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太平御覽

(宋代李昉、李穆、徐鉉所著類書)

編輯 鎖定
《太平御覽》是宋代著名的類書,由李昉李穆徐鉉等學者奉敕編纂。該書始於北宋太平興國二年(公元977年)三月,成書於太平興國八年(公元983年)十月。 [1] 
《太平御覽》採以羣書類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門而編為千卷,所以初名為《太平總類》,據説書成之後,宋太宗每天看三卷,一歲而讀周,所以又更名為《太平御覽》。
全書以天、地、人、事、物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謂包羅古今萬象。書中共引用古書一千多種,保存了大量宋代以前的文獻資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經亡佚,更使本書顯得彌足珍貴,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寶貴遺產。
書    名
太平御覽
作    者
李昉李穆徐鉉
類    別
類書
卷    數
一千卷
時    代
北宋
編輯者
李昉、李穆、徐鉉等
特    點
引用古書廣泛

太平御覽作品簡介

編輯
中國曆代有着不計其數的文獻書籍,它們是文明歷史源遠流長的寫真。在這些浩如煙海的書籍中,有一顆璀璨的明珠,它就是被稱為中國類書之冠的《太平御覽》。作品初名為《太平總類》,據説是在書成之後,宋太宗趙光義每天看三卷,一年後讀完,所以更名為《太平御覽》。它採以羣書類集之,共分55部、550門而編為千卷,故名《太平總類》。 [1] 
《太平御覽》以、人、、物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謂包羅古今萬象。該書總共引用古書一千多種,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獻資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經亡佚,更使本書顯得彌足珍貴。

