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田漢

(文藝活動家、中國現代戲劇三大奠基人之一)

編輯 鎖定
田漢(1898年3月12日—1968年12月10日),本名田壽昌,乳名和兒,筆名有田漢、陳瑜、伯鴻、漢兒倚聲、首甲、紹伯、漱人、陳哲生、明高、嘉陵、張坤等。男,漢族,湖南省長沙縣人。劇作家、戲曲作家、電影編劇、小説家、詞作家、詩人、文藝批評家、文藝活動家,中國現代戲劇三大奠基人之一。
他創作歌詞的歌曲《萬里長城》的第一段後來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田漢早年留學日本時曾自署為“中國未來的易卜生”。1968年,田漢在中國文化大革命中不幸被迫害死於獄中。 [1] 
中文名
田漢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日期
1898年3月12日
逝世日期
1968年12月10日
畢業院校
日本東京高等師範學校
主要成就
領導和發起南國戲劇運動
出生地
湖南省長沙縣
代表作品
義勇軍進行曲
名優之死
關漢卿
謝瑤環
筆    名
田漢、陳瑜、伯鴻、漢兒倚聲等
原    名
田壽昌

田漢人物生平

編輯
劇作家田漢
劇作家田漢(6張)
1898年3月12日,出生於湖南省長沙縣東鄉茅坪田家塅一户貧農家庭;
1912年,就讀於長沙師範學校;
1916年,考入日本東京高等師範學校;
1919年,在東京加入李大釗等組織的少年中國學會,開始發表詩歌和評論;
1920年,發表處女作《梵峨琳與薔薇》; [2] 
1921年,與郭沫若等組織創造社,倡導新文學;
1922年,回國,受聘於上海中華書局編輯所;
1924年,與妻子易漱瑜創辦《南國》半月刊。以後相繼任教於長沙第一師範學校、上海大學大夏大學(今華東師範大學);
1926年,在上海與唐槐秋等創辦南國電影劇社;
1927年秋,到上海藝術大學任文學科主任、校長,創作了話劇《蘇州夜話》《名優之死》等。年底同歐陽予倩、周信芳等舉行“魚龍會”演出,影響甚廣; [3] 
1928年,與徐悲鴻歐陽予倩組建南國藝術學院,同年秋成立南國社,以狂飆精神推進新戲劇運動,多次到南京、杭州、廣州等地演出,同時主編《南國月刊》;
1929年冬開始,他在從事文藝活動的同時,積極參加政治活動;
1930年3月,他以發起人之一的身分參加了中國左翼作家聯盟成立大會,並被選為7人執行委員會之一,接着參加了中國自由運動大同盟。同年6月,南國社被查封,左翼劇團聯盟改組為左翼戲劇家聯盟,他是發起與組織者之一; [3] 
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後參與了黨對文藝的領導工作,和夏衍等打入電影陣地,為藝華、聯華等影片公司寫了《三個摩登的女性》《青年進行曲》、等進步電影文學劇本,使電影文學從思想到藝術出現了新的面貌;
1934年,作三幕話劇《回春之曲》及電影故事《風雲兒女》(後經夏衍改為電影台本,主題歌即田漢作詞、聶耳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作歌劇《揚子江的暴風雨》;
1935年2月,田漢曾被捕入獄,後被保釋出獄;
1937年“七七”事變後,創作了五幕話劇《蘆溝橋》,並舉行勞軍演出。8月赴上海,參加文化界救亡工作。上海淪陷後到長沙、武漢從事戲劇界抗日統一戰線工作。12月成立了中華全國戲劇界抗敵協會,他是組織者之一;
1938年,年初與馬彥祥等編輯出版了《抗戰戲劇》半月刊,後又去長沙籌辦了《抗戰日報》。2月,到武漢參加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第三廳,負責藝術宣傳工作,同洪深等組建了10個抗敵演劇隊、4個抗敵宣傳隊和1個孩子劇團;
1940年,到重慶,與歐陽予倩等創辦《戲劇春秋》,後到桂林領導組建新中國劇社和京劇、湘劇等民間抗日演劇團體;
1944年春,與歐陽予倩等在桂林主持了西南第一屆戲劇展覽會,對加強戲劇隊伍的團結和堅持進步戲劇運動起到了推動作用;
1949年後田漢任職文化部戲曲改進局、藝術局局長;
1968年,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1979年4月,為田漢平反,在北京召開了隆重的追悼大會。 [2] 

