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郭璞

(歷史人物)

編輯 鎖定
郭璞(276年-324年),字景純。河東郡聞喜縣(今山西聞喜)人 [1]  。兩晉時期著名文學家、訓詁學家、風水學者,建平太守郭瑗之子。
郭璞自少博學多識,又隨河東郭公學習卜筮。永嘉之亂時,避亂南下,被宣城太守殷祐王導徵辟為參軍晉元帝時拜著作佐郎,與王隱共撰《晉史》。後為大將軍王敦記室參軍,以卜筮不吉勸阻王敦謀反而遇害。王敦之亂平定後,追贈弘農太守。宋徽宗時追封聞喜伯 [2]  ,元順帝時加封靈應侯 [3] 
郭璞是兩晉時代最著名的方術士,傳説他擅長預卜先知和諸多奇異的方術。他好古文、奇字,精天文、歷算、卜筮,長於賦文,尤以“遊仙詩”名重當世。
本    名
郭璞
別    名
郭弘農
景純
所處時代
兩晉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河東聞喜(今山西聞喜
出生日期
276年
逝世日期
324年
主要作品
《葬經》
主要成就
遊仙詩祖師,詞賦為“中興之冠”;風水學鼻祖
祖    籍
河東郡聞喜縣
官    職
大將軍記室參軍
追    贈
弘農太守
追    封
聞喜伯、靈應侯

