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謝靈運

(南北朝時期詩人、佛學家、旅行家)

編輯 鎖定
謝靈運(385年~433年),名公義,靈運,小名客兒,陳郡陽夏縣(今河南省太康縣)人,東晉劉宋時期大臣、佛學家、旅行家,山水詩派鼻祖,秘書郎謝瑍之子,母為王羲之的外孫女劉氏。
出身陳郡謝氏,生於會稽郡(今屬紹興市)。晉安帝元興二年(403年),襲封康樂縣公。起家大司馬(司馬德文)參軍,歷任撫軍(劉毅)記室參軍、太尉(劉裕)參軍、中書黃門侍郎等職。劉宋建立後,降封康樂縣侯,歷任散騎常侍,太子左衞率、永嘉太守、秘書監、臨川太守。宋文帝元嘉十年(433年),以“叛逆”罪處死,時年四十九歲。
謝靈運年少好學,博覽羣書,工詩善文。其詩與顏延之齊名,並稱“顏謝”,是第一位全力創作山水詩的詩人。兼通史學,擅長書法,翻譯佛經,並奉詔撰寫《晉書》,輯有《謝康樂集》。 [1] 
(概述內圖片來源:《三才圖會》) [2] 
本    名
謝公義
別    名
謝靈運、謝康樂、謝客、大謝
靈運
所處時代
南北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會稽郡始寧縣(今浙江省紹興市)
出生日期
385年
逝世日期
433年
籍    貫
陳郡陽夏縣(今河南省太康縣
出    身
陳郡謝氏

謝靈運人物生平

編輯

謝靈運自幼聰穎

謝靈運很小的時候就聰慧過人,祖父謝玄十分看重他,跟親近的人説:“我生了謝瑍,謝瑍卻怎麼生出靈運的呢!”謝靈運幼年時在錢塘道士杜炅的道館中寄養,十五歲才回建康,故小名客兒。謝靈運從小便愛讀書,博覽經史,他文章寫的非常好,江南幾乎沒人趕得上,堂叔謝混尤其喜歡他。 [3] 
晉安帝元興二年(403年),十八歲的謝靈運繼承了祖父的爵位,被封為康樂公,享受兩千户的税收待遇。援引先例,謝靈運被朝廷授予員外散騎侍郎的職務,但謝靈運拒絕擔任該職務。 [4] 

謝靈運出仕東晉

謝靈運像 謝靈運像
義熙元年(405年),謝靈運出任琅邪王、大司馬司馬德文行參軍。謝靈運喜愛奢侈豪華,他車子的裝潢鮮豔而美麗,他的衣着玩的用的東西,無不改變以往的舊樣式,世人都學他的樣子跟着變,人們都叫他謝康樂。 [5] 
義熙三年(407年),撫軍將軍劉毅鎮守姑孰,謝靈運擔任劉毅的記室參軍。劉毅鎮守江陵,又讓他當衞軍從事中郎。 [6] 
義熙八年(413年),劉毅起兵反劉裕,兵敗自殺,劉裕任命謝靈運為太尉參軍。返京後,又轉任秘書丞,後因事而被罷免。 [7] 
義熙十一年(415年),謝靈運轉任中書侍郎
義熙十二年(416年),劉裕征討後秦姚氏,驃騎將軍劉道憐留守都城。謝靈運被任命為諮議參軍,再轉任為中書侍郎,接着又被任命為世子中軍諮議、黃門侍郎。後來,謝靈運又奉命出使彭城,慰勞劉駿,並寫了《撰徵賦》。 [8] 
元熙元年(419年),劉裕在彭城建宋國,奉命出使歸來的謝靈運仍然被任命為宋國黃門侍郎,再升任相國從事中郎、世子左衞率,因為擅自處死門生,被免除官職。 [9] 

謝靈運任性妄為

永初元年(420年),劉裕代東晉自立,謝靈運爵位由康樂公降為康樂縣侯,食邑五百户,又出任散騎常侍,轉任太子左衞率。謝靈運天性偏激,常常有觸犯禮法律令的行為。朝廷只把他當做有些才華的文人,而不是有學識才乾的政治家。而他自己卻認為有水平參與國家大政,卻不被賞識得到重用,經常憤憤不平。 [10] 
謝靈運像 謝靈運像
永初三年(422年),宋少帝繼位,權力掌握在大臣的手上,謝靈運在中間挑撥離間,誹謗當權的人。司徒徐羨之等人很怕他,便排擠他外放任永嘉太守。永嘉郡有很多名山秀水,謝靈運一貫喜歡遊山玩水,因為他是被貶謫出來的,於是便任情地遨遊,足跡幾乎踏遍了每一個縣,每次出遊,經常十數天不歸,治民、進賢、決訟、檢奸等郡守的主要職責,他一概不聞不問。他無論到哪個地方,都吟詩作賦,表達他的感受和心意。 [11] 
在郡上任職只一年,便稱病離職,返鄉隱居。他的堂弟謝晦、謝曜、謝弘微等都寫信規勸他,但他根本不聽。 [12] 
謝靈運祖父和父親都安葬在伯寧縣,那裏有他家的老屋和別墅。於是他自行把自己的籍貫改成會稽郡,在那裏修建房屋和莊園,他的居處前瞰環環的秀水,後背巍巍的大山,極盡幽深靜謐的風致。他和隱士王弘之孔淳之等逍遙放縱,作詩為樂,他每一首詩被傳到京城,無論貴賤競相傳抄,一夜之間,官吏百姓便對這首詩知曉熟悉了。遠近四方的人非常仰慕他,一時間,名噪京城。他還寫了一篇《山居賦》並自己進行註釋,以記述這些事。 [13] 
景平二年(424年),劉義隆登基為帝,史稱宋文帝。
元嘉三年(426年),宋文帝誅殺權臣徐羨之等人,謝靈運的堂弟謝晦也被殺害。隨後,宋文帝調任謝靈運為秘書監,但兩次召見,謝靈運都沒理睬。劉義隆派光祿大夫範泰寫信給謝靈運稱賞他,他才應召就任。皇帝叫他整理秘書省的書籍,補增遺漏的地方,又因為有晉一代沒有一本完整的史書,所以叫謝靈運寫一本《晉書》,他寫出粗略提綱,但這書終究沒有寫成。 [14] 
後來,謝靈運又升任侍中,每天早晚被召見,很得文帝的寵愛。謝靈運的文章書法都獨步當時,他每次作文,都親筆抄錄,文帝稱他的文章和墨跡為二寶。既然自己是名人,謝靈運覺得自己應該參與朝政,開始被召見時,便這樣自許,但召見之後,文帝卻只把他當成一個文人而已。 [15]  他每次和文帝在一起喝酒時,文帝不過讓他談論詩文而已。王曇首、王華、殷景仁等人,名聲和爵位一直在他之下,卻同時被寵待,謝靈運心中不滿,往往推説自己有病而不上朝,只管修築池塘、種植花樹、移栽修竹、擺弄香草而已,並且無休止地讓衙門裏的勞役服務於他個人。出城遊玩,有時一天走一百六七十里,往往一走就是十多天,既不上書請示,也不請假。宋文帝見此情形想將其免職,但又不想直接下旨將其免職讓他顏面喪盡,便暗示他主動辭官。謝靈運於是上表稱自己有病,皇帝讓他休假回家鄉休養。他臨行之前,又上了一道奏疏勸宋文帝趁着北魏太武帝拓跋燾西征胡夏國的時機,奪取河北。宋文帝不從。 [16] 

