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戰術

(指導和進行戰鬥的方法)

編輯 鎖定
指導進行戰鬥的方法。主要包括:戰鬥基本原則以及戰鬥部署、協同動作、戰鬥指揮、戰鬥行動、戰鬥保障、後勤保障和技術保障等。按基本戰鬥類型分為進攻戰術和防禦戰術;按參加戰鬥的軍種、兵種分為軍種戰術、兵種戰術和合同戰術;按戰鬥規模分為兵團戰術、部隊戰術和分隊戰術。
中文名
戰術
外文名
tactics
概    念
指導和進行戰鬥的方法
主要包括
戰鬥基本原則以及戰鬥部署
分    類
進攻戰術和防禦戰術
戰術的基本問題包括:戰術的分類、戰鬥原則及其運用、進攻戰術、防禦戰術、移動和駐止、戰鬥保障等。
從不同角度劃分,戰術有不同的分類。
按戰鬥基本類型,分為進攻戰術和防禦戰術;
按形式,分為聯合戰術和合同戰術;按軍種、兵種,分為軍種戰術和兵種戰術;
按規模,分為兵團戰術、部隊戰術和分隊戰術等。
自從戰術產生以來,世界各國軍隊曾從不同角度和側面提出過許多戰鬥原則,帶有共同性、穩定性並在現代條件下仍然運用的原則主要有:保存自己與消滅敵人是戰鬥的基本目的。
戰鬥中,消滅敵人是主要的,保存自己是第二位的;只有大量消滅敵人,才能有效地保存自己。進攻與防禦是達成戰鬥目的的基本手段。進攻具有主動性,是消滅敵人的主要手段;防禦具有被動性,是保存自己和輔助進攻的手段。由於信息化武器裝備運用於戰鬥,提高了消滅敵人的能力,也增加了保存自己的困難。
戰鬥中須充分發揮各種武器裝備的效能,靈活運用各種戰法,勇敢頑強、堅決積極,殲滅或控制敵人;同時,採取各種有效措施,特別是加強對敵核化生、精確制導等武器的襲擊防護,儘可能保存自己的力量。
知彼知己是正確指導戰鬥的基礎。組織實施戰鬥,應熟識敵對雙方的情況,從中找出行動的規律,用於指導自己的行動,使主觀指導符合客觀實際。
信息化條件下的戰鬥,須運用各種偵察手段,不間斷地獲取和查明敵方企圖、兵力部署、戰鬥行動的方法,可能使用核化生、精確制導等武器的時機和方式等,掌握敵方行動的特點,預見其可能的發展變化;正確理解上級的作戰意圖,熟識參戰各軍種、兵種、部隊的特長和作戰能力;熟悉戰場環境,認識其對雙方行動的利弊關係。在此基礎上,對各方面的情況進行綜合比較、分析、判斷,正確定下決心,確定能揚己之長、擊敵之短的戰法,制訂周詳的戰鬥計劃。
戰鬥中,不斷掌握戰場情況的發展變化,適時修改戰鬥計劃;當情況發生重大變化時,及時形成新的判斷和定下新的決心,確定新的行動方法,或調整部隊的行動,使主觀指導符合不斷變化的客觀實際。集中優勢兵力,掌握戰鬥的主動權,是克敵制勝的根本方法。
信息化條件下的戰鬥,無論進攻或防禦,均須在主要方向上和重要時機,集中強大的兵力、火力,進行縱深疏散配置。力量集中力求迅速、隱蔽和適時。
進攻時,集中火力和電子對抗力量,從不同高度、不同距離、不同方向對主要方向之敵實施全縱深綜合火力殺傷和電子干擾,並保持不間斷的火力優勢;將主要力量突然、迅速地集中於主要突破地段,以地面攻擊與空中突擊相結合的方法,突破敵人防禦;適時機動後續力量,保持進攻鋭勢,在縱深打擊部隊的配合下,對敵實施分割包圍,立體封鎖,各個殲滅。
