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銅雀台

(河北省邯鄲市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編輯 鎖定
銅雀台位於河北省邯鄲市臨漳縣城西南18公里處(鄴城鎮,原名香菜營鄉),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三國時期,曹操擊敗袁紹後營建鄴都,修建了銅雀金虎冰井三台,即史書中之“鄴三台”, [1] 建安文學發祥地 [1]  台高10丈,有屋百餘間,歷代名人題詠甚多而名。臨漳古稱,西晉為避愍帝司馬鄴諱,將鄴城易名“臨漳”,因北臨漳河而得名。
三國時期,鄴城作為曹魏後趙冉魏前燕東魏北齊六朝都城,居中國北方政治經濟文化軍事中心長達四個世紀之久,創造了輝煌燦爛的歷史文化,使臨漳享有“三國故地、六朝古都”之美譽。 [1] 
中文名
銅雀台
地理位置
河北省邯鄲市臨漳縣
保護級別
全國文物保護單位
相關景點
臨漳鄴城遺址、鄴城博物館

銅雀台歷史沿革

編輯
銅雀台 銅雀台
曹操消滅袁氏兄弟後,夜宿鄴城,半夜見到金光由地而起隔日掘之得銅雀一隻,荀攸言昔舜母夢見玉雀入懷而生舜。今得銅雀,亦吉祥之兆也,曹操大喜,於是決意建銅雀台於漳水之上,以彰顯其平定四海之功。銅雀台在哪裏?
在史書裏,在漢賦、唐詩、宋詞裏,在電視劇《三國演義》裏,都出現過。這就是今邯鄲市轄的臨漳縣城西17公里的“古鄴城遺址保護區”內的三台村西。銅雀台位於河北臨漳縣境內,距縣城18公里。這裏古稱鄴,古鄴城始建於春秋齊桓公時,在三國時期,曹操擊敗袁紹後營建鄴都,修建了銅雀、金虎冰井三台。銅雀台到明代末年已基本被毀,地面上只留下台基一角。

銅雀台文物保護

編輯
據文物保護部門介紹,到此訪古的遊客不斷增多,臨漳縣準備以曹魏時期三台原貌為版本,動工重建銅雀台等鄴城三台。一總投資7562萬元的項目已經有關部門批准。按照規劃,除了重建三台,還將建設三台文物展覽館、鄴城模型和銅雀台文化公園。中國古代的台式建築始於周,成長於春秋、戰國,至秦漢日趨完美。曹操在鄴城建三台、特別是銅雀台,是我國古代台式建築的傑作。
銅雀台初建於建安十五年(210年),後趙東魏北齊屢有擴建。這是以鄴北城城牆為基礎而建的大型台式建築。當時共建有三台,前為金鳳台、中為銅雀台、後為冰井台。歷史上的銅雀台到底是什麼模樣?我想或許與電視劇《三國演義》中的摸樣差不多。據史書載,銅雀台最盛時台高十丈,台上又建五層樓,離地共27丈。按漢制一尺合市尺七寸算,也高達63米。在樓頂又置銅雀高一丈五,舒翼若飛,神態逼真。在台下引漳河水經暗道穿銅雀台流入玄武池,用以操練水軍,可以想見景象之盛。

銅雀台科普基地

編輯
2012年11月8日,河北臨漳縣鄴城博物館和銅雀三台遺址公園被河北省科學技術廳認定為河北省第三批省級科普基地。這是邯鄲惟一入選的縣區,也是該縣繼鄴城遺址產業園榮獲2012年河北省“十大文化產業項目”之後獲得的又一殊榮。銅雀三台遺址公園於2011年成功榮膺國家AAA級景區,是人們瞭解曹魏歷史的代表性場所。公園內現有金鳳台遺址、銅雀台遺址、文昌閣、碑廊和曹操轉軍洞、曹操塑像、文物陳列館、建安七子館、鄴城及遺址現狀展示館等,生動直觀的展示了鄴城文化的魅力,遊客能在遊覽中愉悦的接受科普旅遊知識。
銅雀台 銅雀台
銅雀台,達到了中華國古代台式建築的頂峯。銅雀台初建於建安十五年(210年),十六國後趙石虎時,在曹魏銅雀台原有十丈高的基礎上又增加二丈,並於其上建五層樓,高十五丈,共去地二十七丈。窗户都用銅籠罩裝飾,日初出時,流光照耀。又作銅雀於樓頂,高一丈五尺,舒翼若飛。《中記》記載。
北齊天保九年(558年),徵發工匠三十萬,大修三台。整修後,銅雀台一度改名為“金鳳台”。到唐代,又恢復了舊名“銅雀台”。元末,銅雀台被漳水沖毀一角,周圍尚有一百六十餘步,高五丈,上建永寧寺。

