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陳亮

(南宋時期思想家、文學家)

編輯 鎖定
陳亮(1143年10月16日—1194年),原名陳汝能,字同甫,號龍川,學者稱為龍川先生。婺州永康(今浙江永康)人。南宋思想家、文學家。
陳亮“才氣超邁,喜談兵事。宋孝宗時,被婺州以解頭薦。乾道五年(1169年),上《中興五論》。淳熙五年(1178年),再詣闕上書,極論時事,反對和議,力主抗金。遭人嫉恨,兩度入獄。出獄後志氣益勵。淳熙十五年(1188年),第三次上書,建議由太子監軍,駐節建康,以示鋭意恢復。宋光宗紹熙二年(1191年),被人誣告,第三次下獄,次年出獄。紹熙四年(1193年),被宋光宗親擢為狀元,授籤書建康府判官公事,未及就任而逝,年五十二。宋理宗時,追諡“文毅”。
陳亮倡導經世濟民的“事功之學”,提出“盈宇宙者無非物,日用之間無非事”,指摘理學家空談“道德性命”,創立永康學派 [1]  。與朱熹友善,論學則冰炭不相容,曾進行過多次“王霸義利之辯”。所作政論氣勢縱橫,筆鋒犀利。詞作也感情激越,風格豪放,顯示其政治抱負,是宋詞中“豪放派”的主要人物之一。著作有《龍川文集》《龍川詞》等 [2] 
概述內圖片來源 [27] 
本    名
陳亮
別    名
陳汝能(原名)
龍川先生
同甫(一作同父)
龍川
所處時代
南宋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婺州永康
出生日期
1143年10月16日
逝世日期
1194年
主要作品
《龍川文集》《龍川詞》等
主要成就
創立“永康學派
官    職
籤書建康府判官廳公事
諡    號
文毅

陳亮人物生平

編輯

陳亮家世出身

陳亮像,取自清代修《江蘇南兆陳氏宗譜》 陳亮像,取自清代修《江蘇南兆陳氏宗譜》 [27]
宋高宗紹興十三年九月七日(1143年10月16日)申時,陳亮出生於婺州永康前黃龍窟一個沒落的士人家庭,被取名為汝能(宋孝宗初年方才改名為亮) [3]  [4]  [5] 
據説,陳亮是漢魏名門潁川陳氏的後代 [6]  ,他在身敍中説:“陳氏以財豪於鄉,舊矣,首五世而子孫散落,往往失其所庇依。”陳氏在其祖父代,家境富裕,人丁興旺。“當時聚會,動則數百人”,“其後數年,死生困頓,何所不有”,從此便沒落下來。陳亮的曾祖父陳知元宋徽宗宣和(1119年—1125年)年間“以武弁赴京守禦”,隨大將劉元慶死於抗金戰鬥之中。他的祖父陳益“明敏有膽決”,其父陳次尹剛成年即為全家生活而奔波。其母生下他時不過十四歲,所以對陳亮的哺養教育之責,主要由祖父、祖母承擔。他們對陳亮期許頗重。陳亮後來回憶説:“皇祖、皇祖妣鞠我而教以學,冀其必有立於斯世,而謂其必能魁多士也。……少則名亮以汝能,而字以同父。”

陳亮才氣超邁

史載陳亮“生而目有光芒、為人才氣超邁,喜談兵,議論風生,下筆數千言立就。”從青少年開始,就顯示了他的聰穎精明、才華橫溢和志量非凡。在十八歲時,他就考查了歷代古人用兵成敗的事蹟,寫出了《酌古論》二十篇,討論了十九位歷史人物。當時的婺州守臣周葵看了這部書,對他十分賞識,讚譽為“他日國士也”,並“請為上客”。然而,周葵期望把這位有希望的青年納入道德性命之學的軌範中去。宋孝宗隆興元年(1163年),周葵任參知政事,聘陳亮為其幕賓,“朝士白事,必指令揖亮,因得交一時豪俊,盡其議論”。周葵授以《中庸》《大學》,曰:“讀此可精性命之説。”但陳亮對此不感興趣,他後來説:“紹興辛已、壬午之間,餘以極論兵事,為一時明公巨臣之所許,而反授《中庸》《大學》之旨,餘不能識也,而復以古文自詭於時,道德性命之學亦漸開矣。”陳亮雖然對道德性命之學有所瞭解,但他卻認為,那種空談心性的道德性命之學無補於實際,更不能解決抗金統一事業,所以沒有按照周葵為他設計的道路去實行,而是繼續研究前人的歷史,並且又撰著了《英豪錄》和《中興遺傳》兩部著作,冀圖從歷史的經驗和教訓中總結出中興復國的借鑑。 [7] 

