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趙國

(戰國七雄之一)

編輯 鎖定
趙國(公元前403年 [1]  —公元前222年 [2]  ),中國春秋戰國時期諸侯國,戰國七雄之一。
趙國國君,嬴姓、趙氏。趙國始祖造父,為商朝名臣飛廉(蜚廉)次子季勝之後,因征伐徐國有功,受封於趙城,由此為趙氏。趙氏歷經二十餘代,傳至趙簡子趙鞅、趙襄子趙毋恤趙鞅打破了晉國六卿的格局,趙毋恤力戰智、韓、魏的圍攻,簡襄之烈確立了趙國版圖。
前403年,正式三家分晉,周威烈王始命趙烈侯趙籍為侯。 [1]  國都幾經變遷,公元前497年,趙簡子定都晉陽(今太原),公元前451年,趙襄子遷都邢(今邢台),公元前423年,趙獻侯遷都中牟(今鶴壁),公元前386年,趙敬侯遷都邯鄲(今邯鄲),從此邯鄲成為趙國的國都。公元前355年,趙國在邢地建檀台,修信宮,邢地成了趙國的別都,稱信都。 [15] 
趙武靈王時,趙國稱王,施行胡服騎射,建立起中國歷史上第一支成建制的騎兵。 [3]  沿陰山修築趙長城,前296年滅中山國。疆土囊括了河北省的大部分、山西省的大部分、內蒙古的陰山以南的部分。成為東方六國最強大的國家,與秦國展開了數十年的爭霸。
前228年,趙國都城邯鄲被秦軍攻破。趙國大夫們北逃到,共同擁立趙代王嘉繼續抵抗秦軍。前222年,秦軍攻滅趙代王嘉,趙國滅亡。 [2] 
中文名
趙國
外文名
Zhao State
別    名
時間範圍
公元前 403年 至 222年
都    城
晉陽中牟邯鄲信都、代
貨    幣
布幣
開國國君
趙烈侯
亡國國君
趙王遷

趙國國號

編輯
因趙國先祖造父周穆王駕車,並在周穆王平定徐國徐偃王造反時立了大功,被周穆王封賞趙城(今洪洞)。自此以後,造父族就稱為趙氏,為趙國始族。

趙國歷史

編輯

趙國趙氏起源

趙國貴族出自商朝名門嬴姓部族,為商紂王手下大將嬴飛廉(蜚廉)的直系子孫。始祖造父為飛廉的四世孫。趙國國君為黃帝五世孫伯益(大費)之後,與秦王族本是同一祖先。伯益因輔助大禹治水而被舜帝賜為嬴姓,其部族為嬴姓部族。
夏朝末年,伯益次子若木之玄孫費昌棄夏投商,為商湯駕車,輔助商湯滅夏立商,成為商朝的功臣。嬴姓部族成為商朝貴族,世代輔佐商朝。
商朝末年,周武王伐紂,嬴姓部族的惡來與父親蜚廉一起為紂王效力,惡來後被周武王所殺。周武王去世後,年幼的周成王即位,紂王之子武庚趁機挑唆發動三監之亂,嬴姓部族捲入。蜚廉還有一個兒子叫季勝。季勝生孟增。孟增有寵於周成王,他就是宅皋狼。宅皋狼生衡父。衡父生造父

趙國分封趙城

趙國是戰國七雄之一的諸侯國,公元前497年,趙簡子奔赴晉陽,也就是今天的山西太原,後來晉陽成為趙國的都城。約公元前451年,趙襄子遷都邢。約30年後的公元前423年,趙獻侯遷都中牟,即今河南鶴壁山城區一帶。公元前386年,趙敬侯遷都邯鄲,從此邯鄲成為趙國的國都。公元前375年,趙敬侯去世,他的兒子趙成侯繼位。公元前355年,魏國向趙國進獻了上等椽木,趙國用這些椽木在邢地建了一個檀台,並修了信宮,邢地還成了趙國的別都,趙國經常在信宮與諸侯會盟,所以邢地又有了一個新名稱——信都。 [15]  秦末漢初,趙氏復國後仍以信都(邢台)為都,地處四戰之地,疆土主要有當今河北省南部、山西省中部和陝西省東北隅。西有秦國,南有魏國,東有齊國,東北燕國,北方則是林胡樓煩東胡遊牧民族的地域。另外趙國附近還有小國中山國
遠古時代,有姓有氏,姓氏一分為二。 姓是大的氏族部落集團的徽章,氏是一個姓所分出的小氏族支系的標誌。姓氏合二為一,是秦漢時才開始的。《漢書地理志注》和《説文解字》記少昊氏為嬴姓。嬴即燕的異字,且又同音,故嬴即燕。少昊氏初以燕(玄鳥)為圖騰,故成為嬴姓的始祖。趙人的先祖即嬴姓(少昊氏之後),趙氏(趙城叔帶之後),世代輔佐殷商。
武王伐紂,諸姬並起。與殷商屬於近枝的嬴姓就走向了衰落,尤其是蜚廉這一支嬴姓部落因愚忠於紂王而被周王室所厭棄。惡來戰死,失去了宗主之位,在周王室的安排下,惡來之弟季勝擔任蜚廉族的宗主。季勝曾孫造父御戎,相傳造父為周穆王御,因助周平定徐偃王之亂,封於趙城,其後以趙為氏。造父善於御戎,侄子大駱惡來之後)善於繁衍馬匹。受造父之薦,周王室不計前嫌,啓用罪臣惡來之後大駱,封於汧河、渭河之間管理馬匹。大駱孫秦仲封大夫,秦仲之子趙其是為秦莊公,故秦趙同宗。後造父六世孫奄父救周宣王於千畝之戰,其子叔帶為周朝卿士,因不滿周幽王的昏庸,離開周王,侍奉晉文侯。從此趙氏便在晉國落腳,漸成望族。

