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雙刃冷兵器)

編輯 鎖定
劍(英文:Sword,三尺: 劍的別稱,因通體長三尺,故以之為劍的代稱。三尺劍: 劍的泛稱。七尺: 古代長劍的代稱。利劍: 名劍的泛稱。寶劍: 劍的泛稱)是一種兵器。開雙刃身直頭尖,橫豎可傷人,擊刺可透甲。兇險異常,生而為殺。(武經)————劍,兩邊都開了刃,有着筆直的劍身和尖鋭的劍尖。舞動時向正反兩邊施展都具有殺傷力,用劍尖攻擊可以輕易穿透甲衣。是非常危險的武器,常使人險象叢生。是一種單純為了殺人而存在的兵器。
古代的劍由金屬製成,長條形,前端尖,後端安有短柄,兩邊有刃。現在作為擊劍運動用的劍,劍身為細長的鋼條,頂端為一小圓球,無刃。
劍,早期是匕首式短劍,劍和一類,區別只在於單刃和雙刃。劍又稱:“輕呂”、“徑路”,“長鋏”。春秋末年,開始流行長劍。長劍出,短劍也不廢。劍的歷史是源遠流長的。
長劍便於戰鬥,短劍利於護身,還可以用於刺殺,荊軻刺秦王,東漢末年俠客王越、史阿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中文名
外文名
sword
性    質
冷兵器
拼    音
jiàn
稱    號
四名器之一,百兵之君
歷史上名劍客
聶政蓋聶越女
五筆(86版)
WGIJ
總筆畫
9畫
筆順編碼
341443122
部    首
倉    頡
OMLN

兵器定義

編輯
劍為具有鋒刃之尖長兵器,而其大小長短,端視人體為標準,是以須量人而定。鄭鍔更對劍有所詳解,謂“人之形貌大小長短不一也,制劍以供其服,非直以觀美,要使各適其用而已。故為三等之制,以待三等之士,俾隨宜而自便焉。劍之莖其長五寸,劍身若五倍長其莖,則三尺也,重九,則重三斤十二兩也,其長之極,重之至也,故謂上制。唯士之長而有力者,然後能勝之,故上士服之。劍身四其莖,莖之長則二尺五寸也,重七鏘,則二斤十四兩也,長短輕重得中焉,故謂之中制。唯人之得中者所宜服,故中士服之。若劍身止三其莖,則二尺耳,重止五鏘,則二斤一兩三分之中耳,輕而且短,故謂之下制。士之形短而力微者,可以服焉。”
上述劍制,大抵沿用於遠古,歷代仍多變更,自秦至宋,改易尤鉅。鄭鍔雲:“若以秦漢之劍與宋時之劍比較,則宋時長劍有二十一寸三分,秦漢時長劍僅十七寸九分。宋時短劍十五寸二分,秦漢時短劍僅十寸五分,故宋時之劍較秦漢時之劍長,且品質更優”。言雖如此,當有所據,然亦未便苟同。蓋以劍之用途,雖非專供殺戮,亦為文士之飾品,然究仍以防身拒敵為主,如劍長則運用不便,劍短則難期致遠,短者輕而不易擊堅,長者重而揮動遲緩,二者均非劍制所宜。證以古籍有言:“漢高祖仗三尺劍而得天下”,則漢代劍長不及兩尺之説諒有所誤。若綜合劍史所記,大抵古劍之長,由一尺三寸至四尺多不等,其重量則為二至三斤,正符因人設制,應屬可信。
劍是短兵的一種,脱胎於矛形刺兵及短匕首,始源於殷商以前,形極為短小,僅有短平莖,而無管筒。古人用此劍插腰,可割可刺,抵禦匪寇與野獸。到了周代,尤其是春秋、戰國時期,已成為主要短兵器,士類必有之佩備。連馮諼與漢初的韓信,雖然貧至無食,也仍然隨身攜帶。著名的有干將莫邪、龍泉、太阿純鈞湛盧魚腸巨闕等。春秋時的龍泉劍,仍有一隻藏於故宮,至今仍很鋒利,證明中國在劍的製造和使用上,有著很悠久的歷史。
劍通常可以做出三種攻擊:截、削和刺。