陳亮布衣奏事

陳亮塑像 陳亮塑像
乾道四年(1168年),二十四歲的陳亮改易其名,“首貢於鄉,旋入太學” [3]  。次年,朝廷與金人媾和,“天下欣然,幸得蘇息”,唯獨陳亮認為不可,他以布衣身分,連上五疏,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中興五論》。朝廷置之不理,陳亮回鄉教書講學,“學者多歸之”。
陳亮在青壯年時期,曾兩次參加科舉考試,都未得中。他説:“亮聞古人之於文也,猶其為仕也,仕將以行其道也,文將以載其道也,道不在於我,則雖仕何為。”

陳亮三度起落

淳熙五年(1178年),陳亮連續三次上書,慷慨激昂地批判了自秦檜以來朝廷苟安東南一隅的國策和儒生、學士拱手端坐空言性命的不良風氣,感動了孝宗,孝宗“欲榜朝堂以勵羣臣,用种放故事,詔令上殿,將擢用之”,但被陳亮拒絕。這是因為孝宗的寵臣曾覿想搶在孝宗召見之前攏絡陳亮,此事為陳亮所知,“逾垣而逃” [8]  。由於奏疏直言不諱,遭到了當政者的忌恨。回鄉之後,就有人向刑部控告了他,刑部侍郎何澹素日忌恨陳亮,以“言涉犯上”之罪,逮捕了他,並施以酷刑,“笞亮無完膚”。此事孝宗得知,下詔免死。陳亮回鄉後,又發生了家僮殺人的事,被仇家控告為陳亮所指使,陳亮之父被囚於州獄,本人被下大理獄。這次蒙難,因宰相王淮和好友辛棄疾等人的營救,又得免死,回家後的三年中,同朱熹展開了“王霸義利之辨”的交鋒。
陳亮像
陳亮像(3張)
經過兩次下獄摧殘以及長期的排擠打擊,陳亮並未對恢復中原之志有所改變。淳熙十五年(1188年),親自到建康(南京)京口(鎮江)觀察地形,作詞《念奴嬌·登多景樓》,對建康京口一帶描寫道:“一水橫陳,連罔三兩,做出爭雄勢。六朝何事?只成門户私計”,“正好長驅,不須反顧,尋取中流誓。”主張不要把長江天險僅僅當做是隔斷南疆北界的門户,而要把它作為北伐中原,恢復失地的跳板,長驅直入,不須反顧。並且再次上疏,建議孝宗“由太子監軍,駐節建康,以示天下鋭意恢復”。這時正遇孝宗決定內禪,奏疏未予上報,此次上書不但未到孝宗之手,反而因其內容指陳時弊,觸怒了許多官僚,“繇是在廷交怒,以為狂怪”,“當路欲置我於死地”。
陳亮回鄉後,一次參加鄉人宴會,主人在陳亮湯羹中放了胡椒末,同座的人回家後猝死,他的家人誣告是陳亮下毒謀害, 陳亮因此再吃官司,下了大理寺獄。後因少卿鄭汝諧在宋光宗面前求情,才免於死。這次下獄,從表面上看屬於刑事案件,實際在其背後隱藏着政治原因。陳亮出獄後説:“亮濫膺無須之禍,初欲以人殘其命,後欲以受賂殘其軀,拒獄反端,搜尋竟不得一筆之罪……可謂吹毛求疵之極矣。”
陳亮竭憂於國事,為國家民族的復興盡瘁憂夢,在多次上書中,向朝廷提出了很多好建議,雖也曾得到孝宗的賞識,但終未被任用。

