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趙方

(南宋名臣)

編輯 鎖定
趙方(?-1221年8月20日 [1-2]  ),字彥直。潭州衡山(今屬湖南)人,原籍衢州西安(今浙江衢州)。 [3]  南宋名臣、學者。
趙方少年時曾師從於張栻劉光祖。淳熙八年(1181年),趙方進士及第,歷任蒲圻縣尉、知青陽縣、知隨州等職。宋金議和後,各地武備鬆弛,只有趙方招兵擇將,積極備戰。累遷京湖制置使兼知襄陽府,他力主抗金,數解棗陽之圍。又敗金軍名將僕散安貞淮西。以功進太中大夫、權刑部尚書,累封長沙縣男。病重時仍致書宰相,商論疆場大計。嘉定十四年(1221年),趙方逝世。累贈太師諡號“忠肅”。《全宋詩》錄其詩十首。
趙方帥邊十年,以戰為守,使京西一境免遭金人蹂躪。金人不敢犯邊,呼其為“趙爺爺” [4]  。《宋史》稱其“許國之忠,應變之略,隱然有尊俎折衝之風”。他能拔識人才,擢名士陳賅、遊九功及名將扈再興孟宗政等人,使其藩屏一方。其子趙範趙葵亦為南宋名將。
本    名
趙方
別    名
趙忠肅
趙爺爺
彥直
所處時代
南宋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潭州衡山
逝世日期
1221年8月20日
主要作品
東岑》《荷沼》《龍潭》《青衣泉》等
主要成就
帥邊十年,以戰為守,使京西免遭金人蹂躪
官    職
端明殿學士、正議大夫
封    爵
長沙縣男
追    贈
銀青光祿大夫太師
諡    號
忠肅
祖    籍
衢州西安

趙方人物生平

編輯

趙方早有聲名

趙方年輕時曾隨從理學家張栻學習。 [5]  辛棄疾為荊湖南路安撫使時,曾見其文,譽為“議論慷慨”。
淳熙八年(1181年),趙方登進士第,調為蒲圻縣尉,有疑問的案件多被他解決。後任大寧監教授。大寧監風俗鄙陋,趙方選出可教的學生親自教導,人們都受到感染勉勵,從此才有進士。後知青陽縣,他對知州史彌遠説:“催科不擾,是催科中撫字;刑罰無差,是刑罰中教化(催租不擾民,便是催租合乎‘撫’這一個字;刑罰沒有差錯,便是刑罰符合教化)。”人們把這話作為名言。 [6] 
趙方主管江西安撫司機宜文字,京湖帥李大性召他知隨州 [7]  宋金達成“嘉定和議”後,邊境各地都逐漸放鬆警備,唯獨趙方招兵選將,提拔土豪孟宗政等補授官職。其後任提舉京西常平兼轉運判官提點刑獄。又以金部員外郎之職被召用,再加官直秘閣,改為湖北轉運判官兼知鄂州 [8] 
後來,趙方升任直煥章閣兼江陵府。他在江陵府增修了“三海八匱”,“以壯形勢”。又升為秘閣修撰、知江陵,主管湖北安撫司事兼權荊湖置司。 [9] 

