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燕國

(周朝諸侯國、戰國七雄之一)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燕國(前1044年-前222年),周朝的周王族諸侯國之一,燕國是周朝的支族 [1-2]  戰國七雄之一,國祚八百二十二年。
前1044年,周武王滅商後,封姬奭於燕地,是為燕召公。前7世紀,燕國向冀北、遼西一帶擴張,吞併薊國後,建都(北京)。 [3-5]  前323年,燕易王稱王。前316年,子之之亂,兩年後,齊宣王借平亂之名,派大軍滅燕。前312年,趙武靈王扶持公子職(燕昭王)歸國登基,燕國復國。燕昭王廣納賢士,勵精圖治,任用樂毅合縱攻齊、秦開破東胡朝鮮,盛極一時。 [6] 
燕昭王去世後,燕國迅速衰落。長平之戰後,燕國企圖趁火打劫,結果連敗於趙國,淪為弱國。前228年,秦破趙都邯鄲,陳兵易水,燕太子丹暗派荊軻刺秦,最終失敗,荊軻被殺,秦王嬴政大怒,即命王翦發兵攻燕,前226年,燕王喜聯合趙代王嘉抵抗秦軍,戰敗後,率公室衞軍逃遼東。 [9]  前222年,秦王嬴政派王賁率軍進攻遼東,虜燕王喜,燕國滅亡。秦在燕地設漁陽郡右北平郡遼西郡遼東郡等。
中文名
燕國
外文名
The Yan State
別    名
匽國 [10] 
都    城
薊(今北京市
主要城市
臨易、易、武陽等
語    種
古漢語
貨    幣
明刀幣尖首刀幣、襄平方足布等
所屬時期
春秋戰國
國土面積
(鼎盛時)20萬平方千米
存在時間
前1044年-前222年
拼    音
yān guó

燕國國號

編輯
西周燕國青銅器(首都博物館藏,北京房山區出土)
西周燕國青銅器(首都博物館藏,北京房山區出土)(7張)
燕(yān),《史記正義》引徐才宗《國都城記》稱“周武王封召公於燕。地在燕山之野,故國取名焉”。《國都城記》認為召公所封的燕地在燕山之野,燕國因燕山而得名。
古燕地成於何時已不可考。考古工作者在北京市房山區琉璃河鄉董家林、黃土坡村一帶發現了一處規模相當大的商周遺址,包括建於商末延續至西周的城址,出土了大量西周初期燕國的青銅器,如西周燕侯堇鼎、西周燕國太保克盉西周伯矩鬲等,學界認為這是燕國最初的都城遺址。 [11-12] 

燕國歷史

編輯

燕國始封燕國

周武王十三年,周文王庶長子召公奭,跟隨周武王姬發牧野之戰中擊敗商軍,商紂王自焚而死,商朝滅亡。 [2]  周武王之弟周公旦手持大,召公奭手持小鉞,左右夾輔周武王舉行祭社大禮,向上天和商朝百姓宣告帝辛的罪責。
周武王建立周朝後,將召公奭封在燕地(今北京市房山區琉璃河鎮東北),建立臣屬西周的諸侯國燕國。但召公奭沒有前往燕地就封,而是派他的長子克管理燕地,自己則留在都城鎬京(今陝西西安)繼續輔佐周王室。召公以下九世無名無諡無年份,燕惠侯以下有諡有年份無名。 [16] 
前7世紀燕國向冀北、遼西一帶擴張,吞併薊國後,建都(今北京市)。

燕國山戎來襲

前7世紀時,山戎先後南下攻伐鄭、燕、齊等國,燕桓侯時被迫遷都臨易(今河北容城)以躲避山戎的侵擾。
前664年(燕莊公二十七年),山戎對燕國大規模侵略,燕莊公不敵,向齊國求援。齊國此時是齊桓公在位,齊桓公是春秋“五霸”之一,齊桓公以“尊王攘夷”為號召,向山戎大舉反攻。齊桓公在伐山戎時,同時把孤竹令支也滅了,最終得以保全燕國。燕莊公對齊桓公非常感激,不惜優禮相待,親自送齊桓公入齊境。齊桓公曰:“我非天子,作為諸侯的您相送不宜出境,我不可以無禮於燕”。於是把燕莊公所至之地為界割與燕,命燕莊公復修召公之政,如成康之時納貢於周天子。
前657年(燕襄公元年),燕國又自易都回薊城。

