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李調元

(清代四川戲曲理論家、詩人)

編輯 鎖定
李調元(1734年-1803年),字羹堂,號雨村,別署童山蠢翁,四川羅江縣(今四川省德陽市羅江縣調元鎮)李調元出生地為綿陽市安州區寶林鎮大沙村,寶林鎮是五十年代撤羅江縣劃到安縣的,按出生地應為安州區人,現寶林鎮已與塔水鎮、清泉鎮合併建新的塔水鎮,政府駐塔水鎮,大沙村與烏龍村合併建童山村。清代四川戲曲理論家、詩人。
李調元與張問陶(張船山)、彭端淑合稱“清代蜀中三才子”。李調元與遂寧張問陶張船山)、眉山彭端淑合稱清代四川三大才子。其中,張問陶成就最大,袁枚稱其為“清代蜀中詩人之冠”;彭端淑次之,詩名不彰;李調元第三。嘉慶本《四川通志》認為李調元:“其自著詩文集,不足存也。”丁紹儀《聽秋聲館詞話》認為:“其自著童山詩文集亦不甚警策,詞則更非所長。”
中文名
李調元
別    名
童山蠢翁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籍    貫
四川德陽羅江
出生日期
1734年12月29日
逝世日期
1803年1月14日
主要成就
方言詞彙、詩詞創作
“清代蜀中三才子”之一
代表作品
方言藻》、《萬善堂詩》、《童山全集》、《童山詩集
羹堂
雨村