謝靈運結仇太守

元嘉五年(428年),謝靈運稱病回到家鄉後,遊玩喝酒集會賦詩照舊,日以繼夜。因此而被御史中丞傅隆所彈劾,被免除了所有官職。 [17]  回到家鄉後,謝靈運和同族兄弟謝惠連、東海人何長瑜、潁川人荀雍、泰山人羊璿之,因為相互欣賞對方的文章而結好。他們同遊山水,當地的人稱他們為“四友”。 [18] 
謝靈運像 謝靈運像
謝靈運依靠着祖輩、父輩豐富的家底和深厚的人脈,生活富足,奴僕眾多,有上百名先人的門生故吏和他往來。他喜好遊山陟嶺、縱情山水,沒少做開山造湖的事情。但凡遊山,必定要探尋最為險峻幽深的地方,即便山巒疊嶂、溝壑縱橫,也必會遊遍每一個他想去的地方,不畏險阻。為了便於走山路,他每次登山都穿上一種前後齒可裝卸的木屐,上山時便去掉前面的鞋齒,下山時則去掉後面的鞋齒。這種鞋被後世稱為“靈運屐”。
謝靈運大興勞役,曾經從始寧南山到臨海一路伐木開道。時任臨海太守王琇聞之,以為是山賊前來偷襲,甚為驚恐,後來得知來的是謝靈運不是山賊才安心。謝靈運邀請王琇隨他一同繼續遊玩,王琇不肯。 [19]  謝靈運在會稽也有很多人跟從,他總是驚動郡縣長官。會稽太守孟顗信仰佛教,誠懇認真,謝靈運很瞧不起他,且對他説:“成佛得道的應該是有靈氣的文人,你昇天一定在我謝靈運之前,成佛一定在我謝靈運之後。”孟顗非常厭惡謝靈運所言。 [20] 
回踵湖在會稽城東,謝靈運上疏請求將其改做稻田之用,得到批准,下令地方各州郡執行。但孟顗認為,回踵湖距城郭很近,一方水土養一方百姓,改做稻田沒能物盡其用,十分可惜,因而堅決不執行朝廷的命令。謝靈運眼看着事情沒有向着自己預料的方向發展,轉而又要求將始寧縣的岯崲湖改做稻田,再次遭到孟顗的抵制。謝靈運認為孟顗的考慮並非以利民為首要,而是隻考慮掘開湖泊會殺生,言語間中傷了孟顗,孟顗和謝靈運結下仇恨。 [21] 
孟顗利用謝靈運性格放蕩不羈、對百姓多有侵擾的事,上了一道奏疏説謝靈運想謀反並私自調用本郡軍隊防守自衞。謝靈運聽説此事,飛騎進京上書:“我歸家養病至今已三年,平日遠離城郭居住,鮮與世人打交道,多呆在偏僻的窮山岩洞之間,幾乎中斷了和外界的聯繫。我只想修身養性,平靜過完餘生。然而,上月二十八日我突然得知會稽太守孟顗上疏彈劾我謀反的不實之語,深感驚異,不知他為何要這樣講,便急忙回到京城面見皇上您並解釋清楚。在來的路上,當我經過山陰城時,孟顗全城設防,兵馬嚴陣以待,大街小巷密探遍佈。微臣真的不知犯有何罪,竟會被如此防範,現在的我無時無刻不處於恐懼之中。臣下當年曾有幸做過皇上的侍臣,蒙受天恩,如果有確鑿證據證明我背叛聖上、大逆不道,我心甘情願意被判處死刑,以正國法。使普天之下,也不能有我立腳的地方。現在只以謠言作為我的罪證,這是多麼殘酷啊!自古以來,聖賢們也免不了被誹謗,但是招致誹謗,還是有原因的。或者不怕死亡重視義氣,或者結黨聚眾,或者稱雄鄉里,或者當劍客俠士,縱橫無忌。還從未聽説循規蹈矩的人,想去造反謀逆的,隱居的人,打算謀害皇上的。現有人捕風捉影,憑空造謠,從古以來的陷害,沒有比這更殘酷的。我並不是愛惜自己的生命,只是受不了其中的冤枉。我捫心自問並無什麼對不起皇上的事,但是抱着一肚子的冤屈無處申訴。所以帶病投奔皇上,請您裁判。我希望皇上鑑定是非曲直,那麼即使我死了,也如同活着一樣。我現在整天擔心害怕,以致老病發作,神情恍恍惚惚,不知怎樣陳説。” [22] 

謝靈運充軍被殺

皇帝知道謝靈運是被冤枉的,所以沒有判他有罪,只是不想讓他回會稽,於是讓他做了臨川內史,且增加俸祿到兩千石。謝靈運赴任後仍然如故,和在永嘉太守任上時沒有兩樣,所以再次被有關人員彈劾。司徒派臨川王的從事鄭望生逮捕謝靈運,謝靈運反而抓住鄭望生,起兵叛逃,從而有了叛逆的念頭。 [23]  他寫詩説:“韓亡子房奮,秦帝魯連恥,本自江海人,忠義感君子。”最後他仍被追上並被逮捕,被送到廷尉那裏定罪。廷尉上奏説謝靈運率領部眾造反,應處以死刑,皇帝仍然愛惜他的才華,只想免去他的官職而已。彭城王劉義康堅持説不應該饒恕他,於是皇帝下了一道詔書説:“謝靈運罪過深重,確實應該判處死刑。但念他祖父謝玄有功於國家,應該原諒他的子孫,免死充軍廣州。” [24] 
元嘉十年(433年),秦郡府將宗齊受走到塗口,途徑桃墟村,看見有六七個人在下面路上胡亂説話,懷疑不是好人。回來告訴郡縣長官,長官派兵隨同宗齊受前去抓捕,經過搏鬥,把他們全部捉住,投入了監獄。 [25]  其中有一人叫趙欽,山陰縣人,説:“本村人薛道雙以前和謝靈運共過事,在去年九月初,薛道雙通過本村人成國告訴我説:‘先前做臨川內史,現在犯法衝軍廣州的謝某,給我們錢財,叫我們買弓箭刀槍盾牌等武器,讓薛道雙結交鄉里的健兒勇士,在三江口劫救謝某,如果成功的話,大家功勞都一樣。’於是集合眾人篡取謝某,但沒成功。大家回來時很餓,只好沿路打劫。” [26]  有關部門以此又上奏按法逮捕謝靈運。宋文帝劉義隆下詔書,命令在廣州將謝靈運就地正法,終年四十九歲。
謝靈運臨死時寫詩説:“龔勝無餘生,李業有終盡。稽公理既迫,霍生命亦殞。悽悽凌霜葉,惘惘衝風菌。邂逅竟幾何,修短非所憫。送心自覺前,斯痛久已忍。恨我君子志,不獲巖上泯。”他詩中稱述的龔勝、李業,好比前詩中説的子房、魯連。 [27] 