燕國惠公奔齊

前539年(燕惠公六年),燕惠公想要去掉諸大夫而重用自己的心腹宋,大夫共同誅殺宋,燕惠公恐懼,逃奔到齊國。前535年(燕惠公十年),齊國的高偃到晉國請求共同攻伐燕國,護送燕惠公回國。晉平公表示讚許,與齊國攻伐燕國,護送燕惠公回國。豈料燕惠公剛回到燕國便死去,燕國擁立新君燕悼公

燕國躋身七雄

燕國文物
燕國文物(2張)
前380年(齊侯剡五年),秦、魏兩國進攻韓國,韓國向齊國求救,齊國表面上答應救韓,實際上卻秘密集結軍隊,向燕國發動突然襲擊,一舉攻佔了桑丘(今徐水縣東南)。
前379年(齊侯剡六年)燕國向三晉求援,三國迅即出兵伐齊,兵至桑丘。
前378年(齊侯剡七年) [17]  ,齊國攻打燕國,三晉為救燕,再度攻齊,直至佔領靈丘。
前373年(田桓公二年),燕、齊於林營(有的説是林孤)交戰,燕勝齊敗。
前355年(燕後文公七年),齊國侵掠燕國易水之地,燕國反擊,大敗齊國。

燕國合縱稱王

前356年(燕後文公六年),燕後文公與趙國在阿地舉行會盟。
前335年(燕後文公二十七年),燕、趙、韓、魏、齊、楚六國合縱抗秦。蘇秦擔任縱約長,並佩帶六國相印。
前333年(燕後文公二十九年),燕文公死,太子繼位,這就是燕易王。易王剛剛即位,齊威王就趁着給文公辦喪事的機會攻打燕國,奪取了十座城池;蘇秦到齊國遊説,説服齊王把十座城池又歸還了燕國。
前323年(燕易王十年),燕國參加了公孫衍發起的、燕、中山五國相王”活動,燕國在此年稱王。此年蘇秦和燕後文公的夫人通姦,害怕被殺掉,於是就遊説易王派他出使齊國去搞反間計,藉以擾亂齊國。

燕國子之之亂

參見:子之之亂
前321年(燕易王十二年),燕易王去世,子繼位。齊國人暗殺蘇秦,齊宣王又任用了蘇秦的弟弟蘇代。
前318年(燕王噲二年),燕王噲將燕王的君位“禪讓”給相國子之,並把三百石以上高官的璽印全部收回,交由子之任命,燕國一切政務都由子之裁決。
前314年(子之三年),太子平與將軍市被起兵攻擊子之並失敗,市被死於亂軍之中。齊宣王趁機伐燕,將軍匡章率軍在出兵50天內攻破燕國,燕王噲和子之被殺。同時中山國也趁機出兵攻佔了燕國部分領土。在燕國軍民的奮力抵抗和趙、韓、秦、楚等國的壓力下,齊國不得不退兵,趙國擁立在韓為人質的公子職,並以兵護送至燕國,燕國相國子之死後兩年,燕國人共同擁立公子職,是為燕昭王

燕國昭王納賢

燕昭王在易水築武陽城,勵精圖治,決心興復燕國,報仇雪恥。他採納郭隗的建議,招賢納士,拜郭隗為師,給以優厚待遇,“卑身厚幣以招賢者”,築黃金台,“千金買骨”,結果各國賢士們爭着奔赴燕國,燕國很快集中了一大批各方面的人才。其中最著名的有三個:樂毅鄒衍劇辛
燕昭王弔祭死者,慰問孤兒,和臣下們同甘共苦,後期又以樂毅改革國政,勵精圖治,原本弱小的燕國成為一時之強,燕國殷實富足了,士兵都樂於出擊,不懼怕戰事。