太平御覽作品目錄

編輯
《太平御覽》 《太平御覽》
卷一 ◎天部
卷十五 ◎天部十五
卷十六 ◎時序部
卷三十五 ◎時序部二十
卷三十六 ◎地部
卷七十五 ◎地部四十
卷七十六 ◎皇王部一
卷一百一十六 ◎皇王部四十一
卷一百一十七 ◎偏霸部
卷一百三十四 ◎偏霸部十八
卷一百三十五 ◎皇親部
卷一百五十四 ◎皇親部二十
卷一百五十五 ◎州郡部
《太平御覽》 《太平御覽》
卷一百七十二 ◎州郡部十八
卷一百七十三 ◎居處部
卷一百九十七 ◎居處部二十五
卷一百九十八 ◎封建部
卷二百二 ◎封建部五
卷二百三 ◎職官部
卷二百六十九 ◎職官部六十七
卷二百七十 ◎兵部
卷三百五十九 ◎兵部九十
卷三百六十 ◎人事部
卷五百 ◎人事部一百四十一
卷五百一 ◎逸民部
《太平御覽》 《太平御覽》
卷五百一十 ◎逸民部十
卷五百一十一 ◎宗親部
卷五百二十一 ◎宗親部十一
卷五百二十二 ◎禮儀部
卷五百六十二 ◎禮儀部四十一
卷五百六十三 ◎樂部
卷五百八十四 ◎樂部二十二
卷五百八十五 ◎文部
卷六百六 ◎文部二十二
卷六百七 ◎學部
卷六百一十九 ◎學部十三
卷六百二十 ◎治道部
卷六百三十四 ◎治道部十五
卷六百三十五 ◎刑法部
卷六百五十二 ◎刑法部十八
卷六百五十三 ◎釋部
卷六百五十八 ◎釋部六
卷六百五十九 ◎道部
卷六百七十九 ◎道部二十一
卷六百八十 ◎儀式部
卷六百八十三 ◎儀式部四
卷六百八十四 ◎服章部
卷六百九十九 ◎服用部
卷七百一十九 ◎服用部二十一
卷七百二十 ◎方術部
卷七百三十七 ◎方術部十八
卷七百三十八 ◎疾病部
卷七百四十三 ◎疾病部六
卷七百四十四 ◎工藝部
卷七百五十五 ◎工藝部十二
卷七百五十六 ◎器物部
卷七百六十五 ◎器物部十
卷七百六十六 ◎雜物部
卷七百六十七 ◎雜物部二
卷七百六十八 ◎舟部
卷七百七十一 ◎舟部四
卷七百七十二 ◎車部
卷七百七十六 ◎車部五
卷七百七十七 ◎奉使部
卷七百七十九 ◎奉使部三
卷七百八十 ◎四夷部一·東夷
卷七百八十四 ◎四夷部五·東夷五
卷七百八十五 ◎四夷部六·南蠻
卷七百九十一 ◎四夷部十二·南蠻七
卷七百九十二 ◎四夷部十三·西戎
卷七百九十八 ◎四夷部十九·西戎七
卷七百九十九 ◎四夷部二十·北狄
卷八百一 ◎四夷部二十二·北狄三
卷八百二 ◎珍寶部
卷八百一十三 ◎珍寶部十二
卷八百一十四 ◎布帛部
卷八百二十 ◎布帛部七
卷八百二十一 ◎資產部
卷八百三十六 ◎資產部十六
卷八百三十七 ◎百穀部
卷八百四十二 ◎百穀部六
卷八百四十三 ◎飲食部
卷八百六十七 ◎飲食部二十五
卷八百六十八 ◎火部
卷八百七十一 ◎火部四
卷八百七十二 ◎休徵部
卷八百七十三 ◎休徵部二
卷八百七十四 ◎咎徵部
卷八百八十 ◎咎徵部七
卷八百八十一 ◎神鬼部
卷八百八十四 ◎神鬼部四
卷八百八十五 ◎妖異部
卷八百八十八 ◎妖異部四
卷八百八十九 ◎獸部
卷九百一十三 ◎獸部二十五
卷九百一十四 ◎羽族部
卷九百二十八 ◎羽族部十五
卷九百二十九 ◎鱗介部
卷九百四十三 ◎鱗介部十五
卷九百四十四 ◎蟲豸部
卷九百五十一 ◎蟲豸部八
卷九百五十二 ◎木部
卷九百六十一 ◎木部十
卷九百六十二 ◎竹部
卷九百六十三 ◎竹部二
卷九百六十四 ◎果部
卷九百七十五 ◎果部十二
卷九百七十六 ◎菜茹部
卷九百八十 ◎菜茹部五
卷九百八十一 ◎香部
卷九百八十三 ◎香部三
卷九百八十四 ◎藥部
卷九百九十三 ◎藥部十
卷九百九十四 ◎百卉部
卷一千 ◎百卉部七 [2] 