防禦時,集中主要兵力、火力和器材於主要防禦方向,組成全縱深、全方位和有重點的防禦體系。集中火力突擊主要方向的敵人,以主要兵力堅守主要陣地,適時機動兵力、火力、電子干擾力量和障礙器材,增強或支援主要方向的防禦,並以積極的反衝擊、反擊行動,挫敗敵人的進攻。
主動權是軍隊行動的自由權,行動的自由是軍隊的命脈。靈活是指揮員恰當處置情況的一種才能,是自覺能動性在戰鬥中的表現。力量的優勢是爭取主動的基礎。正確的主觀指導、靈活地使用兵力和變換戰術,是奪取和保持主動、克敵制勝的重要條件。信息化條件下的戰鬥,情況複雜,變化急劇,指揮員須在客觀物質基礎上,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靈活指揮戰鬥。
戰鬥中,須積極進攻,使己方處於主動地位;當處於防禦時,力求以積極的攻勢行動,擺脱被動,爭取主動;在主要方向和重要時機,適時集中兵力、火力和電子對抗力量,形成和保持對敵優勢;廣泛機動,建立有利態勢,積極尋找和製造敵人的弱點和錯誤,調動敵人,使其陷於被動地位;根據任務、敵情、我情、地形,巧妙部署兵力,採取恰當的行動方法;善於觀察戰場情勢,審時度勢,迅速作出反應,靈活機動兵力、火力和電子對抗力量,變換行動方法,不失時機地打擊敵人;當情況發生重大變化或與上級中斷聯絡時,根據上級總的意圖,積極機斷行事,靈活主動地完成戰鬥任務。
出敵不意的行動,可以改變敵對雙方優劣態勢,使敵人喪失優勢和主動,以小的代價奪取大的勝利。
信息化條件下的戰鬥,須周密偵察,發現敵人的弱點,掌握其行動規律;採取有效的偽裝和保密措施,實施兵力、火力、電子佯動,欺騙、迷惑敵人,造成敵人的錯覺和不意,隱蔽己方的企圖和行動;利用夜暗、複雜氣象條件和有利地形,隱蔽、迅速地接近敵人,在敵意想不到的時間和地點,集中實施兵力、火力突擊和電子干擾;乘敵混亂和協調失靈之際,不失時機地殲滅敵人。
各軍種、兵種部隊在統一計劃下,按目的、時間、地點協調一致地行動,充分發揮整體威力,合力打擊敵人,是奪取戰鬥勝利的關鍵。
信息化條件下的戰鬥,參戰部隊須貫徹統一的戰術思想,實行集中統一的指揮;指揮員在熟識軍種、兵種特長和各部隊作戰能力,以及各種武器裝備的性能和使用方法的基礎上,根據上級意圖,合理使用兵力,恰當區分任務;部隊須正確理解上級的意圖,堅決貫徹戰鬥決心,嚴格執行協同計劃,遵守協同紀律,主動配合,相互支援。
戰鬥中,運用指揮信息系統實施指揮和協調部隊的行動,不間斷地協調地面、空中、海上、電磁、網絡等不同空間和領域的戰鬥行動,使火力、突擊、機動、信息對抗和防護緊密結合。當情況發生變化或協同失調、遭到破壞時,適時調整或恢復協同動作,保證協調一致地完成戰鬥任務。
組織周全、嚴密的戰鬥作戰保障、後勤保障和裝備保障,對於順利遂行戰鬥任務具有重要意義。
信息化條件下的戰鬥,須集中主要保障兵力、物資和器材,保障主要方向和執行主要任務的部隊的行動,並控制預備力量;各種保障行動須符合戰鬥行動的要求;專業分隊保障與部隊自身保障相結合;使用制式器材保障與使用就便器材保障相結合。戰鬥中,須建立全方位的偵察配系和警戒配系,採取各種偽裝措施,防止敵人突然襲擊;採用電子進攻結合敵後破襲等方法,對抗並制止敵人的電子偵察、干擾;嚴密組織對敵核化生、精確制導等武器襲擊的防護;加強工程保障,提高防護、機動能力,限制敵人的機動;及時組織裝備保養和維修;綜合運用各種力量,適時供應戰鬥所需的物資、器材;及時救治傷病員,鞏固和提高部隊連續戰鬥的能力。
