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左思

編輯 鎖定
左思(約250年—305年),字泰衝 [1]  (《晉書》作太沖,考當時並無太字字形,當以墓碑為正,詳見下文“相關爭議”一節)齊國臨淄(今山東臨淄)人,西晉著名文學家。其《三都賦》頗被當時稱頌,造成“洛陽紙貴”。另外,其《詠史詩》《嬌女詩》也很有名。其詩文語言質樸凝練。後人輯有《左太沖集》。
左思自幼其貌不揚卻才華出眾。晉武帝時,因妹左棻被選入宮,舉家遷居洛陽,任秘書郎。晉惠帝元康年間依附權貴賈謐,成為文人集團“魯公二十四友”的重要成員。永康元年(300年),因賈謐被誅,遂退居宜春裏,專心著述。後齊王司馬冏召為記室督,不就。太安二年(303年),因張方進攻洛陽而移居冀州,不久病死,終年五十五歲。
本    名
左思
太沖
所處時代
西晉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齊國臨淄(今山東臨淄)
出生日期
約250年(魏嘉平二年)
逝世日期
305年(永興二年)
主要作品
《三都賦》《齊都賦》《左泰衝集》
主要成就
洛陽紙貴

左思人物生平

編輯
左思 左思
左思(約250~305),字太沖,齊國臨淄(今山東淄博)人,西晉詩人。左思家世儒學,出生寒微。其父左熹,字彥雍,起於小吏,曾任武帝朝殿中侍御史、太原相、弋陽太守等。
少時曾學書法鼓琴,皆不成,後來由於父親的激勵,乃發憤勤學 [2]  。左思貌醜 [3]  口訥,不好交遊,但辭藻壯麗,曾用一年時間寫成《齊都賦》(全文已佚,若干佚文散見《水經注》及《太平御覽》)。泰始八年(272年)前後,因其妹左棻被選入宮,舉家遷居洛陽,曾任秘書郎 [4] 
元康年間,左思參與當時文人集團“二十四友”之遊,併為賈謐講《漢書》。元康末年,賈謐被誅,左思退居宜春裏,專意典籍。後齊王召為記室督,他辭疾不就。太安二年(303年),河間王司馬顒部將張方進攻洛陽,左思移居冀州,數年後病死。有《左太沖集》。

左思史籍記載

編輯

左思原文

晉書·文苑列傳》
左思,字太沖,齊國臨淄人也。其先齊之公族有左右公子,因為氏焉。家世儒學。父雍,起小吏,以能擢授殿中侍御史。思小學鍾、胡書及鼓琴,並不成。雍謂友人曰:"思所曉解,不及我少時。“思遂感激勤學,兼善陰陽之術。貌寢,口訥,而辭藻壯麗。不好交遊,惟以閒居為事。造《齊都賦》,一年乃成。復欲賦三都,會妹棻入宮,移家京師,乃詣著作郎張載,訪岷邛之事。遂構思十年,門庭籓溷,皆著筆紙,遇得一句,即便疏之。自以所見不博,求為秘書郎。及賦成,時人未之重。思自以其作不謝班張,恐以人廢言,安定皇甫謐有高譽,思造而示之。謐稱善,為其賦序。張載為注《魏都》,劉逵注《吳》《蜀》而序之曰:”觀中古以來為賦者多矣,相如《子虛》擅名於前,班固《兩都》理勝其辭,張衡《二京》文過其意。至若此賦,擬議數家,傅辭會義,抑多精緻,非夫研核者不能練其旨,非夫博物者不能統其異。世鹹貴遠而賤近,莫肯用心於明物。斯文吾有異焉,故聊以餘思為其引詁,亦猶胡廣之於《官箴》,蔡邕之於《典引》也。”陳留衞權又為思賦作《略解》,序曰:“餘觀《三都》之賦,言不苟華,必經典要,品物殊類,稟之圖籍;辭義瑰瑋,良可貴也。有晉徵士故太子中庶子安定皇甫謐,西州之逸士,耽籍樂道,高尚其事,覽斯文而慷慨,為之都序。中書著作郎安平張載、中書郎濟南劉逵,並以經學洽博,才章美茂,鹹皆悦玩,為之訓詁;其山川土域,草木鳥獸,奇怪珍異,僉皆研精所由,紛散其義矣。餘嘉其文,不能默已,聊藉二子之遺忘,又為之《略解》,祗增煩重,覽者闕焉。”自是之後,盛重於時,文多不載。司空張華見而嘆曰:“班張之流也。使讀之者盡而有餘,久而更新。”於是豪貴之家競相傳寫,洛陽為之紙貴。初,陸機入洛,欲為此賦,聞思作之,撫掌而笑,與弟雲書曰:“此間有傖父,欲作《三都賦》,須其成,當以覆酒甕耳。”及思賦出,機絕嘆伏,以為不能加也,遂輟筆焉。
秘書監賈謐請講《漢書》,謐誅,退居宜春裏,專意典籍。齊王冏命為記室督,辭疾,不就。及張方縱暴都邑,舉家適冀州。數歲,以被殺,。

