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樂府詩

編輯 鎖定
樂府是古代音樂機關,秦代以來朝廷設立的管理音樂的官署。西漢設樂府令,公元前112年,正式成立於西漢漢武帝時期,收集編纂各地漢族民間音樂、整理改編與創作音樂、進行演唱及演奏等。
漢魏六朝以樂府民歌聞名。“樂府”本是漢武帝設立的音樂機構,用來訓練樂工,制定樂譜和採集歌詞,其中採集了大量民歌,後來,“樂府”成為一種帶有音樂性的詩體名稱。
漢樂府詩主要保存在宋郭茂倩《樂府詩集》十二類中的七類裏,雅樂在《郊廟歌辭》類,《鐃歌》十八曲在《鼓吹曲辭》類,民歌主要在《相和歌辭》、《舞曲歌辭》和《雜曲歌辭》類。漢樂府民歌內容豐富,反映了當時廣闊的社會生活,藝術上剛健清新,其五言、七言和雜言的詩歌形式,是文人五七言詩歌的先聲,是中國詩歌史上寶貴的財富。 [1] 
中文名
樂府詩
發    源
秦朝設少府屬官樂府
興    起
西漢武帝設樂府令
作    用
宗廟祭祀和宴飲表演
詩歌來源
前朝遺留、樂師創作、民間採集
文    體
五言、七言、雜言

樂府詩漢代樂府詩

編輯
定義
漢代樂府詩定義 :兩漢所謂樂府指音樂機關。它除了將文人歌功頌德的詩製成曲譜並製作, 演奏新的歌舞外, 又收集各地漢族民間的歌辭入樂。《漢書 藝文志》記:“自孝武帝立樂府而採歌謠,於是有趙,代之謳,秦,楚之風,皆感於哀樂,緣事而發, 亦可以觀風俗, 知薄厚雲”。漢武帝采詩, 除為考察民隱外, 亦在豐富樂府的樂章, 以供娛樂。
魏晉六朝時, 樂府乃由機關的名稱變為一種帶有音樂性的詩體的名稱。 繼《詩經》、《楚辭》之後,在漢魏六朝文學史上出現一種能夠配樂歌唱的新詩體,叫做“樂府”,它曾大放異彩,成為中華民族優秀文化遺產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
唐代指批判現實的諷刺詩。
宋元以後也稱詞,曲為樂府。
“樂府”本是官署的名稱,負責制譜度曲,訓練樂工,採輯詩歌民謠,以供朝廷祭祀宴享時演唱,並可以觀察風土人情,考見政治得失。我國的采詩制度有着悠久的歷史,《夏書·胤徵》已有采詩的記錄。流傳至今的《詩經》,當初就要算是一部官方頒佈併為社會認可的標準選本。春秋以後,禮崩樂壞,征戰不休,采詩制度無法貫徹。到了秦代,統一時間短,百廢待興,雖然已有樂府官署之名,但仍然沒有采詩之實。漢承秦制,經濟凋敝,樂府機關也只能習常肄舊,無所增更,勉強維持而已。經過六七十年的休養生息,到漢武帝時,國力變得大為雄厚,乃擴大樂府的規模,采詩夜誦。