歷史發展

編輯

中國劍

劍,古之聖品也,至尊至貴,人神鹹崇。乃短兵之祖,近搏之器,以道藝精深,遂入玄傳奇。實則因其攜之輕便,佩之神采,用之迅捷,故歷朝王公帝侯,文士俠客,商賈庶民,莫不以持之為榮。劍與藝,自古常縱橫沙場,稱霸武林,立身立國,行仁仗義,故流傳至今,仍為世人喜愛,亦以其光榮歷史,深植人心,斯可歷傳不衰。
劍創始自軒轅黃帝時代。據《廣黃帝本行紀》雲:「帝採首山之銅鑄劍,以天文古字銘之」。據以上所述,無論劍之創始人為誰,其出生於黃帝時代,可無置疑。黃帝於民元前四六一五年﹝公元前二七0四年﹞建廟,當時尚系初入青銅器時期,但由此推知,劍之出世極為古遠,歷史悠久,故後人稱之「短兵之祖」,確可當之無愧。
黃帝東周,大多以銅鑄劍,劍質頗佳,煉製技術亦逐漸進步。春秋戰國之時,並定劍制,詳言制劍之法。周禮考工記雲:「 周官桃氏為劍,臘廣二寸有半,兩從半之,以其臘廣為之。莖圓長倍之。中其莖,役其後,身甚五其莖,重九鏘﹝按:周禮六兩半為一鏘﹞,謂之上制,上士服之。身長四其莖,重七鏘,謂之中制,中士服之。身長三其莖,重五鏘,下士服之 」。又考古記雲:「劍,古器名,兩刃而有脊,自背至刃,謂之臘,或謂之鍔﹝即劍身﹞。背刃以下,與柄分隔青,謂之首﹝即劍盤﹞,首以下把握之處曰莖﹝即劍柄﹞,莖端旋環曰鐸」。
中國在商代開始有制劍的史料記載,一般呈柳葉或鋭三角形,初為銅製。當時通常是作為長兵器之下的輔助武器。
春秋戰國,劍為步戰主要兵器,並不斷加長。湖北江陵望山一號楚墓中出土的越王勾踐劍全長有 55.7釐米。
《吳越春秋·勾踐伐吳外傳》:「越王乃被唐夷之甲,帶步光之劍,杖屈盧之矛,出死士以三百人為陣關下。」(《典略》:「周有屈盧之矛。」)
《吳越春秋·闔閭內傳》:闔閭「請干將鑄作名劍二枚。干將者,吳人也,與歐冶子同師,俱能為劍。越前來獻三枚,闔閭得而寶之,以故使劍匠作為二枚,一曰干將,二曰莫邪。莫邪,干將之妻也。干將作劍,採五山之鐵精,六合之金英。候天祠地,陰陽同光,百神臨觀,天氣下降,而金鐵之精不銷淪流。……於是干將妻乃斷髮剪爪,投於爐中。使童女童男三百人鼓橐裝,金鐵乃濡,遂以成劍。陽曰干將,陰曰莫耶。陽怍龜文,陰作漫理。干將匿其陽,出其陰而獻之。闔閭甚重。」
《吳越春秋·闔閭內傳》:「湛盧之劍惡闔閭之無也,乃去而出,水行如楚。楚昭王而寤,得王湛盧之劍於牀,昭王不知其故,乃召風胡子而問,……風胡子曰:『臣聞吳王得越所獻寶劍三枚,一曰魚腸,二曰磐郢,三曰湛盧。魚腸之劍已用殺吳王僚也,磐郢以送其死女,今湛盧入楚也。……臣聞越王允常使歐冶子造劍五枚,以示薛燭,燭對曰:「魚腸劍逆理不順,不可服也,臣以殺君,子以殺父。」故闔閭以殺王僚。一名磐郢,亦曰豪曹,不法之物,無益於人,故以送死。一名湛盧,五金之英,太陽之精,寄氣託靈,出之有神,服之有威,可以折衝拒敵。然人君有逆理之謀,其劍即出,故去無道以就有道。今吳王無道,殺君謀楚,故湛盧入楚。』」
《史記·項羽本紀》:「范增起,出召項莊,謂曰:『君王為人不忍,若入前為壽,壽畢,請以劍舞,因擊沛公於坐,殺之。』……項莊拔劍起舞,項伯亦拔劍起舞,以身翼蔽沛公,莊不得擊。」……張良曰:『今者項莊拔劍舞,其意常在沛公也。』」
越王勾踐劍
越王勾踐劍(2張)
漢武帝時,有超過3尺,劍刃由兩度弧曲而伸,成平直,劍鋒的夾角由鋭加大。漢劉熙《釋名·釋兵》:「劍,檢也,所以防檢非常也;又斂也,以其在身拱時斂在臂內也。其旁鼻曰鐔,鐔,尋也,帶所貫尋也。其末曰鋒,鋒末之言也。」《戰國策·韓策一》:「韓卒之劍戟,皆出於冥山、棠溪、墨陽、合膊。鄧師、宛馮、龍淵、太阿,皆陸斷馬牛,水擊鵠雁。」鄧師,鄧國有工鑄劍,因名鄧師。宛馮,宛人於馮池(滎陽)鑄劍,故號。龍淵,河南西平有龍泉水,亦名龍淵,可以淬刀劍,特堅利,故名。太阿,《吳越春秋》:吳有干將,越有歐冶,
《漢書·藝文志·兵書略》:《劍道》《劍理》三十八篇。
東漢時劍逐漸退出了戰爭舞台,而用為佩帶儀仗或習武強身自衞。漢代後趨於定型,即劍身中有脊,兩側有刃,前有劍尖,中有劍首,後有莖,莖端設環處稱鐔,此外尚有劍鞘、劍穗等附屬飾物。東漢·班固《漢書·李廣蘇建傳》:劍斬虞常。
隋書·禮儀志》載:“一品,玉器劍,佩山玄玉。二品,金裝劍,佩水蒼玉。三品及開國子男,五等散(散)品名號侯雖四、五品,並銀裝劍,佩水蒼玉,侍中已下,通直郎已上,陪位則象劍。帶直劍者,入宗廟及升殿,若在仗內,皆解劍。一品及散(散)郡公,開國公侯伯,皆雙佩。二品、三品及開國子男,五等散(散)品號侯,皆只佩。綬亦如之。”
唐代劍亦被文人墨客視為飾物,抒以凌雲壯志或表現尚武英姿。 後劍與道教結下不解之緣,成了道士們手中的法器之一。
宋·歐陽修《瀧岡阡表》:回顧乳者劍汝而立於旁。
明 陳繼儒《大司馬節寰袁公(袁可立)家廟記》:“冠歸農,劍買牛。繙圖史,鑿田疇。睢陽世世如金甌。”
潘岳《馬獲督誄序》:有司馬叔持者,白日于都市手劍父仇。
《初學記·武部·劍》:「其後楚有龍泉,秦有太阿、工布,吳有干將、鏌鋣、屬鏤,越有純鈞、湛盧、豪曹、魚腸、巨闕諸劍。」《管子》曰:「昔葛天盧之山,發而出金,蚩尤受而制之,以為劍鎧,此劍之始也。」
