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人民幣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定貨幣)

鎖定
人民幣(CNY)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定貨幣,是中國經濟主權的象徵, [31] 中國人民銀行主要管理,中國人民銀行負責人民幣的設計、印製和發行。人民幣的單位為,人民幣的輔幣單位為角、分。1元等於10角,1角等於10分。人民幣符號為元的拼音首字母大寫Y加上兩橫即“¥ [1] 
中華人民共和國自1948年發行人民幣以來,隨着經濟建設的發展以及人民生活的需要而逐步完善和提高,截止到2021年,已發行五套人民幣,形成紙幣與金屬幣、普通紀念幣貴金屬紀念幣等多品種、多系列的貨幣體系。除1、2、5分三種硬幣外,第一套、第二套和第三套人民幣已經退出流通,第四套人民幣於2018年5月1日起停止流通(1角、5角紙幣和5角、1元硬幣除外)。流通的人民幣,主要是1999年、2005年、2015年、2019年、2020年發行的第五套人民幣
2015年11月12日,2015年版第五套人民幣100元紙幣發行。2015年11月30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宣佈正式將人民幣納入IMF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權重為10.92%,決議於2016年10月1日生效。2016年1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會議上透露:將爭取早日推出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會議認為,在中國當前經濟新常態下,探索央行發行數字貨幣具有積極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2] 
2019年8月30日起發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50元、20元、10元、1元紙幣和1元、5角、1角硬幣。 [3]  2020年11月5日起,中國人民銀行發行2020年版第五套人民幣5元紙幣。 [4]  2021年12月,人民幣國際支付份額提高至2.7%,成為全球第四位支付貨幣。 [19] 
中文名
人民幣
外文名
Renminbi(RMB)
Chinese Yuan(CNY)
定    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定貨幣
發行機構
中國人民銀行
貨幣符號
¥
貨幣代碼
CNY(ISO 4217)
貨幣單位
)、
主    幣
(圓)
輔    幣
角、分
貨幣進制
元→角→分
貨幣類型
紙幣硬幣
換算方式
1元=10角,1角=10分
鈔票面額
1分、2分、5分、1角、2角、5角、1元、2元、5元、10元、20元、50元、100元
硬幣面額
1角、5角、1元
首次發行
1948年12月1日
使用地區
中國大陸地區

人民幣表示符號

2000年中國金融出版社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幣管理條例》的學習輔導讀本中有詳細釋義,稱人民幣的單位為元,輔幣單位為角和分,作為支付單位的代號,人民幣符號是元的拼音首字母大寫Y加上兩橫即“¥”。

人民幣發行歷史

人民幣是由中國人民銀行發行,除1、2、5分三種硬幣外,第一套人民幣第二套人民幣第三套人民幣已經退出流通,第四套人民幣於2018年5月1日起退出流通。市場上流通的人民幣是第五套人民幣;流通的紙幣有:1角、5角、1元、5元、10元、20元、50元、100元;硬幣有1分、2分、5分、1角、5角和1元。
1950年,受南漢宸行長的委託,由馬文蔚先生為人民幣題寫了“中國人民銀行”等字。 [5] 
中國錢幣博物館陳列出來的五套人民幣中,與後四套不同的是,第一套(除1953年版5000元渭河橋圖案券外)上“中國人民銀行”六個字與漢字面額的排列均為自右向左,而1952年毛澤東主席審閲票版時,提出人民幣行名排列應由左向右,所以自1953年起,人民幣上“中國人民銀行”的排列一律改為由左向右了。

