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范成大

編輯 鎖定
范成大(1126年6月26日-1193年10月1日 [1]  ),字至能 [2]  (《宋史》等誤作“致能” [3]  ),一字幼元,早年自號此山居士,晚號石湖居士。漢族,平江府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人。南宋名臣、文學家。
宋高宗紹興二十四年(1154年),范成大登進士第,累官禮部員外郎兼崇政殿説書乾道三年(1167年),出知處州乾道六年(1170年),作為泛使出使金國,索求北宋諸帝陵寢之地,並爭求改定受書之儀,不辱使命而還。乾道七年(1171年),自中書舍人出知靜江府。淳熙二年(1175年),調任敷文閣待制、四川制置使淳熙五年(1178年),升任參知政事,此後相繼知明州建康府,頗著政績。晚年退居石湖,並加資政殿大學士。紹熙四年(1193年),范成大逝世,年六十八。累贈少師、崇國公,諡號“文穆” [4-5]  ,後世遂稱其為“範文穆”。
范成大素有文名,尤工於詩。他從江西派入手,後學習中、晚唐詩,繼承白居易王建張籍等詩人新樂府的現實主義精神,終於自成一家。風格平易淺顯、清新嫵媚。詩題材廣泛,以反映農村社會生活內容的作品成就最高。與楊萬里陸游尤袤合稱南宋“中興四大詩人”(又稱南宋四大家 [6]  )。其作品在南宋時已產生了顯著的影響,到清初影響更大,有“家劍南而户石湖”的説法。今有《石湖集》《攬轡錄》《吳船錄》《吳郡志》《桂海虞衡志》等著作傳世。
本    名
范成大
別    名
範明州
範參政
範資政
範文穆
至能,一作幼元
此山居士,石湖居士
所處時代
南宋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平江府吳縣
出生日期
1126年6月26日
逝世日期
1193年10月1日
主要作品
《石湖集》《攬轡錄》《吳船錄》《吳郡志》《桂海虞衡志》等
主要成就
南宋中興四大詩人之一
官    職
參知政事,四川制置使資政殿大學士
封    爵
吳縣開國男→吳郡公→崇國公(贈)
諡    號
文穆
追    贈
少師

范成大人物生平

編輯

范成大早年仕途

範文穆像 範文穆像 [7]
范成大於宋欽宗靖康元年六月初四(1126年6月26日)生於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他幼年聰慧,十二歲時便遍讀經史,十四歲時開始創作詩文。 [8] 
紹興十二年(1142年),宋高宗生母韋氏(顯仁皇后)從金國回朝,范成大應試獻賦頌,名列前茅。 [8] 
紹興十四年(1144年),在崑山堅嚴資福禪寺讀書,十年不出。曾取唐人“只在此山中”句,自號此山居士。 [8-9] 
紹興二十四年(1154年),范成大登進士第。 [10] 
紹興二十六年(1156年),除任徽州司户參軍,於此年春季抵任。 [8] 
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前往臨安,監管太平惠民和劑局 [11] 
隆興元年(1163年)四月,范成大任編類高宗聖政所檢討官,兼敕令所。 [8]  [12] 
隆興二年(1164年)二月,除任樞密院編修官。十二月,任秘書省正字 [8]  [13] 
乾道元年(1165年)三月,范成大被改授為校書郎。六月,兼國史院編修官。十一月,調任著作佐郎 [8]  次年二月,任尚書吏部員外郎。三月,被人誣陷逾越等級,遭罷職,旋即領宮祠官。 [8]  [14] 
乾道三年(1167年)十二月,范成大被朝廷起用,出知處州 [15]  次年五月,入宮陛對,向宋孝宗“論力之所及者三”,分別為日力、國力、人力,他認為這三力如今都被不急之務空耗,孝宗予以嘉納。七月,赴處州任,至八月抵達。范成大為處州創設義役。其法規定:民以都保為單位,據役户多少和職役情況,各家按貧富輸錢買田稱義田,以所收田穀助當役者,民户按次序輪流亢役。義役既行,公私都稱便。 [16] 
乾道五年(1169年)五月,朝廷召范成大為禮部員外郎崇政殿説書,兼國史院編修官、實錄院檢討官。乾道(1165年-1173年)年間,規定以絹統計贓物數量,估價低而定罪重,范成大上奏説:“承平之時絹每匹不到一千錢,而估的價超過幾倍。紹興初年絹價遞增了五分,價錢有三千足夠了。如今絹實在貴,應當比當時的價格翻一倍。”孝宗吃驚地説:“這是使百姓陷入困境的法令條文。”於是絹價增為四千,而刑罰減輕了。 [17]  十二月,任起居舍人侍講,仍兼實錄院檢討官。 [8] 

