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阮朝

編輯 鎖定
阮朝越南語:Nhà Nguyễn/家阮)是越南歷史上最後的朝代,1802年至1839年使用國號越南(越南語:Việt Nam/越南,1804年廢除原大越國號),1839年,明命帝阮福晈改國號為大南(越南語:Đại Nam/大南)。其前身為鄭阮紛爭時的阮氏廣南國(1558年—1777年),統一越南後的時期為1802年至1945年。1802年,嘉隆帝阮福映滅西山朝正式建國統一越南。至1945年末代皇帝保大帝阮福晪退位,阮朝正式結束。
阮朝的歷史可被分為兩段時期,獨立時期(1802年—1883年)與殖民時期(1883年—1945年)。阮朝獨立時期前期,阮朝對越南有着絕對的統治權,1858年爆發法越戰爭,越南逐漸淪為法國殖民地。殖民時期,阮朝被劃分為三個部分,即交趾支那南圻)、東京(北圻)和安南中圻),其中交趾成為法國殖民地、安南和東京則成為法國的保護國,阮朝朝廷名存實亡,取而代之的是法屬印度支那政府。此間越南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其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越南一度被日本佔領。
從阮氏第三代阮福源開始,阮朝皇帝便不再姓阮,根據阮朝國史《大南實錄》前編卷二《熙宗孝文皇帝實錄》的記載:“始稱國姓,為阮福氏”,為廣南阮主第三代領袖阮福源時期。因此嚴格來説,阮朝的國姓是複姓阮福
中文名
阮朝
外文名
Nhà Nguyễn/家阮
簡    稱
大越,越南,大南
所屬洲
亞洲
首    都
順化城
主要城市
嘉定城,河內城
國    歌
登壇宮
官方語言
越南語
貨    幣
越南錢、越南文(貨幣)
政治體制
君主制
國家領袖
阮福映
阮福晈
阮福晪
主要民族
京族
主要宗教
儒教佛教天主教
國土面積
66.85萬平方公里(1834年)
起訖時間
1802年至1945年

阮朝國號

編輯

阮朝定名

阮氏政權興起南方,最終吞併占城真臘一部,並於多年以後一統全越。阮福映建立統一的阮朝以後,立即稱臣於中國清朝,建立宗藩關係。出於彰顯阮氏基業源遠流長且正大光明的用意,阮福映強烈主張將國號改為“南越”(越南語:Nam Việt)。不過,清朝嘉慶帝認為歷史上的“南越”涵括了廣東、廣西,字面含義與阮氏政權統治交州故地的現實不符,而予以否決。 [1]  阮福映卻不肯罷休,再三爭取,並且揚言如不能如願情願不受冊封。最後,清廷採取折中的主張,將“南越”顛倒為“越南”(越南語:Việt Nam),將這一新國號下賜給阮朝,賦以“越字冠於上仍其先世疆域、南字列於下表其新錫藩封”的新意。 [2]  這個國號沿用至現代,其越南語發音則成為英語的“Viet nam”。
阮朝發源于越裳之地 阮朝發源于越裳之地
嘉隆三年(1804年)正月,清朝派遣的冊封使廣西布政使齊布森南寧府同知黃德明攜帶冊封阮福映為“越南國王”的印信敕書進入越南。從此,阮朝開始了對清朝二年一貢、四年一遣使的宗藩關係。而阮福映對新國號“越南”似乎也不甚滿意,於1812年(嘉隆十二年)私下恢復了“大越”國號。 [3]  1839年,阮朝又一次變更國號,明命帝阮福晈(阮福映之子)宣佈建號“大南”,並下詔曰:
我國自太祖嘉裕皇帝(指阮潢)南極肇基,暨列聖日增式廓,撫有越裳之地,故國中原號大越,曆書亦以此二字冠之,本非襲用安南之別稱大越者。比至我皇考祖高皇帝,奄有安南,爰建國號為大越南國,其曆書但書大越二字,於理本無妨。向來行之,已歷年紀。乃有草野無識之徒,見安南國陳、黎歷朝亦有大越字樣,謬認雷同,妄生疑訝,則所關國體不細。朕稽諸往古,唐、宋以前,多以興王之地為奄有天下之號,至元、明又嫌循襲故稱,即以美字為國號。暨大清原稱滿洲,後復改為大清,皆因辰隨宜,事以義起。茲本朝奄有南方,提封日闢,東邊一帶,訖於南海,繞過西溟。凡戴髮含齒,皆隸版圖,海澨山陬,盡歸率土。原稱越南,今稱大南,更明名義,而越字亦在其中矣。詩云:周雖舊邦,其命維新。信符名實,準嗣後國號,宜稱大南國。一切文字稱呼,即照此遵行。或間有連稱大越南國,於理猶是。永不得複稱大越二字。其協紀曆本年業已頒行,不必一一更換,仍須改印數千張歷面進候,頒給京外官員,俾明大號。餘即以明命二十年為始,改著大南字樣頒行,以正名稱。播告遐邇,鹹孚聞聽。 [4]  從此以後,阮朝的國號定為“大南帝國”,並同時採用“大南”或“大越南”雙軌國號。

