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吳梅

(戲曲理論家、教育家)

編輯 鎖定
吳梅(1884年—1939年),字瞿安,號霜厓,江蘇長洲(今蘇州)人。現代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度曲譜曲皆極為精通,對近代戲曲史有很深入的研究。吳梅弟子很多,南京大學以研究戲曲聞名的諸位先生大抵都是吳梅門下後學。1922年秋至1927年春,在南京大學的前身國立東南大學(後改為中央大學,49年更名南京大學)任教五年。1928年秋至1932年春,1932年秋至1937年秋在中央大學任教8年半。培養了大量學有所成的戲曲研究家和教育家。吳梅在文學上有多方面成就,在戲曲創作、研究與教學方面成就尤為突出,被譽為“近代著、度、演、藏各色俱全之曲學大師”。
中文名
吳梅
別    名
瞿安 (字) 霜厓(號)
國    籍
中國
出生日期
1884年
逝世日期
1939年
職    業
戲曲理論家、教育家、作家
主要成就
南社成員之一
出生地
江蘇長洲(今蘇州)
代表作品
主要著作有《顧曲麈談》
《曲學通論》
享    年
55歲

吳梅人物經歷

編輯
吳梅一生致力於戲曲及其他聲律研究和教學。主要著作有《顧曲麈談》《曲學通論》《中國戲曲概論》《元劇研究》《南北詞譜》等。又作有傳奇、雜劇十二種。培養了大量學有所成的戲曲研究家和教育家。
吳梅對古典詩、文、詞、曲研究精深,作有《霜崖詩錄》《霜崖曲錄》《霜崖詞錄》行世。又長於制曲、譜曲、度曲、演曲。作《風洞山》《霜崖三劇》等傳奇、雜劇十餘種。老先生終生執教,自1905年至1916年,先後在蘇州東吳大學堂、存古學堂、南京第四師範、上海民立中學任教。1917年至1937年間,在北京大學國立東南大學國立中央大學中山大學光華大學金陵大學任教授。他精通崑曲,他不但整理了唐宋以來的不少優秀劇目,還創作了不少崑曲,並且是第一個把崑曲這一民間藝術帶入大學的教授,在北京大學文學系教崑曲和戲劇。他的弟子既有名教授大作家又有梨園界的大師,如朱自清田漢鄭振鐸齊燕銘,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大師梅蘭芳俞振飛,20世紀80年代的日本東京大學校長也是吳梅的弟子。可謂桃李滿天下,台灣的崑曲名家,都是吳梅的第二代弟子。1993年,中國文聯、中國戲劇家協會等在吳梅故里蘇州召開了吳梅誕生100週年學術討論會,海內外特別是寶島台灣,來了不少專家、學者。
《吳梅評傳》 《吳梅評傳》
遺憾的是,這位著名的教授、崑曲大師正當壯年客死他鄉。其原因用長孫吳林(父親排行老三,上海交大土木工程系畢業,從事鐵路橋樑設計、施工)的話説,老爺子才華橫溢但膽子小,一生膽小。抗日戰爭爆發,當時在中央大學任教的吳梅,決定舉家“內遷”,大逃亡。從蘇州經武漢逃到湘潭,從湘潭逃到桂林,從桂林逃到昆明。可是兩條腿加上火車輪子,也沒有日本鬼子的飛機快,日本鬼子的飛機轟炸昆明,老爺子怕挨炸彈,非要躲到飛機找不到的鄉村,1939年1月11日,吳教授率領一家人從昆明出發,坐了兩天汽車,又步行兩天,來到了大姚縣李旗屯。這個在當時雲南地圖上找不到的李旗屯,雖然離昆明不遠,生活條件卻很差。缺醫少藥,衞生條件更差。在大姚縣李旗屯住了兩個月,被譽為“曲學之明辨章得失,明示條例,成一家成言,領後來先路” 的一代戲曲大師的吳梅因喉病復發去世,年僅55歲多一些。辭世前兩日,致友人書雲:“避居始入鄂,繼至湘,又至桂,最後至滇,今不再動矣。路日行日遠,病亦日積日深,目下氣急咳嗆,骨瘦如柴,雖有盧扁,亦無能為役,但冀稍延時日,得返故里而已。”遺憾的是,夢想落空,只能魂歸故里。令人不解的是,自幼酷愛古典詩、文、詞、曲的戲曲奇才,在逃難路上仍有詩詞問世的吳梅教授,竟然不讓子孫們學文。用畢生獻於古詩文戲曲事業形容吳梅,一點兒也不過分。離昆明前還在手抄《霜崖詩錄》,去世前數日仍然為弟子的著作校閲,並作《羽調四季花》——“法曲續長平,把賢藩事,嬌兒怨,又譜秋聲。前朝夢影空淚零,如今武昌多血腥。舊山川,新甲兵,亂離夫婦,誰知姓名。安能對此都寫生。苦語春鶯,正是不堪重聽。倒惹得茶醒酒醒,花醒月醒人醒。”花醒月醒人醒,骨瘦如柴卻頭腦清醒的大教授,作詩寫詞的同時,有氣無力地寫遺囑,哆哆嗦嗦,一天僅能寫一、二條。最後,手不能,臨嚥氣,特別囑咐孫子們:要學工,不要搞文……吳梅有4個兒子,都學理工。