陳亮壯志未酬

紹熙四年(1193年),陳亮五十一歲時,參加禮部的進士考試,其策論深得光宗賞識,御批第一 [1]  [9]  。自此得中狀元。他在給宋光宗的謝恩詩中説:“復仇自是平生志,勿謂儒臣鬢髮蒼。”又在《告祖考文》中説:“親不能報,報君勿替。七十年間,大責有歸,非畢大事,心實恥之。” [10] 
狀元及第後,陳亮被授職籤書建康軍判官廳公事,但因長期“憂患困折,精澤內耗,形體外高”,最終於紹熙五年(1194年)三月二十六日夜間溘然長逝,享年五十二歲 [4]  。後來,經吏部侍郎葉適請求,朝廷特授陳亮一子為官 [11]  [10] 
陳亮死後,好友辛棄疾作《祭陳同甫文》以紀念。 [12]  宋寧宗嘉定十四年(1221年),葉適撰《陳同甫王道甫墓誌銘》。 [13] 
嘉熙二年(1238年)五月,經左丞相喬行簡建議,宋理宗追贈陳亮為中大夫賜諡“文毅”。淳祐初年,從祀邑庠中的廟庭。 [11]  [14] 

陳亮主要影響

編輯

陳亮政治

淳熙年間,陳亮上書宋孝宗,建議經營荊襄以圖恢復中原。其論荊襄地區之形勢曰:“(荊襄之地)東通吳會,西連巴蜀,南極湖湘,北控關洛,左右伸縮,皆足為進取之機。今誠能開墾其地,洗濯其人,以發洩其氣而用之,使足以接關洛之氣,則可以爭衡於中國矣。” [16] 
陳亮還以為齊、秦二地猶如兩臂,“必先東舉齊,西舉秦,則大河以南,長淮以北,固吾腹中物。”然而當時齊、秦兩地為金人所據,金人重戍齊、秦而緩於荊襄,則南宋經營好荊襄實可維持一種可攻可守的態勢:若金人攻淮南,則宋兵自荊襄北出,趨金兵之後,可減輕淮南方面的壓力;若金人以重點壓荊襄,則以東西兩面之軍牽制其後;若時機成熟,令荊襄之兵北上,持重緩進,示形於唐、鄧之間,金人必回兵增戍河南,如此則金人齊、秦二地之勢分;齊、秦二地之勢分,則可以四川之軍北攻關隴,以水師經海道與山東豪傑配合以取山東。這樣,以荊襄與東西兩翼之軍配合,無論戰爭形勢如何變化,都可使南宋保持戰爭的主動權。陳亮經營荊襄的建議,可謂獨具慧眼。 [16] 

陳亮文學

陳亮半身像,取自清顧沅輯,道光十年刻本《古聖賢像傳略》 陳亮半身像,取自清顧沅輯,道光十年刻本《古聖賢像傳略》
陳亮力主抗金,曾多次上書孝宗,反對苟合偏安,痛斥宰相,倡言恢復,完成祖國統一大業。他的政論、史論,如《上孝宗皇帝書》《中興五論》《酌古論》等,提出“任賢使能”、“簡法重令”等革新圖強言論,無不以功利為依歸。其哲學論文,具有樸素唯物主義思想,是永康學派的代表。他提倡“實事實功”,有益於國計民生,並斥責理學家空談心性,譏諷為“風痹不知痛癢之人”。他還與朱熹多次進行論辯。所作文章,説理透闢,筆力縱橫馳騁,氣勢慷慨激昂,自稱“人中之龍,文中之虎”,可謂“推倒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
陳亮詞作現存74首。他的愛國詞作能結合政治議論,自抒胸臆,曾自言其詞作“平生經濟之懷,略已陳矣。”如《水調歌頭·送章德茂大卿使虜》:“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於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念奴嬌·登多景樓》:“憑卻江山管不到,河洛腥羶無際。正好長驅,不須反顧,尋取中流誓。”以及《賀新郎·寄辛幼安和見懷韻》:“父老長安今餘幾?後死無仇可雪”等,可見其愛國憤世之情,慷慨激烈,氣勢磅礴。詞風與辛棄疾相近似。劉熙載《藝概》卷四説:“同甫與稼軒為友,其人才相若,詞亦相似。”
陳亮作詞,曾自述:“本之以方言俚語,雜之以街譚巷歌,摶搦義理,劫剝經傳,而卒歸之曲子之律,可以奉百世豪英一笑。”所作除愛國豪壯之詞外,亦有豔麗、閒適、應酬和投贈、祝壽之作,其中如《水龍吟》“鬧花深處層樓”、《虞美人》“東風蕩揚輕雲縷”等,頗為清幽閒淡,疏宕有致。然而他的應酬、祝壽之詞則大都無甚新意,但“不作一妖語、媚語”(毛晉《龍川詞跋》)。

