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酈食其

(古代名人)

編輯 鎖定
酈食其(公元前268年—公元前203年),本名酈冀,字食其,陳留郡雍丘縣高陽鄉(今河南省杞縣高陽鎮)人。秦末楚漢時期劉邦部下,中國歷史上的著名説客。
少年家貧,愛好讀書,擔任陳留門吏,孤傲不馴。 [1]  秦二世元年(前209年)秋天,得知陳勝和項梁相繼起兵,隱匿不出,靜觀時局發展。 [2]  劉邦攻打陳留時,率眾跟隨,獻計攻克陳留郡和貢獻大批軍糧,封為廣野君, [3]  以三寸之舌遊説列國,為劉邦建立滅秦抗楚“統一戰線”做了重大貢獻; [4]  出面勸降秦國守將,輔佐劉邦攻破武關,率先攻破咸陽,滅亡秦朝。楚漢相爭時期,建議奪取滎陽,佔據敖倉,奪取有利據點和糧食補給,為日後逆轉形勢、反敗為勝奠定基礎。奉命出使齊國,勸齊王田廣以七十餘城歸順。 [5] 
漢王四年(公元前203年),大將軍韓信攻打齊國,導致酈食其為齊王田廣烹殺,時年六十五歲,歸葬於雍丘(今河南省杞縣)。劉邦平定英布叛亂後,破例封其子酈疥為高梁侯。
本    名
酈冀
別    名
高陽酒徒
食其
廣野君
所處時代
戰國,秦朝,楚漢相爭時期
民族族羣
華夏族
出生地
陳留縣高陽鄉
出生日期
公元前 268年
逝世日期
公元前 203年
主要成就
攻克陳留郡 説服齊王歸順

酈食其人物生平

編輯

酈食其出身身世

酈食其(lì yì jī),戰國末期人,魏安釐王九年癸巳(公元前268年)生於魏國陳留高陽。早年愛好讀書,關注各國局勢。魏王假三年(公元前225年)秋,秦國攻滅魏國,食其家貧落魄,淪為陳留門吏,孤傲不馴 [1] 

酈食其追隨劉邦

酈食其在高陽與劉邦相遇,並一直追隨劉邦。 酈食其在高陽與劉邦相遇,並一直追隨劉邦。 [6]
等到陳勝、項梁等人反秦起義的時候,各路將領攻城略地經過高陽的有數十人,但酈食其聽説這些人都是一些斤斤計較、喜歡煩瑣細小的禮節,剛愎自用、不能聽大度之言的小人,因此他就深居簡出,隱藏起來,不去逢迎這些人。 [2]  後來,他聽説劉邦帶兵攻城略地來到陳留郊外,劉邦部下的一個騎士恰恰是酈食其鄰里故人的兒子,劉邦時常向他打聽他家鄉的賢士俊傑 [7]  。一天,騎士回家,酈食其看到他,對他説道:“我聽説沛公劉邦傲慢而看不起人,但他有許多遠大的謀略,這才是我真正想要追隨的人,只是苦於沒人替我介紹。你見到沛公,可以這樣對他説,‘我的家鄉有位酈先生,年紀已有六十多歲,身高八尺,人們都稱他是狂生,但是他自己説並非狂生。 [8]  ’”騎士回答説:“沛公劉邦並不喜歡儒生,許多人頭戴儒生的帽子來見他,他就立刻把他們的帽子摘下來,在裏邊撒尿。在和人談話的時候,動不動就破口大罵。所以您最好不要以儒生的身份去向他遊説。 [9]  ”酈食其説:“你只管像我教你的這樣説。”騎士回去之後,就按酈生囑咐的話從容地告訴了劉邦。 [10] 
後來劉邦來到高陽,在旅舍住下,派人去召酈食其前來拜見。 [11]  酈食其來到旅舍,先遞進自己的名片,劉邦正坐在牀邊伸着兩腿讓兩個女人洗腳,就叫酈食其來見。酈食其進去,只是作個長揖而沒有傾身下拜,並且説:“您是想幫助秦國攻打諸侯呢,還是想率領諸侯滅掉秦國? [12]  ”劉邦罵道:“你個奴才相儒生!天下的人同受秦朝的苦已經很久了,所以諸侯們才陸續起兵反抗暴秦,你怎麼説幫助秦國攻打諸侯呢? [13]  ”酈食其説:“如果您下決心聚合民眾,召集義兵來推翻暴虐無道的秦王朝,那就不應該用這種倨慢不禮的態度來接見長者。 [14]  ”於是劉邦立刻停止了洗腳,穿整齊衣裳,把酈食其請到了上賓的座位,並且向他道歉。 [15]  酈食其談了六國合縱連橫所用的謀略,劉邦喜出望外,命人端上飯來,讓酈食其進餐,然後問道:“那您看今天我們的計策該怎麼制定呢? [16]  ”酈食其説道:“您把烏合之眾,散亂之兵收集起來,總共也不滿一萬人,如果以此來直接和強秦對抗的話,那就是人們所常説的探虎口啊。陳留是天下的交通要道,四通八達的地方,現在城裏又有很多存糧。我和陳留的縣令很是要好,請您派我到他那裏去一趟,讓他向您來投降。他若是不聽從的話,您再發兵攻城,我在城內又可以作為內應。 [17]  ”於是劉邦就派遣酈食其前往,自己帶兵緊隨其後,這樣就攻取了陳留, [18]  賜給酈食其廣野君的稱號。 [3] 

