錄。
馮夢龍發現,當地“俗信巫不信醫,每病必召巫師迎神,鄰人競以鑼鼓相助,謂之打尪,猶雲驅祟。”封建迷信妨礙生產,惑亂人心,他力求改革,但效果欠佳,因為這些陋習是結在貧困落後總病根上的一個苦果。病根未挖,苦果難除!他實事求是地説:“自餘示禁且捐俸施藥,人稍知就醫,然鄉村此風不能盡革也。”
對官府的賦税恩典、銀糧往來、操辦收支,馮夢龍敢於亮家底、曬清單。他在《壽寧待志》中詳細羅列了萬曆二十年之後朝廷加派的各種賦税、裁減的各類開銷,共六十五項;羅列了泰昌元年以後朝廷減免百姓賦役錢糧,共七項。一項一項,一釐一毫一絲,歷歷在冊。其他關於民兵糧餉增減、工程建設開支以及穀物儲存運輸等情況,也大都記載得十分清楚,不渾水摸魚,不做糊塗賬。他還為民請命,希望“長民者”瞭解“壽民之艱”,“垂憐於萬一”,減輕賦税。百姓無錢買藥,他“捐俸施藥”。 [28] 
明朝滅亡後,他奔走反清,刊刻《甲申紀事》和《中興偉略》等著作,闡發自己對時政的看法。此外,他還上書弘光帝,提出應效法古制鑄造錢幣,興利除弊。 [21] 

