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曹植

(中國三國時期文學家)

編輯 鎖定
曹植(192年—232年12月27日),字子建,沛國譙縣(今安徽亳州市)人,是曹操與武宣卞皇后所生第三子,生前曾為陳王,去世後諡號“思”,因此又稱陳思王 [1] 
曹植是三國時期著名文學家,作為建安文學的代表人物之一與集大成者,他在兩晉南北朝時期,被推尊到文章典範的地位。其代表作有《洛神賦》《白馬篇》《七哀詩》等。後人因其文學上的造詣而將他與曹操曹丕合稱為“三曹”。其詩以筆力雄健和詞采華美見長,留有集三十卷,已佚,今存《曹子建集》為宋人所編。曹植的散文同樣亦具有“情兼雅怨,體被文質”的特色,加上其品種的豐富多樣,使他在這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南朝宋文學家謝靈運有“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獨佔八斗”的評價。文學批評家鍾嶸亦贊曹植“骨氣奇高,詞彩華茂,情兼雅怨,體被文質,粲溢今古,卓爾不羣。”並在《詩品》中把他列為品第最高的詩人。王士禎嘗論漢魏以來二千年間詩家堪稱“仙才”者,曹植、李白蘇軾三人耳。
本    名
曹植
別    名
陳思王
陳王
子建
所處時代
漢末三國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日期
192年
逝世日期
232年12月27日
主要作品
《七步詩》《白馬篇》《洛神賦》《七哀詩》《飛龍篇》
主要成就
詩歌史第一位大力寫作五言詩的人;完成了樂府民歌到文人詩的轉變
籍    貫
沛國譙縣
爵    位
臨淄侯→安鄉侯→陳王
諡    號

曹植人物生平

編輯

曹植少年才情

曹植 曹植
曹植生於初平三年(192年),是曹操與卞夫人的第三個兒子(卞夫人為曹操生了四個兒子:丕、彰、植、熊)。 [2] 
曹植十多歲的時候,就能誦讀《詩經》《論語》及先秦兩漢辭賦,諸子百家也曾廣泛涉獵。他思路快捷,談鋒健鋭,進見曹操時每被提問常常應聲而對,脱口成章。曹操曾經看了曹植寫的文章,驚喜的問他:“你請人代寫的吧?”曹植答道:“話説出口就是論,下筆就成文章,只要當面考試就知道了,何必請人代作呢!” [3]  再加之性情坦率自然,不講究莊重的儀容,車馬服飾,不追求華豔、富麗,這自然很合曹操的口味。漸漸地,曹操開始把愛心轉移到曹植身上。 [1] 
建安十一年(206年)八月,15歲的曹植第一次隨父東征海賊管承到達淳于(今安丘東北)。
建安十二年(207年)一月,回師鄴城,他在《求自試表》中所説“東臨滄海”即指此事。九月,16歲的曹植隨父北征柳城(今遼寧朝陽),他在《求自試表》中説“北出玄塞”即指此行,《白馬篇》就是曹植對此期間隨父征戰的寫照。
建安十三年(208年)七月,17歲的曹植隨父南征劉表至新野,後又隨父與孫權戰於赤壁。建安十四年(209年),曹植隨父征戰第一次回到家鄉亳州 [2] 

曹植立嗣之爭

建安十五年(210年),曹操在鄴城所建的銅雀台落成,就讓自己的孩子們登台作賦,曹植一氣呵成,寫下《登台賦》,曹操對曹植的才能感到非常驚奇。 [39] 
建安十六年(211年)春正月,曹植獲封平原侯。 [40]  [42] 
三曹雕像 三曹雕像
建安十九年(214年),轉封臨菑侯。 [41]  七月,曹操攻孫權,讓曹植留守鄴城,臨行前告誡曹植説:“當年我擔任頓邱令的時候二十三歲,回想起那時候的所作所為,至今都不曾後悔。如今你也是二十三歲,怎能不發奮圖強呢!”曹植既因為有才而受寵,丁儀、丁廙、楊修等人便都來輔佐他。曹操有些猶疑,好幾次幾乎要立曹植為太子。然而,曹植文人氣、才子氣太濃,常常任性而行,不注意修飾約束自己,飲起酒來毫無節制。而曹丕一面運用計謀,一面規範自己的言行舉止,得到了許多支持,曹操便立曹丕為太子。 [43]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曹植獲增邑五千户,共計有一萬户封邑。 [44] 
曹植曾經乘車疾馳,並擅自打開司馬門,曹操對此十分生氣,將負責管理司馬門的公車令處死,曹植也因此失去了曹操的寵信。 [45]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曹仁為關羽所圍困,曹操讓曹植擔任南中郎將,行徵虜將軍,帶兵解救曹仁。命令發佈後,曹植卻喝得酩酊大醉不能受命,於是曹操後悔,不再重用他。 [4] 

