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阮福晪

編輯 鎖定
阮福晪(1913年10月22日—1997年7月30日;越南語:Nguyễn Phúc Thiển),即保大帝,原名阮福永瑞(Nguyễn Phúc Vĩnh Thụy),是越南阮朝的第13任皇帝,也是越南歷史上的末代君主,稱號先後為大南皇帝(1926年—1945年)、越南皇帝(1945年)以及越南國(南越)國家元首(1949年—1955年)。
阮福晪是啓定帝阮福晙的獨子,出生於阮朝首都順化,自幼留學法國,1926年繼承皇位,年號“保大”(Bảo Đại)。1945年在日本的扶植下趕走法國殖民者,建立“越南帝國”,隨即由於日本投降、越南爆發八月革命而宣佈退位,翌年流亡香港。1949年在法國的支持下重返越南,在越南南部建立“越南國”,自任國家元首(國長,Quốc trưởng)。1955年被吳廷琰廢黜,後移居法國,直至去世。他的一生經歷深受時代政治格局變遷的影響。
中文名
阮福晪
外文名
越南語:Nguyễn Phúc Thiển
別    名
阮福永瑞
保大
讓·羅伯特
國    籍
越南
民    族
京族
出生日期
1913年10月22日
逝世日期
1997年7月30日
畢業院校
巴黎政治學院
職    業
皇帝以及越南國國家元首
主要成就
和平退位
出生地
法屬越南順化
信    仰
晚年皈依天主教
代表作品
《安南之龍》
配    偶
南芳皇后

阮福晪人物生平

編輯

阮福晪早期生活

幼年保大 幼年保大
1913年(維新七年)10月22日,在當時越南阮朝都城順化,奉化公阮福寶嶹的府妾黃氏菊(徽號端徽)生下了阮福永瑞。1916年,法國殖民政府扶持阮福寶嶹繼位成為阮朝皇帝,更名為阮福晙,即啓定帝
越南阮朝曾經是中國的屬國,對內自稱大南皇帝。1884年成為法國殖民地後,阮朝皇室仍然保留,而其土地則一分為三:安南保護國中圻)、東京保護國(北圻)和交趾支那殖民地(南圻),並與法國其它中南半島保護國(老撾柬埔寨)組成法屬印度支那聯邦。阮朝君主僅在名義上領有中圻,實際上是法國的傀儡,幾乎沒有任何實權,仍稱“大南皇帝”。1922年(啓定七年)5月15日,9歲的阮福永瑞受封為皇太子,隨後被送往法國,在巴黎康多賽中學(lycée Condorcet)和巴黎政治學院接受教育,監使法國人查利(Charles)負責照料其生活。