燕國伐齊破胡

前288年(燕昭王二十八年),燕昭王任命樂毅為上將軍,和秦、楚以及趙、魏、韓等國共同謀劃,貯備發兵征討齊國。隨後燕昭王派蘇秦出使齊國,首先要求齊湣王歸還前人趁燕國內亂攻下的十座城池,然後鼓動齊國攻打宋國,離間齊趙兩國的關係,並在趙武靈王魏襄王、楚懷王、韓襄王這些大國王侯之間進行外交遊説。
燕國三郡五都示意圖 燕國三郡五都示意圖
前286年(燕昭王三十年),齊國滅宋國,引起各國震動,各國頻繁會盟,推動了反齊聯盟的建立。
前284年(燕昭王三十二年),燕昭王拜樂毅為上將軍,率傾國之兵聯合秦、韓、趙、魏五國伐齊,獲得大勝,五年內連下齊國70餘城,報了當年齊國入侵燕國之仇。此役後,齊國疆土只剰(今山東日照市莒縣)、即墨二都。
燕昭王時,有燕將秦開,在東胡作為燕國的人質,東胡人很信任他。秦開歸國後,起兵襲擊大破東胡,“東胡卻千餘里”,結果燕國邊境向東推進了一千多里,大大開拓了燕國的疆域,而燕國亦隨即開始修築北長城。北長城西端起自造陽(今河北宣化東北),向東到達漢城(今首爾)。燕國的疆域到了歷史上最大範圍。
前279年(燕昭王三十三年),燕昭王死,燕惠王即位。燕惠王為太子時,就與樂毅不合。齊國即墨守將田單知道燕國君臣相疑,利用這點,施反間計,燕惠王中計以騎劫代替樂毅,樂毅擔心被殺,便逃亡趙國。
騎劫平庸無能,並無軍事才能,他代替樂毅為將,造成了燕國軍心動搖。田單則故意誘使騎劫犯錯誤,以激勵齊軍的士氣。田單以火牛陣一戰大敗燕軍,騎劫為齊軍所殺,燕軍望風而逃,齊軍很快就收復了失陷的70餘城,趁勢復國。
前272年(燕惠王七年),燕國統治集團內部鬥爭,燕惠王為燕相公孫操所殺,並立惠王子燕武成王為傀儡。

燕國燕趙戰爭

燕武成王、孝王、王喜三代,秦國採用遠交近攻的策略,為迎合秦國之意或乘趙國危難之機,燕國不斷挑起與趙國的爭端。
前265年(燕武成王七年),秦國乘趙國國君新舊交替,政局不穩之際,連取三城,燕與秦南北夾攻,齊國派田單率軍救趙,田單西拒秦軍之後,又率趙、齊聯軍對燕國進行報復,佔領了燕地中陽(今唐縣)。
前259年(燕武成王十三年),燕國趁趙國在長平之戰大敗之際,誘使趙北部的武垣令傅豹、王容、蘇射率眾投入燕國。
前251年(燕王喜四年),秦昭王去世,燕王派國相慄腹和趙國訂立友好盟約,送上五百鎰黃金給趙王置酒祝壽。慄腹回國報告燕王説趙王國內年輕力壯的人都戰死在長平了,他們的孩子還沒有長大,可以進攻趙國。燕國派慄腹帶軍攻趙,趙國派廉頗率兵抵禦,慄腹遭斬,廉頗趁勢包圍了燕國的都城。燕國派任命將渠議和,趙國聽了將渠的調處,解除了對燕國的包圍。
前243年(燕王喜十二年),趙國派李牧進攻燕國,奪取了武遂和方城。趙國屢困於秦國,又逼走廉頗,以龐煖代將。燕王喜以為有機可乘,問劇辛能不能攻打趙國。劇辛憑藉着自己當年與龐煖作朋友時的印象,對龐煖做出了評價,他認為龐煖是很容易打發的人。於是燕國即以老劇辛為帥,伺機進襲趙國。結果劇辛輕敵,率軍冒進,被趙軍統帥龐煖擊敗,劇辛被俘殺,燕軍損兵二萬。
前236年(燕王喜十九年),趙再次率軍伐燕,攻取狸、陽城。燕國屢屢戰敗,秦國則以救燕為名,不斷出兵攻佔趙地。