趙國簡襄之烈

前497年7月,晉國最強大的範氏、中行氏,圍攻趙氏,趙簡子逃往晉陽避禍,晉陽城於是被包圍。11月,智氏、韓氏、魏氏三家軍隊奉晉定公之命攻打範氏、中行氏。但由於範氏、中行氏太過強大,智氏、韓氏、魏氏反而被範氏、中行氏打敗。範氏、中行氏決定向晉定公發動進攻,以下犯上,終於遭到了眾叛親離。
戰爭持續到前490年,曾經在晉國最強大的範氏、中行氏日益呈現劣勢,無法在晉國立足,棄城而逃亡齊國。長達近8年之久的晉國內戰結束,晉國六卿制衡的格局終於被打破了。
前454年,智伯率、魏二家圍攻晉陽(今太原市南晉源鎮),趙襄子堅守城池,並策反韓氏、魏氏二家共同滅智氏。前453年,趙、魏、韓三家瓜分了智氏的領地。從此之後,一直到邯鄲淪陷時的前228年,趙國領土大致為今山西省北部和中部,河北省西部和南部、內蒙古的陰山以南的部分。
趙襄子死後,其弟趙桓子自立為君。桓子死後,襄子之兄趙伯魯之孫趙浣,是為趙獻子。獻子之子趙籍後來繼位,即趙烈侯,是趙國的開國國君。在前403年,趙烈侯與韓、魏三家分晉,建立趙國。

趙國走向鼎盛

胡服騎射
胡服騎射(2張)
前284年齊國吞併宋國後遭到列國一致反對,燕、趙、秦、魏、韓五國拜樂毅為將,大破齊國。齊國遭到五國伐齊的沉重打擊雖然勉強復國但實力極大衰落,從此一蹶不振,趙國在東方挫敗了最大的競爭對手齊國。
同時,趙武靈王由於受到與中山之戰失敗的恥辱,信宮(今邢台)大朝五日,立排眾議大膽的推行移風易俗,並選練精鋭弩弓騎兵。在全國開始了影響深遠的胡服騎射,全國士兵改變傳統的寬大戰服改為緊小為特徵的胡服,改變傳統的步兵為主體的軍隊結構改為騎兵和弓弩兵為主體的軍隊構成。胡服騎射使趙國建立起中國第一支制式騎兵部隊,使趙國一躍成為關東六國之首。
在前307年至前296年的十二年間,趙國於東北攻滅了中山國,西北打敗了林胡樓煩,拓地千餘里。在北邊新開闢的地區設置了雲中(今呼和浩特托克托縣)、雁門(今代縣)、代(今蔚縣)三郡,並從今天的河北張家口到內蒙古巴彥淖爾盟五原縣修築趙長城。
趙國君臣睦、將相和。肥義樓緩虞卿樂毅田單趙奢藺相如廉頗、趙勝、李牧等良相名將輩出。趙國民風剽悍、崇尚氣力、慷慨悲涼之士甚多,又得兵法之教,故迅速成為戰國中後期的北方軍事強國。其崛起速度之快,出乎天下人意料之外,足令六國為之側目。在戰國中後期,東方三強(魏、齊、楚)相繼衰落,秦國之威獨步天下之時,趙國時為中流砥柱,其作用可謂是舉足輕重。

趙國秦趙爭霸

趙國對秦國而言可謂是東出的最大的阻礙,秦趙兩國統治集團明爭暗鬥,爾虞我詐,外交伐謀是越演越烈。趙武靈王更親自喬裝使者入秦,考察秦國地形,意圖於九原出擊繞開函谷關攻滅秦國。
趙武靈王先立小兒子趙何為王,但後來封長子為代城君,後代城君密謀奪位。前295年,伏殺趙何丞相肥義,代城君逃往趙武靈王沙丘行宮(今邢台)中,王叔趙成和李兑包圍行宮,殺代城君,武靈王被圍困在行宮中苦苦堅持三個多月後餓死。雖然武靈王之子趙惠文王任用廉頗、藺相如等能臣,然而秦國變法革新,逐漸超過趙國。
信期李兑和公子成圍主父宮。李兑想向趙王何請示如何處置,被公子成制止。李兑與信期派兵攻入主父宮,誅殺公子章及其黨羽。
沙丘宮變之後,趙武靈王薨,趙惠文王繼位。期間趙國名將名相輩出,數敗秦軍。於澠池與秦盟會後,趁秦攻楚的機會出擊關東,奪取齊的高唐,又遍擊關東諸國,奪取土地。一時在關東聲威無兩,直至因上黨郡歸屬問題導致的長平之戰
趙武靈王使秦、完璧歸趙澠池相會等重大外交事件的發生,就是秦趙雙方相互試探、暗中較勁的真實體現。秦昭襄王威震天下,卻受辱於趙國大臣藺相如並非其心甘情願,實是迫於趙國實力,不敢造次發難、迫不得已耳。這一輪政治外交上的較量,秦國外厲內荏,趙國爭鋒相對,秦國沒有討得任何便宜。前269 年秦派大將胡陽率精兵數萬越韓境上黨進攻趙國的閼與,反而在閼與之戰中,被趙奢所統領的趙軍精鋭突騎所擊敗。

