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洛神賦

(三國曹植賦作)

編輯 鎖定
《洛神賦》是三國時期曹魏文學家曹植創作的辭賦。此賦虛構了作者自己與洛神的邂逅和彼此間的思慕愛戀,洛神形象美麗絕倫,人神之戀飄渺迷離,但由於人神道殊而不能結合,最後抒發了無限的悲傷悵惘之情。全篇大致可分為六段:第一段寫作者從洛陽回封地時,在恍惚之際看到洛神佇立山崖;第二段寫洛神容儀服飾之美;第三段寫作者愛慕洛神既識禮儀又善言辭,雖相互贈答,但擔心遇合受阻;第四段寫洛神為“君王”之誠所感後將來而未至的情狀和舉動;第五段寫洛神來臨扈從之多,終以人神道殊,含恨離去;第六段寫洛神去後作者對顧望思慕不忍離去的深情。全賦辭采華美,描寫細膩,想象豐富,情思綣繾,若有寄託。
作品名稱
洛神賦
作品別名
感甄賦
作    者
曹植
創作年代
三國時期
作品出處
曹子建集
文學體裁

洛神賦作品原文

編輯
洛神賦1(並序)
黃初三年2,餘朝京師3,還濟洛川4。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5。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6,遂作斯賦。其辭曰:
餘從京域7,言歸東藩8,背伊闕9,越轘轅10,經通谷11,陵景山12。日既西傾,車殆馬煩13。爾乃税駕乎蘅皋14,秣駟乎芝田15,容與乎陽林16,流眄乎洛川17。於是精移神駭18,忽焉思散19。俯則未察,仰以殊觀20。睹一麗人,於巖之畔21。乃援御者而告之曰22:“爾有覿於彼者乎23?彼何人斯24,若此之豔也!”御者對曰:“臣聞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則君王之所見也25,無乃是乎!其狀若何?臣願聞之。”
餘告之曰: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26。榮曜秋菊,華茂春松27。髣髴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28。遠而望之,皎若太陽昇朝霞29;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30。穠纖得中31,修短合度32。肩若削成,腰如約素33。延頸秀項34,皓質呈露35。芳澤無加,鉛華不御36。雲髻峨峨37,修眉聯娟38。丹唇外朗,皓齒內鮮39。明眸善睞40,靨輔承權41。瓌姿豔逸42,儀靜體閒43。柔情綽態44,媚於語言。奇服曠世45,骨像應圖46。披羅衣之璀粲兮47,珥瑤碧之華琚48。戴金翠之首飾49,綴明珠以耀軀。踐遠遊之文履50,曳霧綃之輕裾51。微幽蘭之芳藹兮52,步踟躕于山隅53。於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54。左倚採旄55,右蔭桂旗56。攘皓腕於神滸兮57,採湍瀨之玄芝58
餘情悦其淑美兮,心振盪而不怡59。無良媒以接歡兮,託微波而通辭60。願誠素之先達61,解玉佩而要之62。嗟佳人之信修63,羌習禮而明詩64。抗瓊珶以和予兮65,指潛川而為期66。執眷眷之款實兮67,懼斯靈之我欺68。感交甫之棄言兮69,悵猶豫而狐疑70。收和顏而靜志兮71,申禮防以自持72
於是洛靈感焉,徙倚彷徨73。神光離合,乍陰乍陽74。竦輕軀以鶴立75,若將飛而未翔。踐椒途之郁烈76,步蘅薄而流芳77。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78。爾乃眾靈雜沓79,命儔嘯侶80。或戲清流,或翔神渚81,或採明珠,或拾翠羽82。從南湘之二妃83,攜漢濱之遊女84。嘆匏瓜之無匹,詠牽牛之獨處85。揚輕袿之猗靡86,翳修袖以延佇87。體迅飛鳧88,飄忽若神。凌波微步,羅襪生塵89。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90,若往若還。轉眄流精91,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92。華容婀娜,令我忘餐。
於是屏翳收風,川后靜波93。馮夷鳴鼓94,女媧清歌95。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鑾以偕逝96。六龍儼其齊首97,載雲車之容裔98。鯨鯢踴而夾轂99,水禽翔而為衞。於是越北沚100,過南岡,紆素領,回清揚101。動朱唇以徐言,陳交接之大綱102。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103。抗羅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104。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105。無微情以效愛兮106,獻江南之明璫107。雖潛處於太陰,長寄心於君王108。忽不悟其所舍,悵神宵而蔽光109
於是背下陵高110,足往心留。遺情想像111,顧望懷愁。冀靈體之復形112,御輕舟而上溯113。浮長川而忘反114,思綿綿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115,沾繁霜而至曙。命僕伕而就駕116,吾將歸乎東路117。攬騑轡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118 [1]  [2] 