燕國為秦所滅

荊軻刺秦王
荊軻刺秦王(2張)
前232年(燕王喜二十三年),在秦國做人質的燕太子丹逃回燕國。
前228年(燕王喜二十七年),秦破邯鄲,趙公子嘉逃到代地,秦軍兵臨易水,燕國統治集團一片驚惶。太傅鞠武主張與代、齊、楚、匈奴聯合共同抗秦,太子丹認識到諸侯均服秦,不可能再組織合縱,而採取刺殺手段。
前227年(燕王喜二十八年),太子丹派荊軻攜帶燕督亢(今河北易、涿地區)圖和秦叛將樊於期首級,與秦舞陽前往秦國詐降企圖刺殺秦王嬴政。荊軻刺秦失敗,秦國依此為藉口派王翦辛勝率軍大舉攻燕,燕、代聯軍於易水之西組織抵抗,秦軍大敗燕、代聯軍。
前226年(燕王喜二十九年)秦將王翦率軍攻破燕都薊城(今北京西南),燕王喜及太子丹率公室衞軍逃遼東。秦將李信帶兵乘勝追擊至衍水(今遼寧太子河),再敗太子丹軍,消滅了燕國衞軍主力。燕王殺太子丹向秦求和,秦國未允。鑑於燕趙殘餘勢力,已成囊中之物,為集中兵力對付魏楚,暫停進攻。
前222年(燕王喜三十三年),秦王政派王賁率軍進攻遼東,俘虜了燕王喜,燕國滅亡。秦在燕地設漁陽郡、右北平郡、遼西郡及遼東郡等。

燕國疆域

編輯
周武王克殷之後,封奭公於燕,燕國封域的具體情況不詳,據琉璃河遺址挖掘出的銘器銘文可知,最初統領有六邦的土地和民眾。在西周、春秋不斷向冀北和遼西發展,消滅了薊國孤竹令支無終等。由此可以大概知道這個時期燕國的疆域,主要包括冀北、今北京地區和遼寧西部的大淩河流域。
燕文侯時,據《戰國策·燕策一·蘇秦將為從北説燕文侯》記載:燕國“東有朝鮮遼東,北有林胡樓煩,西有雲中九原,南有滹沱易水”。區域縱橫兩千多里,武裝部隊幾十萬人,戰車六百輛,戰馬六千匹,儲存的糧食足夠用好幾年。南有碣石雁門的肥沃土地,北有紅棗和板栗的收益,百姓即使不耕作,光是這紅棗、板栗的收穫也足夠富裕的了。這就是所説的天然府庫。能夠安居樂業,沒有戰事,看不到軍隊覆滅、將領被殺的情景,沒有誰比得上燕國。
燕昭王時,隨著國力的強大,疆域也大為拓展。據《漢書·地理志下》記載:“燕地,尾、箕分野也。武王定殷,封召公於燕,其後三十六世與六國俱稱王。東有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西有上谷代郡雁門;南得涿郡之易(保定)、容城范陽,北有新城、故安、涿縣良鄉新昌及渤海之安次、皆燕分也。樂浪玄菟,亦宜屬焉”。 也就是説,燕國東面有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西面有上谷代郡雁門,南面得到涿郡的易地(保定)、容城、范陽,北面有新城、故安、涿縣良鄉、新昌,以及勃海的安次,都是燕國的地方。樂浪玄菟二龍湖古城上下障,也都屬於燕國。

燕國政治

編輯

燕國地方行政

戰國時期,燕國在與北胡相鄰的邊境地區先後設置了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五郡。 [13]  戰國時期燕國實行的是“郡都制”,而不同於其他諸侯國的郡縣制。戰國時期燕國縣級地方行政名稱為“都”。 [7]  [14]  學術界認為戰國燕國郡邑名稱有25個。

