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四庫全書總目

(清朝官修圖書目錄)

編輯 鎖定
《四庫全書總目》簡稱《四庫總目》或《四庫提要》,共二百卷,是中國清代紀昀等人編纂的一部大型解題書目,是中國古典目錄學方法的集大成者。也是現有最大的一部傳統目錄書。
四庫全書的館臣們,對謄錄入庫的3400餘種圖書(稱“著錄書”)和抄存卷目的6793種圖書(稱“存目書”)全部寫出提要,這就是《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中文名
四庫全書總目
又    稱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性    質
解題目錄
開始修編
乾隆三十八年(1773)
初稿完成
乾隆四十六年(1781)
卷    數
全書200卷
收錄書目
10254種(提要各1篇)
分    類
經部史部子部集部

四庫全書總目內容簡介

編輯
四庫提要 四庫提要
《四庫全書總目》又名《欽定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清代紀昀總纂。以經史子集提綱,部下分類,全書共分四部、四十四類、六十七個子目,錄收《四庫全書》的著作3461種(79307卷),又附錄了未收入《四庫全書》的著作6793種(93551卷)。基本上包括了清乾隆以前我國重要的古籍,特別是元代以前的書籍更完備。
分經、史、子、集四大類,大類下又分小類,小類下又分子目。每大類與小類前面均有小序,子目後面有按語,簡要説明此類著作的源流以及劃分類、目的理由。
《四庫全書總目》著錄了清乾隆以前包括哲學、史學、文學以及科學技術等各方面的文化典籍一萬多種,為我國收書最多的目錄,而且寫有內容提要和評論,為學者研究中國封建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的歷史,提供了一部翔實的書目。但它是由乾隆欽定、督辦的官修書目,在圖書入選、內容著錄、提要、評論等方面,都反映了封建統治階級的觀點和利益。
乾隆中修《四庫全書》,紀昀與陸錫熊總其成,錫熊後入館而先投,陶則終始其事。校理《四庫全書》,雖白各專門學者分任,史部邵南江(晉涵)、子部周書昌(永年),經部從子部的天文、算學類皆戴東原(震),分別撰寫初稿,而別擇去取,筆削考核,則皆紀陶一人任之。昀亦自稱:“餘於癸巳受識校書,殫僕年之力,始勘為總目二百卷,進呈乙覽。”(《文集》卷八《詩序總義》序)
《四庫全書總目》 《四庫全書總目》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四庫全書》大體完成,《四庫全書總目》和《四庫全書簡明目錄》也同時寫出初稿。幾經增改,於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寫定,並由武英殿刻版印行。著錄收入《四庫全書》的圖書三千五百零三種,未收入《四庫全書》的“存目”書六千八百十九種。總計一萬零三百二十二種。每種書部撰有篇提要。
收入《四庫全書》各書的提要,原來本是附在書前以供皇帝審閲之用。至於離書別行的提要,那才是供一般讀者參考的。原有之各書提要,當它別輯成書、單獨印行時,已經過紀陶大大修改、有些地方已與原文相差很遠了。如將《四庫全書》各書前面所附的提要,與《四庫全書總目》逐一核對,就可證實這一點。

四庫全書總目分類索引

編輯
《四庫全書總目》大體設成部、類、屬三級分類。按內容、體例分類,包括4部44類66屬。
《四庫全書總目》由永瑢、紀昀等撰,共200卷,是在編纂《四庫全書》的基礎上完成的,著錄書籍10254種,172860卷,對它們分別編寫提要,匯成一部分類目錄,按經、史、子、集四部分類法編排,是古典目錄學的集大成之作。至今仍然具有重要參考價值。其檢索途徑是:1、分類途徑,需熟悉其分類體系。2、人名、書名途徑,1981年影印本附按四角號碼編排的書名、人名索引

四庫全書總目經部

包括易類、書類、詩類、禮類、春秋類、孝經類、五經總義類、四書類、樂類、小學類等10個大類,其中禮類又分周禮、儀禮、禮記、三禮總義、通禮、雜禮書6屬,小學類又分訓詁、字書、韻書3屬。