趙國長平之戰

長平之戰示意圖 長平之戰示意圖
前262年,秦國出兵攻伐韓國的野王(古地名)。野王投降秦國。韓國上黨郡與本國的聯繫被切斷。韓桓惠王懼怕秦軍兵鋒,決定主動把上黨郡獻給秦國,以息戰禍。上黨郡守卻不願降秦。韓桓惠王於是派馮亭接替上黨郡守遂行降秦的相關事宜。馮亭也不願降秦,為避免加強秦國,同時利用趙國力量抗秦,他獻郡於趙國,趙孝成王接受,封馮亭為華陽君同時仍任上黨郡守,派平原君趙勝領五萬趙軍接收上黨。前261年,秦國進攻韓國,斷絕了韓國上黨郡與韓國本土的聯繫。
前261年4月,秦國派王齕領兵進攻上黨,意欲一舉兼併之。廉頗領兵二十萬救援上黨。其時,上黨大部分土地已被秦軍攻陷。馮亭率殘部歸附於廉頗軍中。
秦軍(王齕)與趙軍(廉頗)的首次遭遇戰中,秦軍前鋒斬趙裨將茄。初戰不利後,趙軍據守空倉嶺防線。秦軍攻擊前進突破防線,佔領趙軍堅固堡壘。趙軍被迫往長平方向退卻,於石長城以西的丹河一線構築長壘防禦。秦軍再次強攻趙軍陣地。趙軍戰敗,堅守百里石長城。石長城建築于丹朱嶺至馬鞍壑一線的分水嶺上,面向秦軍的南坡形勢陡峻。石長城底寬4米,隔段築有堡壘,依山勢綿延百里,只在中段有一天然隘口名為故關,為南北交通的必經之路,築有城門與長城渾然一體。
趙軍於百里石長城全線佈防,以故關為重點防禦地段。居高臨下抵禦秦軍。秦軍進攻受挫,約趙軍出長城決戰。趙軍拒不出戰。在廉頗的統御下,趙軍堅壁以戰成功的遏制了秦軍的攻勢。
秦軍攻戰數月毫無進展,因補給線漫長後勤壓力太大。為扭轉局勢,秦利用趙國派使者入咸陽和談的機會,示好於趙,其他諸侯國懼怕秦趙媾和於己不利不敢支援趙國;同時使用反間計,在邯鄲散佈謠言:“秦之所惡,獨畏馬服子趙括將耳,廉頗易與,且降矣。”年輕氣盛的趙孝成王本自惱怒廉頗軍隊傷亡很多,屢次戰敗卻堅守營壘不敢出戰,謠言四起,不啻於火上澆油。於是趙王力排眾議,臨陣換將,以自己喜愛的年輕將領趙括(趙國著名將領馬服君趙奢之子)替代廉頗為長平前線最高統帥。
前260年夏,趙括接管長平前線四十五萬趙軍。秦國得知消息後秘密派遣武安君白起抵達長平接替王齕指揮秦軍。趙括到達前線後,立即改變原有的軍事部署和防守戰略並撤換大批中下級軍官,收縮兵力準備主動出擊,企圖一戰殲滅秦軍,收復上黨。
白起針對趙軍的動態,以丹河東岸的長平為依託,沿丹河東岸的天然髙崗構築起長達18公里的主陣地,右翼一直延伸到小倉東河北岸,以抵禦趙軍主力的進攻。另安排25000人在決戰開始後切斷從石長城出擊的趙軍退路;另5000騎兵遮絕留守石長城的趙軍與趙軍主力之間的聯繫。
趙括在對秦軍所知甚少的情況下,指揮主力出擊屯紮在故關前的秦軍部隊。秦軍按照白起的將令,接戰不久後便詐敗,沿直通長平的大道逃跑,把追擊的趙軍主力引誘到預設戰場。趙括不知中計,指揮全軍猛攻秦軍陣地,給予秦軍重大殺傷,但秦軍頑強抵抗,趙軍無法攻破。此時趙軍主力已經遠離故關12公里。預伏在小東倉河北岸的兩萬五千名秦軍突然出擊佔領韓王山,切斷了趙軍的退路。五千騎兵也兵臨故關前,使留守故關的趙軍不敢支援。趙軍被完全分為兩段。趙軍出擊主力失去後勤保障,秦軍抓住有利態勢,從兩翼攻擊趙軍。趙軍分兵作戰,不能取勝,被秦軍壓縮在了秦軍防禦壁壘所在的將軍嶺與韓王山所夾挾的一片低凹的山谷。
面對險惡戰局,趙括命令部隊原地築壘防禦等待援兵。秦軍乘勢合圍趙軍於谷地。趙軍被圍的消息報到邯鄲。趙孝成王意欲合縱抗秦,遣使求救於臨近的楚、魏等國。但由於之前趙國使者入咸陽和談得秦昭襄王厚遇,諸侯國不願救趙。趙孝成王只得派出本國的部隊趕往長平前線救援。秦國方面,得知趙軍主力已被合圍,昭襄王親自趕到河內郡,給所有的郡民賜爵一級,命郡內十五歲以上男丁悉數出徵支援長平前線,阻擊趙國援軍,被圍的趙軍無法得到援助。9月,在被困46天后,趙括在突圍時被秦軍射殺。趙軍傷病餓殍無法再戰,只得全體投降。秦軍俘虜趙軍近40萬人,己方傷亡過半。
秦軍對近40萬降卒心有餘悸。白起假意許諾説準備把降兵中身體強健的帶回秦國,而年老體弱傷殘幼小的會放歸趙國。趙人不疑。白起又以酒肉安撫降卒,後令秦兵以白布裹頭,吩咐説“凡首無白布者,即系趙人,當盡殺之。”趙國降卒不曾準備,又無器械,束手就戮。40萬趙軍,一夜俱盡。史載當時“血流淙淙有聲,楊谷之水皆變為丹,至今號為丹水”。唯有240名年紀幼小的趙兵被秦軍放歸趙國以散佈恐慌,震懾山東六國坑殺趙卒的消息傳入趙國,整個國家中“子哭其父,父哭其子,兄哭其弟,弟哭其兄,祖哭其孫,妻哭其夫,沿街滿市,號痛之聲不絕”。