燕國中央官制

在中央官職方面,燕侯之下的官僚機構,重要的是將和相,分別主管文武之事。春秋戰國之時,官分文武是各國官僚組織的重要特點,而官分文武無疑有利於國君進一步將權力集中於上。
相,是文官系統的首腦。曾任燕相的有:子之(燕王噲時)、公孫操(燕惠王時)、慄腹(燕王喜時)。將,又稱“將軍”,是武官的首腦,見於傳世文獻的有:市被、秦開。將軍中又有“上將軍”,樂毅曾任此官;戰國時的上將軍,地位相當於春秋時的元帥。其他見於文獻的武官還有“司馬”。
爵秩方面,燕國的爵秩等級大致分為卿和大夫兩級。卿有上卿亞卿之分,大夫有長大夫上大夫中大夫五大夫等。俸祿方面,燕國採用的以是“石”計祿。南宋呂祖謙大事記》雲:“以石計祿,始見於此。”十升為一斗,十鬥為一石,每石重一百二十斤。戰國時期的燕國,其地方行政組織一如他國,也實行郡縣制。一般是採郡、縣兩級制。見於燕國的郡有5個: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郡的行政長官是“守”,都是由武官來充任的;縣的行政長官是“令”,下設丞、尉等;在縣之下,還有鄉、裏、聚(村落)或連、等基層組織。由官印還可獲知,燕國在地方設有“司徒”、“司馬”、“司工”、“丞”等等。

燕國封君制度

在戰國時代,各國普遍地建立了以郡統縣的地方行政機構,實行中央集權,用以代替過去貴族按等級佔有土地進行統治的制度;但又設置了封君制,這在一定程度上維護着新的貴族特權。下表列出見諸先秦史籍的燕國封君:
封君
人名
國籍
受封年代
受封原因
封號來源
文獻出處

疑燕王族
燕昭王時
出齊外交使者
以功德為封號
《戰國策·趙策四》
《戰國縱橫家書》等
周朝
燕昭王時
以間諜身份入齊
以功德為封號
《戰國策·燕策》
《戰國縱橫家書》
《史記·蘇秦列傳》
昌國君
燕昭王時
伐齊戰爭獲勝
以地名為封號
《戰國策·燕策二》
《史記·樂毅列傳》
昌國君
中山國
燕惠王時
世襲
以地名為封號
《戰國策·燕策二》
《史記·樂毅列傳》
成安君

燕惠王時
任燕相邦
以功德為封號
《史記·燕世家》索隱
《史記·趙世家》
高陽君
榮蚠
燕武成王時

以地名為封號
《戰國策·趙策四》
《史記·六國年表》等

燕國國都

燕國在八百年的歷史中,曾建有五座都城,西周初年封召公於燕地 [5]  (今北京房山琉璃河鎮東北董家林古城) [4]  ,燕地為燕國始封地 [3] 燕桓侯時北方遊牧民族山戎不斷南下侵擾,燕國被迫遷都臨易。齊桓公打敗山戎之後,燕莊公逐漸營建上都薊,並逐漸遷都於此,至燕襄公時上都薊就成為燕國的國都。
春秋晚期,北方的戎狄各部又逐漸強大,迫使燕國又一次徙都到易。子之之亂後,燕昭王在易水高築武陽城,是為燕下都。太子丹刺秦事敗,秦將王剪、辛勝兵臨易水,燕王喜與逃到代地的趙公子嘉聯兵與秦在易水西決戰,失敗後,燕軍主帥太子丹逃匿於衍水,被秦將李信追斬,燕王喜不得不棄薊城,率兵退到了遼陽。五年後秦將王賁俘燕王喜,燕國亡。
由於商業、手工業的發展,城市也空前繁榮起來。燕昭王時期,燕國的都城形成了“三都”體制,即薊城、中都(今北京市房山區竇店以西)和下都武陽城。

燕國軍事

編輯
燕國的兵制,由於年代久遠及文獻匱乏,已不可考。燕國其重要的軍事據點:令疵塞(今河北省遷安市西)、居庸塞(今北京市昌平區西北居庸關),主要防備東胡。武陽城(今河北省易縣東南),處於燕長城的西北端,主要防備齊、趙兩國。燕國的軍隊,有帶甲數十萬,車六百乘,騎六千匹,粟支數年。
燕國建立之初,面臨的形勢是嚴峻的。華北大平原,西有巍峨的太行山,時有遊牧民族侵擾,東有渤海海浸和黃河故道的滾動所造成的沼澤地帶,道路不暢,平原中部地勢平坦,一望無際,無險可守。燕國初立,戰事頻繁,平定領地內的叛亂,抵抗北方遊牧民族的侵擾,均憑武力支持。從燕侯墓中隨葬多件銅戈、戟、護面和車馬器,以及中型墓中有兵器、車馬器者墓室較大,等級較同類墓高的現象也可看出,燕侯本人尚武,手下貴族也都是大大小小的軍事統領。

