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海派文化

(文化名詞)

編輯 鎖定
上海的文化被稱為“海派文化”。其實質是對歐美文化的借鑑。海派文化是在中國江南傳統文化(吳越文化)的基礎上,融合開埠後傳入的對上海影響深遠的源於歐美的近現代工業文明而逐步形成的上海特有的文化現象。
海派文化既有江南文化(吳越文化)的古典與雅緻,又有國際大都市的現代與時尚。區別於中國其他文化,具有開放而又自成一體的獨特風格。
中文名
海派文化
地理位置
上海
出現時間
上世紀30年代
學    派
左翼文學新感覺派文學等

海派文化內容

編輯

海派文化具體表現

海納百川兼容幷蓄”的海派文化,體現在上海文化的方方面面。海派文化就是尊重多元化個性,兼顧個人和社會利益,以契約精神為主導的理性的、隨和的、較成熟的商業文化。 [1] 
首先是尊重多元。在上海,你會體會到人和人之間的多元化。比如一個團體內有很多爭鋒相對觀點都能夠和諧相處。因為人本來就是多元化的。這使得個人在不同的方面發展,組成一個更強大的社會。一個人只要不影響他人,就可以幹自己喜歡的事情。不能因為別人與自己不同,而去排斥。因為,君子和而不同
其次是入鄉隨俗。上海人到了隨便那個地方,都會尊重當地文化。比如上海人以前三線建設,現在外省上學就業都會主動去了解當地文化,至少做到不排斥。而留在家鄉的,很多外地的文化也能被當地人吸納。比如我們認可普通話,並把普通話學的很標準。
第三是個人。上海非常尊重個人。個人的言行舉止,只要不影響他人,都是能夠得到理解和尊重的。雖然很多做法我不理解不同意,但是我能夠尊重。每個人都能夠向着自己喜歡的方向去發展,而不受到干涉。
第四是人生觀。上海人多數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生活方式。金錢非常重要,但是人生也有更多的精神領域。在精神領域找到自己的空間,然後朝着自己喜歡的事業去奮鬥。因為,精神領域比物質領域廣闊的多。比如有人喜歡研究天文,有人喜歡鋼琴。會享受人生。
第五是社會道德。上海人比較遵守社會規則和社會道德。坐地鐵不能吃東西就不吃,國家倡導少生孩子就少生,學普通話就學。中國絕大多數規則都是合理的,所以我們更多的是應該遵守。
第六是社會責任感。上海人有社會責任感。比如地鐵中的一些老人,有時候看不慣不文明行為會管一管。再比如上海人自發組成了家鄉文化保護的團隊,吳語保護的團隊。因為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生活在一個和諧的環境中,這是我的家鄉,我的祖國,我要好好愛護。看到上海的髒亂差,也有很多市民在網絡上批評,並且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影響社會。江南人的責任感是有歷史傳統的。明末蘇州在沒有災荒,温飽沒有問題的情況下,市民居然也能參與政治,反對魏忠賢,不惜犧牲自己生命。
第七是理性。上海人的理性體現在對事情的判斷力和洞察力。我們更喜歡這個現象到底是什麼,至於結論到底符不符合所謂的“譜”沒有關係。比如愛國,我們做不到去砸日本車,燒日本店。我們不會隨外界忽悠,隨大流。比如一個小區缺網吧我們就開網吧,缺水果店我們就開水果店。大家和諧相處。
第八是成熟。成熟是人由於理性,對事物有了正確的判斷推理,有一定經驗,包括對歷史有一定了解之後,由內而外的成熟。成熟也是自我的發現,獨特個性的形成。為人處事講理、不暴躁。因為和氣生福,沒有必要衝動。
第九就是求真不講面子。上海人不喜歡虛假的一套,也不屑去裝。很多時候毫不避諱地説明,某某我吃虧了。出現利益衝突,大家都擺在枱面上談,不是去迴避、撒謊。包括地域衝突,也是在網上大量指出問題的所在。因為真實的反應真相才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我們喜歡赤裸裸的真實,不喜歡美麗的謊言。明明不是這樣的,卻這麼説糊弄過去,很讓人反感。
第十是利益分配合理。上海人不喜歡佔別人的便宜,當然也不喜歡別人佔自己的便宜。利益大家互不侵犯。親兄弟明算賬。這樣實際上反而能夠促進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上海人明白的講利益,因為人本來就是趨利的動物。
十一是契約精神。上海人普遍講契約。契約不單單是個人誠信,而且是人和人之間的自由、平等。一切都是利益交換,交換使得各自的利益得到無形中增長。契約精神又促進了社會的平等。大家在平等的社會中用自己的能力來獲得財富。
十二是商業文化。商業社會最大的特點就是遵守法律,公平競爭,優勝劣汰。江南商業社會經過一千多年的發展,已經形成了成熟的文化。人際交往、利益分配、人與社會、個性發展都有了自己一套的行事風格。
十三是隨和。上海人有句話叫做,和氣生財。隨和的性格,包容一切,找到各種合理的因素以吸納,完善自己。只要不侵害自己的核心利益,上海人不樂意和別人發生衝突。因為衝突都會損失。人和人之間很多衝突都是傲慢與偏見造成的。
十四是妥協。生活中很多事情需要妥協,比如利益。退一步海闊天空。因為社會有無數個人組成。你的利益需要尊重,別人也需要尊重。然後大家找一個平衡點。當然這裏邊也需要對方的妥協。
十五是審美觀。上海人的審美觀就是清靜淡雅,不喜歡大紅大綠大吵大鬧等重口味。上海人的服飾的清新,飯菜的香甜清淡,建築粉牆黛瓦。説話細聲細氣,不喜歡打擾他人。
十六是形象。上海人多數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服飾得體、談吐得體。符合現代禮儀。