馮夢龍文學

  • 文學理論
馮夢龍在思想上敢於衝破傳統觀念。他提出:“世俗但知理為情之範,孰知情為理之維乎?”(《情史》卷一《總評》)強調真摯的情感,反對虛偽的禮教。馮夢龍重視通俗文學所涵藴的真摯情感與巨大教化作用。他認為通俗文學為“民間性情之響”,“天地間自然之文”,是真情的流露。在《敍山歌》中,他提出要“借男女之真情,發名教之偽藥”的文學主張,表現了衝破禮教束縛、追求個性解放的時代特質。他重視通俗文學的教化作用,在《古今小説序》中,認為“日誦《孝經》《論語》,其感人未必如是之捷且深”,通俗小説可以使“怯者勇、淫者貞、薄者敦、頑鈍者汗下”。這些見解對鄙視通俗文學的論調是一個有力的打擊。 [8] 
綜合馮夢龍的小説創作,他的文學主張主要有下面三點。第一,馮夢龍在文學上主張“情真”。他重感情,認為情是溝通人與人之間最可貴的東西,甚至提出要設立一種“情教”,用它取代其它的宗教。他曾自負的説“子猶諸曲,絕無文采,然有一字過人,曰真”。(《有懷》評),又在《敍山歌》中説山歌“借男女之真情,發名教之偽藥”。落實到小説中,他在《警世通言序》中説小説要做到“事真而理不贗,即事贗而理亦真”。在他的有關小説的眉批裏,常可看到“敍別致悽婉如真”,“話得真切動人”,“口氣逼真”,“真真”等。情真、事真、理真是馮夢龍在各種文學形式中反覆提到的,是他追求的總目標,有很高的理論價值。第二,他雖然不反對文言小説,他的《情史》便收集了很多文言作品,但他更強調文學作品的通俗性,作品通俗易懂才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他在《古今小説序》中説:“大抵唐人選言,入於文心;宋人通俗,諧於里耳。天下之文心少而里耳多,則小説之資於選言者少,而資於通俗者多。試令説話人當場描寫,可喜可愕,可悲可涕,可歌可舞;再欲捉刀,再欲下拜,再欲決脰,再欲捐金;怯者勇,淫者貞,薄者敦,頑鈍者汗下。雖小誦《孝經》《論語》,其感人未必如是之捷且深也。噫,不通俗而能之乎?”又在《醒世恆言序》説:“尚理或病於艱深,修詞或傷於藻繪,則不足以觸里耳,而振恆心”。這裏,“文心”指的是文人典雅的作品,“里耳”是閭巷平民的感受,只有通俗的作品,才能得到閭里小民的欣賞。第三,馮夢龍主張文學有教化作用,而且主張把社會教化的內容和通俗易懂的形式結合起來。他在《警世通言序》中舉了里巷小兒聽《三國》故事受小説人物影響的例子:裏中兒代庖而創其指,不呼痛,或怪之。曰:“吾頃從玄妙觀聽《三國志》來,關雲長刮骨療毒,且談笑自若,我何痛為?”這個例子生動的説明通俗小説的巨大影響力,確不是被奉為經典的《孝經》《論語》這類書所能達到的。所以馮夢龍希望藉着這些通俗作品去達到教化的目的。“三言”就是他的實踐,他解釋“三言”的命名:明者,取其可以導愚也;通者,取其可以適俗也;恆者,習之而不厭,傳之而可久。三刻殊名,其義一耳。(《醒世恆言序》)明白地昭示這套書的目的是“導愚”、“適俗”和“習之不厭,傳之可久”。 [8]  [11] 
  • 文學創作
馮夢龍在文學創作上作出了傑出貢獻,在文學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馮夢龍詩集今已不存,而由他編纂的三十種著作得以傳世,為中國文化寶庫留下了一批不朽的珍品。其中流傳最廣且影響最大的是“三言”,即《喻世明言》(初名《全像古今小説》)、《警世通言》和《醒世恆言》。 [8] 
《警世通言》 《警世通言》
馮夢龍編選的“三言”代表了明代擬話本的成就,是中國古代白話短篇小説的寶庫。這三部小説集相繼輯成並刊刻於明代天啓年間。“三言”中每個短篇小説集各四十篇,共一百二十篇,其中明代擬話本約有七、八十篇。“三言”的內容很複雜,其中較多地涉及到市民階層的經濟活動,表現了小生產者之間的友誼;也有一些宣揚封建倫理綱常、神仙道化的作品;其中表現戀愛婚姻的佔很大比例,《杜十娘怒沉百寶箱》是其中最優秀的一篇,也是明代擬話本的代表作。總之,明代擬話本較多反映了市民階層的感情意識和道德觀念,具有市民文學色彩。它表現了資本主義萌芽時期的社會風貌,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藝術上,“三言”比宋元話本有了很大進步。它與宋元話本一樣,具有情節曲折的特點,但它的篇幅加長了,主題思想更集中,人情世態的描繪更豐富,內心刻畫上也更細膩。但是,“三言”藝術上也有不少缺點。小説中的矛盾衝突一般不如話本的直接尖鋭,語言上文言成分增多了,雖然比較洗煉、流暢,但沒有話本的鮮明、生動。 [9] 
“三言”所收錄的作品,有宋元舊篇,也有明代新作和馮夢龍擬作。無論是宋元舊篇,還是明代新作,都程度不等地經過馮夢龍增刪和潤飾。這些作品,題材廣泛,內容複雜。有對封建官僚醜惡的譴責和對正直官吏德行的讚揚,有對友誼、愛情的歌頌和對背信棄義、負心行為的斥責。更值得注意的,有不少作品描寫了市井之民的生活。“三言”即表現了資本主義萌牙時期的新思想,又存留有消極、腐朽、庸俗的舊意識。這種進步和落後交織在一起的現象,正是新興市民文學的基本特徵。在藝術表現方面,“三言”中的那些優秀作品,既重視故事完整,情節曲折和細節豐富,又調動了多種表現手段,刻畫人物性格。正如《今古奇觀序》中所稱:“極摹人情世態之歧,備寫悲歡離合之致,可謂欽異拔新,洞心駴目。”這標誌着中國短篇白話小説的民族風格和特點已經形成。“三言”是一個時代的文學,它的刊行,不僅使許多宋元舊篇免於湮沒,而且推動了短篇白話小説的發展和繁榮,影響深遠。 [8] 
“三言”主要表現以下幾方面的內容:(一)通過動人的愛情故事,描寫了被壓迫婦女追求幸福生活的願望,抨擊了封建制度對婦女的壓迫。(二)描寫封建統治階級內部鬥爭,表現了人民對封建統治者罪惡的憤怒譴責。(三)歌頌友誼,斥責背信棄義的行為。這類作品的大批出現,説明了當時政治的黑暗,社會風氣的惡劣;也反映了中葉後城市工商業的繁榮,市民階層的壯大。 [9] 
“三言”不僅在當時引起轟動,而且至今仍然受到國內外廣大人民的喜愛,成為文學史上少有的經典之作。馮夢龍的小説是最早被翻譯成外文的中國文學作品。1735年巴黎出版的《中華帝國全志》中以英文翻譯了兩篇馮夢龍的小説《莊子休鼓盆成大道》和《呂大郎還金完骨肉》。19世紀以後,又有五十多篇“三言”中的小説被譯為英文,二十四篇譯為法文。此外,德文、俄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等等文字的譯本也很多。
《古今譚概》 《古今譚概》
“三言”之外,馮夢龍還有一個“三部曲”系列的小説類書:《智囊》《古今譚概》《情史》。《智囊》之旨在“益智”,《古今譚概》之旨在“療腐”,《情史》之旨在“情教”,均表達了馮夢龍對世事的關心。而《智囊》是其中最具社會政治特色和實用價值的故事集。除此之外,馮夢龍還曾參與校對精刻《水滸全傳》,評纂《太平廣記鈔》《太霞新奏》,還有《新列國志》《增補三遂平妖傳》《古今烈女演義》《廣笑府》《墨憨齋定本傳奇》,以及許多解經、紀史、採風、修志的著作,如研究《春秋》的著作《麟經指月》等。 [2] 
馮夢龍所編纂的這些書,從出版學的角度來看,有一個共同的重要特點,就是注重實用。他的那些記錄當時歷史事件的著作在當時具有很強的新聞性;他的那些解説經書的輔導教材受到習科舉的士子們的歡迎;他的那些供市井細民閲讀的擬話本、長篇説部、小説類書,以及劇本民歌、笑話等有更大的讀者羣,為書商帶來了巨大的利潤。這使得馮夢龍的編輯工作,具有一定的近代市場經濟下的出版業的特色。在《智囊》一書中,也充分體現了這些特點。 [2]  [8]  [10] 

