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劉宏

(東漢第十二位皇帝)

鎖定
劉宏(公元157年—189年5月13日 [63]  ), [58]  世稱漢靈帝。漢章帝劉炟之玄孫,中國東漢第12位皇帝(公元168年2月17日 [65]  —189年5月13日 [63]  在位)。 [61] 
劉宏早年世襲解瀆亭侯。168年漢桓帝駕崩,太后竇妙臨朝攝政,策立劉宏為帝。後來竇太后之父竇武因謀殺宦官被誅,竇太后被遷往南宮,劉宏親政。 [70] 
劉宏親政後,誅殺權宦侯覽王甫 [69]  [74]  刻印“熹平石經”,為儒經提供定型文本,推動印刷術的雛形“拓印”問世; [73] 創辦世界第一所文藝專科學校“鴻都門學”,推動文學藝術發展,開闢了世界教育史的新紀元。 [71]  科技上,引進胡牀”(凳子), [75]  改變了漢人跪坐習慣; [66]  又任用畢嵐發明引水灑路裝置“渴烏”,降低了道路揚塵率。 [66]  但另一方面,劉宏公開標價賣官,崇尚異域風情, [40]  大修宮室,信用宦官十常侍,興起第二次“黨錮之禍”,終激發黃巾起義 [59]  劉宏為平亂,廢史立牧,導致各地割據軍閥形成。 [23]  中平六年(189年)四月,劉宏病逝,終年34歲。 [62] 
劉宏喜好辭賦,作品有《皇羲篇》《追德賦》《令儀頌》《招商歌》等。 [60] 
全    名
劉宏
別    名
漢靈帝
諡    號
孝靈皇帝
封    號
解瀆亭侯(即位前) [1] 
年    號
建寧熹平光和中平
所處時代
東漢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河間饒陽解瀆亭(位於今河北省安國縣) [57] 
出生日期
157年 [57] 
逝世日期
189年5月13日
逝世地
南宮嘉德殿(位於今河南省洛陽市) [19] 
陵    墓
文陵
在位時間
168年2月17日 至 189年5月13日 [4]  [19] 
前    任
漢威宗孝桓皇帝劉志
繼    任
漢帝劉辯(弘農懷王)
主要成就
刻印熹平石經
設立鴻都門學
引進凳子 [66] 
發明渴烏 [66] 
主要作品
皇羲篇
追德賦
令儀頌
招商歌
重要事件
第二次黨錮之禍
黃巾起義

劉宏人物生平

劉宏入繼大統

劉宏是漢章帝劉炟的玄孫、河間孝王劉開的曾孫,因父親、解瀆亭侯劉萇早逝,故劉宏世襲解瀆亭侯的爵位,母親為董氏(董太后)。 [1] 
永康元年(167年)冬,漢桓帝劉志駕崩,皇后竇妙臨朝聽政。桓帝無嗣而崩,竇妙之父竇武召見出身河間國宗室的侍御史劉鯈,問河間國宗室中的誰比較賢明,劉鯈推薦瞭解瀆亭侯劉宏。竇武遂入宮稟告竇妙,竇妙派侍御史、守光祿大夫劉儵、奉車都尉曹節等人前往河間國迎接劉宏登基。 [2]  [43] 
建寧元年(168年)正月,劉宏隨迎駕隊伍抵達雒陽城外夏門萬壽亭 [3]  ,由竇武率文武百官迎接。次日,劉宏繼位,改年號建寧,以太傅陳蕃、大將軍竇武及司徒胡廣三人共參錄尚書事 [4]  追尊父親劉萇為“孝仁皇”,陵墓為“慎陵”,母親董氏封為“慎園貴人”。 [5] 

劉宏親理政事

大將軍竇武因定策劉宏繼位有功,被封為聞喜侯,其族人加官進爵,從此竇氏外戚權傾一時。 [4]  竇武依賴太傅陳蕃主持朝政,而陳蕃大量啓用在第一次黨錮之禍時受處罰的士人,二人在不久後即達成一致意見,密謀剷除宦官。
劉宏 劉宏
八月,竇武指使尚書令尹勳等彈劾並逮捕黃門令魏彪,為進一步彈劾宦官羅列罪名。九月七日,竇武返回家中休息,而尹勳秘密寫給竇武的奏章被長樂五官史朱瑀獲得,事情泄露。朱瑀將此事通知宦官王甫曹節等,眾宦官歃血為盟,當晚發動政變。史稱“九月辛亥政變”。至次日清晨,宦官取得政變全面勝利,竇武、陳蕃等人均被滅族,未被處死的族人則流放到交州 [6]  竇太后則被遷徙到南宮雲台居住。
建寧二年(169年)三月,尊慎園貴人董氏為孝仁皇后 [7]  七月,破羌將軍段熲大破先零羌於射虎塞外谷,東羌全部被平定。 [8] 
建寧四年(171年)正月初三,劉宏行元服,大赦天下。 [9]  七月,立宋氏為皇后。 [10] 
熹平元年(172年),有司檢舉宦官侯覽專權驕奢,漢靈帝便下詔收回他的印綬,逼迫侯覽自殺,罷免所有阿附他的人的官職。 [69]  同年太傅胡廣逝世,朝議以楊賜劉寬張濟三人教授劉宏。 [11]  同年,勃海王劉悝被中常侍王甫指使他人誣陷謀反,下獄自殺。 [12] 
熹平六年(177年),王甫聯合太中大夫程阿構陷宋皇后以巫蠱詛咒劉宏,隨即宋皇后被廢,死於暴室。

劉宏耽於享樂

劉宏執政期間,多有蠻族、妖道在偏遠地區叛亂,被盧植臧旻朱儁等人平定,劉宏認為天下穩如泰山,便安心享樂,鮮問政事。
光和二年(179年)四月,漢靈帝誅殺中常侍王甫及其子王萌、酷吏王吉、王甫黨羽太尉段熲,皆死於獄中。宦官王甫父子被殺,路人士女無不稱善,若除父母之仇。 [74]  十月,司徒劉郃、永樂少府陳球、衞尉陽球、步兵校尉劉納密謀誅殺宦官,事情泄露,都被下獄處死。 [13] 
光和三年(180年)十二月,因生育皇子劉辯,劉宏立出身南陽屠户的貴人何氏為皇后。 [44]  何皇后父親何真被追封為車騎將軍、舞陽宣德侯;母親被接入宮中居住,封為舞陽君;她的大哥何進和二哥何苗也被招入朝廷擔任要職,何氏家門榮極一時。

