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方雲

(四方方雲、中國當代藝術家)

編輯 鎖定
方雲(1962年— ),字學水,號四方方雲,因菩居士。生於江西南昌。祖籍雲南曲靖沾益。黃埔後代。禪者、學者、藝術家、中國畫家。南禪藝術倡導者。被台灣媒體譽為“現代王維”。南昌大學四方藝術研究院院長。江西師範大學客座教授。齋名四方家。
中文名
方雲
外文名
Fang Yun
別    名
四方方雲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籍    貫
雲南曲靖
出生日期
1962年10月
畢業院校
南昌大學
職    業
禪者、學者、藝術家、中國畫家
主要成就
方雲禪畫
信    仰
佛學
代表作品
《雲禪畫》系列
職    務
南昌大學四方藝術研究院院長

方雲人物概述

編輯
方雲禪畫 火暖窗明粥一盂 方雲禪畫 火暖窗明粥一盂
方雲(1962年— ),字學水,號四方方雲,因菩居士。生於南昌。祖籍雲南曲靖沾益。黃埔後代。畢業於江西科技師範大學、南昌大學,結業於榮寶齋畫院第二屆高研班、中央美院博士生導師李少文首屆造型藝術工作室。禪者、學者、藝術家、中國畫家。南禪藝術的倡導者。南昌大學四方藝術研究院院長。江西師範大學客座教授。
四方方雲一直致力於禪藝術的義理研究和傳承創新,獨創“雲禪畫”“ 雲禪書”的藝術表現形式和“雲畫禪”“ 雲書禪”的養心方式,用南禪藝術(雲禪畫、雲禪書)傳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弘揚人間真善美。創作的“雲禪畫”系列作品,2011年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委託,“方雲禪畫”於法國五城市巡展;2013年至2017年,受台灣佛光山文教基金會邀請,“方雲禪畫”於中國海峽兩岸十城市巡展; 2017年7月,由江西省文化廳主辦的“雲禪畫---星雲禪話方雲禪畫創作展”於江西省博物館展出;2018年8月,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遊部委託,由江西省文化廳、東京中國文化中心聯合主辦的“雲禪畫——方雲的世界”於日本東京中國文化交流中心展出;2019年10月,方雲捐贈一百二十幅方雲禪畫虛雲長老禪話作品於雲居山以此紀念虛雲長老圓寂六十週年,此批作品現於雲居山真如寺圓通寶殿永久展出;2022年1月,由江西師範大學主辦的“經典的力量·方雲藝術展”於江西師範大學美術館展出。雲禪畫系列《星雲禪話與方雲禪畫》四部專著已由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三百餘幅“方雲禪畫”作品選入台灣出版的《星雲大師全集》。四方方雲已出版專著10餘部。
“雲禪畫”美術作品於法國、日本、中國海峽兩岸等地巡展。
作品被政府機關及專業美術機構收藏。

方雲作品風格

編輯
藝術作品有着濃厚的人文情懷和清雅的藝術品格,作品涉獵廣泛:工筆重彩系列整體氣勢磅礴,但細節又精緻細膩,威嚴厚重;雲禪畫系列意境簡而能遠,淡而有味,高古脱塵;雲禪書拙樸天真,圓潤鋒藏,淡定脱俗。

方雲專著出版

編輯
雲禪畫《星雲禪話與方雲禪畫》系列叢書 雲禪畫《星雲禪話與方雲禪畫》系列叢書

方雲雲禪個展

編輯
星雲大師慈悲護念方雲先生和方雲禪畫 星雲大師慈悲護念方雲先生和方雲禪畫
  • “經典的力量·方雲藝術展” 2022年1月1日—2022年3月12日於江西師範大學美術館展出。
  • 2019年十月,捐贈120幅方雲禪畫虛雲長老禪話作品於雲居山,以此紀念虛雲長老圓寂六十週年,其作品被雲居山定為真如禪寺常設展品,現於雲居山圓通寶殿永久展出。
  • “雲禪畫---方雲的世界” 全球巡展之東京站2018年8月28日—2018年8月31日於日本東京中國文化交流中心展出。
  • “雲禪畫---星雲禪話方雲禪畫創作展” 2017年7月29日—2017年11月6日於江西省博物館展出。
  • “星雲禪話 方雲禪畫創作展” 2016年5月6日—2016年6月19日於台灣佛光山佛陀紀念館參加星雲大師佛光山開山50週年紀念畫展。
  • “雲禪畫—方雲禪畫創作展” 2016年3月19日—2016年5月1日海峽兩岸巡迴展第七站於中國台灣佛光山佛光緣美術館台北道場展出。
  • “雲禪畫—方雲禪畫創作展” 2015年12月5日—2016年1月10日海峽兩岸巡迴展第六站於中國台灣佛光山佛光緣美術館彰化福山寺美術館展出。
  • “雲禪畫—方雲禪畫創作展”2015年9月15日—2015年10月21日海峽兩岸巡迴展第五站於中國台灣佛光山佛光緣美術館南台別院美術館展出。
  • 雲禪畫—方雲禪畫創作展”2015年6月7日—2015年8月23日海峽兩岸巡迴展第四站於中國台灣佛光山佛光緣美術館屏東館展出。
  • “雲禪畫—方雲禪畫創作展”2014年10月1日—2014年11月22日海峽兩岸巡迴展第三站於中國大覺寺美術館展出。
方雲禪畫 面上無瞋是供養 口裏無瞋出妙香 方雲禪畫 面上無瞋是供養 口裏無瞋出妙香
  • “雲禪畫—方雲禪畫創作展”2014年7月5日—2014年9月28日海峽兩岸巡迴展第二站於中國鑑真圖書館美術館展出。
  • “雲禪畫—方雲禪畫創作展” 2014年5月21日—2014年7月2日海峽兩岸巡迴展第一站於中國嘉應會館美術館展出。
  • “方雲禪畫作品展”2013年4月13日---2013年5月19日於台灣佛光山佛陀紀念館舉行特展。
  • “雲禪畫作品展”2011年1月,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之邀赴法國五城市舉辦美術作品巡展。