太平御覽書名由來

編輯
宋太祖愛讀史書,他甚至提出,要所有武將大量讀書,以學會治理國家的道理。宋太宗即皇帝位之後,更是鋭意文字,手不釋卷。宋太祖和宋太宗都是打天下的武將出身,當了皇帝以後,轉而潛心讀書,正是體現了“馬上得天下,豈能馬上治之”的道理。
宋初國家史館藏書萬餘卷,後來削平諸國,把各國藏書集中到京師,宋太宗又下詔,百姓獻書有賞,由此共有藏書八萬卷,集中於史館昭文館集賢院,通稱三館。三館早在梁代就已經建立,房屋卑陋,地近鬧市。宋太宗即位之後,親自到三館看藏書,説“三館如此簡陋,如何接待天下賢俊之士啊。”於是下詔另修新館,到太平興國三年落成,賜名崇文院。院中有詔文書庫、集賢書庫、史館書庫等六庫。
早在太平興國二年,宋太宗就下詔李昉扈蒙徐鉉張洎等儒臣,利用這些藏書,編類書一千卷,書名《太平總類》:文章一千卷,書名《文苑英華》;小説一千卷,書名《太平廣記》;醫方一千卷,書名《神醫普救》。各書因為多是編於太平興國年間,所以大都冠以“太平”二字。這些書整理了宋初的皇家藏書,保存了宋以前的大量書籍資料。後來,這些藏書散失,許多歷史典籍就靠他們編的這些資料保存下來。這是一件有功後世的事情。
《太平總類》於太平興國八年編成。成書以後,宋太宗對宰相説:“史館所修的《太平總類》,從今日起每日進三卷給朕,朕當親覽。”宰相宋琪説:“陛下好古不倦,以讀書為樂,這自然是好事。但是一天看三卷書,恐怕太傷神了。”宋太宗説:“朕性喜讀書,開卷有益。每見前代興廢,則以為鑑戒,此書不過千卷,朕準備每天讀三卷,一年讀完。這樣想來,好學之士讀萬卷書,亦不為難。大凡讀書要自己性有所好,若不好讀書的人,要他讀書也讀不進。昨日我從巳時讀書到申時,有鸛飛上殿徹,一直到朕讀書完才飛走。”左右大臣説:“過去漢代大儒楊震講學,有鸛鳥銜鱣魚墜於堂下,陛下讀書如此,有類古人了。”此後,宋太宗果然每日讀《太平總類》三卷,從不間斷。如有哪一天事情太多而未能讀滿三卷,則一定在以後有空時補上。宋太宗果然一年讀完了《太平總類》,便賜此書改名為《太平御覽》。
宋太宗從《太平御覽》中讀了大量史實,經常和羣臣討論歷史上的帝王得失。大臣蘇易簡説:“皇上批閲舊史,安危治亂,盡在皇上考慮之中,此乃社稷無窮之福。”

太平御覽成書歷史

編輯
《太平御覽》是中國百科全書性質的類書,北宋四大部書之一。翰林學士李昉奉詔主纂,扈蒙王克貞宋白等13人蔘與修撰。全書1000卷,分55部,引用古今圖書及各種體裁文章共2579種,與同時編纂的史學類書《冊府元龜》,文學類書《文苑英華》和小説類書《太平廣記》合稱為“宋四大書”。
該書的編纂,始於宋太宗太平興國二年(977年)三月,完成於八年十月。初名《太平總類》,宋太宗趙炅詔改今名。纂輯時充分運用了皇家的藏書,並多用前代類書為藍本修訂增刪而成,所以《太宗實錄》説它是以前代《修文殿御覽》藝文類聚《文思博要》及諸書編纂而成。
《太平御覽》所引用的各種書籍,未必都是宋初尚存、館閣所儲的。但《修文殿御覽》、《文思博要》已失傳,《藝文類聚》只有百卷,《太平御覽》就成為當時現存最大的類書。該書卷首載有《太平御覽經史圖書綱目》,詳記引用諸書名稱,共列一千六百八十九種,其實尚未包括所引古詩、古賦、銘、箴等在內。此《綱目》是成書以後好事者所作,已載於南宋刻本。
該書纂集宏富,所引用五代以前的文獻、古籍,十之八九今已失傳。後來從事學術研究的人,看不到原書,還可以從這部書裏尋找斷篇殘簡。由於《御覽》所據為宋代以前古本,故對現存先秦、漢、唐經史典籍,多能刊正其脱漏錯訛。作為循部依類檢索古代資料的寶庫,該書有很高的史料價值。在編纂方面,該書體例時有失當,類目亦有重複,引用書名往往錯亂,是其不足之處。
該書上海涵芬樓本為最佳版本。1960年,中華書局又用該本重印,為今通行本

