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王祥

(魏晉時期大臣)

編輯 鎖定
王祥(184年,一作180年-268年4月30日 [1]  ),字休徵。琅邪臨沂(今山東臨沂西孝友村)人 [2]  。三國曹魏西晉時大臣。
王祥於東漢隱居二十年,在曹魏,先後任縣令大司農司空太尉等職,封爵睢陵侯。西晉建立,拜太保,進封。泰始四年(268年)去世,年八十五(一作八十九),諡號“元”。 [3]  有《訓子孫遺令》一文傳世。
王祥侍奉後母朱氏極孝 [5]  ,為傳統文化中二十四孝之一“卧冰求鯉”的主人翁。
本    名
王祥
休徵
所處時代
漢末三國→西晉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琅邪臨沂
出生日期
184年(一作180年)
逝世日期
268年4月30日
主要作品
《訓子孫遺令》
主要成就
治理徐州,使州界清靜,政化大行;古代二十四孝之一
官    職
大司農太尉太保
爵    位
睢陵公
諡    號
典    故
卧冰求鯉、呂虔佩刀

王祥人物生平

編輯

王祥事母極孝

王祥雕像
王祥雕像(4張)
王祥為西漢諫議大夫王吉的後代,其祖父王仁官至青州刺史。王祥的父親王融被公府屢次徵召,但都未應召。 [4] 
王祥性情非常孝順。他的生母薛氏早逝,繼母朱氏對他並不好,多次在王祥父親面前説王祥的壞話,所以王祥的父親也不喜歡他,常讓他打掃牛圈,但王祥卻更加恭謹。父母有病時日夜伺候,不脱衣睡覺,湯藥必自己先嚐。王祥家有棵紅沙果樹結了果實,母親令王祥守護,每逢有大風雨,王祥總是抱住樹哭泣。他的孝心就是如此專誠而純正。 [5] 

王祥治理徐州

東漢末年,天下大亂,王祥扶持着朱氏帶着弟弟王覽到廬江避亂,隱居二十多年,不受州郡的徵召。朱氏去世時,王祥由於過分悲痛而致病,要扶住枴杖才能起身。 [6] 
魏文帝在位時,泰山太守呂虔升任徐州刺史。呂虔就任後不久,便召王祥任州別駕,他堅決辭讓不到任,經王覽勸説,併為他準備了牛車,王祥這才應召。王祥到任後,呂虔就把州政都委託給他。當時盜寇四處橫行,王祥率領並鼓勵士兵,討伐盜寇,將其一一擊破,州內因而清靜無事,政令教化也推行無阻。當時百姓編歌唱道:“海沂之康,實賴王祥。邦國不空,別駕之功。” [7-8] 

王祥仕途高升

王祥遊戲形象
王祥遊戲形象(2張)
後被舉為秀才,任温縣令,經多次升遷後,任大司農 [9] 
正元元年(254年),高貴鄉公曹髦即位,王祥因參與定策有功,被封為關內侯。又拜光祿勳,轉任司隸校尉 [10] 
正元二年(255年),王祥因隨司馬昭討伐毌丘儉,而增加食邑四百户。 [11] 
甘露元年(256年),朝廷任命尚書僕射盧毓為司空,盧毓辭讓給驃騎將軍王昶、光祿大夫王觀與王祥。 [12] 
此後,王祥遷任太常,封爵萬歲亭侯。曹髦到太學巡查時,任命王祥為三老。王祥以師長的身份面向南坐,憑着几案,扶着手杖。曹髦面向北坐,向王祥詢問治國之道,王祥陳述明王聖帝君臣施政化民的要領,來訓導曹髦,在座旁聽的人也都受到激勵。 [13] 

