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耿恭

(東漢將領)

編輯 鎖定
耿恭(生卒年不詳),字伯宗,扶風茂陵(今陝西興平市)人。東漢大臣、名將,上谷太守耿況的孫子,耿廣的兒子, [1]  建威大將軍耿弇的侄子 [2] 
耿恭為人慷慨多謀略,有將帥才能。永平十七年(74年),擔任司馬,跟隨騎都尉劉張、奉車都尉竇固、駙馬都尉耿秉等打敗車師,並將車師納入東漢版圖,於是朝廷任命耿恭為戊己校尉,屯兵金蒲城。永平十八年(75年),耿恭兩次迫使北匈奴領兵撤退。同年遭到車師和北匈奴攻擊,建初元年(76年),朝廷援軍打敗車師,北匈奴敗走,耿恭才脱離險境。回朝後,擔任騎都尉。建初二年(77年),耿恭升任長水校尉。建初三年(78年),耿恭攻打各處沒有投降的羌人部落,斬殺、俘虜一千多人。使羌人勒姐部落、燒何部落等十三部落共數萬羌人全都投降。耿恭曾因上書奏事冒犯馬防,遭彈劾而被入獄免官,並遣送原籍,最終老死家中。
本    名
耿恭
伯宗
所處時代
東漢
民族族羣
漢族
主要成就
抵禦北匈奴
籍    貫
扶風茂陵(今陝西興平)
職    業
將軍
官    至
戊己校尉、長水校尉等

耿恭人物生平

編輯

耿恭擔任校尉

耿恭的父親耿廣很早便已去世,耿恭年少時就成為了孤兒。耿恭為人慷慨多謀略,有將帥的才能。
永平十七年(74年)十一月,騎都尉劉張出兵攻打車師,請耿恭擔任司馬,和奉車都尉竇固以及耿恭堂弟駙馬都尉耿秉打敗並使車師投降。東漢朝廷開始在西域設置西域都護戊己校尉,於是任命耿恭為戊己校尉。屯兵后王部金蒲城(今新疆奇台西北),任命謁者關寵也為戊己校尉,屯守前王柳中城(今新疆艾丁湖東北),每個駐屯地各設幾百人。
耿恭到達任所,送文書到烏孫國,顯示東漢朝廷的威望恩德,烏孫國王以下的人都非常高興,派使者向東漢朝廷進貢名馬,並獻上漢宣帝時賜給公主的賭具,希望派烏孫王子入朝侍奉。耿恭於是派使者贈送金子、織物,迎接烏孫王子入朝侍奉。 [2] 

耿恭抵禦匈奴

永平十八年(75年)三月,北匈奴單于派左鹿蠡王率領兩萬騎兵攻打車師。耿恭派司馬領兵三百人前往援救車師,途中遭遇北匈奴大軍,因寡不敵眾,全軍覆沒。於是北匈奴打敗並殺死車師后王安得,繼而攻打金蒲城。由於城中兵少,形勢危急,耿恭便親自登城與北匈奴人交戰。
耿恭把毒藥塗在箭上,傳話給北匈奴人説:“這是漢朝神箭,中箭者必出怪事。”於是用硬弓射箭。中箭的北匈奴人,看到傷口處血水沸湧,大為驚慌。當時正好出現狂風暴雨,耿恭軍乘雨攻打北匈奴,殺傷眾多北匈奴人。北匈奴人十分震恐,相互説道:“漢軍有神力,真可怕啊!”於是解圍撤退。 [3-4] 
永平十八年五月(《資治通鑑》作六月),耿恭因疏勒城邊有溪流可以固守,便率軍佔據該城。
七月,北匈奴再次前來進攻耿恭,耿恭招募先鋒幾千人直奔北匈奴,北匈奴騎兵逃散,在城下堵絕溪流。耿恭在城中掘井十五丈,仍不出水。官兵焦渴睏乏,甚至擠榨馬糞汁來飲用。耿恭親自帶領士兵挖井運土。不久,泉水湧出,眾人齊呼萬歲。耿恭便命官兵在城上潑水給北匈奴人看。北匈奴人感到意外,以為有神明在幫助漢軍,於是領兵撤退。 [5]  [6] 