郭璞人物生平

編輯
郭璞的父親郭瑗,西晉時官至建平太守。郭璞喜好經書學術,學問淵博而有大才,但不善於語言表達,他的詞賦自東晉建立以來首屈一指。他喜好古文奇字,精通陰陽術數及曆法算學。有一個叫郭公的人,客居於河東,精通卜筮之術,郭璞跟從他學習卜筮。郭公授予他《青囊中書》九卷,由此他通曉五行、天文、卜筮之術,能攘除災禍,通達冥冥的玄機,就是京房管輅這樣的人也比不上他。郭璞的門人趙載,將《青囊中書》偷了去,還未來得及閲讀,就被火燒掉了。 [4] 
[5] 
郭璞畫像 郭璞畫像 [6]
郭璞走到廬江郡,廬江太守胡孟康被丞相司馬睿召為軍諮祭酒。當時江淮之間還是平安無事,胡孟康安然無憂,不想過江南去。郭璞為他占卜,得到的結果是“敗”。胡孟康不相信。郭璞整頓行裝將要離開,但看上了房主的一個婢女,一時沒有辦法得到,於是取小豆三鬥,把它撒在房主人宅院的四周。主人早晨起來,看到數千穿紅衣的人把院子圍了起來,到近處看又沒有了,心裏又厭惡又恐懼,請郭璞為他占卦。郭璞對他説:“你家裏不應該收留這位婢女,可把她領到東南方二十里遠的地方賣掉,千萬不要和買主討價還價,這樣妖怪也就自行消失了。”主人就依此而行。郭璞暗中派人以很低的價買下了這個婢女。再畫了符丟入井中,那數千紅衣人都被反綁雙手,一個接一個跳入井中,主人非常高興。郭璞也帶着這個婢女離開了此地。後來不過數旬廬江就淪陷了。 [7] 
郭璞過江到了江南,宣城郡太守殷祐請他擔任自己的參軍。當時有一物像水牛一樣高大,灰色,腳很小,腳的樣子如同大象,胸前和尾巴都是白色,力氣大但行動笨拙遲緩,來到城牆之下,大家都覺得怪異不解。殷祐派人埋伏起來準備捉住這個怪物,叫郭璞為之占卦,得出的是遁卦和蠱卦,卦辭上説:“艮下乾上相連接,這物體形巨大。山中潛藏的牲獸,不是犀兕也不是老虎。其身與鬼神相併,乃二午之精所聚。依法應將它捉拿,可兩位神靈不允許。雖會受到創傷,但終究要回歸本地。按照卦上顯示,這是一隻驢鼠。”占卦剛結束,埋伏的人用戟刺殺這怪物,刺進一尺多深,就突然不見了。郡中綱紀到祠中求告神靈,請神除掉這怪物。廟中巫士説:“廟神不高興這樣幹,廟神説:‘這是(共阝)亭驢山君鼠,被指派到荊山去,從我們這裏路過,不能侵害它。’”郭璞占卜之術就是這樣的精妙。殷祐遷為石頭城的督護,郭璞仍然跟隨着他。當時延陵出現了鼯鼠,郭璞占卦説:“這預示郡東有妖人想稱帝,但很快他就會自己死掉。過後當有妖樹生長出來,好像是瑞兆實際上並不是瑞兆,是辛香有刺之木。如果真是這樣,東南方數百里處必會出現叛逆作亂之人,等到明年就知道了。”無錫縣炎欠那個地方有四棵茱萸樹枝條互相交織,像連理樹一樣,當年盜賊殺了吳興太守袁琇。有人問郭璞,郭璞解釋説:“卯爻發而沴金,卯為木,木興旺要被金所傷,此木不變曲,直挺當有災禍。”王導非常器重郭璞,引他任自己的參軍。曾經讓他占卦,郭璞説:“你有被雷震的災厄,可以起駕向西走數十里,找一棵柏樹,截取和身子一般長的一段,放置到睡覺的地方,其災禍可以消除。”王導照此辦理。數日後果然發生了雷擊,柏樹被震得粉碎。 [8] 
當時元帝剛剛出鎮建鄴王導叫郭璞為元帝占卦,得到的是鹹卦、井卦,郭璞説:“東北方向的郡縣名稱中有帶‘武’字的,會出鐸,以示受王命之瑞符。西南方郡縣有以‘陽’為名的,水井會沸騰。”過後晉陵郡武晉縣有人在田中得到五枚銅鐸,歷陽縣中的水井沸騰,好幾天才平息。等到元帝為晉王時,又讓郭璞占卦,得到的是豫卦和睽卦,郭璞説:“會稽郡要出古鐘,以顯示王業的成功,鐘有勒銘文字,應是在人家井泥中得到。這就是卜辭所説的‘先王以作樂而廣佈德政,以盛樂薦祭於上帝’呀。”到元帝即位,在大興初年(318年),會稽郡剡縣人果然在井中得到一隻鍾,長七寸二分,口徑四寸半,上面有古文字十八個,有幾個字是“會稽嶽命”,其他的字人們都不認識。郭璞説:“凡是有聖王興起,必定有靈異的瑞符出現,以昭示天人之心,與天道神祗契合,然後才能説是受命於天。現在我們看到有五鐸最先於晉陵予以明示,接着又有棧鍾出現在會稽以告天意,瑞兆不失其類,並列而出,這是多麼奇偉的事啊。然則鐸發出聲響,鍾是其象徵,這些禮器一件又一件的來到,以事實來説明一切。上天與人世之間的關係不可不察呀。”元帝因此非常重視他。 [9] 
郭璞著有《江賦》,文辭壯麗,為世人所稱道。後來又著成《南郊賦》,元帝見了非常喜歡,任他為著作佐郎。當時陰陽錯亂,而訴訟刑獄之事大興,郭璞上疏勸諫。過後太陽上出現了黑氣,郭璞又上疏陳事。不久,郭璞遷為尚書郎。數次上書,所言便公益民,對朝政多有匡益。明帝在東宮時,和温嶠、庾亮關係密切,有布衣之交,郭璞也因才學而為明帝器重,和温嶠庾亮具有同等地位,受到輿論的讚美。然而郭璞性格率意不拘,不注意儀表,嗜酒好色,而時常過度。著作郎幹寶常常規勸他説:“這不是任性而行的事啊。”郭璞説:“我的壽命是有一定限量的,儘量享受還怕達不到定數,你怕酒色會給我帶來禍患嗎?”郭璞喜好卜筮,門閥貴族們多取笑他。他自己則認為才高位卑,就寫了一篇《客傲》。永昌元年(322年),皇孫誕生,郭璞上疏再言時政,被元帝採納。元帝根據他的建議,大赦天下,改元永昌。 [10] 
其時暨陽縣有一人叫任谷,耕田時在樹下休息,忽有一個穿羽衣的人來與之交合,隨即就不見了,任谷因此有孕。幾個月臨產時,羽衣人又來了,以刀剖其下體,產出一蛇就一起走了。任谷於是成了閹人。後任谷上書,自稱有道術,皇帝就把他留在宮中。郭璞上疏認為任谷只會妖術,請求將其驅逐。其後元帝崩,任谷也逃走了。 [11] 
郭璞因母喪而去職,卜葬地於暨陽,離水有百許步。人們都議論不該離水太近,郭璞卻説:“當要變為陸地。”其後淤沙堆積起來,離墓幾十裏的地方都成了良田。不到一年,王敦起用郭璞為記室參軍。這時潁川人陳述為大將軍掾,很有名聲,為王敦所器重,但不久就死了。郭璞哭得非常悲痛,呼叫道:“嗣祖,嗣祖,誰能知道這不是福氣呀。”不久王敦叛亂。當時明帝即位跨了一個年頭,沒有改先帝的年號,正好遇到火星進入房星之域。郭璞當時休歸在家,明帝派人拿着手詔前來詢問。正好暨陽縣彙報説有人見到了赤色的烏鴉。郭璞上疏請改年號赦天下,其文多不流傳。 [12-13]  王敦將要叛亂,温嶠、庾亮讓郭璞占卜,郭璞回答説不能判定。温嶠、庾亮又讓為他們佔兇吉,郭璞説:“大吉。”郭璞走後,温嶠和庾亮議論説:“郭璞説不明白,是他不敢明言,或許上天要奪王敦之魄。今天我們為國家辦大事,郭璞説大吉,是説明舉事必定會成功。”於是勸明帝討伐王敦。 [14] 
當初,郭璞常説:“殺我的人是山宗。”到這時果然有姓崇的在王敦面前説郭璞的壞話。王敦將要起兵,讓郭璞占卜,郭璞回答:“不會成功。”王敦懷疑他曾勸告過温嶠庾亮,又聽他報的兇卦,便對他説:“你再為我佔一卦,看我壽命長短。”郭璞回答:“根據剛才的卦,你若是起兵,不久就有大禍,若是住在武昌,壽長不可限量。”王敦大怒道:“你的壽命你知道嗎?”郭璞説:“我就會死在今天中午。”王敦惱怒,把他抓起來,命人將其押到南岡處死。 [14] 
郭璞臨刑時,問行刑人往哪裏去,回答説:“在南岡頭。”郭璞説:“一定是在兩棵柏樹之下。”走到那裏,果然有兩棵柏樹。他又説:“樹上應該有個喜鵲巢。”大家都找不到,郭璞叫人再仔細尋找,果然在樹枝間找到了,被密集的樹枝遮蔽着。 [14] 
當初,郭璞在司馬睿出鎮建業之初曾經過越城,途遇一人,郭璞叫他的名字,將衣服送給他,那人不接受,郭璞説:“只管拿去,以後你自會明白。”那人接受後離去。到這時果然是那個人行刑。郭璞時年四十九歲。 [14] 
太寧二年(324年),王敦之亂平定,朝廷追贈郭璞為弘農郡太守。 [15] 
宋徽宗大觀三年(1109年),郭璞因算學方面的成就被追封為聞喜伯。 [2] 
元順帝至元三年(1337年),郭璞被追封為靈應侯。 [3] 