左思翻譯

左思,字太沖,是齊國臨淄人。他的祖先齊國的王族中有左、右公子,就以“左”為家族這一分支的姓。左思的家族世代學習儒學。父親左雍,小吏出身,憑藉自己的才能被提拔為殿中侍御史。
左思小時候學習鍾、胡書及鼓琴,都沒有學成。父親左雍對朋友説:“思兒所知道懂得的,不如我小時候。”左思於是受到刺激,勤奮學習,同時擅長道家的陰陽術。左思相貌難看,不善言辭,但是寫的文章卻辭藻壯麗。他也不喜歡與人來往,有空就呆在家裏。
左思寫《齊都賦》,寫了一年才寫成。再想寫三都賦,恰逢妹妹左棻被召入宮中,左思全家搬到京城,於是就去拜見著作郎張載,向他討教四川的情況。於是構思十年,家門口,庭院裏,廁所裏,都擺放着筆和紙,偶爾想出一句,馬上就記錄下來。左思自己認為見識不廣,就要求擔任秘書郎一職。等到《三都賦》寫成,當時的人並未重視它。左思認為自己的文章不比班固張衡遜色,左思擔心因為自己的地位低微會導致自己的文章被埋沒,安定的皇甫謐在洛陽有很高的聲譽,左思前往拜訪,把《三都賦》呈給皇甫看。皇甫謐稱讚賦寫得好,為他的賦寫了序。
張載為其中的《魏都賦》作了註釋,劉逵為其中的《吳都賦》《蜀都賦》作了註釋,併為之作序説:“觀戰國以來,作賦的人太多了,司馬相如的《子虛賦》在前代享有盛名,班固的《兩都賦》道理勝過文辭,張衡的《二京賦》文采超過立意。至於這篇賦作,比擬諸家,或運用辭藻表現思想,或運用事實闡發意藴,也頗有情致,不精研細審的人不能詳知這篇賦作中藴含的深意遠旨,不通曉眾物的人不能統攝這篇賦作中涉及的殊物異聞。世人都崇尚古代的作品,看不起當世之人的創作,沒有人肯花心思瞭解作品實質。”陳留人衞權又為左思此賦作了《略解》……從此以後,《三都賦》被時人稱譽推崇,文章太多,不一一記載。司空張華見到此賦,感嘆説:“左思是班固、張衡之流的人物,(此賦)能使誦讀的人感覺文已盡而意有餘,歷時越久,越有新意。”於是豪門貴族之家爭相傳閲抄寫,京城洛陽的紙張供不應求,價格大漲。
起初,陸機到了洛陽,想寫三都賦,聽説左思也在寫三都賦,就拍着手直笑,在給弟弟陸雲的信中説:“這裏有一個粗鄙之人,想寫《三都賦》,等他寫成之後,我將用它來封蓋酒甕呢。”等待左思的賦寫出,陸機從心底歎服,認為自己無法超過左思,就擱筆不寫了。
秘書省長官賈謐請他主講《漢書》,賈謐(在“八王之亂”中)被誅殺後,左思退居宜春裏,一門兒心思撲在典籍上。等到張方肆意暴虐,禍害京都洛陽,左思將全家人搬到冀州。幾年後,被殺,。

左思文學成就

編輯

左思作品概述

左思出身寒門,雖有很高的文學才華,卻在當時的門閥制度下屢不得志,只好在詩中表述自己的抱負和對權貴的蔑視,歌頌隱士的清高。左思所作琴曲有《招隱》,收入《神奇秘譜》之中,並在解題中引錄了他的兩首同名詩,此外,《秋月照茅亭》《山中思友人》也有人認為是他的作品,這些作品中都貫穿着隱逸思想。左思作品舊傳有集5卷,今存者僅賦兩篇,詩14首。《三都賦》與《詠史》詩是其代表作。左思的作品收錄於清人嚴可均所輯《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和逯欽立所輯《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