李調元人物生平

編輯
李調元
李調元(2張)
李調元生在書香世家,自幼便在父親的嚴格指導下攻讀經文,5歲即讀《四書》、《爾雅》等經文、史書,他記憶力過人,凡經眼經書大多過目不忘。李調元7歲即能屬對吟詩。所作《疏雨滴梧桐》雲:“浮雲來萬里,窗外雨霖霖。滴在梧桐上,高低各自吟。”一時傳抄鄉里,被譽為“神童”。李父曾指着屋檐上織網的蜘蛛出對:“蜘蛛有網難羅雀”,李調元便信口對道:“蚯蚓無鱗欲變龍”。對仗工整,足見其才思之敏捷。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進士,由吏部文選司主事遷考功司員外郎,辦事剛正,人稱“鐵員外”。歷任翰林編修、廣東學政。乾隆四十六年(公元1781年)正月,擢授通水兵備道等職因彈劾永平知府,得罪權臣和珅,遭誣陷,遣戍伊犁,至1785年方得以母老贖歸,居家著述終老。
蜀中著述之富,費密之後無與匹敵。詩作多反映民間疾苦,著有《童山全集》撰輯詩話、詞話、曲話、劇話、賦話著作達五十餘種。編輯刊印《函海》共三十集。全卷共一百五十種書。著有《童山詩集》40卷,戲曲理論著作《曲話》、《劇話》等。《曲話》和《劇話》多摘引前人的戲曲評論,並發表自己的看法。
羅江李調元紀念館入口雕塑,作者:羅平
羅江李調元紀念館入口雕塑,作者:羅平(6張)
李調元主張宗法元人樸素自然的風格,反對曲詞賓白的駢麗堆砌的時尚,間有對劇作本事的考證,為戲曲史研究提供了資料。難能可貴的是他記載了當時勃興的吹腔、秦腔、二黃腔、女兒腔的流佈情況,對弋陽腔高腔的發展脈絡,進行了細緻的探索,為後世戲曲史特別是劇種聲腔史的研究提供了方便。藏書籍達10多萬卷。凡經史百家,稗官野史無所不覽。
李調元和其從弟李鼎元李驥元號稱綿州“三李”,清代著名學者王昶在《蒲褐山房詩話》中説:“近日綿州稱三李,以墨莊(李鼎元)為最。”嘉慶本《四川通志》154卷《人物》介紹李調元時雲:“其自著詩文集,不足存也。”光緒本《國朝全蜀詩鈔》卷十四評價李調元雲:“少作多可存,晚年有率易之病,識者宜分別觀之。”清人丁紹儀《聽秋聲館詞話》卷十二《李調元兄弟詞》雲:“綿州李雨村觀察(調元)所刊函海一書,採升庵著述最多,惜校對未甚精確。其自著《童山詩文集》亦不甚警策,詞則更非所長。”故李調元未能入舒位乾嘉詩壇點將錄》、《清史稿·文苑傳》和《中國文學史》。
從蜀中才子到翰林學士
調元鎮醒園匾額——文魁 調元鎮醒園匾額——文魁
李調元,字美堂,號雨村,生於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卒於嘉慶七年(1802年)。其父李化楠,乾隆七年(1742年)進士。調元聰明機智,又受家學薰陶,5歲入鄉塾,讀“四書”、《爾雅》,過目成誦。他7歲時,來客命對:“蜘蛛有網難羅雀”,答曰:“蚯蚓無鱗欲變龍”。李調元19歲以後,才氣橫溢,擅長文章,尤工書畫,受業於涪江書院,“州院試俱第一”。他文筆優美,往來京師與諸名公巨卿唱和,所作詩文膾炙人口。(同治四年《羅江縣誌》卷二十四)兵部尚書錢香樹命作春蠶詩,他隨口即成,其中有“不梭非彈卻成圓”,被認為神來之筆,廣為傳頌。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鄉試,提學使“奇其文……拔第一”,使就讀於錦江書院,與崇慶何希顏、成都張鶴林、內江姜爾常、中江孟鷺洲、漢州張雲谷,以文章著於時,時稱“錦江六傑”。
羅江李調元紀念館李調元塑像 羅江李調元紀念館李調元塑像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李調元禮闈落第,與父交遊於京師,補恩科品級中書,與畢秋帆、祝芷塘、王夢樓、趙甌北、程魚門諸名士詩文唱和;又從陸宙衝學畫。他穎悟力強,很快掌握了技法神韻,精於水墨丹青,諧號“小李將軍”。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會試詩題為“從善如登”,李調元詩中有“景行瞻泰岱,學步笑邯鄲”之句,為副總裁賞識,列為第一。總裁秦蕙田説:“此卷才氣縱橫,魁墨,非元墨也”,置為第二。他殿試中二甲十一名,入翰林院,為庶吉士入庶常館,後歷任吏部考功司主事兼文選司、翰林院編修、文選司員外郎、廣東副考官。李調元為人耿直,不畏權勢。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他在吏部任考功司主事兼文選司掌進等小官。其職責是每日送百官履歷升降循環簿籤至宮門,交值日太監轉呈皇帝。由於官卑職小,他常受太監欺壓。一般新任職者,為求辦事順利,常常預先向太監饋贈財物。李調元蔑視這一陋規,不理睬太監的需索。太監懷恨在心。有一天,太監下午才出宮門接簿,還怒罵李調元遲誤時刻。調元厲聲應答道:“我官雖小,是朝廷委任,犯罪自有國法,你怎敢隨便辱罵?”説罷抓之慾面見皇帝。幸有大臣勸解,太監才得以下台。此後,太監再也不敢向他索取見面禮了。
乾隆四十年(1775年),李調元升遷文選司員外郎。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因湖南巡撫公文措辭失當,他按規定不與畫押。吏部尚書阿桂堂、舒赫德大發雷霆,在考察京官時,將李調元填入“浮躁”一類。乾隆帝見表冊所填19人均年邁多病,惟獨李調元年富力強,就詢問吏部尚書:“李調元何事浮躁?”吏部大臣回覆:“過於逞能。”乾隆帝一笑置之,詔令李調元仍為吏部員外郎。是年八月,李調元升任廣東學政,臨行前為乾隆帝召見,應對中肯,皇帝再三勉勵。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他任滿回京覆命,乾隆帝又在勤政殿召見,問其廣東總督、巡撫以下官員事。李調元如實對答,乾隆帝十分滿意。