洛神賦註釋譯文

編輯

洛神賦詞句註釋

1.洛神:傳説古帝宓(fú)羲氏之女溺死洛水而為神,故名洛神,又名宓妃。
2.黃初:魏文帝曹丕年號,公元220—226年。
3.京師:京城,指魏都洛陽。
4.濟:渡。洛川:即洛水,源出陝西,東南入河南,流經洛陽。
5.斯水:此水,指洛川。
6.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傳為宋玉所作的《高唐賦》和《神女賦》,都記載宋玉與楚襄王對答夢遇巫山神女事。
7.京域:京都地區,指洛陽。
8.言:語助詞。東藩:東方藩國,指曹植的封地。黃初三年,曹植被立為鄄城(即今山東鄄城縣)王,城在洛陽東北方向,故稱東藩。
9.伊闕:山名,又稱闕塞山、龍門山,在河南洛陽南。
10.轘(huán)轅:山名,在今河南偃師縣東南。
11.通谷:山谷名。在洛陽城南。
12.陵:登。景山:山名,在今偃師縣南。
13.殆:通“怠”,懈怠。一説指危險。煩:疲乏。
14.爾乃:承接連詞,於是就。税駕:停車。税,舍、置。駕,車乘總稱。蘅皋:生着杜蘅的河岸。蘅,杜蘅,香草名。皋,岸。
15.秣駟:餵馬。駟,一車四馬,此泛指駕車之馬。芝田:種着靈芝草的田地,此處指野草繁茂之地。一説為地名,指河南鞏縣西南的芝田鎮。
16.容與:悠然安閒貌。陽林:地名。
17.流眄:縱目四望。眄,斜視。一作“流盼”,目光流轉顧盼。
18.精移神駭:神情恍惚。駭,散。
19.忽焉:急速貌。思散:思緒分散,精神不集中。
20.殊觀:少見的異常現象。
21.巖之畔:山岩邊。
22.援:以手牽引。御者:車伕。
23.覿(dí):看見。
24.斯:語助詞,無義。
25.也:一本無“也”字。
26.“翩若”二句:翩然若驚飛的鴻雁,蜿蜒如遊動的蛟龍。翩,鳥疾飛的樣子,此處指飄忽搖曳的樣子。驚鴻,驚飛的鴻雁。婉,蜿蜒曲折。這兩句是寫洛神的體態輕盈宛轉。
27.“榮曜(yào)”二句:容光煥發如秋日下的菊花,體態豐茂如春風中的松樹。榮,豐盛。曜,日光照耀。華茂,華美茂盛。這兩句是寫洛神容光煥發充滿生氣。
28.“彷彿”二句:時隱時現象輕雲遮住月亮,浮動飄忽似迴風旋舞雪花。彷彿,若隱若現的樣子。飄颻,飛翔貌。回,迴旋,旋轉。這兩句是寫洛神的體態婀娜,行動飄忽。
29.皎:潔白光亮。太陽昇朝霞:太陽昇起於朝霞之中。
30.迫:靠近。灼:鮮明,鮮豔。芙蕖:一作“芙蓉”,荷花。淥(lù):水清貌。以上兩句是説,不論遠遠凝望還是靠近觀看,洛神都是姿容絕豔。
31.穠:花木繁盛。此指人體豐腴。纖:細小。此指人體苗條。
32.修短:長短,高矮。以上兩句是説洛神的高矮肥瘦都恰到好處。
33.“肩若”二句:肩窄如削,腰細如束。削成,形容兩肩瘦削下垂的樣子。約素,一束白絹。素,白細絲織品。這兩句是寫洛神的肩膀和腰肢線條圓美。
34.延、秀:均指長。頸:脖子的前部。項:脖子的後部。
35.皓:潔白。呈露:顯現,外露。
36.“芳澤”二句:既不施脂,也不敷粉。澤,潤膚的油脂。鉛華,粉。古代燒鉛成粉,故稱鉛華。不御,不施。御,用。
37.雲髻:髮髻如雲。峨峨:高聳貌。
38.聯娟:微曲貌。
39.“丹唇”二句:紅唇鮮潤,牙齒潔白。朗,明潤。鮮,光潔。
40.眸:目中瞳子。睞(lài):顧盼。
41.靨(yè):酒窩。輔:面頰。承權:在顴骨之下。權,顴骨。
42.瓌:同“瑰”,奇妙。豔逸:豔麗飄逸。
43.儀:儀態。閒:嫺雅。
44.綽:綽約,美好。
45.奇服:奇麗的服飾。曠世:舉世唯有。曠,空。
46.骨像:骨格形貌。應圖:指與畫中人相當。
47.璀粲:鮮明貌。一説為衣動的聲音。
48.珥:珠玉耳飾。此用作動詞,作佩戴解。瑤、碧:均為美玉。華琚:刻有花紋的佩玉。琚:佩玉名。
49.翠:翡翠。首飾:指釵簪一類飾物。
50.踐:穿,着。遠遊:鞋名。文履:飾有花紋圖案的鞋。
51.曳:拖。霧綃:輕薄如霧的綃。綃,生絲。裾:裙邊。
52.微:輕微。芳藹:香氣。
53.踟躕:徘徊。隅:角。
54.“於是”二句:忽然又飄然輕舉,且行且戲。縱體,身體輕舉貌。遨,遊。
55.採旄(máo):彩旗。採,同“彩”。旄,旗竿上旄牛尾飾物,此處指旗。
56.桂旗:以桂木做旗竿的旗,形容旗的華美。
57.攘:此指挽袖伸出。神滸:為神所遊之水邊地。滸,水邊澤畔。
58.湍瀨:石上急流。玄芝:黑色芝草,相傳為神草。
59.“餘情”二句:我喜歡她的淑美,又擔心不被接受,不覺心旌搖曳而不安。振盪,形容心動盪不安。怡,悦。
60.“無良媒”二句:沒有合適的媒人去通接歡情,就只能藉助微波來傳遞話語。微波,一説指目光。