戰鬥原則,美國軍隊除了傳統的九條作戰原則外,還針對空地一體作戰規定了主動、縱深、靈敏、協調、多能五條原則。俄羅斯軍隊則將保持經常性的戰鬥準備,實施戰鬥的堅決性、積極性和不間斷性,以及充分利用精神、心理因素等,也列為戰鬥的原則。
進攻戰術的主要內容包括進攻戰鬥的特點、進攻戰鬥原則,以及現代條件下進攻戰術的運用等。
進攻戰鬥有選擇攻擊方向、目標、時機和方法的主動權,便於達成戰鬥的突然性;能夠預先進行戰鬥準備,便於形成有利的力量對比;能夠實施廣泛機動,便於利用火力突擊效果和有利態勢;難以利用良好的陣地條件,易遭敵火力殺傷。
進攻戰鬥通常在複雜多變、激烈對抗的環境中,在戰場的全維空間同時展開,具有很強的突然性、靈活性、機動性;進攻目的堅決,行動節奏快,指揮協同複雜,保障任務繁重,主要包括:
①集中優勢力量。合理規定進攻任務,確保對敵形成總體力量優勢;集中主要力量特別是火力於主攻方向和重點目標,形成有重點的攻擊部署;注重戰鬥效能的集中和通過適時機動達成集中,並將力量的集中和使用與疏散配置有機結合。
②擊敵要害目標。將敵偵察、指揮、通信、電子戰、火力系統和與其防禦安危相關的要點等,作為優先打擊和重點攻擊的目標,以破壞敵部署結構和指揮、協同,削弱敵整體戰鬥能力,在決定性的時間和地點,集中優勢力量,突擊敵人防禦薄弱的要害部位,殲滅敵人。
③全縱深攻擊。在對敵前沿實施攻擊的同時,使用強有力的兵力、火力,採取快速突進、穿插迂迴、滲透襲擊、空降突擊和火力突擊等多種方式,打擊敵縱深目標。
④隱蔽突然行動。善於利用戰場自然條件,隱蔽進攻戰鬥企圖和行動,積極創造和捕捉戰機;綜合運用偽裝、佯動、電子干擾等措施,欺騙、迷惑和調動敵人;在敵意想不到的時間、地點,採取敵意想不到的戰法和武器打擊敵人,完成進攻戰鬥任務。
⑤靈活運用戰法。針對進攻對象的不同性質和態勢,靈活運用強攻與襲擊戰法,靈活運用各種攻擊方式,廣泛運用不同的戰鬥手段,統一組織兵力、運用火力和信息對抗等,將信息、火力、機動、突擊緊密結合,突然、迅速、準確、猛烈地打擊敵人。
⑥迅猛速決殲敵。以勇敢頑強的戰鬥精神、壓倒一切敵人的戰鬥意志和迅猛的戰鬥行動,抓住有利戰機,實施堅決、突然、快速、連續的攻擊,不給敵人以喘息之機。
現代條件下的進攻戰術,強調體系對抗,注重綜合運用兵力、火力、信息和心理等作戰力量,獲取並保持信息主動權,編組小型、多能的戰鬥單元,疏散、立體、非線式地部署戰鬥力量;強調戰鬥單元和整個戰鬥體系的信息共享和力量共用,科學精確的協同計劃,實時、靈活的指揮,充分發揮兵力突擊、火力打擊、信息攻擊等多種手段的綜合作戰效能,綜合利用非線式作戰和線式作戰、非對稱作戰和對稱作戰、非接觸作戰和接觸作戰、精確打擊和概率打擊等多種方式,對敵作戰體系的關鍵目標羣實施多維、並行、連續攻擊,保證在決定性的時間和方向形成戰鬥效能優勢,切斷和干擾敵信息傳輸,破壞敵作戰體系,擊垮敵作戰意志,力求以最小的代價取得最佳的戰鬥效果;強調全面而有重點地組織各種保障,綜合利用一切保障手段,實施精確化保障,確保主要戰鬥行動的順利進行和保持持續的戰鬥能力。