方雲作品羣展

編輯
  • 《古風辰時》入選全國第六屆工筆畫大展並被中國美術館收藏。
  • 《古戲台的記憶》入選2004年全國中國畫作品展並被無錫美術館收藏。
  • 水松》入選首屆中國工筆重彩精微作品藝術大展。
  • 《側見雙飛鳥》入選“海潮杯”全國美術作品大展。
  • 四季之春》入中國美術家協會、北京工筆重彩畫會舉辦的《與世紀同行》2001年工筆重彩藝術精品展。
  • 禮儀》入選第九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並獲江西省第十一屆美術作品展一等獎。

方雲常設展地

編輯
  • 江西四方家四方方雲藝術館
  • 江西九江雲居山真如寺圓通寶殿
  • 南昌大學校史館
  • 江西寧都蓮花山青蓮古剎
方雲禪書  阿彌陀佛 方雲禪書 阿彌陀佛

方雲專欄開設

編輯
方雲禪畫  特入空門問苦空 方雲禪畫 特入空門問苦空
於《中國連環畫》》《榮寶齋》《 《英語畫刊》 《涉世之初》 《人間福報》等媒體開設專欄

方雲專版介紹

編輯
方雲重彩  留守(北京故宮) 方雲重彩 留守(北京故宮)
作品於《美術報》《榮寶齋》《收藏》《藝術界》《民族畫報》《四方畫家》《微信小説選刊》《星火》《景德鎮陶瓷》《中國陶瓷》《讀者》月刊 《孔子學院》《文化月刊》《雙休日》《東方航空》《中國連環畫》 《英語畫刊》 《涉世之初》 《人間福報》《商學》《百花洲》《江西移動》《作品與爭鳴》《南方文物》《江西日報》《大江週刊江西晨報江南都市報》《文化參考報》《中國日報》《南昌晚報》等報刊專版介紹。
作品入選多部畫冊,傳略收入十餘部詞典。

