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胡志明

(越南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

編輯 鎖定
胡志明(越南語:Hồ Chí Minh,1890年5月19日-1969年9月2日),原名阮生恭,學名為阮必成,在法國、中國時分別化名阮愛國、李瑞、宋文初、胡光等。越南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越南民主共和國的主要締造者,曾任越南民主共和國(今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主席、政府總理,越南勞動黨(今越南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 [1-2] 
胡志明生長於貧寒的農村儒生家庭 [5]  ,早年當過教師、海員和雜役。1920年加入法國共產黨1924年參加共產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同年底赴中國廣州參加革命活動。1930年,在香港領導成立越南共產黨(後曾定名為印度支那共產黨、越南勞動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胡志明在中國參與抗日戰爭,並積極組織越南國內反對法國殖民者的鬥爭。1941年返回越南,召開印度支那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八次會議,成立越南獨立同盟會(簡稱越盟),領導反對繼續統治南越的法國維希政府和反對日本侵略的鬥爭。1945年8月領導八月革命,9月在河內宣佈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翌年當選為共和國主席,兼任政府總理。1951年當選為越南勞動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期間帶領越南人民進行越南抗法戰爭,迫使法國殖民軍撤退。1955年起又進行統一越南的越南戰爭。1969年因病在河內逝世。 [1-2]  [4] 
胡志明長期領導越南無產階級革命,致力於越南解放事業。同時也是二戰後亞洲反殖民運動的主要推動者之一,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共產主義領導者之一 [8]  。他主張對華友好,為發展中越兩國關係做出了貢獻 [2] 
本    名
胡志明(越南語:Hồ Chí Minh)
別    名
阮生恭
阮必成
阮愛國
李瑞 [4] 
宋文初 展開
別名
阮生恭
阮必成
阮愛國
李瑞 [4] 
宋文初
胡光 收起
所處時代
19至20世紀
民族族羣
京族
出生地
乂安省英山府南壇縣的林盛總黃廚村(今越南乂安省南壇縣金蓮社黃廚村)
出生日期
1890年5月19日
逝世日期
1969年9月2日
主要作品
《胡志明選集》
主要成就
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國
領導越南在抗法戰爭中勝利
畢業院校
順化國立學校
職    務
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及政府總理、越南勞動黨中央委員會主席
信    仰
共產主義

胡志明人物生平

編輯

胡志明家世出生

越南阮朝成泰帝成泰二年(1890年)年5月19日,胡志明(幼名阮生恭、青年名阮必成,還有諸多時期的化名,本詞條統一稱胡志明)出生於乂安省英山府南壇縣的林盛總黃廚村(今越南乂安省南壇縣金蓮社黃廚村)的外祖父家中。父親阮生輝(又名阮生色)於成泰十三年(1901年)科舉考中副榜,以教書維生;母親是農民。 [1] 
胡志明在父親居住的、距黃廚村2公里的金蓮村(今南壇縣金蓮社金蓮村)長大。阮生輝擔任過幾年縣官職務,因不願向法國殖民者獻媚而被罷官。阮生輝後遷至越南南部當漢方醫師。受家學影響,胡志明本人的漢語官話説得極為流利,僅略帶廣東口音,亦會流利粵語。他從小學習漢文詩書,後又學習拉丁化越南國語(參見詞條越南語)。 [5] 

胡志明投身革命

在越南人民遭受殖民奴役的歲月裏,胡志明的家鄉乂安省是抗法鬥爭蓬勃發展的地區。越南民族解放運動的早期領導人潘佩珠就是乂安人,與阮生輝素有交誼。胡志明的姐姐阮氏清和哥哥阮生謙都曾參加抗法愛國運動,遭到監禁和流放。因此,胡志明少年時受先輩愛國思想薰陶,懷有抗法救國志向。成泰十七年(1905年),他進入順化國立學校讀書時,已經開始參加了秘密的反法活動,為愛國人士傳送情報。 [5] 
維新四年(1910年),胡志明輟學到潘切,在育青私立學校當教師。維新五年(1911年)10月,胡志明在西貢市(今胡志明市)培訓海員和海運工人的“百藝學校”學習三個月。同年底,胡志明化名阿三,到法國聯合運輸公司的商輪“拉圖什·特雷維爾”(Latouche Tréville,一譯拉都舍·特萊維勒)號上當廚師助手,遠涉重洋,去海外尋求救國的道路。用他自己的話説就是:“我想出去,看看法國及其他國家。在看看他們怎麼做之後,我會回國幫助我們同胞。” [7]  期間,胡志明遍歷法國英國美國德國阿爾及利亞與剛果等國,靠做伙食管理員、幫工雜役、燒鍋爐工人、旅館待役、園丁、洗印照片等工作維持生活。 [5] 
在海外的經歷中,使胡志明目睹資本主義世界的黑暗與社會的不平,看到了被壓迫民族的悲慘命運,從而加深了對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罪惡的認識,深感各國無產者和被壓迫民族聯合鬥爭的必要性。 [5] 