酈食其屢立軍功

酈食其又薦舉他的弟弟酈商,讓他帶領幾千人跟隨劉邦到西南攻城略地。 [19]  而酈食其自己常常擔任説客,以使臣的身份奔走於諸侯之間。 [4] 
楚漢相爭的遺址 楚漢相爭的遺址 [20]
在漢三年(前204)的秋天,項羽攻打劉邦,攻克了滎陽城,漢兵逃走去保衞鞏、洛。 [21]  不久,楚國人聽説淮陰侯韓信已經攻破趙國彭越又多次在梁地造反,就分出一部人馬前去營救。淮陰侯韓信正在東方攻打齊國,劉邦又多次在滎陽、成皋被項羽圍困,因此想放棄成皋以東的地盤;屯兵鞏、洛以與楚軍對抗。 [22]  酈食其便就此進言道:“我聽説能知道天之所以為天的人,可以成就統一大業;而不知道天之所以為天的人,統一大業不可成。作為成就統一大業的王者,他以平民百姓為天,而平民百姓又以糧食為天。敖倉這個地方,天下往此地輸送糧食已經有好長時間了。我聽説現在此處貯藏的糧食非常多。楚國人攻克了滎陽,卻不堅守敖倉,而是帶兵向東而去,只是讓一些罪犯來分守成皋,這是上天要把這些糧食資助給漢軍。當前楚軍很容易擊敗,而我們卻反要退守,把要到手的利益反扔了出去,我私下裏認為這樣做是錯了。更何況兩個強有力的對手不能同時並立,楚漢兩國的戰爭經久相持不下,百姓騷動不安,全國混亂動盪,農夫放下農具停耕,織女走下織機輟織,徘徊觀望,天下百姓究竟心向哪一方還沒有決定下來。所以請您趕快再次進軍,收復滎陽,佔有敖倉的糧食,阻塞成皋的險要,堵住太行交通要道,扼制住蜚狐關口,把守住白馬津渡,讓諸侯們看看今天的實際形勢,那麼天下的人民也就知道該歸順哪一方了。如今燕國、趙國都已經平定,只有齊國還沒有攻打下來,而田廣佔據着幅員千里的齊國,田間帶領着二十萬大軍,屯兵於歷城,各支田氏宗族都力量強大,他們背靠大海,憑藉黃河、濟水的阻隔,南面接近楚國,齊國人又多詐變無常,您即使是派遣數十萬軍隊,也不可能在一年或幾個月的時間裏把它打下來。我請求奉您的詔命去遊説齊王,讓他歸漢而成為東方的屬國。”劉邦回答説:“好,就這樣吧!” [5] 