劉宏烽煙四起

光和七年(184年),太平道教主張角發動黃巾起義,天下八州太平道教徒揭竿而起,州郡失守,朝廷震動。劉宏在北地郡太守皇甫嵩及中常侍呂強的建議下,宣佈解除黨錮,組織官軍平定叛亂。 [14] 
至年底,由皇甫嵩朱儁等人率領的政府軍剿滅各地黃巾軍,劉宏為表天下安寧,於是改元中平。但同時,涼州的北宮伯玉李文侯韓遂邊章等人又起兵叛亂。
中平二年(185年),劉宏先後派皇甫嵩、張温前往涼州平定叛亂,不但沒有平定,反而讓涼州叛軍越發壯大。
中平四年(187年),涼州淪陷,涼州刺史耿鄙、漢陽太守傅燮先後戰死。 [15]  同年,漁陽郡人張純張舉聯合烏桓在幽州發動叛亂,斬殺護烏桓校尉箕稠、右北平太守劉政、遼東太守陽終。 [16] 
除了四方多難,統治集團內部也是暗潮湧動,如王芬試圖擁立合肥侯、閻忠説服皇甫嵩自立等事件,但都無果而終。 [51-52]  天下此起彼伏的叛亂,讓劉宏逐漸從西園享樂中走出來。
中平五年(188年)十月,劉宏在雒陽平樂觀舉行閲兵儀式,自稱“無上將軍”,騎馬持劍檢閲軍隊。 [17] 

劉宏三十而崩

中平六年(189年)二月,皇甫嵩在陳倉大敗涼州叛軍王國等人。三月,幽州牧劉虞平定張純叛亂。 [18]  四月丙辰日 [63]  (5月13日),劉宏在南宮嘉德殿駕崩,年僅三十三歲(按劉宏繼位時年十二,則駕崩時應為三十三歲,《後漢書》誤作三十四歲),諡號孝靈皇帝。其長子劉辯繼位,是為漢少帝。六月辛酉日 [64]  (7月17日),葬於文陵 [19] 

劉宏為政舉措

劉宏政治

  • 第二次黨錮之禍
第一次黨錮之禍於漢桓帝永康元年(167年)結束。
建寧二年(169年),山陽郡督郵張儉彈劾中常侍侯覽回鄉為母親掃墓時鋪張擾民,並拆毀了侯覽的房屋甚至祖墳。因而惹怒侯覽,指使同鄉人朱並上書彈劾張儉等二十四位山陽名士結黨,圖謀不軌。劉宏見到奏章後,問計於宦官曹節,曹節借題發揮,解釋説黨人危害社稷,要求擴大到全國範圍清剿黨人,劉宏准奏。最終這場政治災難造成大量士人逃亡,被迫害致死的達六、七百人。史稱“第二次黨錮之禍”。
熹平五年(176年),永昌太守曹鸞上書為黨人鳴冤,要求朝廷予以平反。劉宏大怒,將曹鸞在獄中拷打致死,並更大規模的禁錮黨人及其親友。
光和二年(179年),經上祿縣長和海建議,劉宏下令,黨人“從祖父”以後的親屬,都不受他們牽連。 [20] 
光和七年(184年),黃巾起義爆發,中常侍呂強認為如果不解黨錮,可能會逼迫黨人與黃巾軍勾結,劉宏這才宣佈解除黨錮。 [20] 
  • 宦官政治
劉宏執政期間,宦官的編制名目繁多,令人眼花繚亂,而且它們在劉宏在位時更是有增無已,劉宏更是突破常制一次便冊封了十二位中常侍,史稱“十常侍”。
建寧二年(169年),在宦官曹節病重時,劉宏以其為車騎將軍,他死後又追贈為車騎將軍;中平元年(184年),又任命中常侍趙忠為車騎將軍,負責對討伐黃巾的將領論功行賞。 [21] 
劉宏執政早期,中常侍王甫、曹節深受他信任,後來王甫被司隸校尉陽球害死,曹節逝世,張讓與趙忠便成了劉宏寵信的宦官,劉宏甚至將二人比作自己的父母,可見對宦官的依賴。 [22] 
  • 官制改革
熹平六年(177年),劉宏將少府寺中下屬機構“侍中曹”升級為“侍中寺”,定員八人,同時“省尚書事”,即審議尚書枱所處理的政事,以避免或減少詔令出錯,後來發展為隋唐三省中的門下省 [45-46] 
中平五年(188年),劉宏接受太常劉焉的建議,重置州牧,史稱“廢史立牧”。以劉焉為益州牧、黃琬為豫州牧;同年又以宗正劉虞為幽州牧。其結果是造成了各地割據軍閥的形成,包括劉焉在內的州牧上任後基本就不再受朝廷的控制。 [23] 
中平五年(188年)八月,劉宏設置西園八校尉,以小黃門蹇碩為統率,以此制約大將軍何進的軍權。 [24-25] 
  • 賣官鬻爵
光和元年(178年),劉宏在其母親董太后和及常侍們的教唆下,又嘗試賣官。朝廷公開宣佈可花錢買到自關內侯以下至光祿勳下屬虎賁、羽林等部門職位;賣官的規定是:地方官比朝官價格高一倍,縣官則價格不一;官吏的升遷也必須按價納錢。求官的人可以估價投標,出價最高的人就可中標上任。除固定的價格外,還根據求官人的身價和擁有的財產隨時增減。一般來説,官位的標價是以官吏的年俸計算的,如年俸二千石的官位標價是二千萬錢,年俸四百石的官位標價是四百萬錢,也就是説官位的價格是官吏年收入的一萬倍。段熲張温等人雖然功勞很大,聲望也很高,卻也都是先交足了錢,才登上公位的。及至後來更變本加厲,以後官吏的調遷、晉升或新官上任都必須支付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官位標價,也就是説,官員上任要先支付相當他25年以上的合法收入。許多官吏都因無法交納如此高額的“做官費”而嚇得棄官而走。
劉宏成年後,設置西園供自己享樂,靈帝將賣官所得收入用於西園的建設。中常侍呂強進諫:“天下財物都是陛下的,何必還分公和私?”劉宏不聽。賣官的政策一直持續到劉宏逝世。 [22] 

劉宏經濟

漢靈帝曾在宮內與嬪妃、宦官扮演商賈進行模擬交易的遊戲,頗似今日商學院常見的商業實踐課。 [39]  [66] 