到了東漢,采詩成為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光武帝曾“廣求民瘼,觀納風謠”,和帝則派遣使者“微服單行,各至州縣,觀採風謠”。此種風尚,在南北朝皆相沿襲。蕭梁時,社會上已經把“樂府”從官署的名稱轉變而為詩體。劉勰《文心雕龍》於《明詩》之外,另有《樂府》專章。昭明《文選》、徐陵《玉台新詠》也都開闢了《樂府》專欄。其中既有文人詩歌,又有民間歌詩,亦即凡是合過樂能夠歌唱的歌詩,統統稱為“樂府”。在這兩類詩歌中,民間歌詩是精華所在,並且文人歌詩還是在民間歌詩的甘露滋潤下萌發並壯大起來的,所以我們對民間歌詩應給以高度重視。
北朝於戰亂間隙所奉行的采詩制度,與兩漢一脈相承。保存在郭茂倩樂府詩集·梁鼓角橫吹曲》中的北朝樂府民歌,有的是用漢語創作,有的則為譯文,雖然只有六七十首,卻內容深刻,題材廣泛,反映了廣闊的社會生活,富有與南方大相異趣的粗獷豪放的氣概,呈現出另外一種風情民俗的畫卷。由於北方各族統治者長期混戰,反映戰爭的題材就要多些,有描寫戰爭和徭役帶給人民苦難的,有歌頌剽悍的尚武精神的。特別是《木蘭詩》,滿懷激情地讚美花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是個傳奇人物,與《古詩為焦仲卿妻作》一起,被譽為樂府民歌中的“雙璧”。漢魏六朝樂府是中國文學史上一支奇葩,具有強大的生命力,直接影響了我國詩壇的面貌。它不僅開拓出了五言詩的新領域,而且對七言詩、歌行體以至律絕,都起了橋樑的作用。
新樂府
新樂府是指唐人自立新題而作的樂府詩。初唐樂府詩 ,多襲用樂府舊題,但已有少數另立新題。這類新題樂府,至杜甫而大有發展,“即事名篇,無所依傍”。元結、韋應物、戴叔倫、顧況等也都有新題樂府之作。他們可説是新樂府運動的先驅。安史之亂後,唐王朝走向衰落。至貞元、元和年間,社會危機進一步暴露,一些有識之士對現實有了更清楚的認識,希望革除弊端,中興王朝。反映在文壇上,便出現了韓愈 、柳宗元倡導的古文運動和白居易、元稹倡導的新樂府運動。
元和四年(809) ,李紳首先寫了《新題樂府》20首(今佚)送給元稹。元稹和作了《和李校書新題樂府》12首。後來白居易又作《新樂府》50首,正式標舉“新樂府”的名稱。這樣,聲勢浩大的新樂府運動拉開序幕。作為詩歌運動,新樂府的創作並不限於寫新題樂府,也有古題樂府。但雖用古題,卻能創新意,體現了詩歌革新的方向。
新樂府運動的基本宗旨是“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白居易《與元九書》)。