防禦戰術的主要內容包括防禦戰斗的特點、防禦戰鬥原則,以及現代條件下防禦戰術的運用等。防禦戰鬥,通常在地面(水上)和空中、前沿和縱深同時展開;戰鬥突然性大,組織準備的時間短;電子對抗激烈;提高生存能力重要;攻勢行動廣泛;情況變化急劇,指揮協同複雜。主要包括:
①整體防禦。統籌考慮前沿與縱深、地面(水上)與空中、不同防禦方向與不同防禦要點的需要,使之有機結合為一個整體,在保障重點的前提下構建全縱深立體防禦體系;充分利用戰場的有利條件和預先準備的優勢,着眼各軍種、兵種、部隊的特長,科學組合防禦力量,形成能夠使各種防禦要素相互作用,利於發揮各自最大戰鬥效能的防禦結構;圍繞統一的目標和意圖,周密組織各方向和部隊、分隊,各軍種、兵種之間的協同動作,使防護、抗擊、攻勢行動、支援、保障等多種戰鬥行動緊密銜接,破壞敵進攻行動的節奏,挫敗敵人的全縱深立體攻擊,保持防禦的穩定。
②重點抗擊。注重整體力量的形成,採用系統方式爭取相對優勢,正確處理好集中戰鬥力量與保存防禦有生力量的關係,將作戰力量有機地集中於主要防禦方向;不僅在防禦戰鬥準備時預先選擇和形成主要防禦部署及重點防守地區,而且在敵人進攻的不同階段,適時調整防禦部署,實施兵力、火力機動,及時協調主要防禦行動和調整主要防禦方向,達成防禦全過程的重點抗擊;在防禦全縱深預先相對地均衡配置防禦力量的同時,掌握強大的機動力量,根據需要適時機動,在關鍵的方向和時節迅速形成優勢。
③防反結合。在嚴密防護、頑強抗擊的同時,抓住一切有利時機,採取襲擾、反衝擊、反擊等各種積極的攻勢行動,不斷消耗、打擊敵人的進攻力量,逐步剝奪敵人的進攻能力;科學把握各種手段運用的尺度,寓攻於防,攻防一體,着眼防禦全局的穩定,將嚴密防禦、頑強抗擊、廣泛襲擾與適時反衝擊、反擊等戰鬥方法緊密結合,綜合運用各種防禦力量,以協調一致的抗擊行動,挫敗敵人的進攻。
④頑強靈活。積極調動和充分發揮主觀能動作用,最大限度地發揮各種防禦要素的整體威力,善於根據防禦戰鬥情況的發展變化,因勢利導,巧用計謀,以果斷的指揮和靈活快速的行動彌補客觀物質條件的劣勢與不足;在危險、複雜的情況下,堅決貫徹上級的戰鬥決心和意圖,沉着冷靜地分析判斷各種複雜情況,積極主動地爭取各種有利條件,採取各種有力措施,保持戰鬥的連續性與防禦的穩定性。
現代條件下的防禦戰術,強調綜合運用陸、海、空、天、信息、心理等各種戰鬥力量,獲取並保持信息優勢,掌握戰鬥行動的自由度,編組小型多能的戰鬥單元,建立兵力分散、效能聚合的非線式、星點狀防禦部署體系。以機動防禦為主要形式;以防敵全維、全天候信息偵察,導彈、飛機空中突擊,特種破壞,立體快速突破,心理攻擊等為主要防禦樣式;以防敵對己方指揮控制中心、信息系統節點、主要戰鬥陣地等作戰體系關鍵節點的並行連續精確打擊為主要內容。
注重防敵對己方實施體系破擊和心理震懾,保持和增強防禦體系的穩定性,注重以有效的偽裝、欺騙、佯動等行動降低敵偵察效果,限制敵遠程精確打擊能力的發揮,特別強調創造和利用一切有利戰機實施果斷、靈活的主動攻擊行動,對敵作戰體系重心和薄弱環節實施並行、非對稱、非線式打擊,提高防禦的積極性,破壞敵作戰體系,打亂敵進攻計劃,提高防禦效能。