陳亮思想

主詞條:永康學派
陳亮學無師承,潛心著述和講學,創永康學派,主要弟子有喻民獻、吳深、林覯、陳頤、錢廓、郎景明、徐碩等。他針對當時頹廢不振的風氣,提倡“各務其實”的功利主義,指斥世儒自以為得正心誠意者,實皆麻木不仁,“舉一世安於君父之仇,而方低頭拱手以談性命”(《上孝宗皇帝第一書》),不講求治國之實效,而用空言掩飾無能。他認為“治者,實也”,“為士者”要有良好的品行;“居官者”要有處理政事的本領,人人都要各盡其職。君主要有“天下為公之心”,“立政之大體,總權之大綱”。為此,要“任賢使能以清官曹,尊老慈幼以厚風俗,減進士以列選能之科,革任子以崇薦舉之實;‘多置台諫以肅朝綱,精擇監司以清郡邑;簡法重令以澄其源,崇禮立制以齊其習;立綱目以節浮費,示先務以斥虛文;嚴政條以核名實,懲吏奸以明賞罰”(《進中興五論札子》)。 [1] 
陳亮刻像之三 陳亮刻像之三
他繼承北宋王安石、張載等人的唯物主義思想。同朱熹的理學,陸九淵的心學展開了尖鋭的鬥爭。關於“道”:他承認有“道”的存在,但“道”不是先於事物,超越事物而獨立存在。“道”離不開具體事物,“而常行於事物之間”。人與道不可分離,天、地、人三者構成宇宙統一體,“人不立則天地無以獨運”,道也就不存在。故三代聖王時的“道”是“人道”,漢唐時的“道”也是“人道”。“道”在天地間,如赫日當空,處處光明,閉眼之人,開眼即是”,人人可以體察,認識“道”。批判了朱熹道:“出於形氣之表”,“非人所能預”的思想。關於“王霸”、“義利”,反對朱熹頌王貶霸、貴義賤利的觀點,主張“義利雙行,王霸並用”。認為“霸道”本於“王道”,“王道”又需要以“霸道”來體現,故王霸並用。指出如果“三代專以天理行,漢唐專以人慾行,”萬物何以蓄衍不絕,道何以常存不息。三代亦不免有人慾,只是“三代做得盡,漢唐做得不盡”。劉邦、李世民“禁暴戰亂,愛人利物”,是惻隱之心。正因有“大功大德”的“救民之心”,所以“漢唐之君本領非不大洪開廊”,故能使其國與天地並立。劉邦、李世民的功業與湯、武無異,其心可以上接夏、商、週三代。管仲助齊稱霸,是仁者之事,是王道的需要。基於王霸並用的理論,又認為義要體現在利上,義利並行缺一不可。利,是指“生此之利”。禹無功業,不能成六府(形成天地萬物的水、火、木、金、土谷)。乾(天)無利,不能具四德(元、亨、利、貞)。言三代無利慾,是孔子的美化。關於“成人之道”問題:朱熹讓人們安坐不動,不問國家存亡,生民之利,“獨善其身”,作道德自我完善的君子儒。陳亮針鋒相對,指出要做“志在天下”,“大有為”的英雄豪傑。這樣的人才能“推倒一世”,“開拓萬古”,大智大勇,才德雙行。 [1] 
陳亮繼承王安石的事功和革新思想而成為唯物主義,其與朱熹的爭論,被認為是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的鬥爭,是兩種價值觀念的衝突。功利主義思想源遠流長,雖經陳亮提倡,但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始終末取得主導地位。 [1] 