阮福晪青年君王

1925年(啓定十年)11月6日,阮福永瑞的父親啓定帝去世,他便回到越南繼承皇位,並依列祖列宗的慣例改名為“”。1926年1月8日,12歲的阮福晪在順化皇城太和殿舉行登基大典,成為阮朝第13代皇帝,年號“保大”。隨後,他又回到法國繼續完成學業,任命一名天主教徒——阮有排執掌順化的朝廷。
1931年,保大年滿18歲,順化朝廷催促法國把保大送回越南,但是越南剛經歷了印度支那共產黨領導的“義靜蘇維埃運動”,法國人認為越南的形勢不夠穩定,保大至少還要在法國繼續留學2年。當時,許多越南人對保大回國抱有許多期望,預計將會發生自由化的政治改革。法國印度支那總督(全權殖民部長)雷諾(Reynaud)亦大力宣傳,聲稱“在保大返越後,你們的國家將會經歷一場歷史上輝煌燦爛的年代 ”(1931年)。
阮福晪 阮福晪
1932年(保大七年)9月6日﹐19歲的保大返回越南。9月10日,保大開始親政。年輕的保大懷有改革的遠大抱負,希望越南能夠像日本一樣實現獨立富強。在幾個月之內,他就迅速地進行了一些改革﹐包括放棄如跪拜之類的繁瑣舊習。1933年5月2日﹐保大事先得到了法國總督帕斯奇爾(Pasquier)的首肯,改組內閣,將機密院大臣阮有排、武濂、尊室檀、範燎、王賜大等降職,同時提升範瓊吳廷琰、裴鵬摶、蔡文瓚、胡得愷等一批能幹的年輕官員進入內閣。保大將原有七部改設為五部,其中兵部併入吏部,由吳廷琰擔任吏部尚書;教育部改為國民教育部,由範瓊擔任國民教育部尚書;禮部工部合併為工作美術和禮儀部,由蔡文瓚擔任尚書;刑部改設為司法部,由裴鵬摶擔任司法部尚書;户部改設為財政和社會救濟部,由胡得愷擔任財政和社會救濟部尚書。保大的這次人事調整不僅得到了支持強化皇權的保皇派的支持,同時亦得到了不願維持現狀、希望進行變革的激進派的支持。
不過,保大的改革很快就遇到了挫折。兩個月之後,吏部尚書吳廷琰突然辭職,使得政府的運作癱瘓。在保大的回憶錄中説到,吳廷琰不滿法國人明目張膽的殖民者態度(法國人則稱吳廷琰不滿只擔任尚書的職位);1934年,印度支那總督帕斯奇爾因空難意外身亡,也使得保大失去了一位熱心支持他改革的人物。1939年保大向法國總督加陶(Catroux)和讓·德古(Jean Decoux)所提的改革方案均被束之高閣。這時,保大發現自己並無多少實權,離開了總督的許可,越南的改革趨於停滯,於是他自己對改革也開始感到失望。其實,保大也知道自己只是法國的一個傀儡。在法國統治越南的殖民體制中,南圻是法國總督直接統治的殖民地,而北圻則名義上由順化朝廷派駐的“經略使”管轄,後來廢除經略使,由法國“統使”管理,中圻雖然保留阮朝皇室和朝廷,但是一切事務均需法國的中圻欽使裁決,就連保大頒賜臣僚一枚勳章都必須經過法方三個有關部門批准,甚至給自己的卧車換個輪胎這樣的小事,沒有守庫的法軍士兵簽字認可也辦不成。面對令人憤懣的不平等待遇,保大無力反抗。他索性裝出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每日狩獵、打牌或者划水。事實上,保大正靜觀局勢,等待時機的到來。 [1] 