馮夢龍戲曲

馮夢龍作為戲曲家,主要活動是更定傳奇,修訂詞譜以及在戲曲創作上提出主張。
馮夢龍創作的傳奇作品,傳世的只有《雙雄記》和《萬事足》兩種,雖能守曲律,時出俊語,宜於演出,但所寫之事,缺少現實意義。馮夢龍之所以重視更定和修譜工作,在於他看到當時傳奇之作,“人翻窠臼,家畫葫蘆,傳奇不奇,散套成套”(《曲律序》)的現象嚴重。為了糾正這種弊端,使之振興,於是主張修訂詞譜,制訂曲律,以期“懸完譜以俟當代之真才”(《曲律序》)。同時提出“詞學三法”,強調調、韻、詞三者不應偏廢。在馮夢龍看來,一部優秀劇作,應該情真意新,韻嚴調協,詞藻明白,文采斐然,案頭場上,兩擅其美。馮夢龍正是在這種主張驅使之下,從事傳奇更定工作的。
馮夢龍更定的作品達數十種之多,現可考者有17種,其中頗有不少名作,如湯顯祖的《牡丹亭》《邯鄲夢》、袁晉的《西樓記》、李玉的《一捧雪》《人獸關》《永團圓》《佔花魁》,以及《精忠旗》等。在更定過程中,馮夢龍強調關目的真實自然,合乎情理,突出中心,反對枝蔓。更定的《精忠旗》,便是以慷慨大節為主腦,突出岳飛忠君愛國和將士人民對他的愛戴。他還注重人物性格的多側面刻畫,使之生動鮮明。以更好地發揮“傳奇之袞鉞”的作用。在他更定的《酒家》中,就曾給各種人物以不同的個性特徵,“雖婦人女子,胸中好醜,亦自了了”(《酒家序》)。
對於音律,見原作落調失韻處,馮夢龍也總是按譜加以修改,以便於演唱。他要更定湯顯祖《牡丹亭》的原因,便是認為這部具有無限才情的傑作,只是“案頭之書,非當場之譜”(《風流夢小引》),馮夢龍更定的《牡丹亭》,與湯顯祖原著的意趣,雖有所差異,但也的確使之便於用崑腔演唱。《春香鬧學》《遊園驚夢》《拾畫叫畫》等崑曲劇目,便有采用馮夢龍定本的地方。馮夢龍更定傳奇的工作,對於糾正創作脱離舞台的案頭化偏向,繁榮明末戲曲,起了一定的積極作用。 [12] 
在戲曲表演藝術方面,馮夢龍也有不少精湛之論。他在《雙雄記序》中提出,“歌者”必須識別調的宮商,音的清濁,不能“弄聲隨意”,“唇舌齒喉之無辨”。在更定傳奇的眉評中,也時時“提示”演員,何處是“精神結穴”處,戲要做足;何曲演時不宜刪略。要求演員應認真領會角色的思想感情,氣質風度,以及其所處的藝術環境,演出神情和個性來。這表明馮夢龍在有意地探討表演藝術的規律,並從理論上作了一些總結。 [12] 