趙方開閫荊襄

正在南宋執政者碌碌無為時,金宣宗完顏珣為新興的蒙古兵勢所逼,節節敗退。趙方料想金國必定南遷,於是日夜做準備。荊門有東西兩山險要處,趙方在上面修築堡壘,增加守兵以扼守要衝。又進官為右文殿修撰。 [10] 
金將樊快明謀求歸宋,金國派出的追兵到達襄陽,趙方派孟宗政、扈再興率一百騎兵去截擊,殺敵一千多人,金人逃走。趙方升任權工部侍郎、寶謨閣待制、京湖制置使襄陽知府。他偵知金國決意南侵的消息後,就下達警戒(防夏)的命令。 [11] 
嘉定十年(1217年),金國權臣術虎高琪及樞密烏古倫慶壽舉辦南征,進犯陳州、隨州、均州及棗陽、光化、信陽等軍。趙方聞訊後,半夜叫起兩個兒子趙範趙葵説:“朝廷是和是戰的態度尚不明朗,靜觀這種情況只會更加擾亂我的想法。我已決定,只有率軍去邊境和金人決戰來報效國家了。”於是上疏朝廷,力主抗敵,並親自前往襄陽指揮。 [12] 
金軍加緊圍攻棗陽,趙方派孟宗政、扈再興等救援棗陽,仍增派光化軍、信陽軍、均州等地的守軍,以便聯成聲勢。不久棗陽守將趙觀在城外打敗金軍,孟宗政、扈再興及時趕到,與趙觀合軍夾擊,又打敗金軍,棗陽之圍解除。趙方告誡眾將,應該把金軍阻擋在邊境上,不能只顧城守而放任其入境。當時麥子正熟,趙方派兵保護百姓收割,下令堅壁清野,靜待金軍到來。他又極力疏述不能和金國講和的七條理由,朝廷遂決意對金作戰。 [13] 
金將完顏賽不入境,號稱十萬大軍。趙方部署眾將,進犯棗陽的金軍,被孟宗政在尚家川打敗;進犯隨州的金軍,被劉世興在磨子平打敗。兩軍相持一年多,趙方調劉世興移兵,和許國、扈再興救援棗陽;張興、李雄韜救援隨州。隨州解圍後,扈再興等轉戰進入棗陽。當時是孟宗政守棗陽,他在城東設伏兵,金人遇到伏擊敗走。不久,金軍又來進攻,扈再興又將其擊敗,雙方自此連日交戰。金人從三面來進攻,孟宗政從東門出戰,扈再興從南門出戰,劉世興從北門出戰,三路合兵打敗金人。金軍及早進攻,至晚上力竭而退;宋眾將裏外策應,許國從南山進攻,張威從瀼河進攻,劉世興、李琪出城同許國會合。扈再興出城和張威會合,他們形成犄角之勢,追擊金軍,金軍潰敗。光化守將潘景伯也設伏兵在趙家橋打敗金人,孟宗德又在隨州的鴨兒山攻破金人,活捉完顏賽不的內弟王醜漢。趙方因功升為龍圖閣待制,封長沙縣男,獲賜食邑 [14] 
金軍又大舉進攻,金將完顏訛可包圍棗陽,在城外挖塹壕,圍上土城。趙方預料金軍會傾巢而來,如果直搗其後方空虛之地,那麼自然就能解除棗陽之圍。他於是下令,命許國東攻唐州、扈再興西襲鄧州,趙範任監軍,趙葵殿後。當時孟宗政在棗陽城中,同金軍日夜鏖戰,焚燒金軍的攻城器具,使其不敢近城。西路宋軍從光化出發,在三尖山紮營,攻破順陽縣,金軍仰攻失敗。扈再興和許國兩路並進,攻掠唐、鄧二州,焚燬金國的城柵和糧草。棗陽城頗為堅固,金軍在城下停留八十多天,趙方明白其士氣已竭,就召回許國、扈再興,並讓東路軍隸屬扈再興,限期合兵作戰。扈再興在瀼河及城南共兩次擊敗金軍,孟宗政從城中出兵夾擊金軍,殺敵三萬,金軍大敗,完顏訛可單騎逃跑,宋軍繳獲的糧草、器甲不可勝計。戰後,趙方因功進升為煥章閣直學士。趙方上奏請求政府給官軍和民兵的糧食要平均,對自備馬發放的糧食加倍。又上奏説:“讓民兵夏季歸農,來節省每月的費用,秋季再來駐屯守禦。”朝廷允許。 [15-16] 
趙方料想金國在棗陽多次不得志,必將同時進攻各城,應該先發制人。他命令許國、孟宗政向唐州出兵,扈再興向鄧州發兵,告誡他們説:“不要深入,不要攻城,只要擊潰他的保甲兵,燒燬他的城寨,使他的糧草空乏就行。”孟宗政攻破湖陽縣,擒獲金國千户趙興兒;許國派部將耶律均和金軍在比陽交戰,殺死金將李提控;扈再興攻破高頭城,大敗金軍,趁勝逼近鄧州。唐州金軍來援,被扈再興打敗,投降的金軍接踵而至。不久,金軍到樊城,趙方命令扈再興嚴陣以待,趙方前往視師;金人停駐三天後,主動撤離。 [17] 
金國駙馬都尉僕散安貞進犯淮西,金樞密完顏小驢駐屯在唐州,作為後援。趙方先進攻唐州破壞金軍的計劃,並派扈再興率棗陽兵攻唐州西側,許國率桐柏兵攻唐州東側。扈再興在唐州城下打敗金軍,殺死完顏小驢,對唐州形成了五層包圍圈,差點攻下唐州。適逢蘄、黃二州相繼陷沒,朝廷詔命趙方派兵救援,趙方立即命令許國保衞鄂城,扈再興救援淮西。許國回鄂州保衞長江;扈再興率軍到蘄州的靈山,趁金軍撤回的機會予以攻擊,土豪祝文蔚衝入敵陣,金軍大敗。許國攜張寶帶兵來會合,紅襖軍將領李全等也率兵趕到,金軍潰敗,扈再興追擊六十里,生擒金國監軍合答。此戰後,趙方因功進升為顯謨閣直學士、太中大夫、權刑部尚書 [18] 