次日,李調元即擢任直隸通永兵備道。第二年,李調元奉旨護送一部《四庫全書》去盛京(今瀋陽),因途中遇雨,沾濕黃箱而獲罪,被流放新疆伊犁效力;旋經袁守侗搭救,從流放途中召回,發回原籍,削職為民。他深感仕途坎坷,吉凶莫測,於是絕意仕進。有人勸他設法復職,他以東坡詩詠答説:“便從洛社休官去,猶有閒居二十年。”又在《小西湖看荷》一詩中寫道:“誰開玉鏡瀉天光,占斷人間六月涼。長羨鴛鴦清到底,一生受用藕花香。”這些詩表明了李調元與官場決裂、潔身自好、縱情山水的志趣。
傾畢生之力構築《函海
李調元是清代蜀中一怪才,他在學術文化上的成功決非偶然。這首先要歸結到他的家學淵源,同時也是他個人先天稟賦與後天堅持不懈、刻苦努力的結果。
李調元的父親李化楠,號石亭,歷任知縣、府台同知等,一生力行善事,任上頗有政聲,著有《萬善書稿》、《石亭詩集》、《醒園錄》等書。李調元受父親影響,自幼愛好讀書,涉獵範圍極廣,凡諸子百家、經史子集詩詞歌賦、天文地理,無所不覽。他利用在吏部任職的機會,飽讀大內典籍、御庫秘本,勤奮披閲、抄錄,“於是內府秘藏,幾乎家有其書矣”。在任職京師或奉旨外巡期間,雖不能埋頭讀書,但在“公餘之暇,猶手不釋卷”。去職回籍後,他更是以讀書、寫作為樂,“嘯傲山水,以著述自娛”,與錢塘袁枚、陽湖趙翼丹徒王文治諸先生齊名,人稱“林下四老”。他深感學海無涯、光陰催人,“念日月之以逝,恐文獻之無徵……恐一旦填溝壑,咎將誰歸?”(同治四年《羅江縣誌》卷二十四)他因而廢寢忘食,以苦讀為樂事,無一日之懈。
著作列表
李調元一生著述極為豐富,按照楊懋修《李雨村先生年譜》統計,一共130種。茲將其主要著述分年列下:
醒園李調元塑像 醒園李調元塑像
乾隆二十一年(1756)以前完成者:自刻《李太白集》。乾隆二十八年(1763)以前完成者:輯《蜀雅》三十卷,《易傳燈》四卷,《古文尚書》十卷,《程氏考古編》十卷,《敕文鄭氏書説》一卷,《洪範統一》一卷,《孟子外書》四卷,《續孟子》二卷,附《伸蒙子》三卷,《大學旁註》一卷,《月令氣候圖説》一卷,《尚書古文考》一卷,《音辨》二卷,《左傳事緯》四卷,《夏小正箋》一卷,《周禮摘箋》五卷,《儀禮古今考》二卷,《禮記補註》四卷,《易古文》二卷,《遺孟子》一卷,《十三經注疏錦字》四卷,《左傳官名考》二卷,《春秋三傳比》二卷,《蜀語》一卷,《蜀碑記》十卷,《中麓畫品》一卷,《卍齋巢錄》十卷,《博物要覽》十二卷,《補刻金石存》十五卷,《通俗編》十五卷,《六書分毫》二卷,《古音合》三卷,《蔗尾叢談》、《奇字名》十二卷,《四家選輯》十二卷,《制義科巢記方言藻》二卷,《墐户錄》一卷,《醒園錄》一卷。
乾隆三十二年(1767)以前完成者:《唐史論斷》三卷,《藏海詩話》一卷,《山水純秀全集》一卷,《月波洞中記》一卷,《蜀禱杌》二卷,《翼元》十二卷,《農書》三卷,《芻言》三卷,《常談》一卷。
乾隆三十四年(1769)完成者:《江南餘載》二卷,《江淮異人錄》二卷,《青溪弄兵錄》一卷,《張氏可書》一卷,《珍席放談》二卷,《鶴山筆錄》一卷,《建炎筆錄》三卷,《辯誣錄》一卷,附《採石瓜洲記》一卷,《家訓筆錄》一卷,《舊聞正誤》四卷。
羅江縣調元鎮李調元讀書枱 羅江縣調元鎮李調元讀書枱
乾隆三十六年(1771)完成者:輯《建炎以來朝野雜記》上、下共四十卷,《州縣提綱》四卷,《諸蕃志》二卷,《省心雜言》一卷,《三國雜事》一卷,附《三國紀事》一卷,《五國故事》二卷,《東原錄》一卷,《肯綮錄》一卷,《燕魏雜記》一卷,《夾漈遺稿》三卷,《龍拿手鑑》三卷,《雪履齋筆記》一卷,《日聞錄》一卷,《吳中舊事》一卷,《鳴鶴餘音》一卷。乾隆四十六年(1781)以前完成者:《世説新語舊注》一卷,《山海經補註》一卷,《莊子闕誤》一卷,《林伐山》二十卷,《古雋》八卷,《謝華啓秀》八卷,《哲匠金桴》五卷,《均藻》四卷,《譚苑醍醐》八卷,《轉註古音略》五卷,附《古音後語、古音叢目》五卷,《古音獵要》五卷,《古音附錄》一卷,《古音餘》五卷,《奇字韻》五卷,《古音駢字》五卷,《古音復字》五卷,《希姓錄》五卷,《墨池璅錄》二卷,《法帖神品目》一卷,《金石古文》十四卷,《古文韻語》一卷,《風雅逸篇》十卷,《古今風謠》一卷,《古今諺》一卷,《麗情》一卷,《燃犀志》二卷,《異魚圖》六卷,《補刻全五代詩》一百卷,《翼莊》一卷,《古今同姓名錄》二卷,《素履子》二卷,《説文篆韻譜》五卷,《古算經》一卷,《主客圖》一卷,《蘇氏演義》二卷,《淡墨錄》十六卷,《出口程記》(乾隆四十六年奉旨觀察承德府屬當年秋讞,故有是作紀實)。
上述著作(尚未包括《童山文集》、《童山詩集》),按類別劃分,其中少量是對前人著述的整理,包括校刊、纂輯和刻印;大部分則是李調元多年苦心研究的成果。從內容看,包羅了歷史、考古、地理、文學、語言學、音韻學金石學、書畫、農學、姓氏學、民俗學等專門領域的研究成果。儘管涉獵範圍廣博,研究內容龐雜,他始終以一絲不苟、刻苦鑽研的精神從事。他刊刻李太白集》時才22歲,名儒袁守侗看了他寫的序言後,認為其水平不在皇甫謐之下,説:“蜀坊無書,獨此刻耳。”通過精衞填海般的努力,調元終於完成了包括150種著述在內的學術總構——《函海》,並於乾隆四十九年(1784)全部刊行。