燕國經濟

編輯

燕國農牧業

燕國燕山以南以農業為主,以北以牧業為主,燕山地區和冀東地區同時兼有農業和牧業。大至東部沿海有漁鹽之利,北部出產馬牛羊,南部盛產黍稻粟菽,山地有銅鉄礦冶,經濟部門比較齊全。燕國的畜牧業區域在上谷、漁陽、右北平三郡地區,農業區域在薊城以南的地區,漁業、鹽業區域主要分佈於渤海沿岸和各島 嶼,以及 遼水、鴨綠江下游沿岸等地區。
商代燕地的遼西地區釀酒業較為為發達。燕國農業工具以石制、銅製為主,且石制農具在數量上佔有絕對優勢。出土的石制農具多數為磨製工具,戰國中期,鐵農工具在各地普遍地使用。燕國在西周時期的糧食作物有黍、粟、稻、粱、麥、豆、麻等,而粟和黍為燕人的主要食物。
水利工程,在幽州南界有督亢澤、督亢陌,在北京永定河流域有陶井,在燕南長城有易水堤防,在燕下都有運糧河。

燕國手工業

燕國在冶金手工業中主要的是冶鐵手工業和青銅手工業。戰國時燕國冶鐵手工業有了飛躍的進步,不僅生產工具用鐵製作,戰爭的武器也已逐漸改用鐵製成,同時青銅手工業的冶鑄技術也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
燕國冶鐵作坊,一般都由官府經營,燕國的冶銅業,在青銅製品種類以禮器、兵器為多。冶銅 業,其經營性質與冶鐵業一樣,主要是官營,兵器製造業是燕國的重要手工業之一,主要由官府督造,戰國時期燕國的兵器主要是鐵製品。
燕國官營製陶,其生產者大多是官奴和刑徒,民間製陶普及,但各地的製造水平相差很大,燕國有專門的製作骨器的手工作坊。燕國受北方少數民族的影響,皮革業發達。一般皮革器多用牛皮、羊皮製作,皮甲則用堅硬的野生動物皮製作。燕國煮鹽業之盛當在戰國中期以後。
燕國向外輸出的商品,種類單一,僅限於幾項土特產品。燕國在向中原內地提供的商品中,農業、手工業產品所佔的比重很小,主要是為中原內地所珍視的土特產品。棗、慄是燕國的兩項大宗商品,產於燕國北部 [8]  [15]  。棗、慄、薊而外,燕國還盛產杏、梅等果品。蠍角、白金、燕石,是燕國的另一類土特產品。商品交換一般要在市場上進行。燕國的都城和其他主要城市,都設有市 [9] 

燕國城市

燕國的城市發展很快,大、中、小城市都很多。在大城市中,下都武陽以規模大著稱,上都薊則以富庶聞名。在眾多的小城中,不同地區的也各有其特點,分佈於長城附近地區的,軍事性質較強,因為它是隨着長城的修築而興起來的。燕北五郡郡治襄平、漁陽、沮陽、無終、陽樂等城,都具有一定規模。

燕國貨幣

主詞條:燕明刀
戰國時期燕國的金屬貨幣,有明刀、布幣、囿錢、金幣等幾種形制。
燕國的金屬貨幣以明刀幣為主。燕明刀幣的形體較齊刀幣為小,銅質較粗劣,鑄造也不精,明刀多鑄有一“明”字,故俗稱明刀,通高約13~14釐米。早期的形體較大,刀背略彎,刀身上寬下窄,通高約14釐米,重13克左右,“明”字作“”、“”,背文多為一字;中期的形體 比早期的略小,“明”字作“”;晚期的刀身上下等寬,刀背較直,柄向內屈曲明顯,刀重減輕到10克左右,“明”字寫成“債”,有人誤釋為“”或“易”。中期、晚期的背文一般字數較多,常在“左”或“中”、“右”之下系以數目字。
刀幣是從實用工具青銅小刀(或稱削)演變來的,主要流通於燕、齊地區,而布幣則是從古農具鏟形鑄演變來的,主要流通於三晉及兩週地區。燕國布幣是為適應通行於布幣的國家而鑄造的,鑄 造數量不多。幣面都鑄有地名。燕國布幣還鑄有幕文。
戰國時,黃金已成為燕國大商人、上層統治者的最重要的貨幣了。

