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韓信

(西漢軍事家,漢初三傑之一,淮陰侯)

編輯 鎖定
韓信(?—公元前196年),生年不詳,淮陰縣(今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 [1]  、一説淮陰區)人。西漢開國功臣、軍事家,被劉邦評價為麾下三位人傑之一,後世以此稱之“漢初三傑 [2]  ,古代軍事思想“兵權謀家”的代表人物,後人奉為“兵仙”、“神帥”。 [3] 
秦末大亂之際投奔項梁項羽,未得重用。轉投劉邦,經夏侯嬰推薦,拜治粟都尉;再經蕭何保為大將,制定“漢中對策”,申軍法 [4]  ,設還定三秦之計 [5]  。劉邦兵敗於彭城後,韓信先破楚軍於京、索之間,後平定魏國,請命北伐拿下代國 [6]  。劉邦收其精兵後,背水一戰,擊敗趙國 [7]  ,派人降服燕國 [8]  。支援劉邦以及清除項羽派往趙國的奇兵的同時平定剩下的趙國城邑。 [9]  劉邦成皋兵敗奪其精兵後,奉命攻打齊國 [10]  ,拿下齊國後全殲過來支援的龍且二十萬楚軍。 [11]  韓信攻打楚國,項羽恐慌,與劉邦簽訂鴻溝協議。 [12]  劉邦聽從張良、陳平計策,撕毀鴻溝協議,追擊項羽 [13]  失敗。 [14]  漢五年,帶兵會師垓下,圍殲楚軍。項羽死後,解除兵權,徙為楚王。因人誣告,貶為淮陰侯。 [15]  因與陳豨勾連反叛,被呂后蕭何合謀 [16]  誘殺於長樂宮鍾室,夷滅三族 [17] 
國士無雙”、“功高無二,略不世出”是時人對其的評價。作為統帥,定三秦,擒魏、取代、破趙、脅燕、東擊齊,南滅楚,名聞海內,威震天下;作為軍事理論家,聯合張良整理兵書、序次兵法,並著有《韓信兵法》三篇。
本    名
韓信
所處時代
秦末漢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淮陰縣(今江蘇省淮安市)
逝世日期
公元前 196年
主要作品
《韓信兵法》
主要成就
暗度定秦,暗度滅魏,背水滅趙,降燕,滅齊,水攻龍且,楚歌滅楚
官    職
(楚)卒→執戟郎中→(漢)連敖→治粟都尉→大將→左丞相→相國
爵    位
齊王→楚王→淮陰侯
地    位
兵家四聖之一、漢初三傑之一、國士無雙
典    故
韓信點兵,多多益善

韓信人物生平

編輯

韓信早期落魄

參見:胯下之辱
韓信是淮陰人,戰國時期屬楚國,秦朝統一天下後,淮陰縣隸屬於東海郡 [192] 
韓信早先在平民時期,既貧窮又沒有好的品行,無法被推選成為官吏,又不能經商維持生計。常去別人家裏蹭吃蹭喝,人們大多都討厭他。 [18]  韓信的志向跟其他人不同,他的母親去世,窮得無錢來辦喪事,於是就尋找又高又寬敞的墳地,想讓那墳地四周能安頓下一萬户人家。 [19] 
漂母舍飯圖 漂母舍飯圖
韓信曾經多次前往下鄉南昌亭亭長處吃閒飯,接連數月,亭長的妻子嫌惡他,一早偷偷把飯煮好吃完。到了吃飯時間,韓信去了,卻沒有給他準備的飯食。韓信也明白他們的用意,一怒之下,最終離去不再回來。 [20] 
韓信在城下釣魚,有幾位老大娘漂洗滌絲棉,其中一位大娘看見韓信餓了,就拿出飯給韓信吃。幾十天都如此,直到漂洗完畢。韓信很高興,對那位大娘説:“我一定重重地報答老人家。”大娘生氣地説:“大丈夫不能養活自己,我是可憐你這位公子才給你飯吃,難道是希望你報答嗎?” [21] 
淮陰屠户中有個年輕人侮辱韓信説:“你雖然長的高大,喜歡佩帶刀劍,其實是個膽小鬼。”又當眾侮辱他説:“你要不怕死,就拿劍刺我;如果怕死,就從我胯下爬過去。”於是韓信仔細地打量了他一番,低下身去,趴在地上,從他的胯下爬了過去。滿街的人都笑話韓信,認為他膽小。 [22] 

韓信拜為大將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9年),陳勝吳廣起義後,項梁也渡過淮河北上,韓信此時帶着劍投奔項梁,留在部隊,默默無聞。 [23]  項梁敗死後,又歸屬項羽,項羽讓他做郎中。 [24]  韓信多次給項羽獻計,項羽不予採納。 [25] 
漢元年(公元前206年),劉邦入蜀後,韓信離楚歸漢,擔任連敖(管理倉庫的小官),依然不被人所知。 [26]  後來韓信犯了法,理該被處斬,同案的十三人都已經被斬殺,就要輪到韓信了,韓信抬頭仰視,看到了滕公夏侯嬰,説:“漢王不打算得天下嗎?為什麼殺掉壯士?” [27]  夏侯嬰覺得此人話語不同凡響,看他相貌威武,就放了他,同他交談,很欣賞他,於是進言劉邦。劉邦讓韓信擔任治粟都尉(管理糧餉的官職),沒有發現他與眾不同的地方。 [28] 
韓信拜將 韓信拜將
韓信多次同蕭何交談,蕭何也十分賞識他。 [29]  劉邦從長安到達南鄭,就有數十位將領逃亡。韓信估計蕭何等人多次在劉邦面前舉薦過自己而劉邦不用,也逃走了。蕭何聽説韓信逃走,來不及向劉邦報告便去追趕韓信。軍中有人向劉邦報告“丞相蕭何逃跑了。”劉邦大怒,像是失掉了左右手。 [30] 
隔了一兩天,蕭何回來見劉邦,劉邦既生氣又開心,罵道:“你逃跑,是為什麼呢?” [31]  蕭何答道:“我不敢逃跑,我是追逃跑的人。“ [32]  劉邦問道:”你去追回來的是誰?” [33]  蕭何説:“韓信啊。” [34]  劉邦又罵道:“軍官跑掉的有好幾十,你都沒有追;倒去追韓信,這是撒謊。” [35]  蕭何説:“那些軍官是容易得到的,至於像韓信這樣的人才,是普天下也找不出第二個來的。大王假如只想老做漢中王,當然用不上他;假如要想爭奪天下,除了韓信就沒有可以商量大計的人。只看大王如何打算罷了。” [36]  劉邦説:“我也打算回東方去呀,哪能總是悶在這個鬼地方呢?” [37]  蕭何説:“大王如果決計打回東方去,能夠重用韓信,他就會留下來;假如不能重用他,那麼,韓信終究還是要跑掉的。” [38]  劉邦説:“我看你的面子,派他做個將軍吧。” [39]  蕭何説:“即使讓他做將軍,韓信也一定不肯留下來的。” [40]  劉邦説:“那麼,讓他做大將。”蕭何説:“太好了。” [41]  當下劉邦就想叫韓信來拜將。蕭何説:“大王一向傲慢無禮,如果任命一位大將,就像是呼喚一個小孩子一樣,這就是韓信離去的原因。大王如果誠心拜他做大將,就該揀個好日子,自己事先齋戒,搭起一座高壇,按照任命大將的儀式辦理,那才行啊!” [42]  劉邦答應了。將領們聽説了,個個暗自高興,人人都以為自己會被任命為大將,等到舉行儀式的時候,才知道是韓信,全軍上下都大吃一驚。 [43] 
百科x混知:圖解漢初三傑 百科x混知:圖解漢初三傑

韓信還定三秦

韓信畫像 韓信畫像
韓信拜將後,劉邦問韓信有何定國安邦的良策。 [44]  韓信問:“同您東向而爭天下的不是項羽嗎?那大王自己估計一下,論兵力的英勇、強悍、精良,同項羽比誰高誰下? [45]  ”劉邦沉默良久,認為不如項羽。韓信再拜,贊同地説:“不僅大王,就連我也覺得您不如項王。可是我曾經侍奉過項王,請讓我談談項王的為人。項王一聲怒喝,千人會嚇得膽戰腿軟,可是他不能放手任用賢將,這隻算匹夫之勇。項王待人恭敬慈愛,語言温和,人有疾病,同情落淚,把自己的飲食分給他們。可是等到部下有功應當封爵時,他把官印的稜角都磨光滑了也捨不得給人家,這是婦人之仁。項王雖然獨霸天下而使諸侯稱臣,可是卻不居關中而都彭城,又違背義帝的約定,把自己的親信和偏愛的人封為王,諸侯對此忿忿不平。諸侯見項王驅逐義帝於江南,也都回去驅逐他們原來的君王而自立為王了。凡是項羽軍隊經過的地方,無不遭蹂躪殘害,所以天下人怨恨他,百姓只是在他的淫威下勉強屈服。名義上雖為天下的領袖,實質上已失去民心,所以他的強大會很快變成衰弱的!在這種情況下大王如能反其道而行之,任用天下武勇之人,何愁敵人不被誅滅!把天下的土地分封給功臣,何愁他們不臣服!率領英勇的一心想打回老家去的士兵,何愁敵人不被打散!況且三秦的封王章邯董翳司馬欣本為秦將,率領秦國弟子已有數年,戰死和逃亡的人不計其數,又欺騙他們的部下和將領投降了項羽,至新安,項羽用欺詐的手段坑殺秦降卒二十餘萬人,唯獨章邯、董翳、司馬欣得脱,秦人對這三人恨之入骨。正在這時項羽以武力強封這三人為王,秦國百姓都不擁戴他們。您入武關時,秋毫不犯,廢除秦苛酷刑法,與秦民約法三章,秦國百姓無不想擁戴你在關中為王 。根據當初諸侯的約定,大王理當在關中稱王,關中的百姓都知曉。可大王失掉應有的封爵而被安排在漢中做王,秦地百姓無不怨恨項王。如今大王起兵向東,攻三秦的屬地,只要號令一聲即可收服。 [46] 
於是漢王特別高興,自認為得到韓信太晚了。就聽從韓信的謀劃,部署各路將領攻擊的目標。 [5] 
在八月的時候,漢王採用韓信的計策,順着故道縣返回關中,襲擊雍王章邯。章邯在陳倉縣迎擊漢軍,章邯的軍隊被打敗,退兵逃走;在好畤縣停下來再戰,又被打敗,逃到廢丘縣。漢王於是平定了雍地。漢王向東挺進咸陽,率軍在廢丘包圍章邯,並派遣將領們去奪取土地,平定了隴西郡北地郡上郡。派將軍薛歐王吸帶兵出武關,藉着王陵兵駐南陽郡,到沛縣去接劉太公呂雉。楚王項羽聽説後,派兵在陽夏縣阻截,漢軍不能前進。楚又封原吳縣縣令鄭昌為韓王,讓他抗拒漢軍。 [47] 
漢二年(前205年),漢軍出關,收服魏王豹、河南王申陽,韓王鄭昌,殷王司馬卬降漢。 [48]  聯合齊王田榮趙王歇共同擊楚。 [48]  劉邦因此得到五路諸侯兵馬,共計五十六萬人,東出討伐西楚, [49-50]  四月至彭城,漢軍大敗而還。 [51-52]  韓信又收集潰散的人馬與劉邦在滎陽會合,並在京邑、索邑之間摧垮了楚軍,因為這個緣故楚軍始終不能西進。 [53] 

韓信俘虜魏王

參見:安邑之戰
韓信 韓信
劉邦兵敗彭城之時(睢水之戰),塞王司馬欣、翟王董翳叛漢降楚,齊王田榮趙王歇也反叛並與楚媾和。 [54]  六月,魏王豹以給母親探病為由回到封國後,就封鎖了河關,切斷漢軍退路,叛漢與楚約和。 [55]  劉邦派酈食其説服魏豹不成,八月,任命韓信為左丞相率兵擊魏。 [56]  魏豹把重兵布守在蒲坂,封鎖河關(黃河渡口臨晉關後改名蒲津關)。韓信故意多設疑兵,陳列船隻假意要渡河關,而伏兵卻從夏陽以木盆、木桶代船渡河,襲擊魏都安邑。 [57]  魏王豹大驚,引兵迎擊韓信,韓信大勝,虜魏豹,平定了魏國,改魏為河東郡。 [58] 
韓信派人請示劉邦,説:“請增兵三萬人,臣打算往北方攻取燕國、趙國,向東攻打齊國,往南斷絕楚國的糧道,再向西和大王在滎陽會合。”劉邦於是增補三萬人給韓信,派張耳和韓信一起,進兵攻打趙國和代國。 [190] 