李調元人物軼事

編輯

李調元不對之對

據説。李調元小時候被父親出的上聯“曹子建七步成詩”難住了,便説:“李調元一時無對。”意思是自己對不出。不料,父親大喜,這不正是挺好的下聯嗎?

李調元刻碑意對

蜀中才子李調元,乾隆年間中進士後任廣東學政。上任不多久,當地的文人墨客邀他郊遊。看見一崖上刻有“半邊上”三個字,崖下路旁立一石碑,碑上刻一行字,曰:半邊山,半段路,半溪流水半溪涸。
同行者解釋説,這是宋朝蘇東坡學士、黃山谷和佛印三人同遊此地時,佛印為蘇東坡出了上聯,蘇東坡對不上,只好請黃山谷將此上聯刻碑於此,以示自仰,兼求下聯。李調元笑着説:“這下聯,蘇學士早已對好。”眾人惶惑不解。他接着説:“其實,蘇學士請黃山谷寫字刻碑與此,正是為了聯對,這叫意對。”接着書出了下聯:
一塊碑,一行字,一句成聯一句虛。
眾人聽後,覺得無可非議,連聲讚歎。 [1] 

李調元巧對迴文聯

李調元相關研究 李調元相關研究
有一天,李調元來到川東的一座山上,廟中長老素聞李調元之名,趕緊親自前來接待。長老和尚也很好客,領着李調元山前山後、廟裏廟外,看了一個盡情盡興。並把他請入方丈室中,辦了一席很豐盛的素宴款待他。席上,李調元見長老和尚幾次欲言又止,料定他還有事相求,就主動問他。長老和尚這才説出原委。
原來,這座寺廟中有幅畫,是這位長老的師傅畫的,畫的是三兩枝出水的荷花。當時正逢江南大才子唐伯虎遊玩到此,老和尚就請他在畫上題字留墨,唐伯虎也毫不推辭,懸腕展臂,龍飛鳳舞寫下幾個大字:“畫上荷花和尚畫”。
當時的長老和尚剛要提問,唐伯虎就説:“我走之後,若有人能對出此對的下聯,此人必是當今奇才!”説完甩筆而去。可多少年過去了,一直找不到有人能對得出下聯來。
李調元聽長老和尚怎麼一説,興趣陡增,馬上要長老和尚把畫給他看,果然畫妙字絕,地道的唐伯虎真跡。他望着這個對子一尋思,才發現其中的妙處。原來,這句七字對,無論正念反讀音都一樣,難怪唐伯虎要出此大言。
李調元對畫沉思片刻,微微一笑,向長老和尚説:“大和尚,請借墨硯一用!”長老和尚將大號提筆一支捧到李調元面前説:“請大人錦上添花!”只見李調元提筆在手,略一沉思,便緊靠唐伯虎對聯之旁,寫下一聯:“書臨漢帖翰林書。”
從此,這幅畫就作為這座寺廟的鎮寺之寶,掛在這個方丈室中了。

