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癌症村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癌症村是一種中國大陸在改革開放後出現的羣體疾病現象。由於環境污染,大多是飲用了上游企業排出的未經處理的污水,以及環境,土壤等受污染,導致人體內部機制嚴重受損,造成某一村莊大規模的癌症病發。
中文名
癌症村
外文名
Cancer villages
死亡人數
每年大約150萬
性    質
羣體疾病現象

癌症村中國案例

編輯
中國江蘇省揚州市儀徵市大儀鎮杭集村
杭集村位於江蘇省揚州市儀徵大儀鎮,有932户、3058人。癌症患者特別多,主要病種是食道癌、肝癌,全村大約有20多人。據調查稱是有居民家的井水,高錳酸鹽指數和氨氮指數超標。
江蘇省鎮江市黃墟鎮土門村
福建省石獅市永寧鎮梅林村
2013年9月,走進石獅市永寧鎮梅林村之前,這個漁村已被臭氣籠罩了10多年。 [1] 
與臭氣相比更可怕的是癌症。 其實,當21世紀的第一縷曙光照進這個漁村後,幾乎每年村子裏都會有人患上癌症,或死於癌症。2008年至今,這個擁有4600多名村民的漁村,患上癌症人數達49人,其中35人死亡。
災禍還在繼續,在這個村莊,又有五六名村民檢查出了癌症,村子裏已知被檢查出患有癌症的村民竟達14人,其中有9人年齡低於50歲。
浙江省紹興市紹興縣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共有164個紡織工業集羣,擁有超過5萬家紡織工廠,主要集中於東部、東南部沿海地區。紹興市紹興縣便是其中之一,這裏的紡織企業9000餘家,印染產能約佔全國30%,因而也被譽為“建在布匹上的城市”。
然而,這個GDP功勞簿上的大功臣卻變成了水鄉惡變的罪魁禍首,在規劃面積100平方公里的紹興濱海工業區及周邊已經有多個“癌症村”出現。
不是紹興一座城在呻吟,同樣淪為生態難民的還有毗鄰的杭州市蕭山臨江工業園區及周邊的村民,在那裏同樣集聚紡織及其相關的化工企業。
紹興濱海工業區的排污口再往東,紹興上虞市的道墟鎮亦有不少村民反映,他們那裏也有“癌症村”。化工企業開到哪裏,“癌症村”似乎便會出現在哪裏。
上虞往東,寧波市慈溪地區,隨着杭州灣大橋的建成貫通,工業園區逐漸擴大,並已形成專門的印染區。來自那裏的民聲反饋是,因為污染物的排放,海產品產量削減,口感變差,老百姓們正在擔心步入上游的後塵。
杭州市蕭山區塢裏村
從山清水秀令人羨煞的小鄉村淪為姑娘們談嫁色變的“癌症村”,杭州市蕭山區塢裏村用了不到20年。
塢裏村共有村民1000多人,隨着城市化的擴建,逐漸與附近的赭山街道混居,根據官方的資料,位於塢裏村的南陽經濟技術開發區成立於1992年10月,1994年被批准為省級開發區。可以説,塢裏村的夢魘就此開始,工業園區陸續入駐了至少20多家化工企業,涵蓋印染、製藥等化工領域。
杭州市蕭山區紅山村
對於“癌症村”的説法,離塢裏村稍遠一些的紅山村被公認為癌症村中的“頭魁”,儘管官方至今同樣不承認“癌症村”的説法。
紅山村的癌症病發率比塢裏村還高,原因在村民們看來很有警示意義——因為該村距離化工區比較遠,上世紀90年代,塢裏村民為污染問題抗爭時,紅山村的村民們覺得環境污染並不會影響到自己,因此照舊吃井水,用內河的水澆灌稻穀、蔬菜,收穫的莊稼自家食用。直至2008年前後,紅山村才通上自來水,但為時已晚,“當時沒有意識到,現在進入癌症高發期了。”邵關通苦笑,“幸虧我們塢裏村鬧得早,否則癌症還要比現在嚴重。”
