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毛澤東選集

編輯 鎖定
《毛澤東選集》是1951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圖書,作者是毛澤東。該書是毛澤東思想的重要載體,是毛澤東思想的集中展現,亦是對20世紀的中國影響最大的書籍之一。
建國後出版的兩個版本均由人民出版社負責。該書在建國前即有大量出版,1944年於邯鄲創建的晉察冀日報社出版首版《毛澤東選集》。建國後共出版了五卷,編入的是毛澤東同志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社會主義革命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的主要著作。1991年7月1日,《毛澤東選集》一至四卷第二版出版發行。
書    名
毛澤東選集
別    名
毛選
作    者
毛澤東
類    別
文論
出版社
人民出版社
定    價
81 元
開    本
32 開
ISBN
9787010009254
英    文
Selected works of Mao Zedong
法文翻譯
李風白 [1] 

毛澤東選集出版概況

編輯
這部選集,包括了毛澤東同志在中國革命各個時期中的重要著作。幾年前各地方曾經出過幾種不同版本的《毛澤東選集》,都是沒有經過著者審查的,體例頗為雜亂,文字亦有錯訛,有些重要的著作又沒有收進去。現在的這部選集,是按照中國共產黨成立後所經歷的各個歷史時期並且按照著作年月次序而編輯的。這部選集儘可能地蒐集了一些為各地方過去印行的集子還沒有包括在內的重要著作。選集中的各篇著作,都經著者校閲過,其中有些地方著者曾作了一些文字上的修正,也有個別的文章曾作了一些內容上的補充和修改。
下面有幾點屬於出版事務的聲明:
第一,現在出版的這個選集,還是不很完備的。由於國民黨反動派對於革命文獻的毀滅,由於在長期戰爭中革命文獻的散失,我們現在還不能夠找到毛澤東的全部著作,特別是毛澤東所寫的許多書信和電報(這些在毛澤東著作中佔很大的部分)。
第二,有些曾經流行的著作,例如《農村調查》,遵照著者的意見,沒有編入;又如《經濟問題與財政問題》,也遵照著者的意見,只編進了其中的第一章(即《關於過去工作的基本總結》)。
第三,選集中作了一些註釋。其中一部分是屬於題解的,附在各篇第一頁的下面;其他部分,有屬於政治性質的,有屬於技術性質的,都附在文章的末尾。
第四,本選集有兩種裝訂的本子。一種是各時期的著作合訂的一卷本,另一種是四卷本。四卷本的第一卷包括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和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的著作;第二卷和第三捲包括抗日戰爭時期的著作;第四捲包括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的著作。

毛澤東選集圖書目錄

編輯

毛澤東選集第一卷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
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一日)
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一九二七年三月)
農民問題的嚴重性
組織起來
打倒土豪劣紳,一切權力歸農會
“糟得很”和“好得很”
所謂“過分”的問題
革命先鋒
十四件大事
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
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麼能夠存在(一九二八年十月五日)
一、國內的政治狀況
二、中國紅色政權發生和存在的原因
三、湘贛邊界的割據和八月的失敗
四、湘贛邊界的割據局面在湘鄂贛三省的地位
五、經濟問題
六、軍事根據地問題
井岡山的鬥爭(一九二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湘贛邊界的割據和八月失敗
割據地區的現勢
軍事問題
土地問題
政權問題
黨的組織問題
革命性質問題
割據地區問題
關於糾正黨內的錯誤思想(一九二九年十二月)
關於單純軍事觀點
關於極端民主化
關於非組織觀點
關於絕對平均主義
關於主觀主義
關於個人主義
關於流寇思想
關於盲動主義殘餘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九三〇年一月五日)
反對本本主義(一九三〇年五月)
一、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
二、調查就是解決問題
三、反對本本主義
四、離開實際調查就要產生唯心的階級估量和唯心的工作指導,那末,它的結果,不是機會主義,便是盲動主義
五、社會經濟調查,是為了得到正確的階級估量,接着定出正確的鬥爭策略
六、中國革命鬥爭的勝利要靠中國同志瞭解中國情況
七、調查的技術
必須注意經濟工作(一九三三年八月十二日)
怎樣分析農村階級(一九三三年十月)
我們的經濟政策(一九三四年一月)
關心羣眾生活,注意工作方法(一九三四年一月二十七日)
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目前政治形勢的特點
民族統一戰線
人民共和國
國際援助
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一九三六年十二月)
第一章 如何研究戰爭
第一節 戰爭規律是發展的
第二節 戰爭的目的在於消滅戰爭
第三節 戰略問題是研究戰爭全局的規律的東西
第四節 重要的問題在善於學習
第二章 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戰爭
第三章 中國革命戰爭的特點
第一節 這個問題的重要性
第二節 中國革命戰爭的特點是什麼
第三節 由此產生我們的戰略戰術
第四章 “圍剿”和反“圍剿”——中國內戰的主要形式
第五章 戰略防禦
第一節 積極防禦和消極防禦
第二節 反“圍剿”的準備
第三節 戰略退卻
第四節 戰略反攻
第五節 反攻開始問題
第六節 集中兵力問題
第七節 運動戰
第八節 速決戰
第九節 殲滅戰
關於蔣介石聲明的聲明(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時期的任務(一九三七年五月三日)
民族矛盾和國內矛盾的目前發展階段
為民主和自由而鬥爭
我們的領導責任
精裝本 精裝本
和平問題
民主問題
革命前途問題
幹部問題
黨內民主問題
大會的團結和全黨的團結
為爭取千百萬羣眾進入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鬥爭
實踐論(一九三七年七月)
矛盾論(一九三七年八月)
一、兩種宇宙觀
二、矛盾的普遍性
三、矛盾的特殊性
四、主要的矛盾和主要的矛盾方面
五、矛盾諸方面的同一性和鬥爭性
六、對抗在矛盾中的地位
七、結論