李調元相關軼事

他第一次到省城成都會舉,路夜投宿。店主以客房住滿謝絕,李調元以“餘有偏房”問之,店主對曰:“從前有一秀才,投宿此店,見店內有一妙齡女,才貌雙全,借斟酒之時,欲納為妾。女雲:君若才敏過人,奴當從也,吾有一聯,請君對之:冰冷酒,一點二點三點。秀才苦思冥想,整夜不眠,也未對出下聯,遂氣死於房中。由此陰魂不散,久久於夜內長吟:冰冷酒,一點二點三點……且反覆吟之,直至雞鳴。於是此房無人敢宿。”李調元曰:“這有何懼,吾今夜宿之,為汝除其怨魂矣!”是夜三更,果有悲聲長吟:“冰冷酒……”李調元當即對曰:“丁香花,百頭千頭萬頭!”從此,吟魂消失,其房照常宿客矣!故使李調元名揚川中。
李調元中舉後,暢遊岷江,誰知江中已有一“武舉”乘舟在前。依古時規矩,文武同道,應讓文者在前,可此武將,不依“舊規”,卻要出一上聯,若能當場對出,方可按“規矩”遊江。其上聯是:“兩艇並進,魯肅不及樊噲。”李調元細思此聯絕矣:其一,魯肅是文人,樊噲是武夫,但講功勞,“武”在“文”之上;其二,魯肅、樊噲乃是“雙關”,意為“櫓搖得再快,也趕不上帆船迅速”。李被逼得十分納悶,突聽得隔岸大道上,有婚嫁之簫聲管樂,他靈機一動,對出下聯:“八音諧奏,狄青哪有蕭何!”此乃上乘絕對,含義亦有二:其一,狄青是武將,蕭何是文人,但宋朝的狄將軍,哪趕得上漢高祖的蕭丞相之功呢!其二,“笛聲”再清脆,也趕不上“簫音和諧”,總之,你這個武人是趕不上我這個文人的。武將聞之,佩服得五體投地,打拱高贊:“李舉人之舟,自然應遊江在前矣!”
李調元中舉一年後,躊躇滿志,便赴京殿試。經過復考,他自恃才高,認為此次狀元非他莫屬。未經皇帝“對策”,他便在排燈上寫出“當屆狀元”,打馬遊行。恰逢江南也有一劉姓解元,未經“對策”,也自封狀元,排燈打馬遊行。二人照面,傲然“對峙”。劉問:“來者何人?斗膽包天,未經君王欽點,怎能排燈遊行?”李調元對曰:“騎青牛,過函關,老子李!”語出李老君騎青牛西出函谷關得道昇天的“典故”,表其出身不凡。不料對方也是一才學高手,他不假思索,當即對出:“斬白蛇,興漢室,高祖劉!”語出漢高祖斬白蛇起義反秦的“典故”,這不但對成“絕聯”,還以“高祖”之尊壓過“老子”之輩。李調元自覺應對“吃虧”,遂不參加第二天的“對策”。所以這次狀元桂冠被江南的劉解元所摘。
三年後,李調元才得以參加殿試。李調元入得翰林後,出任杭州主考官。但因李輸過劉之“應對”,所以江南才子便瞧不起四川文人,故在招待李調元的酒宴上,輕薄於他,席上出一上聯相嘲:“蜀西老棕,枝長葉大根基淺。”李調元舉杯未盡,當即對出:“江南嫩筍,嘴尖皮厚腹中空!”眾才子一聽,個個被反嘲得面紅耳赤。杭州又有一才子出一上聯相嘲:“夕夕多,四維羅,羅漢請觀音,客少主人多。”此聯用典暗嘲李乃“女流之輩”。李又當即對出:“只只雙,弓長張,張生戲紅娘,男單女成雙。”此下聯不但亦用典故,且反嘲眾才子乃“女流之輩”。使其個個面面相覷。從此不敢待慢李調元。
李調元在離開杭州時,誇下海口:“江南才子,比不過四川的牧牛童子!”有一杭州秀才不信,要入川探個究竟。他在行往巴蜀途中,遇上一個四川的牧童,問之:“小童,你識對否?”牧童以為是“對歌”,便點頭示意。才子以半山高塔出對:“鐵塔巍巍,七層八面四方。”要牧童應對,牧童不知咋對,在過河分手時,便向其招了招手而去!才子後來找到李調元,細説所見,質問於他。李當即回答:“小子,人家牧哥早與你對好了呀!”才子驚問:“咋個對的?”對曰:“遇水搖搖,五指三長兩短!”從此,江南文人再也不敢小視四川人了。 [2] 