郭璞主要成就

編輯
郭璞長於賦文,曾註釋《周易》《山海經》《葬經》《穆天子傳》《方言》和《楚辭》等古籍,今人所著《辭海》《辭源》上均可見郭璞的註釋。

郭璞

郭璞遊仙詩 書法
郭璞遊仙詩 書法(13張)
郭璞一生的詩文著作多達百卷以上,數十萬言,《晉書·郭璞傳》稱“詞賦為中興之冠”。其作品雖多涉及玄理,然詞采絢麗,境界擴大,坎壈詠懷,與當時玄言詩絕不相同,通過對神仙境界的追求,表現憂生避禍的心情。另有《山海經注》《穆天子傳注》,明人輯有《郭弘農集》。
其中以《遊仙詩》為主要代表,現僅存14首,是中國遊仙詩體的鼻祖。遊仙詩的來源很早,秦博士有《仙真人詩》,漢樂府中也有這類作品,建安、正始時期更不斷有人繼作。遊仙詩中明顯地有兩種傾向,一種是所謂正格的遊仙詩,它們“滓穢塵網,錙銖纓紱,餐霞倒景,餌玉玄都”(《文選》李善注);一種是借遊仙以表示對現實的不滿與反抗,如曹植、阮籍的某些作品。郭璞顯然是繼承了後一種傳統。他的遊仙詩借遊仙以詠懷,有一定的現實內容。如第一首説:“京華遊俠窟,山林隱遁棲。朱門何足榮,未若託蓬萊”,表示了對朱門的輕蔑與否定。第五首説:“清源無增瀾,安得運吞舟。圭璋雖特達,明月難暗投”,表現了才志之士生不逢時的感慨。第四首則表現了求仙的渺茫和傷時嘆逝的感情。郭璞遊仙詩的另一特色是富於形象性,和一般遊仙詩往往寫得過於抽象不同。如第三首説:“翡翠戲蘭苕,容色更相鮮,綠蘿結高林,蒙籠蓋一山。……赤松臨上游,駕鴻乘紫煙,左挹浮丘袖,右拍洪崖肩”,寫想象中的神仙居處和生活情態,形象鮮明而生動。《詩品》説他的詩“彪炳可玩”,正是指出了這種特色。不過《遊仙詩》的主旨畢竟在歌詠高蹈遺世,所以消極性仍是很大的。
《詩品》稱其“始變永嘉平淡之體,故稱中興第一”,《文心雕龍》亦稱“景純豔逸,足冠中興,《郊賦》既穆穆以大觀,《仙詩》亦飄飄而凌雲矣。” [16] 

郭璞辭學

郭璞花18年的時間研究和註解《爾雅》,以當時通行的方言名稱,解釋了古老的動、植物名稱,併為它注音、作圖,使《爾雅》成為歷代研究本草的重要參考書。而郭璞開創的動、植物圖示分類法,也為唐代以後的所有大型本草著作所沿用。
爾雅音圖 爾雅音圖
《爾雅》是中國古代最早一部解釋語詞的著作。它大約是秦漢間的學者,綴緝春秋戰國秦漢諸書舊文,遞相增益而成的。全書19篇,其中最後7篇分別是:《釋草》《釋木》《釋蟲》《釋魚》《釋鳥》《釋獸》和《釋畜》。這7篇不僅著錄了590多種動植物及其名稱,而且還根據它們的形態特徵,納入一定的分類系統中。《爾雅》保存了中國古代早期的豐富的生物學知識,是後人學習和研究動植物的重要著作。據史書記載,東漢初,竇攸由於“能據《爾雅》辨豹鼠”,所以漢光武帝獎賞給他百匹帛,並要羣臣子弟,跟從竇攸學習《爾雅》。郭璞更是把《爾雅》視為學習和研究動植物,瞭解大自然的入門書。他説:“若乃可以博物不惑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者,莫近於《爾雅》。”但是,《爾雅》成書較早,文字古樸,加上長期輾轉流傳,文字難免脱落有誤,早在漢代就已經有不少內容,不易被人看懂。因此,在郭璞之前已經有犍為文學、劉歆、樊光、李巡孫炎等人,為《爾雅》作注。郭璞從小就對《爾雅》感興趣。他認為舊注“猶未詳備,並多紛謬,有所漏略”,於是“綴集異聞,會粹舊説,考方國之語,採謠俗之志”,並參考樊光、孫炎等舊注,對《爾雅》作了新的註解。

郭璞風水學

郭璞是中國風水學鼻祖,其所著《葬經》,亦稱《葬書》,對風水及其重要性作了論述,是中國風水文化之宗。
《葬經》 《葬經》
《葬經》不僅對風水及其重要性作了論述,還介紹相地的具體方法,是中國風水文化之宗。王禕《青巖叢錄》曰:“擇地以葬,其術本於晉郭璞。”
《葬經》,漢青烏先生撰。青烏先生,乃一託名。中國的喪葬文化一直較為發達,相對文獻也較為豐富,而其中則首推青烏子的《葬經》。《葬經》的思想內容為後來的風水書所承襲和發揮。青烏子的《葬經》可謂風水之宗,要了解中國風水文化,不得不從青烏子《葬經》始。