燕國文化

編輯
燕國銅鼻鈕
燕國銅鼻鈕(2張)
燕國作為一種特定的歷史環境,聚集了諸多不同種文化,諸文化因素的滲透釀成燕文化。從琉璃河附近之鎮江營遺址的情況看,西周中期已有一種周、商文化因素合體的文化覆蓋。這種合體現象體現於許多器型上,如鬲的整體為商式造型的袋足,卻附有周式的矮小足跟,如簋雖有商式的敞口外形,口沿、器表、圈足都發生了變化,周人是不使用陶簋的,也許是受商人銅簋的影響。
文化合體的結果,使遺物產生羣體的變化,這些變化後的遺物羣體稱之為西周燕文化,與此相關聯,創造這一文化的人類共同體業已形成。西周燕文化在北京琉璃河燕都城遺址、鎮江營遺址B30、昌平白浮B31、河北滿城要莊B32均有成組器物出土。其陶器中商文化因素顯然強於周文化因素,如大量出土商式袋足鬲,如四系罐、三角劃紋簋的普遍存在等等。埋葬習俗上更接近商文化風格,滿城要莊和昌平白浮的中型墓均有腰坑,要莊M1的二層台上也殉有一狗。在隨葬品方面,要莊M1的袋足鬲多於足跟鬲,商文化特色更濃重,昌平白浮墓陶鬲的足跟為周文化因素,口沿起泥條凸稜又是張家園上層文化因素。
春秋時代開始,各地諸侯相爭,而原本週文化獨尊的局面逐漸破壞,各地區文化開始有“本地化”的改變趨勢。到了戰國時代以後,這種情況更明顯,在文字使用方面可以粗略依照地域分為五大系統:齊系、燕系、楚系、晉系和秦系文字,各系統的文字大體上相近,只有小部份文字有所差異,因此彼此文書往來並沒有太大問題。
總之,西周燕文化中,商文化因素最重,周文化因素次之,並間或顯示出少量的張家園上層文化及北方其它民族文化因素的存在。這種文化表象與燕國墓地中周人佔據面積很小的情況相結合,透視出燕國社會背景的某些方面。周人在燕國只是少數,又多屬高等級人物,不可能直接與下層接觸,其間所藉助的中間力量是商文化色彩濃重的原商人舊臣。商文化在其承上啓下的橋樑作用中,廣泛地播下了文化傳統的種子,最終成為燕國中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

燕國外交

編輯
參見:滄海之路
據《史記·封禪書》記載:“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萊、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傳在勃海中,去人不遠。患且至,則船風引而去,蓋嘗有至者。”滄海之路是指燕國燕昭王所開創。城嶽明刀幣的出現,“説明古代自遼東向南應有一條交通路線,以航運與沖繩相連,具志頭明刀進一步印證了這一點。兩枚明刀類型相同,出土地點相近,表明它們應存在於傳入的場所,時間當在戰國末年。
戰國時燕國全盛,境至遼東一帶。 [19]  明刀系燕國主要貨幣,除在遼東出土外,朝鮮半島北起慈江道、平安北道、平安南道,南至全羅南道均有發現;另外,在日本本州南部廣島縣匡原市、九州佐賀縣唐津市也傳有出土。假定將這些點連起來,就構成向南指向沖繩的交通路線,很值得從考古學角度進一步探究。 [18] 