四庫全書總目史部

包括正史類、編年類、紀事本末類、別史類、雜史類、詔令奏議類、傳記類、史鈔類、載記類、時令類、地理類、職官類、政書類、目錄類、史評類等15個大類,其中詔令奏議類又分詔令、奏議2屬,傳記類又分聖賢、名人、總錄、雜錄、別錄5屬,地理類又分宮殿疏、總志、都會郡縣、河渠、邊防、山川、古蹟、雜記、遊記、外記10屬,職官類又分官制、官箴2屬,政書類又分通制、典禮、邦計、軍政、法令、考工6屬,目錄類又分經籍、金石2屬;

四庫全書總目子部

包括儒家類、兵家類、法家類、農家類、醫家類、天文算法類、術數類、藝術類、譜錄類、雜家類、類書類、小説家類、釋家類、道家類等14大類,其中天文算法類又分推步算書2屬,術數類又分數學、佔侯、相宅相墓、占卜、命書相書、陰陽五行、雜技術7屬,藝術類又分書畫、琴譜、篆刻、雜技4屬,譜錄類又分器物、食譜、草木鳥獸蟲魚3屬,雜家類又分雜學、雜考、雜説、雜品、雜纂、雜編6屬,小説家類又分雜事、異聞、瑣語3屬。
醫家類共收入著錄醫書97種,存目醫書92種,附錄獸醫書6種,總計195種。若加上其中一些書後所附錄的書並把叢書中的書單獨計算,再加上子部別家中的醫書,則錄入的醫書總數則更多。所收醫籍時代跨度較大,先從秦到乾隆時期的重要醫學名著基本都被涵蓋。而且內容豐富,涉及醫經、針灸、本草、醫方、傷寒、金匱、瘟疫、內科、外科、婦科、兒科、眼科、醫案、藏象病機、雜著、診斷、養生等諸多方面。可以説,將醫家類提要通讀一遍,將對歷代醫學古籍的版本變遷、源流變革、內容得失有一宏觀印象。

四庫全書總目集部

包括楚辭類、別集類、總集類、詩文評類、詞曲類等5個大類,其中詞曲類又分詞集、詞選、詞話、詞譜詞韻、南北曲5屬。除了章回小説、戲劇著作之外,以上門類基本上包括了社會上流佈的各種圖書。就著者而言,包括婦女,僧人、道家、宦官、軍人、帝王、外國人等在內的各類人物的著作。 [1] 

四庫全書總目特點

編輯
《四庫全書總目》頗有一些特點:
1、本書是一部規模龐大的解題書目。它不同於正史中的藝文志是史書的組成部分,而與《崇文總目》《直齋書錄解題》等同樣是書目的單行本。因而它在各部類的序論、解題、作者介紹、版本源流等方面,不像史志目錄那樣受篇幅的限制,因而可以儘量作必要的敍述和評論,從而使它成為清代規模最大的解題書目。
2、本書分為“著錄”書和“存目”書兩大部分,是一個創例。“著錄”書,寫為定本,收入《四庫全書》之內;‘存目”書是不收入《四庫全書》的,但在《四庫全書總目》中同樣撰寫提要。
3、體例撰寫提要:主要包括作者簡介、歷代書目著錄情況、成書過程、內容評述、價值評判、常見版本等。