銅雀台明朝中期

編輯
明朝中期,三台還存在。明末,銅雀台大半被漳水衝沒。如今的銅雀台,在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牌子後面,只剩下一掊不足十米高的夯土堆,在其前方的金鳳台也只有不足二十米高。臨漳古稱,西晉為避愍帝司馬鄴諱,將鄴城易名“臨漳”,因北臨漳河而得名。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鄴城作為曹魏、後趙冉魏前燕東魏北齊六朝都城,居中國北方政治、經濟、文化、軍事中心長達四個世紀之久,創造了輝煌燦爛的歷史文化,使臨漳享有“三國故地、六朝古都”之美譽。
銅雀台與建安文學有着不解之緣。東漢末年,北方一大批文學家,如曹操曹丕曹植王粲劉楨陳琳徐幹蔡文姬邯鄲淳等,他們聚集在銅雀台,用自己的筆直抒胸襟,慷慨任氣,抒發渴望建功立業的雄心壯志;閔時悼亂,反映社會現實和人民羣眾的悲慘生活,掀起了我國詩歌史上文人創作的第一個高潮。由於其時正是漢獻帝建安年代,故後世稱為建安文學。

銅雀台歷經事蹟

編輯
曹操既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家、軍事家又是開一代文風的文學家,聚集在他身邊的這些文學家被稱為"鄴下文人集團",他們的聚集是由於曹操對文學的熱愛。
他在為諸子設置的官署中專門有"五官中郎將文學"一職,於是曹丕、曹植大都以這一名義將建安七子等眾多文人網羅門下,形成集團。雖然這不是專為文學創作而成立的組織,但卻是文學家的核心,為組織文學活動提供了有利的條件。其活動方式主要有遊銅雀台歡宴時的賦詩,如建安七子中大量的《公宴》詩;命題創作,始自銅雀台新成時"太祖悉將諸子登台,使各為賦",後成為習慣;同一題目大家同時作,如《柳賦》即曹丕、王粲等同時所作;文學家之間贈答、品評之作,如大量的贈詩及曹丕的《與吳質書》、《典論》、《與楊德祖書》等中國最早的文學評論集等。這種組織起來的文學活動極大地促進了當時的文學繁榮,併為後世的文學活動提供了範例。
由於這些人深受曹氏父子的影響,創作風格大體相近,一改東漢以來在文學創作上瀰漫的華而不實之風,形成了具有鮮明的現實主義風格的“建安風骨”。曹操的《步出夏門行》,王粲的《初征》,曹丕的《典論》,曹植的《洛神賦》《登台賦》,蔡文姬的《悲憤詩》《胡笳十八拍》等至今仍深受世人的喜愛。這些作品大都是在鄴城銅雀台所作。這個"鄴下文人集團"隨着曹操的去世、曹植的被逐以及一場莫名其妙流行於鄴城的瘟疫而風流雲散,死者大部分葬於鄴城銅雀台西20裏的曹操墓周圍。
400年後唐代詩人温庭筠拜謁陳琳墓時寫了一首極有感情的詩作"曾於青史見遺文,今日飄蓬過此墳,詞客有靈應識我,霸才無主始憐君。石麟埋沒藏春草,銅雀荒涼對暮雲。莫怪臨風共惆悵,欲將書劍學從軍"。

