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商頌

編輯 鎖定
《商頌》是商朝及周朝時期宋國的詩歌,產生於商朝發源及建都地、宋國國都商丘。共有五篇。前三篇《》、《烈祖》、《玄鳥》為祭祀商朝祖先的樂歌,不分章,產生的時間較早,早於周朝。後兩篇《長髮》、《殷武》是歌頌商朝武丁伐荊楚的勝利,皆分章,產生的時間較晚,晚於宋襄公時期。後被收錄於《詩經》之中。
作品名稱
《商頌》
作品別名
宋頌
作    者
殷商後裔
創作年代
商朝→春秋
文學體裁
詩歌
創作地點
商丘
流傳地點
商丘及周邊地區
收錄作品
《詩經》

商頌作品簡介

編輯
《商頌》是詩經“”“雅”“頌”中的頌篇之一,有5篇,為先秦時代的宋國詩歌。

商頌作品目錄

編輯
烈祖
玄鳥
長髮
殷武

商頌作品原文

編輯
《商頌—那》 《商頌—那》
猗與那與!置我鞉鼓。奏鼓簡簡,衎我烈祖。湯孫奏假,綏我思成。
鞉鼓淵淵,嘒嘒管聲。既和且平,依我磬聲。於赫湯孫!穆穆厥聲。
庸鼓有斁,萬舞有奕。我有嘉客,亦不夷懌。自古在昔,先民有作。
温恭朝夕,執事有恪,顧予烝嘗,湯孫之將。
烈祖
嗟嗟烈祖!有秩斯祜。申錫無疆,及爾斯所。既載清酤,賚我思成。
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鬷假無言,時靡有爭。綏我眉壽,黃耇無疆。
約軧錯衡,八鸞鶬鶬。以假以享,我受命溥將。自天降康,豐年穰穰。
來假來饗,降福無疆。顧予烝嘗,湯孫之將。
玄鳥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湯,正域彼四方。
方命厥後,奄有九有。商之先後,受命不殆,在武丁孫子。武丁孫子,武王靡不勝。
龍旂十乘,大糦是承。邦畿千里,維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四海來假,來假祁祁。景員維河。殷受命咸宜,百祿是何。
長髮
浚哲維商,長髮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國是疆,幅隕既長。有娀方將,帝立子生商。
玄王桓撥,受小國是達,受大國是達。率履不越,遂視既發。相土烈烈。海外有截。
帝命不違,至於湯齊。湯降不遲,聖敬日躋。昭假遲遲,上帝是祗,帝命式於九圍。
受小球大球,為下國綴旒,何天之休。不競不絿,不剛不柔。敷政優優。百祿是遒。
受小共大共,為下國駿厖。何天之龍,敷奏其勇。不震不動,不戁不竦,百祿是總。
武王載旆,有虔秉鉞。如火烈烈,則莫我敢曷。苞有三櫱,莫遂莫達。九有有截,韋顧既伐,昆吾夏桀。
昔在中葉,有震且業。允也天子,降予卿士。實維阿衡,實左右商王。
殷武
撻彼殷武,奮伐荊楚。深入其阻,裒荊之旅。有截其所,湯孫之緒。
維女荊楚,居國南鄉。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曰商是常。
天命多闢,設都於禹之績。歲事來闢,勿予禍適,稼穡匪解
天命降監,下民有嚴。不僭不濫,不敢怠遑。命於下國,封建厥福。
商邑翼翼,四方之極。赫赫厥聲,濯濯厥靈。壽考且寧,以保我後生。
陟彼景山,松柏丸丸。是斷是遷,方斫是虔。松桷有梴,旅楹有閒,寢成孔安。 [1] 

商頌作品評論

編輯
《商頌》敍事具體,韻律和諧,要優於《周頌》。
在漢時,傳詩者分齊、魯、韓、毛四家。齊、魯、韓三家都主《商頌》為周時宋人所作,而毛亨承子夏之傳,則主《商頌》為商代之作。自漢末經學大師鄭玄為《毛傳》作箋之後,遂使毛説暢行,三家之説廢止。然而,迄至清代,經學研究復盛。據魏源皮錫瑞王先謙王國維等的考證,認為《商頌》即《宋頌》,是春秋代的作品,產生於宋首都河南商丘地帶。陸侃如馮沅君詩史》説《商頌》“一仿《周頌》,一仿《二雅》”,可稱的評。
但是,通過山西大學劉毓慶等學者審慎研究,從新出土的文物與相傳資料看,認定《商頌》為《宋頌》實屬錯案,大有辯明的必要。劉毓慶的學術文章《《商頌》非宋人作考》指出:《商頌》全部,俱顯盛世之德,毫無亡國之思,大有“只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的氣勢。絕非正考父之流所能為。 [2] 

