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朱彝尊

編輯 鎖定
朱彝尊(1629年10月7日-1709年11月14日),字錫鬯(chàng),號竹垞(chá),又號醧(yù)舫,晚號小長蘆釣魚師,別號金風亭長,浙江秀水(今屬浙江省嘉興市)人 [1]  。清朝詞人、學者、藏書家 [2] 
康熙十八年(1679年),舉博學鴻詞科,除翰林院檢討。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入直南書房。博通經史,參加纂修《明史》。康熙四十八年,卒,年八十一。
朱彝尊作詞風格清麗,為“浙西詞派”的創始人,與陳維崧並稱“朱陳”,與王士禎稱南北兩大詩宗(南朱北王)。著有《曝書亭集》80卷,《日下舊聞》42卷,《經義考》300卷;選《明詩綜》100卷,《詞綜》36卷(汪森增補)。所輯成《詞綜》是中國詞學方面的重要選本。
本    名
朱彝尊
錫鬯
竹垞、醧舫、小長蘆釣魚師、金風亭長
所處時代
清代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浙江秀水
出生日期
1629年10月7日
逝世日期
1709年11月14日
主要成就
開創浙西詞派;與納蘭容若陳維崧並稱“清詞三大家

朱彝尊人物生平

編輯
清·禹之鼎繪《竹垞先生小像》 清·禹之鼎繪《竹垞先生小像》
明思宗崇禎二年(公元1629年) 八月二十一日(10月7日),朱彝尊生於嘉興碧漪坊 [3] 
崇禎七年(1634年) ,入家塾讀書。
崇禎八年(1635年),弟彝鑑生。
崇禎八年(1636年) 三月,祖母徐氏卒。六月,祖父朱大競卒。
崇禎十一年(1638年),魏忠賢餘黨阮大鋮居南京,與革職巡撫馬士英同謀起用。“復社”諸生黃宗羲等一百四十人列名貼榜揭露阮大鋮醜行,其中有嘉興府人八名。但朱茂曙認為“治小人不宜過激”,未與其事。從其叔朱茂皖(芾園)學。
崇禎十二年(1639年) ,二弟彝玠生。
崇禎十四年(1641年),浙江大旱,飛蝗蔽天,災情嚴重。朱家生活艱難,竟至斷炊。
朱彝尊銘風字硯 朱彝尊銘風字硯
崇禎十五年(1642年)二月,清兵下松山,明薊遼總督洪承疇和錦州守將祖大壽降清。朱彝尊之師朱茂皖認為:“河北‘盜賊’,中朝朋黨,亂將成矣,何以時文為?不如舍之學古!”於是棄時文八股,以《左傳》《楚辭》《文選》授彝尊等。按:據朱彝尊《靜志居詩話》。陳廷敬《竹垞朱公墓誌銘》誤以此語為彝尊所説,後多有沿襲陳氏之誤者。當以彝尊自述為是。
崇禎十六年(1643年)三月,李自成稱“新順王”,在襄陽建立農民政權。五月,張獻忠攻克武昌,稱“大西王”。八月,清皇太極死,太子福臨即位,是為順治帝。多爾袞攝政。
清世祖順治元年(1644年)一月,李自成在西安建國,國號“大順”,建元“永昌”。三月,大順軍攻入北京。明崇禎帝自殺。四月,明駐山海關寧遠總兵吳三桂引清兵入關。二十九日,李自成在北京即皇帝位;次日,棄城西撤。五月初,多爾袞率清軍入北京。頒剃髮令:“凡投誠官吏軍民,皆着剃髮,衣冠悉遵本朝制度。”五月,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南明弘光政權。十月,清朝定都北京。十一月,張獻忠在成都稱帝,國號“大西”。
朱彝尊銘琴式端硯 朱彝尊銘琴式端硯
順治二年(1645年)四月,南通知州李喬投誠清朝清朝陳兵江北,因為揚州通往南京的橋樑船隻被南明 軍燒燬故重新徵召民夫修造船隻,清軍得船227艘舟300艘才能渡江。五月,清兵攻入南京。南明禮部尚書錢謙益等迎降。六月,清軍下蘇杭。重頒剃髮令。嘉定、江陰等地掀起反清鬥爭。清朝在蘇州設立溶錢爐緩解經濟困境。閏六月,魯王朱以海在紹興監國,唐王朱聿鍵在福州建立隆武政權。夏,李自成在湖北通山縣九宮山被害。當年下半年,江南抗清義軍紛起。嘉定侯峒曾、黃淳耀等起義,敗死。鎮江救生會成立專門救助落水行人,清朝宣佈廢除匠籍免除匠班銀。同年春,朱彝尊與歸安縣儒學教諭馮鎮鼎之女馮福貞結婚。福貞十五歲。因朱家窮困,無力聘娶,彝尊曾祖父文恪公舊第相鄰。夏,遭兵亂,朱、馮兩家均離家避難。彝尊隨其岳父馮鎮鼎徙居練浦塘東之馮村。生父朱茂曙攜家避難夏墓蕩。九月,生母唐氏病卒。《曝書亭集》編年始此。
順治三年(1646年),朱彝尊仍留馮村,生父朱茂曙遷居塘橋之北。
順治四年(1647年),生祖母蔡氏卒。
順治五年(1648年),讀書烏木橋村。同年,長子德萬生。
順治六年(1649年),挈妻馮氏至塘橋侍養生父朱茂曙。因居處隘小,遷居梅會里,迎生父茂曙至家。與同裏王翃、周篔、繆泳、沈進、李繩遠、李良年、李符等交遊作詩。朱彝尊的詩文受到曹溶的賞識。其時,彝尊詩文與沈進齊名,鄉人號"朱、沈"。家貧,遇有客至,則出布袍典質。遠近學詩者常來訪問,共與論詩。