酈食其遊説齊國

劉邦聽從了酈食其的計策,再次出兵據守敖倉,同時派遣酈食其前往齊國。酈食其對齊王田廣説道:“您知道天下人心的歸向嗎? [23] 
田廣回答:“我不知道。 [24] 
酈食其説:“若是您知道天下人心的歸向,那麼齊國就可以保全下來,若是不知道天下人心歸向的話,那麼齊國就不可能保全了。 [25] 
田廣問道:“天下人心究竟歸向誰呢? [26] 
酈食其説:“歸向漢王劉邦。 [27] 
田廣又問:“老先生為什麼這樣説呢? [28] 
酈食其回答:“漢王劉邦和項王項羽併力向西進軍攻打秦朝,在義帝面前已經明白地約定好了,先攻入咸陽的人就在那裏稱王。劉邦先攻入咸陽,但是項羽卻背棄了盟約,不讓他在關中稱王,而讓他到漢中為王。項羽遷徙義帝並派人暗殺了他,劉邦聽到之後,立刻發起蜀漢的軍隊來攻打三秦,出函谷關而追問義帝遷徙的處所,收集天下的軍隊,擁立以前六國諸侯的後代。攻下城池立刻就給有功的將領封侯,繳獲了財寶立刻就分贈給士兵,和天下同得其利,所以那些英雄豪傑、才能超羣的人都願意為他效勞。諸侯的軍隊從四面八方來投歸,蜀漢的糧食船挨着船源源不斷地順流送來。而項王既有背棄盟約的壞名聲,又有殺死義帝的不義行為;他對別人的功勞從來不記着,對別人的罪過卻又從來不忘掉;將士們打了勝仗得不到獎賞,攻下城池也得不到封爵;不是他們項氏家族的沒有誰得到重用;對有功人員刻下侯印,在手中反覆把玩,不願意授給;攻城得到財物,寧可堆積起來,也不肯賞賜給大家;所以天下人背叛他,才能超羣的人怨恨他,沒有人願意為他效力。因此天下之士才都投歸劉邦,劉邦安坐就可以驅使他們。劉邦帶領蜀漢的軍隊,平定了三秦,佔領了西河之外大片土地,率領投誠過來的上黨精鋭軍隊,攻下了井陘,殺死了成安君;擊敗了河北魏豹,佔有了三十二座城池:這就如同所向無敵的黃帝的軍隊一樣,並不是靠人的力量,而是上天保佑的結果。現在劉邦已經據有敖倉的糧食,阻塞成皋的險要,守住了白馬渡口,堵塞了大行要道,扼守住蜚狐關口,天下諸侯若是想最後投降那就先被滅掉。您若是趕快投降漢王,那麼齊國的社稷還能夠保全下來;倘若是不投降漢王的話,那麼危亡的時刻立刻就會到來。 [29]  ”田廣認為酈食其的話是對的,就聽從酈食其,撤除了歷下的兵守戰備,天天和酈食其一起縱酒做樂。 [30] 

酈食其慘遭烹殺

韓信聽説酈食其沒費吹灰之力,坐在車上跑了一趟,憑三寸不爛之舌便取得了齊國七十餘座城池,心中很不服氣,就乘夜幕的掩護,帶兵越過平原偷偷地襲擊齊國。齊王田廣聽説漢兵已到,認為是酈食其出賣了自己,便對酈食其説:“如果你能阻止漢軍進攻的話,我讓你活着,若不然的話,我就要烹殺了你!”酈生説:“幹大事業的人不拘小節,有大德的人也不怕別人責備。我不會替你再去遊説韓信!”這樣,齊王便烹殺了酈食其,帶兵向東逃跑而去。 [20]  [31] 
劉邦在分封列侯功臣時,很是思念酈食其。 [32] 