人民幣第一套

第一套人民幣1948年12月1日—1953年12月陸續發行。共12種面額62種版別,其中1元券2種、5元券4種、10元券4種、20元券7種、50元券7種、100元券10種、200元券5種、500元券6種、1000元券6種、5000元券5種、10000券4種、50000元券2種(1949年發行的正面萬壽山圖景100元券和正面列車圖景50元券各有兩種版別)。
1948年,隨着人民解放戰爭的順利進行,分散的各解放區迅速連成一片,為適應形勢的發展,亟需一種統一的貨幣替代原來種類龐雜、折算不便的各解放區貨幣。為此,1948年12月1日,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成立中國人民銀行,同日開始發行統一的人民幣。當時任華北人民政府主席董必武同志為該套人民幣題寫了中國人民銀行行名。
第一套人民幣 第一套人民幣
人民幣發行後,逐步擴大流通區域,原各解放區的地方貨幣陸續停止發行和流通,並按規定比價逐步收回。1949年初,中國人民銀行總行遷到北平(今北京),各省、市、自治區相繼成立中國人民銀行分行,至1951年底,人民幣成為中國唯一合法貨幣,在除台灣西藏以外的全國範圍流通(西藏地區自1957年7月15日起正式流通使用人民幣)。
第一套人民幣 第一套人民幣
中國人民銀行成立當日即發行了10元、20元、50元三種面值的人民幣,均為華北銀行第一印刷局在南峪村印刷的。
第一套人民幣剛發行時還沒有全國解放,因此第一套人民幣中早期製版發行的品種仍用“中華民國XX年”的紀年方式,而後期製版發行的版本均只採用公元紀年。
統一發行人民幣是為迎接全國解放採取的一項重大措施,它清除了國民政府發行的各種貨幣,結束了國民黨統治下幾十年通貨膨脹和中國近百年外幣、金銀幣在市場流通買賣的歷史,促進了人民解放戰爭的全面勝利,在建國初期經濟恢復時期發揮了重要作用。
第一套人民幣一覽表
面值
正面圖案
背面圖案
主色
幣面印刷年份(以幣面所印刷為準,下同)
發行時間
停止流通時間
1元
花符
藍、粉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1948
1949年1月10日
1955年5月10日
淺藍、紅藍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1949
1949年8月
5元
花符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1948
1949年2月23日
花符
1949年1月10日
花球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1949
1949年7月
花符
黃、棕
1949年8月
10元
黃、粉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1948
1949年2月23日
灌田
淺綠、深綠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1949
1948年12月1日
1949年5月25日
工人和農民
淺綠、深綠
1949年8月
20元
大花球
深綠、咖啡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1948
1948年12月1日
花符
綠、藍、咖啡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1949
1949年2月23日
萬壽山(甲)
淺藍、藍
1949年7月
花球
藍綠、黑黃
1949年8月
火車、帆船
花符
1949年8月
深藍、淺藍
1949年9月
萬壽山(乙)
紫紅
1949年10月
50元
淺藍、紅黑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1948
1948年12月1日
火車、大橋(甲)
紫紅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1949
1949年2月10日
列車(甲)
花符
黃、藍、黑
1949年3月20日
列車(乙)
1949年4月
火車、大橋(乙)
汽車
深藍
1949年6月
工人和農民
花球
淺咖啡
1949年8月
壓道機
車馬
淺藍、綠灰
1949年10月3日
100元
花符
藍、黃、紅、黑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1948
1949年1月10日
火車站
花符
藍、綠、茄紫
1949年2月5日
萬壽山(甲)
火車
萬壽山(乙)
1949年3月20日
工廠
花符
藕荷紅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1949
1949年3月20日
北海橋(甲)
藍、紫、黑
1949年3月25日
北海橋(乙)
黃、黑、紫、灰、藍
1949年7月
藕荷紅
1949年8月
花符
深黃、慄茶、黑
1949年11月15日
帆船
赭石
1949
1950年1月20日
200元
黃、藍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1949
1949年3月20日
黃、紫、綠
1949年5月8日
綠、茄紫
1949年8月
花球
黃、藍、咖啡
1949年9月
割稻
花符
黑藍
1949年10月20日
500元
深茶
1949年9月11日
灰綠、淡紫、黑
淺咖啡
1949年10月3日
豆綠
1949
1949年10月20日
綠、紫、黑、醬紅
1951年4月1日
花符(有維吾爾文
淺藍、醬紫紅
1951
1951年10月1日
1000元
淺紫、深灰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1948
1949年9月11日
花符
淺藍、淺黃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1949
1949年10月3日
三台拖拉機
割麥
藍黑
1949年11月15日
推車
輪船
淺藍、紫
1949
1949年12月23日
花球
黑綠、藍黑
1950年1月20日
花符(有維文)
淺藍、深綠
1951
1951年10月1日
5000元
耕地機
花符
淺藍、葱綠、黑藍
1949
1950年1月20日
工廠
花球
深茶
花符(有蒙古文
淺綠、深綠
1951
1951年5月17日
花符(有維文)
淺綠、深茶
1951年10月1日
渭河橋
花符
紫茶
1953
1953年9月25日
10000元
輪船
杏黃、淺藍、墨綠
1949
1950年1月20日
1955年4月1日
雙馬耕地
牧牛羊
黃、深棕
花符(有蒙文)
淺紫、紅茶
1951
1951年5月17日
駱駝隊
花符(有維文)
茶紅
1951年10月1日
50000元
藍黑、紅綠
1950
1953年12月
收割機
紅、紫、綠