《新民週刊》進一步的調查發現,在蕭山臨江工業園區及周邊的黨灣鎮等地同樣存在多個類似塢裏村、紅山村這樣的“癌症村”。根據環保部門的要求,園區的工業污水集中至蕭山臨江污水處理廠,這個污水處理廠還一併處理周邊11個鄉鎮的生活污水。
浙江省紹興三江村
三江村,是紹興地區坊間“知名度”頗高的“癌症村”,當然,地方政府不認可這個説法。三江村幾乎是塢裏村的翻版,同樣因為印染等化工企業的包圍,水、土壤、空氣被污染,年輕人們“逃離”,外地工人與本地老人留守。
66歲的鄉村醫生林張木退休後堅持在村裏的小診所義診,因為接觸的癌症病患多了,他已經積累了相當的經驗,遇到一些可疑病例直接建議患者家屬送去大醫院做腫瘤檢查。這個5000多人的村子據他所知至少已經有80多人患癌去世,“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村民們都説這裏是癌症村。”
浙江省紹興新二村
順着濱海大道繼續往工業園區深處,印染企業更多,最具代表性的新二村被渾厚的化工味包圍,但村民們已經習以為常,聞不出來了。新二村周邊的內河已經悉數被工業污水污染,成為村民們眼中的毒水,“一沾手就會發疹子”。
2012年5月8日,因為濱海工業園區一家印染廠管道爆裂,新二村一條三四百米長的河流瞬間被染成紅色的“血河”,兩天後才褪色。
如今居住在新二村的主要是外地來的工人,村民郭大爺透露,新二村同樣被視為“癌症村”,地表水被污染,地下水同樣不能飲用,村民們守着水卻愁水吃。
陝西省商洛市商州區賀嘴頭村
陝西省商洛市商州區賀嘴頭村位於南秦河與丹江交匯的三角地帶。村裏的供水情況是,每天定時供水,有時斷水。村民自家打的井約6米深,但水質渾濁。據村支書賀智華介紹,“最嚴重的時候,賀嘴頭村田地裏的莊稼都成活不了,自家井裏打出來的水,連牲口都不願意喝。當時種菜什麼的都種不成,都死了,根爛了。市疾控中心、區環保局都來取過水樣,但不知道結果是啥情況。 [2] 
雲南曲靖陸良縣
2007年5月到2011年7月期間,陸良縣衞生局曾經多次組織縣疾控中心、縣衞生監督局、小百户鎮衞生院的有關工作人員,對小百户鎮興隆村委會居民健康情況進行了回顧性流行病學調查和開展公共衞生服務。
在公共衞生服務方面,2010年—2011年期間,共體檢65歲以上老年人132人、孕產婦系統管理29人、兒童體檢234人、健康信息採集3724人(含外地人員)。全村3563人中,高血壓208人、Ⅱ型糖尿病28人、重性精神病8人。
陸良縣新聞辦負責人證實,從2002年起至2010年的9年間,興隆村居民經縣級及縣級以上醫院診斷為惡性腫瘤疾病的病例為14人,其中11人已經死亡。
2008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興隆村委會死亡登記人口86人,其中男50人,女36人。死亡率為:2008年6.50‰,2009年9.28‰,2010年8.42‰。而小百户鎮小百户村委會(鎮政府所在地)2008年、2009年、2010年分別上報死亡人數為28人、30人、33人,死亡率分別為8.5‰、9.2‰、10.3‰。 [3] 
江蘇省興化戴南鎮史堡村
據不完全統計,在的興化戴南鎮,過去的兩三年裏,已有六七十人患上了癌症,其中相當一部分患者已經不幸去世。村民們曾誤以為是風水作怪,史堡村村民癌症高發現象,村西的堡西莊老人將其歸咎於“風水的破壞”。
幾十家重金屬企業包圍史堡村是主因
