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趙盾

(晉國趙氏第二位宗主)

編輯 鎖定
趙盾(公元前655年—公元前601年),即趙宣子,嬴姓,趙氏,名盾,諡號“宣”,時人尊稱其趙孟或宣孟。春秋中前期晉國卿大夫趙衰之子,傑出的政治家、戰略指揮家。晉文公之後,晉國出現的第一位權臣,集軍政大權於一身,擔任執政,號稱正卿,法治晉國。是趙氏孤兒趙武的祖父。 [1] 
趙盾在晉國執政期間,權傾朝野,使晉國君權首次受到衝擊與削弱,樹趙氏之威,使趙氏一族獨大晉國。一生侍奉三朝,維護了晉文公開創的霸業。 [2] 
中文名
趙盾
別    名
趙宣子、趙孟、趙宣孟
國    籍
春秋時期晉國
民    族
華夏族
出生日期
公元前 655年
逝世日期
公元前 601年
職    業
卿大夫
主要成就
專政晉國、維護文公霸業
諡    號
時    期
春秋

趙盾人物生平

編輯

趙盾家世淵源

趙氏出自嬴姓,始祖是大禹時期的伯益,佐大禹治水有功,擔任大禹的執政官,其長子大廉繼承父親職位,其後亦出任夏朝商朝的官職。
商朝末期,伯益有後人飛廉,飛廉有二子,分別名叫惡來季勝,惡來是秦國始封君秦非子的五世祖,而季勝則是趙氏得氏始祖造父的曾祖。
趙盾召集部下甲士和兵車 趙盾召集部下甲士和兵車
史載造父擅於駕車,為周穆王御戎,千里平定徐偃王之亂(徐國亦為嬴姓,是伯益次子若木的封國),受封於趙城,造父及其後人由此別為趙氏。此後造父的子孫世代擔任周王室的卿士,到周幽王時期,朝政敗壞,造父後人趙叔帶屢次進諫反而被周幽王驅逐出朝堂,叔帶預料到周王朝遲早出事,於是便率領家族來到晉國,投奔晉文侯,這一枝趙氏就在晉國落腳。
叔帶五世孫趙夙,事晉獻公。前661年,晉獻公滅霍、魏、耿三小國,趙夙因戰功,被晉獻公封於耿(今山西河津市),於此同時受封的還有畢萬,被封於魏(今山西芮城縣),其後代以魏為氏,即是戰國七雄魏國的先祖。
趙夙之孫趙衰年輕時就追隨着公子重耳,陪伴着重耳一生,為之出生入死。晉獻公晚年,寵幸驪姬,終於釀成驪姬之亂,太子申生被迫自殺,二公子重耳、夷吾逃亡,趙衰保重耳守蒲城。晉獻公派遣大軍攻打蒲城,欲誅殺重耳,重耳不得不棄蒲城,投奔自己的母國——翟國
後翟國攻打戎族部落廧咎如,得到了兩個美貌的少女。翟君把年少的女子季隗配與重耳為妻,年長的女子叔隗配給趙衰為妻,生了一子,這就是未來影響晉國命運的一代權臣——趙盾。 [2] 

趙盾初入政壇

趙衰晉國政壇歷經晉文公晉襄公兩代都極受重用。
晉文公四年(公元前633年),被廬之蒐,晉文公作三軍、設六卿,在挑選人才時,晉文公請趙衰入六卿,趙衰不同意,認為自己才疏學淺,並向晉文公推薦合適的棟樑。結果六卿當中的五位,郤榖郤溱狐毛欒枝先軫都是出自趙衰的推薦,可見晉文公對趙衰的信任與器重。
晉文公八年(公元前629年),清原之蒐,由於趙衰屢次推讓軍職,晉文公覺得過意不去,於是在清原閲兵,增設新上軍、新下軍,合計五軍十卿,並強讓趙衰擔任新上軍將。同年,上軍將狐毛、上軍佐狐偃相繼病逝,晉文公於是以中軍將先軫之子先且居將上軍,而趙衰則佐上軍,連跳三級,成為晉軍第四把手。
晉襄公元年(公元前627年),箕之戰中軍將先軫因為怒斥晉襄公私自釋放崤之戰秦國俘虜而深感愧疚,於是在與白狄作戰中解下甲冑、衝入敵陣自殺殉國,晉國五軍十卿調整為中軍將先且居、中軍佐趙衰、上軍將欒枝、上軍佐胥臣、下軍將箕鄭父、下軍佐胥嬰、新上軍將先都、新上軍佐荀林父、新下軍將屠擊、新下軍佐先蔑。
晉襄公六年(公元前622年),這一年,趙衰壽終正寢,年僅三十餘歲的趙盾走上前台,由於趙衰生前做人的成功,為趙氏留下了非常有利的政治環境,趙盾自出道那一天開始,似乎就繼承了父親執政大夫一職,朝中一把手,起點極高。
幾乎同時,功勳卓著的元老先且居欒枝胥臣都在這一年與趙衰一同共歸黃土,六卿的前四位一口氣死絕,沒有絲毫餘緩。晉襄公被這一連串的變故給懾住了,不得不等待來年開春對晉國六卿進行新一輪的人事調整。
晉襄公七年(公元前621年)春,夷之蒐,晉襄公在閲兵於夷地,一羣年輕小夥子:狐射姑(亦稱賈季狐偃之子)、趙盾、欒盾欒枝之子)、胥甲胥臣之子)、先克先且居之子)與晉國的傳統貴族:梁益耳梁康伯之後)、士榖士蒍之子)、蒯得先都(應為先克的遠親)、箕鄭父荀林父荀息之孫,荀逝敖長子)都在等待着國君的垂青。
在這之前已經有人露出了晉襄公的口風:晉襄公要重用老臣,即由士榖將中軍,梁益耳佐之;箕鄭父將上軍,先都佐之。這無疑是趙盾這些新秀無法接受的。
晉襄公來了,最年輕氣盛的先克率先發言:“狐(偃)、趙(衰)之功,不可忘!”於是晉襄公裁撤新上軍、新下軍,然後按照照顧元勳後裔的方針,安排六卿將佐:以狐射姑為中軍元帥、趙盾為中軍佐;先克為上軍將,箕鄭父為上軍佐;荀林父為下軍將,先蔑為下軍佐。 [2] 

趙盾榮登執政

影視劇中的趙盾 影視劇中的趙盾
趙盾 [1]  成為晉國朝堂一位舉足輕重的卿士,在朝中制定國策直接輔佐晉襄公,在軍中指揮軍隊直接輔佐賈季,已經是權勢顯赫,光彩照人。
就在晉襄公置三軍六卿後不久,襄公的老師陽處父從温地回到董地,聽聞晉國的六卿安排後,向晉襄公提意見:“賈季這個人雖有才,但是為人剛愎,不如趙盾賢能,讓賈季統帥晉國三軍恐怕不太好。”這位陽處父是晉國一位道德高尚的大夫,曾受到晉文公的尊重,讓他擔任晉襄公的老師,教育襄公,很得襄公的信任。陽處父的意見立刻被晉襄公採納,晉襄公下令,賈季與趙盾在軍中的職務調換,即趙盾為中軍元帥,賈季為中軍佐,輔助趙盾 [1]  ,其餘諸卿位置不變,時六卿將佐如下:
中軍將
趙盾
中軍佐
賈季
上軍將
先克
上軍佐
箕鄭父
下軍將
荀林父
下軍佐
先蔑
經過晉襄公對權利的重新分配,趙盾在陽處父的協助下,擔任執政大夫兼中軍元帥,集軍政大權於一身,始成正卿,成為晉國朝堂僅次於國君晉襄公的卿士。自此趙氏家族的勢力開始急劇膨脹。 [2] 