胡志明與建法共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期,胡志明住在法國巴黎,投身法國工人運動,加入法國社會黨。在這同時,他積極聯絡居住在巴黎和法國各地的越南僑民,組織了“越南愛國者聯誼會”。 [5] 
啓定四年(1919年)初,巴黎和會召開,胡志明取別號阮愛國,代表“在法國的一批越南愛國者”,向各國代表團遞交了一份備忘錄,提出了各民族權利的八項要求。要求法國政府承認越南人的自由、民主、平等和自決權。但是,巴黎和會側重在處理歐洲的民族自決,並不理睬殖民地人民的獨立要求。不過,這份備忘錄一經公佈,立即引起國際輿論對越南獨立問題的關注,在越南人民特別是旅法越僑中產生很大反響。 [5] 
1920年12月,胡志明在法國圖爾出席法國社會黨第十八次大會 1920年12月,胡志明在法國圖爾出席法國社會黨第十八次大會 [6]
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列寧主義的廣泛傳播,對胡志明的思想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啓定五年(1920年),蘇俄領導人弗拉基米爾·伊里奇·列寧共產國際第二次代表大會上發表了《關於民族和殖民地問題提綱初稿》,提出了殖民地附屬國革命運動的綱領和路線。胡志明從提綱中得到深刻啓示,並從此站到了共產國際一邊,在此年12月於法國圖爾召開的法國社會黨第十八次大會上,胡志明贊成列寧發表關於民族與殖民地問題的文章,與屬於第二國際的法國社會黨決裂,贊成成立法國共產黨。由此,他成為法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也是越南首位共產黨人。 [6] 
在法國期間,胡志明與留法勤工儉學的中國革命同志周恩來等結識,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情誼。他還同法屬非洲殖民地的一些愛國者一起,創立了“殖民地各民族聯合會”,擔任執行委員會常委和聯合會機關報《窮苦人報》的主任兼總編輯。他經常在《窮苦人報》上發表文章,還為法共《人道報》、法國總工會的《工人生活》等報刊撰稿,揭露殖民主義的種種罪行,啓發殖民地被壓迫民族的覺醒。胡志明的文章和《窮苦人報》,由越南或法國海員秘密帶到越南,對越南人民的抗法鬥爭起了重要的促進作用。 [5] 
啓定八年(1923年),胡志明前往蘇聯,隨後出席農民國際會議,當選為農民國際執行委員。翌年(1924年),他以法共和法屬殖民地代表的資格參加共產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並就民族和殖民地問題作了發言;接着又出席了紅色工會國際“三大”、青年國際“四大”和婦女國際等代表會議。同時,進入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學習。此後,胡志明積極投身國際共產主義運動。 [5] 
通過上述革命實踐,胡志明由一個愛國主義者逐步轉變為共產主義者。正如他自己所説:“起初,正是由於愛國主義而不是共產主義,引導我信仰列寧,信仰第三國際的。我在鬥爭中,一邊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一邊做實際工作,逐漸懂得:只有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才能夠把被壓迫民族和全世界勞動人民從奴隸的枷鎖下解放出來。” [5] 