馮夢龍歷史評價

編輯
  • 明代
凌濛初(明代小説家):龍子猶氏《喻世》等諸言,頗存雅道。 [10] 
  • 當代
習近平:馮夢龍去上任走了半年。當時我就一個感慨,一個才高八斗的封建時代知縣,怎麼千辛萬苦都去,難道我們共產黨人還不如封建時代的一個官員嗎? [28] 
黃壽祺(原福建師範大學教授副校長):“三言”世上流傳遍,萬口交稱眼識高。四載壽寧留政績,先生豈獨是文豪。 [28] 
卜憲羣(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所長):作為一位才華橫溢的士人,馮夢龍在壽寧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中,絲毫看不出他對國家的忠誠、對老百姓的愛護有任何動搖,絲毫看不出他在動盪歲月中為自己逐利的私心。這是一種擔當精神,正是這種修身治國平天下的擔當精神支撐,馮夢龍才維護住了閩東北一方百姓的安寧。什麼是知識分子?什麼是一方的父母官?馮夢龍給我們樹立了一座豐碑。 [28] 
陸樹侖(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馮夢龍是)具有時代特徵的優秀的通俗文學家和戲曲家。 [17] 
聶付聲:馮夢龍的言論離經叛道,一副笑傲歷史、卓爾不羣的狂士形象。 [18] 
繆泳禾(著名學者):馮夢龍是中國文學的驕傲。他建立了自己獨特的文藝理論體系是非常值得研究的。 [13] 
潛明茲(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薄伽丘開闢了一個新時代,而馮夢龍卻沒有迎來一個新世界。因此三言便沒有取得《十日談》那樣令人矚目的世界地位。這究竟是歷史的過錯,還是馮夢龍本人的失誤,抑或是前者決定了後者? [17] 
段寶林(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馮夢龍是中國文學現代化的開路先鋒,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偉大作家。 [10] 
孫麗華(中國社科院文學所研究員):明代文壇奇人輩出,馮夢龍是其中之一。他所編寫的白話短篇小説集《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恆言》,合稱“三言”,寫盡了世間百態,令世世代代的讀書人如痴如醉。他才華早露,曾雄心勃勃,像一團燃燒的烈火般不甘忍受禮法束縛。他的人生充滿起伏變化,有叛逆,也有內省;有放誕,也有遵從。經過漫長歲月裏的希冀、掙扎與沉浮,最終還是迴歸了傳統文人的道路,操持國計民生,心繫天下百姓。 [21] 
閻維文(男高音歌唱演員):馮夢龍是我國明代的文學家、思想家,他在60歲的時候跋山涉水,從蘇州遠赴福建一個偏僻窮縣壽寧當縣令,任職期間,他減輕徭税、改革吏治、革除弊習、為民除害,造福一方百姓。馮夢龍赴任前已經完成了著名的《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恆言》等文學作品,按説也是功成名就了,為什麼還要在頤養天年的花甲之年跨越萬重山,去做一個窮鄉僻壤的縣令?用今天的話説,他是要實現人生的價值,這個價值在他看來,就是古人追求的人生“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著書立説既已立言,他還要實現“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理想抱負,做到實實在在的為民立德、立功。 [33] 