61.誠素:真誠的情意。素,同“愫”,情愫。
62.要:同“邀”,約請。
63.信修:確實美好。修,美好。
64.羌:發語詞。習禮:懂得禮法。明詩:善於言辭。這句意指有很好的文化教養。
65.抗:舉起。瓊珶(dì):美玉。和:應答。
66.“指潛川”句:指深水發誓,約期相會。潛川,深淵,一説指洛神所居之地。期,會。
67.眷眷:依戀貌。款實:誠實。
68.斯靈:此神,指宓妃。我欺:即欺我。
69.交甫:鄭交甫。《文選李善注引《神仙傳》:“切仙一出,遊於江濱,逢鄭交甫。交甫不知何人也,目而挑之,女遂解佩與之。交甫行數步,空懷無佩,女亦不見。”棄言:背棄承諾。
70.狐疑:疑慮不定。因為想到鄭交甫曾經被仙女遺棄,故此內心產生了疑慮。
71.收和顏:收起和悦的容顏。靜志:鎮定情志。
72.申:施展。禮防:禮法,禮能防亂,故稱禮防。自持:自我約束。
73.徙倚:留連徘徊。
74.“神光”二句:洛神身上放出的光彩忽聚忽散,忽明忽暗。
75.竦(sǒng):聳。鶴立:形容身軀輕盈飄舉,如鶴之立。
76.椒途:塗有椒泥的道路,一説指長滿香椒的道路。椒,花椒,有濃香。
77.蘅薄:杜蘅叢生地。流芳:散發香氣。
78.“超長吟”二句:悵然長吟以表示深沉的思慕,聲音哀惋而悠長。超,惆悵。永慕,長久思慕。厲,疾。彌,久。
79.眾靈:眾仙。雜沓:紛紜,多而亂的樣子。
80.命儔嘯侶:招呼同伴。儔,夥伴、同類。
81.渚:水中高地。
82.翠羽:翠鳥的羽毛。
83.南湘之二妃:指娥皇女英。據劉向列女傳》載,堯以長女娥皇和次女女英嫁舜,後舜南巡,死於蒼梧。二妃往尋,自投湘水而死,為湘水之神。
84.漢濱之遊女:漢水之女神,即前注中鄭交甫所遇之神女。
85.“嘆匏瓜”二句:為匏瓜星的無偶而嘆息,為牽牛星的獨處而哀詠。匏瓜,星名,又名天雞,在河鼓星東。無匹,無偶。牽牛,星名,又名天鼓,與織女星各處天河之旁。相傳每年七月七日才得一會。
86.袿(guī):婦女的上衣。猗(yī)靡:隨風飄動貌。
87.翳(yì):遮蔽。延佇:久立。
88.鳧:野鴨。
89.“凌波”二句:在水波上細步行走,濺起的水沫附在羅襪上如同塵埃。凌,踏。塵,指細微四散的水沫。
90.難期:難料。
91.“轉眄”句:轉眼顧盼之間流露出奕奕神采。流精,形容目光流轉而有光彩。
92.“氣若”句:形容氣息香馨如蘭。
93.屏翳:傳説中的眾神之一,司職説法不一,或以為是雲師,或以為是雷師,或以為是雨師,在此篇中被曹植視作風神。川后:傳説中的河神。
94.馮(píng)夷:傳説中的水神。
95.女媧:女神名,相傳笙簧是她所造,所以這裏説“女媧清歌”。
96.“騰文魚”二句:飛騰的文魚警衞着洛神的車乘,眾神隨着叮噹作響的玉鸞一齊離去。騰,升。文魚,神話中一種能飛的魚。警乘,警衞車乘。玉鑾,鸞鳥形的玉製車鈴,動則發聲。偕逝,俱往。
97.六龍:相傳神出遊多駕六龍。儼:莊嚴的樣子。齊首:六龍齊頭並進。
98.雲車:相傳神以云為車。容裔:即“容與”,舒緩安詳貌。
99.鯨鯢(ní):即鯨魚。水棲哺乳動物,雄者稱鯨,雌者稱鯢。轂(gǔ):車輪中用以貫軸的圓木,這裏指車。
100.沚:水中小塊陸地。
101.“紆素領”二句:洛神不斷回首顧盼。紆,回。素領,白皙的頸項。清揚,形容女性清秀的眉目。
102.交接:結交往來。
103.盛年:少壯之年。莫當:無匹,無偶,即兩人不能結合。
104.“抗羅袂”二句:舉起羅袖掩面而泣,止不住淚水漣漣沾濕了衣襟。抗,舉。袂,衣袖。浪浪,水流不斷貌。
105.“悼良會”二句:痛惜這樣美好的相會永不再有,哀嘆長別從此身處兩地。
106.效愛:致愛慕之意。
107.明璫:以明月珠作的耳璫。
108.“雖潛”二句:雖然幽居於神仙之所,但將永遠懷念着君王。潛處,深處,幽居。太陰,眾神所居之處。君王,指曹植。
109.“忽不悟”二句:洛神説畢忽然不知去處,我為眾靈一時消失隱去光彩而深感惆悵。不悟,不見,未察覺。所舍,停留、止息之處。宵,通“消”,消失。蔽光,隱去光彩。
110.背下:離開低地。陵高:登上高處。
111.遺情:留情,情思留連。想像:指思念洛神的美好形象。
112.靈體:指洛神。
113.上溯:逆流而上。
114.長川:指洛水。
115.耿耿:心神不安的樣子。
116.就駕:備好車。
117.東路:歸東藩之路。
118.“攬騑轡”二句:當手執馬繮,舉鞭欲策之時,卻又悵然若失,徘徊依戀,無法離去。騑(fēi),車旁之馬。古代駕車稱轅外之馬為騑或驂,此泛指駕車之馬。轡,馬繮繩。抗策,猶舉鞭。盤桓,徘徊不進貌。 [1]  [2]  [3] 