胡志明輾轉中越

早年的胡志明(前坐者) 早年的胡志明(前坐者)
啓定九年(1924年)底,胡志明從蘇聯到了中國廣州。他化名李瑞、老王等,一面參加中國的國民革命運動,同時為推進越南的革命運動和在越南建立無產階級政黨進行思想上和組織上的準備。 [5] 
當時的廣州是越南和東南亞各國的革命者嚮往和雲集的地方。越南的抗法組織,如潘佩珠領導的越南光復會(後改名越南國民黨),範鴻泰、胡松茂、黎鴻峯等愛國青年組織的“心心社”,都在這裏開展活動。胡志明在廣州期間,正值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他曾為中國革命家孫中山的蘇聯籍政治顧問米哈伊爾·馬爾科維奇·鮑羅廷擔任翻譯;參加中國共產黨的內部材料翻譯和對外宣傳工作,並在中國共產黨的幫助下,組織和訓練越南革命者。 [5]  在此期間,他一度自稱為“P.C.林”,有時自稱王達人、王光生、黎安南等。
啓定十年(1925年)6月,胡志明以“心心社”為基礎,創立“越南青年革命同志會”。這個組織是越南共產黨的前身,核心是“共產團”,機關刊物為《青年週刊》,總部設在廣州文明路13號。胡志明除選派一些越南革命青年進入黃埔軍校或送往蘇聯學習外,在廣州舉辦了短期的“特別政治訓練班”。他親自講課,也請中國共產黨的負責同志講課,啓定十年(1925年)至保大二年(1927年),共培訓和送回國200多名幹部,為發展國內革命運動和建黨打下了組織基礎。胡志明還將這一時期的講稿輯成《革命之路》一書,闡述了越南革命的基本戰略和策略,為建黨奠定了思想基礎。 [5] 
在廣州活動期間,胡志明不僅與中國共產黨人並肩戰鬥,互相幫助,結下真摯友誼;他還在中國國民黨左派領袖廖仲愷的幫助下,同朝鮮、印度尼西亞、馬來亞和印度等國的愛國者一起,組織“東亞被壓迫民族聯合會”,為加強國際反帝反殖的統一行動而努力。 [5] 
保大二年(1927年)國共合作破裂後,胡志明被迫離開中國去蘇聯。此後,他曾參加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的世界反帝同盟大會。保大三年(1928年)秋,胡志明從歐洲到了暹羅王國(今泰國)。他化名陶九,在越僑居住區開展革命活動。 [5] 
保大四年(1929年),在革命運動高漲的形勢下,越南的北、中、南三個地區先後出現了三個共產主義組織,各自獨立活動。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胡志明從暹羅到了當時被英國殖民的香港,易名宋文初,代表共產國際於保大五年(1930年)2月3日召集了黨的統一會議,三個組織合併,建立了越南共產黨。會上通過了胡志明擬定的《簡要政綱》《簡要策略》和《黨章》。同年10月,他主持召開黨的第一次中央會議,通過黨的第一任總書記陳富起草的《資產階級民權革命論綱》,並將黨的名稱改為“印度支那共產黨”。胡志明雖然沒有擔任黨中央的領導職務,但作為共產國際東方部委員和黨的創始人,他直接指導着越南的革命鬥爭。 [5] 
早在保大四年(1929年)10月10日,印度支那法庭就因胡志明參與革命活動,在他缺席下宣判死刑,其後法國政府一直通緝他。保大六年(1931年)6月,胡志明在香港被捕,關押於中環域多利監獄港英政府沒有足夠理據把他引渡回越南,法理上只能把他遞解出境。世界反帝同盟和紅色國際救濟也積極組織營救。然而港府打算把他送上一艘法國船遣返原居地,即是同樣送回越南。如果照此安排,胡志明難免一死,胡志明的代表律師羅塞畢因而申請人身保護令,暫緩遞解,並向法庭申請撤銷遞解令。經多番訴訟,案件上訴至英國樞密院。翌年(1932)年6月,在英國倫敦的代表律師與香港政府的律師達成庭外和解,確認香港法庭的遞解出境及上船令的合法性,但再不會指定胡志明須被送上法國船或遞解返印度支那或任何法屬殖民地。胡志明可就自己的意願離開香港往任何地方。 [5] 
保大八年(1933年)春,胡志明獲釋。他路經上海,通過孫中山夫人宋慶齡與中國共產黨取得聯繫,又到達蘇聯。在莫斯科,他先後進入列寧大學和共產國際民族和殖民地問題研究院,擔任越南組組長,研究越南革命問題。 [5] 
在中國抗日戰爭全面展開時,胡志明於保大十三年(1938年)從蘇聯到中國。他先到延安,住在棗園。不久,作為中共八路軍辦事處成員,與葉劍英等南下,相繼在桂林衡陽貴陽重慶工作。在重慶,他再次見到了周恩來。 [5] 