王祥不拜晉王

甘露五年(260年),曹髦不滿司馬氏掌握大權而率僮僕數百人討伐司馬昭,遭成濟殺害,朝臣為之哀悼,王祥大聲號哭説:“這是老臣的罪過啊!”涕泗橫流,眾人都感到慚愧。不久,遷任司空 [14] 
鹹熙元年(264年)三月,王祥升任太尉,加職侍中。同年,朝廷實行五等爵制,封王祥為睢陵侯,食邑一千六百户。 [15] 
同年,司馬昭受封晉王,王祥與荀顗一起去會見他。荀顗對王祥説:“相王(指司馬昭)地位尊貴,何侯(何曾)已經向他行過大禮,今日我們前去應當下拜。”王祥回答説:“相國確實很尊貴,然而還是魏的宰相。我們是魏的三公,公與王相差不過一個等級,上朝時的班列也是相同的,哪有天子的三公動輒去拜人的道理?這樣會損害魏的威望,也有損晉王的品德,君子愛護一個人應按禮行事,我不會去拜他。”等見到司馬昭時,荀顗立即下拜,而王祥只是長揖。司馬昭説:“今日才知道您是多麼看重我啊!” [16] 

王祥遜位就第

王祥半身像 王祥半身像
泰始元年(265年)十二月,晉武帝司馬炎受禪,建立西晉,拜王祥為太保,進封睢陵公,府中允許設置七官。司馬炎剛剛即位,虛心徵求直言。王祥與何曾、鄭衝等有德望的老臣,希望再朝見,武帝派侍中任愷向四人詢問朝政得失及急需解決的施政教化問題。王祥因為年老疲倦,多次請求遜位,司馬炎不許。 [17] 
御史中丞侯史光認為王祥久病,不能按時朝會盡臣禮,請求免去他的職務。司馬炎下詔説:“太保德行高尚,是朕賴以興隆政教的元老。前後多次遜讓,朕沒有答應他的要求,這件事有關部門不得議論。”便把侯史光的奏書壓下來不作答覆。 [18] 
王祥堅決要求辭官回故里,武帝才下詔同意以睢陵公的身份遜位,地位和太保、太傅一樣,在三司之上,俸祿賞賜與以前一樣。 [19]  並下詔説:“古代官員致仕,不適用於王侯,現在太保雖然以國公爵位留居京城,不宜再有朝見的勞苦。現在賜給太保几案與手杖,可以不朝見,有大事派人到太保府第徵求意見。賜給安車駟馬,宅第一區,錢百萬,絹五百匹,和牀帳席褥。將宮中舍人六名送給睢陵公作舍人,設置官騎二十人。以睢陵公之子騎都尉王肇為給事中,可以經常進府第省問。朕又因為太保高潔清廉,沒有宅第,暫且留住官府,等所賜宅第建成後再搬出。” [20] 

王祥高壽而終

泰始四年(268年),王祥病重,寫遺囑訓誡子弟説:“有生就有死,這是自然之理,我已經八十五歲了,死而無恨。不留遺言,讓你們無所遵循。我生在末世,被朝廷選用。擔任過許多不同的職務,卻沒有護衞輔佐的功勞,死後無以報答。在我氣絕後只洗手足,不必沐浴,不要以布帛纏身,根據季節,穿平時洗過的舊衣服。陛下所賜的山玄玉佩、衞氏玉玦綬笥等,都不要帶入墳墓。西芒山土質本來堅硬,不必用磚石砌,不要起墳壟。墓穴挖二丈深,槨只容棺即可。墓中不開前堂,不放几案,不置書箱鏡奩之類的用具,棺材前可以放張坐具就行了。乾飯肉乾兒各一盤,薄酒一杯,早晚做祭奠用。家中大人小孩不必送喪,一週年兩週年的祭日,可用牛豬各一。不要違揹我的意願!高柴泣血三年,孔子認為是愚蠢行為;閔子騫脱掉喪服出見客人,彈琴表示哀痛,孔子認為是孝。所以過分哭泣哀傷,會給自己帶來損害,飲食也要自己控制,適宜為度。言行經得起審查,這是信的最高要求;美則歸人,過則責己,這是德的最高標準;揚名顯親,是最大的孝;兄弟和順,宗族喜樂,是最好的悌;對待財貨的態度首先是讓,這五條是立身之本。顏子所以為夫子之命,原因也是這些。有些人是沒有認真想問題,值得效法的榜樣並不少。”他的兒子都奉行了王祥的遺言。 [21] 
同年四月初二(4月30日),王祥去世。司馬炎下詔,賜棺槨一副、朝服一套、衣服一套、錢三十萬、布帛各百匹。 [22-23]  當時,文明皇后王元姬才崩逝一個多月,事務繁忙,故而司馬炎未能顧及其喪禮。事後,司馬炎下詔説:“為睢陵公辦喪的事已經過去。朕儘管每每為他的死哀傷,但還沒有痛抒哀情,現在便為他哭一場。” [24] 
泰始五年(269年),司馬炎下詔,追賜王祥諡號為“元”。 [25] 