洛神賦白話譯文

劉旦宅繪《洛神賦》 劉旦宅繪《洛神賦》
黃初三年,我來到京都朝覲,歸渡洛水。古人曾説此水之神名叫宓妃。因有感於宋玉對楚王所説的神女之事,於是作了這篇賦。全文如下:
我從京都洛陽出發,向東迴歸封地鄄城,揹着伊闕,越過轘轅,途經通谷,登上景山。這時日已西下,車困馬乏。於是就在長滿杜蘅草的岸邊卸了車,在生着芝草的地裏餵馬。自己則漫步於陽林,縱目眺望水波浩渺的洛川。於是不覺精神恍惚,思緒飄散。低頭時還沒有看見什麼,一抬頭,卻發現了異常的景象,只見一個絕妙佳人,立於山岩之旁。我不禁拉着身邊的車伕對他説:“你看見那個人了嗎?那是什麼人,竟如此豔麗!”車伕回答説:“臣聽説河洛之神的名字叫宓妃,然而君王所看見的,莫非就是她!她的形狀怎樣,臣倒很想聽聽。”
我告訴他説:她的形影,翩然若驚飛的鴻雁,婉約若遊動的蛟龍。容光煥發如秋日下的菊花,體態豐茂如春風中的青松。她時隱時現像輕雲籠月,浮動飄忽似迴風旋雪。遠而望之,明潔如朝霞中升起的旭日;近而視之,鮮麗如綠波間綻開的新荷。她體態適中,高矮合度,肩窄如削,腰細如束,秀美的頸項露出白皙的皮膚。既不施脂,也不敷粉,髮髻高聳如雲,長眉彎曲細長,紅唇鮮潤,牙齒潔白,一雙善於顧盼的閃亮的眼睛,兩個面顴下甜甜的酒窩。她姿態優雅嫵媚,舉止温文嫺靜,情態柔美和順,語辭得體可人。洛神服飾奇豔絕世,風骨體貌與圖上畫的一樣。她身披明麗的羅衣,帶着精美的佩玉。頭戴金銀翡翠首飾,綴以周身閃亮的明珠。她腳著飾有花紋的遠遊鞋,拖着薄霧般的裙裾,隱隱散發出幽蘭的清香,在山邊徘徊倘佯。忽然又飄然輕舉,且行且戲,左面倚着彩旄,右面有桂旗庇廕,在河灘上伸出素手,採擷水流邊的黑色芝草。
我鍾情於她的淑美,不覺心旌搖曳而不安。因為沒有合適的媒人去説情,只能藉助微波來傳遞話語。但願自己真誠的心意能先於別人陳達,我解下玉佩向她發出邀請。可嘆佳人實在美好,既明禮義又善言辭,她舉着瓊玉向我作出回答,並指着深深的水流以為期待。我懷着眷眷之誠,又恐受這位神女的欺騙。因有感於鄭交甫曾遇神女背棄諾言之事,心中不覺惆悵、猶豫和遲疑,於是斂容定神,以禮義自持。
這時洛神深受感動,低迴徘徊,神光時離時合,忽明忽暗。她像鶴立般地聳起輕盈的軀體,如將飛而未翔;又踏着充滿花椒濃香的小道,走過杜蘅草叢而使芳氣流動。忽又悵然長吟以表示深沉的思慕,聲音哀惋而悠長。於是眾神紛至雜沓,呼朋引類,有的戲嬉於清澈的水流,有的飛翔於神異的小渚,有的在採集明珠,有的在俯拾翠鳥的羽毛。洛神身旁跟着娥皇、女英南湘二妃,她手挽漢水之神,為瓠瓜星的無偶而嘆息,為牽牛星的獨處而哀詠。時而揚起隨風飄動的上衣,用長袖蔽光遠眺,久久佇立;時而又身體輕捷如飛鳧,飄忽遊移無定。她在水波上行走,羅襪濺起的水沫如同塵埃。她動止沒有規律,像危急又像安閒;進退難以預知,像離開又像回返。她雙目流轉光亮,容顏煥發澤潤,話未出口,卻已氣香如蘭。她的體貌婀娜多姿,令我看了茶飯不思。
在這時風神屏翳收斂了晚風,水神川后止息了波濤,馮夷擊響了神鼓,女媧發出清泠的歌聲。飛騰的文魚警衞着洛神的車乘,眾神隨着叮噹作響的玉鸞一齊離去。六龍齊頭並進,駕着雲車從容前行。鯨鯢騰躍在車駕兩旁,水禽繞翔護衞。車乘走過北面的沙洲,越過南面的山岡,洛神轉動白潔的脖頸,回過清秀的眉目,朱唇微啓,緩緩地陳訴着往來交接的綱要。只怨恨人神有別,彼此雖然都處在盛年而無法如願以償。説着不禁舉起羅袖掩面而泣,止不住淚水漣漣沾濕了衣襟,哀念歡樂的相會就此永絕,如今一別身處兩地,不曾以細微的柔情來表達愛慕之心,只能贈以明璫作為永久的紀念。自己雖然深處太陰,卻時時懷念着君王。洛神説畢忽然不知去處,我為眾靈一時消失隱去光彩而深感惆悵。
於是我舍低登高,腳步雖移,心神卻仍留在原地。餘情綣繾,不時想象着相會的情景和洛神的容貌;回首顧盼,更是愁緒縈懷。滿心希望洛神能再次出現,就不顧一切地駕着輕舟逆流而上。行舟於悠長的洛水以至忘了迴歸,思戀之情卻綿綿不斷,越來越強,以至整夜心緒難平無法入睡,身上沾滿了濃霜直至天明。我不得已命僕伕備馬就車,踏上向東回返的道路,但當手執馬繮,舉鞭欲策之時,卻又悵然若失,徘徊依戀,無法離去。 [1] 