劉宏文化

  • 熹平石經
儒家經典在流傳過程中,出現了多個版本。太學對太學生的考核,以皇家所藏的“蘭台漆書”為標準依據。但某些考生為了能在考試中佔據優勢,甚至行賄修改蘭台漆書。故蔡邕等向漢靈帝建議,正式刊佈儒家經典的標準文本,並將其鐫刻於石。這些刻着儒家經典的石碑,就是著名的熹平石經,成為東漢太學的教科書。 [73] 
熹平四年(175年)三月,劉宏根據此前大臣楊賜蔡邕馬日磾及宦官李巡等人的建議,下詔命儒學大師們校正《五經》的文字,又命蔡邕用古文、大篆、隸書三種字體書寫,將其刻在石碑上,豎立在太學門外,使後來的儒生晚輩,都以此作為標準。石碑剛豎立時,坐車前來觀看以及臨摹和抄寫的,每天有一千餘輛之多,填滿大街小巷。
熹平石經的刻立為讀書人提供了儒家經典教材的範本,並開創了中國曆代石經的先河。 [27] 
熹平石經面世,使儒家經典有了定型文本。熹平石經首次將儒家經典刊刻於石頭之上,開啓了後世刊刻石經的傳統。熹平石經的刊刻,對於印刷術的發明也起到了極大的啓迪作用,由於大量傳抄,出現了捶拓石經拓印之風。這種捶拓技術(拓印)亦是印刷術的雛形。 [73] 
  • 鴻都門學
光和元年(178年),劉宏設置鴻都門學,並將孔子及其七十二弟子的畫像懸掛其中。在這所學校裏,並不是研究儒家經典,實際上是探討辭賦、書法這類劉宏感興趣的學科。劉宏重用出自鴻都門學的學生,他們出任刺史、尚書、侍中,甚至還有封侯。太學的儒生往往鄙視這些人,拒絕與其為伍。鴻都門學一時非常興盛,學生多達千人,但延續時間不長。一因士族猛烈的攻擊,二因黃巾起義,隨着漢王朝的衰亡而結束。 [27] 
鴻都門學主要教授辭賦創作與文字書寫等,通過提拔下層文人學士,以文學藝術與儒家腐朽經學相對抗。 [72]  鴻都門學不僅是中國最早的專科大學,而且也是世界上創立最早的文藝專科大學。在“獨尊儒術”的漢代,改變以儒家經學為唯一教育內容的舊觀念,提倡對文學藝術的研究,是對教育的一大貢獻。它招收平民子弟入學,突破貴族、地主階級對學校的壟斷,使平民得到施展才能的機會,也是有進步意義的。鴻都門學的出現,為後來特別是唐代的科舉和設立各種專科學校開闢了道路。

劉宏軍事

  • 平定西南
熹平五年(176年),西南夷反叛,活捉益州郡太守雍陟,劉宏派御史中丞朱龜討伐,不能平息。朝議打算放棄西南,太尉掾李顒建議討伐,劉宏任命他為益州太守,與刺史龐芝藉助板楯蠻來擊潰,救出雍陟。李顒死後,西南夷再次叛亂,劉宏任命景毅為太守,平息叛亂,西南局勢重獲穩定。 [50] 
光和二年(179年),巴郡板楯蠻叛亂,劉宏接受漢中上計程苞的建議,採取安撫手段平息。
中平五年(188年),黃巾起義蔓延到巴郡,板楯蠻趁機又反,劉宏派西園上軍別部司馬趙瑾將其討平。 [50] 
  • 出擊鮮卑
劉宏 劉宏
桓、靈時期,檀石槐所領導的鮮卑強盛,連年侵犯幽、並二州。
熹平六年(177年),護烏桓校尉夏育上疏請求討伐鮮卑,而犯罪被處罰的護羌校尉田晏則通過中常侍王甫請求命自己為將討伐鮮卑來贖罪,王甫也同意討伐。同年八月,劉宏派夏育率軍出高柳郡,田晏率軍出雲中郡,臧旻率南匈奴屠特若屍逐就單于出雁門郡,各率一萬多騎兵出擊塞外兩千多里。檀石槐命下屬三部大人各自率眾迎擊,夏育等人大敗,丟棄自己的符節印信及輜重,各率數十人逃回,被囚車徵還下獄,經贖免被廢為庶人。檀石槐死後,其子和連仍在中平年間侵擾漢朝邊境,終於被北地郡百姓射死,此後鮮卑內亂衰落。 [26]  [47] 
  • 對付羌亂
中平元年(184年)冬,涼州的金城、隴西、漢陽三郡的先零羌、湟中義從胡、金城義從羌起兵反漢,一度聲勢浩大,三輔受到威脅。劉宏派皇甫嵩前去鎮壓,但被擊敗。
中平二年(185年)八月,劉宏任命司空張温為車騎將軍、董卓為破虜將軍、周慎為蕩寇將軍,領兵十餘萬平亂,除了董卓部以外都被擊潰。其後劉宏派耿鄙、皇甫嵩等討伐,均無功,到中平六年(189年)二月皇甫嵩擊敗王國,才使涼州局勢有所緩解。 [48-49] 
  • 經略西域
建寧元年(168年),西域長史府管轄下的疏勒國發生內亂,和弒殺其王漢大都尉而自立為王。
建寧三年(170年),涼州刺史孟佗遣從事任涉率敦煌兵五百人,與戊司馬曹寬、西域長史張晏所率的焉耆、龜茲、車師前後部合三萬餘人討伐疏勒,攻打楨中城,四十餘日不能攻下,不得已撤軍(參見漢伐疏勒之役)。其後疏勒接連內亂,東漢朝廷也無法干預。 [53] 
熹平四年(175年),于闐國王安國攻破拘彌,殺死其王。漢戊己校尉西域長史各發兵輔立拘彌侍子定興為王。 [54] 

劉宏科技

  • 引進椅子
漢靈帝引入了“胡牀”(摺疊凳 [75]  ,對於漢代人跪坐習慣的取代,顯然能夠大大提高人體腿部血液循環的效率,由此提高全民族的健康水平。 [66] 
  • 科技發明
漢靈帝時代的宦官畢嵐發明了利用虹吸原理引水灑路的裝置“渴烏”,是降低土質路上車馬揚塵率的奇思之器。比起經常被風沙所苦的明朝首都而言,東漢的洛京可謂真正的生態天堂。 [66] 
當時,漢靈帝命畢嵐鑄“天祿蝦蟆”,在平昌門外橋東吐水,繼而轉水入宮;又在橋西製作翻車渴烏,噴灑南北郊的道路, [67]  從而節省百姓清掃道路的費用。 [68] 