阮朝文獻

《嘉慶重修一統志》卷五五三載:“先是,阮福映表請以‘南越’二字錫封。上諭大學士等曰:‘南越’之名,所包甚廣。考之前史,今廣東、廣西地亦在其內。阮福映即有安南,亦不過交趾故地,何得遽稱‘南越’?該國先有越裳舊地,後有安南全壤。褒賜國號,著用‘越南’二字,以‘越’字冠其上,仍其先世疆域;以‘南’字列於下,表其新賜藩封;且在百越之南,著於《時憲書》內,將‘安南’改為‘越南’”。
大南實錄》正編第一紀(世祖高皇帝嘉隆年)卷二十三載:帝復遣黎光定等人請封,又請改定國號。書略言,先代闢土炎郊,日以浸廣,奄有越裳真臘等國。建號南越傳繼二百餘年,今掃清南服,撫有全越,宜復舊號以正嘉名。清帝初以南越與東西粵(即今兩廣)字面相似欲不與之許。帝再三複書辨析,且言不允即不受封。清帝恐失我國意,遂以越南名國。來書言,從前撫有越裳已稱南越,今又得安南全境,循名責實自當總前後所闢疆土肇錫嘉名,其定於越字冠於上,示我國承舊服而克繼前徵;以南字列於下表我國拓南交而新膺眷名,名稱正大,字意吉祥,且與內地兩粵舊稱迥然有別。 [5] 

阮朝發展歷史

編輯

阮朝王朝前身

參見:廣南國
廣南國(Quảng Nam Quốc,公元1558年至公元1777年)是阮朝的前身,公元1777年一度被西山朝滅亡。廣南國君主雖然是後黎朝屬下的異姓王,但黎皇對之毫無影響力。廣南國成為一個實質上的獨立王國。
公元1558年,阮潢借守順化之機,奠定了阮氏廣南國的基礎。阮主政權並沒有將國號定為“廣南”。據近代越南史家陳重金所説:“當時南方之地雖獨立,但阮氏只稱主而不稱王,且仍未置國號。然而外國人卻常稱阮主領地為廣南國。這是因為廣南有會安(費福,Faifo),為中國人和其他諸國人出入貿易之地,故以廣南之名稱之。”
阮熙宗阮福源時,確立了阮福國姓。廣南國後期,阮世宗沉迷女色及加重税收,使人民不滿,更給西山朝機會發動起義。公元1777年八月阮文惠攻香堆,廣南國末代君主阮福暘和大臣商議逃至平順,但未及逃走就與宋福和等十八位大臣被西山朝軍隊殺死。