燕國名人

編輯

燕國將領

樂毅秦開騎劫慄腹劇辛樂乘樂間、武陽靖、慶秦

燕國謀臣

將渠鞠武、蔡鳥

燕國刺客

燕國其他

燕國君主世系

編輯
下表列出為見諸先秦史籍的燕國封君:
國君稱號

在位年數
在位時間
備註

4
前1042—前1039
又作召康公,周王族人

不詳
前1038—不詳
召康公長子
燕侯

不詳
不詳
燕侯克三弟
燕侯

不詳
不詳
燕侯

不詳
不詳
燕侯舞子,一説是召伯
燕侯

不詳
不詳
燕侯憲子,一説是召伯





不詳
西周晚期





不詳
不詳—前865
姬筮之後
9
不詳
38
前864年-前827年
召康公九世孫,第11任君主
燕釐侯/燕釐侯
10
36
前826年-前791年
11
24
前790年-前767年
12
2
前766年-前765年
13
36
前764年-前729年
14
18
前728年-前711年
15
13
前710年-前698年
16
7
前697年-前691年
17
33
前690年-前658年
18
40
前657年-前618年
19
16
前617年-前602年
20
15
前601年-前587年
燕前桓公子
21
13
前586年-前574年
22
19
前573年-前555年
23
6
前554年-前549年
24
4
前548年-前545年
25
9
前544年-前536年
26
7
前535年-前529年
27
5
前528年-前524年
28
載(一説款)
12
前504年-前493年
29
28
前492年-前465年
未知
30
10
前464年-前455年
31
21
前454年-前434年
燕湣公/燕閔公
32
31
前433年-前403年
33
30
前402年-前373年
燕湣公子
34
11
前372年-前362年
35
乞陶
29
前361年-前333年
36
文遠
12
前332年-前321年
燕王
37
5
前320年-前316年
燕王

3
前316—前314
前314年齊國滅燕

國滅時期
齊治3年
38
33
前312年-前280年
燕王噲子,復國
39
秋壽
8
前279年-前272年
40
14
前271年-前258年
41
3
前257年-前255年
42
33
前254年-前222年
燕孝王子,前222年秦滅燕,被活捉
本表從史記,燕惠侯前的燕國世系均通過出土文物證實,史書無載,事蹟不詳。
參考資料
  • 1.    《史記·燕召公世家》“召公奭與周同姓,姓姬氏。周武王之滅紂,封召公於北燕。”
  • 2.    《史記集解》譙周曰:“周之支族,食邑於召,謂之召公。”
  • 3.    方朕.論西周初期燕國都城問題[R].2019
  • 4.    王鑫, 柴曉明, 雷興山. 琉璃河遺址1996年度發掘簡報[J]. 文物, 1997(6):4-13.
  • 5.    雙城之謎:燕國與薊國之都城(方朕)  .人民網[引用日期2019-04-10]
  • 6.    《史記》三十世家·燕召公世家  .古詩文網[引用日期2018-07-29]
  • 7.    《史記·絳侯周勃列傳》:燕王盧管反,勃以相國代樊噲將,擊下薊……屠渾都,破管 軍上蘭,復擊破管軍沮陽,追至長城。定上谷十一縣。
  • 8.    《戰國策·燕策一》載,燕“南有喝石、雁門之饒,北有棗、慄之利,民雖不由田作,棗、慄之實足食於民矣。 ,
  • 9.    《史記·刺客列傳》記載:“荊柯嗜酒,日與狗屠及高漸離飲於燕市,酒酣以往,高漸離擊築,荊柯和而歌於市中,相樂也,已而相泣,旁若無人者。
  • 10.    郭沫若《兩週金文辭大系圖錄考釋・匽伯旨鼎》:凡北燕之「燕」,金文作「匽」若「郾」,無作「燕」者。
  • 11.    【文物奇遇記】來自燕國的“重器”:首都博物館“最有故事”的堇鼎  .騰訊網[引用日期2019-12-08]
  • 12.    古城誕生的見證   .搜狐網[引用日期2019-12-08]
  • 13.    《史記·匈奴列傳》;其後燕有賢將秦開,為質於胡,胡甚信之。歸而襲破走東胡,東胡卻千餘里……燕亦築長城,自造陽至襄平。置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郡以拒胡。
  • 14.    《史記·秦始皇本紀》七年“以攻 龍、孤、慶都、還兵攻汲。
  • 15.    《史記·貨殖列傳》載:“上谷至遼東”有“棗、慄之饒”。又載:“燕、秦千樹慄,……此其人皆與千户侯等。
  • 16.    司馬遷.史記:中華書局,1959:501-756
  • 17.    楊寬.戰國史料編年輯證: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253-268
  • 18.    《中國錢幣》
  • 19.    《史記·朝鮮列傳》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