左思

三都賦 三都賦
晉書·左思傳》載,他曾以10年時間寫出《三都賦》,“豪貴之家,競相傳寫,洛陽為之紙貴”。《三都賦》的寫作時間,《晉書·左思傳》和《世説新語·文學》篇注引《左思別傳》的説法很不一致。據今人傅璇琮考證,《三都賦》成於太康元年(280年)滅吳之前。此外,今人姜亮夫認為作於291年(《陸平原年譜》),劉文忠認為作年“難以確定”(《中國曆代著名文學家評傳·左思》)。左思在序中批評前人作賦“侈言無驗,雖麗非經”,提出作賦應“貴依其本”、“宜本其實”。在寫作此賦過程中,他曾向到過蜀地的張載請教岷邛之事;又求為秘書郎,以便博覽方誌羣書。因此《三都賦》體制宏大,事類廣博。他那種強調徵信求實的文學主張雖不免偏激,但也使《三都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三國時期的社會生活狀況。
《三都賦》問世後,張華讚歎不已,嘆道:“班張之流也。使讀之者盡而有餘,久而更新。”,皇甫謐為之作序,張載、劉逵作注;衞權作略解。一時間豪富人家競相傳寫,以致“洛陽紙貴”。這除了《三都賦》本身的富麗文采及當時文壇重賦等因素外,更重要的是因為它包含了當時朝野上下關心矚目的內容:進軍東吳、統一全國。此賦的寫作手法及風格雖與班固的《兩都賦》及張衡的《二京賦》相似,但它的思想主題則不是傳統的“勸百諷一”。因此《三都賦》在後期大賦中具有重要地位。左思另有一篇抒情小賦《白髮賦》,語言樸實、行文幽默、感情含蓄,與《三都賦》完全不同。它採用頭髮與人對話的寓言體,尖鋭地抨擊“靡不追榮,貴華賤枯”的社會現實。

左思

左思詩歌代表作品是《詠史》詩8首,見於《文選》。《詠史》自班固以來大抵是一詩詠一事,在客觀事實的複述中略見作者的意旨,而左思的《詠史》錯綜史實,融會古今,連類引喻,“詠古人而己之性情俱見”(沈德潛古詩源》)。左思早年有着強烈的用世之心,自認才高志雄,“左眄澄江湘,右盻定羌胡”(第1首),希望有所作為。但是在門閥制度的壓抑下,他始終懷才不遇。在《詠史》詩第2首中,他以“鬱郁澗底松,離離山上苗。以彼徑寸莖,蔭此百尺條”的藝術形象,深刻地揭露“世胄躡高位,英俊沉下僚”的不合理現象;在第7首中他借詠古代賢士的坎坷遭遇,沉痛地指出:“何世無奇才,遺之在草澤。”對扼殺人才的黑暗現實進行了猛烈的抨擊,其筆鋒之尖鋭,在兩晉南北朝是不多見的。《詠史》詩還借詠古人,闡明自己的生活態度和志向,聲稱:“貴者雖自貴,視之若埃塵。賤者雖自賤,重之若千鈞。”所以梁代評論家鍾嶸説左思“文典以怨,頗為精切,得諷喻之致”(《詩品》)。形容陶淵明有“左思風力”,也説明了左思詩歌的風骨剛健,有建安遺風。 [5] 
洛陽紙貴 洛陽紙貴
明清之際王夫之曾説:“三國之降為西晉,文體大壞,古度古心,不絕於來茲者,非泰衝其焉歸?”(《古詩選評》)左思《詠史》詩的這種風格被鍾嶸稱為“左思風力”。“左思風力”曾對陶淵明產生過影響。左思所創造的“澗底松”這一藝術形象也被南朝範雲、初唐王勃借用來抒發懷才不遇的苦悶。
左思另有《招隱》詩兩首,文筆流麗,其中“非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很受後人讚賞。《嬌女詩》一首,語言樸素,感情真摯,對小女兒的疼愛之情躍然紙上。陶淵明的《責子》、杜甫的《北征》、李商隱驕兒詩》等,都受到它的一定影響。此外他還有《雜詩》一首,《悼離贈妹》詩二首。前者風格與《詠史》相近,後者是四言詩,典雅凝重。

左思家庭成員

編輯
父親
左熹,字彥雍,太原相、弋陽太守。 [1] 
妹妹
左棻,字蘭芝,晉武帝貴人。
妻子
翟氏 [1] 
兒子
左髦,字英髦,長子。 [1] 
左聰奇,字驃卿,次子。 [1] 
女兒
左芳,字惠芳,長女。 [1] 
左媛,字紈素,次女。 [1] 