郭璞人物評價

編輯
蕭子顯:江左風味,盛道家之言:郭璞舉其靈變;許詢極其名理;仲文玄氣,猶不盡除;謝混情新,得名未盛。 [17] 
房玄齡:①景純篤志綈緗,洽聞強記,在異書而畢綜,瞻往滯而鹹釋;情源秀逸,思業高奇;襲文雅於西朝,振辭鋒於南夏,為中興才學之宗矣!夫語怪徵神,伎成則賤,前修貽訓,鄙乎茲道。景純之探策定數,考往知來,邁京管於前圖,軼梓窀於遐篆。而宦微於世,禮薄於時,區區然寄《客傲》以申懷,斯亦伎成之累也。若乃大塊流形,玄天賦命,吉凶修短,定乎自然。雖稽象或通,而厭勝難恃,稟之有在,必也無差,自可居常待終,頹心委運,何至銜刀被髮,遑遑於穢向之間哉!晚抗忠言,無救王敦之逆;初慚智免,竟斃“山宗”之謀。仲尼所謂攻乎異端,斯害也已,悲夫!②景純通秀,夙振宏材。沈研鳥冊,洞曉龜枚。匪寧國釁,坐致身災。 [18] 
孫元晏:吟坐因思郭景純,每言窮達似通神。到頭分命難移改,解脱青襦與別人。 [19] 
徐鈞:博學多聞世所宗,推佔小術驗奇功。人生禍福既前定,猶撰青囊啓後蒙。 [20] 
王夫之:夫郭璞有所測知於理數之化跡,而迫於求人知之,是以死於其術。苟其知性為人所不可知,則懷道以居貞,何至浮沈兇人之側,弗能止其狂悖,而祗以自戕?無他,有所測知而亟欲白之,揣摩天命而忘其性之中含者也。 [21] 
李慈銘:若羊祜之厚重,杜預之練習,劉毅之勁直,王濬之武鋭,劉弘之識量,江統之志操,周處之忠挺,周訪之勇果,卞壼之風檢,陶侃之幹局,温嶠之智節,祖逖之伉慨,郭璞之博奧,賀循之儒素,劉超之貞烈,蔡謨之檢正,謝安之器度,王坦之之風格,孔愉之清正,王羲之之高簡,皆庸中佼佼,足稱晉世第一流者,蓋二十人盡之矣。 [22] 

郭璞軼事典故

編輯

郭璞起死回生

晉惠帝、懷帝之際,河東之地首先出現了騷亂。郭璞卜了一卦,丟下書策長嘆一聲説:“哎呀,老百姓將要陷於異族統治之下了,故鄉之地將要受到匈奴的蹂躪啊!”於是暗中聯絡了親戚朋友數十家,準備遷移到東南去避難。
他們到達將軍趙固那裏,正遇上趙固所乘的一匹好馬死了,趙固非常痛惜,不願接待賓客。郭璞來見他,守門人不讓郭璞進去。郭璞對他説:“我能使馬死而復生。”守門人很吃驚連忙告訴趙固。趙固馬上出來見郭璞,對他説:“你能使我的馬復活嗎?”郭璞説:“需要健壯的漢子二三十人,每人手持一根長竿,往東走三十里,在山丘樹林裏有一個土地廟,便用長竿拍打,就會出來一物,要迅速捉住帶回來。得到了這個東西,馬就可以復活了。”
趙固照着他説的去辦,果然捉住了一個像猴子一樣的東西,便帶了回來。這個像猴一樣的小獸一見死馬,便對着死馬的鼻子呼吸,一會兒馬就站了起來,昂首嘶鳴,吃起料來和平常一樣,可那個像猴一樣的怪獸卻不見了。趙固驚奇欣喜,送了許多錢財作為報答。

郭璞選墓地

郭璞曾為人選墓地,明帝微服前往觀看。問主人“為何葬地依龍首之星位?這種葬法越禮,依法要滅族。”主人説:“郭璞説這不是葬龍首而是葬龍耳,不出三年當致天子也。”帝驚問:“當出天子也?”主人回答:“是致天子,可以為天子解答問題。”明帝疑惑不解。

郭璞作法賺婢女

《晉書·郭璞傳》中還有這樣一段:郭璞南度途經廬江時,看中了廬江太守胡孟康家的婢女。因難以啓齒索要,郭璞就暗地作法,夜裏在胡宅周圍撒上赤小豆。
第二天早晨,胡孟康突然發現數千個紅衣人包圍了住宅,胡走近再看,這些紅衣人就消失了。如是往復,胡孟康覺得很蹊蹺,就對郭璞説了此事。
郭璞聽後,對胡孟康説:“這是讓你家的那個婢女鬧的,把她送到東南二十里外賣了吧。賣時別砍價,這樣你家中的妖孽就除掉啦!”胡太守依從郭璞的意見,把婢女送至東南二十里外,郭璞指使家人到那裏,以低廉的價格把婢女買了下來。

郭璞與桓彝

郭璞平素與桓彝友善,桓彝有次造訪,正好郭璞在內室,便直接進去。郭璞對他説:“你來我這裏,別的房間都可隨意出入,但千萬不要入廁中找我,不然,主客都有災難。”
後來,有一次桓彝醉中來找郭璞,正好郭璞在廁中,桓彝就悄悄地去偷看,見郭璞赤裸着身體,披散着頭髮,口銜寶劍正在設祭。郭璞一見桓彝大驚説:“我已經囑咐你不要到這裏來,你偏偏要來。不但害了我,你自己也難免其害。這也是天意,我怪誰呢?”郭璞最終死於王敦之禍,桓彝死於蘇峻之亂。