趙盾宣子治國

擔任晉國執政後,趙盾官運亨通。自擔任執政的那一天起,制定章程,修訂律令,清理訴訟,追捕逃亡案犯,使用契約,治理政事中的弊端,恢復貴賤制度,重建已廢官職,提拔屈居下位的賢能。史載:“宣子於是乎始為國政,制事典,正法罪。闢獄刑,董逋逃。由質要,治舊污,本秩禮,續常職,出滯淹。既成,以授太傅陽子與太師賈佗,使行諸晉國,以為常法。”
譚正巖扮演的趙盾 譚正巖扮演的趙盾
第一,行政法制方面:制事典(制定章程);本秩禮(明確貴賤);續常職(恢復廢除的官職);
第二,刑事法制方面:正法罪(明確刑事法規);闢獄刑(清理獄囚積案);
第三,民事經濟制度:由質要(使用契約帳冊);董逋逃(追捕逃亡的奴隸);
第四,具體措施方面:治舊污(清理積弊);出滯淹(舉薦沉淪的賢才);
趙盾將這一整套治國方案是建立在晉獻公士蒍時代法制的基礎上,並對晉文公時代的被廬之法進行修改。法度已定,將上述方案定為國策並向晉襄公提交,與之同行的還有太傅陽子與太師賈佗。三個舉足輕重的大員同時向晉襄公上奏,襄公應允。
趙盾之後在晉國執政長達20年之久,推行的法制一直也在一步步的修訂之中。 [2] 

趙盾扶立靈公

襄公崩逝
趙盾 [1]  的好運還沒有結束,命運似乎就是要他來執掌晉國門户,所有的擋道者都該死。
就在趙盾成為正卿,實權狂飆式膨脹的幾個月後,年輕的晉襄公一病不起。襄公自知不久人世,彌留之際將趙盾招到自己的榻前,囑咐趙盾:“我死之後,扶立太子夷皋為君。”再交代完其餘後事,病逝。
晉襄公死後,趙盾召集文武羣臣商討立嗣問題。趙盾在會上提議:“亂世當立長君,太子夷皋年幼不能理政,不如擁立襄公的弟弟公子雍。公子雍深受文公喜愛,又有才學,在秦國也是官居大夫,立他的話晉國的霸業可以得到延續。”
這時候中軍佐賈季反對趙盾:“不如立公子樂吧!他的母親被懷公與文公所寵愛,我們立她的兒子,晉人必然擁護!”
趙盾據理力爭:“辰嬴的地位不高,一個婦人侍奉過兩國國君,淫婦一個。立他的兒子名不正言不順,辰嬴地位卑賤,在文公的內人中排名第九,這樣的人,她的兒子能有什麼威望呢?作為先君的公子,公子樂不能得到大國的庇護而呆在陳國這樣一個小國,説明他很沒出息。母親淫蕩、兒子沒出息,就沒有威望;陳國又小離我們又遠 ,有事情也不能援助,怎麼能鞏固地位呢?而公子雍的母親杜祁呢?人家因為襄公當了國君,就主動讓逼姞(晉襄公的生母)排名在自己的前面;因為翟人是我們的強鄰,就讓季隗也排在自己前面;就這,人家在文公的內宮還是第四名呢!因為杜祁的謙讓,文公就喜歡她的兒子,讓公子雍到秦國去做官,當了亞卿。秦國強大、離我們又近,足以成為他的外援;母親深明大義、兒子受到寵愛,足以在老百姓中樹立崇高的威信,立他不是很合適嘛。” [2] 
狐趙反目
如此看來,二卿相爭,平心而論,趙盾在政治上確實比賈季成熟,“秦國強且近,公子雍有才,且其母賢惠。”這一些確實是比較能讓人信服的理由。
畢竟是兩個沒有太多政治資歷的卿,此時的趙盾一心一意的為國家命運着想,確實是忠心可嘉。如果換成一個野心家,立一個沒用或者年幼的國君正是自己大權獨攬的好時機,比如:田乞齊悼公趙高秦二世慈禧光緒……這一類例子數不勝數,趙盾立賢能的公子雍,可見趙盾之賢。但是朝會之上,公開背棄先君遺囑,這個時候的趙盾權勢熏天,這不禁讓人為晉國未來的君主捏一把汗。
不管怎樣,二卿因為立嗣的分歧,關係崩裂。趙盾派遣先蔑士會前往秦國迎立公子雍,同時賈季也派人前往陳國迎立公子樂。結果這事被趙盾察覺,趙盾派殺手在半路將公子樂一行一網打盡。賈季計劃破產。
賈季思來想去,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氣?回憶起在軍中、在朝堂上都被趙盾壓制就越是氣憤。賈季為什麼在如今這麼不濟,不就是因為當初陽處父的多嘴使得自己的軍中最高權力被趙盾竊取嗎?既然趙盾派殺手殺我的人,那麼我賈季也敢派殺手殺你的人。賈季最恨陽處父,於是賈季派自己的本家人續簡伯狐鞫居刺殺陽處父,這一莽撞的舉動明顯不是一個成熟政治家所該乾的。陽處父死了,趙盾依然是執政。
11月,趙盾安葬了晉襄公後,與狐氏家族算賬。首先派人誅殺恐怖分子狐鞫居,賈季一看大事不妙,連忙逃亡翟國,尋求庇護。趙盾也沒有將此事深追究,而是派遣昔日狐氏的家臣臾駢賈季的家人、家產送到翟國去,意思明顯,我趙盾並不願意與你為敵,但是你也永遠不要再回來了,免得礙眼。
狐氏家族就這樣匆匆離開了晉國政壇,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從狐突位列大夫以來,狐偃狐毛位列六卿,且為國舅,家族一夜暴發,卻因為賈季的意氣用事而失去了繼續發展的機遇,嗨!真是“富不過三代!”至賈季,狐氏正好三代。
最後一個能夠讓趙盾心有餘悸的人也離開了,這位正卿將可以完全憑藉着自己的意志力來操控晉國朝政,乃至天下諸侯的爭霸戰爭。 [2] 
改立太子
電視劇《東周列國春秋篇》裏的趙盾 電視劇《東周列國春秋篇》裏的趙盾
這時候趙盾派往秦國的士會、先蔑使秦康公接受了要求,秦康公也願意以公子雍為紐帶,使秦、晉兩國均釋前嫌。士會、先蔑準備帶着公子雍返回晉國。秦康公派遣秦軍部隊為公子雍壯膽,敲鑼打鼓的向絳都開進。
危急時刻,太子夷皋的母親穆嬴不甘心兒子就這樣被權貴拋棄,到朝堂上與趙盾評理:“先君視你如同股肱,臨終前留下遺囑要你立太子夷皋。今先君有骨肉在國都,你卻跑到秦國去擁立他人,先君在泉下如何瞑目啊?”哭着嚷着,趙盾就是置之不理。
趙盾煩了,跑回家去。穆嬴又帶着兒子夷皋到趙家堂前,“哇哇”哭個不停,又吵又鬧,面對如此潑辣的婦女,趙盾真的屈服了。趙盾決定背棄與秦國的協約,擅自做主擁立太子夷皋即位,是為晉靈公,由趙盾主政。趙盾開始了對晉國長達20年的專權。
趙盾繼其父,為嗣卿。運氣實在太好,老一輩的元老死的差不多了,趙盾成為了朝中的一把手。可以鉗制趙盾的晉襄公也薨了。晉靈公年幼不懂事,趙盾成為執政大臣,攝政晉國,完完全全集中軍政大權於一身也就水到渠成了。 [2] 