朱彝尊銘隨形端硯 朱彝尊銘隨形端硯
順治七年(1650年),在裏中授徒謀生。同年,長女生(後嫁吳江周能察)。同年,江、浙士人在嘉興南湖集會,時稱"十郡大社"。吳偉業、尤侗、徐乾學、鄒祗謨、曹爾堪毛奇齡、朱彝尊等均赴會。會期三日,諸人定交而別。
順治九年(1652年),長子德萬夭亡,彝尊有詩悼念。八月,次子昆田生。
順治十年(1653年),遊華亭(今上海市松江縣,是彝尊的外祖母家)。
順治十一年(1654年),春遊吳門(蘇州),秋復至吳門。在嘉興和抗清士人魏璧相識。按:彝尊順治十七年所作《梅市逢魏璧》雲:“前年逢君射襄城,山樓置酒歡平生。……寒暑推移六七年,眼前貧賤猶如此。”故推知其與魏璧之交,約在此時。
順治十二年(1655年),岳父馮鎮鼎選授紹興府學訓導。三月,往山陰(紹興)探視。過山陰梅市,訪祁彪佳之子祁理孫、班孫兄弟。十月,與祁氏兄弟同遊山陰柯山,並題名寺壁。次女生(後嫁桐鄉錢琰)。
順治十三年(1656年),海寧人楊雍建為廣東高要縣知縣,此年聘朱彝尊為塾師教授其子。夏,往嶺南。
順治十四年(1657年),科場案起。順天鄉試考官李振業、張我樸以“舞弊”罪立斬;江南主考方猷、錢開宗及河南主考黃鉍、丁澎等均被劾。曹溶時任廣東布政使。朱彝尊到廣東後,曾與往還,併為曹溶甄錄《嶺南詩選》。曹溶還嘉興,彝尊以詩送別。同年,與廣東詩人屈大均交往,以詩酬答。屈大均《過朱十夜話》詩有“夫君若萱草,一見即忘憂”句。集粵行之詩一百三十餘首及和曹溶詩三十二首為《南車草》一卷,刊行。蔗餘道者作序。
朱彝尊自用印 朱彝尊自用印
順治十五年(1658年),因“科場案”順天舉人二十餘人流放尚陽堡,江南二主考被斬,江南名士、舉人吳兆騫等流放寧古塔(今黑龍江寧安)。四月,彝尊啓程歸家。途中訪南雄知府陸世楷。五月,與陸同至南雄楊歷巖觀瀑布。六月,途經烏江(在安徽和縣),謁項王廟。歸家後,妻馮氏已徙家西河村舍。十一月,仍遷還梅里。注歐陽修《五代史》。
順治十六年(1659年)春初,屈大均遠道來訪。彝尊為作《喜羅浮屈五過訪》,有“羅浮山下曾相見,開門一笑逢故人”句。屈大均離嘉興後往南京。遊山陰,數往梅市,與祁理孫、班孫兄弟過從甚密。七月,曹溶來會。寫《同曹侍郎遙和王司理士禛秋柳之作》,
順治十七年(1660年)秋,屈大均從南京來訪。同遊放鶴洲,並約作山陰之遊。十月,往山陰,客浙江寧紹台道寧琬幕中。彝尊在山陰時,常去梅市祁氏兄弟家,並在祁氏座上會見魏耕,作《梅市逢魏璧》詩。時屈大均亦到山陰,一起參加祁氏兄弟的反清活動。
順治十八年(1661年)春,朱彝尊留居山陰。夏,往杭州,寓西湖昭慶寺。與曹溶、施閏章及祁理孫、班孫兄弟等同遊湖上,相與唱和。十一月,嗣母鄭氏卒。冬,送屈大均還廣東。
康熙元年(1662年),因人告密,魏耕、祁班孫、錢瞻百、錢纘曾、潘廷聰等因“通海”被捕。四月,彝尊至杭州。六月,魏耕、錢瞻百、錢纘曾、潘廷聰等被殺於杭州,祁班孫遣戌寧古塔。夏,與曹爾堪、楊雍建等泛舟西湖。九月,至歸安(湖州)探望岳父馮鎮鼎。十月,為避魏耕案牽連,遠走海隅,與王世顯同去永嘉(温州),曹溶於江上為朱餞行。舟經七里瀧嚴子陵釣台及蘭溪、金華、縉雲、麗水等地,有詩記之。岳父馮鎮鼎卒于歸安學舍,年七十四。
朱彝尊像 朱彝尊像
康熙二年(1663年),彝尊在温州,作《夢中送祁六(班孫)出關》詩。春,弟彝鑑至永嘉。彝尊《舍弟彝鑑遠訪東甌喜而作詩》有“急難逢令弟,訪我自江東。頓喜羈愁豁,兼聞道路通”句,隱指彝鑑來告魏耕之獄事解。生父朱茂曙病劇,彝尊歸家後卒,終年六十三。
康熙三年(1664年)五月,彝尊將至雲中(山西大同)往投曹溶(時曹任山西按察副使)。二十日自杭州回嘉興,與高念祖同行(高至北京)。六月,至揚州,投詩王士禛。時王士禛去金陵,未及相見。后王有《答朱錫鬯過廣陵見懷之作》詩:“桃葉渡頭秋雨繁,喜君書札到黃昏。銀濤白馬來胥口,破帽疲驢出雁門。江左清華惟汝在,文章流別幾人存?曹公橫槊懸相待,共醉飛狐雪夜尊。”閏六月二十二日,自揚州乘船至天津。八月二十一日,自天津至北京。九月初離京,十九日到達山西大同。寓大同萬物同春亭。
康熙四年(1665年)一月,與曹溶等同遊應州(今山西應縣)木塔寺。二月,與曹溶同出雁門關。四月初五,弟彝鑑次。秋,再度雁門關至太原。遊晉祠。為注《五代史》,在山西時常策馬縱遊,見廢墟冢墓碑文,祠堂佛剎碑記,皆廣為蒐集,以資考證。輯《吉金貞石志》等。
康熙五年(1666年)春,客山西布政使王顯祚幕。二月,再遊晉祠,登天龍山。三月,遊風峪(在太原西),觀石刻佛經。會見顧炎武,同遊孫氏石台。炎武《朱處士彝尊過餘於太原東郊》詩,有“自來賢達士,往往在風塵”句。(見《顧亭林詩文集》)。為錢謙益文集後題“集杜”詩一首,有“海內文章伯,周南太史公”句,稱頌錢之詩文。