左思相關典故

編輯
洛陽紙貴 洛陽紙貴
洛陽紙貴
在西晉太康年間出了位很有名的文學家叫左思,他曾做一部《三都賦》,在京城洛陽廣為流傳,人們嘖嘖稱讚,競相傳抄,一下子使紙昂貴了幾倍。原來每刀千文的紙一下子漲到兩千文、三千文,後來竟傾銷一空;不少人只好到外地買紙,抄寫這篇千古名賦。
然而,左思寫成《三都賦》卻是歷經很多曲折才得到重視的;沒有伯樂識才,也許這篇《三都賦》便成為一堆廢紙,不得流傳。
在左思小時候,他父親就一直看不起他。父親左雍從一個小官吏慢慢做到御史,他見兒子身材矮小,貌不驚人,説話結巴,倒顯出一副痴痴呆呆的樣子,常常對外人説後悔生了這個兒子。及至左思成年,左雍還對朋友們説:“左思雖然成年了,可是他掌握的知識和道理,還不如我小時呢。”
左思不甘心受到這種鄙視,開始發憤學習。當他讀過東漢班固寫的《兩都賦》和張衡寫的《兩京賦》,雖然很佩服文中的宏大氣魄,華麗的文辭,寫出了東京洛陽和西京長安的京城氣派,可是也看出了其中虛而不實、大而無當的弊病。從此,他決心依據事實和歷史的發展,寫一篇《三都賦》,把三國時魏都鄴城、蜀都成都、吳都南京寫入賦中。
為寫《三都賦》,使得筆筆有着落有根據,左思開始收集大量的歷史、地理、物產、風俗人情的資料。收集好後,他閉門謝客,開始苦寫。他在一個書紙鋪天蓋地的屋子裏晝夜冥思苦想,常常是好久才推敲出一個滿意的句子。經過十年,這篇凝結着左思甘苦心血的《三都賦》終於寫成了!
可是,當左思把自己的文章交給別人看時,他卻受到了譏諷。當時初入洛陽的陸機也曾起過寫《三都賦》的念頭,他聽説名不見經傳的左思寫《三都賦》,給弟弟陸雲寫信説:“京城裏有位狂妄的傢伙寫《三都賦》,我猜他寫成的東西只能給我用來蓋酒罈子!”
左思的《三都賦》在文學界品評時,那些文人們一見作者是位無名小卒,就根本不予細看,搖頭擺手,把一篇《三都賦》説得一無是處。左思不甘心自己的心血遭到埋沒,找到了著名文學家張華。
張華先是逐句閲讀了《三都賦》,然後細問了左思的創作動機和經過,當他再回頭來體察句子中的含義和韻味時,不由得為文中的句子深深感動了。他越讀越愛,到後來竟不忍釋手了。他稱讚道:“文章非常好!那些世俗文人只重名氣不重文章,他們的話是不值一提的。皇甫謐先生很有名氣,而且為人正直,讓我和他一起把你的文章推薦給世人!”
皇甫謐看過《三都賦》以後也是感慨萬千,他對文章予以高度評價,並且欣然提筆為這篇文章寫了序言。他還請來著作郎張載為《三都賦》中的魏都賦做注,請朱中書郎劉逵為蜀都賦和吳都賦做注。劉逵在説明中説道:“世人常常重視古代人東西,而輕視新事物、新成就,這就是《三都賦》開始不傳於世人原因啊!”
在名人作序推薦下,《三都賦》很快風靡了京都,懂得文學之人無一不對它稱讚不已。甚至以前譏笑左思之人--陸機聽説後,也細細閲讀一番,他點頭稱是,連聲説;“寫得太好了,真想不到。”他斷定若自己再寫《三都賦》決不會超過左思,便停筆不寫了。
同是一篇文章,有人將它貶得一錢不值,有人使之名噪一時。這其中當然有鑑別力高低人區別,可是更重要人是反映了人們是否重視新生力量,能不能慧眼識英才的問題。
晉代左思作《齊都賦》一年始成。復以十年之久,作《三都賦》。在其舍中院內,以及茅廁皆置紙筆,偶得佳句,當即錄之。自認所學不多,便求為宮禁藏書郎。其賦成後,仍未獲士人青睞。左思自認其作不遜於漢時班固與張衡,恐一人之褒貶而遭埋沒。便請文學家張華過目,張華閲後,咸認為佳作,可媲美班張之文。復請教當時名士皇甫謐,謐觀後欣然為之作序,自此名聲大噪。由於都城洛陽權貴之家,皆爭相傳抄《三都賦》,遂使紙價上揚,為此而貴。
左思的《三都賦》更是造成了令政府相當頭痛的“洛陽紙貴”的局面。這篇賦,耗費了左思近十年的心血,為此他專門拜訪專家,又到蜀都、吳都、魏都去實地調查,繼續在家裏掛滿紙筆,以備有靈感來時隨時寫下,可謂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就像一則外國小寓言説的一樣:花十年時間畫一幅,一天就可以賣出去,而花一天時間畫一幅畫,可能十年也賣不出去。左思深諳此道理,難怪此賦一經發行,風靡全國,從此,醜男作家終於一鳴驚人,揚眉吐氣了!