人民幣第二套

第二套人民幣票樣 第二套人民幣票樣
第二套人民幣於1955年3月1日開始發行,同時收回第一套人民幣。第二套人民幣和第一套人民幣摺合比率為1:10000。第二套人民幣共有1分、2分、5分、1角、2角、5角、1元、2元、3元、5元、10元11個面額,其中1元券有2種,5元券有2種,1分、2分和5分券別有紙幣、硬幣2種。為便於流通,自1957年12月1日起發行1分、2分、5分三種硬幣,與紙分幣等值流通。1961年3月25日和1962年4月20日分別發行了黑色1元券和棕色5元券,分別對票面圖案、花紋進行了調整和更換。由於大面額鈔票技術要求很高,在當時情況下3、5、10元由蘇聯代印。
第二套人民幣設計主題思想明確,印製工藝技術先進,主輔幣結構合理,圖案顏色新穎。主景圖案集中體現了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風貌,表現了中國共產黨革命的戰鬥歷程和各族人民大團結的主題思想。在印製工藝上除了分幣外,其它券別全部採用膠凹套印,凹印版是以中國傳統的手工雕刻方法制作的,具有獨特的民族風格,其優點是版紋深、墨層厚,有較好的反假防偽功能。
第二套人民幣紙幣一覽表
面額
正面
背面
主色
幣面印刷年份
發行時間
停止流通時間
1分
汽車
茶、米黃
1953
1955年3月1日
2007年4月1日
2分
藍、淺藍
5分
輪船
墨綠、淺翠綠
1角
履帶拖拉機
棕、黃、淺草綠
1999年1月1日
2角
火車
黑、綠、淺紫粉
5角
紫、淺紫、淺藍
1元
紅、黃、粉紫紅
藍黑、桔紅
1956
1961年3月25日
2元
深藍、土黃、灰藍
1953
1955年3月1日
3元
井岡山龍源口(吉安
深綠
1964年5月15日
5元
各民族大團結
醬紫、橙黃
深棕、米黃
1956
1962年4月20日
1999年1月1日
10元
工農像
國徽、多色牡丹
1953
1957年12月1日
1964年5月15日
第二套人民幣硬幣一覽表
面額
正面
背面
材質
直徑
發行時間
1分硬幣
鋁鎂合金
18毫米
1957年12月1日
2分硬幣
21毫米
5分硬幣
24毫米
第二套人民幣總表
面額 年版
正面
背面
防偽
1分 1953年
雙面膠印
2分 1953年
雙面膠印
5分 1953年
雙面膠印
1角 1953年
正面凹印背面膠印、空心五星水印
2角 1953年
正面凹印背面膠印、空心五星水印
5角 1953年
正面凹印背面膠印、空心五星水印/無水印
1元1953年
雙面凹印、空心五星水印
1元 1956年
雙面凹印、空心五星水印
2元 1953年
雙面凹印、海鷗水印
3元 1953年
雙面凹印、海鷗水印
5元 1953年
雙面凹印、海鷗水印
5元 1956年
雙面凹印、空心五星水印/海鷗水印
10元 1953年
雙面凹印、國徽固定水印、接線防偽技術

人民幣第三套

第三套人民幣票樣 第三套人民幣票樣
第三套人民幣於1962年4月20日發行,共有1角、2角、5角、1元、2元、5元、10元7種面額、13種版別,其中1角券別有4種(包括1種硬幣),2角、5角、1元有紙幣、硬幣2種。1966年和1967年,又先後兩次對1角紙幣進行改版,主要是增加滿版水印,調整背面顏色。
第三套人民幣票面設計圖案比較集中地反映了當時中國國民經濟農業為基礎,以工業為主導,農輕重並舉的方針。在印製工藝上,第三套人民幣繼承和發揚了第二套人民幣的技術傳統、風格。製版過程中,精雕細刻,機器和傳統的手工相結合,使圖案、花紋線條精細;油墨配色合理,色彩新穎、明快;票面紙幅較小,圖案美觀大方。
第三套人民幣紙幣一覽表
面額
正面
背面
主色
幣面印刷年份
發行時間
停止流通時間
1角
教育生產勞動相結合
國徽和菊花
棗紅、桔紅、藍綠
1960
1962年4月20日
1971年11月1日起只收不付,2000年7月1日停止流通
深棕、淺紫
1962
1966年1月10日
1967年12月15日起只收不付,2000年7月1日停止流通
1967年12月15日
2000年7月1日
2角
國徽和牡丹花
墨綠
1964年4月15日
5角
國徽、棉花梅花
青蓮、桔黃
1972
1974年1月5日
1元
女拖拉機手
國徽、天山放牧
深紅
1960
1969年10月20日
2元
車牀工人
國徽、大慶油田大慶
深綠
1964年4月15日
5元
鍊鋼工人
深棕、咖啡、黑
1969年10月20日
10元
國徽、天安門(北京)
1965
1966年1月10日
第三套人民幣硬幣一覽表
面額
正面
背面
材質
直徑(毫米)
發行時間
退出流通時間
1角硬幣
國徽、國名
齒輪、麥穗、面額、年號
20
1980年4月15日
2000年7月1日
2角硬幣
23
5角硬幣
26
1元硬幣
國徽、國名、年號
長城、面額
30
第三套人民幣總表
面值 年版
正面
背面
防偽
壹角(棗紅)1960
雙面凹印、空心五星水印
壹角(背綠)1962
正面凹印背面膠印、空心五星水印/無水印
壹角1962
正凹背膠/雙面膠印、空心五星水印/無水印
貳角1962
正凹背膠/雙面膠印
伍角1972
正凹背膠/雙面膠印、實心五星水印/無水印
壹圓1960
雙面凹印、實心五星水印/古錢幣與空心五星混合水印
貳圓1960
雙面凹印、實心五星水印/古錢幣與空心五星混合水印
伍圓1960
雙面凹印、實心五星水印
拾圓1965
雙面凹印、天安門固定水印