海派文化建築

正是在“海納百川,兼容幷蓄”中造就了中西並存、中外合璧、藝術交融、風格獨特的“世界建築博覽會”。

海派文化舞台

正是在“海納百川,兼容幷蓄”中形成了本鄉本土的“申曲”(滬劇)與越劇、崑曲評彈等地方戲,以及來自域外的話劇、芭蕾舞等百花爭妍的“大聯袂”。

海派文化音樂

正是在“海納百川,兼容幷蓄”中由鄉土氣息濃烈的“紫竹調”,吹來了喜氣洋洋的“廣東音樂”、喧騰激越的“歡慶鑼鼓”、迴腸蕩氣的“二泉映月”,以及來自歐美的交響樂、銅管樂、管絃樂;

海派文化飲食

上海人稱的本幫菜指的是上海本地風味的菜餚,特色可有用濃油赤醬(油多味濃、糖重、色豔)概括。常用的烹調方法以紅燒、煨、糖為主,品味鹹中帶甜,油而不膩。此外,在“海納百川兼容幷蓄”中不但薈萃了展示域內川、粵、京、魯、淮揚等地特色菜系、傳統名點和茶酒文化的館堂樓肆,而且匯聚起散發着歐美情調、各國風味的西餐館、咖啡廳;上海的民俗文化,正是在“海納百川,兼容幷蓄”中不僅保存並革新着傳統節慶、吉凶禮俗、民間藝技、武術健身、收藏集古等彰顯中華特色的文化,而且吸納並發展着隨歐風而來的交際禮儀、歌舞娛樂、體育競技、服飾飲食、婚喪嫁娶等異域風情……