范成大使不辱命

宋廷在與金國簽訂隆興和議時,忘了議定接受國書的禮儀,孝宗曾為此感到後悔。乾道六年(1170年)五月,孝宗任命范成大為起居郎、代理資政殿大學士、左太中大夫、醴泉觀使兼侍讀,封丹陽郡開國公,充任祈請國信使,向金國索求北宋諸帝陵寢之地,並請更定受書之儀。范成大因所奉國書僅提及陵寢事,請一併寫入受書一事,孝宗不許。臨行前,孝宗對范成大説:“朕不敗盟發兵,何至害卿!齧雪餐氊,理或有之。”左相陳俊卿因力主暫緩遣使而離任,吏部侍郎陳良祐因諫阻派遣泛使一事而被貶居筠州(今江西高安),大臣李燾畏懼而不敢受命出使。在此情況下,范成大慨然而行。當時金國負責迎接范成大的使者仰慕其名聲,效仿他在頭上戴巾幘,以示崇敬。 [18] 
到燕山後,范成大秘密地草擬奏章,具體論述受書儀式,把它放入懷中。范成大首次呈進國書,言詞慷慨,金國君臣正認真傾聽時,范成大忽然上奏道:“兩朝已經結為叔侄關係,而受書禮儀沒有確定,我這裏有奏章。”於是把插在腰上的手板拿出。金世宗大吃一驚,説:“這難道是獻書的地方?”金朝羣臣用手板打范成大,要他起來,范成大跪立不動,一定要把奏章送上。不久,回到住所,完顏雍派伴使宣旨聽候處理。范成大跪着,堅持要獻上奏章,金國朝臣議論紛紛,太子甚至想殺死范成大,經越王阻止才作罷。最終,范成大得以保全氣節而歸。 [19] 
同年九月,范成大返宋。金世宗復書拒宋所請,只許南宋方面奉遷陵寢,同意歸還宋欽宗梓宮。范成大回國後,寫成使金日記《攬轡錄》。 [19] 

范成大南宅交廣

范成大蘇州石刻像 范成大蘇州石刻像 [20]
范成大歸國後,被任命為中書舍人。最初,孝宗親筆抄寫東漢崔寔的《政論》賜給輔臣,范成大上奏認為:“御筆書《政論》,本意在於嚴格法紀,整頓積弊。而近日大理寺議定刑罰,順次加重一級,這不是以嚴刑換取太平,而是殘酷。”孝宗稱讚他的建議為“知言(明智的話)”。寵臣張説被任命為籤書樞密院事,范成大起草制書,扣留命令七天不下達,又上疏勸告,最終阻止了任命,但他也因此遭外調。 [21] 
乾道七年(1171年),范成大以集英殿修撰出知靜江府(今廣西桂林)兼廣西經略安撫使,此即為“南宅交廣”之行。 [22] 
乾道八年(1172年)臘月七日,范成大從家鄉吳郡(今江蘇蘇州)出發,南經湖州、餘杭,至富陽而入富春江,隨後經桐廬、蘭溪入衢江,又經信州(今江西上饒)、貴溪、餘干而到南昌,再入贛江。
乾道九年(1173年)元月十二日,范成大至臨江軍(今江西樟樹),十四日遊薌林和盤園,給范成大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幾棵大梅、古梅,晚年隱居石湖後,他就全力經營石湖的範村,“以其地三分之一與梅”,並專門著有《梅譜》一卷。范成大後即入贛江支流袁水,過袁州(宜春)、萍鄉進入湖南境內。泛湘江南下,至衡山,並陸行經永州、全州。三月十日,范成大入桂林。此次水陸路程共三千里,歷時三月,著遊記一卷,取韓愈詠桂林的“遠勝登仙去,飛鸞不暇驂”詩意,取名為《驂鸞錄》。
當時,廣西貧乏,專靠鹽利,漕臣又把鹽利全部取走,於是所屬縣邑有增加鹽價抑配賣給百姓的弊病,趙昚下詔恢復鈔鹽,漕司拘留鈔錢平均分給所屬各部,但錢沒按時到。范成大到廣西后,説:“有比這更至關重要的利害嗎?”上疏趙昚説:“可以強制減去漕司強取的數目,以給各郡縣使之寬裕,那麼科賣抑配可以被禁止。”趙昚採納了他的意見。幾年後,廣州鹽商上書,乞求恢復客商販鹽,宰相同意他們的意見,拿出大量的銀錢幫助他們。人們多認為不好,這個意見發給有關部門討論,最終沒能改變范成大的方法。舊法規定政府所買之馬以四尺三寸為限度,趙昚下詔加到四寸以上,范成大説互市四十年,不應該突然改變。 [22] 