吳梅個人成就

編輯
吳梅先生在文學上有多方面成就,在戲曲創作、研究與教學方面成就尤為突出,被譽為“近代著、度、演、藏各色俱全之曲學大師”(王玉璋《霜厓先生在曲學上之創見》)。先生終身執教,桃李滿園。

吳梅學術成就

編輯
吳梅著述 吳梅著述
吳梅先生最重要的學術成就,還在戲曲創作與研究。浦江清先生説:“近世對於戲曲一門學問,最有研究者推王靜安與吳梅先生兩人。靜安先生在歷史考證方面,開戲曲史研究之先路;但在戲曲本身之研究,還當推瞿安先生獨步。”龍榆生先生説他“專究南北曲,制譜、填詞、按拍一身兼擅,晚近無第二人也”。編校《吳梅全集》王衞民先生説,在中國戲曲史上的大家,或以制曲見長,或以曲論見長,或以曲史見長,或以演唱見長,就是在崑劇的全盛時期,“集二三特長於一身的大家已屈指可數,集四五特長於一身的大家更為罕見”,然而生活於崑劇衰落時期的吳梅先生,卻能“集制曲、論曲、曲史、藏曲、校曲、譜曲、唱曲於一身”,且在戲曲教育上也卓有建樹,堪謂奇蹟。
創作方面,先生在十六歲時,就有傳奇《血花飛》之作,以紀念戊戌六君子;三十年間,共創作十四個劇本,現存十二,以先生五十壽誕時自選的《霜崖三劇》為代表,曲律詞采俱工,案頭場上,兩擅其美,人物鮮明而情節曲折,達到了那一時代的最高境界。傳統戲曲本身就是一種綜合藝術,若非具有文學、音樂、舞蹈、美術等多方面的較高修養,是不可能取得較高成就的。
曲律研究方面,先生有《顧曲麈談》《曲學通論》《南北詞簡譜》等專著,在前人研究成果和自己藝術實踐的基礎上,全面系統地論述了制、譜、唱、演的藝術規律。曲史研究方面,先生的《中國戲曲概論》是放眼全局的第一部中國戲曲通史;《元劇研究》和《曲海目疏證》對劇作家與作品的考證,也有承前啓後之功;《霜崖曲話》、《奢摩他室曲話》和《奢摩他室曲旨》等採取傳統的曲話形式,廣泛評述散曲、劇曲的形式與內容,既為作者的進一步研究打下了基礎,也為後人的研究提供了可貴的參考材料。 吳梅先生在詞學研究上亦有很高造詣。朱祖謀先生曾四校《夢窗詞》,而吳梅先生重讀《夢窗詞》,還能有新的發現。他的專著《詞學通論》,寓史於論,史論結合,從格律到作法,多所創見。
詩詞曲創作
吳梅著述 吳梅著述
吳梅先生於、詞、曲三體均有創作,詞風豪放易近於詩,婉約則易近於曲,故而在詞作上頗難獨樹一格;但曲學上的造詣,又深化了先生對於詞律的理解,故集中登臨懷古、言志之作,情致清新,辭采振拔,意象鮮明,含蓄雅訓,能嚴守詞律,因難見巧,遠追南宋。論者或以為先生詞作的成就能高於詩作。
吳梅先生的詩,在生前寫定為《霜崖詩錄》四卷,以編年體存詩三百八十一首,不但數量較詞、曲尤為多,而且更能看出先生的一生經歷、過從交往,以及思想、藝術的發展脈絡。詩作始於1898年,終於1938年,對於四十年間的重大社會歷史事件,從戊戌變法辛亥革命洪憲復辟、軍閥混戰到日寇侵華、抗戰軍興,都有如實的反映,表現出詩人強烈的愛國精神;詠史懷人、評書讀畫之作,也無不寄寓真情實學;其七古風骨遒勁,歌行開闔流轉,絕句輕倩流麗,律詩工於對仗,各有特色。詩人的自我評價是:“不開風氣,不依門户。獨往獨來,匪今匪古。”“不開風氣”有自知之貴,因為先生清醒地認識到,“詩文詞曲,頗難兼擅”,他在曲學上用力至深,詩作上再想開一時風氣是不現實的;但由於堅持了“不依門户”,所以能達到“匪今匪古”的境界。
吳梅先生的詞,大部分錄入《霜崖詞錄》。存詞一百三十七首。
吳梅先生的曲,有《霜崖曲錄》二卷,為先生高足盧前在1929年編次,後又有增補,現卷一收小令六十八首,卷二收套數二十篇一百零三首。因為先生認識到“欲明曲理,須先唱曲”,曾從名師學唱,能夠邊唱邊寫,所以才情與格律有機統一,達到格律精嚴而才情橫溢的高境界。在清末以來散曲日見寥落的局面下,先生的散曲異峯突起,並影響後學,釀成風氣,致時人有散曲“中興”之望。 先生還為許多傳奇雜劇打下了聲情並茂、宜唱美聽的曲譜,使一些案頭名劇得以登上舞台,重煥青春。這也因為先生有唱曲的功底。魏良輔曾總結唱曲經驗説:“曲有三絕:字清為一絕,腔純為二絕,板正為三絕。”聽過吳梅先生唱曲的人,都以為他是得到這份真傳的。