韓信破趙滅代

參見:井陘之戰
韓信拿下魏國後,灌嬰返回劉邦處。後九月,韓信破代兵,擒夏説閼與。 [59]  同時命令曹參把趙別將戚將軍圍困在鄔縣城中。戚將軍突圍逃跑,曹參追擊並斬殺了他。之後曹參率兵到敖倉漢王的營地。 [191]  韓信攻克魏國,摧毀代國後,漢王就立刻派人調走韓信的精鋭部隊,開往滎陽去抵禦楚軍。 [6] 
韓信、張耳統兵幾萬欲過井陘進攻趙國 [60]  趙王與陳餘陳兵二十萬在井陘口抗擊漢軍。 [61]  李左車對陳餘説:“韓信渡西河、擄魏王、擒夏説、血洗閼與。現輔以張耳,乘勝欲下趙國,其鋒不可擋。可我聽説:‘千里運糧,士卒就有捱餓的危險;吃飯時才去打柴做飯,軍隊就不會吃飽!這井陘口,車不可並行,騎兵不可列隊,行軍數百里,其糧必落於後,望您暫撥我三萬兵,我從小路斷其輜重糧草;您深溝高壘不與其戰,漢軍前不得戰,退不得回,我的部隊斷絕漢軍後路,不出十日,韓信,張耳的頭顱就可懸在您的旗下。望您採納我的計謀,否則定被他倆擒獲。” [62] 
成安君陳餘是一個儒者,認為正義之師不用奇謀詭計,所以表示反對説:“兵法上講,十倍於敵人的兵力就包圍它,一倍於敵人的兵力就與之交戰。韓信雖號稱數萬人,其實不過數千人,千里迢迢來奔襲我們,士兵早已疲憊之極,我們卻避而不擊,若更強大的敵人前來,我們將如何對付?諸侯一定會認為我們膽怯,會輕易地攻打我們。”最終沒聽李左車的計策。 [63] 
楚漢戰爭示意圖 楚漢戰爭示意圖
韓信派人暗中探聽,得知李左車的計策沒被採納,非常高興。 [64]  大膽引兵前來,離井陘口三十里駐紮下來,半夜選二千輕騎兵,人持一面紅旗,從小路來到山坡上偽裝隱蔽起來,窺視趙軍,並且告誡將士:趙軍見我軍出擊,一定傾巢而出,你們就乘機迅速衝入趙軍營地,拔掉趙國旗幟,插上漢軍紅旗。 [65]  同時命令副將傳令大家:“今天打敗趙軍之後會餐。”將士們誰都不相信,只好假意稱是。 [66]  韓信又召集將領們分析認為,趙軍已先佔據了有利的地勢,他們在未見到漢軍大將旗鼓之前,定會擔心我們遇到阻險而退兵,是不肯輕易發兵攻打我們的。於是韓信派一萬人為先頭部隊,背靠河水擺開陣勢,趙軍見漢軍擺出只有前進而無退路的絕陣,都大笑不已。 [67]  天剛亮,韓信打起了大將軍的旗號和儀仗鼓吹,擊鼓進軍井陘口。趙軍果出營迎擊,大戰良久,韓信、張耳棄鼓旗,佯裝打敗,退到河邊的軍陣之中。趙軍見狀,果然傾巢而出追逐韓信、張耳,爭奪漢丟下的旗鼓。 [68]  韓信、張耳退人河邊陣地,水上軍迎戰趙軍,各個拼死作戰,趙軍無法把他們打敗。這時韓信所派的二千輕騎兵,等趙軍傾巢而出追擊漢軍,爭奪戰利品的時候,立即衝入趙軍營壘,拔掉趙軍旗幟,豎起二千面漢軍的紅旗。趙軍久戰不勝,想退回營壘,卻見營中遍是漢軍紅旗,大驚失色,認為漢軍已經把趙王及其將領全部俘虜了,於是陣勢大亂,四散奔走逃告。 [69]  趙將雖斬數人,竭力阻止,卻不見成效。這時漢軍兩面夾擊,大破趙軍,在泜水(河北省魏河)斬殺成安君陳餘,活捉了趙王歇 [7] 
韓信又下令軍中不許殺李左車,有能擒者賞千金。不久,擒獲李左車,韓信親自上前鬆綁,請李左車面東而坐,自己執弟子之禮。 [70] 
韓信大獲全勝,諸將前來祝賀,問到:“兵法上説,佈陣應是‘右背山陵,左對水澤’,如今將軍卻背水為陣,還説破趙軍之後會餐,當時我們不服,然而取勝了,這是什麼戰術?” [71]  韓信説:“這也在兵法上,只是諸位沒留心罷了。兵法上不是説‘陷之死地而後生,置之亡地而後存’嗎?況且我平素沒有得到機會訓練諸位將士,這就是所説的‘趕着街市上的百姓去打仗’,在這種形勢下不把將士們置之死地,使人人為保全自己而戰不可;如果給他們留有生路,就都跑了,怎麼還能用他們取勝呢?” [72]  諸將聽了都自嘆不如,更加佩服韓信的用兵之術了。 [73] 

韓信説降燕國

韓信題跋全身像 韓信題跋全身像 [74]
然後韓信向李左車請教攻燕(燕王臧荼,都薊,今北京)、伐齊之事。 [75]  李左車辭謝説:“我聽説,敗軍之將不可言勇,亡國之臣不敢語政。俘虜,哪裏有資格同你談論國家大事?” [76]  韓信説:“我聽説百里奚在虞國時,虞國滅亡,在秦國而秦國稱霸,這不是因為他在虞國時愚蠢,在秦國時聰敏,而是在於國君是否重用他,是否採納他的意見。假使成安君陳餘聽了你的計策,那我韓信如今已成了階下囚了。我是誠心向你求教,請你不要推辭。 [77]  李左車説:“我聽説: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所以説即使是犯人的話,聖人也可以有選擇地採納。不過恐怕我所獻的計策不一定值得采用,但我仍願獻上我的愚見。成安君雖有百戰百勝之計,可一招失算,軍敗鄗下,身死泜水。如今將軍渡過西河俘虜魏王,擒夏説於閼與,一舉攻下井陘口,在不到一上午的時間就打垮趙二十萬大軍,誅殺成安君,名聞海內,威震天下。使敵國百姓放下農具,停止工作,吃好的,穿好的,專心傾聽您下令進軍的消息,這些是的長處。然而將士疲憊,實際情形是難以用兵。如今將軍要率領疲憊勞苦的士卒,停頓在燕國堅守着的城池之下,想戰又恐怕拖得太久,力量耗盡而不能攻克,實情暴露,而弱燕不肯降服,齊國也必然固守邊境以圖自強。燕、齊相持不下,那麼劉邦和項羽的勝負也就分不出來。這是將軍的短處。我認為‘北攻燕、東伐齊’的計策是失策。善於用兵的人常用己之長擊他人之短。將軍不如按兵不動,休整士卒,安定趙地,撫卹遺孤,日日牛酒犒賞將士,擺出攻打燕國的態勢。而後遣辯士去遊説燕國,把自己的優勢充分顯示在燕國而前,燕一定不敢不聽從您。燕降服後再派辯士以燕已降漢説齊,齊必從風而服,即使有再聰明的人也不知道該怎樣替齊國謀劃了。像這樣,天下的大事就好辦了。用兵之道,本來就有先聲奪人,再動實際的策略。” [78] 
韓信聽從李左車的計策,派使者去燕國,燕王臧荼聽到消息立即投降。 [8]  韓信又請求立張耳為趙王,鎮撫趙國,劉邦同意,就封張耳為趙王。 [79] 
此時,楚多次派兵渡黃河擊趙,趙王張耳和韓信往來救援,行軍中安定了許多趙國城池,併發兵支援劉邦。當時楚國正在滎陽圍困劉邦,劉邦逃跑到宛縣葉縣之間,收服英布同入成皋,楚又急忙圍攻成皋 [9] 
漢三年(前204年)六月,劉邦出成皋向東渡過黃河,單獨與夏侯嬰跑到了修武縣的張耳軍中,一大早自稱漢使進入趙軍壁壘。張耳、韓信還沒起牀,劉邦直接進入他們的卧室,奪取了他們的印信兵符,用旗子召集諸將,調換了諸將的位置。 [80]  等張耳、韓信起牀後才得知劉邦來過,不禁大驚失色。漢王奪了兩人的軍隊,命令張耳備守趙地,任命韓信為相國。收集沒有調到滎陽的趙兵去攻打齊國。 [10] 

韓信奪攻齊地

參見:濰水之戰
韓信(三國志12歷史武將) 韓信(三國志12歷史武將)
韓信引兵東進擊齊,未到平原渡口,得知酈食其已説齊歸漢。 [81]  韓信想停止,范陽辯士蒯通勸韓信説:“將軍奉詔攻打齊國,而漢王只不過派密使説服齊國歸順,難道有詔令叫您停止進攻嗎?況且酈生不過是個説客,憑三寸之舌就降服齊國七十多個城邑,將軍統帥幾萬人馬,一年多時間才攻佔趙五十多個城邑,一個將軍反倒不如一個儒生的功勞嗎?” [82]  韓信聽從蒯通説法,率兵渡河擊齊。 [83]  這時齊國已決計降漢,對漢軍的戒備鬆懈,韓信乘機襲擊了齊駐守歷下的軍隊,一直打到臨淄。 [84]  齊王田廣驚恐,認為是酈食其出賣了自己,便把他煮死了。齊王逃到高密後,派人向楚求救。 [85]  當韓信襲破臨淄時,項羽聞訊遣龍且親率兵馬與齊王田廣合力抗漢,號稱二十萬眾。 [86]  有人前來向龍且獻計:漢軍遠征作戰,所向披靡,而齊,楚本土作戰兵易渙散,不如深溝高壘,以守為攻。招撫已淪陷城邑,使知齊王存,楚來救,這必定使漢軍得不到糧食,會不戰自敗。 [87]  龍且輕視韓信,又急求戰功,不用此計,率兵與韓信軍隔濰水東西(山東境內的濰河)擺開陣勢。 [88]  韓信連夜派人做了一萬多條袋子,盛滿沙土,壅塞濰河上流。率一半軍隊涉水進擊龍且之陣,龍且出兵迎擊,韓信佯裝敗退,龍且以為韓信怯弱,率軍渡江進擊。 [89]  這時韓信命人決開壅塞濰河的沙囊,河水奔流而至,龍且的軍隊大半沒有渡過去。韓信揮軍猛烈截殺,殺死龍且。東岸齊、楚聯軍見西岸軍被殲,四處逃散。韓信率軍急渡水追擊至城陽,楚兵皆被俘虜。齊王田廣逃走不久被殺。漢四年(前203年)齊地全部平定。 [11] 

韓信挾制稱王

西楚霸王·項羽 西楚霸王·項羽
韓信一連滅魏、徇趙、脅燕、定齊,齊國平定之後,他派人向劉邦上書説:“齊國狡詐多變,是個反覆無常的國家,南邊又與楚國相鄰,如不設立一個代理王來統治,局勢將不會安定。我希望做代理齊王,這樣對形勢有利。” [90]  當時,項羽正把劉邦緊緊圍困在滎陽,情勢危急,看了韓信上書內容,劉邦十分惱怒,大罵韓信不救滎陽之急竟想自立為王。 [91]  張良陳平暗中踩劉邦的腳,湊近他的耳朵説:“漢軍處境不利,怎麼能禁止韓信稱王呢?不如就此機會立他為王,好好善待他,使他自守一方,否則可能發生變亂。” [92]  劉邦經提醒也明白過來,改口罵道:“大丈夫平定了諸侯,就做真王罷了,何必做個暫時代理的王呢?”於是派張良前去立韓信為齊王,徵調他的部隊攻打楚軍。 [93] 

韓信誓不叛漢

龍且戰死,項羽非常恐慌,派武涉去規勸韓信:“漢王落在項王手上多次,是項王的憐憫使他活下來,然一經脱身,就背棄盟約進攻項王,這種人不可信任。劉、項爭奪天下,勝敗在您。您站右,漢王勝,站左,項王勝。項王今天死,明天就是您。您和項王有舊交情,為何不反漢與楚聯和,三分天下自立為王呢?” [94]  韓信謝絕道:“我奉事項王多年,官不過郎中,位不過執戟。言不聽,畫不用,所以才離楚歸漢。漢王授我上將軍印,予我數萬眾,脱衣給我穿,分食給我吃,對我言聽計從,所以我才有今天的成就。漢王如此親信我,我背叛他是不對的,哪怕是死我也不變心,請替我辭謝項王美意。” [95] 
武涉走後,蒯通知天下關鍵在韓信手中,便以相術勸道:“您的面相,不過封侯,且危不可安。您的背相,顯貴不可言。”韓信説:“這話什麼意思呢?”蒯通説:“楚人起兵彭城,攻至滎陽,卻兵困京、索,被阻成皋。漢王統兵數十萬,憑鞏、洛險要,卻兵敗滎陽,兵傷成皋,只能逃到宛、葉之間,這就叫智勇俱困。如今,不如讓楚、漢同時存在下去,您和他們三分天下。憑藉您的賢聖以及強大的軍隊,迫使燕、趙屈從,為天下百姓請命,割大弱強,以立諸侯,便可以使天下歸服於齊。” [96] 
韓信説:“漢王把車子給我坐,衣裳給我穿,食物給我吃。我聽説,坐人車子的人,要分擔人家的禍患,穿人衣裳的人,要想着人家的憂患,吃人食物的人,要為人家的事業效死,我怎能鄉利背義呢!”蒯通説:“陳餘、張耳本為刎頸之交,到頭來,兩人卻都想置對方於死地。您和漢王的交情比得過這兩人嗎?大王涉西河,虜魏王,擒夏説,引兵下井陘,誅成安君,徇趙,脅燕,定齊,南摧楚人之兵二十萬,東殺龍且,這叫功高無二,略不世出。歸楚,楚人不信;歸漢,漢人震恐,哪裏是您可去的地方呢?”韓信説:“先生休息會吧,我考慮考慮。” [97] 
數日後,蒯通又説道:“聽取別人的善意,就能預見事情發展,辦事堅決是智者果斷的表現,猶豫不決是辦事情的禍害。”韓信還是不忍叛漢,自認功勳卓著,漢王不會奪去自己的齊國,便謝絕了蒯通。蒯通規勸沒被採納,就裝瘋做了巫師。 [98] 

韓信垓下決戰

漢五年(前202年),劉邦趁項羽無備,楚軍飢疲,突然對楚軍發動戰略追擊。 [99-100]  約韓信從齊地(山東),彭越從梁地(河南東北部)南下合圍楚軍。五年十月(漢初承秦制,十月為歲首),韓信、彭越未能如期南下。劉邦追擊楚軍至固陵(淮陽西北),楚軍反擊,劉邦大敗而歸。 [101] 
垓下之戰示意圖 垓下之戰示意圖
為調動韓信、彭越,劉邦聽從張良之謀,劃陳(淮陽)以東至海廣大地區為齊王韓信封地;封彭越為梁王,劃睢陽以北至谷城(山東東阿南),為其封地。 [102]  由韓信指揮此戰。韓、彭遂率兵攻楚;韓信從齊地南下,佔領楚都彭城(江蘇徐州市)和今蘇北、皖北、豫東等廣大地區,兵鋒直指楚軍側背,彭越亦從梁地西進。漢將劉賈會同九江王英布自下城父(今安徽亳州城父鎮)北上;劉邦則率部出固陵東進、漢軍形成從南、北、西三面合圍楚軍之勢,項羽被迫向垓下(安徽靈璧南)退兵。
十二月,漢軍與楚軍決戰於垓下。漢軍由淮陰侯韓信統領,共計三十萬,分為六個部分,孔將軍孔藂為左翼,費將軍陳賀為右翼,劉邦在其後,周勃、柴將軍柴武在劉邦後。 [103]  楚軍由項羽統領,共計約有十萬。韓信先率前鋒與項羽交鋒,不利,向後退卻。孔將軍孔藂、費將軍陳賀從左右兩邊縱兵攻上去,楚軍不利,淮陰侯乘勢再次攻上去,大敗楚軍於垓下。 [104]  楚軍大敗,退入壁壘堅守,被漢軍重重包圍。楚軍屢戰不勝,兵疲食盡。韓信命漢軍士卒夜唱楚歌,致使楚軍士卒思鄉厭戰,軍心瓦解, [105]  韓信乘勢進攻,楚軍大敗,十萬軍隊被全殲,項羽逃至東城自刎而死。 [106-107]  劉邦於是還至定陶,馳入韓信軍中,收奪了他的兵權,後改封韓信為楚王,都下邳(江蘇邳縣東)。 [108] 