謝靈運主要影響

編輯

謝靈運文學

體裁
謝靈運畫像
謝靈運畫像(5張)
在山水詩產生與發展的過程中,楊方李顒庾闡殷仲文謝混等人,都曾有過一定的貢獻。但謝靈運卻是第一位全力創作山水詩的詩人,其現存詩近百首,其中38首可稱得上是較為完整的山水詩。山水詩在晉宋勃然而興,其功首推謝靈運。 [28] 
特點
謝靈運山水詩的成就,很大一部分有賴“雕琢”之功。謝靈運山水詩的“雕琢”是對自然的一種細緻的擬態,謝靈運又在擬態的過程中,加入自身的主觀色彩,使山水景物呈現出源自現實的真實而又不同於現實真實的獨特面貌。謝靈運山水詩中“雕琢”的功力,既體現在對細微景物的細緻描摹上,又表現為對多種意向的結構組織中,而兩者往往結合在一起,合力展現出山水的姿態各異而又變化萬端。同時,謝靈運山水詩又呈現出了“自然”的一面。謝詩中體現的“自然”,有雙重的含義。一方面,謝靈運山水詩真實地呈現了自然的風貌,這和詩人的“雕琢”之功密不可分。另一方面,謝靈運也有看似不事雕琢脱口而出的句子,真切自然,如“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等。
“雕琢”和“自然”往往在謝靈運山水詩中雜糅並陳,這是謝詩的雙體面:從詩歌的發展來看,謝詩是“自然”的,這一方面反映在其描摹景物的用詞,另一方面也表現為其所描摹的景物也是現實的,這既不同於漢大賦誇張藻飾,也不同於玄言詩的概念化寫景風格。而“雕琢”,大多集中在謝靈運對具體景物的細部刻畫上。
謝靈運重情,在其山水詩中表現得極為充分。從整體上而言,在經歷了玄言時代詩歌重“理”而“皆平典,似《道德論》”的過程。謝靈運的山水詩遙接了建安文學的精神,以自身的創作實績令詩歌重新迴歸了抒情言志的傳統,在其絕大部分山水詩中,也體現了詩人抒情言志的風格。其詩作中的情感,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①作為理想的失意者,謝靈運在其詩作中傾訴了“與世不相遇”的悲憤之情。②作為山水的遊賞者,謝靈運在其詩作中流露了對自然的賞愛之情。③作為行旅的孤獨者,謝靈運在其詩作中抒發了尋求同道的思友之情。④作為求道的思想者,謝靈運在其詩作中表達了悟道後的欣喜之情。
謝靈運的山水詩,開創了中國山水文學的新境界。他在既往文學作品寫景經驗的積累之上,創造性地將多重藝術表現手法運用在其山水詩的創作中。在他的山水詩中,山水詩充滿新鮮感甚至是陌生感的、或幽深或明麗的景觀,為讀者呈現出如同實景,而又超越實景的詩化的“自然”。同時,由於謝靈運的山水詩以“言志”為旨歸,因而,自然山水又是他抒發情感的載體,總是藴含着作者主觀的情緒。由此,形成了謝靈運山水詩獨特的自然、人文韻味。 [28] 
影響
謝靈運塑像 謝靈運塑像
謝靈運及他的山水詩創作在劉宋時期已產生巨大影響,沈約、謝脁等人對其繼承與發展促進了山水詩的逐步完善。謝詩語言富麗精工而近自然,追求細緻入微的描摹景物,這對後世詩人詩歌語言及寫景技巧都有示範作用。謝靈運的山水詩追求駢偶對仗,這一特點一方面直接影響了稍後的齊梁文學,促進永明體的出現,另一方面又間接推動了近體詩的出現,為初盛唐山水詩走向律化起了應有的作用。他的山水詩創作在寫景模式與形式技巧方面都影響着初盛唐詩人的詩歌創作。謝詩三段式結構和明暗雙線結構為初盛唐詩歌的發展搭建了較高的平台,最終山水詩在唐代達到高度的繁榮,出現山水田園詩派。 [29] 

謝靈運佛學

謝靈運是晉宋之際重要的佛學家。在當時佛經的傳譯活動中,謝靈運參加過《大方廣佛華嚴經》、《大般涅槃經》的潤改,註釋,編有梵漢字典《十四音訓敍》,還創作了大量的具有佛禪意藴的詩賦文章如 《石壁立招提精舍》、《和範光祿祗洹像贊》、《維摩經十譬贊》 、《淨土詠》以及《佛影銘》等。 最重要的是,他對於佛學的發展是有理論貢獻的,他的《辨宗論》,是倡導和發揮道生頓悟成佛理論並施影響於後世的關鍵性論著。對於唐宋禪學,對於宋明理學,《辨宗論》都可以視為來自中古學術的重要淵源之一。 [30]  [31] 

謝靈運目錄學

謝靈運在目錄編撰方面有很大成就,宋元嘉三年(426年),謝靈運任秘書監,負責整理現存秘閣書籍,補足舊文。由於社會動盪,戰亂頻仍,書籍多有散失,遺留異地,謝靈運奉詔著錄,四處收訪,親為校理,終於在殷淳等目錄學家的協助下撰成《秘閣四部目錄》。據阮孝緒《古今書最》稱:《秘閣四部目錄》著錄了一萬四千五百八十二卷,佛經四百三十八卷,分為六百四十五帙。比東晉李充所編《晉元帝四部書目》著錄更為宏富。 [32] 