趙國邯鄲之戰

邯鄲之戰示意圖 邯鄲之戰示意圖
秦雖然取得長平之戰的勝利,但士卒死傷過半,糧草消耗巨大,秦無力繼續攻邯鄲滅趙。且士卒連年征戰,士氣低靡,戰線太長補給困難。加上新佔之地民心不固,隨時都有可能叛亂。韓魏楚蠢蠢欲動,其側翼相當不安全(其後秦正是因此而敗)。故秦接受了趙國的割地求和。
然而,趙在割地上卻分歧擴大。最終趙王決定不履行和約,轉而備戰。秦昭襄王大怒,遂以舉國之兵攻趙,邯鄲之戰爆發。
秦昭襄王四十八年(前259年),趙孝成王六年元月,秦聚兵約五十萬人,分兵三路,左路司馬梗率軍進攻趙之太原,取之,以牽制趙北方主力使不得南下;右路約十萬增兵南陽,以拒魏楚聯軍;中路軍約三十萬人,直取趙之邯鄲。七、八月間,趙之武安、皮牢,兩座趙都唯一可依賴的戰略屏蔽被秦攻破。次年十月秦圍邯鄲。
秦昭襄王四十八年正月至八月間,趙國採取堅壁清野的戰略,放棄野戰和衞星城,集中各地的守軍及糧食全力保衞都城邯鄲。而此時趙國的精鋭士兵早已於長平之戰中損失殆盡,邯鄲城內士卒多為剛徵集的下民,約三四十萬人,且多為40歲左右的老人(古40歲即為老)或13到18歲的弱童。而年輕力壯的士卒不超過十萬,其中包括趙王的宮衞步兵和少量騎兵,大約一二萬人,這些構成了趙日夜突襲秦兵的主力。守將為大將軍廉頗、宮衞統領樂乘,而平原君趙勝成為邯鄲之戰實際的最高指揮官。但是,邯鄲的下民因長平之戰,幾乎每家皆有喪子、喪夫、喪父,故同仇敵愾,誓衞趙都。
秦軍以五大夫王陵為將,軍眾在三十萬左右,以武安為據,包圍邯鄲。秦軍構成以步弓兵為主,且攻城器頗多。
秦昭襄王四十九年(前258)秋,十月,五大夫王陵率軍急攻邯鄲城,秦弓弩手,將數十萬支箭射向邯鄲城上,掩護步兵攻城,而步兵分兩隊,一隊肩扛雲梯,強登邯鄲城牆,一隊推衝車直攻城門,且秦分三軍不分晝夜輪攻趙都。但是一個月下來,秦軍僅校官就戰死五名,傷亡近兩萬人,而且不得停下休整,邯鄲城卻並未攻下,遂轉為小規模進攻以奪趙志。然而,趙軍卻一再出精鋭步兵甚至少量騎兵突襲秦軍營柵,竟使秦累有傷亡,反使秦軍日夜防備,士兵多有懈怠。
邯鄲前線的戰況飛快的傳到秦昭襄王的手中,秦昭襄王十分的生氣,而是時武安君病重,不得行,只好一面書信督促王陵,一面組織援軍。收到信的王陵軍於十二月間,在寒風中向趙都邯鄲發起第二次大規模的攻擊,但疲憊的秦軍,在趙軍弓弩下,多有傷亡,士卒戰皆不利。趙出兵擊之,卻秦數十里,秦折兵數千人。
邯鄲城內,天寒地凍,傷員遍城,但士兵依舊士氣高昂。平原君趙勝將府內積糧存衣,散佈趙民,並令其家人搶救傷員,大將軍廉頗帶甲上城親自督戰,平原君亦往之。趙兵多弱,廉頗命弱者立城,強者於城內休養,逢戰而輪換,又命善射者集而射秦。期間趙之精鋭常出城,多有不回,但秦亦傷亡慘重。
秦昭襄王五十年正月,將軍王齕率兵十萬及大量的兵備糧草到達邯鄲。五大夫王陵即調整兵力準備向邯鄲發動第三次,也是攻趙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進攻。可以相信王陵已經知道秦王的不滿及以王齕代之的先兆,可以肯定的是王陵軍第三次的進攻相當猛烈。
此時邯鄲被圍將近四個月,城內兵員損耗和糧食供給已顯危機,人心在冬季更顯得脆弱。但在廉頗、樂乘諸位良將的率領下趙軍依然士氣高昂。同時秦軍在受到增援後士氣也開始高漲。戰事進行月餘,趙兵拼死抵禦秦軍進攻並取得勝利。秦軍傷亡慘重,士卒多怨。秦王以陵戰不善,免,王齕代將。其後王齕率軍連續攻打邯鄲近五個月,依然沒有攻下。十月,秦王殺了白起後又命鄭安平率軍五萬支援王齕。此時邯鄲城處於最危急的時候,糧草早已斷絕,據《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記載:“楚使春申君將兵赴救趙,魏信陵君亦矯奪晉鄙軍往救趙,皆未至。秦急圍邯鄲,邯鄲急,且降,平原君甚患之。
趙軍依舊不屈的抵抗着。同時平原君趙勝的外交戰開始起作用,至十二月初,終於,魏軍八萬楚軍十萬均已趕到邯鄲外圍,秦國也不斷的增兵汾城(河東之地)以為聲援,雙方大戰一觸即發。同年十二月,信陵君指揮魏楚聯軍,對秦軍發動了強大的攻勢,魏軍擊於西,楚軍擊於東,趙軍應於內,秦軍三面受敵,全線崩潰。王齕率秦軍主力向西急退數百里,入汾城才稍事喘息。在邯鄲城南駐防的秦軍鄭安平部約兩萬人,被趙軍重重圍困。鄭安平部遠離主力,糧草斷絕,突圍無望,只得全軍降趙。三國聯軍乘勝進攻汾城,秦軍大敗,被迫撤至河西,夾河對峙。聯軍乘勢收復河東六百里之地,其威大震。
長平邯鄲之戰後,趙國實力迅速下滑,再也無力同秦國爭霸天下 。東方六國從此再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單獨抗衡秦國。戰國進入了諸侯合縱抗秦的時代。