左思作品選摘

編輯

左思詩作

詠史詩》
梁習持魏郎。秦兵不敢出。
李牧為趙將。疆場得清謐。
《雜詩》
秋風何冽冽,白露為朝霜。
柔條旦夕勁,綠葉日夜黃。
明月出雲崖,皦皦流素光。
披軒臨前庭,嗷嗷晨鴈翔。
高志局四海,塊然守空堂。
壯齒不恆居,歲暮常慨慷。
《招隱詩二首》
杖策招隱士。荒塗橫古今。
巖穴無結構。丘中有鳴琴。
白雪停陰岡。丹葩曜陽林。
石泉漱瓊瑤。纖鱗或浮沉。
非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
何事待嘯歌。灌木自悲吟。
秋菊兼餱糧。幽蘭間重襟。
躊躇足力煩。聊欲投吾簪。
經始東山廬。果下自成榛。
前有寒泉井。聊可瑩心神。
峭蒨青葱間。竹柏得其真。
弱葉棲霜雪。飛榮流餘津。
爵服無常玩。好惡有屈伸。
結綬生纏牽。彈冠去埃塵。
惠連非吾屈。首陽非吾仁。
相與觀所尚。逍遙撰良辰。
《嬌女詩》
吾家有嬌女,皎皎頗白晳。
小字為紈素,口齒自清歷。
鬢髮覆廣額,雙耳似連璧。
明朝弄梳台,黛眉類掃跡。
濃朱衍丹唇,黃吻瀾漫赤。
嬌語若連瑣,忿速乃明劃。
握筆利彤管,篆刻未期益。
執書愛綈素,誦習矜所獲。
其姊字惠芳,面目粲如畫。
輕妝喜樓邊,臨鏡忘紡績。
擬京兆,立的成復易。
玩弄媚頰間,劇兼機杼役。
從容好趙舞,延袖像飛翮。
上下弦柱際,文史輒卷襞。
顧眄屏風畫,如見已指摘。
丹青日塵暗,明義為隱頤。
馳騖翔園林,菓下皆生摘。
紅葩棳紫蒂,萍實驟抵擲。
貪華風雨中,倏忽數百適。
務躡霜雪戲,重綦常累積。
並心注餚饌,端坐理盤槅。
翰墨戢閒按,相與數離逖。
動為壚鉦屈,屣履任之適。
止為荼菽劇。吹噓對鼎鑠。
脂膩漫白袖,煙燻染阿錫。
衣被皆重地,難與沉水碧。
任其孺子意,羞受長者責。
瞥聞當與杖,掩淚俱向壁。
《詠史詩八首》
弱冠柔翰,卓犖觀羣書。
着論準過秦,作賦擬子虛
邊城苦鳴鏑,羽檄飛京都。
雖非甲冑士,疇昔覽穰苴。
長嘯激清風,志若無東吳。
鉛刀貴一割,夢想騁良圖。
左眄澄江湘,右盻定羌胡。
功成不受爵,長揖歸田廬。
鬱郁澗底松,離離山上苗。
以彼徑寸莖,蔭此百尺條。
世胄躡高位,英俊沉下僚。
地勢使之然,由來非一朝。
金張藉舊業,七葉珥漢貂。
馮公豈不偉,白首不見招。
吾希段幹木,偃息藩魏君。
吾慕魯仲連,談笑卻秦軍
當世貴不羈,遭難能解紛。
功成恥受賞,高節卓不羣;
臨組不肯紲,對珪寧肯分。
連璽曜前庭,比之猶浮雲。
濟濟京城內。赫赫王侯居。
冠蓋蔭四術。朱輪竟長衢。
朝集金張館。暮宿許史廬。
南鄰擊鐘磬。北里吹笙竽。
寂寂楊子宅。門無卿相輿。
寥寥空宇中。所講在玄虛。
言論準宣尼。辭賦擬相如。
悠悠百世後。英名擅八區。
皓天舒白日。靈景耀神州。
列宅紫宮裏。飛宇若雲浮。
峨峨高門內。藹藹皆王侯。
自非攀龍客。何為歘來遊。
被褐出閶闔。高步追許由
振衣千仞岡。濯足萬里流。
荊軻燕市。酒酣氣益震。
哀歌和漸離。謂若傍無人。
雖無壯士節。與世亦殊倫。
高眄邈四海。豪右何足陳。
貴者雖自貴。視之若埃塵。
賤者雖自賤。重之若千鈞。
主父宦不達,骨肉還相薄。
買臣困樵採,伉儷不安宅。
陳平無產業,歸來翳負郭。
長卿還成都,壁立何寥廓。
四賢豈不偉,遺烈光篇籍。
當其未遇時,憂在填溝壑。
英雄有迍邅,由來自古昔。
何世無奇才,遺之在草澤。
習習籠中鳥,舉翮觸四隅。
落落窮巷士,抱影守空廬。
出門無通路,枳棘塞中塗。
計策棄不收,塊若枯池魚。
外望無寸祿,內顧無斗儲。
親戚還相蔑,朋友日夜疏。
蘇秦北遊説,李斯西上書。
俯仰生榮華,咄嗟復雕枯。
飲河期滿腹,貴足不願餘。
巢林棲一枝,可為達士模。
《悼離贈妹詩二首》
鬱郁岱青。海瀆所經。
陰精神靈。為祥為禎。
峨峨令妹。應期挺生。
如蘭之秀。如芝之榮。
總角岐嶷。齠齔夙成。
比德古烈異世同聲。
厥德伊何。塞淵其慮。
厥聲伊何。日新其譽。
幽思泉湧。乃詩乃賦。
飛翰雲浮。摛藻星布。
光曜邦族。名馳時路。
翼翼羣媛。是瞻是慕。
匪惟見慕。善誘善導。
斟酌諸姬。言成典誥。
匪唯辭章。多才多巧。
黼黻文繡。幾微要妙。
積德彌高。用心彌奧。
伊我之闇。晞妹之曜。
惟我惟妹。寔惟同生。
早喪先妣。恩百常情。
女子有行。實遠父兄。
骨肉之思。固有歸寧。
何悟離拆。隔以天庭。
自我不見。於今二齡。
豈唯二齡。相見未克。
雖同京宇。殊邈異國。
越鳥巢南。胡馬仰北。
自然之戀。禽獸罔革。
仰瞻參商。沉憂內塞。
何以抒懷。告情翰墨。
穆穆令妹。有德有言。
才麗漢班。明朗楚樊。
默識若記。下筆成篇
行顯中閨。名播八蕃。
以蘭之芳。以膏之明。
永去骨肉。內充紫庭。
至情至念。惟父惟兄。
悲其生離。泣下交頸。
桓山之鳥。四子同巢。
將飛將散。悲鳴忉忉。
惟彼禽鳥。猶有號啕。
況我同生。載憂載勞。
將離將別。置酒中袖。
銜杯不飲。涕洟縱橫。
會日何短。隔日何長。
仰瞻曜靈。愛此寸光。
何以為贈。勉以列圖。
何以為誡。申以詩書。
去去在近。上下欷噓。
含辭滿胸。鬱憤不舒。
燕燕之詩。佇立以泣。
送爾涉塗。涕泗交集。
雲往雨絕。瞻望弗及。
延佇中衢。愊憶嗚唈。
既乖既離。馳情仿髴。
何寢不夢。何行不想。
靜言永念。形留神往。
優思成疚。結在精爽。
其思伊何。發言流淚。
其疢伊何。寤寐驚悸。
詠爾文辭。玩爾手筆。
執書當面。聊以永日。