在調查包圍史堡村的那些重金屬企業時,發現一些小的廢舊金屬企業主,直接將收購回來的廢舊金屬堆放在史堡村的街巷中,而一些村民明知西塘口河水質受到污染,依舊在水中洗菜、淘米、洗衣服。何某(化名)同樣是當地一家廢舊不鏽鋼作坊業主,提到史堡村村民癌症高發一事,他毫不忌諱地稱,他和其他數十名企業主,對史堡村環境污染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
鎮江市丹徒區高橋鎮高橋村
因水系污染,僅在區醫院收治的惡性腫瘤病人從1997年起呈顯著上升趨勢,71%是來自本區經濟比較發達的東南部鄉鎮。
河南省沈丘縣黃孟營村
地域:黃孟營村位於河南省沈丘縣,有726户、2471人。
環境:河南省沈丘縣周營鄉黃孟營村,就坐落在淮河最大的支流沙潁河畔,因嚴重的水污染,使黃孟營村民遭到滅頂之災。大約從十幾年前開始,這個美麗的村莊逐漸被由於水污染而誘發種種疾病的陰影所籠罩。黃孟營村全村有2400多人,80%的青壯年常年患腸炎,大多數育齡夫婦喪失生育能力,人口出現負增長;畸形兒,痴呆兒屢見不鮮,十多年來沒有送出一個合格兵;一家有兩個以上癌症病人的家庭就有20多個,有兩户人家因患癌症病死成絕户,該村成了名副其實的“癌症村”。黃孟營村還有許多殘疾及其它疑難病症患者,僅失明、聾啞、四肢殘疾的就有41人。受到污染的沙潁河,水面漂浮着白色泡沫,水呈黑色,臭味令人窒息,學生上課必須戴口罩,打了十幾米深的水井,聞着有怪味,喝着有苦味,兩岸居民的飲用水極為困難。
沙潁河水中主要污染物是硫化氫和二噁英。硫化氫是一種有毒的窒息性氣體,二噁英則具有極強的致癌、致死作用。水污染是導致黃孟營村癌症流行的根本原因。水質監測表明,沙潁河水質為劣五類水,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既不能用於工業,也不能用於農業灌溉,更不能作為公共飲用水的水源。在淮河流域,一首廣泛流傳的歌謠,唱出了淮河兒女心中的錐心刺痛:“五十年代淘米洗菜,六十年代洗衣灌溉,七十年代水質敗壞,八十年代魚蝦絕代,九十年代拉稀生癌……”。這是何等悲涼的絕唱! [4] 
病種:食道癌、胃癌、腸癌、肝癌、肺癌。
後果:村民癌症的患病率明顯偏高,癌症死亡也一年比一年多。14年間,村裏死於癌症105人,佔死亡總人數的51.5%,死亡年齡大多為50歲左右,最小的只有1歲。
浚縣北老觀嘴村
地域:位於河南省浚縣,有1274人。
環境:該村位於衞河沿岸,衞河上游的造紙企業曾達新鄉市142家、焦作市60多家、滑縣17家,絕大多數都是小企業,有的排放工業廢水不達標,有的根本沒有排污淨化設備,其污水導致衞河嚴重污染。這些企業造成的污染負荷,佔當地80%以上。流經北老觀嘴村的衞河水黑中透紅,表面漂浮着一層白沫,距離100米就能聞到一股怪味,還混合着腥臭,天熱時整個村裏都是腥臭味。村民家的井水渾濁不堪,還漂浮着黑、黃色顆粒,腥臭味撲鼻。
病種:食道癌、胃癌、淋巴癌、肺癌、肝癌、子宮癌、腸癌。
後果:10年間,有112人死於癌症,佔全村死亡人數的90%。癌症死亡中,50歲以下者超過50%。由於長期用污水澆地,土地鹼性增加、板結,糧食產量下降;村民養的豬隻能長到50多公斤,多數還患爛蹄病。
西平縣呂店鄉
地域:位於河南省西平縣,沿洪河有八個“癌症村”。
環境:被污染為劣5類水質的洪河流經呂店鄉,其河水被污染成黑色的上游約4公里處是舞鋼市造紙企業海明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被污染成黃色的上游約1.5公里處是舞陽縣華裕水泥有限責任公司,而舞陽縣三里河造紙廠也向河裏排污。村民家30米深的井水還有腥臭味,燒成開水時浮着肥皂泡樣的白沫,過濾後再燒開才能喝。這裏的飲用水亞硝酸鹽氮超標倍數都在54.5倍以上!