銅雀台旅遊設施

編輯
如今的銅雀台,在國務院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牌子後面,只剩下一掊不足十米高的夯土堆,在其前方的金風台也只有不足20米高,象兩位老人孤零零地屹立在京深高速旁問候着過往的行人。而其身旁則是一批依託銅雀台名氣新建的旅遊設施煥發着勃勃生機,真正是"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如果不是僅從建築的角度出發,而是兼顧到建築和文化的雙重角度,我們不能不承認,有些歷史上著名的“台”,應該專闢一章。清人李鬥揚州畫舫錄》卷十七雲:兩邊起土為台,可以外望者為陽榭,今曰“月台”、“曬台”。晉麈曰:“登臨恣望,縱目披襟,台不可少。依山倚,竹頂木末,方快千里之目。”湖上熙春台,為江南台制第一傑作。“熙春台”在瘦西湖之內,是清代揚州為迎鑾而建的豪華建築,高出地表,面朝湖水,當時號稱“江南第一”。除了熙春台外,歷史上還有一些更為著名的台,像“鳳凰台”、“銅雀台”,以及各種“釣魚台”等。

銅雀台古鄴城遺址

編輯
“銅雀台”在哪裏?在史書裏,在漢賦、唐詩、宋詞裏,銅雀台都只是一個憑各人想象的虛擬形象。真實的銅雀台,是在今邯鄲市臨漳縣城西十七公里的古鄴城遺址內的三台村西。這裏原是三國時鄴城的舊址,前臨河洛,背倚漳水,虎視中原,凝聚着一派王霸之氣。建安十五年(210年),曹操取得北征、東進等勝利之後,在此大興土木,建成銅雀、金鳳、玉龍三台。其中銅雀台最為壯觀,台上樓宇連闕,飛閣重檐,雕樑畫棟,氣勢恢宏。
建成之日,曹操在台上大宴羣臣,慷慨陳述自己匡復天下的決心和意志,又命武將比武,文官作文,以助酒興。一時間,曹氏父子與文武百官觥籌交錯,對酒高歌,大殿上鼓樂喧天,歌舞拂地,盛況空前。但如今,歷經了千年風雨洗蝕,昔日的銅雀台已只剩下一堆殘垣頹壁。千餘平方米的黃士青磚台基,孤獨地靜卧在蓑草斜陽中,任憑遊人叩問,也終是無言。

銅雀台世人評價

編輯
史載,銅雀台原高十丈,殿宇百餘間。台成,曹操命其子曹丕登台作賦,有“飛間崛其特起,層樓儼以承天”之語。次子曹植,才思敏捷,援筆立就,也寫下了《登台賦》一篇,操大異之,傳為美談。其略曰:“見天府之廣開兮,觀聖德之新營。建高殿之嗟峨兮,浮雙閥乎太清。立沖天之華觀兮,連飛閣乎西城。臨漳川之長流兮。望眾果之滋榮。仰春風之和穆兮,聽百鳥之悲鳴。”
可見銅雀台不但地基高,地基上的建築更高。曹操用重金從匈奴贖回著名才女蔡文姬,在銅雀台上接見並宴請她,蔡文姬便在此演唱了著名的《胡笳十八拍》。銅雀台及其東側的銅雀園,當時是鄴下文人創作活動的樂園。銅雀台與建安文學有着不解之緣。曹操、曹丕曹植王粲、劉幀、陳琳徐幹蔡文姬邯鄲淳等,經常聚集在銅雀台,用自己的筆直抒胸襟。他們慷慨任氣,抒發渴望建功立業的雄心壯志。他們憫時悼亂,反映社會現實和人民羣眾的悲慘生活。他們在銅雀台上掀起了中國詩歌史上文人創作的一個高潮。由於其時正是漢獻帝建安年代,故後世稱為“建安文學”。
據《水經注》記載,曹操還曾經在銅雀台接待王修。嚴才叛亂,攻打掖門,王修聞變,率領部屬急奔宮門救援。曹操在銅雀台上望見,説:“彼來者,必王叔治也。”(王修字叔治)由此看來,銅雀台不但是文宴場所,而且也是戰略要地。