趙國短暫中興

戰國後期形勢圖 戰國後期形勢圖
長平之戰、邯鄲之戰後,趙國實力及其地位一落千丈。廉頗在趙國之敗後,被趙王重新任用相國並封為信平君,於趙孝成王十五年破燕軍;十六年圍燕都;二十一年取魏繁陽。其後因事逃奔魏,後轉至楚為將,率軍作戰因楚兵不如趙兵,戰不得志,在壽春抑鬱而終,臨死思報趙國。龐煖在廉頗出走後,面對秦國、燕國的進攻毅然挑起了趙國的大梁。趙悼襄王三年,燕犯趙,龐煖率軍抵。於常山東垣戰燕軍。此戰,趙兵多用強弓勁弩,其傷亡甚重。燕軍皆不利。後撤,遇李牧。又撤,遇龐煖。大敗。此戰死燕兵二萬餘人,其餘的奔潰或投降了趙軍。其後與李牧合兵下燕,武遂、方城。趙王贊其曰:“將軍武勇,廉頗還趙”。趙悼襄王四年,龐煖統率趙、楚、魏、燕之鋭師五十萬攻秦。趙悼襄王六年秦長安君及大將軍蒙驁率軍十萬攻趙,龐煖領軍十萬御之,殺秦軍三萬,射殺蒙驁。趙國頓時國威大震。
趙幽繆王三年,秦將桓齮率軍東出上黨,越太行山深入趙國後方,攻佔了赤麗、宜安(今河北葶城西南),對趙都邯鄲構成嚴重威脅。李牧率所部南下,指揮全部趙軍抗擊秦軍。李牧率邊防軍主力與邯鄲派出的趙軍會合後,在宜安附近與秦軍對峙。他認為秦軍連續獲勝,士氣甚高,如倉促迎戰,勢難取勝。遂採取築壘固守,避免決戰,俟敵疲憊,伺機反攻的方針,拒不出戰。桓齮認為,過去廉頗以堅壘拒王齕,今天李牧亦用此計;秦軍遠出,不利持久。他率主力進攻肥下,企圖誘使趙軍往援,俟其脱離營壘後,將其擊殲於運動之中。李牧洞悉敵情,不為所動。當趙將趙葱建議救援肥下時,他説“敵攻而我救,是致於人”,乃“兵家所忌”。
秦軍主力去肥後,營中留守兵力薄弱;又由於多日來趙軍採取守勢,拒不出戰,秦軍習以為常,疏於戒備。李牧遂乘機一舉襲佔秦軍大營,俘獲全部留守秦軍及輜重。李牧判斷桓齮必將回救,遂部署一部兵力由正面阻擊敵人,將主力配置於兩翼。當正面趙軍與撤回秦軍接觸時,立即指揮兩翼趙軍實施鉗攻。經激烈戰鬥,10萬餘秦軍,全部被殲。桓齮僅率少量親兵衝出重圍,畏罪逃奔燕國。
前247年魏信陵君率五國聯軍大破秦國於河外,趙也有參與。其後,燕國派遣當年與樂毅攻齊的劇辛為帥,率軍攻趙,趙將李牧龐暖抵抗,大破燕軍,劇辛自殺而死。龐暖擊敗燕後,組織聯軍攻秦,舉春申君為帥。五國聯軍與秦軍於潼關附近與呂不韋決戰,秦將王翦建議先襲最遠來的楚軍,楚軍聞知而逃,四國聯軍也退。其後一直沒有再發生大規模的戰鬥,直到前229年。

趙國走向滅亡

前229年,秦攻趙國,趙幽繆王李牧司馬尚率軍抵抗。秦將使用反間計使幽繆王殺李牧、司馬尚。秦將王翦於是率大軍攻趙,突破井陘口。前228年,攻陷邯鄲,俘虜了趙幽繆王。
趙國逃亡的大夫們共立趙嘉為王,在代稱王六年。曾在前226年之間,與燕軍合兵於易水之西,大戰秦軍。戰敗後,燕王交出太子丹。前222年秦軍向代進軍,破滅趙代王嘉,至此,趙國滅亡。 [2] 

趙國疆域

編輯

趙國範圍

趙國形勢圖 趙國形勢圖
趙惠文王時期趙國疆域一度非常遼闊,極盛時期版圖跨越了河北、山西、陝西、內蒙四個省區以及河南、山東兩省的部分地區。趙氏立國之初,趙襄子甫一即位便實施北進戰略,並逐漸將大部分代戎之地兼併,開始了對該地區的經營。 [4] 

趙國國都

趙國三選都地:初都晉陽(今太原西南),後遷中牟(今鶴壁西),再遷邯鄲(今邯鄲)。 [5] 

趙國政治

編輯

趙國三家分晉

參見:三家分晉

趙國遷都邯鄲

趙敬侯即位之初,以其遠見卓識,力主遷都邯鄲(今邯鄲),為實現趙國北進的戰略打下基礎。 [6]  之後,趙敬侯通過對衞國、魏國的一系列戰爭積極向外擴展,進一步鞏固都城邯鄲的地位。

趙國別立信都

趙成侯二十年(前355年)“魏獻榮椽,因以為檀台”,趙成候立邢(今邢台)為信都,築有檀台和信宮。作為雙都制的趙國,信都發揮了重要作用,趙魏之戰,邯鄲失守三年,趙國以信都為根據,使得趙國不割地而收復國都,與魏國簽訂漳水之盟。李公緒《趙記》雲:“趙孝成王造檀台,有宮,為趙別都,以朝諸侯,故曰信都。(注:趙孝成王是進一步加強信都地位,起始當為趙成侯所建)。趙武靈王曾多次在信宮與羣臣商議國家大事,《史記》記載十九年正月,大朝信宮,召肥義與議天下,五日而畢,遂下令易胡服,改兵制,習騎射,胡服騎射的的國策源於此。

趙國諸侯會盟

趙成侯十七年(前358年),趙成侯與魏惠王在葛孽會盟 [7] 
趙成侯十九年(前356年),趙成侯與齊國、宋國在平陸會盟,與燕國在阿地會盟。 [8-9] 