耿恭遭圍回國

耿恭塑像 耿恭塑像
永平十八年(75年)六月,西域的焉耆龜茲兩國攻打西域都護陳睦,陳睦全軍覆沒。北匈奴的軍隊則在柳中城包圍關寵。
永平十八年八月,漢明帝去世,朝廷正是大喪之機,沒有派出救兵。於是車師再度反叛,和北匈奴一道進攻耿恭。耿恭激勵士兵進行抵抗。車師后王夫人的祖先是漢人,經常暗中把敵情告訴耿恭,又供給他糧食軍餉。幾個月後,漢軍糧食耗盡,便用水煮鎧甲弓弩,吃上面的獸筋皮革。耿恭和士兵以誠相待,同生共死,所以眾人全無二心,但死者日漸增多,只剩下了數十人。北匈奴單于知道耿恭已身陷絕境,定要讓他投降,便派使者去招降耿恭説:“你如果投降,單于就封你做白屋王,給你女子為妻。”耿恭引誘使者登城,親手將他殺死,在城頭用火炙烤北匈奴使者屍體。北匈奴單于大為憤怒,又增派援兵圍困耿恭,但仍不能攻破城池。 [7-8]  當時,關寵上書朝廷請求救援,漢章帝採納司徒鮑昱的建議,派徵西將軍耿秉屯守酒泉,派酒泉太守秦彭(一作段彭)、謁者王蒙、皇甫援徵發張掖、酒泉、敦煌三郡以及鄯善部隊,共七千多人,前往救援。
建初元年(76年)正月,秦彭等人率軍在柳中集結,進擊車師,攻打交河城,斬殺三千八百人,俘虜三千餘人。北匈奴驚慌而逃,車師再度投降東漢。 [9-10] 
這時,關寵已經去世,王蒙等人打算引兵東歸。耿恭的一位軍吏範羌當時正在王蒙軍中,他堅持要求去援救耿恭。將領們不敢前往,便分出兩千救兵交給範羌。範羌經由山北之路去接耿恭,途中曾遇到一丈多深的積雪。援軍精疲力盡,僅能勉強到達。耿恭等人夜間在城中聽到兵馬之聲,以為北匈奴來了援軍,大為震驚。範羌從遠處喊道:“我是範羌。朝廷派部隊迎接校尉了!”城中的人齊呼萬歲。於是打開城門,眾人互相擁抱,痛哭流涕。次日,他們便同救兵一道返回。北匈奴派兵追擊,漢軍邊戰邊走。官兵飢餓已久,從疏勒城出發時,還有二十六人,沿途不斷死亡,到三月抵達玉門時,只剩下了十三人。
這十三人衣衫襤褸,鞋履洞穿,面容憔悴,形銷骨立。中郎將鄭眾為耿恭及其部下安排洗浴,更換衣帽。並上書朝廷説:“耿恭以微弱的兵力固守孤城,抵抗匈奴數萬大軍,經年累月,耗盡了全部心力,鑿山打井,煮食弓弩,先後殺傷敵人數以千計,忠勇俱全,沒有使漢朝蒙羞。應當賜給他榮耀的官爵,以激勵將帥。”耿恭到達洛陽後,鮑昱上奏稱耿恭的節操超過蘇武,應當封爵受賞。於是任命耿恭為騎都尉 [11]  ,任命耿恭的司馬石修為洛陽市丞,張封為雍營司馬,軍吏範羌為共縣丞,剩下九人都授予羽林之職。耿恭母親在此之前就已去世,等耿恭回來,補行喪禮,漢章帝下詔派五官中郎將饋贈牛和酒解除喪服。 [12] 

耿恭獲罪免官

建初二年(77年),耿恭升任長水校尉。同年八月,金城隴西的羌人反叛。耿恭上書談論對付羌人的策略,漢章帝召耿恭進宮詢問詳情。漢章帝於是派代理車騎將軍馬防和耿恭率領北軍的越騎屯騎步兵、長水、射聲等五校兵以及各郡的弓弩射手,共三萬人,討伐羌人。 [13]  耿恭屯守枹罕,屢次和羌人交戰。 [14] 
建初三年(78年)秋天(《資治通鑑》作正月),馬防率軍攻打羌人燒當部落首領布橋,布橋大敗,率領部眾一萬餘人投降。漢章帝下詔,命令馬防回朝。耿恭留下來攻打各處沒有投降的羌人部落,斬殺、俘虜一千多人。於是,羌人勒姐部落、燒何部落等十三個部落共數萬羌人,全部向耿恭投降。
耿恭曾因上書奏事冒犯過馬防,監軍謁者便秉承馬防的意思,彈劾耿恭不留意軍事,接受詔書時心懷不滿。耿恭因此獲罪而被召回朝廷,逮捕入獄,並罷免其官職,遣送原籍,最終老死家中。 [15-16] 

