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趙貞吉

(明朝中期大臣、學者)

鎖定
趙貞吉(1508年-1576年4月13日),字孟靜,號大洲。四川內江桐梓壩(今四川省內江市)人。明朝中期大臣、學者,南宋右丞相趙雄之後。 [32-33] 
趙貞吉自幼早慧,嘉靖十四年(1535年)中進士,任翰林院庶吉士,兩年後授翰林編修。後歷任教習宦官、會試同考官、右中允兼管國子司業事等職。“庚戌之變”時,世宗集百官商量對策,唯趙貞吉反對議和,得到世宗讚賞,升左諭德兼御史,因嚴嵩陷害,被貶謫為荔波典史。嘉靖四十年(1561年),遷户部右侍郎,遭嚴嵩排擠,罷官。隆慶元年(1567年),被起復為禮部左侍郎,掌詹事府事。因受到穆宗欣賞,於隆慶三年(1569年)以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參與機務。次年兼掌都察院事。隆慶四年(1570年),俺答汗之孫把漢那吉部率眾降明,趙貞吉力議接受歸降,促成“隆慶和議”。由於與閣臣高拱不和,彼此傾軋,不久被排擠而去,致仕歸家。晚年從事講學,後杜門謝客,專心著述。萬曆四年(1576年),趙貞吉去世,享年六十九歲。獲贈少保,諡號“文肅”。 [22]  [33]  [40] 
從“庚戌之變”主戰到“隆慶和議”主和,趙貞吉能在紛亂時局裏冷靜審視國情時勢,務實地作出利國利民的精準決斷,避免了明王朝議和後可能導致的“歲遣重使,輸以歲幣”局面,換來了明朝與蒙古邊境數十年的和平互市。 [35]  詩文集被整理為《文肅集》。今人輯有《趙貞吉詩文集註》。 [36-37] 
全    名
趙貞吉
別    名
趙文肅
孟靜
大洲
諡    號
文肅
所處時代
明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四川內江桐梓壩
出生日期
1508年12月16日
逝世日期
1576年4月13日
主要成就
參與促成“俺答封貢
主要作品
《趙文肅公文集》
最高官職
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太子太保少保(贈)

趙貞吉人物生平

趙貞吉少時聰穎

趙貞吉於明武宗正德三年(1508年)十一月二十四日(12月16日)出生於四川內江桐梓壩,六歲時隨祖父趙文傑武功縣讀書,每日能讀一卷書。年幼時與其弟趙蒙吉自相師友,互進其學,十五歲讀王守仁傳習錄》,驚曰: “予固疑物理之遠於本也,今獲所歸矣。”(我本來懷疑萬物的規律是遠離本心的,現在才知道真正的歸向。)欲往從王守仁治學,父母不許,遂遍誦六經自求之。十九歲習靜般若寺,自號洞巾道人,適逢首輔楊廷和大禮議之事惹怒明世宗朱厚熜,被罷職歸鄉,趙貞吉慨然興嘆: “孟子賢人也,孔子志夢周公,孟子志行王道,俱欲見諸行事,豈僅取為我忘情斯世哉!”遂立志學以致用,經邦濟世,於是復攻舉子業。 [1] 
嘉靖七年(1528年),二十一歲的趙貞吉中四川省鄉試第四, 《易經》房魁,成為舉人,率領本鄉赴試者一同去新都拜謁楊廷和,楊廷和評價他説:“是將為社稷器,吾兒慎(指楊慎)弗逮也。”
嘉靖八年(1529年),下第歸鄉,會其母餘太夫人故去。同年,王守仁、楊廷和相繼過世,趙貞吉感於人世飄忽若是 [2]  ,遂兼修出世業,複習靜古剎,“不櫛沐解衣者數年”。

趙貞吉初入仕途

嘉靖十四年乙未科登科錄趙貞吉為二甲第二名 嘉靖十四年乙未科登科錄趙貞吉為二甲第二名
嘉靖十四年(1535年),趙貞吉二十八歲,其父強令其赴禮闈參加會試、殿試,中乙未科進士,都察院左都御史王廷相稱讚他的對策文章,可與漢朝賈誼的《治安策》相媲美 [2]  。內閣擬一甲第二名,世宗嫌其語直,將其置於二甲第二名,不久便後悔,於是在四月首先選他為庶吉士,“送翰林院讀書”。 [3]  [41] 
嘉靖十六年(1537年)正月,授翰林院編修。 [3]  [44] 
嘉靖十七年(1538年),趙貞吉因感世宗初即位時鋭意改革,去除積弊,而近年沉迷方術,朝政荒疏,於是上《乞求真儒疏》,但惹惱了執政者,因於是年秋請假歸鄉治學。 [4] 
嘉靖二十年(1541年)十二月,以副使身份隨隆平侯張偉出使蘭州,持節冊封諸宗親。 [45] 
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趙貞吉出教司禮監,並任《大明會典》纂修官 [46]  、會試同考官。