吳梅人物事蹟

編輯
吳梅著述
吳梅著述(4張)
家中藏書甚富,主要是有關戲劇、曲譜等方面圖書,計有4萬餘冊、數百種。他十幾歲就注意搜求戲曲典籍,能購買的購買,能借抄的借抄,積三十年之艱辛,收藏曲籍六百餘種,其中不乏精本、善本孤本,成為全國首屈一指的藏曲大家。他並且利用自己的珍藏,精心校勘,書樓名為“奢摩他室”,家藏明嘉靖善本多種,顏所藏書樓曰“百嘉室”,意在收羅到一百部明嘉靖刊本。鄭振鐸曾到該藏書樓,看到他親手編纂的《百嘉室藏書目》,有元刊3種、明本80餘種、清內府套印本50餘種,元明清本曲目476種。抗日戰爭爆發後,他輾轉於湖南、雲南數省,藏書多有損失。1949年後,其子吳良士將藏書捐獻給北京圖書館,其書列入《北京圖書館善本書目》的有170餘部,以曲詞類為最多。藏書印有“長歌當哭”、“未免有情”、“長洲吳梅字瞿安”、“瞿安眼福”、“霜厓居士”、“吳楳”、「瞿安」朱文方印、「霜崖/居士」朱白文方印、「吳梅」朱文圓印、「瞿/安」朱文方印、「瞿安/制譜」白文方印、“長洲/吳氏/藏書”白文扁方印、“霜/厓”朱文方印等。 [1]  編有《瞿安書目》,未刊。編選《奢摩他室曲叢》,交商務印書館出版,以使這份遺產廣為流傳。這項工作,應該説是受到朱祖謀刊行《強村叢書》的影響。後因上海“一·二八”戰事,使出版中斷,傳世僅得其半,仍大受好評,以為其選擇之精,校訂之善,當在《元曲選》與《六十種曲》之上。此後鄭振鐸先生倡導刊行《古本戲曲叢刊》,就是受到吳梅先生的啓發;而劉世珩選輯《暖紅室匯刻傳奇》,盧前選輯《飲虹叢刻》,更是直接得到吳梅先生的指導。
桃李滿園
學者吳梅 學者吳梅
吳梅先生是第一個在高等學府專授戲曲課的教師,他精通崑曲,他不但整理了唐宋以來的不少優秀劇目,還創作了不少崑曲,並且第一個把崑曲這一民間藝術帶入大學,在北京大學文學系教崑曲和戲劇。他把吹笛、訂譜、唱曲這些被當時學問家視為“小道末技”的內容帶上講堂,言傳身教,開創了研究曲學之風氣,二十餘年間在南北兩京培養了一批有成就的戲曲史家、戲曲理論家。他還熱心扶持崑劇傳習所,每回蘇州,都要前去與老藝人切磋,給學員以指導,被視為他們的知音。在崑曲的保存與提高方面,吳梅先生的功勞不可磨滅。
