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呂布

(東漢末年名將,漢末羣雄之一)

鎖定
呂布(?~199年2月7日 [101]  ),字奉先,號稱“飛將”。五原郡九原(今內蒙古包頭西北)人。東漢末年名將,漢末羣雄之一。 [59-60] 
呂布初因勇武被幷州刺史丁原任為主簿,大見親待。董卓入京之後,誘其殺丁原,並任騎都尉,後任中郎將,封都亭侯,與董卓誓為父子。關東軍起兵討董卓,呂布參戰,因與將領胡軫不和,被孫堅戰敗。後被王允士孫瑞楊瓚等拉攏,成功刺殺董卓,任職奮威將軍,進封温侯,與王允同掌朝政。董卓死後,其先後投靠袁術袁紹劉備均未遂,故佔據徐州一帶,自稱徐州刺史
建安三年(198年),呂布被曹操圍困數月,後下城投降,最終被曹操縊殺。 [61] 
呂布由於小説三國演義》及各種民間藝術的影響,向來是以“三國第一猛將”的形象存在於後世的心目中。在歷史中,呂布倒戈董卓更是對三國時期的政治格局產生了重要影響。 [131] 
全    名
呂布
別    名
飛將
呂温侯
奉先
所處時代
東漢末年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五原郡九原(今內蒙古包頭西北) [59] 
逝世日期
199年2月7日
主要成就
誅殺董卓
擊破張燕
大敗袁術
使曹操數戰不利
最高官職
左將軍
爵    位
温侯

呂布人物生平

呂布飛將出世

  • 追隨丁原
呂布出生於幷州五原郡九原縣,呂布因為弓馬嫺熟、驍勇尚武而在幷州任職。 [2-3] 
中平六年(189年),時任幷州刺史丁原擔任騎都尉,在河內駐紮,任命呂布為主簿,對他很親近。
(《後漢紀》及《資治通鑑》又記載呂布為丁原部曲司馬。 [79-80] 
漢靈帝死後,丁原接到何進的徵召,率領軍隊到雒陽,密謀誅殺宦官,被任命為執金吾
  • 認卓為父
適逢何進為宦官所殺。董卓入京,掌握了朝中大權, [4]  誘呂布殺丁原,進而吞併丁原的軍隊,並任命呂布為騎都尉,與他發誓結為父子,對他十分欣賞信任。
呂布善於騎射,膂力過人,被稱為“飛將”, [5]  不久又被董卓提拔為中郎將,封都亭侯。 [6] 
呂布 呂布
初平元年(190年),董卓為躲避關東聯軍,下令遷都長安、火燒雒陽。董卓自己留屯雒陽畢圭苑中,又指使呂布發掘帝陵及公卿已下冢墓,搶奪其中珍寶。 [71] 
初平二年(191年),董卓以胡軫為大督護,呂布為騎督,與諸將校一同前往陽人討伐孫堅。胡軫性子急,説:“今此行,應該斬殺一個戴青綬的官員,才能整肅軍紀。”諸將感到不滿。傍晚,軍隊到達離陽人幾十裏的廣成,兵馬疲憊,胡軫受董卓節度,在廣成秣馬飲食,再連夜進兵,等到天明時攻城。諸將厭惡胡軫,打算讓他敗給孫堅,呂布等人就揚言:“陽人城中的賊軍已經逃走,應該立即追擊,不然就會錯過良機。”於是胡軫軍未作修整,便連夜進軍。到達陽人城外時,發現城中守備完善,不得掩襲。吏士飢渴,人馬疲憊,又沒有塹壘,於是脱下盔甲休息。呂布又揚言:“城中賊軍出來了。”士卒驚慌散亂,丟棄鎧甲、鞍馬逃走,走了十多里,卻沒發現敵軍。等到天明,胡軫軍回到陽人外,拾取兵器,決定攻城,而城池守衞堅固,壕溝已深,胡軫等人不能攻而回,孫堅追擊,擊敗了胡軫、呂布。 [70]  [118] 
孫堅攻入雒陽宣陽城門後,呂布與其交戰,再次敗走。最後董卓進入長安 [72] 
  • 漸生間隙
董卓自知自己兇暴,為人所惡,所以時常要呂布做自己的侍衞及守中閣;不過,董卓性格又十分猜疑,經常在喝醉後辱罵呂布,又曾因少許失意而向呂布擲出手戟,呂布身手敏捷躲過手戟,之後改容道歉,董卓方才息怒,呂布因此怨恨董卓。呂布又曾與董卓的婢女有染,恐怕事情被董卓發覺,所以心中十分不安。 [7]  [68]  [69] 
  • 王允離間
之前,司徒王允因為呂布是幷州的壯士,對他以厚禮相待。自從呂布懷恨董卓後,他去見了王允,述説了董卓差點殺他的經過。王允此時正和士孫瑞楊瓚等密謀除掉董卓,因此便讓呂布作內應。呂布有些猶豫,説:“奈何是父子,怎麼好下手呢?”王允説:“將軍姓呂,本來就非親生骨肉,如今你保全自己的性命還來不及,還説什麼父子!他向你擲戟的時候,對你還有父子之情嗎?”呂布於是答應了王允,與其共謀誅殺董卓。 [7]  [61]  [145] 
  • 刺殺董卓
初平三年四月辛巳日(192年5月22日 [102]  ),漢獻帝疾病初愈,大會於未央殿。王允令士孫瑞書寫詔書交給呂布,呂布懷着詔書,命騎都尉李肅與同心勇士秦誼陳衞等十多人偽裝成宮門衞士,手持長戟,在北掖門等候董卓。 [67]  [119] 
董卓將到掖門時,馬匹驚懼不前,董卓欲圖回去,被呂布勸阻。入門後,李肅持戟刺向董卓,董卓手臂受傷墜落車下,大呼:“呂布何在?”
呂布下馬説道:“有詔討亂臣賊子!”董卓大罵:“庸狗怎敢如此!”隨即被呂布親手斬殺(一説呂布持矛刺中董卓,之後命令士兵將其斬殺)。董卓的主簿田景倉頭前去抱住董卓屍體,呂布又將他們殺死;殺死這三人後,其餘人都不敢動彈了。 [65-67]  [68] 
  • 同掌朝政
董卓死後,呂布被拜為奮威將軍,假節,儀比三司,進封温侯,與王允同掌朝政。 [7] 
(注:《三國志》、《後漢書》、《東觀漢記》、《資治通鑑》均作呂布為奮威將軍, [62]  [73-74]  《後漢紀》、《宋書》則稱呂布為奮武將軍。 [63-64]  按《公孫瓚傳》,當時朝廷所設奮武將軍為公孫瓚,因此“奮武”記載可能有誤。 [75] 
呂布命李肅奉詔命前往陝縣討伐牛輔,牛輔率軍逆擊,李肅敗走弘農,呂布於是將他誅殺。後來牛輔部下又斬殺牛輔,將其首級送到長安。 [76] 
王允商議赦免董卓部曲,呂布也多次勸王允赦免他們。不久後,王允又認為特赦會使董卓部曲猜疑,因此改變了主意。呂布提議把董卓的財物賜給公卿、將校,王允不許。誅殺董卓之後,王允恃功自傲,開始輕視呂布,對待他如同劍客,而呂布自負有功,經常炫耀,見自己的提議被王允拒絕,也感到不滿。 [120] 
  • 逃出長安
董卓、牛輔的舊部屬李傕郭汜等人本想解散部隊,歸隱田野,因賈詡獻計,於是召集舊部,包圍長安城八日。在長安之戰期間,郭汜在城北,呂布主動率兵出城,對郭汜説:“且讓兵馬退後,你我二人隻身交戰來決定勝負。”於是兩人單挑,呂布以矛刺中郭汜,郭汜被左右軍隊所救,雙方遂各自罷兵。六月一日,呂布手下叟兵叛變,放李傕軍入城,呂布戰敗,於是把董卓的首級系在馬鞍處,帶着數百名騎兵殺出武關 [8]  [10]  [77]  [96-97] 
呂布離開前,曾駐馬於青瑣門外,對王允呼道:“王公可否一同離去?”王允回答:“若蒙國家社稷之靈,上安國家,我心願足矣。如果不成,我當奉身以死!陛下年幼,只能依靠我,遭遇大難卻想着苟免,這不是我願意做的事。請你逃出長安後盡力告訴關東諸公,讓他們以國家為念。” [98-100] 

呂布爭奪兗州

  • 投奔袁紹
呂布先投靠袁術,自以為殺董卓為袁術報仇,對袁術有恩,但袁術厭惡呂布反覆無常,所以拒絕不受,呂布改投袁紹 [10] 
(一説呂布走奔南陽後受到袁術優待,但經常縱兵抄掠,袁術以之為患,呂布感到不安,於是改投張楊,之後再投袁紹。) [77] 
袁紹與呂布在常山會戰黑山軍張燕。黑山軍有一萬多精兵、幾千騎兵。呂布經常騎着能夠騰躍城牆、飛跨壕溝、名叫赤兔的良馬,與關係較為親近的麾下猛將成廉魏越等幾十個人騎馬衝擊張燕的軍陣,有時一天去三四次,每次都砍了黑山軍的首級回來。連續作戰十多天,終於打敗了張燕的軍隊。 [10] 
  • 逃奔河內
呂布仗恃自己的戰功,再次向袁紹要求增加軍隊,袁紹不答應,而呂布手下的將士也時時搶劫、掠奪,袁紹開始疑恨他。呂布感覺不安,就請求回雒陽。袁紹同意他的要求,以天子名義任命呂布領司隸校尉,派三十名甲士送呂布而暗中要除掉他。呂布懷疑袁紹打自己的主意,就派人在營帳中彈着箏,自己悄悄逃了出去。半夜那些甲士出動,亂刀砍呂布的牀,認為他已經死了。第二天袁紹得到呂布還活着的消息,於是下令關閉城門。 [9] 
呂布得以逃到河內,與張楊聯合。呂布前往河內途中經過陳留郡太守張邈派人迎接呂布,對他大加款待,臨分手時兩人握住對方手臂發誓結好。 [11] 
袁紹擔心呂布對自己不利,再次派兵追殺呂布,那些士兵都害怕他,追上了也沒有一人敢逼近。 [10] 
當時張楊和他的部下都收到了李傕、郭汜對呂布的懸賞通緝,以求共剿呂布。呂布聽聞此事,對張楊説:“我呂布,是足下州里之人,您殺害我對您不合適,不如把我活捉送給郭汜、李傕,可以得到高官厚祿。”張楊於是表面答應郭汜、李傕,實則保護呂布。李傕等人以之為患,於是下詔大封,以呂布為潁川太守。 [78] 
  • 佔據兗州
三英戰呂布 三英戰呂布
興平元年(194年),曹操向東攻打陶謙,派將領武陽人陳宮駐守東郡。陳宮趁機勸説張邈:“現在天下分裂,英雄豪傑同時崛起,您擁有十萬人的隊伍,處在可以四面作戰的地方,按劍雄視天下,是可以做人中豪傑,反而被人控制,不是太卑下了嗎?現在本州的軍隊東征,其地空虛,呂布是猛士,善於作戰,英勇無敵,將他接來一同佔據兗州,觀望天下形勢,等候時事的變化好轉,這可以縱橫一世。”張邈聽從陳宮的意見,就同弟弟張超、曹操手下從事中郎許汜王楷及陳宮等人迎接呂布,請他當兗州牧,佔據濮陽,兗州所屬郡縣一同響應,只有鄄城、東阿、範三縣仍在曹操手中。 [15] 

呂布迎戰曹操

曹操知道後率領軍隊攻打呂布,呂布攻不下鄄城,便西屯於濮陽縣。曹操進兵攻打濮陽,呂布出戰,先以騎兵攻擊曹操的青州兵,青州兵奔走,曹軍陣腳大亂,曹操騎着馬突火而出,墜落馬下,燒傷了左手掌。曹操的司馬樓異扶曹操上馬,才得以引軍退走。 [13]  [140]  據《獻帝春秋》記載,濮陽大姓田氏在城裏響應曹操,曹操趁機入城後,放火燒東城門,來激勵將士與呂布決一死戰,結果敗走。呂布手下騎兵抓到曹操卻不認識他,問:“曹操在哪兒?”曹操説:“騎黃馬的那個就是。”於是騎兵追擊騎黃馬的人,而放走了曹操。 [12] 
曹操、呂布多次在濮陽交戰,有一次曹操攻破濮陽西邊的別屯,呂布率兵救援,三面攻擊曹操。當時呂布親自搏戰,與曹軍從早上打到了午後,最終遭到曹操部將典韋的阻擊,引軍退還。 [141] 
雙方相持一百多天。這時發生天旱,又有蝗蟲為害,糧食不夠,百姓飢餓,出現了人吃人的現象,呂布、曹操各引軍退去。九月,呂布到乘氏縣,被縣人李進擊破,於是將部隊東移到山陽駐紮。 [15]  [140] 
興平二年(195年)春季,曹操襲擊定陶,攻濟陰太守吳資於南城,不克。呂布率軍前來,被曹操擊退。夏季,曹操又進攻鉅野的薛蘭李封,呂布率軍救援薛蘭,結果被曹操擊敗,薛蘭也被曹操斬殺。 [142]  呂布再次從東緡出發,與陳宮率領一萬餘人來進攻曹操。當時,曹操部下的士兵全都出去收割麥子了,在營中的不到一千人,難以守住營寨。曹操於是下令婦人們上城寨的矮牆守禦,營中不足一千的士兵們全都在營壘邊擺出了無所畏懼的樣子。曹操營寨的西邊有一條大堤,南邊有一片茂密深廣的樹林。呂布懷疑曹操有伏兵,於是説:“曹操多詭詐,我們不要進入伏擊圈。”於是,呂布引軍屯南十餘里。第二天,呂布再次前來挑戰。曹操把自己的一半士兵埋伏在堤後,另一半的士兵暴露在堤外佈下陣勢。呂布的軍隊逼近時,曹操才命輕裝部隊挑戰,等到兩軍廝殺在一起以後,伏兵才登上大堤殺出,步兵與騎兵一齊衝鋒,大破呂布的軍隊,奪得呂布的鼓車,直追到呂布的營寨才返回。呂布當夜撤退,曹操趁機攻破定陶,分兵平定諸縣。 [14]  [142] 
曹操收復兗州,呂布東逃投奔劉備。張邈到袁術那裏求救,留下張超帶着家眷部屬駐守雍丘。曹操包圍張超,圍了幾個月,殺了張超和張氏三族。張邈未到壽春,就被他的士卒殺害。 [15] 