阮福晪獨立退位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1940年6月,法國向德國投降。日本乘機向維希法國貝當政府提出要求,法屬印度支那不得繼續允許中華民國利用滇越鐵路運送進口物資,並且派遣日本軍隊到越南,封鎖中越邊境。不過,日本佔領軍並未驅逐法國人,也允諾不去打擾在順化皇宮的保大。但是到1944年,美英盟軍攻佔巴黎之後,新成立的戴高樂政府反對軸心國,於是日軍在1945年3月9日夜執行“明號作戰”計劃,一舉推翻了法國在印度支那的殖民政權,史稱“三九政變”。事態發生時,保大正在外打獵,3月10日被日軍找到並挾回順化,日本駐印度支那公使橫山正幸從西貢來到順化,以“亞洲歸亞洲人”鼓動保大脱法歸日。於是在3月11日,保大就在建中樓召集六部尚書和王公親貴,發佈《獨立宣言》,廢除1884年簽訂的使越南淪為法國殖民地的《第二次順化條約》(甲申和約),脱離法國保護,宣告越南成立獨立自主的國家,國號由“大南”改稱“越南帝國”,並加入以日本為首的“大東亞共榮圈”,與日本政府合作。
保大皇帝 保大皇帝
不過,僅僅過了數日,1945年3月19日,由於起草《獨立宣言》的尚書範瓊有親法傾向,在日本人的壓力下,保大被迫將其罷免。後來,範瓊被越盟抓捕並殺害。這時,保大希望寓居西貢的前尚書吳廷琰重新出山執政,但日本人的答覆是無法找到吳廷琰。為填補國家的政治真空,僑居新加坡的陳仲金(Trần Trọng Kim)教授於同年4月返回越南,出任內閣首相,成立了一個親日的政府,也是第一個按照現代模式組織的越南政府(不過沒有軍隊和警察)。同時,日本人又暗中支持覬覦皇位的宗室強柢(Cường Để,嘉隆帝的直系後裔)來牽制保大。
1945年初,由於自然災害和日本軍隊強徵糧食、法國殖民當局過度推廣經濟作物等多種原因,越南北部人口密集的紅河三角洲地區發生嚴重的饑荒,估計有40萬—200萬人死於飢餓。
保大帝 保大帝
1945年8月15日,日本向盟軍投降,親日的陳仲金政府岌岌可危。8月19日,胡志明領導的越盟河內奪取政權,成立臨時革命政府,史稱“八月革命”。8月23日,胡志明的臨時革命政府電函順化,稱:“臨時人民革命政府已經成立。政府主席是胡志明先生,懇請皇帝立即退位,以鞏固和統一獨立的國家”。 [2]  這時,日本公使兼越南帝國最高顧問橫山正幸建議保大使用日本的軍力,可以輕而易舉地殲滅越盟,但是保大不願意利用外來力量屠殺越南人,拒絕了橫山的建議,並電告人民革命委員會,表示同意退位。8月25日,臨時革命政府回電稱將派遣代表團前往順化,並要求保大頒佈退位詔書。 [2]  8月30日,保大在順化皇城午門前舉行了退位儀式,宣讀退位詔書:
為了越南全民族的幸福,為了越南的獨立,為了達到這兩個目標,朕宣佈,朕可以犧牲一切,同時希望朕的犧牲可以維護祖國的利益。我們必須認定,現在,吾等全體同胞必須團結起來。八月二十三日,朕已經向全體人民宣佈道:在這決定歷史的時刻,團結則生,分裂則亡。
詔書提倡的民主進步正在北部迅猛發展,朕擔心如果等到徵詢民意後再決定退位,北部與南部之間的一場戰爭便是在所難免了。朕深知,如果這場戰爭發生了,將會使整個國家陷入戰爭的水深火熱之中,這樣只會讓外來侵略者有機可趁。每當想到列位先帝四百多年來打下的從順化河仙的這廣闊的疆域,朕也不得不嘆惋痛惜,未免不遺恨朕在位二十年來卻沒有給國家帶來可值得一提的利益。儘管如此,朕意已決。朕已經決定退位,並且決定將權力讓渡於民主共和政府。在正式退位前,朕只想強調三件事:
第一,朕要求新政府必須保護好皇家宗廟陵寢,維護皇室尊嚴。
第二,朕要求新政府須以兄弟之情對待那些曾經為了國家獨立而奮鬥的、儘管不是同樣主張走馬列民主道路的各黨派,各團體人士。這樣有助於他們參加到建設國家的事業中來,同時也證明了新制度是在全體人民堅定的團結下建立起來的。
第三,朕要求所有黨派、團體、各社會階層亦如全體皇室一樣團結起來,做民主共和政府的堅強後盾,維護國家獨立。
就個人來説,在位二十年,朕也曾經歷過無數艱辛。朕寧願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裏的一名公民,而不願在一個被統治的國家裏做一名君主。從現在開始,朕欣然接受成為一個獨立國家的一名自由公民。朕決不允許任何人利用朕或者皇室的名義在同胞中散播分裂言論。
越南獨立萬歲!
詔書宣讀完畢後,保大將象徵阮朝權力的國璽和寶劍交給越盟代表陳輝燎(Trần Huy Liệu)、阮良朋(Nguyễn Lương Bằng)和瞿輝瑾(Cù Huy Cận),陳輝燎接過重達7公斤的國璽,欲舉起來給羣眾展示,險些掉落。而在保大唐突地要求“回禮”之後,阮良朋索性將一枚越盟領章別在保大身上,並由另一名代表瞿輝瑾率領羣眾歡呼“越南獨立萬歲”、“越南民主共和國萬歲”的口號聲。 [4]  至此,延續144年的阮朝宣佈終結,越南上千年的帝制也畫上句號。保大放棄了君主身份和“阮福晪”之姓名,改用原名阮福永瑞。2天以後的9月2日,越南民主共和國河內成立,保大成為越南民主共和國的“首位公民”,以“公民永瑞”(công dân Vĩnh Thụy)的稱呼而聞名於世。