郭璞與庾冰

郭璞曾經為外戚庾冰卜算庾家將來子孫的命運,説:“你的兒孫們將來都會富貴,然而一旦白龍現世,墓碑生出金子,死劫就來了!”後來,庾冰的兒子庾藴當了廣州刺史,他愛妾的房內忽然出現一個不知哪裏來的小白狗,庾藴的愛妾非常喜歡,偷偷養護白狗,不讓庾藴知道。有一天,庾藴在愛妾房內發現了長大的白狗,他看白狗長的眉清目秀,身子細長,不同於普通的狗,他感到奇怪。白狗走出門外,出現在眾人面前,忽然憑空消失。庾藴想到郭璞的預言,嘆道:“大概這隻狗就是白龍吧!大禍就要來了。”接着,庾家祖墳墓碑上又長出了金子。不久之後,庾家被權臣桓温所滅。

郭璞與王敦

郭璞墓地遺址 郭璞墓地遺址
西晉末年,大將軍王敦欲謀反,請郭璞卜筮吉凶,郭璞告訴他“無成”,王敦又問若起事的話,自己能夠活多久?郭答:“明公起事,必禍不久。若住武昌,壽不可測。”告訴他不可以起兵造反,方可命久。王敦大怒,問道:“卿壽幾何?”,郭璞算了下自己的命,説道:“命盡今日日中。”果然盛怒之下的王敦當天就把他殺了,時年49歲。郭璞臨死前,預言行刑的地方必有喜鵲,果然如此。
王敦起事後兩個月不到戰敗憤惋而死,一一都被郭璞説中。郭璞後人載其靈柩離開了荊州,無人知其埋骨之地。數年後,晉明帝在南京玄武湖畔修建了郭璞的衣冠冢,名“郭公墩”,保留至今。明朝畫家沈周在其《詠風水》一詩中寫道:“氣散風衝哪可居,先生埋骨理何如?日中尚未逃兵解,世人今猶信葬書。”便是説的此事。

郭璞水葬第一人

郭璞死後,郭驁等家人前去收屍,一一照辦。
但棺材剛一入水,突然有驚濤駭浪,沖天而起。郭驁忍不住扭頭看了一下,放棺的位置,原來還是一片江水,此時卻出現了一個小山頭,現代有人藉此故事,把郭璞下葬方式發揚光大,稱他是中國古代正式實行“水葬”的第一人。

郭璞江郎才盡

南朝梁國的江淹做夢時見到了東晉文學大師郭璞,郭璞稱自己的五色彩筆留在了江淹處,現要討回。自從把筆還給郭璞後,江淹文學水平直線下滑,與原來那個才氣縱橫的江淹簡直判若兩人,因此稱之為江郎才盡。

郭璞《水經注》

南北朝時的一天,酈道元的一位朋友從南朝回來,給他帶了一本郭璞的《水經注》,他一看大喜過望,接連幾天手不釋卷,總是帶在身邊,有空就翻閲,他似乎從這部書裏領會了一些什麼。
據説,一天夜裏,酈道元夢見了郭璞,夢中郭璞對他説:“我為《水經》作注時,正碰上天下大亂,北方的河流沒法詳細記錄,很是遺憾。如你願意為這本書重新作注,老朽願以筆墨相助。”説完就不見了。酈道元醒來,呆呆地想了很久。從此酈道元開始了《水經注》的撰寫。

郭璞親屬成員

編輯

郭璞父親

郭瑗西晉時任尚書都令史。當時尚書杜預對朝廷制度進行了一些增減調整,郭瑗常常予以辯駁糾正,因此以公正端方著稱,後死在建平太守任上。 [4] 

郭璞兒子

郭驁,官至臨賀太守。 [23] 

郭璞史料記載

編輯
《晉書·卷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 [18] 