趙國文臣武將

趙國文臣武將
武將
蘇射
傅豹
趙茄

文臣
魏加

趙國公子

趙國其他

趙國經濟

編輯
趙國有豐富的土地資源:河套平原、華北平原、大同平原、太原盆地比較適宜農業生產,尤其是由黃河沖積而成的華北平原,地勢平坦,沃野千里,水源豐富,趙國領土南北跨度較大,氣温差比較明顯,適合多種農作物生長。受複雜多樣的土地資源和氣候條件的共同影響,因而趙國經濟發展呈現多樣化的特徵,農業、畜牧業、手工業、商業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發展,在整個社會經濟生活中都佔據有重要地位。 [10] 
趙簡子時期,趙簡子便進行了擴大畝制、減輕賦税以刺激農業生產的改革,為三家分晉、趙氏建國奠定了基礎。趙國的農業採用精耕細作的耕作方式進行生產,重視深耕、中鋤、積肥、施肥等技術。趙國統治者已經採用一年兩熟制。到戰國中期,趙國已成為重要的農業地區。 [10] 
趙孝成王在位時期,實行貨幣改革,在石邑(今河北鹿泉境內)鑄造“石邑”三孔布貨幣。
由於趙國尚武重利,長期輕視農業和內政的發展,而間接導致趙國後期長年戰爭中糧草和兵員的問題。

趙國文化

編輯

趙國文化系統

趙國文化繼承了較多的姬周因素。戰國時各地諸侯相爭,使原本週文化獨尊的局面逐漸破壞,各地區文化開始有“本地化”的改變趨勢。到了戰國時代以後,這種情況更明顯,但趙文化還是保留了較多的周文化因子。
戰國文字 戰國文字
戰國時各地文字可以粗略依照地域分為五大系統:東方齊系、東北燕系、南方楚系、北方晉系和西方秦系文字,趙國文字則屬於北方晉系。由於各系統的文字大體上相近,只有小部份文字有所差異。因此趙國文書與其他諸侯國往來並沒有太大問題。
趙國與林胡、樓煩、東胡、義渠、空同、中山等遊牧民族國家接壤,國民中有大量的胡人和胡人後裔,胡人文化在趙國也是根深蒂固的。

趙國趙國遺址

邯鄲故城包括趙王城及大北城兩部分。趙王城為趙都宮城遺址,分東、西、北三城,平面呈“品”字形。城內地面上有佈局嚴整的龍台、南北將台等夯土台,地下有面積寬廣的夯土基址,顯示了中國封建社會初期都市建築的基本面貌。大北城發現了作坊、鍊鐵、陶窯遺址。
趙王陵位於河北邯鄲縣與永年區西北交界處,紫山東麓的丘陵地帶,距邯鄲市區20公里,屬三陵鄉境內,有5座較為集中的陵丘,它們相距不過2至3公里,其中,在邯鄲縣境內共三大墓丘,從東至西編號為1、2、3號;另兩座在永年區,編號為4、5號,它們是中國戰國時期七雄之一趙國的帝王陵寢,稱其為趙王陵,屬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河北省乃至中國歷史最悠久的王陵。此陵墓依山而建,氣勢恢宏,雖經2300多年的風雨侵蝕和社會人為損壞,地面建築只存遺址和碎磚爛瓦,但其整個陵台、陵墓封土、墓台、神道等保存十分完整。
邯鄲道(俗稱串城街),位於邯鄲市叢台區。是古代邯鄲城的中心大道,是秦始皇的故里。武靈閣、玉皇閣、秦始皇誕生地紀念館朱家巷秦始皇故里)、荀子故里藺相如回車巷、藺相如府、將軍府、學步橋、慈禧行宮、邯山書院、張國彥宗廟、王琴堂故居、趙闕、清真寺、河北銀行舊址、騎兵雕像羣等人文景觀薈萃。
武靈叢台是古城邯鄲的象徵,中國百家名園之一。位於市中心叢台公園內。武靈叢台重建於清代,傳説為戰國趙武靈王時期(公元前325年--公元前299年)是趙王檢閲軍隊與觀賞歌舞之地,古稱"武靈叢台"。
顏師古《漢書注》稱,因樓榭台閣眾多而"連聚非一",故名"叢台"台上原有天橋、雪洞、花苑、妝閣諸景,結構嚴謹,裝飾美妙,曾名揚列國。現存古台雄偉壯觀,是明清以來的修復建築,雖已非原貌,但仍不失古典亭榭的獨特風格。它是趙都歷史的見證,成為古城邯鄲的象徵。
檀台,也稱邢台,在今邢台市內,戰國時期,趙成侯二十年(公元前355年)“魏獻榮椽,因以為檀台”,裴駰《集解》雲:“徐廣曰‘襄國縣有檀台’”。司馬貞《索隱》雲:“劉氏雲‘榮椽蓋地名,其中有一高處,可以為台’。非也。按榮椽是良材,可為椽斫飾有光榮,所以魏獻之,故趙因用之以為檀台。
”趙成侯把魏國進獻之木,擴修為檀台,“檀台”是一種台閣式的華麗建築。其巍峨高峻,氣魄宏偉,每登台遠眺,旭日東昇,晨曦茫茫,日出自天涯海角;夕陽西墜,太行山羣峯爭輝,惟檀台高峻,陽光燦燦,氣勢甚為壯觀。這種豪邁景象,激發了趙成侯稱雄立業的壯志,為表示其言必信、行必果的決心和信心。趙武靈王時曾多次在檀台信宮大會天下諸侯,並於此發佈胡服騎射的重大國策。
宋代時,以邢州龍崗縣有檀台之故,將龍岡縣改名為邢台縣,此係今邢台縣名之由來。 檀台(古邢台)建於公元前355年,比邯鄲叢台(建於公元前187年)早168年,歷史上邢台縣檀台與邯鄲縣叢台齊名,他們共同見證了趙國的輝煌。檀台碑原在順德府署大堂西東倉巷旁邊,即順德路,原有“古邢台”碑刻遺蹟。後來由於順德路拓寬,“古邢台”遺址被平。檀台煙雨”隋唐時即成勝景,明清時是順德府十二景之一。
沙丘宮平台遺址位於今河北省邢台市廣宗縣大平台村南,是一個長一百五十米,寬七十米的沙丘。廣宗縣境內地勢平衍,土壤概系沙質,到處堆積成丘,故古名沙丘。沙丘宮也得名於此。據史書記載,這片看似不起眼的土地,就是著名的“困龍之地”,威武不可一世的皇帝在此紛紛落馬,不甘心的結束了自己的一生。秦漢以來,此地成為一方名勝。文人騷客在此留下不少了詩文--“武靈遺恨滿沙丘,趙氏英名從此休”;
戰國時期,沙丘為趙國屬地,趙王又在這裏設離官。公元前二九八年,雄才大略、胡服騎射的趙武靈王傳位於少子趙惠文王,自號為主父。此後,趙主父,閒居信宮(今邢台)和沙丘宮(今邢台廣宗)。他的長子公子章與惠文王爭奪王位,興兵作亂,兵敗,逃到趙主父所住的沙丘宮。惠文王派公子成和李兑率兵包圍沙丘宮,殺死公子章,並將趙武靈王餓死在沙丘宮。
柏人城址位於河北邢台市隆堯縣城正西12.5公里的雙碑鄉亦城、城角二村周圍。該城始建於春秋,距今已有2600多年的歷史,是戰國時期趙國第二大城市,是當時當地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中心。現為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柏人城址是我國保存較好的古代大城池之一,據舊志記載:“春秋周襄王17年,衞侯毀滅邢、並於衞,遂屬衞。28年晉文公伐衞取邢,又屬晉邑,乃為柏人。”由此,柏人城似晉文公時所建。到戰國,趙王遷元年又予以重修。當時趙國只有邯鄲和柏人兩個地方鑄銅錢。這是戰國時柏人城經濟繁榮、商業發達的重要標誌。
位於邢台古城北5裏,為春秋時期豫讓刺殺趙襄子處。春秋末期,邢台歸屬晉國。豫讓是晉國人,晉國大臣智伯非常尊寵他,稱他為國士。智伯伐趙襄子沒有成功,被趙襄子戰敗身亡。豫讓説:"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悦己者容。我一定要為智伯報仇。"他就改名換姓、漆身吞炭,幾次躲在趙襄子分封的邢邑(即今邢台市)刺殺趙襄子,最後一次藏在豫讓橋下仍被趙襄子發現。趙襄子念其中心為主,脱下衣傳給豫讓,讓豫連砍幾下,以滿足其中心報主的願望,然後自殺。後人將這座石板橋改叫豫讓橋。歷代皆有紀念,萬曆十八年,邢台縣知事朱誥修建了豫讓祠,把豫讓作為鄉賢,四時祭祀,文人墨客經常吟誦豫讓的故事。豫讓橋也就成為邢台的名勝而聞名四方。清代詩人陳維崧路經邢州時寫了一首《南鄉子·邢州道上》道:“秋色冷並刀,一派酸風捲怒濤。並馬三河年少客,粗豪,皂櫟林中醉射鵰。殘酒憶荊高,燕趙悲歌事未消。憶昨車聲寒易水,今朝,慷慨還過豫讓橋。”

