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陌上桑

(漢樂府詩)

編輯 鎖定
《陌上桑》是漢樂府中的一首樂府詩,屬《相和歌辭》。又名《豔歌羅敷行》、《日出東南隅行》。這首詩第一段,寫秦羅敷的美貌;第二段,寫使君覬覦羅敷的美色,向她提出無理要求;第三段,寫羅敷拒絕使君,並盛誇丈夫以壓倒對方。這首詩以幽默詼諧的風格和喜劇性藝術手法,刻畫了一個既美麗堅貞,又聰明的採桑女子形象,洋溢着“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的民間風情,同時也反映出漢代貴族官僚仗勢調戲民女的社會現實。全詩情節逼真、語言華麗、形象生動,雖經文人修飾加工,仍體現出濃烈的民間歌謠風味。 [1] 
作品名稱
陌上桑
作品別名
豔歌羅敷行
日出東南隅行
作    者
已軼
創作年代
東漢末年
作品出處
樂府詩集
文學體裁
樂府詩
編    者
郭茂倩

陌上桑作品原文

編輯
陌上桑
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羅敷喜(善)蠶桑,採桑城南隅。青絲為籠系,桂枝為籠鈎。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緗綺為下裙,紫綺為上襦。行者見羅敷,下擔捋髭鬚。少年見羅敷,脱帽着帩頭。耕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鋤。來歸相怨怒,但坐觀羅敷。
使君從南來,五馬立踟躕。使君遣吏往,問是誰家姝?“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羅敷年幾何?”“二十尚不足,十五頗有餘。”使君謝羅敷:“寧可共載不?”羅敷前致辭:“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婦,羅敷自有夫!”
“東方千餘騎,夫婿居上頭。何用識夫婿?白馬從驪駒,青絲繫馬尾,黃金絡馬頭;腰中鹿盧劍,可值千萬餘。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專城居。為人潔白晰,鬑鬑頗有須。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趨。坐中數千人,皆言夫婿殊。” [2] 

陌上桑註釋譯文

編輯

陌上桑詞句註釋

⑴陌:田間的路。桑:桑林。
⑵東南隅:指東方偏南。隅,方位、角落。中國在北半球,夏至以後日漸偏南,所以説日出東南隅。
⑶喜蠶桑:喜歡採桑。喜,有的本子作“善”,善於、擅長。
⑷青絲為籠系:用黑色的絲做籃子上的絡繩。籠,籃子。系,絡繩,纏繞籃子的繩子。
⑸籠鈎:一種工具。採桑用來鈎桑枝,行時用來挑竹筐。
⑹倭(wō)墮髻(jì):即墮馬髻,髮髻偏在一邊,呈墜落狀。倭墮,疊韻字。
⑺緗綺:有花紋的淺黃色的絲織品。
⑻帩(qiào)頭:帩頭,古代男子束髮的頭巾。
⑼少年:古義十至二十歲的男子。
⑽但:只是。坐:因為,由於。
⑾使君:漢代對太守、刺史的通稱。
⑿姝(shū):美麗的女子。
⒀謝:這裏是“請問”的意思。
⒁不:通假字,通“否”音也為“否”的音。
⒂居上頭:在行列的前端。意思是地位高,受人尊重。
⒃鹿盧劍:劍把用絲絛纏繞起來,像鹿盧的樣子。鹿盧,即轆轤,井上汲水的用具。寶劍,荊軻刺秦王 時帶的就是鹿盧劍。
⒄侍中郎:出入宮禁的侍衞官。
⒅晰:同“皙”。 [3] 
⒆盈盈:儀態端莊美好。
⒇冉冉:走路緩慢。 [4-5] 

陌上桑白話譯文

太陽從東南方升起,照到我們秦家的小樓。秦家有位美麗的少女,自家取名叫羅敷。羅敷善於養蠶採桑,有一天在城南邊側採桑。用青絲做籃子上的絡繩,用桂樹枝做籃子上的提柄。頭上梳着墮馬髻,耳朵上戴着寶珠做的耳環;淺黃色有花紋的絲綢做成下裙,紫色的綾子做成上身短襖。走路的人看見羅敷,放下擔子捋着鬍子注視她。年輕人看見羅敷,禁不住脱帽重整頭巾,希望引起羅敷對自己的注意。耕地的人忘記了自己在犁地,鋤地的人忘記了自己在鋤地;以致於農活都沒有幹完,回來後相互埋怨,只是因為仔細看了羅敷的美貌。
太守乘車從南邊來到這,拉車的五匹馬停下來徘徊不前。太守派遣小吏過去,問這是誰家美麗的女子。小吏回答:“是秦家的女兒,自家起名叫做羅敷。”太守又問:“羅敷多少歲了?”小吏回答:“還不到二十歲,但已經過了十五了。”太守請問羅敷:“願意與我一起乘車嗎?”羅敷上前回話:“太守你怎麼這樣愚蠢!太守你已經有妻子了,羅敷我也已經有丈夫了!”
“丈夫當官在東方,隨從人馬一千多,他排列在最前頭。怎麼識別我丈夫呢?騎白馬後面跟隨小黑馬的那個大官就是,用青絲拴着馬尾,那馬頭上戴着金黃色的籠頭;腰中佩着鹿盧劍,寶劍可以值上千上萬錢,十五歲在太守府做小吏,二十歲在朝廷裏做大夫,三十歲做皇上的侍中郎,四十歲成為一城之主。他皮膚潔白,有一些鬍子;他輕緩地在府中邁方步,從容地出入官府。太守座中聚會時在座的有幾千人,都説我丈夫出色。” [5] 