洛神賦創作背景

編輯
曹植此賦據序所言,系其於魏文帝黃初三年(222)入朝京師洛陽後,在回封地鄄城途中經過洛水時,“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而作。當時,曹丕剛即帝位不久,即殺了曹植的密友丁儀丁廙二人。曹植本人在就國後也為監國謁者奏以“醉酒悖慢,劫脅使者”,被貶安鄉侯,後改封鄄城侯,再立為鄄城王(俱見《三國志·陳思王傳》)。這些對決心“戮力上國,流惠下民,建永世之業,流金石之功”(《與楊德祖書》)的曹植來説,無疑是接二連三的沉重打擊,其心情之抑鬱與苦悶,是可想而知的。 [2]  [3] 

洛神賦作品鑑賞

編輯

洛神賦整體賞析

曹植在詩歌和辭賦創作方面有傑出成就,其賦繼承兩漢以來抒情小賦的傳統,又吸收楚辭的浪漫主義精神,為辭賦的發展開闢了一個新的境界。《洛神賦》為曹植辭賦中傑出的作品。作者以浪漫主義的手法,通過夢幻的境界,描寫人神之間的真摯愛情,但終因“人神殊道”無從結合而惆悵分離。
作品從記述離開京城,“背伊闕,越轘轅,經通谷,陵景山”的行程開始,描寫了作者與侍從們到達洛濱時的情景。當時“日既西傾,車殆馬煩”,他們税駕蘅皋,秣駟芝田,容與陽林,流眄洛川。在一片靜謐的氣氛中,作者神思恍惚,極目遠眺波光瀲灩的洛水。就在他偶爾抬頭的一剎那,奇蹟出現了:一個瓌姿豔逸的女神站立在對面的山崖上。這使作者驚愕萬分,他不自覺地拉住身旁的御者,急切地問道:“爾有覿於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豔也!”在這裏,山邊水畔落日前的優美景色襯托出人物意外發現的驚喜之情,創造了一種引人入勝的意境。接下去御者的回答也十分巧妙,他避開作者第一個問題——“爾有覿於彼者乎”不答,而以“臣聞”“無乃”等猜測的口吻,鄭重其事地提出洛神宓妃,這在有意為下文對洛神的描繪留下伏筆的同時,又給本已蹊蹺的邂逅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洛神宓妃,相傳為遠古時代宓羲氏的女兒,因溺死於洛水而為水神。關於這個古老傳説中的女神,屈原在《天問》和《離騷》中都曾提及。以後司馬相如和張衡,又在賦中對她作了這樣的描繪:“若夫青琴宓妃之徒,絕殊離俗,妖冶嫺都,靚妝刻飾,便環綽約。……芬芳漚鬱,酷烈淑郁;皓齒燦爛,宜笑的皪;長眉連娟,微睇綿藐”(《上林賦》);“載太華之玉女兮,召洛浦之宓妃。鹹姣麗以蠱媚兮,增嫮眼而蛾眉。舒訬婧之纖腰兮,揚雜錯之袿徽。離朱唇而微笑兮,顏的礫以遺光……”(《思玄賦》)。與前人的這種直接描寫不同,作品首先以一連串生動奇逸的比喻,對洛神初臨時的情狀作了精彩紛呈的形容:“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其形象之鮮明,色彩之豔麗,令人目不瑕接。其中“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尤為傳神地展現了洛神飄然而至的風姿神韻。它與下面的“輕雲之蔽月”和“流風之迴雪”,都從姿態方面,給人以輕盈、飄逸、流轉、綽約的動感;而“秋菊”、“春松”與“太陽昇朝霞”和“芙蓉出淥波”,則從容貌方面,給人以明麗、清朗、華豔、妖冶的色感。這種動感與色感彼此交錯和互相浸淫,織成了一幅流光溢彩的神奇景象,它將洛神的絕麗至豔突出地展現於人們的面前。在這種由反覆比喻造成的強烈藝術效果的基礎上,作者進一步使用傳統手法,對洛神的體態、容貌、服飾和舉止進行了細緻的刻畫。這位宓羲氏之女身材適中,垂肩束腰,麗質天生,不假粉飾;她雲髻修眉,唇齒鮮潤,明眸隱靨,容光煥發;加之羅衣燦爛,佩玉凝碧,明珠閃爍,輕裾拂動,更顯得“瓌姿豔逸,儀靜體閒”。作者的這些描繪,使人聯想起《詩經》對衞莊公夫人莊姜的讚美:“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衞風·碩人》);也使人聯想起宋玉對東鄰女的稱道:“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登徒子好色賦》)。作者顯然受了他們的影響,但是他比前人更重視表現人物的動態美。下面,他着重描寫了洛神天真活潑的舉止:“踐遠遊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于山隅。於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左倚採旄,右蔭桂旗。攘皓腕於神滸兮,採湍瀨之玄芝。”至此,洛神的形象已神態兼備,呼之欲出了。“餘情悦其淑美兮,心振盪而不怡”,作者為眼前這位美貌的女神深深打動了。他初為無以傳遞自己的愛慕之情而苦悶,繼而“願誠素之先達”,“解玉佩以要之”。在得到宓妃的應和,“執眷眷之款實”之後,他又想起傳説中鄭交甫漢濱遺佩之事,對她的“指潛淵而為期”產生了懷疑。作者在感情上的這種一波三折的變化,形象地反映出他當時內心的微妙狀況。