馮夢龍軼事典故

編輯

馮夢龍為才所誤

為了補貼家用,馮夢龍筆耕不輟,靠為書商編寫書稿、設館授徒等途徑,想方設法維持生活。他個性灑脱、狂放不羈,且多才多藝,酒令、牌戲無所不通,不僅撰寫教輔書《麟經指月》為廣大考生指點迷津,還編出俚俗小曲《掛枝兒》流傳市井,甚至連牌戲也有專門著述。當時新出現一種牌戲叫“馬吊”,據説就是後來的麻將,馮夢龍一如對待科舉那樣認真分析總結,撰寫了一部《馬吊牌經》。 [21] 
馮夢龍寫了一本介紹打牌技巧的《葉子新鬥譜》,一時間當地年輕人趨之若鶩。由於一些人沉溺其中,以致債台高築,讓年輕人的父母們十分惱火,認定是馮夢龍敗壞地方風氣。他們憤怒地攻擊、聲討馮夢龍,還到官府去告他。馮夢龍苦思冥想該如何擺脱不利處境,終於想到了與他有師生之分的熊廷弼。於是馮夢龍不遠千里,去了熊廷弼賦閒後的居住地江夏,上門懇請老師施以援手。熊廷弼卻不動聲色,只管招待馮夢龍喝茶、吃飯,閒聊間隻字不提怎樣為他解決糾紛。雖然摸不着頭腦,馮夢龍也不敢問,乖乖接受款待。端上來的飯菜異常粗劣,馮夢龍咬牙勉強吃了幾口,就放下筷子,聲稱自己吃飽了。熊廷弼不動聲色,只管津津有味地吃飯。飯吃完了,他仍然沒有給馮夢龍明確的答覆,只是託馮夢龍回去時給他的一個朋友帶封信,然後就端出送客的架勢。最奇怪的是,臨別時他送給馮夢龍的禮物,居然是一個沉甸甸的大冬瓜。馮夢龍糊里糊塗地告辭出來,走到半路,實在抱不動那個冬瓜了,就偷偷把它撂在了路邊。他垂頭喪氣地上了船,認為自己這回是白跑一趟了。不料到了熊廷弼那位朋友家,遞交了書信,那人卻對馮夢龍熱情款待,尊敬有加,還送他白銀。等馮夢龍回到家裏,才知道熊廷弼已經給當地縣官寫了信,為自己説情,所以縣官很快就撤銷了對他的訴訟。原來熊廷弼從一開始就很同情馮夢龍,但他感到馮夢龍不諳世事,沒把心思用到正途,覺得應該讓他經受些教訓,所以擺出粗茶淡飯,還故意送個大冬瓜來整他,等挫其鋭氣後,再幫忙解圍。可見,即使在愛惜他才華的恩師眼中,馮夢龍也是個為才所誤的形象。 [21] 

馮夢龍愛情故事

馮夢龍年輕時,曾有過一段“逍遙豔冶場,遊戲煙花裏”的生活。僅在他著作中留下姓名的青樓女子便有10多人:侯慧卿、馮愛生、白小樊……他一生中的最愛便是蘇州名妓侯慧卿。兩人性情相投,知心合意,盼望着能夠廝守終生。可是馮夢龍家境貧困,根本沒有能力為戀人贖身。在無望的守候中,侯慧卿最終被一個商人買去。馮夢龍對於未來幸福生活的期盼從此化為泡影,他寫下許多淒涼的詩句,表達了與愛人訣別的痛楚與絕望。在一首詩的序裏,馮夢龍這樣寫道:“年年有端二(農曆五月初二),端二無慧卿。去年今日,我們痛苦分別,從今往後連這樣悲傷的分別的日子也不可再得!”曾有記載説馮夢龍失去摯愛後寫下了《怨離詩》三十首,總名《鬱陶集》。這本集子今已失傳,但《怨離詩》保存下來一首:“詩狂酒癖總休論,病裏時時晝掩門。最是一生悽絕處,鴛鴦冢家欲招魂。”從中可以看出,馮夢龍失戀後曾大病一場,閉門謝客,一心創作情詩。從此之後他再也不去青樓。 [21] 

馮夢龍巧對對聯

一羣紈絝少年擲骰子賭酒行酒令,和馮夢龍較量,無論在技巧的熟練或者酒量的高低以及對於酒令的文化內涵上,均不能和馮大相公相匹敵。準備好了難度很大的酒令想讓馮夢龍挨罰,沒想到才思敏捷的馮夢龍很快接上,還代為擬作收令,反讓羣少們受罰。 [7]  [34] 