曹植洛水感懷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正月,曹操病逝洛陽,曹丕繼王位,曹植時年29歲,作《上慶文帝受禪表》、《魏德論》。同年,曹丕稱帝。曹植、蘇則聽説曹丕廢漢自立,都穿上喪服為漢朝悲哀哭泣。曹丕憤怒説道:“我順應天命當了皇帝,卻聽説有人哭,為什麼呢?” [5]  此後,嚴加防範。後來,曹丕礙於母后卞氏的壓力,只好將曹植數次徙封。曹植的生活從此發生了變化。他從一個過着優遊宴樂生活的貴族王子,變成處處受限制和打擊的對象。
黃初二年(221年),30歲的曹植被徙封安鄉侯(今河北晉州侯城),邑八百户;當年七月又改封鄄城侯(今山東鄄城縣),是年作《野田黃雀行》,這次改封成為曹植一生重要的轉折點。 [2] 
黃初三年(222年)四月,31歲的曹植被封為鄄城王,邑二千五百户,也就是在這次被封王之後回鄄城的途中,他寫下了著名的《洛神賦》。在《洛神賦》中,詩人描摹了一位美麗多情的女神形象,把她作為自己美好理想的象徵,寄託了自己對美好理想的傾心仰慕和熱愛;又虛構了向洛神求愛的故事,象徵了自己對美好理想夢寐不輟的熱烈追求;最後通過戀愛失敗的描寫,以此表現自己對理想的追求歸於破滅。 [1] 

曹植憂生之嗟

黃初四年(223年),32歲的曹植徙封雍丘王。黃初六年(公元225年),曹丕南征歸來,路過雍丘,與曹植見面,增其户五百。 [6] 
黃初七年(226年),曹丕病逝,曹叡繼位,即魏明帝。壯心不已的曹植急切地渴望自己的才能得以施展,他曾多次慷慨激昂地上書曹叡,要求給予政治上的任用,拳拳之心可以使鐵石心腸之人動容。但過於冷靜理智的曹叡卻心如古井,不起微瀾,對於曹植的種種表白和要求,只是口頭上給予嘉許而已。曹叡對他仍嚴加防範和限制,處境並沒有根本好轉。曹植在文、明二世的12年中,曾被遷封過多次,最後的封地在陳郡。
太和三年(229年),38歲的曹植徙封東阿,其間潛心著作,研究儒典。
太和六年(232年),曹植改封陳王,11月曹植在憂鬱中病逝,時年41歲,遵照遺願,將其葬於東阿魚山。後人稱之為“陳王”或“陳思王”。 [7] 

曹植政治思想

編輯
曹植的全身畫像,顧愷之《洛神賦圖》。 曹植的全身畫像,顧愷之《洛神賦圖》。
三曹非常重視網羅民間隱士,試圖把散落在民間的隱士人才都聚集起來。三曹一方面批評動搖隱士所信仰的荒誕無稽,讓眾人退出山林入世治國。另一方面又歌頌其情操,把隱士視為同道中人,意在招隱求賢、讓眾人入世治國輔君濟世。曹丕的《大牆上蒿行》開頭即以人生短暫發問:”今我隱約欲何為?”接着以入世的物質享受誘發隱士們出山,為其建功立業。此詩受到曹植《七啓》勸隱士出山,建功立業的影響。這一方面説明三曹欲有所作為,另一方面也説明存在着大量的隱士不為朝廷所用。
曹植的《七啓》中假託一個“鏡機子”對另一個“玄微子”論述飲食、容飾羽獵宮館、聲色、友朋、王道等七個方面的妙處。此賦以招隱求賢、輔君濟世為 主旨,大約作於建安十五年(210年)發佈《求賢令》後。令文有“今天下得無有被褐懷玉而釣於渭濱者乎?”作者即據此興感抒論。規摹漢代枚乘《七發》大賦體制,假設鏡機子與隱者玄微子問答聯級成文,批評“耽虛好靜”“飛遁離俗”“隱居大荒”的行為, 借鏡機子分類鋪敍餚饌、容飾、羽獵宮館、聲色之妙及遊俠、俊 公子之奇節異行,最後以讚頌“聖宰”(即曹操)之“翼帝霸世”“舉不遺才”“國富民康”、建“霸道之至隆”的功績,説服玄微子“從子而歸”,表達了”君子不遁俗而遺名,智士不背世而滅勳”的積極用世、建功立業的政治態度和理想抱負。篇制宏大,鋪陳誇飾,辭采瑰麗,氣勢慷慨,變《七發》散體筆勢為駢儷整飭的精描細繪,而流暢生動過之。