陳亮歷史評價

編輯
陳亮所書自贊 陳亮所書自贊
陳亮自贊:其服甚野,其貌亦古。倚天而號,提劍而舞。惟稟性之至愚,故與人而多忤。嘆朱紫之未服,謾丹青而描取。遠觀之一似陳亮,近視之一似同甫。未論似與不似,且説當今世,孰是人中之龍,文中之虎! [15] 
趙惇:爾蚤以藝文首賢能之書,旋以論奏動慈宸之聽。親閲大對,嘉其淵源,擢置舉首,殆天留以遺朕也。 [16] 
辛棄疾:天於同父,既豐厥稟:智略橫生,議論風凜。使之早遇,豈愧衡伊。
葉適:①志復君之讎,大義也;欲挈諸夏、合南北,大慮也;必行其所知,不以得喪壯老二其守,大節也;春秋戰國之材,無是也。吾得二人焉,永康陳亮、平陽王自中。……今同甫書具有芒彩爛然,透出紙外,學士爭誦,惟恐後則既傳而信矣。 [13]  ②嗚呼!同甫氣足蓋物,力足首事,天所畀也,孰可抑制! [17] 
方孝孺:士大夫厭厭無氣,有言責者不敢吐一詞,況若同甫一布衣乎!人不以為狂,則以為妄。
孫承恩:經濟大志,恢復雄圖。慷慨談兵,氣激懦夫。道兼王霸,論雜義利。要之聖門,異乎不異。
黃百家:永嘉之學,薛、鄭俱出自程子。是時陳同甫亮又崛興於永康,無所承接。然其為學,俱以讀書經濟為事,嗤黜空疏、隨人牙後談性命者,以為灰埃。亦遂為世所忌,以為此近於功利,俱目之為浙學。 [18] 
全祖望:永嘉以經制言事功,皆推原以為得統於程氏。永康則專言事功而無所承,其學更粗莽掄魁,晚節尤有慚德。 [19] 
王奕清:陳同父開拓萬古之心胸,推倒一世之豪傑,而作詞乃復幽秀。 [20] 
紀昀等:亮與朱子友善,故構陷唐仲友於朱子,朱子不疑。然才氣雄毅,有志事功,持論乃與朱子相左。……足見其負氣傲睨,雖以朱子之盛名,天下莫不攀附,亦未嘗委曲附和矣。今觀集中所載,大抵議論之文為多。其才辨縱橫不可控勒,似天下無足當其意者。使其得志,未必不如趙括、馬謖狂躁僨轅。但就其文而論,則所謂開拓萬古之心胸,推倒一時之豪傑者,殆非盡妄。與朱子各行其志,而始終愛重其人,知當時必有取也。 [21] 

陳亮主要作品

編輯
陳亮作品
陳亮作品(3張)
宋寧宗嘉泰四年(1204年),陳亮的長子陳沆把陳亮的著作編為《龍川文集》四十卷,並請好友葉適作序。嘉定七年(1214年),婺州郡守丘壽雋將陳沆編訂的四十卷本《龍川文集》刊刻行世。 [22] 
南宋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著錄有《龍川集》40卷,今不見傳本。後有明成化龍川書院刻本30卷,明嘉靖史朝富刻本,明萬曆王世德刻本26卷,明崇禎鄒質士刻本30卷,清康熙刻本30卷,清道光陳坡刻本30卷,清同治胡鳳丹刻本30卷,清同治應寶時刻本30卷。1974年中華書局出版標點本《陳亮集》(上下冊)。1987年中華書局出版鄧廣銘點校《陳亮集》(增訂本)。 [23] 
《直齋書錄解題》還著錄陳亮《外集》即詞集4卷,今亦不傳。現存陳亮詞作,有明《唐宋名賢百家詞》、明毛晉汲古閣本。清代《四庫全書》《續金華叢書》《四部備要》均用汲古閣本。《全宋詞》用毛刻本並據明鈔本校正,又加輯補。198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由夏承燾校箋、牟家寬注的《龍川詞校箋》。1980年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由姜書閣箋註的《陳亮龍川詞箋註》。其主要作品如下:
主要作品
《賀新郎·同劉元實唐與正陪葉丞相飲》《南鄉子·謝永嘉諸友相餞》《念奴嬌·送戴少望參選》《水調歌頭·癸卯九月十五日壽朱元晦》《蝶戀花·甲辰壽元晦》《水調歌頭·送章德茂大卿使虜》《洞仙歌·丁未壽朱元晦》《念奴嬌·至金陵》《念奴嬌·登多景樓》《賀新郎·寄辛幼安和見懷韻》《賀新郎·酬辛幼安再用韻見寄》《賀新郎·懷辛幼安用前韻