人民幣第四套

第四套人民幣票樣 第四套人民幣票樣
為了適應經濟發展的需要,進一步健全中國的貨幣制度,方便流通使用和交易核算,中國人民銀行自1987年4月27日,發行第四套人民幣。共有1角、2角和5角、1元、2元、5元、10元、50元、100元9種面額,其中1角、5角、1元有紙幣、硬幣2種。與第三套人民幣相比,增加了50、100元大面額人民幣。為適應反假人民幣工作需要,1992年8月20日,又發行了改版後的1990年版50、100元券,增加了安全線。
第四套人民幣在設計思想、風格和印製工藝上都有一定的創新和突破。主景圖案集中體現了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中國各族人民意氣風發,團結一致,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主題思想。在設計風格上,這套人民幣保持和發揚了中國民族藝術傳統特點,主幣背面圖景取材於中國名勝古蹟、名山大川,背面紋飾全部採用富有中國民族特點的圖案。在印製工藝上,主景全部採用了大幅人物頭像水印,雕刻工藝複雜;鈔票紙分別採用了滿版水印和固定人像水印,它不僅表現出線條圖景,而且表現出明暗層次,工藝技術很高,進一步提高了中國印鈔工藝技術水平和鈔票防偽能力。
第四套人民幣一覽表
面額
正面
背面
主色
幣面印刷年份
發行時間
停止流通時間
1角
高山族滿族人物頭像
國徽、民族圖案
深棕
1980
1988年9月22日
未退出流通
2角
布依族朝鮮族人物頭像
藍綠
1988年5月10日
2018年5月1日
5角
苗族壯族人物頭像
紫紅
1987年4月27日
未退出流通
1元
侗族瑤族人物頭像
長城(北京)
鮮紅
1988年5月10日
2018年5月1日
深紅
1990
1995年3月1日
暗紅
1996
1997年4月1日
2元
維吾爾族彝族人物頭像
1980
1988年5月10日
1996年4月10日
5元
藏族回族人物頭像
1988年9月22日
10元
漢族蒙古族人物頭像
黑藍
50元
工、農、知識分子頭像
黑茶
1987年4月27日
1990
1992年8月20日
100元
毛、周、劉、朱浮雕像
藍黑
1980
1988年5月10日
第四套人民幣硬幣一覽表
面額
正面
背面
材質
直徑(毫米)
發行時間
退出流通時間
1角硬幣
國徽、國名、漢語拼音、年號
菊花、面額
鋁鎂合金
22.5
1992年6月1日
2018年5月1日
5角硬幣
梅花、面額
銅鋅合金
20
1992年6月1日
未退出流通
1元硬幣
牡丹花、面額
鋼芯鍍鎳
25
1992年6月1日
第四套人民幣
面值 年版
正面
背面
防偽
壹角
1980
膠印
貳角
1980
膠印
伍角
1980
膠印
壹圓
1980
雙面凹印、古錢幣水印
壹圓
1990
正面凹印,背面膠印、古錢幣水印
壹圓
1996
雙面膠印、實心五星水印
貳圓
1980
雙面凹印、古錢幣水印
貳圓
1990
正面凹印,背面膠印、古錢幣水印
伍圓
1980
雙面凹印、古錢幣水印
拾圓
1980
雙面凹印、農民頭像固定水印
伍拾圓
1980
雙面凹印、鍊鋼工人頭像固定水印
伍拾圓
1990
雙面凹印,防偽線,熒光面值、鍊鋼工人頭像固定水印
壹佰圓
1980
雙面凹印、毛澤東頭像浮雕水印
壹佰圓
1990
雙面凹印,防偽線,熒光面值、毛澤東頭像浮雕水印