趙貞吉仕路坎坷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四月,趙貞吉升任右春坊右中允,管國子監司業 [5]  [47]  。六月,俺答進兵南下擄掠,直逼京師,謾書求貢,史稱“庚戌之變”,世宗召百官廷議,直至日中仍無人敢進言,只有趙貞吉奮袖大喊道:“在京師城下和敵人締結和約,《春秋》認為這是一種恥辱。如果答應了通貢,他們自然要進城來,那時假使他們沒完沒了地提出要求,該怎麼辦呢?”禮部尚書徐階説:“這麼説先生一定有好主意了?”趙貞吉認為應當請求世宗登上正殿進行自我批評、記錄周尚文的戰功以鼓舞邊關將士、廣開言路、減輕刑法、軍功獎賞增加。當時世宗派了宦官到朝房窺視大臣們的表現,看了半天沒人開口説一句話,後來聽了趙貞吉的發言,心中很是讚賞,並告訴首輔嚴嵩説趙貞吉説得在理,又擢升趙貞吉為左春坊左諭德兼河南道監察御史,奉敕宣諭諸軍,並賜白金五萬兩,聽隨宜勞賞。 [6] 
因初時廷議罷,趙貞吉盛氣謁見閣臣嚴嵩於西苑值房,嚴嵩辭而不見,趙貞吉十分惱怒。適逢趙文華趨入,對趙貞吉説:“你還是休息一下吧,天下大事應該慢慢商議。”趙貞吉怒斥道:“權門犬知道什麼天下大事?”嚴嵩大恨。及其撰敕時,故意不書令其督戰之語,亦未遣一兵一卒為其護從。時敵騎往來頻繁,趙貞吉獨單騎出城(僅弟趙頤吉從之),先詣總兵仇鸞營,因仇鸞陰與嚴嵩勾結,辭而不受。趙貞吉無奈,次馳入諸將營,宣諭犒士。次日入城復旨,入城前已撰有疏草,復請督戰之權,而仇鸞畏其復至,使人為趙貞吉謄疏,故意拖延。及趙貞吉入,疏不來,獨以宣諭事畢奏上。嚴嵩乘間激世宗怒,謂趙貞吉“漫無區畫”,下之詔獄廷杖四十(《明世宗實錄》記為杖五十,《明史竊》記載為杖九十),貶謫為廣西慶遠荔波典史。趙貞吉率妻子赴廣西,至祁陽,得廣西督學王宗沐翰諭。趙貞吉病且兩月,計取道永州入粵,過飛雄嶺中瘴,止存皮骨,與妻子相向而泣,是時頗為狼狽,智勇俱困,最後依靠王宗沐眷顧,得置於安全之地。 [6] 
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六月,被量移為徽州通判。後累遷南京吏部主事、南京光祿寺少卿右通政、南京光祿寺卿等職。 [7] 
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趙貞吉聽聞三大殿災,於是寫信給執政嚴嵩,認為不應為了修殿而勞苦百姓。他因此惹惱嚴嵩。
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趙貞吉的父親趙勣謝世,他聞訃後歸鄉。
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升任南京户部右侍郎,因已聞訃歸,遂未到職。
嘉靖四十年(1561年),改任户部右侍郎,嚴嵩欲遣其往薊州掌督運糧草之事,趙貞吉以為此事原已有人司職,徒增一職無益於事,故而拒絕,嚴嵩大怒,使人論劾,竟奪官去職。罷官歸鄉後,趙貞吉於內江桂湖街聚眾講學,從者甚眾,並遍遊內江各名勝寺廟,題詩刻石。 [8] 
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世宗駕崩,趙貞吉痛哭,稱:“先皇知我。”

趙貞吉頗受恩寵

隆慶元年(1567年),新即位的明穆宗朱載坖起復趙貞吉為禮部侍郎翰林院學士,掌詹事府事務。八月,穆宗親臨太學,當時國子祭酒胡杰剛離職,趙貞吉代其處理事務,講《尚書·大禹謨》之《後克艱章》篇。趙貞吉年逾六十,議論侃直,進止有儀,頗受穆宗關注。穆宗又見其闡發有旨,音暢儀端,深為感動。不久後,趙貞吉補任經筵日講官,被推舉為南京禮部尚書。 [9] 
隆慶二年(1568年)三月,朱載坖又將趙貞吉留下,當經筵直講。 [9]  會文武邊臣議,欲招南兵十萬於張家灣。趙貞吉執意認為不可,當事者悟。復點會試總裁,奉命教吉士,仍充講讀編修,代祭孔子,為皇太子朱翊鈞(後來的明神宗)講《唐太宗喻太子章》。
隆慶三年(1569年)八月,趙貞吉以禮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入參機務,同諸閣臣入輔大政,協管詹事府事。 [10]  翌年(1570年)正月,加太子太保榮祿大夫,賜蟒袍鸞帶。二月,由首輔李春芳舉薦,兼掌都察院事。會有俺答之孫把漢阿吉等入降,趙貞吉力促和議。 [11] 
趙貞吉博學才高,但他為人好強,容易發怒,常常得罪人。對一些重臣,他也直呼其名,因此招致諸多怨恨。高拱張居正的名望、資歷都不如趙貞吉,但都在他之前得到重用。趙貞吉與他們都恃才爭強好勝,互不相讓。 [16]  後因非例考察科道之事,他與輔臣高拱不協,上疏請求歸鄉。隆慶四年(1570年)十二月,解都察院事。 [12] 

趙貞吉歸鄉著書

隆慶五年(1571年)初,趙貞吉得以致仕歸家,穆宗蔭封他的兒子趙鼎柱為左府都事。抵家後,門人請設教於聖水寺。三月,“隆慶和議”達成,穆宗因趙貞吉曾與其議,特蔭其子趙景柱為中書舍人。
隆慶六年(1572年)五月,穆宗駕崩,趙貞吉哭臨至水漿不入,因哀毀過度而患嗽疾。
萬曆二年(1574年),哀傷弟弟趙蒙吉先逝,有遲暮之感,乃於是年卜葬地於“寶峯”。
萬曆三年(1575年),趙貞吉杜門謝客,不復會講,匯秦漢而下三教遺言,作為內篇曰《經世通》 ,外篇曰《出世通》 ,匯三千年未經摺衷之籍,聚為一書,作內外二篇都序。此書尚未撰成,至冬末,嗽疾復作,遂輟編。

趙貞吉端坐而逝

萬曆四年(1576年)三月十五日(4月13日),趙貞吉端坐而逝,享年六十九歲。訃聞抵京師,明神宗為之輟朝一日,諭祭褒揚,諡號“文肅”,追贈少保 [13-14] 