阮福晪再次登場

保大皇帝退位以後,成為越盟重要的統戰對象。1945年9月11日,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胡志明發佈第23號命令,任命阮福永瑞(保大)擔任越南民主共和國“最高顧問”一職,而後保大又陪同胡志明進行一次全國視察。 [1]  但是保大與胡志明為首的越盟之間的關係貌合神離,他自退位時就非常沮喪,又深知自己只是被越盟利用。而且二戰結束後越南局勢發生重大變化,按照波茨坦協定,越南南部的日軍向英國軍隊投降,北部的日軍向中華民國軍隊投降,越南北部越盟(越南獨立同盟)、越南國民黨、越南革命同盟會各派政治勢力明爭暗鬥,加上中國駐軍和試圖重返越南的法國人的勢力摻入,越南的政局非常複雜混亂。所以,保大選擇逃離越南,明哲保身。1946年3月16日,保大作為越南民主共和國代表團的一員訪問中國重慶,期間獲蔣介石准予核發簽證而前往香港。保大途經昆明桂林抵達香港,在香港淺水灣過着寓公生涯。
越南國國家元首時期的保大 越南國國家元首時期的保大
然而,保大遠離越南政壇沒多久,便再度復出了。當時法國在英國的協助下重返越南南部,最初法國人企圖在越南恢復君主制,但由於保大已加入越盟政府,而且其妻南芳皇后以保大尚在世為由堅決反對法國人擁立皇太子阮福保隆,於是法國人不得已轉而採取共和制,於1946年在越南南部扶植了“交趾支那自治共和國”。1946年12月,法越戰爭爆發,法國人更加希望讓保大返回越南以打開僵局,在1947年初派人赴香港與保大接洽,但保大反應冷淡;與此同時,戰爭的另一方——越南民主共和國也積極爭取拉攏保大,於1947年夏與保大聯絡,但是保大認為:“共黨易反覆,胡志明為國際共黨東南亞負責人之一,不可能與之合作”,同時又宣稱“決不為人利用”。 [5]  可見此時的保大還表現出不干預政治的態度。但到1947年秋季,情況就發生了變化。法國與保大達成初步協議,越南國內反對越盟的各派勢力也積極為保大復出造勢。保大見時機成熟,決心再度出山,於1947年9月4日電邀越南各黨派領袖來香港會商應付時局的辦法,9月9日召開臨時會議,保大及與會代表發表聯合聲明,譴責越盟。9月18日,保大發表《告越南國民書》,表示決定順應“國民之要求”,“擔任國民所委託之任務,並準備與法國當局接洽一切”。 [6]  至此,引退一年半的保大正式復出越南政壇。
但是保大的復出之路並不順利。首先是他的復出雖然有法國勸誘因素,但是他認為法國對越南獨立沒有誠意;而原本“竭誠擁護”保大的越南國民黨,也在1947年10月29日發表聲明,稱“反對法國侵略政策、反對保大不履行民主制、反對越奸重組屬地政府、越國民黨繼續革命到底”。 [7]  就這樣,保大與法國之間的接觸、談判,很快便因保大不願輕易就範、法方迷信武力,以及越南內部各黨派意見分歧而陷入僵局。但是法國深陷與越南民主共和國之間的戰爭泥潭中,再加上其扶植的“交趾支那自治共和國”毫無羣眾基礎,因此迎回阮朝前君主保大成為法國的唯一選擇。1947年12月7日,保大與法國代表波拉特(Émile Bollaert)達成了“下龍灣協議”,法國承認越南為法蘭西聯邦加盟國的“獨立”地位,而越南則擁有實踐其統一的自由。但此協議遭到吳廷琰等越南民族主義者的反對,為此保大於1947年底遠赴法國繼續周旋,1948年3月返回香港,在與法國談判的同時尋求中國國民黨方面的支援。而法國發現後則十分震驚,翦除了保大身邊的親華分子,被法國挾制的保大不得不向法國屈服,授權越南南部的傀儡政權“交趾支那自治共和國”總理阮文春出面籌組越南臨時政府。 [8]  1948年6月5日,阮文春代表越南臨時政府與法國再度簽訂了與前次內容相似之“下龍灣協議”,同意在法蘭西聯邦內建立自治政府、實現越南國家統一。1949年3月8日,保大和法國總統奧里奧爾(Vincent Auriorl)簽署了《三八協定》,確立了越南獨立與統一的方針。但根據這一規定,保大領導的越南將繼續留在法蘭西聯邦內,並且將來法越關係如發生變更,南圻將自動成為法國殖民地;法國還透過該協定獲得了外交監管權、領事裁判權、顧問聘用權、駐軍權及經貿等一系列特權,可見覆出後的保大仍是法國的傀儡。
1950年與陳文友等官員一起視察農村的保大 1950年與陳文友等官員一起視察農村的保大
1949年4月27日,保大從香港回到越南西貢,6月14日,保大宣佈建立越南國臨時政府,取代“交趾支那自治共和國”,並就任越南國家元首(國長,Quốc trưởng)。1949年7月1日,保大成為越南國家元首兼首相。法國扶植保大在越南南部建立的的“越南國”政權得到美國英國的承認,而胡志明在越南北部領導的政權(越南民主共和國)則獲得蘇聯和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承認。但是由於“越南國”的傀儡政權性質,曾在1947年支持保大復出的前尚書吳廷琰越南國民黨領袖武鴻卿等都拒絕應召做官;保大本人也只與法軍駐越總司令塔西尼將軍關係密切,而與法方絕大多數高級官員相處得並不投機,因此他掌權不到一年,便於1950年1月將首相之位移交給高台教主教阮攀龍,而他本人則僅掛有“越南國家元首”的虛銜,隱居到大叻的一個山頭避暑地,終日以捕獵老虎和野水牛自娛。 [1]  在阮攀龍任首相時,保大每月領取印度支那幣(piasters)400萬元(時約20萬美元);1950年4月陳文友任首相後,更將保大月支提高到700萬印支幣。此外,掌握西貢堤岸賭博業特許權的幫派“平川派”每月也會分別向保大及越南國政府上繳約200萬印支幣的謝金。保大拿着豐厚的收入投資海外房地產,過着醉生夢死的生活。 [9] 
當時保大“越南國”政權的外部支柱是法國,內部支柱則是高台教和好教平川派等勢力。但是法越戰爭的局面對法國越來越不利,1954年春,法國在奠邊府戰役中被越南民主共和國擊敗,不得不簽署《日內瓦協議》,規定越南以北緯17度線為界分為南北兩部分,法國開始從越南撤軍,保大政權的一個重要支柱垮塌了。1954年7月,保大任命天主教徒、民族主義者吳廷琰擔任總理,而美國開始取代法國插手越南南部,支持吳廷琰挑戰保大。吳廷琰有恃無恐,開始整飭高台教和和好教,並肅清平川派勢力,還罷黜了越南國民軍總司令阮文馨,使“越南國”內部支柱趨於瓦解,保大的地位岌岌可危,他曾在1955年4月28日試圖下令解除吳廷琰的軍權,但毫無效力。1955年5月10日,吳廷琰宣佈開始籌備南越的大選,10月6日決定舉行是否保留保大元首地位的公民投票。保大和吳廷琰的權力鬥爭進入白熱化,他在10月18日下令將吳廷琰免職,但吳廷琰仍行使首相權力組織公投。1955年10月23日,公投正式舉行,結果有98.2%的人支持廢除保大的元首地位(其結果的準確性受到質疑),於是吳廷琰在10月26日改國號為“越南共和國”,就任總統,並頒佈臨時憲法。保大被廢黜後流亡瑞士摩納哥,最後定居法國。