移動,陸軍分為行軍和輸送,海軍為航渡,空軍為轉場。移動中的駐止,包括宿營、駐泊和在待機、集結地域的停留等。現代條件下的移動和駐止,是在敵人空中、地面、海上偵察監視和襲擊威脅,以及道路、航路可能遭到破壞、受染情況下實施的。
移動和駐止,須周密計劃,充分準備,加強偵察、警戒和交通保障,做好防敵襲擊和遠程火力精確打擊的準備,迅速、隱蔽、安全、按時到達指定地域、海域或機場,加強駐止地區的警戒和防護措施。戰鬥保障包括戰鬥作戰保障、戰鬥後勤保障、戰鬥裝備保障等。
戰鬥作戰保障主要包括偵察情報、警戒、機要、通信、信息防護、電磁頻譜管理、核化生防護、工程、偽裝、氣象水文、戰場管理等方面的保障。
此外,海軍、空軍、戰略導彈部隊還分別有航海、導航、防險救生、領航、航空管制、雷達、電子防禦、機場(陣地)防禦、目標、測地、彈道諸元計算等方面的保障。
戰鬥後勤保障包括財物、後勤物資、衞生勤務、軍事交通運輸、基建營房等方面的保障。
此外,海軍、空軍、戰略導彈部隊還分別有海防工程建設、機場工程修建、陣地設施的修理等方面的保障。
戰鬥裝備保障包括裝備調配、裝備維修、裝備經費等方面的保障。
此外,海軍、空軍、戰略導彈部隊還分別有裝備技術、陣地設備的維修和使用管理等方面的保障。
組織與實施戰鬥保障的基本要求:周密制訂計劃,明確規定戰鬥保障的任務和使用的力量,做好充分準備;集中主要力量保障主要方向的行動和主要任務的完成,適當控制預備力量;專業兵保障與自身保障相結合,制式器材保障與就便器材保障相結合,爭取地方武裝和人民羣眾的配合與支援;合理編組保障力量,明確區分保障任務,靈活運用各種保障手段,周密組織保障協同;經常檢查保障工作,注意聯絡、報知,適時調整和補充保障力量,不間斷地實施戰鬥保障。
戰術隨着戰鬥的出現而產生,隨着軍事技術的進步和戰鬥實踐的發展而發展。
戰術的發展,由古代徒兵方陣戰術逐漸演變成兵種戰術、軍種戰術,由合同戰術演變為聯合戰術。
“戰術”一詞,較早見於中國南朝梁沈約撰《宋書・索虜》中的“而自木末以來,並有賢才狡算,妙識兵權,深通戰術”。在歐洲一些國家,大多源於希臘文的taktikra,意為佈陣的藝術。
戰術開始是由狩獵技藝演變而來的。相傳在中國遠古時期黃帝打敗蚩尤的涿鹿之戰中,就出現了原始的戰陣,產生了早期的戰術。
冷兵器時代,戰鬥以使用石器和金屬戈、矛等兵器格鬥為基本特徵,敵對雙方列成方陣進行對抗是戰術最初的表現形態。隨後,密集集團的大方陣向小方陣演變。徒兵方陣大體呈方形平均分佈兵力,只適於就地抗衡,不便實施機動,難以擴張戰果。
公元前11世紀,隨着戰車數量的增多,戰鬥的機動性增強,車戰戰術成為當時的主要代表。前6世紀以後,鐵兵器的使用和營寨壁壘的出現,具有靈活性、機動性的步兵和騎兵的興起,使戰場從平原曠野向山川險阻地區擴展,運轉不靈的密集集團的方陣向多種陣形演變,產生了奇正戰法,並得到了廣泛運用。諸如鉗制與突擊、明攻與暗襲、佯退與設伏等,是春秋戰國時期常見的戰法。
從秦始皇陵附近發掘的兵馬俑坑看,秦代的軍陣中有戰車和步兵混合編組的陣形。漢代和三國時期,在陣形與戰法上又有不少新的創造,出現了長蛇陣、五軍陣和諸葛亮的八陣。其中八陣,以天、地、風、雲四陣為正,龍、虎、鳥、蛇四陣為奇,四角為正,角間為奇,並依據情況可以作方、圓、曲、直、鋭的變化。