趙貞吉主要影響

趙貞吉軍政建樹

趙貞吉自少年時代起即崇尚陽明學説,治學以經世致用、就實黜虛為要,反對空談之學,注重實用,他將理論與實踐結合,並將其貫穿於自己的整個政治生涯之中。
作為進入仕途的敲門磚,趙貞吉在自己殿試的策對文章中,便針對當時的社會弊端提出了自己的見解,其內容涉及國家安全、財政收支、農民負擔、整頓吏治等重大問題,策論切中時弊,並提出希望統治者於社會各方面實施針對性改革措施,這篇策對文章得到了時任都察院左都御史王廷相的高度認可,認為可以和漢朝賈誼的《治安策》相媲美。兩年後,因感於明世宗迷惑方術,不理朝政,而朝臣大多因循苟且,趙貞吉上《乞求真儒疏》,提出在全國範圍內廣泛徵聘人才的主張,結果惹惱了執政當局(“疏上,慨然有國無其人之感焉,閣臣見之皆不懌。”尹守衡·《明史竊》),被迫請假回籍暫避。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蒙古俺答部南下劫掠,抵達北京城外,並嚮明王朝要挾索貢。執政當局計無所出,召集百官商議,直至日中,無一人敢發一言,唯獨趙貞吉挺身而出,力排主和之議,並且提出了具體可行的應變措施,雖然後來被嚴嵩構陷遭到貶謫,但議和之議被否決,避免了明王朝與俺答議和後可能導致的“歲遣重使,輸以歲幣,而終不能塞虜人無厭之求,以召戎啓釁”(何良俊·《四友齋叢説》)的後果,可以説趙貞吉抗論於朝之舉,是功在社稷。
嘉靖朝仕途的挫折,並沒有讓趙貞吉放棄自己的政治主張,反而使其政治見識更加成熟。隆慶元年(1567年),他受召起復,即嚮明穆宗上萬言書《三幾九弊三勢疏》,其內容幾乎涵蓋朝政的各個方面,向皇帝提出需要注意的三種幾微之事(三幾)、必須去除的九種弊端(九弊)和需要改弦易轍的三大要害(三勢)。陳子龍等人在其所編撰的《皇明經世文編》中收錄此疏,並註批語:“公此一疏,不但事理明暢,文筆亦復高勁,不減賈太傅諸篇。”同樣將其與漢代賈誼相提並論,可見趙貞吉對國家治亂安危的關注是一以貫之的。趙貞吉此疏,問題尖鋭,議論深刻,革新主張具有可操作性,可惜並未得到皇帝足夠的重視。他也並沒有因此就閉口不言,在接下來的閣臣任職期間,他陸續上了《議邊事疏》《論營制疏》,包括其之前所上的《練馭議》《調兑議》,是他側重在國家邊防事務方面提出的改革主張,希望通過營制、馬政、軍制等方面的革新,可以一改明朝中後期邊防廢弛、兵力疲弱的現狀,達到提高國家軍事實力的目的,然而因為趙貞吉個性豪直,終被排擠致仕,他的改革主張並沒有得到實施的機會。
隆慶四年(1570年)十月,宣大總督王崇古上報韃靼俺答汗之孫把漢那吉率其屬阿力哥等十人來降,此事在明廷引起激烈爭論。當時,趙貞吉對首輔李春芳説: “這也是邊疆的一件幸事。”隨後兵部奏上把漢那吉來降之事,李春芳在票擬中僅批答“是”。趙貞吉説:“大約是那些浮言視此事將開啓邊釁,但自從俺答橫行的五十餘年見,每年所需邊餉數百萬,哪一年沒有邊患,哪裏決定於納降呢?事關廟謨,如今只應從閣中奏請暫且授予投降者官職,以撫慰來歸者之心。而制約虜人(韃靼)的機宜,應該讓督撫自行謀劃。”隨後他聯合李春芳共同票擬,甚至直接和王崇古通信以表示支持。最終,在趙貞吉與閣臣李春芳、高拱、張居正等人的力贊下,明廷同意王崇古的建議,授予把漢那吉官職,並“速令俺答獻出叛人趙全等”,以交換把漢那吉,而俺答所求的封貢事宜也可以商議施行。後來俺答送還趙全等,增強了明蒙雙方的互信,對以後局勢一步步向明朝定策封貢互市的發展可謂非常重要。 [43] 
從“庚戌之變”到“隆慶和議”,趙貞吉對於戰與和的主張,都能審時度勢,以國家民族的最高利益為基準,做出自己的決斷,足以展現其在國家軍事方面的卓越見識。

趙貞吉學術思想

趙貞吉被認為是王學傳承之一的泰州學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其創立者為王陽明嫡傳弟子王艮,其學術理論以“格物”為要,認為士人修身的目的在於知善知惡,為善去惡,積極參與社會政治活動,要幹實事,把人的自然本質和社會本質統一起來,其學派的傳承關係,脈絡大致為“心齋(王艮)之後,為徐波石(徐樾),為顏山農(顏均)。蓋心齋真英雄,故其徒亦英雄也。波石之後為趙大洲,大洲之後為鄧豁渠。”他曾與當時的王學傳承者唐順之(荊川)、徐樾(波石)、王畿(龍溪)、羅洪先(念蓭)、趙時春(浚谷)、胡直(廬山)、蔣信(道林)、孫應鰲(山甫)等相交論學。
趙貞吉的實學思想與王艮的格物説一脈相傳,他認為人皆可為聖賢,需要靠自己不斷學習修養,克服干擾本心的慾念,時常自修自淨,就可以不斷完善自己的道德修養,但他並不以自身道德修養完成為目的,而是主張要有所作為,即出世為經世之用,在幹實事時,也時刻不忘完善自我,即經世為出世之體。他認為一個有道君子,只要心存仁義,不斷完善自我,則或儒或釋或道皆無不可,他也從不避諱自己談禪修道,曾與萬鹿園(萬表)在京郊談禪,觀者甚眾,引為一時輿論浪潮之先,他對於傳統的朱子理學將釋道斥為異端的理論很不以為然,並且親身實踐,得出結論,“禪不足以害人明,蓋以身證之,非世儒徒以口説諍論可比也。”(《與趙浚谷中丞書》)雖為王學傳承者,趙貞吉的學術理論又與王陽明有不同之處,《罪惟錄》中論及趙之學術特點,“跡文肅所著述,儒禪兼,以是為文成之學也,而不大見其用於文成。……在文成學擬禪,而不言禪,在文肅學擬禪之學,不必不言禪,此有同異微分處。”
王陽明學説提倡知行合一,趙貞吉也是這麼要求自己的,所以他“身居臣子之地,每懷經世之願;心慕道德之門,時發出世願。”(《祭古聖賢文》)經世、出世,都統一於趙貞吉身上,並貫穿其一生。做官時就要有所作為於國有益,不做官時則致力講學,為社會培養人才。
趙貞吉一生重視人才培養,在朝在野都多次進行講學活動,從者甚眾,“師事趙老者,在朝盈朝,居鄉滿鄉。”在翰林院任職時,給司禮監宦官、國子監學生講學,同時也作為日講官,給穆宗講學。他的學生中,有鄧林材、鄧林喬兄弟、龔懋賢這樣的出仕為官者,也有鄧豁渠這樣的離經叛道者,不一而足。
趙貞吉致仕歸裏後,忽生勇猛之志,擬潛心編撰《經世通》和《出世通》,把古代典籍分別用經世、出世二題貫通起來。這兩部書規模宏大,卷帙浩繁,計劃多達三千多卷,惜乎天不假年,二書開局編輯不久,趙貞吉就病重謝世,未能成書。