吳梅先生培養出來的學生,對於老師的學業各有繼承,出現過一大批一流學者。在二十世紀後半葉尚能繼續從事學術研究或教學工作的,就有王玉章、任訥、唐圭璋王煥鑣、錢紹箕、王起、汪經昌、趙萬里常任俠遊壽潘承弼陸維釗胡士瑩等;其中約一半沒有再從事曲學研究,但都在各自的領域裏取得了重大成就。從事曲學研究的幾位,為世所重的,則只是他們的古典文學研究或教學工作,他們的創作卻默默無聞。
他的弟子既有名教授大作家又有梨園界的大師,如朱自清田漢鄭振鐸齊燕銘,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大師梅蘭芳俞振飛,20世紀80年代的日本東京大學校長也是吳梅的弟子。可謂桃李滿天下,台灣的崑曲名家,都是吳梅的第二代弟子。1993年,中國文聯、中國戲劇家協會等在吳梅故里蘇州召開了吳梅誕生100週年學術討論會,海內外特別是寶島台灣,來了不少專家、學者。

吳梅主要著作

編輯
吳梅著述 吳梅著述
吳梅一生著述豐富,主要著作有傳奇:《風動山》《綠窗怨記》《東海記》《血飛花》(又名《萇弘血》)、《義士記》(又名《西台慟哭記》)五種(後二種未刊行)
雜劇:《軒亭秋》《暖香樓》《湘真閣》《落茵記》《雙淚碑》《無價寶》《惆悵爨》(內含短劇四種)七種。
戲曲論著:《中國戲曲概論》《顧曲麈談》《詞餘講義》《南北詞簡譜》《元劇研究ABC》等及數量可觀的曲話、序跋、散記、筆記等曲學論著,並輯有《奢摩他室曲叢》初、二集。其他著作有《霜厓詩錄》四卷、《霜厓詞錄》一卷、《遼金元文學史》等,並行於世。又有《文錄》二卷,未刊行。其散曲作品輯入《霜厓曲錄》二卷及《霜厓讀畫錄》一卷中。王衞民編有《吳梅戲曲論文集》,1983年由中國戲劇出版社出版。
2002年,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吳梅全集》有四卷八冊三百餘萬字,吳梅先生的著作第一次得以全面系統地結為一集。書後附有王衞民先生所編《吳梅年譜》。其中且有《瞿安日記》二巨冊。
同時出版的還有王衞民先生重行修訂的《吳梅評傳》。同年,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了吳梅先生的再傳弟子吳新雷先生主編的《中國崑劇大詞典》。