田漢婚姻家庭

編輯
田漢與友人家人合照
田漢與友人家人合照(2張)
田漢的一生共有四位愛人。第一位愛人是舅父易梅臣的女兒易漱渝,1916年,舅父出資將田漢和自己的女兒送往日本讀書。田漢和易漱渝可以説青梅竹馬,又都喜歡詩文,情投意合。於是易梅臣便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了他。1920年底,田漢與易漱渝在日本結婚。不幸的是,易漱瑜1925年病逝。臨終前,易漱瑜將自己的同窗好友黃大琳介紹給田漢,希望他們能結婚。田漢雖然又有新的戀人但是已然沒有以前的滋味,儘管如此,1927年,田漢還是與黃大琳結了婚。 [4-5] 
沒有愛情的婚姻終究是不幸福的,田漢在婚外開始和一位遠在新加坡的女教師林維中有了聯繫,彼此通信3年。林維中因逃婚而出走南洋,她風姿綽約,一直想找一位有文化的丈夫。而田漢的才華恰巧進入了她的視線,她大膽地給田漢寫了一封信,坦承自己的愛慕之情。就這樣,剛再婚一年的田漢與林維中憑着傳遞信件和照片,感情一發不可收拾。在頻繁的信件交往中兩人建立不一般的感情關係。直到1929年新年之後,田漢與黃大琳友好分手。 [6] 
1929年,大革命失敗,中國共產黨為了在文藝上取得田漢這一位大劇作家的支持,將安娥安插到田漢身邊做秘書 [7]  。從此安娥進入了田漢的視野,安娥不但照顧了田漢的生活,還順利的影響了田漢的思想,但是頻繁的接觸與交流,也急劇增進了兩人的感情。1930年秋,安娥與田漢同居了。兩人的同居的消息很快被林維中得知,於是在林維中和家人的逼迫下,田漢又無奈的與定下婚約的林維中完婚。雖然兩人已然成婚,但是婚後生活並不幸福,因為田漢已經心向安娥不可挽回。1946年3月,林維中無奈與田漢協議離婚,結束了兩人痛苦的婚姻。田漢與安娥,歷經情感的磨折最終走到了一起。隨後,他們度過了20多年幸福的晚年生活,直到20世紀60年代末期、田漢不幸被文革造反派關押、批鬥,於1968年含冤而死。8年後的8月 [8]  ,71歲的安娥也隨田漢而去。 [9-10] 

田漢人物軼事

編輯

田漢四處學習

田漢的家鄉長沙縣是湘戲、影子戲盛行的地方。田漢從五六歲時起,就經常騎在叔叔們肩上,趕十幾二十裏地去看廟台戲,他每次看戲回家。參加學生軍後,當時軍人看戲不要錢,他便時常到“三尊炮”去看京戲,在這種四處可學的氣氛和四處愛學的精神下,田漢初步掌握了戲曲藝術的形式,懂得了一些舞台處理方式。而此時傳統的摺子戲《三孃教子》激發了他的創作靈感,於是他根據這部戲改寫產生了他的處女作《新教子》。劇本發表在當時的《長沙日報》上,而田漢這年只有13歲。 [11] 

田漢真假田漢

1929年,田漢率南國社到南京曉莊公演。受到校長陶行知和師範院校學生、農友的熱烈歡迎。會上,陶行知發表了極富感情極為生動的歡迎詞:“今天我是以‘田漢’的身份歡迎田漢。曉莊是農民的學校,農民是曉莊師生的好朋友,我們的教育是為種田漢而辦的教育……所以我是以‘種田漢’代表的資格在這兒歡迎田漢。”
田漢則用同樣風趣的語言説道:“陶先生説,他是以‘田漢’的資格歡迎田漢,實不敢當。其實我是一個假‘田漢’能夠受到陶先生這個真田漢的歡迎,實在感到榮幸,我們一定要向真田漢學習。” [11] 