趙貞吉文學造詣

趙貞吉的文學成就,即在當時就享有盛名,與楊升庵(楊慎)、任少海(任翰)、熊南沙(熊過),並稱為“蜀中四大家”。其文如其人,雄快豪邁,氣韻不俗,除被人以賈誼相比的兩道上疏外,其亦有《洗心亭記》《求放心齋銘》《克己箴》《掌石賦》等殊為可讀。其詩作文學價值尤為可觀,傳世五百餘首,尤以七言見長。
趙貞吉的詩學陶潛、李白白居易等人,有真情,去矯飾,有個性,去蹈襲,放縱自如,一瀉千里,常有奇巧之句,令人讚歎不已。清人錢謙益評價他的作品:“公為詩駿發,突兀自放,一洗台閣嬋媛鋪陳之習。其文章尤為雄快,殆千古豪傑之士,讀之猶想見眉宇。”許孚遠則認為其“文章俱自胸襟流出,追風逐電,不可捉摸,非史非漢,非韓非蘇,而超然遠覽,睥睨古今,自成一家之文也。詩格韻大似李白,其得諸無意,信口拈成,又絕類寒山拾得語”。
其青年時代,因曾經出使蘭州,親眼見識過邊防重鎮,軍營較場,詩風接近邊塞詩派高適岑參,多表現其為國立功、身任天下的雄心壯志,英氣勃勃,豪氣縱橫,如《雜詠六首》《臨洮院後較射亭放歌行》《薦福寺贈別趙中丞》等可為代表。中年時期,仕途上的坎坷,磨礪了他的意志,讓他對於世情和國情有了更深刻的認識,而自身的經歷,也讓他對古今英雄失路產生了許多體念和認同,故而才有《望紫柏山》中“君不見京洛紅塵多更深,英雄着地皆平沉。”之句。而其寫景述懷之作,則具備更高的文學價值,其七言歌行體作品,文辭華美,不必俗語,明白曉暢,音韻和諧,換韻自然,藝術上追蹤李白白居易,以《望紫柏山》《眉山歌》《遊華山至華州夜飲王太史草堂醉中留別》等篇可為其中代表。