酈食其歷史評價

編輯

酈食其總評

在漢朝的開國謀士中,酈食其穩健不如蕭何,戰略眼光不如張良,機智不如陳平。但他縱酒使氣,疏闊狂放,跟劉邦很對脾氣,很可能是劉邦最喜歡的一個。他不僅富於謀略,而且敢作敢為,勇於冒險,以非凡的政治遠見和卓越的軍事見解,為劉邦成就大業做出了無可替代的貢獻。 [20] 
酈食其為劉邦出謀劃策,遊説四方,為漢朝立下了汗馬功勞,但他的名字卻往往不為後人所熟知。 [20] 

酈食其歷代評價

  • 司馬遷説:今天世上流傳的寫酈生的傳記,大多這樣説,漢王在平定了三秦之後,回軍向東攻打項羽,帶領軍隊活動在鞏、洛之間時,酈生才身穿儒衣前去向漢王遊説。這種説法是錯誤的。實際情況是在沛公攻入函谷關之前,與項羽分手,來到高陽,在這時得到了酈生兄弟二人。 [33] 
  • 陸機贊:“恢恢廣野,誕節令圖。進竭嘉謨,退守名都。東窺白馬,北距飛狐。即倉敖庾,據險三塗。切東踐,漢風載徂。身死於齊,非説之辜。我皇實念,言祚爾孤。” [34] 
  • 王夫之評:毒天下而以自毒者,其唯貪功之人乎!酈生説下齊,齊已受命,而漢東北之慮紓,項羽右臂之援絕矣。黥布,盜也,一從漢背楚而終不可叛。況諸田之耿介,可以保其安枕於漢也亡疑。乃韓信一啓貪功之心,從蒯徹之説,疾擊已降,而酈生烹;歷下之軍,喋血盈野,諸田卒以殄其宗。慘矣哉!貪功之念發於隱微,而血已漂櫓也。 [35] 

酈食其家族成員

編輯
  • 弟弟:酈商,漢高祖功臣之一。漢十二年(前195),曲周侯酈商以丞相的身份帶兵攻打黥布有功。 [32] 
  • 子孫
  1. 酈庎,酈食其之子,生於魏景愍王五年癸亥(前238年)。酈疥多次帶兵打仗,但立下的軍功沒有達到封侯的程度,皇帝就為他父親的緣故,漢十二年(前195年)三月,朝廷以食其公有功於漢,封其子酈庎為高梁侯;漢高後元年(前187年),改封為武遂侯。 [36]  酈庎卒於漢文帝前元四年乙丑(前176年),終年六十有三,諡曰共侯。庎公生一子:暹。
  2. 在元狩元年(前122)的時候,武遂侯酈平因偽稱皇帝的命令,騙取了衡山王一百斤黃金,犯下的罪過應該街頭處死,但恰在此時,他因病去世,封邑也被撤消。 [37] 
  • 侄子:酈寄,弟弟酈商之子。

酈食其墓地

編輯
酈食其的墓地和他的弟弟酈商的墓地都在杞縣高陽鎮,漢十二年(前195年)建廣野君酈食其墓。文帝元年(前179年)建曲周侯酈商墓。二墓冢東西相併。東漢延熹六年(163年)於墓後建酈生祠,雍丘令董生命縣人萇照為文立碑。清乾隆六年(1741年)奉文飭修,院內植青松翠柏。 [38] 
墓址遭受歷代水患和戰爭破壞,祠廟碑刻皆毀。後來人們任意到墓區取土,兩個大冢北面被挖去三分之一。根據朱老先生講,不久前被南方來的一些人盜過,西墓的西側還有洞口。 [38] 

酈食其後世紀念

編輯

酈食其墓祠

在酈食其的故里高陽小鎮,還保留着漢代所建的紀念酈氏兄弟的墓祠。後人曾為酈食其寫下這樣一幅輓聯:“是七尺男兒生能捨己,作千秋雄鬼死不還家。” [20] 

酈食其詩詞紀念

  • 唐代詩人李白的《梁甫吟》其中寫道:“君不見高陽酒徒起草中,長揖山東隆準公。入門不拜騁雄辯,兩女輟洗來趨風。東下齊城七十二,指揮楚漢如旋蓬。”後來,毛澤東又為這幾句詩續了四句:“不料韓信不聽話,十萬大軍下歷城。齊王火冒三千丈,抓了酒徒付鼎烹。” [20] 
  • 吳保初詩評:誰為天下奇男子?臣本高陽舊酒徒。正則懷沙終為楚,子胥抉目欲存吳。
  • 晉陸機詩評《漢高祖功臣頌·廣野君》 [39] 