范成大西入巴蜀

淳熙二年(1175年),范成大受任為敷文閣待制、四川制置使、知成都府,途中他上疏説:“吐蕃、青羌兩次侵犯黎州,而奴兒結、蕃列等尤其狡黠,輕視中國。臣應當教練將兵,外修堡寨,還要講明訓練團結的方法,使人人能夠作戰,這三方面沒有錢不行。”孝宗賜給度牒錢四十萬。范成大還未就任,其四川制置使之官便被改為管內(成都路)制置使。 [23] 
范成大就職後,認為黎州為西南邊境要地,應該增補能戰士卒五千人,並請設置路分都監;在吐蕃入侵的十八條路線上,均修築柵欄,分別派兵戍守。奴兒結侵入安靜寨,派飛山軍一千人前往阻擊,估計他們三天就會逃跑,後果如所料。白水砦守將王文才私娶蠻族之女,常常帶人攻打邊境,范成大以重賞使蠻人互相猜忌,不久,王文才被俘獲送到治所,范成大立即將其斬殺。蜀北邊境過去有義士三萬,是本地的民兵,被監司、郡守私自役使,都統司又讓他們與大軍輪流戍邊,范成大極力將此事阻攔。蜀地名士孫松壽、樊漢廣都不願出來做官,范成大表彰他們的氣節。凡是可用的人才,范成大全部招到幕下,用其所長,不拘於小節,其優秀突出的上書推薦,往往揚名於朝廷,位至二府 [23] 
范成大在四川,與詩人陸游以文會友,漸成莫逆之交 [24] 
淳熙四年(1177年),范成大離任,五月底從成都萬里橋出發,十月進入吳郡盤門。此行沿岷江入長江,然後一路過三峽,經湖北、江西入江蘇,從鎮江轉常州、蘇州。留遊記二卷,取杜甫“門泊東吳萬里船”意命名為《吳船錄》。

范成大東薄鄧海

范成大塑像 范成大塑像
淳熙四年(1177年)春,范成大卧病,請求奉祠。五月二十九日,離開成都。十月,返回臨安召對趙昚命他權任禮部尚書 [8] 
淳熙五年(1178年)正月,以禮部尚書貢舉。四月,以中大夫拜官參知政事兼權監修《國史》、《日曆》。六月,遭諫官彈劾罷免,奉命主管祠觀。 [8] 
淳熙七年(1180年),范成大被起知明州,兼沿海制置使 [25]  。他奏請罷除進獻海物及前任趙愷移用的數萬錢,以寬簡民力。獲朝廷允准。 [8]  [26] 
淳熙八年(1181年)二月,孝宗因范成大“治郡有勞”,任命其為端明殿學士。三月,改知建康府(今江蘇南京)。四月,范成大到任。在建康任上,他上奏調軍隊儲蓄的二十萬米以賑饑民,並請減去租米五萬石。 [8]  [27] 
淳熙九年(1182年)八月,因范成大應對旱災、賑濟饑民有功,朝廷“轉其一官”以獎賞。十一月,特授太中大夫 [8]  水盜徐五暗中興事,號稱“靜江大將軍”,范成大將其抓獲誅殺。 [28] 
淳熙十年(1183年),范成大除奏請開倉賑濟饑民外,還下令境內驅捕飛蝗。因苦於風眩,從夏至秋,五次請求致仕,於同年八月被任命為資政殿學士,再次提舉臨安府洞霄宮 [8]  [29] 

范成大退隱閒逸

范成大致仕後,在石湖度過了長達十年較為閒適而優裕的晚年生活,於淳熙十三年(1186年)寫下了最後的名作《四時田園雜興六十首》 [8]  ,並於紹熙三年(1192年)左右為家鄉撰寫了《吳郡志》。
淳熙十五年(1188年)十一月,孝宗起用范成大知福州。范成大多次請辭,均未獲允,只得入朝召對,獲孝宗慰勞,並賜丹砂及手書蘇軾詩兩首,太子趙惇(即後來的宋光宗)也賜“壽櫟堂”三大字。 [8]  其後又於延和殿論事。 [8] 
淳熙十六年(1189年),赴福州任,行至婺州(今浙江金華),稱病堅請奉祠,獲朝廷允准。其後向新即位的光宗上陳“當世要務”。同年,封吳郡開國侯。 [8] 
紹熙三年(1192年),朝廷加范成大為資政殿大學士,起知太平州。范成大多次請辭未獲準,只得於五月就任。六月,因次女逝世,范成大因而辭官回鄉。 [8]  [30] 
紹熙四年(1193年),范成大於病中自編的詩文全集完成,命其子範莘向楊萬里求《》。秋季,范成大病重,上疏請求致仕。九月五日(10月1日 [1]  ),范成大逝世,享年六十八歲。 [31]  朝命特贈五官。十二月十三日,歸葬吳縣至德鄉上沙的赤山旁。 [8]  [8]  後累贈少師、崇國公,諡號“文穆” [4] 

范成大主要影響

編輯

范成大政治

范成大數次出任地方官員,從州守至制置使。他在職責範圍內,興利除弊,不遺餘力 [8] 
  • 處州(今浙江麗水)時,創義役、復堤堰、興水利、建橋樑。 [8] 
  • 知靜江府(廣西桂林)時,釐鹽政、獎士類修古蹟。 [8] 
  • 任四川制置使(後改管內製置使)時,減酒税、罷科糴、練將士、修堡寨、蠲租賦、薦人才。 [8] 
  • 明州(今浙江寧波)時,蠲積欠、罷進奉。 [8] 
  • 知建康(今江蘇南京)時,舉荒政、賑饑民、捐税斂、開軍倉以濟貧乏,移餘財以代秋租。 [8] 
范成大的這些為政舉措,對減輕地方負擔、改善百姓生活、促進農業生產、安定社會秩序,都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 [8] 