曹植文藝成就

編輯
曹植的創作以220年(建安二十五年)為界,分前後兩期。前期詩歌主要是歌唱他的理想和抱負,洋溢着樂觀、浪漫的情調,對前途充滿信心;後期的詩歌則主要表達由理想和現實的矛盾所激起的悲憤。他的詩歌,既體現了《詩經》“哀而不傷”的莊雅,又藴含着《楚辭》窈窕深邃的奇譎;既繼承了漢樂府反映現實的筆力,又保留了《古詩十九首》温麗悲遠的情調。曹植的詩又有自己鮮明獨特的風格,完成了樂府民歌向文人詩的轉變。 [8] 
曹植的作品收錄在《曹子建集》中。《曹子建集》共10卷,收錄了曹植的詩文辭賦。其中收錄較完整的詩歌有80餘首,一半以上為樂府詩體。其代表作有《七哀詩》《白馬篇》《贈白馬王彪》《門有萬里客》等。其中《洛神賦》寫洛川女神的仙姿美態,是文苑奇葩。

曹植

代表作品
神龜賦(並序)

曹植

代表作品
雜詩(六首)
公宴詩
送應氏(二首)
閨情(二首)
應詔

曹植樂府

代表作品
昇天行(二首)
妾薄命(二首)

曹植書法

據《書斷》記載,“曹植亦工書。”《宣和書譜》上亦記載曹植少年聰慧,記憶力驚人,萬言不忘,其胸中磊落之氣發於筆墨閒。曹植以章草書寫的《鷂雀賦》乃書法中一極品。

曹植畫論

曹植繡像 曹植繡像
曹植著有《畫贊序》,是中國畫論史上流傳下來的第一篇專題論畫的文章。它可以同漢代的《毛詩序》相提並論。《毛詩序》是中國歷史上第一篇專談詩歌的文章,闡述詩歌的倫理教化作用;《畫贊序》則主張繪畫在"教化"方面應具有的功用。這當然是儒家思想。但曹植在這裏明確了繪畫藝術的社會價值和意義,肯定了繪畫藝術的地位,則是很重要的。 [9] 
曹植明確提出畫能“存乎鑑戒”。而且這種“鑑戒”還不是圖解式的進行,而是通過繪畫藝術形象引起觀畫者的感情共鳴產生的。他談到繪畫引起觀畫者的感情反應,有“仰載”“悲惋”“切齒”“忘食”“抗首”“嘆息”“側目”“嘉貴”等等。這是不同的人物畫像所引起的不同的如此豐富多樣的感情反應,這就接觸到了繪畫藝術的特徵。這是中國繪畫史上第一次接觸這一問題。它與曹丕《典論·論文》第一次講文章要有作者的性情是一致的。兩者在理論上可説都是開啓以後那個文藝自覺時代的先聲。