趙盾令狐之戰

很快趙盾便順利接手晉國朝政。但是趙盾已經派遣先蔑、士會到秦國去請公子雍了,靈公既然已經立了,豈能又廢?秦國那邊根本不知道趙盾已經另立新君了,還以為趙盾念及秦晉之好,興致勃勃的護擁着公子雍,去晉國報道,因為曾經護送晉文公回國時曾遭到郤芮呂省的襲擊,險些喪命,這回秦康公特意派大部隊護送公子雍。
關鍵時刻,趙盾一聲令下,打!前620年4月,趙盾以上軍將箕鄭父留守,其餘五卿全部出征。軍隊浩浩蕩蕩開到令狐。大約是為了鼓舞士氣,顯得師出有名吧!趙盾發言:秦國送人來了。人,我們接受,那麼秦軍就是我們的朋友;如果不接受,那麼秦軍就是我們的敵人。這個強盜邏輯竟然通過了,於是晉軍半夜出動,打了秦軍一個措手不及。算是一個開門紅吧!但這個開門紅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自崤之戰以來,秦晉關係就一直緊張,好容易來了個公子雍,本可潤滑一下兩國邦交。但是趙盾硬是把自己的遠房本家給耍了,還強詞奪理痛揍了人家一頓。這是何必呢?結果秦晉之好永遠成為歷史,兩國徹底決裂,成為世仇。之後的秦國鐵了心加入楚國的反晉陣營,使晉國背腹受敵,後患無窮。 [2] 

趙盾夏日之日

曾經趙盾派遣賈季酆舒進行國事訪問期間,酆舒詢問賈季:“貴國的趙衰與趙盾,哪一位更為賢能啊?(趙衰、趙盾孰賢?)”賈季回到:“趙衰,就猶如冬天的太陽;趙盾,猶如夏天的太陽!(趙衰,冬日之日也;趙盾,夏日之日也!)”在趙盾擔任晉國執政,以及擔任霸主代表的20年間,晉國諸卿、天下諸侯都會深深體會夏天的太陽是多麼炙熱! [2] 

趙盾主盟諸侯

靈公既立,趙盾為相國,權勢熏天。因為扶立晉靈公,有擁立之功,又在令狐打敗宿敵秦國。趙盾成為晉國新一代的標誌人物。
在勉強穩固了晉襄公薨逝以來的混亂局面後,趙盾於前621年秋天8月作為晉靈公的全權代表,與齊昭公宋成公魯文公(來盟遲到)、衞成公陳共公鄭穆公許僖公曹共公鄭國的地盤——扈地結盟,史稱扈之盟
趙盾府遺址 趙盾府遺址
趙盾向諸侯們介紹一番晉國的新君,實際上晉靈公根本沒有去參加,一切都是趙盾在打理,趙盾在會盟中行使的是完全只有霸主才能夠擁有的威。儘管《左傳》的作者用心良苦的想把作為臣子的趙盾放在各個諸侯之後,以此來標明貴賤。然而事與願違,執政趙盾以臣子的身份會盟諸侯,確實是開此先河。往後的日子裏,臣子坐大,諸侯卑微卻是春秋時代的潮流。
趙盾在國際上的第一次亮相,或者説第一次以卿大夫的身份主盟諸侯,臉上貼金,趙盾因此馳名國際。
晉靈公元年(公元前620年),趙盾下令晉軍攻打魯國,魯文公知趙盾執政風格強硬,害怕被趙盾討伐,連忙命大夫東門襄仲來與趙盾結盟,並送上彩禮,向趙盾表示歉意,趙盾與東門襄仲會盟於衡雍。趙盾收兵,魯國繼續親附晉國 [2] 

趙盾以德服人

趙盾在朝中利用強勢手腕,震懾諸卿,鞏固統治,但對待諸侯上,還需要多下功夫才能將晉文公、晉襄公時代的霸業維護下去,甚至再創佳績。
這時候,郤缺向趙盾出謀劃策:“往日衞國不肯順從我們,因此佔據了他的土地以示懲戒。如今對方已經順服了,就該還給衞國啊。背叛不進行討伐,不能彰顯大國的威嚴,服從又不進行安撫,不能顯示大國的德行。沒有德行,憑什麼為諸侯之首呢?……假如我們的德行沒有什麼值得歌頌,諸侯們又憑什麼來歸順我們晉國呢?”好一個郤缺,就如其父郤芮一樣是個多謀之士,他的橫溢才華受到了趙盾的高度讚賞,德昭諸侯也是趙盾夢寐以求的。
第二年,趙盾就以晉靈公的名義將晉襄公時代搶佔的衞國匡、戚兩地還給衞成公,同時安排人將當初強奪的鄭國虎牢邊境的土地,歸還鄭穆公。衞國、鄭國對趙盾感恩戴德,拍手稱快。趙盾由此在國際上樹立了賢臣的偉大形象。晉國的霸權也因為趙盾這一明智之舉而更加穩固。 [2] 

趙盾五將亂晉

就在趙盾在國內、國際春風得意之時,一股反趙同盟正在醖釀當中。
《趙盾背秦》 《趙盾背秦》
當初在夷地閲兵時的梁益耳士榖蒯得先都箕鄭父等人因為當初先克的一句話而斷送了前程。賞識他們的晉襄公也死了,趙盾組織內閣,不得志的老臣如今看到趙盾風風火火的執政,心中滋味可想而知,或許沒有先克,這一榮譽就屬於他們。
先克是趙盾的腹心,為人張狂霸道,在賈季被趙盾驅除後,他順理成章的接任中軍佐一職,晉國二把手,盛氣凌人,強搶蒯得的田地。
晉靈公三年(公元前618年)正月,忍無可忍的先都、箕鄭父、士榖、梁益耳、蒯得互相勾結,決定報復趙盾,他們先派刺客刺殺最遭人厭惡的先克。先克被殺,趙盾敏鋭的察覺到事情的嚴重,下令追查,結果先都、梁益耳首先落網,趙盾殺之。這件事情似乎還沒有因此而完結,趙盾深追究,至這年3月箕鄭父、士榖、蒯得也隨後被擒拿。
趙盾將這些政治犯上報給晉靈公,晉靈公的母親穆嬴對趙盾是不懷好感的,甚至對這次反對趙氏的同盟也有參與,想以國母之尊保住幾位老臣。結果反對無效,趙盾並未取得穆嬴的首肯就將幾位老臣拖入刑場。趙盾對自己的政敵絲毫不會手軟,同時也在用鮮血無形的警告穆嬴。 [2] 