王祥歷史評價

編輯
王祥故里 王祥故里 [26]
時人歌之曰:海沂之康,實賴王祥;邦國不空,別駕之功。 [27] 
司馬炎:太保元老高行,朕所毗倚以隆政道者也。 [27] 
王戎:①太保可謂清達矣!②祥在正始,不在能言之流。及與之言,理致清遠,將非以德掩其言乎! [27] 
王導:太保、安豐侯以孝聞天下,不得辭司隸。 [28] 
孫盛晉陽秋》:祥少有美德行。 [29] 
房玄齡等《晉書》:①孝為德本,王祥所以當仁。②鄭衝含素,王祥遲暮。百行斯融,雙飛天路。 [27] 
柳宗元:故友仍同裏,常僚每合堂。淵龍過許劭,冰鯉吊王祥。 [30] 
劉克莊:禮律通稱母,寧分繼與親。乃知履霜子,絕似卧冰人。 [31] 
陳普:君王宮裹望安舒,何啻慈親念鯉魚。體認卧冰真意思,忍看成濟犯鑾輿。倒載山公即巨源,清談安石幼輿孫。晉家禍亂深如海,半出鹹熙太尉門。 [32] 
徐鈞:卧冰得鯉供親養,至孝誠能上格天。每信天人常吻合,應知容谷響聲傳。 [33] 
胡三省:王祥所以可尚者,孝於後母與不拜晉王耳,君子猶謂其任人柱石而傾人棟樑也。理致清遠,言乎,德乎? [34] 
楊維楨:王孝子,魏三公。雀入幕,鯉入冰。孝子可移臣子忠,而況三老北面天子尊辟雍。何司徒,荀僕射,九錫王前相率拜。孝子龍鍾亦長揖,爵級同升在三太。三太何足尊,不若犍為李孝孫。
王祥半身像 王祥半身像 [35]
二十四孝》:繼母人間有,王祥天下無。至今河水上,一片卧冰模。
王夫之:司馬昭進爵為王,荀顗欲相率而拜,王祥曰:“王、公相去一階爾,安有天子三公可拜人者?”驟聞其言,未有不以為嶽立屹屹,可以為社稷臣者。馮道之勞郭威曰:“侍中此行不易。”亦猶是也。炎篡而祥為太保於晉,威篡而道為中書令於周,則其亢矯以立名,而取合於新主,大略可知矣。昭謂祥曰:“今日然後知君見顧之深。”祥所逆揣而知其必然也。矜大臣之節,則太保之重任,終授之己也無疑。歷數姓而終受瀛王之爵,道固遠承衣盋於祥也。不吝於篡,而吝於一拜;不難於北面為臣,而難折節於未篡之先;天下後世不得以助逆之名相加,萬一篡奪不成如桓玄,可以避責全身,免於佐命之討,計亦狡矣。 [36] 
姜宸英:祥於晉、魏篡弒之際,唯唯無所短長,而靳此一拜,所謂不能三年之喪,而緦小功之察,欲自附於汲長孺耶? [37] 
王鳴盛:祥庸貪小人,名仕魏室,實為晉臣,乃以不拜自重乎?史家盛誇其孝友名德,此史家妙於立言。範蔚宗傳胡廣,歐陽永叔傳馮道,皆如此矣。以不拜為高,與高貴鄉公被弒而號泣為忠,正復一類。昭、炎佯敬之,明知如傀儡,相與為偽而已。祿位之昌,名壽之高,子孫之蕃衍,古今少比。鄙夫例多福,無怪志於鄙夫者之多也! [37] 
盧弼:觀祥之所為忠,與其事後母之所為孝,一生都是假。晉朝優容之者,以其為無用之物耳。 [37] 
呂思勉《兩晉南北朝史》:此外晉初元老,如石苞、鄭衝、王祥、荀顗、何曾、陳騫之徒,非鄉原之徒,則苟合之士。此等人而可以託孤寄命哉? [38] 
餘嘉錫:胡氏(胡三省)之論王祥是矣,若其以祥之不拜司馬昭為可尚,則猶未免徇世俗之論而未察也。考其時祥與何曾、荀顗併為三公,曾顗皆司馬氏之私黨,而祥特以虛名徇資格得。祥若同拜,將徒為昭所輕;長揖不屈,則汲黯所謂‘大將軍有揖客,反不重耶’之意也。故昭亦以祥為見待不薄,不怒而反喜。此正可見祥之為人,老於世故,亦何足貴!……魏晉之際,如王祥等輩,皆馮道之流,其不為人所笑罵者,亦幸而不遇歐陽氏為作佳傳耳。 [29] 
唐長儒:王祥除掉孝行以外毫無事業可稱,何曾、荀勖在歷史上更是奸妄之徒。 [39] 
新編二十四孝圖》:孝梯裏中頌王祥,卧冰求鯉傳四方。一片孝心感繼母,王覽效法敬兄長。