海派文化居家

在許多人眼中,上海是一個海納百川的城市,它不斷吸納着來自全球最新最時尚的元素,充實着自己中西合璧的文化,偶爾,這一大熔爐會被認為缺失自己的傳統。事實上,上海的居家文化是傳遞上海特色最有利的見證。史龍天以一名新上海人的身份與我們分享了他在上海的居住心得:“在上海,我和中國同事一起過春節,或是去他們家做客,看到過許多上海的居家文化,80、90後對居家有許多新的概念和理解,現在,這些概念還在不斷變化。和外國人一樣,他們喜歡有自己的想法,主張自己的經驗,這讓上海的居家文化越來越多元化,混合化。”正如史龍天所説,上海的傳統文化是從各種外來文化中精煉出最值得借鑑的那部分,揉和傳承下來,便成了今天上海人引以為豪的海派文化。
對於一名老外來説,上海的居家文化即時尚又環保,有着和全球接軌的先進居住科技,同時又融合了與自然親近的習俗。“在美國的時候,我們習慣用烘乾機,在上海,我已經習慣了衣服在自然的狀態下曬乾,這是一種非常環保的習慣。我的美國朋友很驚訝我的做法,但我認為,這是一種好習慣。”史説。
伴隨着海派居家文化的發展,衣食住行都深受影響,為滿足愛家愛生活、中高端消費族羣的健康家庭休閒需求,代表新商業文明時代海派生活方式的居家休閒服飾也應運而生,而開創這一居家文化的服飾領導品牌“居風服飾”更是颳起了一陣猛烈的海派居家文化風潮。和傳統的居家文化相比,它不僅僅侷限於睡衣、內衣等品類,而是把休閒、運動等類型服飾納入到居家生活中,更能體現海派文化的海納百川,滿足更多人羣的需求。
在全球文化打通互溶的今天,居家文化也日趨一體化。通過上海海派文化將新鮮的居家理念帶入中國,中國當代的居家文化必將向着更深厚、豐富的方向發展。

海派文化文學

談及海派文學,首先要談一談海派的概念。海派是與京派對立的,最初這兩個名詞是沈從文在上世紀30年代挑起的一場文學爭論中提出的,上世紀30年代寫實小説和抒情小説流派基本上分別被京派和海派所分割。海派作家應該是指活躍在上海的作家(未必是上海人)。
廣義上的海派指所有活躍在上海的作家派別,包括左翼文學、新感覺派文學、鴛鴦蝴蝶派;狹義的話,就只指鴛鴦蝴蝶派。