左思文賦

《白髮賦》
星星白髮,生於鬢垂。雖非青蠅,穢我光儀。策名觀國,以此見疵。將拔將鑷,好爵是縻。白髮將拔,惄然自訴:稟命不幸,值君年暮。逼迫秋霜,生而皓素。始覽明鏡,惕然見惡。朝生晝拔,何罪之故?子觀桔柚,一暠一曄,貴其素華,匪尚綠葉。願戢子之手,攝子之鑷。諮爾白髮,觀世之途。靡不追榮,貴華賤桔。赫赫閶闔,藹藹紫廬。弱冠來仕,童髫獻謨。甘羅乘軫,子奇剖符。英英終賈,高論雲衢。拔白就黑。此自在吾。白髮臨欲拔,瞑目號呼:何我之冤,何子之誤!甘羅自以辯惠見稱,不以發黑而名著。賈生自以良才見異,不以烏鬢而後舉。聞之先民,國用老成。二老歸周,周道肅清。四皓佐漢,漢德光明。何必去我,然後要榮? 諮爾白髮,事各有以,爾之所言,非不有理。曩貴耆耄,今薄舊齒。皤皤榮期,皓首田裏。雖有二毛,河清難俟。隨時之變,見嘆孔子。發乃辭盡,誓以固窮。昔臨玉顏,今從飛蓬。髮膚至暱,尚不克終。聊用擬辭,比之國風。
《蜀都賦》
有西蜀公子者,言於東吳王孫,曰:蓋聞天以日月為綱,地以四海為紀。九土星分,萬國錯跱。崤函有帝皇之宅,河洛為王者之裏。吾子豈亦曾聞蜀都之事歟?請為左右揚搉而陳之。
左思招隱詩 左思招隱詩
夫蜀都者,蓋兆基於上世,開國於中古。廓靈關以為門,包玉壘而為宇。帶二江之雙流,抗峨眉之重阻。水陸所湊,兼六合而交會焉;豐蔚所盛,茂八區而菴藹焉。
於前則跨躡犍牂,枕倚交趾。經途所亙,五千餘里。山阜相屬,含溪懷谷。崗巒糾紛,觸石吐雲。鬱葐蒀以翠微,崛巍巍以峨峨。幹青霄而秀出,舒丹氣而為霞。龍池瀑濆其隈,漏江伏流潰其阿。汩若湯谷之揚濤,沛若濛汜之湧波。於是乎邛竹緣嶺,菌桂臨崖。旁挺龍目,側生荔枝。布綠葉之萋萋,結朱實之離離。迎隆冬而不凋,常曄曄以猗猗。孔翠羣翔,犀象競馳。白雉朝雊,猩猩夜啼。金馬騁光而絕景,碧雞儵忽而曜儀。火井沈熒於幽泉,高爓飛煽於天垂。其間則有虎珀丹青,江珠瑕英金沙銀礫,符采彪炳,暉麗灼爍。
於後則卻背華容,北指崑崙。緣以劍閣,阻以石門。流漢湯湯,驚浪雷奔。望之天回,即之雲昏。水物殊品,鱗介異族。或藏蛟螭,或隱碧玉。嘉魚出於丙穴,良木攢於褒谷。其樹則有木蘭梫桂,杞櫹椅桐,椶枒楔樅。楩柟幽藹於谷底,松柏蓊鬱于山峯。擢修幹,竦長條。扇飛雲,拂輕霄。羲和假道於峻歧,陽烏回翼乎高標。巢居棲翔,聿兼鄧林。穴宅奇獸,窠宿異禽。熊羆咆其陽,鵰鶚鴥其陰。猿狖騰希而競捷,虎豹長嘯而永吟。
於東則左綿巴中,百濮所充。外負銅梁宕渠,內函要害於膏腴。其中則有巴菽巴戟,靈壽桃枝。樊以蒩圃,濱以鹽池。蟞蛦山棲,黿龜水處。潛龍蟠於沮澤,應鳴鼓而興雨。丹沙赩熾出其阪,蜜房鬱毓被其阜。山圖採而得道,赤斧服而不朽。若乃剛悍生其方,風謠尚其武。奮之則賨旅,玩之則渝舞。鋭氣剽於中葉,蹻容世於樂府
於西則右挾岷山,湧瀆發川。陪以白狼,夷歌成章。坰野草昧,林麓黝儵。交讓所植,蹲鴟所伏。百藥灌叢,寒卉冬馥。異類眾夥,於何不育?其中則有青珠黃環,碧砮芒消。或豐綠荑,或蕃丹椒。麋蕪布濩於中阿,風連莚蔓於蘭皋。紅葩紫飾,柯葉漸苞。敷橤葳蕤,落英飄颻。神農是嘗,盧跗是料。芳追氣邪,味蠲癘痟。