曹植歷史評價

編輯

曹植魏晉南北朝

陳琳:君侯高世之才,秉青萍干將之器,拂鐘無聲,應機立斷,此乃天然異稟,非鑽仰者所庶幾也。音義既遠,清辭妙句,焱絕煥炳,譬猶飛免流星,超山越海,龍驥所不敢追,況於駑馬可得齊足! [10] 
曹植 曹植
陳壽:陳思文才富豔,足以自通後葉,然不能克讓遠防,終致攜隙。 [11] 
劉勰:魏武以相王之尊,雅愛詩章;文帝以副君之重,妙善辭賦;陳思以公子之豪,下筆琳琅;並體貌英逸,故俊才雲蒸。 [12] 
鍾嶸:其源出於國風。骨氣奇高,詞彩華茂。情兼雅怨,體被文質,粲溢今古,卓爾不羣。嗟乎!陳思之於文章也,譬人倫之有周孔,鱗羽之有龍鳳,音樂之有琴笙,女工之有黼黻。俾爾懷鉛吮墨者,抱篇章而景慕,映餘暉以自燭。故孔氏之門如用詩,則公幹升堂,思王入室,景陽潘陸,自可坐於廊廡之間矣。 [13] 
顏延之:至於五言流靡,則劉禎、張華;四言側密,則張衡、王粲。若夫陳思王,可謂兼之矣。
沈約:若夫平子豔發,文以情變,絕唱高蹤,久無嗣響。至於建安,曹氏基命,二祖陳王,鹹蓄盛藻,甫乃以情緯文,以文被質。自漢至魏,四百餘年,辭人才子,文體三變。相如巧為形似之言,班固長於情理之説,子建、仲宣以氣質為體,並標能擅美,獨映當時。 [14] 
魏收:曹植信魏世之英,陸機則晉朝之秀,雖同時並列,分途爭遠。 [15] 
謝靈運: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獨佔八斗。 [16] 

曹植隋唐

王通:陳思王可謂達理者也。以天下讓,時人莫之知也。 [17] 
房玄齡:逮乎當塗基命,文宗蔚起,三祖葉其高韻,七子分其麗則,《翰林》總其菁華,《典論》詳其藻絢,彬蔚之美,競爽當年。獨彼陳王,思風遒舉,備乎典奧,懸諸日月。 [18] 
駱賓王:①河朔詞人,王、劉為稱首;洛陽才子,潘、左為先覺。若乃子建之牢籠羣彥,士衡之籍甚當時,並文苑之羽儀,詩人之龜鏡。②文昌隱隱皇城裏, 由來奕奕多才子。潘陸詞鋒駱驛飛,張曹翰苑縱橫起。
李白:曹植為建安之雄才,惟堪捧駕。天下豪俊,翕然趨風,白之不敏,竊慕高論。
杜甫:①曹植休前輩,張芝更後身。②子建文筆壯,河間經術存。③賦料楊雄敵,詩看子建親。
崔佑甫:曹、劉之氣奮以舉,潘、陸之詞縟而麗。過此以往,未之或知。 [19] 

曹植兩宋

歐陽修:蓋詩者,樂之苗裔與。漢之蘇、李,魏之曹、劉,得其正始。 [20] 
張戒:子建詩,微婉之情,灑落之韻,抑揚頓挫之氣,固不可以優劣論也。古今詩人推陳王及古詩第一,此乃不易之論。
葉適:自魏至隋唐,曹植、陸機為文士之冠。植波瀾闊而工不逮機。植猶有漢餘體,機則格卑氣弱,雖杼軸自成,遂與古人隔絕,至使筆墨道度數百年,可嘆也! [21] 
劉克莊:曹植以蓋代之才,它人猶愛之,況於父乎。使其少加智巧,奪嫡猶反手爾。植素無此念,深自斂退,雖丁儀等坐誅,辭不連植。黃初之世,數有貶削,方且作詩責躬,上表求自試。兄不見察,而不敢廢恭順之義,卒以此自全,可謂仁且智矣。文中子曰:至哉思王,以天下讓。真篤論也。 [22] 
方回:萬人為翰墨,無一曹思王。萬人握幹殳,無一關雲長。 [23] 