趙國民族

編輯
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後西略胡地,至榆中。林胡王獻馬。先後平定三胡,闢地千里。設置雁門,雲中二郡。
趙惠文王二十六年,趙軍大敗東胡取歐代地。
趙悼襄王元年(公元前244年),趙邊將李牧率軍大規模反擊匈奴,斬殺匈奴10餘萬騎兵。

趙國軍事

編輯
戰國時期,趙國推行郡縣徵兵制 [11]  ,此外,趙國還極力推行募兵制。兵役的年齡限於十六七歲至60歲之間。
戰國時期,趙國的兵種按出現的早晚可以依次排列為:車兵、步兵、騎兵和舟兵。趙國的步兵,稱為“帶甲”,為趙國軍事實力的象徵。趙國的騎兵是經過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的改革而建立起來的。趙國騎兵的來源:從趙國本土招募及變車為騎、三胡的騎兵、趙國代地的騎兵。騎兵的武器有弓箭與劍。代地的馬匹是趙國戰馬的主要來源。 [12] 

趙國對外戰爭

  • 齊國
公元前283年,廉頗帶趙軍伐齊,長驅深入齊境,攻取陽晉(今河南省鄲城縣西,本為衞國領地,後屬齊),威旗諸侯,而趙國也隨之越居六國之首。
前278年,廉頗向東攻打齊國,破其一軍。
前276年,廉頗伐齊,攻陷九城
前280年,趙將趙奢攻佔齊國麥丘。
前241年,趙將龐煖攻佔齊國饒安
前274年,趙將燕周攻佔齊國昌城高唐(齊國五都之一)。
前271年,趙藺相如攻至齊平邑
前287年,趙梁將攻齊。
前286年,韓徐為將攻齊。
  • 魏國
前282年,趙將樂毅拔魏伯陽
前276年,廉頗攻魏幾,拔之。
前275年,攻魏房陵、安陽拔之。
前245年,廉頗帶兵攻取魏地繁陽(今河南內黃縣西北)。
  • 韓國
前265年,趙將田單攻韓拔注人。
  • 中山國
趙武靈王二十年,王略中山地,至寧葭。
趙武靈王二十一年,攻中山。趙袑為右軍,許鈞為左軍,公子章為中軍,王並將之。翦將車騎,趙希並將胡、代。趙與之陘,合軍曲陽,攻取丹丘、華陽、鴟之塞。軍取鄗、石邑、封龍、東垣。中山獻四邑和,王許之,罷兵。
趙武靈王二十三年,攻中山。
趙武靈王二十六年,復攻中山,攘地北至燕、代,西至雲中、九原。
趙惠文王三年,滅中山,遷其王於膚施。起靈壽,北地方從,代道大通
  • 燕國
前265年,趙將田單攻燕拔三城。
前265年,趙將田單攻燕拔中陽
前251年—250年,燕王喜派慄腹為將,兵分兩路大舉進攻趙國。趙孝成王令上卿廉頗、樂乘前往抗擊。大敗燕軍,斬殺其主將慄腹。樂乘俘慶秦。兩路燕軍敗退。廉頗率軍追擊500裏,直入燕境,燕王只好割讓五座城邑求和。
前249年,假相國大將武襄君攻燕,圍其國都,燕國再次割讓五座城邑求和。
前243年,趙將李牧攻燕,拔武遂、方城。
前242年,燕軍十萬犯趙,龐煖率軍抵之。於常山東垣,深溝高壘以待燕軍。此戰中,趙兵多用強弓勁弩射燕,其傷亡甚重。無論攻城戰、野戰燕軍皆不利。後撤,遭遇李牧軍。又撤,遇龐鍰軍,戰大敗。此戰殺死燕兵二萬餘人,其餘的奔潰或投降了趙軍。
前236年,趙攻燕,拔狸、陽城
趙悼襄王時,趙攻燕,得上谷三十六城。
  • 秦國
前269年,秦攻趙閼與,趙將趙奢領兵大破秦軍。
前269年,秦又攻趙幾,趙將廉頗擊敗秦軍。
前257年,秦乘長平之戰的勝利,進圍趙都邯鄲,趙聯合魏、楚大破秦軍。
前241年,趙龐煖組織合縱攻秦,拔壽陵。
前233年,秦攻趙,趙將李牧率師與秦軍戰於肥,秦軍大敗。
前232年,秦又攻趙,趙將李牧迎戰秦軍,擊破秦軍於番吾。