陳亮軼事典故

編輯

陳亮陳辛交往

據宋人趙溍養痾漫筆》著,陳亮最初聽聞辛棄疾之名時,前往拜訪。將要到他家門口時,碰到一座小橋,陳亮三次試圖策馬躍過,但馬卻三次退卻。陳亮大怒,揮劍斬下馬的首級,把馬推倒在地,徒步進門。辛棄疾倚樓相望,大感驚異。派人詢問詳情,而陳亮已經到了門外,於是結為好友。 [28] 
等到辛棄疾出帥淮軍時,陳亮正處於窮困潦倒的絕境。他前往治所拜訪辛棄疾,與他談論天下大事。酒酣之際,辛棄疾暢談宋金之間的利害,“南(宋)之可以並北(金)者,如此。北之可以並南者,如此”;還提及錢塘(臨安)並非帝王所居之地,如果敵人“斷牛頭之山,天下無援兵;決西湖之水,(臨安)滿城皆魚鱉”。飲畢,辛棄疾邀請陳亮住在自己的屋子裏。陳亮半輾轉反側,思量道:“辛棄疾平素沈重寡言,醒來後一定會後悔自己的失言,將要殺我滅口。”於是盜走他的駿馬逃走。一個多月後,陳亮主動致信辛棄疾,求借十萬緡以接濟,辛棄疾也如數相借。 [28] 
龍川陳亮,居里落拓,與邑之狂生甲,命妓飲於蕭氏,目妓為妃。旁有客乙,欲陷陳罪,則謂甲曰:“既冊妃矣,孰為相?”甲曰:“陳亮為相。”乙曰:“何以處我?”曰:“爾為右相。吾用二相,大事濟矣。”乙遂請甲位於僧之高座,二相奏事訖,降階拜,甲穆然端委而已。妃遂捧觴歌《降黃龍》為壽,妃與二相俱以次呼萬歲。蓋戲也。先是亮試南宮,何澹校其文而黜之,亮不能平,遍語朝之故舊曰:“亮老矣,反為小子所辱。”澹聞而銜之,未有間,時為吏部侍郎,乙探知其事,亟走刑部上首狀,澹即繳狀,事下廷尉,笞亮無全膚,誣服為不軌。案具,孝宗聞之,固知為亮,陰遣左右往永嘉,廉知其實。大臣奏入取旨,上曰:“秀才醉了,胡説亂道,何罪之有?”以御筆畫其牘於地,亮與甲俱掉臂出獄。未幾,亮又以家僮殺人,仇家置亮父於州圄,又屬中執法,論亮情重下廷尉。時王丞相淮知上意欲活亮,稼軒辛公援之甚至,亮遂得不死。時考亭先生、水心先生、止齋陳氏,俱與亮交,莫有救亮跡。亮與辛書,有“君舉吾兄,正則吾弟,竟成空言”雲。([宋]葉紹翁《四朝聞見錄》)

陳亮秀才説話

龍川陳同甫,天下士也。嘗視錢唐,喟然而嘆曰:“城可灌爾。”奏書孝宗,請移都建康,且建行宮於武昌,以用荊襄,以制中原。上韙其議,使宰相王淮召至都省問下手處。陳與考亭遊,王素不喜考亭,並陳而嫉之。翌日,上問陳所言,對曰:“秀才説話耳!”遂不復召見。([宋]葉紹翁《四朝聞見錄》)

陳亮陳朱交鋒

岳珂《桯史》:呂東萊居婺,以講學倡諸儒,四方翕然歸之。陳同甫負才頡頏其間,以兄事之。嘗於丈席間,時發警論,東萊不謂然。既而東萊卒,同甫以文祭之,朱晦翁見之,大不契意,遺婺人書曰:“諸君子聚頭磕額,理會何事,乃至有此等怪論!”同甫聞之不樂。他日上孝宗書曰:“今世之仁士,自謂得誠意正心之學者,風痹不知痛癢之人也。舉一世安於君父之大仇,而方且揚眉拱手以談性命,不知何者謂之性命乎?”蓋微以諷晦翁而使之聞之,晦翁亦不訝也。

陳亮奪魁始末

陳龍川自大理獄出,赴省試。試出,過陳止齋,舉第一場書義破,止齋曰:“又休了。”舉第二場《勉強行道大有功論》破雲:“天下豈有道外之功哉?”止齋笑曰:“出門便見‘哉’,然此句卻有理。”又第三場策起雲:“天下大勢之所趨,天地鬼神不能易,而易之者人也。”止齋曰:“此番得了!”既而果中選。([宋]吳子良《林下偶談》)
時諸賢以光皇久闕問安,更進迭諫。亮獨於末篇有“豈在一月四朝為禮”之説,光皇以為善處父子之間,親擢第一。([宋]葉紹翁《四朝聞見錄》)