毛澤東選集第二卷

抗日戰爭時期(上)
反對日本進攻的方針、辦法和前途(一九三七年七月二十三日)
為動員一切力量爭取抗戰勝利而鬥爭(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五日)
反對自由主義(一九三七年九月七日)
國共合作成立後的迫切任務(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九日)
和英國記者貝特蘭的談話(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上海太原失陷以後抗日戰爭的形勢和任務(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十二日)
抗日遊擊戰爭的戰略問題(一九三八年五月)
論持久戰(一九三八年五月)
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一九三八年十月十四日)
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問題(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五日)
戰爭和戰略問題(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六日)
五四運動(一九三九年五月一日)
青年運動的方向(一九三九年五月四日)
反對投降活動(一九三九年六月三十日)
必須制裁反動派(一九三九年八月一日)
和中央社、掃蕩報、新民報三記者的談話(一九三九年九月十六日)
蘇聯利益和人類利益的一致(一九三九年九月二十八日)
《共產黨人》發刊詞(一九三九年十月四日)
目前形勢和黨的任務(一九三九年十月十日)
大量吸收知識分子(一九三九年十月一日)
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一九三九年十二月)
斯大林是中國人民的朋友(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紀念白求恩(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新民主主義論(一九四〇年一月)
克服投降危險,力爭時局好轉(一九四〇年一月二十八日)
團結一切抗日力量,反對反共頑固派(一九四〇年二月一日)
向國民黨的十點要求(一九四〇年二月一日)
《中國工人》發刊詞(一九四〇年二月七日)
必須強調團結和進步(一九四〇年二月七日)
新民主主義的憲政(一九四〇年二月二十日)
抗日根據地的政權問題(一九四〇年三月六日)
目前抗日統一戰線中的策略問題(一九四〇年三月十一日)
團結到底(一九四〇年七月五日)
論政策(一九四〇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為皖南事變發表命令和談話(一九四一年一月二十日)
打退第二次反共高潮後的時局(一九四一年三月十八日)
關於打退第二次反共高潮的總結(一九四一年五月八日)

毛澤東選集第三卷

抗日戰爭時期(下)
《農村調查》的序言和跋
揭破遠東慕尼黑的陰謀
關於反法西斯的國際統一戰線
在陝甘寧邊區參議會的演説
一個極其重要的政策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轉折點
祝十月革命二十五週年
質問國民黨
開展根據地的減租、生產和擁政愛民運動
評國民黨十一中全會和三屆二次國民參政會
組織起來
評蔣介石在雙十節的演説
文化工作中的統一戰線
游擊區也能夠進行生產
論軍隊生產自給,兼論整風和生產兩大運動的重要性
赫爾利和蔣介石的雙簧已經破產
評赫爾利政策的危險
給福斯特同志的電報