呂布徐州風雲

  • 交好劉備
興平二年(195年),呂布見到劉備後,對其非常尊敬,對劉備説:“我和閣下都是北疆邊境的人。我當時見關東軍起兵,想要誅殺董卓。但我殺了董卓東出,關東諸將卻沒有一個接納我,都想要殺了我。”並請劉備坐在帳中的牀上,令妻妾向劉備行禮,酌酒飲食,稱劉備為賢弟。劉備見呂布語言無常,表面以為然之,但心裏卻不開心。 [1] 
這一年,漢獻帝從長安東歸,於十二月到達河東郡安邑縣。次年七月,獻帝回到雒陽 [121]  獻帝在河東時(195年12月~196年6月),曾下詔書令呂布迎駕。當時呂布的軍隊沒有儲備足夠的糧食,無法勤王,呂布便派遣使者上書謝罪。朝廷任命呂布為平東將軍,封平陶侯,但是使者到山陽時丟失了詔書和印綬。 [16] 
臧洪被袁紹圍困時,也曾派司馬二人向呂布求救,但史書並未記載呂布的決定。二人回去後,臧洪已被袁紹殺害,二人也赴敵而死。 [143] 
  • 襲擊劉備
建安元年(196年),袁術率軍攻打徐州,劉備令張飛守下邳,自己率軍與袁術相持於盱眙淮陰。相持一個月,雙方互有勝敗。 [17]  [109] 
呂布初入徐州時,就曾寫信給袁術。袁術與劉備交戰,回信給呂布説:“過去董卓作亂,破壞王室,禍害袁氏門户,袁術舉兵於關東,未能誅殺董卓。將軍殺死董卓,送其首級,為袁術掃滅仇恥,使袁術明目於世,死生無愧,這是第一件功勞。昔日金尚率兵向兗州,南至封丘,為曹操所逆擊,流離迸走,幾至滅亡。將軍攻破兗州,使袁術明目於遠近,這是第二件功勞。袁術出生以來,未曾聽聞天下有劉備,劉備舉兵對戰;袁術憑將軍神威,得以擊破劉備,這是第三件功勞。將軍有三大功勞,袁術雖然不夠聰明,但願意尊奉將軍至死。將軍連年攻戰,軍糧較少,如今我願送二十萬斛米,在道上迎接將軍。不但如此,糧食還會不斷贈送;如果將軍缺少兵器戰具等物資,也可一併稟報,袁術必當聽命。”呂布看後大喜,於是率兵前往下邳。 [111-112] 
當時陶謙舊將曹豹身在下邳,張飛打算殺死他,曹豹率眾堅營自守,又使人招呂布前來。呂布水陸東下,軍隊抵達下邳西四十里時,劉備的中郎將丹陽人許耽司馬章誑前來迎接呂布,並向呂布聲稱:“張飛和下邳相曹豹相爭,張飛殺曹豹,下邳城內大亂。丹陽兵有一千人都屯在西白門城內,得知將軍東行,大小踴躍,如復更生。將軍引兵向城西門,他們便會打開城門迎接將軍。”呂布便大舉進軍,於早晨到達城下。天亮後,丹陽兵打開城門,呂布坐在城門上,指揮軍隊大破張飛,俘虜劉備的妻妾兒女及其部曲的家眷。 [18]  [19]  [109] 
  • 統領徐州
劉備得知後方被襲,只得引軍退還,到達下邳時,軍隊崩潰。劉備收集散卒,東攻廣陵,呂布又派兵幫助袁術,大破劉備軍。 [109]  [113] 
此時,劉備在廣陵郡海西縣,飢餓疲憊,大小吏士相食,窮餓侵逼。劉備打算回到小沛,於是遣吏向呂布請求投降。呂布又惱火袁術不再運糧來,就讓劉備回到豫州,與自己併力攻擊袁術,並準備車馬、童僕迎接劉備,又送還其妻小、部曲家屬,讓劉備擔任豫州刺史,駐守小沛。呂布在泗水上為劉備送行,又自稱為徐州刺史(一作徐州牧)。 [17]  [20]  [23] 
魏書》記載:呂布手下諸將勸道:“劉備反覆難養,應該趁早對他下手。”呂布不從,並把此事告訴劉備。劉備心不自安,但又打算依賴呂布,於是派人向呂布請求屯駐小沛,呂布同意,就讓劉備去了小沛。 [17] 
  • 郝萌叛亂
建安元年(196年)六月夜半時,呂布部將河內人郝萌發動叛亂,率兵部隊攻打呂布的治所下邳,軍隊到達廳事閤外,一同大喊着攻閤,但因堅固無法攻入。呂布不知道造反的是誰,於是牽着妻子,衣冠不整地相繼從廁所爬牆逃出,前往都督高順的營寨。高順問道:“將軍有什麼知道的嗎?”呂布説:“那好像是河內人的聲音。”高順聽後便説:“這作亂的人是郝萌。”於是率兵入府平叛,弓弩齊發射向郝萌軍,郝萌軍散走,在天亮後回到故營。 [22] 
郝萌的部將曹性反正,與郝萌對戰,郝萌刺傷曹性,曹性斬斷郝萌一臂,高順乘勢斬下郝萌的首級,用牀擔着受傷的曹性前往見呂布。呂布問曹性此事起源,曹性回答:“郝萌受到袁術的鼓動而造反。”呂布又問:“同謀的都有誰?”曹性回答説:“陳宮同謀。”當時陳宮坐在呂布旁邊,臉發紅,旁人都察覺到了。呂布因為陳宮是大將,並不追究。曹性又説:“郝萌曾向我詢問此事,我説呂將軍大將神勇,不可對抗,沒想到郝萌狂惑不止。”呂布對曹性説:“你真是個健兒。”讓其好好養傷,等曹性傷愈後,讓他統領郝萌的餘部。 [18]  [22] 
冊府元龜》則記載郝萌之亂時呂布為左將軍(呂布擔任左將軍在197年),並與高順一同前往平叛。 [21] 
袁術派大將紀靈帶領步騎共三萬多人馬征討劉備,劉備向呂布求援。呂布手下的將領説:“將軍您一直想除掉劉備,如今可借袁術的手除掉他。”呂布説:“並非如此,袁術如果佔據了小沛,就會聯合北面泰山一帶的部隊,我們就會被袁術所包圍,我不能不去救劉備啊。”於是領步兵千人、騎兵二百,飛速趕往小沛。紀靈等人聽説呂布前來援救劉備,只好收兵,不敢輕舉妄動。呂布在離小沛西南一里的地方紮下營寨,命人招劉備前來,又派衞士去請紀靈等將領,紀靈等人也請呂布一起飲酒。呂布對紀靈等人説:“玄德,是我呂布的賢弟。如今他被諸位所圍,我特意趕來救他。我呂布生性不愛看別人互相爭鬥,只喜歡替別人解除紛爭。” [110] 
呂布命門候在營門中豎起一支戟,説:“諸位看我射戟上的小支,如一發射中,諸君當立即停止進攻,離開這裏,如射不中,那你們就留下與劉備決一死戰。”他引弓向戟射出一箭,正好中了小支。諸將大為震驚,誇讚説:“將軍您真是有天神般的威力呀!”第二天,呂布又與諸將歡會宴飲,然後各自回兵。 [23] 
劉備在小沛,招納舊部,重新糾集了萬人,呂布厭惡他,親自出兵攻打劉備,劉備大敗,前往許都依附曹操。曹操厚待劉備,封他為豫州牧,並送予軍糧和部隊,讓他到沛城收攏舊部。 [28]  [82] 

呂布虎步江淮

  • 交惡袁術
建安二年(197年),袁術僭號於淮南。起初,袁術想聯合呂布,讓他為自己所用,於是向呂布提出讓他的兒子娶呂布之女為妻,呂布同意了。袁術僭號後,派韓胤為使節,向呂布正式轉達此事,同時請求接呂布的女兒與自己的兒子去完婚。沛相陳珪擔心袁術、呂布成了親家,徐州、揚州聯為一體,將會危害國家,於是前往遊説呂布:“曹公奉迎天子,輔佐朝政,征討八方,威震四海,而將軍您應與他合作,以取得天下安寧。如果您與袁術成了親家,將會擔上不義之人的罪名,那樣形勢就對您不利了。”呂布心裏也怨恨當初袁術不接納自己,雖説女兒此時已經隨韓胤走了,他還是把她追了回來,拒絕了這門親事,並將使者韓胤戴上枷鎖、鐐銬,與袁術的書信一同送往許都。韓胤在許都的街市上被斬首。 [108]  [149-150] 
  • 陳登聯曹
曹操親自寫信厚加慰勞呂布,説起迎天子、當平定天下之意,並詔書購捕袁術、公孫瓚韓暹楊奉等人。呂布大喜,上書:“臣本應該迎接大駕,知道曹操為人忠孝,奉大駕迎都許縣。臣之前與曹操交兵,如今曹操輔佐陛下,臣身為外將,希望帶兵跟隨陛下,又恐有嫌疑,因此待罪于徐州,進退未敢自寧。”又寫信給曹操説:“呂布是獲罪之人,本該首當其誅,如今手書慰勞,厚見褒獎。又見購捕袁術等人的詔書,呂布必當捨命報效朝廷。”曹操遣奉車都尉王則為使,攜帶詔書與平東將軍印綬來拜呂布。曹操又親自寫信給呂布説:“之前使者在山陽屯時丟失了封詔和平東將軍的印綬,現在國家缺少好的金子,我就拿自己家的金子為將軍鑄印,國家又缺少紫綬,我就把自己的紫綬相送以示誠意。將軍的使者居心不良,袁術自稱天子,將軍將此事告知朝廷,而使者卻不願上報奏章。朝廷信任將軍,因此希望將軍能另派使者前來,以明自己對朝廷的忠誠。”當時陳珪想派其子陳登到許都,呂布不同意。正巧使者這時來到,傳漢獻帝的旨意,任命呂布為左將軍。呂布大喜,於是讓陳登啓程,還命他帶着書信,向漢獻帝謝恩,並將一個上等綬帶作為答禮送給曹操。 [16]  [24] 
(注:《英雄記》記載拜呂布為平東將軍,《三國志》記載拜呂布為左將軍 [16]  ,未知孰是;另《江表傳》記載詔書稱呂布為“使持節平東將軍領徐州牧温侯” [89]  ,又與《三國志》後文記載的呂布求徐州牧不得不同 [90] 
呂布 呂布
陳登拜謁曹操,述説了呂布有勇無謀、反覆無常的缺點,希望曹操早日除掉他。曹操説:“呂布是個具有狼子野心的人,實在不能讓他久留世上,你當然是最熟悉內情的。”當即把陳珪的年俸祿提到二千石,任命陳登為廣陵太守。臨別時,曹操拉着陳登的手説:“東邊的事,便全託付給你了。”命令陳登私下分化呂布的隊伍,為自己做內應。
當初,呂布想通過陳登求得徐州牧之職。等到陳登回來後,呂布見自己的願望沒能實現,大怒,拔出戟來砍着桌子説:“你父親勸我與曹公合作,我才拒絕了袁術的婚約;而現在我一無所獲,你們父子反倒地位顯赫,加官晉爵,我被你們出賣了!你倒説説看,你在曹公面前替我説了些什麼?”
陳登面不改色,從容地答道:“我見曹公時説:‘對待將軍您,要像對待猛虎,應當讓他吃飽,如果不飽,他會吃人的。’曹公説:‘並不像你説的那樣,對呂布更像是養鷹,餓時可以利用,而當他吃飽了,卻會自顧飛去。’我們就是這樣談論您的。”呂布的氣才平息下來。 [25] 
  • 擊敗袁術
袁術聽説呂布回絕了婚事,還殺了自己的使者,便派手下大將張勳橋蕤等人同韓暹楊奉合兵,率幾萬步兵騎兵,分七路進攻呂布。
當時呂布只有三千兵力,四百匹馬,擔心抵擋不住,對陳珪説:“如今招來袁術的部隊,是由於你造成的,你看該怎麼辦?”陳珪説:“韓暹、楊奉與袁術,不過是倉促聚起來的部隊而已。原先就沒有確定計策,不可能相互維持。我兒子陳登算定他們好比排着隊的雞,其局面不可能一同棲息,很快就可使他們離散。”
呂布採納陳珪的計策,寫信給韓暹、楊奉説:“二位將軍護駕東歸,有大功於國,應當載入竹帛,萬世不朽。現在袁術反叛,應當一同討伐他。你們為什麼與反賊來這兒攻打我呢?我呂布有誅殺董卓之功,與二位將軍都是功臣,我們可趁着現在聯手打敗袁術,為國家除害,為天下建立功業,這個機會不可失去。”又答應打敗袁術軍隊之後,將軍中錢糧全部給他們。韓暹、楊奉大為高興,立即回信表示從命。呂布進軍,距離張勳營百步時,韓暹、楊奉一同倒戈,與呂布在下邳大破張勳等人,斬十將首級,活捉了橋蕤,其餘袁軍人馬潰散逃走,許多人被殺死殺傷,掉在水中淹死,幾乎全軍覆沒。 [26-27] 
呂布後來又與韓暹、楊奉率軍向壽春,水陸並進,所過虜掠。到達鍾離時,呂布收穫了大量物資,便引軍退還。渡過淮北,又留下書信給袁術説:“足下仗着軍勢強盛,經常吹噓自己手下有什麼猛將武士,想着吞併我,只是每次都被壓抑住了而已。我呂布雖然不算什麼勇士,卻能虎步於淮南,一時之間,足下逃竄到壽春裏,不敢出頭。那些猛將武士,現在又在哪啊?足下喜歡説大話糊弄整個天下,但天下之人又豈會盡受糊弄?自古交兵就允許使者來往,離間計也不是我呂布獨創的。你我相離不遠,可以隨時寫信回覆我。”呂布軍渡完後,袁術親自率領步騎五千陳於淮上,呂布的騎兵皆在岸北大笑而還。 [27] 
  • 高順勸諫
當時東海人蕭建為琅琊國相,治所在莒城,蕭建保城自守,不與呂布來往。呂布就寫信給蕭建説:“天下舉兵,本就是為了誅殺董卓。我呂布殺了董卓,前來關東,是打算求得兵馬西迎大駕,光復雒陽,結果諸將只顧相攻,沒人惦記國家。我呂布,是五原人,本郡距離徐州五千多里,在天下的西北角,如今並非為了爭奪東南之地。莒城與下邳相距不遠,兩家應當互相來往。您難道希望天下各郡稱帝,各縣稱王嗎!昔日樂毅攻齊,呼吸之間攻下齊國七十多座城池,唯獨莒、即墨兩城不能攻克,是因為那裏有田單的緣故。呂布雖然不是樂毅,您也不是田單,您可以拿着我的信與智者們一同商議。”蕭建得信後,立即派主簿帶上書信和禮物去見呂布,又向呂布送上良馬五匹。 [114] 
不久後,泰山臧霸擊破蕭建,攻克莒城,收穫城中物資。呂布得知此事,親自率步騎前往攻打莒城。呂布手下的高順勸道:“將軍親自斬殺董卓,威震戎狄,只需安坐顧盼,遠近各處便會畏服。實在不應該輕易出兵,如果交戰失利,將軍的威望就會損失不小。”呂布不聽。臧霸擔心呂布抄掠騷擾,就登城拒守,並從城上射下藥箭,擊中了呂布軍的人馬。呂布不能攻克,只得引軍退回下邳。後來,臧霸與呂布和解。 [114]  [146] 
《後漢書》則記載:臧霸攻破莒城後,答應給呂布財物錢幣用來結交,但沒來得及送去,呂布就親自前往向臧霸求要。高順勸道:“將軍威名宣播,遠近各處都害怕您,要什麼東西不能得到,反而要親自去索求財貨?萬一得不到,豈不有損威名?”呂布不聽,率兵抵達莒城,臧霸固守抗拒呂布,呂布無獲而回。 [115] 
高順為人清白,儀表威嚴,很少説話,不飲酒,不受饋贈。他所統率的七百士兵,號稱千人,名為“陷陣營”,部眾整齊,每次作戰必定獲勝。呂布天生隨便作出決定或改變主張,做事情變化無常。高順常常規勸説:“國破家亡,並非手下沒有忠臣智士,而是因為這些人的建議不被採納。將軍做事情,不肯慎重考慮,時常出現失誤,説話做事總是有差錯。失誤的事情難道可以一再發生嗎?”呂布知道高順的忠誠但終究不能採納。郝萌叛亂後,呂布又更加疏遠高順。魏續與呂布有外內之親,呂布便奪取高順的部隊,全部交給魏續統領,等到攻戰時再還給高順,而高順始終沒有恨意。 [116-117] 