馮夢龍人際關係

編輯
關係
姓名
備註
兄弟
哥哥
畫家
弟弟
馮夢熊
詩人
子孫
兒子
馮焴
字贊明
孫子
馮端虛

侄曾孫
馮勖
字方寅,號勉曾 [1] 

馮夢龍主要作品

編輯
馮夢龍勤於著作,作品總數超過五十種。主要有以下幾類:


話本·小説類(短篇小説)
《喻世明言》《醒世恆言》《警世通言》
話本·講史類(長篇歷史演義)
《有夏至傳》、《東周列國志》(《新列國志》)、《兩漢志傳》《平妖傳》《盤古至唐虞傳
民歌類
《童痴一弄·掛枝兒》《童痴二弄·山歌》《夾竹桃頂真千家詩》
筆記小品類
《智囊》《古今談概》《情史》《笑府》《燕居筆記》
戲曲類
《雙雄記》《萬事足》(撰寫)《新灌園》《酒家傭》《女丈夫》《量江記》《精忠旗》《夢磊記》《灑雪堂》《西樓楚江情》《三會親風流夢》《雙丸記》《殺狗記》《三報恩》(改訂)
散曲、詩集、曲譜類
《宛轉歌》和詩集《七樂齋稿》(均已失傳),《太霞新奏》《最娛情》《墨憨齋傳奇定本》
時事類
《王陽明出生靖難錄》《甲申紀事》《中興實錄》《中興偉略》
其他
《壽寧待志》《折梅箋》《楚辭句解評林》《牌經》《馬吊腳例》
應舉類
《春秋衡庫》《麟經指月》《春秋別本大全》《四書指月》《春秋定旨參新》
表格參考資料: [19-20] 

馮夢龍後世紀念

編輯

馮夢龍紀念物

  • 紀念郵票
2015年4月4日中國發行《中國古代文學家(四)》郵票,其中第2枚就是馮夢龍。 [15] 
郵票上的馮夢龍 郵票上的馮夢龍

馮夢龍紀念地

  • 馮夢龍村
蘇州相城區黃埭鎮新巷村為了紀念馮夢龍,2014年11月15日將“新巷村”更名為“馮夢龍村”。 [16] 

馮夢龍紀念作品

《莊子休鼓盆成大道》
2022年4月29日、30日,由太原市晉創亦美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主辦的新編晉劇《莊周試妻》上演該劇所演繹的情景來源於明代馮夢龍小説《三言》中之短篇《莊子休鼓盆成大道》。 [22] 

馮夢龍紀念活動

1985年,中國俗文學學會等聯合在福建寧德舉辦第一次全國馮夢龍學術討論會 [30]  ,從縱向和橫向比較的角度,剖析馮夢龍“三言”為文學史增添了什麼新東西,取得共識。
1987年,第二次全國馮夢龍學術討論會在蘇州召開,肯定了福建率先提出“馮夢龍研究要有一個大突破”的開拓性意義,成立“馮夢龍研究籌備委員會”。 [31] 
1991年,中國俗文學全國學術討論會在蘇州召開,把馮夢龍研究列入中國俗文學研究的重點課題,而且正式成立了馮夢龍研究委員會,作為中國俗文學會的一個專門學術委員會開展工作。 [31] 
1992年,中國俗文學全國學術會議在北京大學舉辦,“馮學研究七十年”論文在大會宣讀並選進大會論文集,由北京大學出版社正式出版。
2016年1月26日,由中國俗文學學會、北京大學傳統文化發展基金會、省社會科學聯合會、福建江夏學院、福建省通俗文藝研究會聯合主辦的2016年福建省社科界學術年會“2016福建馮夢龍文化高峯論壇”在福建江夏學院舉行。 [25] 
2017年10月16日,福建省政協教科文衞體委員會召開“推進馮夢龍文化傳承和發展”座談會。 [27] 
2018年5月23日,福建省政協在福州召開“《馮夢龍文化高峯論壇論文集》出版暨‘馮夢龍研究與媒體傳播’研討會”。 [29] 

馮夢龍藝術形象

編輯
2017年6月30日,由導演高峯執導、編劇郎雲執筆的大型古裝電影《馮夢龍傳奇》上映,其聚焦馮夢龍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感人事蹟。劇中馮夢龍由“國家一級演員”閻維文扮演。 [32]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