四庫全書總目存目

編輯
一、四庫存目的由來
所謂“存目”,根據乾隆帝三十八年五月十七日上諭,就是“止存書名,匯為總目”,也即不收其書,只在《四庫全書總目》各類著錄書後列“某某類存目”,給這些書留下書名、卷數並撰寫提要。對照《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全面分析四庫存目書的內容,可知存目書之所以列為存目書,其原因大致有以下四端:
第一,“有悖謬之言”,即含有批評清王朝統治內容者。清王朝是少數民族入主中原,所取代的是明王朝。所以明後期和明清之際的著作有不利於滿族形象和統治的,均列為禁書,摒入存目。
第二,“非聖無法”,即含有反禮教、反傳統或宣傳異端傾向者。清王朝崇奉程朱理學,厲行思想專制,因此對於“離經叛道”的著作,“掊擊必嚴”,“屏斥必力”。
第三,著作時代切近者。清王朝編纂《四庫全書》有篇幅和時間的限制,為了控制規模,加快速度,從“貴遠賤近”的原則出發,將大量的時代切近的明清著作斥入存目。茲以集部別集類為例:漢魏至宋元別集收入《四庫全書》的有629部,列入存目的只有133部,存目書約佔總數的17.5%。也就是説,漢魏至宋元時期的別集絕大部分都收入了《四庫全書》。而明、清兩代的別集卻大大不同。明人別集收入《四庫全書》的只有238部,列入存目的多達852部,存目書佔總數的78%。清人別集收入《四庫全書》的僅有41部,列入存目的多達583部,存目書佔總數的93.4%。再以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為例:宋元地方誌十餘種全部收入《四庫全書》,而明代地方誌僅有6種收入,清代地方誌僅有15種收入,明清時期的地方誌列入存目的有100餘種,約佔總數的83%。即便是四庫提要也不否認這些地方誌的價值。
第四,“尋常”、“瑣屑”之作。清王朝編纂《四庫全書》時,曾將一些他們認為是“未越羣流”的“尋常”之作或屬於“小道”的“瑣屑”之作列為存目。今天看來,存目中確有著作水平不高、價值不大者,但在總數6793種書中,這樣的書是為數很少的。有一些書作為著述來看,水平不高,但作為文獻資料來看,仍多有所取。
綜上所述,可知存目書之所以為存目書,主要是因其不符合清王朝的統治需要和價值標準,同時也與清王朝要控制《四庫全書》的規模,加快編纂速度有關。存目書與《四庫全書》著錄書之間並沒有一條鴻溝加以區別。 [2] 
二、四庫存目書的文獻價值
四庫存目書內容異常豐富,其中有許多典籍的價值,即使收錄在四庫全書中的某些書,也未必能與之相比。茲略舉其尤著者,以見一斑:
首先,四庫存目書中有許多著作對於研究中國古代的哲學思想和政治思想很有價值。除了為人們所熟知的明李贄《藏書》、《續藏書》外,還有明張居正的《太嶽集》,王廷相的《雅述》、《慎言》,呂坤的《呻吟語》、《去偽齋文集》,方以智的《藥地炮莊》,清顏元的《存學編》、《存性編》,李顒的《論語傳注》、《大學傳注》、《中庸傳注》、《大學辨業》、《恕谷文集》,李顒的《二曲集》、《四書反身錄》,黃宗羲的《南雷文定》等。
四庫存目書中史類著述最為可觀,引入注目的有佚名《元典章》、佚名《皇元聖武親征錄》、明鄭麟趾《高麗史》、雷禮《皇明大政記》、清傅維鱗《明書》等等。
地理類值得注意的有明劉侗《帝京景物略》、馬歡《瀛涯勝覽》、鞏珍《西洋番國志》、黃省曾《西洋朝貢典錄》、清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徐崧《百城煙水》等書。
文學類中有價值的書不勝枚舉,其中如明郎瑛《七修類稿》、吳子孝《玉霄仙明珠集》、清納蘭性德《通志堂集》、孫枝蔚《溉堂集》,以及明沈萬鈳《詩經類考》、胡應麟《詩藪》、明胡震亨《唐音癸籤》、清沈雄《古今詞話》、葉燮《原詩》等詩文評著很值得注意。