呂布敗亡下邳

  • 高順立功
建安三年(198年),呂布再次反叛朝廷與袁術結盟,派高順攻打沛城,擊敗劉備。曹操派夏侯惇援救劉備,也被高順等人打敗,九月,高順等人攻破沛城,俘虜了劉備的妻兒,劉備敗投曹操。 [30]  [83-84]  [126-127] 
《英雄記》則記載:此年春,呂布派人帶金子到河內郡買馬,被劉備軍抄掠,呂布於是令中郎將高順、北地太守張遼攻打沛城。九月,高順等人攻破沛城,俘虜了劉備的妻兒,劉備單身而走。 [29] 
劉備敗走後,泰山將領臧霸、孫觀吳敦尹禮昌豨等人皆與呂布聯合。 [147] 
  • 陳宮獻策
呂布 呂布
同年九月,曹操親自率兵攻打呂布,到達彭城。陳宮對呂布説:“應當率眾逆戰,我軍以逸待勞,必定攻無不克。”呂布則認為:“不如等待曹操來攻,將敵軍逼入泗水中。”十月,曹操攻破彭城,擒獲呂布所設的國相侯諧,並乘勝攻向下邳,呂布親自率騎兵出擊,被曹操大敗,驍將成廉被擒。曹操追到城下,圍困下邳。並寫信給呂布,向他陳述禍福。 [85]  [86]  [144] 
當時廣陵太守陳登率領郡兵為曹操前驅,陳登的三個弟弟都在城中,呂布便拿三人做人質向陳登請和,陳登執意不從。城池被圍後,呂布的刺奸張弘害怕遭到連累,於是趁夜將三人放回到陳登身邊。 [88] 
下邳形勢危急,呂布害怕,在白門樓上對軍士説道:“你們莫要再圍困我,我會到明公面前自首。”陳宮説道:“逆賊曹操,是什麼明公!今日降了他,就如同卵砸在石頭上一樣,還能保全自己嗎?”呂布於是派許汜王楷向袁術求救 [87]  ,又親自率領一千多騎兵出城,兵敗後退回城內,堅守不敢出。呂布雖驍勇剛猛,但少謀而心胸狹隘多猜忌,不用陳宮建議,諸將又各自猜疑,所以每戰多敗。 [85]  [86] 
當時張楊欲圖救援呂布,但無能為力,於是出兵東市,企圖吸引曹操的注意力。 [92]  袁術也聽從許汜、王楷之言,嚴兵為呂布聲援。呂布擔心袁術因為過去結親失敗的事不發救兵,於是用綿布把女兒綁在馬上,趁夜親自騎馬出城將女兒送給袁術,當時曹軍守兵放箭阻攔,呂布無法通過,只得回城。呂布又打算令陳宮、高順守城,自己率領騎兵出城截斷曹操糧道。呂布的妻子對呂布説:“將軍親自出馬斷曹公糧道可行,但陳宮、高順兩人素來不和,將軍一離開,兩人必定不能同心共守城池,如有蹉跌,將軍還怎麼割據一方呢?希望將軍細心思考,不要被陳宮等人給害了。妾身當初在長安,已為將軍所棄,賴龐舒私藏才得以免難,如今不須顧及妾身了。”呂布聽後,愁悶不能決定。 [87] 
《魏氏春秋》記載,陳宮對呂布説:“曹公從遠道而來,其局勢不能持久,將軍如果用步兵和騎兵駐守城外,我率領其餘人馬關了城門把守。曹操如果向將軍進攻,我帶領部隊從後面進攻曹軍;要是曹操只是攻城,將軍就從外面救援。用不了一個月,曹軍糧食全部用盡,發起進攻就可以打敗曹操。”呂布同意他的看法。呂布的妻子説:“從前曹氏對待陳公台像對待嬰兒一樣無微不至,陳宮仍然丟下曹操投靠我們。現在將軍對待公台的好處並未超過曹氏,卻打算丟下全城和妻子兒女孤軍遠出嗎?一旦發生變故,我難道還能成為將軍的妻子嗎?”於是呂布作罷。 [87] 
  • 部下反叛
曹操圍攻三個月,決泗、沂之水灌城,呂布軍中上下離心。當初,呂布手下騎將侯成丟失了名馬,不久又再次找到了,諸將合禮來祝賀侯成。侯成分酒肉款待大家,先入獻給呂布。呂布怒道:“我呂布禁酒而卿等醖釀,諸將共飲食作兄弟,是打算共同謀殺我呂布嗎?”侯成大驚而去,丟棄釀造的酒,送還諸將送的禮品,自此心不自安。於是,在十二月癸酉 [101]  (199年2月7日),侯成宋憲魏續反叛,縛了陳宮、高順,並率眾向曹操投降。 [32]  [93-95] 
  • 命喪白門樓
呂布在白門樓見曹軍攻急,大勢已去,於是令左右將他的首級交給曹操,左右不忍,便下城投降。 [31] 
呂布被捆到曹操面前,對曹操説:“我對手下部將可是夠厚道了,是他們臨時一起背叛我罷了。”曹操説:“你揹着你的妻子,與你幾個部下的妻子私通,怎麼能稱作厚道呢?”呂布沉默不語。 [33]  當時,曹操見到呂布、陳宮,與他們聊起平生之事,呂布也因此請求活命。 [148] 
呂布對曹操説:“今日之後,天下可以平定了。”曹操問:“為什麼這麼説?”呂布説:“明公所患的不過是呂布,如今呂布已經服了。明公率領步兵,而讓我率領騎兵,平定天下輕而易舉。”曹操頗為心動,呂布對一旁的劉備説:“玄德,你是座上的客人,我是俘虜,繩子綁我太緊,就不能為我發一言嗎?”曹操笑道:“捆綁餓虎,不得不緊。”於是下令鬆綁。劉備勸道:“不可,明公您沒看見呂布是如何侍奉丁建陽和董太師的嗎!”曹操點頭。呂布面向劉備説:“大耳兒最不能相信!”(關於呂布、曹操的對話,史書記載略有不同。《三國志》記載呂布先請求綁松,之後提出助曹操平定天下;《後漢書》則記載呂布先提出助曹操平定天下,之後請求綁松。) [34]  [122-124] 
《獻帝春秋》記載,呂布被擒後對曹操説:“明公怎麼瘦了?”曹操問:“你怎麼認識我的?”呂布回答:“當年在雒陽時,我們在温氏園見過。”曹操説:“此事我已經忘了。我之所以瘦,是因為恨自己不能早點得到你啊。”呂布説:“昔日齊桓公不計較射鈎之仇,任命管仲為相;如今呂布願竭股肱之力,為明公做前驅,明公覺得可以嗎?”呂布被綁得太緊,對劉備説:“玄德,如今您是座上的客人,我是被擒的俘虜,不能發一言請曹公綁松一點嗎?”曹操笑道:“為何不直接對我説,卻要告訴劉使君呢?”於是命人鬆綁。曹操的主簿王必勸道:“呂布,是個強大的對手。他的部眾近在城外,不可饒恕。”曹操聽後,對呂布説道:“我本打算寬恕你,但我的主簿都不願意留你,這又該怎麼辦呢?” [81] 
最終,呂布被縊殺,然後梟首 [34] 
  • 部下結局
呂布手下的陳宮、高順也被處死。曹操下令將呂布、陳宮、高順的首級送往許都彰功,然後下葬。 [34]  曹操召見陳宮之母,並終身奉養陳宮之母,又給陳宮之女安排出嫁,撫視其家,對待陳宮的家人比當初更加厚重。
前尚書令陳紀、陳紀的兒子陳羣也在呂布軍中,曹操皆禮而用之。陳郡人袁渙,前為袁術部下,在袁呂相爭時為呂布所拘,也與陳紀父子一同歸順了曹操。 [106] 
呂布手下的張遼時任魯國的國相,率領魯國軍眾向曹操投降,被任命為中郎將。 [107] 
泰山賊臧霸選擇了亡匿,後來,曹操派人找到臧霸,又讓臧霸招吳敦尹禮孫觀等,他們皆詣曹操而降。 [35] 
至此,昔日的呂布集團,化作歷史的塵埃。

呂布個人作品

《全後漢文》載呂布作《上書獻帝》、《答曹公》、《與韓暹楊奉書》、《留書與袁術》、《與琅邪相蕭建書》。 [91] 

呂布人物評價

呂布漢末三國

陳宮:“呂布壯士,善戰無前。” [36] 
高順:①“將軍躬殺董卓,威震夷狄。”②“凡破家亡國,非無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見用耳。將軍舉動,不肯詳思,輒喜言誤,誤不可數也。” [36] 
曹性:“呂將軍大將有神,不可擊也。” [36] 
曹操:“布,狼子野心,誠難久養,非卿莫能究其情也。” [36] 
荀攸:①“呂布勇而無謀。”②“布驍猛,又恃袁術,若縱橫淮、泗間,豪傑必應之。” [37] 
程昱:“夫布,粗中少親,剛而無禮,匹夫之雄耳。” [38] 
郭嘉:“布之威力不及項籍,而困敗過之,若乘勝攻之,此成禽也。” [38] 
王必:“布,勍虜也。” [81] 
孫權:“老賊欲廢漢自立久矣,徒忌二袁、呂布、劉表與孤耳。” [39] 
陳琳:“其間豪桀縱橫,熊據虎跱,強如二袁,勇如呂布,跨州連郡,有威有名。” [132] 
曹瞞傳》:“呂布梟勇,且有駿馬。時人為之語曰:‘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兔’。” [36] 