阮福晪流亡生活

晚年保大 晚年保大
1955年,保大再一次流亡海外,他選擇在法國巴黎度過餘生,此後他懷着對此生的無限遺憾和惆悵之情,一直在潛心撰寫回憶錄 《安南之龍》。保大在痛苦的回憶中反省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失敗,認為主要是沒有利用好別人的矛盾,在像蹺蹺板遊戲似的政治鬥爭中未能保持住不偏不倚的態度。 [1]  而他對越南的事務則表現出很少的興趣,僅有極少的幾次例外。例如在1972年,流亡期間的保大發表公開聲明,呼籲越南實現民族和解:“是時候結束這場兄弟相殘的戰爭,恢復最終的和平與和諧了”。當時,北越越南民主共和國)鑑於保大仍然在廣治省承天順化省以及越南的故都順化市擁有巨大的影響力,因而派遣代表前往法國,希望如果越南重新統一的話,保大能夠加入聯合政府。保大雖然沒有接受北越的統戰,但還是公開聲明反對美國在南越領土上派駐軍隊,還批評南越總統阮文紹的政權,呼籲所有政治派別成立一個自由、中立、愛好和平的政府,以解除這個國家的緊張局勢。
1982年,保大和永瑞皇妃以及其他前越南皇族成員訪問美國。他的行程包括視察佛教寺院和加利福尼亞州得克薩斯州的美國越南裔社團。保大皇帝在美國時,聽取了流亡海外的美國越南裔社團的輿論,希望能夠摸索一條民族和解的道路。1988年,保大在巴黎皈依天主教,聖名讓·羅伯特(Jean-Robert)。
1997年7月30日,保大在法國巴黎的聖寵谷軍醫院去世,埋葬在帕西(Passy)公墓。無廟號諡號、陵號。
在他去世以後,他的長子——太子阮福保隆繼承了阮朝首領的位置。