趙盾趙氏內閣

反對趙氏的人盡皆被誅殺,趙盾的耳根子清靜多了。這一年,趙盾重組六卿,也是晉國歷史上第一次由卿大夫來主持的六卿將佐安排。前些日子的內亂,先克、箕鄭父、先都被殺,賈季、先蔑流亡,只有中規中矩的荀林父健在。
趙盾決定要用自己的意志重建三軍六卿,睿智多謀的郤缺、欒枝之子欒盾、胥臣之子胥甲被趙盾拉入六卿行列。先克為趙盾捐軀了,趙盾感激先家,先克的兒子先榖還沒成年,這位置為先氏預留,由趙盾的親信——沒有任何家底的小臣臾駢暫時擔任。時六卿將佐如下:
中軍將
趙盾
中軍佐
荀林父
上軍將
郤缺
上軍佐
臾駢
下軍將
欒盾
下軍佐
胥甲
這套陣容,完全是趙盾一手打造。荀林父本是與士榖、箕鄭父等人一夥,因為這次政變手腳乾淨,沒有被趙盾查出破綻,或者趙盾為了裝點門面,表現他的大公無私,不計前嫌仍然保留荀林父的爵位。而且按照晉國六卿的升遷制度,荀林父在上司先克、箕鄭父死後也理所當然的升為中軍佐,直接輔佐趙盾,趙盾之所以敢於將荀林父放在自己的身邊,是因為趙盾有着絕對的自信控制得住他。
六卿當中,郤缺是趙盾的死黨;臾駢是趙氏的家臣;欒盾胥甲是當初與趙盾、賈季一起到晉襄公面前求職的政治伴侶。當親信黨羽盡皆被趙盾屠殺流放殆盡後,荀林父這個中軍佐,是沒有多少政治自由的,儘管他的地位僅次於趙盾。 [2] 

趙盾河曲之戰

趙盾裝點了門面,重組了內閣,又將國家大權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趙盾依靠着自己這幾年來的苦心經營,仰仗着晉國強大的國力,四處征戰,建功立業。
秦國自從趙盾欺騙後,徹底與晉人決裂,而且堅決的與楚國站在同一陣線,共同反晉。秦康公幾乎每年都要向晉國發動一次突襲以示報復,因為秦軍的力量有限,並不能向晉國的腹地順利推進,又不能跨越崤函,聯合諸侯。趙盾只把秦國當做是疥癬之疾,秦軍來了就走,搶了就跑,不成規模。當趙盾將國內環境整理好後,趙盾決定要對秦國還以顏色。
趙盾故里東汾陽 趙盾故里東汾陽
晉靈公六年(公元前615年),秦康公以士會為謀臣再次向晉國發起突襲,攻打晉國西南部邊邑羈馬(今山西永濟西南)。趙盾決定反擊。這年趙盾帶領着晉國三軍全體出征,西進迎敵,直接與秦軍對峙於河曲(今山西芮城一帶)。上軍佐臾駢建議:“秦國人遠來,不能持久,我們應該深溝高壘,和他們對峙,等他們退兵時再稱機掩殺,一定能打敗秦軍!”趙盾贊同,並命令晉軍三軍就地駐營,暫時不與秦軍廝鬥。
秦康公聽聞這個消息果然慌了,本以為晉國會像往常一樣張隻眼閉隻眼,沒想到這回趙盾要和秦軍拼命,於是秦康公求計於士會。士會晉國土生土長的優秀青年,對晉國的一切瞭如指掌,為秦康公出謀:“這招一定是臾駢出的,想使我們軍隊疲敝,再乘虛攻打。趙盾有一個堂弟叫趙穿,這是個紈絝子弟,對趙盾超拔臾駢為上軍佐頗有異議,如今只要派一小股遊擊部隊去騷擾趙穿的部屬,趙穿一定會出兵來攻打我們,那時候就由不得趙盾了。”秦康公對士會這一計非常讚賞。
秦康公派遣一支小部隊對晉營實行騷擾,趙穿果然領兵出營追逐秦軍,沒有追上,回營後大罵軍士:“敵人來挑釁我們,你們怎麼都無動於衷啊?”軍士們回答:“元帥下令要我們等待機會。”趙穿蠻橫的説:“我才不管什麼謀略,你們不追,我自己去。”於是年輕氣盛的趙穿帶領着一部分趙氏親兵攻秦去了。
趙盾正在中軍營與諸卿議事,聽説趙穿擅自行動攻擊秦軍,心急如焚,於是將之前的所有戰術部署都拋在腦後,為了保住弟弟的安全,執意要與秦軍一戰。三軍一併出動提前攻擊秦軍,臾駢的疲秦之計落空了。
晉軍倉促間與秦軍交手,大戰一天,不分勝負,兩下收兵。一天作戰,終究是秦軍的勢力相差晉軍太大,秦康公對秦軍再堅持已經沒有信心,便向士會討教,士會建議向趙盾下戰書,約定再戰,那麼我們就今晚撤軍,可保無虞。秦康公應允。
趙盾得到了秦康公的戰書,傳閲諸卿,臾駢看出士會之謀,一語道破:“秦軍這個戰書有破綻,一定是懼怕我們,約定時間再戰卻可能今晚就要開溜。我們就將計就計,在黃河邊狙擊秦軍,定能大獲全勝。”這時又是這個趙穿有異議,他表示:“咱們還沒有收殮陣亡將士的屍體,這樣幹不人道,秦國人既然約定了時間和我們再決一死戰,我們又豈能夠失約呢?去黃河邊埋伏秦軍,太陰險了,我趙穿才不幹呢!”不僅如此,趙穿還在晉軍中大肆宣揚,時任下軍佐的胥甲也與趙穿一起起鬨。趙盾很鬱悶,根本沒法調令部隊,失去了大好戰機。當夜,秦康公率秦軍撤退了。 [2] 

趙盾權傾朝野

趙盾攻秦勞而無功,追究其原因,趙盾的弟弟趙穿是罪魁禍首,跟着趙穿搗蛋的胥甲則是從犯。趙穿與胥甲都應該對這次戰役的無功而返負責,這就讓趙宣子犯難了,趙穿責任最大,但卻是自家手足,嚴懲趙穿,趙盾於心不忍。這次出兵必須有一個人來負責,只懲罰胥甲的話,人人都會説趙盾護短,照顧自己人。
趙盾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就是閉口不談河曲之事,一手遮天的趙盾既然都對此事不聞不問,又有誰敢去觸他的黴頭呢?這件事情暫時擱置一旁,以觀後效。趙盾在河曲之戰後談論的主要話題是以後秦軍再攻打晉國,我們怎麼辦?秦國士會對我們可是知根知底啊,晉國諸卿們商量的是如何將士會迎回晉國。
但是趙盾對這位胥甲是厭惡至極的。前610年,趙盾為了安撫鄭國,命令公婿池與趙穿為人質,將二人發配到鄭國,時隔五年之後,趙盾才想起處置河曲之戰的戰犯。既然趙盾為了國家法度連自己最疼愛的弟弟都不能違法,胥甲的事件處理起來就再也沒人説趙盾護短。前608年,趙盾為胥甲編制一大串罪名連同河曲一戰不聽將令之罪,多罪並罰,將其免職,遣送至衞國。為了表達趙盾對胥臣功勳的緬懷,胥甲的兒子胥克下軍佐,繼承其父之爵,續風姓之嗣。時六卿將佐如下:
中軍將
趙盾
中軍佐
荀林父
上軍將
郤缺
上軍佐
先榖
下軍將
欒盾
下軍佐
胥克
就在大家都欽佩執政趙盾的剛正不阿、執法如山時,趙穿又在我們的視野當中活蹦亂跳了。趙穿回來了,可是胥甲真的是永遠消失了。 [2] 