呂布兩晉南北朝

陳壽:“呂布有虓虎之勇,而無英奇之略,輕狡反覆,唯利是視。自古及今,未有若此不夷滅也。” [36] 
張茂:“(劉)曜可方呂布、關羽,而云孟德不及,豈不過哉。” [40] 
常璩:“漢末大亂,雄桀並起。若董卓、呂布、二袁、韓、馬、張楊、劉表之徒,兼州連郡,眾逾萬計,叱吒之間,皆自謂漢祖可踵,桓、文易邁。” [41] 
徐眾:“呂布反覆無義,志在逆亂。” [36] 
范曄:“術既叨貪,布亦翻覆。” [42] 
蕭介:“臣聞兇人之性不移,天下之惡一也。昔呂布殺丁原以事董卓,終誅卓而為賊;劉牢之王恭以歸晉,還背晉以構妖。” [43] 

呂布唐宋

趙蕤:①“袁本初虎視河朔;劉景升鵲起荊州;馬超韓遂,雄據於關西;呂布、陳宮,竊命於東夏;遼河海岱,王公十數,皆阻兵百萬、鐵騎千羣,合縱締交,為一時之傑也。”②“當是時,雖諸葛之智、陳宮之謀、呂布之勇、關張之功,無所用矣。此謂勇怯勢也、強弱形也。救兵有三勢,善戰者恆求之於勢。”
崔致遠:“紀昌若見,必想韜弦;呂布相逢,固慚捻筈。既抱非常之伎,佇成可久之功,換滑台之舊資,陟隋苑之高級。” [44] 
司馬光:“布者反覆亂人,非能輔佐漢室,而又強暴無謀,敗亡有證。” [45] 
蘇軾:①“使不幸而賊有過人之才,如呂布、劉備之徒,得徐而逞其志,則京東之安危未可知也。”②“背逆人理,世所共疑。故呂布見誅於曹公,牢之(劉牢之)見殺於桓氏(桓玄),皆以其平生反覆,勢不可存。”
蘇轍:“昔呂布事丁原則殺丁原,事董卓則殺董卓;劉牢之事王恭則反王恭,事司馬元顯則反元顯,故曹操、桓玄終畏而誅之。” [57] 
何去非:①“昔者東漢之微,豪傑並起而爭天下,人各操其所爭之資。蓋二袁以勢,呂布以勇,曹公以智,劉備、孫權各挾其智勇之微而不全者也。”②“方二袁之起,借其世資以撼天下。紹舉四州之眾,南向而逼官渡;術據南陽,以擾江淮,遂竊大號;呂布驍勇,轉鬥無前而爭袞州。方是之時,天下之窺曹公,疑不復振。而人之所以爭附而樂赴者,袁、呂而已。”

呂布元明清

郝經:“呂布翻覆,虓猛而不知義。至於禽戮,乞解縛自效,豈天也哉。” [46] 
張溥:“漢末名人,文有孔融,武有呂布,孟德實兼其長。此兩人不死,殺孟德有餘。” [47] 
羅貫中:“夜讀三分傳,堪嗟呂奉先。背恩誅董卓,忘義殺丁原。倚仗英雄氣,不從忠直言。白門身死日,猶自望哀憐!”
宋賢:“洪水滔滔淹下邳,當年呂布受擒時:空餘赤兔馬千里,漫有方天戟一枝。縛虎望寬今太懦,養鷹休飽昔無疑。戀妻不納陳宮諫,枉罵無恩大耳兒。” [48] 
于慎行:“呂布,劍客之雄耳,非大豪也。然使得為操用,夏侯惇、許褚之流,遠出其下,何至如丁原、董卓哉。而玄德不肯言,非忌布也,乃忌操也。” [49] 
丁耀亢:①“呂布善戟法,驍勇絕技。”②“布以梟將,兩刺其主,白門之誅,有天道焉。”
王夫之:①“而有驍勁之力以助其惡,嗾之斯前矣,激之斯起矣,觸之斯閧矣,蹂躪於中夏而靡所底止,天下未寧而布先殪,其自取之必然也。”②“呂布不死,天下無可定亂之機。” [50] 
柳從辰:“卓雖受誅,豪傑並起,跨州連郡如劉虞公孫瓚、陶謙、袁紹、劉表、劉焉、袁術、呂布者,皆嘗雄視一時,其權力猶足匡正帝室。” [49] 

呂布近現代

蔡東藩:①“一箭能銷兩造兵,温侯也善解紛爭;轅門射戟傳佳話,如聽當年嚆矢聲。”②“若呂布為反覆小人,始依備,繼襲備,後復和備,始終誤一貧字,安望有成。但觀其保護備家,不屑淫掠,至射戟一事,更為劉備排難,此亦未始非豪俠所為。後之朝親暮仇者,且不布若,可勝慨哉!” [51]  ③“呂布之勇,足以敵曹操,而智謀之不逮操也遠甚!操之圖布也久矣!督師東來,目無呂布;但布若能用陳宮之計,內外呼應,犄角相援,則操亦未必有成;就使挫失,布在城外,亦可遠走,何至為操所擒乎?乃始則被惑於婦人,繼則見嫌於部將,虎為人縛,搖尾乞憐,嗟何及哉!” [52] 
方詩銘:“以呂布為中心的幷州軍事集團,是一支具有特殊戰鬥力的軍事力量,在東漢末年的戰爭年代,他們曾成為擁有強勁武裝的割據勢力,扮演過重要角色。但是,以他們本身所具有的弱點,加以一貫被人利用,又必然成為曇花一現的人物,終於為曹操所消滅。”

呂布軼事典故

呂布人中有呂布

呂布驍勇,又有匹名叫“赤兔”的駿馬,呂布經常騎着它。當時的人説道:“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兔。” [125]  [128] 

呂布布乎

董卓在世之時,有人在三尺布幡上作二口相銜之字(即“呂”字),又把布背到街道上,唱道:“布乎!”有人把這事告訴給董卓,但董卓不明其意。呂布殺死董卓之後,那個背布的人也不再出現了。 [103-105] 

呂布親屬成員

呂布妻妾

正史中呂布有一妻子,但姓名未記載,何焯以《英雄記》記載呂布與魏續有外內之親,認為呂布之妻是魏氏。 [53] 
以下是在小説《三國演義》中提及的呂布妻妾:
正妻:嚴氏
繼配:曹氏曹豹
妾室:貂蟬

呂布女兒

呂氏,本欲嫁袁術之子,後下落不明。 [25] 

呂布史料記載

三國志·卷七·魏書七·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 [36] 
後漢書·卷七十五·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 [42] 

呂布藝術形象

呂布文學形象

在小説《三國演義》中,呂布被稱為三國第一猛將,頂束髮金冠,披百花戰袍,擐唐猊鎧甲,系獅蠻寶帶,手持方天畫戟。呂布出場時是丁原義子,因丁原反對董卓,呂布一時殺敗董卓,但後來被李肅用赤兔馬和財物收買而殺掉丁原投奔董卓,與董卓結為父子,也因此被張飛稱為三姓家奴 [133] 
十八路諸侯聯合討伐董卓時,呂布在虎牢關前連斬方悦穆順,擊敗武安國公孫瓚,大戰劉備、關羽張飛,而後敗走。 [134]  王允用貂蟬先後色誘董卓、呂布 [135]  ,施連環計使得呂布殺掉董卓。而後呂布被李傕郭汜擊敗退走。 [136]  再之後,呂布與陳宮、張邈等趁曹操攻打徐州陶謙時攻佔濮陽 [137]  ,被曹操擊敗後去依附徐州的劉備; [138]  又趁劉備與袁術交戰時襲取了徐州。 [139]  最終劉備與曹操聯合攻打呂布,呂布遭部下叛變兵敗被抓,向劉備求情不成被殺。 [129]  其妻女被載回許都。 [130] 