人民幣第五套

第五套人民幣1999年9月28日以後發行。改革開放以來,隨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持續、健康、快速發展,社會對現金的需求量也日益增大。第四套人民幣的設計、印製囿於當時的條件,本身存在一些不足之處,如防偽措施簡單,不利於人民幣反假;缺少機讀性能,不利於鈔票自動化處理等等。凡此種種,都有要求適時發行新版人民幣。
第五套人民幣票樣 第五套人民幣票樣
1999年10月1日,中國人民銀行陸續發行第五套人民幣,共有1角、5角、1元、5元、10元、20元、50元、100元八種面額,其中1角、5角、1元有紙幣、硬幣2種。第五套人民幣根據市場流通需要,增加了20元面額,取消了2元面額,使面額結構更加合理。
2015年11月12日,2015年版第五套人民幣100元紙幣發行。
2019年8月30日起,中國人民銀行發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50元、20元、10元、1元紙幣和1元、5角、1角硬幣。 [3] 
2020年11月5日起,中國人民銀行發行2020年版第五套人民幣5元紙幣。 [4] 
第五套人民幣繼承了中國印製技術的傳統經驗,借鑑了國外鈔票設計的先進技術,在防偽性能和適應貨幣處理現代化方面有了較大提高。各面額貨幣正面均採用毛澤東主席建國初期的頭像,底襯採用了中國著名花卉圖案,背面主景圖案通過選用有代表性的寓有民族特色的圖案,充分表現了中國悠久的歷史和壯麗的山河,弘揚了中國偉大的民族文化
第五套人民幣1元紙幣背面是西湖圖案的頂部底紋,來自於廟底溝出土彩陶上的“金烏負日”圖。正面的底紋,來源於兩個馬家窯文化彩陶的抽象圖案。 [43] 
第五套人民幣紙幣一覽表
面額
正面
背面
主色
製版年份
發行時間
1元
毛澤東頭像
橄欖綠
1999
2004年7月30日
黃綠色
2019
2019年8月30日
5元
紫色
1999
2002年11月18日
2005
2005年8月31日
淺紫色
2020
2020年11月5日
10元
藍色
1999
2001年9月1日
2005
2005年8月31日
淺藍色
2019
2019年8月30日
20元
棕色
1999
2000年10月16日
2005
2005年8月31日
黃色
2019
2019年8月30日
50元
綠色
1999
2001年9月1日
2005
2005年8月31日
淺綠色
2019
2019年8月30日
100元
紅色
1999
1999年10月1日
2005
2005年8月31日
2015
2015年11月12日
第五套人民幣硬幣一覽表
面額
正面
背面
材質
直徑(毫米)
發行時間
1角硬幣
行名、面額、拼音、年號
鋁鎂合金
19
2000年10月16日
2005年8月31日
2019年8月30日
5角硬幣
鋼芯鍍銅
20.5
2002年11月18日
鋼芯鍍鎳
2019年8月30日
1元硬幣
25
2000年10月16日
22.25
2019年8月30日
第五套人民幣鈔票
面值
票面年份
正面
背面
防偽
壹圓1999
蘭花水印,凹凸手感線,隱形文字等
壹圓2019
正面左側增加面額數字白水印,取消左下角裝飾紋樣,增加全埋安全線 [3] 
伍圓1999
水仙花水印,全息開窗安全線,隱形文字等
伍圓2005
水仙花水印,全息半開窗安全線,凹凸手感線,隱形文字等
伍圓2020
正面中部面額數字調整為光彩光變面額數字“5”,左下角和右上角局部圖案調整為凹印對印面額數字與凹印對印圖案。左側增加裝飾紋樣,調整面額數字白水印的位置,調整左側花卉水印、左側橫號碼、中部裝飾團花、右側毛澤東頭像的樣式。取消中部全息磁性開窗安全線和右側凹印手感線等 [6] 
拾圓1999
月季花水印,全息開窗安全線,互補對印圖案,隱形文字等
拾圓2005
月季花水印,全息半開窗安全線,互補對印圖案,凹凸手感線,隱形文字等
拾圓2019
正面中部面額數字調整為“10”,取消全息磁性開窗安全線,調整左側膠印對印圖案,右側增加光變鏤空開窗安全線和豎號碼 [3] 
貳拾圓1999
荷花水印,全埋安全線,隱形文字等
貳拾圓2005
荷花水印,全息半開窗安全線,凹凸手感線,互補對印圖案,隱形文字等
貳拾圓2019
正面中部面額數字調整為光彩光變面額數字“20”,取消全息磁性開窗安全線,調整左側膠印對印圖案,右側增加光變鏤空開窗安全線和豎號碼 [3] 
伍拾圓1999
毛澤東頭像水印,全埋安全線,光變油墨,互補對印圖案,隱形文字等
伍拾圓2005
毛澤東頭像水印,全息半開窗安全線,凹凸手感線,互補對印圖案,光變油墨,隱形文字等
伍拾圓2019
正面中部面額數字調整為光彩光變面額數字“50”,左下角光變油墨面額數字調整為膠印對印圖案,右側增加動感光變鏤空開窗安全線和豎號碼。背面取消全息磁性開窗安全線 [3] 
壹佰元1999
毛澤東頭像水印,紅、藍彩色纖維,磁性縮微文字安全線,隱形面額數字,膠印縮微文字,光變油墨面額數字,雕刻凹版印刷,橫豎雙號碼等。
壹佰元2005
毛澤東頭像水印,隱形面額數字,全息磁性開窗安全線,雙色異形橫號碼,白水印,凹印手感線等 [23] 
壹佰圓2015
毛澤東頭像水印,光變安全線(右側品紅變綠),全埋磁性安全線,互補對印圖案(左下角面額100),光彩光變油墨等