方雲媒體雲禪

編輯
江西日報:《雲禪畫》與星雲大師相遇後的那些事
合平 文( 2014年8月1日)
先生方雲,多年來,在禪畫道路上寂寞而愉悦地探索。
水花凝幻質,墨彩染空塵。
他的雲禪畫,獨創説禪畫禪的表現形式,以禪入畫,畫中山水澄明脱塵、人物禪定澹泊、畫面哲理疊應、書法天真拙樸,打上了禪宗裏“直指人心、明心見性”的印可。
“我在禪畫中想表達的,是從浮躁功利的欲求迴歸平靜無塵的自在,是從盲目迷從的我執迴歸至善圓滿的自性。它帶領我回到大自然中去,如同回到童心一樣。”這是方雲的創作感受。
“家國身世,與我感受,最精妙在於一個‘淡’字。人生中的大起大落,表現在我畫筆之下,是和諧共生的,猶如‘淡’字的水火交融。輕重之間,見山見水,面山思定,臨水照心,最要緊的,是使對立的東西成為一種和諧。”
突破傳統繪畫觀念約束的“心無掛礙”、“五藴皆空”,有時也會讓一些受眾難以理解。但他不爭不辯。
江西厚重而深遠的禪宗文化影響着方雲。繪畫之餘,他參訪江西各禪宗祖庭,誦習禪學經典,並將心得用獨到的文字和畫面記錄下來, 寫成《雲·禪·畫——中國百副名聯中的養心禪》一書。有同修造訪,他必拱手合十,敬貽一本;有上門求畫的,卻一概婉辭,他是想留着辦巡展。
“快生活的人們,或可在這裏停一停,找些禪機,安頓此心。”
粗衣布履,淡定從容。
庭前閒坐,不問流水。
方雲就這樣堅持着。
星雲大師結緣,是在一年前。
2013年4月13日至5月17日,承台灣佛光大學校長楊朝祥先生、研發長謝大寧先生推挹,應台灣佛光山邀請,南昌大學四方藝術研究院方雲在莊嚴殊勝佛陀紀念館本館,舉辦了為期一個半月的“雲禪畫——方雲百幅禪意作品特展”。300餘位中外專家、學者在開幕式上研討雲禪畫。 台灣媒體以“現代王維”評價方雲及其作品,甚至開出《雲禪畫》專欄,連載其作品。
2013年4月16日。一個春熙暖照的午後。星雲大師在佛光山開山寮特別助理慈惠長老、佛光山常務副住持慧傳法師的陪同下親切接見了方雲。
談笑間,大師,是一位慈祥的尊者,也是一位返璞歸真的赤子:
“如果我們的生活也能像雲水一樣逍遙自在,家庭裏父慈子孝,社會上人我和諧,國際間平等和平,人人本着佛法的慈悲智慧,彼此尊重包容,歡喜融合,真心實意相待,能隨遇而安,隨緣生活,隨心自在,隨喜而作,該多美、多灑脱。所以熱愛人生的人,要找尋快樂的人生、自在的人生、自性的人生、包容的人生,把自己放大包容、慈悲待人,心中就富有了。那時候‘鐵樹開花遍界春’,自有非凡氣象,真個是大地回春,既稀有又難能可貴了!”
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
大師包容的胸襟,感動了我們。
2013年10月11日,大師回江蘇宜興佛光祖庭大覺寺,再次接見方雲。期間,佛光山文教基金會執行長、佛光緣美術館總館長如常法師告知我們,將安排《雲禪畫——方雲禪畫作品展》在海峽兩岸舉辦為期三年的巡迴展。
若人慾識佛境界,當淨其意如虛空。
清秋的大覺寺,草木叢林盡放光。
這一年,大師慈悲的目光,如靈源清淨的菩提月,穿過時空,加持着我們。
這一年,與佛光人遇見的感動,一幅一幅,浸潤着如水的回憶,温暖而馥郁。
禪心佛性,千里相惜,相系。
於是有了《方雲禪畫星雲大師説偈》的雲禪畫系列叢書。
書稿的創作、編輯是夜以繼日的。
佛光山宗委妙凡法師鼓勵方雲:“心真則事實,願廣則行深。”
雲在青天水在瓶,佛在心中禪在身,此中情境,亦如大師説偈語中的——
白雲堆裏古家風,萬里霜天月色同。
林下水邊人罕到,方知吾道樂無窮。
書稿完成後,星雲大師囑大覺文化滿觀法師及法堂書記室發來大師墨寶《心經》和大師一筆字,做書中卷首及輯頁。極承摯愛殷拳,方雲銘感五中,決定將與大師合作的這套叢書的版税全部捐助於慈善事業。
大師迄今撰有百餘種佛學著述,大師説偈,是其中之一,在解説歷代的禪宗大德的偈語時,大師將一己化作燈芯,以一生的磨難點燃自身,指出修行是在日常吃飯穿衣、工作生活、人際交往的一念一言一行之中,是在“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服務大眾勤勉工作之中,是在實實在在活好當下的生活之中。
而《方雲禪畫星雲大師説偈》中的畫面,也形象地映照着偈語中的每個生命、每一事例,暖暖含光,念念分明。領略雲禪畫,恍如入禪之夢境神遊。畫中,流雲、遠山、峭壁、懸枝、孤荷……不過是意識幻化之物,禪者端坐巍然峭壁、流雲之端、懸枝之末,孤荷之中的那份無畏無懼,安詳自如,才是雲禪畫的張力所在。
螢光,可以為小,可以為大,一念三千,只要發心,螢光也能遍照大千世界。
星雲大師是臨濟正宗第48代傳人。
大師曾在一首詩裏寫道:“欲去江西,一花五葉禪門五宗的文化,至今人人都向往。江西得道的馬祖,洞庭湖的石頭(石頭希遷禪師),多少人在‘江湖’來往……”
生活在江西的我們,也常常想起一年前的佛光山。
那裏的夜,是水藍色的。空氣中好像灑了薄薄的銀粉,温潤,恬靜。
月華如水,萬籟俱靜中一聲蛙鳴,心跟着一片空闊,幾至忘我。
春天月夜一聲蛙,撞破乾坤共一家。
在朝山會館掛單住下。窗外不遠處,30米高的金身接引大佛崇偉肅穆,在深藍的夜幕中,傳達光的所在。
第二天一早醒來,站在窗前,見台階下的菩提廣場,有善美的佛光人在晨曦裏打掃落葉,一下一下。
更遠處,百鳥爭樹,翡翠山光。
真正的淨土,其實,就是一顆乾乾淨淨的心靈。
流水今日,明月前身。
此時,《雲禪畫》海峽兩岸巡展,正在揚州的瘦西湖畔,示現江西禪文化的“一朝風月”與“萬古長空”。
寫下這段文字,為感恩我們所有的遇見。
中國日報:江西禪宗文化交流系列報道之一
《雲禪畫》海峽兩岸巡迴展首展在蘇州開幕
這是星雲大師的禪話與藝術家方雲的禪畫,在美麗的蘇州河畔的拈花一笑。
2014年5月21日,《雲禪畫——方雲禪畫創作展》海峽兩岸巡展在蘇州胥江之畔的嘉應會館美術館開展。展出的畫作,是著名藝術家、學者方雲《禪畫星雲大師般若》的六十件系列作品,其中包括紙本、陶瓷、影像等多種表現形式。大師的慈悲智慧,在方雲禪畫中,以無量壽無量光,在一剎那裏,展現般若的光芒;在一微處中,示現禪意的真諦。