謝靈運旅遊

謝靈運是中國古代的旅遊家,他將自己的大部分時間花在旅遊上。謝靈運的旅遊,追求的是精神上的放鬆和享受,他淡泊名利,只願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尋求精神上的滿足。謝靈運在旅遊的過程中創作了大量的山水詩文。他的詩文情景交融,藴含着一定的道理。例如謝靈運創作的《富春渚》,其在詩文中,描述旅遊中見到的奇山異水,優美景色的同時,也將“形於當行,止於當止,人生本位無法超越”這樣的人生道理,體現在其詩文中。謝靈運在其山水詩文中,給人呈現出一種美的享受,他將自己旅遊中看到的色彩、聽到的聲音,寫進自己的詩文中,給人呈現一種情景交融的場景,給人鮮明、敞亮的感覺和印象。
除此之外,謝靈運的旅遊活動,也屬於探險生活,他經常選擇一些奇險、陡峻的山峯作為自己旅遊的目標,而且他還熱衷於這種旅遊探險,在挑戰自己勇氣,挑戰山水風景時,謝靈運可以獲得無窮的樂趣,可以説是古代第一位攀巖運動的先行者。為了探險旅遊,謝靈運發明了”‘登山鞋”——一雙木製的釘鞋,上山取掉前掌的齒釘,下山取掉後掌的齒釘,於是,上山下山分外省力穩當,這就是“謝公屐”。他還在一些陡峭山峯上建造了亭台,便於旅遊人士歇息。
謝靈運旅遊中創作的山水詩文,流傳後世,促進了中國旅遊文化的建設和發展,對中國旅遊文化的發展有着重要的意義和深遠的影響,他為後世留下了寶貴的旅遊遺產。謝靈運認為旅遊可以養生,可以讓人忘記煩惱,擺脱疲憊,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休養生息的作用,所以謝靈運提倡旅遊,並在旅遊活動中產生了旅遊觀。他的旅遊觀讓後人進一步的認識旅遊,認識旅遊的作用和意義。他的旅遊活動、旅遊山水詩文、旅遊觀是中國旅遊文化的寶貴財富,具有不可替代的意義和深遠影響。 [33-34] 