范成大文學

主詞條:中興四大詩人
范成大 范成大
范成大素有文名,尤工於詩,與楊萬里陸游尤袤合稱南宋“中興四大詩人”,又稱南宋四大家 [6]  。他早年一度深受江西派的影響,現存的一些早期作品中,可以看到不少語言澀滯、堆垛典故的現象,和一些似禪非禪、似儒非儒的議論。不過,范成大在學江西詩風的同時,比較廣泛地汲取了中晚唐詩歌的風格與技巧,繼承了白居易王建張籍等詩人新樂府的現實主義精神,如《樂神曲》等四首,便明言“效王建”,他在博採眾長的基礎上突破了江西詩風的籠罩。尤其許多近體詩,委婉清麗中帶有峻拔之氣,有他自己的特點。其詩風格輕巧,但好用僻典、佛典。
范成大曾長年在各地任地方官,周知四方風土人情,詩中反映的生活面比較廣闊。例如他描寫民生疾苦的詩,繼承了唐代杜甫及元、白、張、王新題樂府的傳統,且以寫法新穎生動而別具一格,像《後催租行》中借老農之口所説的“去年衣盡到家口,大女臨歧兩分手。今年次女已行媒,亦復驅將換千鬥。室中更有第三女,明年不怕催租苦!”語氣冷雋,但批判現實的力度並不亞於白居易詩的大聲疾呼。 [32] 
范成大詩中價值最高的是使金紀行詩田園詩 [32]  他在使金途中所寫的七十二首絕句,把自己在淪陷區的見聞感觸一一記之於詩,主要內容是描寫淪陷區山河破碎的景象,中原人民遭受蹂躪、盼望光復的情形,憑弔古代愛國志士的遺蹟以表示自己誓死報國的決心。如《青遠店》《州橋》《雙廟》等,反映了北方人民的痛苦生活和他們的民族感情。南宋詩人描寫中原的詩大多是出於想象,而范成大卻親臨其境,所以感觸格外深刻,描寫格外真切,在當時的愛國主題詩歌中獨樹一幟。 [32] 
范成大退隱石湖的十年中,寫了許多田園詩,其中以《四時田園雜興》最為著名。這組詩共60首七言絕句,每12首為一組,分詠春日、晚春、夏日、秋日和冬日的田園生活。在古代詩歌史上,田園詩事實上大多是士大夫自抒隱逸情抒情詩,如王維、孟浩然詩中的田園風光都是作為詩人靜謐心境的外化而出現的。除了少數陶詩以外,古代田園詩中對田園生活最重要的內容--農事反而是忽略不顧的,偶爾出現的樵夫、農人也往往被賦予隱士的性格。至於農村生活的主人公農民的勞作生活及其種種疾苦,唐代詩人如元稹張籍等往往把此類內容寫進《農家詞》《田家詞》一類樂府詩中。這些詩中沒有田園風光的描寫,在習慣上也不被看作田園詩。范成大創造性地把上述兩個傳統合為一體,全面、真切地描寫了農村生活的各種細節。范成大成功地實現了對傳統題材的改造,使田園詩成為名副其實的反映農村生活之詩。錢鍾書在《宋詩選注》中謂之“也算得中國古代田園詩的集大成”。這類詩在南宋末期產生極大影響。 [32] 
顧曾平繪范成大圖像 顧曾平繪范成大圖像 [33]
范成大還寫了一些反映人民悲苦生活的小詩,如《夜坐有感》《詠河市歌者》《雪中聞牆外鬻魚菜者,求售之聲甚苦,有感三絕》等。范成大詩的語言自然清新,風格温潤委婉,只有少數作品風格峭拔。范成大詩的藝術成就很高,然而其詩風的個性不夠鮮明。 [32] 
范成大的文賦在當時也享有盛名。詞作情長意深,前期作品與秦觀相近,後期作品則近於蘇軾。他也寫了一些應酬唱和、山川行旅、嘆老嗟悲以至講論佛典禪理之作。
楊萬里對范成大頗為推崇,他在《石湖居士詩集序》中説:“公風神英邁,意氣傾倒,拔新領異之談,登峯造極之理,蕭然如晉宋間人物。公訓誥具兩漢之爾雅賦篇杜牧之刻深,騷詞得楚人之幽婉,序山水則柳子厚(柳宗元),傳任俠則太史遷(司馬遷)。至於大篇決流,短章斂芒,縟而不釀,縮而不僒,清新無麗,奄有鮑、謝(鮑照謝朓);奔逸雋偉,窮追太白(李白)。求其隻字之陳陳,一倡之嗚嗚,而不可得也。今海內詩人,不過三四,而公皆過之,無不及者。予於詩,豈敢以千里畏人者,而於公獨斂袵焉!” [34] 
近人錢基博稱范成大詩“異陸游之圓潤,同萬里之清迥”,且“風趣幽雋,音節清脆。大抵得筆之峭秀於西江,得味之幽雋於晚唐,味幽而格瘦”。《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也稱他:“初年吟詠,實沿溯中唐以下……自安新安掾以後,骨力乃以漸而遒;蓋追溯蘇黃遺法,而約以婉峭,自為一家”。但錢基博認為此言“似矣而未盡”,於是又細論范成大、陸游、楊萬里三人道:“其實得山谷(黃庭堅)之遒煉,而不為捃摭;遜東坡(蘇軾)之豪放,而約以婉峭;異陸游之熟易,而同其清新;有萬里之幽瘦,而避其俗俚。萬里善用其長,肆意有作;成大則避所短,斂手勿犯。陸游語多樂易;萬里、成大意含悵惘。皆出入江西,而欲有所變以自名家者也。” [6] 
范成大的作品在南宋時期即產生了顯著的影響,明人蔣一葵稱“乾、淳間,詩人稱誠齋、範石湖及陸放翁為巨擘” [35]  ,到清初,其作品影響更大,當時流傳着“家劍南而户石湖”(“劍南”指陸游《劍南詩稿》)的説法。