胡志明領導獨立

胡志明不僅為中國抗戰作出寶貴貢獻,同時利用第二次國共合作的條件,以八路軍軍人身份,在鄰近越南的中國西南各省開展工作,加強與在中國活動的越南革命者的聯繫。保大十五年(1940年)初,胡志明經中共同志的幫助,在昆明與馮志堅、黃文歡等越共黨員取得聯繫,同國內黨組織建立了關係。他親自指導在雲南的越黨海外部的工作,在越僑中開展活動,並決定把鬥爭由邊境地區逐步轉移到越南國內。 [5] 
保大十五年(1940年)9月, 日軍侵入印度支那,法屬印度支那當局與日本簽訂《日法共同防守印度支那協定》,形勢發生變化。10月,胡志明與黃文歡等到廣西桂林,集合在中國的越南革命者,團結其他愛國者,開展宣傳、組織和統戰方面的工作,準備回國開展革命活動。 [5] 
保大十六年(1941年)2月8日,胡志明從廣西邊境進入越南,取名秋翁,在高平省河廣縣北坡直接領導革命運動。同年5月,他在北坡主持召開黨中央第八次會議。會議作出了關於廣泛團結越南人民,建立民族統一戰線——“越南獨立同盟”,組織游擊隊,準備武裝起義,奪取政權,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國的歷史性決議。5月19日,“越南獨立同盟”宣告成立,胡志明任主席。為了開展武裝鬥爭,他指示組織武裝自衞隊,親自編寫《游擊戰的打法》《中國游擊戰爭的經驗》等學習資料。此後,以越北山區為根據地的游擊戰爭便蓬勃發展起來。 [5] 
為了與中國抗日民主力量取得聯繫,以推進越南的民族解放鬥爭。保大十七年(1942年)8月13日,正式化名胡志明的他再次來中國。剛到廣西省靖西縣就被國民黨政府的地方當局逮捕,後經國民政府領導人蔣介石批准,又秘密移往桂林、柳州等地,被押解走過廣西13個縣,坐過18個監牢。在一年多艱苦的獄中生活期間,他寫下了100多首漢文詩歌,抒發了他對越南民族解放事業的必勝信念,以及為這一事業獻身的堅強志向。以後以《獄中日記》發表。其中的《越有騷動》一詩寫道:
寧死不甘奴隸苦,義旗到處又飄揚。
可憐餘做囚中客,未得躬親上戰場。 [5] 
保大十八年(1943年)9月,國民政府釋放胡志明。獲得自由的他立即與在廣西柳州的越南抗日反法組織聯繫,回國繼續領導革命。 [5] 
保大二十年(1945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行將結束時,日、法之間在印度支那的矛盾激化。 3月9日,日本發動推翻法國統治的軍事政變,獨佔印度支那三國。以胡志明為首的黨和越盟總部領導越南人民掀起抗日救國高潮。 5月,胡志明從高平南下轉移到宣光省山陽縣的新潮鄉。他從這裏發出重要指示,將越北六省的革命根據地合併為統一的解放區,將各支抗戰遊擊武裝組成越南解放軍,為奪取全國政權準備條件。 [5] 
1945年,胡志明和越南民主共和國臨時政府委員會成員合影 1945年,胡志明和越南民主共和國臨時政府委員會成員合影 [6]
保大二十年(1945年)8月,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越南先後召開了黨的全國代表會議和全國人民代表會議,建立越南民族解放委員會,即越南的臨時政府。胡志明當選主席,迅即發表《總起義號召書》。越南人民響應胡志明的號召,發動武裝起義,奪取政權的鬥爭浪潮席捲全國。8月9日,河內起義成功。24日,阮朝末代皇帝阮福晪退位。9月2日,胡志明在河內巴亭廣場50萬羣眾參加的大會上,宣讀了親筆起草的《獨立宣言》,宣告越南民主共和國的誕生。 [5]  同時越南全國進行自由選舉,成立國會並通過了越南首套《民主憲法》。 [1] 