毛澤東選集第四卷

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
蔣介石在挑動內戰
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給蔣介石的兩個電報
評蔣介石發言人談話
中共中央關於同國民黨進行和平談判的通知
國民黨進攻的真相
減租和生產是保衞解放區的兩件大事
一九四六年解放區工作的方針
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
關於目前國際形勢的幾點估計
以自衞戰爭粉碎蔣介石的進攻
和美國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談話
美國“調解”真相和中國內戰前途
迎接中國革命的新高潮
中共中央關於暫時放棄延安和保衞陝甘寧邊區的兩個文件
關於西北戰場的作戰方針
蔣介石政府已處在全民的包圍中
關於建立報告制度
關於目前黨的政策中的幾個重要問題
軍隊內部的民主運動
在不同地區實施土地法的不同策略
糾正土地改革宣傳中的“左”傾錯誤
評西北大捷兼論解放軍的新式整軍運動
新解放區農村工作的策略問題
一九四八年的土地改革工作和整黨工作
關於健全黨委制
中共中央關於九月會議的通知
關於淮海戰役的的作戰方針
全世界革命力量團結起來,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
中共中央毛澤東主席關於時局的聲明
中共發言人評南京行政院的決議
中共發言人關於和平條件必須包括懲辦日本戰犯和國民黨戰犯的聲明
四分五裂的反動派為什麼還要空喊“全面和平”
國民黨反動派由“呼籲和平”變為呼籲戰爭
評國民黨對戰爭責任問題的幾種答案
南京政府向何處去
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發言人為英國軍艦暴行⑴發表的聲明
在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上的講話
“友誼”,還是侵略
為什麼要討論白皮書
唯心歷史觀的破產

毛澤東選集第五卷

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一)
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一日) [2] 
中國人民大團結萬歲(一九四九年九月三十日)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一九四九年九月三十日)
永遠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一九四九年十月二十六日)
徵詢對待富農策略問題的意見(一九五〇年三月十二日)
為爭取國家財政狀況的基本好轉而鬥爭(一九五〇年六月六日)
不要四面出擊(一九五〇年六月六日)
做一個完全的革命派(一九五〇年六月二十三日)
你們是全民族的模範人物(一九五〇年九月二十五日)
給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命令(一九五〇年十月八日)
中國人民志願軍要愛護朝鮮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九五一年一月十九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決議要點(一九五一年二月十八日)
鎮壓反革命必須實黨的羣眾路線(一九五一年五月)
鎮壓反革命必須打得穩、打得準、打得狠
應當重視電影《武訓傳》的討論(一九五一年五月二十日)
三大運動的偉大勝利(一九五一年十月二十三日)
關於“三反”“五反”的鬥爭(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一九五二年三月)
把農業互助合作當作一件大事去做(一九五一年十二月十五日)
元旦祝詞(一九五二年一月一日)
中共中央關於西藏工作方針的指示(一九五二年四月六日)
工人階級與資產階級的矛盾是國內的主要矛盾(一九五二年六月六日)
團結起來,劃清敵我界限(一九五二年八月四日)
祝賀中國人民志願軍的重大勝利(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四日)
反對官僚主義、命令主義和違法亂紀(一九五三年一月五日)
批判大漢族主義(一九五三年三月十六日)
解決“五多”問題(一九五三年三月十九日)
對劉少奇、楊尚昆破壞紀律以中央名義發出文件的批評(一九五三年五月十九日)
批判離開總路線的右傾觀點(一九五三年六月十五日)
青年團的工作要照顧青年的特點(一九五三年六月三十日)
關於國家資本主義(一九五三年七月九日)
黨在過渡時期的總路線(一九五三年八月)
反對黨內的資產階級思想(一九五三年八月十二日)
改造資本主義工商業的必經之路(一九五三年九月七日)
抗美援朝的偉大勝利和今後的任務(一九五三年九月十二日)
批判梁漱溟的反動思想(一九五三年九月十六日--十八日)
關於農業互助合作的兩次談話(一九五三年十月、十一月)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草案(一九五四年六月十四日)
為建設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而奮鬥(一九五四年九月十五日)
關於紅樓夢研究問題的信(一九五四年十月十六日)
原子彈嚇不倒中國人民(一九五五年一月二十八日)
在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五年三月)
駁“輿論一律”(一九五五年五月二十四日)
《關於胡風反革命集團的材料》的序言和按語(一九五五年五月、六月)
關於農業合作化問題(一九五五年七月三十一日)
農業合作化必須依靠黨團員和貧農下中農(一九五五年九月七日)
農業合作化的一場辯論和當前的階級鬥爭(一九五五年十月十一日)
《中國農村的社會主義高潮》的序言(一九五五年九月、十二月)
《中國農村的社會主義高潮》的按語(一九五五年九月、十二月)
徵詢對農業十七條的意見(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加快手工業的社會主義改造(一九五六年三月)
論十大關係(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
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一九五六年七月十四日)
增強黨的團結,繼承黨的傳統(一九五六年八月三十日)
我們黨的一些歷史經驗(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五日)
紀念孫中山先生(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二日)
在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在省市自治區黨委書記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七年一月)
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
在中國共產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七年三月十二日)
堅持艱苦奮鬥,密切聯繫羣眾(一九五七年三月)
事情正在起變化(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五日)
中國共產黨是全國人民的領導核心(一九五七年五月二十五日)
組織力量反擊右派分子的猖狂進攻(一九五七年六月八日)
文匯報的資產階級方向應當批判(一九五七年七月一日)
打退資產階級右派的進攻(一九五七年七月九日)
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勢(一九五七年七月)
做革命的促進派(一九五七年十月九日)
堅定的相信羣眾的大多數(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三日)
黨內團結的辨證方法(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毛澤東選集版本演變