謝靈運歷史評價

編輯
東晉名將謝玄:我乃生瑍(謝瑍),瑍那得生靈運! [35] 
南朝宋文學家鮑照:謝五言如初發芙蓉,自然可愛。 [36] 
謝靈運半身像 謝靈運半身像
《宋書》:①文章之美,江左莫逮。②性奢豪。③靈運為性褊激,多愆禮度。④有晉中興,玄風獨振,為學窮於柱下,博物止乎七篇,馳騁文辭,義單乎此。自建武暨乎義熙,歷載將百,雖綴響聯辭,波屬雲委,莫不寄言上德,託意玄珠,遒麗之辭,無聞焉爾。仲文始革孫、許之風,叔源大變太元之氣。爰逮宋氏,顏、謝騰聲。靈運之興會標舉,延年之體裁明密,並方軌前秀,垂範後昆。若夫敷衽論心,商榷前藻,工拙之數,如有可言。夫五色相宣,八音協暢,由乎玄黃律呂,各適物宜。欲使宮羽相變,低昂互節,若前有浮聲,則後須切響。一簡之內,音韻盡殊;兩句之中,輕重悉異。妙達此旨,始可言文。至於先士茂制,諷高歷賞,子建函京之作,仲宣霸岸之篇,子荊零雨之章,正長朔風之句,並直舉胸情,非傍詩史,正以音律調韻,取高前式。自《騷》人以來,而此秘未睹。至於高言妙句,音韻天成,皆暗與理合,匪由思至。張、蔡、曹、王,曾無先覺,潘、陸、謝、顏,去之彌遠。 [36] 
南朝文學批評家鍾嶸詩品》:①才高詞盛,富豔難蹤。固已含跨劉、郭,凌轢潘、左。故知陳思為建安之傑,公幹、仲宣為輔;陸機為太康之英,安仁、景陽為輔;謝客為元嘉之雄,顏延年為輔。斯皆五言之冠冕,文辭之命世也。②其源出於陳思。雜有景陽之體,故尚巧似,而逸蕩過之,頗以繁蕪為累。嶸謂若人興多才高,寓目輒書,內無乏思,外無遺物,其繁富宜哉!然名章迥句,處處間起,麗典新聲,絡繹奔會,譬猶青松之拔灌木,白玉之映塵沙,未足貶其高潔也。②《詩品·顏延之》引湯惠休:謝詩如芙蓉出水,顏(顏延之)如錯採鏤金。 [36] 
南朝梁歷史學家蕭子顯:江左風味,盛道家之言:……顏、謝並起,乃各擅奇,休、鮑後出,鹹亦標世。朱藍共妍,不相祖述。今之文章,作者雖眾,總而為論,略有三體。一則啓心閒繹,託辭華曠,雖存巧綺,終致迂迴。宜登公宴,本非準的。而疏慢闡緩,膏肓之病,典正可採,酷不入情。此體之源,出靈運而成也。 [36]  (《南齊書·文學傳論》)
南朝梁簡文帝蕭綱:以當世之作,歷方古之才人,遠則揚、馬、曹、王,近則潘、陸、顏、謝,而觀其遣辭用心,了不相似。若以今文為是,則古文為非!若昔賢可稱,則今體宜棄!俱為盍各,則未之敢許。又時有效謝康樂、裴鴻臚文者,亦頗有惑焉!何者?謝客吐言天拔,出於自然;時有不拘,是其糟粕!(《與湘東王書》) [36] 
唐代政治家魏徵《隋書·經籍志四》:宋齊之世,下逮梁初,靈運高致之奇,延年錯綜之美,謝玄暉之藻麗,沈休文之富溢,煇煥斌蔚,辭義可觀。 [36] 
唐代文學家王勃山亭思友人序》:至若開闢翰苑,掃蕩文場,得宮商之正律,受山川之傑氣。雖陸平原、曹子建,足可以車載斗量;謝靈運、潘安仁足可以膝行肘步。 [36] 
唐代史學家李延壽南史》:靈運才名,江左獨振,而猖獗不已,自致覆亡。人各有能,茲言乃信,惜乎! [37] 
唐朝政治家張説齊黃門侍盧思道碑》:昔仲尼之後,世載文學,魯有遊、夏......宋齊有顏、謝、江、鮑,梁陳有任、王、何、劉、沈、謝、徐、庾,而北齊有温、邢、盧、薛:皆應世翰林之秀者也。 [36] 
唐代詩人李白留別金陵諸公》:地扇鄒魯學,詩騰顏謝名。 [36] 
唐代詩人杜甫江上值水如海勢聊短述》:焉得思如陶謝手,令渠述作與同遊。 [36] 
唐代書學理論家張懷瓘書斷》:模憲小王,真、草俱美。石藴千年之色,松低百尺之柯。雖不逮師,歙風吐雲,簸盪川嶽,其亦庶幾。 [30] 
唐代詩僧皎然詩式》:康樂公早歲能文,性穎神徹。及通內典,心地更精。故所作詩,發皆造極,得非空王之道助邪?夫文章,天下之公器,安敢私焉?曩者嘗與諸公論康樂為文,真於情性,尚於作用,不顧詞彩,而風流自然。彼清景當中,天地秋色,詩之量也;慶雲從風,舒捲萬狀,詩之變也。不然,何以得其格高、其氣正、其體貞、其貌古、其詞深、其才婉、其德宏、其調逸、其聲諧哉?至如《述祖德》一章,《擬鄴中》八首,《經廬陵王墓》、《臨池上樓》,識度高明,蓋詩中之日月也,安可扳援哉?惠休所評“謝詩如芙蓉出水”,斯言頗近矣。故能上躡風騷,下超魏晉。建安製作,其椎輪乎? [36] 
唐代詩人韓愈薦士》:逶迤抵晉宋,氣象日凋耗。中間數鮑謝,比近最清奧。 [36] 
唐代詩人白居易讀謝靈運詩》:吾聞達士道,窮通順冥數。通乃朝廷來,窮即江湖去。謝公才廓落,與世不相遇。壯志鬱不用,須有所泄處。泄為山水詩,逸韻諧奇趣。大必籠天海,細不遺草樹。豈唯玩景物,亦欲攄心素。往往即事中,未能忘興諭。因知康樂作,不獨在章句。 [36] 
唐代繪畫理論家張彥遠法書要錄》:①翰墨之妙可入品流者。②復見三謝兩張,連輝並俊。若夫小王風範,骨秀靈運。快利不拘,威儀或擯。猶飛湍激石,電注雷震。 [30] 
五代至北宋文學家徐鉉《成氏詩集序》:嘉言麗句, 音韻天成,非徒積學所能,蓋有神助者也。 [36] 
北宋詩人梅堯臣《許昌晚晴陪從過西湖因詠謝希深蘋風詩愴然有懷》:公獨思康樂,臨流誦句清。 [36] 
北宋散文家劉敞《屏上兩賢二首》:謝公樂山水,不以官爵間。天機有所賦,世俗從爾訕。 [36] 
北宋文學家蘇軾次韻程正輔遊碧落洞》:詩成輒寄我,妙絕陶謝並。 [36]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謝靈運畫像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謝靈運畫像
北宋文學家黃庭堅①《山谷集·論詩》:謝康樂庾義城之詩,於爐錘之功不遺力也。然陶彭澤之牆數仞,謝庾未能窺者,蓋二子有意於俗人贊毀其工拙,淵明直寄焉耳。 [38]  ②《跋與張載熙書卷尾》:老夫久不觀陶謝詩,覺胸次逼塞。 [38] 
北宋詩人唐庚唐子西文錄》:①三謝詩,靈運為勝,當就《文選》中寫出熟讀,自見其優劣也。②今取靈運、惠連、玄暉詩合六十四篇,為三謝詩。是三人者,詩至玄暉,語益工,然蕭散自得之趣,亦復少減,漸有唐風矣。於此可以觀世變也。 [36] 
《雪浪齋日記》:①為詩欲詞格清美,當看鮑照、謝靈運,渾成而有正始以來風氣,當看淵明。②陶、謝詩所以妙者,由其人品高。③讀謝靈運詩,知其攬盡山川秀氣。 [36] 
南宋詩論家葛立方韻語陽秋》:詩人首二謝,靈運在永嘉,因夢惠連,遂有“池塘生春草”之句;元暉在宣城,因登三山,遂有“澄江淨如練”之句。二公妙處,蓋在於鼻無堊、目無膜爾。鼻無堊,斤將曷運,目無膜,篦將曷施?所謂混然天成,天球不琢者與?靈運詩如“矜名道不足,適己物可忽”、“清暉能娛人,遊子澹忘歸”,玄暉詩如“春草秋更綠,公子未西歸”、“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等語,皆得《三百五篇》之餘韻,是以古今以為奇作,又曷嘗以難解為工哉?
南宋詩論家嚴羽滄浪詩話》:詩有詞、理、意興。南朝人尚詞而病於理,本朝人尚理而病於意興,唐人尚意興而理在其中,漢魏之詩詞理意興無跡可求。漢魏古詩氣象混沌難以句摘,晉以還方有佳句,如淵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謝靈運“池塘生春草”之類,謝所以不及陶者,康樂之詩精工、淵明之詩質而自然耳。謝靈運之詩無一篇不佳。黃初之後,惟阮籍詠懷之作極為高古,有建安風骨。晉人舍陶淵明阮籍嗣宗外,惟左太沖高出一時,陸士衡獨在諸公之下。顏不如鮑,鮑不如謝,文中子獨取顏非也。建安之作全在氣象,不可尋枝摘葉;靈運之詩已是徹首尾成對句矣,是以不及建安也。 [36] 
南宋詩論家敖陶孫臞翁詩集》:謝康樂如東海揚帆,風日流麗。 [36] 
南宋詩論家劉克莊《江西詩派小序》:康樂一字百鍊,乃出冶。 [36] 
元末明初文學家陶宗儀書史會要》:博總羣書,學王獻之真草,俱造其妙。或謂獻之,靈運舅也,故其得法為精。……作草字尤為人所推許。有評其書者謂:如石色松幹,吹翕風雲,簸盪川嶽,則清雄可見也。然蕭散氣韻,則恐此不能盡之,徒能狀其奔放。 [30] 
明代詩文家孫承恩《文簡集·謝康樂》:山水性僻,繩墨靡拘。高才傲物,謀身則踈。彭澤天然,子亦洵美。聲詩並休,靜躁殊矣。
明代詩人邵經邦《弘道錄》:愚觀烏衣巷之遊,真所謂芝蘭玉樹,焜耀當時。若叔源之識鑑、康樂之才美、宣遠之清悟、宣明之傑濟,然皆不得其死。……諸子非不才義豐辦,然皆剛躁負氣恃才,而持操不篤,違理過當,是以兇也。
明代戲曲理論家何良俊:①詩自左思潘陸之後至義熙永明間,又一變矣。然當以三謝為正宗。②謝靈運詩,如揚帆採石華,掛席拾海月,終是合盤。 [38] 
明代文學家王世貞《王弇州崇論》:餘始讀謝靈運詩,初甚不能入,既入而漸愛之,以至於不能釋手,其體雖或近俳,而其意有似合掌者,然至穠麗之極,而反若淡琢磨之極,而更似天然,則非餘子所可及也。鮑照對顏延之之請騭,而謂謝如初發芙蓉,自然可愛,君若鋪錦列繡,亦復雕繢滿眼也。自有定論,而王仲淹乃謂靈運小人哉,其文傲,君子則謙,顏延之有君子之心焉,其文約以則,此何説也,靈運之傲,不可知,若延之之病,正坐於不能約以則也,餘謂仲淹非能知詩者,殆以成敗論耳。 [36] 
明代詩論家許學夷《詩源辨體》卷七引李夢陽:康樂詩是六朝之冠,然其始本於陸平原。 [36] 
明代詩論家陸時雍詩鏡總論》:謝康樂靈襟秀色,挺自天成,清貴之氣,抗出塵表。大抵性靈物穢、詩之美惡,辨於此矣。 [36] 
謝靈運塑像
謝靈運塑像(2張)
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讀通鑑論》:①嗚呼!惟其誠也,是以履虎尾而不疚。即不幸而見疑,有死而已矣,弗能內懷忠而外姑為佞也……若夫未忘故主,而匿情委曲以避患,謝靈運之所以身死而名辱。“本自江海人,忠義感君子”,孰聽之哉? [39]  ②謝靈運、范曄雕蟲之士耳,俱思蹶然而興,有所廢立,而因之以自篡,天子若是其輕哉!何昉乎?昉於司馬懿也……而靈運、曄猶不恤死以思僨興,唯視天下之果輕於一羽,而尫夫舉之無難也。范曄之志趨無常,何尚之先知之,其處心非一日也;靈運猶倚先人之功業,而曄儒素之子弟耳,一念怏怏,而人主縣命於其佩刀之下,險矣哉!蕭道成、蕭衍之佹得也,靈運、曄之佹失也,一也。大位之輕若此,曹操所經營百戰而不敢捷得者也,故曰司馬懿昉之也。
清代詩文家潘德輿:(謝詩)蕪累寡情處甚多。
清末民國曆史學家蔡東藩《南北史演義》:謝靈運之被誅,當時謂其逆跡昭著,而史官獨以恃才凌物,為其致禍之由,誠有特見。靈運一文人耳,吟詩遭忌,鍛鍊深文,刑重罰輕,已為可憫。 [40] 
無產階級革命家毛澤東讀謝靈運《登池上樓》詩批註:此人一輩子矛盾着。想做大官而不能,“進德智所拙”也。做林下封君,又不願意。一輩子生活在這個矛盾之中。晚節造反,矛盾達於極點。“韓亡子房奮,秦帝魯連恥。本自江海人,忠義感君子。”是造反的檄文。 [41] 
文學研究家錢鍾書談藝錄》:每以矜持矯揉之語,道蕭散逍遙之致,詞氣與詞意,苦相乖違。 [42] 