其它如文字學類的《四聲切韻表》、《黃公説字》、《匯雅》,目錄類的《讀書敏求記》、《述古堂目書》、《國史經籍志》,醫學類的《難經經釋》、《臨證指南醫案》、《醫史》、《瘡瘍經驗全書》,天文算法類的《算法統宗》、《勾股述》、《天經或問後集》,農家類的《沈氏農書》,藝術類的《法書通釋》,刑法類的《洗冤集錄》、《王恭毅公駁稿》,雜家類的《西學凡》、《辨學遺牘》,《天主實義》、《靈言蠡測》、《居家必用事類全集》、《多能鄙事》、釋家類的《佛祖統紀》、《南宋元明僧寶傳》等等,都是值得注意的珍貴典籍。
四庫存目書之價值早為學術界公認,許多學者非常重視利用其書進行研究。如存目書《兩山墨談》考證古籍,頗為詳贍,梁啓超先生在《中國歷史研究法》中給予肯定,認為書中考證宋太宗死於箭瘡,“此實宋代一絕大事,後此澶淵之盟,變法之議,靖康之禍,皆與此有直接間接關係,此跡湮滅,則原因結果之系統率紊亂矣”。陳垣先生對四庫存目中的西方傳教士著述如《畸人十篇》、《天主實義》、《辨學遺牘》、《靈言蠡勺》、《二十五言》等評價很高,尤其對《靈言蠡勺》一書最為酷愛,認為説理最精,將其重刊,以廣其傳。他還曾對存目書《元典章》進行了精心校補。鄭振鐸先生性嗜古代典籍,非常注意四庫存目書的收藏。所著《劫中得書記》涉及到30餘種存目書,其中《佳日樓集》、《太平三書》、《程氏墨苑》、《莆風清籟集》、《帝京景物略》都是罕見難得而有價值之書,得之則如獲至寶,欣喜異常。
謝國楨先生也很注重四庫存目書並孜孜以求。如《留青日札》一書,他認為是“有明一代雜家之冠”,聞某君藏有鈐有翰林院印的四庫進呈原本,就“摒擋故物,竭其所有”將此書購得。另外一部與此並稱為他“銘心之物”的《堯山堂外紀》,也是四庫存目書,謝先生説:“餘瀏覽是書,見其所輯歷代文人遺事,摭拾古人詩詞佳句,極為賅博。以其多為流俗傳聞之事,故不理於明清士大夫之口。實則自明以至清季,尚無統記歷代文學源流掌故之書,有之亦一鱗半爪之作,惟此書雜記歷代文學源流,洋洋灑灑,可作中國文學史讀也。”
綜上所述,可知四庫存目書,就總體來看,確有極高的學術價值。四庫存目書和《四庫全書》一樣,都是我們研究中國歷史和文化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藏。 [2] 
三、《四庫全書存目叢書》的編纂
清末以來,國家多難,民族塗炭,存目之書亡失嚴重。據初步統計,現存僅四千餘種,六萬餘卷,大部分為稀見的珍本。這些書分散在中國大陸和海外數百家圖書館、博物館、大專院校乃至私人手中,由於保存不善和天災人禍,即使在近十餘年間仍在繼續亡失。舉例言之,明代林應龍的《適情錄》二十卷(該書前九卷記載日本僧人虛中所傳棋譜384圖),在1980年前後全國普查時,還發現一個嘉靖四年刻足本,但現在根據當時的線索去找,已蹤影全無。這部書還有三個殘本傳世,一個是陝西圖書館藏嘉靖四十年刻本,另兩個是北京圖書館、河南省圖書館藏崇禎刻本。三個殘本相配也只能得十九卷,成為永久的缺憾。所以四庫存目之書面臨着一個急需搶救的問題。早一點搶救,就能保存更多的珍貴文獻,拖延下去,確有亡佚之虞。有鑑於此,中國學術界屢屢有人呼籲輯印四庫存目叢書,藉以保存文獻並廣為流傳。
1992年夏,中國東方文化研究會歷史文化分會根據著名古典文獻專家胡道靜周紹良的建議,正式提出編纂出版《四庫全書存目叢書》的計劃,1992年12月23日獲國務院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批准,列為國家級重點項目。1993年1月組成了由劉俊文任主任的《四庫全書存目叢書》編纂出版工作委員會,開始調查編目、規劃體例、募集資金等籌備工作。1994年5月建立了由胡繩、任繼愈、週一良、張岱年、楊向奎、胡道靜、程千帆、饒宗頤等擔任顧問,由季羨林擔任總編纂,有全國五十多個大學和研究機構以及台灣、日本、美國等地的近百位文史專家和古籍學者參加的《四庫全書存目叢書》編纂委員會,開始編纂工作。 [2] 