樂府詩漢代樂府詩的類別

編輯
從其內容來看, 大約可以分為三類:
一、貴族文人所作之頌歌
郊廟歌辭:為祀天地,太廟,明堂,社稷所用.今存者有《郊祀歌》和《安世房中歌》。
燕射歌辭:為朝廷宴饗所用。
舞曲歌辭:分雅舞,雜舞.雅舞用於郊廟,燕饗;雜舞用於宴會。
二、軍樂
鼓吹曲辭:是用短簫鐃鼓的軍樂。
橫吹曲辭:是用鼓角在馬上吹奏的軍樂。
三、民間的歌辭
相和歌辭:為漢世街陌謠謳, 起初只是人們隨意吟誦,“後漸被之管絃, 即為相和曲”。
清商曲辭:源出於相和三調, 內容多為反映當時人民的生活,思想和感情。
雜曲歌辭:有寫心志, 抒情思, 敍宴遊, 發怨憤, 言戰爭行役, 或緣於佛老, 或出於夷虜.兼收並載, 故稱雜曲。
漢代樂府詩的題材內容
一、反映戰爭的痛苦
戰城南》反映漢代人民那種慘痛的戰爭生活非常深刻.詩的前幅描寫激戰的荒涼恐怖,後幅則寫平民為戰爭而荒廢耕作, 因而發出怨言, 誠為暴露戰爭苦痛生活的寫實詩篇。又如《東光》一篇, 反映出武帝征討南越, 軍士流露出的悲怨感情。“倉吾多腐粟, 無益諸軍糧.諸軍遊蕩子, 早行多悲傷”,也是一篇反戰的作品。
二、反映徭役的痛苦
十五從軍徵》詩中描寫一個在外面征戰六十五年的軍人,到了八十歲的高年, 回到家鄉來, 房屋破壞不堪, 成了鳥獸的巢穴, 親故凋零, 一無所有, 肚皮是餓了, 於是採着野谷葵草煮着作羹飯, 但是在這種情景之下, 怎能吃得下去呢 出門望著天邊, 眼淚不住地流下來了.詩中對於那種不合理的徭役制度和人民所受的苦難, 作了無情的控訴。
三、反映貧困
《婦病行》描寫一個貧民家庭的悲慘景象.詩中寫病婦臨終託孤, 丈夫對親友哭倒, 孤兒在空舍中啼號索母的情況, 真實動人, 令人悽酸。《孤兒行》描寫了孤兒受虐待的遭遇.他的兄嫂把他看成奴隸和仇人, 儘量折磨他, 必欲置之死地。
《東門行》描寫了一個窮老漢為窮困所迫, 鋌而走險, 起來造反的過程。反映遊子漂泊他鄉、遊子在外的生活艱苦, 不易還鄉。是以此類羈旅之作每多慷慨激烈之音, 表現強烈的悲痛,如《飲馬長城窟行》:“遠道不可思, 宿昔夢見之.夢見在我旁, 忽覺在他鄉。他鄉各異縣, 輾轉不相見”, 便是寫一個妻子為了尋求好的丈夫而輾轉流徙他鄉的。
四、愛情題材
有所思》寫一個女子知道愛人有他心的時候, 恨得立刻把正要送給他的禮物摧毀了, 表示一刀兩斷的決心, 但是當好憶起當初定情幽會時的甜蜜生活時, 便又覺得不能一刀兩斷, 顯出作者的痛苦矛盾。
上邪》抒發一個女子對愛人的熱烈表白, 表明了生死不渝的愛情.她以火一般的熱情表白: 除了山川崩竭, 天地毀滅之外, 愛情不會終止!
上山採蘼蕪》敍述一個棄婦和故夫偶然重逢時一番簡短的問答。它不從正面寫棄婦的悲哀, 反而寫故夫的念舊, 更顯出女主人家的被棄是無辜的。儘管她的勞動比人強, 顏色也不比人差, 她還是不免於被拋棄。她的不幸僅僅由於男子的喜新厭舊罷了。
孔雀東南飛》通過焦仲卿和劉蘭芝的婚姻悲劇, 揭露了封建禮教的罪惡, 同時熱情地歌頌了二人忠於愛情, 寧死不屈的精神。
《雞鳴》,《相逢行》和《長安有狹邪行》都描寫當時富貴人家的奢侈享受, 黃金為門, 白玉為堂, 堂上置酒作樂, 中庭華燈煌煌, 舍後珍禽羅列。子弟人人做官, 貴者至二千石。年輕婦女無事可做, 調絲弄弦而已。《陌上桑》則敍述了一個太守侮弄一個採桑女子遭到嚴詞斥責的故事。詩中揭露了官吏的荒淫無恥面目, 同時塑造了堅貞,勇敢,美麗的女性形象秦羅敷。
五、人民的勞動生活
在漢樂府中, 有不少是表現當時人民的勞動生活的。如《江南可採蓮》是江南青年男女採蓮時所唱的歌謠, 一面工作, 一面歌唱, 表現了鄉村男女集體勞動生活的快樂, 和江南農村的美麗的自然風光。
六、飲酒求仙、人生無常
漢樂府詩亦有飲酒求仙的思想, 是那些受有神仙思想影響的知識分子的意識形態的反映。如《善行哉》、《西門行》、《王子喬》等篇, 都是這類作品。至於人生無常的作品, 如《怨詩行》、《驅車上東門》, 主題都是怨嘆人生無常, 鼓吹“遊樂當及時”,“遊心恣所欲”,宣泄頹廢沒落的情緒。