趙貞吉歷史評價

楊廷和:“孟靜,社稷臣也。” [17]  罪惟錄》引
胡直:“公孝友天至,從綰髮與弟頤吉(此處應為蒙吉)自相師友,剛忠英偉,稱其氣貌,解褐即身任天下,憂先一世,雖百千挫不回,稍激勇退倬,有鳳翔千仞之志,至其學問淵源,上探堯孔之微,而幷包逮於伯陽、子羽,爰遠泥洹,雅自命曰:經世、出世。其亦希古之博大人哉!將與天地精神往來遨乎其初!荀楊諸子,未足窺其奧也。海內士業文章者,爭高模擬。公負特操,不襲人後,而博辨雄深,環瑋變化如出溟海、起神龍,不可端崖,要歸於道。”(《少保趙文肅公傳》
姜寶:“今世論學者多陰採二氏之微妙,而陽諱其名,公於此能言之,敢言之,又訟言之,倡言之,而不少避忌,蓋其所見真,所論當,人固莫得而訾議也,於乎若公其可謂豪傑而聖賢矣。”(《趙文肅公文集序》
孫應鰲:“公平生素秉真慧,洞契元銓。有疏觀性命之志,含醖萬象,條達九流;有雄視今古之識,矯歷奇服,慷慨謀國;有盡瘁邦家之節,道合則從,時違斯止;有粃糠塵世之介,良由本體,澄澈精悟默成。故屢進不喜,數罷不憂,任勞怨不詘,觸權勢不懼,真人倫之師表,世儒之筮龜也。”(《趙大洲墓誌》 [18] 
何良俊:“近代宰相,不由中人援引,則是營求而得,唯趙大洲入閣,出自聖裁。……然其人秉心持正,且剛直有口,遇事輒發,不能藏垢,……然一直不容於羣枉,故不久而論罷。大洲每遇事泥古,不通時變,誠亦有之,然其忠誠許國,奮不顧身,何可掩也。夫山有猛獸,藜藿不採,朝廷豈可一日缺諷議之臣,留之以箴儆於國可也,何故羣擠而力排之。昔晁錯喜言事,遂為袁盎所陷,後人作忠鳥傳以哀之。李令伯言,仕無中人,不如歸田,蓋從古而然矣。”(四友齋叢説
蔡汝南:“此兄(趙貞吉)堅凝峻拔,迥駕流輩。”(《與陳給事中虛峯》
霍與瑕:“師於國家重務,片言立斷,有不可者,厲聲折之,人不能當其下風,然行雲流水,一過即休,未嘗有絲毫芥蒂胸中。汲引後進,愛惜人才,容納直言,為朝廷開言路,每惓惓也。……公學為帝師,才堪王佐,不吐不茹,至大至剛,此其鐘山嶽之間氣,為一代之偉人。”(《祭大洲趙尊師閣老》
陳文燭:“至求真儒一疏,將望世廟以大有為之君,而自許以明世之臣。所云周家累世而弔民混一之業付諸渭濱;殷道方隆而鹽梅舟楫之寄託諸傅嚴。投竿釋鍤,起定台衡,乃先生終身廟廊,進必以正。當時最患者北虜耳,惓惓於練兵選將。而隆慶諸疏,視宣諭將士者氣不少變。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故形之奏對講説者愷且直,見之記述論贊者恪且嚴。詩歌雄偉,銘誄典實,符采彪炳,暉麗灼燁,真如三峨萬仞,屹然青天之上。又如二江合流,東注而之海也,即操染家不能窺其萬一。先生遭逢明主,豈不知涉世之難乎,而不肯少貶以徇人。日倡正學,興起事功,意未嘗不在唐虞殷周也。及其未究,退居於蜀,垂白著書,推以訓世,而衞道之心愈悲矣。或謂先生犯顏敢諫,類合州鄒吉士汝愚;耿介恬退,類重慶劉文簡公;精白一心,勤勞王家,類新都楊文忠公;韻宇宏深,博蹇好修,類裏中劉文肅公。夫四公皆天下士,以先生方之,可謂有光於蜀之前修,而要之不足以概先生也。乃先生真學聖人而未至者與!先按察公每言,海內道義交久而真者,惟趙孟靜一人耳,而先生寓書惓切汲引佞。”(《趙文肅公文集序》
許孚遠:“先生少掇嵬科,官居館閣,而衣疏茹淡,絕遠聲色,終其身有簞瓢陋巷之風。品格孤高,一塵不染,而忠君孝親濟世利物出於天性,皇皇焉有畏天命而悲人窮之意。天資敏異,於學無所不窺,而好善如飢渴,天下有才慧好修之士,雖在韋布後生,靡不樂取之以為友。平生言無矯飾,行無依違,進退綽如也。是故釋褐之初,讀書中密,受異知於世廟。中遭權奸傾陷,竟不可得。後事穆廟,經筵日講,箴誨慨切,先帝為之改容,至幸太學賜坐。蓋先生心志光明,丰神磊落以能感悟聖主,風動海內,嗚呼!此豈尋常之所可及也哉!先生當在庚戌,虜迫京城,而以宮坊挺身宣諭將帥。及己巳虜入大同,而以內閣劾奏督撫之欺罔,正氣凜凜,迄今猶有生色。議復禁軍隸五府舊制,使分營操練,以強兵杜釁,有桑士之先謀。諫止非例考察,以愛惜言官,培養國脈,權宰陰為之奪氣。此立朝數事,皆可為後世法。至虜酋俺答乞貢市於朝,廷議下政府,羣公相顧躊躇,賴先生立斷,以去就爭之然後決,其所為贊大謀而定國是有如此,世莫能盡知己。然而世之君子鹹謂先生意氣慷慨激烈,不足於温和,是以不能究其用。愚竊謂先生之才、之節、之學、之識,使伊周在列,必有同心斷金之利。假令獻可替否於一堂之上,謇謇諤諤,乃其所深取,而忍於排擯之耶?吾是以悲先生之不遇也。正直之道不諧於流俗久矣,非儘先生之過也。”(《趙文肅先生文集序》
尹守衡:“趙貞吉亦一瑰奇之士,讀其請求真儒一疏,睨視一代之朝紳,何英雄之欺人也!比及庚戌,追念往日告君之言,士有鷹揚之略,能斬胡酋之首,懸於太白之旗者,何人哉!赫赫天朝,不得借一管(仲)、樂(毅)於燕齊之小國,真可為之於邑。貞吉自顧其身,徒負請纓之志,且不免於荔浦之行,豈命也夫!迨至入參密勿(務),總攝台綱,已葉於商王夢賚之秋,所與共調商鼎者,乃在於剛愎自用之新鄭(指高拱),顧昧師濟之義,一以意氣相加,遺其去。克諧德讓之風亦已遠矣!往昔所稱休休有容之度,豈猶愧於一個臣乎!”(《明史竊》
高啓愚:“公為人英邁豪傑,亢直不阿。起文學侍從,輒以經世大業自喜,好講古黃石素書。……公既以塊獨孤忠受知主上,憤人臣阿比成風,政體隳壞,懷私匿情,俗弊財殫,慨然欲以身振而新之。諸所擘畫天下大計,務在闢公羊之路,塞朋黨之門。海內蒸蒸,想望風采;而同事者忌其英偉,復陽羨而陰擠之,使不得久於其位以去。乃至今薦紳大夫追語公當日事,猶撟舌不能下,以為天挺人豪,氣蓋一世,而不知其本有在也。……公之學,淹貫羣流,博綜千古,冥收逖覽,靡所不及。而尤深明出世之旨,於道籤禪宗,各晰其微言,以合於性命。故其學日益深,而神日益凝,淵淳海蓄,世莫得究其涯涘。一旦臨大事,神光所露,薄虹霓而亙雲天,愈抑愈顯,至於百折曾不少衰。即以其士苴緒餘,摛為文辭,亦莫不高朗雄健,射鬥凌空,而不可向遏。何則?其所從來者有本也。而世徒與慷慨功名之士扼腕遊談者提衡而語,渺之乎知公哉!”(《趙文肅公文集序》
何喬遠:“貞吉意氣自好,躁亦不免。其言論風采,可想見矣。” [39] 
鄧林材:“先生自沖年以至垂老,學術凡幾更歷:始焉求道於載籍,既而潛心於本體,既而顯設於事,為晚而加意於著作事,與年易道,與時遷,然而精神意向終始惟一而隨處自得:以性命了悟為宗也。故其論學,一洗陳言,直指本體,廓披聖途,誕登道岸,所謂愈真切愈易簡,愈易簡愈真切,在能者從之耳。有論先生之學者曰,以性命為根,文章其枝葉,以經濟為用,以出處其蘧廬。”(《趙文肅公年譜序》
袁宏道:“蜀中,高士藪澤也。近代性命之學,始於趙文肅。嘗竊讀公書,出入禪儒,而去其膚,關、閔所未及也。”《壽何孚可先生八十序》
  • 剛忠英偉,稱其氣貌。議論慷慨,有孔文舉、蘇子瞻之風。身任天下之重,百折不回。
  • 公為詩駿發,突兀自放,一洗台閣嬋媛鋪陳之習。其文章尤為雄快,殆千古豪傑之士,讀之猶想見眉宇。” (《列朝詩集小傳·趙宮保貞吉》
張惟賢等:“生平自負特操,不襲人後。身任天下,百挫不回。大都才雋而博,氣剛而忠,貞吉有焉。其學多本餘姚而雜以二氏,蓋亦好高之過雲。” [19]  《大明神宗顯皇帝實錄》
張岱:“吾讀趙文肅奏議,未嘗不唏噓慨嘆,想見其為人。文肅剛忠英偉,宋之李綱趙鼎不是過焉。雖受知於世廟,一阻於相嵩,且阻於相拱,名為見用,而實擯棄之。救時宰相乃屈為伴食,其肯靦顏在列乎?蚤賦歸來,聚徒講學,又豈得已也哉!巷有惡犬,沽酒者不至,餘蓋重為朝廷惜之矣。” [20] 石匱書
王藩臣:“吾蜀趙公文肅,以天挺豪傑之才,負直方不回之性。自起家至爰立,其功與節之著於世,烈矣,而猶不克盡行其志氣。公之志其在文乎!公為文無慮數十萬言,談之皆日星麗而江河流,雲霞蒸而草木蔚,精采璀璨,致使人不敢逼視己;譏諷嘿思,則渾灝龐博,若元氣之胚,萬象莫測也。嗟乎!此豈當世修詞之士所可操觚而得其似者哉?公於文,蓋出氣者全也,方公在館閣時,虜寇三輔,獨發大議,力詛貢市,旋奉璽書勞諸軍。時戎馬載道,白刃充斥,瀕殆者屢而公色不變。至謗遐荒,沉下秩,磨幸相之牙,中含沙之毒,棲遲且數十年,而公志不變。既已遭明主,柄大政,毅然以破黨與振積怠為己任。首揆異意,謗議盈廷,公遂決去矣。其出處大節如此!非夫配義與道之氣充胸塞體,惡有常變不渝、初終彌厲、震盪一世、赤幘千古者乎?宜其發文章雄偉不羣如是!倘亦莊氏所謂怒者非歟!昔吾鄉蘇文忠(蘇軾)敍張樂全之文,比於漢世二公,謂北海志大而論高,英偉奇傑之氣,一時所宗,讀其書慨然有烈丈夫風。諸葛孔明不以文自明,至《出師表》簡而盡,直而必肆。大哉言乎!非秦以來以事君為悦者所能至也。文忠之論偉矣,樂全其克當之。今當之者,惟吾文肅公也。”(《重刻大洲先生趙文肅公文集序》)
黃宗羲:“先生之學,李贄謂其得之徐波石。……先生之所謂“不足以害人”者,亦從彌近理而大亂真者學之。古來如大年、東坡、無垢、了翁一輩,皆出於此。若其遠理而失真者,則斷斷無一好人也。” [21] 明儒學案
李樂:“趙公,號大洲,為人峭直梗介,不阿隨。”(《續見聞雜記》)
查繼佐:“跡文肅所著述,儒禪兼,以是為文成(王守仁)之學也,而不大見其用如文成。新鄭(高拱)以褊忌故仵文肅,卻不能奪文肅,聖水寺固在也。在文成學擬禪,而不言禪;在文肅學擬禪之學,不必不言禪。此有同異微分處。” [17]  (《罪惟錄》)
張廷玉等:
  • 貞吉學博才高。然好剛使氣,動與物迕。九列大臣,或名呼之,人亦以是多怨。高拱、張居正名輩出貞吉後,而進用居先。鹹負才好勝不相下,竟齟齬而去。 [22] 明史
  • 貞吉負氣自高,然處傾軋之勢,即委蛇,庸得免乎?(《明史》 [22] 
蔡東藩:“夫俺答雖稱狡詐,而未嘗有入主中原之想,觀其大掠八日,飽颺而去,可知趙貞吉之主戰,未嘗非策。果令宸衷獨斷,奮發有為,則豈竟不足卻敵?” [23] 明史演義