康熙六年(1667)二月,遊太原西郊崛?寺。三月,重遊晉祠。秋,王顯祚落職。朱彝尊復至雲中訪曹溶。在曹溶幕中常以詞與曹唱和。後為文追憶:“餘壯日從先生(指曹溶)南遊嶺表,西北至雲中,酒闌燈灺,往往以小令、慢詞更迭唱和;有井水處,輒為銀箏檀板所歌。”(見《靜志居詩話》)八月初,至宣府(今河北宣化)訪李良年,客居守備嚴偉幕中。至北京,與表兄譚吉璁同寓。訪王士禛。王士禛《朱錫鬯自代州至京奉柬》詩有“燕市雪深衣褐敝,吳江風落酒船遲”句。為王士禛詩集作序(《王禮部詩序》)。訪孫承澤。孫回訪朱彝尊寓後,對人説:“吾見客長安者,爭馳逐聲利,其不廢著述者,惟秀水朱十一人而已。”(見《國朝先正事略》卷三十九)詞集《靜志居琴趣》成。
康熙七年(1668年)春,自北京至山東,客巡撫劉芳躅幕。
康熙八年(1669年)春,登嶧山(即鄒山);過鄒縣謁孟子廟;遊曲阜謁孔林。五月,遊蓮子湖(濟南大明湖)。是年山東沂州等地地震,災情慘重,彝尊以詩記之。秋,回嘉興,葬生父朱茂曙及母唐氏於婁家橋。買宅於鄰。宅西有竹,因以“竹垞”自號。為子昆田完婚。冬,與周篔、沈傳方同遊嘉興胥山。挈子昆田復至濟南。是年,作長詩《風懷二百韻》。按:冒廣生《小三吾亭詞話》:“世傳竹垞《風懷二百韻》為其妻妹所作。”丁紹儀《聽秋聲館詞話》:“太史欲刪未忍,至繞幾回旋,終夜不寐。”
康熙九年(1670年)八月,自濟南入都,重訪孫承澤,囑題“竹垞”二字。與潘耒以詩贈答。潘耒《贈朱十》詩推崇彝尊“南洲盛衣冠,之子為領袖”;朱彝尊《酬潘耒》詩則答以“傷禽戢羽翼,鳴鹿求其儕”句,彼此引為同志。後潘耒為《曝書亭集》作序。
康熙十年(1671年)一月,與潘耒、李良年同遊西山,題詩於壁。三月,出都至揚州。曹貞吉、李良年等賦詩贈行。在揚州,與魏禧定交。逢周亮工,作詩二首,有“悵別西湖曲,重逢又十年。艱難增旅話,傾倒共詩篇”及“登臨山屐在,存沒酒人殊。白髮明燈裏,飛揚不可無”等句。(見《逢周侍郎亮工二首》)
康熙十一年(1672年)二月,長孫桂孫生。四月,還嘉興。六月,至福州,遊鼓山。八月,至北京。送汪琬還長洲(今江蘇吳縣),作《送汪户部琬還長洲》詩,有“不獨文章今日少,誰能未老念荷衣”,句。詞集《江湖載酒集》編成。曹爾堪、葉舒崇為序。曹序稱彝尊詞“芊綿温麗,為周郎擅場;時複雜以悲壯,殆與秦缶燕築相摩蕩。其為閨中之逸調邪?為塞上之羽音耶?盛年綺筆,造而益深,固宜其無所不有也。”
康熙十二年(1673年),寓北京宣武門外。輯《詞綜》。二月,與侍郎劉芳躅等同遊大房山。送途乾學還崑山。秋,客居潞河(今河北通縣)僉事龔佳育幕中。龔鼎孳卒。彝尊作攙詩八首,有“記憶惟公切,過從聽我疏”,“重來清淚迸,風急繐帷秋”句。與納蘭性德書信交往。時納蘭十九歲。
康熙十三年(1674年)年初,至北京訪納蘭性德,兩人初次相晤。留居潞河。歲暮思鄉,作《鴛鴦湖棹歌》一百首,譚吉璁和韻合刊,繆永謀等作序。同錢澄之、陳祚明、嚴繩孫宴集豐台藥圃。
康熙十四年(1675年),嗣父朱茂暉卒。九月,自通州奔喪回裏。
康熙十五年(167年6),復至通州。為葉井叔詩集作序,謂:“三十年來海內談詩者每過於規仿古人,又或隨聲逐影,趨當世之好,於是已之性情,汩焉不出。”提出詩當貴創新,忌雷同之主張。
康熙十六年(1677年),龔佳育擢升江寧布政司,朱彝尊隨同往江寧。《竹垞文類》(二十六卷本)刊行。王士禛、魏禧為序。
康熙十七年(1678年),清廷首開博學鴻詞科,徵舉名士。李顒以疾固辭,不許,直至拔刀自刺乃免。顧炎武被推舉,從此絕跡不往京師。浙江舉呂留良,亦不赴。户部侍郎嚴沆、吏科給事中李宗孔等,薦舉朱彝尊應試博學鴻詞科。夏,自江寧應召入都。詞集《蕃錦集》(集唐人詩為詞)成,柯維楨作序。《詞綜》編成,汪森增訂並付刊(原二十六卷,汪森增補四卷,為三十卷。彝尊於卷首作《詞綜發凡》,汪森作序)。
  • 應試入選
康熙十八年(1679年),舉博學鴻詞,與李因篤、嚴繩孫、潘耒同以布衣身份授翰林院檢討,參與修撰《明史》。三月,博學鴻詞科會試。參加考試者共一百四十三人,試題為《璇璣玉衡賦》並序,《省耕詩五言排律二十韻》。錄取五十人。朱彝尊、嚴繩孫、潘耒、李因篤、陳維崧、汪琬、湯斌、毛奇齡、施閏章、尤侗等均被錄取。其中朱、嚴、潘、李四人以布衣入選,時稱“四大布衣”。錄取後,四人均授翰林院檢討,入史館纂修《明史》。七月,移居虎坊橋,與徐釚同寓。《江湖載酒集》與李良年《秋錦詞》、李符《耒邊詞》、沈暤日《茶星閣詞》、沈岸登《黑蝶齋詞》、龔翔麟《紅藕莊詞》合刻於金陵,名“浙西六家”,陳維崧作序。輯《瀛洲道古錄》。
康熙十九年(1680年)夏秋間大病。愈後欲請假歸裏,翰林院掌院不許。時頗為朝廷寵遇。七月,康熙賜藕,朱彝尊以詩記之。冬,撰《明史o文苑傳》及《嘉靖諸臣傳》。