其封域之內,則有原隰墳衍,通望彌博。演以潛沬,浸以綿雒。溝洫脈散,疆裏綺錯。黍稷油油,稻莫莫。指渠口以為雲門,灑滮池而為陸澤。雖星畢之滂遝,尚未齊其膏液。
爾乃邑居隱賑,夾江傍山。棟宇相望,桑梓接連。家有鹽泉之井,户有橘柚之園。其園則林檎枇杷,橙柿梬楟。榹桃函列,梅李羅生。百果甲宅,異色同榮。朱櫻春熟,素柰夏成。若乃大火流,涼風厲。白露凝,微霜結。紫梨津潤,樼慄罅發。蒲陶亂潰,若榴競裂。甘至自零,芬芬酷烈。其園則有蒟蒻茱萸,瓜疇芋區。甘蔗辛姜,陽蓲陰敷。日往菲薇,月來扶疏。任土所麗,眾獻而儲。
其沃瀛則有攢蔣叢蒲,綠菱紅蓮。雜以藴藻,糅以蘋蘩。總莖柅柅,裛葉蓁蓁。蕡實時味,王公羞焉。其中則有鴻儔鵠侶,振鷺鵜鶘。晨鳧旦至,候雁銜蘆。木落南翔,冰泮北徂。雲飛水宿,哢吭清渠。其深則有白黿命鱉,玄獺上祭。鱣鮪鱒魴,鮷鱧鯊鱨。差鱗次色,錦質報章。躍濤戲瀨,中流相忘。
於是乎金城石郭,兼帀中區。既麗且崇,實號成都。闢二九之通門,畫方軌之廣塗。營新宮於爽塏,擬承明而起廬。結陽城之延閣,飛觀榭乎雲中。開高軒以臨山,列綺窗而瞰江。內則議殿爵堂,武義虎威。宣化之闥,崇禮之闈。華闕雙邈,重門洞開。金鋪交映,玉題相暉。外則軌躅八達,里閈對出。比屋連甍,千廡萬室。亦有甲第,當衢向術。壇宇顯敞,高門納駟。庭扣鐘磬,堂撫琴瑟。匪葛匪姜,疇能是恤?
亞以少城,接乎其西。市廛所會,萬商之淵。列隧百重,羅肆巨千。賄貨山積,纖麗星繁。都人士女,袨服靚妝。賈貿墆鬻,舛錯縱橫。異物崛詭,奇於八方。布有橦華,麫有桄榔。邛杖傳節於大夏之邑,蒟醬流味於番禺之鄉。輿輦雜沓,冠帶混並。累轂疊跡,叛衍相傾。喧譁鼎沸,則哤聒宇宙;囂塵張天,則埃壒曜靈。闤闠之裏,伎巧之家。百室離房,機杼相和。貝錦斐成,濯色江波黃潤比筒,籯金所過。
侈侈隆富,卓鄭埒名。公擅山川,貨殖私庭。藏鏹鉅萬,鈲摫兼呈。亦以財雄,翕習邊城。三蜀之豪,時來時往。養交都邑,結儔附黨。劇談戲論,扼腕抵掌。出則連騎,歸從百兩。若其舊俗,終冬始春。吉日良辰,置酒高堂,以御嘉賓。金罍中坐,餚煙四陳。觴以清醥,鮮以紫鱗。羽爵執競,絲竹乃發。巴姬彈弦,漢女擊節。起西音於促柱,歌江上之飉厲。紆長袖而屢舞,翩躚躚以裔裔。合樽促席,引滿相罰。樂飲今夕,一醉累月
左思詠史詩 左思詠史詩
若夫王孫之屬,郤公之倫。從禽於外,巷無居人。並乘驥子,俱服魚文。玄黃異校,結駟繽紛。西逾金堤,東越玉津。朔別期晦,匪日匪旬。蹴蹈蒙籠,涉寥廓。鷹犬倏眒,罻羅絡幕。毛羣陸離,羽族紛泊。翕響揮霍,中網林薄。屠麖麋,翦旄麈。帶文蛇,跨雕虎。志未騁,時欲晚。追輕翼,赴絕遠。出彭門之闕,馳九折之阪。經三峽之崢嶸,躡五屼之蹇滻。戟食鐵之獸,射噬毒之鹿。皛貙氓於葽草,彈言鳥於森木。拔象齒,戾犀角。鳥鎩翮,獸廢足。