郭璞後世紀念

編輯

郭璞衣冠冢

玄武湖上的郭璞紀念館
玄武湖上的郭璞紀念館(2張)
西晉末年,晉朝宮廷內部爭權奪利,引起“八王之亂”,外族乘機入侵。那時郭璞只有二十歲,不得不遠離故鄉——山西聞喜縣,到南方避難。來到建康(今南京),他寄寓在後湖(今玄武湖)畔的一個朋友家裏。他常到後湖邊散步吟詩,遣散胸中愁悶。
這年五月,端午剛過,郭璞來到今日的環洲,東望蔣山(即鐘山),北眺石灰(即幕府山),頓時感到心曠神怡。忽然,水面上傳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郭璞見幾只採菱小船穿行在荷花叢中,一個姑娘還唱着採菱歌。不一會兒,小船突然一歪,站在船頭上正在唱歌的姑娘身體一側,竟落入水中。船中幾個姑娘一陣驚叫。
郭璞顧不得脱衣解帶,便跳入水中,將姑娘拉上了岸。
船裏幾個姑娘見人已救起,都歡叫起來。一個姑娘説:“菱兒,還不帶公子回家換件衣服!”郭璞説:“不忙,不忙!”眾人不管,一起簇擁着他往姑娘家裏走去。半道上,菱兒父母已聞訊趕來,更是要邀到家中。郭璞見盛情難卻,只得來到菱兒家。換上一套粗布衣服。郭璞雖換了粗布衣服,但彬彬有禮的風度,俊美飄逸的氣質,使在場的人十分敬慕。經老人再三懇求,郭璞留下自己的姓名、地址,才離開了菱兒家。菱兒送他出門,對郭璞説:“請先生珍重。”第三天,老人和菱兒來找郭璞,但郭璞已經離開了。
十年過去了,晉都已遷建康。晉元帝以王敦為鎮東大將軍。郭璞在王敦手下任記室參軍,經常出入王府。他每次到王敦家,總覺得有個中年女傭經常注意自己,這雙眼睛那麼熟悉。但總想不起來。
王敦自恃功高權重,久有篡位之心。王敦很不喜歡郭璞的直言,但由於郭璞才華出眾,名揚四方,而且精通陰陽占卜之術,又不得不借重他。一天郭璞來到王府。那中年婦女走到跟前柔聲説:“郭參軍不記得僕人了嗎?”郭璞端詳了一會兒,確實想不起來。婦女剛想説什麼,聽到王敦的腳步聲,只好説了聲“請大人珍重,”便轉身退出去。
王敦坐下後説道:“郭大人,請佔一卜,看我將來如何?”郭璞還沒起卜,王敦又笑着説:“昨天,有一道人説我有天子之相,你看可是?”郭璞佔了一卜,借題發揮,講了一番篡位乃大逆不道的道理,並説如要謀反,卜辭不吉。王敦聽罷,頓時沉下臉來。郭璞心頭一驚,突然想起剛才那婦人囑咐他“珍重”。預感到自己的處境十分危險,仔細一想,那女僕竟是十幾年前在後湖偶然相遇的菱兒。
這時,王敦已起了殺意,沒多久,就找了個藉口,把郭璞押到玄武湖畔殺害了。菱兒知道後,不知痛哭了多少回,她後悔自己沒能拼死相救。王敦後來謀反失敗了。晉明帝得知郭璞被害的經過,很敬佩。想為郭璞建墳立碑,但屍首已找不到。菱兒獻出了保存十幾年的郭璞衣冠,葬在玄武湖畔。這便是郭璞衣冠冢的來歷。

郭璞郭璞井

郭璞
郭璞(2張)
浙江省杭州市餘杭區塘棲鎮運河廣濟橋邊尚存一古井,為當年東晉文學家郭璞出資所造。
有一年,東晉文學家郭璞路過塘棲,那一年恰逢天下大旱,塘棲一帶的河流差不多都斷流了,就是那條塘河中總算還有點水,但那河水幾盡乾涸已經渾濁不清,根本無法飲用了。當地的老百姓為了解決飲水問題,四處尋找水源打井,可打來打去打不到豐富的水源。百姓們急得在長橋邊燒起天香,求菩薩保佑。郭璞看到這場景,不由為之動容。當即決定為當地百姓打一口好井,度過旱荒。
郭璞除了寫得一手好詩外,還是個精通陰陽八卦的高手。他能看風水識水源,於時,他自己親自出馬,經過一番踏勘,他選定運河南岸東廡三郎祠廟前的一塊空地作為井址,並且自己出資請來民工打了口水井。
郭璞果然厲害,他選的地方打造的這口水井不久便出水了,而且竟然打到了地下水脈,井離塘河不遠,可井裏的水位竟高於塘河水位約六尺光景,並且井水味醇略帶甘味。嚐了這口井的井水後,當地的百姓感恩不絕。依靠了這口井,塘棲的百姓度過了大旱之年。為了不忘郭璞的大恩大德,百姓們便將此井稱作“郭璞井”。
清朝康熙年間,康熙皇帝南巡來到塘棲,地方官員曾用郭璞井的井水來泡茶招待康熙,康熙飲後讚不絕口,邊稱是好井好水。

郭璞天然塔

相傳始建於晉代,系由郭璞於西晉末年僑居夷陵(今宜昌)時所建。至明代崇禎末年,大學士文安之(夷陵人)把原塔拆除擬建新塔,但未能如願。時至清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社會穩定,國泰民安,當地士民損資在原塔基處重建,但因技術問題和資金不繼,屢建屢圮,僅建塔基二級。直到清乾隆五十五年(公元1790年)春,才由當時的士紳徐經業、王永言等10餘人捐資重建,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塔成。塔高43.35米,磚石迭砌,八稜七層,層層出檐,其下皆有三踩如意斗拱裝飾。塔室築有登塔階梯可依次在一至七層出入。各層塔室自下而上隨着塔體的收分,逐室縮水面積,各層塔室皆為八角攢頂,採光明亮。塔座八角,有石雕八大金剛負塔,形象生動,底層塔門面向大江,門額刻“天然塔”三字,邊框飾二龍戲珠及雲紋圖案,門楹刻“玉柱聳江干巍鎮荊門十二文峯凌漢表雄當蜀道三千”。天然塔“取以人為之力,而行天然之事”,建塔巋然聳峙江岸,意在培地脈、壯文峯、制客山、鎮水口。
郭璞山
位於江西省景德鎮市昌江區鯰魚山鎮鵲湖村,樂平市三地交界處,海拔478米。相傳當年郭璞便是隱居於此,
在山的半山腰密林下至今仍有一青石壘砌的石屋遺蹟。此山因此而得名,流傳至今。