《吳越春秋·勾踐陰謀外傳》:「越王乃使使聘之,問以劍戟之術。處女將北見於王,道逢一翁,自稱袁公,問於處女:『吾聞子善劍,願一見之。』女曰:『妾不敢有所隱,惟公試之。』於是袁公即執林於竹,竹枝上頡橋未墮地,女即捷末,袁公則飛上樹,變為白猿,遂別去。見越王,越王問曰:『夫劍之道則如之何?』女曰:『妾生深林之中,長於無人之野,無道不習。不達諸侯,竊好擊之道,誦之不休。妾非受於人也,而忽自有之。』越王曰:『其道如何?』女曰:『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門户,亦有陰陽,開門閉户,陰衰陽興。凡手戰之道,內實精神,外示安儀,見之似好婦,奪之似懼虎。布形候氣,與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騰兔,追形逐影,光若彷佛。呼吸往來,不及法禁。縱橫逆順,直復不聞。斯道者,一人當百,百人當萬。王欲試之,其驗即見。』越王即加女號,號曰『越女』。」(其言妙契精微,深得劍術之要。所謂「門户幽明(陽)」,即鬥劍時進退縱橫之法。而「內實精神,外示安儀」,則是描述鬥劍時精神貫注,從容不迫,觀變進招的形態。),金庸更將此段傳奇,寫進了他的武俠小説《越女劍》中,將劍道的至高境界,作了非常深入的刻劃與探討。
在劍的演練中,一般分為“站劍”和“行劍”兩種。「站劍」一般指動作迅速敏捷,靜止動作沉穩,富雕塑性。而「行劍」則相對顯得停頓較少,動作連續不斷,均勻而有軔性。同時劍還有長穗、短穗之刀,穗又稱穗袍,它的作用是舞動以惑敵,演練時顯得龍飛鳳舞,形象優美。尤其長穗,隨劍飄舞,更顯神妙。
練劍要求身與劍合,劍與神合。《綠水亭雜識四》中説:劍「鋒鍔如槊刃,而以身為之柄,微州目連猷人之身法,輕如猿鳥,即劍法也。」這裏説的「以身為柄」,就是説以身領劍,這是練劍之要。
《初學記·武部·劍》:趙曄《吳越春秋》曰:「越王允常聘歐冶子作劍五枚,三大二小,三曰豪曹。秦客薛燭善相劍,王取豪曹示之,薛燭曰:『實非寶劍也。今豪曹五色,黯然無華,已殞其光,亡其神,此劍不登斬而辱,則墮於飲中矣。』王曰:『寡人置劍盧竹上,過而墜之,斷金獸之頸,飲濡其刃,以為利也。』」《初學記·武部·劍》:《吳越春秋》又曰:「越王允常聘歐冶子作名劍五枚,一曰純鈎,二曰湛盧,三曰豪曹,四曰魚腸,五曰巨闕。秦客薛燭善相劍,越王取豪曹、巨闕、魚腸等示之,薛燭皆曰:『非寶劍也。』取純鈎示,薛燭曰:『光如屈陽之華,沉沉如芙蓉始生於湖,觀其文如列星之行,觀其光如水溢於塘,此純鈎也。』取湛盧示之,薛燭曰:『善哉!銜金鐵之英,吐銀錫之精,寄氣託靈,有游出之神,服此劍,可以折衝伐敵,人君有逆謀則去之他國。』允常乃以湛盧獻吳,吳公子光弒吳王僚,湛盧去如楚。」
《史記·蘇秦列傳》裴 《集解》引《吳越春秋:「楚王召風胡子而告之曰:『寡人聞吳有干將,越有歐冶,寡人慾因此請二人作劍,可乎?』風胡子曰:『可。』乃往見二人作劍,一曰龍淵,二曰太阿。」
《初學記·武部·劍》:《賈子》:古者天子二十而冠,帶劍;諸侯三十而冠,帶劍;大夫四十而冠,帶劍;隸人不得冠,庶人有事得帶劍,無事不得帶劍。」
《初學記·武部·劍》:《春秋繁露》:「禮之所興也,劍之在左,青龍象也;刀之在右,白虎象也。」
周官》:「桃氏為劍,臘(兩刃)廣二寸有半寸,兩從半之(劍脊兩面殺趨鍔者),以其臘廣為之莖圍,長倍之,中其莖,設其後,身長五其莖長,重九鋝,謂之上制,上士服之。」《孔子家語·好生》:「子路戎服見於孔子,拔劍而舞之,曰:『古之君子,固以劍自衞乎!』」
莊子·説劍》:「趙文王喜劍,劍士夾門,而客三千餘人,日夜相擊於前,死傷者,歲百餘人。」從文中可見,當時劍術是作為主要武藝存在的。但此文不可全信,蓋此文文章風格和主旨與《莊子》其他文章相差太大,乃後人偽託的可能性甚大。
《呂氏春秋·疑似》稱:“使人大迷惑者,患劍似吳幹者。”可見,即使是相劍術士,對於一般銅劍之貌似名劍也很頭痛,要予以鑑別,就必須精通鑄劍之術,能夠識別優劣。故相劍術又以鑄劍術為基礎。《呂氏春秋·別類》記:“相劍者曰:白所以為堅也,黃所以為牣(韌)也,黃白雜則堅且牣,良劍也。”這句話大概出自相劍術士的相劍經,它就是以鑄劍術為依據,結合銅劍的形貌特徵和流傳使用情況等,即今之所謂掌故,這樣才能夠最終鑑別名劍的真偽。《吳越春秋》記有薛燭為越王允常相劍的故事,他事先並不知情,僅憑觀察,判明瞭各劍的名稱、優劣,並歷數其特徵、來歷和流傳始末。這雖是後人編造的傳説,但大致反映了相劍的情形。
韓非子·説林上》也記有一則與相劍有關的故事:
曾從子是一位善相劍之人,客遊衞國。衞君怨吳王,曾從子就説:吳王好劍,我是相劍者,請大王讓我去為吳王相劍,乘機將他刺死。衞君卻説:“你這樣做並非緣於義,而是為了利。吳國富強,衞國貧弱,你如果真去了,恐怕反會為吳王用之於我。於是就將曾從子逐走了。
這個故事來看,春秋晚期似已有相劍術。儘管《説林》中的故事都是為遊説而編集的事例,有些來源於傳説,有些是韓非自己杜撰的,不一定真有其事;但説相劍術大約初起於春秋晚期,卻完全有可能,因為古代銅劍正是在這個時期趨於成熟興盛,並在戰爭和社會生活中得到了廣泛應用。