韓信功高被擒

韓信到楚國後,召見當年給他飯吃的漂母,賞賜她千金。 [109]  輪到下鄉南昌亭長時,賞賜給他一百錢,並説:“你是個小人,做好事有始無終。” [110]  又召見曾經侮辱自己,讓他從胯襠下爬過去的少年,封他為中尉,並且告訴諸將説:“這是位壯士,當他侮辱我時,我難道不能殺了他嗎?殺了他也不會揚名,所以就忍了下來,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111-112] 
王孫一飯圖 王孫一飯圖 [113]
項羽兵敗後,鍾離眜投奔韓信,劉邦記恨鍾離眜,聽他在楚,便令楚國逮捕。那時韓信初到楚國,到各縣鄉邑巡察都派軍隊戒嚴。 [114] 
漢六年(前201年),韓信被告謀反。 [115]  劉邦問陳平,陳平反問:“有知道韓信謀反的外人嗎?”劉邦説:“沒有。”陳平問:“韓信知道嗎?”劉邦説:“不知道。”陳平問:“陛下的兵跟楚國哪個強?”劉邦説:“楚強。”陳平問:“陛下的將領有用兵超過韓信的嗎?”劉邦説:“沒有。”陳平説:“兵沒楚精,將沒楚強,卻要發兵逼其謀反,陛下危矣。”皇上説:“那怎麼辦?”陳平説:“陛下到楚國邊界會見諸侯,等韓信拜見時,便可趁機將他拿下。” [15]  [116]  劉邦將到楚國時,韓信想反,又自認無罪;想謁見,又怕被擒。有人提議殺鍾離眜 [117]  韓信找鍾離眜商議,鍾離眜説:“劉邦不敢攻打楚國,是因為我在這,我今天死,隨後亡的就是你。”於是大罵韓信説:“您不是一個有德行的長者!”最終自刎而死。 [118]  韓信去見劉邦,劉邦令人抓住韓信。韓信説:“果然像別人説的那樣,‘狡猾的兔子一死,捕獵的獵狗也就該被烹煮;高飛的鳥兒沒了,好的弓箭就該被藏起來;敵人的國家消滅後,出謀劃策的臣子就該被殺死。’現在天下已經平定,我當然也就該被烹殺了!” [119]  劉邦説:“有人告你謀反。”就給韓信戴上械具。回到洛陽後,將韓信改封為淮陰侯。 [120-121] 

韓信積怨謀反

韓信被貶為淮陰侯之後,深知劉邦畏懼厭惡他的才能,所以常常裝病不參加朝見或跟隨出行。 [122]  韓信由此日益怨惱忿恨,在家中悶悶不樂。對於和絳侯周勃、潁陽侯灌嬰等處在同等列侯的地位而感到羞恥。 [123]  一次韓信去拜訪樊噲,樊噲行跪拜禮恭迎恭送,自稱臣下,並説:“大王竟肯光臨臣下家門!”韓信出門後,笑道:“我居然活到了和樊噲這種人為伍的地步!” [124] 
劉邦曾經悠閒地和韓信談論各位將軍才能的高下,認為各有長短。劉邦問韓信:“像我的才能能統率多少兵馬?” [125]  韓信説:“陛下不過能統率十萬。” [126]  劉邦説:“你怎麼樣?” [127]  回答説:“我是越多越好。” [128]  皇上笑着説:“您越多越好,為什麼還被我抓住了呢?” [129]  韓信説:“陛下不善於統領士卒而善於領導將領,這就是我被陛下抓住的原因。況且陛下是上天賜予的,不是人力能做到的。” [130] 
陳豨被任命為鉅鹿郡守,向淮陰侯辭行。韓信拉着他的手避開左右侍從在庭院裏漫步,仰望蒼天嘆息説:“您可以聽聽我的知心話嗎?有些心裏話想跟您談談。” [131]  陳豨説:“一切聽任將軍吩咐!” [132]  淮陰侯説:“您管轄的地區,是天下精兵聚集的地方;而您,是陛下信任寵幸的臣子。如果有人告發説您反叛,陛下一定不會相信;再次告發,陛下就懷疑了;三次告發,陛下必然大怒而親自率兵前來圍剿。我為您在京城做內應,天下就可以取得了。” [133]  陳豨一向知道韓信的雄才大略。深信不疑,説:“我一定聽從您的指教!” [134] 

韓信被擒身死

漂母飯信圖 漂母飯信圖 [135]
漢十年(前197年),陳豨果然反叛。劉邦親自率領兵馬前往,韓信託病沒有隨從。暗中派人到陳豨處説:“只管起兵,我在這裏協助您。”韓信就和家臣商量,夜裏假傳詔書赦免各官府服役的罪犯和奴隸,打算髮動他們去襲擊呂后和太子。部署完畢,等待着陳豨的消息。 [16]  他的一位家臣得罪了韓信,韓信把他囚禁起來,打算殺掉他。他的弟弟上書告變,向呂后告發了韓信準備反叛的情況。 [136]  呂后打算把韓信召來,又害怕他的黨羽不到位,於是和蕭何謀劃,派人假稱從劉邦那裏回來,説陳豨已被俘獲處死,列侯羣臣都要來祝賀。 [137]  蕭何欺騙韓信説:“就算生病,也勉強去祝賀一下吧。”韓信入宮,呂后命令武士把韓信捆起來,在長樂宮的鐘室將他斬殺。 [138]  韓信臨斬時説:“我後悔沒有采納蒯通的計謀,以致被婦孺之輩所欺騙,難道不是天意嗎?”於是誅殺了韓信三族。 [17] 
韓信塑像
韓信塑像(17張)
劉邦從平叛陳豨的軍中回到京城,見韓信已死,又高興又憐憫他,問:“韓信臨死時説過什麼話?” [139]  呂后説:“韓信説悔恨沒有采納蒯通的計謀。” [140]  劉邦説:“那人是齊國的説客。” [141]  就詔令齊國捕捉蒯通。蒯通被帶到,劉邦説:“你唆使淮陰侯反叛嗎?” [142]  蒯通回答説:“是。我的確教過他,那小子不採納我的計策,所以有自取滅亡的下場。假如那小子採納我的計策,陛下怎能夠滅掉他呢?” [143]  劉邦生氣地説:“煮了他。”蒯通説:“哎呀,煮死我,冤枉啊!”劉邦説:“你唆使韓信造反,有什麼冤枉?”蒯通説:“秦朝法度敗壞,政權瓦解的時候,山東六國大亂,各路諸侯紛紛起事,一時天下英雄豪傑象烏鴉一樣聚集。秦朝失去了他的帝位,天下英傑都來搶奪它,於是才智高超,行動敏捷的人率先得到它。蹠的狗對着堯狂叫,堯並不是不仁德,只因為他不是狗的主人。正當這時,我只知道有個韓信,並不知道有陛下。況且天下磨快武器、手執利刃想幹陛下所幹的事業的人太多了,只是力不從心罷了。您怎麼能夠把他們都煮死呢?” [144]  劉邦説:“放掉他。”就赦免了蒯通的罪過。 [145] 

韓信軍事成就

編輯
韓信胯下受辱圖 韓信胯下受辱圖 [146]
韓信熟諳兵法,自言用兵“多多益善”,作為戰術家韓信為後世留下了大量的戰術典故:明修棧道,暗渡陳倉、臨晉設疑、夏陽偷渡、木罌渡軍、背水為營、拔幟易幟、傳檄而定、沈沙決水、半渡而擊、四面楚歌、十面埋伏等。其用兵之道,為歷代兵家所推崇。作為軍事家,韓信是繼孫武、白起之後,最為卓越的將領,其最大的特點就是靈活用兵,是中國戰爭史上最善於靈活用兵的將領,其指揮的井陘之戰、濰水之戰都是戰爭史上的傑作;作為戰略家,他在拜將時的言論,成為楚漢戰爭勝利的根本方略; [147]  作為統帥,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率軍出陳倉、定三秦、擒魏、破代、滅趙、降燕、伐齊,直至垓下全殲楚軍,無一敗績,天下莫敢與之相爭;作為軍事理論家,他與張良整兵書,並著有兵法三篇。
《咸豐·清河縣誌》第十三卷“藝文”中記載:“韓信三篇”其小注雲:“漢成帝令任宏論次兵書,為四種,其權謀中有韓信三篇。前後漢書藝文志皆載之。且雲漢興,張良、韓信序次兵法,凡百八十一家,刪取要用,定着三十五家。諸呂用事而盜取之。蓋淮陰人著書之最古者。”由此得知,韓信曾有三篇軍事著作,這是淮陰人著書立説的最早記載。
韓信在被軟禁的時間裏與張良一起整理了先秦以來的兵書,共得一百八十二家,這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兵書整理,為中國軍事學術研究奠定了科學的基礎。同時還收集、補訂了軍中律法。著有兵法三篇,已佚。

韓信歷史評價

編輯

韓信兩漢

劉邦:夫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饢,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傑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148] 
蕭何:諸將易得耳。至如信者,國士無雙。王必欲長王漢中,無所事信;必欲爭天下,非信無所與計事者。顧王策安所決耳。 [149] 
英布:上老矣,厭兵,必不能來。使諸將,諸將獨患淮陰、彭越,今皆已死,餘不足畏也。 [150] 
司馬遷:①吾如淮陰,淮陰人為餘言,韓信雖為布衣時,其志與眾異。其母死,貧無以葬,然乃行營高敞地,令其旁可置萬家。餘視其母冢,良然。假令韓信學道謙讓,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則庶幾哉,於漢家勳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後世血食矣。不務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謀畔逆,夷滅宗族,不亦宜乎! [149]  [151]  ②楚人迫我京索,而信拔魏趙,定燕齊,使漢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滅項籍。 [152] 
馮衍:昔者韓信將兵,無敵天下,功不世出,略不再見,威執項羽,名出高帝,不知天時,就烹於漢。 [153] 
閻忠:昔韓信不忍一餐之遇,而棄三分之業。利劍以揣其喉,方發悔毒之嘆者,機失而謀乖也。 [154] 

韓信三國

曹操:蕭何、曹參,縣吏也,韓信、陳平負污辱之名,有見笑之恥,卒能成就王業,聲着千載。
劉邵:膽力絕眾,才略過人,是謂驍雄,白起、韓信是也。 [155] 
何晏:此兩將者,殆蚩尤之敵對,開闢所希有也,何者勝,或曰:白起功多,前史以為出奇無窮,欲窺滄海,白起為勝,若夫韓信,斷幡以覆軍,拔旗以流血,其以取勝,非復人力也,亦可謂奇之又奇者哉,白起破趙軍,詐奔而斷其糧道,取勝之術,皆此類也,所謂可奇於不奇之間矣,安得比其奇之又奇者哉。 [156] 
姜維:“夫韓信不背漢於擾攘,以見疑於既平,大夫種不從范蠡於五湖,卒伏劍而妄死,彼豈暗主愚臣哉?利害使之然也。" [157] 

韓信

陸機:灼灼淮陰,靈武冠世。策出無方,思入神契。奮臂雲興,騰跡虎噬。凌險必夷,摧剛則脆。肇謀漢濱,還定渭表。京索既扼,引師北討。濟河夷魏,登山滅趙。威亮火烈,勢逾風埽。拾代如遺,偃齊猶草。二州肅清,四邦鹹舉。乃眷北燕,遂表東海。克滅龍且,爰取其旅。劉、項懸命,人謀是與。念功惟德,辭通絕楚。
蔡謨:夫以白起、韓信、項籍之勇,猶發梁焚舟,背水而陣。 [158] 
葛洪:韓白畢力以折衝, 蕭曹竭能以經國。 [159] 
陳壽:太祖運籌演謀,鞭撻宇內,攬申、商之法術,該韓、白之奇策。 [160] 
劉牢之:故文種誅於句踐 , 韓白戮於秦漢 [161] 
權翼:垂爪牙名將,所謂今之韓白,世豪東夏,志不為人用.頃以避禍歸誠,非慕德而至,列土千城未可以滿其志
慕容垂:況大秦之應符,陛下之聖武,強兵百萬,韓白盈朝,而令其偷魂假號,以賊虜遺子孫哉
新校本晉書:夫戰勝攻取之勢,併兼混一之威,五伯之事,韓白之功耳。
後高密王泰討青州賊劉根,破汲桑故將公師藩,敗石勒於河北,威名甚盛,時人擬之韓白。
待國有數年之積,庭盈文武之士,然後命韓白為前驅,納子房之妙算,一鼓而姑臧可平,長驅可以飲馬涇渭,方東面而爭天下

韓信南北朝

劉懿墓誌銘:雄圖莊志,與韓白連衡;將略兵權,共孫吳合契。 [162] 
元始和墓誌銘:執武之籌,謀騰於韓白。 [163] 