呂布歇後語

呂布見貂蟬一見鍾情
曹操殺呂布—悔之莫急
屬呂布的—有勇無謀

呂布影視形象

歷代呂布飾演者
年份
影視類型
劇名
飾演者
1958
電影
貂蟬
1976
電視劇
1987
電視劇
貂蟬
1988
電視劇
貂蟬
1992
電視劇
關公
1994
電視劇
1996
電視劇
1999
電視劇
曹操
2001
電視劇
2001
電視劇
2006
電視劇
貂蟬
2009
電視劇
2010
電視劇
三國
2012
電影
銅雀台
2013
電視劇
曹操
2016
電視劇
2017
電視劇
姚梓豪
2017
電視劇
2017
電視劇
2019
電視劇
2020
電影
2020
電影
2021
電影
參考資料: [54-56]  [58] 
參考資料
  • 1.    《英雄記》:布見備,甚敬之,謂備曰:“我與卿同邊地人也。布見關東起兵,欲誅董卓。布殺卓東出,關東諸將無安布者,皆欲殺布爾。”請備於帳中坐婦牀上,令婦向拜,酌酒飲食,名備為弟。備見布語言無常,外然之而內不説。
  • 2.    《三國志》:呂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人也。以驍武給幷州。
  • 3.    《後漢書》:呂布字奉先,五原九原人也。以弓馬驍武給幷州。
  • 4.    《三國志·董卓傳》:時進弟車騎將軍苗為進眾所殺,進、苗部曲無所屬,皆詣卓。
  • 5.    《三國志》:刺史丁原為騎都尉,屯河內,以布為主簿,大見親待。靈帝崩,原將兵詣洛陽。與何進謀誅諸黃門,拜執金吾。進敗,董卓入京都,將為亂,欲殺原,並其兵眾。卓以布見信於原,誘布令殺原。布斬原首詣卓,卓以布為騎都尉,甚愛信之,誓為父子。 布便弓馬,膂力過人,號為飛將。稍遷至中郎將,封都亭侯。
  • 6.    《後漢書》:刺史丁原為騎都尉,屯河內,以布為主簿,甚見親侍。靈帝崩,原受何進召,將兵詣洛陽,為執金吾。會進敗,董卓誘布殺原而並其兵。稍遷卓以布為騎都尉,誓為父子,甚愛信之。稍遷至中郎將,封都亭侯。
  • 7.    《三國志》:卓自以遇人無禮,恐人謀己,行止常以布自衞。然卓性剛而褊,忿不思難,嘗小失意,拔手戟擲布。布拳捷避之。先是,司徒王允以布州里壯健,厚接納之。後布詣允,陳卓幾見殺狀。時允與僕射士孫瑞密謀誅卓,是以告布使為內應。布曰:“奈如父子何!”允曰:“君自姓呂,本非骨肉。今憂死不暇,何謂父子?”布遂許之,手刃刺卓。語在卓傳。允以布為奮威將軍,假節,儀比三司,進封温侯,共秉朝政。
  • 8.    《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裴松之注引《英雄記》:郭汜在城北。布開城門,將兵就汜,言“且卻兵,但身決勝負”。汜、布乃獨共對戰,布以矛刺中汜,汜後騎遂前救汜,汜、布遂各兩罷。
  • 9.    《英雄記》:布自以有功於袁氏,輕傲紹下諸將,以為擅相署置,不足貴也。布求還洛,紹假布領司隸校尉。外言當遣,內欲殺布。明日當發,紹遣甲士三十人,辭以送布。布使止於帳側,偽使人於帳中鼓箏。紹兵卧,布無何出帳去,而兵不覺。夜半兵起,亂斫布牀被,謂為已死。明日,紹訊問,知布尚在,乃閉城門。布遂引去。
  • 10.    《三國志》:布自殺卓後,畏惡涼州人,涼州人皆怨。由是李傕等遂相結還攻長安城。布不能拒,傕等遂入長安。卓死後六旬,布亦敗。將數百騎出武關,欲詣袁術。布自以殺卓為術報讎,欲以德之。術惡其反覆,拒而不受。詣袁紹,紹與布擊張燕於常山。燕精兵萬餘,騎數千。布有良馬曰赤兔。一常與其親近成廉、魏越等陷鋒突陳,遂破燕軍。而求益兵眾,將士鈔掠,紹患忌之。布覺其意,從紹求去。紹恐還為己害,遣壯士夜掩殺布,不獲。事露,布走河內,與張楊合。紹令眾追之,皆畏布,莫敢逼近者。
  • 11.    《三國志》:呂布之拾袁紹從張楊也,過邈臨別,把手共誓。
  • 12.    《獻帝春秋》:太祖圍濮陽,濮陽大姓田氏為反間,太祖得入城。燒其東門,示無反意。及戰,軍敗。布騎得太祖而不知是,問曰:"曹操何在?"太祖曰:"乘黃馬走者是也。"布騎乃釋太祖而追黃馬者。門火猶盛,太祖突火而出。
  • 13.    《三國志·魏書·武帝紀第一》:遂進軍攻之。布出兵戰,先以騎犯青州兵。青州兵奔,太祖陳亂,馳突火出,墜馬,燒左手掌。
  • 14.    《魏書》:於是兵皆出取麥,在者不能千人,屯營不固。太祖乃令婦人守陴,悉兵拒之。屯西有大堤,其南樹木幽深。布疑有伏,乃相謂曰:“曹操多譎,勿入伏中。”引軍屯南十餘裏。明日復來,太祖隱兵堤裏,出半兵堤外。布益進,乃令輕兵挑戰,既合,伏兵乃悉乘堤,步騎並進,大破之,獲其鼓車,追至其營而還。
  • 15.    《三國志》:紹聞之,大恨。邈畏太祖終為紹擊己也,心不自安。興平元年,太祖復徵謙,邈弟超,與太祖將陳宮、從事中郎許汜、王楷共謀叛太祖。宮説邈曰:“今雄傑並起,天下分崩,君以千里之眾,當四戰之地,撫劍顧眄,亦足以為人豪,而反制於人,不以鄙乎!今州軍東征,其處空虛,呂布壯士,善戰無前,若權迎之,共牧兗州,觀天下形勢,俟時事之變通,此亦縱橫之一時也。”邈從之。太祖初使宮將兵留屯東郡,遂以其眾東迎布為兗州牧,據濮陽。郡縣皆應,唯鄄城、東阿、範為太祖守。太祖引軍還,與布戰於濮陽,太祖軍不利,相持百餘日。是時歲旱、蟲蝗、少谷,百姓相食,布東屯山陽。二年間,太祖乃盡復收諸城,擊破布於鉅野。布東奔劉備。邈從布,劉超將家屬屯雍丘。太祖攻圍數月,屠之,斬超及其家。邈詣袁術請救未至,自為其兵所殺。
  • 16.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會使者至,拜布左將軍。布大喜,即聽登往,並令奉章謝恩。【英雄記曰:初,天子在河東,有手筆版書召布來迎。布軍無畜積,不能自致,遣使上書。朝廷以布為平東將軍,封平陶侯。使人於山陽界亡失文字,太祖又手書厚加慰勞布,説起迎天子,當平定天下意,並詔書購捕公孫瓚、袁術、韓暹、楊奉等。布大喜,復遣使上書於天子曰:"臣本當迎大駕,知曹操忠孝,奉迎都許。臣前與操交兵,今操保傅陛下,臣為外將,欲以兵自隨,恐有嫌疑,是以待罪徐州,進退未敢自寧。"答太祖曰:"布獲罪之人,分為誅首,手命慰勞,厚見褒獎。重見購捕袁術等詔書,布當以命為效。"太祖更遣奉車都尉王則為使者,齎詔書,又封平東將軍印綬來拜布。太祖又手書與布曰:"山陽屯送將軍所失大封,國家無好金,孤自取家好金更相為作印,國家無紫綬,自取所帶紫綬以籍心。將軍所使不良。袁術稱天子,將軍止之,而使不通章。朝廷信將軍,使復重上,以相明忠誠。"布乃遣登奉章謝恩,並以一好綬答太祖。】
  • 17.    《三國志·卷三十二·蜀書二·先主傳第二》:袁術來攻先主,先主拒之於盱眙、淮陰。曹公表先主為鎮東將軍,封宜城亭侯,是歲建安元年也。先主與術相持經月,呂布乘虛襲下邳。下邳守將曹豹反,間迎布。布虜先主妻子,先主轉軍海西。楊奉、韓暹寇徐、揚間,先主邀擊,盡斬之。先主求和於呂布,布還其妻子。先主遣關羽守下邳。先主還小沛,【英雄記曰:備軍在廣陵,飢餓困踧,吏士大小自相啖食,窮餓侵逼,欲還小沛,遂使吏請降布。布令備還州,並勢擊術。具刺史車馬童僕,發遣備妻子部曲家屬於泗水上,祖道相樂。魏書曰:諸將謂布曰:"備數反覆難養,宜早圖之。"布不聽,以狀語備。備心不安而求自託,使人説布,求屯小沛,布乃遣之。】
  • 18.    《資治通鑑》:袁術攻劉備以爭徐州,備使司馬張飛守下邳,自將拒術於盱眙、淮陰,相持經月,更有勝負。下邳相曹豹,陶謙故將也,與張飛相失,飛殺之,城中乖亂。袁術與呂布書,勸令襲下邳,許助以軍糧。布大喜,引軍水陸東下。備中郎將丹楊許耽開門迎之。張飛敗走,布虜備妻子及將吏家口。備聞之,引還,比至下邳,兵潰。備收餘兵東取廣陵,與袁術戰,又敗,屯於海西。飢餓困踧,吏士相食,從事東海麋竺以家財助軍。備請降於布,布亦忿袁術運糧不繼,乃召備,復以為豫州刺史,與並勢擊術,使屯小沛。布自稱徐州牧。布將河內郝萌夜攻布,布科頭袒衣,走詣都督高順營。順即嚴兵入府討之,萌敗走;比明,萌將曹性擊斬萌。
  • 19.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英雄記曰:布水陸東下,軍到下邳西四十里。備中郎將丹楊許耽夜遣司馬章誑來詣布,言"張益德與下邳相曹豹共爭,益德殺豹,城中大亂,不相信。丹楊兵有千人屯西白門城內,聞將軍來東,大小踴躍,如復更生。將軍兵向城西門,丹楊軍便開門內將軍矣"。布遂夜進,晨到城下。天明,丹楊兵悉開門內布兵。佈於門上坐,步騎放火,大破益德兵,獲備妻子軍資及部曲將吏士家口。建安元年六月夜半時,布將河內郝萌反,將兵入布所治下邳府,詣廳事閤外,同聲大呼攻閤,閤堅不得入。布不知反者為誰,直牽婦,科頭袒衣,相將從溷上排壁出,詣都督高順營,直排順門入。順問:"將軍有所隱不?"布言"河內兒聲"。順言"此郝萌也"。順即嚴兵入府,弓弩並射萌眾;萌眾亂走,天明還故營。萌將曹性反萌,與對戰,萌刺傷性,性斫萌一臂。順斫萌首,牀輿性,送詣布。布問性,言"萌受袁術謀。""謀者悉誰?"性言"陳宮同謀。"時宮在坐上,面赤,傍人悉覺之。布以宮大將,不問也。性言"萌常以此問,性言呂將軍大將有神,不可擊也,不意萌狂惑不止。"布謂性曰:"卿健兒也!"善養視之。創愈,使安撫萌故營,領其眾。】
  • 20.    《後漢書》:時,劉備領徐州,居下邳,與袁術相拒於淮上。術欲引布擊備,乃與布書曰:“術舉兵詣闕,未能屠裂董卓。將軍誅卓,為術報恥,功一也。昔金元休南至封丘,為曹操所敗。將軍伐之,令術復明目於遐邇,功二也。術生年以來,不聞天下有劉備,備乃舉兵與術對戰。憑將軍威靈,得以破備,功三也。將軍有三大功在術,術雖不敏,奉以死生。將軍連年攻戰,軍糧苦少,今送米二十萬斛。非唯此止,當駱驛復致。凡所短長亦唯命。”布得書大悦,即勒兵襲下邳,獲備妻子。備敗走海西,飢困,請降於布。布又恚術運糧不復至,乃具車馬迎備,以為豫州刺史,遣屯小沛。布自號徐州牧。
  • 21.    《冊府元龜,第431卷,將帥部》:呂布為左將軍部將郝萌反攻佈下邳府廳事ト外ト堅不得入布因與高順出討之萌敗走還故營萌將曹性反萌與對戰萌刺傷性性斫萌一臂順斫萌首牀輿性送詣布布問性言萌受袁術謀謀者悉誰性言陳宮同謀時宮在坐上面赤旁人悉覺之布以宮大將不問也。性言萌常以此問性言呂將軍大將有神不可擊也。不意萌狂惑不止布謂性曰:卿健兒也。善養視之創愈使安撫萌故營領其眾。
  • 22.    裴松之注《三國志·卷七·魏書七·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英雄記曰:……建安元年六月夜半時,布將河內郝萌反,將兵入布所治下邳府,詣廳事閤外,同聲大呼攻閤,閤堅不得入。布不知反者為誰,直牽婦,科頭袒衣,相將從溷上排壁出,詣都督高順營,直排順門入。順問:"將軍有所隱不?"布言"河內兒聲"。順言"此郝萌也"。順即嚴兵入府,弓弩並射萌眾;萌眾亂走,天明還故營。萌將曹性反萌,與對戰,萌刺傷性,性斫萌一臂。順斫萌首,牀輿性,送詣布。布問性,言"萌受袁術謀。""謀者悉誰?"性言"陳宮同謀。"時宮在坐上,面赤,傍人悉覺之。布以宮大將,不問也。性言"萌常以此問,性言呂將軍大將有神,不可擊也,不意萌狂惑不止。"布謂性曰:"卿健兒也!"善養視之。創愈,使安撫萌故營,領其眾。】
  • 23.    《三國志》:備東擊術,布襲取下邳,備還歸布。布遣備屯小沛。布自稱徐州刺史。術遣將紀靈等步騎三萬攻備,備求救於布。布諸將謂布曰:“將軍常欲殺備,今可假手於術。”布曰:“不然。術若破備,則北連太山諸將,吾為在術圍中,不得不救也。”便嚴步兵千、騎二百,馳往赴備。靈等聞布至,皆斂兵不敢復攻。佈於沛西南一里安屯,遣鈴下請靈等,靈等亦請布共飲食。布謂靈等曰:“玄德,布弟也。弟為諸君所困,故來救之。布性不喜合鬥,但喜解鬥耳。”布令門候於營門中舉一隻戟,布言:“諸君觀布射戟小支,一發中者諸君當解去,不中可留決鬥。”布舉弓射戟,正中小支。諸將皆驚,言“將軍天威也”!明日復歡會,然後各罷。
  • 24.    《資治通鑑·卷六十二》:(建安二年:夏,五月,蝗。)袁術遣使者韓胤以稱帝事告呂布,因求迎婦,布遣女隨之。陳珪恐徐、揚合從,為難未已,往説布曰:“曹公奉迎天子,輔贊國政,將軍宜與協同策謀。共存大計。今與袁術結婚,必受不義之名,將有累卵之危矣!”布亦怨術初不己受也,女已在塗,乃追還絕昏,械送韓胤,梟首許市。陳珪欲使子登詣曹操,布固不肯。會詔以布為左將軍。
  • 25.    《後漢書》:術遣韓胤以僭號事告布,因求迎婦,布遣女隨之。沛相陳珪恐術報布成姻,則徐、楊合從,為難未已。於是往説布曰:“曹公奉迎天子,輔贊國政,將軍宜與協助同策謀,共存大計。今與袁術結姻,必受不義之名,將有累卵之危矣。”布亦素怨術,而女已在塗,乃追還絕婚,執胤送許,曹操殺之。 操,陳珪欲使子登詣曹操,布固不許,會使至,拜布為左將軍,布大喜,即聽登行,並令奉章謝恩。登見曹操,因陳布勇而無謀,輕於去就,宜早圖之。操曰:“布狼子野心,誠難久養,非卿莫究其情偽。”即增珪秩中二千石,拜登廣陵太守。臨別,操執登手曰:“東方之事,便以相付。”令陰合部眾,以為內應。始布因登求徐州牧,不得。登還,布怒,拔戟斫機曰:“卿父勸吾協同曹操,絕婚公路。今吾所求無獲,而卿父子並顯重,但為卿所賣耳。”登不為動容,徐對之曰:“登見曹公,言養將軍譬如養虎,當飽其肉,不飽則將噬人。公曰:‘不如卿言。譬如養鷹,飢即為用,飽則颺去。’其言如此。”布意乃解。
  • 26.    《後漢書》:袁術怒布殺韓胤,遣其大將張勳、橋蕤等與韓暹、楊奉連勢,步騎數萬,七道攻布。布時兵有三千,馬四百匹,懼其不敵,謂陳珪曰:“今致術軍,卿之由也,為之奈何?”珪曰:“暹、奉與術,卒合之師耳。謀無素定,不能相維。子登策之,比於連雞,勢不俱棲,立可離也。”布用珪策,與暹、奉書曰:“二將軍親拔大駕,而布手殺董卓,俱立功名,當垂竹帛。今袁術造逆,宜共誅討,奈何與賊還來伐布?可因今者同力破術,為國除害,建功天下,此時不可失也。”又許破術兵,悉以軍資與之。暹、奉大喜,遂共擊勳等於下邳,大破之,生禽橋蕤,餘眾潰走,其所殺傷、墯水死者殆盡。