藝術家方雲家學淵源,其父乃黃埔出身,抗日期間戎馬倥傯,屢立戰功,戰後卻閒雲野鶴,淡然隱居於賢士湖畔,帶着妻小漁樵耕讀,逐漸形成了四方家族書香門第的家風,方雲與方家伯仲四兄弟聯合成立的江西四方書畫院,也有着一門九畫家的文化傳承。
這樣的血脈傳承與地域文化,讓方雲與禪學、禪畫有着某種奇妙的因緣。
多年來,方雲幾乎走遍了江西各大禪宗祖庭,2006年,他前往北京進修,師從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博導李少文教授。他的創作嘗試得到了導師的支持和讚賞,這堅定了他在禪畫道路上寂寞而愉悦地繼續探索。七年後,完成了《雲禪畫——中國百副名聯中的養心禪》一書。方雲希望,快生活的人們,或可在這裏停一停,安頓此心。
2013年4月,應台灣佛光大學邀請,方雲先生的《雲禪畫——方雲禪畫作品特展》在台灣佛光山佛陀紀念館佛光緣美術館開展,來自十二個國家和我國兩岸三地的三百餘位哲學界、佛學界泰斗、學者出席開幕式並觀展。
在這次畫展上,方雲先生與星雲大師結下殊勝因緣。星雲大師親切會見了方雲先生,囑託方雲先生“用禪畫來傳播真善美,希望創作出更多好作品,把人間喜悦傳播到更多人的心中”。星雲與方雲的相約,成就了禪話與禪畫的相會,佛光山文教基金會就如何將大師著作的藝術化委託給了方雲先生,並安排了《雲禪畫——方雲禪畫創作巡迴展》在海峽兩岸巡迴展的檔期。
據悉,《雲禪畫》巡迴展今年五月至七月,在蘇州嘉應會館美術館展出;七月至九月在揚州鑑真圖書館美術館展出;九月至十一月在嘉興大覺寺美術館展出;之後,將在台灣環島巡迴展,從明年五月至八月,在台灣屏東佛光緣美術館;明年九月至十一月,在台灣台南佛光緣美術館;明年十二月至2016年一月,在台灣彰化佛光緣美術館;2016年三月至五月,在台灣台北佛光緣美術館展出。
展出的作品,是方雲《禪畫星雲大師般若》系列作品,從六十餘米國畫長卷共計300餘副禪畫中精選出的代表作,希望藉此讓更多讀者得大師慈悲智慧光耀。
江南都市報:禪畫:由禪入畫 畫中悟禪
——陳東有先生專訪禪畫藝術家方雲先生
一、由禪入畫:墨彩染空塵
中國傳統水墨藝術有與禪宗禪意的相通之處,它可以通過有限的筆墨來傳達無窮的氣韻。簡而見其功,空而得萬物。禪畫是中國畫獨特的藝術表現形式之一,也是中國禪宗特有的藝術。
陳東有:中國的禪宗已是博大精深,中國的繪畫也是意境萬千。您現在正在從事禪畫研究和創作,敢問:什麼是禪畫?作為一種藝術表現形式,它與禪宗是一種怎樣的關係?禪畫、禪宗與我們江西有什麼殊勝的因緣?
方 雲:禪宗有兩個涵義:一是提倡用禪觀概括佛教全部教理和修行的主張。二是指中國佛教宗派,以釋尊在靈山會上拈花、摩訶迦葉微笑為其濫觴,奉菩提達摩為中華始祖,以覺悟眾生自心為主旨。禪宗的傳承方式主要是通過以心傳心,心心相印的方式相傳,即是“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禪宗的不立文字,不是説和文字過不去,而是反對文字所裹挾的“理性”,畢竟,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度及自身知識的侷限性。
中國禪宗文化起源於南北朝時期,盛於唐、宋,經元、明、清諸代發展演變,而為中華傳統文化極為重要的組成部分。這其中,我們江西對禪宗文化的發展,是決定性的,禪宗發展史上有“一花開五葉”之説,就是指早期中國“佛教化”開始步入佛教“中國化”後,傳衍為“五家七宗”,其中的三家五宗起源於江西,為溈仰、臨濟、曹洞及黃龍、楊岐。
如著名的禪師馬祖道一,他做了兩件大事,一是開創叢林,二是開創理念。他當年在南昌開元寺,就是現在的佑民寺弘法,四方信徒雲集洪州,使開元寺成為江南佛學中心,洪州禪由此發源,其理論核心,就是“平常心是道”。這一命題,對中國乃至世界佛教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讓學禪人明白,禪道就是生活之道。“平常心”、“無造作”是禪的內核:“困了就歇,餓了就吃”,一切順其自然,“要眠即眠,安坐即坐”,“本來面目”就是無污染,無附着的未然。
中國傳統水墨藝術恰恰有與禪宗禪意的相通之處,它可以通過有限的筆墨來傳達無窮的氣韻。我覺得,禪者用簡、空的境界來表達禪事、禪理所繪的畫,應該就叫禪畫吧。簡而見其功,空而得萬物。禪畫的筆法和主題,是禪者心境,明心見性是其根本,扣合禪宗“法無定法,以心生萬法”的特色。禪畫所表達的,是從“我執”“法執”的桎梏迴歸無拘無束的自在,是從浮躁功利的社會迴歸平靜無塵的自性。從某個角度講,禪畫是畫禪者與觀畫者共同完成的創作過程,禪者借用筆墨,寫出心靈的聲息,在有限的人生水月中,創造廣大無邊的境界;而觀畫者“以禪悦為味”,對畫面中萬里長空、萬籟寂靜的虛空,產生輕安寂靜的感覺,適悦身心,如靈山會上的拈花一笑,這才是圓滿的妙高頂上不可言説的禪的境界。
禪畫是中國畫獨特的藝術表現形式之一,也是中國禪宗特有的藝術。首開禪畫先河的,當為唐代王維;唐末貫休、宋代梁楷;明末清初的四僧——石濤、八大山人、髡殘弘仁;近代的虛谷,現代的弘一、豐子愷,在禪畫史上都很有影響。“水花凝幻質,墨彩染空塵”,成就了文化史上蔚為清流的禪畫大觀。
江西人,享受着得天獨厚禪聲入耳,禪風拂面,而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更是通過他的簡空境界將儒、釋、道並融的本土禪畫推向無可質疑的藝術頂峯。所以,溯本歸源,禪宗、禪畫都成長於中國,盛極於江西,我們作為後人,自當尤其努力,以激發禪文化的潛德幽光
二、禪、畫相融:觀空境逾寂
 真正的藝術離不開宗教情懷。“禪”是一種思維,是一種修行的方法;“禪定”,是對畫的境界的要求,也是對畫家本身修養的要求。外禪內定,專注一境,禪與畫才能相融相生。
陳東有:禪講究禪定和智慧,在參禪的過程中,體悟世間覺;畫講究品格和境界,在繪畫的過程中,根據自己對意象的理解和追求,或生動氣韻,或經營位置。二者一為抽象、一為形象,一為哲理、一為藝術,如何相融、相生?
方 雲:真正的藝術離不開宗教情懷。禪宗,正是讓佛學舍棄了高高在上的哲學上層結構,因而更大眾化了、更親近人了。