趙盾迎回士會

趙盾在河曲之戰後才真正意識到士會所發出的驚人能量,河曲之戰是趙盾不願再提及的話題,大家商討如今賈季投奔翟國,士會投奔秦國,這些人在敵國都非常受用,我們是不是考慮將他們接回來。本就對獨斷專行的趙盾心存不滿的荀林父建議將賈季接回來,因為狐氏晉國的貢獻太大了。荀林父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賈季接回來就極有可能與趙盾分權。最終郤缺的話更容易讓趙盾接受:“我看還是把士會這個人接回來好,士會這個人品學兼優,道德高尚,又不像賈季那樣喜歡結黨營私。”趙盾拍板,準備迎回士會。這次會議中,其實該把誰請回來,趙盾心裏老早就決定了,只是這個荀林父太老實,犯了趙盾的忌諱,尚且不知。
趙盾委派畢萬的孫子魏壽餘苦肉計賺回士會,士會迴歸晉國,趙盾也表示出宏偉的胸襟,願意與各個階層、各大集團的人合作,共創大業。因為晉國最要緊的敵人不是一個不入流的秦國,而是南方的楚國,趙盾有必要團結所有的晉國人,同心協力,保衞晉國霸業。 [2] 

趙盾戮力爭霸

穆王攻勢
自從晉文公死後的第二年,楚成王也被太子商臣所逼,自縊。商臣自立為王,是為楚穆王
楚穆王狼子野心是出了名的,為了達到自己的權欲,甚至親生父親都可以被他逼得懸樑自盡。楚穆王即位後,對晉國當年的城濮之戰後獨大中原一直耿耿於懷,處心積慮要再度出師北伐與晉軍一戰,但晉襄公時正值國富民強,楚國有心無力。晉襄公死後,晉國朝堂出現劇烈動盪,最終趙盾通過血腥的鎮壓,穩定局勢,挾晉侯令諸卿。
楚穆王趁着晉國高層大換血之際,即前618年,向晉國的附屬國鄭國發起壓迫式攻擊,鄭穆公一邊遣使向晉國求救,另一方面積極率軍抵抗。楚穆王率軍至狼淵,打敗鄭軍,鄭國朝堂驚恐萬分,趙盾正忙着處理晉國的內亂無暇南顧,鄭穆公為了保住鄭國的利益,只有暫時屈從於楚國之威,與楚盟約。楚穆王的目的達到,心喜而歸。這時候,趙盾才協同着宋、衞、許四國聯軍向鄭國進軍,鄭穆公不得已又與趙盾結盟,表示附楚是畏其威,附晉則是懷其德。趙盾在內外交困之時,與楚軍決戰恐怕是鞭長莫及的,一個組織混亂的軍隊去與楚軍拼命,趙盾的勝算能有多大?趙盾為何不緊急救援鄭國,而是等待楚軍撤退時才行動?晉國內部不穩定。
楚穆王看出了趙盾的膽怯,對於挑戰晉國的權嚴威越來越有自信,這年夏天又率軍攻擊晉國的盟友陳國。陳共公無法依靠晉國,則只有由楚軍蹂躪。
一年之內兩次出兵挑釁晉國,趙盾都沒敢與楚軍面對面的較量,楚穆王相信由熊氏來稱霸中原的日子已不再遙遠。為了進一步的孤立晉國,分別派人去魯國秦國,請求他們合圍晉國。秦國方面早有與楚國合作之意,鬥椒至魯國非但沒有促成楚魯聯盟,反而被知書達理的魯國人所厭棄。
第二年秋楚穆王與鄭穆公、陳共公在息國故地正式結盟,三國同反晉。自此,晉文公時代的南方勢力範圍被楚穆王瓦解,趙盾面臨着執政以來的最大尷尬。
情況還在進一步惡化,趙盾卻無能為力。冬天楚軍興師伐宋,宋昭公看清了晉國的軟肋,知道趙盾是指望不上了,只好暫時投靠楚國,結果楚國人的表現不佳,讓中原諸侯大失所望,看來城濮一戰過後,楚國人還是這麼蠻橫,根本沒有受到教訓。
由於這幾年的窮兵黷武,楚穆王的後方出現了問題,若敖氏家族的劇烈膨脹也使得穆王得不得面對與趙盾相若的內部壓力,趙盾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2] 
莊王即位
晉靈公七年(公元前614年),野心勃勃的楚穆王薨逝,太子旅即位,是為楚莊王
楚國國內若敖氏家族(鬥氏與成氏)勢力強盛,時刻掣肘着楚王的行動,楚莊王初立,政局不穩,不得不委曲求全,韜光養晦,偽裝自己整日沉溺於後宮之中,迷戀酒色。若敖氏漸對這位“昏君”失去了防備之心後,楚莊王振奮精神,開始繼承其父的遺志,利用手中的強權,壓制若敖氏,繼承楚穆王未盡的事業,爭霸中原。 [2] 
晉國反攻
經過了幾年時間的磨合,趙盾逐步穩定了局面,楚莊王初立,又懾於若敖氏,楚國人步履維艱,晉國人反攻的時機也已成熟。
趙盾經過長時間的觀察,也察覺諸侯附楚的原因所在,代表晉國決定重新高舉“尊王攘夷”的旗號。河曲之戰過後,趙盾命大夫詹嘉專門駐守於瑕,遏制秦軍東進,只求防守,晉軍的主力將隨趙盾參與與楚國的爭霸行列。晉軍整裝待發,鄭穆公想到這裏認為還是晉國更穩靠,楚國新陳代謝;晉國則是趙盾獨大,政令統一。鄭穆公通過魯文公向趙盾投誠,趙盾的“尊王攘夷”的口號初見效果。
晉靈公八年(公元前613年),趙盾主盟,與宋、陳、衞、鄭、許、曹六國的國君在宋地新城結盟,晉國再度控制中原諸侯,楚穆王晚年的一切努力因趙盾的反攻而化為烏有,只有蔡國還在堅持附楚。
第二年,趙盾委派郤缺率領上軍、下軍向蔡國發起進攻,蔡莊侯不肯附晉,郤缺猛攻蔡國,攻陷其都城,蔡莊侯面臨亡國的窘境,派人向楚國求救。楚國若敖氏依舊強大,莊王依然在酗酒,蔡莊侯在絕望下向晉國乞降,郤缺入蔡都,與蔡國簽訂“城下之盟”。蔡莊侯羞愧難當,又辱於國家,第二年暴斃而亡。
晉靈公十一年(公元前610年),趙盾再度主盟與諸侯會盟與於扈,諸侯此時與晉國完全站在同一條戰線,趙盾匡扶晉國霸業,壓制了楚國的囂張氣焰。
然而楚莊王的親政以及晉靈公的成年使趙盾的付出又大打折扣。尤其是晉靈公,給趙盾在維護霸權的過程中增添了一系列麻煩。 [2] 