  • 27.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術怒,與韓暹、楊奉等連勢,遣大將張勳攻布。布謂珪曰:"今致術軍,卿之由也,為之奈何?"珪曰:"暹、奉與術,卒合之軍耳,策謀不素定,不能相維持,子登策之,比之連雞,勢不俱棲,可解離也。"布用珪策,遣人説暹、奉,使與己併力共擊術軍,軍資所有,悉許暹、奉。於是暹、奉從之,勳大破敗。【九州春秋載布與暹、奉書曰:"二將軍拔大駕來東,有元功於國,當書勳竹帛,萬世不朽。今袁術造逆,當共誅討,奈何與賊臣還共伐布?布有殺董卓之功,與二將軍俱為功臣,可因今共擊破術,建功於天下,此時不可失也。"暹、奉得書,即回計從布。布進軍,去勳等營百步,暹、奉兵同時併發,斬十將首,殺傷墮水死者不可勝數。英雄記曰:布後又與暹、奉二軍向壽春,水陸並進,所過虜略。到鍾離,大獲而還。既渡淮北,留書與術曰:"足下恃軍強盛,常言猛將武士,欲相吞滅,每抑止之耳!布雖無勇,虎步淮南,一時之間,足下鼠竄壽春,無出頭者。猛將武士,為悉何在?足下喜為大言以誣天下,天下之人安可盡誣?古者兵交,使在其間,造策者非布先唱也。相去不遠,可復相聞。"布渡畢,術自將步騎五千揚兵淮上,布騎皆於水北大咍笑之而還。】
  • 28.    《三國志 蜀書 先主傳第二》:先主還小沛,複合兵得萬餘人。呂布惡之,自出兵攻先主,先主敗走歸曹公。
  • 29.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三十二 蜀書二 先主傳第二》:【英雄記曰:建安三年春,布使人齎金欲詣河內買馬,為備兵所鈔。布由是遣中郎將高順、北地太守張遼等攻備。九月,遂破沛城,備單身走,獲其妻息。十月,曹公自徵布,備於梁國界中與曹公相遇,遂隨公俱東征。】
  • 30.    《資治通鑑》:呂布復與袁術通,遣其中郎將高順及北地太守雁門張遼攻劉備。曹操遣將軍夏侯惇救之,為順等所敗。秋,九月,順等破沛城,虜備妻子,備單身走。
  • 31.    《後漢書》:布與麾下登白門樓。兵圍之急,令左右取其首詣操。左右不忍,乃下降。
  • 32.    《後漢書》:十二月癸酉,曹操擊呂布于徐州,斬之。
  • 33.    《英雄記》:布謂太祖曰:‘布待諸將厚也,諸將臨急皆叛布耳。’”太祖曰:‘卿背妻,愛諸將婦,何以為厚?’布默然。”
  • 34.    《三國志》:建安三年,布覆叛為術,遣高順攻劉備於沛,破之。太祖遣夏侯惇救備,為順所敗。太祖自徵布,至其城下,遺布書,為陳禍福。布欲降,陳宮等自以負罪深,沮其計。布遣人求救於術,術自將千餘騎出戰,敗走,還保城,不敢出。術亦不能救。布雖驍猛,然無謀而多猜忌,不能制御其黨,但信諸將。諸將各異意自疑,故每戰多敗。太祖塹圍之三月,上下離心,其將侯成、宋憲、魏續縛陳宮,將其眾降。布與其麾下登白門樓。兵圍急,乃下降。遂生縛布,布曰:“縛太急,小緩之。”太祖曰:“縛虎不得不急也。”布請曰:“明公所患不過於布,今已服矣,天下不足憂。明公將步,令布將騎,則天下不足定也。”太祖有疑色。劉備進曰:“明公不見布之事丁建陽及董太師乎!”太祖頷之。布因指備曰:“是兒最叵信者。”於是縊殺布。布與宮、順等皆梟首送許,然後葬之。
  • 35.    《資治通鑑·卷六十二》:布將侯成亡其名馬,已而復得之,諸將合禮以賀成,成分酒肉先入獻布。布怒曰:"布禁酒而卿等醖釀,為欲因酒共謀布邪?"成忿懼,十二月,癸酉,成與諸將宋憲、魏續等共執陳宮、高順,率其眾降。布與麾下登白門樓。兵圍之急,布令左右取其首詣操,左右不忍,乃下降。布見操曰:"今日已往,天下定矣。"操曰:"何以言之?"布曰:"明公之所患不過於布,今已服矣。若令布將騎,明公將步,天下不足定也。"顧謂劉備曰:"玄德,卿為坐上客,我為降虜,繩縛我急,獨不可一言邪?"操笑曰:"縛虎不得不急。"乃命緩布縛。劉備曰:"不可。明公不見呂布事丁建陽、董太師乎!"操頷之。布目備曰:"大耳兒,最叵信!"操謂陳宮曰:"公台平生自謂智有餘,今竟何如?"宮指布曰:"是子不用宮言,以至於此。若其見從,亦未必為禽也。"操曰:"奈卿老母何?"宮曰:"宮聞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親。老母存否,在明公,不在宮也。"操曰:"奈卿妻子何?"宮曰:"宮聞施仁政於天下者不絕人之祀,妻子存否,在明公,不在宮也。"操未復言。宮請就刑,遂出,不顧,操為之泣涕,並布、順皆縊殺之,傳首許市。操召陳宮之母,養之終其身,嫁宮女,撫視其家,皆厚於初。前尚書令陳紀、紀子羣在布軍中,操皆禮而用之。張遼將其眾降,拜中郎將。臧霸自亡匿,操募索得之,使霸招吳敦、尹禮、孫觀等,皆詣操降。
  • 36.    《三國志·魏書七·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010-3]
  • 37.    《三國志·魏書十·荀彧荀攸賈詡傳第十》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010-3]
  • 38.    《三國志·魏書十四·程郭董劉蔣劉傳第十四》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010-3]
  • 39.    《三國志·吳書九·周瑜魯肅呂蒙傳第九》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11-30]
  • 40.    《十六國春秋》:“張茂謂馬岌曰:‘劉曜自古可誰等輩也?’岌謂曰:‘曹孟德之流。’茂默然。岌曰:‘孟德,公族也;劉曜,戎狄;難易不同,曜殆過之。’茂曰:‘曜可方呂布、關羽,而云孟德不及,豈不過哉!’。”
  • 41.    《華陽國志·劉先主志》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10-15]
  • 42.    《後漢書·卷七十五·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010-3]
  • 43.    《資治通鑑·卷第一百六十一》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10-15]
  • 44.    《郝定補衙前兵馬使》
  • 45.    司馬光《傳家集》:“或問陳登、髙順皆有過人之才,俱事呂布。而登輸心魏祖,親為反間;順盡力於布,與之偕死。意者順賢登歟。應之曰:不然,古者列國並立,同事王室。故先王制禮,諸侯有王、大夫有君,君臣始終,有死無貳。漢氏平壹海內,萬國一君,天下之君,唯帝室耳。順於呂布,雖備將佐,無委質之分。布者反覆亂人,非能輔佐漢室,而又強暴無謀,敗亡有證。登知幾輕舉以存易亡,徐、豫克清,百姓蘇息。順託身失所,迷逺不復,以陷大戮。易稱比之匪人,豈謂順耶。其才雖美,未能及登。以茲觀之,優劣見焉。”
  • 46.    郝經·《續後漢書》
  • 47.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魏武帝集)題辭》
  • 48.    《下邳城曹操鏖兵 白門樓呂布殞命》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010-3]
  • 49.    盧弼.《三國志集解》.北京:中華書局,1982年
  • 50.    《讀通鑑論》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10-15]
  • 51.    《孟德乘機引兵迎駕 奉先排難射戟解圍》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10-15]
  • 52.    《愎諫招尤呂布殞命 推誠待士孫策知人《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10-15]
  • 53.    裴注引《英雄記》以魏續有外內之親【集解:◎元本、官本作“內外之親” ,《通鑑》同。◎何焯雲:然則布妻乃魏氏也。
  • 54.    《銅雀台》公映 保劍鋒“戰神”劇照曝光  .網易[引用日期2012-010-3]
  • 55.    電視劇《少兒也三國》(2017年/優酷版)片尾13分05秒  .優酷[引用日期2021-08-22]
  • 56.    電影《趙雲傳之龍鳴長坂坡》(愛奇藝版)片尾字幕1小時13分34秒  .愛奇藝視頻[引用日期2021-11-18]
  • 57.    宋史·卷四百七十一·列傳第二百三十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2-03-25]
  • 58.    三國志新解 的全部演職員  .豆瓣[引用日期2022-05-12]
  • 59.    呂布  .中國大百科全書[引用日期2023-05-31]
  • 60.    韓靖編著. 中國剪紙技法 古今人物百圖[M]. 北京:金盾出版社, 2013.01.第39頁
  • 61.    梅耀元主編.嵩山名人傳[M].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17.12.第144-145頁
  • 62.    《後漢書 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允以布為奮威將軍,假節,儀同三司,封温侯。
  • 63.    《後漢孝獻皇帝紀卷第二十七》:於是以呂布為奮武將軍,假節、開府,如三公。
  • 64.    《宋書 卷三十九 志第二十九 百官上》:奮武將軍,後漢末,呂布為之。
  • 65.    《後漢書 卷七十二 董卓列傳第六十二》:三年四月,帝疾新愈,大會未央殿。卓朝服升車,既而馬驚墯泥,還入更衣。其少妻止之,卓不從,遂行。乃陳兵夾道,自壘及宮,左步右騎,屯衞周市,令呂布等捍衞前後。王允乃與士孫瑞密表其事,使瑞自書詔以授布,令騎都尉李肅與布同心勇士十餘人,偽著衞士服於北掖門內以待卓。卓將至,馬驚不行,怪懼欲還。呂布勸令進,遂入門。肅以戟刺之,卓衷甲不入,傷臂墯車,顧大呼曰:“呂布何在?”布曰:“有詔討賊臣。”卓大罵曰:“庸狗敢如是邪!”布應聲持矛刺卓,趣兵斬之。主簿田儀及卓倉頭前赴其屍,布又殺之。
  • 66.    《後漢孝獻皇帝紀卷第二十七》:夏四月辛巳,帝有疾,既瘳,大會羣臣於未央殿。卓置衞,自其營至於掖門。士孫瑞使騎都尉李順將呂布親兵十人,偽著衞士服於掖門。卓將出,馬敗不進,卓怪之,欲還。布勸之,遂行。入門,衞士以戟刺之。卓衣內有鎧,不入,傷臂墜車,大呼曰:「呂布何在!」對曰:「在此。」布曰:「有詔。」趣兵斬之。卓罵曰:「庸狗,敢如是邪!」遂斬之。
  • 67.    《三國志 卷六 魏書六 董二袁劉傳第六》:三年四月,司徒王允、尚書僕射士孫瑞、卓將呂布共謀誅卓。是時,天子有疾新愈,大會未央殿。布使同郡騎都尉李肅等,將親兵十餘人,偽著衞士服守掖門。布懷詔書。卓至,肅等格卓。卓驚呼布所在。布曰"有詔",遂殺卓,夷三族。主簿田景前趨卓屍,布又殺之;凡所殺三人,餘莫敢動。
  • 68.    《太平御覽 卷五十五》引《典略》:董卓雖親愛呂布,然時醉則罵,以刀劍擊之,不中而後止,布恐終被害,乃私與司徒王允及尚書令土孫端謀養死士於窟室。三年四月,天子疾瘳,卓詣宮賀,布先置死士以邀之,卓嚴駕出,馬躓不肯行,心怪之慾還,布勸使行,到宮門入掖門,死士交戟刺卓墮車,顧布所在,佈下馬曰:"有詔。"遂殺之。
  • 69.    《後漢書 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卓自知兇恣,每懷猜畏,行止常以布自衞。嘗小失卓意,卓拔手戟擲之。布拳捷得免,而改容顧謝,卓意亦解。布由是陰怨於卓。卓又使布守中合,而私與傅婢情通,益不自安。
  • 70.    《後漢書 卷七十二 董卓列傳第六十二》:明年,孫堅收合散卒,進屯梁縣之陽人。卓遣將胡軫、呂布攻之,布與軫不相能,軍中自驚恐,士卒散亂。堅追擊之,軫、布敗走。
  • 71.    《後漢書 卷七十二 董卓列傳第六十二》:於是遷天子西都。   初,長安遭赤眉之亂,宮室營寺焚滅無餘,是時唯有高廟、京兆府舍,遂便時幸焉。便時謂時日吉便。後移未央宮。於是盡徙洛陽人數百萬口於長安,步騎驅蹙,更相蹈藉,飢餓寇掠,積屍盈路。卓自屯留畢圭苑中,悉燒宮廟官府居家,二百里內無復孑遺。又使呂布發諸帝陵,及公卿已下冢墓,收其珍寶。
  • 72.    《後漢書 卷七十二 董卓列傳第六十二》:堅進洛陽宣陽城門,更擊呂布,布覆破走。
  • 73.    《北堂書鈔 卷五十二》:班同三事【又云馬防章帝建初三年防為車騎將軍、班同三事;竇憲以特進禮見依三公並未開封;呂布以奮武將軍如三事○今案聚珍本《東觀漢記》卷十三馬防傳無班同句;卷十竇憲傳禮見作見禮;卷二十一呂布傳“(奮)武”作“(奮)威”,餘同】
  • 74.    《資治通鑑 卷六十》:以王允錄尚書事,呂布為奮威將軍、假節、儀比三司,封温侯,共秉朝政。
  • 75.    《後漢書 卷七十三 劉虞公孫瓚陶謙列傳第六十三》:初平二年,青、徐黃巾三十萬眾入勃海界,欲與黑山合。瓚率步騎二萬人,逆擊於東光南,大破之,斬首三萬餘級。賊棄其車重數萬兩,奔走度河。瓚因其半濟薄之,賊復大破,死者數萬,流血丹水,收得生口七萬餘人,車甲財物不可勝算,威名大震。拜奮武將軍,封薊侯。