韓信

李淵:古之名將,韓白衞霍 豈能及也。 [164] 
李世民:漢以六合為家,是賴淮陰之策。 [165] 
王圭:秦王日兇慝,豪傑爭共亡。信亦胡為者,劍歌從項梁。項羽不能用,脱身歸漢王。道契君臣合,時來名位彰。北討燕承命,東驅楚絕糧。斬龍堰濉水,擒豹僭夏陽。功成享天祿,建旗還南昌。千金答漂母,百錢酬下鄉。吉凶成糾纏,倚伏難預詳。弓藏狡兔盡,慷慨念心傷。 [166] 
張説:光乘積學而善謀,求之古人,吳起、韓信敵也。 [167] 
司馬貞:君臣一體,自古所難。相國深薦,策拜登壇。沈沙決水,拔幟傳餐。與漢漢重,歸楚楚安。三分不議,偽遊可嘆。 [149] 
討王郢詔:前左武軍大將軍宋皓,負關張勇智,有韓白英雄,累著戰功,再居環衞。 [168] 
杜牧有齊太公,王翦,兩漢有韓信、趙充國耿恭虞詡段熲司馬懿,吳有周瑜,蜀有諸葛武侯,羊祜、杜公元凱,韋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韋孝寬,隋有楊素國朝李靖李績裴行儉郭元振。如此人者,當此一時,其所出計劃,皆考古校今,奇秘長遠,策先定於內,功後成於外。
羅隱 :伊夔事業扶千載, 韓白機謀冠九州。 [169] 

韓信

呂蒙正:張良原是布衣,蕭何曾為縣吏;韓信未遇之時,無一日之餐,及至遇行,腰懸三齊玉印,一旦時衰,死於陰人之手。
司馬光:世或以韓信為首建大策,與高祖起漢中,定三秦,遂分兵以北,禽魏,取代,僕趙,脅燕,東擊齊而有之,南滅楚垓下,漢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信之功也。觀其距蒯徹之説,迎高祖於陳,豈有反心哉!良由失職怏怏,遂陷悖逆。夫以盧綰里閈舊恩,猶南面王燕,信乃以列侯奉朝請,豈非高祖亦有負於信哉!臣以為高祖用詐謀禽信於陳,言負則有之;雖然,信亦有以取之也。始,漢與楚相距滎陽,信滅齊,不還報而自王;其後漢追楚至固陵,與信期共攻楚而信不至。當是之時,高祖固有取信之心矣,顧力不能耳。及天下已定,則信復何恃哉!夫乘時以徼利者,市井之志也;酬功而報德者,士君子之心也。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而以君子之心望於人,不亦難哉! [170-171] 
蘇軾:抱王霸之大略,蓄英雄之壯圖,志吞六合,氣蓋萬夫。
何去非:言兵無若孫武,用兵無若韓信、曹公。武雖以兵為書,而不甚見於其所自用。韓信不自為書,曹公雖為而不見於後世。然而傳稱二人者之學皆出於武,是以能神於用而不窮。竊嘗究之,武之十三篇,天下之學失者所通誦也。使其皆知所以用之,則天下孰不為韓、曹也?以韓、曹未有繼於後世,則凡得武之書伏而讀之者,未必皆能辦於戰也。 [172] 
劉子翬:高祖與雍齒有故怨,嘗欲殺之。後諸將欲反,用張良計,乃封雍齒。以高帝寬仁大度,猶未能於此釋然,乃知不念舊惡,亦難事也。韓信王楚,召辱己少年令出胯下者以為中尉,曰:‘此壯士也。’觀此,則信豈庸庸武夫耶?
十七史百將傳》:“孫子曰:‘校之以計而索其情。’信料楚漢之長短。又曰:‘遠而示之近。’信陳兵臨晉而渡於夏陽。又曰:‘入深則專,十人不克。’信去國遠鬥,其鋒不可當。又曰:‘置之死地而後生。’信使萬人出,背水陳。又曰:‘不戰而屈人之兵。’信暴其所長,燕從風而靡。又曰:‘半渡而擊之,利。’信決濰水而斬龍且是也。”
葉適:遷責韓信不學道謙讓,伐功矜能,至於夷滅;信雖不足以知此,然當受此責矣。何也?當天下發難,與沛公先後起者,各有得鹿之心,固以其力自斃,無怪也。獨蕭何張良與信,沛公之所須左右手,然其君臣之分素定也。若信猶欲自立,則漢誰與共功,是天下終不可得而定矣。信託身於人,而市井之度不改,始則急迫以不得不與,終則僥倖於必不可為,以黥彭所以自處而處周召太公之地,欲不亡得乎? [173] 
陳亮:漢高帝所籍以取天下者,故非一人之力,而蕭何、韓信、張良蓋傑然於其間。天下既定,而不免於疑。於是張良以神仙自託;蕭何以謹畏自保;韓信以蓋世之功,進退無以自明。蕭何能知之於未用之先,而卒不能保其非叛,方且借信以為自保矣。 [174] 
陳亮:信之用兵,古今一人而已。 [175] 
洪邁:漢高祖用韓信為大將,而三以詐臨之:信既定趙,高祖自成皋度河,晨自稱漢使馳入信壁,信未起,即其卧,奪其印符,麾召諸將易置之;項羽死,則又襲奪其軍;卒之偽遊雲夢而縛信。夫以豁達大度開基之主,所行乃如是,信之終於謀逆,蓋有以啓之矣。 [176] 
陳元靚:淮陰善將,逢時展效。受律登壇,握兵之要。虜魏降燕,平齊下趙。輔漢之功,久而益劭。
洪皓:曹公走熙尚,氣欲陵韓白。 [177] 

韓信元明清

楊維楨:韓信登壇之日,畢陳平生之畫略,論楚之所以失,漢之所以得,此三秦還定之謀所以卒定韓信之手也。
唐順之:孔明之初見昭烈論三國,亦不能過。予故曰:淮陰者非特將略也。
王世貞:淮陰之初説高帝也,高密之初説光武也,武鄉之初説昭烈也,若懸券而責之,又若合券焉!噫,可謂才也已矣!
楊慎:敍高祖與項羽決勝垓下,僅六十字,而陣法、戰法之奇皆具。曰'不利',用奇也,既卻而左右兵縱,因其不利而乘之,此戰法奇正相生也。
陳仁錫:淮陰侯極得意之陣,太史公極用意之文。曰'孔將軍居左,費將軍居右',張左右翼也;'淮陰侯小卻',誘兵也;'復乘之',合戰也。所謂'以正合,以奇勝,奇正還相生'也。
董份:觀信智略如此,真有掀揭天下之心,不但兵謀而已也,所以謂之人傑。
李贄:信與沛公初見,凡説項羽處,字字拿着沛公,沛公卒受其益。
茅坤:①太史公傳淮陰,不詳其兵法所授,此失着處。②予覽觀古兵家流,當以韓信為最,破魏以木罌,破趙以立漢赤幟,破齊以囊沙,彼皆從天而下,而未嘗與敵人血戰者。予放曰:古今來,太史公,文仙也;李白,詩仙也;屈原,詞賦仙也;劉阮,酒仙也;而韓信,兵仙也!然哉!
祩宏:韓信,楚士也。背楚之漢,楚卒以信困,漢以信興。夫前後一信耳,而二國之興廢因之,善用與不善用之故也,六根在人。不善用之則名六賊,善用之則種種神通妙用耳,煩惱即菩提。豈不信哉。
王夫之:能任也,則不能讓,所謂豪傑之士也,韓信、馬援是已。 [178] 
王夫之:夫韓信襲齊,世常有愚人謂之貪功害命。然無破趙服燕之威,整兵齊境之勢,酈生何以説齊以降?況楚漢之爭,漢強則諸侯附於漢,楚強則諸侯臣於楚。漢並三秦,出關中,諸侯皆附,勢吞彭城,然一旦項王回戈,諸侯亦復背之。言信貪功之人不見魏王豹之反覆,而獨以黥布度諸侯之心,其何以知田氏非魏豹之流也?此,謬也!
王鳴盛:①漢得天下,皆韓信之功。②觀信引兵法以自證其用兵之妙,且又著書三篇,序次諸家為三十五家,可見信平日學問本原。寄食受辱時,揣摩已久,其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皆本於平日學問,非以危事嘗試者。信書雖不傳,就本傳所載戰事考之,可見其純用權謀,所謂出奇設伏,變詐之兵也。 [179] 
徐經:史公為淮陰惜,實不僅為淮陰惜。
黃道周淮陰餓夫,飯於漂母。時不利兮,胯下受辱。事楚無知,事漢誰數。火燒連厥,身幾伏斧。蕭膝雖奇,沛猶未許。既亡追還,方驚嫡語。暗出陳倉,定襲楚。井陘,佯棄旗鼓。襲田囊沙,要求主。幹金報恩,百錢差沮。能辨多多,不能自處。未央被誅,前功何補。 [180] 
王志湉:氣蓋世力拔山,見公束手,歌大風思猛士,為之傷懷。
蕭何月下追韓信 蕭何月下追韓信
梁玉繩:信之死冤矣!前賢皆辯其無反狀,大抵出於告變者之誣詞,及呂后與相國文致耳。史公依漢廷獄案敍入傳中而其冤自見。一飯千金,弗忘漂母;解衣推食,寧負高皇?不聽涉、通於擁兵王齊之日,必不妄動於淮陰家居之時;不思結連布、越大國之王,必不輕約邊遠無能之將。“賓客多”與“稱病”之人何涉?“左右闢”則‘挈手"之語誰聞?上謁入賀,謀逆者未必坦率如斯;家臣徒奴,善將者變復佈置有幾!是知高祖畏惡其能,非一朝夕。胎禍於躡足附耳,露疑於奪符襲軍。顧禽縛不已,族誅始快。‘從豨軍來,見信死,且喜且憐’,亦諒其無辜受戮為可憫也。 [181] 
薛福成:中國兵法之有專家,始於戰國之時,厥後漢之韓信、唐之李靖,皆有兵法傳於世,蓋此中窾要,非可鹵莽,宜有心得也。 [182] 
王先謙:《史記》發(兵)作收(兵)是也。《高紀》亦云:收兵與漢王會,若關中之兵,權在漢王、蕭相,非信所得專發也。”《漢書補註·韓信傳》注。
越翼:按是時信未有分地,從何發兵,蓋收集潰卒耳。
郭嵩燾:韓信與項羽始終未一交戰,獨垓下一戰收楚漢興亡之全局。
郭嵩燾:漢王從臨晉渡,劫五諸侯兵入彭城,而不及韓信。以當時事實求之,拜信為大將,部署諸將所擊,則高祖直趨彭城,以當項羽,自是相持滎陽、京索間,專意與楚爭衡,而韓信渡河擊魏,因擊趙、擊齊。始終未與高祖會攻項羽,直至垓下,乃始一當項羽。 [183] 
鄭觀應:①古之為將者,經文緯武,謀勇雙全;能得人,能知人,能愛人,能制人;省天時之機,察地理之要,順人和之情,詳安危之勢。凡古今之得失治亂,陣法之變化周密,兵家之虛實奇正,器械之精粗巧拙,無不洞識。如春秋時之孫武、李牧,漢之韓信、馬援、班超、諸葛亮,唐之李靖、郭子儀、李光弼,宋之宗澤、岳飛,明之戚繼光,俞大猷等諸名將,無不通書史,曉兵法,知地利,精器械,與今之泰西各國講求將才者無異。②古之所謂將才者,曰儒將、曰大將、曰才將、曰戰將。韓信、馮異、王猛、賀若弼、李靖、郭子儀、曹彬、徐達籌,大將也。

韓信有關成語

編輯
  1. 戰無不勝:劉邦建立漢朝後對韓信的評價,指的是打仗沒有不取得勝利的。該成語是形容力量十分強大,百戰百勝。
  2. 一飯千金:韓信落魄時,曾對施捨給他的老婦説以後定當後報,韓信衣錦還鄉時並賞賜她千金。該成語是比喻厚厚地報答對自己有恩的人。
  3. 推陳出新:當年韓信剛投奔劉邦時,劉邦讓他管理糧倉,韓信提出了"推陳出新"的管理理念,即把糧倉開設前後兩個門,把新糧從前門運送進去,把舊糧從後門運出來,這樣可以防止糧食在蜀中炎熱潮濕的環境下腐敗變質。從而使蜀中糧倉不再有變質浪費的現象。該成語是指,去掉舊事物的糟粕,取其精華,並使它向新的方向發展。
  4. 國士無雙:蕭何在向劉邦推薦韓信時,説韓信是國士無雙。該成語是指,一國獨一無二的人才。
  5. 獨當一面:張良和劉邦的一次談話中,張良對韓信的評價。該成語是指,單獨負責一個方面的工作。
  6. 多多益善:韓信和劉邦的一次談話中,劉邦問韓信“你能帶多少兵”韓信回答説“多多益善”形容一樣東西或人等越多越好。 又有韓信將兵多多益善之意。
  7. 婦人之仁:韓信和劉邦的一次説話中,韓信評價項羽是婦人之仁。該成語是指婦女的軟心腸。舊指處事姑息優柔,不識大體。
  8. 匹夫之勇:韓信和劉邦的一次談話中,韓信評價項羽是匹夫之勇。該成語是指不用智謀,單憑個人勇氣行事的行為。
  9. 解衣推食:韓信和劉邦的一次談話中,韓信説希望劉邦把穿着的衣服脱下給自己穿,把正在吃的食物讓自己吃。該成語是形容對人熱情關懷。
  10.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韓信為了東進中原,採取麻痹敵人的辦法,讓士兵去修理棧道,而卻領大軍從陳倉出來,佔領了關中。在軍事上的含義是:從正面迷惑敵人,用來掩蓋自己的攻擊路線,而從側翼進行突然襲擊。這是聲東擊西、出奇制勝的謀略。
  11. 人心難測:韓信東進滅趙時,聽説張耳與陳餘兩人曾經為刎頸之交,後來兩人翻臉。韓信慨嘆,人的內心難以探測。該成語是喻指人的心思難以揣測,多用於貶義。亦做“人心莫測”。
  12. 背水一戰:韓信東進滅趙時,採取背水一戰的計謀,贏得了戰爭勝利比喻在艱難情況下跟敵人決一死戰
  13. 拔旗易幟:韓信東進滅趙時的一個計謀,拔掉別人的旗子,換上自己的旗子。比喻取而代之。
  14. 置之死地而後生:韓信東進滅趙時的一個計謀,原指作戰把軍隊佈置在無法退卻、只有戰死的境地,士兵就會奮勇前進,殺敵取勝。後比喻事先斷絕退路,就能下決心,取得成功。
  15. 問路斬樵:楚漢相爭的時候,韓信協助漢王劉邦同楚兵作戰。韓信為出奇謀襲楚,繞道而行。然而道路方向未明,遂下馬問樵夫路向,韓信聽後,把樵夫斬殺,部將問為什麼,韓信稱恐樵夫泄露他們的行蹤。(此處出處為小説西漢演義非歷史中的韓信) [184] 
  16. 十面埋伏:韓信設伏兵於十面以圍殲項羽。該成語是指周圍佈置了重重埋伏。
  17. 居常鞅鞅:劉邦建立漢朝後,奪去了韓信的兵權,而韓信從此稱病不朝,悶悶不樂。該成語是指,因不平或不滿而常常鬱鬱不樂。
  18. 功高震主:指的是韓信功勞太大,使君主地位受到威脅而心有疑慮。
  19. 金石之交:武涉曾經勸説韓信自立,説道:你和漢王劉邦的關係這麼好,但是最終還是被他所擒的。該成語是指如同金石般堅不可摧的交誼。
  20. 略不世出:指的韓信的功勞很大,天底下沒有人可以與他比的,後用於誇獎人等。
  21. 不賞之功:説的是韓信在戰爭中功勞,後形容功勞極大。
  22. 勳冠三傑:三傑指的是蕭何、張良和韓信。意思是説,三傑之中,韓信的功勞最大。
  23. 伐功矜能:司馬遷對韓信的評價,指吹噓自己的功勞和才能。形容居高自大,恃才傲物
  24. 偽遊雲夢:指劉邦偽遊雲夢,詐捕韓信事。
  25. 乘人之車者載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懷人之憂,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韓信當年説的一句話,指的是坐人家車子的,要與人家共患難;穿人家衣服的,要替人家的事擔憂;靠人家養活的,要為人家的事拼命。
  26. 愚者千慮,必有一得;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李左車在和韓信談話中,李左車提出的這個觀點。指的是聰明的人在上千次考慮中,總會有一次失誤;愚蠢的人在上千次考慮中,總會有一次收穫。
  27. 鍾室之禍:楚漢相爭,韓信屢建奇功。劉邦稱帝后,封信為淮陰侯。因遭呂后忌,被斬於長樂宮懸鐘之室。
  28.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韓信成功是由於蕭何,韓信敗亡也是由於蕭何。該成語是比喻事情的成功和失敗都是由同一個因素造成的。
  29. 生死一知己,存亡兩婦人,參見:生死一知己,存亡兩婦人。
  30. 兵仙神帥:比喻韓信出神入化的用兵藝術。