阮朝立國稱帝

參見:阮福映
阮福映(Nguyễn Phúc Anh,公元1762年—公元1820年),阮朝的創建者,又名阮映,通稱嘉隆帝。廣南國阮王宗室後裔。
阮福映 阮福映
公元1775年春北方鄭氏軍隊攻陷富春(今順化),阮福映隨其叔定王阮福淳南逃。公元1777年,定王阮福淳及新政王阮福暘嘉定為西山起義軍所殺,唯獨阮福映僥倖逃出,在龍川被阮氏舊臣推為大元帥攝國政。
公元1780年,阮福映在嘉定稱王,誓言恢復阮氏祖業,據柴棍(西貢)與西山軍對抗,公元1782年被西山軍擊敗,流亡富國島。公元1784年與暹羅聯軍,但再次為西山軍所敗,被迫流亡暹羅。此後在法國傳教士百多祿的幫助下獲得法國援助,公元1786年,百多祿代表阮福映,同法國政府簽訂越法《凡爾賽條約》,規定法國派兵援助阮福映,而獲得越南的沱囊港(峴港)和崑崙島。不過,當時法國大革命一觸即發,這個條約並未付諸實行。百多祿見法國政府不願出兵,只好自行募兵購械,並連同法國教官20人回到越南。不論動機如何,百多祿終究不負所托,歷盡波折帶回了外援。這個洋人終身為阮福映服務,最後在從征途中病死,被阮福映追贈為太子太傅、悲柔郡公。
公元1789年阮福映乘西山軍內部分裂之機回國,奪取嘉定。憑藉嘉定之地屯田練兵休養生息,任用西洋士官訓練軍隊、建造艦艇、鑄造槍炮,經過整頓,戰鬥力大增。之後逐漸平定全國。
公元1802年五月,阮福映在富春築南郊壇祭天自稱皇帝,改元嘉隆(因嘉定、永隆兩地在阮氏復國戰爭中出力最多,定年號為嘉隆)定都富春,建立阮朝,並遣使向中國清朝請求冊封。同年十一月,阮福映一統南北、大告武成。獻俘太廟後,景盛帝及其子弟宗室被凌遲處死、五象分屍。如此仍不能消解阮福映內心鬱積多年的仇恨,以阮嶽阮惠為首,西山阮氏一族男女的頭顱被永久囚禁於牢獄,骸骨則統統被搗碎揚灰。縱橫南北25年的西山朝,隨之煙消雲散。

阮朝王朝前期

阮朝官員 阮朝官員
阮朝在全國各地分設二十三鎮及四營,在升龍設置了北城統轄北方11鎮,南方以嘉定城為中心統轄南方5鎮,順化京畿之地設置4個直隸營。阮朝以武力起家,也以武力統一南北,因而武人地位崇高,全國各鎮的首長由武官充任,朝中的首長,也是執掌兵權的五軍都統。朝廷的官制,在黎朝舊制的基礎上,參照清朝體制,革罷了丞相,以兵刑禮工吏户六部主理國政,置都察院監察百官。法律方面,以《大清律》為藍本,修訂了《嘉隆律書》398條,覆蓋了軍事、財政、刑法等諸多方面。阮福映標榜儒學,他下令在順化建立國子監,開鄉試錄取文人仕官。同時,阮福映下令羣臣編寫《大越一統輿地志》、《大南實錄》之類的官方史地大型編撰物,不無張揚一統王朝氣派的用意。此外,阮福映在位期間統一了國內的度量衡,下令各地修路築堤,制定減税之例,又在各鎮設置糧倉以備賑濟災荒。阮朝自嘉隆帝便推行君主集權制,以“四不”為其統治模式,即不設宰相、不選拔狀元、不立皇后、不封外姓王。立法、司法、監察、軍政、執法之權均操於皇帝。 [6] 
阮朝第二代皇帝聖祖阮福膽,史稱明命帝。因原東宮阮福景在復國戰爭時期已經病死,故由排行第四的明命帝繼位,時年正值盛年三十。明命帝政治經驗老道,但剛愎自用,是典型的封建帝王。他對儒學推崇備至而且勤於政事,常常秉燭夜閲奏章,事事必須躬親硃批才能成行。明命帝生前常常訓誡左右:“人心思治,不欲滋事生變。然年富力強之時未有建樹,而至年邁力衰之時尚能有何作為。”(《明命政要·勤政篇》)他繼承父親的治國路線,建國號為“大南”,一心想將越南建設成像清朝一樣強盛的大帝國。他對中央及地方的官僚系統再作修訂,中央設內閣管領諸事,又效法宋朝樞密院及清朝軍機處而置機密院,處理重大政務,又劃定九品正從官制;改地方各鎮為;對少數民族採取“流官制”,由朝廷派員監督酋長言行。明命年間,對內進一步強化中央集權,剷除了南北疆臣黎質和黎文悦的殘餘勢力,對外用兵老撾、柬埔寨,與暹羅作戰,達到越南有史以來的最大疆域。 [7]  史載阮朝全盛時期“四郊之廣,無此疆,無彼界,跨牢、撾、暹、臘以為藩,莫非土,莫非臣”。 [8-9] 