編輯
最早出現的版本
1944年版《毛澤東選集》精裝本
1944年版毛選精裝印樣本 1944年版毛選精裝印樣本
2013年9月13日,中國嘉德四季拍賣展示了即將拍賣的部分歷史文獻資料,其中“藍緞子面特精裝印樣本《毛澤東選集》”最為珍貴。
這是1944年第一部系統編選的《毛澤東選集》,對毛澤東思想研究、中國革命史研究、中國共產黨黨史研究以及毛澤東生平都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和價值。
當年製作總量在20冊以內,存世量極少,市場估價為350萬元人民幣。
《毛澤東選集》最早版本 《毛澤東選集》最早版本
1945年7月蘇中出版社出版了《毛澤東選集》(第一卷)。出版地江蘇,1冊,小32開,124頁,封面印有毛澤東正面免冠木刻像。本卷收文11篇、序1篇。這次版本代序的標題為《論毛澤東思想》,是在《毛澤東選集》版本中首次使用“毛澤東思想”的提法。這是由於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的新黨章規定:“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與中國革命的實踐之統一的思想———毛澤東思想,作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南。”而由朱德周恩來、李富春、劉少奇彭德懷陸定一、岡野進、陳毅陳伯達、曼努意斯基、鄧發艾思奇、徐特立、博古、范文瀾康生、王稼祥、羅榮桓等18人對毛澤東思想的論述作為本次選集的代序。書眉有篇名,藏書有殘,無封底、無版權頁。據有關資料記載,此版本只出一卷。原計劃出版4卷本,但由於機構和人員的調整,以及材料未能收全,因此只出版了第一卷。此版《毛澤東選集》由當時的中國共產黨蘇中區黨委宣傳部部長俞銘璜主持,蘇中出版社完成編印出版。
建國前印數的版本
1948年5月東北書店出版《毛澤東選集》。出版地哈爾濱,6卷合訂1冊,25開,999頁,印數2萬冊。第1卷有《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長岡鄉調查》等;第2卷有《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問題》、《新民主主義論》、《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黨》、《論聯合政府》等;第3卷有《中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在目前階段的任務》、《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進攻的方針辦法與前途》、《一九四五年的任務》等;第4卷有《井岡山前委對中央的報告》、《抗日遊擊戰爭的戰略問題》、《論持久戰》等;第5卷有《經濟問題與財政問題》、《論合作社》等;第6卷有《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反對自由主義》、《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文教統一戰線方針》等。此版本《毛澤東選集》的出版工作是當時中國共產黨東北局宣傳部長凱豐主持並選定篇名,由東北書店編印出版。
另外建國前的幾種版本
除了上面介紹的三個版本外,另外還有幾種版本。
一、國家圖書館還藏有一部疑為個人搜輯裝訂的《毛澤東選集》版本,其主要部分是1944年5月晉察冀日報社編輯出版的五卷本《毛澤東選集》,其中缺卷3,中間插入《論持久戰》的單行本。
二、1946年大連大眾書店出版《毛澤東選集》。5卷5冊,卷2至卷5書眉有連續頁碼共895頁,小32開,收文29篇,卷1卷3各有附錄1篇。封面“毛澤東選集”題名、卷號及下方“大連大眾書店印行”均為橫排紅字。該版本為大眾書店印行,大眾印刷館印刷。此版《毛澤東選集》是在當時任大眾書店黨支部書記兼總編輯的柳青主持下,根據《毛澤東選集》晉察冀日報社1944年5月初版和1945年3月的再版本,經適當增刪,以大連大眾書店的名義編印出版,後曾幾度再版,有1946年6月平裝本再版,1947年2月精裝本再版,1947年11月精裝本三版。