康熙二十年(1681)五十三歲,充日講起居注官。同年秋,江南鄉試副考官。清廷命增置“日講官起居注”八員,朱彝尊為其中之一。四月,充廷試讀卷官。五月,參加保和殿侍宴。七月,任江南鄉試主考。渡江時,作《告江神文》,誓不“徇人賄託,廢棄真才”。到職後又作《貢院誓神文》,有“命下之日,師友親懿,一概屏絕,如或心存暖昧,遏抑真才,狥一人之情面,受一言之賄託,通一字之關節,神奪其算,鬼褫其魄”等語。秋,與周篔、王翬及弟彝玠等同遊攝山(今南京棲霞山),王翬作畫,彝尊作詩以記之。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春,江南典試畢。挈妻馮氏由水路北上至北京。無傢俱,僅載書兩大簏。十二月,次孫稻孫生。除夕,參加保和殿侍宴。《竹垞文類》(二十五卷本)刊成。高佑釲、顏鼎受作序。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入值南書房,特許紫禁城騎馬,賜居禁垣(景山之北,黃瓦門東南),賜宴乾清宮。一月,參加宮中宴會多次。召入南書房供奉,賜禁中騎馬。二月,賜居禁垣(景山之北,黃瓦門東南)。三月,康熙賜物多次,朱彝尊均以詩記之。除夕,參加乾清宮賜宴。
《唐土名勝圖會》所繪朱彝尊賜宅 《唐土名勝圖會》所繪朱彝尊賜宅
  • 潛心史學
朱彝尊 朱彝尊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南書房宴歸,賜餚果於家人。朱彝尊為編輯《瀛洲道古錄》,私自抄錄地方進貢的書籍,被學士牛鈕彈劾,官降一級。元旦侍宴。康熙賜餚果二席給朱彝尊家人。一月,因攜帶楷書手私入禁中抄錄四方所進圖書,為掌院學士牛鈕所劾,被“降一級”,謫官。三月,遷出禁垣,移居宣武門外海波寺街古藤書屋。八月,妻馮氏病,病後乘舟南返嘉興。秋,沈皞日(融谷)赴來賓知縣任,彝尊與洪昇、徐善、龔翔麟皆作《朝天子》曲,又與嚴繩孫、彭孫遹、曹貞吉及子昆田各作詞《一枝花》一首以送別。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周篔來京訪彝尊,居朱寓。曹溶卒。作長詩《曹先生輓詩六十四韻》,有“籤帙無由借,人琴自此掊。茫茫千古恨,惙惙寸心怓”句,有人琴俱亡之慨。重陽後一日,同姜宸英、梁佩蘭、查慎行等同遊長椿寺,聯句作詩。送梁佩蘭還廣東,於古藤書屋餞別。同與送別者有湯又曾、查慎行,聯句作詩。彝尊又作《送梁佩蘭還南海》詩,兼悼納蘭性德
朱彝尊像 朱彝尊像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春,《騰笑集》刊成。查慎行作序。夏,輯《日下舊聞》《經義考》。與姜宸英、顧貞觀孫致彌周篔等往還,賦詩唱酬。送毛奇齡還浙江,以詩贈之,有“孤生倚知己,衰老感離羣”句。十二月,山東巡撫張鵬開調京,彝尊子昆田隨之入都。
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得米芾硯,與周篔聯句,作《寶晉齋硯山》。王士禛為作《米海嶽研山歌為朱竹垞翰林賦》。暮春,同周篔、姜宸英、錢君甫、查慎行等同至喬萊一峯草堂看花,並賦詩。八月,周篔南還,與查慎行於小菰村餞別。(周篔於回鄉途中,在宿遷病故。)《日下舊聞》四十二捲成。尚書徐乾學捐資付雕併為序,馮溥、陳廷敬、徐元文、張鵬、高士奇、姜宸英等皆為序。冬,開始刻印。表弟查嗣瑮至京,留宿古藤書屋,並互以詩贈答。彝尊詩云:“鹽官人到逼殘年,贈我吳興十兩綿。肌慄頓消生暖後,鬢絲相視入愁邊。醉拼把盞循環飲,倦便安牀曲尺眠。玉桂國中來底事?開春同縛送窮船。”冬,與徐元文、姜宸英於雪中同遊京郊大房山。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楊雍建還裏,彝尊與查慎行以詩送別。詩有“僂指東華九載過,罷官歸計尚蹉跎”句。俆釚還吳江,以詩送之。九月,《日下舊聞》刻印竣工。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二月,自古藤書屋移居槐市斜街。三月,查慎行、梁佩蘭過訪。查並作《三月晦日飲朱十表兄槐市斜街新寓》詩:“古藤蔭下三間屋,爛醉狂吟又一時。惆悵故人重會飲,小箋傳看洛中詩。”是年,彝尊與查慎行多次往還唱和。春,與王士禛、徐乾學、姜宸英、陳廷敬同遊京郊黑窯廠並聯句作詩。五月,與徐乾學、姜宸英、陳廷敬遊虎坊南園,聯句作詩。八月,洪昇因佟皇后服喪期中上演《長生殿》事獲罪。洪被革去太學生籍並逐出京師,與會者朱典、趙執信、翁世庸革職,查慎行、陳奕培亦革去太學生籍。彝尊此時在京,似未與其事。九月,與查慎行、魏坤、高佑釲、朱茂睭、朱善等遊天寧寺,聯句作詩。黃宗羲八十壽辰。