謝靈運軼事典故

編輯

謝靈運才高八斗

主詞條:才高八斗
據《夜航船》記載:有一次,謝靈運一邊喝酒一邊自誇道:“魏晉以來,天下的文學之才共有一石(一種容量單位,一石等於十鬥),其中曹子建(即曹植)獨佔八斗,我得一斗,其他的人共分一斗。”

謝靈運遇鬼被殺

元嘉五年(428年),謝靈運忽然看見死去的謝晦手裏提着自己的頭,進屋坐在另一個牀上,鮮血不停地流,慘不忍睹。後來他又發現自己裝貂皮袍子的衣箱裏被血浸滿了。後來謝靈運當臨川郡守時,吃飯時飯裏忽然有大蟲子。不久他就被殺了。

謝靈運始寧墅

謝靈運在當了一年的永嘉太守後,便“稱疾去職”,隱居在其父祖世居的上虞南鄉(東漢永建四年入始寧縣),佔湖為田,大興土木,擴建謝家祖傳的莊園——始寧墅,寫下名播天下的《山居賦》。 [43] 
始寧山居為謝靈運的祖父謝玄晚年開始經營。《水經注》卷四十《漸江水注》對此有過較詳盡的描述。及靈運辭職還鄉後,又在北山修築擴建,對此,其《山居賦》及自注以賦體慣長的手段和注特有的引申發揮,作了縱橫捭闔鋪張揚厲的敍述。而謝靈運山水詩中,有一二十首都是直接描寫其始寧墅風景的。 [44] 

謝靈運美髯公

史載謝靈運是個美髯公,且對佛學有很深的造詣。臨刑前,他自願把自己的長鬚施捨給廣州祇洹寺,用作寺中佛像的鬍鬚,這束美須為僧人所珍視,保存了270多年,直到唐中宗時(705-710年),才被皇帝的女兒安樂公主毀掉了。 [45] 

謝靈運人際關係

編輯

謝靈運先輩

曾祖:謝奕,安西將軍,豫州刺史
祖父:謝玄,散騎常侍、左將軍、會稽太守、康樂公
父親:謝瑍,秘書郎,襲爵康樂公
母親:南陽劉氏:書聖王羲之郗璿外孫女,南陽太守劉暢與王孟姜之女

謝靈運兒子

謝鳳:鄞縣令、廣州刺史。

謝靈運孫子

謝超宗:南朝宋著名的文人
謝超祖 [37] 

謝靈運主要作品

編輯
謝靈運側身像 謝靈運側身像
隋書·經籍志》所錄謝靈運著作36卷,已佚,除《晉書》而外,尚有《謝靈運集》等14種。《謝靈運集》19卷(梁20卷,錄 1卷),已佚。北宋以後就已散佚。明代李獻吉等從《文選》、《樂府詩集》及類書中輯出謝靈運的作品,由焦竑刊刻為《謝康樂集》。張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中有《謝康樂集》2卷。嚴可均的《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逯欽立的《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均有輯錄。黃節有《謝康樂詩注》。人民文學出版社於1958年曾據清華大學講義本校訂排印。 [1] 
謝靈運信奉佛教,曾潤飾《大般涅槃經》,撰寫《十四音訓敍》以註解《大般涅槃經·文字品》。有《辨宗論》為其闡釋頓悟的哲學名篇。謝靈運還於元嘉間奉詔撰《晉書》,但未成。

謝靈運出版圖書

編輯

謝靈運後世紀念

編輯

謝靈運書堂

為使文事昌盛,激勵後人讀書求取功名。清代萬載縣建有兩座謝靈運讀書堂,其一在縣北四里,地名叫山峽的地方;其二在縣東北二里,地名叫廠塘的地方,此遺址後改建為公祠。 [34] 