王祥個人作品

編輯
全晉文》有一篇《訓子孫遺令》。 [40] 

王祥軼事典故

編輯

王祥卧冰求鯉

王祥卧冰處 王祥卧冰處
王祥繼母朱氏一次想吃鮮魚,當時天寒冰凍,王祥脱下衣服,準備砸冰捕魚(一説卧在冰上),忽然冰塊融化,跳出兩條鯉魚,王祥拿着鯉魚回去孝敬母親。繼母向王祥説很想吃燒黃雀,不久就有數十隻黃雀飛進屋帳內,王祥得以給母親吃。鄰居都驚歎這是王祥的孝道感動上天。 [41] 

王祥孝感後母

有一次,王祥在另外一張牀上睡覺,他的後母朱氏暗自過去想殺害他。恰好碰上王祥起牀小解去了,只空砍得被子。不久,王祥回來後,知道朱氏對這件事很懊喪,便跪在她面前請求處死自己。朱氏因此深受感動而悔悟過來,從此像對親生兒子那樣對他。 [42] 

王祥以德掩言

王祥的族孫王戎曾説:“太保在正始年間,不屬於擅長清談的那一類人。等到與他談論起來,義理清新深遠。他不以能言見稱,恐怕是崇高的德行掩蓋了他的善談吧!” [43] 

王祥呂虔佩刀

當初,呂虔有一把佩刀,工匠觀看,以為有此刀的人一定會登上三公之位。呂虔對王祥説:“我不是可以做三公的人,這刀對我説不定還有害。而您有公輔的器量,所以送給您。”王祥堅決推辭,呂虔強迫他才接受。王祥臨終前,又把這把刀授給其弟王覽,説:“你的後代一定興盛,足以配此刀。”果然,王覽的後代之中多賢才,在東晉時期尤為興盛。 [44] 