郭璞郭公山

郭公山,原名西郭山。據傳東晉郭璞曾登臨此山察看地形,選址建城,改稱郭公山。依靠着滾滾的甌江,對岸就是温州著名的江心嶼。東晉明帝太寧元年(323)置永嘉郡。鹿城建城之初,著名學者和文學家郭璞剛好遊歷温州,他登臨西廓山,建議跨山築城。温州人視郭璞為開城鼻祖,並將西廓山改為郭公山,並在山下建郭公祠,面積7.5公頃,海拔17.2米。西麓金沙嶺腳直達甌江邊沿,山腳有白蓮塘等古蹟,此外還在郭公山臨江處建了富覽亭。如今温州古城已經全部拆除,但是為紀念這位開城鼻祖2008年元月市政府在郭公山南邊的小廣場上樹立一座郭璞雕塑,該雕塑重約15噸、高4米,基座約8噸、高1.3米,山景與江濱路景緻連成一片。
參考資料
  • 1.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郭璞,字景純,河東聞喜人也。
  • 2.    《宋史·卷一百五·志第五十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9-14]
  • 3.    《元史·卷三十九·本紀第三十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4-08]
  • 4.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父瑗,尚書都令史。時尚書杜預有所增損,瑗多駁正之,以公方著稱。終於建平太守。璞好經術,博學有高才,而訥於言論,詞賦為中興之冠。好古文奇字,妙於陰陽算曆。有郭公者,客居河東,精於卜筮,璞從之受業。公以《青囊中書》九卷與之,由是遂洞五行、天文、卜筮之術,攘災轉禍,通致無方,雖京房、管輅不能過也。璞門人趙載嘗竊《青襄書》,未及讀,而為火所焚。
  • 5.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惠懷之際,河東先擾。璞筮之,投策而嘆曰:“嗟乎!黔黎將湮於異類,桑梓其翦為龍荒乎!”於是潛結姻暱及交遊數十家,欲避地東南。抵將軍趙固,會固所乘良馬死,固惜之,不接賓客。璞至,門吏不為通。璞曰:“吾能活馬。”吏驚入白固。固趨出,曰:“君能活吾馬乎?”璞曰:“得健夫二三十人,皆持長竿,東行三十里,有丘林社廟者,便以竿打拍,當得一物,宜急持歸。得此,馬活矣。”固如其言,果得一物似猴,持歸。此物見死馬,便噓吸其鼻。頃之馬起,奮迅嘶鳴,食如常,不復見向物。固奇之,厚加資給。
  • 6.    郭璞像取自清任熊繪《列仙傳》。
  • 7.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行至廬江,太守胡孟康被丞相召為軍諮祭酒。時江淮清宴,孟康安之,無心南渡。璞為佔曰“敗”。康不之信。璞將促裝去之,愛主人婢,無由而得,乃取小豆三鬥,繞主人宅散之。主人晨見赤衣人數千圍其家,就視則滅,甚惡之,請璞為卦。璞曰:“君家不宜畜此婢,可於東南二十里賣之,慎勿爭價,則此妖可除也。”主人從之。璞陰令人賤買此婢。復為符投於井中,數千赤衣人皆反縛,一一自投於井,主人大悦。璞攜婢去。後數旬而廬江陷。
  • 8.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璞既過江,宣城太守殷祐引為參軍。時有物大如水牛,灰色卑腳,腳類象,胸前尾上皆白,大力而遲鈍,來到城下,眾鹹異焉。祐使人伏而取之,令璞作卦,遇《遁》之《蠱》,其卦曰:“《艮》體連《乾》,其物壯巨。山潛之畜,匪兕匪武。身與鬼並,精見二午。法當為禽,兩靈不許。遂被一創,還其本墅。按卦名之,是為驢鼠。”卜適了,伏者以戟刺之,深尺餘,遂去不復見。郡綱紀上祠,請殺之。巫雲:“廟神不悦,曰:‘此是共阝亭驢山君鼠,使詣荊山,暫來過我,不須觸之。’”其精妙如此。祐遷石頭督護,璞復隨之。時有鼯鼠出延陵,璞佔之曰:“此郡東當有妖人慾稱制者,尋亦自死矣。後當有妖樹生,然若瑞而非瑞,辛螫之木也。儻有此者,東南數百里必有作逆者。”無錫縣欻有茱萸四株交枝而生,若連理者,其年盜殺吳興太守袁琇。或以問璞,璞曰:“卯爻發而沴金,此木不曲直而成災也。”王導深重之,引參己軍事。嘗令作卦,璞言:“公有震厄,可命駕西出數十里,得一柏樹,截斷如身長,置常寢處,災當可消矣。”導從其言。數日果震,柏樹粉碎。
  • 9.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時元帝初鎮鄴,導令璞筮之,遇《鹹》之《井》,璞曰:“東北郡縣有'武'名者,當出鐸,以著受命之符。西南郡縣有'陽'名者,井當沸。”其後晉陵武進縣人于田中得銅鐸五枚,歷陽縣中井沸,經日乃止。及帝為晉王,又使璞筮,遇《豫》之《睽》,璞曰:“會稽當出鍾,以告成功,上有勒銘,應在人家井泥中得之。繇辭所謂'先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者也。”及帝即位,太興初,會稽剡縣人果於井中得一鍾,長七寸二分,口徑四寸半,上有古文奇書十八字,雲“會稽嶽命”,餘字時人莫識之。璞曰:“蓋王者之作,必有靈符,塞天人之心,與神物合契,然後可以言受命矣。觀五鐸啓號於晉陵,棧鍾告成於會稽,瑞不失類,出皆以方,豈不偉哉!若夫鐸發其響,鍾徵其象,器以數臻,事以實應,天人之際不可不察。”帝甚重之。