阮朝法國入侵

自中英鴉片戰爭爆發,西力東侵,阮氏朝廷也感到“夷狄猖狂” [10]  。明命以來法國和越南關係轉差,阮朝遂遇上西方列強挑戰。1847年(紹治七年)農曆正月,法國派員到越南要求撤消禁教,當其艦隻駛到沱㶞時,以為越南人有意施襲,於是開炮轟擊,擊沉越南戰船五艘。事後阮廷加強海防,在廣南設鎮洋七堡 [11]  。同年,英國派軍艦到沱㶞,向阮廷呈交文書,但阮廷拒收,就在爭持之際紹治帝得病去世,嗣德帝繼位(1847─1883年在位) [12]  。嗣德年間,法國逐步進犯越南,從1858年(嗣德十一年)起進攻沱㶞及嘉定等地 [13]  ,是為“法人取越南之濫觴” [14]  。1861年(嗣德十四年)法軍在對華作戰後全力進侵南圻 [15]  1862年(嗣德十五年),迫使阮朝簽訂第一次《西貢條約》,割讓邊和、定祥、嘉定等地給法國 [16]  。在法國軍事壓力下,曾有改革志士阮長祚向嗣德提出學習西方技術、改善政府素質等方案,雖得嗣德帝注意,但遭朝中官員反對,並隨着阮長祚去世而作罷 [17]  。1867年(嗣德二十年)法國出兵侵佔南圻西三省(安江、永隆、河仙),又於1873年(嗣德二十六年)攻陷河內 [18]  劉永福應越南要求,率黑旗軍與越南軍聯合作戰 ,在河內西郊大敗法軍,斬法軍首領安鄴上尉等數百人,乘勝收復河內 [19]  。次年,越南國王授予他三宣副提督之職,讓他管理宣化、興化、山西三省。 [19-20]  但越南官員卻態度消極,正如越共史家陳輝燎指出:“法軍前進到什麼地方,那裏的阮朝官吏就望風歸降 [21]  。”1874年(嗣德二十七年),越南和法國簽訂第二次《西貢條約》,其內容為法國承認越南的主權及獨立,而阮朝須承認整個南圻為法國領土,並開放河內、施耐汛(即歸仁市)等地為通商口埠,法人既奪得領土,又取得在越南境內來往、經商之權。1882年(嗣德三十五年),法國再次出兵,攻打河內,次年(1883年,嗣德三十六年)佔領順安港,迫使阮朝簽訂《順化條約》,承認越南為法國保護國。就在阮氏朝廷向法人節節退讓的同時,清朝與法國就越南問題展開中法戰爭,越南境內亦掀起激烈的反法鬥爭 [22] 

阮朝法屬時期

印度支那 印度支那
公元1885年,中法戰爭結束,清朝與法國締結和約,承認法國對越南的保護權。法國和越南雙方通過《第二次順化條約》,確立了法國的保護統治。至此,越南徹底成為法國的囊中之物。此後,不僅北圻南圻淪為法國的直屬殖民地,即使在阮朝朝廷所在的中圻,阮氏皇室也僅僅是在名義上保有皇位,已無主權行使可言。
公元1887年,法國殖民者將越南三部分越南分割為南圻(交趾支那)、中圻(安南)、北圻(東京)三個部分。並把南圻作為“直轄領地”,東京為“半保護地”,中圻為“保護地”。並將這三個地區與柬埔寨一起組成所謂的法屬“印度支那聯邦”。法國總督為聯邦首腦,駐河內。1893年,老撾被併入聯邦為保護領。1899年,法國強租中國廣州灣(今廣東湛江),亦由該邦管轄。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日本取代了法國在印度支那的統治地位。公元1945年日本投降後,剛經歷過二戰,作為法西斯擴張的受害者的法國又捲土重來,意圖重新對這一地區進行控制。共同的反殖民主義鬥爭的需要,把三國人民團結在了一起。公元1939年,在越南共產黨的領導下,印支共產黨(包括越南共產黨以及在老撾、柬埔寨設立的共產黨支部)中央六次會議上,提出了建立“印度支那民主共和國聯邦政府”的設想。當時建立“印支聯邦”的主要目的是為了使三國聯合起來,團結一致,攜手驅逐法國殖民統治者。公元1954年,在中國的大力援助下,越南趕走了法國人,法屬印支聯邦瓦解。