彝尊應宗羲子百家之情,作《黃徵君壽序》。序中説:“予之出有愧於先生。……明年歸矣,將訪先生之居而借書焉,百家其述予言,冀先生之不我拒也。”表示對黃宗羲的敬重和對自已出仕清朝的愧悔之情。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補原官。不久告老歸田。復職,補原官。查慎行落職南還,至彝尊寓話別。洪昇遊盤山,作《登掛月峯寄朱竹垞檢討》詩:“五峯各各競秀,掛月一峯獨尊。仰視浮圖天近,俯窺下界塵翻。薊遼故國東鎮,山海中原北門。恨不攜君共眺,臨風長嘯雲根。”徐乾學罷官,猶領《一統志》編纂事,設書局於洞庭東山,疏請姜宸英隨行。彝尊以詩送別宸英。
康熙三十年(1691年),康熙命祀孔子,朱彝尊充十哲分獻官。妻馮氏覆上北京。汪森增補之《詞綜》三十六卷本刊成。
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一月,復罷官。三月,攜眷屬離京。王翬畫山水送別。七月二十八日到嘉興。八月,為長孫桂孫完婚。九月,至杭州。甥吳懷祖同行。十月,至衢州,遊爛柯山。十一月,經常山、玉山、南昌至贛州。十二月,到達廣州。時子昆田在廣東巡撫朱宏祚幕中。
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在廣州,與屈大均、陳恭尹、梁佩蘭等相聚。並與屈大均同遊五羊觀,與陳恭尹同遊光孝寺。二月,偕子昆田由廣州返嘉興。屈、陳、梁等為餞行。梁佩蘭贈羅浮蝴蝶繭二枚。十月,至當湖(在今浙江平湖縣)。又至上海黃浦江東之高橋裏(今上海市川沙縣高橋鎮)祭其亡友錢金甫,併為其詩集《保素堂集》作序。
曝書亭 曝書亭
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二月,妻馮氏卒。作《亡妻馮孺人行述》。至崑山,謁宋詞人劉過墓,作詩以記之。秋,查慎行應囑為彝尊《小長蘆圖》題詩三首。其三雲:“白首初辭供奉班,一身那不愛投閒。江湖老伴多星散,知己無如父子間。”
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歲暮,與徐釚遊蘇州。
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初夏,至崑山。重訪劉過墓。有詩:“歌詩存十卷,卷卷氣雄勁。靜夜思中原,往往血淚迸。”對劉過表示敬意。夏,築曝書亭於所居之荷花池南,有《曝書亭偶然作》九首。十月,遊山陰。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三月,潘耒來訪。以天台山萬年藤杖贈尤侗,並作《萬年藤杖歌贈尤檢討》以記之。趙執信以新詩題扇寄贈,有“老為鶯脰漁翁長,閒上鴟夷估客船。各有彈文留日下,他時誰作舊聞傳”句。彝尊答詩有“儲端鎖院各收身,同是承明放逐臣。遠憶音塵千里月,來尋蝦菜五湖春”句。十一月,訪平湖李延昱。李以所藏書二千五百卷相贈。至此,彝尊藏書已達八萬卷。《曝書亭著錄序》中説:“擁書八萬卷,足以豪矣!”查慎行《聞李辰山藏書多歸竹垞》詩云:“萬卷又增三篋富,千金直化兩蚨飛。平生謬託知己在,恨不從渠借一瓻。”(《敬業堂詩集》卷二十三)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四月,與查慎行及長孫桂孫同入閩。舟經富春江、七里瀧、蘭溪,入贛後,又經玉山、鉛山,至湖口登陸,度分水嶺至福建崇安,遊武夷山。六月,至福州。七月,至建寧。登舟時失足墮水。患瘧疾。度仙霞嶺入衢州,至語溪(在今浙江桐鄉縣)與查慎行別。後彝尊以詩一卷(《曝書亭集》第十八卷),查慎行以詩三卷(《敬業堂詩集》第二十四卷《賓雲集》、第二十五卷《炎天冰雪集》、第二十六卷《垂橐集》)記此次福建之行。八月初抵家,病猶未愈。子昆田亦病。冬,弟彝玠卒。
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三月,康熙第三次南巡,至蘇杭。朱彝尊往無錫“迎駕”。十月二十一日,子昆田卒。為亡子昆田定《笛漁小稿》十卷。(後附刻於《曝書亭集》)《經義考》三百捲成。陳廷敬、毛奇齡為序。《曝書亭著錄》八捲成,自為序,敍平生讀書、愛書、得書、藏書之經過。感嘆:“夫物不能以久聚,聚者必散,物之理也。吾之書終歸不知何人之手,或什襲珍之,或土苴視之,書之幸不幸,則吾不得而知矣。”
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遊青浦,登澱山寺;又至平湖,遊當湖;又至杭州,遊西湖等處。