陳亮虛空與子辨

水心少與龍川遊,龍川才高而學未粹,氣豪而心未平。水心不以為然也,作抱膝軒詩,鐫誚規宜。是時水心初起,龍川已有盛名。龍川雖不樂,亦不怒,垂死猶託銘於水心曰:“銘或不信,吾當虛空間與子辨。”([宋]吳子良《林下偶談》) [24] 

陳亮人際關係

編輯
祖父:陳益
父親:陳次尹
陳亮世系圖(姜書閣繪製)
陳亮世系圖(姜書閣繪製)(3張)
妻子:何淑真(1144年—1216年),封宜人。義烏官塘人何恢次女。生有五子二女。
長子:陳沆
次子:陳淪
三子:陳沃
四子:陳渙,嘉定庚辰榜進士,曾任都昌縣尹。
五子:陳涵
女兒:陳繆,嫁適同裏邑庠生朱潤;陳繒,嫁適同裏邑庠生吳合。
孫子:陳棟、陳桂、陳林(陳渙之子)、陳梧、陳材。
孫女:長適本邑張湜,次適太平呂世傑,三適東陽蔡塘蔡仲麟,四適東陽南尚胡胡廷芝,五適本邑趙希賢,六適縉雲胡仲能。
人際關係參考資料: [25] 

陳亮後世紀念

編輯
浙江省永康市陳亮墓
浙江省永康市陳亮墓(2張)
陳亮墓位於浙江省永康市馬鋪山卧龍崗。為土堆墓,墓碑上書“宋狀元龍川陳公之墓” 明萬曆壬寅年冬月重立”。墓對筆架山,左有黃陽傘山,依山傍水,景色秀麗。墓前原有石刻“書上中興,天主大地”八字,已毀。
1985年8月5日,陳亮墓被公佈為永康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陳亮史料索引