阮朝親日時期

阮弘宗啓定帝
阮弘宗啓定帝(1張)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越南地區被日本控制。1940年6月,法國向德國投降。日本乘機向維希政權的貝當政府提出要求,法屬印度支那不得繼續允許中華民國利用滇越鐵路運送進口物資,並且派遣日本軍隊到越南,封鎖中國和越南的邊境。日本佔領軍並未驅逐法國的殖民統治,也允諾不去打擾保大在順化的皇宮。但是公元1944年,美英盟軍攻佔巴黎之後,新成立的戴高樂政府轉向反對軸心國,於是日本軍隊在公元1945年3月9日夜, 執行明號作戰計劃,推翻了法國在印度支那的政權。
公元1945年3月11日(保大二十年農曆正月廿七日)上午,日本大使橫山前往順化,在太和殿覲見保大, 以“亞洲歸亞洲人”鼓動保大,於是在當天下午,保大就召集六部尚書和王公親貴,發佈《獨立宣言》,宣佈廢除越南與法國1884年簽訂的不平等條約,脱離法國保護,宣告越南成立獨立自主的國家,並加入以日本為首的“大東亞共榮圈”,決定與日本政府合作。
不過,僅僅過了數日,同年3月19日, 負責撰寫《獨立宣言》的尚書範瓊由於有親法傾向,在日本人的壓力下,保大被迫將其革除。幾周後,範瓊被越盟抓捕並殺害。保大這時希望寓居西貢的前尚書吳廷琰重新出山執政,但日本人的答覆是無法找到吳廷琰。為填補國家的政治真空,4月17日,僑居新加坡的陳仲金(Trần Trọng Kim)教授返回越南,出任內閣首相,成立了一個親日的政府,也是第一個按照現代模式組織的越南政府(不過沒有軍隊和警察)。同時,日本人又暗中支持覬覦王位的強柢(Cường Để)親王(阮朝世祖嘉隆帝的直系後裔),等候一旦需要排除保大,就讓他取得政權。
同年6月18日,保大帝宣佈成立統一的越南帝國,包括北部的東京、中部的安南和南部的交趾支那,並加尊號為越南皇帝陛下
越南帝國名義上恢復了對包括交趾支那在內的原有的全部領土主權。但在內政外交各方面上,越南帝國只是日軍的傀儡政權。它在國際上沒有被廣泛承認,對本國事務也沒有能力處理。尤其對當時發生的東京饑荒束手無策。

阮朝保大退位

胡志明 胡志明
公元1945年8月,日本向盟軍投降,親日的陳仲金政府岌岌可危。同年8月19日,胡志明領導的越盟在河內奪取政權,成立臨時革命政府。同年8月23日,胡志明的臨時革命政府電函順化,要求保大退位。這時,日本大使橫山正幸建議保大使用日本的軍力,可以輕而易舉地殲滅越盟,但是保大不願意利用外來力量來屠殺越南人,拒絕了橫山的建議。同年8月25日,下詔宣佈退位。同年8月30日,保大在順化王宮的午門前舉行了退位儀式,將象徵權力的國璽和寶劍交給越盟代表陳輝燎(Trần Huy Liệu)、阮良鵬(Nguyễn Lương Bằng)和瞿輝瑾(Cù Huy Cận),他宣稱:“願為獨立國之民,不作奴隸帝王”。保大放棄了君主身份和姓名阮福晪,改用原名阮福永瑞。2天以後的同年9月2日,越南民主共和國臨時政府在河內成立,保大成為越南民主共和國的“首位公民”,同年11月10日,胡志明宣佈保大為越南民主共和國的“最高顧問”。越南帝國及阮朝宣告滅亡
在教育上,越南帝國主張把中等教育授課語言由法語改回越南語,這對後世越南影響深遠。

阮朝國旗

編輯

阮朝龍旌旗

“龍旌旗”(Long tinh kỳ) [23]  ,是嘉隆帝及嗣德帝的個人旗幟,1863年起當作國旗使用。
皇室旗幟(1802-1885) 皇室旗幟(1802-1885)

