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白描手法

編輯 鎖定
白描是中國畫技法名,指單用墨色線條勾描形象而不施彩色的畫法;白描也是文學表現手法之一,主要用樸素簡練的文字描摹形象,不重詞藻修飾與渲染烘托。
中文名
白描手法
類    型
中國畫技法名
含    義
單用墨色線條勾描形象的畫法
白描要求
運用極簡省的語言

目錄

白描手法簡介

編輯
白描原是中國畫的一種技法,指描繪人物和花卉時用墨線勾勒物象,不着顏色,稱為“單線平塗”法。它源於古代的“白畫”。
在文學創作上,“白描”作為一種表現方法,是指用最簡練的筆墨,不加烘托,描繪出鮮明生動的形象。我國優秀的古典小説《水滸》、《三國演義》等多用白描的手法;魯迅的作品,也有許多使用白描手法的範例。

白描手法範例

編輯
白描要求運用極簡省的語言,描摹景物的特徵,反映作者的感情。
如魯迅《故鄉》的開頭:“時候既然是深冬,漸近故鄉時,天氣又陰晦了,冷風吹進船艙中,嗚嗚的響,從篷隙向外一望,蒼黃的天底下,遠近橫着幾個蕭索荒村,沒有一些活氣。”寥寥數語,幾筆勾勒,不但將故鄉的深冬陰晦天色籠罩的原野,盡收筆底;而且字裏行間,表露了藴含在作者內心深處的深沉的悲涼。
繪畫中的白描 繪畫中的白描
白描手法用於敍事,使人感到線條明晰,言簡意真。如《儒林外史》范進看中舉的報帖:“......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己把兩手拍了一下,笑了一聲,道‘噫!好了!我中了!’説着,往後一交跌倒,牙關咬緊,不省人事。......”.作者抓住人物的動作,惟妙惟肖地描寫了事態的發展。
用白描手法刻畫人物,三言兩語就能依風景或環境,間接揭示出人物的外貌、神態、心理活動,使讀者如見其人。
如魯迅筆下的孔乙己,“身材很高大;青白臉色,皺紋間時常夾些傷痕;一部亂蓬蓬的花白的鬍子”,“穿的雖然是長衫,可是又髒又破,似乎十多年沒有補,也沒有洗”。這些描寫,猶如用幾條墨線,簡單幾筆,特徵顯露,盡傳神態。
與繪畫一樣,無論工筆還是彩墨,無論水彩還是油畫,都可自成一格,各有特色;文學創作上的白描手法與其它手法並不相斥。
2
王願堅《七根火柴》中有兩段文字,一段是無名戰士把七根火柴交給盧進勇時:
“ 同志,你看着… …那同志向盧進勇招招手,等他湊近了,便伸開一個僵直的手指,小心翼翼地一根根撥弄着火柴,口裏小聲數着:一、二、三、四… …”
另一段是,盧進勇趕上部隊,把火柴交給指導員時:
“盧進勇悄悄走到後衞連指導員的身邊。映着那閃閃跳動的火光,他用顫抖的手指打開了那本黨證,把剩下的六根火柴一根根遞到指導員的手裏,同時,以一種異樣的聲調在數着:
„一、二、三、四… …‟”
兩段中,通過簡簡單單的兩個 “一、二、三、四… …”的白描,使我們展開豐富的聯想,能真切的感受到戰士們崇高的內心世界。讀第一個“一、二、三、四… …”我們彷彿看到無名戰士要把自己用生命保護下來的火柴交給盧進勇時,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心裏在説,我有火柴呀,七根呢,你看!説出了一。在數二時傷口一疼,聲音很低,很短。數三時他在跟疼痛做鬥爭,也在積聚所有的生命的力量,他儘可能的深吸了一口氣,把三四由低到高的擠了出去,而且説四時他聲音堅定,目光堅定。他彷彿看到了,圍着火堆,戰士們在養精蓄鋭;槍林彈雨中,戰士們在衝鋒殺敵… …説完四後他嘴角有笑,面容安詳。第二個“一、二、三、四… …”是盧進勇趕上部隊,完成了無名戰士的重託,把火柴交給了組織時説的。説一時他的心情是神聖的,莊重的。説二時,想起無名戰士在草地犧牲的情景,他兩眼噙滿淚水,聲音發顫。數三時,盧進勇語氣中充滿了完成任務的放鬆與欣慰。數四時,想到紅軍北上抗日的大業,這火柴將點燃轟轟烈烈的抗日烽火,語氣高昂奮進。相信,每個讀過此文的人都不會忘記這簡簡單單的四個字的“一、二、三、四… …”