范成大書法

范成大善書。其書法清新俊秀,典雅俊潤,只可惜他為詩名所掩,書名不彰。明陶宗儀書史會要》謂范成大“字宗黃庭堅米芾,雖韻勝不逮,而遒勁可觀”。范成大的書法曾受他母親的影響,他的母親蔡夫人,是北宋四大書家之一蔡襄的孫女。 [36] 
范成大傳世墨跡,以尺牘簡札居多。他在成都與陸游飲酒賦詩,落紙墨尚未燥,士女已萬人傳誦,被之樂府絃歌,題寫素屏團扇,可惜這些墨跡都未傳下來。現今所能見到的范成大手跡,以他五十四歲所書《明州贈佛照禪師詩碑》為第一,此碑早佚,但有宋拓本藏於日本東福寺。范成大現存的手跡還有《茲荷紀念札》、《垂海札》、《荔酥沙魚札》等,他的行書《田園雜興卷》也常為人們所樂道。明代王世貞在《弇州山人稿》中説:范成大“歸隱石湖時作即詩。無論竹枝、鷓鴣、家言,已曲盡吳中農囿故事矣!書法出入眉山(蘇軾)、豫章(黃庭堅),間有米顛(米芾)筆,圓熟遒麗,生意鬱然,真是二絕。”董史在《皇宋書錄》稱其:“(范成大)近世以能書稱”、“字宗山谷、米老,韻勝不逮而遒勁可觀。”
范成大《雪晴帖》 范成大《雪晴帖》
范成大《急下帖》 范成大《急下帖》
范成大《中流一壺帖》 范成大《中流一壺帖》
范成大《垂誨帖》 范成大《垂誨帖》
范成大《西塞漁社圖卷跋》 范成大《西塞漁社圖卷跋》

范成大歷史評價

編輯
趙昚:①卿氣宇不羣。 [37]  ②卿南至桂廣,北使幽燕,西入巴蜀,東薄鄧海,可謂賢勞,宜其多疾。 [8] 
趙惇:卿以文章德行,師表縉紳,受知聖父,致位丞弼,均佚方面,乃心王室,於天下事,講之熟矣。 [38] 
范成大 范成大
楊萬里:①知政幾二十人,求天下之所謂正臣,如公才一二輩。 [39]  ②初公以文學材氣受知壽皇,自致大用,至杖漢節、使強敵,即其庭伏穹廬,不肯起,袖出私書切責之,君臣大驚,有自階闥之嬖竊位樞臣者,其勢方震赫,公沮之,竟不奉詔而去,其所立又有不凡者矣,若夫劌心於山水風月之場,雕龍於言語文章之囿,此吾輩羈窮酸寒,無聊不平之音也,公何必能此哉。 [34] 
陸游:①及公之至(成都)也,定規模,信命令,施利惠農,選將治兵,未數月,聲震四境,歲復大登幕府,益無事,公時從其屬及四方之賓客飲酒賦詩,公素以詩名一代,故落紙墨未及燥,士女萬人己更傳誦,被之樂府歌,或題寫素屏團扇,更相贈遺,蓋自蜀置帥守以來未有也。 [40]  ②屢出專戎閫,遄歸上政途。勳勞光竹帛,風采震羌胡。籤帙新藏富,園林勝事殊。知公仙去日,遺恨一毫無。孤拙知心少,平生僅數公。凋零遂無幾,遲暮與誰同!瓊樹世塵外,神山雲海中。夢魂寧復接,慟哭向西風。 [41] 
姜夔:身退詩仍健,官高病已侵。江山平日眠,花鳥暮年心。九轉終無助,三高竟欲尋。尚留巾墊角,胡虜有知音。未作龍蛇夢,驚聞露電身。百年無此老,千首屬何人。安得公長健,那知事轉新。酸風憂國淚,高冢卧麒麟。未定情鍾痛,何堪更悼亡。遺書知伏枕,來吊只空堂。雪裏評詩句,梅邊按樂章。沉思酒杯落,天闊意茫茫。 [42] 
崔敦禮:包羅百氏,磅礴九流。以輝煌汗漫之作而執耳文盟,以博大高明之資而盱衡士類。
葉茵:千古湖山人物,萬年翰墨文章。 [43] 
張鎡:事業文章兩足尊,南北東西曾遍歷。
龔明之:範公文章政事,震耀一世。
黃震:公喜佛老,善文章。蹤跡遍天下,審知四方風俗,所至登覽嘯詠,為世歆羨,往往似東坡(蘇軾)。
脱脱:成大致書北庭,幾於見殺,卒不辱命。俱有古大臣風烈,孔子所謂‘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者歟? [44] 
王鏊:昔在有宋,吾蘇入參大政者,有兩範公(范仲淹、范成大)。文正公當仁宗朝,開天章閣求治,更張庶治,將大有為焉。未一年,以小人不悦罷。文穆當孝宗朝,在政府兩月,未及有焉,以言者罷。前宋之治,莫盛仁宗;南渡後,莫盛孝宗,皆鋭意太平。二公皆以身許國,可謂千載之遇,而皆不能少其志。嗚呼,道之難行其已久矣!忠良不可容於時,自昔然矣!文正子孫,今在吳中最盛,所謂歲寒堂者,有司春秋享祀不絕;而文穆之後無聞焉。文正為宋人物第一流,文穆其流亞歟。觀其使金受書之儀,舉朝皆悚,有蘇子卿(蘇武)齧雪之操;繳還閣門張説詞頭,有陽城裂麻之忠;奏罷明洲海物之獻,蓋與孔戡之政同;其在成都,演武修文,獎用名節,間與陸務觀(陸游)諸人賡唱,流風餘韻,漸被岷峨;而吳中民風士俗,人情物態,盡悉備見其時。 [45] 
王夫之:至若周必大王十朋、范成大、楊萬里之流,亦錚錚表見,則抑文雅雍容,足以緣飾治平而止。 [46] 
石韞玉:達於政體,使不辱命。晚歸石湖,怡神養性。
蔡東藩:范成大、趙雄一再至金,祈請陵寢,及改受書禮,終無成效,反滋敵笑。 [47] 