人民幣匯率

匯率亦稱“匯價”、“外匯牌價”。中國的人民幣匯率誕生於1949年1月18日。截至2009年2月,人民幣對中國國外的22種貨幣訂有匯率,實行直接標價法,並採取雙向報價,買賣差價大致為5% 。在1994年以前,人民幣匯率主要由官方制定,1994年外匯體制改革後,市場匯率逐漸形成。 [38] 
中國的人民幣匯率制度的形成大致可以分為四個階段:
階段
介紹
1994年之前的人民幣匯率制度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至改革開放前,在傳統的計劃經濟體制下,人民幣匯率由國家實行嚴格的管理和控制。根據不同時期的經濟發展需要,改革開放前中國的匯率制度經歷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的單一浮動匯率制(1949—1952年)、20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單一固定匯率制(1953—1972年)和佈雷頓森林體系後以“一籃子貨幣”計算的單一浮動匯率制(1973—1980年)。
1981年1月1日起,在官方匯率之外實行貿易內部結算匯率。
1985年1月1日起,取消內部結算價,人民幣又恢復到單一匯率。
1993年12月,國務院正式頒佈了《關於進一步改革外匯管理體制的通知》,採取了一系列重要措施,具體包括:實現人民幣官方匯率和外匯調劑市場匯率並軌;建立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單一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取消外匯留成,實行結售匯制度;建立全國統一的外匯交易市場等。
1994—2005年7月的匯率並軌與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
1994年1月1日,人民幣官方匯率與外匯調劑市場匯率正式並軌,中國開始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單一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
1996年12月,中國實現人民幣經常項目可兑換,從而邁出了人民幣自由兑換的重要一步。
1997年以前,人民幣匯率穩中有升。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中國主動收窄了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
2005—2015年的匯率機制
2005年7月21日,中國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進行改革,開始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
2005年7月21日19時,美元對人民幣交易價格調整為1美元兑8.11元人民幣,作為次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上外匯指定銀行之間交易的中間價,外匯指定銀行可自此時起調整對客户的掛牌匯價。
2005年以前,中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直都維持在8以上的水平;2005年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以後,匯率升值趨勢非常明顯。
2006年1月4日起,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於每個工作日上午9時15分對外公佈當日人民幣對美元、歐元、日元和港元匯率中間價,作為當日銀行間即期外匯市場(含OTC方式和撮合方式)以及銀行櫃枱交易匯率的中間價。
2008-2010年,美國次貸危機引發全球金融危機,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名義匯率波動幅度開始收窄。
2015年至今的匯率機制
2015年8月11日,央行決定主動放棄對中間價的管理,改由做市商在銀行間市場開盤前參考上一日收盤價,綜合考慮外匯供求情況以及國際主要貨幣匯率變化,向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提供中間價報價,並且未來將進一步完善匯率制度,由此邁出了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的至關重要的一步,這一重要事件被稱為“8·11匯改”。
2015年12月,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發佈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在此基礎上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初步形成了“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的雙目標中間價定價機制。 [39] 
2005年-2022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對美元的變化趨勢圖 2005年-2022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對美元的變化趨勢圖

人民幣材質成分

棉花可以用來製作紙幣,人民幣(紙幣)的主要成分就來自棉花 [8] 

人民幣普通紀念幣

普通紀念幣是具有特定主題,限量發行的人民幣。中國人民銀行從1984年發行第一套普通紀念幣,共發行了63套75枚(張)普通紀念幣,總髮行量約8.5億枚(張)。這些紀念幣選題豐富多彩,設計獨具匠心,規格材質多種多樣,圖案新穎美觀,面額有1角、1元、5元、10元、50元、100元不等,將中華人民共和國50多年的輝煌成就及重大歷史事件濃縮於紀念幣的方寸之間。這些紀念幣是人民幣系列的重要組成部分,豐富和完善了中國貨幣制度,弘揚了中國貨幣文化,並不斷探索和創新,為促進商品流通和經濟發展、擴大對外交流發揮了積極作用。