田漢拍案而起

田漢根據《白蛇傳》改編的《金缽記》發表後,獲得一片讚揚聲。這時,有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戴不凡寫了篇文章,對此戲提出批評意見。許多人看了啞然失笑,但田漢拍案而起--不是發怒,而是高興地敲打桌子。他連連稱讚説:“寫得好,有膽略,有才華!”並積極打聽戴不凡其人,還向有關方面推薦他,終於使戴不凡得以發揮自己的才幹,在戲曲理論研究方面做出了一定的成績。 [12] 

田漢個人作品

編輯

田漢劇本創作

劇集
劇本
黎明之前
自主構思劇本
同名小説改編劇本
電影劇本
咖啡店之一夜
最後的勝利
蘆溝橋
卡門
豔翠親王
暴風雨中的七個女性
秋聲賦
不拿槍的敵人
田漢戲曲集
到民間去
回春之曲
麗人行
揚子江的暴風雨
復活
斷笛餘音
田漢選集
名優之死
關漢卿
阿Q正傳
湖邊春夢
月光曲
文成公主


勝利進行曲

再會吧,香港(又名:風雨歸舟),與洪深、夏衍合著
風雲兒女
以上整理自 [13-14] 

田漢戲曲作品

京劇
新歌劇
戲曲合集
新雁門關
金缽記
江漢漁歌
田漢戲曲集
武松與潘金蓮
情探
新平劇
田漢戲曲選
白蛇傳
西廂記
岳飛

謝瑤環

以上整理自 [14]  [13] 

田漢其餘作品

理論集
書信集
散文集
回憶錄
文學概論
三葉草
田漢散文集
影事追懷錄
愛爾蘭近代劇概論
文藝論集
日記合集
南國社史略
南國的戲劇
田漢論創作
薔薇之路
續銀色的夢

以上整理自 [14]  [13] 

田漢藝術特色

編輯

田漢思想內容

田漢作品封面一覽
田漢作品封面一覽(10張)
田漢早期的劇作主要在於宣揚個性,彰顯五四運動中思想解放個性解放的精神。他早期的作品一方面無情地揭露了當時社會以及傳統勢力剝奪人的自由與幸福的罪行,並隨着創作歷程的推進,對社會問題的關注與表現也在不斷加強;另一方面,又着力表現人們面對黑暗現實所產生的苦悶、思索以及對光明的熱烈追尋,這一主題也貫穿在田漢所有劇作中,其中尤以《咖啡店之一夜》和《名優之死》為最。《咖啡店之一夜》通過鹽商之子李乾卿對純真愛情的背叛與褻瀆,揭示了帶有濃厚封建主義色彩的資產階級市儈的醜惡嘴臉,又通過白秋英與林澤奇的覺醒,體現了作者“由頹廢向奮鬥之曙光”的理想。《名優之死》通過劉振聲與強大的邪惡勢力的鬥爭,更讓人感到振奮鼓舞。而到了30年代,田漢已經完全接納了馬列主義思想,他的立場又開始逐漸轉向貧苦的工農一邊,於是他的的劇作也開始着力宣揚民眾反抗壓迫求、尋求解放的鬥爭精神,如獨幕話劇《梅雨》,這類作品主要描寫工人的生活與鬥爭,描繪他們生活苦難,同時藉此歌頌和讚揚他們的反抗壓迫剝削的精神。同時隨着抗日戰爭的爆發田漢開始響應時代的號召創作出了一批旨在宣揚抗戰的戲劇,這類作品宣揚和表現抗日愛國的精神,鼓勵人們前往最前線為國家流血鬥爭,這類劇作中的傑出代表有如《回春之曲》,作者以詩意盎然、優美動人的語言書寫了愛國華僑高維漢與梅娘抗日救國的愛情故事,以滿含深情的筆調讚美着抗日青年人的愛國熱情。 [14] 