前面我説了,禪宗向來主張“不立文字”、而強調悟道者能“以心印心”,所以,禪畫之境,本質上也是不可言説的。我想,真正的畫禪者,只有心在無任何雜念的狀態下,在真性完全呈現出來的時候,才能達到禪的境界;在這種境界下畫的畫,也才能叫禪畫。這個世界,改變我們的外在力量太強大了,《心經》第一句就是“觀自在菩薩”,所謂“觀自在”,首先就是要關照我們的自心還在不在。
“禪”是一種思維,是一種修行的方法;對畫禪畫而言,“禪定”,是對畫的境界的要求,也是對畫家本身修養的要求。外不著相,不執著一切世間相,內不動心,讓混亂的思緒平靜下來,外禪內定,專注一境,禪與畫才能相融相生。清代書畫家笪重光説:“山林之氣本靜,筆躁動則靜氣不生,林泉之姿本幽,墨粗疏則幽姿頓減。”這就是禪、禪者、禪畫之間輔車相依的關係。
我個人最為膺服的八大山人,一生雖出入三教,但正如八大山人在自題《個山小像》時説:“生在曹洞臨濟有,穿過臨濟曹洞有。”八大山人藝術作品的孤迥特立(見八大作品《孤鳥圖軸》)與曹洞宗、臨濟禪宗風有着深刻的聯繫。曹洞禪推崇機關不露,在有限中體現無限,所謂“默知神自明,觀空境逾寂”(見方雲禪畫《默知神自明》)。臨濟禪講究大開大闔,強調破,用峻烈的手段掃掉人的執着。八大山人曾在評價石濤的繪畫中表達了自己的藝術核心追求,即“畫者東西影”。他在花鳥魚圖中的所謂怪誕,並不是為了表達晦澀的哲理、怨憤的王孫情感,而是為了在尋求“實相”中確立生命的意義。《金剛經》雲:“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畫禪畫、觀禪畫,應是見境之時,見心不見境。在中國藝術史研究中,八大研究是個顯學,然而,禪畫、畫禪其實並不被標舉,這實在是頗為缺憾之事。
我創作的雲禪畫中的人,是解脱自在的、是無有分辨的、是物我為一的,他們以山河大地、花草樹木、日月星辰為友,我想表達的,就是在大自然裏,清靜、無求的迴歸是多麼可貴,人的生活不一定要依靠物慾才有快樂,在無慾裏、在清淨裏,一樣可以安身立命。
三、畫者求禪:人生若得如雲水
 禪的生活,不是依靠想象力掩蓋不如意,而是用禪意智慧明朗地照亮心念,自我淨心,通達物我兩忘、冷暖皆知的至高境界
陳東有:您在什麼情況下會想到把自己的繪畫與禪結合起來?有無融禪的機緣、或者緣分?
方 雲:家嚴乃黃埔出身,抗日期間戎馬倥傯,屢立戰功,戰後卻閒雲野鶴,淡然隱居於賢士湖畔;家慈為虔誠的居士,吃齋茹素,知足常樂,年近九旬尚勤於作務,樂善好施。1996年,我在《渋世之初》雜誌上以“四方畫院”為名開設“大方卡通”專欄,2002年,倡導並聯合方家伯仲成立了“江西四方書畫院”,四方家也有着一門九畫家的文化傳承。這樣的血脈傳承,讓我與禪學、禪畫有着某種奇妙的因緣。
江西禪宗文化源遠流長,底藴深厚,祖庭眾多,是推動中國禪宗文化向高峯發展的重要地域。多年來,我幾乎走遍了江西各大禪宗祖庭,覽習禪學經典,並將心得用簡約的文字和簡空的畫面記錄下來。2006年,我前往北京進修,師從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博導李少文教授。我的創作嘗試得到了導師的支持和讚賞,這堅定了我在禪畫道路上寂寞而愉悦地繼續探索。七年後,完成了《雲·禪·畫——中國百副名聯中的養心禪》一書。我希望,快生活的人們,或可在這裏停一停,安頓此心。
真正的淨土其實就是一顆乾乾淨淨的心。於禪者,每一心念,都可在禪意之光下檢視。
説到《雲禪畫》,當感恩與星雲大師結下的殊勝因緣。
2013年4月13日至5月17日,應台灣佛光大學邀請,我的《雲禪畫——方雲禪畫作品特展》在台灣佛光山佛陀紀念館佛光緣美術館開展,來自世界各地的300餘位哲學界、佛學界泰斗、學者出席開幕式並觀展。為期一個半月的禪畫作品展受到台灣民眾的熱烈歡迎,台灣媒體以“現代王維”評價雲禪畫作品,並破例開出《雲禪畫》專欄,連載這些作品。
2013年4月16日,星雲大師在佛光山親切接見了我。他説:“如果我們的生活也能像雲水一樣逍遙自在,沒有名枷利鎖的束縛,不自我設限封閉,能隨遇而安,隨緣生活,隨心自在,隨喜而作,該多美、多灑脱。所以熱愛人生的人,‘鐵樹開花遍界春’,自有非凡氣象。”2013年10月11日,星雲大師回江蘇宜興佛光祖庭大覺寺,再次接見了我。佛光山文教基金會執行長、佛光緣美術館總館長如常法師並就如何進一步將大師著作的藝術化委託給了我。
四、畫中悟禪:無去無來本湛然
禪畫讓我領會世間覺:在俗世,能超越世俗,不慕虛榮,就具備了仙人風骨;在凡塵,卻悲憫人生,以苦拔樂,就具備了菩薩胸懷。
陳東有:對禪的領悟、對禪畫的執着,使您在藝術上又邁出了一大步,也是對大千世界的一種宏觀。如果再進一步,進入微觀,從禪畫的體悟中是否也有對大千世界的新知呢?
方 雲:您果然問到要處。有這樣一首禪詩“無去無來本湛然,不居內外及中間,一顆水精絕瑕翳,光明透出滿人間。”是説人的佛性是無所謂去亦無所謂來、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它是那樣的湛然通透,就像一顆沒有一點瑕疵的水晶,散發出來的般若光明灑滿人間。禪畫氣象,最精妙也在於一個“淡”字。人生中的大起大落,表現在畫家畫筆之下,是和諧共生的。我以前多畫石獅, 獅顯霸氣;後來我畫禪意,禪意淡定。二者看來不是一回事,但我卻領會到意象各表雖有不同而情曲互通,猶如“淡定”之“淡”字,不也是水火交融而成一體麼。也許,從霸氣中走出來的淡定會更實在。我畫紙本,亦畫陶瓷,二者質地不同,畫法也盡不同,相差很大,但輕重之間,山水本一,我可盡得舉重若輕、也舉輕若重之悟。見獅見禪,有石有云,見山見水,若高似低,撫獅思禪,面山思定,臨水照心,其最要緊的,是使對立的東西在自己的淡定從容中成為一種和諧。
從台灣回來後不久,我即收到邀請函,佛光山文教基金會安排了《雲·禪·畫——方雲禪畫創作巡迴展》在海峽兩岸巡迴展的檔期。今年五月至七月,是在蘇州嘉應會館美術館展出;七月至九月在揚州鑑真圖書館美術館展出;九月至十一月在嘉興大覺寺美術館展出;之後,將在台灣環島巡迴展,從明年五月至八月, 在台灣屏東佛光緣美術館;明年九月至十一月,在台灣台南佛光緣美術館; 明年十二月至2016年一月,在台灣彰化佛光緣美術館;2016年三月至五月,在台灣台北佛光緣美術館展出。