銅雀台同題共作

編輯
曹操既是政治家、軍事家,又是開一代風氣的文學家。聚集在他身邊的那些文人,被稱為“鄴下文人集團”。他們的聚集,主要是由於曹操對文學的熱愛。他們的活動方式,則有遊銅雀台歡宴時的賦詩,如“建安七子”中大量的《公宴》詩,又有命題創作、同題共作、互評詩作等。這種有組織的文學活動,極大地促進了當時的文學繁榮。曹操的《登台賦》、王粲的《登樓賦》、曹丕的《典論》、曹植的《洛神賦》、蔡文姬的《悲憤詩》等,至今仍深受世人的喜愛。而這些作品,大都是在鄴城銅雀台所作。
十六國後趙石虎時,在曹魏銅雀台原有十丈高的基礎上又增加二丈,並於其上建五層樓,高十五丈,共去地二十七丈。巍然崇舉,其高若山。窗户都用銅籠罩裝飾,日初出時,流光照耀。又作銅雀於樓頂,高一丈五尺,舒翼若飛。(中記》記載,銜五色流蘇,又安全鈕屈戍屏風牀。石虎又在銅雀台下挖兩個井,二井之間有鐵梁地道相通,叫做“命子窟”,窟中存放了很多財寶和食品。像兩位老人孤零零地屹立在京深高速公路旁問候着過往的行人。古鄴城是在古邯鄲衰微成一個普通的郡縣以後,在河北土地上崛起的第二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是自曹魏到楊隋四百餘年間,後趙、前燕、東魏、北齊等割據王朝的都城。中國古代的台式建築肇始於周,成長於春秋、戰國,至秦漢日趨完美。曹操在鄴城建三台,特別是銅雀台,達到了我國古代高台建築的頂峯。
建安十五年(210年)冬,築銅雀台。《水經注·卷五·濁漳水》記載:在鄴城的西北隅,以牆為基,台高十丈,有屋百餘間。魏武望奉常王叔治處也。嚴才叛亂,攻掖門,王修聞變,率領部屬急奔宮門救援,曹操在銅雀台上望見之説:“彼來者,必王叔治也”。(王修字叔治)從此記載看,銅雀台不但是曹操和賓客們飲宴賦詩的地方,而且是戰備要地。

銅雀台傳為美談

編輯
按《三國志·魏志》:銅雀台新成,公將諸子登之,使各為賦。次子曹植,才思敏捷,援筆立就,寫下了《登台賦》,傳為美談。操大異之。其略曰:“見天府之廣開兮,觀聖德之新營。建高殿之嵯峨兮,浮雙闕乎太清。立沖天之華觀兮,連飛閣乎西城。臨漳川之長流兮,望眾果之滋榮。仰春風之和穆兮,聽百鳥之悲鳴。” 魏文帝曹丕也寫了《登台賦》,其名句為:“飛閣崛其特起,層樓嚴以承天。”
曹操用重金從匈奴贖回漢末著名女詩人蔡文姬,在銅雀台上接見並宴請了她,讓她演唱了其名著“胡笳十八拍”。銅雀台及其東側的銅雀園是鄴下文人創作活動的樂園。銅雀台位於三台中間,南與金虎台、北與冰井台相去各六十步。中間閣道式浮橋相連接,“施,則三台相通,廢,則中央懸絕”。十六國後趙石虎時,在曹魏十丈高的基礎上又增加二丈,並於其上建五層樓,高十五丈,共去地二十七丈。巍然崇舉,其高若山。窗都用銅籠罩裝飾,日初出時,流光照耀。又作銅雀於樓頂,高一丈五尺,舒翼若飛。《鄴中記》載:石虎時,銅雀台有殿室一百二十間,房中有女監、女妓。正殿上安御牀,掛蜀錦流蘇帳,四角設金龍頭,街五色流蘇,又安金鈕屈戍屏風牀。又在銅雀台挖兩個井,二井之間有鐵梁地道相通,叫“命子窟”,窟中存放了很多財寶和食品。 北齊天保九年(公元558年),徵發工匠三十萬,大修三台。整修後,銅雀台改名為金鳳台。唐朝又恢復了舊名。該台馳名中外,歷代名人題詠甚多,其中唐代詩人杜牧在他的《赤壁》中曾有“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的名句。
鄴城前臨河洛,背倚漳水,虎視中原,凝聚着一派王霸之氣,先後成為曹魏、後趙、冉魏、前燕、東魏、北齊六朝都城,居黃河流域政治、經濟、軍事、文化中心長達四個世紀。以銅雀台為標誌的古鄴城,因中軸對稱、分區佈局、功能明確成為“中國古代都城建設之典範”。