三、1947年3月中國共產黨晉察冀中央局編印《毛澤東選集》。分平裝、精裝兩種,平裝本6卷6冊,每冊獨立編排頁碼,小32開。書眉有卷期編號和篇名題名,新華書店晉察冀分店發行、總經銷,印數2000冊。精裝本6卷合訂1冊,小32開。每卷分別編排頁碼。書眉有卷期編號和篇名題名,每卷前有分隔頁,印有阿拉伯數字加圓圈標註的卷號。封面及書脊分別印有燙金“毛澤東選集”字樣,橫排。書名頁“毛澤東選集”及“中國共產黨晉察冀中央局編印”為黑色。扉頁有毛澤東戴八角帽像一張。
四、1948年中國共產黨晉冀魯豫中央局編輯出版的《毛澤東選集》是新中國成立前最後一個版本。該版本為16開,2冊,1035頁。輯1927年3月至1945年8 月期間的著作共45篇。分大革命時期、內戰時期、抗戰以來三部分。收錄了《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井岡山前委對中央的報告》、《長岡鄉調查》、《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進攻的方針辦法與前途》、《反對自由主義》、《論持久戰》、《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問題》、《當前時局的最大危機》、《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黨》、《新民主主義論》、《反對黨八股》、《論聯合政府》、《關於抗戰最後階段的聲明》等。這部《毛澤東選集》的出版是中國共產黨晉冀魯豫中央局宣傳部建議,經中央局批准,由當時擔任中共晉冀魯豫中央局宣傳部副部長的張磐石主持,華北新華書店具體編印出版的。此版本當時只在黨內發行。
國家圖書館收藏的從1944年5月晉察冀日報社編輯出版第一部《毛澤東選集》,到建國前1948年中共晉冀魯豫中央局編纂出版的《毛澤東選集》,共有21種不同版本,從中可以看到毛澤東領導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取得革命勝利的足跡,以及毛澤東思想形成的軌跡。
線裝典藏本
毛澤東誕辰105週年之際,經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和國家新聞出版署批准,由線裝書局出版的《毛澤東選集》(一至四卷)線裝典藏本,於1998年12月底與讀者見面,由新華書店首都發行所發行。
《毛澤東選集》第一至四卷,是毛澤東最主要的著作集,是毛澤東思想的集中體現。這部典藏本根據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出版的《毛澤東選集》第二版刊印。《毛澤東選集》以線裝形式出版典藏本是第一次,具有重要的版本價值和收藏價值。
建國後正式出版發行的《毛澤東選集》
1951年正式出版發行的第一套《毛澤東選集》
《毛澤東選集》與《毛澤東軍事文選》 《毛澤東選集》與《毛澤東軍事文選》
作為新中國第一套正式出版發行的《毛澤東選集》,於1951年10月,1952年3月,1953年2月,1960年9月分別出版,書號為1-1,1-2,1-3,1001-479,本套《毛澤東選集》也是第一套由毛澤東親自審訂的《毛澤東選集》,由於毛澤東對於《毛澤東選集》內容的高度要求,本套《毛澤東選集》只收集了在毛澤東看來已經過實踐檢驗的建國前的文章,而遲遲沒有出版建國後所作的文章。本套《毛澤東選集》又被稱為浮雕版《毛澤東選集》,因書皮大氣的毛澤東的浮雕頭像而得名。
《毛澤東選集》第五卷於1977年毛澤東逝世後才出版,但因種種原因(1977年10月,為解決恢復高考後第一屆77級570萬人的考卷急需用紙,中共中央決定調用印刷《毛選》第五卷的紙張),只出版印刷了一次。 [3] 
浮雕版毛澤東著作 浮雕版毛澤東著作
1981年12月出版的《毛澤東軍事文選-內部本》可以稱得上是毛澤東選集第六卷,由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編,主要收集毛澤東關於軍事方面的文章、談話以及電報。同時,1961年12月出版的《毛澤東軍事文選》與1981年12月出版的《毛澤東軍事文選-內部本》在內容上有很好的互補,61年版的《毛澤東軍事文選》內容為摘自《毛澤東選集》中有關軍事方面的重要著作,內容全部來源於《毛澤東選集》,屬於重要的理論部分,但1981版的《毛澤東軍事文選-內部本》則相對偏重於談話及電報,更偏重於實踐部分,兩冊共同形成了已出版的相對完善的毛澤東軍事思想。
《毛澤東選集》5卷以及《毛澤東軍事文選》2卷共同構成了目前最完整的毛澤東思想著作體系。因7本著作出版時間跨度為30年,全7卷均在不同年份發行,因此有着格外不同的意義。

