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王文治

(清代官員)

編輯 鎖定
王文治(1730—1802),字禹卿,號夢樓,江蘇丹徒人。工書法,以風韻勝。有《夢樓詩集》《快雨堂題跋》,清代書法家詩人
曾隨翰林侍讀全魁至琉球。乾隆二十五年進士,授編修,擢侍讀,官至雲南臨安知府。罷歸,自此無意仕進。不到五十歲,即究心佛學。有《夢樓詩集》《快雨堂題跋》。 [1] 
本    名
王文治
禹卿
夢樓
所處時代
清代
出生地
江蘇丹徒
出生日期
1730年
逝世日期
1802年

目錄

王文治經歷

編輯
他二十幾歲就已名動京城。乾隆二十一年(1756),翰林侍讀全魁、周煌出使琉球,二人仰王文治書名,遂邀其同往,結果琉球人紛紛重金求購王文治墨寶,讓這個26歲的小夥兒書名大震。今天的日本沖繩博物館,仍然珍藏着王文治當年的書作。四年之後,王文治進京殿試,得中一甲第三,這便是日後“淡墨探花”的由來。中進士後,王文治在翰林院混了幾年,和紀曉嵐玩得很好。王文治年輕,憨厚,經常被古靈精怪的紀曉嵐戲耍,給民間留下了不少葷段子。 [2] 
王文治像 王文治像
他工書法,能得董其昌神髓,與梁同書齊名。文治平日喜用淡墨,以表現瀟疏秀逸之神韻,時稱“淡墨探花”,“淡墨翰林”。善畫墨梅,韻致卓絕,詩宗唐、宋,自成一家,並精音律之學。築“夢樓”。自滇歸,買僮度曲,行無遠近,必以歌伶自隨。嘗送女裝美少年給畢秋帆(畢沅),有好事者載:“某太守好以奇法為淫,飾女為男作僕,飾男為女作婢。”
著有《夢樓詩集》《論書絕句三十首》等,傳世書跡較多。
於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出任雲南臨安知府,在建水通海等地留下過很多碑刻對聯。至今滇南一帶尚有他的墨寶遺存,雖只尺中楮,民間亦視為拱璧。這幅行書中堂,是他在臨安任知府時所書,寫於綾上,長135釐米,寬44釐米,厚裱,品相完好,是難得的佳作。王文治學書雖宗“二王”,但對顏真卿卻深懷敬意。他在《論書絕句》中寫道:“曾經碧海掣鯨魚,神力蒼茫運太虛。間氣中興三鼎足,杜詩韓筆與顏書。”並喜寫顏書內容。

王文治作品

編輯
王文治書畫作品
王文治書畫作品(40張)
王文治一生以書法稱名於世,早年習書從前輩笪重光入手,受其影響頗深。他的楷書師從褚遂良行草書則學自《蘭亭序帖》和《聖教序》。但錢泳卻認為他是學趙孟頫董其昌的用筆,中年以後改習張即之。從王文治傳世書法來看,其飄逸婉柔的點畫和嫵媚勻淨的結體,的確透露出與笪重光、董其昌二人書法的傳承關係,而線條的扁薄,更是浸染於笪氏書法的結果。除笪、董二人的影響外,還有一個因素不可忽視:王文治中年以後潛心禪理,對於有關佛經的書法尤其用心關注。他曾收得張即之的寫經墨跡,臨摹學習,因此其書風與張即之、笪重光一樣有用筆扁薄的特點。
他喜用長鋒羊毫和青黑色的淡墨,這與他的天然秀逸的書風有表裏相成之妙,故清代梁紹壬在《兩般秋雨庵隨筆》中説:“國朝劉石庵相國(指劉墉)專講魄力,正夢樓太守(指王文治)則專取風神,故世有‘濃墨宰相,淡墨探花’之目。”錢泳亦將他與劉墉、梁同書作比,認為王文治中年得張即之書跡臨摹,遂入輕佻一路,如同秋娘傅粉,骨格清纖,姿態自佳,而欠莊重。此論雖取貶義,但對王文治的書風特色的譬喻,還是比較精當的。這種“秋娘博粉”般的格調,亦可作為真偽鑑別的依據。從傳世真跡來分析,王書運筆柔潤,墨韻輕淡,行間布白,疏朗空靈,氣格風神極其婉美,近於董其昌的書風而更加嫵媚,倜儻風流的境界是作偽者難以仿效的,莫怪當時竟有“天下三梁(指梁同書、梁衍梁國治),不及江南一王”的説法。

王文治人物影響

編輯
王昶湖海詩傳》稱:“禹卿尤工書,楷法河南,行書效《蘭亭》《聖教》;入京師,士大夫多寶重之。”其實,王文治二十多歲時就書名遐邇傳揚。乾隆二十一年(1756),全魁周煌出使琉球,兩位使臣仰慕王文治書名,特意邀請他同行,王文治欣然答應。琉球人素好書法,得知王文治是中國書法名家,紛紛重金求書,視為至寶,十分珍重,一時間王文治在琉球書名風靡。當時朝鮮人來華,專門以餅金購得王文治書法以歸,其書法聲名遠播海外。乾隆皇帝南巡江南時,在杭州寺廟中見其所書《錢塘僧寺碑》,大賞愛之。由於乾隆皇帝的讚賞,王文治的書法聲望一下大大提高,廣為流傳,為士林所寶。日本很多博物館都珍藏着王文治真跡。如東京國立博物館、京都藤井齊成會有鄰館、沖繩縣立博物館、大分縣立博物館皆珍藏有王文治的墨寶。
其書法用筆規矩而灑落,結構緊密而內斂,墨色以淡為主,着實是董其昌書法風貌的再現。王文治忠實地秉承帖意,但無傳統帖學的流轉圓媚與輕滑。其書用筆轉少折多,以折為主,顯得果斷有致,乾淨利落。瘦硬的筆畫略帶圓轉之意,既嫵媚動人,又俊爽豪逸,風神蕭散,筆端毫尖處處流露出才情和清秀的特色。行書作品《待月之作》清妙妍美,俊朗疏秀,可見其晉唐功底深厚。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