陌上桑創作背景

編輯
這詩是漢樂府中的名篇,屬《相和歌辭》,寫採桑女秦羅敷拒絕一“使君”即太守之類官員調戲的故事,歌頌她的美貌與堅貞的情操。最早著錄於《宋書·樂志》,題名《豔歌羅敷行》,在《玉台新詠》中,題為《日出東南隅行》。不過更早在晉人崔豹的作品《古今注》中,已經提到這首詩,稱之為《陌上桑》。宋人郭茂倩《樂府詩集》沿用了《古今注》的題名,以後便成為習慣。
對於此篇的作意,《樂府詩集》引崔豹《古今注》説:“《陌上桑》者,出秦氏女子。秦氏,邯鄲人,有女名羅敷,為邑人千乘王仁妻。王仁後為趙王家令,羅敷出採桑於陌上,趙王登台見而悦之,因置酒欲奪焉。羅敷巧彈箏,乃作《陌上桑》之歌以自明,趙王乃止。”而吳兢《樂府古題要解》以為:“案其歌辭,稱羅敷採桑陌上,為使君所邀,羅敷盛誇其夫為侍中郎以拒之。”這首樂府詩,從所使用的詞語看,應該是在民歌基礎上,由文人加工而成。 [6]  [7-8] 

陌上桑作品鑑賞

編輯

陌上桑整體賞析

《陌上桑》是一篇立意嚴肅、筆調詼諧的樂府敍事詩。它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一位名叫羅敷的年輕美麗的女子,一天在採桑路上恰巧被一個太守遇上,太守被羅敷美色所打動,問她願不願意跟隨自己回家。太守原以為憑藉自己的權勢,這位女子一定會答應。想不到羅敷非但不領情,還把他奚落了一番,使這位堂堂太守碰了一鼻子灰,無奈之極。
全詩共分三段。第一段,寫秦羅敷的美貌。首先寫環境美和器物之美來襯托她的美貌,然後重點寫她的服飾之美。最後通過側面描寫烘托她的美貌,無論是行者還是少年,無論是耕者還是鋤者,都傾慕她的美麗,激起讀者的想象。她的外表美,鋪襯下文的心靈美;寫勞動人民對羅敷的健康感情,與後文使君的不懷好意形成對照。第二段,寫使君覬覦羅敷的美色,向她提出無理要求。先是使君的馬徘徊不前,使君對羅敷垂涎三尺,繼而上前搭話,詢問姓名,打聽年齡,最後提出和羅敷“共載”的要求,暴露了使君骯髒的靈魂。寫使君的語言行為步步深入。第三段,寫羅敷拒絕使君,並盛誇丈夫以壓倒對方。本段全部由羅敷的答話構成,迴應使君的無理。斥責、嘲諷使君愚蠢,聲明自己已有丈夫,丈夫威儀赫赫、仕途通達、品貌兼優。羅敷的伶牙俐齒使自以為身份顯赫的使君只能自慚形穢,羅敷的不畏權勢、敢於與權勢鬥爭的精神充分體現出來了,表現了她的人格魅力。
《陌上桑》塑造羅敷的形象也依循人們識辨人物的一般順序,在寫法上表現為由容貌而及品性。羅敷剛出現,還只是籠統地給人一個“好女”的印象,隨着敍述的展開,通過她服飾的美麗和路人見到他以後無不傾倒的種種表現,“好女”的形象在讀者眼前逐漸變得具體和彰明。通過羅敷與使君的對話,她抗惡拒誘,剛潔端正的品格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從她流利得體,同時又帶有一點調皮嘲弄的答語中,還可看出她稟性開朗、活潑、大方,對自己充滿自信,並且善於運用智慧保護自己不受侵害。
《陌上桑》在寫作手法方面,最受人們稱讚的是側面映襯和烘托。先寫羅敷採桑的用具和她裝束打扮的鮮豔奪目,渲染服飾之美又是重點。“青絲為籠系,桂枝為籠鈎。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緗綺為下裙,紫綺為上襦。”這些詩句一字不及羅敷的容貌,而人物之美已從衣飾等的鋪敍中映現出來。更奇妙的是,詩人通過描摹路旁觀者的種種神態動作,使羅敷的美貌得到了強烈而又極為鮮明、生動的烘托。“行者見羅敷,……但坐觀羅敷。”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而人類對異性美(尤其是在形貌方面)就更為敏感,同時也會表現出更高的熱情。這些男性旁觀者為羅敷深深吸引,乃至有意無意地做出一些想取悦羅敷的舉止。藉助於他們的目光,讀者似乎也親眼飽睹了羅敷的面容體態。這樣來塑造人物形象,比藉助比喻等手段正面進行摹寫顯得更加富有情趣;而且由於加入了旁觀者的反應,使作品的藝術容量也得到了增加。
羅敷誇夫的內容也應用了側面烘托的手法,對這段內容,人們有兩種理解:一種認為詩中“夫婿”是羅敷實指其夫,另一種意見是羅敷虛設一夫,更有人斷定這一段是詩中的糟粕。“夫婿”究竟是實指還是虛設,這是弄不明白的問題,不過這並不重要。重要的倒是應該弄清楚:羅敷當時為何要講這番話?意圖何在?她集中誇讚自己丈夫的尊貴和美好,這顯然是有明顯的針對性。因為調戲她的是一位懷有特殊優越感的太守,羅敷説自己丈夫尊貴,則使其優越感變得可笑;又因為太守看中她的是美色,羅敷説自己丈夫美好,實際上是説只有丈夫才可以與自己相配。羅敷這段話句句誇夫,而客觀上又句句奚落太守,這正是全詩側面寫法的又一次運用。詩歌的喜劇效果主要也是從這裏得到體現的。 [6]  [9]  [10] 