毛澤東選集出版發行

編輯
《毛澤東選集》第一版
為了系統地對全體黨員和全國人民進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教育,加強黨的思想理論建設,中共中央決定出版《毛澤東選集》,並專門成立了毛澤東選集出版委員會。1951年10月,《毛澤東選集》第一卷出版發行,這一卷包括毛澤東在第一次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寫的17篇著作。1952年4月,《毛澤東選集》第二卷出版發行,這一卷包括毛澤東在抗日戰爭前期,即1937年7月至1941年5月間寫的40篇著作。1953年4月,《毛澤東選集》第三卷出版發行,這一卷包括毛澤東在抗日戰爭後期,即1941年3月至1945年8月所作的31篇著作。1960年9月下旬《毛澤東選集》第四卷出版發行,這一卷包括毛澤東在解放戰爭時期寫的70篇著作。《毛澤東選集》四卷的出版發行,對於加強黨的建設,推動我國革命和建設事業的發展,有着巨大的思想指導作用。1964年發行了四卷合一的一卷本《毛澤東選集》。
1976年10月,在勝利粉碎王張江姚"四人幫" 後,中共中央決定編輯出版《毛澤東選集》第五卷,並於1977年4月正式向全國發行,內容包括1949年9月至1957年的著作70篇。
《毛澤東選集》第二版
《毛澤東選集》第二版書影 《毛澤東選集》第二版書影
《毛澤東選集》第一至四卷,在五十年代初和六十年代初先後出版,至80年代後,根據中共中央的決定,對《毛澤東選集》第一至四捲進行修訂,在中國共產黨建立七十週年(1991年)之際出版第二版。
《毛澤東選集》第一至四卷,是毛澤東親自主持編輯的。第二版仍保持原有的篇目,只增加《反對本本主義》一篇。這篇著作,曾一度散失,六十年代初才重新得到,後經毛澤東審定,在一九六四年出版的《毛澤東著作選讀》中第一次公開發表。
這次修訂,對有些文章誤署的寫作時間或發表時間,對正文中的某些史實以及少量錯字、漏字等,作了校正。對某些用字,包括少數生僻難認的地名用字,根據文字規範化的要求,做了更改。對有些題解,作了少量史實和提法方面的修正;同時,寫了新的幾篇題解。對正文所做的校正,分別列表附在各卷書末。
《毛澤東選集》第一至四卷的修訂工作,主要是校訂註釋,改正註釋中某些錯訛的史實和不準確的提法,增補了一些新的註釋,刪去少量的註釋。註釋校訂工作是根據毛澤東的意見,從一九六二年起着手進行的,後因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而中斷。這次校訂,在六十年代工作的基礎上,吸收了近二三十年來史料收集和學術研究的成果,對註釋又作了進一步的修改和增補。

毛澤東選集選集意義

編輯
毛澤東思想具有多方面的內容,它在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革命軍隊建設和軍事戰略、政策和策略、思想政治工作和文化工作、外交工作和黨的建設等多方面,以獨創性的理論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活的靈魂,是貫穿於上述各個組成部分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它們有三個基本方面,即實事求是、羣眾路線、獨立自主。它們既表現在中國共產黨人的革命活動中,也表現在毛澤東的全部科學著作中。
《毛澤東選集》的出版發行,在青年、知識分子和各界人士中形成了學習毛澤東著作的熱潮。毛澤東思想在全國範圍內廣泛傳播,對中國人民的思想變化和共和國各項事業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