酈食其史書記載

編輯
司馬遷所寫的《史記·酈生陸賈列傳》是酈食其、陸賈朱建三個人的合傳。這三個人的共同特點都是能言善辯,噓枯吹生,大有戰國時代縱橫家的遺風。 [40] 

酈食其有關詞語

編輯
高陽酒徒:酈食其和劉邦見面時,酈食其説自己不是儒生而是高陽地區的酒徒,得到了劉邦的喜愛而召見他,君臣一見如故。高陽酒徒已經演變成為成語,指好飲酒、狂放不羈的人。 [20] 

酈食其藝術形象

編輯
年份
影視類型
劇名
飾演者
1985
電視劇
1998
電視劇
漢劉邦
2004
電視劇
2006
電視劇
2012
電視劇
參考資料
  • 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酈生食其者,陳留高陽人也。好讀書,家貧落魄,無以為衣食業,為裏監門吏。然縣中賢豪不敢役,縣中皆謂之狂生。
  • 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及陳勝、項梁等起,諸將徇地過高陽者數十人,酈生聞其將皆握齱好苛禮自用,不能聽大度之言,酈生乃深自藏匿。
  • 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號酈食其為廣野君。
  • 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酈生常為説客,馳使諸侯。
  • 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酈生因曰:“臣聞知天之天者,王事可成;不知天之天者,王事不可成。王者以民人為天,而民人以食為天。夫敖倉,天下轉輸久矣,臣聞其下乃有藏粟甚多,楚人拔滎陽,不堅守敖倉,乃引而東,令適卒分守成皋,此乃天所以資漢也。方今楚易取而漢反郤,自奪其便,臣竊以為過矣。且兩雄不俱立,楚漢久相持不決,百姓騷動,海內搖盪,農夫釋耒,工女下機,天下之心未有所定也。原足下急復進兵,收取滎陽,據敖倉之粟,塞成皋之險,杜大行之道,距蜚狐之口,守白馬之津,以示諸侯效實形制之勢,則天下知所歸矣。方今燕、趙已定,唯齊未下。今田廣據千里之齊,田間將二十萬之眾,軍於歷城,諸田宗彊,負海阻河濟,南近楚,人多變詐,足下雖遣數十萬師,未可以歲月破也。臣請得奉明詔説齊王,使為漢而稱東籓。”上曰:“善。”
  • 6.    漢高祖   .中華英烈祠[引用日期2013-09-26]
  • 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後聞沛公將兵略地陳留郊,沛公麾下騎士適酈生裏中子也,沛公時時問邑中賢士豪俊。
  • 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騎士歸,酈生見謂之曰:“吾聞沛公慢而易人,多大略,此真吾所原從遊,莫為我先。若見沛公,謂曰‘臣裏中有酈生,年六十餘,長八尺,人皆謂之狂生,生自謂我非狂生’。”
  • 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騎士曰:“沛公不好儒,諸客冠儒冠來者,沛公輒解其冠,溲溺其中。與人言,常大罵。未可以儒生説也。”
  • 1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酈生曰:“弟言之。”騎士從容言如酈生所誡者。
  • 1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沛公至高陽傳舍,使人召酈生。
  • 1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酈生至,入謁,沛公方倨牀使兩女子洗足,而見酈生。酈生入,則長揖不拜,曰:“足下欲助秦攻諸侯乎?且欲率諸侯破秦也?”
  • 1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沛公罵曰:“豎儒!夫天下同苦秦久矣,故諸侯相率而攻秦,何謂助秦攻諸侯乎?”
  • 1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酈生曰:“必聚徒合義兵誅無道秦,不宜倨見長者。”
  • 1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於是沛公輟洗,起攝衣,延酈生上坐,謝之。
  • 1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酈生因言六國從橫時。沛公喜,賜酈生食,問曰:“計將安出?”
  • 1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酈生曰:“足下起糾合之眾,收散亂之兵,不滿萬人,欲以徑入強秦,此所謂探虎口者也。夫陳留,天下之旻,四通五達之郊也,今其城又多積粟。臣善其令,請得使之,令下足下。即不聽,足下舉兵攻之,臣為內應。”
  • 1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於是遣酈生行,沛公引兵隨之,遂下陳留。