韓信軼事典故

編輯

韓信創造象棋

象棋是中國傳統棋種。它的來歷傳説不一,流傳最廣的説法是始創於西漢的韓信。
韓信 韓信 [185]
劉邦統一西漢王朝後,屢建戰功的大將韓信被呂后誘捕入獄。韓信自知壽命快到頭了,就打算在獄中寫一本兵書傳給後人。不料這事被呂后知道,就下了一道懿旨,説他身為犯官,不能擅着兵書。韓信悲憤難忍,仰天長嘆道:“這個婆娘太狠毒了!不但要本王的命,連本王的名也要除掉啊!”當時有個獄卒聽到他這句話後,跪在韓信面前説:“王爺!你就把用兵之法傳給小人吧!”韓信苦笑了一聲説:“本王若不知用兵之道,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個下場。如今悔之晚矣,怎麼能再連累你遭受殺身之禍呢?”獄卒再三懇求,韓信只是不允。
一天,這個獄卒給韓信送飯時,眼裏的淚花直打轉轉,好像有啥要事對韓信説,又忍住了。韓信一看他的神色,便感到不妙,就問獄卒:“那個婆娘是不是要對我下毒手了?”獄卒忍不住哭出聲來。韓信大笑道:“打完兔子殺獵犬,射盡飛鳥折良弓嘛!從古至今都是這樣,沒啥可怕的。”説罷,叫獄卒坐下,韓信取來一根筷子,在地上畫了個方框,又在框中畫了一條“界河”,河中寫了“楚河”、“漢界”四個字。接着又在河界兩邊各畫了三十六個小格,並説:“本王今年剛好三十六歲,一生助漢滅楚,屢立大功,到頭來卻死在一個女人手裏。你平時對我百般照料,今生今世我再沒機會報答你了,就把生平所學的奇術傳給你吧。”他説着叫獄卒取來紙筆,把紙裁成三十二個小塊,布在方框內界河兩方。一面的十六塊紙片各寫着帥、仕、相、車、馬、兵等字,另一面的十六塊紙片上寫着將、士、象、車、馬、卒等字。
擺好後,韓信邊移動紙片邊告訴獄卒:“這個方框就是千軍萬馬的大戰場,兩面各代表一方的軍力。用兵之道,貴在主帥多謀善變,通盤籌劃、奇正配合,以不變應萬變……”並具體地教獄卒如何跳馬、出兵等。獄卒邊點頭邊稱讚:“奇!王爺真是個奇人啊!”
從那天起,韓信每天都和這個獄卒守着方框(棋盤)研究兵法。不久,韓信被呂后殺死,那個獄卒也逃走了。他躲藏在一個深山裏,搭了間草棚,開荒種地,全家人自耕自食,一有空閒,就專心研究韓信授給他的奇術。因紙片易爛,就換成了扁圓形小木頭坨兒,為好區別又染成紅黑兩色。又據“奇”的諧音,把“奇”叫做“棋”,還寫了一本《棋譜》傳給了他的兒子。後人認為棋雖可佈陣,但不是真的兩軍作戰,只是一種象徵,所以稱它為“象棋”。

韓信風箏來歷

風箏的起源與韓信。中國是風箏的故鄉,南方稱“鷂”,北方稱“鳶”。 相傳,風箏的發明人是大軍事家韓信。垓下之戰中,韓信以“十面埋伏”之計將項羽的軍隊團團包圍,為了瓦解楚軍的軍心,韓信派人用牛皮製成風箏,上敷竹笛,夜晚放到高空中,風吹着笛子發出淒涼的聲音,漢軍和着笛聲唱起楚國的民歌來。楚軍聽到了鄉音,都想念起故鄉來,鬥志渙散了。結果,楚霸王一敗塗地,在烏江邊上自殺了,這就是成語“四面楚歌”的故事。唐朝趙昕也在《熄燈鷂文》中説:垓下之戰時,韓信製成風箏,讓張良坐風箏上天,高唱楚歌,楚歌傳到楚營,動搖了項羽軍心。宋朝的《事物紀原》中還記載韓信曾利用風箏測量距離之事。

韓信分油

吳樾飾演的韓信 吳樾飾演的韓信
韓信是中國古代一位有名的大元帥,輔助劉邦打敗楚霸王項羽,奠定了漢朝的基業。民間流傳着一些以韓信為主角的有關聰明人的故事,下面就是其中的一個。
據説有一天,韓信騎馬走在路上,看見兩個人正在路邊為分油發愁。這兩個人有一隻容量10斤(1斤=500克)的簍子,裏面裝滿了油;還有一隻空的罐和一隻空的葫蘆,罐可裝7斤油,葫蘆可裝3斤油。要把這10斤油平分,每人5斤。但是誰也沒有帶秤,只能拿手頭的三個容器倒來倒去。
韓信騎在馬上,瞭解情況以後,説:“葫蘆歸罐罐歸簍,二人分油回家走。”説完了,打馬就走。兩個人按照韓信的辦法倒來倒去,果然把油平均分成兩半,每人5斤,高高興興,各自回家。究竟是怎樣倒來倒去的呢?三種容器各自裝油斤數的變化過程,可從下面的表中看出。
韓信所説的“葫蘆歸罐”,是指把葫蘆裏的油往罐裏倒;“罐歸簍”是指把罐裏的油往簍裏倒。通常分油要把油從大容器往小容器裏倒,這時卻把小容器裏的油往大容器裏“歸”。往油葫蘆裏倒油,只能得到3斤的油量;把葫蘆裏的油往罐裏“歸”,“歸”到第三次,葫蘆裏就出現2斤的油量。再把滿滿一罐油“歸”到簍裏,騰出空來,把葫蘆裏的2斤油“歸”到空罐裏;最後再倒一葫蘆3斤油,“歸”到罐裏,就完成分油任務了。
解:先用油葫蘆連裝三次,共裝9斤,將7斤的瓦罐注滿後,油葫蘆裏還剩2斤。然後將瓦罐的7斤再全部倒入簍,這時簍裏是8斤油。再將油葫蘆內的2斤油 全部倒進瓦罐。最後用空葫蘆在簍裏灌滿(3斤),倒進瓦罐。這樣,簍裏剩下的油和瓦罐中裝的油都正好是5斤。雙方各分其一,恰好各人所得完全相等。

韓信點兵

秦朝末年,楚漢相爭。一次,韓信將1500名將士與楚王大將李鋒交戰。苦戰一場,楚軍不敵,敗退回營,漢軍也死傷四五百人,於是韓信整頓兵馬也返回大本營。當行至一山坡,忽有後軍來報,説有楚軍騎兵追來。只見遠方塵土飛揚,殺聲震天。漢軍本來已十分疲憊,這時隊伍大譁。韓信兵馬到坡頂,見來敵不足五百騎,便急速點兵迎敵。他命令士兵3人一排,結果多出2名;接着命令士兵5人一排,結果多出3名;他又命令士兵7人一排,結果又多出2名。韓信馬上向將士們宣佈:我軍有1073名勇士,敵人不足五百,我們居高臨下,以眾擊寡,一定能打敗敵人。漢軍本來就信服自己的統帥,這一來更相信韓信是“神仙下凡”、“神機妙算”。於是士氣大振。一時間旌旗搖動,鼓聲喧天,漢軍步步進逼,楚軍亂作一團。交戰不久,楚軍大敗而逃。
首先先求5、9、13、17之最小公倍數9945(注:因為5、9、13、17為兩兩互質的整數,故其最小公倍數為這些數的積),然後再加3,得9948(人)。
簡單扼要總結:
1.算兩兩數之間的能整除數
2.算三個數的能整除數
3.用1中的三個整除數之和減去2中的整除數之差(有時候是倍數)
韓信帶1500名兵士打仗,戰死四五百人,站3人一排,多出2人;站5人一排,多出3人;站7人一排,多出2人。韓信馬上説出人數:1073

韓信踅面

相傳是由西漢淮陰侯韓信所創,到現在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可稱得上是“中國最古老的方便麪”。漢二年四月劉邦兵敗彭城,漢二年五月魏王豹反漢,秋八月,劉邦派酈食其説降失敗後派韓信攻打魏國,當時韓信正準備在洽川的夏陽渡軍。假如埋鍋造飯,敵兵就會從煙火的大小多少判斷兵力的強弱,是兵家大忌。為解決士兵吃飯問題,韓信讓以當地盛產的蕎麥為原料,烙成大餅,發給士兵,吃時用開水一泡即可,十分快捷方便,為戰爭的勝利起到了重要作用。“踅”即“折足”,是個會意字,在關中方言中是“轉來轉去”的意思。因為踅面從和麪、攤餅到下面、撈麪甚至放調料的每一個程序,都有“踅”的動作在裏邊,因而得名。

韓信賭神韓信爺

韓信爺一身戎馬,擅長帶兵,相傳系以「設賭安軍心」之舉,常在士卒睏乏之時,以賭來激勵精神,刺激士氣;因之,官兵樂為其用,屢戰屢勝。韓信以「賭」為致勝之説,流傳民間,遂被奉為「賭神」祀之,賭博場所並奉為祖師爺。故許多祈求偏財運之信眾,亦深感韓信爺降福之靈驗,逕往神前誠禱祝之。

韓信倉神韓王爺

倉神又稱廒神、蒼王、倉官,最早的倉神是天上的倉星,後來慢慢的被人格化,因韓信在歷史上知名度比較高,他曾做過管糧的小官,功高蓋世,卻慘遭殺害,後人出於對他的悲慘遭遇的同情,而把他奉為倉神和糧行的祖師爺。 [186] 

韓信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劉邦拜韓信為大將,以曹參、樊噲為先鋒,利用秦嶺棧道(又名“閣道”、“複道”、“棧閣”。古代在今川、陝、甘、滇諸省境內峭巖陡壁上鑿孔架橋連閣而成的一種道路,是當時西南地區的重要交通要道)已被漢軍燒燬,三秦王鬆懈麻痹之機,採取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派樊噲、周勃率軍萬餘大張聲勢地搶修棧道,吸引三秦王的注意力,自己則親率軍隊潛出故道,翻越秦嶺,襲擊陳倉(項羽所封雍王章邯屬地)。章邯從廢丘(雍都,陝西興平東南)倉促率軍馳援陳倉,被漢軍擊敗,逃至廢丘、好峙(陝西乾縣東),漢軍分路追擊,在壤東(陝西武功東南)、好峙兩地再敗雍軍,俘虜章平,進圍章邯殘部於廢丘。爾後,連續作戰,分兵略地,迅速佔領關中大部,平定三秦之地,取得對楚的初戰勝利。
這一典故脱胎於還定三秦,史記淮陰侯列傳記載:“於是漢王大喜,自以為得信晚。遂聽信計,部署諸將所擊。”即劉邦依照韓信的計策部署了每一位將領所要攻擊的目標,具體的計策是什麼,司馬遷沒有明説,我們所知道的便只有韓信設計了進攻路線、每名將領的進攻目標,然後通過劉邦這樣一個傳令兵樣的角色將命令傳達出去,進行實際的部署最終還定三秦。我們只能去每一位將領的傳記中去尋找,可是單單憑每一位將領的行軍路線並無法完全還原韓信當初制定的計策規劃。於是,後世的説書人便挺身而出,依據高祖本紀中“八月,漢王用韓信之計,從故道還,襲雍王章邯。”的記載,元代無名氏在戲曲《暗度陳倉》中讓韓信唱道:“着樊噲明修棧道,俺可暗度陳倉古道。這楚兵不知是智,必然排兵在棧道守把。俺往陳倉古道抄截,殺他個措手不及也。”這一曲唱詞下來,歷史為之改觀變色。從此以後,韓信“出故道還”的歷史,被唱成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歷史,爾後更被總結成了三十六計的第八計,成了漢語中耳熟能詳的成語典故。