3、在動作描寫中,運用白描手法,可使人物內心情感的表露更準確、語言凝練。
魏巍的散文《我的老師》中的描寫:
“僅僅有一次,他的教鞭好象要落下來,我用石板一迎,教鞭輕輕地敲在石板邊上,大夥笑了,他也笑了。”
就在這平平實實的字裏行間,蔡老師對學生們的關愛,如一股涓涓細流,從每名讀者的心中涓涓流出,綿長深遠。
描寫手法類——烘托/渲染、襯托/對比/烘托、白描/工筆、虛實/動靜 詩人抒情言志離不開景物描寫,而景物描寫方法又是複雜多樣的。從景物描寫手法上來鑑賞,一般要注意作者觀察和描寫的角度(正面和側面、實寫和虛寫、動景與靜景、遠景與近景、形色聲味等),要把握和分析景物描寫的表現手法(烘托和渲染、白描和工筆、對比和襯托、比興手法、象徵手法等),要理解和辨析描寫景物的修辭手法(比喻、擬人、對比、誇張、借代、用典、對偶等)。
在以上所舉術語中,下面幾組是考生在鑑賞中經常混淆的,現具體辨析如下:
1、 烘托/渲染
烘托和渲染原都是中國繪畫的一種技法,前者是用水墨或色彩在物象的輪廓外面烘托,使物象的特徵更加突出;後者一般在需要強調突出的地方濃墨重彩,使畫面中的形象更鮮明突出。現廣泛運用於文學藝術創作,也是兩種為突出事物特徵的迥然不同的描寫手法。
烘托主要指用乙物來託甲物,使甲物的特點更加鮮明突出,是側面描寫的一種方式。根據甲物和乙物的關係,烘托分為正襯和反襯兩種形式;根據甲、乙物的對象特徵,烘托又可具體分為以下幾類:(1)以人烘托人。如樂府詩《陌上桑》中詩人分別借“行者”“少年”“鋤者”等人的反應烘托秦羅敷驚人的美貌。(2)以物託物。如韋應物的《賦得暮雨送李胄》:“楚江微雨裏,建業暮鍾時。漠漠帆來重,冥冥鳥去遲。海門深不見,浦樹遠含滋。相送情無限,沾襟比散絲。”全詩除了首句點明描寫對象“微雨”外,其餘都是通過描寫其它景物來寫“雨”的,詩人成功運用以物託物的藝術手法,彷彿使人感覺到船帆上、鳥羽上、天際上、大樹上全都籠罩着濛濛細雨。又如白居易的《夜雪》:“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詩中描寫的對象是夜雪,但詩人卻從觸覺(衾枕冷)、視覺(窗户明)、聽覺(折竹聲)烘托出雪之大、之猛。(3)以物託人。如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詩的前兩句通過對冬天惡劣環境的烘托,刻畫了釣叟的獨特個性及其樂觀豁達的情懷。又如白居易琵琶行》中三次描寫月光,分別烘托出了琴聲的美妙和人物淒涼孤獨悲傷的心情。
渲染在文學創作中主要是指通過對環境、場景或人物的行為、心理等細節描寫以突出形象,加強藝術表達效果,它主要是從正面來描寫對象的。如樂府詩《江南可採蓮》:
“江南可採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
這首詩開頭三句勾勒出一幅生動的江南景緻圖。後四句以東西南北方位的變化以魚兒的活動為中心,顯得活潑、自然、有趣。採用復沓句式而略有變化,更令人聯想到採蓮人在湖中泛舟來往、歌聲相和相應的情景。詩中沒有一字直接寫人,但通過對蓮葉和魚兒的渲染,如聞其聲,如見其人,如臨其境,使有感受到一股勃勃生氣,聯想到採蓮人內心的歡樂。
又如杜甫兵車行》中的第一段,作者着意描繪了送別的場面,從而表達了人民對戰爭的厭惡之情。
2、 襯托/對比/烘托
詩詞中描寫的景物往往不止一個,其地位也不是並列的。“襯托”“對比”“烘托”這組術語就反映了景物描寫的角度和主次關係。高考中經常考查考生對景物描寫的分析,但考生不明白這三者的區別,往往混為一團。