趙貞吉軼事典故

兄弟情深
趙貞吉同小自己兩歲的弟弟趙蒙吉關係和睦,終生未曾遠離。在為趙蒙吉撰寫輓詞時,趙貞吉講了一個父於他們出生時的故事、他寫道,在他出生前,母親餘氏夢見兩個小和尚,一個穿黑袍,一個穿白袍,兩人都拽着她的袖子要求住宿。穿黑袍的小和尚緊抓不放,就這樣,他就出生了;後來,母親又夢見了那個穿白袍的小和尚,他弟弟便出生了。趙貞吉還寫道,他們小時候經常像佛像一樣端坐,還總在一起玩耍,和睦有加。 [33] 

趙貞吉人際關係

關係
姓名
簡介
先祖
趙雄(1129-1194)
字温叔,宋孝宗時宰相,封衞國公。卒贈少師諡號“文定”。
祖父
趙文傑
字士英,號桂窩,舉人,官至雲夢知縣,追贈尚書。
父親
趙勣
號靜山主人,官贈翰林編修,追贈禮部尚書兼翰林院學士,世稱“資政公”。
母親
餘氏
初贈孺人,後贈夫人。
原配
陳氏
繼室
李氏
——
側室
郭氏
太恭人
二弟
趙蒙吉(1510-1574)
字仲通,號圭洲,少號小洲。貢士,官至國子監學正
三弟
趙頤吉
字正甫,舉人,官曆唐縣令。曾隨兄於庚戌之變時奔赴前線軍營宣諭,散金犒軍。
幼弟
趙復吉
——
長子
趙鼎柱(趙台鼎)
字長玄,號金泉,於醫學頗有建樹,輯著有《脈望》,官曆蜀王府左長史。
次子
——
質美能詩文,早亡(《松窗夢語》載其溺死於沱江之中)。
三子
趙景柱
字見泉,以父蔭中書舍人
孫子
趙祖蔭
鼎柱子,以祖蔭中書舍人,官曆雲南尋甸軍民府知府。
以上內容來源 [24-27] 

趙貞吉主要作品

趙貞吉著有《文肅集》二十三卷(《四庫總目》)行於世。《皇明經世文編》卷254~卷255輯有《趙文肅公文集》兩卷。 [15]  今人官長馳根據清光緒十七年(1891年)內江四祠刻本為底本,並以多種地方誌為參校本,對《趙文肅公文集》作了重新的整理和箋註,於1999年出版了《趙貞吉詩文集註》,共計二十三卷。除此之外,後世補輯的還有《趙太史詩鈔》六卷、《文鈔》十卷、《經義進講錄》一卷、《述疑作》二通等。《趙太史詩鈔》按內容分為《館中稿》一卷、《行役稿》三卷、《留都稿》一卷及《家居稿》一卷。《經義進講錄》是趙貞吉任日講官所進講的內容,部分收錄於《趙文肅公文集》中。《經世通》和《出世通》分別為二門八部和二門四部,共計1200餘卷,但因趙貞吉離世而僅有內外篇的序文。 [36-37] 

趙貞吉人物爭議

關於趙貞吉的卒年,《明神宗實錄》記載為萬曆四年十二月 [19]  ,《明史》記載為萬曆十年,二者相去五年有餘。而有不少明末的史料顯示趙貞吉卒於萬曆四年(1576年),壽終於六十九歲。其證據在:
一、黃宗羲在《明儒學案》中記載趙貞吉“萬曆四年三月十五日卒,年六十九,贈少保,諡文肅。” [21] 
二、李贄在《續藏書》卷十二《內閣輔臣傳》記載:“少保趙文肅公,丙子(萬曆四年)三月薨,春秋六十九。” [2] 
三、傅維鱗的《明書》卷一百十五記載:“趙貞吉……萬曆四年丙子三月卒,年六十九。”
以上三書的成書年代都早於《明史》,其記載應更為準確。因此,可以論證趙貞吉卒於萬曆四年(1576年)三月。