王祥惟仁與達

王祥最小的兩個兒子王烈、王芬在很小的時候就有名,受王祥喜愛。但二人也同時死去。二人臨終時,王烈想要還葬故鄉,王芬想要留葬洛陽。王祥流着淚説:“不忘故鄉,是仁;不戀本土,是達。這仁與達,我的兩個孩子都有啊。” [45] 

王祥門無雜吊之賓

王祥去世時,奔喪的人不是朝廷賢臣,就是親戚故吏,門前無其他親人弔喪。他的族孫王戎感嘆道:“太保(指王祥)可真算清達了。” [46] 

王祥人際關係

編輯

王祥親屬

輩分
關係
姓名
簡介
家世
祖父
王仁
東漢時官至青州刺史。
父親
名士,屢辭朝廷辟命。
生母
薛氏
高平人,生平不詳。
繼母
朱氏
廬江人,生平不詳。
子輩
長子
王肇
被稱為“孽庶”。
次子
王夏
早逝。
三子
官至上洛太守,襲封睢陵郡公。
四子
王烈
與王芬一併知名,早逝。
五子
王芬
與王烈一併知名,早逝。
表格參考資料: [27]  [47] 

王祥家族

琅邪臨沂王氏
王仁
王祥
王俊

王靖之
王廙
王頤之



王胡之
王茂之
王敬弘

王和之


王耆之



王羨之



王彬
王彭之



王彪之



王基
王敦




王含
王瑜



王應



王會
王舒
王允之



王宴之



王邃




王彥





王琛
王稜





王侃













王氏,嫁裴遐



王詹
















王氏,嫁裴頠



注:晉書》稱王戎王祥族孫



王祥人物爭議

編輯
關於王祥的享壽,一般有兩種説法,一種是八十五,一種是八十九。餘嘉錫在《世説新語箋疏》中指出“祥傳載祥遺令曰:‘吾年八十有五,啓手何恨。’ 又云:‘泰始五年,薨。’ 故錢氏(錢大昕)本此計祥年壽。然裴松之注引王隱晉書曰:‘祥泰始四年年八十九,薨’與武帝紀書‘泰始四年夏四月戊戌,太保睢陵公王祥薨 ’合。”認為“本傳遺令及卒,疑皆傳寫之誤。” [29] 
最後餘嘉錫總結《晉書·王祥傳》的“徐州刺史呂虔檄為別駕,祥年垂耳順”及虞預《晉書》的“向六十,刺史呂虔檄為別駕總之”認為“若依王隱書計之,則祥當生於漢光和三年,至延康元年,年四十有一 ;即下至黃初七年魏文崩時,亦止四十七。與年垂耳順之語不合。此蓋臧榮緒誤依虞預(作《晉書》),而唐史臣(房玄齡等)因之,未及考之王隱書也。” [29] 

王祥史料索引

編輯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 [27] 
三國志》、《資治通鑑》、《晉陽秋》等也有記載。