西洋劍

西方的長劍,亦是歷經千年傳承下來的,經歷了無數戰爭的考驗,而且不論大兵團作戰還是步兵小規模戰爭,都有很好的作用。在羅馬衰落後的維京入侵時期,長劍就開始大規模用於散兵作戰和劫掠的爭鬥中,之後隨着法蘭克和神聖羅馬的崛起以及英格蘭蘇格蘭的對立,城堡之間的領主戰爭更造就和驗證了長劍的優勢,在隨後的十字軍時期,由於面對阿拉伯優異的冶煉工藝,歐洲劍經歷了一次學習和完善的年中由於重裝甲逐步出現才使長劍逐漸失去了實用價值。 [1] 

文化

東西方差異
在東方和西方文明中,劍都是一種地位比較高的武器。在中國古代,劍被稱作“百兵之君”,常常被當作一種高貴的裝飾品。從皇帝到文人都喜歡佩劍以顯示身份。此外,劍也被當作一種儀式道具,比如在中國道教儀式中,劍常常被作為一種降伏妖魔的法器;在歐洲,劍被用於冊封爵士與騎士,這個習慣一直流傳到今天。
中國劍文化
漢代劍術已甚精備,鬥劍中顯示了武藝造詣的深淺。曹丕典論·自敍》:「餘又學擊劍,閲師多矣,四方之法各異,唯京師為善。桓、靈之間,有虎賁王越善斯術,稱於京師。河南史阿言昔與越遊,具得其法,餘從阿學精熟。嘗與平虜將軍劉勳、奮威將軍鄧展等共飲,宿聞展善有手臂,曉五兵,又稱其能空手入白刃。餘與論劍良久,謂將軍非法也,餘顧嘗好之,又得善術,因求與餘對。時酒酣耳熱,方食芊蔗,便以為杖,下殿數交,三中其臂,左右大笑。展意不平,庋更為之。餘言吾法急屬,難相中面,故齊臂耳。展言願復一交,餘知其欲突以取交中也,因偽深進,展果尋前,餘卻腳?,正截其顙,坐中驚視。餘還坐,笑曰:『昔陽慶使淳于意去其故方,更授以秘術,今餘亦願鄧將軍捐棄故技,更受要道也。』一坐盡歡。」(《三國志·魏書·文帝紀》裴松注引)這段有聲有色的記載,反映了當時劍術的高超和鬥劍風的興盛。
楊泉物理論》:「阮師之作刀,受法於金精之靈,七月庚辛,見神於冶監之門,向西再拜,金神教以水火之齊,五精之鏈,用陰陽之候,取剛柔之和,三年作刀千七百七十口,其刀背夾刃,方口洪首,截輕微不絕絲髮之系,斫堅剛無變動之異。」
由於西漢時期環首刀的興起且更符合騎兵作戰,劍逐漸退出戰爭舞台至東漢後劍逐步向個人自衞和地位象徵轉化成為種飾品。隋唐時期劍亦被文人墨客視為抒以凌雲壯志或表現尚武英姿的飾物。《隋書·禮儀志》載:“一品,玉器劍,佩山玄玉。二品,金裝劍,佩水蒼玉。三品及開國子男,五等散(散)品名號侯雖四、五品,並銀裝劍,佩水蒼玉,侍中已下,通直郎已上,陪位則象劍。帶直劍者,入宗廟及升殿,若在仗內,皆解劍。一品及散(散)郡公,開國公侯伯,皆雙佩。二品、三品及開國子男,五等散(散)品號侯,皆只佩。綬亦如之。”
舞劍在唐代興盛起來,杜甫<舞劍器行>描述公孫大娘舞劍絕技:「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爧(líng)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羣帝驂龍翔;來如江海凝清光。」劍的聲光,似聞如見,精湛技藝,如呈眼前。
明唐順之《武編》説:宋太宗「選諸軍勇士數百人,教以舞劍,皆能擲劍空中,躍其身左右承之,妙絕無比。會北戎遺使修貢,賜宴便殿,因出劍士示之,袒裼鼓澡,揮刃而入,跳擲承接,霜鋒雪刃,飛舞滿空。」這些高超絕技,對後來劍術套路及表演技藝的發展,影響很大,至今我們演練的武術套路中,亦有所見。
金庸《笑傲江湖》中的「獨孤九劍」,就是驚絕的特技。
明代各武術流派,在劍術應用的基礎上,創造了不少珍貴的劍法,如何良臣《陣紀》所云:「卞莊子之紛絞法,王聚之起落法,劉先生之願應法,馬明王之閃電法,馬起之出手法」等,這些劍法為後世劍術的發展,提供了有益的素材。
劍的招式是以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攪、壓、掛、掃等為主。它的特點是剛柔相濟、吞吐自如,飄灑輕快,矯健優美,正如拳諺所形容的「劍似飛鳳」,由此可知其妙。
劍的各部位包括有:劍身、劍尖、劍鋒、劍末、劍脊、劍刃、劍格(或劍肩)、劍箍(可能有)、劍柄、劍首、劍鞘和穗。