田漢創作風格

田漢戲劇最明顯的特徵即表現為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的高度融合。田漢明確指出其處女作《梵峨嶙與薔薇》是“通過現實主義熔爐的新浪漫主義劇”,而其往後的作品也多沿着這一思路創作,如三十年代的《回春之曲》和四十年代的《麗人行》等都是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交相輝映的優秀作品。田漢戲劇的浪漫主義與同時代的浪漫主義又有着更為主流的表現,如與郭沫若的浪漫主義相比,雖有不少的共同之處,但比起後者的熱烈、豪放來,田漢的浪漫更顯出一種温馨、輕柔的韻致。他塑造人物往往不重細膩的描寫,而着重於內心感受的抒發。他的作品狀繪時代、勾勒人物,追求精神氣質的凸顯,而不在具體細節上細心雕琢。他的劇本結構也不以嚴謹取勝,而以氣勢見長,不論題材大小、人物多寡,皆能形成“廣廈高閣”的壯闊情勢。同時在語言方面,他善於運用詩的語言為人物性格的深化、為情節衝突的進展設置獨特的意境。 [14]  [15] 
與當時的劇本創作者相比,田漢又不同於他人的,在作品中不動聲色地狀繪人生,他往往在劇作裏着意地凸顯當時國難深重的時代氛圍。如《母性之光》中對於社會的聲討:“是這個罪惡的社會毀掉了孩子的生命”而大聲疾呼地號召:“要努力奮鬥,打倒吃人的大魔王!”;《三個摩登女性》裏義正辭嚴地呼籲:“救亡圖存,這是每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的責任,你們拍影戲的,也應該出把力才對,不要再麻痹觀眾,也麻痹自己了!”;《風雲兒女》裏面對日寇的槍炮,羣情激憤,同仇敵愾,拿起匕首、槍支、鐵耙、鐵鍁、鐵鎬、斧頭、砍刀,高舉火把,怒吼着“民族萬歲!”的民眾……應該説,田漢的戲劇是激情的,表達了廣大人民的願望與中華民族的心聲。戲外的激情也使戲劇內人物往往與作者自我融為一體。開始的《到民間去》,劇中描寫的一羣熱情的青年知識分子中,無疑都顯現着田漢的身影,突出顯示了田漢個人憎惡封建軍閥統治,同情飢寒交迫的民眾,強烈要求改變現實的一腔熱血。而作品中的女性形象,也能從中發現作者田漢的人格特質。另一部作品《三個摩登女性》中的周淑貞,不僅正直善良,而且剛強自立、正氣凜然。她在酒宴上一反原來的羞怯,慷慨激昂地一番演説也已經分不出淑貞與作者的區別了。 [14]  [15-16] 

田漢人物評價

編輯
現代關漢卿---田漢 現代關漢卿---田漢
夏衍:“田漢同志走過來的道路是曲折而坎坷的,但是他對國家民族,對文學藝術所作出的貢獻卻是燦如金玉,不可磨滅的。” [17] 
夏衍:“田漢是現代的關漢卿,我私下把他叫做中國的‘戲劇魂’。” [18] 
蘇叔陽:“田漢是在“五四”運動中產生的一位文化巨人。” [18] 
黃仁宇:“為什麼田漢會值得這麼多環境背景不同的人敬愛?因為他給人們帶來樂觀自信和希望。他的贖身洗罪,不待神力,也不待將來,用不着內向。他的人生,就是一座大舞台,到最後總結的時候,台上台下都參加了一項羣眾運動,立即得到心靈的解放。” [19] 
趙晉華:“田漢一生不懂政治,他有追求、有信仰,但胸無城府,口無遮攔,終其一生只是個戲劇家。” [20] 
田申:“我父親這個人,成也在他太重情,敗也在他太重情。” [21] 
曹禺:“田漢的一生就是一部中國話劇發展史。他對中國話劇的主要貢獻表現在::第一, 他是中國話劇運動的卓越的組織者和領導者; 第二,他在中國話劇史上, 是一位具有開拓性的劇作家和中國話劇詩化現實主義藝術傳統的締造者。” [22] 
宋寶珍:“他的性格如火, 他不會見風使舵,,不會説假話, 他在事業上有着高度的責任感。因此,,凡事認真, 憂心如焚,嫉惡如仇。” [22] 