胡志明堅持抗戰

主詞條:越南抗法戰爭
越南民主共和國成立後,法國為恢復殖民統治捲土重來。在十分困難的形勢下,胡志明號召人民加強團結,消滅外國侵略者;提出“一面抗戰,一面建國”的口號。1946年3月,通過普選,召開了越南第一屆國會。胡志明當選為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兼政府總理。 [5] 
胡志明與法國政府代表簽署《越法臨時協約》 胡志明與法國政府代表簽署《越法臨時協約》 [6]
為了贏得時間,準備長期抗戰,胡志明率代表團訪法,與法國政府談判。1946年兩國先後簽訂了“三·六初步協定”和“九·一四臨時協定”。越南在經濟、文化等方面做讓步,法國承認越南為“一個自由的國家”,為剛成立的越南政府鞏固革命力量爭取時間,做長期抗戰準備。 [6]  但在這年底,法國政府悍然撕毀協定,發動全面侵略戰爭。12月20日,胡志明發表告全國人民書,號召人民反抗侵略,拯救祖國。 [5] 
在胡志明領導下,越南人民進行了抗法戰爭。這場正義戰爭得到中國人民和世界各國人民的同情和支持。1950年初,胡志明秘密訪問中國,與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澤東會談,中共中央決定大力支援越南抗戰。在中國的援助下,同年秋天,越南人民發動“邊界戰役”。胡志明不辭辛勞,長途跋涉,親臨前線,與中共中央代表陳賡一起指揮作戰。這一戰役的勝利,粉碎了法國封鎖越中邊界,孤立越南的陰謀,清除了邊界線上許多法軍據點,鞏固和擴大了抗戰根據地。 [5] 
胡志明在東溪戰場親自指揮邊界戰役 胡志明在東溪戰場親自指揮邊界戰役 [6]
在抗戰勝利發展的形勢下,1951年2月,在越北解放區召開了印度支那共產黨第二次代表大會,決定將黨的名稱改為越南勞動黨(1976年改名越南共產黨),選舉胡志明為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 [5]  此後,胡志明成為越南黨政領袖直至逝世。
胡志明在這次大會的《政治報告》中批駁了抗法戰爭是“飛蝗踢大象”的悲觀論,他號召全黨全民積極準備,促進抗戰進入總反攻。經過九年的艱苦奮戰,尤其是1954年的奠邊府戰役大勝法軍,迫使法國政府在同年7月簽訂了《恢復印度支那和平的日內瓦協議》。 [5]  越南被分割成社會主義的越南民主共和國(北越),與親西方的、資本主義的越南共和國(南越)。

胡志明致力統一

主詞條:越南戰爭
胡志明
胡志明(7張)
抗法戰爭結束後,胡志明領導越南北方人民恢復經濟,完成土地改革,開展經濟和文化建設,同時以北方為基地支援南方人民的鬥爭。日內瓦協議簽訂後,法國撤出越南,美國卻取而代之,加緊侵入南越。1959年,胡志明秘密派遣越南人民軍士兵潛入南越組織游擊隊,進行反美游擊戰。 [5]  在1964年美國總統林登·約翰遜藉助北部灣事件擴大戰事後,胡志明繼續領導北越政府進行統一越南的越南戰爭。
在新的鬥爭階段,胡志明身居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地位,但始終保持地下革命活動和抗法戰爭年代那種艱苦樸素的優良作風。他身着普通的咔嘰制服,穿一雙橡膠涼鞋,幾乎走遍北方各省,與工人、農民同甘共苦,為幹部和羣眾樹立了榜樣。1963年,他謝絕了國會授給他最高榮譽——金星勳章的建議,希望待祖國統一、同胞團聚時,由南方人民授予他這份崇高的獎賞。 [5] 
胡志明代表越南黨和政府多次訪問社會主義國家、第三世界和其他友好國家,以加強越南的國際聯繫,支持世界上被壓迫民族和人民的解放鬥爭。 [5] 
1960年代中蘇交惡後,越南在兩國之間左右逢源,同時從中蘇兩國獲得為繼續與美國的越南戰爭而必須的經濟、軍事援助。胡志明積極承擔了調和兩國矛盾的勸説工作。1960年8月,他再次來到中國,希望能幫助中蘇兩黨、兩國儘快對話,消除隔閡,恢復團結。毛澤東稱讚胡志明是“和平的使者”。 [11]  胡志明也表示自己的臨終遺願是中蘇和好。

胡志明因病逝世

越南領導人為胡志明守靈 越南領導人為胡志明守靈
1969年初,胡志明的病情開始日趨加重。 [2]  9月2日,胡志明因心臟病逝世,享年79歲。臨終前,他確信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國事業儘管還要經歷更多的艱苦和犧牲,但一定能獲得完全勝利”。 [5]  9月3日晚,周恩來率領中國共產黨代表團離京飛往河內弔唁胡志明。
儘管胡志明表達了最強烈的遺願要將遺體火化撒在越南南、中、北三地,結果他的遺體經防腐技術被保存在由中國提供的水晶棺內,放置在胡志明紀念堂。9月9日,蘇聯部長會議主席阿列克謝·尼古拉耶維奇·柯西金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李先念均出席了在河內巴亭廣場舉行的胡志明國葬禮。 [2] 
1975年,北越軍隊攻佔南越原首都西貢市,西貢市也因紀念胡志明而改名為胡志明市,越南完成統一。