病種:喉癌、肺癌、肝癌、胃癌等。
後果:10年間,八個村共死亡1838人,年平均死亡率達9.7%。,遠高於全國死亡率;而且死亡率呈逐年上升趨勢,2005年死亡率高達12.2%。。死亡者年齡集中在45~70歲之間。沿河村民用河水灌溉農田,造成煙葉、小麥、玉米等農作物大面積枯死,每年該鄉因水污染受害農作物達5萬餘畝,直接經濟損失達1000多萬元。
長垣縣常村鎮前孫東村
嚴重的水體污染導致5年內數十人死於癌症,河中魚蝦絕跡,河水無法灌溉農田。
江西省景德鎮樂安河沿岸八鄉鎮
地域:位於江西省景德鎮市,樂安河流經該市的8個鄉鎮。
環境:河水中有20多種有害污染物嚴重超標,沿岸8個鄉鎮的數十萬畝良田荒蕪,並出現了10多個“癌症村”。沿岸居民飲用水檢測,鐵、錳、碳氨濃度超標值分別為7.4倍、18.8倍和3.8倍。
病種:食道癌、肝癌。
後果:名口鎮戴村受災程度最嚴重,從上世紀80年代起,每年死於食道癌、肝癌的人有4~5個,大多是年輕人。
南昌市新建縣望城鎮璜溪墾殖場
從化工廠裏外漏的污水流進水稻田,將田裏的水稻苗全部染黑。2004年,80户人家近20人患癌,以喉癌、肺癌為主。
玉山縣巖瑞鎮關山橋村
村子附近的6個石灰窯常年外噴灰粉末、煤煙,導致關山橋村100多畝糧田減產,即使在下雨天,菜葉上也一層白灰。近年60餘户的小組有10多人死於癌症。
餘干縣新生鄉柏葉房村
飲用水含汞量超標3倍以上,10多年來奪去45條生命,另有20多人因此痴呆變殘,是全國有名的“癌症村”。
四川省遂寧市蓬溪縣廣門橋村
地域:位於四川省遂寧市蓬溪縣,有370户、約1400人。
環境:市縣衞生部門認為,原因是水源污染和食物農藥超標。
病種:胃癌、食道癌、口腔癌。
後果:13年間,有近40人患癌症,年平均3人以上死於癌症,得癌症的人90%都是50歲以上者。
簡陽市簡城鎮民旺村
因化工廠未經任何處理的工業、生活廢水大量流入沱江,導致水中亞硝氨的含量超過國家規定排放的30倍,原是遠近聞名的“長壽村”,近年每年平均有5人死於癌症。
湖北省襄樊市朱集鎮翟灣村
受白河水污染影響,十年因患癌症死亡的村民近百人,並有多户是夫妻相繼患癌死亡。特別是近3年來,翟灣村癌症死亡率高達十萬分之四百左右,大大高於全國平均水平。經環保部門監測,發現村民井水中含有六價鉻、苯和甲苯等致癌性物質。湖北省腫瘤醫院院長陳煥朝認為,翟灣村癌症發病率高與村民長期飲用污染水源有直接關係。
通山縣通羊鎮衢潭村
2010年8月30日,如下網站發佈如下新聞:湖北通山16年37人死於癌症 疑與垃圾場污染有關。請用百度搜索。實際情況更嚴重:湖北省通山縣通羊鎮衢潭村有1600人左右,2000年至今,10年有37名村民死於癌症。近一年時間裏,又有4個村民被查出患上癌症。村子附近沒有化工廠,而從垃圾場流出的"黑水"順着山間的小溝流到村裏。現在縣政府的態度很強硬,因為多年前,村委會和縣政府等有關部門簽訂了合同,在沒有任何處理設施的情況下,把垃圾傾倒在衢潭村附件的涼亭嶺,每年有關部門補償給村委會一定的費用,但是村民從來都不知道有這樣的合同的存在,也不知道錢到哪裏去了。前任村支書,也是死於癌症,現在的村幹部都住在縣城,而不是村莊裏面,工作日的白天就到村裏來上班,下班後就回到縣城的住處。
山東省肥城市肖家店村
地域:位於山東省肥城市,1000~2000人。
環境:流經肖家店村的大汶河,上游的一些縣市集中了造紙、印染、化工、機械、冶金、採掘、鋼鐵、電力、釀酒、食品加工、紡織、農藥和煤炭等企業;肖家店村所在的肥城市也是重點發展采煤、煉焦、造紙和釀酒等企業。而這些企業向大汶河排污,造成河水嚴重污染,許多河段水質常年是污染最嚴重的劣5類,其中,強致癌物亞硝酸鹽嚴重超標,錳超標57倍。土壤、蔬菜受到劇毒元素的污染,其中,小麥鉻含量超標1.7倍,白菜鉛超標2倍,菠菜鎘含量超標9倍、鉻含量超標12倍,萵筍葉鎘含量超標2倍、鉻含量超標4倍。