曹植明清

李夢陽:嗟乎植!其音宛,其情危,其言憤切而有餘悲,殆處危疑之際者乎!
鍾敬伯: ”子建七步成章,聰明賈禍,非生才之意,乃小才之過,不可以以此致憾造物。“ [24] 
胡應麟:三曹,魏武太質,子桓樂府詩十餘篇佳,餘皆非陳思比。
王世貞:①曹公莽莽,古直悲涼。子桓小藻,自是樂府本色。子建天才流麗,雖譽冠古今,而實遜父兄。何以故?材太高,辭太華。②子建謁帝承明廬、明月照高樓,非鄴中諸子可及,仲宣、公幹遠在下風。 [25] 
王世懋:古人云:“秀色若可餐也。”餘謂此言惟毛嬙、西施、昭君、太真、曹植、謝朓、李白、王維可以當之。 [26] 
徐世溥:子建詩雖獨步七子,東坡文雖雄視百代,然終不以孟德明允、蒼茫、渾健,自有開創之象。 [27] 
王夫之:曹子建鋪排整飾,立階級以賺人升堂,用此致諸趨赴之客,容易成名,伸紙揮毫, 雷同一律。子桓精思逸韻,以絕人攀躋,故人不樂從,反為所掩。子建以是壓倒阿兄,奪其名譽。實則子桓天才駿發,豈子建所能壓倒耶?曹子建之於子桓,有仙凡之隔, 而人稱子建,不知有子桓,俗論大抵如此。 [28] 
馮班:千古詩人,唯子美可配陳思王。
王士禎:漢魏以來,二千餘年間,以詩名其家者眾矣。顧所號為仙才者,唯曹子建、李太白、蘇子瞻三人而已。 [29] 
李光地:魏之人物,惟曹子建耳,仲達輩不足道也。江東人物,惟周公瑾,次魯子敬,餘不足道也。
陳祚明:子建既擅凌厲之才,兼饒藻組之學,故風雅獨絕。不甚法孟德之健筆,而窮態極變,魄力厚於子桓。要之,三曹固各成絕技,使後人攀仰莫及。 [30] 
丁晏:①詩自三百篇十九首以來,漢以後正軌顓門,首推子建。洵詩人之冠冕,樂府之津源也。②其所見甚大,不僅以詩人目之。即以詩論,根乎學問,本乎性情,為建安七子之冠。後人不易學,抑亦不能學也。 [31] 
成書倬:魏詩至子建始盛,武帝雄才而失之粗,子桓雅秀而傷於弱;風雅當家,詩人本色,斷推此君。 [32] 

曹植近代

王闓運:看船山詩話,甚詆子建,可雲有膽,然知其詩境不能高也,不離乎空靈妙寂而已。 [33] 
黃節:陳王該國風之變,發樂府之奇,驅屈宋之辭,析楊馬之賦而為詩,六代以前,莫大乎陳王矣。 [34] 
顧實:曹植乃魏文學之巨擘,上接漢代,下通晉、宋、齊、梁、陳、隋而獨步之高才也。唐代李白、杜甫諸賢,莫不師其風骨。 [35] 

曹植軼事典故

編輯

曹植七步成詩

曹植“七步成詩”廣為流傳:“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見於《三國演義》),然而這首詩不見於陳壽的《三國志》,最早見於南朝劉義慶的《世説新語·文學》,《世説新語》記載着魏文帝曹丕妒忌曹植的才學,命曹植在七步之內作出一首詩,否則將被處死,而且對詩有嚴格要求:詩的主題必須為兄弟之情,但是全詩又不可包含兄弟二字,曹植在不到七步之內便吟出:“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此詩是否為曹植所著作,至現今仍有爭議。

曹植洛神悲歌

對於《文選》中的謬注,清人朱乾在《樂府正義》中鞭撻説,這篇原是曹植借“宓犧氏之女,溺死洛水為神”的傳説抒發自己懷才不遇心境的《感鄄賦》。鄄者,實為封地也。好事者利用“鄄”與“甄”通,附會出《洛神賦》隱寓曹植與魏文帝曹丕之妻甄氏的叔嫂戀事,不獨污前人之行,亦且污後人之口。近有學者考證出《洛神賦》的主旨是曹植悼念懷戀其亡妻崔氏女,洛神形象是崔氏女的化身。然而兩者説法皆有不妥之處,故此隱喻君臣大義説較為流行。朱東潤主編的《中國曆代文學作品選》雲:“本篇或系假託洛神寄寓對君主的思慕,反映衷情不能相通的苦悶。”