耿恭軼事典故

編輯
永平十八年(75年),北匈奴在疏勒城(今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奇台縣城南64公里處的半截溝鎮麻溝梁村)攻打耿恭,並堵絕漢軍的水源。耿恭在城中掘井十五丈,仍然沒有出水。官兵焦渴睏乏,甚至擠榨馬糞汁來飲用。耿恭仰頭嘆息説:“聽説從前貳師將軍李廣利拔佩刀刺山,飛泉從山中噴出;如今漢室恩德神聖,怎麼可能走投無路呢?”於是整理衣服向井拜了兩拜,替將士祈禱。過了一會兒,水柱噴出,眾人齊呼萬歲。耿恭命人在城上潑水給北匈奴人看。北匈奴人感到意外,以為有神明在幫助漢軍,於是領兵撤退。 [5]  象棋的“耿恭拜井”,即來源於此。 [17] 

耿恭人物評價

編輯
  • 鄭眾:“恭之節義,古今未有。” [18] 
  • 鮑昱:“節過蘇武” [18] 
  • 范曄後漢書》:①“慷慨多大略,有將帥才。” [18]  ;②“後覽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覺涕之無從。” [18] 
  • 杜牧:“周有齊太公,秦有王翦,兩漢有韓信趙充國、耿恭、虞詡段熲,魏有司馬懿,吳有周瑜,蜀有諸葛武侯,晉有羊祜、杜公元凱,梁有韋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韋孝寬,隋有楊素,國朝有李靖李勣裴行儉郭元振。如此人者,當此一時,其所出計畫,皆考古校今,奇秘長遠,策先定於內,功後成於外。” [19] 
  • 十七史百將傳》:“孫子曰:‘兵以詐立。’恭以毒藥傅矢,而謂漢家箭神。又曰:‘出其不意。’恭揚水以示虜而圍解是也。” [20] 
  • 黃道周廣名將傳》:“恭為司馬,破降車師。初置校尉,以恭為之。示漢威德,降及昆彌。匈奴爭國,攻城甚危。毒箭射中,以為神奇。既解復至,據水絕資。笮糞解渴,死亡莫辭。耿恭拜天,清泉忽滋。揚水示敵,敵方解圍。招降不降,殺使陳屍。怒而圍城,食盡煮皮。范姜力救,方得迎歸。歸受一命,忤人復追。忠烈苦節,真不可為。” [21] 

耿恭史料記載

編輯
  • 後漢書·卷十九·耿弇列傳第九》 [18] 
  • 《資治通鑑·卷四十五》 [22] 
  • 《資治通鑑·卷四十六》 [23] 