胡志明為政舉措

編輯
胡志明執政期間,制定並堅持與中國友好的方針。他曾訪問過中國的許多地方 [2]  ,盛讚越中兩國是“同志加弟兄”,“恩深、情重、誼長”,多次訪問中國,為鞏固和增進越中兩黨、兩國人民之間的友誼作了不懈的努力。 [5] 
胡志明的外事活動
胡志明的外事活動(2張)
1950年1月,胡志明秘密抵達北京,請求中國政府的幫助。最終,中國國家領導人毛澤東等決定滿足胡志明的要求,對越南承擔國際主義義務,提供無償援助。在中國政府的幫助下,越南人民在1954年取得了奠邊府大捷,迫使法國在同年7月簽訂了《恢復印度支那和平的日內瓦協議》。越南北部獲得瞭解放。1955年6月23日,在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姬鵬飛和越南駐華大使黃文歡的陪同下,胡志明對中國進行首次正式訪問。25日,胡志明一行到達北京。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親自前往機場迎接,併為其舉行盛大的歡迎儀式。胡志明離京回國時,毛澤東又親自前往機場送行。1964年8月,美國以“北部灣事件”為藉口,調集大批戰艦駛往越南海域,對越南發起了公然侵略。胡志明再次向毛澤東請求支援。經過反覆思考和權衡,毛澤東決定“無條件地滿足越方的要求”。 [11] 
同時,胡志明也重視同蘇聯的關係。
胡志明還高度重視越南、老撾柬埔寨三國特殊的團結關係。 [6] 
圖冊參考資料 [6] 

胡志明歷史評價

編輯
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官方評價:
胡志明主席已有創造性地將馬列主義應用於越南的具體條件,提出正確的道路使越南革命事業不斷取得勝利。胡志明創立越南統一民族陣線、越南人民武裝力量和越南民主共和國,為加強國際團結作出貢獻。他是集體精神、組織意識和革命道德的光輝榜樣。
胡志明主席為加強國際團結作出了貢獻。他是集體精神、組織意識和革命道德的光輝榜樣,是越南革命的偉大導師、越南民族、工人階級的敬愛領袖,亦是出色的戰士,是民族解放運動和國際共產運動的磊落革命家。 [1] 
胡志明照片集
胡志明照片集(8張)
中國共產黨中央在胡志明逝世時傳送給越南共產黨中央的唁電中表示:“胡志明主席……在中國人民進行民族民主革命鬥爭的歲月裏,他幾次到了中國,同中國人民患難與共,並肩戰鬥,同中國共產黨建立了濃厚的無產階級感情。在中越兩國革命勝利以後,他為加強和發展中越兩國人民的兄弟友誼和戰鬥團結進行了不懈的努力。……他的高尚的革命品質和不畏強暴的戰鬥精神,將……永遠留在中國人民的心裏。” [2] 
中國無產階級革命家毛澤東評價:“胡志明是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國人民的親密戰友。” [11] 
中國學者梁志明在《外國曆史名人傳·現代部分》“胡志明”條目中評價:“胡志明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光輝的一生,艱苦奮鬥的一生。他為爭取越南民族解放和實現社會主義的獻身精神,他的高尚的道德情操和勤勞儉樸的作風,深受越南人民和各國勞動人民的尊敬和愛戴。” [5] 

胡志明軼事典故

編輯

胡志明姓名化名

胡志明幼名為阮生恭(越南語[本段下同]:Nguyễn Sinh Cung),青年時名阮必成(Nguyễn Tất Thành),後自號阮愛國(Nguyễn Ái Quốc),又取號為秋翁、平山。此外並許多化名,如在中國時曾化名李瑞(Lý Thụy)、王達人、王光生、黎安南、胡光等;在香港時曾化名宋文初;在蘇聯時化名P.C.林,1943年方定名為胡志明。 [5] 