與其相應,洛神也感動了。不過作品沒有像寫作者那樣,直接寫她的心理變化,而是通過對她一系列行動的精細刻畫,表現出激盪在她內心的熾熱的愛,以及這種愛不能實現的強烈的悲哀。她“徙倚彷徨。神光離合,乍陰乍陽”,一會兒聳身輕舉,似鶴立欲飛而未起;一會兒從椒塗蘅薄中經過,引來陣陣濃郁的芳香;一會兒又悵然長嘯,聲音中迴盪着深長的相思之哀……當洛神的哀吟喚來了眾神,她們無憂無慮地“或戲清流,或翔神渚,或採明珠,或拾翠羽”時,她雖有南湘二妃、漢濱遊女陪伴,但仍不免“嘆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站在那裏出神。剎那間,她又如迅飛的水鳥,在煙波浩渺的水上徘徊飄忽,行蹤不定。只有那轉盼流動、含情脈脈的目光,以及欲言還止的唇吻,似乎在向作者傾吐內心的無窮眷戀和哀怨。作者對洛神或而彷徨,或而長吟,或而延竚,或而飄忽的這種描寫,就好似一幕感情激烈、姿態優美的舞劇。人物以她那變化不定、搖曳多姿的舞步,展現了內心的愛慕、矛盾、惆悵和痛苦。尤其是“體迅飛鳧,飄忽若神。凌波微步,羅襪生塵。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一段,更將這幕舞劇推向了高潮,人物的心理矛盾、感情波瀾在此得到了最充分的表現。正當作者與洛神相對無語、兩情依依之時,離別的時刻終於到了。這是一個構想奇逸、神彩飛揚的分別場面:屏翳收風,川后靜波,在馮夷、女媧的鼓樂聲中,由六龍駕馭的雲車載着宓妃,在鯨鯢夾轂、異魚翼輈的護衞下,開始出發了。美麗的洛神坐在漸漸遠去的車上,還不斷地回過頭來,向作者傾訴自己的一片衷腸。“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深深的哀怨籠罩着這個充滿神話色彩的畫面。在陳述了“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的“交接之大綱”之後,洛神還信誓旦旦地表示:“雖潛處於太陰,長寄心於君王。”最後,洛神的豔麗形象終於消失在蒼茫的暮色之中,而作者卻依然站在水邊,悵悵地望着洛神逝去的方向,恍然若失。他駕着輕舟,溯川而上,希望能再次看到神女的倩影。然而,煙波渺渺,長夜漫漫,更使他情意悠悠、思緒綿綿。天亮後,作者不得不“歸乎東路”了,但仍“攬騑轡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作品這段文字洋溢着濃厚的抒情氣氛,具有一種勾魂攝魄的力量,它把洛神的形象在人們心中勾勒、烘托得更加突出、更加完美。
此賦的主要特點有三。特點一,想象豐富。作者從京城洛陽啓程,東歸封地鄄城。途中,在洛川之邊,停車飲馬,在陽林漫步之時,看到了洛神宓妃,這就是想象。她的體態搖曳飄忽像驚飛的大雁,婉曲輕柔像是水中的游龍,鮮美、華麗較秋菊、茂松有過之,姣如朝霞,純潔如芙蓉,風華絕代。隨後他對她產生愛慕之情,託水波以傳意,寄玉佩以定情。然她的神聖高潔使他不敢造次。洛神終被他的真情所感動,與之相見,傾之以情。但終因人神殊途,結合無望,與之惜別。想象絢爛,浪漫悽婉之情淡而不化,令人感嘆,惆悵絲絲。但這想象並不離奇,因此賦是有感於宋玉的《神女賦》《高唐賦》兩篇賦而作。特點二,詞藻華麗而不浮躁,清新之氣四逸,令人神爽。講究排偶,對仗,音律,語言整飭、凝鍊、生動、優美。取材構思漢賦中無出其右。此賦起筆便是平中藴奇的氛圍創造。開頭平平的敍述,正與陶淵明桃花源記》敍武陵人的行舟之始一樣,奇境的顯現事前一無徵兆。但在此刻,作者剎那間目睹了一幕終身難忘的景象:一位俏麗的女子,即洛神現身。接着作者像要與宋玉筆下的巫山神女爭輝似的着力描摹洛神的神采姣容以及痛苦情狀。然後寫洛神率眾離去,與屈原《離騷》抒寫主人公悲愴遠逝的景象有異曲同工之妙。特點三,傳神的描寫刻畫,兼之與比喻、烘托共用,錯綜變化巧妙得宜,給人一種浩而不煩、美而不驚之感,使人感到就如在看一幅絕妙丹青,箇中人物有血有肉,而不會使人產生一種虛無之感。在對洛神的體型、五官、姿態等描寫時,給人傳遞出洛神的沉魚之貌、落雁之容。同時,又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清新高潔。在對洛神與之會面時的神態的描寫刻畫,使人感到斯人浮現於眼前,風姿綽約。而對於洛神與其分手時的描寫“屏翳收風,川后靜波,馮來鳴鼓,女媧清歌。”愛情之真摯、純潔,一切都是這樣美好,以致離別後,人去心留,情思不斷,洛神的倩影和相遇相知時的情景歷歷在目,浪漫而苦澀,心神為之不寧徘徊於洛水之間不忍離去。
對《洛神賦》的思想、藝術成就前人都曾予以極高的評價,最明顯的是常把它與屈原的《九歌》和宋玉的《神女》諸賦相提並論。其實,曹植此賦兼二者而有之,它既有《湘君》《湘夫人》那種濃厚的抒情成分,同時又具宋玉諸賦對女性美的精妙刻畫。《洛神賦》的構思與手法雖受《神女賦》的啓發,但它情節完整,手法多變和形式雋永等妙處,又為以前的作品所不及。 [2]  [3]  [4-6] 