康熙四十年(1701年)二月,遊蘇州。三月,遊杭州,毛奇齡、徐釚、汪日祺等均與同遊。洪昇在杭,與往還。彝尊以詩贈洪昇,有“海內詩家洪玉父,禁中樂府柳屯田。梧桐夜雨詞悽絕,薏苡明珠謗偶然”句。與查慎行時往還。查慎行有《病後過竹垞先生齋》、《喜竹垞先生至》等詩。
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正月,嚴繩孫卒。彝尊為撰墓誌銘。三月,為次孫稻孫守完婚。四月,為兩孫”析箸“(分家)。其時彝尊家計蕭然,唯薄田數十畝。為洪昇作《長生殿》序,又作《題洪上舍傳奇》一詩以贈。《明詩綜》輯成,以所著《靜志居詩話》附之。在蘇州開刻。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春,康熙第四次南巡。三月,朱彝尊至無錫“迎駕”。暮春,遊蘇州木瀆。病足,留居蘇州。十一月,曾孫振祖(桂孫之子)生。
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二月,遊太湖洞庭西山。於蘇州靈巖山謁韓世忠墓。十一月,遊江寧(南京),寓承恩寺。《明詩綜》雕刻竣工。是書輯選明詩三千四百餘家,且“間綴以詩話,述其本事”,“死封疆之臣,亡國之大夫,黨錮之士,暨遺民之在野者,概著於錄”。彝尊自述其編選目的在於“竊取國史之義,俾覽者可以明夫得失之故”。是年,洪昇、尤侗、韓菼先後去世,為撰墓誌銘。
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康熙第五次南巡。三月,朱彝尊又至無錫“迎駕”,並在行殿朝見。四月,康熙至浙江。朱彝尊在杭州行殿朝見,並進所著《經義考》《易書》。康熙表示讚賞,對少詹事查升(查慎行族子)説:“朱彝尊此書甚好,留在南書房,可速刻完進呈。”並以“研經博物”四字匾額賜給朱彝尊。秋,至真州(今江蘇儀徵)訪通政使曹寅。曹寅囑輯《兩淮鹽莢書》。十二月,曾孫賜書(稻孫之子)生。
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七十八歲
客居蘇州。
為曹寅《楝亭詩鈔》作序。
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七十九歲
遊蘇州天平山,謁范仲淹祠;遊靈巖山寺。
康熙第六次南巡。朱彝尊又至無錫“迎駕”。康熙至杭州時,朱彝尊在西湖行殿朝見。康熙離浙時,彝尊雖足疾復發,仍“送駕”至五里亭。康熙帝南巡,朱彝尊屢次接駕於無錫,召見於行宮,進所著書籍,康熙帝御賜“研經博物”匾額。
在杭州與佟法海、賈國維及查慎行、嗣瑮兄弟泛舟西湖。
在查慎行寓所與同飲,作詩以記之。詩中回憶閩中之行,有“十年舊事篝燈話,此夜方舟泊釣台”句。
夏,還家。
秋,至揚州。於平山堂送表弟查嗣瑮入都。
民國·莊益三輯《嘉興歷代先賢像傳·朱彝尊像》嘉興美術館藏 民國·莊益三輯《嘉興歷代先賢像傳·朱彝尊像》嘉興美術館藏
康熙四十七年(1708)八十歲
《曝書亭集》八十卷成,潘耒作序。序稱:“竹垞之學,邃於經,淹於史,貫穿於諸子百家……藴蓄閎深,蒐羅繁富,析理論事,考古證今,元元本本,精詳確當,發前人未見之隱,剖千古不決之疑。其文不主一家,天然高邁,精金百煉,削膚見根,辭約而義富,外淡而中腴,探之無窮,味之不厭,是謂真雅真潔。”
編《兩淮鹽莢書》二十卷成。
潘耒以方竹杖見贈,彝尊以詩答謝。
查慎行寄詩祝八十壽辰。詩云:“當代龍門望不輕,得官何必盡公卿。風清李泌神仙骨,帝錫張華博物名。茗碗登堂無俗客,籃輿扶路有門生。蟫魚不蝕長生字,老閲巾箱眼倍明。”又詩云:“自返初衣不記春,十年鳩杖又隨身。百分盞滿休辭醉,萬卷書多轉益貧。荻火烹鮮鱸氣味,松風吹長鶴精神。倏然出處行藏外,要是江東第一人。”
是年,潘耒、徐釚卒。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八十一歲
四月,至揚州。又至真州交所輯《兩淮鹽莢書》於通政使曹寅。曹寅捐資刊刻《曝書亭集》。
六月,自揚州渡江歸。
七月,《曝書亭集》開刻。彝尊每日刪補校刊,忘其疲勞。
康熙四十八年十月十三日(11月14日)子夜,無疾而逝,年八十一。
在臨終前幾天對次孫稻孫説:“吾集不知何時可刻完?年老之人,不能久待,奈何!”在十三日晚間,猶問及刻書事。
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
朱彝尊死後五年,《曝書亭集》刊刻竣工,查慎行作序。
雍正三年(1725年)
朱彝尊死後十七年,葬於嘉興百花莊其曾祖朱國祚墓南五里。查慎行送葬並作詩 雲:“平生載酒論文地,今日偕為執紼行。萬卷書留良史宅,百花莊近相公塋。銘傳有道矢無愧,淚落天傭表未成。十七年來餘痛在,待看宿草慰哀情。”陳廷敬為作墓誌銘。 [4] 