四庫全書總目謬誤

編輯
根據本書《凡例》規定,列入“存目”者,大致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其書有謬誤,應在提要中“附載其名,兼匡躍謬”;另一種是“尋常著述,末超羣流……並亦存其目。以備考核”的。《四庫全書》共收“著錄”書三千五百多種,“存目”書則多達六千八百多種,後者多於前者一倍。這些書,賴有“存目”的提要,才使讀者知其梗概,進而訪求原書。試想當年如果沒有這份“存目”提要,所存古籍將少去三分之二,鮮為人知,這將是一個多大的損失。就此而言,《四庫全書總目》在很大程度上彌補了這個缺陷。
《四庫全書》於乾隆三十六年(公元1771年)開編,四十六年(公元1781年)完成,是我國曆史上最大的一部叢書。其以“稽古右文”之名,行“寓禁於征”之實,致使編入叢書的只有3461種,79309卷,其餘被認為價值不大且無“違礙”的圖書未收入《四庫全書》,列為“存目”。而其他有“違礙”內容的書則遭到禁燬、篡改、刪節。

四庫全書總目評價

編輯
四庫全書總目 四庫全書總目
後人給予此書以高度評價,如“《四庫提要》成書較晚,介紹最詳細,對我的啓發幫助尤大,我感到從它那裏得到的教益,比學校中任何一位老師還多。”——陳垣《與青年朋友談治學》

四庫全書總目版本介紹

編輯

四庫全書總目古藏

  • 刻本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該書自乾隆三十八年(公元1773年)開始編修,至乾隆四十六年初稿完成,自此後方得廣泛流傳。該書主要版本有浙本系統和殿本系統兩種,至今還有人持浙翻刻殿本的錯誤觀點。
乾隆六十年十月,浙江布政使謝啓昆等刊竣《四庫全書總目》二百卷卷首一卷,底本是文瀾閣所藏的寫本一百二十五冊,是為《總目》第一刻,是為浙本。浙江刻本的底本,即「文瀾閣藏本」。文瀾閣《四庫全書》中的寫本《欽定四庫全書總目》一百二十五冊,析為四部,分置《四庫全書》經、史、子、集四部之首,其絹面顏色亦因庫書而異(經綠、史紅、子藍、集灰)。這些都明明白白記錄在嘉慶二十五年(公元1820年)杭州承辦鹽商吳恆聚等造《文瀾閣四庫全書書目清冊》之中,同時載錄的還有《欽定四庫全書考證》一百冊,亦分隸庫書經、史、子、集四部;《欽定四庫全書簡明目錄》八冊,置全書之首。三書皆寫本。《清冊》中沒有武英殿刊本或武英殿聚珍本之記載。
《四庫全書總目》二百卷,乾隆四十六年二月編撰完稿,四十七年七月修改定稿,擬繕寫正本四分,於文淵、文源、文津、文溯四閣陳設,並“請交武英殿刊刻頒行”。因有各館未成之書,尚須續纂提要,依類歸入,所以拖到乾隆五十一年曹文埴才奏請開始刊刻,並繕寫式樣。然因隨後查出李清等人有違禁書籍,《總目》又經覆查、修改等,直至乾隆六十年十一月始刊竣刷印裝潢陶湘編《故宮殿本書目》著錄為乾隆五十四年刻本不確),是為殿本。《四庫全書總目》殿本從基本完稿到武英殿刊刻完工,花了近十五年工夫。如上所述,這期間《總目》一直處於修訂、調整狀態。殿本與浙本同年刻成,而且浙本還早殿本一個月,所謂“浙本翻刻殿本”之説,純屬向壁虛造。
同治七年(1868),廣東又以浙本為底本翻刻,是為粵本。(以上參考崔富章《關於〈四庫全書總目〉的定名及其最早的刻本》,《文史》200402期)
三刻本中,以殿本最佳,以浙本流傳最廣。另外有湖州本、福建翻武英殿本、劉承幹《吳興叢書》本等。
1、中華書局影印浙刻本,1965年出版,16開精裝2冊。
2、台灣商務印書館影印武英殿本,1983年出版,16開精裝5冊。
3、民國十九年大東書局石印縮印殿本,中華書局1964年影印1冊。