趙盾趙盾弒君

晉靈公長大了,大約是遺傳問題!他根本沒有遺傳到父親所擁有的優良品質,反倒是襲承他母親強梁潑辣的個性。公室生活固然好,每天有人伺候。但隨着年齡的一天天增長,老覺得臣子們更怕趙盾,不怕自己。趙盾在自己面前總是敢直挺挺的説話,不爽!晉靈公開始長小心眼,開始與趙相國產生分歧。
晉靈公十三年(公元前612年),趙盾率軍討伐不順從霸主命令的齊國,行軍途中,突然傳來國君要退軍的消息。趙盾一頭霧水,撤軍回去一問,才知道靈公拿了人家的錢,這個真讓趙盾難以下台,更要命的,這是點明瞭告訴天下人,晉國君臣不和。
自齊國開了這個不大不小的玩笑後,幾乎中原諸侯都知道晉靈公比趙盾好説話,於是大家的膽子都大了。我們是怕趙盾,但是趙盾怕晉靈公啊。哪怕捅出了天大的婁子,只要賄賂下他們的國君,他拿人錢財,為人消災。而且這招屢試不爽。就這樣,晉國的霸權被人們嘲笑不已,反正晉靈公不管,他們笑的是趙盾,讓他們知道晉國還是我説了算。
小霸王在國際上讓趙盾難堪,在國內也是壞小鬼。為了滿足自己的窮奢極欲,大造宮室豪宅,加重人民的負擔。趙盾等羣臣只能好言相勸,這下小國君樂了,更加荒唐。不但荒誕還很殘暴,他就喜歡站在高台上用彈弓射擊過往的行人,看着人們抱頭鼠竄的樣子,靈公覺得很快樂。從善如登,從惡如崩啊!
有一天趙盾與士會準備去覲見靈公,看到幾個宮女抬着個簸箕,外面露出一隻手,一問才知道是靈公在草菅人命。士會、趙盾先後去勸靈公要如何如何的勤政愛民。靈公懼怕趙盾的權勢,連連點頭稱是。之後趙盾又多次勸誡靈公,靈公正值青春期,叛逆心理強。趙盾説的多了,他反而煩。趙盾是否對靈公起了廢立之心,我們只能猜測,但是靈公已對趙盾起了殺心則是肯定。
不久靈公先派遣殺手行刺,結果殺手看到趙盾那麼勤政,感動的自殺了。
狗咬趙盾 狗咬趙盾
靈公一計不成又生一計。設宴款待趙盾,席間派刀斧手放惡狗,趙盾的車右提彌明與靈公陣中有一人叫靈輒的拼死保護趙盾,趙盾得脱。趙盾大約也安排了一下,就“流亡”了。
趙盾被救 趙盾被救
這段時間是趙盾的內心質變過程,曾經的趙衰教育趙盾要做一個忠臣,但是現實讓趙盾徹底醒悟了。忠臣做不了,那就當一個權臣吧!沒多久就傳出消息,趙盾的堂弟趙穿把靈公給弒了。靈公同趙盾飲酒,埋伏甲士欲殺趙盾,提彌明以死相救,趙盾逃出晉都。乙丑日,趙穿殺靈公於桃園。趙盾回到都城,迎立公子黑臀為君,是為晉成公。太史董狐書曰:“趙盾弒其君夷皋。”趙盾説人不是他殺的。史狐曰:“子為正卿,入諫不聽。出亡不遠,君弒,反不討賊,則志同。志同則書重,非子而誰?故書之曰‘晉趙盾弒其君夷皋’”。趙盾因此非常悲傷。
就這樣,趙盾算是給了國人一個交代。公子黑臀繼位,是為晉成公,成公看到自己親侄子反叛趙盾的下場,自己小心翼翼對待趙家人。於是就在繼位的當年,將國政完全委任予趙盾。
這一連串的變故後,趙盾體體面面的繼續當霸主,沒有一個實力派的政客會再去提靈公,沒有哪個政府要員敢來反對趙盾。只有一個忠貞的董狐在史書上寫道“趙盾弒其君!”大家對趙盾的專權已經麻木了,就算還有知覺,還是麻木的比較好。有知覺的靈公都被殺了,晉國還有誰會有知覺呢? [2] 

趙盾輔佐成公

平反趙盾
晉成公即位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為大忠臣趙盾平反昭雪,昭告天下弒晉靈公的是趙穿不是趙盾。趙相國完全不知情。但趙穿是趙相國的親人,屢有戰功,今又有擁立之勳,姑且免死。
在趙穿弒君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趙盾不得不面對國人輿論的質疑,不僅僅是他個人,還包括整個趙氏家族。史官董狐的那一筆“趙盾弒其君”也代表了很多有識之士的想法,趙盾雖然不是直接行兇者,但是他的確有可能是幕後主使。説來也奇怪,如果確實是趙盾主謀,這麼英明的一位政治家又怎麼會一時大意派遣一個自家人去行兇,留下如此線索給人以口實呢?
這一切都只是千百年後我們的猜測,沒有證據。趙盾是否為弒君主謀,晉成公已當眾宣佈:趙盾無罪,繼續擔任國家執政;趙穿罪不至死,以期戴罪立功。 [2] 
設置公族
晉成公剛剛上台,趙盾針對晉國的人事體制進行了一個大膽的改革——設立公族大夫。這個國策的制定並非是趙盾為了加強晉國公族實力。春秋時代各個諸侯都有自家的公族力量,也就是國君以外的同姓近親,國君的兒子稱公子,公子之後稱公孫,他們被稱為公族,是諸侯為了維護自己統治以公族為枝葉而設立的機構。晉國在早年也是有着強大的公族機構,比如曲沃氏本就是晉國公族發展壯大的一枝,結果這枝公族勢力太強,反而壓倒晉氏大宗,取得了曲沃代翼的成功。晉獻公時代,為了防止其餘公族照葫蘆畫瓢,對公族實行屠殺,桓莊之族被滅。晉文公後又以卿族為政府要員,公族不得居住於國內。這就是史書上經常提到的“晉無公族”。
如今趙盾提出要重新設立公族並非是為了加強國君集權,而是發展卿族勢力。趙盾倡導或者説是脅迫晉成公設置的公族別具特色,這些冠以公族頭銜的人不侷限於晉國的公子、公孫,而是海納百川,由朝中的有德之士來擔任,主要是將公族大夫授予卿的嫡子,將餘子授予卿的其他兒子,卿的庶子擔任公行。這樣世卿的高幹子弟就能得到更好的教育與資本。
晉成公2年,趙盾向晉成公進諫:“我趙盾能這樣,全拜當年趙姬所賜,如果沒有趙姬,我趙盾就是個戎人啊。如今趙姬的三個兒子都成年了,趙姬又最疼愛二兒子趙括,臣懇請寡君立趙括為公族大夫”,成公准奏。趙氏家族由趙盾擔任正卿,趙括為首席公族大夫,帶領着趙盾以前的舊部,趙同、趙嬰齊為餘子,都位列大夫。趙家的權勢在趙盾別出心裁的設計下又一次膨脹,且兄弟四人都堂而皇之的入朝為官。
設置公族大夫是對晉國君權的一次致命攻擊,比起趙盾弒晉靈公欒書晉厲公;智伯弒晉出公等一系列政變,這次打擊明顯是更具殺傷力的。因為是趙盾使這一滅亡晉宗的計劃公開化、合法化、制度化。自此君權日衰,卿權日強,世卿對晉侯權力的滲透大大加速。可以説,晉宗的喪鐘也就在趙盾設置公族大夫那一刻起已經提前敲響。 [2] 
專擅晉政
晉成公是長君,有着長者之風,不似靈公那麼潑皮,他授權於趙盾,命趙盾擔任執政,統領晉國。而趙盾憑着自己手中的大權以及個人好惡的來組織內閣。
荀氏:荀氏屬於晉國的老貴族,因為荀息的得勢而崛起,也因其殉職而轉入低谷,其子荀遊僅為大夫。荀林父為卿時,因其本質憨厚又才幹卓越,荀氏崛起的勢頭很猛。趙盾屠殺老貴族,荀林父雖然保得爵位,卻不為趙盾青睞。荀林父之幼弟荀首受寵於成公,被封於智,因而創造了另一個家族——智氏。因為荀首的緣故,荀林父在趙盾執政後期,逐步崛起。
郤氏:郤氏與趙氏的交厚,郤缺才華橫溢且非常圓滑,善於揣摩當權者的心思。趙盾郤缺欣賞有加,因此郤氏成為趙盾最得力的副手,成為趙盾打壓政敵,實施獨裁最有力的幫兇。
先氏:先軫、先且居為趙衰所推薦,因此而入六卿。後趙衰為中軍佐,與先且居聯袂率中軍。先克因維護趙盾等人的利益而被暗殺,趙盾為了維護先氏的利益,令臾駢代替未成年的先榖佐上軍,可見趙盾對先氏恩情的報答。
欒氏:欒枝死後,欒盾入座。欒盾是晉國諸卿當中最沉默寡言的。因為他的木訥寡言,不容易展現出自己的才幹。所以一直被趙盾所忽視。或者因為他不滿趙盾,所以他的言論一直得不到重視。欒盾實在,勤勤懇懇,也不結黨營私,導致他一直被趙氏疏遠。這一政治劣勢甚至還影響到了其子欒書。
胥氏:胥氏的地位在晉國一直不很高。胥臣學識淵博卻不善於搞羣眾基礎。胥臣的接班人就比之遜色得多。胥甲、胥克都才能平平,資質一般卻張揚跋扈,遭到的自然是最大懲處——被踢出六卿
士氏:士氏與荀氏相似,發達較早,卻因士榖的不理智而被趙盾處死。士會的回國受到趙盾的高度讚賞與重視。士會才幹卓越,品德高尚,淡泊名利,可謂“人見人愛”。他與趙盾的關係屬於最為正常的上下級關係。
韓氏:韓厥本就是趙衰收養的孤兒,作為趙氏的家臣,他與趙盾的關係親切卻不曖昧。趙盾以韓厥為三軍司馬,地位僅次於六卿。趙盾所投的這一份潛力股最終幫助趙氏渡過最艱難的坎坷之路。
魏氏:魏氏在趙盾時代並不顯貴,影響不大。雖為大夫,卻似乎得趙盾信任。 [2] 