  • 10.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璞著《江賦》,其辭甚偉,為世所稱。後復作《南郊賦》,帝見而嘉之,以為著作佐郎。於時陰陽錯繆,而刑獄繁興,璞上疏曰...疏奏,優詔報之。其後日有黑氣,璞覆上疏...頃之遷尚書郎。數言便宜,多研匡益。明帝之在東宮,與温嶠、庾亮並有布衣之好,璞亦以才學見重,埒於嶠、亮,論者美之。然性輕易,不修威儀,嗜酒好色,時或過度。著作郎幹寶常誡之曰:“此非適性之道也。”璞曰:“吾所受有本限,用之恆恐不得盡,卿乃憂酒色之為患乎!”璞既好卜筮,縉紳多笑之。又自以才高位卑,乃著《客傲》...永昌元年,皇孫生,璞上疏曰...疏奏,納焉,即大赦改年。
  • 11.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時暨陽人任谷因耕息於樹下,忽有一人著羽衣就淫之,既而不知所在,谷遂有娠。積月將產,羽衣人復來,以刀穿其陰下,出一蛇子便去。谷遂成宦者。後詣闕上書,自雲有道術。帝留谷於宮中。璞覆上疏曰:“任谷所為妖異,無有因由。陛下玄鑑廣覽,欲知其情狀,引之禁內,供給安處。臣聞為國以禮正,不聞以奇邪。所聽惟人,故神降之吉。陛下簡默居正,動遵典刑。案《周禮》,奇服怪人不入宮,況谷妖詭怪人之甚者,而登講肆之堂,密邇殿省之側,塵點日月,穢亂天聽,臣之私情竊所以不取也。陛下若以谷信為神靈所憑者,則應敬而遠之。夫神,聰明正直,接以人事。若以谷為妖蠱詐妄者,則當投畀裔土,不宜令褻近紫闈。若以谷或是神祇告譴、為國作眚者,則當克己修禮以弭其妖,不宜令谷安然自容,肆其邪變也。臣愚以為陰陽陶烝,變化萬端,亦是狐狸魍魎憑假作慝。願陛下采臣愚懷,特遣谷出。臣以人乏,忝荷史任,敢忘直筆,惟義是規。”其後元帝崩,谷因亡走。
  • 12.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璞以母憂去職,卜葬地於暨陽,去水百步許。人以近水為言,璞曰:“當即為陸矣。”其後沙漲,去墓數十里皆為桑田。未期,王敦起璞為記室參軍。是時潁川陳述為大將軍掾,有美名,為敦所重,未幾而沒。璞哭之哀甚,呼曰:“嗣祖,嗣祖,焉知非福!”夫幾而敦作難。時明帝即位逾年,未改號,而熒惑守房。璞時休歸,帝乃遣使齎手詔問璞。會暨陽縣覆上言曰赤烏見。璞乃上疏請改年肆赦,文多不載。
  • 13.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璞嘗為人葬,帝微服往觀之,因問主人何以葬龍角,此法當滅族。主人曰:“郭璞雲此葬龍耳,不出三年當致天子也。”帝曰:“出天子邪?”答曰:“能致天子問耳。”帝甚異之。璞素與桓彝友善,彝每造之,或值璞在婦間,便入。璞曰:“卿來,他處自可徑前,但不可廁上相尋耳。必客主有殃。”彝後因醉詣璞,正逢在廁,掩而觀之,見璞裸身被髮,銜刀設醊。璞見彝,撫心大驚曰:“吾每屬卿勿來,反更如是!非但禍吾,卿亦不免矣。天實為之,將以誰咎!”璞終嬰王敦之禍,彝亦死蘇峻之難。
  • 14.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王敦之謀逆也,温嶠、庾亮使璞筮之,璞對不決。嶠、亮復令佔己之吉凶,璞曰:“大吉。”嶠等退,相謂曰:“璞對不了,是不敢有言,或天奪敦魄。今吾等與國家共舉大事,而璞雲大吉,是為舉事必有成也。”於是勸帝討敦。初,璞每言“殺我者山宗”,至是果有姓崇者構璞於敦。敦將舉兵,又使璞筮。璞曰:“無成。”敦固疑璞之勸嶠、亮,又聞卦兇,乃問璞曰;“卿更筮吾壽幾何?”答曰:“思向卦,明公起事,必禍不久。若住武昌,壽不可測。”敦大怒曰:“卿壽幾何?”曰:“命盡今日日中。”敦怒,收璞,詣南岡斬之。璞臨出,謂行刑者欲何之。曰:“南岡頭。”璞曰:“必在雙柏樹下。”既至,果然。復雲:“此樹應有大鵲巢。”眾索之不得。璞更令尋覓,果於枝間得一大鵲巢,密葉蔽之。初,璞中興初行經越城,間遇一人,呼其姓名,因以袴褶遺之。其人辭不受,璞曰:“但取,後自當知。”其人遂受而去。至是,果此人行刑。時年四十九。
  • 15.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及王敦平,追贈弘農太守。
  • 16.    《文心雕龍·才略第四十七》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8-30]
  • 17.    《南齊書·卷五十二·列傳第三十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2-20]
  • 18.    《晉書·卷第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8-30]
  • 19.    《全唐詩·卷七百六十七》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9-04-19]
  • 20.    徐鈞詩歌集  .中國古曲網[引用日期2015-05-29]
  • 21.    《讀通鑑論·卷十三·明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4-22]
  • 22.    《越縵堂讀書記·史部》  .國學大師[引用日期2019-08-02]
  • 23.    《晉書·卷七十二·列傳第四十二》:子驁,官至臨賀太守。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