阮朝大南旗

大南旗 大南旗
“大南旗”(Đại Nam Kỳ) [23]  ,同慶帝的個人旗,1885年至1890年使用。

阮朝黃底三線旗

黃底三線旗(Cờ vàng ba sọc đỏ) [23]  ,成泰帝、維新帝啓定帝的個人旗幟,1890年至1920年使用。
黃底三線旗 黃底三線旗

阮朝龍旌帝旗

龍旌帝旗 龍旌帝旗
“龍旌帝旗”(Long tinh Đế kỳ) [23]  啓定帝和保大帝的個人旗幟,1920年至1945年使用。

阮朝外交

編輯
外交方面,阮朝恢復與中國清朝的宗藩關係,與法國從交好到交惡,在印度支那半島則積極增加影響力。嘉隆帝立國之始,便派使到清,求封為“南越國王”,清朝嘉慶帝不認同“南越”二字,改封阮福映為“越南國王”,於是開始以“越南”為國名 [24] 
明命帝統治時期阮朝大致疆域 明命帝統治時期阮朝大致疆域
對於法國,因嘉隆帝曾在開國戰爭中求助於法人,故此阮朝初年優待朝中的法籍人士,並讓法國商船到越南貿易。但對於《越法凡爾賽條約》,嘉隆則稱法國政府並未履行為由而作廢 [25]  。明命時,禁止歐洲傳教士在越南傳教,越法關係轉差 [26]  ,法國人便對明命有所不滿,批評他“將法國人的恩惠拋之腦後,與歐洲人為敵” [27]  。對印支半島上鄰國高棉,阮朝繼承阮主時期的入侵政策,嘉隆時期便迫使其成為朝貢國,由阮廷冊封高棉國王 [28] 暹羅(今泰國)亦企圖干涉高棉內政,嘉隆乃派軍進駐高棉,由其親信黎文悦負責率領,又在南榮(即金邊)修建城池,以“讋服”暹人,達至阮朝“保護”高棉的目的 [29]  。到明命時改變高棉的行政區劃,使之同化于越南 [30]  。此外,明命又與暹羅爭奪老撾國土,經多次用兵後,阮朝將國界擴張至湄公河,與暹羅接壤 [31]  。紹治時因南掌寇邊,阮廷採取“民聚地闢,邊備日完”的方針,在邊地增設官署,招募兵勇、土民、清朝商人開墾該區及防範南掌 [32]  。基於阮廷的積極經略,其領土有所擴張,史稱阮朝“奄有安南,一統輿圖,幅𢄙所暨,南抵暹、臘,北夾清國,東至海,西逾哀牢。”
對於外商及對外貿易,阮朝有相關措施。如據《大南實錄》載,嘉隆帝規定,外國商船在嘉定經商離開時,官府須對船上每人賣給一百斤米,代價為每人三緡錢。明命時,有意招倈外商,乃對外來商船酌量寬減税項,以示“柔懷遠人” [33] 

阮朝文化

編輯
阮朝統治時期,文化發展蓬勃。阮朝文學得到長足發展,代表作品有阮攸編撰的《金雲翹傳》,該作品運用字喃及越南獨有的“六八體”寫成,語言優美,在越南文學史佔重要地位。阮朝漢文小説盛行,出現多個類型的作品,著名的有歷史演義類《越南開國志傳》(阮榜中撰)、《皇黎一統志》(吳俧撰,吳悠續,吳任輯編),傳奇類作品《新傳奇錄》(範貴適撰),筆記小説類作品《見聞錄》(武貞撰)、《桑滄偶錄》(範廷琥、阮案撰),志怪類《慈廉縣李天王事蹟》、《士王事蹟》(作者不詳)等等。女性文學有越南著名詩人胡春香。在史學方面,有《皇越一統輿地志》(嘉隆時修)、《欽定越史通鑑綱目》(嗣德時修)、每代纂修的《大南實錄》,以及潘輝注所撰的《歷朝憲章類志》等等。在建築方面,阮朝國都順化京城(即富春)模仿中國北京城的規劃,皇宮紫禁城亦參考中國紫禁城興建,規模約為其四份之三,在後世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阮朝帝王世系