王祥藝術形象

編輯

王祥文學形象

王祥戲劇形象

2007年曆史劇《王祥卧魚》:柳琴飾演王祥。 [48] 
參考資料
  • 1.    《晉書》誤作269年。按王元姬卒年及《晉書》校勘記,均作268年。
  • 2.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王祥,字休徵,琅邪臨沂人。
  • 3.    《諡法考》曰:能思辯眾曰元;行義説民曰元;始建國都曰元;主義行德曰元。
  • 4.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漢諫議大夫吉之後也。祖仁,青州刺史,父融,公府闢不就。
  • 5.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祥性至孝。早喪親,繼母朱氏不慈,數譖之,由是失愛於父。每使掃除牛下,祥愈恭謹。父母有疾,衣不解帶,湯藥必親嘗......有丹柰結實,母命守之,每風雨,祥輒抱樹而泣。其篤孝純至如此。
  • 6.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漢未遭亂,扶母攜弟覽避地廬江,隱居三(二)十餘年,不應州郡之命。母終,居喪毀瘁,杖而後起。
  • 7.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徐州刺史呂虔檄為別駕,祥年垂耳順,固辭不受。覽勸之,為具車牛,祥乃應召,虔委以州事。於時寇盜充斥,祥率勵兵士,頻討破之。州界清靜,政化大行。時人歌之曰:“海沂之康,實賴王祥。邦國不空,別駕之功。”
  • 8.    《三國志·卷十八·魏書十八·二李臧文呂許典二龐閻列傳》:文帝即王位,加裨將軍,封益壽亭侯,遷徐州刺史,加威虜將軍。請琅邪王祥為別駕,民事一以委之,世多其能任賢。
  • 9.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舉秀才,除温令,累遷大司農。
  • 10.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高貴鄉公即位,與定策功,封關內侯,拜光祿勳,轉司隸校尉。
  • 11.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從討毌丘儉,增邑四百户。
  • 12.    《三國志·卷二十二·魏書二十二·桓二陳徐衞盧傳第二十二》:遷為司空,固推驃騎將軍王昶、光祿大夫王觀、司隸校尉王祥。
  • 13.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遷太常,封萬歲亭侯。天子幸太學,命祥為三老。祥南面几杖,以師道自居。天子北面乞言,祥陳明王聖帝君臣政化之要以訓之,聞者莫不砥礪。
  • 14.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及高貴鄉公之弒也,朝臣舉哀,祥號哭曰“老臣無狀”,涕淚交流,眾有愧色。頃之,拜司空。
  • 15.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轉太尉,加侍中。五等建,封睢陵侯,邑一千六百户。
  • 16.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及武(文)帝為晉王,祥與荀顗往謁,顗謂祥曰:“相王尊重,何侯既已盡敬,今便當拜也。”祥曰:“相國誠為尊貴,然是魏之宰相。吾等魏之三公,公王相去,一階而已,班例大同,安有天子三司而輒拜人者!損魏朝之望,虧晉王之德,君子愛人以禮,吾不為也。”及入,顗遂拜,而祥獨長揖。帝曰:“今日方知君見顧之重矣!”
  • 17.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武帝踐阼,拜太保,進爵為公,加置七官之職。帝新愛命,虛己以求讜言。祥與何曾、鄭衝等耆艾篤老,希復朝見,帝遣侍中任愷諮問得失,及政化所先。祥以年老疲耄,累乞遜位,帝不許。
  • 18.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御史中丞侯史光以祥久疾,闕朝會禮,請免祥官。詔曰:“太保元老高行,朕所毗倚以隆政道者也。前後遜讓,不從所執,此非有司所得議也。”遂寢光奏。
  • 19.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祥固乞骸骨,詔聽以睢陵公就第,位同保傅,在三司之右,祿賜如前。
  • 20.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詔曰:“古之致仕,不事王侯。今雖以國公留居京邑,不宜復苦以朝請。其賜几杖,不朝,大事皆諮訪之。賜安車駟馬,第一區,錢百萬,絹五百匹,牀帳簟褥,以舍人六人為睢陵公舍人,置官騎二十人。以公子騎都尉肇為給事中,使常優遊定省。又以太保高潔清素,家無宅宇,其權留本府,須所賜第成乃出。”