李調元藏書第一家

編輯
李調元故居——醒園 李調元故居——醒園
李調元罷官後,回到家鄉四川安縣寶林鎮(古名叫南村壩),在其父親李化楠修建的醒園(今羅江縣文星鎮)居住期間。建樓一座,名曰“萬卷樓”。書庫建於乾隆五十年(1785年)。其樓四周“風景擅平泉之勝,背山臨水,煙霞繪輞川之圖,手栽竹木漸成林。”他以讚賞的心情將萬卷樓所在園林取名“醒園”,並賦詩:“醒園初築亦悠然,地狹偏能結構堅。疊石為山全種竹,穿池引水半栽蓮。拈花偶笑人稱佛,戴笠行吟自謂仙。曾到名山遊腳倦,此生只合老丹鉛。”(《醒園雜詠》)李調元萬卷樓實際上是一座藏書十萬卷(省稱“萬卷”)的龐大書庫,時人稱為“西川藏書第一家”。李調元詩:“我家有樓東山北,萬卷與山齊嵯峨。”藏書“分經、史、子、集四十櫥,內多宋槧,抄本尤夥”。李調元每天“登樓校讎”,手不釋卷。
李調元萬卷樓的寶貴藏書,應是他和父親兩代人不辭辛勞、輾轉購求的豐碩成果。父子兩人愛書成癖,尤喜藏書,只要遇到前朝珍稀本、善本,不惜重金求購。李化楠在浙江、河北任知縣、知府時,遍購古今珍貴書籍。李調元從浙江省親返川,將父所購書籍船裝航行數千裏運回老家入書庫。李調元成年後,購買珍稀、善本書籍也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嗜好,在做官期間,“所得俸,悉以購書”。
李調元除了多年大量購買外,藏書中還有不少系其手抄版本。李調元有抄書之癖,凡家中所無之書,即借別人所藏圖書抄寫。他作京官時曾如飢似渴地廣抄大內藏書。其藏書中,“御庫抄本,無一不備”。
自刊而藏是李調元萬卷樓藏書中的另一部分。他對刊刻前人著作極有興趣,22歲時就自刻了《李太白集》,以後幾乎刻書不斷。他的《函海》、《續函海》、《童山詩集》、《童山文集》均有自刻本
李調元萬卷樓珍貴藏書,是四川文化史上的一大豐碑。這一巨大的寶庫,不料於嘉慶初年盡焚於匪患。這是四川文化史上一重大損失。原來在嘉慶初,四川白蓮教起事,各地警報頻傳,社會混亂。嘉慶五年(1800),當李調元全家避亂成都時,萬卷樓“忽被土賊所焚”。李調元歸來後,但見平地瓦礫飛灰。他當時悲痛欲絕,“收灰燼瘞之”,並吟詩紀實:
不使墳埋骨,偏教冢藏書。焚如秦政虐,莊似陸渾居。人火同宣謝,藜燃異石渠。不如竟燒我,留我待何如?雲絳樓成灰,天紅瓦剩坯;半生經手寫,一旦遂成灰。獺祭從何檢,尤槓漫逞才。讀書無種子,一任化飛埃。(同治四年《羅江縣誌》卷三十五《外紀》)
萬卷樓被焚後,李調元“意忽忽不樂”,終在嘉慶七年(1802)十二月悲痛萬分地離開了人世。
清著名藏書家、文學家、戲曲理論家。字羹堂,一字贊庵、鶴洲,號雨村、墨莊、醒園,別號童山蠢翁。綿州(今四川綿陽)人。父李化楠,藏書已具規模。他幼即嗜書,10餘歲借書抄錄,在浙江餘姚求學時,遍遊書肆,對詩文、戲曲、經史無所不覽。乾隆二十八年(1763)進士,授翰林院編修。不久,詔修《四庫全書》,入館任纂修。散館吏部主事,遷考工司員外郎,兩度出任廣東學政,擢直隸通永道。因得罪權臣和珅,被充軍伊犁,以母老得釋歸,隱居家中20年以著述、藏書為娛。有志於收集巴蜀鄉邦文獻,為官時,苦心搜求典籍,建“萬卷樓”,貯書達10萬餘卷。除保存古版精槧外,其他書籍廣泛借閲,以獎掖後進為己任。嘉慶五年(1800),刊刻函海》叢書,收書152種,大部分為川蜀先賢著述。分30函,一至十為晉至唐、宋、元、明諸人未見之書;十一至十六,專刻明代楊慎所著之書;十七至三十,為自著之書及各家已刻而流傳不廣的書籍,有詩文、史論、音訓、劇話、曲話、詞賦等,其中有關音韻、民歌、俗諺最有價值。編書目《西川李氏藏書簿》10卷,分經、史、子、集4門。另編有《萬卷樓藏書目錄》和《贗書錄》。所藏書後為和珅黨羽借白蓮教起義軍之名所焚。著有《童山文集》、《雨村詩話》、《蠢翁詞》等,輯《全五代詩》、民歌集《粵風》。另有《諸家藏書簿》、《諸家藏畫簿》各10卷。 [3] 