編輯

阮朝廣南阮主

廟號
諡號
姓名
在位
陵墓
肇祖
貽謀垂裕欽恭惠哲顯祐宏休濟世啓運仁聖靖皇帝
(追封)
長原陵
太祖
肇基垂統欽明恭懿謹義達理顯應昭祐耀靈嘉裕皇帝
1558年-1613年
長基陵
熙宗
顯謨光烈温恭明睿翼善綏猷孝文皇帝
1613年-1635年
長衍陵
神宗
承基纘統剛明雄毅威斷英武孝昭皇帝
阮福瀾
1635年-1648年
長延陵
太宗
宣威建武英明莊正聖德神功孝哲皇帝
1648年-1687年
長興陵
英宗
紹休纂業寬洪博厚温惠慈祥孝義皇帝
阮福溱(阮福溙)
1687年-1691年
長茂陵
顯宗
英謨雄略聖文宣達寬裕仁恕孝明皇帝
阮福淍
1691年-1725年
長清陵
肅宗
宣光紹烈浚哲靜淵經文緯武孝寧皇帝
阮福澍
1725年-1738年
長豐陵
世宗
乾剛威斷神毅聖猷仁慈睿智孝武皇帝
1738年-1765年
長泰陵
睿宗
聰明寬厚英敏惠和孝定皇帝
1738年-1775年
長紹陵
-
睿節温良英鋭明達宣王
阮福皓
(追封)
隆胡
-
恭愍英斷玄默緯文穆王
1775年-1777年
-