銅雀台銅雀台賦

編輯
作者:曹植
從明後以嬉遊兮,登層台以娛情。見太府之廣開兮,觀聖德之所營。
建高門之嵯峨兮,浮雙闋乎太清。立中天之華觀兮,連飛閣乎西城。
臨漳水之長流兮,望園果之滋榮。立雙台於左右兮,有玉龍與金鳳。
連二橋於東西兮,若長空之蝃蝀。俯皇都之宏麗兮,瞰雲霞之浮動。
欣羣才之來萃兮,協飛熊之吉夢。仰春風之和穆兮,聽百鳥之悲鳴。
雲天垣其既立兮,家願得乎獲逞。揚仁化於宇宙兮,盡肅恭於上京。
惟桓文之為盛兮,豈足方乎聖明?休矣!差矣!惠澤遠揚。
翼佐我皇家兮,寧彼四方。同天地之規量兮,齊日月之輝光。
永尊貴而無極兮,等年壽於東皇。御龍旂以遨遊兮,回鸞駕而周章
思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願斯台之永固兮,樂終古而未央!
赤壁
作者:杜牧
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1、此詩又見李商隱集。赤壁:今湖北赤壁市西北赤壁山,在長江南岸,即三國時赤壁大戰之地。
2、不與:若不與。
3、銅雀:建安十五年(210)曹操於鄴城(今河北臨漳縣西)建造銅雀台,因樓頂鑄有大銅雀而得名。《水經注·濁濟水篇》:"鄴西三台,中曰銅雀台,高十丈,有層百一間。"二喬:《三國志·吳書·周瑜傳》:"喬公兩女,皆國色也。策自納大喬,瑜納小喬。裴注引《江表傳》曰:"策從容戲瑜曰:'喬公二女,雖流離,得吾二人作婿,亦足為歡。'"
此論兵之詩,立意奇特,不寫赤壁史實,卻以假設發言:若無東風助周郎,説不定戰爭的勝負就相反了。表面看來,這似乎是一種歷史偶然論。而另一層深意,大約是杜牧自負深知兵法,認為周瑜當時之用兵,並無必勝的把握,就算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但若無東風,則萬事皆成徒勞矣。
前人以為杜牧過分誇大了東風的作用。其實杜牧的見解是非常有道理的,戰爭的勝負,的確需要百慮而無一失,有一失則足以毀百慮。古今中外無數戰事是因一着不慎而導致滿盤皆輸的,這其實是極普遍的真理。