  • 21.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及疾篤,著遺令訓子孫曰:“夫生之有死,自然之理。吾年八十有五,啓手何恨。不有遺言,使爾無述。吾生值季末,登庸歷試,無毗佐之勳,沒無以報。氣絕但洗手足,不須沐浴,勿纏屍,皆浣故衣,隨時所服。所賜山玄玉佩、衞氏玉玦、綬笥皆勿以斂。西芒上土自堅貞,勿用甓石,勿起墳隴。穿深二丈,槨取容棺。勿作前堂、布几筵、置書箱鏡奩之具,棺前但可施牀榻而已。糒脯各一盤,玄酒一杯,為朝夕奠。家人大小不須送喪,大小祥乃設特牲。無違餘命!高柴泣血三年,夫子謂之愚。閔子除喪出見。援琴切切而哀,仲尼謂之孝。故哭泣之哀,日月降殺,飲食之宜,自有制度。夫言行可覆,信之至也;推美引過,德之至也;揚名顯親,孝之至也;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臨財莫過乎讓:此五者,立身之本。顏子所以為命,未之思也,夫何遠之有!”其子皆奉而行之。
  • 22.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泰始五(四)年薨,詔賜東園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三十萬,布帛百匹。
  • 23.    《晉書·卷三·帝紀第三》:(泰始四年)夏四月戊戌,太保、睢陵公王祥薨。
  • 24.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時文明皇太后崩始逾月,其後詔曰:“為睢陵公發哀,事乃至今。雖每為之感傷,要未得特敍哀情。今便哭之。”
  • 25.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明年,策諡曰元。
  • 26.    孝感河與孝友村  .世界王氏網[引用日期2013-12-09]
  • 27.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11-21]
  • 28.    《全晉文·卷十九》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4-09-13]
  • 29.    《世説新語箋疏·德行第一》  .世説新語精讀[引用日期2014-03-31]
  • 30.    弘農公以碩德偉材屈於誣枉左官三歲復為大僚天監昭明人心感悦宗元竄伏湘浦拜賀末由謹獻詩五十韻以畢微志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3-12-08]
  • 31.    《雜詠一百首·王祥》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6-01-27]
  • 32.    王祥  .詩·陳普詩選[引用日期2013-12-08]
  • 33.    王祥  .詩·徐鈞詩選[引用日期2013-12-08]
  • 34.    胡三省注《資治通鑑·卷第七十九·晉紀一·世祖武皇帝上之上》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4-01]
  • 35.    王祥半身像取自清顧沅輯,道光十年刻本《古聖賢像傳略》。
  • 36.    《讀通鑑論·卷十》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6-06]
  • 37.    盧弼.《三國志集解》.北京:中華書局,1982年
  • 38.    呂思勉.兩晉南北朝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11:13
  • 39.    《魏晉南北朝史論拾遺·魏晉南北朝君父先後論》
  • 40.    《全晉文·卷十八》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3-12-08]
  • 41.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母常欲生魚,時天寒冰凍,祥解衣將剖冰求之,冰忽自解,雙鯉躍出,持之而歸。母又思黃雀灸,復有黃雀數十飛入其幕,復以供母。鄉里驚歎,以為孝感所致焉。
  • 42.    《世説新語·德行第一》:祥嘗在別牀眠,母自往暗斫之。值祥私起,空斫得被。既還,知母憾之不已,因跪前請死,母於是感悟,愛之如己子。
  • 43.    《世説新語·德行第一》:王戎雲:“太保居在正始中,不在能言之流。及與之言,理中清遠。將無以德掩其言!”
  • 44.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初,呂虔有佩刀,工相之,以為必登三公,可服此刀。虔謂祥曰:“苟非其人,刀或為害。卿有公輔之量,故以相與。”祥固辭,強之乃受。祥臨薨,以刀授覽,曰:“汝後必興,足稱此刀。”覽後奕世多賢才,興於江左矣。
  • 45.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烈、芬並幼知名,為祥所愛。二子亦同時而亡。將死,烈欲還葬舊土,芬欲留葬京邑。祥流涕曰:“不忘故鄉,仁也;不戀本土,達也。惟仁與達,吾二子有焉。”
  • 46.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祥之薨,奔赴者非朝廷之賢,則親親故吏而已,門無雜吊之賓。族孫戎嘆曰:“太保可謂清達矣!”
  • 47.    《世説新語箋疏·德行第一》注引《祥世家》:“祥父融,娶高平薛氏,生祥。繼室以廬江朱氏,生覽。”
  • 48.    《王祥卧魚》 昨晚首都完美謝幕  .新浪網[引用日期2013-12-08]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