韓信墓地

編輯
韓信的墓地有三座。一是,位於山西省靈石縣南焉鄉高壁村的高壁嶺山的“山西韓信墓”;二是,位於西安市灞橋區新築鎮新農村的“陝西韓信墓”;三是,淮陰的“江蘇韓信墓”。

韓信史書記載

編輯
司馬遷所寫的《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記載了西漢開國功臣韓信一生的事蹟,突出了他的軍事才能和累累戰功。功高於世,卻落個夷滅宗族的下場。注入了作者無限同情和感慨。

韓信後世紀念

編輯

韓信詩詞紀念

  1. 《韓信廟》·劉禹錫
  2. 《卻過淮地吊韓信廟》·李紳
  3. 《中呂·賣花聲·客況》·張可久
  4. 《猛虎行》·李白
  5. 《贈新平少年》·李白
  6. 《韓淮陰侯廟》·袁崇煥
  7. 《乞食》·陶淵明

韓信韓王山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的“涉縣”條記載:“韓王山,在縣東五里。《通鑑》雲韓信擊魏豹、定河東,北舉燕趙,駐兵於此,故名。” [188] 

韓信江蘇沭陽縣韓山

在今江蘇沭陽縣東北五十里有韓山,《寰宇記》卷22沭陽縣: 韓山 “按 《州舊記》,韓信為楚王,講武之所也”。 [189] 

韓信江西波陽縣韓山

在今江西波陽縣北有韓山,《清一統志·饒州府一》: 韓山 “在鄱陽縣北六十里。上有韓信祠,因名。明淮王葬此,改名安山”。 [189] 

韓信紀念館

韓信紀念館位於淮安市。景區佔地10萬平方米,是古代建築藝術與歷史文化的有機結合,既再現秦風漢韻,又展示韓信文化遺蹟,讓您感受歷史文化的滄桑,領略一代英雄韓信的蓋世武功。韓信故里廣場,佔地面積6400平方米,取意八卦。廣場大門前的是兩座石闕,它是從烽火台、?望哨演變而來,是漢代將軍威嚴的象徵;大門兩側的石柱,如同兩列勇猛威嚴的士兵,寓意將軍統帥千軍萬馬。故里大門形狀上部呈八字型,寓意大將軍威風八面,韓信故里喜迎八方來客;大門內側形狀象廟宇,寓意韓信用兵變化莫測、神機妙算。大門上“韓信故里”鎏金大字是百歲老人、國民黨元老陳立夫99歲高齡時題寫的。 [187] 