銅雀台相關典故

編輯
羅貫中在《三國演義》第三十四回裏介紹銅雀台時道:“卻説曹操於金光處,掘出一銅雀,問荀攸曰:‘此何兆也?’攸曰:‘昔舜母夢玉雀入懷而生舜。今得銅雀,亦吉祥之兆也’。操大喜,遂命作高台以慶之。乃即日破土斷木,燒瓦磨磚,築銅雀台於漳河之上”。此説毫無根據,卻提示了羅貫中在構思三國故事時,也思考過銅雀台名字的出處問題,只是不得其解,才虛擬出這段情節來。銅雀台名字的由來,古詩《歌》提供了一條線索:
長安城西雙員闕,上有一雙銅雀。一鳴五穀生,再鳴五穀熟。
西漢太初元年(公元前104 年),漢武帝在長安西郊上林苑裏營造建章宮,雙圓闕是建章宮的一組建築物。古代王侯的府邸,為了炫耀權勢,在大門的兩側建有成雙的塔樓,稱做“闕”。漢闕的頂上,常常有鳥形的裝飾物。雙圓闕是夾着建章宮北宮門的兩座塔樓,塔樓的頂上,安裝有一對銅鑄的鳳凰,就是古詩《歌》中的銅雀。東漢張衡的《西京賦》形容雙圓闕高高聳立在空中,有如海邊屹起的一對山峯。稍後的古藉給出具體的數字:雙圓闕“高二十五丈”,銅鳳凰“高丈餘”。西漢一尺相當於今天公制的 23.2釐米,換算下來,闕樓加上銅雀,總高度超過六十米。以當時的技術水平,有無可能性建造這樣高的建築物,有待建築學家們的論證。公元26年,赤眉軍撤離長安城時,放火焚燒了城內外的皇家宮苑,建章宮成為一片焦土,雙圓闕被毀。

銅雀台史料記載

編輯
雙圓闕焚燬後一百八十四年,曹操在鄴城城牆上築起了以“銅雀”為名的高台。與雙圓闕不同,銅雀台上並沒有安裝銅雀。建安文人,包括曹氏父子,在詩文中沒有一個字提到過銅雀台上有銅雀。西晉左思的《魏都賦》,鋪陳了鄴城的山川、物產、宮苑、市裏,在述及三台時,僅以“三台列峙以崢嶸”一句話帶過。
記載鄴城最為詳細的現存古藉是北魏酈道元的《水經注》,在介紹三台時僅説:“中曰銅雀台,高十丈,有屋百一間”,也沒有説銅雀台上有銅雀;在述敍後趙君主石虎翻修銅雀台時,才説“又作銅雀於樓巔,舒翼若飛”,這已經是公元336年,後趙遷都鄴城以後的事情了。後世許多著作引用《水經注》的這一段文字時,不細分三國時期的銅雀台和十六國時期的銅雀台,使讀者形成銅雀台上始終都有銅雀的錯覺。曹操沒有在銅雀台上安裝銅雀,很可能是受到禮法制度的約束。漢人衣帽、車乘的式樣、顏色和附加裝飾物都要求與使用者的身份相稱,在《後漢書》輿服志裏有詳盡的記述。對建築物也有類似的規定,有《後漢書》皇甫嵩傳為證:“嵩討張角,路由鄴,見中常侍趙忠舍宅逾制,乃奏沒入之”,有關的條文則已經失傳。當時曹操官居丞相,封爵是武平侯,還沒有進位到魏王,也許還沒有資格在建築物頂部用鳳凰當裝飾物。
所以這名字應該是曹操起的。

銅雀台古典名著

編輯
在中國古典名著《三國演義》中,孔明用智激周瑜時,篡改了曹植的《銅雀台賦》,將“連二橋於東西兮,若長空之蝃蝀。”改成了“攬二喬於東南兮,樂朝夕之與共。”
眾所周知,二喬,即大喬小喬,分別是孫策、周瑜的妻子。孔明為了促使周瑜聯合起來抗擊曹操,特用激將法來激怒周瑜,使周瑜聽孔明背誦完修改版《銅雀台賦》後,果然馬上被激怒,離座指北而罵曰:“老賊欺吾太甚!”並當即表示:“吾承伯符寄託,安有屈身降操之理?適來所言,故相試耳。吾自離鄱陽湖,便有北伐之心,雖刀斧加頭,不易其志也!望孔明助一臂之力,同破曹賊。”於是,孔明的激將法湊效了
當然,羅貫中的這段記載,也不是沒有根據的。早在唐代,著名詩人杜牧在《赤壁》中就有這樣的詩句“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可見,我們完全可以推測,羅貫中在描寫這一段時,多少受了這句詩的啓發吧。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