曹植梵唄泰斗

曹植 曹植
中國本土梵唄之起源,相傳為曹魏陳思王曹植游魚山(在今山東省東阿縣境)時,聞空中天樂梵唄之聲,美妙絕倫,意境深遠,感悟甚深,於是將其音節紀錄下來,結合《太子瑞應本起經》,撰文制音,作成了《太子頌》和《菩薩子頌》,遂成合漢曲梵音而製作梵唄之始。
梁《高僧傳》卷十三:陳思王曹植,深愛聲律,屬音經音,既通般遮之瑞響,又感魚山之神制,於是刪治瑞應本起, 以為學者之宗,傳聲則三千有餘,在契則四十有二。(四十二契當指四十二個曲章)
法華玄贊》卷四:陳思王登魚山,聞巖岫誦經,清婉道亮,遠俗流響,遂擬其聲,而制梵唄。
法苑珠林·唄讚篇》卷三十六:魏時陳思王曹植……每讀佛經輒流連嗟玩,以為至道之宗極也。遂制轉贊七聲,升降曲折之響,世人諷誦,鹹憲章焉。嘗游魚山,忽聞空中梵天之響,清雅哀婉,其聲動心,獨聽良久,而侍御皆聞。植深感神理,彌寤法應,乃摹其聲節,寫為梵唄。纂文制音,傳為後式。 梵聲顯世,始於此焉。其所傳唄,凡有六契。
由於曹植創制梵唄,意義深遠,貢獻巨大,所以近人釋永悟有詞(《東阿王贊》)贊其功德:東阿王植公,降生曹魏王宮,雲高天籟連竺中,魚山接長空。瑞應本起得刪治,七步詩八斗雄,和平妙音世界同,梵唄源真宗。 [36] 

曹植親屬成員

編輯

曹植父母

曹植妻妾

  • 崔妃崔琰兄長之女。 [37] 魏晉世語》記載,崔氏的衣裝過於華美,曹操登台看到後,認為她違反了穿着華麗的禁令,回家後崔氏就被賜死了。
  • 某氏,東阿王妃、陳王妃。曹植曾上《謝妻改封表》。

曹植兒子

  • 曹苗,高陽鄉公。其生平事蹟,史書缺載,因此少有人知道,其名字出現在曹植的作品《封二子為公謝恩章》。
  • 曹志,穆鄉公、濟北王。西晉鄄城公、散騎常侍、國子祭酒。

曹植女兒

  • 曹金瓠。曹植長女,不過出生約190天就夭折,因此少有人知道,其名字出現在曹植的作品《金瓠哀辭》。
  • 曹行女。曹植幼女,比金瓠晚兩年出生,約7、8個月就夭折,因此少有人知道,其名字出現在曹植的作品《行女哀辭》。