毛澤東選集出版歷程

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在普遍進行馬列主義思想理論教育的背景下,為了進一步提高全黨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水平,適應廣大幹部羣眾學習上的需要,適應知識分子改造思想提高覺悟的需要,中共中央陸續編輯出版了《毛澤東選集》第一卷至第四卷。
早在延安整風運動時期,中共中央就編輯了《六大以前》和《六大以來》兩部黨的文獻集。這兩部文獻集,收錄了1922年至1941年黨的文獻755篇,其中,收錄了毛澤東的一些著作和為中央起草的文獻。1945年4月至6月召開的中共七大,確立了毛澤東思想為全黨的指導思想。此後,各解放區先後編印過幾種不同版本的《毛澤東選集》,對宣傳毛澤東思想發揮了重要作用。但這些版本都沒有經過毛澤東本人審查,篇目有所遺漏,體例不相統一,文字也有錯訛。解放戰爭後期,中共中央開始編輯由毛澤東審閲過的《毛澤東選集》,並計劃於1949年上半年出版,供全黨統一學習之用。當時,蘇聯準備將1948年5月由東北書店出版的《毛澤東選集》譯成俄文,在蘇聯發行。1949年6月1日,中共中央致電斯大林,告訴他經毛澤東校訂的《毛澤東選集》將於當年6月底正式出版,希望蘇聯不要翻譯出版東北書店版的《毛澤東選集》。但是,由於解放戰爭事務繁忙,毛澤東沒有時間審定已經發稿的《毛澤東選集》清樣,故而未能按時出版。
在1949年底至1950年2月毛澤東訪蘇期間,斯大林向毛澤東建議,為了總結中國革命勝利經驗,應該把毛澤東在革命戰爭年代寫的著作和文件編輯出版。毛澤東表示自己正有此意,並提出希望斯大林派一位理論水平高的幫助完成這項工作。斯大林立即答應派蘇聯著名的哲學家、理論家尤金來華,幫助整理編輯毛澤東著作。
1950年春毛澤東訪蘇歸國後,中共中央成立了“中共中央毛澤東選集出版委員會”,由劉少奇任主任,主要成員有陳伯達田家英胡喬木,以及斯大林派來的顧問尤金、蘇聯駐華使館翻譯費德林等。隨後,委員會立即開展《毛澤東選集》的編輯出版工作,擬將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時期的主要著作,編為四卷,經毛澤東本人審定後,陸續出版。最先定稿的是毛澤東的著名哲學著作《矛盾論》和《實踐論》。
《矛盾論》和《實踐論》是抗日戰爭時期毛澤東為中國人民抗日紅軍大學(後更名為中國人民抗日軍事政治大學,簡稱抗大)講授哲學課的提綱《唯物辯證論》的其中兩部分。在準備和醖釀寫作《辯證唯物論(講授提綱)》期間,毛澤東閲讀了蘇聯哲學家愛森堡的《辯證法唯物論教程》和米丁等著的《辯證唯物論與歷史唯物論》等,還閲讀了在當時的延安能夠找到的其他一些中外哲學著作,並對所閲讀的哲學著作寫下了大量的批註。
《辯證唯物論(講授提綱)》共3章16節。第一章是“唯心論與唯物論”,第二章是“辯證法唯物論”,第三章是“唯物辯證法”。第三章原計劃寫3節,分述辯證法的3個根本法則:即矛盾統一法則、質量互變法則、否定之否定法則。但後來由於種種原因只寫了第一節,後面兩節沒有寫。
新中國成立後,在編輯《毛澤東選集》時,根據毛澤東的意見,編輯委員會將講授提綱的第二章第十一節“實踐論”單獨成篇,篇名仍為“實踐論”,收入《毛澤東選集》第一卷;將第三章第一節“矛盾統一法則”單獨成篇,以《矛盾論》為篇名,收入《毛澤東選集》第二卷。1952年7月第二次印刷《毛澤東選集》第一卷時,《矛盾論》改回第一卷,排在《實踐論》之後。《實踐論》基本上沒有什麼大的改動,只在一些數字、舉例、解説上,做些文字上的修改。《矛盾論》則對講授提綱有較大的改動,其中“論形式邏輯”這一部分,根據毛澤東的意見被刪去了。
《實踐論》和《矛盾論》編成後,經過尤金的理論把關和指導,蘇聯駐華使館翻譯費德林將其譯成俄文後寄送斯大林。斯大林讀後予以極高評價,並親自批示在蘇共中央理論刊物《布爾什維克》雜誌上發表。此後,《毛澤東選集》的編輯出版工作基本上都是邊整理邊翻譯,整理好的篇目由費德林譯成俄文,尤金不僅指導中文的整理編輯,還審閲譯成俄文的篇目,在理論上把關。譯成俄文後,寄送蘇聯,由蘇聯有選擇地在蘇共中央有關刊物上發表。
由於新中國成立初期事務繁忙,毛澤東一直沒有完整地進行審定工作,只在選稿和確定篇目上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意見。抗美援朝三次戰役結束後,朝鮮戰局基本穩定下來,毛澤東這才騰出時間,帶着幾位秘書,到石家莊郊外一棟臨時裝上暖氣的房子裏,靜下心來,審定已經排印好的100多萬字的《毛澤東選集》清樣稿。毛澤東的修改大多是文字性的,但對個別文章也作了內容上的補充和修改,併為某些文章寫了題解和註釋。經過毛澤東本人的反覆斟酌,慎重選擇,細心修改,認真校閲,入選的文章,在內容上和文字上都更加周密完善了。
從1951年7月開始,經毛澤東審定的《毛澤東選集》第一卷若干篇文章,提前在《人民日報》陸續刊載,以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30週年。1951年10月12日,《毛澤東選集》第一卷由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1952年4月,《毛澤東選集》第二卷出版。1953年4月,《毛澤東選集》第三卷出版。
《毛澤東選集》前三卷出版後,毛澤東非常重視第四卷的編輯工作。在幾個同志編好後,毛澤東對所有入選文章都要通讀定稿。由於國事繁忙,第四卷延遲到1960年出版。
毛選一至四卷出齊後,根據毛澤東提出要修改註釋的意見,從1962年8月起,開始對註釋進行全面校訂。以後隨着時間的推移,《毛澤東選集》又經過了多次修訂。
“毛選四卷”出齊以後,不少人建議毛澤東接着出第五卷。毛澤東認為新中國成立以前的著作,已經經過了實踐和時間的檢驗,而之後的著作還不像之前的著作那樣經過檢驗,所以,他不願意倉促出版之後的著作。
《毛澤東選集》的出版,是當時中國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和喜事。第一卷出版時,各行各業紛紛團體定購,作為單位學習和獎勵饋贈之用。黨內外幹部羣眾也懷着喜悦和崇敬的心情,紛紛排隊購買,作為家庭珍藏和個人學習之用。與此同時,廣大幹部、知識分子、青年學生和人民羣眾很快掀起學習毛澤東著作的熱潮,紛紛舉辦報告會、座談會、演講會,撰寫學習體會,暢談學習心得。