范成大主要作品

編輯
范成大著有《石湖大全集》一百三十卷,今已佚失部分。另有《石湖詩集》《石湖詞》《桂海虞衡志》《攬轡錄》《驂鸞錄》《吳船錄》《吳郡志》等著作傳世。清沈欽韓有《範石湖詩集註》。《全宋詩》亦錄有其詩。 [48] 

范成大人際關係

編輯
輩分
關係
姓名
簡介
家世
曾祖父
範澤
太子少保 [49] 
曾祖母
夏氏
封昌元郡夫人 [49] 
祖父
範師尹
太子少傅 [50] 
祖母
陸氏
封鹹安郡夫人。 [50] 
蔣氏
封咸寧郡夫人。 [50] 
父親
範雩
官至左奉議郎秘書郎,贈少師 [51] 
母親
蔡氏
蔡襄孫女、文彥博外孫女,封秦國夫人 [51] 
——
妻子
魏氏
承直郎魏信臣之女,封義和郡夫人。 [52] 
子輩
長子
範莘
官至承務郎 [53] 
次子
範茲
官至承奉郎 [53] 
長女
範氏
嫁從事郎張蒙。 [53] 
次女
範氏
孺人 [53] 

范成大人物爭議

編輯
范成大的表字,南宋人周必大所作《範公成大神道碑》作“至能” [2]  ,元人所編《宋史·范成大傳》則作“致能” [3]  。清人陸耀遹曾據范成大留在桂林的部分題名石刻中自稱“至能”判定《宋史》記載有誤 [54]  。當代學者於北山所著《范成大年譜》亦採信“至能” [8] 
據學者方健考證,“至能”作為范成大的表字,不僅出現在《神道碑銘》,還有如下佐證:(1)與范成大時代相仿的部分南宋人的記述中為“至能”;(2)其他南宋文人在與范成大的詩文唱酬中使用“至能”,如胡銓《送範至能使金序》;(3)《永樂大典》中提及范成大的文集有《範石湖至能集》,同樣使用“至能”字樣;(4)范成大同輩兄弟的字為“至X”(如“至先”、“至忠”等)而非“致X”;(5)范成大在今江蘇、浙江和廣西桂林留下的若干題名石刻,均作“至能”。此外,方健指出,南宋也有部分記載稱為“致能”,但記載者的時代大多晚於范成大,“致能”雖被採入《宋史》、並得到當代論著的大量使用,但並不可靠。據此,范成大的表字當為“至能”而非“致能”。 [55] 

范成大後世紀念

編輯

范成大詩詞

陸游《範參政輓詞》 [43] 
周郔《三高亭懷範石湖》 [43] 
毛珝《石湖》 [43] 
葉茵《石湖》 [43] 
方回《至節前一日六首》(第六) [43] 
陸文圭《石湖留題三絕》 [43] 