文物

越王勾踐劍
通高55.7釐米,寬4.6釐米,柄長8.4釐米,重875克。
越王勾踐劍 越王勾踐劍
1965年冬天出土於湖北省荊州市附近的望山楚墓羣中,劍上用鳥篆銘文刻了八個字,“越王勾踐,自作用劍”。
這把青銅寶劍穿越了兩千多年的歷史長河,但劍身絲毫不見鏽斑,且依然鋒利無比,閃爍着炫目的青光,寒氣逼人!
此劍出土後曾一劍劃破20多層的複印紙,享有“天下第一劍”的美譽,甚至一度被懷疑是傳説中的神劍“純鈞”。
至今為止,此劍是出土的唯一一把越王勾踐劍,現藏於湖北省博物館
越王者旨於睗劍
通長52.4cm。
越王者旨於睗劍
越王者旨於睗劍(2張)
1995年,上海博物館館長、著名青銅器專家馬承源先生以136萬元港幣購回此劍,後經杭州鋼鐵集團公司出資買劍並捐贈給浙江省博物館
此劍的所有者為“越王者旨於賜”。越王於賜即越王鼫與(公元前464年—前459年在位),他就是曾“卧薪嚐膽”的越王勾踐之子。
此劍現藏於浙江省博物館。
戰國“戉王州句”銅劍
通長56釐米,寬4.5釐米。
此劍於1977年在湖南益陽赫山廟42號墓出土,可能是楚人的戰利品。
此劍的主人是戉王州句,即越王朱勾,是不壽的兒子,勾踐的曾孫。
此劍現藏於湖南省博物館
燕王職劍
燕王職劍 燕王職劍
通長62釐米,劍身長52.8釐米,寬4釐米,莖長9.2釐米,莖寬1.8釐米,重650克。
1977年洛川嚴莊村戰國墓出土。
此劍出土時劍身已斷成兩截,劍身後部有銘文:郾王職作武業著(鐯)劍。燕王職當即燕昭王,其名為職。此劍由燕國傳入秦國並隨葬入墓。
此劍現藏於陝西曆史博物館
吳王光劍
總長77.3釐米,劍格寬4.8釐米,劍體長65釐米,重1公斤。
此劍於1993年春安徽南陵縣盜掘出土,旋即流入香港古玩商肆,後由上海博物館以重金購回。
這把劍身飾有精美花紋的吳王光劍在歷經2500餘年後仍鋒利無比。此劍由香港空運回上海的時候,前往機場接機的上博工作人員發現“吳王光劍”已將保護它的數層內包裝紙盡數割破!
由於此劍劍身近臘處有兩行陰刻篆字銘文:“攻吾王光自乍(作),用劍以戰戍人。”從而可以確認是吳王光(即吳王闔閭)使用的劍。
此劍現藏於上海博物館。
吳王夫差青銅劍
全長59.1釐米、劍身寬5釐米。
1976年在河南省輝縣出土,現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
此劍劍鍔鋒利,劍身滿飾花紋,劍譚飾嵌綠松石獸面紋,近鐔處有銘文10字“攻(吳)王夫差自作其元用”。
夫差是吳王闔閭的兒子,於公元前495年繼王位,次年擊敗越王勾踐,繼而轉師北上,爭霸中原。
吳王光青銅劍
吳王光青銅劍 吳王光青銅劍
長50.7cm,寬5cm,莖長9cm。
1964年在山西原平出土,原藏於山西博物院,現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
此劍系春秋後期,劍莖短,長鍔。劍首圓形,莖圓柱形,中間兩條凸稜,脊斷面菱形。劍格兩面有獸面紋。劍身兩側飾火焰紋。近劍格處有銘文,自己剝蝕,大體可辨為兩行八字:“攻吳王光 自作用劍”。
兵馬俑秦劍
此劍出土於秦兵馬俑二號坑,出土時被一尊高級軍吏俑壓彎。但是之後,這把被壓彎千年的劍竟然彈直,當場去土鏽後,表面光亮如新,劍刃非常鋒利,一劍可劃透12層報紙。
兵馬俑秦劍 兵馬俑秦劍
科研人員測試後發現,劍的表面有一層10至15微米的含鉻氧化物保護層,表明曾採用鉻鹽氧化處理技術。這些兵器的表面有一層含鉻化合物的氧化層,其含鉻量達到0.78%至2.32%,厚度為10至15微米。用氧化鉻防鏽是一種先進的工藝方法,經過了鉻鹽氧化處理的青銅兵器具有防腐抗鏽的良好性能,所以這些兵器雖藏在地下2000餘年仍然無鏽,光亮如新。現代鉻化處理技術是德國和美國在20世紀分別獲得發明專利權的,而且防鏽一般只能保持60年左右,而2200年前的秦代人是怎麼掌握鉻鹽氧化處理技術的,至今還是一個謎。
此劍現藏於陝西曆史博物館。
春秋·菱形暗格紋劍
春秋·菱形暗格紋劍 春秋·菱形暗格紋劍
長60.6釐米、寬5釐米。
1965年湖北江陵望山一號墓出土。此劍即大名鼎鼎的越王勾踐劍之“副劍”,形貌、紋飾與勾踐劍高度相似,1965年12月與越王勾踐劍同墓出土。
越王勾踐劍出土時在墓室內棺、墓主人邵固的左手邊,為其心愛至寶;此菱形暗格紋劍,則出土於該墓的邊箱內,為重要陪葬品。此劍原本與越王勾踐劍一同收藏在湖北省博物館,後調歸中國歷史博物館(今國家博物館)收藏。
越王者旨於睗劍
越王者旨於睗劍(蘇州東吳博物館)
越王者旨於睗劍(蘇州東吳博物館)(2張)
長56.8釐米。劍身修長,有突起的中脊,兩側刃部有兩度弧曲,頂端收聚成尖鋒。劍莖為圓柱體,並有兩道突起的箍,劍格上鑄有銘文:越王者旨於賜劍。
越王州句劍
長59.1釐米,劍身修長,有中脊,兩側出刃,刃作兩度弧曲狀,頂端收聚成尖鋒。劍首向外翻卷作圓餅形,內鑄若干道細小的同心圓紋;劍莖為圓柱體,並有兩道突起的箍。寬格上鑄有“越王州句自作用劍”。該劍鑄造精良,為歷代傳送的名劍之一,被評定為國寶。
此劍現藏於蘇州東吳博物館
青銅鎏金嵌綠松石劍
青銅鎏金嵌綠松石劍(蘇州東吳博物館) 青銅鎏金嵌綠松石劍(蘇州東吳博物館)
劍身修長,劍格上採用了鎏金工藝。劍柄上端兩側及中部各嵌有綠松石,握柄處有均勻分佈的細小顆粒,起到防滑的作用。
此劍現藏於蘇州東吳博物館。