病種:胃癌、食道癌、肝癌。
後果:4年間,因癌症死亡56人。
寧陽縣華豐鎮前呂村
還有那麼一個地方,他就在山東省寧陽縣華豐鎮前呂村。在那個縣裏有化工廠、農藥廠、化肥廠,那的人們癌症的患病率非常非常高。就在前呂這樣一個兩千多口人的小村莊裏這幾年包括已經去世的有上百號人。這樣的數字竟然不能夠引起各個部門的重視,真不知道還有沒有為那些窮苦大眾做主的人了````````````````
萊州市
萊州市海滄一村、海滄二村、海滄三村、李家村等村癌症發病率在正常水平數倍以上,近幾年收治這幾個村的癌症患者明顯增多,是典型的“癌症村”。
2009年5月,山東省萊州市被中國老年學學會正式命名為“中國長壽之鄉”,這是我國第十個、山東省第一個獲此殊榮的城市,也是我國北方地區第一個長壽之鄉。如今日益嚴重的化工污染使當地部分村莊成為“癌症村”,眾多癌症患者用生命警示着萊州灣南岸生態環境的惡化。面對採訪,排污企業董事長卻稱村民是“大驚小怪,説話不負責任”。 [5-6] 
鄒平縣九户鎮
山東鄒平一邊是全國縣域經濟基本競爭力百強縣,一邊是毒氣籠罩的癌症村,癌症死亡名單和水污染現狀觸目驚心。當地空氣中飄着刺鼻的酸臭和辛辣味,癌症死亡名單流出,工廠排放的污水毒氣已經達到當地村民忍耐的極限,村民激憤表示,如果有炸藥的話會抱着炸藥炸掉開元化工。
事實上,九户鎮利民村的現狀並不是個例。山東省環保廳介紹,有14家存在利用無防滲漏措施或防滲漏措施不完善的溝渠、坑塘貯存、排放廢水等環境違法問題。
這14家企業包括:淄博市桓台縣果裏鎮沈家小化工廠、淄博市桓台縣果裏鎮康家小化工廠、濰坊市高密市宋述信小電鍍廠、濰坊市高密市金祥針織廠、濰坊市高密市華盛針織廠、聊城市茌平縣信發華宇氧化鋁有限公司等。
內蒙古自治區包頭打拉亥
經醫院確診,癌症死亡率為70.9%。公開資料顯示,該地區地下水溶解性固體、硫酸鹽、總硬度、氯化物依次超標3.8、9.9、4.9、0.8倍,屬於劣五類水。調查發現,癌症源於包頭鋼鐵放射性毒水污染。尾礦壩水泄漏,還令周圍村子土地種不出莊稼。10餘年間77人死於癌症。
廣東省翁源縣上壩村
地域:位於廣東省翁源縣,有3265人。
烏黑髮臭,被嚴重污染的河水 烏黑髮臭,被嚴重污染的河水
環境:自從大寶山礦開採以來,大量含有鎘、鉛、鉻等多種重金屬的洗礦廢水,沒有經過任何處理就被排到流經上壩村的橫石河中;因沒有有效處理,礦坑表土完全氧化後每噸產生207千克濃硫酸加上大量重金屬隨土流失,污染了水體。橫石河1.5公里河道未發現生物,直到下游50公里水中生態系統仍未能恢復。
病種:食道癌、胃癌、肝癌。
後果:村民每天通過飲食,僅鎘的攝入量就達178微克,是世界衞生組織規定標準的3.6倍。從上世紀80年代初起,全村共有210人死於癌症,而癌症發病率是全國平均水平的9倍多。
天津市北辰區西堤頭鎮劉快莊村與西堤頭村
地域:位於天津市北辰區西堤頭鎮,曾經是遠近聞名的魚米之鄉。
環境:兩村周圍的化學制劑、染料中間體、油漆塗料、農藥獸藥、香精香料等各類化工廠超過90家。這些化工廠晝夜生產,製造着黑煙、污水、臭氣、噪聲,尤其是把有毒有害的化工廢水直接從廠裏轉移到村邊河中、把排污暗管埋到菜地裏,使大片菜地兩旁,原本用於灌溉的蓄水渠也全部充滿了紅、黑和黃色的化工廢渣。當地水源揮發酚、氟化物、細菌總數等四項指標不合格,其中揮發酚、氟化物都是有毒物質;化工廠大氣排放臭氣濃度隨機抽查為全部超過國家標準12倍。
病種:肺癌、胃癌等。
後果:在被調查的190位村民中,148人常年頭疼、噁心,39人經常患哮喘、氣管炎等呼吸道疾病。幾年間,兩村已有200多人死於癌症,絕大部分是肺癌。化工廠高密度排放的廢水、廢氣,導致地上寸草不生,空中瀰漫粉塵和惡臭,村民種的蘿蔔、大白菜和水果等因為污染沒人買。
重慶市合川龍市鎮飛龍村
地域:位於重慶市合川龍市鎮,第六、七兩個村民小組約500人。
環境:情況不明。
病種:肝癌、食道癌、直腸癌、肺癌和白血病。