阮朝阮朝皇帝

廟號
諡號
姓名
生卒
年號
陵墓
興祖
仁明謹厚寬裕温和孝康皇帝
阮福㫻
-
-
基聖陵
世祖
開天弘道立紀垂統神文聖武俊德隆功至仁大孝高皇帝
阮福映(阮映、阮福暖、阮福種)
1762年-1820年
嘉隆
1802年-1820年
天授陵
聖祖
體天昌運至孝淳德文武明斷創述大成厚宅豐功仁皇帝
阮福晈(阮福膽)
1791年-1840年
1820年-1841年
孝陵
憲祖
紹天隆運至善淳孝寬明睿斷文治武功聖哲章皇帝
阮福暶(阮福綿宗)
1807年-1847年
1841年-1847年
昌陵
翼宗
世天亨運至誠達孝體健敦仁謙恭明略睿文英皇帝
阮福時(阮福洪任)
1829年-1883年
1847年-1883年
謙陵
恭宗
寬仁睿哲靜明惠皇帝
1852年-1883年
1883年
安陵
-
-
阮福昇(阮福洪佚)
1846年-1883年
1883年
陽春下鄉
簡宗
紹德止孝淵睿毅皇帝
阮福昊(阮福膺登、阮福膺祜)
1869年-1884年
1883年-1884年
陪陵
-
-
阮福明(阮福膺 豆歷)
1871年-1943年
1884年-1885年
嘉隆別墅
景宗
配天明運孝德仁武偉功弘烈聰哲敏惠純皇帝
阮福昪(阮福膺豉)
1864年-1889年
1885年-1889年
思陵
-
-
阮福昭(阮福寶嶙)
1879年-1954年
1889年-1907年
安陵
-
-
阮福晃(阮福永珊)
1900年-1945年
1907年-1916年
衝坤陵園
弘宗
嗣天嘉運聖明神智仁孝誠敬貽謨承烈宣皇帝
阮福晙(阮福寶嶹)
1885年-1925年
1916年-1925年
應陵
-
-
阮福晪(阮福永瑞)
1913年-1997年
1926年-1945年
-
參考資料
  • 1.    《大清仁宗睿皇帝實錄》卷106,嘉慶七年十二月丁巳條:“諭軍機大臣等:昨據孫玉庭奏進阮福映請封表文,朕詳加披閲。所請以南越二字錫封一節,斷不可行。南越之名,所包甚廣,考之前史,今廣東廣西地界,亦在其內。阮福映邊徼小夷,此時即全有安南,亦不過交阯故地,何得遽稱南越?安知非欲誇示外夷,故請易國號,先為嘗試,自應加以駁斥。已令軍機處代擬檄諭一道,並原表交孫玉庭發回,看其接奉之後,如何稟覆,候旨酌辦。至阮福映求封南越、顯有恃功要請情事,恐其心存叵測。所有廣東、廣西一帶海道邊關,俱著密飭地方官留心防備,不可稍涉懈弛。將此各傳諭知之。”
  • 2.    《大清仁宗睿皇帝實錄》卷111,嘉慶八年四月庚午條。
  • 3.    潘叔直《國史遺編》,嘉隆十一年十二月條:“復國號曰大越。”
  • 4.    《大南實錄》正編第二紀,《聖祖仁皇帝紀》卷190,明命十九年春三月甲戌條。
  • 5.    古小松 .越南國情與中越關係(修訂版) [平裝] :世界知識出版社,2008年8月1日:越南概況-國名的由來
  • 6.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1年:537─543
  • 7.    陳仲金著,戴可來譯.《越南通史》:商務印書館,1992年:第330—337、339—340頁
  • 8.    《大南一統志》(維新本)  .喃字遺產保護會[引用日期2020-02-19]
  • 9.    《大南一統志》(維新本)  .喃字遺產保護會[引用日期2020-02-19]
  • 10.    《大南實錄》正編第三紀卷六,紹治元年閏三月“赤毛夷船與廣東構兵”條,茲參考許文堂、謝奇懿編《大南實錄清越關係史料彙編》,中央研究院東南亞區域研究計劃,93頁。
  • 11.    陳重金(即陳仲金)《越南通史》(即《越南史略》),北京商務印書館,347;巖村成允《安南通史》,星洲世界書局有限公司,227頁。
  • 12.    巖村成允《安南通史》,星洲世界書局有限公司,229─230頁。
  • 13.    陳輝燎《越南人民抗法八十年史》第一卷,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9─30頁。
  • 14.    潘佩珠《越南亡國史·越南亡國原因及事實》,收錄於《各國興亡小史八種》,中華書局版,2頁。
  • 15.    陳輝燎《越南人民抗法八十年史》第一卷,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30頁。
  • 16.    《一八六二年六月五日越法柴棍條約》,收錄於《中法戰爭》(第一冊),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書店,367頁。
  • 17.    陳荊和《越南文明開化之步驟──阮長祚與陳仲金》,收錄於《南洋與中國──南洋學會四十五週年紀念論文集》,南洋學會,101─105頁。
  • 18.    陳輝燎《越南人民抗法八十年史》第一卷,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31頁。
  • 19.    劉永福  .中華英烈祠[引用日期2014-04-29]
  • 20.    黃海安《劉永福歷史草·劉永福之助越抗法》,正中書局,122頁。
  • 21.    陳輝燎《越南人民抗法八十年史》第一卷,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72頁。
  • 22.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624頁。
  • 23.    餘定邦.《東南亞近代史》:貴州人民出版社,1996年
  • 24.    《嘉慶重修一統志》(第一九九冊)卷五五三《越南》,“冊封阮福映為越南國王”條,上海商務印書館;《大南實錄》正編第一紀卷二十三,嘉隆三年正月“帝復遣黎光定等請封又請改定國號”條,茲參考許文堂、謝奇懿編《大南實錄清越關係史料彙編》,中央研究院東南亞區域研究計劃,37─38頁。
  • 25.    陳重金(即陳仲金)《越南通史》(即《越南史略》),北京商務印書館,310。
  • 26.    陳重金(即陳仲金)《越南通史》(即《越南史略》),北京商務印書館,342─343。
  • 27.    阿道爾夫·阿爾芒《出征中國和交趾支那來信》,中西書局,359頁。
  • 28.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640─641頁。
  • 29.    鄭懷德《嘉定城通志》卷之三《疆域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28頁。
  • 30.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642頁。
  • 31.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645─646頁。
  • 32.    《大南實錄》正編第三紀卷八,紹治元年五月“初置興化奠邊府”條,茲參考許文堂、謝奇懿編《大南實錄清越關係史料彙編》,中央研究院東南亞區域研究計劃,224─225頁。
  • 33.    《大南實錄》正編第二紀卷六,明命元年十一月“改定外國商船港税禮例”條,茲參考許文堂、謝奇懿編《大南實錄清越關係史料彙編》,中央研究院東南亞區域研究計劃,93頁。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