朱彝尊主要影響

編輯

朱彝尊詞作及詞論

朱彝尊是清代詞壇領袖,其詞在清詞中影響巨大。他和陳維崧並稱“朱陳”,執掌詞壇牛耳,開創清詞新格局。他認為明詞因專學《花間集》《草堂詩餘》,有氣格卑弱、語言浮薄之弊,乃標舉“清空”、“醇雅”(其説源於張炎)以矯之。他主張宗法南宋詞,尤尊崇其時格律派詞人姜夔張炎,提出:“世人言詞,必稱北宋,然詞至南宋始極其工,至宋季而始極其變。姜堯章氏(姜夔)最為傑出。”(《詞綜·發凡》)又云:“倚新聲玉田(張炎)差近。”(解佩令·自題詞集)他還選輯唐至元人詞為《詞綜》,藉以推衍其主張。這一主張被不少人尤其是浙西詞家所接受而翕然風從,“數十年來,浙西填詞者,家白石而户玉田”(《靜惕堂詞序》)。後龔翔麟選朱彝尊、李良年李符、沈皞日、沈岸登及本人詞為《浙西六家詞》,遂有“浙西詞派”之名。其勢力籠罩了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百餘年的詞壇。
朱彝尊的《曝書亭詞》由數種詞集彙編而成。所作講求詞律工嚴,用字緻密清新,其佳者意境醇雅淨亮,極為精巧。
如《洞仙歌·吳江曉發》:
澄湖淡月,響漁榔無數。一霎通波撥柔櫓,過垂虹亭畔,語鴨橋邊,籬根綻、點點牽牛花吐。紅樓思此際,謝女檀郎,幾處殘燈在窗户。隨分且欹眠,枕上吳歌,聲未了、夢輕重作。也盡勝、鞭絲亂山中,聽風鐸郎當,馬頭衝霧。
靜謐的江南水鄉的清晨,乘舟出發的風情,被描摹得十分細膩。一路月淡水柔,籬邊花發,樓頭燈殘,舟中人在吳歌聲中若夢若醒,寫出一種清幽的情趣。
朱彝尊書法
朱彝尊書法(4張)
朱彝尊有一部分據説是為其妻妹而作的情詞,大都寫得婉轉細柔,時有哀豔之筆。下面是其中的一首《眼兒媚》:
那年私語小窗邊,明月未曾圓。含羞幾度,幾拋人遠,忽近人前。無情最是寒江水,催送渡頭船。一聲歸去,臨行又坐,乍起翻眠。
把初戀時的欲罷還休,熱戀後離別之際的坐立不安,表現得淋漓盡致。文字平易清新,卻又可以領略到孤詣錘鍊的功力。
朱彝尊詞中,還有一部分懷古、詠史之作,頗有蒼涼之意。如《金明池·燕台懷古和申隨叔翰林》的結末幾句:“數燕雲、十六神州,有多少園陵,頹垣斷碣。正石馬嘶殘,金仙淚盡,古水荒溝寒月。”但這類詞缺乏激昂雄壯的情調,而且在朱彝尊那裏也不是主要的。他推崇南宋亡國前後的一羣詞人,而他們的特點正是用精雅的語言形式構造清空虛渺的意境,作為逃脱現實的心靈寄寓,這裏有着時代、處境和心理的相似之處。後人批評説:“自朱竹垞以玉田(張炎)為宗,所選《詞綜》,意旨枯寂;後人繼之,尤為冗漫。以二窗為祖禰,視辛、劉若仇讎,家法若斯,庸非巨謬。”(文廷式《雲起軒詞鈔序》

朱彝尊詩歌創作

朱彝尊與王士禛同時馳名詩壇,當時有“南朱北王”之稱,趙執信也尊奉他們為兩大家(見《談龍錄》)。
朱彝尊論詩,早期宗唐黜宋,對於陸游批評尤為尖鋭,謂其詩“句法稠疊”,“令人生憎”(《書劍南集後》),晚年則由唐入宋,詩崇黃庭堅 [5]  但總體上説,他的詩有學者氣,重才藻,求典雅,缺乏初盛唐詩歌激盪奔放的氣概。如《送袁駿還吳門》:
袁郎失意歸去來,彈鋏長歌空復哀。天寒好向汝南卧,酒盡誰逢河朔杯。遠岸楓林孤棹入,平江秋水夕陽開。要離墓上經過地,知爾相思日幾回。
詩中引用了馮諼彈鋏、袁安卧雪、劉松與袁紹子弟酣飲以避暑和皋伯通葬梁鴻於要離墓旁等典故,表現了對友人的理解和情誼,從中可以看出朱彝尊詩的一般特點。
在他的一些抒發個人不平之憤的詩作中,語言則較為明快,如《寂寞行》等;另有部分短小的寫景詩和歌謠體的詩,像《永嘉雜詩二十首》《鴛鴦湖棹歌一百首》,也寫得較為輕靈。下錄《永嘉雜詩二十首》中的《孤嶼》:
孤嶼題詩處,中川激亂流。相看風色暮,未可纜輕舟。
清人對朱彝尊的詩評價很高,這和清人重學問的風氣有關。

朱彝尊藏書大家

朱彝尊畫像
朱彝尊畫像(8張)
朱彝尊精於金石文史,遊大江南北,北出雲朔,東泛滄海,經甌越,所至叢祠荒冢,破爐殘碑之文,無不搜剔考證,與史傳參校異同。家富藏書,通籍之後,所藏益富,曾收李延昰藏書50櫃,2500卷,達到藏書3000餘卷,後又收項氏“萬卷樓”殘帙,又到曹溶、徐乾學家,借其藏書傳抄,其藏書所好愈篤。又借抄於宛平孫氏、無錫秦氏、崑山徐氏、晉江黃氏、錢唐龔氏等諸家舊藏,合計先後所得自稱“擁書8萬卷”。藏書處名“曝書亭”、“古藤書屋”,“潛採堂”,聚藏30櫝,曾因偷抄史館藏書而被貶官,遂刻有一藏書銘文稱:“奪我七品官,寫我萬卷書。” 藏書印有“購此書,頗不易,願子孫,勿輕棄”、“梅會里朱氏”、“潛採堂藏書”、“七品官耳”、“我生之年歲在屠維大荒落月在橘莊十四日癸酋時”、“秀水朱彝尊錫鬯氏”、“南書房鏑史記”、“南書房舊講官”、“小長蘆釣魚師”、“得之有道傳之無愧”、“別業在小長蘆之南轂山之東東西峽石大小橫山之北”等。
先著有《經義存亡考》,經不斷修訂,成《經義考》300卷,是第一部統考歷代經學的專科目錄。以書名為綱,參歷代目錄所著説經之書,先注卷數、著者、註疏者,其下各注存、佚、闕、未見等附註,自古以來諸家書目所未及。網羅宏富,為兩千年來經書總彙,是研究中國古代哲學史、文化史、學術史的必備工具書,毛奇齡稱編纂該書“非博極羣書,不能有此”。康熙帝南巡時,還親自為他寫了“研經博物”的題詞。此目分別在康熙四十年(1701)和乾隆二十年(1755)刊行。乾隆末年,翁方綱撰《經義考補正》12卷。