人民幣數字貨幣

數字人民幣是法定貨幣的數字化形態,也就是人民幣紙鈔的數字化版本。由人民銀行發行,是數字形式的法定貨幣,具有價值特徵和法償性。數字人民幣與紙鈔、硬幣等價,紙鈔能買的東西,數字人民幣都能買;紙鈔能兑換的外幣,數字人民幣也能兑換。 [40] 
數字人民幣主要定位於現金類支付憑證(M0),將與實物人民幣長期並存。支持與傳統電子支付系統間的交互,充分利用現有金融基礎設施,實現不同指定運營機構錢包間、數字人民幣錢包與銀行賬户間的互聯互通,提高支付工具交互性。 [41]  截至2021年6月末,數字人民幣試點場景已超132萬個,覆蓋生活繳費、餐飲服務、交通出行、購物消費、政務服務等領域。開立個人錢包2087萬餘個、對公錢包351萬餘個,累計交易筆數7075萬餘筆、金額約345億元。 [41] 

人民幣現金收付

2020年12月,央行就規範人民幣現金收付行為對外發布公告,要求大中型商業機構特別是批發和零售業、餐飲和住宿業、居民服務業、文化體育和娛樂業等經營場所,應設置現金收付通道。鐵路、道路客運、城市公共汽電車、城市軌道交通、港口客運站、輪渡碼頭等經營主體應設置現金收付通道或提供轉換手段。社會公眾遇到拒收現金行為,可依據《中國人民銀行公告》(2020年第18號),依法維權。 [14] 

人民幣國際相關

2018年10月30日,菲律賓人民幣交易商協會在首都馬尼拉正式簽約成立,這標誌着人民幣和菲律賓比索將可實現直接兑換。菲律賓人民幣交易商協會是中國境外第一家人民幣對當地貨幣交易的自律性金融組織。協會將在菲律賓央行的指導和監督下,建設人民幣與菲律賓比索的直接交易市場,實現人民幣與比索直接兑換,結束菲律賓外匯交易必須經美元中轉的歷史。這是人民幣國際化在菲律賓邁出的堅實一步。 [7] 
當地時間2021年12月14日,緬甸中央銀行依據緬甸《外匯管理法》第17條和第22條發佈通告,即日起允許在中緬兩國邊境地區直接使用人民幣和緬幣進行貿易結算。 [9] 
2021年12月20日,隨着出口商緬甸棉花製造公司收到的首筆預付款6萬元人民幣匯入其在緬甸經濟銀行木姐分行的人民幣賬户,並於2021年12月完成了進出口貿易流程,臨滄外貿企業雲南龍盛商貿公司參與的中國首筆中緬邊貿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試點宣告成功。 [10] 
2022年1月,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最新數據顯示,2021年12月,在基於金額統計的全球支付貨幣排名中,人民幣在國際支付中的份額佔比升至第四。 [11] 
當地時間2022年3月14日,俄羅斯財政部長西盧安諾夫表示,人民幣是俄羅斯的儲備外匯之一,俄方將繼續使用人民幣。 [12] 
2022年4月21日據媒體報道,以色列央行將首次將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同時削減美元和歐元持有量。並延長投資期限。 [13] 
2022年7月13日,白俄羅斯中央銀行在官網發佈消息説,自7月15日起將人民幣納入其貨幣籃子。 [18] 
2022年10月3日,人民幣交易額在莫斯科交易所首次超越美元,成為該交易所交易量最大外幣。 [20] 
當地時間2022年11月8日,阿根廷人民幣清算行服務啓動儀式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 [21] 
2023年2月,伊拉克中央銀行公佈最新改善外匯儲備措施,其中包括允許以人民幣直接結算該國對華貿易。 [24] 
2023年3月31日,巴西中央銀行宣佈,人民幣佔巴西國際儲備比例達到了5.37%,已超過歐元4.74%的國際儲備比例併成為該國第二大國際儲備貨幣。 [25] 
2023年4月17日,據路透社報道,孟加拉國一名政府官員表示,孟加拉國和俄羅斯已商定同意使用人民幣來支付俄羅斯在該國建設的核電站項目款項。 [26] 
2023年6月15日,據日經新聞報道,俄羅斯以人民幣發放了薩哈林1號和2號項目的分紅。 [27] 
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網站發佈了人民幣月度報告和數據統計,數據顯示,2023年5月,在基於金額統計的全球支付貨幣排名中,人民幣保持全球第五大最活躍貨幣的位置,佔比2.54%。 [28] 
當地時間2023年6月29日,阿根廷中央銀行發佈公告稱,將人民幣納入阿根廷銀行系統允許進行存取的幣種,批准阿根廷國內銀行機構開設人民幣儲蓄和活期存款賬户業務。 [29] 
當地時間2023年6月30日,據當地媒體報道,阿根廷已經使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和人民幣結算的方式,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償還了於當天到期的27億美元外債。這是阿根廷首次使用人民幣償還外債。 [30] 
當地時間2023年7月27日,玻利維亞經濟財政部長蒙特內格羅在記者會上表示,5月至7月,玻利維亞人民幣交易金額達2.78億元,佔該時期對外貿易額的10%,預計未來人民幣交易業務將會進一步擴大。 [32] 
據俄羅斯《生意人報》消息, 2023年8月份,莫斯科交易所人民幣交易額為3.92萬億盧布,環比增長超過30% 。 [34] 
當地時間2023年9月4日,據巴西媒體報道,巴西紙漿企業埃爾多拉多公司(ELDORADO)在對華出口紙漿時首次使用人民幣作為貿易結算貨幣。該公司首批對華出口集裝箱已於8月25日裝船啓程前往中國。 [35] 
據俄羅斯衞星通訊社2023年9月11日報道,緬甸投資與對外經濟關係部部長坎佐表示,緬甸目前使用人民幣支付俄羅斯石油產品,而緬俄雙方正準備簽署國家貨幣兑換協議。 [36] 
2023年10月27日,巴基斯坦人民幣清算行開業儀式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舉行,這標誌着巴基斯坦人民幣清算行業務正式啓動。 [37] 