兵器特點

編輯

構造

劍由劍身和劍柄兩部分組成。
劍身包括——
鋒:劍身前端鋒利部分;
脊:劍體中線凸起;
從:脊兩側成坡狀部分;
鍔:從外的刃,即劍身兩旁的刃;
臘:脊與從合稱為臘。
劍柄包括——
莖:也就是劍柄的把手部分,主要有扁形與圓形的兩種;
格:劍莖和劍身之間的護手,又稱為衞、璏、劍鏜;
首:莖的末端常有的圓形部分,又稱為鐔;
箍:莖上的圓形凸起的紋飾;
緱:在莖上纏繞的繩子;
繮:系在劍首的皮繩,用於懸掛在手腕上便於取用;
穗:系在劍首的流蘇,又稱劍袍,有穗的劍稱為文劍,佩戴於文人權貴身上,由早期的劍繮演變而來,在劍術套路中有一定用途。
此外,劍通常配有劍鞘,又稱為“室”,套在劍身之上,有保護劍身和方便攜帶的作用。
劍柄包括劍格劍莖,絕大多數劍還帶有劍首。

種類

七星劍: 古代名劍。劍身近柄處飾有北斗七星文,故名。
十字短劍: 屬雙兵短器械。劍長兩尺四寸有餘,通體為鐵製。
幹越之劍: 指古代吳越所制之善劍。
上方寶劍: “尚方劍”的俗稱。指皇帝的御用寶劍,可授於大臣,掌先斬後奏之權力。
子午鴛鴦劍: 雙劍的一種。此器四面有刃,甚是鋒利。
木劍: 用木製作的劍。又名:“班劍”、“象劍”。晉代開始用於朝服佩帶
玉頭劍: 劍首用玉裝飾之劍。參見“玉具劍”條。
玉具劍: 劍首和劍柄部分用玉製成的劍。
奪命龍: 五代時軍中稱劍的專門隱語。
楊家山鐵劍: 我國現存最早的鐵劍。系湖南長沙楊家山春秋後期墓出土文物。劍通體長 38.4釐米,劍寬2-2.6釐米,劍脊厚0.7釐米。
尚方斬馬劍: “尚方”亦作“上方”。指皇帝贈予臣屬的寶劍,為最高權力的象徵。
尚方劍: 皇帝御用劍的代稱。為最高權力的象徵。參見“尚方斬馬劍”。
服劍: 古人隨身佩帶的劍。
矛狹: 劍的一種。指帶齒形的鋏器。左思《吳都賦》:“毛羣以齒角為矛狹。”亦稱“角鋏”。
神劍: ①指靈異之劍。②古代名劍。
袖裏劍: 短劍的一種。其柄長大,而劍身稍短,總長不及一尺二寸,劍身藏於劍柄之末。柄為中空,內有彈簧。袖裏劍平時可藏於袖筒之內。用時取出劍柄,按動按鈕,劍身即從劍柄中彈出傷人。
班劍: 古代飾有花紋的木製儀仗用劍。
棠溪: 古代名劍。亦作劍的代稱。
象劍: “班劍”的別稱。南朝時用作儀仗的劍,稱象劍。參見“班劍”條。
短劍: 劍的一種。劍身較短,劍盤小,握柄由生鐵鑄成,柄端有一圓環。
逸龍劍: 劍的一種。劍身有龍形圖案,因而得名。
短鋏: 劍的一種。鋏的別稱。張協《短鋏銘》:“亦有短鋏,清暉載爛。”參見“長鋏”條。
楚劍: 指古楚所制之利劍
腰品: 唐代供佩帶用的短劍名。
櫑具: 古代劍名。木柄上有蓓蕾形的玉飾等,古稱櫑具。
少林長劍: 全長三尺四寸,把長六寸二分。明代悟華,清代清倫、清蓮、清雲精劍術。
少林青龍劍: 全長三尺三寸。歷代寺僧和武士用於習武、防身之用。
雙劍: 雙兵器之一,兩劍合攏似一劍。兩劍柄首分別各配一根單劍穗。雙劍同歸一鞘。
少林子母鴛鴦劍: 少林雙兵之一。全長三尺,為歷代少林僧徒習武防身之用。
龍鳳雙劍: 雙兵器之一。浙江龍泉出此劍,在兩劍有脊的一面分別配有龍(為右手所使之劍)、鳳(為左手所使之劍)圖案。兩劍柄首各配一根雙劍單穗。雙劍同入一鞘。
雌雄劍: 古代雙兵之劍。舞練技法與其他雙劍同。但制此劍之材料甚是高級。雌劍為左手使,雄劍乃右手使也。
指塵劍: 古代異樣雙兵之一。乃道家所使之失械也。由一把拂塵與一把單劍組成。