海派文化意識

都市文化意識
1.書寫與都市對話中的焦慮的情緒體驗、憂鬱感。
上海都市生活方式相對於傳統生活方式來説,是座精神孤島;
同時都市機械文明使人有被生活拋入急駛的軌道,隨時要倒下來的感覺。
2.漂泊感
切斷了舊有聯繫的新型都市人物,沒有找到新的可供插足的根基,於是成了無根的不安寧的遊魂,漂盪在十里洋場。海派小説裏傳達的漂泊情緒反應出他們與革命主潮、傳統文明脱節,找不到自己生存位置,在夾縫中艱難求生的境況。
市民文化意識
1.題材主旨的反崇高性和非重大性。
2.價值取向:享樂式個人主義價值觀與市民意識相契合。
3.思維方式上強調實用理性。
文人文化意識
1.兩個主要特點為非純粹性、差異性大。
2.差異性可分為三種:閒適型、批判型、哲理型。
海派文人在大時代的變革中發現自己是小人物並且認同這一身分,同時又不能找到人生的理想支點,重獲文化英雄身份,所以他們在商業社會面前呈現話語失落。
發展歷程
五四新文學
五四新文學發動以來,海派小説的傳統一度受到打擊,新文學發起者對上海作家竭盡嘲諷之能事。如郭沫若創造社發跡於上海,劉半農教授就嘲笑他為“上海灘的詩人”;到了魯迅來概括上海文人時就乾脆用“才子加流氓”一錘而定音。其實在北京的文人中,劉半農和魯迅都是來自南方,更像是“海派”一些。
就在陣陣討伐聲中,一種新的海派小説出現了,那就是創作社的主將郁達夫的小説。鬱在日本留學時期開始創作,他的憂鬱、孤獨、自戕都染上世紀末的國際症侯,與本土文化沒有直接的影響。郁達夫對上海沒有好感,對上海的文化基本持批判的態度,但這種批判精神使他寫出一篇與上海有密切關係的小説《春風沉醉的晚上》。這部作品依然未脱舊傳統才子佳人模式,但身份又有了變化,男的成為一個流浪型的現代知識分子,女的則是一個上海香煙廠的女工,也許是從農村來城市打工的外來妹。
郁達夫筆下的流浪知識分子還不具備自覺的革命意識,他與女工對社會的仇恨都是停留在樸素的正義與反抗的立場上。但是隨着20年代大革命風起雲湧,革命意識越來越成為市民們所關心的主題,不但許多激進的知識分子被捲進去,而且還成為民眾意識中的英雄。尤其在上海那樣一座有着龐大工人隊伍的城市裏,革命風雲不可避免地從此而起。在新文學發展到“革命文學”階段裏,上海的作家們沿着郁達夫的浪漫抒情道路創作了一大批流行文學,主人公是清一色的革命知識分子,他們在這個城市裏浪漫成性,不斷吸引着摩登熱情的都市女郎,不倦地演出一幕幕“革命加愛情”的活報劇。依然是糾纏不清的多角戀愛的幻想,依然是才子佳人現代版的情慾尖叫,丁玲蔣光慈巴金潘漢年葉靈鳳等時髦的作家無不以上海為題材,創造了新的革命的海派文學。
30年代海派文學
30年代的文學史是兩種海派文學傳統同時得到充分發展的年代,前者的代表作品有劉吶鷗穆時英施蟄存等“新感覺派”作家的作品;後者的代表作品有茅盾的《子夜》。但需要強調的是,兩者雖然代表了海派文學的不同傾向,但在許多方面都不是截然分開的。比如關於現代性的刻畫也是《子夜》的藝術特色之一,現代性使小説充滿動感,封建殭屍似的吳老太爺剛到上海就被“現代性”刺激而死,本身就是極具象徵性的細節。同樣,在新感覺派作品裏,階級意識有時與上海都市文化中的“惡之花”結合為一體,如穆時英的《上海的狐步舞》、《夜總會里的五個人》等許多小説裏關於貧富對照的細節描寫就是明顯的例子。
現代海派文學
茅盾的《子夜》:《子夜》描寫的上海的民族資本家與外國財團利益的鬥爭細節及其場所(如喪事與跳舞、交際花的間諜戰、太太客廳的隱私、交易所裏的戰爭、賓館的豪華包房、麗娃河上的狂歡以及種種情色描寫),體現的是典型的繁華與靡爛同體模式結構。茅盾以留學德國的資本家來代替流浪知識分子,以周旋於闊人之間的交際花代替舊式妓女,其間展開的情色故事從心理到場面都要遠遠高於一般的海派小説。只是作家為了突出左翼的批判立場,才不顧自己對工人生活的不熟悉,特意安排了工人罷工鬥爭和共產黨內兩條路線鬥爭的章節,但這方面他寫得並不成功。所以,從本質上説《子夜》只是一部站在左翼立場上揭示現代都市文化的海派小説。
劉吶鷗的《都市風景線》:其生活觀照態度歸結為單純和全然,又將這種單純和全然的風格與現代都市的人為造作文化聯繫起來,構成半殖民地上海的獨特的風景線,可以説是對劉吶鷗為代表的海派文學最傳神的寫照。
張愛玲的《傾城之戀》:如果説30年代是新感覺派與左翼文化把海派文學的兩個傳統推向頂峯的年代,那麼,40年代的海派小説在忍辱負重中達到了成熟與完美。由於上海是一箇中西文化不斷衝撞的開放型的城市,也由於五四以來的新文學基本上是一個歐化的傳統,所以海派小説的主人公主要是與“西方”密切相關的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及其消費圈子,而普通市民在海派小説裏只是作為消極的市儈形象而出現。在40年代大紫大紅的張愛玲,是一個深受五四新文學教育長大的女作家,但她一開始創作就有意識地擺脱新文學的西化腔,自覺在傳統民間文學裏尋找自己的發展可能。上海這樣一種移民城市,它的許多文化現象都是隨着移民文化逐漸形成的,它本身沒有現成的文化傳統,只能是綜合了各種破碎的本土的民間文化。與農村民間文化相比,它不是以完整形態出現的,只是深藏於各類都市居民的記憶當中,形成一種虛擬性的文化記憶,因而都市民間必然是個人性的、破碎不全的。張愛玲對都市現代性的靡爛性既不迷醉也不批判,她用市民精神超越並消解了兩種海派的傳統,獨創了以都市民間文化為主體的海派小説的美學。
當代海派文學
餘秋雨:以歷史文化散文而名世。
他憑藉自己豐厚的文史知識功底,優美的文辭,引領讀者泛舟於千年文明長河之中。 首部散文集《文化苦旅》依仗着作者淵博的文學和史學功底,豐厚的文化感悟力和藝術表現力所寫下的這些文章,不但揭示了中國文化巨大的內涵,而且也為當代散文領域提供了嶄新的範例。
三盅:作品多為現實題材小説。
反映社會與家庭倫理,深刻演繹新時代、新的政治與經濟環境下正發生着微妙轉變的社會關係與社會變遷,具有厚重的人文思想,重視傳統,尊重人性,體現人文關懷,敬畏義理之天,極力宣揚信仰對構建良性社會秩序的靈魂作用。 長篇都市小説多為描寫金融危機背景下,中產階層的脆弱與失落,新貴階層的誕生與崛起,及在普遍社會投機心理的驅使下,小人物的人生悲喜劇。