耿恭親屬成員

編輯

耿恭父祖

耿恭子孫

參考資料
  • 1.    東漢名將耿恭身世與戰績  .吉木薩爾縣人民政府.2017-03-22[引用日期2017-08-09]
  • 2.    《後漢書·卷十九·耿弇列傳第九》:少孤。慷慨多大略,有將帥才。永平十七年冬,騎都尉劉張出擊車師,請恭為司馬,與奉車都尉竇固及從弟駙馬都尉秉破降之。始置西域都護、戊己校尉,乃以恭為戊己校尉,屯后王部金蒲城,謁者關寵為戊己校尉,屯前王柳中城,屯各置數百人。恭至部,移檄烏孫,示漢威德,大昆彌以下皆歡喜,遣使獻名馬,及奉宣帝時所賜公主博具,願遣子入侍。恭乃發使齎金帛,迎其侍子。
  • 3.    《後漢書·卷十九·耿弇列傳第九》:明年三月,北單于遣左鹿蠡王二萬騎擊車師。恭遣司馬將兵三百人救之,道逢匈奴騎多,皆為所歿。匈奴遂破殺后王安得,而攻金蒲城。恭乘城搏戰,以毒藥傅矢。傳語匈奴曰:“漢家箭神,其中瘡者必有異。”因發強弩射之。虜中矢者,視創皆沸,遂大驚。會天暴風雨,隨雨擊之,殺傷甚眾。匈奴震怖,相謂曰:“漢兵神,真可畏也!”遂解去。
  • 4.    《資治通鑑·卷四十五》:北單于遣左鹿蠡王率二萬騎擊車師,耿恭遣司馬將兵三百人救之,皆為所沒,匈奴遂破殺車師后王安得而攻金蒲城。恭以毒藥傅矢,語匈奴曰:“漢家箭神,其中瘡者必有異。”虜中矢者,視創皆沸,大驚,會天暴風雨,隨雨擊之,殺傷甚眾;匈奴震怖,相謂曰:“漢兵神,真可畏也!”遂解去。
  • 5.    《後漢書·卷十九·耿弇列傳第九》:恭以疏勒城傍有澗水可固,五月,乃引兵據之。七月,匈奴復來攻恭,恭募先登數千人直馳之,胡騎散走,匈奴遂於城下擁絕澗水。恭於城中穿井十五丈不得水,吏士渴乏,笮馬糞汁而飲之。恭仰嘆曰:“聞昔貳師將軍拔佩刀剌山,飛泉湧出;今漢德神明,豈有窮哉。”乃整衣服向井再拜,為吏士禱。有頃,水泉奔出,眾皆稱萬歲。乃令吏士揚水以示虜。虜出不意,以為神明,遂引去。
  • 6.    《資治通鑑·卷四十五》:耿恭以疏勒城傍有澗水可固,引兵據之。秋,七月,匈奴復來攻,擁絕澗水;恭於城中穿井十五丈,不得水,吏士渴乏,至笮馬糞汁而飲之。恭身自率士挽籠,有頃,水泉奔出,眾皆稱萬歲。乃令吏士揚水以示虜,虜出不意,以為神明,遂引去。
  • 7.    《後漢書·卷十九·耿弇列傳第九》:時,焉耆、龜茲攻歿都護陳睦,北虜亦圍關寵於柳中。會顯宗崩,救兵不至,車師復畔,與匈奴共攻恭。恭歷士眾擊走之。后王夫人先世漢人,常私以虜情告恭,又給以糧餉。數月,食盡窮困,乃煮鎧弩,食其筋革。恭與士推誠同死生,故皆無二心,而稍稍死亡,餘數十人。單于知恭已困,欲必降之。復遣使招恭曰:“若降者,當封為白屋王,妻以女子。”恭乃誘其使上城,手擊殺之,炙諸城上。虜官屬望見,號哭而去。單于大怒,更益兵圍恭,不能下。
  • 8.    《資治通鑑·卷四十五》:焉耆、龜茲攻沒都護陳睦,北匈奴圍關寵於柳中城。會中國有大喪,救兵不至,車師復叛,與匈奴共攻耿恭。恭率厲士眾御之,數月,食盡窮困,乃煮鎧弩,食其筋革。恭與士卒推誠同死生。故皆無二心,而稍稍死亡。餘數十人。單于知恭已困,欲必降之,遣使招恭曰:“若降者,當封為白屋王。妻以女子。”恭誘其使上城,手擊殺之,炙諸城上。單于大怒,更益兵圍恭,不能下。
  • 9.    《後漢書·卷十九·耿弇列傳第九》:初,關寵上書求救,時肅宗新即位,乃詔公卿會議。司空第五倫以為不宜救。司徒鮑昱議曰:“今使人於危難之地,急而棄之,外則縱蠻夷之暴,內則傷死難之臣。誠令權時後無邊事可也,匈奴如復犯塞為寇,陛下將何以使將?又二部兵人裁各數十,匈奴圍之,歷旬不下,是其寡弱盡力之效也。可令敦煌、酒泉太守各將精騎二千,多其幡幟,倍道兼行,以赴其急。匈奴疲極之兵,必不敢當,四十日間,足還入塞。”帝然之。乃遣徵西將軍耿秉屯酒泉,行太守事;遣秦彭與謁者王蒙、皇甫援發張掖、酒泉、敦煌三郡及鄯善兵,合七千餘人,建初元年正月,會柳中擊車師,攻交河城,斬首三千八百級,獲生口三千餘人,駝、驢、馬、牛、羊三萬七千頭,北虜驚走,車師復降。