太平御覽主要特點

編輯
四部書當中,《太平御覽》編得最早。它是一部綜合性類書,門類繁多,徵引賅博,在類書中堪稱“空前”,被視為“類書之冠”,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覽》(下簡稱《御覽》)的編纂時間,據王應麟《玉海》引《太宗實錄》記載:從太平興國二年(977年)下詔開修,到太平興國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時間。初名《太平總類》,太宗趙光義為誇示自己好學,曾説:“此書千卷,朕欲一年讀遍。”因而命人日進三卷,備“乙夜之覽”, 才詔改今名。
當時參加編纂《御覽》的大臣,由李昉扈蒙領銜,其餘有:李穆湯悦徐鉉張洎李克勤宋白、徐用賓、陳鄂、吳淑舒雅呂文仲阮思道。其中李克勤、徐用賓、阮思道三人任命不久,就改任他職,另以趙鄰幾王克貞董淳補其缺,前後都是十四人。十四人中,十人《宋史》有傳,大都是有文才的博學之士。其中八人,在太平興國七年九月參與纂修《文苑英華》,也有預修《太祖實錄》的,並各有文集、著作問世。十四人中吳淑、呂文仲、湯悦、王克貞四人在《御覽》的編修中出力最多、用功最深。
中國古代類書自魏文帝曹丕詔命王象等編纂的《皇覽》開始,到《御覽》前已有多種出現。據《宋會要》記載,《御覽》是以《修文殿御覽》 (北齊祖珽等編)、《藝文類聚》(唐歐陽詢等編)、《文思博要》(唐高士廉等編)等書為藍本進行編撰的。修纂時,一方面充分利用了當時的皇家藏書,但也不全是從原書採摘,而是以前代類書為依據,修葺增刪,分定門目編成。
《御覽》全書一千卷,分五十五部,這是根據《周易·辭》説的“凡天地之五十有五”,是表明內容包羅萬象的意思。今將各部名稱列舉如下:天部、時序部、地部、皇王部、偏霸部、皇親部、州郡部、居處部、封建部、職官部、兵部、人事部、逸民部、宗親部、禮儀部、樂部、文部、學部、治道部、刑法部、釋部、道部、儀式部、服章部、服用部、方術部、疾病部、工藝部、器物部、雜物部、舟部、車部、奉使部、四夷部、珍寶部、布帛部、資產部、百穀部、飲食部、火部、休徵部、咎徵部、神鬼部、妖異部、獸部、羽族部、鱗介部、蟲豸部、木部、竹部、果部、菜茹部、香部、藥部、百卉部。共五十五部。
在各部下又分若干類,有些類下又有子目,大小類目共計約五千四百七十四類,詳略不一,如地部,大類有155,其中有14類又分為538個細目,大小類目共693,是最詳細的。其次是職官部,分414類,再次是四夷部,有390類等等。以千卷浩瀚的卷帙,如此繁複的部類,蕪雜難分,是意中事。所以細檢其部類,重複之處屢見不鮮。如卷35時序部及卷879咎徵部都有“旱”類,卷40及卷44同一個地部內“太白山”和“岷山”重複出現;還有卷189居處部有“井”類,而卷873休徵部也有“井”類。兩處排“安息”,一在3516頁,一在3519頁,這兩處的引文竟完全重複。所有這些,使編制體例造成了混亂。
《太平御覽》徵引古書相當豐富。從本書首冊所列《太平御覽經史圖書綱目》(下簡稱《綱目》)中可以見到所引之書為1690種(實有1689種)。這還不包括古律詩、古賦、銘、箴、雜書等類在內。據範希曾《書目答問補正》説,《御覽》引用之書有2800多種,這是把詩、賦、銘、等都計算在內而得出的數字。
近人馬念祖編《水經注等八種古籍引用書目彙編》,則稱《御覽》引用書經核實後為2579種。此書非但徵引賅博,而且所引用的古書十之七八早已失傳。清阮元曾説:“……存《御覽》一書,即存秦漢以來佚書千餘種矣”(《仿宋刻太平御覽敍》)。可見《御覽》不但是一部重要的綜合性資料工具書,而且是保存古代佚書最為豐富的類書之一。但《御覽》所引之書,並不是宋代初年都存在,而是沿襲了以前的類書。
胡應麟認為此書記載晉、宋以前的事,得之《修文殿御覽》,齊、梁以後得之《文思博要》。而《御覽》因雜鈔前代類書,未加細校,再加編修上的草率,所以引書方面重複、錯落、訛謬,不一而足。以《綱目》來説,此目並非修書當時所編,這從《綱目》中並列了《唐書》、《舊唐書》即可看出。因修《御覽》時,只有劉昫撰修的一種《唐書》歐陽修等重修的《唐書》是在仁宗嘉祐五年(1060)成書,此後劉書才冠一“舊”字。《御覽》所引只能是劉昫的《唐書》。但《綱目》中並列兩種,這純系編者杜撰。也説明,此目必非當時所編,定在嘉祐五年之後。此目編制質量也不高,重複之處,比比皆是。