謝靈運墓址

主詞條:謝靈運墓
江西萬載謝靈運墓 江西萬載謝靈運墓
謝靈運墓位於江西省宜春市萬載縣康樂街道里泉村境內的蓮花形山上,距縣城約兩公里。於2004年6月24日被發現,該墓外形完好,墳墓不高無襯砌,墓碑無損,刻有“嗣孫某某立,始祖謝公諱靈運字公義塋,光緒七年春月重修”,此地幾座山頭呈蓮花狀,墓位於東邊山頭的西向。2006年,謝靈運墓被重修。 [34] 

謝靈運康樂橋

元朝至正七年(1347年),由僧人片雲募款,邑人龍王向在萬載縣東北十里名丁田的地方建了一座橋,以康樂侯靈運名,叫康樂橋。此橋為康樂縣(今萬載縣)最大的一座石橋,四墩五孔,全長98米,是萬載到宜豐、銅鼓的必經之橋。如今還穩穩當當地橫跨在蜀江之上。另有一條河名為康樂水,在邑東北三十里,《環宇記》記載:“謝康樂嘗遊此,因名。源出謝山,東流出西江橋、黃田橋、錦江橋、萬歲橋,至丘江會龍河水繞於上高。” [34] 

謝靈運祠堂

江西省萬載縣為紀念謝靈運在明代前就建有三處康樂祠,其一在縣東的小水雙江橋側;其二在康樂橋左,元至正年間建,由歐陽元書額:康樂祠。其三在該縣東北四里的杉樹亭,人稱相公廟。清邑副貢何艮曾題《謝康樂廟》五言詩一首:“先生六朝秀,斂跡謝寵祿。發韻寄煙蘿,超興自林麓。鑿險搜洞壑,縋幽窮水陸。逸翰紛雲委,尋旨交綺屬。荒祠託巖阿,遺像祀山足。虛愰暗塵生,古座蒼苔伏。容範雖代去,徽猷動心曲。視瞻薦萍藻,高風徹流俗。” [34] 

謝靈運紀念館

謝靈運紀念館 謝靈運紀念館
謝靈運紀念館,位於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區謝池巷2號,是依託市級文物保護單位池上樓布展而成,於2012年11月開放。館內展陳內容分為謝靈運和山水詩、謝靈運和温州山水、謝靈運後裔展示及謝靈運書房佈置等四大板塊。
池上樓為南朝劉宋永初三年(422年)謝靈運出任永嘉太守時建設,後被毀壞。清道光年間,邑人張瑞溥自湘辭官歸裏,復建池上樓,同時增建鶴舫、懷謝樓和春草軒,形成一個小具規模的私家園林,額名“如園”。作為紀念館,闢有五個展廳,全部設在一樓,其中的鶴舫展廳在修繕中暫時沒有對外開放。
謝靈運紀念館除週一閉館外,每天的9時至17時免費對外開放。 [46] 