商頌詩詞鑑賞

編輯
《那》
《詩·商頌》首篇。舊説為祭祀殷湯的樂歌。陳述音樂舞蹈之盛,以紀念其先祖。
猗與那與,置我鞉鼓。奏鼓簡簡,衎我烈祖。湯孫奏假,綏我思成。鞉鼓淵淵,嘒嘒管聲。既和且平,依我磬聲。於赫湯孫,穆穆厥聲。庸鼓有斁,萬舞有奕。我有嘉客,亦不夷懌。自古在昔,先民有作。温恭朝夕,執事有恪。顧予烝嘗,湯孫之將。
《烈祖》
與《那》同為祭祀成湯的樂歌。
毛序》:“《烈祖》,祀中宗也。”朱熹《詩序辨説》雲:“詳此詩,未見其為祀中宗,而末言湯孫,則亦祭成湯之詩耳。”
《那》詩專言樂舞,此詩則及酒饌。或疑作樂時歌《那》,既祭而後歌《烈祖》。
嗟嗟烈祖,有秩斯祜。申錫無疆,及爾斯所。既載清酤,賚我思成。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鬷假無言,時靡有爭。綏我眉壽,黃耇無疆。約軧錯衡,八鸞鶬鶬。以假以享,我受命溥將。自天降康,豐年穰穰。來假來饗,降福無疆。顧予烝嘗,湯孫之將。
《玄鳥》
這是宋君祭祀並歌頌祖先的樂歌。
《毛序》:“《玄鳥》,祀高宗也。”三家《詩》則以為宋公祀中宗之樂歌。朱熹不信《序》説:“此亦祭祀宗廟之樂,而追敍商人之所由生,以及其有天下之初也。”朱説較勝。
詩中追敍部分,帶有神話傳説及史詩性質,可作史料讀。關於契及其母有娀氏的傳説,在屈原呂不韋時代也繼續流傳:《天問》:“簡狄在台嚳何宜?玄鳥致貽女何喜?”《呂氏春秋·音初篇》:“有娀氏有二佚女,為之九成之台,飲食必以鼓。帝令燕往視之,鳴若諡隘。二女愛而爭搏之,覆以玉篋。少選,發而視之,燕遺二卵,北飛,遂不返。二女作歌,一終曰:‘燕燕往飛’。實始作北音。”此後,司馬遷《史記·殷本紀》、王充論衡》及劉向《列女傳》均有記載。但最早的首推此詩。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湯,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後,奄有九有。商之先後(帝),受命不殆,在武丁孫子。武丁孫子,武王靡不勝。龍旂十乘,大糦是承。邦畿千里,維民所止肇域彼四海。四海來假,來假祁祁,景員維河。殷受命咸宜,百祿是何。
《長髮》
這是宋君祭祀商湯,伊尹配祀的樂歌。
王先謙《集疏》:“此或亦祀成湯之詩。詩本亦主祀湯,而以伊尹從祀。其歷述先世,著湯業所由開,非皆祀之。否則,宋為諸侯,禮不得禘帝嚳,又安得及有娀乎?”王説切合題旨,可從。
《楚辭·天問》:“初湯臣摯(伊尹),後茲永輔,何卒官湯而尊食宗緒?”可見在屈原時代就有伊尹配祀湯廟的傳説,一直到春秋商的後代宋君仍從慣例祭祀湯和伊尹。
《毛序》:“《長髮》,大禘也。”據陳奐説,禘即祭,這未免太籠統了。
濬哲維商,長髮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國是疆。幅隕既長,有娀方將,帝立子生商。
玄王桓撥,受小國是達,受大國是達。率履不越,遂視既發。相土烈烈,海外有截。
帝命不違,至於湯齊。湯降不遲,聖敬日躋。昭假遲遲,上帝是祗。帝命式於九圍
受小球大球,為下國綴旒,何天之休。不競不絿,不剛不柔,敷政優優,百祿是遒。
受小共大共,為下國駿厖,何天之龍。敷奏其勇,不震不動,不戁不竦,百祿是總。
武王載旆,有虔秉鉞。如火烈烈,則莫我敢曷。苞有三櫱,莫遂莫達。九有有截,韋顧既伐,昆吾夏桀。
昔在中葉,有震且業。允也天子,降予卿士。實維阿衡,實左右商王(帝)。
《殷武》
這是宋君建廟祭祀高宗的樂歌。
《毛序》:“《殷武》,祀高宗也。”《孔疏》:“高宗前世,商道中衰,宮室不修,荊楚背叛。高宗有德,中興商道,伐荊楚,修宮室。既崩之後,子孫美之,追述其功,而歌此詩也。”
王先謙《集疏》:“《韓説》曰:宋襄公去奢卽儉。”見於《史記》司馬貞《索隱》、《文選》張衡《東京賦》李善注引《韓詩》。證明這是宋詩,祭者為宋襄公。
撻彼殷武,奮伐荊楚。罙入其阻,裒荊之旅。有截其所,湯孫之緒。
維女荊楚,居國南鄉。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曰商是常。
天命多闢,設都於禹之績。歲事來闢,勿予禍適,稼穡匪解
天命降監,下民有嚴。不僭不濫,不敢怠遑。命於下國,封建厥福。
商邑翼翼,四方之極。赫赫厥聲,濯濯厥靈。壽考且寧,以保我後生。
陟彼景山,松柏丸丸。是斷是遷,方斵是虔。松桷有梴,旅楹有閒。寢成孔安。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