吳梅現象分析

編輯
吳梅早期作品 吳梅早期作品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也就是沈從文張愛玲周作人等先生相繼被髮掘而紅極一時之際,吳梅先生的曲學成就卻依然無人問津,這是一個令人悲哀的事實。就時中國的崑劇已經一蹶不振地衰落,“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吳梅先生獨步一時的曲學理論,成了屠龍之技。
這其中的原因,説複雜真複雜,説簡單也簡單。簡而言之,大約有兩點。
其一:二十世紀初,應運而生的新文學,迅速崛起,以其通俗易懂,成為主流。這本應是好事,使中國文學的園地大為豐富;遺憾的是,由於某些人有意無意的努力,將思想以至政治領域的新舊之爭,推延到文學領域之中,而且只論形式,不論內容,更不論藝術,一入舊式,即在掃蕩之列。對古典文學的研究,也只到清代中葉為止,“同光體”已不入法眼,遑論其餘。
實則在大動盪、大變革、大悲大喜的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的詩文詞曲,無論新體還是舊體,都不乏佳作,都曾達到一個不容忽視的高潮。作為南社的早期成員、一貫關心國事的吳梅先生,其作品更是具有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和革新思想。而二十世紀上半葉的文人學者,即使不能寫作舊體詩詞,欣賞舊體詩詞的人應當不會比欣賞新詩的人少。所以當時學人對於吳梅先生的成就才會有那樣高的評價。
吳梅著述 吳梅著述
其二:舊體詩詞曲的衰退,是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以後的事情,1957年的反右和1958年的新民歌運動,一則踐踏了詩人,一則踐踏了詩,共同的是踐踏了欣賞詩的眼睛。此後二十年中國可説無詩可讀,當然,也包括新詩。在這一時間段裏成長以至出生的人,不知道吳梅,不足為奇。
吳門弟子中能制曲的有一位孫為霆先生,南京六合人,後來在西安教書,霍松林先生曾從他受教。他在文化大革命前印過一部《壺春樂府》,恐怕就更沒有什麼人知道了。此書三卷,捲上、卷中為散曲,卷下收《太平爨》三雜劇,曾得盧前的盛讚。這或許竟是當代人崑曲創作的尾聲了。
崑劇藝術的後繼無人,固然有多方面的因素,但是民族虛無主義的一度橫行,全民族的傳統文化修養的急劇下降,應當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
吳梅先生在《百嘉室遺囑》中,曾專門談到後輩的教育問題:“近日小學課程,殊不能滿人意。吾意身為中國人,經書不可不讀。每日課餘,宜別請一師,專授經書。大約《論語》《孟子》 《詩經》《禮記》《左傳》,必須熟誦。既入中學後,則各史精華,亦宜摘讀;或主誦《羣書治要》者,容嫌卷帙多,且刪節處間有乖異,不必讀也。十六歲後,應略講經史源流。”這自是治國學者的經驗之談,但在近半個世紀中,如果有誰重彈
吳梅早期作品 吳梅早期作品
吳梅早期作品此調,除了被扣上一頂頑固不化的帽子,決不會有別的結果。
值得一提的是,吳梅先生對於新詩,就並不排斥。當徐志摩去世時,他曾代穆藕初作輓聯:“行路本來難,況上青天,孤注全身輕一擲;作詩在通俗,雅近白傅,別裁偽體倘千秋。”評價是相當高的,他對此聯也很滿意,“自覺頗工”,因此記入日記。
其實,人文文化的領域是一個累積的領域,一種作品對於另一種作品,只有超越的可能,沒有取代的可能。各人頭上一方天,並存共榮才是理想的境界。倘若一定要將舊體文學的創作成果抹殺,才能顯示出新文學的成績,那這成績也就實在可想而知了。
參考資料
  • 1.    李玉安等.中國藏書家通典:中國國際文化出版社,2005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