洛神賦名家點評

沈約:以《洛神》比陳思他賦,有似異手之作,故知天機啓,則律呂自調,六情滯,則音律頓舛也。(《南齊書》卷五十二《陸厥傳》)
鍾嶸:骨氣奇高,詞采華茂,情兼雅怨,體被文質,粲溢今古,卓爾不羣,嗟呼!陳思之於文章也,譬人倫之有周、孔,鱗羽之有龍、鳳,音樂之有琴笙,女工之有黼黻。俾爾懷鉛吮墨者,抱篇章而景慕,映餘輝以自燭。(《詩品》)
劉克莊:《洛神賦》,子建寓言也,好事者乃造甄后以實之。使果有之,當見誅於黃初之朝矣。唐彥謙雲:“驚鴻瞥過游龍去,虛惱陳王一事無。”似為子建分疏者。(《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一百七十三)
王世貞:“頩薄怒以自持,曾不可乎犯幹”“目略微盼,精彩相授,志態橫出,不可勝記”,此玉之賦神女也。“意密體疏,俯仰異觀,含喜微笑,竊視流盼”,此玉之賦登徒也。“神光離合,乍陰乍陽,進止難期,若徃若還,轉盼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此子建之賦神女也。其妙處在意而不在象。然本之屈氏“滿堂兮美人,忽與餘兮目成”,“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餘兮善窈窕”,變法而為之者也。(《藝苑卮言》)
何焯:植既不得於君,因濟洛川作為此賦,託辭宓妃以寄心文帝,其亦屈子之志也。(《義門讀書記》卷一)
馬位:《洛神賦》大似《九歌》。(《秋窗隨筆》)
朱乾:按《文選·洛神賦》注載子建感甄事,極為荒謬……然則《洛神》一賦,乃其悲君臣之道否,哀骨肉之分離,託為神人永絕之詞,潛處太陰,寄心君王,貞女之死靡他,忠臣有死無貳之志,小説家附會“感甄”,李善不知而誤採之,不獨污前人之行,亦且污後人之口。(《樂府正義》卷十四)
潘德輿:即《洛神》一賦,亦純是愛君戀闕之詞。其賦以“朝京師,還濟洛川”入手,以“潛處於太陰,寄心於君王”收場,情詞亦至易見矣。蓋魏文性殘刻而薄宗支,子建遭讒謗而多哀懼,故形於詩者非一,而此亦其類也。首陳容色以表其才,次言性修以表其德,繼以狐疑為憂,終以交結為願,豈非詩人諷託之常言哉?不解注此賦者,何以闌入甄后一事,致使忠愛之苦心,誣為禽獸之惡行,千古奇冤,莫大於此。予久持此論,後見近人張君若需《題陳思王墓》詩云:“白馬詩篇悲逐客,驚鴻詞賦比湘君。”卓識鴻議,瞽論一空,極快事也。(《養一齋詩話》卷二)
丁晏:又擬宋玉之辭為《洛神賦》,託之宓妃神女,寄心君王,猶屈子之志也。而俗説乃誣為“感甄”,豈不謬哉!餘嘗嘆陳王忠孝之性,溢於楮墨,為古今詩人之冠,靈均以後,一人而已。(《曹集詮評》附錄)
劉熙載:曹子建《洛神賦》出於《湘君》、《湘夫人》,而屈子深遠矣。(《藝概》卷三) [7-8] 

洛神賦後世影響

編輯
《洛神賦》可以看作是漢代鋪排大賦向六朝抒情小賦轉化的橋樑,在歷史上有着非常廣泛而深遠的影響。晉代大書法家王獻之和大畫家顧愷之,都曾將《洛神賦》的神采風貌形諸楮墨,為書苑和畫壇增添了不可多得的精品。到了南宋和元明時期,一些劇作家又將其搬上了舞台,汪道昆的《陳思王悲生洛水》就是其中比較著名的一出。至於歷代作家以此為題材,見詠於詩詞歌賦者,則更是多得難以數計。可見曹植《洛神賦》的藝術魅力,是經久不衰的。 [1]  [2] 