韓信影視形象

編輯
時間
影視作品
飾演者
1985年
1991年
1994年
葉輝
1998年
漢劉邦
李宏偉
2004年
2005年
2010年
大風歌
2011年
2011年
2011年
2012年
2012年
2015年
2018
天意
參考資料
  • 1.    江蘇淮陰占用周恩來故鄉淮安之名引9年紛爭  .新浪網.2010-02-09[引用日期2019-06-27]
  • 2.    司馬遷 ·《高祖本紀》公知其一,未知其二。夫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餽饟,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傑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 3.    茅坤 ·《史記鈔》予覽觀古兵家流,當以韓信為最,破魏以木罌,破趙以立漢赤幟,破齊以囊沙,彼皆從天而下,而未嘗與敵人血戰者。予故曰:古今來,太史公,文仙也;李白,詩仙也;屈原,辭賦仙也;劉阮,酒仙也;而韓信,兵仙也,然哉!
  • 4.    司馬遷《史記.太史公自序》漢興,蕭何次律令,韓信申軍法,張蒼為章程,叔孫通定禮儀,則文學彬彬稍進,詩書往往間出矣
  • 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於是漢王大喜,自以為得信晚。遂聽信計,部署諸將所擊。
  • 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之下魏破代,漢輒使人收其精兵,詣滎陽以距楚。
  • 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於是漢兵夾擊,大破虜趙軍,斬成安君泜水上,禽趙王歇。
  • 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韓信曰:“善。”從其策,發使使燕,燕從風而靡。
  • 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楚數使奇兵渡河擊趙,趙王耳、韓信往來救趙,因行定趙城邑,發兵詣漢。楚方急圍漢王於滎陽,漢王南出,之宛、葉間,得黥布,走入成皋,楚又復急圍之。
  • 1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耳起,乃知漢王來,大驚。漢王奪兩人軍,即令張耳備守趙地。拜韓信為相國,收趙兵未發者擊齊。
  • 1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龍且軍大半不得渡,即急擊,殺龍且。龍且水東軍散走,齊王廣亡去。信遂追北至城陽,皆虜楚卒。
  • 12.    司馬遷·《史記·高祖本紀》齊王信又進擊楚。項羽恐,乃與漢王約,中分天下,割鴻溝而西者為漢,鴻溝而東者為楚。
  • 13.    司馬遷 ·《高祖本紀》漢王欲引而西歸,用留侯、陳平計,乃進兵追項羽
  • 14.    司馬遷 ·《高祖本紀》楚擊漢軍,大破之。
  • 15.    司馬遷·《史記·卷五十六·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問陳平,平固辭謝,曰:“諸將云何?”上具告之。陳平曰:“人之上書言信反,有知之者乎?”曰:“未有。”曰:“信知之乎?”曰:“不知。”陳平曰:“陛下精兵孰與楚?”上曰:“不能過。”平曰:“陛下將用兵有能過韓信者乎?”上曰:“莫及也。”平曰:“今兵不如楚精,而將不能及,而舉兵攻之,是趣之戰也,竊為陛下危之。”上曰:“為之柰何?”平曰:“古者天子巡狩,會諸侯。南方有云夢,陛下弟出偽遊雲夢,會諸侯於陳。陳,楚之西界,信聞天子以好出遊,其勢必無事而郊迎謁。謁,而陛下因禽之,此特一力士之事耳。”
  • 1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漢十年,陳豨果反。上自將而往,信病不從。陰使人至豨所,曰:“第舉兵,吾從此助公。”信乃謀與家臣夜詐詔赦諸官徒奴,欲發以襲呂后、太子。部署已定,待豨報。
  • 1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方斬,曰:“吾悔不用蒯通之計,乃為兒女子所詐,豈非天哉!”遂夷信三族。
  • 1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始為布衣時,貧無行,不得推擇為吏,又不能治生商賈。常從人寄食飲,人多厭之者。
  • 1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韓信雖為布衣時,其志與眾異。其母死,貧無以葬,然乃行營高敞地,令其旁可置萬家。
  • 2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嘗就南昌亭長食數月,亭長妻患之,乃晨炊蓐食,食時信往,不為具食。信亦知其意,怒,竟絕去。
  • 2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釣於城下,諸母漂,有一母見信飢,飯信,竟漂數十日。信喜,謂漂母曰:“吾必有以重報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孫而進食,豈望報乎!”
  • 2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淮陰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雖長大,好帶刀劍,中情怯耳。”眾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於是信孰視之,俛出袴下,蒲伏(同匍匐)。一市人皆笑信,以為怯。
  • 2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及項梁渡淮,信杖劍從之,居麾下,未得知名。
  • 2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項梁敗,又屬項羽,羽以為郎中。
  • 2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數以策幹項羽,羽不用。
  • 2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漢王之入蜀,信亡楚歸漢,未得知名,為連敖。
  • 2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坐法當斬,其輩十三人皆已斬,次至信,信乃仰視,適見滕公,曰:“上不欲就天下乎?何為斬壯士!”
  • 2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滕公奇其言,壯其貌,釋而不斬。與語,大説之。言於上,上拜以為治粟都尉,上未之奇也。
  • 2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數與蕭何語,何奇之。
  • 3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至南鄭,諸將行道亡者數十人,信度何等已數言上,上不我用,即亡。何聞信亡,不及以聞,自追之。人有言上曰:“丞相何亡。”上大怒,如失左右手。
  • 3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居一二日,何來謁上,上且怒且喜,罵何曰:“若亡,何也?”
  • 3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何曰:“臣不敢亡也,臣追亡者。”
  • 3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上曰:“若所追者誰?”
  • 3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曰:“韓信也。”
  • 3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上覆罵曰:“諸將亡者以十數,公無所追;追信,詐也。”
  • 3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何曰:“諸將易得耳。至如信者,國士無雙。王必欲長王漢中,無所事信;必欲爭天下,非信無所與計事者。顧王策安所決耳。”
  • 3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王曰:“吾亦欲東耳,安能鬱郁久居此乎?”
  • 3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何曰:“王計必欲東,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終亡耳。”
  • 3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王曰:“吾為公以為將。”
  • 4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何曰:“雖為將,信必不留。”
  • 4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王曰:“以為大將。”何曰:“幸甚。”
  • 4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於是王欲召信拜之。何曰:“王素慢無禮,今拜大將如呼小兒耳,此乃信所以去也。王必欲拜之,擇良日,齋戒,設壇場,具禮,乃可耳。”
  • 4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王許之。諸將皆喜,人人各自以為得大將。至拜大將,乃韓信也,一軍皆驚。
  • 4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王曰:“丞相數言將軍,將軍何以教寡人計策?”
  • 4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因問王曰:“今東鄉爭權天下,豈非項王邪?”漢王曰:“然。”曰:“大王自料勇悍仁彊孰與項王?”
  • 4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再拜賀曰:“惟信亦為大王不如也。然臣嘗事之,請言項王之為人也。項王喑惡叱吒,千人皆廢,然不能任屬賢將,此特匹夫之勇耳。項王見人恭敬慈愛,言語嘔嘔,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飲,至使人有功當封爵者,印刓敝,忍不能予,此所謂婦人之仁也。項王雖霸天下而臣諸侯,不居關中而都彭城。有背義帝之約,而以親愛王,諸侯不平。諸侯之見項王遷逐義帝置江南,亦皆歸逐其主而自王善地。項王所過無不殘滅者,天下多怨,百姓不親附,特劫於威彊耳。名雖為霸,實失天下心。故曰其彊易弱。今大王誠能反其道:任天下武勇,何所不誅!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以義兵從思東歸之士,何所不散!且三秦王為秦將,將秦子弟數歲矣,所殺亡不可勝計,又欺其眾降諸侯,至新安,項王詐阬秦降卒二十餘萬,唯獨邯、欣、翳得脱,秦父兄怨此三人,痛入骨髓。今楚彊以威王此三人,秦民莫愛也。大王之入武關,秋毫無所害,除秦苛法,與秦民約法三章耳,秦民無不欲得大王王秦者。於諸侯之約,大王當王關中,關中民鹹知之。大王失職入漢中,秦民無不恨者。今大王舉而東,三秦可傳檄而定也。”
  • 47.    司馬遷·《史記·卷八·高祖本紀第八》八月,漢王用韓信之計,從故道還,襲雍王章邯。邯迎擊漢陳倉,雍兵敗,還走;止戰好畤,又覆敗,走廢丘。漢王遂定雍地。東至咸陽,引兵圍雍王廢丘,而遣諸將略定隴西、北地、上郡。令將軍薛歐、王吸出武關,因王陵兵南陽,以迎太公、呂后於沛。楚聞之,發兵距之陽夏,不得前,令故吳令鄭昌為韓王,距漢兵。
  • 4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漢二年,出關,收魏、河南,韓、殷王皆降。合齊、趙共擊楚。
  • 49.    司馬遷·《史記·卷八·高祖本紀第八》漢王以故得劫五諸侯兵,遂入彭城。
  • 50.    司馬遷·《史記·卷七·項羽本紀第七》春,漢王部五諸侯兵,凡五十六萬人,東伐楚。
  • 5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四月,至彭城,漢兵敗散而還。
  • 52.    司馬遷·《史記·卷八·高祖本紀第八》項羽聞之,乃引兵去齊,從魯□正義兗州曲阜也。出胡陵,至蕭,與漢大戰彭城靈壁東睢水上,大破漢軍,多殺士卒,睢水為之不流。
  • 5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復收兵與漢王會滎陽,復擊破楚京、索之間,以故楚兵卒不能西。
  • 5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漢之敗卻彭城,塞王欣、翟王翳亡漢降楚,齊、趙亦反漢與楚和。
  • 5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六月,魏王豹謁歸視親疾,至國,即絕河關反漢,與楚約和。
  • 5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漢王使酈生説豹,不下。其八月,以信為左丞相,擊魏。
  • 5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魏王盛兵蒲坂,塞臨晉,信乃益為疑兵,陳船欲度臨晉,而伏兵從夏陽以木罌鮓渡軍,襲安邑。
  • 5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魏王豹驚,引兵迎信,信遂虜豹,定魏為河東郡。
  • 5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漢王遣張耳與信俱,引兵東,北擊趙、代。後九月,破代兵,禽夏説閼與。
  • 6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與張耳以兵數萬,欲東下井陘擊趙。
  • 6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趙王、成安君陳餘聞漢且襲之也,聚兵井陘口,號稱二十萬。
  • 6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廣武君李左車説成安君曰:“聞漢將韓信涉西河,虜魏王,禽夏説,新喋血閼與,今乃輔以張耳,議欲下趙,此乘勝而去國遠鬥,其鋒不可當。臣聞千里餽糧,士有飢色,樵蘇後爨,師不宿飽。今井陘之道,車不得方軌,騎不得成列,行數百里,其勢糧食必在其後。原足下假臣奇兵三萬人,從間道絕其輜重;足下深溝高壘,堅營勿與戰。彼前不得鬥,退不得還,吾奇兵絕其後,使野無所掠,不至十日,而兩將之頭可致於戲下。原君留意臣之計。否,必為二子所禽矣。”成安君,儒者也,常稱義兵不用詐謀奇計,曰:“吾聞兵法十則圍之,倍則戰。今韓信兵號數萬,其實不過數千。能千里而襲我,亦已罷極。今如此避而不擊,後有大者,何以加之!則諸侯謂吾怯,而輕來伐我。”
  • 6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成安君,儒者也,常稱義兵不用詐謀奇計,曰:“吾聞兵法十則圍之,倍則戰。今韓信兵號數萬,其實不過數千。能千里而襲我,亦已罷極。今如此避而不擊,後有大者,何以加之!則諸侯謂吾怯,而輕來伐我。”不聽廣武君策,廣武君策不用。
  • 6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韓信使人間視,知其不用,還報,則大喜,乃敢引兵遂下。
  • 6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未至井陘口三十里,止舍。夜半傳發,選輕騎二千人,人持一赤幟,從間道萆山而望趙軍,誡曰: “趙見我走,必空壁逐我,若疾入趙壁,拔趙幟,立漢赤幟。“
  • 6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令其裨將傳飧,曰:“今日破趙會食!”諸將皆莫信,詳應曰:“諾。”
  • 6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謂軍吏曰:“趙已先據便地為壁,且彼未見吾大將旗鼓,未肯擊前行,恐吾至阻險而還。”信乃使萬人先行,出,背水陳。趙軍望見而大笑。
  • 6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平旦,信建大將之旗鼓,鼓行出井陘口,趙開壁擊之,大戰良久。於是信、張耳詳棄鼓旗,走水上軍。
  • 6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水上軍開入之,復疾戰。趙果空壁爭漢鼓旗,逐韓信、張耳。韓信、張耳已入水上軍,軍皆殊死戰,不可敗。信所出奇兵二千騎,共候趙空壁逐利,則馳入趙壁,皆拔趙旗,立漢赤幟二千。趙軍已不勝,不能得信等,欲還歸壁,壁皆漢赤幟,而大驚,以為漢皆已得趙王將矣,兵遂亂,遁走,趙將雖斬之,不能禁也。
  • 7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乃令軍中毋殺廣武君,有能生得者購千金。於是有縛廣武君而致戲下者,信乃解其縛,東鄉坐,西鄉對,師事之。
  • 7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諸將效首虜,畢賀,因問信曰:“兵法右倍山陵,前左水澤,今者將軍令臣等反背水陳,曰破趙會食,臣等不服。然竟以勝,此何術也?”
  • 7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曰:“此在兵法,顧諸君不察耳。兵法不曰‘陷之死地而後生,置之亡地而後存’?且信非得素拊循士大夫也,此所謂‘驅市人而戰之’,其勢非置之死地,使人人自為戰;今予之生地,皆走,寧尚可得而用之乎!”
  • 7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諸將皆服曰:“善。非臣所及也。”
  • 74.    韓信題跋全身像像取自清上官周繪,乾隆八年刻本《晚笑堂畫傳》。
  • 7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於是信問廣武君曰:“僕欲北攻燕,東伐齊,何若而有功?”
  • 7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廣武君辭謝曰:“臣聞敗軍之將,不可以言勇,亡國之大夫,不可以圖存。今臣敗亡之虜,何足以權大事乎!”
  • 7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曰:“僕聞之,百里奚居虞而虞亡,在秦而秦霸,非愚於虞而智於秦也,用與不用,聽與不聽也。誠令成安君聽足下計,若信者亦已為禽矣。以不用足下,故信得侍耳。”
  • 7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廣武君曰:“臣聞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故曰‘狂夫之言,聖人擇焉’。顧恐臣計未必足用,原效愚忠。夫成安君有百戰百勝之計,一旦而失之,軍敗鄗下,身死泜上。今將軍涉西河,虜魏王,禽夏説閼與,一舉而下井陘,不終朝破趙二十萬眾,誅成安君。名聞海內,威震天下,農夫莫不輟耕釋耒,褕衣甘食,傾耳以待命者。若此,將軍之所長也。然而眾勞卒罷,其實難用。今將軍欲舉倦弊之兵,頓之燕堅城之下,欲戰恐久力不能拔,情見勢屈,曠日糧竭,而弱燕不服,齊必距境以自彊也。燕齊相持而不下,則劉項之權未有所分也。若此者,將軍所短也。臣愚,竊以為亦過矣。故善用兵者不以短擊長,而以長擊短。”韓信曰:“然則何由?”廣武君對曰:“方今為將軍計,莫如案甲休兵,鎮趙撫其孤,百里之內,牛酒日至,以饗士大夫醳兵,北首燕路,而後遣辯士奉咫尺之書,暴其所長於燕,燕必不敢不聽從。燕已從,使喧言者東告齊,齊必從風而服,雖有智者,亦不知為齊計矣。如是,則天下事皆可圖也。兵固有先聲而後實者,此之謂也。”
  • 7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乃遣使報漢,因請立張耳為趙王,以鎮撫其國。漢王許之,乃立張耳為趙王。
  • 8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六月,漢王出成皋,東渡河,獨與滕公俱,從張耳軍脩武。至,宿傳舍。晨自稱漢使,馳入趙壁。張耳、韓信未起,即其卧內上奪其印符,以麾召諸將,易置之。
  • 8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引兵東,未渡平原,聞漢王使酈食其已説下齊,韓信欲止。
  • 8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范陽辯士蒯通説信曰:“將軍受詔擊齊,而漢獨髮間使下齊,寧有詔止將軍乎?何以得毋行也!且酈生一士,伏軾掉三寸之舌,下齊七十餘城,將軍將數萬眾,歲餘乃下趙五十餘,為將數歲,反不如一豎儒之功乎?”
  • 8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於是信然之,從其計,遂渡河。
  • 8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齊已聽酈生,即留縱酒,罷備漢守禦信因襲齊歷下軍,遂至臨菑。
  • 8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齊王田廣以酈生賣己,乃亨之,而走高密,使使之楚請救。
  • 8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韓信已定臨菑,遂東追廣至高密西。楚亦使龍且將,號稱二十萬,救齊。
  • 8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齊王廣、龍且並軍與信戰,未合。人或説龍且曰:“漢兵遠鬥窮戰,其鋒不可當。齊、楚自居其地戰,兵易敗散。不如深壁,令齊王使其信臣招所亡城,亡城聞其王在,楚來救,必反漢。漢兵二千里客居,齊城皆反之,其勢無所得食,可無戰而降也。”
  • 8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龍且曰:“吾平生知韓信為人,易與耳。且夫救齊不戰而降之,吾何功?今戰而勝之,齊之半可得,何為止!”遂戰,與信夾濰水陳。
  • 8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韓信乃夜令人為萬餘囊,滿盛沙,壅水上流,引軍半渡,擊龍且,詳不勝,還走。龍且果喜曰: “固知信怯也。”遂追信渡水。信使人決壅囊,水大至。
  • 9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漢四年,遂皆降平齊。使人言漢王曰:“齊偽詐多變,反覆之國也,南邊楚,不為假王以鎮之,其勢不定。原為假王便。”
  • 9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當是時,楚方急圍漢王於滎陽,韓信使者至,發書,漢王大怒,罵曰:“吾困於此,旦暮望若來佐我,乃欲自立為王!”
  • 9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張良、陳平躡漢王足,因附耳語曰:“漢方不利,寧能禁信之王乎?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為守。不然,變生。”
  • 9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漢王亦悟,因復罵曰:“大丈夫定諸侯,即為真王耳,何以假為!”乃遣張良往立信為齊王,徵其兵擊楚。