趙盾去世

晉成公六年(公元前601年),趙盾卒,終年五十五歲。 [3] 

趙盾主要成就

編輯

趙盾空前偉業

趙盾登上晉國國卿執政的上卿之位後,歷襄、靈、成三朝達二十餘年,政績卓著,戰功顯赫,親督晉師與秦戰於令狐,取秦少梁;戰河曲搜黃父,平定周亂,匡立周王以及扶靈公、立成公的歷史功績,維持了晉國的繼霸事業,維護了文、襄以後的晉國盟主地位。作為一個國卿來説,其對晉國的建樹勳績,確是空前的偉業。 [4] 

趙盾晉楚爭霸

晉成公雖然是長君,卻甘願將國政委託於趙盾,趙盾再也不用擔心大權會被收回,如果晉成公敢做出什麼出格的事——靈公就是榜樣。
在朝中,由晉成公坐鎮,趙盾輔佐,在國際上則完全由趙盾打理,趙盾終於可以心無旁騖的與楚莊王一決雌雄。
楚莊王趁晉國君臣反目之際已經又將鄭國攬入自己的懷抱,幾乎在趙氏弒君的同時,楚莊王鼓動鄭穆公向一直不肯臣服於楚的宋國發起進攻。宋國戰敗,華元被俘,同時秦國也在趁晉國內訌之際向晉國的西河防線發起攻勢。鄭國也好,秦國也罷,戎馬一生的楚莊王卻沒有趁勢而起。
趙盾為了防止形勢進一步惡化,親自帶軍南下向鄭國發起突擊,以解宋國之憂。楚莊王不便北上,只是命令尹子越(即鬥椒)救援鄭國。結果晉、楚雙方的大軍在鄭國集結待定,一場大戰一觸即發。趙盾以鬥椒屬若敖氏“殆將斃矣,姑益其疾”為由,悄然退去。
鄭攻宋、秦攻晉,以及趙盾不敢與鬥椒正面交鋒,雖有晉靈公不君之故,也側面説明其時楚國實力日益上升,連一生不服軟的趙盾都不敢接戰。
趙盾在弒君後,再度南下與鄭國較量,鄭國倒向晉國。半年後,楚軍又開至鄭國,鄭國叛晉投楚。在一連串的晉、楚窮追猛打後,鄭穆公一命歸天,其子公子夷即位,是為鄭靈公
鄭靈公初立,因為國內的動亂,自己也身死人手,其庶弟公子堅繼之,是為鄭襄公。鄭襄公立,楚莊王因為鄭國的反覆而無法釋懷,正準備北上與趙盾再一較高下,國內令尹子越協同若敖氏之族發動政變,並迅速擴大戰爭。前605年秋7月初九與楚莊王對峙於皋滸,楚莊王請求子越允許他以三王(即楚文王、楚成王、楚穆王)之子為人質與若敖氏講和作為緩兵之計。子越不從,向楚莊王發動進攻,結果楚莊王沉着應戰,親冒矢雨,擂鼓進軍,楚軍士氣大振,反撲子越。若敖氏兵敗如山倒……鬥椒被殺,莊王順勢掩殺若敖氏二宗,權傾楚國長達百年之久的若敖氏家族被楚莊王徹底摧毀,只剩斗子文之子箴尹克黃續鬥氏之嗣以及鬥椒之子苗賁皇投奔晉國
此戰過後,楚莊王徹底走出若敖氏的陰影。莊王絞殺若敖氏與年的趙盾除掉晉靈公,何其相似,都是在為國家的爭霸戰爭減少內部阻力。趙盾與熊旅這兩個命中註定的宿敵即將毫無掛念的將自己的才幹展示於天下,他們都在用自己手中強權政治傾全國之力於爭霸。
到此趙宣子與楚莊王的公平之戰才正式展開……晉楚爭霸進入白熱化。
就在這一年的冬天,楚莊王向北進軍攻入鄭國,以強大的軍隊威懾鄭襄公。
第二年,楚莊王不安於現狀,又向鄭國進軍,並威懾陳國,陳靈公深恐被楚莊王滅國,急忙派人向楚軍投誠。趙盾聞訊,迅速派遣中軍佐荀林父帶領晉軍馳援鄭國,楚莊王撤兵,趙盾命荀林父將戰線繼續南壓,直接跨越鄭國國境,至楚國身邊的陳國,並向陳靈公發起進攻。
畢竟是遠征,荀林父也非自己的嫡系,不久趙盾命荀林父回國,準備來年。
前603年春,趙盾先通知衞國孫良夫,聯絡衞成公準備接應晉國部隊,親自掛帥,率領三軍六卿南下攻打陳國,陳靈公堅決跟隨楚國。趙盾無功而返,楚莊王積蓄力量又帶領楚國三軍出動,圍攻鄭國,鄭襄公向楚國投誠。但是面對趙宣子與楚莊王的兩面強壓,輪番進攻,鄭國內部親晉與親楚兩派分裂。