李調元出版圖書

編輯

李調元相關消息

編輯
《雨村詞話》可入笑林 羅忼烈
清人詞話最淺陋空疏,又復強作解人,以致謬誤百出者,莫過李調元之《雨村詞話》。稍舉一二以見之。
自序中述詞之流派演變雲:
李調元詩 李調元詩
温、韋以流麗為宗,《花間集》所載南唐、西蜀諸人,最為古豔。北宋自東坡“大江東去”,秦七黃九踵起,周美成、晏叔原、柳屯田,賀方回繼之,轉相矜尚,曲調愈多,派衍愈別。鄱陽姜夔鬱為詞宗,一歸醇正。於是辛稼軒史達祖高觀國吳文英師之於前,蔣捷、周密、陳君衡效之於後。一小段中,大謬者五,而其所以謬者,又皆人所共知者,獨雨村不知耳。《花間集》不收南唐詞,只張泌一人例外,蓋以其南來前曾在西蜀故也。
南唐詞以馮延巳、李後主為大宗,而不在《花間》詞人之列,雨村竟謂“《花間集》所載南唐、西蜀諸人”云云,此其大謬一也。柳耆卿行輩甚早,約生於宋太宗雍熙四年(987年),卒於宋仁宗皇祐中(約公元1052年前後),方其卒時,東坡猶未成年。晏叔原幾道乃晏殊幼子,論年亦稍長於東坡,雨村竟謂柳、晏繼東坡之後。尚不止此,觀其用意,且在秦、黃之後,此其大謬二也。而所舉諸人,與“東坡大江東去”不相為謀,雨村乃併為一談,以為祖述東坡,此其大謬三也。辛稼軒長於姜白石十餘歲,填詞亦白石之前輩。白石《漢宮春》二首(次稼軒韻)、《永遇樂》(次稼軒北固樓韻)、《洞仙歌》(黃木香贈稼軒),皆效稼軒體制者;賙濟《宋四家詞選·序論》,且謂白石脱胎稼軒。而雨村反謂稼軒師白石,此其大謬者四也。史達祖吳文英從清真出,與白石不相干,雨村以謂同師白石,此其大謬者五也。按論詞之家,所主容有不同,而椎輪大輅,殊途同歸,未有涇渭不辨如雨村者。小説所謂“亂點鴛鴦譜”者,雨村是也。作者先後之序,前人誠多不甚考證,然所知既多,不中不遠,未有奉雲玄為祖禰者;有之,亦雨村是也。
卷二“上元詞”條雲:
伯可詞名冠一時,有上元《寶鼎現》詞,首句“夕陽西下”。蔣竹山捷同時人,作《女冠子》詞詠上元,結句雲:“笑綠鬟鄰女,倚窗猶唱,夕陽西下。”其推重當時如此。
康輿之字伯可,北宋末南宋初人,以附秦檜為人詬病。同時周南有《康伯可傳》(《山房集》卷四),謂宋徽宗崇寧、大觀間(1102—1110),曾從晁説之、陳恬遊。而蔣捷乃宋度宗鹹淳十年(1274年)進士,入元不仕,其生卒不可確考,然後康輿之百有餘年無疑也。雨村則謂二人同時,其謬尤甚於以柳耆卿繼東坡之後。
卷三“秦黃並稱”條雲:
劉後村克莊詞以才氣勝,迥非剪紅刻翠比。然服膺周清真邦彥不容口,見之於《最高樓》一詞雲:“周郎後,直數到清真。……欺賀晏,壓黃秦。”人因有“小周郎”之目,本此。賀、晏、黃、秦,謂方回、小山、山谷、少遊也。常時黃、秦並稱,大有老子韓非同傳之嘆。
按後村《最高樓》詞,有標題曰“題周登樂府”,詞雲:
周郎後,直數到清真,君莫是前身?八音相應諧韶樂,一聲未了落梁塵。笑而今,輕郢客,重巴人。只少個綠珠玉笛,更少個雪兒彈錦瑟。欺賀晏,壓黃秦。可憐樵唱並菱曲,不逢御手與龍巾。且醉眠,蓬底月、甕間春。
標目既明言“題周登樂府”,詞中又言“直數到清真,君莫是前身”,則“服膺不容口”者,有目者皆知其謂周登也,雨村豈無目歟?何視而不見也!清真,從無人以“小周郎”目之,居然杜撰故實,欲以欺人,可謂荒謬絕倫矣。宋有兩週登,在前者見歐陽修歐陽文忠公文集》卷七十九“外製集”,有《貝州歷亭縣主簿周登可國子監丞致仕制》。後村所題之周登,不祥其人,亦無詞傳世,或乏佳篇故爾。而後村盛稱之,蓋題跋交遊之作,必多美辭耳。賀、晏、黃、秦為何人,稍涉宋詞者莫不知之;秦七、黃九並稱,亦莫不知之,又何待言?雨村以己度人,畫蛇添足,適以自暴其淺。如此類者,《雨村詞話》中俯拾即是。
調元鎮醒園 調元鎮醒園
清人詞話,陳陳相因者甚眾,高明之家每能剿襲其精者,低手人則反是,老生常談亦攫為瑰寶。《雨村詞話》開卷第一條“太白遺詞”雲:“河漢女,玉練顏,雲軿往往在人間。九霄有路去無跡,嫋嫋香風生佩環。”吳虎臣雲:“此太白遺詞,有得於石刻而無其腔,劉無言倚其聲歌之,音極清雅。”見《詞綜》。按此腔即《桂殿秋》也。
按此首各本太白集皆有之,亦皆有題曰《桂殿秋》,殆無人不知,《詞綜》卷一亦分明有題曰《桂殿秋》,人所共見。雨村於此全抄《詞綜》附註,而故隱篇名,另加按語,於是此詞之名《桂殿秋》,乃己所發明者矣。掩耳盜鈴,欲以欺人,一至於此。抑又取材於人所共知者,寧不弄巧反拙?按宋吳曾虎臣《能改齋漫錄》卷十六“漢殿夜涼吹玉笙”條雲:
“仙女詩,董雙成,漢殿夜涼吹玉笙。曲終卻從仙官去,萬户千門惟月明。”“河漢女,玉練顏,雲軿往往在人間。九霄有路去無跡,嫋嫋香風生佩環。”李太白詞也。有得於石刻而無其腔,劉無言自倚其聲歌之,音極清雅。《東皋雜錄》又以為範德孺謫均州,偶遊武當石室極深處,有題此曲崖上。未知孰是。
詞共二首。《漫錄》絕非僻書,而雨村未見。《祠綜》二首全收,朱彝尊附註在第二首(河漢女)之後,蓋合兩首言之者。雨村不識,以為吳虎臣云云但指“河漢女”一首,故其《詞話》不抄“仙女侍(一作下)”一首,此亦無知之過也。幸其未見《漫錄》;否則又因《東皋漫錄》而誇誇其談矣。稍後,馮金伯詞苑萃編》亦蹈其覆轍(見卷三),可謂無獨有偶。
雨村詞話》謬誤非一,剿説更多,皆美芹獻曝之類也。清謝章鋌賭棋山莊詞話》雲:“羅江李雨村調元,著詞話四卷。其於詞用力頗淺,所論悉非探源,沾沾以校讎自喜,且時有剿説,更多錯謬。”(卷三)極是極是。豈惟詞話,其所著賦話、詩話、曲話莫不皆然;又輯有《全五代詩》,大抵皆自《全唐詩》中抽取五代十國人作,抄錄成集而已,此外更無所有。去一“全”字亦遠矣。孟子云:“非徒無益,而又害之。”讀雨村書其慎之!
【原載】香港《大公報·藝林》新六〇二期