趙貞吉後世紀念

  • 墓葬紀念
重新修建落成的趙貞吉墓 重新修建落成的趙貞吉墓
趙貞吉墓位於四川省內江市市中區四合鄉三山村12組碑亭灣,於2008年8月中旬被發現。經發掘勘測,墓葬為典型明代形制風格石室墓,由加工製作精細的條石、板石砌築而成,再以封門石板封堵墓口、墓頂。
墓室平面呈長方形,平頂,內空最高1.63米。一前室橫貫靠前,兩端分別線刻文臣、武將站像,有鎮墓守護之意。後室分為三個棺室,前室一側對應三個龕台,作置放祭品或隨葬物之用。
趙貞吉墓室由甬道、主室和兩側室組成。甬道左右兩側壁線刻文、武官員站立畫像;三後室居中為趙貞吉棺室,長2.78米,寬1.26米,主墓室石質門框雕鑿楹聯一副:“三朝元老忠良墓,一代名儒理學塋。”正壁刻有清晰精美侍者圖,豎行楷體書寫“明敕建少保趙文肅大洲墓”。左右兩側室的正壁也分別刻有“一品夫人陳氏墓”和“太恭人郭氏墓”。三室墓頂均為平頂,整個墓室面積為17平方米。經考古人員隊初步發掘清理、拍攝、測繪、拓片等程序,並參考比對相關文史資料後確認,古墓主人為明朝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趙貞吉夫妻。
趙貞吉主室左、右分別安葬兩夫人,古人左尊右卑,左棺室葬原配夫人,後壁正中題:“正德丙寅年七月十六日吉時生 一品夫人陳氏墓 嘉靖丁未年六月二十一日吉時卒”。右棺室葬側室,後壁正中題:“太恭人郭氏墓”。整座墓為趙貞吉夫妻合葬,面積約17平方米。相對於墓主人的官品等級身份,墓室規模面積並不為大。墓內裝飾,並不浮華,堪稱簡約。
發掘清理中,觀察到由於1952年的破壞性挖掘,三墓室中三具頭顱、遺骨基本完整。淤土中棺木腐蝕嚴重,尚可辨認。趙貞吉棺室後壁靈位上方圓形凹槽所嵌辟邪用銅鏡已被撬走。整個墓室有明顯擾亂翻動跡象。更為遺憾的是,按例墓中應存的記述主人生平、德績的墓誌銘和數量不詳的隨葬品皆無蹤影。從墓主趙貞吉1576年辭世下葬計算,至2008年考古人員進入墓內,已整整432年。 [28] 
自2008年底開始,趙貞吉墓園之修葺工程已展開,並於2009年4月4日在市中區四合鄉三山村舉行趙貞吉墓園落成、祭拜典禮。
  • 歷史遺蹟
相關碑刻
相關碑刻(2張)
1、陝西漢中留壩縣紫柏山張良廟內《懷山好》石碑 [30] 
2、法門寺“大洲詩刻” [31] 

趙貞吉藝術形象

趙貞吉文學形象

在《大明王朝1566》《帝國首輔:張居正》《大明風雲300年》及《嚴嵩與徐階》等多部作品中出場。

趙貞吉影視形象

2007年電視劇《大明王朝1566》:徐敏飾演趙貞吉。 [42] 
徐敏飾演的趙貞吉

趙貞吉戲劇形象

內江市紀委監委取其“懲貪治霸”故事,創作了廉潔川劇《趙貞吉懲貪》,以巡演方式教育當地黨員幹部。 [31]  [34] 