胡志明通曉外語

胡志明出生在一個書香門第,從小就打下了紮實的漢學基礎。後來又到英國和法國從事革命活動,學會了英語法語,60歲以後又開始學習俄語。身為國家主席,胡志明親自閲讀的外國報紙就有蘇聯的《真理報》、中國的《人民日報》、法國的《人道報》和古巴的《格拉瑪報》。美國史學家斯坦松經過考證後説,胡志明總共通曉12種外語。其中當以漢語和法語水平最高。 [9] 
胡志明同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國領導人交往甚密,見面時經常是直接用漢語交談。他還多次用中文給中國領導人寫電文和便條。 [9] 
胡志明還善於用中文寫詩。抗法戰爭期間,胡志明於1950年初秘密前往中國,在廣西南寧見到了西南軍區副司令員陳賡。20世紀20年代胡志明在廣州從事革命活動時,就已同在黃埔軍校一期學習的陳賡相識,時隔多年老友重逢,分外激動。胡志明當即贈予陳賡漢文詩一首:
當年遇君一青年,如今統兵握帥權。
雄兵百萬悉聽命,押衞革命固滇邊。
胡志明對中國的唐詩也很有研究,經常借用其中的某些詩句,並稍加改動,來抒發自己的思想和感情。 [9] 
胡志明的法語水平與漢語不相上下。20世紀20年代在法國期間,他為《人道報》等多家報紙撰稿,曾把孟子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三句話翻譯成法文,意思是“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國家的利益次之,君主的利益無足輕重”。 [9] 
胡志明學習外語十分刻苦。 他回憶在法國學習外語的情景説: “我感到非常需要外語,但學習的條件十分困難,沒有老師,也沒有教科書。而且要一邊從事繁重的勞動,一邊爭取時間學習。為了熟記外語詞彙,我把一些單詞寫在手心上,當給客人端菜或洗碗的時候,便一邊幹活一邊背讀。如忘記了便看一下手心,等手心上的字跡模糊了,也基本上熟記了。就這樣不斷學習。”此外,胡志明還大膽練習外語,只要有機會接觸外國人,便想方設法同對方交談,不怕講錯。如不能表達便向對方請教。 [9] 
胡志明還多次利用不同場合,鼓勵人們學習外語。談到學習外語的經驗時,胡志明認為“學習外語必須持之以恆,不能急躁”。 [9] 

胡志明革命情誼

胡志明
胡志明(14張)
胡志明與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鄧小平陳毅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領導人有着深厚的友誼,生前曾多次訪問中國。 [2]  還曾在朱德陪同下參觀訪問併到朱德家中做客。 [10]  毛澤東稱他是“中國人民最親密的朋友”。 [11] 
1950年1月初,胡志明秘密離開越南,徒步行進17天,走到中越邊境。經中國有關部門的安排,胡志明於1月底到達北京,請求毛澤東幫助越南人民的革命事業。毛澤東會同中央其他領導同志認真考慮了胡志明提出的援助問題。大家認為,中越兩國山水相連,唇齒相依。支援越南人民爭取抗法鬥爭的勝利,不僅是幫助兄弟黨和國家鬥爭事業應盡的義務,而且也有利於打破帝國主義包圍、封鎖中國的企圖。最終,毛澤東決定滿足胡志明的要求,對越南承擔國際主義義務,提供無償援助。在中國政府的幫助下,越南人民在1954年取得了奠邊府大捷,迫使法國在同年7月簽訂了《恢復印度支那和平的日內瓦協議》。越南北部獲得瞭解放。 [11] 
1965年5月,毛澤東在長沙會見了來訪的胡志明。胡志明就直陳來意:“我這次到中國來,有三個目的:第一是問候你和中共中央其他同志的健康;第二是代表越南勞動黨、越南人民向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表示感謝,感謝你們給予我們抗美鬥爭的各項援助;第三是祝賀中國第二顆原子彈爆炸成功。”毛澤東説:“第一點,第三點我接受,第二點不接受,全世界人民都感謝你們。感謝越南,不是你們感謝我們。”胡志明堅持説:“我們要感謝你們。不只是我個人這樣看,全體越南人民都這樣看。我們兩國的關係真正是唇齒相依,我們兩黨和兩國人民之間存在着真正的兄弟情誼。”接着,胡志明介紹了目前的戰爭形勢。他説:“美軍要增加到10萬,要繼續升級,要炸越南的工廠,要炸海防,甚至河內。我們已下定決心,即使敵人炸壞河堤,淹沒許多地方,我們全黨、我國政府和全國人民仍然堅決打下去。越南人民知道,不打敗美國是抬不起頭來的。我們準備打5年、10年、20年。”毛澤東笑着説:“美國打不了20年。美國打不贏你們,他們怕你們,你們將打贏美國。美國的人少,你們人多。他頂多來個十把萬人。”胡志明對毛澤東的分析表示贊同。他説:“美國來十把萬人,我們不擔心。我們可以打敗美國的陸軍。我們不只有正規軍,有游擊隊、有人民,而且氣候、螞蟥、蜂子、螞蟻、沼澤都是我們的同盟軍。我們還有堅固的後方,這就是中國。”説完,兩人都大笑了起來。 [11] 
吃飯時,毛澤東萌生了一個奇特的想法。他對胡志明説:“我想到你們那裏去,秘密去。”胡志明擔心毛澤東的安全,便説:“歡迎你去,但現在局勢是這樣,敵機常轟炸。等形勢好一點請你去。”毛澤東固執地説:“形勢好轉我又不去了。我就是想現在去。以前,我被國民黨、日本、美國的飛機轟炸了幾十次、幾百次,就是沒有炸到我。現在,我想到你們那裏看看,即使到靠近的地方也好。可以秘密去。”胡志明擺了擺手,説:“你目標太大,越南的孩子都認得出你來。”毛澤東笑言:“可以化裝成一箇中國專家就行了。”胡志明看毛澤東十分堅持,認為再爭論下去也沒用,便敷衍道:“怎麼化裝都認得出來。等適當的時候,我會請你去的。等下半年,看情況如何再定。” [11] 
1965年5月19日,是胡志明的75壽辰。毛澤東和劉少奇、朱德、周恩來一起致電表示祝賀。 [11] 
長期動盪艱苦的革命生涯,嚴重損害了胡志明的健康,1960年以後,胡志明每年都到中國休假、療養、訪問,廣州從化温泉就成了胡志明常去的地方。他常説:“我到中國就如在自己家裏一樣。”晚年的胡志明身體狀況一直不好,中國政府應胡志明和越黨中央政治局要求,也經常派醫生去越南河內為他治病。為了保密,在聯繫中都稱胡志明為“丁老”。 [2] 