李調元紀念館

編輯
李調元紀念館為德陽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為紀念清代著名文學家、戲劇家、詩人李調元,在羅江八景之一,玉京山上修建的一處仿古園林。現大殿用於展出各地書、畫名家為紀念李調元而創作的書、畫佳品供遊人觀賞,並已被羅江中學定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李調元紀念館入口大型雕塑《文山函海》高約35米,總長約72米,黃沙岩建造,耗材3000餘方,四個頭像由上至下分別是:李調元、李鼎元、李冀元、李化楠(李調元之父)。雕塑作者是四川德陽雕塑藝術家羅平(德陽藝術牆《中華魂》作者)。
德陽《名人園》濱河公園內的“羅江四李”雕塑
峨眉山北路
德陽《名人園》濱河公園位於四川省德陽市旌陽區市內,峨眉山北路沿河景觀公園走廊地帶(濱河景觀東大橋至黃河大橋沿線段),《名人園》內共有雕塑組雕、圓雕、浮雕14組,全部使用德陽本地的紅、黃兩種砂岩雕刻而成,運用多種雕塑藝術形式表現了德陽市歷史上的眾多歷史名人。
其中有:
(圓雕)
許旌陽:《玉匣釋天》
秦宓:《子敕狂吳》
四李:《童山石亭,墨莊鳧塘》(李化楠、李調元、李鼎元李驥元
二張:《紫巖英風摩日月,南軒正氣返山川》(張浚張拭
中江三蘇:《文魁銅山,懿筆新彩》(蘇易簡蘇舜欽蘇舜元
李冰:《鑿離避沫,沃野成都》
李尤:《伯仁賦銘,志慕鴻裁》
楊鋭:《魂寄戊戌,慷慨玉碎》
主雕:《綿遠遷載,昊陽鴻德》(嚴遵、任安、房琯、馬道一、花蕊夫人、張宗法)
德陽名人園《羅江四李》雕塑
德陽名人園《羅江四李》雕塑(4張)
小雕塑:《玄武飛烏,鯉躍龍門》
北入口標誌:《功德千古》
南入口標誌:《市井流芳》
(浮雕)
《南北塔的傳説》
德陽《名人園》設計者為四川著名雕塑藝術家——羅平(二級美術師,德陽石刻藝術牆《中華魂》設計者)獨立設計完成。

李調元歷史影響

編輯
2020年6月,四川歷史名人文化傳承創新工程領導小組評選為“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 [4]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