有書名相同而復見的,如《太平經》、《漢水記》、《法顯記》等十餘種書都兩見於《綱目》中,而《法輪經》更三次出現。或因書名或著者有一、二字不同而重複的,如:“陳思王《輔臣論》”與“曹植《輔臣論》”,“徐偉長《中論》”與“徐幹《中論》”;《曹操別傳》與《曹瞞別傳》等十多種都是兩名俱見於《綱目》。尤其荒謬的是誤將所引書的篇目、段節和書名混為一談,這種情況在本書卷457內出現最多,如《諷諫木新序》《各納木新序》《台甲孔叢子》《諫木孔叢子》等,幾使人難以分辨。
此外引書內容亦有引一書把另一書的文字竄入,如卷271有引劉向《新序》論用兵事,繼之一條又曰:“……近者曹操以八千破袁紹五萬者,袁無法故也。此王子能以少克多者,軍有法故也……。”按例“又曰”是承上條書名,上條既是《新序》,“又曰”亦應引自《新序》,但《新序》作於西漢末年,怎能論及東漢末年袁、曹攻戰的事,可知其錯誤雜亂之甚。有時同引一書前後不一致,如卷369和卷788都引錄了《竺枝扶南記》所述騫毗國王事,兩條不但文字繁簡不同,即使記載騫毗王的身長也不同,一條説是一丈二尺,一條説是三丈。所有這些,都不能不説是《御覽》在編纂上的一些缺陷。
儘管如此,《御覽》仍不失為一部著名類書和常用工具書。首先由於《御覽》在現存古類書中是保存五代以前文獻、古籍最多的一部,而且引書比較完整,多整篇整段文字,後代學者雖看不到原書,但從《御覽》中可找到一些可貴的文獻資料。例如:論述農業技術的《範子計然》;《汜勝之書》原書早已不見,我們靠《御覽》的引用才得以知道兩書的一些內容,知道兩千多年前有關農業生產的一些知識。又如,我國古代科學家張衡創制渾天儀和地震儀的原著早已亡佚,但在《御覽》卷二天部渾儀目內,就有記載。又如,崔鴻《十六國春秋》是記述五胡十六國時期的重要史籍,據考證此書北宋時已失傳,司馬光《資治通鑑》時已看不到原書,可是《御覽》引用此書達480多條。
《御覽》引用了大量的古地理書。清代輯佚家王謨《漢唐地理書鈔》時,利用《御覽》頗多,曾説:“太平御覽書目一千六百九十種,內地理書約三百種,較諸類書尤為賅博。”它保留了漢唐間西域及海南諸國多種古地理書的片斷就是例證。例如《吳時外國傳》為三國孫吳時中郎康泰撰。《梁書·海南諸國傳》載:泰與宣化從事朱應通海南諸國,經歷傳聞百數十國,因立紀傳。按孫權既定江左之後,屢耀兵海外,黃龍二年遣將軍衞温諸葛直將軍士萬人浮海求夷洲亶洲康泰的書大約寫於公元227年左右。但此書早已不見,只散見於諸類書中,《御覽》引用了十九條。由於《御覽》保存古籍如此之多,因此被歷代學者所重視,作輯佚工作的,更把它視作“寶山”。
《御覽》的版本有十二種之多。南宋閩刊本。舊時藏書家所稱的北宋刊本,據今人考證即南宋閩刊本。此本輾轉流傳至同治年間,陸心源以白金百兩,歸於著名於世的皕宋樓,但所存只有351卷。光緒末,陸氏死後,不幸,其子以十萬元之代價將皕宋樓所藏盡售於日本人,此書也隨之歸日本靜嘉堂文庫。現存《御覽》刊本,以此本為最古。
南宋蒲叔獻刊本(蜀刊本),此本國內也不見,日本尚存殘卷二部,一藏於宮內省圖書寮,一藏於京都東福寺。到明代有兩個版本:明倪炳校刻本和明活字本。清嘉慶年間有;清張海鵬刻本、清汪昌序活字本和清鮑崇城刻本。光緒年間有:廣東重刊鮑氏本和石印鮑氏本。另外有日本仿宋聚珍本
1928年張元濟到日本訪書,獲見南宋蜀刊本,遂藉以影印。蜀本所缺的,又取靜嘉堂文庫所藏的宋閩刊本殘卷和日本活字本分別補足。於1935年置於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四部叢刊三編》中,分訂136冊,這就是《四部叢刊三編》影印宋刻本。因為這本子勝於其他刊本,就成為多少年來流行的最好的版本。1960年中華書局將《四部叢刊三編》影宋本縮印,裝成四大冊出版,這就是我們現今常用的本子。
《太平御覽》因是類書,使用該書,要先了解它的類目,判斷你要查的事物與哪類有聯繫,然後按部、按目去查檢。此書分類原則與編排方法大抵是以天、地、人、事、物為序,每類下面再按經、史、子、集順序編排。為了查檢方便,還可參考錢亞新編的《太平御覽索引》和聶崇岐主編的《太平御覽引得》。