襯托和對比都是把一些事物放在一起進行比較,從而突出另一事物的特徵。但二者有着鮮明的差異:對比主要強調事物間的差異性,所列舉的事物都是並列關係,無主次之分。如姜夔的《揚州慢》、李白的《越中覽古》等懷古、憑弔類的詩歌大多通過古今對比來表達物是人非的傷感或黍離之悲。而襯托是為了突出事物的特徵,所列舉的事物間有主有次,並非平等、並列關係。如白居易的《夜雪》一詩中,描寫的主要對象是“夜雪”,詩中還描寫了冰冷的衾枕,明亮的窗户、折斷竹子的聲響,所舉事物間有主有次,採用的就是襯托手法。 襯托和烘托手法的異同:相同點是所列舉的事物間都有主次之分,都是為強調突出主要事物的特點。當二者所列舉的事物不止一個時,這兩種手法可以通用。但襯托只是烘托的一種具體形式,烘托是用一事物暗示出另一事物,主要事物不一定交待出來;襯托是兩種事物都得交待,二者相互映襯。烘托必須採用多個次要事物來突出主要事物,而襯托可以是一對一的映襯,也可以是多對一的映襯。 需要補充説明的是正襯和反襯的異同,這兩個述語是襯托手法的兩種具體運用。正襯是指用相同性質或特點的事物來襯托。如杜甫的《絕句》:“江碧鳥愈白,山青花欲燃。今春看又過,何日是歸年?”以“江碧”襯“鳥白”,以“山青”襯“花紅”,顏色與景物相映成趣。反襯是利用事物的對立面來襯托另一事物。這種手法在借景抒情詩中運用十分廣泛而典型,一般分為:以樂景寫哀情和以哀景寫樂情。前者如歐陽修的《踏莎行》借春日的美景來反襯詞人的離別情感;後者如李白的《塞下曲》(五月天山雪)藉助天山惡劣的環境來表達戍邊戰士的樂觀的革命情懷。
3、 白描/工筆
白描本是中國畫技的一種,一般用墨線粗線條勾勒,不着顏色,移用到文學創作上,即用簡練的筆墨,不加烘托,簡潔明瞭地刻畫出鮮明生動的形象的一種描寫手法。採用白描手法寫的詩歌,看似平淡,細細品味,卻意味深長。如孟浩然春曉》、陶淵明的《歸園田居》(少無適俗韻)都惜墨如金,分別粗線條的勾勒出春天的景象和詩人歸隱田園的情景。
而工筆則是對事物注重局部細節描寫,對之進行精雕細刻、濃墨重彩的描寫。如王維的《待儲光羲不至》:“重門朝已啓,起坐聽車聲。要欲聞清佩,方將出户迎。晚鐘鳴上苑,疏雨過春城。了自不相顧,臨堂空復情。”詩人緊扣題目中的“待”字,描寫了詩人等待客人到來的種種情景:清早啓門待客來,但坐立不安,時坐時起。接着又描寫聽覺上的幻境,然後又通過景物描寫(晚鐘鳴上苑、疏雨過春城),從早到晚,友人還是沒有來,而是自己多情(空復情)。在詩中,詩人通過一系列的細節描寫(動作、神態、心理、景物),表達了盼望好友到來的急切心情以及好友未至的悵惘心情。
4、 虛實相生/動靜結合
虛實相生和動靜結合是古詩詞中描寫景物最常用的兩種角度。在高考命題中,分析詩詞虛實和動靜手法的題目出現頻率較高,考生在具體辨析時也容易混淆。 虛實相生在詩詞中是指現實中的景、物、事與想象中的景、物、事互相映襯,相互滲透和轉化,交織在一起表達同一種思想或情感的藝術手法。它能大大豐富詩中的意象,開拓詩的意境,為讀者提供廣闊的審美空間,充實人們的審美情趣。 在文學作品中,“實”與“虛”只是相對的,所謂“實”是指客觀世界中存在的景、物、境,包括客觀的、具體的、有據的、有形的、已知的、現實中的、眼前耳濡目染的各種“象”。所謂“虛”是指虛擬的景、物、境,包括主觀和、無形的、無據的、假設的、已經過去的或者未來將出現的景象,還包括夢境和神仙鬼怪世界等。如在柳永的《雨霖鈴》一詞中,上片除“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虛寫外,寫的都是眼前實景實物實情,寫詞人與心上人不忍分離又不得不分別的心情;下片主要描寫了別後生活的設想,全是虛寫。全詞虛實結合,淋漓盡致地抒發了別離時的依依不捨的心情。又如李白的《夢遊天姥吟留別》和《古風》(西上蓮花山)及李清照的《漁家傲·記夢》三首遊仙詩都是通過描寫光怪陸離的仙境來反映現實社會的黑暗。 在詩詞中,虛景與實景的關係,有時是相反相成形成鮮明的對比來突出中心。如姜夔的《揚州慢》中虛寫了昔日揚州城十里長街的繁華景象,實寫了經過戰亂後的“盡薺麥青青”的淒涼景象,一實一虛兩幅畫面對比鮮明,深切抒發了詞人的黍離之悲。有時是相輔相成形成渲染烘托關係來突出中心。如歐陽修的《踏莎行》,上片實寫,通過初春景象來反襯行人的離別愁緒,下片虛寫,通過假想妻子憑欄遠望,思念行人的愁苦之相,來寫愁思,妻子思念丈夫,丈夫想念妻子。