萬仞: 古代名劍。
龍劍: 古代名劍。
照膽: 古代劍名。
金劍: 古劍的一種。
王氏劍: 古代名劍。
大梁氏劍:南北朝時期梁武帝蕭衍命陶弘景所造神劍13口,稱大梁氏劍。
隋刃: 亦名浪劍。
浪人劍: 古代名劍。
玉柄龍: 古代名劍。
青龍劍: 唐代名劍。
疥癆賓: 古代劍名。
青霜: 古代名劍。此劍之劍光青凜若霜雪,故名。
鴉九劍: 唐代鑄劍師張鴉九所造之劍。
靈寶劍: 古代名劍。
旻劍: 古代利劍。
鞘劍: 古代劍名。
破山劍: 古代劍。
青蛇劍: 古代劍名。
火精劍: 古代名劍
折鐵寶劍: 古代名劍。狀似刀,此是古大將所用折鐵寶劍。”
青雲劍:四大天王魔禮青之劍
彝族波長劍: 短劍的一種。源於清代。

形制

早期短劍流行於西周早期,典型式樣有:
柳葉劍
柳葉形扁莖式,其整體呈柳葉形,沿鍔磨成圓鋒鋭角,臘中央略微隆起,沒有劍格,臘和莖沒有明顯的分界,莖扁而有兩穿。
圓莖劍
薄臘無格圓莖劍流行於春秋早中期,典型式樣有:薄臘圓莖短體式,其臘如葉狀,中脊起稜,至從末端延長成為圓莖,雖莖較為細長,然而整體仍為短劍式;薄臘鋭下圓莖式,其臘扁平而薄,鋒斷,下端斜收呈尖鋭狀,脊凸起延長成圓莖,但無首亦無格。
扁莖劍
無格斜從扁莖劍流行於春秋晚期,其基本式樣為:兩從較寬而臘短,中脊呈直線狀隆起,兩從微斜而凹,下端平,無格,或格不連鑄,扁莖有穿。
厚格劍
厚格劍流行於春秋戰國之際,典型式樣有:斜寬從狹前鍔厚格圓莖有箍式,其背呈直線,斜從而寬,前鍔所收略同,格為倒凹字形,但圓莖上有兩道箍,便於纏緱。
薄格劍
薄格劍盛行於戰國時期,兩從均勻,臘有長有短,劍格薄,圓莖無箍。
史記》中曾有記載,“天下之劍韓為眾,一曰棠溪,二曰墨陽,三曰合伯,四曰鄧師,五曰宛馮,六曰龍淵,七曰太阿,八曰莫邪,九曰干將。”《吳越春秋》記載:”棠溪在西平,水淬刀劍,特鋒利,為干將莫邪所從出,亦名川也。”據范文瀾中國通史》記載:“河南西平有冶爐城,有棠溪村,都是韓國著名鑄劍處。西平有龍淵水,淬刀劍特堅利。”他告訴筆者,西平棠溪春秋屬楚,戰國屬韓,是當時冶鐵鑄劍的勝地軍工基地,距今已經有二千七百年的歷史。先人們在這裏開創了中國的鐵器文明,輝煌了中國的寶劍文化。
西平縣春秋時屬楚,戰國時歸韓。縣西有古柏城,屬柏皇氏原封地。周邊有九女山、蜘蛛山、跑馬嶺。山下有棠溪湖、棠溪河,山上有棠溪源。棠溪流域是戰國至晉代的重要冶鐵基地,是中國迄今發現最早、保護最完整的冶鐵遺址區。自秦至唐憲宗元和年間的上千年,歷代中央政府均在西平設置鐵官,督辦兵器製造。元和十二年冬,唐憲宗發兵平定中原叛亂,將棠溪冶鐵城夷為平地,自此,棠溪寶劍從歷史上消失。
棠溪冶鐵遺址位於西平縣酒店鄉酒店村南五百米的棠溪湖兩岸,南系龍泉河,北接棠溪河。在冶鐵遺址南部有冶鐵爐。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中國著名歷史學家范文瀾先生曾兩次來西平考察。一九五九年,文物專家張靜安前來考察,最早發現了一處保存完好的冶鐵爐。冶鐵爐為橢圓形,直徑零點八米左右,深一米多,冶鐵爐壁呈現有焦煳色的烈火燒烤痕跡。這一重要發現,揭開了人們認識古代冶鐵鑄劍歷史新的一頁,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名劍