同時,我和我同修一起,敬繪、編輯了《禪畫星雲大師般若》系列叢書,其中包括六十餘米國畫長卷《雲禪畫1:星雲大師話心經》、以及《雲禪畫2:星雲大師觀自在》、《雲禪畫3:星雲大師説般若》、《雲禪畫4:星雲大師行精進》,共計200餘副禪畫,並將由大覺文化授權江西教育出版社結集出版成四部書,分別用星雲大師法語、雲禪畫來詮釋古德禪偈,一偈一畫一大師法語,以“觀、説、行”的邏輯遞進關係結構全書,希望藉此讓更多讀者得大師慈悲智慧光耀。
書稿完成後,星雲大師再次慈悲助緣,發來大師墨寶《心經》和大師一筆字,做書中卷首及輯頁。極承摯愛殷拳,我們銘感五中,匪言能罄,發心將《心經》長卷敬贈大師以感恩佛緣,並將四本書的版税全部用來供養常住。我也希望《禪畫星雲大師般若》系列叢書中大師的慈悲智慧,亦能以無量壽無量光,在一剎那裏,展現大師其人其事的至真;在一微處中,示現禪宗文化的真諦。
我也一直在悉心研讀江西禪文化史上的禪宗大德,如馬祖道一、百丈懷海、黃檗希運、仰山慧寂洞山良价、虛雲大師等的禪宗思想禪林寶訓,希望以禪畫的形式,播些禪法的菩提種子,為講好江西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並提升江西地域文化美譽度盡綿薄之力。
嘉賓名片:
 方雲,字學水,號四方方雲。生於江西南昌,祖籍雲南。藝術家、學者。南昌大學四方藝術研究院院長。代表作《雲禪畫》。
特約主持人名片
 陳東有,1952年冬生於江西南昌市,祖籍江西豐城。南昌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委員、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曾任江西省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南昌大學黨委副書記等職務。主要從事文學史、社會經濟史和管理學的教學與研究。
台灣《人間福報》日報:“現代王維”方雲禪畫領人覓自心
台灣2013.4.17.《人間福報》周俊雄:佛光大學姊妹校南昌大學的教授、藝術家方雲,即日起在佛光山佛陀紀念館本館展出“四方緣·雲禪畫”,佛光山寺副住持慧傅法師十五日在開幕茶會致詞時讚揚,方雲可説是“現代王維”,因為他的創作“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方雲是南昌大學四方藝術研究院院長,應邀在佛陀紀念館本館二樓展出百幅畫作和陶瓷創作,展期至五月十九日。佛光大學校長楊朝祥、南華大學校長林聰明等,應邀參加揭幕典禮,與會的各國來賓和觀眾數百人。
方雲現場慨然捐贈“不俗是先骨”、“多情乃佛心”、“觀空有色西江月”、“聽潮無聲南海音”等四件瓷器作品給佛光山與佛光大學,由慧傳法師代表接受。慧傅法師説,看過方雲的禪畫和瓷器藝術作品,可以從內心獲得一份寧靜和感悟,人人可以借藝術作品,發掘內心的佛性。
方雲致詞時表示,科技發展改變人的外部世界,忙碌的現代人需要心靈的開發,才能重新找回內心的力量。
他感謝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和佛光大學楊朝祥校長的邀請,此次展覽所展出的禪畫作品,是他八年來的心血結晶,也希望透過展覽,促進兩岸和兩校的藝文及學術交流。
楊朝祥讚揚方雲一家四兄弟都是藝術人才,他也期盼南昌大學與佛光大學加強互動與交流;此次佛教研究中心開幕研討會與方雲禪意畫作品展,即是兩校擴大交流的具體表現。
南方文物:方雲禪話八大之作
方雲 (2012年第4期)
八大山人原名朱耷,為明太祖洪武皇帝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權九世孫,明末清初畫家,約1626年出生,其時年十九,明朝亡,便奉其母之命,攜弟出家至江西奉新縣耕香寺,剃髮為僧。
朱耷度過十三年佛家生涯之後,又入道觀,六十歲始,用“八大山人”署名,題詩作畫。佛教之世界觀,以須彌山為中心,其周圍共有八山八海圍繞,即,以須彌山為中心,外圍有八大山、八大海順次環繞,整個世界之形相團圓,有如銅燭盤。朱耷因其性,離開佛門,迴歸自然,以其號觀之,其心依然嚮往佛國,願為佛國世界中“八大山人”,此乃夢想與現實之中,而得其心平衡,或可曰之為中庸之道。
八大一生,經儒釋道洗禮,而得禪道。八大自經儒家薰染,劫後入佛門,又至叢林生活,晚年大隱隱於市之生涯,成就其作品“愈簡愈遠,愈淡愈真。天空壑古,雪個精神。”如禪家所言“不立文字、別外心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八大之作,便為禪家之悟。八大山人為禪宗曹洞宗人,其宗之“鳥道”論,對八大影響深遠。唐代大中末年,曹洞宗的創始人良价禪師,於豫章高安之洞山(今江西宜豐縣境內)創普利院,開宗宏法,接引學人,前後約十六年,大行禪法,世稱“洞山良价”。“鳥道”與“玄路、展手”合稱為“洞山三路”,為洞山良介指導禪僧修行方式之一。原意為崎嶇難行之林間小徑,轉意為禪道空寂險峻、人跡罕至,須靠自力,直下體悟。洞山良价認為萬物皆為虛幻,萬法本源為佛性,故無須四處求佛,佛在自性中,心即是佛,唯心淨土自性彌陀,得道靠頓悟。眾生頓悟在於認識生命之本質,參透個體生命與世界之聯繫,尋求解脱之道。《洞山語錄》記載了良价與禪僧的對話:
師問僧:“世間何物最苦?”僧雲:“地獄最苦。”師曰:“不然。”雲:“師意如何?”師曰:“在此衣線下不明大事,是名最苦。”
良价意在,人生之大事,是為覺悟真如本性,求得解脱。禪宗以為,只有覺悟方能“明大事”,方能認識世界之本質,方可求得“無上正覺”。八大藉以曹洞宗“鳥道”,告誡世人悟後之快感.