編輯
《宋史·卷四百三十六·列傳第一百九十五》 [16] 
《元一統志》 [26] 
《永樂大典殘卷·卷三千一百五十六》 [17] 
《繡川陳氏宗譜·卷三十八·龍川先生形狀》
參考資料
  • 1.    儒家文獻資料彙編:陳亮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0-05-26]
  • 2.    陳亮(引自《中國歷史大辭典》第1663頁)  .學習強國.2020-03-22[引用日期2020-03-22]
  • 3.    《繡川陳氏宗譜》卷38《龍川先生形狀》:先生之大父諱益字進之者,自紹興乙卯歲與其子諱次尹字養任者,由前黃而徙龍窟。居九年,忽夢有狀元童汝能者來,以為此吾孫也。先生誕。少名為汝能,字同甫……乾道四年戊子,易名曰亮,而字則不改,首貢於鄉,入太學應試。
  • 4.    《繡川陳氏宗譜》卷38《龍川先生形狀》:年五十有五,實丁巳(此處享年及卒年有誤)三月廿六日也。其生也,紹興癸亥九月初七日申時。
  • 5.    姜書閣.陳亮龍川詞箋註·附錄:陳同甫年譜.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年9月:174
  • 6.    《繡川陳氏宗譜》卷38《龍川先生形狀》:先生諱亮,字同甫,別號龍川。婺州之永康人也。始自舜之後曰滿者,佐周有功,周以元女大姬配之,而封於陳,子孫因氏焉。後自漢之太邱長曰實者礽孫諱逵始渡江而來。
  • 7.    《繡川陳氏宗譜》卷38《龍川先生形狀》:生而資稟勁敏,才氣超邁。年十八九時,慨然有經略四方之志,善談兵,嘗考古人用兵之跡,著《酌古論》。郡守周葵奇之,請為上客。及葵執政,朝士白事,必令揖見,因得交一時豪傑,盡其議論。乃授以《大學》《中庸》,曰:“讀此可以精性命之説”,遂受而盡心焉。又一日讀《楊龜山語錄》,謂“人住得然後可以有為,才智之士,非有學力卻住不得。”於是從遊五峯胡宏、屏山劉子翬之門,力學著書,得伊、洛之正。會友張栻、呂祖謙,輔翼朱熹,共究遺經,探知淵源。議論風生,下筆數千言立就。
  • 8.    《繡川陳氏宗譜》卷38《龍川先生形狀》:至淳熙戊戌春正月丁巳日,復謁闕上書,極言時事,謂錢塘之地下於西湖,非駐蹕之所。數千言,勸帝移都建康,漸圖恢復。書奏,孝宗赫然震動,驚異累日,以為絕出。欲榜朝堂以勵羣臣,用种放故事。召令上殿,將擢用之,以定大事。左右大臣莫知所為,惟曾覿知之,將見,先生恥之,逾垣而避。
  • 9.    《永樂大典殘卷》卷3156引《元一統志》:光宗登極,親友勉之付廷對,紹熙四年始就,天子親擢為第一。上知亮名舊矣,一見亮,甚悦,朝野慶得人。
  • 10.    《宋史》卷436《陳亮傳》:未幾,光宗策進士,問以禮樂刑政之要,亮以君道、師道對,且曰:“臣竊嘆陛下之於壽皇蒞政二十有八年之間,寧有一政一事之不在聖懷?而問安視寢之餘,所以察辭而觀色,因此而得彼者其端甚眾,亦既得其機要而見諸施行矣。豈徒一月四朝而以為京邑之美觀也哉!”時光宗不朝重華宮,羣臣更進迭諫,皆不聽,得亮策,乃大喜,以為善處父子之間。奏名第三,御筆擢第一。既知為亮,則大喜曰:“朕擢果不謬。”孝宗在南內,寧宗在東宮,聞知皆喜,故賜第告詞曰:“爾蚤以藝文首賢能之書,旋以論奏動慈宸之聽。親閲大對,嘉其淵源,擢置舉首,殆天留以遺朕也。”授僉書建康府判官廳公事。未至官,一夕,卒。
  • 11.    《宋史》卷436《陳亮傳》:卒之後,吏部侍郎葉適請於朝,命補一子官,非故典也。端平初,諡文毅,更與一子官。
  • 12.    辛棄疾 著;鄧廣銘 輯校.辛稼軒詩文鈔存.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1957-05:57-58
  • 13.    葉適.葉適集.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7月:482-485
  • 14.    《繡川陳氏宗譜》卷38《龍川先生形狀》:迄今理宗上賓。嗣聖踐祚,興崇正學,表章先儒。左丞相喬行簡以先生之學術資治之功、剛大高明之操請諡公於朝,以彰褒寵而淑斯文。於嘉熙二年戊戌五月贈諡曰“文毅”,於淳祐初從祀於邑庠之廟庭。
  • 15.    陳亮 著;鄧廣銘 點校.陳亮集.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8月:114
  • 16.    《宋史·卷四百三十六·列傳第一百九十五》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9-03-16]
  • 17.    《永樂大典殘卷·卷三千一百五十六》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0-05-26]
  • 18.    黃宗羲原著;全祖望修補.宋元學案.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8月:1832
  • 19.    黃宗羲原著;全祖望修補.宋元學案.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8月:1830
  • 20.    《歷代詞話·卷八·南宋二》  .國學大師[引用日期2020-09-11]
  • 21.    清·紀昀等·《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一百六十二·集部十五》
  • 22.    陳亮著;鄧廣銘點校.陳亮集(增訂本).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8月:1-2
  • 23.    陳亮著;鄧廣銘點校.陳亮集(增訂本).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8月:1-27
  • 24.    丁傳靖.宋人軼事彙編.北京:中華書局,1981年9月:917-919
  • 25.    據民國戊子續修《繡川陳氏宗譜》卷三十八“形狀類”《龍川先生形狀》移錄,李壯點校。
  • 26.    [元]孛蘭盻等撰;趙萬里校輯.元一統志.北京:中華書局,1966年3月:602-603
  • 27.    中國曆代名人圖像多圖概覽  .浙江圖書館[引用日期2021-11-08]
  • 28.    宋·趙溍《養痾漫筆》(不分卷):陳同甫,名亮,號龍川。始聞辛稼軒名,訪之。將至門,遇小橋,三躍而馬三卻。同甫怒拔劍揮馬首,推馬仆地,徒步而進。稼軒適倚樓,望見之,大驚異。遣人詢之,則已及門,遂定交。稼軒帥淮時,同甫與時落落,家甚貧。訪稼軒於治所,相與談天下事。酒酣,稼軒言南北之利害,南之可以並北者,如此。北之可以並南者,如此。且言錢塘非帝王居,斷牛頭之山,天下無援兵;決西湖之水,滿城皆魚鱉。飲罷,宿同甫於齋中。同甫夜思稼軒沈重寡言,醒必思其誤,將殺我以滅口,遂盜其駿馬而逃。月餘,同甫致書稼軒,假十萬緡以濟貧,稼軒如數與之。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