後果:自2001年起癌症病人突然增多。此後3年中,查出癌症病人17人,14人死亡。
河北省
地域:涉縣位於河北省,包括固新、神頭、井店等鎮,有約兩萬人。
環境:20世紀80年代,涉縣的村鎮辦了眾多燒鹼廠、粉灰廠、造紙廠。90年代,當地政府對這些有污染的小工廠全部進行了搬遷和關閉,但癌症發病仍然沒有得到控制
病種:食道癌、胃癌、賁門癌
後果:每年約有1千人做食道癌等惡性腫瘤手術;每年死亡人數中,至少有50%~60%是食道癌和胃癌病人。全國食道癌死亡率為10.02/10萬,該縣達244/10萬,個別村鎮達1004/10萬。
安徽省宿州市楊莊鄉
地域:位於安徽省宿州市,全鄉有16個靠近奎河的行政村。
環境:奎河流經楊莊鄉,是淮河支流,河面翻滾着白色泡沫,發出陣陣刺鼻的臭味。村民家的新井,水抽上來就有味道。過去,村裏人都在奎河裏洗澡、游泳,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後就再沒人去了;原來河裏有魚、水草,現在什麼都沒有了。這裏原有兩萬畝稻田,但因污染稻米賣不出去,如今農民只能改種玉米和豆子。
病種:肝癌、肺癌。
後果:在千餘人的村子裏,平均每年因癌症死亡10人左右。
淮北市杜集區石台鎮劉莊
著名的“癌症村”。近年有66人死於癌症,當地的水“黃得像牛尿”,被稱為“致命水”。
陝西省華縣瓜坡鎮龍嶺村
地域:位於陝西省華縣瓜坡鎮,有30户、154人。
垂死掙扎的病人 垂死掙扎的病人
環境:龍嶺村西北方4公里遠是陝西化肥廠和複合化肥廠,西北風將工廠散播的污染物質吹到龍嶺村。當地生產的的麪粉鉛含量超出國家標準1.6倍屬重污染、鉻超出國家標準2.98倍屬嚴重污染;芹菜中鎘、鉛、汞、砷、鉻都超標,其中汞高出國家標準16倍、鉛高出國家標準83.5倍屬特級污染;中藥柴胡中鎘、鉛、汞、砷、鉻都超標,其中鉛高出國家標準91.5倍;豆角葉中鉛高出國家標準191倍;核桃中鉻高出國家標準2.9倍;油菜籽中鉛高出國家標準75倍。全村耕植地、非耕植地以及室內用地,都受到了鉛、鉻、砷、銅、鋅、鎳污染。
病種:食道癌。
後果:檢測所有村民頭髮,均受到鉛、砷、錳、磷嚴重污染。全村36人死於癌症,佔全部死亡人數的61%。

癌症村越南案例

編輯
2015年2月2日,“越南青年新聞網”報道,越南環境與自然資源部官員胡明壽(Ho Minh Tho)接受媒體採訪,表示水源污染是造成越南中部及北部37個村莊成為“癌症村”的主要原因。
據越南環境部的一項研究表明,在過去20年內,這37個村子中共有1136人因癌症死亡。而住在這37個村莊附近的居民中,也有380人因癌症去世。
胡明壽表示,他們在上述村子裏提取了814個水樣,並逐一進行檢測。結果顯示,無論是地表水還是地下水,均含大量細菌、化學物質與污染物,包括鐵、鋁、鎘、苯、砷等。
要解決問題,關鍵還是供應清潔水。而這一點對於大多數的村子來説,目前還難以實現。對此,胡明壽表示,他們正打算進行更深入的研究,並優先為受污染最嚴重的10個村子供應清潔水。 [7] 

癌症村誘發原因

編輯
土壤重金屬污染
土地污染尤其是重金屬污染,給人們生活帶來重大隱患,即生命安全受到挑戰,職業病高發,病死率大幅上升,死亡的年齡普遍提前至45歲左右。
湖南省國土資源規劃院基礎科研部主任張建新説,他們調查了7萬人25年的健康記錄後發現,從1965年到2005年,骨癌、骨痛病人數都呈上升趨勢。在重金屬污染的重災區株洲,當地羣眾的血、尿中鎘含量是正常人的2至5倍。
調查獲悉,除了雲南、廣西,還有湖南、四川、貴州等重金屬主產區,很多礦區周圍都已經形成了日漸擴散的重金屬污染土地。
國土資源部曾公開表示,中國每年有1200萬噸糧食遭到重金屬污染,直接經濟損失超過200億元。 [8]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