人民幣國際化水平

2023年8月23日,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發佈的月度報告顯示,2023年7月,在基於金額統計的全球支付貨幣排名中,人民幣保持全球第五大最活躍貨幣的位置,佔比升至3.06%,為連續第六個月上升。 [33] 
2023年9月,國際資金清算系統(SWIFT)公佈的數據顯示,人民幣在全球支付份額中獲得創紀錄漲幅,其份額從年初的3.9%升至5.8%,首次超過歐元所佔份額。這一數字也反映出人民幣國際化水平的大幅提高。在中國央行鼓勵人民幣在境外使用的背景下,人民幣國際化正不斷取得新突破,人民幣的海外“朋友圈”越來越大。
2023年10月中國人民銀行公佈的人民幣國際化報告顯示,今年1-9月,人民幣跨境收付金額為38.9萬億元。其中,貨物貿易人民幣跨境收付金額佔同期本外幣跨境收付總額的比例為24.4%,為近年來最高水平。 [42] 

人民幣SDR權重

人民幣SDR的籃子貨幣

2016年,人民幣成為SDR的籃子貨幣,標誌着人民幣已經滿足了成為SDR籃子貨幣的兩個標準——出口標準和可自由使用的標準。如果一種貨幣的發行人是IMF成員或包括IMF成員的貨幣聯盟,並且也是世界前五名出口國之一,則該貨幣符合出口標準;被IMF確定為“可自由使用”的貨幣必須被廣泛用於支付國際交易,並在主要交易市場廣泛交易。

人民幣人民幣在SDR中的權重

新的SDR貨幣籃子在2022年8月1日正式生效,人民幣權重由10.92%上調至12.28%,升幅1.36個百分點,調整後人民幣權重仍保持第三位;同時,現有SDR籃子貨幣構成維持不變,即由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和英鎊構成。美元權重由41.73%上調至43.38%,歐元日元英鎊權重分別由30.93%、8.33%和8.09%下調至29.31%、7.59%和7.44%。

人民幣權重影響

人民幣在SDR中的權重提高,反映了這些年中國出口市場份額、人民幣外匯儲備佔比和外匯交易佔比的提高,意味人民幣在國際貿易、外匯儲備、全球外匯交易、投融資中的使用更加廣泛,人民幣在國際支付結算、儲備與投融資方面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在逐步加快。同時,人民幣SDR權重提升,反映國際對人民幣市場化改革與中國金融改革開放成就的高度認可。 [16] 

人民幣相關政策

2022年,人民銀行公佈新的金融對外開放政策:建立人民幣與港幣之間的常備互換安排。人民銀行與香港金融管理局將雙方已建立的貨幣互換機制升級為常備互換安排,升級後協議無需再續簽,也即將長期有效,互換規模從5000億元人民幣擴大至8000億元人民幣。 [17] 

人民幣統計數據

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數據顯示,2021年12月,人民幣國際支付份額提高至2.7%,超過日元成為全球第四位支付貨幣,2022年1月進一步提升至3.2%,創歷史新高 [19] 
2022年12月5日早盤,離岸人民幣兑美元強勢升破7.00關口,為9月份來首次,日內漲450點,最高報6.9665。 [22] 
2023年11月,人民幣在國際支付中的份額從10月的3.6%升至4.6%,創人民幣最高紀錄,成為國際支付第四大貨幣 [44] 
當地時間2023年12月21日,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發佈的最新一期《人民幣追蹤月度報告和數據統計》顯示,2023年11月,在基於金額統計的全球支付貨幣排名中,人民幣上升至全球第四大最活躍貨幣的位置,佔比4.61%。當月,基於金額統計的全球支付貨幣排名前五的貨幣分別是美元歐元英鎊、人民幣、日元。此外,以歐元區以外的國際支付作為統計口徑,11月人民幣位列第五,佔比3.15%。與2023年10月相比,人民幣支付金額總體增加了34.87%,同時所有貨幣支付金額總體增加了5.35%。 [45]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