四庫全書總目流通

  • 整理本
1、民國商務印書館萬有文庫句讀排印本。當時只進行了句讀,沒有加新式標點。
2、中華書局《欽定四庫全書總目(整理本)》。以武英殿本為底本,參校浙刻本和粵刻本。
3、海南出版社《四庫全書總目提要》。1999年出版,32開精裝1冊。
2015年底,市場上又出現了《四庫全書卷前提要四種》,對四庫的研究又進了一步。 [3] 
2019年,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四庫全書總目 經部》,共三冊。 [4] 

四庫全書總目研究

編輯
對《總目》的辨析考證研究,主要有胡玉縉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補正》、餘嘉錫四庫提要辨證》、崔富章《四庫提要補正》和李裕民四庫提要訂誤》。1997年,中華書局以殿本為底本,以浙、粵二本為參考本,吸取各家考證研究成果,出版《欽定四庫全書總目整理本》,是目前最佳的版本。

四庫全書總目比較

編輯
我們以粵本《四庫全書簡明目錄》(下稱(簡目》)與殿本《四庫全書總目》(下稱《總目》)作一些比較。
乾隆皇帝 乾隆皇帝
1.著錄數量不同:《簡目》不收存目提要,《總目》則包括“著錄”與“存目“兩大部分,而且《簡目》與《總目》二者著錄的數量不盡相同,其差異主要表現在以下兒個方面:第一,篇目歸類不同。如《皇清職貢圖》9卷,《簡目》入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總目》入地理類外記之屬;《古今説海》142卷,《簡目》入雜家類雜編之屬,《總目》入雜家類雜纂之屬;第二,計卷方法不同。附卷與缺卷的計卷方法不同,是產生差異的重要原因。第三,文字獄的影響。《四庫全書總目》初步完成之後,還發生過一次在複查中撤毀庫書 11 種的事件,即在乾隆五十二年(1787)發現了李清所著《諸史異同錄》和周亮工所著《讀畫錄》中有“語涉違礙”的地方,遂將二人著作收入四庫者九種 , 連同清代潘桂章的《國史考異》和吳其貞的《書畫記》一併撤毀。上述十一種書在遲出的《總目》中已完全不見痕跡,而在杭本《簡目》中並未刪除。第四,統計失誤,如小學類訓沽之屬,實為127卷,而《總目》誤計為122卷。 [5] 
2. 排序不同:《總目》與《簡目》在排序上多有不同,以文淵閣四庫全書為參照系,一般來説,《總目》與庫本排序大體相合。我們發現,《簡目》與浙、粵本《總目》在版本方面更為靠近,而與殿本《總目》 較為疏遠。 [5] 
3.書名不同:《總目》與《簡目》在書名著錄上不盡相同,如《總目》著錄《讀書記》、《翰墨志》、《源流至論》、《趙氏鐵網珊瑚》、《唐國史補》、《三國志文類》、《春秋集解》、《春秋集解》等書名,《簡目》分別著錄為《西山讀書記》、《思陵翰墨志》、《古今源流至論》、《鐵網珊瑚》、《國史補》、《三國文類》、《呂氏春秋集解》、《高氏春秋集解》。一般來説,《簡目》書名與庫書較為接近,而《總目》更多地使用省文。對待同名異書,《簡目》一般加區別字,而《總目》則未加區別。 [5] 
4.解題不同:《總目》四部之首,各冠以總序,撮述其源流正變,提綱挈領;各類之首亦冠以小序,詳述其分並改隸,以析條目。而《簡目》既無總序,亦無小序。《總目》於每書皆詳為訂辨,鉅細不遺。而《簡目》一般只撮其大旨,鮮有考訂。 [5] 
《總目》與《簡目》儘管有諸多不同,但最大的共同點是分類體系相同。過去,人們對《總目》的學術 價值肯定有餘,對《簡目》似乎估計不足。《總目》中存在的問題多有訂正,而《簡目》因其體例簡明,善於藏拙,相對而言比較精細,幾乎無瑕可指。 [5] 