樂府詩漢樂府詩的語言及形式的特點與藝術特色

編輯
1.語言樸實自然
漢樂府民歌多用生動的口語, 親切樸素, 敍事同抒情結合, 感情真摰動人。如《孤兒行》寫孤兒受兄嫂虐待, 詩句雖參差不齊, 而情與境會, 孤兒口狀心計之狀, 活現筆端。詩句句式長短不一, 二至八言都有,有句式整齊的齊言詩, 也有錯綜參差的雜言詩。漢樂府民歌沒有固定的章法和句法, 長短隨意, 整散不拘, 靈活自由.有繼承《詩經》四言體的:如《公無渡河》,《善哉行》;有雜言體的, 句法自由多變, 整散不拘:如《鼓吹曲辭》裏《鐃歌》中的《上邪》:“上邪!我欲與君相知, 長命無絕衰.山無陵, 江水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與君絕。”二,三,四,五,六,七字也有, 變化極為自由。漢樂府還有不少完整的五言詩, 如《江南可採蓮》,《孔雀東南飛》等, 比四言詩多了一個音節, 適應當時社會語言的發展, 又增強了詩歌的表現力。篇幅長短均有, 最長的達三百五十餘句, 短的則數句。漢樂府民歌篇幅長短均有, 最長的如《孔雀東南飛》, 便長達三百五十餘句, 短的如《雜曲·枯魚過河泣》只得四句;《江南可採蓮》便是隻有七句。
2.押韻靈活
漢樂府民歌的押韻自由, 靈活多變。有句句押韻的, 如《平陵東》:“平陵東, 松柏桐, 不知何人劫義公”,“心中惻, 血出漉, 歸告我家賣黃犢”便是;有隔句押韻的, 如《東門行》、《燕歌行》、《梁甫吟》等;也有隔兩句和三句押韻的, 如《陌上桑》的“日出東南隅”和“自名為羅敷”相隔兩句押韻, 又“照我秦氏樓”和“桂枝為籠鈎”更隔五句押韻。這都顯出押韻的變化多端。
3.用對話或獨白形式敍事
漢樂府詩巧妙地熔鑄對話刻劃人物, 聲情畢肖, 使人如聞其聲, 如見其人。如《上山採蘼蕪》甚至幾乎全由棄婦同故夫的問答構成, 表現出妻子的善良性格。也有全篇採用獨白的, 如《孤兒行》中用獨白寫出孤兒所受的痛苦。
4.浪漫主義的色彩
漢樂府民歌雖多抒寫現實, 但亦有不少作品運用了浪漫主義色彩。如《上邪》如山洪爆發似的激情和高度的誇張;《烏生》中烏鴉的魂魄向人們申訴;《枯魚過河泣》中腐臭了的魚會哭泣, 會寫信等。這些豐富奇特的幻想, 顯示了浪漫主義的特色。
5.排偶句
排偶句也可以説是漢樂府在形色方面的特色, 如《陌上桑》中的:“頭上倭墮髻, 耳中明月珠。緗綺為下裙, 紫綺為上襦”便是。
6.迴環往復,音韻和諧
在當日的民歌中有不少優美小詩, 如《江南可採蓮》:“江南可採蓮, 蓮葉何田田, 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 魚戲蓮葉西, 魚戲蓮葉南, 魚戲蓮葉北。”此詩迴環往復, 形象鮮明, 音韻和諧, 文字活潑, 正是民歌的本色。

樂府詩漢代樂府對後世的影響

編輯
一、現實主義的發揚
漢樂府民歌繼《詩經》之後發揚了現實主義精神。如建安時曹操父子,王粲,陳琳等以描寫社會亂離疾苦為內容的詩篇, 正是繼承了漢樂府民歌“感於哀樂, 緣事而發”的精神。它們多用樂府舊題, 運用敍事的方法和通俗的語言, 在形式上也見出漢樂府民歌的影響。
唐代杜甫雖不用樂府舊題而“因事立題”, 詩的精神和體制實與漢樂府民歌一脈相承, 直接受到樂府民歌的影響。白居易,元稹效發杜甫做“因事立題”的社會詩, 而且提出“詩歌合為時而作”的口號, 也正是漢樂府“緣事而發”的傳統。
二、語言通俗樸素,風格清新
漢樂府詩的風格多樣, 有清新明朗, 有深情婉轉, 也有慷慨悲歌, 但都統率於質樸自然的風格下。所謂質樸自然, 表現在詩歌語言上, 矢口成言, 絕無文飾, 故渾樸真摯, 獨擅古今。後世詩人多受漢樂府的影響。
三、奠定五言詩的基礎
漢樂府以五言和雜詩為主。雜言詩於建安之後大盛,曹操,曹丕,李白等雜言詩莫不源於樂府民歌。樂府對五言詩的影響更大, 東漢時摹仿者甚多, 至建安已出現“五言騰踴”的局面, 取代《詩經》的四言,《楚辭》的“騷體”, 而成為一種主要的詩歌形式。
樂府詩歌體裁對後世歌行體的影響
樂府詩歌體裁對後世的歌行體的形成亦有影響。六朝詩人鮑照的五言和雜言樂府都是傑出的, 唐代李白的樂府歌行更是空前, 它們在藝術形式上所受漢樂府民歌的影響也是顯著的。用對話、獨白形式敍事。
漢樂府詩巧妙地熔鑄對話刻劃人物, 聲情畢肖, 使人如聞其聲, 如見其人。如《上山採蘼蕪》甚至幾乎全由棄婦同故夫的問答構成, 表現出妻子的善良性格。也有全篇採用獨白的, 如《孤兒行》中用獨白寫出孤兒所受的痛苦。這些手法, 對後世詩歌的修辭手法亦有啓發。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