阮福晪家族成員

編輯
保大先後共娶了5位后妃,生有5子6女。
保大在不足20歲時第一次結婚。1934年3月20日,保大在順化紫禁城迎娶來自富裕的越南南部天主教平民家庭、在法國接受教育的美貌女子阮有氏蘭(1914年–1963年),3月24日,保大又破例賜她徽號南芳皇后(阮朝祖制是皇帝生前不立皇后)。他們夫婦共育有5名子女。
保大的第二任正妻是Monique Baudot,一位法國公民,1942年生於洛林,1972年2月在法國巴黎迎娶,獲賜“皇妃”(Imperial Princess)稱號。她在1997年丈夫去世後稱為泰芳皇后(Hoàng hậu Thai Phương)。
保大還有3位妃嬪,都是在南芳皇后生前所娶:
  • 映妃胡氏,保大的表妹(母親的侄女),1935年在順化迎娶,封映
  • 黃小蘭(Jenny Woong [Hoang]),一名中國女子,1946年在香港迎娶;
  • 裴夢蝶,1924年生於河內,1955年在西貢迎娶,2011年6月26日逝世。
保大皇帝還有一名情婦是河內的舞女李麗霞(荷?)。另傳兩位法國女子Vicky和Clément也與他發生關係。
保大的子女如下:
子:
  • 長子阮福保隆,南芳皇后所生,1936年1月4日出生在順化紫禁城,1938年9月17日封為東宮皇太子,2007年7月28日在法國去世;
  • 皇子阮福保升,南芳皇后所生,1943年12月9日出生於大叻,2017年去世;
  • 皇子阮福保(阝恩),映妃所生,1953年出生於大叻;
  • 阮福保隍(Nguyễn Phúc Bảo Hoàng),裴夢蝶所生,1954年生,1955年夭折。
  • 阮福保[阝山](Nguyễn Phúc Bảo Sơn),裴夢蝶所生,1957年生,1987年8月在法國巴黎去世,年30。
女:
  • 芳梅公主,南芳皇后所生,1937年8月1日出生於大叻,2021年1月16日在法國去世 [10] 
  • 芳蓮公主,南芳皇后所生,1938年11月3日出生於大叻;
  • 芳蓉公主(Phương Dung),南芳皇后所生,1942年2月5日生;
  • 芳草公主(Claire Phương Thảo),映妃所生,1946年出生;
  • 芳明公主,裴夢蝶所生。
  • 芳慈公主(Phương Từ),Vicky所生。

阮福晪個人作品

編輯
《安南之龍》(Le Dragon d'Annam)

阮福晪軼事典故

編輯
  • 保大生性風流,終日花天酒地、縱情聲色,據説曾在一次舞會上調戲法國女子,結果被其丈夫開槍擊傷腿部,狼狽逃走,因而有“花花皇帝”(playboy king)之稱。
  • 1945年,日本負責順化防衞的陸軍上校告訴保大他必須採取措施保護皇宮的安全,防止越盟可能的攻擊,但是保大解散了衞隊,聲稱“我不希望外國軍隊殺死我的人民。”
  • 保大在1945年這樣解釋他的退位:“願為獨立國之公民,不作奴隸國之帝王。”(Trẫm muốn được làm Dân một nước tự do, hơn làm Vua một nước bị trị)
  • 二戰以後,法國試圖打擊胡志明的聲望,獲取美國的支持,成立包括保大在內的傀儡政府,保大聽説後説“所謂的保大方案只不過是一個法國方案”。
  • 1972年,保大皇帝在法國呼籲越南實現民族和解,説:“是時候結束這場兄弟相殘的戰爭,恢復最終的和平與和諧了。”

阮福晪影視形象

編輯
《皇宮燭火》海報 《皇宮燭火》海報
保大皇帝在2004年被越南電視劇《皇宮燭火》(Ngọn Nến Hoàng Cung)搬上了電視屏幕,飾演者為黃英俊(Huỳnh Anh Tuấn)。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