八大之型:此圖名為《孤鳥圖軸》,紙本墨筆,縱102釐米,橫38釐米,1692年作,現藏於雲南省博物館。此圖空多於實。空相,空即歸零,相為觀念。《大知度論》曰:“因緣生法,是名空相,亦名假名,亦説中道”。《般若心經》曰“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空相指諸法皆空之相狀,真空之體相。“空”可以理解為動態、無常之變化狀態。佛經有語:“無常故苦,苦故無我,無我故空。”“我”可代表所有事物,“我”為永恆無常變化之中,亦無永恆之“我”。八大以型留“空”,又不執著於“空”,亦無煩惱,因為一切都在變化之中。其“空”留於來者去認知。當人對空有所悟,可以平常之心,認識當下,此乃悟者之覺。短暫一生,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迴歸本源,活在當下。可謂“悟來大道無多事,勘破機關總是空”。
八大之眼:此圖為《安晚冊》之二十一《鵪鶉》(局部),紙本墨筆,該冊22開,縱31.8釐米,橫27.9釐米,1694年作,現藏於日本泉屋博古館。八大畫眼有如日如月之意,是謂以智慧之眼觀之天下。日月在禪宗文化裏具有象徵意義,六祖慧能將日、月作為般若智慧之象徵。六祖慧能雲:“日如智,月如慧,日月常照。”月又如佛性,所謂“千江有水千江月,”意為千江如眾生,江河無大小,有水就有明月,眾生無高低,眾生皆有佛性,佛性在眾生自性之中,眾生之有佛性如夜之晴空皓月,了無雲翳。六祖慧能將世俗意念比為浮雲,“白日一照,浮雲自開”,太陽出來一照,空中之浮雲皆散。禪者將人的清純、天然、本真的佛性喻作白日,白日徹照之處,浮雲自開、清澈無塵,佛性自見。出身於寧王之後的朱耷為王室貴族,可謂榮華一時,然,國破家亡之後,八大孑然一身,潦倒於破庵之中,實為“凡夫只知死之易,而未知生之難也”。八大之眼,向上內觀,求之內心,悟道後的八大着意於眾生之內心,於屈辱中呼喚人性之迴歸,以鳥獸通靈之眼表達自身之智慧。
八大之心:此圖為《安晚冊》之十久《水仙》,紙本墨筆。心在修道中的地位非常重要,《金剛經》即從心開始講解法理。八大花鳥之作中,水仙如佛祖之手,意在會心。禪門有“佛祖拈花、迦葉微笑”的故事,八大以水仙為津樑,作以心圖。仙與山人有關,人為避免世俗而逃至山中,曰“仙”,此乃小隱;而八大“癲疾”復發之後返回南昌,生活窘困破落,甚至淪落於街頭為時人恥笑,於滿目蕭瑟中而繪水仙佛手,不可不謂其佛性之高。自覺、覺他,八大即以水仙圖寫照內心關照後人,可謂大隱隱於市。
此圖為《書畫合璧冊》之四《瓜鳥》,紙本墨筆,該冊5開,縱24.5釐米,橫22.5釐米,現藏於上海博物館。八大所繪之鳥,或窩或立。窩者,卷身向內;立者,單腳而立,險而求穩,意在內求自心。慧能曰:“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禪者以為:一切世間佛法皆在內心,無需外求。禪宗的“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思想,是對釋迦牟尼佛關於“佛者,覺也”思想之發展。覺悟自己首先了解自身,老子云:“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八大畫鳥,以求自強,禪道空寂險峻,人跡罕至,須依靠自力,直下體悟,這便是洞山良介之鳥道,自強可見性成佛。人在現實生活中要從根本上解除煩惱,就要超越相對之世界,不二法門即為超越一切對立而獲得大自在的智慧之門。
八大山人所處境遇更需“自他不二”,圓融一切,從自然中體悟宇宙間的天然本真之性,迴歸至道之本質,以禪悟的態度對待生活,以心隨緣,從而達到無限的天然存在狀態,享受無窮的清純人生樂趣。
另見站立圖《安晚冊》之七《鳥石》,紙本墨筆。
江西日報:讓人入靜益智的一本好書: 《雲·禪·畫》
——讀方雲先生:《雲·禪·畫》------中國百副名聯中的養心禪
[作者: 蔣澤先 2012-10-12 ]
做人做事是有境界的,或説人是生活在一種境界裏。隨着成長成熟境界在不斷地變化,或上升,或下降或靜止。
商者説,入商之門時是人找錢,爾後是錢找錢,最後上升為錢找人。
學者説:“‘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贊同禪師説,初悟禪,見山是山,見水是水;爾後,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再後,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東坡大師參禪前後的境界更是讓人深思:初始,橫看成嶺側成峯,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參禪時是:廬山風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及至歸來無一事,廬山風雨浙江潮。悟道後是: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夜來八萬四千偈,他日如何舉似人。
何謂境界?
“事在人為”是一種積極人生的境界。
“隨遇而安”是一種樂觀豁達的境界。
“知足常樂”是一種內心和諧的境界。
“順其自然”是一種求安的生存之道。
“水到渠成”是一種高超的入世智慧。
當下,置身鬧市,還有一種境界:傾聽寂靜。來來往往均為利,熙熙攘攘均為權。在這樣一個喧囂、競爭的環境裏,怎樣讓自己靜下來,讓自己能做到於有聲之地聞無聲。
我手邊有一本書,書名叫《雲?禪?畫——中國百副名聯中的養心禪術》,作者方雲先生為南昌大學四方藝術研究院之院主。他的家坐落在鬧市一隅,步於其間,一片寂靜,默坐片刻,可以聞畫筆在宣紙上行走之聲。再靜下心來,還可以聽到墨彩在宣紙上移動之音,往下,會感到,紙上的禪師、筆下的禪語在與你交流。
一燈能除千年暗,一智能滅萬年愚。那一線懸着藍色的古樸油燈,亮如白晝。是豆油燈麼?是心燈。心燈佛智,“心燈白明,自性敞亮”禪聯有畫,畫昭禪意。有禪意可以益智,有禪術可以養心。
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江河不分大小,有水就有月,人不分高低,有人就有佛性。淡藍的天,淡藍的水,淡藍的山,淡藍的樹,月沿江流,山隨水行。一彎之處,兩樹之間,月照草舍,舍住草民。對月飲酒。臨江吟歌,好不自在。是知足常樂?是隨遇而安?是順其自然?是水到渠成?禪畫一體,一覽自悟。