謝靈運史料索引

編輯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 [35] 
南史·卷十九·列傳第九》 [37] 
參考資料
  • 1.    謝靈運  .河南省政府網[引用日期2013-08-23]
  • 2.    《水形物語》的人魚戀,孟姜女與謝靈運早已試過  .網易[引用日期2018-12-30]
  • 3.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運幼便穎悟,玄甚異之,謂親知曰:“我乃生瑍,瑍那得生靈運!”靈運少好學,博覽羣書,文章之美,江左莫逮。從叔混特知愛之。
  • 4.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襲封康樂公,食邑三千户。以國公例,除員外散騎侍郎,不就。
  • 5.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為琅邪王大司馬行參軍。性奢豪,車服鮮麗,衣裳器物,多改舊制,世共宗之,鹹稱謝康樂也。
  • 6.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撫軍將軍劉毅鎮姑孰,以為記室參軍。毅鎮江陵,又以為衞軍從事中郎。
  • 7.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毅伏誅,高祖版為太尉參軍,入為秘書丞,坐事免。
  • 8.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高祖伐長安,驃騎將軍道憐居守,版為諮議參軍,轉中書侍郎,又為世子中軍諮議,黃門侍郎。奉使慰勞高祖於彭城,作《撰徵賦》。
  • 9.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仍除宋國黃門侍郎,遷相國從事中郎,世子左衞率。坐輒殺門生,免官。
  • 10.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高祖受命,降公爵為侯,食邑五百户。起為散騎常侍,轉太子左衞率。靈運為性褊激,多愆禮度,朝廷唯以文義處之,不以應實相許。自謂才能宜參權要,既不見知,常懷憤憤。
  • 11.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少帝即位,權在大臣,靈運構扇異同,非毀執政,司徒徐羨之等患之,出為永嘉太守。郡有名山水,靈運素所愛好,出守既不得志,遂肆意遊遨,遍歷諸縣,動逾旬朔,民間聽訟,不復關懷。所至輒為詩詠,以致其意焉。
  • 12.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在郡一週,稱疾去職,從弟晦、曜、弘微等並與書止之,不從。
  • 13.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靈運父祖並葬始寧縣,並有故宅及墅,遂移籍會稽,修營別業,傍山帶江,盡幽居之美。與隱士王弘之、孔淳之等縱放為娛,有終焉之志。每有一詩至都邑,貴賤莫不競寫,宿昔之間,士庶皆遍,遠近欽慕,名動京師。作《山居賦》並自注,以言其事。
  • 14.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太祖登祚,誅徐羨之等,徵為秘書監,再召不起,上使光祿大夫範泰與靈運書敦獎之,乃出就職。使整理秘閣書,補足闕文。以晉氏一代,自始至終,竟無一家之史,令靈運撰《晉書》,粗立條流;書竟不就。
  • 15.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尋遷侍中,日夕引見,賞遇甚厚。靈運詩書皆兼獨絕,每文竟,手自寫之,文帝稱為二寶。既自以名輩,才能應參時政,初被召,便以此自許;既至,文帝唯以文義見接,每侍上宴,談賞而已。
  • 16.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王曇首、王華、殷景仁等,名位素不逾之,並見任遇,靈運意不平,多稱疾不朝直。穿池植援,種竹樹堇,驅課公役,無復期度。出郭遊行或一日百六七十里,經旬不歸,既無表聞,又不請急。上不欲傷大臣,諷旨令自解。靈運乃上表陳疾,上賜假東歸。將行,上書勸伐河北。
  • 17.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靈運以疾東歸,而遊娛宴集,以夜續晝,復為御史中丞傅隆所奏,坐以免官。
  • 18.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靈連既東還,與族弟惠連、東海何長瑜、潁川荀雍、泰山羊璿之,以文章賞會,共為山澤之遊,時人謂之四友。
  • 19.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靈運因父祖之資,生業甚厚。奴僮既眾,義故門生數百,鑿山浚湖,功役無已。尋山陟嶺,必造幽峻,巖嶂千重,莫不備盡。登躡常著木履,上山則去前齒,下山去其後齒。嘗自始寧南山伐木開徑,直至臨海,從者數百人。臨海太守王琇驚駭,謂為山賊,徐知是靈運乃安。又要琇更進,琇不肯。
  • 20.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在會稽亦多徒眾,驚動縣邑。太守孟顗事佛精懇,而為靈運所輕,嘗謂顗曰:“得道應須慧業文人,生天當在靈運前,成佛必在靈運後。”顗深恨此言。
  • 21.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會稽東郭有回踵湖,靈運求決以為田,太祖令州郡履行。此湖去郭近,水物所出,百姓惜之,顗堅執不與。靈運既不得回踵,又求始寧岯崲湖為田,顗又固執。靈運謂顗非存利民,正慮決湖多害生命,言論毀傷之,與顗遂構仇隙。
  • 22.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因靈運橫恣,百姓驚擾,乃表其異志,發兵自防,露板上言。靈運馳出京都,詣闕上表曰:“臣自抱疾歸山,於今三載,居非郊郭,事乖人間,幽棲窮巖,外緣兩絕,守分養命,庶畢餘年。忽以去月二十八日得會稽太守臣顗二十七日疏雲:‘比日異論噂沓,此雖相了,百姓不許寂默,今微為其防。’披疏駭惋,不解所由,便星言奔馳,歸骨陛下。及經山陰,防衞彰赫,彭排馬槍,斷截衢巷,偵邏縱橫,戈甲竟道。不知微臣罪為何事。及見顗,雖曰見亮,而裝防如此,唯有罔懼。臣昔忝近侍,豫蒙天恩,若其罪跡炳明,文字有證,非但顯戮司敗,以正國典,普天之下,自無容身之地。今虛聲為罪,何酷如之。夫自古讒謗,聖賢不免,然致謗之來,要有由趣。或輕死重氣,結黨聚羣,或勇冠鄉邦,劍客馳逐。未聞俎豆之學,欲為逆節之罪;山棲之士,而構陵上之釁。今影跡無端,假謗空設,終古之酷,未之或有。匪吝其生,實悲其痛。誠復內省不疚,而抱理莫申。是以牽曳疾病,束骸歸款。仰憑陛下天鑑曲臨,則死之日,猶生之年也。臣憂怖彌日,羸疾發動,屍存恍惚,不知所陳。”
  • 23.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太祖知其見誣,不罪也。不欲使東歸,以為臨川內史,賜秩中二千石。在郡遊放,不異永嘉,為有司所糾。司徒遣使隨州從事鄭望生收靈運,靈運執錄望生,興兵叛逸,遂有逆志。
  • 24.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為詩曰:“韓亡子房奮,秦帝魯連恥。本自江海人,忠義感君子。”追討禽之,送廷尉治罪。廷尉奏靈運率部眾反叛,論正斬刑。上愛其才,欲免官而已。彭城王義康堅執謂不宜恕,乃詔曰:“靈運罪釁累仍,誠合盡法。但謝玄勳參微管,宜宥及後嗣,可降死一等,徙付廣州。”
  • 25.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其後,秦郡府將宗齊受至塗口,行達桃墟村,見有七人下路亂語,疑非常人,還告郡縣,遣兵隨齊受掩討,遂共格戰,悉禽付獄。
  • 26.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其一人姓趙名欽,山陽縣人,雲:“同村薛道雙先與謝康樂共事,以去九月初,道雙因同村成國報欽雲:‘先作臨川郡、犯事徙送廣州謝,給錢令買弓箭刀楯等物,使道雙要合鄉里健兒,於三江口篡取謝。若得志,如意之後,功勞是同。’遂合部黨要謝,不及。既還饑饉,緣路為劫盜。”
  • 27.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有司又奏依法收治,太祖詔於廣州行棄市刑。臨死作詩曰:“龔勝無餘生,李業有終盡。嵇公理既迫,霍生命亦殞。悽悽凌霜葉,網網衝風菌。邂逅竟幾何,修短非所愍。送心自覺前,斯痛久已忍。恨我君子志,不獲巖上泯。”詩所稱龔勝、李業,猶前詩子房、魯連之意也。時元嘉十年,年四十九。
  • 28.    邢宇皓. 謝靈運山水詩研究[D]. 河北大學, 2005.
  • 29.    經歡. 謝靈運對初盛唐詩壇之影響[D]. 安徽大學, 2012.
  • 30.    姜劍雲. “獨步一時”的謝靈運書畫[J]. 文史知識, 2004(10):101-105.
  • 31.    張晶. 宗炳與謝靈運:從佛學到山水美學[J]. 江西社會科學, 2016(7):73-84.
  • 32.    李必祥. 詩人與目錄學家——謝靈運[J]. 高校圖書館工作, 1982(1).
  • 33.    賈紅麗. 剖析東晉旅行家謝靈運的旅遊觀[J]. 蘭台世界, 2014, (30).
  • 34.    中國山水詩鼻祖謝靈運魂歸萬載?  .江西新聞[引用日期2017-08-08]
  • 35.    宋書·卷六十七·列傳第二十七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0-06-30]
  • 36.    王芳. 清前謝靈運詩歌接受史研究[D]. 復旦大學, 2006.
  • 37.    《南史·卷十九·列傳第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12-10]
  • 38.    《四友齋叢説·卷二十三·詩一》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16-11-12]
  • 39.    《讀通鑑論·卷二·漢高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4-24]
  • 40.    南北史演義:破氐帥收還要郡 殺司空自壞長城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4-24]
  • 41.    《毛澤東讀詩——記錄和解讀毛澤東的讀詩批註》 評謝靈運:“想做大官而不能”,“一輩子生活在這個矛盾之中”  .人民網[引用日期2019-01-09]
  • 42.    高建新. 謝朓:山水詩發展中的轉折[J]. 內蒙古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1999(5):57-62.
  • 43.    尋索始寧墅  .網易新聞.2017-01-05[引用日期2017-08-10]
  • 44.    大才子的“作死”之路:謝靈運為何在廣州走上刑場  .鳳凰國學.2017年07月16日[引用日期2018-03-02]
  • 45.    謝靈運是在廣州被殺的  .鳳凰資訊.2016年06月24日[引用日期2018-01-10]
  • 46.    謝靈運紀念館:山水詩鼻祖的温州情緣  .温州肉.2014-12-24[引用日期2018-03-02]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