  • 10.    《資治通鑑·卷四十六》:酒泉太守段彭等兵會柳中,擊車師,攻交河城,斬首三千八百級,獲生口三千餘人。北匈奴驚走,車師復降。
  • 11.    《資治通鑑·卷四十六》:會關寵已歿,謁者王蒙等欲引兵還;耿恭軍吏範羌,時在軍中,固請迎恭。諸將不敢前,乃分兵二千人與羌,從山北迎恭,遇大雪丈餘,軍僅能至。城中夜聞兵馬聲,以為虜來,大驚。羌遙呼曰:“我範羌也,漢遣軍迎校尉耳。”城中皆稱萬歲。開門,共相持涕泣。明日,遂相隨俱歸。虜兵追之,且戰且行。吏士素飢困,發疏勒時,尚有二十六人,隨路死沒,三月至玉門,唯餘十三人,衣屨穿決,形容枯槁。中郎將鄭眾為恭已下洗沐,易衣冠,上疏奏:“恭以單兵守孤城,當匈奴數萬之眾,連月逾年,心力困盡,鑿山為井,煮弩為糧,前後殺傷醜虜數百千計,卒全忠勇,不為大漢恥,宜蒙顯爵,以厲將帥。”恭至雒陽,拜騎都尉。
  • 12.    《後漢書·卷十九·耿弇列傳第九》:會關寵已歿,蒙等聞之,便欲引兵還。先是,恭遣軍吏範羌至敦煌迎兵士寒服,羌因隨王蒙軍俱出塞。羌固請迎恭,諸將不敢前,乃分兵二千人與羌,從山北迎恭,遇大雪丈餘,軍僅能至。城中夜聞兵馬聲,以為虜來,大驚。羌乃遙呼曰:“我範羌也。漢遣軍迎校尉耳。”城中皆稱萬歲。開門,共相持涕泣。明日,遂相隨俱歸。虜兵追之,且戰且行。吏士素飢困,發疏勒時尚有二十六人,隨路死沒,三月至玉門,唯餘十三人。衣屨穿決,形容枯槁。中郎將鄭眾為恭已下洗沭易衣冠。上疏曰:“耿恭以單兵固守孤城,當匈奴之衝,對數萬之眾,連月逾年,心力困盡。鑿山為井,煮弩為糧,出於萬死無一生之望。前後殺傷醜虜數千百計,卒全忠勇,不為大漢恥。恭之節義,古今未有。宜蒙顯爵,以厲將帥。”及恭至洛陽,鮑昱奏恭節過蘇武,宜蒙爵賞。於是拜為騎都尉,以恭司馬石修為洛陽市丞,張封為雍營司馬,軍吏範羌為共丞,餘九人皆補羽林。恭母先卒,及還,追行喪制,有詔使五官中郎將齎牛、酒釋服。
  • 13.    《資治通鑑·卷四十六》:秋,八月,遣行車騎將軍馬防、長水校尉耿恭將北軍五校兵及諸郡射士三萬人擊之。
  • 14.    《後漢書·卷十九·耿弇列傳第九》:明年,遷長水校尉。其秋,金城、隴西羌反。恭上疏言方略,詔召入問狀。乃遣恭將五校士三千人,副車騎將軍馬防討西羌。恭屯枹罕,數與羌接戰。
  • 15.    《後漢書·卷十九·耿弇列傳第九》:明年秋,燒當羌降,防還京師,恭留擊諸未服者,首虜千餘人,獲牛、羊四萬餘頭,勒姐、燒何羌等十三種數萬人,皆詣恭降。初,恭出隴西,上言:“故安豐侯竇融昔在西州,甚得羌胡腹心。今大鴻臚固,即其子孫。前擊白山,功冠三軍。宜奉大使,鎮撫涼部。令車騎將軍防屯軍漢陽,以為威重。”由是大忤於防。及防還,監營謁者李譚承旨奏恭不憂軍事,被詔怨望。坐徵下獄,免官歸本郡,卒於家。
  • 16.    《資治通鑑·卷四十六》:馬防擊布橋,大破之,布橋將種人萬餘降,詔徵防還。留耿恭擊諸未服者,斬首虜千餘人,勒姐、燒何等十三種數萬人,皆詣恭降。恭嘗以言事忤馬防,監營謁者承旨,奏恭不憂軍事,坐徵下獄,免官。
  • 17.    尋訪疏勒古城:比斯巴達三百士更震撼的漢代英雄史蹟  .鳳凰網國學.2016年10月19日[引用日期2017-08-09]
  • 18.    《後漢書·卷十九·耿弇列傳第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3-07]
  • 19.    注孫子序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4-04-22]
  • 20.    《十七史百將傳 卷三》  .網易雲閲讀[引用日期2017-08-27]
  • 21.    黃道周《廣名將傳》
  • 22.    《資治通鑑·卷四十五》  .資治通鑑[引用日期2014-03-08]
  • 23.    《資治通鑑·卷四十六》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3-08]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