趙盾會盟諸侯

前602年,這一年中原發生大面積旱災。晉楚雙方都礙於天時,不便出兵。鄭國公子宋提出要與晉國結盟,鄭襄公思量再三,同意公子宋的看法。衞國執政孫良夫堅決附晉,來到魯國,與魯國結盟,儘量使魯國的當權派魯宣公及執政東門襄仲依附晉國。
這一年冬天,趙盾邀請周王朝派人蔘加會盟。晉成公在趙盾的陪同下,於黑壤與被晉國控制的魯、宋、衞、鄭、曹會盟,就連周定王都派遣特使王叔桓公來為晉成公的會盟諸侯錦上添花。 [2] 

趙盾歷史評價

編輯
狐射姑:趙衰,冬日之日也;趙盾,夏日之日也。
孔子:“古之良大夫也”。 [5] 

趙盾鋤麑觸槐

春秋時,晉國有一個人,名叫鋤麑,生平勇敢而又懂得禮體。晉靈公是個無道的昏君,他的大臣趙盾(諡號“趙宣子”)曾勸諫他好幾次,晉靈公很討厭他,就差了鋤麑去行刺。可是鋤麑去行刺的時間很早,凌晨三點多就到了趙宣子的家裏,這時趙宣子的寢室門卻已經開了,端端正正穿好了朝服,然後在那稍微閉目養神,等着上早朝。鋤麑見了這樣情形很驚訝,就退了出來,嘆着一口氣,心想:一個人平居時候,都畢恭畢敬,這就是人民的主人翁,絕對是國家的棟樑,假如我殺了他,這是不忠,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失信於天下黎明百姓;假如我不殺他,又失信於君王,這是不信,不忠不信,哪裏能夠在世上做人呢?最後鋤麑就撞樹自殺了。 [6] 

趙盾知恩圖報

趙盾是春秋時期晉國的大臣,諡號“趙宣子”。當時國君十分殘暴,由於趙盾經常指責國君的過失,國君多次要謀害他。有一次,國君假意請趙盾喝酒,卻在酒宴上埋伏殺手,趙盾眼看要被殺時,一名武士救他脱離了險境。後來,趙盾問那個人為什麼要拼死相救,這位武士説:“當年,我餓得要死了,是您送給我一筐飯食,並且還送東西養育我的母親。”原來,這個武士是當年趙盾打獵時,救濟過的一個乞丐。這個乞丐一直忘不了趙盾對他的恩德,所以這次趙盾遇險時,武士就奮不顧身地搭救了他,武士真可謂知恩圖報。
從上述故事我們可以更加了解到趙盾的為人。趙盾由於經常指責國君的過失,多次被謀害,但是每一次他都能轉危為安。這説明趙盾的一生,做人是坦坦蕩蕩、光明磊落,無論對貧賤的還是富貴的,他都是用一顆平等的心對待。對國家他是鞠躬盡瘁,不管國君怎樣要謀害他,他都不畏懼,只要生命還在延續,他就盡心盡力為國家辦事。 [7] 

趙盾温馨家庭

年幼的趙盾跟隨博學的父親趙衰,英明的姨父重耳學習,幼年環境培養了趙盾知書達理温文爾雅的情操。
翟國閒居了幾年後,受到晉惠公迫害,重耳又被迫踏上漫長的流亡之路。重耳、趙衰都將家小留在了翟國。小趙盾不滿十歲便失去爸爸,跟着母親相依為命
重耳趙衰一行周遊列國,終於於前637年受到秦穆公的邀請,入住秦國。秦穆公提出幫助重耳返國,前636年,秦穆公派遣軍隊護送公子重耳及其從人返回晉國,誅殺晉懷公而立,是為晉文公
趙衰在晉國擔任大夫,因為趙衰為嬴姓,與晉國公族並非同姓,就成為晉文公聯姻的對象。就在晉文公即位後不久,就將自己的女兒孟姬嫁於趙衰,生有三子——趙同趙括趙嬰齊
這位趙姬(本姓姬,嫁於趙氏,故史稱趙姬)是春秋史上一位非常優秀的女子,品德高尚,嫁與趙衰真是趙氏的福氣。當她得知趙衰在翟國還留有趙盾母子後,便力主趙衰將趙盾母子接回晉國。
叔隗回到趙家,趙姬又強烈要求趙衰立叔隗為內子,自己以妾身侍之,道德之高尚,不計較個人得失,令人欽佩。所謂“子以母為貴”,趙衰與“賢妾”趙姬商議趙氏將來由誰來繼承嬴姓的祭祀,趙姬又要求趙衰立叔隗的兒子趙盾為趙氏宗子,原因是:⒈趙盾賢能,知書達理;⒉其母為妻,妻生子即為嫡子;⒊趙盾年長,當立長子續趙宗。
家裏如此賢惠之女當家,趙衰、趙盾父子倆真是有福之人,趙衰接受了趙姬的要求,立趙盾為趙氏嗣卿,趙姬親自告誡她的三個兒子趙同、趙括、趙嬰齊要務必以庶子的身份侍奉哥哥趙盾。
整個趙家呈現出“家和萬事興”的祥和景象。如此温馨的家庭,也為趙氏的下一代在晉國的得志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2] 

趙盾後世紀念

編輯
趙盾墓位於温縣城西兩公里處的嶽村鄉方頭村內。墓冢原為方形,佔地數畝,上建廟宇,村名據此而得。今墓冢已無存,僅有殘碑一通存於村民家中,碑文湮滅不清。 [8] 
古晉人為紀念先祖功德,以趙盾故里東汾陽為軸心,在晉國國都腹地七村都以趙氏後裔住地而命名,即:趙康、趙雄、趙豹、南趙、北趙、大趙、小趙等村的趙姓,大多為趙氏後裔。2009年,經多方努力,“趙氏孤兒”故事被列為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正在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10年,為紀念趙盾之功績和“三義士救孤”之壯舉,追溯忠義文化之淵源,在趙康鎮黨委、政府的指導下,東汾陽村修建了忠義文化廣場。該廣場位於東汾陽村中,與“晉上大夫趙宣子故里”紀念亭隔路相望,為春秋時期建築風格,以忠義文化為主題,主要建築有趙盾塑像、忠義亭、忠義碑林、“藏孤山”、“趙氏孤兒”軼事壁畫及仿古門樓、城牆等。 [9] 

趙盾影視形象

編輯
2010年陳凱歌執導電影《趙氏孤兒》中鮑國安飾趙盾。 [10] 
1999年台灣徐玉龍執導電視劇《莊姬公主》王文治飾趙盾。 [11] 

趙盾家庭成員

編輯
父親:趙衰(趙成子)
兄弟:趙同趙括趙嬰齊
兒子:趙朔(趙莊子)
孫子:趙武(趙文子),趙氏孤兒原型。
曾孫:趙成(趙景子)
四世孫:趙鞅(趙簡子),滅範氏、中行氏,使六卿世家僅剩韓、趙、魏、智四家。
五世孫:趙無恤(趙襄子),晉陽之戰滅智氏,為三家分晉奠定基礎。
八世孫:趙籍(趙烈侯),建立趙國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