劉宏外交

熹平二年(173年),日南郡邊的外國輾轉通過翻譯進貢。 [28] 
熹平三年(174年),夫餘國遣使進貢。 [28] 
光和六年(183年),日南郡邊的外國再次通過翻譯進貢。 [28] 

劉宏歷史評價

  • 董卓:天下之主,宜得賢明,每念靈帝,令人憤毒! [32] 
  • 蓋勳:吾仍見上,上甚聰明,但擁蔽於左右耳。 [17] 
  • 諸葛亮: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先帝在時,每與臣論此事,未嘗不嘆息痛恨於桓、靈也。
  • 薛瑩:漢氏中興,至於延平而世業損矣。衝質短祚,孝桓無嗣,母后稱制,奸臣執政。孝靈以支庶而登至尊,由蕃侯而紹皇統,不恤宗緒,不祗天命;上虧三光之明,下傷億兆之望。於時爵服橫流,官以賄成。自公侯卿士降於皂隸,遷官襲級無不以貨,刑戮無辜,摧撲忠良;佞諛在側,直言不聞。是以賢智退而窮處,忠良擯於下位;遂至奸雄蜂起,當防隳壞,夷狄並侵,盜賊糜沸。小者帶城邑,大者連州郡。編户騷動,人人思亂。當此之時,已無天子矣。會靈帝即世,盜賊相尋,其後宮室焚滅,郊社無主,危自上起,覃及華夏。使京室為墟,海內蕭條,豈不痛哉! [33] 
  • 范曄:①《秦本紀》説趙高譎二世,指鹿為馬,而趙忠、張讓亦紿靈帝不得登高臨觀,故知亡敝者同其致矣。然則靈帝之為靈也優哉!②靈帝負乘,委體宦孽。徵亡備兆,《小雅》盡缺。麋鹿霜露,遂棲宮衞。 [14] 
  • 王嘉:安、靈二帝,同為敗德。夫悦目快心,罕不淪乎情慾,自非遠鑑興亡,孰能移隔下俗。傭才緣心,緬乎嗜慾,塞諫任邪,沒情於淫靡。至如列代亡主,莫不憑威猛以喪家國,肆奢麗以覆宗祀。詢考先墳,往往而載,僉求歷古,所記非一。販爵鬻官,乖分職之本;露宿郊居,違省方之義。 [34] 
  • 虞世南:靈帝承疲民之後,易為善政,黎庶傾耳。鹹冀中興,而帝襲彼覆車,毒逾前輩,傾覆宗社,職帝之由。天年厭世,為幸多矣。
  • 杜牧:桓、靈四十年間殺千百比干,毒流其社稷,可以血食乎?可以壇?單父天拜郊乎?
  • 周曇:榜懸金價鬻官榮,千萬為公五百卿。公瑾孔明窮退者,安知高卧遇雄英。 [35] 
  • 胡三省:觀靈帝以尚但之言不敢復升台榭,誠恐百姓虛散也,謂無愛民之心可乎!使其以信尚但者信諸君子之言,則漢之為漢,未可知也。 [36] 
  • 胡寅:①靈帝好學,習《春秋》,而所引以自近者,乃文賦小才,書篆末藝,斗筲微器,兇醜細人也。所力行而不變者,則禁錮忠良,寵任常侍,賣官聚貨,弄狗駕驢也。不知學於何經,出《春秋》一篇何等,而有是哉?然則可不慎乎?人君惟無高遠之志,勿謂世無賢人,可備師友,求之則至。勿謂書無裨益,可廣德業,潛之則明。監漢靈之好文,法高宗之典學,師成湯之受教,慕成王之緝熙,然後知書之有益,不吾欺也。②甚哉,靈帝之不明也!中常侍言黨人欲圖社稷,則信而不疑,考掠窮治,禁錮五族,為之辨理者,隨即震怒,何其守之確也?及黃巾賊起,約中常侍封謂、徐奉等為內應,張角弟子告之,繼而王允又上張讓賓客與黃巾交通書,是圖社稷者,乃中常侍,非黨人,可以怒矣,則薄加誚責,何其待之寬也?呂強,中常侍之賢者,納忠屢諫,反歌寺人之詩,喑嗚而死。然則靈帝雖甚愛中常侍,特愛其回遹者耳,良由資稟不移,難以語上故也。嗟夫,以漢高、世祖四百年全盛之業,神器之重,而使中人以下者為之主,欲不亡,得乎?③靈帝崇蓄私帑,亦云富矣,曾不五年,散於大盜,西園難據,而文陵莫齎,其為來世人主之監,豈不厚乎?④靈帝在位二十年,於廷臣之諫,凡三從之:蔡邕請迎氣五郊,行辟雍、養老禮,及罷宣陵孝子之為舍人者,帝從之。上祿長和海言從祖兄弟別居異財,恩輕服末,不當同被黨錮,帝從之。蓋勳言觀兵黷武,帝從之。何其從之易也?是三事者,中常侍不與故也。若稍涉之,小則如以水沃石,甚則如以卵觸山。嗚呼!“蟊賊內訌,昏椓靡共,潰潰回遹,實靖夷我邦”,豈天意耶?夫聰明者,聖德之極致也,非惟能視能聽也,所視必遠,所聽必正焉。非惟視遠而聽正也,又無不見、無不聞焉。非惟無不見、無不聞也,又見於未形,聽於無聲焉。惟堯、舜、禹、湯、文、武其盡此矣。蓋勳喜靈帝之受其言,遽以聰明稱之,且日但為左右所蔽,夫果聰果明者,安得而蔽之?靈帝於是,雖有耳目,其不異盲聾者幾何哉? [55] 
  • 愛新覺羅·弘曆:呼常侍為公母,千古奇事。如此而不亡國者,未之有也。 [56] 
  • 蔡東藩:①漢季之中常侍,誰不曰可殺?惟庸主如桓靈,方信而用之。②國家賞罰有明經,宵小讒言怎可聽?功罪不分昏憒甚,從知靈帝本無靈!③若平樂觀中之講武,設壇張蓋,誇示威風,靈帝自以為耀武,而蓋勳乃以黷武為對,猶非知本之談。黷武二字,惟漢武足以當之,靈帝豈足語此?彼之所信任者,婦寺而已,如皇甫嵩、朱儁諸才,皆不知重用;甚至一病不起,猶視賽碩為忠貞,託孤寄命,《範史》謂靈帝負扆,委體宦孽,徵亡備兆,小雅盡缺,其亦所謂月旦之定評也乎?