朱彝尊歷史評價

編輯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竹坨詞疏中有密,獨出冠時,微少沉厚之意。《江湖載酒集》灑落有致,《茶煙閣體物集》組織甚工,《蕃錦集》運用成語,別具匠心,然皆無甚大過人處。惟《靜志居琴趣》一卷,盡掃陳言,獨出機杼,豔詞有此,匪獨晏、歐所不能,即李後主,牛松卿亦未嘗夢見,真古今絕構也,惜託體未為大雅。《靜志居琴趣》一卷,生香真色,得未曾有!前後次序,略可意會,不必穿鑿求之。 [3] 
譚獻説:“錫鬯、其年(陳維崧字)出,而本朝 詞派始成”,“錫鬯情深,其年筆重,固後人所難到。”(《篋中詞》二)《桂殿秋》是朱彝尊的代表作。況周頤的《蕙風詞話》將其列為當朝第一。詞雲: 思往事,渡江干,青娥低映越山看。 共眠一舸聽秋雨,小簟輕衾各自寒。 寥寥四句,二十七個字,勾畫了一個悽婉場景,講述了一段動人故事,抒發了一腔不捨痴情,揭示了一種無奈人生。朱彝尊與其妻妹馮壽常相戀,曾以一首排律《風懷二百韻》記敍他們的愛情故事。

朱彝尊主要作品

編輯
朱彝尊《曝書亭集》書影 朱彝尊《曝書亭集》書影
朱彝尊著有《日下舊聞》《經義考》《曝書亭詩文集》等書。(參考《國朝先正事略》卷三十九《文苑》)彝尊選輯唐、五代、宋以來下逮元張翥諸家詞為《詞綜》,以開浙西詞派。
其《曝書亭詞》,自定為《江湖載酒集》《靜志居琴趣》《茶煙閣體物集》《蕃錦集》等四種,有李富孫注本。 [3] 
《曝書亭集》
別集名。朱彝尊作。八十卷,系作者自編。凡賦一卷、詩二十二卷、詞七卷、文五十卷,附錄《葉兒樂府》一卷。另符其子昆田《笛漁小稿》4卷。
《曝書亭詞》
詞集名。朱彝尊作。七卷。
經義考初名《經義存亡考》,後改今名。朱彝尊撰,三百卷。首列御注、敕撰諸書,次經諸經分類,後附毖緯、擬經、承師、刊石、書壁、鏤版、著錄、通説、家學、自敍各門。蒐集歷代解釋儒家經典的書籍,註明存佚、卷數、撰人姓名,並附原書序跋、諸儒論説,或作考證,是研究中國古代經學派別,經義和版本目錄的重要參考書。
《日下舊聞》清地理著作,朱彝尊撰。四十二卷。記載北京掌故史蹟,上至遠古,下至明末。內容分星土、世紀、形勝、宮室、城市、郊垌、京畿、僑治、邊障、户牖、風欲、物產、雜綴等十三門,而以石鼓考列後。皆徵引前人著作,逐條排比。所引經、史、小説、文集、金石文字等凡1649種。採輯淵博,記載詳備。其子朱昆田撰《補遺》,清高宗又命大臣竇光 、朱筠等增續,別成《日下舊聞考》。
《明詩綜》
總集名。朱彝尊編選。一百卷。錄存明初詩人至明亡後遺民3400餘人的作品,並有作家小傳及諸家評論,附有詩話,編者自述其纂輯意圖是“竊取國史之義,俾覽者可以明夫得失之故”。書中資料較為豐富,頗有涉及當時社會、政治情況的作品。於明詩各個流派的特點亦有所反映。
《詞綜》
詞總集名。清朱彝尊編,汪森增定。三十卷,祉遺六卷。選錄唐、宋、元詞六百餘家。后王昶續輯《補遺》二卷,又輯《明詞綜》十二卷、《國朝詞綜》四十八卷、《國朝詞綜二集》八卷。合《詞綜》成《歷朝詞綜》。其後黃燮清輯《國朝詞綜續編》五十八卷,續補八卷。
《食憲鴻秘》
食譜。朱彝尊撰。本書分上、下卷,是一部介紹各類食品加工調配、烹飪的專著。

朱彝尊詩選

《出居庸關》
《蘇小小墓》
《雲中至日》

朱彝尊詞選

《高陽台·吳江葉元禮》

朱彝尊人際關係

編輯
曾祖朱國祚,明萬曆十年(1582)進士,官至户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加少傅。卒,贈太傅,諡“文恪”。《明史》有傳。
祖父朱大競,曾為雲南楚雄府知府。
嗣父朱茂暉(大競長子),以蔭授中書科中書舍人。他是明末“復社”的重要成員之一。無子,以弟茂曙長子彝尊為嗣。
生父朱茂曙(大競次子),秀水縣學生,卒後門人私諡為“安度先生”。
祖父朱大競為官清廉。辭官回鄉時,“力不能具舟楫”,行李“僅敝衣一簏而已”。至朱茂曙時,家益貧困,若遇荒年,經常乏食。
兒子朱昆田(1652年—1699年),繼承“曝書亭”藏書。長達數十年未減。

朱彝尊後世紀念

編輯
朱彝尊墓在浙江嘉興塘匯鄉百花莊村,今已不存。其故居曝書亭在今王店鎮廣平路南端,佔地6500平方米,系浙江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