趙貞吉史料索引

《名山藏·卷八十》 [39] 
明儒學案·卷三十三·泰州學案二》 [29]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 [22] 
參考資料
  • 1.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趙貞吉,字孟靜,內江人。六歲日誦書一卷。及長,以博洽名。最善王守仁學。
  • 2.    邱少華(注).《李贄全集註》(第十冊):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0.5
  • 3.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舉嘉靖十四年進士,選庶吉士,授編修。
  • 4.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時方士初進用,貞吉請求真儒贊大業。執政不懌,因請急歸。
  • 5.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還朝遷中允,掌司業事。
  • 6.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俺答薄都城,謾書求貢。詔百官廷議,貞吉奮袖大言曰:“城下之盟,《春秋》恥之。既許貢則必入城,倘要索無已,奈何?”徐階曰:“君必有良策。”貞吉曰:“為今之計,請至尊速御正殿,下詔引咎。錄周尚文功以勵邊帥,出沈束於獄以開言路;輕損軍之令,重賞功之格;遣官宣諭諸將,監督力戰,退敵易易耳。”時帝遣中使瞷廷臣,日中莫發一語。聞貞吉言,心壯之,諭嚴嵩曰:“貞吉言是,第不當及周尚文、沈束事耳。”召入左順門,令手疏便宜。立擢左諭德兼監察御史,奉敕宣諭諸軍。給白金五萬兩,聽隨宜勞賞。初,貞吉廷議罷,盛氣謁嚴嵩。嵩辭不見,貞吉怒叱門者。適趙文華至,貞吉復叱之。嵩大恨。及撰敕,不令督戰,以輕其權,且不與一卒護行。時敵騎充斥,貞吉馳入諸將營,散金犒士,宣諭德意,明日即覆命。帝大怒,謂貞吉漫無區畫,徒為尚文、束遊説。下之詔獄,杖於廷,謫荔波典史。
  • 7.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稍遷徽州通判,進南京吏部主事。
  • 8.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四十年,遷至户部右侍郎。廷議遣大臣赴薊州督餉練兵,嵩欲用貞吉,召飲示之意。貞吉曰:“督餉者,督京運乎,民運乎?若二運已有職掌,添官徒增擾耳。況兵之不練,其過宜不在是,即十户侍出,何益練兵?”嵩怫然罷。會嵩請告,吏部用倉場侍郎林應亮。比嵩出,益怒。令都給事中張益劾應亮,調之南京,而改用僉都御史霍冀。益又言:“督餉户部專職,今貞吉與左侍郎劉大實廷推不及,是不職也,宜罷。”於是二人皆奪官。
  • 9.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隆慶初,起禮部左侍郎,掌詹事府。穆宗幸太學,祭酒胡傑適論罷,以貞吉攝事。講《大禹謨》稱旨,命充日講官。貞吉年逾六十,而議論侃直,進止有儀,帝深注意焉。尋遷南京禮部尚書。既行,帝念之,仍留直講。
  • 10.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三年秋,命兼文淵閣大學士參預機務。貞吉入謝,奏:“朝綱邊務一切廢弛,臣欲捐軀任事,惟陛下主之。”帝益喜。會寇入大同,總兵官趙岢失事,總督陳其學反以捷聞,為御史燕如宦所發。貞吉欲置重罰,兵部尚書霍冀僅議貶秩。貞吉與同官爭不得,因上言:“邊帥失律,祖宗法具在。今當事者屈法徇人,如公論何?臣老矣,效忠無術,乞賜罷。”不許。俄加太子太保。貞吉以先朝禁軍列三大營,營各有帥,今以一人總三營,權重難制。因極言其弊,請分五營,各統以大將,稍復祖宗之舊。帝善之,命兵部會廷臣議。尚書霍冀前與貞吉議不合,頗不然其言。廷臣亦多謂強兵在擇將,不在變法。冀等乃上議三大營宜如故。惟以一人為總督,權太重,宜三營各設一大將,而罷總督,以文臣為總理。報可。
  • 11.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初,給事中楊鎔劾冀貪庸。帝已留冀,冀以鎔貞吉鄉人,疑出貞吉意,疏辨乞罷,且詆貞吉。貞吉亦疏辨求去。詔留貞吉,褫冀官。其後營制屢更,未逾年即復其舊,貞吉亦不能爭也。俺答款塞求封,貞吉力贊其議。
  • 12.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先是,高拱再入閣即掌吏部。貞吉言於李春芳,亦得掌都察院。拱以私憾欲考察科道。貞吉與同事上言:“頃因御史葉夢熊言事忤旨,陛下嚴諭考核言官,並及升任在籍者。應考近二百人,其中豈無懷忠報主謇諤敢言之士?今一以放肆奸邪罪之,竊恐所司奉行過當,忠邪不分,致塞言路,沮士氣,非國家福也。”帝不從。拱以貞吉得其情,憾甚。及考察,拱欲去貞吉所厚者,貞吉亦持拱所厚以解。於是斥者二十七人,而拱所惡者鹹與。拱猶以為憾也,嗾門生給事中韓楫劾貞吉庸橫,考察時有私。貞吉疏辨乞休,且言:“臣自掌院務,僅以考察一事與拱相左。其他壞亂選法,縱肆作奸,昭然耳目者,臣噤口不能一言,有負任使,臣真庸臣也。若拱者,斯可謂橫也已。臣放歸之後,幸仍還拱內閣,毋令久專大權,廣樹眾黨。”疏入,竟允貞吉去,而拱握吏部權如故。
  • 13.    《明儒學案·卷三十三·泰州學案二》:萬曆四年三月十五日卒,年六十九。贈少保,諡文肅。
  • 14.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萬曆十(應作四)年卒,贈少保,諡文肅。
  • 15.    [明]趙貞吉撰、官長馳注.《趙貞吉詩文集註》:巴蜀書社,1999年
  • 16.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貞吉學博才高。然好剛使氣,動與物迕。九列大臣,或名呼之,人亦以是多怨。高拱、張居正名輩出貞吉後,而進用居先。鹹負才好勝不相下,竟齟齬而去。
  • 17.    查繼佐.二十五別史 18-21 明書 1-4:齊魯書社,2000-05:1878
  • 18.    民國內江縣誌.中國地方誌集成·四川府縣誌輯·23冊:巴蜀書社,1992
  • 19.    張惟賢、葉向高、劉一燝、韓爌、史繼偕、顧秉謙、丁紹軾、黃立極、馮銓等.明神宗實錄:明朝官方修史,明崇禎三年十一月修成:卷57
  • 20.    [明]張岱.《石匱論贊》:故宮出版社,2014-08
  • 21.    《明儒學案·卷三十三·泰州學案二》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7-23]
  • 22.    《明史·卷一百九十三·列傳第八十一》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6-08-29]
  • 23.    明史演義:追狡寇庸帥敗還 開馬市藎臣極諫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7-06]
  • 24.    《松窗夢語·卷六》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16-08-31]
  • 25.    趙貞吉.趙文肅公文集:四庫全書·集部,清代
  • 26.    陳文新、何坤翁、趙伯陶.《明代科舉與文學編年》:武漢大學出版社,2009-9-1
  • 27.    曹孔恕、黃世傑.內江市市中區文史資料選輯·24·《趙貞吉年譜》.內江:內江新華印刷廠,1986:64-78
  • 28.    四川發現一座明代尚書墓 僅存的一個頭骨  .鳳凰網[引用日期2012-06-26]
  • 29.    黃宗羲.明儒學案:中華書局,2008年
  • 30.    行者老張的張良廟遊記 - 留壩遊記 - 留壩縣人民政府  .留壩縣人民政府網.2020-08-25[引用日期2021-11-08]
  • 31.    三秦都市報數字報-揭開法門寺 “大洲詩刻”秘聞  .揭開法門寺 “大洲詩刻”秘聞.2018-11-01[引用日期2021-11-08]
  • 32.    趙貞吉  .中國大百科全書[引用日期2023-05-31]
  • 33.    [美]富路特,房兆楹 原主編;李小林,馮金朋 主編.明代名人傳 哥倫比亞大學 1:北京時代華文書局,2015-04:172-174
  • 34.    翔龍山摩崖石刻“大千詩碑”裏的趙貞吉  .金台資訊[引用日期2023-05-31]
  • 35.    趙貞吉  .中國大百科全書[引用日期2023-05-31]
  • 36.    陳若愚. 《趙貞吉文章評述》[J]. 內江師範學院學報, 2008, (03): 12-17
  • 37.    張克偉. 《明儒趙貞吉之行履實錄及著作》[J]. 西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11: 15-21
  • 38.    陳寒鳴 著.李贄學譜附焦竑學譜:孔學堂書局,2020-06:93
  • 39.    《名山藏·卷八十》  .國學大師[引用日期2024-02-14]
  • 40.    夏徵農.大辭海 中國古代史卷:上海辭書出版社,2005:899
  • 41.    《大明世宗肅皇帝實錄》卷174:嘉靖十四年四月……戊申,改進士趙貞吉……為庶吉士,送翰林院讀書。
  • 42.    大明王朝1566 第1集(“演員表”趙貞吉飾演者見45:10左右)  .優酷[引用日期2024-02-17]
  • 43.    陳旭.明代俺答封貢中李春芳和趙貞吉之作用考論[J].山西檔案,2015(06):154-158.
  • 44.    《大明世宗肅皇帝實錄》卷196:嘉靖十六年正月……詔授庶吉士李璣、趙貞吉……俱翰林院編修。
  • 45.    《大明世宗肅皇帝實錄》卷256:嘉靖二十年十二月……遣隆平侯張偉等為正使,翰林院編修趙貞吉等為副使,持節冊封肅王弼桄嫡長子縉炯為肅世子……高氏為延川王妃。
  • 46.    《大明世宗肅皇帝實錄》卷295:嘉靖二十四年閏正月……癸巳,大學士嚴嵩等請續纂大明會典,除先次纂輯已完外,今自嘉靖八年起至二十三年,止一應事宜,照前凡例續收附入,以成全書。報可。已乃命……編修李璣、趙貞吉……為纂修官。
  • 47.    《大明世宗肅皇帝實錄》卷359:嘉靖二十九年四月……升翰林院編修趙貞吉為右春坊右中允,管國子監司業事。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