田漢人物影響

編輯

田漢文藝影響

田漢作為我國戲劇領域的改革者對我國戲劇事業的發展帶來深遠影響。早在1927年,田漢創辦了南國社,為我國現代戲劇事業培養了大批優秀的戲劇人才,同時田漢領導的南國社也創作了大批優秀的戲劇作品作品,如田漢本身所創作的《靈光》《湖上的悲劇》和《蘇州夜話》等,這些戲劇極大的豐富了20世紀20年代的戲劇文學,同時增強了戲劇在當時的文藝影響。同時田漢是我國戲曲事業的最早也是貢獻最大的改革者之一,他在新中國成立後提出了戲曲的“三改理論”,在此理論下田漢領導同時也親身整理改編了我國的傳統戲曲劇目,其中他親自考察的京劇劇目就達900多個,他為這些劇目書寫了許多精闢精彩的分析指導,為戲曲改良提供了更為明確的方向。田漢也是我國電影事業的開拓者之一,他的第一個電影劇本《翠豔親王》寫於1925年,是我國最早的電影劇本之一。同時他為我國的電影創作了許多先例,如為電影插入大量音樂作為插曲和片頭曲片尾曲,田漢為這些曲子寫詞,其中電影《風雲兒女》的插曲《義勇軍進行曲》後來成為了我國國歌,被代代傳唱,激勵了一代代中華兒女。 [23-25] 
2019年6月,《義勇軍進行曲》入選中宣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優秀歌曲100首”。 [26] 

田漢政治影響

田漢與南國社若干
田漢與南國社若干(9張)
1930年田漢領導發起了中國左翼戲劇家聯盟,並在其中擔任了重要職務,領導和推動了工人劇運的發展。左翼戲劇運動為後來話劇向職業化、實用化過渡準備了條件,為中國無產階級戲劇運動初步開拓了道路,培養出了一批優秀的戲劇人才。同時由他創作歌詞的《義勇軍進行曲》廣泛傳唱於抗日戰爭時期,鼓舞了抗戰士兵,後來該曲也成為了我國國歌,影響了一代代中華兒女。 [27] 

田漢紀念故居

編輯

田漢長沙故居

該故居位於長沙縣果園鎮田漢村,住居始建於1820年。田漢從出生起直至10多歲前往省城求學前一直居住於此。2005年,故居完成修繕並對外開放,2007年7月10日長沙市政府公佈其為長沙市文物保護單位。 [28] 

田漢北京故居

田漢故居
田漢故居(8張)
該故居位於北京市東城區交道口地區東四北大街路細管衚衕9號。20世紀50年代初,中國戲劇家協會遵照周恩來總理的指示,為田漢購置了此宅。田漢自1956年開始在此居住,直至去世。1986年6月該故居被東城區人民政府公佈為文物保護單位。 [29] 

田漢上海故居

該故居位於上海瑞金二路409弄內。是田漢1927年起開始在此居住,該故居也是田漢領導的南國社正式成立後的社址。田漢在此發起和成立了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和中國左翼戲劇家聯盟。直至1930年秋,為逃避國民黨的追捕,田漢才離開此處。 [30] 

田漢影視形象

編輯
1999年電影《國歌》:何政軍飾演田漢;
2009年電影《建國大業》:甄子丹飾演田漢;
2010年電視劇《國歌》:谷智鑫飾演田漢;

田漢獲獎記錄

編輯
影視類
  • 2022-1-5    新時代國際電影節·金揚花獎-有突出貢獻100電影工作者[31]     (獲獎)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