殆而朅來相與,第如滇池,集於江洲。試水客,艤輕舟。娉江婓,與神遊。罨翡翠,釣鰋鮋。下高鵠,出潛虯。吹洞簫,發棹謳。感鱘魚,動陽侯。騰波沸湧,珠貝汜浮。若雲漢含星,而光耀洪流。將饗獠者,張帟幕,會平原。酌清酤,割芳鮮。飲御酣,賓旅旋。車馬雷駭,轟轟闐闐。若風流雨散,漫乎數百里間。斯蓋宅土之所安樂,觀聽之所踴躍也。焉獨三川,為世朝市?
若乃卓犖奇譎,倜儻罔已。一經神怪,一緯人理。遠則岷山之精,上為井絡。天帝運期而會昌,景福肸饗而興作。碧出萇弘之血,鳥生杜宇之魄。妄變化而非常,羌見偉於疇昔。近則江漢炳靈,世載其英。蔚若相如,皭若君平。王褒韡曄而秀髮,楊雄含章而挺生。幽思絢道德,摛藻掞天庭。考四海而為儁,當中葉而擅名。是故遊談者以為譽,造作者以為程也。至乎臨谷為塞,因山為障。峻岨塍埒長城,豁險吞若巨防。一人守隘,萬夫莫向。公孫躍馬而稱帝,劉宗下輦而自王。由此言之,天下孰尚?故雖兼諸夏之富有,猶未若茲都之無量也。
三都賦序》
蓋詩有六義焉,其二曰賦。楊雄曰:“詩人之賦麗以則。”班固曰:“賦者,古詩之流也。”。先王採焉,以觀土風。見“綠竹猗猗”於宜,則知衞地淇澳之產;見“在其版屋”,則知秦野西戎之宅。故能居然而辨八方。
然相如賦上林而引“盧橘夏熟”,楊雄賦甘泉而陳“玉樹青葱”,班固賦西都而嘆以出比目,張衡賦西京而述以遊海若。假稱珍怪,以為潤色,若斯之類,匪啻於茲。考之果木,則生非其壤;校之神物,則出非其所。於辭則易為藻飾,於義則虛而無徵。且夫玉卮無當,雖寶非用;侈言無驗,雖麗非經。而論者莫不詆訐其研精,作者大氐舉為憲章。積習生常,有自來矣。
餘既思摹二京而賦三都,其山川城邑則稽之地圖,其鳥獸草木則驗之方誌。風謠歌舞,各附其俗;魁梧長者,莫非其舊。何則?發言為詩者,詠其所志也;美物者貴依其本,贊事者宜本其實。匪本匪實,覽者奚信?且夫任土作貢,虞書所著;辯物居方,周易所慎。聊舉其一隅,攝其體統,歸諸詁訓焉。

左思歷史評價

編輯
劉勰:左思其才,業深覃思,盡鋭於《三都》,拔萃於《詠史》。
王夫之:三國之降為西晉,文體大壞,古度古心,不絕於來茲者,非太沖其焉歸?
劉大傑:在兩晉偏重形式主義的年代裏,只有左思一人,獨標異幟,出現於當時的詩壇,實有卓爾不羣的氣概。他現存的作品雖不多,但大都富於諷諭寄託,具有建安、正始的風骨和傳統。

左思相關爭議

編輯
左思之表字,《晉書》 [6]  作太沖,而出土的《左棻墓誌》作泰衝 [1]  。考當時應並無太字字形,僅有“大”字與“泰”字同音而常被作為“泰”字簡寫,現史書記載的“太”字應均為後世所改。兩種記載並存時,當以“泰”字為正。其餘諸如夏侯玄 [7]  (《三國志》作太初)、周昕 [8]  (《會稽典錄》作大明)、郭奕 [9]  (《晉書》作大業)、荀組 [10]  (《晉書》作大章)皆是此例。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