趙國修築長城

趙長城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長城,已有二千多年的歷史。戰國時期邯鄲境內沿漳、滏之濱修築的南長城,邯鄲境內遺蹟尚未發現。
保留比較好的一段在內蒙古包頭至石枴公路10公里處。大約在趙武靈王二十至二十六年(公元前306-前300年)修築。站在土築長城之上眺望,可隱約看到這段從大廟起,東向邊牆壕村,西向昆都侖區的古蹟。

趙國社會

編輯
趙國曆經戰亂,首都幾遭侵擾,四周諸國虎視眈眈。這一切迫使趙人分外的團結、耐苦、善戰,也只有如此才能生存。相反,齊國偏安膠東,無外患之憂,國人怯戰。

趙國外交

編輯
戰國中期,趙國為了對付楚、齊、魏三國的聯合,採取了“結秦,連趙、宋之交”的外交策略。 [13]  。戰國後秦趙關係由外交修好轉換到直接決戰。 [14] 

趙國帝王世系

編輯

趙國立國前

立國前的世系
次序
諡號
姓名
在位時間
年數
備註
1
?─前622年

被晉文公封為大夫
2
趙宣子
前621年─前601年
21

3
前600年—?

趙朔並未受誅,《史記》記載有誤
4
前581年—前541年
41
楊寬考證其立年,《史記》記載有誤
5
前540年─前527年
14
又作趙景叔
6
前526年—前476年
51
又名志父,亦稱趙孟
7
前475年—前425年
51
趙襄子封於邢台,故改邢台為襄國
8
前424年
1

9
前423年—前409年
15
趙烈侯追諡其為趙獻侯
10
趙籍
前408年—前400年
9
前403年被周威烈王冊封為諸侯,稱趙侯

趙國立國後

立國後的世系
次序
諡號
姓名
在位時間
年數
備註
1
趙籍
前408年—前400年
9
前403年被周威烈王冊封為諸侯,稱趙侯
2
前399年—前387年
13
又作趙武公,並未真正稱侯,亦未更元
3
前386年—前375年
12
遷都邯鄲。
4
前374年—前350年
25
趙成侯立邢台為信都,為趙國別都。
5
前349年—前326年
24

6
前325年—前298年
28
前323年稱王,不久去王號,一生不再稱王
7
前298年—前266年
33
即位當年改元
8
前265年—前245年
21

9
前244年—前236年
9

10
前235年—前228年
8
前228年秦滅趙,兄公子嘉自立為代王
11
前227年—前222年
6
前222年,王賁攻代,擄代王嘉
(秦治14年)
12
前209年8月—前208年
1
前209年,自立為趙王
13
前208年—前204年
4
前208年,張耳陳餘立其為趙王,都信都(今邢台)
注:趙襄子在位時間從楊寬戰國史。
參考資料
  • 1.    《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第十三》:六年,魏、韓、趙皆相立為諸侯。
  • 2.    《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第十三》:趙之亡大夫共立嘉為王,王代六歲,秦進兵破嘉,遂滅趙以為郡。
  • 3.    白國紅 ,《關於中國第一支建制騎兵的史學思考》,《社會科學論壇:學術研究卷》 2006。
  • 4.    雷鵠宇.略論戰國時期趙國對代地之經營:《邯鄲學院學報》 ,2010 , 20 (4):43-46
  • 5.    暢海樺.論趙國的定都與變遷:《安徽史學》 ,2010 (5):126-128
  • 6.    《漢書·卷二十八下·地理志第八下》:趙敬侯自中矣徙此(邯鄲)。
  • 7.    《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第十三》:十七年,成侯與魏惠王遇葛孽。
  • 8.    《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第十三》:十九年,與齊、宋會平陸,與燕會阿。
  • 9.    《資治通鑑·卷二》:趙、燕會於阿。趙、齊、宋會於平陸。
  • 10.    劉書增,呂廟軍.先秦時期趙國農業發展政策與魏國、秦國之比較:《邯鄲學院學報》,2012 , 22 (1) :39-43
  • 11.    劉向. 戰國策燕策三.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121:“趙, 四達之國也, 其民皆習於兵。”
  • 12.    白國紅.先秦時期趙國的兵種:《社會科學戰線》,2008 (6):147-150
  • 13.    《戰國策·東周策》“謂周最曰仇赫之相宋”章:仇赫之相宋,將以觀秦之應趙、宋,敗三國。三國不敗,將興趙、 宋合於東方以孤秦,亦將觀韓、魏之於齊也。
  • 14.    曹迎春.戰國時期趙國的五次“置相”簡析:《河北青年管理幹部學院學報》 , 2012 , 24 (3):89-91
  • 15.    “五朝古都”邢台  .牛城晚報[引用日期2022-02-19]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