動、靜是對詩詞中的景、物作動態或靜態角度的描寫,它往往通過比喻、擬人、誇張等修辭手法來生動形象地寫出了景物的特徵或寄寓作者思想情感。動、靜兩者相互映襯,構成一種情境和意趣。如王維的《山居秋暝》在前三聯中成功地運用了動靜結合和虛實結合的手法,為讀者描繪了一幅靜謐、恬淡的田園圖畫,詩中有畫,畫中有詩。這為後面作者表達歸隱思想作鋪墊。
【高考精題回放】
1、(2006年高考天津卷)閲讀下面的詩,回答間題。(5分) 涼州詞注 張籍
邊城暮雨雁飛低,蘆筍初生漸欲齊。無數鈴聲遙過磧,應馱白練到安西。 注:磧(qì)沙漠。練,白絹,絲織品的一種。
(2)本詩運用襯托對比和虛實相生的藝術手法,請簡要分析。
答: 遠與近、高與低、動與靜、抑與揚的襯托對比。前兩句實寫邊城景象:暮雨菲菲,大雁低空飛,沙漠綠洲上的蘆筍長勢很好,後兩句以虛寫為主,遙想了馱隊遠行的情景,虛中有實。
2、(2008年高考遼寧卷)閲讀下面這首元散曲,然後回答問題。(8分) 〔正宮〕 塞鴻秋 潯陽即景 (周德清)①
長江萬里白如練,淮山數點青如澱②。江帆幾片疾如箭,山泉千尺飛如電。晚雲都變露,新月初學扇,塞鴻一字來如線。
〔注〕①周德清(1277-1365)號挺齋,高安(今屬江西)人。②澱:即藍靛,藍色染料。
(2)這首散曲一句一景,合起來又構成了一幅色彩絢麗的潯陽山水圖。請分別從寫景的順序和動靜的角度對這首散曲作簡要賞析。
答(5分)從寫景的順序看:一、二兩句寫長江萬里,遠山重重,寫的是大處、遠景;三、四兩句寫江上輕帆,山泉飛流,寫的是個體、近景;五、六兩句則是從前四句的白天轉到傍晚,又由地面轉到天空。從動靜的角度看:一、二兩
句側重寫江、山的雄偉,是靜態的;三、四兩句着重寫江帆的迅疾、山泉的飛流,是動態的。(答出遠近順序的,給2分;答出白天夜晚順序的,給1分;答出靜動角度的,給2分。意思答對即可。)
四、其它類
1、比喻/象徵
比喻就是打比方,它根據事物之間的相似點,把某一事物比作另一事物,使語言表達更生動形象的一種修辭手法。比喻的基本結構包括本體、喻體、比喻詞三部分,從形式上看可分為明喻、暗喻、借喻三種。如白居易的《琵琶行》中描寫琴聲高低變化:“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詩人用“急雨”“私語”“大小珍珠”來比喻琴聲高低變化的情景。如駱賓王的《詠蟬》在第五、六句中,純用比喻修辭手法:“露重”“風多”比喻社會環境的壓力;“飛難進”比喻政治上的不得意;“響易沉”比喻言論上受壓制。蟬如此,人也如此,全詩詩人以蟬自喻,抒發自己壯志未酬的情感。
象徵是指藉助描寫具體形象的外在特徵來表現某種抽象深邃的概念、思想、情感的藝術創作手法。象徵的本體意義與象徵意義之間本沒有必然聯繫,但通過藝術定對本體事物特徵的突出描寫,會使讀者產生由此及彼的某種聯想,從而領會藝術家所表達的思想、觀點、情感等抽象的意義。象徵可以根據人們習慣和約定束成,往往選擇人們所熟悉的象徵物作為本體,表達一種特定的思想意藴。如喜鵲象徵吉祥,烏鴉象徵厄運;鴿子象徵和平,鴛鴦象徵愛情等等。象徵可以使抽象的概念具體化、形象化,也可使複雜的深刻道理淺顯化、單一化等。
在詩詞中,松竹梅菊、日月星辰、飛禽走獸等自然萬象往往被人們賦與某種情感和象徵意義,詩人藉助它們表達一定的思想情感。如陸游的《卜算子·詠梅》,王冕的《白梅》(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都採用託物言志的手法,借梅的形象表達作者的理想追求,表達了詩人不與世俗同流合污的思想感情。
總之,比喻與象徵有着很大的差別:前者本體和喻體之間要求“形似”或者“神似”,後者象徵意義與本體事物間要求“神似”;前者是以物比另物,比喻的對象是讓人看得見、聽得見、摸得着的具體對象,後者是以物顯義,即不把意思直接説明而讓讀者去聯想、領會,象徵意義往往是抽象的,不可捉摸的;前者只限於修飾語句,後者作為文學創作基本手法,它主要立足全文,至少是文章的一層或一個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