劉宏軼事典故

劉宏鑄中興劍

據《古今刀劍錄》記載:建寧三年(170年),靈帝曾經鑄造四把劍,名為中興。其中一把劍無故和小篆書一同丟失。 [37] 

劉宏內廷逗樂

劉宏曾在西園遛狗,別出心裁,將狗打扮一番,戴進賢冠、佩綬帶。宮中無,一善於逢迎的小黃門從外地精心選了四驢進宮。劉宏見後,愛如至寶,每天駕一小車在宮內遊玩。起初,還找一馭者駕車,幾天後,索性親自操持。皇帝駕驢車的消息傳出內宮,京城許多官僚士大夫競相摹仿,以為時尚。 [38] 

劉宏宮中市場

劉宏 劉宏
光和四年(181年),劉宏在後宮仿造街市、市場、各種商店、攤販,讓宮女嬪妃一部分扮成各種商人在叫賣,另一部分扮成買東西的客人,還有的扮成賣唱的、耍猴的等。而他自己則穿上商人的衣服,裝成是賣貨物的商人,在這人造的集市上走來走去,或在酒店中飲酒作樂,或與店主、顧客相互吵嘴、打架、廝鬥,好不熱鬧。劉宏混跡於此,玩得不亦樂乎。肆中的貨物都是搜刮來的珍奇異寶,被貪心的宮女嬪妃們陸續偷竊而去,甚至為了你偷的多我偷的少而暗地裏爭鬥不休。 [39] 

劉宏裸遊之館

中平三年(186年),劉宏在西園修建了一千間房屋。讓人採來綠色的苔蘚覆蓋在台階上面,引來渠水繞着各個門檻,到處環流。渠水中種植着南方進獻的荷花,花大如蓋,高一丈有餘,荷葉夜舒晝卷,一莖有四蓮叢生,名叫“夜舒荷”。又因為這種蓮荷在月亮出來後葉子才舒展開,月神名望舒,就又叫它“望舒荷”。在這個恍如仙境的花園裏,劉宏命令宮女們都脱光了衣服,赤身裸體地嬉戲追逐。有時他自己高興起來,也脱了衣服和她們打成一片。所以,他就給這處花園賜名為“裸遊館”。

劉宏異域風情

劉宏喜歡胡服、胡帳、胡牀胡坐胡飯胡箜篌、胡笛、胡舞,京師的達官貴人紛紛效仿,被批評為“服妖”。後來董卓領胡兵進京,大肆破壞,正應此兆。 [40] 

劉宏夜夢桓帝

劉宏曾夢見漢桓帝發怒説:“宋皇后有何罪過,你聽從那些邪孽的壞話,使她死去?勃海王劉悝已經被貶,又受誅而死。現在宋氏和劉悝在天上投訴,上帝震怒,你的罪孽難於挽救。”這個夢的內容十分明白清楚。
劉宏在醒來後很是恐慌,就把這件事告訴羽林左監許永説:“這是什麼不祥之兆?可以把它禳除嗎?”許永答説:“宋皇后與皇上一同繼承皇位,以母儀親臨天下,歷年已久,四海之內都蒙受她的教化,從來沒有聽説有什麼過失和惡聲。而皇上偏聽讒毀嫉妒的言辭,使她蒙受無辜之罪,身遭誅戮,禍連家族,所有臣妾,都為抱怨痛惜。勃海王劉悝是桓帝同母的弟弟,處理封國之事和作為藩屬事奉朝廷,不曾有過錯誤,陛下沒有經過驗證審察,就加罪誅殺。從前晉侯夢見大厲鬼,披長髮達到地面,是因晉侯殺了厲鬼的祖先。天地之間的道義是明白清楚的,鬼神是難於欺騙得了的。應當一併改葬,以使冤魂得到安息。讓宋皇后流放了的親族返回原籍,恢復勃海王的封爵,以期消去因此而遭致的咎衍。”劉宏沒有聽用許永的意見,沒有多久就去世了。 [41] 

劉宏強項子孫

劉宏曾經從容地問侍中楊琦:“朕和桓帝比怎麼樣?”楊琦説:“陛下要和桓帝比,就像虞舜和唐堯比德一樣。”劉宏不高興的説:“你真是硬脖子(強項),真不愧是楊震的子孫,死後一定也會招來大鳥的。” [42] 

劉宏人際關係

劉宏家世

關係
爵位
姓名
高祖父
漢章帝
高祖母
申氏
曾祖父
河間孝王,後追贈孝穆皇
曾祖母
後追贈為孝穆皇后
趙氏
祖父
解瀆亭侯,後追贈為孝元皇
祖母
後追贈為孝元皇后
夏氏
父親
解瀆亭侯,後追贈為孝仁皇
母親
後被尊為孝仁皇后
董氏

劉宏后妃

稱號
姓名
備註
宋氏
-
何氏
-
馬貴人 [76] 
馬氏
-
追封為“靈懷皇后

劉宏子女

關係
爵位
姓名
兒子
漢少帝
漢獻帝
女兒
-

劉宏主要作品

劉宏喜歡辭賦,自己創作了《皇羲篇》共五十章。 [29]  他後來憐憫皇子劉協幼年就沒有母親,又追思王美人(王榮),於是創作了《追德賦》《令儀頌》。 [30] 漢詩》還收錄有其作品一篇:《招商歌》。 [31] 

劉宏人物爭議

據《後漢書》注引《伏侯古今注》記載:“‘宏’之字曰‘大’。” [14]  很多人以為,這裏的“字”就是表字的意思,以為劉宏姓劉,名宏,字大。這其實是一種誤解。此處的“字”不是表字,而是避諱代字的意思。眾所周知,古代要避皇帝名諱,遇到皇帝名諱的時候,對這個字要採用一些辦法避過去。劉宏即位以後,如果遇到要寫“宏”的時候,就改用“大”字。