  • 76.    《後漢書 卷七十二 董卓列傳第六十二》:呂布乃使李肅以詔命至陝討輔等,輔等逆與肅戰,肅敗走弘農,布誅殺之。其後牛輔營中無故大驚,輔懼,乃齎金寶逾城走。左右利其貨,斬輔,送首長安。
  • 77.    《後漢書 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乃將數百騎,以卓頭繫馬鞍,走出武關,奔南陽。袁術待之甚厚。布自恃殺卓,有德袁氏,遂恣兵鈔掠。術患之。布不安,復去從張楊於河內。時李傕等購募求布急,楊下諸將皆欲圖之。布懼,謂楊曰:“與卿州里,今見殺,其功未必多。不如生賣布,可大得傕等爵寵。”楊以為然。有頃,布得走投袁紹
  • 78.    《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裴松之注引《英雄記》:楊及部曲諸將,皆受傕、汜購募,共圖布。布聞之,謂楊曰:"布,卿州里也。卿殺布,於卿弱。不如賣布,可極得汜、傕爵寵。"楊於是外許汜、傕,內實保護布。汜、傕患之,更下大封詔書,以布為潁川太守。
  • 79.    《後漢孝靈皇帝紀下卷第二十五》:武猛都尉丁原將河內救何氏,拜執金吾。何進兄弟既死,其部曲無所屬,皆歸卓。卓使原部曲司馬呂布盡並其眾。京師兵權,惟卓為盛。
  • 80.    《資治通鑑 卷五十九》:卓又陰使丁原部曲司馬五原呂布殺原而並其眾,卓兵於是大盛。
  • 81.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獻帝春秋曰:布問太祖:"明公何瘦?"太祖曰:"君何以識孤?"布曰:"昔在洛,會温氏園。"太祖曰:"然。孤忘之矣。所以瘦,恨不早相得故也。"布曰:"齊桓舍射鈎,使管仲相;今使布竭股肱之力,為公前驅,可乎?"布縛急,謂劉備曰:"玄德,卿為坐客,我為執虜,不能一言以相寬乎?"太祖笑曰:"何不相語,而訴明使君乎?"意欲活之,命使寬縛。主簿王必趨進曰:"布,勍虜也。其眾近在外,不可寬也。"太祖曰:"本欲相緩,主簿復不聽,如之何?"】
  • 82.    《三國志 卷一 魏書一 武帝紀第一》:建安元年……呂布襲劉備,取下邳。備來奔。
  • 83.    《三國志 卷一 魏書一 武帝紀第一》:呂布復為袁術,使高順攻劉備,公遣夏侯惇救之,不利。備為順所敗。
  • 84.    《後漢書 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建安三年,布遂復從袁術,遣順攻劉備於沛,破之。
  • 85.    《三國志 卷一 魏書一 武帝紀第一》:九月,公東征布。冬十月,屠彭城,獲其相侯諧。進至下邳,布自將騎逆擊。大破之,獲其驍將成廉。追至城下,布恐,欲降。陳宮等沮其計,求救於術,勸布出戰,戰又敗,乃還固守,攻之不下。
  • 86.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太祖自徵布,至其城下,遺布書,為陳禍福。布欲降,陳宮等自以負罪深,沮其計。【獻帝春秋曰:太祖軍至彭城。陳宮謂布:"宜逆擊之,以逸擊勞,無不克也。"布曰:"不如待其來攻,蹙著泗水中。"及太祖軍攻之急,佈於白門樓上謂軍士曰:"卿曹無相困,我自首當明公。"陳宮曰:"逆賊曹操,何等明公!今日降之,若卵投石,豈可得全也!"】布遣人求救於術,自將千餘騎出戰,敗走,還保城,不敢出。
  • 87.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英雄記曰:布遣許汜、王楷告急於術。術曰:"布不與我女,理自當敗,何為復來相聞邪?"汜、楷曰:"明上今不救布,為自敗耳!布破,明上亦破也。"術時僣號,故呼為明上。術乃嚴兵為布作聲援。布恐術為女不至,故不遣兵救也,以綿纏女身,縛著馬上,夜自送女出與術,與太祖守兵相觸,格射不得過,復還城。布欲令陳宮、高順守城,自將騎斷太祖糧道。布妻謂曰:"將軍自出斷曹公糧道是也。宮、順素不和,將軍一出,宮、順必不同心共城守也,如有蹉跌,將軍當於何自立乎?願將軍諦計之,無為宮等所誤也。妾昔在長安,已為將軍所棄,賴得龐舒私藏妾身耳,今不須顧妾也。"布得妻言,愁悶不能自決。魏氏春秋曰:陳宮謂布曰:"曹公遠來,勢不能久。若將軍以步騎出屯,為勢於外,宮將餘眾閉守於內,若向將軍,宮引兵而攻其背,若來攻城,將軍為救於外。不過旬日,軍食必盡,擊之可破。"布然之。布妻曰:"昔曹氏待公台如赤子,猶舍而來。今將軍厚公台不過於曹公,而欲委全城,捐妻子,孤軍遠出,若一旦有變,妾豈得為將軍妻哉!"布乃止。】
  • 88.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先賢行狀曰:登忠亮高爽,沈深有大略,少有扶世濟民之志。博覽載籍,雅有文藝,舊典文章,莫不貫綜。年二十五,舉孝廉,除東陽長,養耆育孤,視民如傷。是時,世荒民飢,州牧陶謙表登為典農校尉,乃巡土田之宜,盡鑿溉之利,粳稻豐積。奉使到許,太祖以登為廣陵太守,令陰合眾以圖呂布。登在廣陵,明審賞罰,威信宣佈。海賊薛州之羣萬有餘户,束手歸命。未及期年,功化以就,百姓畏而愛之。登曰:"此可用矣。"太祖到下邳,登率郡兵為軍先驅。時登諸弟在下邳城中,布乃質執登三弟,欲求和同。登執意不撓,進圍日急。布刺奸張弘,懼於後累,夜將登三弟出就登。布既伏誅,登以功加拜伏波將軍,甚得江、淮間歡心,於是有吞滅江南之志。】
  • 89.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四十六 吳書一 孫破虜討逆傳第一》:【江表傳曰:建安二年夏,漢朝遣議郎王誧奉戊辰詔書曰:"董卓逆亂,兇國害民。先將軍堅念在平討,雅意未遂,厥美著聞。策遵善道,求福不回。今以策為騎都尉,襲爵烏程侯,領會稽太守。"又詔敕曰:"故左將軍袁術不顧朝恩,坐創凶逆,造合虛偽,欲因兵亂,詭詐百姓,始聞其言以為不然。定得使持節平東將軍領徐州牧温侯布上術所造惑眾妖妄,知術鴟梟之性,遂其無道,修治王宮,署置公卿,郊天祀地,殘民害物,為禍深酷。布前後上策乃心本朝,欲還討術,為國效節,乞加顯異。夫懸賞俟功,惟勤是與,故便寵授,承襲前邑,重以大郡,榮耀兼至,是策輸力竭命之秋也。其亟與布及行吳郡太守安東將軍陳瑀戮力一心,同時赴討。"】
  • 90.    《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始,布因登求徐州牧,登還,布怒,拔戟斫幾曰:"卿父勸吾協同曹公,絕婚公路;今吾所求無一獲,而卿父子並顯重,為卿所賣耳!卿為吾言,其説云何?"登不為動容,徐喻之曰;"登見曹公言:'待將軍譬如養虎,當飽其肉,不飽則將噬人。'公曰:'不如卿言也。譬如養鷹,飢則為用,飽則揚去。'其言如此。"布意乃解。
  • 91.    全後漢文卷八十五-國學導航-全後漢文(清)嚴可均輯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3-08-02]
  • 92.    《三國志 卷八 魏書八 二公孫陶四張傳第八》:楊素與呂布善。太祖之圍布,楊欲救之,不能。乃出兵東市,遙為之勢。
  • 93.    《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裴松之注引《九州春秋》:初,布騎將侯成遣客牧馬十五匹,客悉驅馬去,向沛城,欲歸劉備。成自將騎逐之,悉得馬還。諸將合禮賀成,成釀五六斛酒,獵得十餘頭豬,未飲食,先持半豬五斗酒自入詣布前,跪言:"間蒙將軍恩,逐得所失馬,諸將來相賀,自釀少酒,獵得豬,未敢飲食,先奉上微意。"布大怒曰:"布禁酒,卿釀酒,諸將共飲食作兄弟,共謀殺布邪?"成大懼而去,棄所釀酒,還諸將禮,由是自疑。會太祖圍下邳,成遂領眾降。
  • 94.    《後漢書 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其將侯成使客牧其名馬,而客策之以叛。成追客得馬,諸將合禮以賀成。成分酒肉,先入詣布而言曰:“蒙將軍威靈,得所亡馬,諸將齊賀,未敢嘗也,故先以奉貢。”布怒曰:“布禁酒而卿等醖釀,為欲因酒共謀布邪?”成忿懼,乃與諸將共執陳宮、高順,率其眾降。
  • 95.    《三國志 卷一 魏書一 武帝紀第一》:時公連戰,士卒罷,欲還,用荀攸、郭嘉計,遂決泗、沂水以灌城。月餘,布將宋憲、魏續等執陳宮,舉城降,生禽布、宮,皆殺之。
  • 96.    李賢注《後漢書·卷七十二 董卓列傳第六十二》:王允聞之,乃遣卓故將胡軫、徐榮擊之於新豐。【《九州春秋》曰:胡文才、楊整修皆涼州人,王允素所不善也。及李傕之叛,乃召文才、整修,使東曉喻之。不假借以温顏,謂曰:‘關東鼠子欲何為乎?卿往曉之。’於是二人往,實召兵而還。】榮戰死,軫以眾降。傕隨道收兵,比至長安,已十餘萬,與卓故部曲樊稠、李蒙等合,【《袁宏紀》曰:蒙後為傕所殺。】圍長安。城峻不可攻,守之八日,呂布軍有叟兵內反,【叟兵即蜀兵也。漢代謂蜀為叟。】引傕眾得入。城潰,放兵虜掠,死者萬餘人。殺衞尉種拂等。呂布戰敗出奔。王允奉天子保宣平城門樓上。【《三輔黃圖》曰:長安城東面北頭門號宣平門。】於是大赦天下。李傕、郭汜、樊稠等皆為將軍。【《袁山松書》曰:允謂傕等曰:‘臣無作威作福,將軍乃放縱,欲何為乎?’傕等不應。自拜署傕為揚武將軍,汜為揚烈將軍,樊稠等皆為中郎將也。】遂圍門樓,共表請司徒王允出,問“太師何罪”?允窮蹙乃下,後數日見殺。
  • 97.    《後漢孝獻皇帝紀卷第二十七》:六月戊午,長安城陷,呂布與戰不勝,將數百騎奔冀州。
  • 98.    《後漢書 卷六十六 陳王列傳第五十六》:城陷,呂布奔走。布駐馬青瑣門外,招允曰:“公可以去乎?”允曰:“若蒙社稷之靈,上安國家,吾之願也。如其不獲,則奉身以死之。朝廷幼少,恃我而已,朝廷謂天子也。臨難苟免,吾不忍也。努力謝關東諸公,勤以國家為念。”
  • 99.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六 魏書六 董二袁劉傳第六》【張璠漢紀曰:布兵敗,駐馬青瑣門外,謂允曰:"公可以去。"允曰:"安國家,吾之上願也,若不獲,則奉身以死。朝廷幼主恃我而已,臨難苟免,吾不為也。努力謝關東諸公,以國家為念。"傕、汜入長安城,屯南宮掖門,殺太僕魯馗、大鴻臚周奐、城門校尉崔烈、越騎校尉王頎。吏民死者不可勝數。】
  • 100.    《太平御覽 卷四百一十七 人事部五十八》引《英雄記》曰:王允誅董卓,卓部曲將李傕、郭汜不自安,遂合謀攻圍長安,城陷,呂布奔走。布駐馬青瑣門外,招允曰:"公可去乎?"允曰:"若國家社稷之靈,上安國家,吾之願也。如其不獲,則奉身以死之。"
  • 101.    《後漢書》:(建安三年)十二月癸酉,曹操擊呂布于徐州,斬之。
  • 102.    《後漢書》:(初平三年)夏四月辛巳,誅董卓,夷三族。
  • 103.    裴松之《三國志 卷六 魏書六 董二袁劉傳第六》:【英雄記曰:時有謠言曰:"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猶不生。"又作董逃之歌。又有道士書布為"呂"字以示卓,卓不知其為呂布也。】
  • 104.    《太平御覽 卷三百四十一 兵部七十二》引《獻帝春秋》曰:董卓未誅,有書三尺布幡上作兩口相銜之字,負之於道,歌曰:"布乎!"及呂布殺卓,負布者不復見。
  • 105.    《後漢書 卷七十二 董卓列傳第六十二》:有人書“呂”字於布上,負而行於市,歌曰:“布乎!”有告卓者,卓不悟。
  • 106.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十一 魏書十一 袁張涼國田王邴管傳第十一》:袁渙字曜卿,陳郡扶樂人也……後避地江、淮間,為袁術所命。術每有所諮訪,渙常正議,術不能抗,然敬之不敢不禮也。頃之,呂布擊術於阜陵,渙往從之,遂復為布所拘留……布誅,渙得歸太祖。【袁氏世紀曰:布之破也,陳羣父子時亦在布之軍,見太祖皆拜。渙獨高揖不為禮,太祖甚嚴憚之。時太祖又給眾官車各數乘,使取布軍中物,唯其所欲。眾人皆重載,唯渙取書數百卷。資糧而已,眾人聞之,大慚。渙謂所親曰:"脱我以行陳,令軍發足以為行糧而已,不以此為我有。由是厲名也,大悔恨之。"太祖益以此重焉。】
  • 107.    《三國志 卷十七 魏書十七 張樂於張徐傳第十七》:從布東奔徐州,領魯相,時年二十八。太祖破呂布於下邳,遼將其眾降,拜中郎將,賜爵關內侯。
  • 108.    《後漢書 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術遣韓胤以僭號事告布,因求迎婦,布遣女隨之。沛相陳圭恐術報布成姻,則徐楊合從,為難未已。於是往説布曰:“曹公奉迎天子,輔贊國政,將軍宜與協同策謀,共存大計。今與袁術結姻,必受不義之名,將有累卵之危矣。”布亦素怨術,而女已在塗,乃追還絕婚,執胤送許,曹操殺之。
  • 109.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三十二 蜀書二 先主傳第二》:【英雄記曰:備留張飛守下邳,引兵與袁術戰於淮陰石亭,更有勝負。陶謙故將曹豹在下邳,張飛欲殺之。豹眾堅營自守,使人招呂布。布取下邳,張飛敗走。備聞之,引兵還,比至下邳,兵潰。收散卒東取廣陵,與袁術戰,又敗。】