歐洲一些國家的方陣戰術,也先後被新的陣形和戰法所代替。
例如,古希臘底比斯軍隊的統帥埃帕米農達在前371年,運用斜陣,把兵力集中在決定性的地段上實行主攻,打敗了斯巴達軍隊。在大體相同的時期裏,古羅馬軍團排列成橫寬縱短、比較疏散的橫隊隊形,實施騎兵兩翼攻擊和步兵連續交替突擊,以不斷增強突擊力量奪取勝利。
隨着乘馬作戰的出現,騎兵戰術得到了較快發展。
中國從西漢到隋、唐,騎兵的遠程奔襲、迂迴包圍和乘勝窮追等戰法相繼運用。在水戰、海戰戰術方面,各國最初是使用划槳為動力的木質船作戰,接舷戰戰術和撞擊戰術先後問世。
10世紀,中國北宋已將火藥用於作戰。13世紀,中國蒙金戰爭中出現了炮軍,創造了以火力殺傷與白刃格鬥相結合的戰術。成吉思汗的大魚鱗陣,標誌着騎兵戰術發展到了鼎盛時期。火藥和火器傳入歐洲後,一些國家的軍隊於14世紀上半葉開始裝備火槍、火炮。
16世紀下半葉,由於火器的大量使用和戰鬥成員素質的提高,為了發揚火力和減少敵火力對己方造成的傷亡,中國明代的三才陣和著名將領戚繼光創造的鴛鴦陣,戰鬥隊形由大陣趨向小陣,密集趨向疏散,使戰鬥成為火力、機動、突擊相結合的行動。
1631年,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在布賴滕費爾德之戰及中國後金軍在大淩河之戰中,創造了集中使用火炮的方法,早期炮兵戰術從此產生。
17世紀上半葉,在歐洲一些國家,由於火槍、火炮的改進和火炮運動性能的提高,火力開始成為決定戰鬥勝負的重要因素,戰鬥隊形縱深進一步縮小,形成了線式戰術。隨着造船和航海業的發展,一些國家海軍的風帆戰船(艦)噸位不斷提高,並普遍裝備了大口徑火炮,海戰中戰列線戰術逐漸被採用。
17世紀末,軍隊普遍裝備了帶刺刀的燧發槍,並實行了僱傭兵制,促使線式戰術不斷改進。法國資產階級革命時期,軍隊實行了義務兵役制,又創造出縱隊戰術,克服了線式隊形兩翼薄弱、不便於機動等弱點。拿破崙一世將步兵、騎兵、炮兵合編到軍和師,以便於兵種之間協同動作,利於散開隊形、橫隊隊形和縱隊隊形的結合運用,使縱隊戰術臻於完善。
19世紀中葉,隨着後裝線膛槍炮的廣泛使用,軍隊武器的殺傷力大為提高,普法戰爭及以後,縱隊戰術被摒棄,開始出現散兵線戰術。由於各國海軍風帆戰船逐漸更新為蒸汽鐵甲艦,艦上裝備了水雷和魚雷,機動力和火力都大為增強,艦艇機動戰術取代了戰列線戰術。
20世紀以來,各種飛機運用於戰場,戰鬥由地面擴展到空中,以偵察機、殲擊機和轟炸機等機種協同戰鬥的空軍戰術產生;航空兵支援地面部隊戰鬥及地面部隊對空防禦的出現,使戰術開始進入具有立體性質的階段;潛艇和飛機用於海上戰鬥後,海上襲擊成了海戰中的基本戰法,海上立體戰術初步形成。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各種遠程火炮、坦克、工程機械和電子通信器材相繼用於戰鬥,產生了裝甲兵戰術、化學兵戰術、通信兵戰術,炮兵戰術和工程兵戰術也得到迅速發展。戰鬥中,將步兵、炮兵、坦克兵、航空兵、空降兵、工程兵、通信兵等有機結合,在統一指揮下,按照目的(目標)、時間、地點協調一致地行動,合同戰術應運而生。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坦克、火炮、飛機的改進和大量使用,以及空降兵和電子對抗手段的廣泛運用,軍種戰術、兵種戰術進一步完善,合同戰術得到了全面發展。