倚天劍
倚天劍是三國時曹操佩劍,與青釭劍齊名並稱絕世雙劍,均為曹操所有。傳為取宋玉的《大言賦》中的名句“長劍耿耿倚天外”命名。倚天劍鋒鋭無比,後成為寶劍之代稱。
青釭劍
《三國演義》中曹操的寶劍,削鐵如泥,靶上有金嵌“青釭(qīng gāng)”二字。“曹操有寶劍二口:一名‘倚天’,一名‘青釭’;倚天劍自佩之,青釭劍令夏侯恩佩之。後於長坂坡趙雲奪走。
小説描寫:《三國演義》第四十一回“劉玄德攜民渡江趙子龍單騎救主”:(趙雲)正走之間,見一將手提鐵槍,揹着一口劍,引十數騎躍馬而來。趙雲更不打話,直取那將。交馬只一合,把那將一槍刺倒,從騎皆走。原來那將乃曹操隨身背劍之將夏侯恩也。曹操有寶劍二口:一名 “ 倚天 ”, 一名 “ 青釭 ”; 倚天劍自佩之,青釭劍令夏侯恩佩之。那青釭劍砍鐵如泥,鋒利無比。當時夏侯恩自恃勇力,揹着曹操,只顧引人搶奪擄掠。不想撞着趙雲,被他一槍刺死,奪了那口劍,看靶上有金嵌 “ 青釭 ” 二字,方知是寶劍也。雲插劍提槍,復殺入重圍。
干將莫邪劍
《干將莫邪》是中國古代志怪小説集《搜神記》中所記故事。干將,春秋時吳國人,中國古代傳説中造劍的名匠,曾為吳王造劍。後與其妻莫邪奉命為楚王鑄成寶劍兩把,一曰干將,一曰莫邪(也作鏌鋣)。干將將雌劍獻與楚王,雄劍傳給其子,被楚王所殺。其子眉間尺長成,終於為父報仇。此一傳説讚頌了劍工高超的技藝,寶劍文字的神采,統治者的殘暴和少年的壯烈。現被選入七年級上語文教材中。
魚腸劍
魚腸劍,是專諸置匕首於魚腹中,以刺殺吳王僚,故稱魚腸劍,是為勇絕之劍。出典《史記·刺客列傳》。
魚腸劍,也稱魚藏劍,據傳是鑄劍大師歐冶子為越王所制,他使用了赤堇山之錫;若耶溪之銅,經雨灑雷擊,得天地精華,製成了五口劍,分別是湛盧、純鈞、勝邪、魚腸和巨闕。
王僚毒殺吳王奪帝位, 再襲太子姬光. 光得專諸相救, 邀諸合謀殺僚. 諸有感母以死相勸, 而妻又被僚擄去, 遂自容貌混入宮中作廚子, 把魚腸劍藏於魚腹, 成功刺殺僚, 助光復位, 自己卻傷重身亡......
勝邪劍
勝邪劍(異名“磐郢”)
春秋戰國時歐冶子所鑄五把寶劍之一,排第三,是小劍。吳王闔閭曾得。闔閭用它主持祭祀。歐冶子鑄此劍時曰:吾每鑄一劍,便鑄一惡,故此劍名曰勝邪。《越絕卷第十一》記載:歐冶乃因天之精神,悉其伎巧,造為大刑三、小刑二:一曰湛盧,二曰純鈞,三曰勝邪,四曰魚腸,五曰巨闕。吳王闔閭之時,得其勝邪、魚腸。闔閭無道,子女死,殺生以送之。
巨闕劍
古代寶劍名。相傳為春秋時期鑄劍名師歐冶子所鑄。干將,莫邪,巨闕,闢閭號稱四大劍鈍而厚重。闕:通“缺”意為殘缺,但其堅硬無比故號“天下至尊”就是其他寶劍亦不敢以之爭鋒。而與之齊名的還有承影劍、純鈞劍、魚腸劍、泰阿劍、湛瀘劍、龍淵劍、工布劍被合稱為:八荒名劍。

總體評價

編輯
劍,古代兵器之一,屬於“短兵”。乃是兵中王者,被稱為“百兵之君”。古王皆有君子之氣,亦有皇上君臨天下之説,素有“百兵之君”的美稱。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