劉宏後世紀念

文陵位於今河南省洛陽市孟津縣送莊鎮三十里鋪行政村劉家井自然村北,劉宏去世後,即葬於此。在清代被洛陽知縣龔松林考證為漢桓帝宣陵,據《中國文物地圖集·河南分冊》:墓冢高10米,周長320米。俗稱“鏊子冢”。墓頂有盜洞兩個,採得玉衣殘片,可能是該陵被盜時的遺留物。墓冢遭局部破壞,考證疑為漢桓帝宣陵。陳長安認為是光武帝劉秀原陵,最終文物部門認定是漢靈帝文陵。

劉宏史料索引

劉宏影視形象

年代
影視類型
劇名
飾演者
圖集
1976
電視劇
1994
電視劇
不詳
1999
電視劇
曹操
2004
電視劇
徐連順
2013
電視劇
曹操
參考資料
  • 1.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孝靈皇帝諱宏,肅宗玄孫也。曾祖河間孝王開,祖淑,父萇。世封解瀆亭侯,帝襲侯爵。母董夫人。
  • 2.    《後漢書·宦者列傳》:建寧元年,(曹節)持節將中黃門虎賁羽林千人,北迎靈帝,陪乘入宮。
  • 3.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李賢注引《東觀漢記》:(劉宏)到夏門外萬壽亭,羣臣謁見。
  • 4.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桓帝崩,無子,皇太后與父城門校尉竇武定策禁中,使守光祿大夫劉儵持節,將左右羽林至河間奉迎。建寧元年春正月壬午,城門校尉竇武為大將軍。己亥,帝到夏門亭,使竇武持節,以王青蓋車迎入殿中。庚子,即皇帝位,年十二。改元建寧。以前太尉陳蕃為太傅,與竇武及司徒胡廣參錄尚書事。
  • 5.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閏月甲午,追尊皇祖為孝元皇,夫人夏氏為孝元皇后,考為孝仁皇,夫人董氏為慎園貴人。
  • 6.    《後漢書·竇何列傳第五十九》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8-10]
  • 7.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三月乙巳,尊慎園董貴人為孝仁皇后。
  • 8.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秋七月,破羌將軍段熲大破先零羌於射虎塞外谷,東羌悉平。
  • 9.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四年春正月甲子,帝加元服。
  • 10.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癸丑,立貴人宋氏為皇后。
  • 11.    《後漢書·楊震列傳第四十四》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8-10]
  • 12.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冬十月,渤海王悝被誣謀反,丁亥,悝及妻子皆自殺。
  • 13.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夏四月甲戌朔,日有食之。辛巳,中常侍王甫及太尉段熲並下獄死......冬十月甲申,司徒劉郃、永樂少府陳球、衞尉陽球、步兵校尉劉納謀誅宦者,事泄,皆下獄死。
  • 14.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1-20]
  • 15.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夏四月,涼州刺史耿鄙討金城賊韓遂,鄙兵大敗,遂寇漢陽,漢陽太守傅燮戰沒。
  • 16.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漁陽人張純與同郡張舉舉兵叛,攻殺右北平太守劉政、遼東太守楊終、護烏桓校尉公綦稠等。舉自稱天子,寇幽、冀二州。
  • 17.    《後漢書·虞傅蓋臧列傳第四十八》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8-10]
  • 18.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六年春二月,左將軍皇甫嵩大破王國於陳倉。三月,幽州牧劉虞購斬漁陽賊張純。
  • 19.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丙辰,帝崩於南宮嘉德殿,年三十四。戊午,皇子辯即皇帝位,年十七......辛酉,葬孝靈皇帝於文陵。
  • 20.    《後漢書·黨錮列傳第五十七》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8-10]
  • 21.    靈帝時代(公元168—189年)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1-18]
  • 22.    《後漢書·宦者列傳第六十八》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8-10]
  • 23.    《資治通鑑·卷五十九》:太常江夏劉焉見王室多故,建議以為:“四方兵寇,由刺史威輕,既不能禁,且用非其人,以致離叛。宜改置牧伯,選清名重臣以居其任。”焉內欲求交趾牧。侍中廣漢董扶私謂焉曰:“京師將亂,益州分野有天子氣。”焉乃更求益州。會益州刺史儉賦斂煩擾,謠言遠聞,而耿鄙、張懿皆為盜所殺,朝廷遂從焉議,選列卿、尚書為州牧,各以本秩居任。以焉為益州牧,太僕黃琬為豫州牧,宗正東海劉虞為幽州牧。州任之重,自此而始。
  • 24.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李賢注引樂資《山陽公載記》:小黃門蹇碩為上軍校尉,虎賁中郎將袁紹為中軍校尉,屯騎校尉鮑鴻為下軍校尉,議郎曹操為典軍校尉,趙融為助軍左校尉,馮芳為助軍右校尉,諫議大夫夏牟為左校尉,淳于瓊為右校尉:凡八校尉,皆統於蹇碩。
  • 25.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八月,初置西園八校尉。