陌上桑名家點評

原中國屈原學會副會長周建忠《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上冊)》:“這首詩運用了環境描寫、外貌描寫、人物對話、側面烘托以及誇飾等多種手法來塑造人物形象,表明敍事詩藝術技巧已趨於成熟。側面烘托的手法用得尤其成功,作者沒有正面描寫羅敷的美麗,而是通過旁人的種種神態烘托羅敷的傾國傾城之貌,大大增強詩歌的喜劇效果,避免了大段鋪排可能導致的堆垛呆板。同時,由於詩人給讀者留下了較大的想象空間,羅敷的美超越了時空的限制,胖瘦如意,高低隨人,取得最佳的藝術效果。另外,這首詩語言質樸而又流麗曉暢,韻律自然和諧,對仗工整,表現出了成熟的語言技巧。” [11] 
日本中國學會會員宇野直人、廣西大學中文系教授李寅生《中日曆代名詩選·中華篇》:“這是一首勤勞賢惠的女孩拒絕大人物的誘惑,並以此為轉機而對其謝絕的敍事詩。作為一首東漢的樂府詩,它具有少見的滑稽內容。” [12] 

陌上桑編者簡介

編輯
郭茂倩(生卒年不詳),字德粲(《宋詩紀事補遺》卷二四有載),北宋鄆州須城(今山東東平)人(《宋史》卷二九七《郭勸傳》),其先祖為太原曲陽人,高祖郭寧,因官始居鄆州。為萊州通判郭勸之孫,太常博士郭源明之子。神宗元豐七年(1084年)時為河南府法曹參軍(《蘇魏公集》卷五九《郭君墓誌銘》)。編有《樂府詩集》百卷傳世,以解題考據精博,為學術界所重視。 [13] 
參考資料
  • 1.    許丹主編.大學語文(專科起點升本科):海南出版社,2012.02:149
  • 2.    許淵衝譯.漢魏六朝詩選·漢英對照:五洲傳播出版社,2012.01:224
  • 3.    《先秦兩漢詩觀止》編委會.中華傳統文化觀止叢書 先秦兩漢詩觀止:學林出版社,2015.08:第120頁
  • 4.    張宏偉主編.誦讀與欣賞:鄭州大學出版社,2014.08:69
  • 5.    孟素琴主編.初中文言文同步解·譯·練:中州古籍出版社,2007.8:51
  • 6.    熊依洪著.中國曆代文學大觀·兩漢魏晉南北朝文學大觀:北京燕山出版社,2008.1:128
  • 7.    道紀居士解譯.樂府詩集·全鑑:中國紡織出版社,2017.01:137
  • 8.    馬世一編著.古詩行旅·先秦漢魏晉南北朝卷:語文出版社,2014.01:110
  • 9.    張宏偉主編.誦讀與欣賞:鄭州大學出版社,2014.08:70
  • 10.    陳君慧主編.古詩三百首:北方文藝出版社,2013.01:68
  • 11.    周建忠主編.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上冊):南京大學出版社,2012.12:113
  • 12.    宇野直人,李寅生編.中日曆代名詩選·中華篇: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06:45
  • 13.    曾棗莊主編.中國文學家大辭典:中華書局,2004年09月:754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