胡志明兩段戀情

一般流行的説法認為胡志明終身未婚。但陳曉農記錄了其父、長期擔任毛澤東秘書的陳伯達提供的另一種説法:“胡志明年輕的時候是結過婚的。他的愛人是一個廈門人,但是很早就去世了。後來他很長時間是單身。越南革命勝利以後,他想再娶一個福建籍的女人為妻,但是越南的黨中央不同意,他不能不服從越南黨中央的決定,所以他就一直沒有再結婚。”
中國共產黨黨員林依蘭是胡志明的戀人。1930年,根據中國共產黨廣東省委的指派,胡志明同林依蘭假扮夫妻開展革命工作的,在工作期間兩人通過接觸逐漸產生了感情。但因胡志明曾説過越南不解放就終身不娶,就在那特殊的年代裏他們沒能走在一起,留下了一段帶有遺憾的革命情緣。 [3] 

胡志明人際關係

編輯

胡志明父親

阮生輝,又名阮生色,成泰十三年(1901年)科舉考中副榜,以教書維生; [1] 

胡志明哥哥

阮生謙,參加過抗法愛國運動。

胡志明姐姐

阮氏清,參加過抗法愛國運動。 [5] 

胡志明主要作品

編輯
胡志明和孩子們在一起
胡志明和孩子們在一起(3張)
胡志明早年著有《法國殖民制度的罪狀》(1925出版)和《革命之路》(1927出版)二書。 [1] 
胡志明在被港英政府關押期間,寫下了133首漢文詩,包括七絕、七律、五絕和雜體詩。胡志明將它們抄在土紙上,合訂成一個小冊子,在封面上寫下了“獄中日記”四個字。這些詩用樸實無華的語言揭露了國民黨統治下犯人遭受的非人待遇,表達了對勞苦大眾的深切同情,反映了一位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堅強意志、必勝信念和寬闊胸懷。其中第一首這樣寫道:“身體在獄中,精神在獄外,欲成大事業,精神更要大。”
圖冊參考資料 [6] 

胡志明後世紀念

編輯
越南國內通過大量以胡志明名字命名的地名、建築、雕塑與貨幣等表示對他的紀念:
胡志明紀念堂胡志明病逝後,越南政府在河內巴亭廣場動工興建胡志明陵堂。紀念堂建設工作始於1973年9月2日,1975年8月29日正式落成。陵墓的靈感主要來自莫斯科的列寧墓。並加入越南建築的獨特成分,如坡形屋面。所用灰色花崗岩材料,內裏有灰色,黑色,紅色磨製。門廊上方以越文大字寫有:主席胡志明。
胡志明市1975年4月30日,越南民主共和國(北越)統一全國後,為紀念胡志明,便將西貢改名為“胡志明市”。
胡志明故居胡志明故居位於巴亭廣場旁的主席府內。主席府的主體建築是一棟由德國人建的法式別墅,頗為豪華,生活極為簡樸的胡志明其實一直住在別墅旁的電工宿舍裏,稱為“54號平房”。
胡志明小道“胡志明小道”這個名字當年是由西方媒體叫出來的,越南稱之為“中央走廊”。人們只知道它是越、老邊界和越、柬邊界崇山密林中的一條運輸線。
越南盾越南的50千盾紙幣正面為胡志明頭像。
胡志明的相關紀念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