在紅塵,在鬧市,在喧囂之後,在拼搏之餘,泡一杯茶,讀一本書。其樂無窮。讀着,讀着,可以入靜。入安。這本書可以讓你傾聽寂靜。
靜有何用?且讀禪。
一老僧在古樹下參禪,一老鷹追擊野兔,在慌不擇路之際,野兔鑽入老僧的百衲衣內。老鷹追至,落在老僧的肩上,老僧微眯雙眼,泰然靜坐。千山萬壑一片靜寂。暮色至,老鷹無奈飛去,野兔驚出,躲進山谷。
老僧不揚手,老鷹不驚走,也不讓野兔做其口中之食。佛心禪意,處變不驚。
靜美淨顯。想到一句話,用出世精神做人,用入世精神做事。這就是《雲·禪·畫——中國百副名聯中的養心禪》這本書教你傾聽寂靜,學會的本領。
美術報:耐得住寂寞,承得起熱鬧
——方雲先生“雲禪畫系列”畫作觀感
陳雄
認識方雲先生的人都會有同樣的感覺——禪畫系列畫作最能與方雲先生的外表、性格相匹配:睿智而平和。
方雲先生的臉上總是帶着笑容,即便不笑,他的眼神裏閃爍着的些許調皮,也會讓你感覺到他的笑意,當然眼神裏更多的是平和與智慧。他説話的語氣總是那樣平靜,那樣不緊不慢。方雲先生話平時並不多,但偶爾也會看到他開開小玩笑,話説完之後,自己也跟着樂哈哈的,笑完之後拍拍對方的肩膀,然後轉身走開,步調也和他的語氣一樣從容淡定。
在方雲先生創作的兩個主要畫作系列中,工筆重彩系列畫作中的古石獅、古建築給人的感覺都是威嚴而厚重,氣勢恢弘,霸氣逼人。而禪畫系列撲面而來的卻是寧靜悠遠,安詳而平和。不知情的人也許很難想象兩組風格迥異的畫作竟然出自一人之手!
看完工筆重彩系列畫作再看禪畫系列畫作,感覺有如從喧囂的大都市突然來到了與世隔絕的深山幽谷,由錦衣玉食的富家子弟忽然淪為粗茶淡飯的山野村夫,由顯赫張狂變得謙恭內斂,這樣的突變和反差,或多或少會讓人有些不習慣,但這樣懸殊的差異卻真真切切地集中在方雲一個人身上。方雲先生説:人的性格是多重的,它們代表着我性格的不同側面。
明代畫家石濤曾經説過:“夫畫者,從於心者也。”也就是説繪畫來自心靈的深處,是畫家心靈的表現,方雲先生其實也只是在抒寫他內心對世界的感受罷了。而且,人的心靈世界的豐富程度還遠不是能用哪幾種風格概括的。一旦你理解了這一點,當你得知方雲先生還創作抽象畫時,就可以避免驚詫得過於誇張。
正如石濤所言,畫源於畫家心靈的表達,禪畫也正是源於畫家的禪心。
禪,出自佛教,是佛教與中國文化相結合的產物。禪在梵語中是“靜慮”之意,禪表達的是人對生命、對世界的思考和頓悟,代表着人的智慧。它關注人的心靈深度,反映的是人生態度。於是我們可以把禪畫理解為畫家用筆墨表達的自己所參悟出來的禪理。
唐代的王維(字摩詰)最先將禪的禪的思想和意境引入繪畫之中,開創了禪畫的先河。以至後來蘇東坡感嘆:“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自王維之後,禪畫不斷髮展,禪詩畫進一步融合,到了明末清初朱耷(號“八大山人”)的禪畫更是儒、釋、道並融,把禪畫藝術發揮到了極致。
孔子云:“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方雲先生的禪畫系列,延續了前人將禪意寄寓於山水的傳統表現手法,但又有所創新。
古人的禪畫講求素雅,多為水墨寫意,用色也較為單一。山水多為簡單的線條勾勒,神韻多於具象。方雲先生將山體的形(具象)與意(神韻)相結合,或平緩或突兀,有細膩的刻畫,也有簡約的勾勒,山體以灰、藍、綠為主,再以樹木點綴其間,這樣就使得山的層次感和生命力躍然紙上,又使畫面在視覺上顯得空曠而遼遠。
山體之間的空白處,都可以看作是富於靈性的水。畫面中的水,與山相簇相擁,與雲相接相融,若雲若水,這樣山與水就巧妙地連成了一體。
山的高遠,水的靈動,樹木的靜默,一個清幽曠達、超凡脱俗的禪境就在我們的眼前徐徐展現。見此情景,“鳶飛唳天者,望峯息心;經綸世務者,窺谷忘返”的感覺油然而生,自然山水的一個重要作用就是洗滌人們的心靈塵埃,使人重獲返璞歸真的輕盈,這也是參禪悟道所需要的寧靜。
禪畫一般以“簡、空、虛、無”為底藴,風格多為靜謐清逸,人物通常用於點題,多為簡筆白描,突出神韻。方雲先生在他的禪畫系列中,卻將人物當成畫中與山水並重的另一個主體。人物位於畫面的下方,與身後連綿不斷山形水勢相映襯,更顯禪境之空曠寂靜。
禪境如此空靈悠遠,那麼禪境中的人又如何呢?
讀書、論道、健體成為方雲先生禪畫人物活動主題,以文人為主,亦有似僧非僧之人。他們或一人,或兩人。或漫步沉吟,或並肩傾談,或揮刀舞劍,或倚石而讀,或掩卷深思……“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那份怡然自得的隨性情懷真切可感。
方雲先生刻畫人物的筆法質樸自然,畫中人物神態各異,表情豐富,長袍敝履,衣袂飄逸,動感十足,立時為清新恬靜的山水景緻增添了生氣。這樣,山水的禪意和人物的禪趣都展現得淋漓盡致,智者的動和仁者的靜自然和諧地統一在了畫作之中,同時也寓意參禪者耐得住寂寞又承得起熱鬧。
所謂道藝合一,畫境與禪境是相通的,禪是無形畫,畫是有形禪。禪來源於生活中的頓悟,畫家得禪於心而寓之於畫。因此,每一幅畫都表達着一個禪理。方雲先生的禪畫系列畫作中的每一道題款,其實也就是方雲對人生的一種參悟,雖然簡短,卻耐人尋味。
題款依畫而落,兼具結構之美。書法拙而不笨,圓潤鋒藏,那是浮華褪盡之後的恬淡,那是看淡世事之後的平和,書法何嘗不是禪意的一種表達。
方雲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説:“繪畫的真正意義存在於人與自然的高度和諧統一中。每每在作畫時總覺得萬事皆空,唯有思緒的馳騁,心絃的共振和感應在血脈中自由地流淌,是靈魂中自然產生出來的那種空靈坦蕩。”一個在藝術上耐得住寂寞,在生活中又承得起熱鬧的畫家,在藝術的道路上,一定可以走得更遠。
衷心祝福方雲先生。
2007年於南昌半邊街

方雲作品欣賞

編輯
方雲禪畫
方雲重彩
方雲禪畫(二)中國名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