  • 26.    《資治通鑑·卷五十七》:護烏桓校尉夏育上言:“鮮卑寇邊,自春以來三十餘發,請徵幽州諸郡兵出塞擊之,一冬、二春,必能禽滅。”先是護羌校尉田晏坐事論刑,被原,欲立功自效,乃請中常侍王甫求得為將。甫因此議遣兵與育併力討賊,帝乃拜晏為破鮮卑中郎將;大臣多有不同;乃召百官議於朝堂。蔡邕議曰:“征討殊類,所由尚矣。然而時有同異,勢有可否,故謀有得失,事有成敗,不可齊也。夫以世宗神武,將帥良猛,財賦棄實,所括廣遠,數十年間,官民俱匱,猶有悔焉。況今人財並乏,事劣昔時乎!自匈奴遁逃,鮮卑強盛,據其故地,稱兵十萬,才力勁健,意智益生;加以關塞不嚴,禁網多漏,精金良鐵,皆為賊有,漢人逋逃為之謀主,兵利馬疾,過於匈奴。昔段良將,習兵善戰,有事西羌,猶十餘年。今育、晏才策未必過,鮮卑種眾不弱曩時,而虛計二載,自許有成,若禍結兵連,豈得中休,當復徵發眾人,轉運無已,是為耗竭諸夏,併力蠻夷。夫邊垂之患,手足之疥搔,中國之困,胸背之瘭疽,方今郡縣盜賊尚不能禁,況此醜虜而可伏乎!昔高祖忍平城之恥,呂后棄慢書之詬,方之於今,何者為盛?天設山河,秦築長城,漢起塞垣,所以別內外,異殊俗也。苟無國內侮之患則可矣,豈與蟲之虜校往來之數哉!雖或破之,豈可殄盡,而方令本朝為之旰食乎!昔淮南王安諫伐越曰:‘如使越人蒙死以逆執事,廝輿之卒有一不備而歸者,雖得越王之首,猶為大漢羞之。’而欲以齊民易醜虜,皇威辱外夷,就如其言,猶已危矣,況乎得失不可量邪!”帝不從。八月,遣夏育出高柳,田晏出雲中,匈奴中郎將臧率南單于出雁門,各將萬騎,三道出塞二千餘里。檀石槐命三部大人各帥眾逆戰,育等大敗,喪其節傳輜重,各將數十騎奔還,死者什七八。三將檻車徵下獄,贖為庶人。
  • 27.    《後漢書·蔡邕列傳第五十下》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8-10]
  • 28.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冬十二月,日南徼外國重譯貢獻......三年春正月,夫餘國遣使貢獻......六年春正月,日南徼外國重譯貢獻。
  • 29.    《後漢書·卷六十下·蔡邕列傳第五十下》 :帝好學,自造《皇羲篇》五十章。
  • 30.    《後漢書·卷十下·皇后紀第十下》:帝愍協早失母,又思美人,作《追德賦》、《令儀頌》。
  • 31.    《漢詩·卷六》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4-01-22]
  • 32.    《後漢書·卷七十四上·袁紹劉表列傳第六十四上》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8-12]
  • 33.    《全晉文·卷八十一》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4-03-25]
  • 34.    《拾遺記·卷六》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03-30]
  • 35.    《全唐詩·卷七百二十九》  .漢典古籍網[引用日期2014-08-26]
  • 36.    胡三省注《資治通鑑·卷第五十八·漢紀五十》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4-08]
  • 37.    《古今刀劍錄》:靈帝宏,在位二十二年,以建寧三年,鑄四劍,文曰中興。一劍無故自失,並小篆書。
  • 38.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光和)四年……又於西園弄狗,著進賢冠,帶綬。又駕四驢,帝躬自操轡,驅馳周旋,京師轉相放效。
  • 39.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光和)四年……是歲,帝作列肆於後宮,使諸采女販賣,更相盜竊爭鬥。帝著商估服,飲宴為樂。”
  • 40.    《後漢書·志第十三·五行一》:靈帝好胡服、胡帳、胡牀、胡坐、胡飯、胡空侯、胡笛、胡舞,京都貴戚皆競為之。此服妖也。其後董卓多擁胡兵,填塞街衢,虜掠宮掖,發掘園陵。
  • 41.    《後漢書·卷十·皇后紀第十下》:帝后夢見桓帝怒曰:“宋皇后有何罪過,而聽用邪孽,使絕其命?勃海王悝既已自貶,又受誅斃。今宋氏及悝自訴於天,上帝震怒,罪在難救。”夢殊明察。帝既覺而恐,以事問於羽林左監許永曰:“此何祥?其可攘乎?”永對曰:“宋皇后親與陛下共承宗廟,母臨萬國,歷年已久,海內蒙化,過惡無聞。而虛聽讒妒之説,以致無辜之罪,身嬰極誅,禍及家族,天下臣妾,鹹為怨痛。勃海王悝,桓帝母弟也。處國奉藩,未嘗有過。陛下曾不證審,遂伏其辜。昔晉侯失刑,亦夢大厲被髮屬地。天道明察,鬼神難誣。宜並改葬,以安冤魂。反宋後之徙家,復勃海之先封,以消厥咎。”帝弗能用,尋亦崩焉。
  • 42.    《後漢書·卷五十四·楊震列傳第四十四》:帝嘗從容問奇曰:“朕何如桓帝?”對曰:“陛下之於桓帝,亦猶虞舜比德唐堯。”帝不悦曰:“卿強項,真楊震子孫,死後必復致大鳥矣。”
  • 43.    《後漢書 卷六十九 竇何列傳第五十九》:其冬帝崩,無嗣。武召侍御史河間劉鯈,參問其國中王子侯之賢者,鯈稱解瀆亭侯宏。武入白太后,遂徵立之,是為靈帝。拜武為大將軍,常居禁中。帝既立,論定策功,更封武為聞喜侯;子機渭陽侯,拜侍中;兄子紹鄠侯,遷步兵校尉;紹弟靖西鄉侯,為侍中,監羽林左騎。
  • 44.    《資治通鑑 卷五十七 漢紀四十九》:十二月,己巳,立貴人何氏為皇后。徵後兄潁川太守進為侍中。後本南陽屠家,以選入掖庭,生皇子辯,故立之。
  • 45.    《通典 卷二十一 職官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9-13]
  • 46.    祝總斌.《兩漢魏晉南北朝宰相制度研究》: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0年:第273—278頁
  • 47.    《三國志 卷三十 魏書三十 烏丸鮮卑東夷傳第三十》引《魏書》:檀石槐既立,乃為庭於高柳北三百餘裏彈汗山啜仇水上,東西部大人皆歸焉。兵馬甚盛,南鈔漢邊,北拒丁令,東卻夫餘,西擊烏孫,盡據匈奴故地,東西萬二千餘裏,南北七千餘裏,罔羅山川、水澤、鹽池甚廣。漢患之,桓帝時使匈奴中郎將張奐徵之,不克。乃更遣使者齎印綬,即封檀石槐為王,欲與和親。檀石槐拒不肯受,寇鈔滋甚。……至靈帝時,大鈔略幽、並二州。緣邊諸郡,無歲不被其毒。【嘉】熹平六年,遣護烏丸校尉夏育,破鮮卑中郎將田晏,匈奴中郎將臧旻與南單于出雁門塞,三道並進,徑二千餘裏徵之。檀石槐帥部眾逆擊,旻等敗走,兵馬還者什一而己。……檀石槐年四十五死,子和連代立。和連材力不及父,而貪淫,斷法不平,眾叛者半。靈帝末年數為寇鈔,攻北地,北地庶人善弩射者射中和連,和連即死。其子騫曼小,兄子魁頭代立。魁頭既立後,騫曼長大,與魁頭爭國,眾遂離散。