太平御覽作品版本

編輯
  1. 南宋蜀刻殘本:分藏於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
  2. 南宋刻殘本:藏日本靜嘉堂文庫
  3. 明萬曆周堂活字本:欠善
  4. 清嘉慶鮑崇城刻本:欠善
  5. 嘉慶張海鵬刻本:較善,但印本極罕見
  6. 日本文久[清咸豐時]喜多氏活字本:從南宋蜀刻本出,較善
  7. 民國二十五(1936)年上海商務印書館《四部叢刊三編》影印日本藏南宋蜀刻本:配靜嘉堂文庫藏南宋刻本及喜多氏活字本,1960年中華書局又縮印,最便使用
  8. 原哈佛燕京學社出版有《太平御覽引得》,系篇目引得和人名引得,極便於讀者查檢資料

太平御覽參考價值

編輯
《太平御覽》是北宋前期官修“四大書”之一。《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謂:“宋李昉等奉敕撰。以太平興國二年受詔,至八年書成。初名《太平類編》,後改名為《太平御覽》。宋敏求《春明退朝錄》謂書成之後,太宗日覽三卷,一歲而讀周,故賜是名也。”
《太平御覽》分50門,每門下又分若干子目,共4558個子目,子目下按時代先後排列資料,皆先具書名,次錄原文。從研究唐代歷史的角度看,此書的價值主要有:
(1)可勾稽久已佚失的唐代史料,如《玄宗實錄》《開元錄》《唐雜制》《唐職員令》《兩京新記》等,此書所徵引者均可勾稽利用,清人就曾從此書中輯出《兩京新記》佚文。又所引題為《舊唐書》《唐書》的條文也很多,劉文淇就曾輯出這些條文為《舊唐書》逸文12卷,岑仲勉則認為是舊國史、實錄之類,彌足珍貴。
(2)因為此書類目全,資料多,可利用來研究唐代服飾、飲食、器物,往往一檢即得。

太平御覽作品級別

編輯
2020年10月30日,入選第六批《國家珍貴古籍名錄》。 [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