  • 110.    《後漢書 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術遣將紀靈等步騎三萬以攻備,備求救於布。諸將謂布曰:“將軍常欲殺劉備,今可假手於術。”布曰:“不然。術若破備,則北連太山,吾為在術圍中,不得不救也。”便率步騎千餘,馳往赴之。靈等聞布至,皆斂兵而止。布屯沛城外,遣人招備,並請靈等與共饗飲。布謂靈曰:“玄德,布弟也,為諸君所困,故來救之。布性不喜合鬥,但喜解鬥耳。”乃令軍候植戟於營門,布彎弓顧曰:“諸君觀布射戟小支,中者當各解兵,不中可留決鬥。”布即一發,正中戟支。靈等皆驚,言“將軍天威也”。明日復歡會,然後各罷。
  • 111.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英雄記曰:布初入徐州,書與袁術。術報書曰:"昔董卓作亂,破壞王室,禍害術門户,術舉兵關東,未能屠裂卓。將軍誅卓,送其頭首,為術掃滅讎恥,使術明目於當世,死生不愧,其功一也。昔將金元休向兗州,甫詣封部,為曹操逆所拒破,流離迸走,幾至滅亡。將軍破兗州,術復明目於遐邇,其功二也。術生年已來,不聞天下有劉備,備乃舉兵與術對戰;術憑將軍威靈,得以破備,其功三也。將軍有三大功在術,術雖不敏,奉以生死。將軍連年攻戰,軍糧苦少,今送米二十萬斛,迎逢道路,非直此止,當駱驛復致;若兵器戰具,它所乏少,大小唯命。"布得書大喜,遂造下邳。】
  • 112.    《後漢書 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時劉備領徐州,居下邳,與袁術相拒於淮上。術欲引布擊備,乃與布書曰:“術舉兵詣闕,未能屠裂董卓。將軍誅卓,為術報恥,功一也。昔金元休南至封丘,為曹操所敗。將軍伐之,令術復明目於遐邇,功二也。術生年以來,不聞天下有劉備,備乃舉兵與術對戰。憑將軍威靈,得以破備,功三也。將軍有三大功在術,術雖不敏,奉以死生。將軍連年攻戰,軍糧苦少,今送米二十萬斛。非唯此止,當駱驛復致。凡所短長亦唯命。”布得書大悦,即勒兵襲下邳,獲備妻子。
  • 113.    《三國志 卷二十二 魏書二十二 桓二陳徐衞盧傳第二十二》:備遂東,與袁術戰。布果襲下邳,遣兵助術,大破備軍,備恨不用羣言。
  • 114.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英雄記:時有東海蕭建為琅邪相,治莒,保城自守,不與布通。布與建書曰:"天下舉兵,本以誅董卓耳。布殺卓,來詣關東,欲求兵西迎大駕,光復洛京,諸將自還相攻,莫肯念國。布,五原人也,去徐州五千餘裏,乃在天西北角,今不來共爭天東南之地。莒與下邳相去不遠,宜當共通。君如自遂以為郡郡作帝,縣縣自王也!昔樂毅攻齊,呼吸下齊七十餘城,唯莒、即墨二城不下,所以然者,中有田單故也。布雖非樂毅,君亦非田單,可取布書與智者詳共議之。"建得書,即遣主簿齎箋上禮,貢良馬五匹。建尋為臧霸所襲破,得建資實。布聞之,自將步騎向莒。高順諫曰:"將軍躬殺董卓,威震夷狄,端坐顧盼,遠近自然畏服,不宜輕自出軍;如或不捷,損名非小。"布不從。霸畏布引還鈔暴,果登城拒守。布不能拔,引還下邳。霸後復與布和。】
  • 115.    《後漢書 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時太山臧霸等攻破莒城,許布財幣以相結,而未及送,布乃自往求之。其督將高順諫止曰:“將軍威名宣播,遠近所畏,何求不得,而自行求賂。萬一不克,豈不損邪?”布不從。既至莒,霸等不測往意,固守拒之,無獲而還。
  • 116.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英雄記曰:順為人清白有威嚴,不飲酒,不受饋遺。所將七百餘兵,號為千人,鎧甲鬥具皆精練齊整,每所攻擊無不破者,名為陷陳營。順每諫布,言"凡破家亡國,非無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見用耳。將軍舉動,不肯詳思,輒喜言誤,誤不可數也"。布知其忠,然不能用。布從郝萌反後,更疏順。以魏續有外內之親,悉奪順所將兵以與續。及當攻戰,故令順將續所領兵,順亦終無恨意。】
  • 117.    《後漢書 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順為人清白有威嚴,少言辭,將眾整齊,每戰必克。布性決易,所為無常。順每諫曰:“將軍舉動,不肯詳思,忽有失得,動輒言誤。誤事豈可數乎?”布知其忠而不能從。
  • 118.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四十六 吳書一 孫破虜討逆傳第一》:【英雄記曰:初堅討董卓,到梁縣之陽人。卓亦遣兵步騎五千迎之,陳郡太守胡軫為大督護,呂布為騎督,其餘步騎將校都督者甚眾。軫字文才,性急,預宣言曰:"今此行也,要當斬一青綬,乃整齊耳。"諸將聞而惡之。軍到廣成,去陽人城數十里。日暮,士馬疲極,當止宿,又本受卓節度宿廣成,秣馬飲食,以夜進兵,投曉攻城。諸將惡憚軫,欲賊敗其事,布等宣言"陽人城中賊已走,當追尋之;不然失之矣",便夜進軍。城中守備甚設,不可掩襲。於是吏士飢渴,人馬甚疲,且夜至,又無塹壘。釋甲休息,而布又宣言相驚,雲"城中賊出來"。軍眾擾亂奔走,皆棄甲,失鞍馬。行十餘裏,定無賊,會天明,便還,拾取兵器,欲進攻城。城守已固,穿塹已深,軫等不能攻而還。】
  • 119.    《後漢書 卷七十二 董卓列傳第六十二》李賢注引《九州春秋》:布素使秦誼、陳衞、李黑等偽作宮門衞士,持長戟。卓到宮門,黑等以長戟俠叉卓車,或叉其馬。卓驚呼布,布素施鎧於衣中,持矛,即應聲刺卓,墜於車。
  • 120.    《後漢書 卷六十六 陳王列傳第五十六》:允初議赦卓部曲,呂布亦數勸之。既而疑曰:“此輩無罪,從其主耳。今若名為惡逆而特赦之,適足使其自疑,非所以安之之道也。”呂布又欲以卓財物班賜公卿、將校,允又不從。而素輕布,以劍客遇之。布亦負其功勞,多自誇伐,既失意望,漸不相平。允性剛稜疾惡,初懼董卓豺狼,故折節圖之。卓既殲滅,自謂無復患難,及在際會,每乏温潤之色,杖正持重,不循權宜之計,是以羣下不甚附之。
  • 121.    《後漢書 卷九 孝獻帝紀第九》:(興平二年)十二月庚辰,車駕乃進。李傕等復來追戰,王師大敗,殺略宮人,少府田芬、大司農張義等皆戰歿。進幸陝,夜度河。乙亥,幸安邑……(建安元年)夏六月乙未,幸聞喜。秋七月甲子,車駕至洛陽,幸故中常侍趙忠宅。
  • 122.    《後漢書 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布見操曰:“今日已往,天下定矣。”操曰:“何以言之?”布曰:“明公之所患不過於布,今已服矣。令布將騎,明公將步,天下不足定也。”顧謂劉備曰:“玄德,卿為坐上客,我為降虜,繩縛我急,獨不可一言邪?”操笑曰:“縛虎不得不急。”乃命緩布縛。劉備曰:“不可。明公不見呂布事丁建陽、董太師乎?”操頷之。布目備曰:“大耳兒最叵信!”
  • 123.    《太平御覽 卷三百六十六 人事部七》引《英雄記》曰:曹公擒呂布,布顧謂劉備曰:"玄德,卿為座上客,我為降虜,繩縛我急,獨不可一言邪。"操曰:"縛虎不得不急。"乃命緩布縛。備曰:"不可。公不見布事丁建陽、董太師乎!"操頷之,布目備曰:"大耳兒,最叵信。"
  • 124.    《太平御覽 卷八百九十二 獸部四》引《英雄記》曰:曹公擒呂布,布顧劉備曰:"玄德,卿為坐上客,我為降虜,繩縛我急,獨不可一言耶?"操曰:"縛餓虎,不得不急。"乃命緩縛布。
  • 125.    《太平御覽 卷八百九十七 獸部九》引《曹瞞傳》曰:呂布有駿馬名赤兔,常騎乘之。時人為之語曰:"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兔。"
  • 126.    《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建安三年,布覆叛為術,遣高順攻劉備於沛,破之。太祖遣夏侯惇救備,為順所敗。
  • 127.    《三國志 卷三十二 蜀書二 先主傳第二》:布遣高順攻之,曹公遣夏侯惇往,不能救,為順所敗,復虜先主妻子送布。
  • 128.    《太平御覽 卷四百九十六 人事部一百三十七》引《曹操別傳》曰:呂布梟勇,且有駿馬。時人為之語曰:"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兔。"
  • 129.    國學子部-明清小説-三國演義(第19回)  .國學網[引用日期2023-08-29]
  • 130.    國學子部-明清小説-三國演義(第20回)  .國學網[引用日期2023-08-29]
  • 131.    南門太守著.三國英雄記1失控的帝國[M].北京.華文出版社,2019.01.第180頁
  • 132.    卷四十四 檄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3-12-27]
  • 133.    三國演義(第3回)國學子部  .國學網[引用日期2023-12-27]
  • 134.    三國演義(第5回)國學子部  .國學網[引用日期2023-12-27]
  • 135.    三國演義(第8回)國學子部  .國學網[引用日期2023-12-27]
  • 136.    三國演義(第9回)國學子部  .國學網[引用日期2023-12-27]
  • 137.    三國演義(第11回)國學子部  .國學網[引用日期2023-12-27]
  • 138.    三國演義(第13回)國學子部  .國學網[引用日期2023-12-27]
  • 139.    三國演義(第14回)國學子部  .國學網[引用日期2023-12-27]
  • 140.    裴松之注《三國志 卷一 魏書一 武帝紀第一》:布到,攻鄄城不能下,西屯濮陽。太祖曰:"布一旦得一州,不能據東平,斷亢父、泰山之道乘險要我,而乃屯濮陽,吾知其無能為也。"遂進軍攻之。布出兵戰,先以騎犯青州兵。青州兵奔,太祖陳亂,馳突火出,墜馬,燒左手掌。司馬樓異扶太祖上馬,遂引去。未至營止,諸將未與太祖相見,皆怖。太祖乃自力勞軍,令軍中促為攻具,進復攻之,與布相守百餘日。蝗蟲起,百姓大餓,布糧食亦盡,各引去。秋九月,太祖還鄄城。布到乘氏,為其縣人李進所破,東屯山陽。
  • 141.    《三國志 卷十八 魏書十八 二李臧文呂許典二龐閻傳第十八》:太祖討呂布於濮陽。布有別屯在濮陽西四五十里,太祖夜襲,比明破之。未及還,會布救兵至,三面掉戰。時布身自搏戰,自旦至日昳數十合,相持急。太祖募陷陳,韋先佔,將應募者數十人,皆重衣兩鎧,棄楯,但持長矛撩戟。時西面又急,韋進當之,賊弓弩亂髮,矢至如雨,韋不視,謂等人曰:"虜來十步,乃白之。"等人曰:"十步矣。"又曰:"五步乃白。"等人懼,疾言"虜至矣"!韋手持十餘戟,大呼起,所抵無不應手倒者。布眾退。會日暮,太祖乃得引去。
  • 142.    《三國志 卷一 魏書一 武帝紀第一》:二年春,襲定陶。濟陰太守吳資保南城,未拔。會呂布至,又擊破之。夏,布將薛蘭、李封屯鉅野,太祖攻之,布救蘭,蘭敗,布走,遂斬蘭等。布覆從東緡與陳宮將萬餘人來戰,時太祖兵少,設伏,縱奇兵擊,大破之。布夜走,太祖復攻,拔定陶,分兵平諸縣。布東奔劉備,張邈從布,使其弟超將家屬保雍丘。
  • 143.    《三國志 卷七 魏書七 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先是,洪遣司馬二人出,求救於呂布;比還,城已陷,皆赴敵死。
  • 144.    《後漢書·卷七十五·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操乃自將擊布,至下邳城下。遺布書,為陳禍福。
  • 145.    《後漢書·卷七十五·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因往見司徒王允,自陳卓幾見殺之狀。時允與尚書僕射士孫瑞密謀誅卓,因以告布,使為內應。布曰:“如父子何?”曰:“君自姓呂,本非骨肉。今憂死不暇,何謂父子?擲戟之時,豈有父子情也?”布遂許之,乃於門刺殺卓,事已見卓傳。
  • 146.    《北堂書鈔·卷第一百二十五·武功部十三》:藥箭「英雌記雲呂布之來莒城霸等畏布登城上藥箭射頗中人馬○王石華校以原鈔霸等三句誤移下條又下條為諸六句誤移入此均移正今案陳俞本之來作將兵向無城字霸上有臧字無頗字餘同」
  • 147.    《三國志·卷一·魏書一·武帝紀第一》:太山臧霸、孫觀、吳敦、尹禮、昌豨各聚眾。布之破劉備也,霸等悉從布。
  • 148.    裴松之注《三國志·卷七·魏書七·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魚氏典略曰:陳宮字公台,東郡人也。剛直烈壯,少與海內知名之士皆相連結。及天下亂,始隨太祖,後自疑,乃從呂布,為布畫策,布每不從其計。下邳敗,軍士執布及宮,太祖皆見之,與語平生,故布有求活之言。】
  • 149.    《三國志·卷七·魏書七·呂布張邈臧洪傳第七》:術欲結布為援,乃為子索布女,布許之。術遣使韓胤以僣號議告布,並求迎婦。沛相陳珪恐術、布成婚,則徐、揚合從,將為國難,於是往説布曰;"曹公奉迎天子,輔贊國政,威靈命世,將徵四海,將軍宜與協同策謀,圖太山之安。今與術結婚,受天下不義之名,必有累卵之危。"布亦怨術初不己受也,女已在塗,追還絕婚,械送韓胤,梟首許市。
  • 150.    《三國志·卷一·魏書一·武帝紀第一》:二年……袁術欲稱帝於淮南,使人告呂布。布收其使,上其書。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