  • 48.    《資治通鑑 卷五十八》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9-13]
  • 49.    《資治通鑑 卷五十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9-13]
  • 50.    《後漢書 卷八十六 南蠻西南夷列傳第七十六》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9-13]
  • 51.    《三國志 卷一 魏書一 武帝紀第一》:頃之,冀州刺史王芬、南陽許攸、沛國周旌等連結豪傑,謀廢靈帝,立合肥侯,以告太祖,太祖拒之。芬等遂敗。
  • 52.    《後漢書 卷七十一 皇甫嵩朱儁列傳第六十一》:嵩既破黃巾,威震天下,而朝政日亂,海內虛困。故信都令漢陽閻忠幹説嵩曰:"難得而易失者,時也;時至不旋踵者,幾也。故聖人順時而動,智者因幾以發。今將軍曹難得之運,蹈易駭之機,而踐運不撫,臨機不發,將何以保大名乎?"嵩曰:"何謂也?"忠曰:"天道無親,百姓與能。今將軍受鉞於暮春,收功於末冬。兵動若神,謀不再計,摧強易於折枯,消堅甚於湯雪,旬月之間,神兵電埽,封屍刻石,南向以報,威德震本朝,風聲馳海外,雖湯、武之舉,未有高將軍者也。今身建不賞之功,體兼高人之德,而北面庸主,何以求安乎?"嵩曰:"夙夜在公,心不忘忠,何故不安?"忠曰:“不然。昔韓信不忍一餐之遇,而棄三分之業,利劍已揣其喉,方發悔毒之嘆者,機失而謀乖地。今主上勢弱於劉、項,將軍權重於淮陰,指捴足以振風雲,叱吒可以興雷電。赫然奮發,因危抵頹,崇恩以綏先附,振武以臨後服,徵冀方之士,動七州之眾,羽檄先馳於前,大軍響振於後,蹈流漳河,飲馬孟津,誅閹官之罪,除羣兇之積,雖僮兒可使奮拳以致力,女子可使褰裳以用命,況厲熊羆之卒,因迅風之勢哉!功業已就,天下已順,然後請呼上帝,示以天命,混齊六合,南面稱制,移寶器於將興,推亡漢於已墜,實神機之至會,風發之良時也。夫既朽不雕,衰世難佐。若欲輔難佐之朝,雕朽敗之木,是猶逆坂走丸,迎風縱棹,豈雲易哉?且今豎宦羣居,同惡如市,上命不行,權歸近習,昏主之下,難以久居,不賞之功,讒人側目,如不早圖,後悔無及。”嵩懼曰:"非常之謀,不施於有常之勢。創圖大功,豈庸才所致。黃巾細孽,敵非奏、項,新結易散,難以濟業。且人未忘主,天不祐逆。若虛造不冀之功,以速朝夕之禍,孰與委忠本朝,守其臣節。雖雲多讒,不過放廢,猶有令名,死且不朽。反常之論,所不敢聞。"忠知計不用,因亡去。
  • 53.    《後漢書 卷八十八 西域傳第七十八》:至靈帝建寧元年,疏勒王漢大都尉於獵中為其季父和得所射殺,和得自立為王。三年,涼州刺史孟佗遣從事任涉將敦煌兵五百人,與戊司馬曹寬、西域長史張晏,將焉耆、龜茲、車師前後部,合三萬餘人,討疏勒,攻楨中城,四十餘日不能下,引去。其後疏勒王連相殺害,朝廷亦不能禁。
  • 54.    《後漢書 卷八十八 西域傳第七十八》:至靈帝熹平四年,于闐王安國攻拘彌,大破之,殺其王,死者甚眾,戊己校尉、西域長史各發兵輔立拘彌侍子定興為王。
  • 55.    胡寅.《讀史管見》:嶽麓書社,2011年:第155—157頁
  • 56.    愛新覺羅·弘曆批註.《乾隆御批綱鑑》:黃山書社,1996年:第1276頁
  • 57.    《冊府元龜·帝王部·誕聖》:靈帝以永壽三年生於河間饒陽解瀆亭。
  • 58.    劉宏  .學習強國[引用日期2023-05-31]
  • 59.    邱樹森主編.中國曆代人名辭典[M].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989.03.第151頁
  • 60.    曹操.三曹詩詞集[M].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2020.08.第54頁
  • 61.    劉宏之賣  .光明網[引用日期2023-06-13]
  • 62.    劉宏  .中國大百科全書[引用日期2023-06-13]
  • 63.    《後漢書》:(中平六年四月)丙辰,帝崩於南宮嘉德殿,年三十四。
  • 64.    《後漢書》:(中平六年六月)辛酉,葬孝靈皇帝於文陵。
  • 65.    《後漢書》:(建寧元年正月)庚子,即皇帝位,年十二。
  • 66.    東漢科技之苗勃發於儒家思想縫隙間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23-11-05]
  • 67.    張璠《漢記》曰:“靈帝鑄天祿蝦蟆,吐水於平昌門外橋東,注入宮。又作翻車渴烏,施於橋西,灑南北郊。”
  • 68.    《後漢書·宦者列傳》:“又鑄天祿蝦蟆,吐水於平門外橋東,轉水入宮。又作翻車渴烏,旋於橋西,用灑南北郊路,以省百姓灑道之費。”
  • 69.    《後漢書·宦者列傳》:“熹平元年,有司舉奏覽專權驕奢,策收印綬,自殺。阿黨者皆免。”
  • 70.    《後漢書·皇后紀下》:“及崩,無嗣,後為皇太后。太后臨朝定策,立解犢亭侯宏,是為靈帝……時太后父大將軍武謀誅宦官,而中常侍曹節等矯詔殺武,遷太后於南宮雲台。”
  • 71.    世界之最——鴻都門學  .中國知網[引用日期2023-11-06]
  • 72.    古代專科學校中的鴻都門學與書法教育  .中國知網[引用日期2023-11-06]
  • 73.    熹平石經:最早的官定儒家經典石刻本  .洛陽日報.2020-07-25[引用日期2024-04-10]
  • 74.    《後漢書·宦者列傳》:“光和二年,司隸校尉陽球奏誅王甫及子長樂少府萌、沛相吉,皆死獄中。時連有災異,郎中梁人審忠以為朱瑀等罪惡所感,乃上書曰:……近者神祇啓悟陛下,發赫斯之怒,故王甫父子應時馘截,路人士女莫不稱善,若除父母之仇。”
  • 75.    從“席地而坐”到“椅坐”,你真的會“坐”嗎?  .新京報[引用日期2023-11-13]
  • 76.    《漢官六種·漢儀一卷》:“孝靈帝葬馬貴人,贈步搖赤紱,葬青羽葢駟馬,柩下殿,女侍史一百人著素衣輓歌。”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