中國人民解放軍在長期處於以劣勢裝備同優勢裝備之敵作戰的條件下,經過數以萬計的大小戰鬥,創造出一套以人民戰爭為基礎的靈活機動的戰術。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工農紅軍採用的基本戰術是襲擊。對駐止而陣地尚不鞏固之敵,按照不同場合和時機,運用奔襲等戰法;對運動之敵,多采取伏擊戰法;對不預期遭遇之敵,通常採取急襲戰法。
抗日戰爭時期,八路軍、新四軍的基本戰術仍然是襲擊,樣式和方法更加靈活多變,進一步發展了襲擊戰法,創造了地雷戰、地道戰等戰法。
解放戰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隨着武器裝備的改善,將運動戰和陣地戰緊密結合,基本打法是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
進攻時,多采取迂迴、包圍,穿插、分割,重點突擊,各個殲敵。防禦時,通常建立有重點的梯次部署,組成嚴密的火力配系,形成支撐點式的環形防禦。在渡江河、攻佔島嶼等戰鬥中,進一步豐富了特殊地形、天候條件下的各種戰術。
隨着兵種的增多和發展,形成和發展了諸兵種合同戰術。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一些國家的軍隊相繼裝備了核武器、導彈、步兵戰車、直升機和新型電子器材,戰鬥方法發生了重大變化。
進攻時,在決定性的時間和方向上,迅速、隱蔽地集中優勢兵力、火力和技術器材;建立疏散、縱深、立體的部署;以火力結合電子干擾,對敵方全縱深進行壓制;多從行進間發起攻擊,並與空降兵垂直包圍相結合,實施高速度、大縱深連續突擊,殲滅防禦之敵。
防禦時,利用地形快速構築工事,組成支撐點式的縱深、環形、立體防禦體系;構成遠、中、近銜接,高、中、低結合的火力配系;加大掩護地帶縱深,加強後方地域防衞;以頑強抗擊、障礙、火力、電子干擾、反衝擊等多種手段相結合,挫敗敵方的進攻。
20世紀90年代,隨着信息化武器裝備和信息網絡系統的大量使用,戰場的感知能力、遠程精確打擊能力和快速機動能力等空前提高,特別是聯合作戰思想、理論的運用,諸軍種、兵種聯合戰術得以形成和發展。
進入21世紀,信息化條件下的聯合戰術發展迅速。
中國人民志願軍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創造了許多新的戰鬥方法。尤其是針對敵方擁有空中優勢和火力強、機動快等特點,進攻時廣泛運用小包圍、打小殲滅戰的方法殲滅堅固陣地防禦之敵,防禦時建立以坑道為骨幹與野戰工事相結合的支撐點式縱深防禦體系等,都具有明顯的現代戰術特徵。
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在保衞領空、領海和邊境自衞還擊作戰中,不斷髮展了兵種戰術、軍種(合同)戰術和諸軍種聯合戰術。隨着軍事技術的不斷髮展,戰鬥編組、戰鬥部署、戰鬥程式和戰鬥手段等戰術要素將呈現出一些新的趨勢。