曹植後裔

曹植影視形象

編輯
年份
影視類型
電視劇/電影
飾演者
1955
京劇電影
洛神
1957
粵劇電影
洛神
1966
潮劇電影
洛神
1975
電視劇
洛神
1983
歌仔戲
洛神
1987
歌仔戲
金縷歌
1994
電視劇
1994
歌仔戲
新洛神
1996
電視劇
1966
越劇
《曹植與甄洛》
1999
電視劇
曹操
2002
電視劇
洛神
2010
電視劇
三國
2011
電影
鍾繇
2013
歌舞劇
2013
電視劇
新洛神
2017
電視劇
2018
電視劇
《三國機密》
參考資料: [38] 
參考資料
  • 1.    夏日新 .風流才子——中國古代美男掃描 .武漢:湖北人民出版社,2008-1-1
  • 2.    曹植一生足跡尋蹤  .中國新聞網.2010-01-13[引用日期2013-12-11]
  • 3.    《三國志》:陳思王植字子建。年十歲餘,誦讀詩、論及辭賦數十萬言,善屬文。太祖嘗視其文,謂植曰:“汝倩人邪?”植跪曰:“言出為論,下筆成章,顧當面試,柰何倩人?”時鄴銅爵台新城,太祖悉將諸子登台,使各為賦。植援筆立成,可觀,太祖甚異之。
  • 4.    《三國志》:二十四年,曹仁為關羽所圍。太祖以植為南中郎將,行徵虜將軍。欲遣救仁,呼有所敕戒。植醉不能受命,於是悔而罷之。
  • 5.    《三國志·魏書·蘇則傳》:初,則及臨菑侯植聞魏氏代漢,皆發服悲哭,文帝聞植如此,而不聞則也。帝在洛陽,常從容言曰:"吾應天而禪,而聞有哭者,何也?"則謂為見問,鬚髯悉張,欲正論以對。侍中傅巽掐。則曰:"不謂卿也。"於是乃止。
  • 6.    《三國志 魏書十九》:六年,帝東征,還過雍丘,幸植宮,增户五百。
  • 7.    《三國志》:其年冬,詔諸王朝六年正月。其二月,以陳四縣封植為陳王,邑三千五百户。植每欲求別見獨談,論及時政,幸冀試用,終不能得。既還,悵然絕望。時法制,待籓國既自峻迫,寮屬皆賈豎下才,兵人給其殘老,大數不過二百人。又植以前過,事事復減半,十一年中而三徙都,常汲汲無歡,遂發疾薨,時年四十一。
  • 8.    曹植  .中國作家網.2011-12-30[引用日期2013-12-11]
  • 9.    曹植《畫贊序》所藴含的理論價值  .知網空間[引用日期2013-12-11]
  • 10.    夏傳才主編;杜志勇校注.建安文學全書 孔融陳琳合集校注.石家莊:河北教育出版社,2013.06:144-146
  • 11.    三國志·魏書十九  .國學網.2013-04-28[引用日期2013-12-20]
  • 12.    文心雕龍·時序第四十五  .國學網.2013-04-08[引用日期2013-12-11]
  • 13.    詩品  .國學網.2013-04-08[引用日期2013-12-20]
  • 14.    宋書·列傳第二十七  .國學網.2013-04-08[引用日期2013-12-11]
  • 15.    《魏書·卷八十五·列傳文苑第七十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9-29]
  • 16.    《釋常談》:文章多謂之八斗之才。謝靈運嘗曰:“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獨佔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
  • 17.    王通·《文中子·事君篇》
  • 18.    晉書·列傳第六十二  .國學網.2013-04-08[引用日期2013-12-11]
  • 19.    崔佑甫·《穆氏四子講藝錄》
  • 20.    歐陽修·《書梅聖俞稿後》
  • 21.    葉適·《習學記言》
  • 22.    劉克莊·《後村詩話》
  • 23.    《題來將軍括蒼送行卷》
  • 24.    兄逼弟曹植賦詩 侄陷叔劉封伏法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8-28]
  • 25.    藝苑卮言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1-12]
  • 26.    王世懋《藝圃擷餘》
  • 27.    徐世溥·《榆溪詩話》
  • 28.    王夫之·《姜齋詩話》
  • 29.    王士禎·《帶經堂詩話》
  • 30.    陳祚明·《采菽堂古詩選》
  • 31.    丁晏·《陳思王詩鈔原序》
  • 32.    成書倬·《多歲堂詩話》
  • 33.    王闓運·《湘綺樓説詩》
  • 34.    黃節·《曹子建詩注》
  • 35.    《中國文學史大綱》
  • 36.    【藝術】梵唄·魚山梵唄·梵唄寺  .鳳凰網.2007-04-01[引用日期2013-12-20]
  • 37.    《三國志》:魏國初建,拜尚書。時未立太子,臨菑侯植有才而愛。太祖狐疑,以函令密訪於外。唯琰露板答曰:“蓋聞春秋之義,立子以長,加五官將仁孝聰明,宜承正統。琰以死守之。”植,琰之兄女婿也。
  • 38.    《水月洛神》再來京 90後洛神熒屏秀舞  .新浪.2013-04-18[引用日期2014-07-21]
  • 39.    《三國志·卷十九》:時鄴銅爵台新城,太祖悉將諸子登台,使各為賦。植援筆立成,可觀,太祖甚異之。
  • 40.    《三國志·卷十九》:建安十六年,封平原侯。
  • 41.    《三國志·卷十九》:十九年,徙封臨菑侯。
  • 42.    三國志·卷一 魏書一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4-17]
  • 43.    《三國志·卷十九》:太祖徵孫權,使植留守鄴,戒之曰:"吾昔為頓邱令,年二十三。思此時所行,無悔於今。今汝年亦二十三矣,可不勉與!"植既以才見異,而丁儀、丁廙、楊脩等為之羽翼。太祖狐疑,幾為太子者數矣。而植任性而行,不自彫勵,飲酒不節。文帝御之以術,矯情自飾,宮人左右,併為之説,故遂定為嗣。
  • 44.    《三國志·卷十九》:二十二年,增置邑五千,並前萬户。
  • 45.    《三國志·卷十九》:植嘗乘車行馳道中,開司馬門出。太祖大怒,公車令坐死。由是重諸侯科禁,而植寵日衰。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