  • 1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酈生言其弟酈商,使將數千人從沛公西南略地
  • 20.    高陽酒徒——酈食其  .開封文化藝術網[引用日期2013-09-26]
  • 2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漢三年秋,項羽擊漢,拔滎陽,漢兵遁保鞏、洛。
  • 2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楚人聞淮陰侯破趙,彭越數反梁地,則分兵救之。淮陰方東擊齊,漢王數困滎陽、成皋,計欲捐成皋以東,屯鞏、洛以拒楚。
  • 2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乃從其畫,復守敖倉,而使酈生説齊王曰:“王知天下之所歸乎?”
  • 24.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王曰:“不知也。”
  • 25.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曰:“王知天下之所歸,則齊國可得而有也;若不知天下之所歸,即齊國未可得保也。”
  • 2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齊王曰:“天下何所歸?”
  • 2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曰:“歸漢。”
  • 28.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曰:“先生何以言之?”
  • 29.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曰:“漢王與項王戮力西面擊秦,約先入咸陽者王之。漢王先入咸陽,項王負約不與而王之漢中。項王遷殺義帝,漢王聞之,起蜀漢之兵擊三秦,出關而責義帝之處,收天下之兵,立諸侯之後。降城即以侯其將,得賂即以分其士,與天下同其利,豪英賢才皆樂為之用。諸侯之兵四面而至,蜀漢之粟方船而下。項王有倍約之名,殺義帝之負;於人之功無所記,於人之罪無所忘;戰勝而不得其賞,拔城而不得其封;非項氏莫得用事;為人刻印,刓而不能授;攻城得賂,積而不能賞:天下畔之,賢才怨之,而莫為之用。故天下之士歸於漢王,可坐而策也。夫漢王發蜀漢,定三秦;涉西河之外,援上黨之兵;下井陘,誅成安君;破北魏,舉三十二城:此蚩尤之兵也,非人之力也,天之福也。今已據敖倉之粟,塞成皋之險,守白馬之津,杜大行之阪,距蜚狐之口,天下後服者先亡矣。王疾先下漢王,齊國社稷可得而保也;不下漢王,危亡可立而待也。”
  • 30.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田廣以為然,乃聽酈生,罷歷下兵守戰備,與酈生日縱酒。
  • 31.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淮陰侯聞酈生伏軾下齊七十餘城,乃夜度兵平原襲齊。齊王田廣聞漢兵至,以為酈生賣己,乃曰:“汝能止漢軍,我活汝;不然,我將亨汝!”酈生曰:“舉大事不細謹,盛德不辭讓。而公不為若更言!”齊王遂亨酈生,引兵東走。
  • 32.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漢十二年,曲周侯酈商以丞相將兵擊黥布有功。高祖舉列侯功臣,思酈食其。
  • 33.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 34.    《漢高祖功臣頌》  .新東方寶典[引用日期2013-08-11]
  • 35.    王夫之·《讀通鑑論·卷二》
  • 36.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酈食其子疥數將兵,功未當侯,上以其父故,封疥為高梁侯。後更食武遂,嗣三世。
  • 37.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七·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元狩元年中,武遂侯平坐詐詔衡山王取百斤金,當棄市,病死,國除也。
  • 38.    黃濂.《中國曆代將帥墓·第二十八章·(漢)酈食其墓》.大連:大連出版社,2007,I S B N :9787806844540
  • 39.    恢恢廣野,誕節令圖。進謁嘉謀,退守名都。東規白馬,北距飛狐。即倉敖庾,據險三塗。輶軒東踐,漢風載徂。身死於齊,非説之辜。我皇實念,言祚爾孤。
  • 40.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9-26]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