毛澤東選集軼事

編輯
1951年11月1日,全國政協一屆三次會議閉幕,大會在中南海懷仁堂宴請全體代表,毛澤東與大家共進晚餐。在會議閉幕前夕,27歲的“毛澤東號”機車第三任司機長、全國勞動模範、列席代表郭樹德,得到了毛澤東的接見。接見時,毛澤東和郭樹德親切握手,並説“你回去向工人同志們問好”。
晚宴之前,郭樹德找不到自己的座位,於是被全國總工會的領導引到了一號桌。郭樹德坐下後,驀然看到桌子上擺着“毛澤東”的席卡。他不敢相信眼前的現實,但席卡的位置明白無誤地告訴他,他與毛澤東同桌,就坐在毛澤東對面。頓時,激動的淚水充溢在郭樹德的眼眶中。
不久,在全體代表熱烈的掌聲中,毛澤東走進宴會廳。在隨即的宴會中,坐在毛澤東對面的郭樹德幾乎沒有動過筷子,他的眼神一刻也沒有離開過毛澤東。
郭樹德口袋裏裝着一冊新發的《毛澤東選集(第一卷)》,他想請毛澤東籤個名,可不知如何開口,只是怔怔地激動地看着毛主席。坐在對面的毛澤東可能是認出了曾經接見過的郭樹德,他放下筷子,主動朝這位火車司機的方向走來。郭樹德趕緊站起身來,拿出嶄新的《毛澤東選集》,雙手捧着,恭恭敬敬地遞給毛澤東,説:“主席,我想請您籤個字。”毛澤東微笑着從秘書手中拿過鋼筆,欣然在扉頁簽上了“毛澤東”三個蒼勁有力的大字。郭樹德手捧這本有着毛澤東簽名的書,激動萬分。
這是唯一一本有毛澤東親筆簽名的《毛澤東選集》,也是郭樹德所在的“毛澤東號”機車組的傳家寶。1976年毛澤東逝世後,這本《毛澤東選集(第一卷)》被中國革命博物館(現為中國國家博物館)作為文物永久收藏。
這一件領袖簽名的軼事,反映了人民領袖平易近人的親民風範,也反映了當時人們對《毛澤東選集》的重視和珍愛。

毛澤東選集出版背景

編輯
為了系統地傳播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特別是適應廣大幹部羣眾學習毛澤東思想的需要,編輯出版一部《毛澤東選集》十分必要。毛澤東是文章大家,留下的著述非常多。在抗日戰爭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一些解放區就出版了幾種毛澤東著作集。 [4]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