戰鬥單元廣泛分佈在陸、海、空、天等各個空間,總體呈全域、分散、點狀化分佈,相互之間形成遠與近、高與低、有形與無形相結合的非線式、不規則部署,能夠實現能力互補、功能共享,極大地提高戰鬥體系的整體作戰效能。
未來作戰,戰鬥力量將由戰略、戰役、戰術各個層次上的陸、海、空、天、信息、心理等各種力量聯合組成,傳統的集中部署已經難以適應戰場情況,不利於戰鬥力量的有效運用。
同時,隨着武器裝備“軟”“硬”綜合打擊能力的逐步增強,戰鬥力量的集中部署容易在短時間內遭到較大的損失。因此,需要將戰鬥單元分散部署、效能內聚,促進戰鬥體系整體功能的增強。
各個戰鬥單元內人員裝備數量少、規模小,既具有在各種環境中獨立作戰的能力,又具有從整個作戰體系中順利獲取戰鬥能量的能力。未來戰場透明度將越來越高,探測器到射手之間越來越趨於無縫鏈接,以往那種數量規模型編組極易被探測發現,並遭到打擊甚至摧毀,戰場生存能力弱化。
未來信息化戰爭中,戰爭目的趨於有限,戰爭、戰役、戰鬥之間的界限趨於模糊,戰鬥地位提升、功能增大,戰鬥打擊的目標越來越複合,防禦對象越來越多樣,以往那種能力單一的編組難以適應戰鬥任務的複合化,迫切需要戰鬥編組向小型化、多能化方向發展,以增強部隊的機動性、靈活性和有效性。戰鬥行動將由多種力量在陸、海、空、天、信息、心理等多個空間和領域內廣泛展開,同時對戰場全縱深多個目標實施有效打擊和防護。
未來作戰,戰鬥力量和戰鬥目標將廣泛部署和存在於陸、海、空、天等各個空間,進攻一方可以從多個維度實施全縱深、非線式進攻;防禦一方也需要實施全縱深、多維度、非線式防禦。
戰鬥中,在較短的時間內最大限度地投入力量,可以獲得最大效能。
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最有效地破壞敵作戰體系,戰鬥將越來越強調在儘可能短的時間內釋放戰鬥能量,對敵作戰體系多個關鍵目標實施同時打擊,使敵防不勝防。戰鬥越來越強調綜合發揮各種戰鬥手段的功能,從戰鬥效果出發,選擇和運用最能有效釋放戰鬥力、達成最佳戰鬥目的的戰鬥手段,以提高戰鬥對抗的整體效益。
未來作戰,戰鬥手段將越來越多,不同的戰鬥手段有不同的作用,在不同的環境中有不同的功能,如果運用不當,不僅不利於戰鬥任務的完成,還可能給己方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同時,戰鬥既是武器裝備體系的對抗,也是戰鬥手段體系的對抗。複雜的戰場環境、複合的戰鬥任務、多樣的作戰目標,既需要打節點、破體系,也需要必要的消耗;既要以非接觸作戰為主,也不可忽視接觸作戰配合;既應注重信息對抗,也離不開兵力、火力突擊。
必須根據戰鬥任務和目標,從戰鬥效果出發,充分考慮戰鬥手段的作戰效能,選擇適合戰鬥要求、能夠提高整體戰鬥能力的戰鬥手段,結合具體戰場環境科學組合,靈活高效運用。
發佈者:中國軍事百科全書編審室 [1] 
參考資料
  • 1.    中國軍事百科全書編審室.中國大百科全書·軍事:中國大百科出版社,200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