四庫全書總目成因

編輯
1.安定的社會環境
修書期間,正當康乾盛世,天下無事,沒有戰爭的干擾。四庫館臣坐在書案之前,一坐就是10年,沒有後顧之憂。
2.統治者的重視
《四全書庫》從醖釀到修成,乾隆弘曆始終參預其事,並由他精心策劃。從徵書、選擇底本,到抄書、校書,乾隆弘曆都一一過問,親自安排。
3.雄厚的資金來源
《四庫全書》卷帙浩繁,所需經費難以數計,清廷一概包攬下來。
4.嚴密的組織系統
四庫全書館的最高職務是總裁和副總裁,多由郡王,大學士以及六部尚書侍郎兼任,負責總理館內一切事務,下設纂修處、繕書處和監造處。纂修處負責校理勘定全部書籍,併兼任繕書處繕寫書籍的分校工作;繕書處負責全書的繕寫及校勘事宜;監造處負責武英殿刊刻、印刷、裝訂、整理書籍事宜。四庫館臣總計360人,因故革職、身死除名、調用它任者,不在此數。
5.破格錄用人才
四庫全書館堪稱人才之寶庫,集中了大量優秀人才,其中不少人是破格錄用的,如邵晉涵、餘集、周永年戴震、楊昌霖等人,入館前不僅不是翰林,而且戴震、楊昌霖等連進士都不是,僅是舉人。人才雲集,為編纂《四庫全書》創造了更加有利的條件。

四庫全書總目編者簡介

編輯
紀昀(1724—1805),字曉嵐,又字春帆,直隸獻縣(今屬河北)人。乾隆十九年(1754)進士,由翰林官至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諡號文達。能詩及駢文,著有《閲微草堂筆記》《紀文達公遺集》等。
領銜纂修:永瑢,乾隆帝第六子,他在十七歲那年(1759),出繼叔祖慎靖郡王允禧,封貝勒。管理內務府、充《四庫全書》玉牒館總裁、監管欽天監事務。工詩擅畫,主要作品有《歲朝圖》《楓溪垂釣圖軸》。

四庫全書總目英文簡介

編輯
……Every work copyied into the SKQS was preceded by a long descriptive note which was written under the direction of the editor of the particular section in which the work was classified.Later,by order of the Emporor , these descriptive notes were gathered together and re-edited by Chi Yun ,and published, together with similiar notices concerning the works listed but not copied into the collection, in the this annotated bibliography ,as in the SKQS itself,the classics branch is divided into ten sections, the history branch into fifteen, the philosophers branch into fourteen,and the belles-lettres branch into five. At the beginning of each section of bibliography ther is a brief introduction , after which the works are listed chronologically, the titles of the works actually copied into the SKQS preceding those merely listed, each title followed by a descriptive note.
The notes give information concerning the number of chuan, the source of the copy made use of by the Ssu Ku editors, and the nature and style of the work;the wholeof,or a summary of the table of contents is included,examples of the work's strong and weak points are given, and finally there is a critical evaluation. A brief biographical sketch of the author is included in the first time a work written by him appears in the catalogue.These descriptive notes, although containing a few mistakes and occasionally showing prejudice,particularly against Ming writings,are very well written ,and on the whole ,show excellent judgement.Each was written by a specialist in the field in which it is classified, and all were finally edited and their style made uniform by one of the greatest scholars of the Chien Lung period. Even though the Ssu Ku Chuan Shu Tsung Mu has one serious defect in that it gives no information on different editions, no other annotated bibliography can be compared with it either in the number of works included or in the clarity and thoroughness of its descriptive notes. 10254 works, with a total of 171796 chuan(414 works not divided into chuan), are included in the catalogue……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