海派文化特性

編輯
海派文化,是植根於中華傳統文化基礎上,融匯吳越文化等中國其它地域文化的精華,吸納消化一些外國的主要是西方的文化因素,創立了新的富有自己獨特個性的海派文化,其特點是:吸納百川,善於揚棄,追求卓越,勇於創新。海派文化的基本特徵是具有開放性,創造性,揚棄性和多元性。

海派文化開放性

海派文化姓海,表現在海納百川,熔鑄中西,為我所用,化腐朽為神奇,創風氣之先。還表現在不閉關自守,不固步自封,不拒絕先進,不排斥時尚。

海派文化創造性

吸納不等於照搬照抄,也不是重複和模仿人家,而是富有創新精神,洋溢着創造的活力。當年的海派京劇開創了連台本戲,機關佈景是創新,如今的《曹操與楊修》也是創新,金茂大廈是在建築文化方面的創新。

海派文化揚棄性

百川歸海,難免泥沙俱下,魚龍混雜,尤其在被動開放時期,在租界裏,以及主動開放初期,百廢待興的形勢之下,有些飢不擇食,來者不拒,這是可以理解的。我們及時地提出這時特別需要清醒地辨別,有選擇地有區別地對待,避免盲目和盲從。

海派文化多元性

海派文化和其它事物一樣,是複雜的共同體,不應該要求它純之又純,單一就不成其海派文化了。雅與俗,洋與土,陽春白雪下里巴人,以致先進與落後,甚至低級,庸俗,黃色,反動文化也有可能混雜其間,特別需要清醒地區別對待。

海派文化形成和發展

編輯

海派文化萌芽時期

1843年上海開埠以前,中華傳統文化特別是吳越文化,就為海派文化提供了基礎,開始孕育了海派文化。此時,江浙已經形成了成熟的商業社會。商業社會的特點就是開放、多元和隨和。吳越文化包容了國內外的先進技術、理念和人際關係,在開埠之後,這些先進的事物迅速被當地人接受,並且與當地的吳越文化融合,形成海派文化。 [1] 

海派文化成長時期

1843-1949年期間,特別是19世紀30、40年代,以吳越民係為主的大移民,哺育了海派文化的成長。

海派文化轉折時期

這又可以分為兩段:1949-1965年間,建國以後,定都北京,商務印書館等文化單位遷往北京,以郭沫若、茅盾、葉聖陶夏衍曹禺為代表的上海文壇驍將率隊陸續遷居北京,上海在電影等方面不再是中國的文化中心。這是很正常的轉移,上海雖然不再是中國的文化中心了,但文化基礎很好,依然作用不小,有些方面如電影、小説在全國的影響還是很大。這也給海派文化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整個中國文化,包括海派文化,遭受了毀滅性的破壞,罄竹難書

海派文化成熟時期

1976年粉碎四人幫,結束文化大革命長達十年的浩劫,開始拔亂反正,在全中國範圍對“文革”進行反思,進行平反冤假錯案,逐步恢復正常的文化活動。
上海以話劇《於無聲處》和小説《傷痕》為起點,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指引下,海派文化開始新的繁榮發展,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上海再次成為東西方文化交流的中心,海派文化重新煥發了青春,充滿了活力,健康地發展,在新的基礎上正在走向成熟。
參考資料
  • 1.    陳堯明.長三角文化的累積與裂變:吳文化——江南文化——海派文化:江南論壇,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