范成大紀念祠

範文穆公祠 範文穆公祠
范成大祠位於江蘇省蘇州市郊石湖行春橋畔的茶磨嶼下,始建於明正德十四年(1520年),正式落成於正德十五年(1521年),由監察御史盧雍為紀念范成大而建。祠背山面湖,風光絕勝。原有宋孝宗御書“石湖”御碑,田園詩碑,范成大像為三大鎮祠之寶。現僅存明代摹刻的范成大手書六十首《四時田園雜興》詩碑七塊。範公祠又稱石湖書院,為明代唐寅文徵明沈周等文人才子讀書作畫之地。1963年被列為蘇州市文物保護單位

范成大史料索引

編輯
《平園續稿·卷二十二·資政殿大學士贈銀青光祿大夫範公成大神道碑》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 [44] 
堯山堂外紀·卷六十·宋》 [35] 
宋史新編·卷一百四十三·列傳八十五》
參考資料
  • 1.    《資政殿大學士贈銀青光祿大夫範公成大神道碑》:四年九月,公疾病...而公以是月五日薨。
  • 2.    《資政殿大學士贈銀青光祿大夫範公成大神道碑》:公諱成大,字至能。
  • 3.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范成大,字致能,吳郡人。
  • 4.    《諡法考》曰:經緯天地曰文。 道德博聞曰文。學勤好問曰文。慈惠愛民曰文。愍民惠禮曰文。賜民爵位曰文;佈德執義曰穆。中情見貌曰穆。
  • 5.    張撝之、沈起煒、劉德重.《中國曆代人名大辭典》: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
  • 6.    《中國文學史·第四編·近古文學·第四章》  .文學史系列書籍合集[引用日期2016-06-24]
  • 7.    範文穆像取自清代顧沅輯,道光九年刻本《吳郡名賢圖傳贊》,孔繼堯繪。
  • 8.    於北山.《范成大年譜》.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
  • 9.    《梅花草堂筆談·卷二》:範文穆公成大,崑山人也,讀書邑之薦嚴寺,十年不出,嘗取唐人“只在此山中”句,自號此山居士。
  • 10.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紹興二十四年,擢進士第。授户曹,監和劑局。
  • 11.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授户曹,監和劑局。
  • 12.    《資政殿大學士贈銀青光祿大夫範公成大神道碑》:隆興元年四月,以公為檢討官兼敕令所。
  • 13.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隆興元(二)年,遷正字。
  • 14.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累遷著作佐郎,除吏部郎官。言者論其超躐,罷,奉祠。
  • 15.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起知處州。
  • 16.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陛對,論力之所及者三,曰日力,曰國力,曰人力,今盡以虛文耗之,上嘉納。處民以爭役囂訟,成大為創義役,隨家貧富輸金買田,助當役者,甲乙輪第至二十年,民便之。其後入奏,言及此,詔頒其法於諸路。處多山田,梁天監中,詹、南二司馬作通濟堰在松陽、遂昌之間,激溪水四十里,溉田二十萬畝。堰歲久壞,成大訪故跡,疊石築防,置堤閘四十九所,立水則,上中下溉灌有序,民食其利。除禮部員外郎兼崇政殿説書。
  • 17.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乾道《令》以絹計髒,估價輕而論罪重,成大奏:“承平時絹匹不及千錢,而估價過倍。紹興初年遞增五分,為錢三千足。今絹實貴,當倍時直。”上驚曰:“是陷民深文。”遂增為四千,而刑輕矣。
  • 18.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隆興再講和,失定受書之禮,上嘗悔之。遷成大起居郎,假資政殿大學士,充金祈請國信使。國書專求陵寢,蓋泛使也。上面諭受書事,成大乞並載書中,不從。金迎使者慕成大名,至求巾幘效之。
  • 19.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至燕山,密草奏,具言受書式,懷之入。初進國書,詞氣慷慨,金君臣方傾聽,成大忽奏曰:“兩朝既為叔侄,而受書禮未稱,臣有疏。”搢笏出之。金主大駭,曰:“此豈獻書處耶?”左右以笏標起之,成大屹不動,必欲書達。既而歸館所,金主遣伴使宣旨取奏。成大之未起也,金庭紛然,太子欲殺成大,越王止之,竟得全節而歸。
  • 20.    范成大蘇州石刻像刻於1827(清道光七年),清孔繼堯繪,石藴玉正書贊,譚松坡鐫,為《滄浪亭五百名賢像》之一。
  • 21.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除中書舍人。初,上書崔寔《政論》賜輔臣,成大奏曰:“御書《政論》,意在飭綱紀,振積敝。而近日大理議刑,遞加一等,此非以嚴致平,乃酷也。”上稱為知言。張説除籤書樞密院事,成大當制,留詞頭七日不下,又上疏言之,説命竟寢。
  • 22.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知靜江府。廣西窘匱,專藉鹽利,漕臣盡取之,於是屬邑有增價抑配之敝,詔復行鈔鹽,漕司拘鈔錢均給所部,而錢不時至。成大入境,曰:“利害有大於此乎?”奏疏謂:“能裁抑漕司強取之數,以寬郡縣,則科抑可禁。”上從之。數年,廣州鹽商上書,乞復令客販,宰相可其説,大出銀錢助之。人多以為非,下有司議,卒不易成大説。舊法馬以四尺三寸為限,詔加至四寸以上,成大謂互市四十年,不宜驟改。