  • 9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楚已亡龍且,項王恐,使盱眙人武涉往説齊王信曰:“天下共苦秦久矣,相與戮力擊秦。秦已破,計功割地,分土而王之,以休士卒。今漢王復興兵而東,侵人之分,奪人之地,已破三秦,引兵出關,收諸侯之兵以東擊楚,其意非盡吞天下者不休,其不知厭足如是甚也。且漢王不可必,身居項王掌握中數矣,項王憐而活之,然得脱,輒倍約,復擊項王,其不可親信如此。今足下雖自以與漢王為厚交,為之盡力用兵,終為之所禽矣。足下所以得須臾至今者,以項王尚存也。當今二王之事,權在足下。足下右投則漢王勝,左投則項王勝。項王今日亡,則次取足下。足下與項王有故,何不反漢與楚連和,參分天下王之?今釋此時,而自必於漢以擊楚,且為智者固若此乎!”
  • 9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韓信謝曰:“臣事項王,官不過郎中,位不過執戟,言不聽,畫不用,故倍楚而歸漢。漢王授我上將軍印,予我數萬眾,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聽計用,故吾得以至於此。夫人深親信我,我倍之不祥,雖死不易。幸為信謝項王!”
  • 9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武涉已去,齊人蒯通知天下權在韓信,欲為奇策而感動之,以相人説韓信曰:“僕嘗受相人之術。”韓信曰:“先生相人何如?”對曰:“貴賤在於骨法,憂喜在於於容色,成敗在於決斷,以此參之,萬不失一。”韓信曰:“善。先生相寡人何如?”對曰:“原少間。”信曰:“左右去矣。”通曰:“相君之面,不過封侯,又危不安。相君之背,貴乃不可言。”韓信曰:“何謂也?”蒯通曰:“天下初發難也,俊雄豪桀建號壹呼,天下之士雲合霧集,魚鱗襍鵷,熛至風起。當此之時,憂在亡秦而已。今楚漢分爭,使天下無罪之人肝膽塗地,父子暴骸骨於中野,不可勝數。楚人起彭城,轉鬥逐北,至於滎陽,乘利席捲,威震天下。然兵困於京、索之間,迫西山而不能進者,三年於此矣。漢王將數十萬之眾,距鞏、雒,阻山河之險,一日數戰,無尺寸之功,折北不救,敗滎陽,傷成皋,遂走宛、葉之間,此所謂智勇俱困者也。夫鋭氣挫於險塞,而糧食竭於內府,百姓罷極怨望,容容無所倚。以臣料之,其勢非天下之賢聖固不能息天下之禍。當今兩主之命縣於足下。足下為漢則漢勝,與楚則楚勝。臣原披腹心,輸肝膽,效愚計,恐足下不能用也。誠能聽臣之計,莫若兩利而俱存之,參分天下,鼎足而居,其勢莫敢先動。夫以足下之賢聖,有甲兵之眾,據彊齊,從燕、趙,出空虛之地而制其後,因民之慾,西鄉為百姓請命,則天下風走而響應矣,孰敢不聽!割大弱彊,以立諸侯,諸侯已立,天下服聽而歸德於齊。案齊之故,有膠、泗之地,懷諸侯以德,深拱揖讓,則天下之君王相率而朝於齊矣。蓋聞“天與弗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原足下孰慮之。”
  • 9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韓信曰:“漢王遇我甚厚,載我以其車,衣我以其衣,食我以其食。吾聞之,乘人之車者載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懷人之憂,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吾豈可以鄉利倍義乎!”蒯生曰:“足下自以為善漢王,欲建萬世之業,臣竊以為誤矣。始常山王、成安君為布衣時,相與為刎頸之交,後爭張黶、陳澤之事,二人相怨。常山王背項王,奉項嬰頭而竄,逃歸於漢王。漢王借兵而東下,殺成安君泜水之南,頭足異處,卒為天下笑。此二人相與,天下至驩也。然而卒相禽者,何也?患生於多欲而人心難測也。今足下欲行忠信以交於漢王,必不能固於二君之相與也,而事多大於張黶、陳澤。故臣以為足下必漢王之不危己,亦誤矣。大夫種、范蠡存亡越,霸勾踐,立功成名而身死亡。野獸已盡而獵狗烹。夫以交友言之,則不如張耳之與成安君者也;以忠信言之,則不過大夫種、范蠡之於勾踐也。此二人者,足以觀矣。原足下深慮之。且臣聞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蓋天下者不賞。臣請言大王功略:足下涉西河,虜魏王,禽夏説,引兵下井陘,誅成安君,徇趙,脅燕,定齊,南摧楚人之兵二十萬,東殺龍且,西鄉以報,此所謂功無二於天下,而略不世出者也。今足下戴震主之威,挾不賞之功,歸楚,楚人不信;歸漢,漢人震恐:足下欲持是安歸乎?夫勢在人臣之位而有震主之威,名高天下,竊為足下危之。”韓信謝曰:“先生且休矣,吾將念之。”
  • 9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後數日,蒯通復説曰:“夫聽者事之候也,計者事之機也,聽過計失而能久安者,鮮矣。聽不失一二者,不可亂以言;計不失本末者,不可紛以辭。夫隨廝養之役者,失萬乘之權;守儋石之祿者,闕卿相之位。故知者決之斷也,疑者事之害也,審豪氂之小計,遺天下之大數,智誠知之,決弗敢行者,百事之禍也。故曰‘猛虎之猶豫,不若蜂蠆之致螫;騏驥之跼躅,不如駑馬之安步;孟賁之狐疑,不如庸夫之必至也;雖有舜禹之智,吟而不言,不如瘖聾之指麾也’。此言貴能行之。夫功者難成而易敗,時者難得而易失也。時乎時,不再來。原足下詳察之。”韓信猶豫不忍倍漢,又自以為功多,漢終不奪我齊,遂謝蒯通。蒯通説不聽,已詳狂為巫。
  • 9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漢王之困固陵,用張良計,召齊王信,遂將兵會垓下。
  • 100.    司馬遷·《史記·卷七·項羽本紀第七》漢欲西歸,張良、陳平説曰:“漢有天下太半,諸侯皆附之。楚兵罷食盡,此天亡楚之時也,不如因其機而遂取之。今釋弗擊,此所謂‘養虎自遺患’也。”漢王聽之。漢五年,漢王乃追項王至陽夏南,止軍,與淮陰侯韓信、建成侯彭越期會而擊楚軍。
  • 101.    司馬遷·《史記·卷七·項羽本紀第七》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會。楚擊漢軍,大破之。
  • 102.    司馬遷·《史記·卷七·項羽本紀第七》漢王復入壁,深塹而自守。謂張子房曰:“諸侯不從約,為之柰何?”對曰:“楚兵且破,信、越未有分地,其不至固宜。君王能與共分天下,今可立致也。即不能,事未可知也。君王能自陳以東傅海,盡與韓信;睢陽以北至谷城,以與彭越:使各自為戰,則楚易敗也。”漢王曰:“善。”於是乃發使者告韓信、彭越曰:“併力擊楚。楚破,自陳以東傅海與齊王,睢陽以北至谷城與彭相國。”使者至,韓信、彭越皆報曰:“請今進兵。”
  • 103.    司馬遷·《史記·卷八·高祖本紀第八》五年,高祖與諸侯兵共擊楚軍,與項羽決勝垓下。淮陰侯將三十萬自當之,孔將軍居左,費將軍居右,皇帝在後,絳侯、柴將軍在皇帝後。
  • 104.    司馬遷·《史記·卷八·高祖本紀第八》項羽之卒可十萬。淮陰先合,不利,卻。孔將軍、費將軍縱,楚兵不利,淮陰侯復乘之,大敗垓下。
  • 105.    司馬遷·《史記·卷七·項羽本紀第七》項王軍壁垓下,兵少食盡,漢軍及諸侯兵圍之數重。夜聞漢軍四面皆楚歌,項王乃大驚曰:“漢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項王則夜起,飲帳中。
  • 106.    司馬遷·《史記卷八·高祖本紀第八》項羽卒聞漢軍之楚歌,以為漢盡得楚地,項羽乃敗而走,是以兵大敗。
  • 107.    司馬遷·《史記·卷七·項羽本紀第七》獨籍所殺漢軍數百人。項王身亦被十餘創。顧見漢騎司馬呂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項王也。”項王乃曰:“吾聞漢購我頭千金,邑萬户,吾為若德。”乃自刎而死。王翳取其頭,餘騎相蹂踐爭項王,相殺者數十人。最其後,郎中騎楊喜,騎司馬呂馬童,郎中呂勝、楊武各得其一體。五人共會其體,皆是。
  • 10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項羽已破,高祖襲奪齊王軍。漢五年正月,徙齊王信為楚王,都下邳。
  • 10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至國,召所從食漂母,賜千金。
  • 11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及下鄉南昌亭長,賜百錢,曰:“公,小人也,為德不卒。”
  • 11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召辱己之少年令出胯下者以為楚中尉。告諸將相曰:“此壯士也。方辱我時,我寧不能殺之邪?殺之無名,故忍而就於此。”
  • 112.    司馬光·《資治通鑑·卷第十一·漢紀三》韓信至楚,召漂母,賜千金。召辱己少年令出胯下者,以為中尉,告諸將相曰:“此壯士也。方辱我時,我寧不能殺之邪?殺之無名,故忍而就此。
  • 113.    《王孫一飯圖》為明謝時臣繪
  • 11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項王亡將鍾離眛家在伊廬,素與信善。項王死後,亡歸信。漢王怨眛,聞其在楚,詔楚捕眛。
  • 115.    司馬光·《資治通鑑·卷第十一·漢紀三》冬,十月,人有上書告楚王信反者。帝以問諸將,皆曰:“亟發兵,坑豎子耳!”帝默然。
  • 11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高帝以陳平計,天子巡狩會諸侯,南方有云夢,發使告諸侯會陳:“吾將遊雲夢。”實欲襲信,信弗知。
  • 11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高祖且至楚,信欲發兵反,自度無罪,欲謁上,恐見禽。人或説信曰:“斬眛謁上,上必喜,無患。”
  • 11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見醇剖隆曰:“漢所以不擊取楚,以眛在公所。若欲捕我以自媚於漢,吾今日死,公亦隨手亡矣。”乃罵信曰: “公非長者!”卒自剄。
  • 11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 120.    司馬遷·《史記·卷五十六·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高帝以為然,乃發使告諸侯會陳,“吾將南遊雲夢”。上因隨以行。行未至陳,楚王信果郊迎道中。高帝豫具武士,見信至,即執縛之,載後車。信呼曰:“天下已定,我固當烹!”高帝顧謂信曰:“若毋聲!而反,明矣!”武士反接之。
  • 12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上曰:“人告公反。”遂械繫信。至雒陽,赦信罪,以為淮陰侯。
  • 12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知漢王畏惡其能,常稱病不朝從。
  • 12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由此日夜怨望,居常鞅鞅,羞與絳、灌等列。
  • 12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嘗過樊將軍噲,噲跪拜送迎,言稱臣,曰:“大王乃肯臨臣!”信出門,笑曰:“生乃與噲等為伍!”
  • 12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上嘗從容與信言諸將能不,各有差。上問曰:“如我能將幾何?”
  • 12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曰:“陛下不過能將十萬。”
  • 12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上曰:“於君何如?”
  • 12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曰:“臣多多而益善耳。”
  • 12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上笑曰:“多多益善,何為為我禽?”
  • 13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信曰:“陛下不能將兵,而善將將,此乃言之所以為陛下禽也。且陛下所謂天授,非人力也。”
  • 13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陳豨拜為鉅鹿守,辭於淮陰侯。淮陰侯挈其手,闢左右與之步於庭,仰天嘆曰:“子可與言乎?欲與子有言也。”
  • 13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豨曰:“唯將軍令之。”
  • 13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淮陰侯曰:“公之所居,天下精兵處也;而公,陛下之信倖臣也。人言公之畔,陛下必不信;再至,陛下乃疑矣;三至,必怒而自將。吾為公從中起,天下可圖也。”
  • 13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陳豨素知其能也,信之,曰:“謹奉教!”
  • 135.    《漂母飯信圖》為清黃慎繪
  • 13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其舍人得罪於信,信囚,欲殺之。舍人弟上變,告信欲反狀於呂后。
  • 13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呂后欲召,恐其黨不就,乃與蕭相國謀,詐令人從上所來,言豨已得死,列侯羣臣皆賀。
  • 13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相國紿信曰:“雖疾,彊入賀。”信入,呂后使武士縛信,斬之長樂鍾室。
  • 13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高祖已從豨軍來,至,見信死,且喜且憐之,問:“信死亦何言?”
  • 14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呂后曰:“信言恨不用蒯通計。”
  • 14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高祖曰:“是齊辯士也。”
  • 14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乃詔齊捕蒯通。蒯通至,上曰:“若教淮陰侯反乎?”
  • 14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對曰:“然,臣固教之。豎子不用臣之策,故令自夷於此。如彼豎子用臣之計,陛下安得而夷之乎!”
  • 14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上怒曰:“亨之。”通曰:“嗟乎,冤哉亨也!”上曰:“若教韓信反,何冤?”對曰:“秦之綱絕而維弛,山東大擾,異姓並起,英俊烏集。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於是高材疾足者先得焉。蹠之狗吠堯,堯非不仁,狗因吠非其主。當是時,臣唯獨知韓信,非知陛下也。且天下鋭精持鋒欲為陛下所為者甚眾,顧力不能耳。又可盡亨之邪?”
  • 14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高帝曰:“置之。”乃釋通之罪。
  • 146.    《韓信胯下受辱圖》、《漂母舍飯圖》為清任伯年繪,中國美術館藏。
  • 147.    韓信  .中華英烈祠[引用日期2013-06-11]
  • 148.    《史記· 高祖本紀第八》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10-03]
  • 149.    《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12-21]
  • 150.    《史記·卷九十一·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10-03]
  • 151.    韓信即使在一介平民時,志氣也是和平常人不一樣的。那時,他的母親過世,家裏貧窮,韓信無辦法按照當時的禮節安葬母親。但是,他卻尋找到一個風水寶地——地勢高並且寬敞平坦,可以容納上萬户人家居住的地方作為母親的墓地。假使能夠讓韓信修學道德,養成謙讓有禮的品格,不誇耀自己的功勞,不自恃自己的功勞,那就可以功名與福祿齊全了。那麼,他對於西漢王朝的貢獻,簡直就可以和周代的周公旦、召公奭和姜太公齊名,而他的後代子孫也可以長久地祭祀他了。可是,韓信沒有花時間去改變自己,反而在天下都已經統一,人民得到安定的時候,陰謀造反,結果全族受到牽連而被誅殺,這,難道不是天意嗎?
  • 152.    《太史公自序》:楚人迫我京索,而信拔魏趙,定燕齊,使漢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滅項籍。作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 153.    《後漢書· 卷二八上·馮衍列傳第十八上》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9-07]
  • 154.    《後漢書•皇甫嵩傳》昔韓信不忍一餐之遇,而棄三分之業。利劍以揣其喉,方發悔毒之嘆者,機失而謀乖也。
  • 155.    《人物誌·捲上·流業第三》
  • 156.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全三國文·卷三九·魏三九·何晏·韓白論》
  • 157.    《三國志·卷四十四·蜀書十四·蔣琬費禕姜維傳第十四》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11-20]
  • 158.    《晉書·卷七七·列傳第四七·蔡謨》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9-07]
  • 159.    晉 葛洪 《抱朴子·君道》:“ 韓白畢力以折衝, 蕭曹竭能以經國。”
  • 160.    陳壽 《三國志 魏書一 武帝紀第一》漢末,天下大亂,雄豪並起,而袁紹虎視四州,強盛莫敵。太祖運籌演謀,鞭撻宇內,攬申、商之法術,該韓、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矯情任算,不念舊惡,終能總御皇機,克成洪業者,惟其明略最優也。抑可謂非常之人,超世之傑矣。
  • 161.    《晉書·劉牢之傳》:“故文種誅於句踐 , 韓白戮於秦漢 。”
  • 162.    《漢魏南北朝墓誌匯•東魏•劉懿墓誌銘》雄圖莊志,與韓白連衡;將略兵權,共孫吳合契。
  • 163.    《漢魏南北朝墓誌匯•北魏•元始和墓誌銘》執武之籌,謀騰於韓白。
  • 164.    《舊唐書•卷六七•列傳第十七•李靖傳》高祖每雲:“李靖是蕭銑、輔公祏膏肓,古之名將韓、白、衞、霍,豈能及也!”
  • 165.    李世民 《帝範》 漢以六合為家,是賴淮陰之策。
  • 166.    王珪·《詠淮陰侯》
  • 167.    全唐文:第03部卷二百二十三   .漢典古籍網[引用日期2014-08-31]
  • 168.    《全唐文•卷八七•僖宗二•討王郢詔》前左武軍大將軍宋皓,負關張勇智,有韓白英雄,累著戰功,再居環衞。
  • 169.    唐 羅隱 《錢尚父生日》詩:“ 伊夔事業扶千載, 韓白機謀冠九州。”
  • 170.    一般人可能認為韓信是最早提出統一天下的偉大戰略的人,他和劉邦一起在漢中起事,平定了三秦之後,就和劉邦分兵攻取北方,擒了魏王,奪取代國,打敗趙國,威脅燕國,乘勝向東攻擊並佔領了齊國,往南又在垓下消滅了楚國,漢朝所以能夠得到天下,大抵説來都是韓信的功勞。看他拒絕蒯徹的遊説,在陳迎接劉邦,怎麼會有反叛的心呢?!實在是因為他失掉了王爵而心裏不快,才做出背叛謀反的行為。以盧綰不過是劉邦的鄰居這種故舊恩情,還能夠被封為燕王,而韓信卻只能夠以列侯的身份按時晉見國君;這難道不是劉邦也有虧待韓信的地方嗎?我認為漢高祖用欺詐詭謀在陳把韓信捉到京城,談到虧待韓信方面不能説沒有;不過,韓信也有過錯,從而導致了這個下場。當初,漢和楚在滎陽相對抗之時,韓信正好消滅了齊國,但他並不立即回輔劉邦,反而自請立為假齊王;後來,劉邦率漢軍追逐楚軍一直到固陵,跟韓信約好時間一起攻打楚軍,屆時韓信卻失約不到;當時,劉邦就有殺掉韓信的念頭了,不過是力量不夠,而不敢動手罷了。等到天下已經平定,韓信還有什麼可倚仗的呢?!
  • 171.    《資治通鑑·卷第十二》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15]
  • 172.    何去非·《何博士備論》
  • 173.    《習學記言序目》
  • 174.    《陳亮集》卷9《論》
  • 175.    陳亮 《酌古論》項氏之患,蚩尤以來所未有也,故韓信出佐高祖而劫制之。彼其所以謀項氏者,可謂盡矣。不以其兵與之角,而欲先下諸國以孤其勢,故一舉而定三秦,再舉而虜魏豹,三舉而擒夏説。乃欲引兵遂下井陘,李左車説趙將陳餘,餘不能用,信乃一舉而破趙。世之議者皆曰:‘使左車之策遂行,則信必不敢下井陘,下則必為所擒矣。’嗟夫,此何待信之薄哉?信非英雄則可,若英雄也,則計必不出此矣。且趙不破則燕不服,燕不服則齊未可平,齊末可平則劉項之權未有所分也。信之用兵,古今一人而已。
  • 176.    《容齋隨筆》卷14
  • 177.    宋洪皓《講武城》曹公走熙尚,氣欲陵韓白。
  • 178.    讀通鑑論:肅宗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8-31]
  • 179.    《十七史商榷》卷4
  • 180.    明·黃道周《廣名將傳·卷二·西漢三十》
  • 181.    《史記志疑》卷32
  • 182.    《盛世危言·卷六·選將練後論》
  • 183.    郭嵩燾《史記札記》郭嵩燾:“漢王從臨晉渡,劫五諸侯兵入彭城,而不及韓信。以當時事實求之,拜信為大將,部署諸將所擊,則高祖直趨彭城,以當項羽,自是相持滎陽、京索間,專意與楚爭衡,而韓信渡河擊魏,因擊趙、擊齊。始終未與高祖會攻項羽,直至垓下,乃始一當項羽。”
  • 184.    甄偉.西漢演義:崑崙出版社,2001-03-01
  • 185.    韓信像取自明代王圻輯,萬曆刻《三才圖會》。
  • 186.    清韶公《燕京舊俗志》相傳倉神為西漢開國元勳韓信,俗稱之曰韓王爺。
  • 187.    韓信故里  .中紅網[引用日期2013-09-11]
  • 188.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四百一卷目錄  .搜韻[引用日期2021-11-15]
  • 189.    史為樂 主編.中國歷史地名大辭典·下 8畫以上.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5:2515
  • 190.    班固・《漢書・韓彭英盧吳傳》信遂虜豹,定河東,使人請漢王:“願益兵三萬人,臣請以北舉燕、趙,東擊齊,南絕楚之糧道,西與大王會於滎陽。”漢王與兵三萬人,遣張耳與俱,進擊趙、代。
  • 191.    司馬遷・《史記・曹相國世家》而令參還圍趙別將戚將軍於鄔城中。戚將軍出走,追斬之。乃引兵詣敖倉漢王之所。
  • 192.    譚其驤.《中國歷史地圖集·第二冊:秦時期·山東南部諸郡》:中國地圖出版社,1982年10月第1版:7-8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