洛神賦主旨爭議

編輯
關於此賦的主旨,歷來有較大爭議,當前主要有三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感甄説
這種觀點認為,曹植《洛神賦》中的“洛神”指的就是自己的嫂嫂甄氏。這種觀點來源於《文選》李善注引《東觀漢記》。
曹植天賦異稟,博聞強記,十歲左右便能撰寫詩賦,頗得曹操及其幕僚的讚賞。當時曹操正醉心於他的霸業,曹丕也授有官職,而曹植則因年紀尚小、又生性不喜爭戰,遂得以與甄妃朝夕相處,進而生出一段情意。曹操死後,曹丕於漢獻帝二十六年(220年),登上帝位,建立魏國,定都洛陽,是為魏文帝。甄氏被封為妃。因色衰失寵,最後慘死,據説死時以糠塞口,以發遮面,十分悽慘。甄后死的那年,曹植到洛陽朝見哥哥。甄后生的太子曹叡陪皇叔吃飯。曹植看着侄子,想起甄后之死,心中酸楚無比。飯後,曹丕遂將甄后的遺物玉鏤金帶枕送給了曹植。曹植睹物思人,在返回封地時,夜宿舟中,恍惚之間,遙見甄妃凌波御風而來,曹植一驚而醒,原來是南柯一夢。回到鄄城,曹植腦海裏還在翻騰着與甄后洛水相遇的情景,於是文思激盪,寫了一篇《感甄賦》。魏明帝曹叡繼位八年後(234年),為避母名諱,遂改為《洛神賦》。由於此賦的影響,加上人們感動於曹植與甄氏的戀愛悲劇,故老相傳,就把甄后認定成洛神了。
第二種觀點:君臣大義説
這種觀點認為,所謂的“洛神”並不是甄氏,甚至曹植和甄氏也沒有發生過戀情。宋人劉克莊説,這是好事之人乃“造甄后之事以實之”。明人王世貞又説:“令洛神見之,未免笑子建(曹植字)傖父耳。”清代又有何焯、朱乾、潘德輿、丁晏、張雲等人,反對洛神即甄氏説。把他們的論點綜合起來,大概有如下幾點:
第一,納甄氏時曹丕18歲,甄氏23歲,而曹植僅13歲。對於一個比自己年長十歲的已婚女子曹植不太可能有過多的想法。丕與植兄弟之間因為政治的鬥爭,本來就很緊張,《感甄賦》若是為甄氏而寫,豈不是色膽包天,不怕掉腦袋了嗎?
第二,圖謀兄妻,這是“禽獸之惡行”,“其有污其兄之妻而其兄晏然,污其兄子(指明帝)之母而兄子晏然,況身為帝王者乎?”從曹植的為人看,雖也有行為放任、不拘禮法,但絕不會做出類叔嫂私通等有違倫理的事來。
第三,叔嫂情的傳説始自唐代李善注引《記》,此前400多年並無此説。而李善在《記》中所説的文帝曹丕向曹植展示甄后之枕,並把此枕賜給曹植,“里老所不為”,何況是帝王呢?極不合情理,顯然屬無稽之談。
第四,《感甄賦》確有其文,但“甄”並不是甄后之“甄”,而是鄄城之“鄄”。“鄄”與“甄”通。曹植在寫這篇賦前一年,任鄄城王。題名“感甄”實際是曹植在感傷身為鄄城王的自己。
第五,《感甄賦》一文,是“託詞宓妃以寄心文帝”,“其亦屈子之志也”,“純是愛君戀闕之詞”,就是説賦中所説的“長寄心於君王”。曹植在賦中已表明“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是有感於宋玉的《神女賦》《高唐賦》兩篇賦而作。可能是寫給其兄魏文帝曹丕的。隱喻君臣大義説較為流行。
第三種觀點:亡妻崔氏説
上述兩種觀點一直以來都佔據着主流,後來學術界出現了另一種觀點,認為洛《洛神賦》所描寫的其實是曹植的亡妻崔氏。崔氏為名士崔琰兄之女,嫁給曹植為妻室,後因穿衣太過華麗被曹操所殺(《三國志》裴松之注引《世語》曰:植妻衣繡,太祖登台見之,以違制令,還家賜死)。之後好多年,曹植都沒續正室。《洛神賦》其實是曹植懷念當年與妻崔氏一同度過的美好時光有感而作,其形象鮮明而具體,絕不似由想象。其中“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四句,是埋怨妻子為何當年拋下自己獨自去了,使得此刻“人神之道殊”,天人兩隔。“雖潛處於太陽,長寄心於君王”是模擬崔氏心理描寫,雖然處於陰間,但心裏還是掛念着曹植。“嘆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匏瓜本是一個整體,如今分而無匹,牽牛織女本是一對,如今只剩自己一人,都是反映由成對而分開的情形,來形容曹植與崔氏及其合適,而來形容甄氏實為不妥。 [8]  [9] 

洛神賦作者簡介

編輯
曹植(192—232),字子建,三國魏譙(今安徽亳州)人。曹操子。封陳王,諡曰思,故世稱陳思王。自稱“生乎亂,長乎軍”。天資聰穎,才思敏捷,深得曹操賞愛,幾乎被立為太子,終因“任性而行,不自雕勵,飲酒不節”而失寵。其創作以建安二十五年為界,分為前後兩期。前期詩歌主要是歌唱他的理想和抱負,後期詩歌主要是表達由理想與現實的矛盾所激起的悲憤。他是建安文學成就最高者,是第一位大力寫作五言詩的文人,現存詩歌九十餘首。宋人輯有《曹子建集》,今又有《曹植集校注》。 [10] 
參考資料
  • 1.    陳宏天 趙福海.昭明文選譯註[M].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1049-1059
  • 2.    陳振鵬 章培恆.古文鑑賞辭典(上)[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7:480-484
  • 3.    徐中玉 金啓華.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M].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1999:264-273
  • 4.    巨才 等.辭賦一百篇[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94:60-62
  • 5.    袁行霈 等.中國文學史(第二卷)[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164
  • 6.    黃嶽洲.中國古代文學名篇鑑賞辭典(上卷)[M].北京:華語教學出版社,2013:289-293
  • 7.    魏耕原.歷代小賦觀止[M].西安:陝西人民教育出版社,2019:140-149
  • 8.    傅正谷.《洛神賦》的夢幻辭賦史地位及當代論辯[J].社會科學輯刊,1996(2):122-127
  • 9.    王書才.曹植《洛神賦》主旨臆解[J].達縣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學報(社會科學版),2005(5):37-39
  • 10.    吳小如 等.漢魏六朝詩鑑賞辭典[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2: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