  • 23.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除敷文閣待制、四川制置使,疏言:“吐蕃、青羌兩犯黎州,而奴兒結、蕃列等尤桀黠,輕視中國。臣當教閲將兵,外修堡砦,仍講明教閲團結之法,使人自為戰,三者非財不可。”上賜度牒錢四十萬緡。成大謂西南諸邊,黎為要地,增戰兵五千,奏置路分都監。吐蕃入寇之路十有八,悉築柵分戍。奴兒結擾安靜砦,發飛山軍千人赴之,料其三日必遁,已而果然。白水砦將王文才私娶蠻女,常導之寇邊,成大重賞檄羣蠻使相疑貳,俄禽文才以獻,即斬之。蜀北邊舊有義士三萬,本民兵也,監司、郡守雜役之,都統司又俾與大軍更戍,成大力言其不可,詔遵舊法。蜀知名士孫松壽年六十餘,樊漢廣甫五十九,皆掛冠不仕,表其節,詔召之,皆不起,蜀士由是歸心。凡人才可用者,悉致幕下,用所長,不拘小節,其傑然者露章薦之,往往顯於朝,位至二府。
  • 24.    陸游《醉題》:裘馬清狂錦水濱,最繁華地作閒人。金壺投箭消長日,翠袖傳杯領好春。
  • 25.    王學軍,《辨誤十則》,南京大學文學院
  • 26.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召對,除權吏部尚書,拜參知政事。兩月,為言者所論,奉祠。起知明州,奏罷海物之獻。
  • 27.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除端明殿學士,尋帥金陵。會歲旱,奏移軍儲米二十萬振饑民,減租米五萬。
  • 28.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水賊徐五竊發,號“靜江大將軍”,捕而戮之。
  • 29.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以病請閒,進資政殿學士,再領洞霄宮。
  • 30.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紹熙三年,加大學士。
  • 31.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四年薨。
  • 32.    袁行霈、莫礪鋒、黃天驥 .中國文學史(第二版 第三卷)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9-08-01 :第五編
  • 33.    王稼句 撰文,顧曾平 繪圖.吳中人物圖傳.南京:鳳凰出版社,2015-06:47
  • 34.    南宋·楊萬里·《誠齋集·卷八十二》
  • 35.    《堯山堂外紀·卷六十·宋》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9-05]
  • 36.    八幅珍稀藏品畫齊抵羊城 宋畫鑑定需百家爭鳴?   .中國新聞網[引用日期2016-06-14]
  • 37.    《續資治通鑑·卷第一百四十一·宋紀一百四十一》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02-28]
  • 38.    徐自明·《宋宰輔編年錄·卷十八》
  • 39.    南宋·楊萬里·《誠齋集·卷五十二》
  • 40.    《欽定四庫全書·石湖詩集·原序》
  • 41.    詩·陸游詩選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5-02-27]
  • 42.    詩·姜夔詩選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5-02-28]
  • 43.    於北山.《范成大年譜》.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435—437
  • 44.    《宋史·卷三百八十六·列傳第一百四十五》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12-21]
  • 45.    明·王鏊·《範文穆公祠堂記》
  • 46.    《宋論·卷十一·孝宗》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12-14]
  • 47.    宋史演義:廢守備奸臣通敵 申和約使節還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8-17]
  • 48.    北京大學古文獻研究編·《全宋詩》
  • 49.    《資政殿大學士贈銀青光祿大夫範公成大神道碑》:曾祖澤贈太子少保,妣昌元郡夫人夏氏。
  • 50.    《資政殿大學士贈銀青光祿大夫範公成大神道碑》:祖師尹贈太子少傅,妣鹹安郡夫人陸氏、咸寧郡夫人蔣氏。
  • 51.    《資政殿大學士贈銀青光祿大夫範公成大神道碑》:考雩終左奉議郎、秘書郎,贈少師,母秦國夫人蔡氏,莆陽忠惠公之孫,而文潞忠烈公外孫也。
  • 52.    《資政殿大學士贈銀青光祿大夫範公成大神道碑》:妻和義郡夫人魏氏,前公幾月薨,至是附焉。夫人,承直郎信臣女,紹興參知政事敏肅公之猶子。敏肅知公深,一見以遠大期之。
  • 53.    於北山.范成大年譜.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430
  • 54.    《金石續編》卷十八:計成大在桂林二載,棲霞洞、屏風山、七星巖、壺天觀、中隱山、伏波巖、碧虛庭諸勝,並有題名,或書“經略安撫使范成大”,或書“太守范成大”,或書“吳人范成大(至能)”,或書“范成大”、“範至能”。“至能”之“至”,史作“致”,當從石刻作“至”,其自書也。
  • 55.    周國林主編;中國歷史文獻研究會編.歷史文獻研究 總第18輯.武漢: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1999:101-105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