趙方死仍憂國

嘉定十四年(1221年),趙方患病。七月,被升拜為徽猷閣學士、京湖制置大使。回師後,抱病犒勞軍士,按照他們的功勞依次排列,再上奏朝廷。趙方身雖病重,憂國之心仍不減。他説:“一日不死,就應該立一日的紀綱。”趙方把扈再興叫到內卧,勉勵其忠心報國。他不顧病體,仍給宰相寫信,論述邊疆大計。 [19-20] 
同年八月初二日(1221年8月20日),趙方在襄陽逝世 [1]  。當晚,有顆大星於襄陽隕落。朝廷視其以端明殿學士正議大夫致仕,追贈他為銀青光祿大夫,後累贈為太師 [21] 
端平二年(1235年),宋理宗追賜諡號“忠肅” [22]  [21] 

趙方主要成就

編輯

趙方藩屏京西

趙方以儒生起家,統帥邊防十年,以戰為守,將官、民、軍合為一體,使經制司、總制司通為一家。他接納大臣劉清之“留意人才”的建議,招攬了陳晐、遊九功等名士,扈再興孟宗政等名將。 [23] 
趙方不但治軍嚴謹,且對眾將推誠佈公,使他們為國效死力,守衞一方,“使朝廷無北顧之憂”。淮、蜀沿邊屢遭金軍摧殘,而京西地區卻能獨自保全。 [23] 

趙方學術思想

趙方曾隨從理學家張栻學習, [5]  屬於“五峯學派”的學者。此派對理學本體論、人性論、理欲觀等主要觀點。以及道、理、心、性等重要範疇,都進行了認真學習和研究,提出獨到的見解和作出了新的闡釋。清人全祖望稱“中興諸儒所造,莫出五峯之上,其所作《知言》。東菜(呂祖謙)以為過於《正蒙》,卒開湖湘之學統” [24]  。此派實為宋代理學承上啓下的重要學派之一。

趙方個人作品

編輯
全宋詩》錄有趙方詩(皆為七言絕句)十一首,如下:
趙方詩作
東岑》《荷沼》《龍潭》《青衣泉》《沙岡》《石泉》《水閣》《溪魚》《幽谷》《月池》《嶽亭》
表格參考資料: [25] 

趙方人物評價

編輯
辛棄疾:觀其議論,必豪傑士也,此不可失。 [26] 宋史》引
周密:趙忠肅公方,開閫荊襄日久,軍民知其威聲。 [4] 齊東野語
劉一清:趙方,嘉定間為淮閫,威望表聳。金人不敢犯邊,皆以趙爺爺呼之。……人皆望而畏之,不敢仰視。……鎮邊數年,一塵不驚。 [4] 錢塘遺事
脱脱:①趙方少從張栻學,許國之忠,應變之略,隱然有尊俎折衝之風。其部曲如扈再興孟宗政後皆為名將,亦方之能獎率也。 [27] 《宋史》)②趙方豫計二子後當若何,而葵、範所立,皆如所言,所謂知子莫若父也。 [28] 《宋史》
黃道周:趙方儒者,頗識兵機。催科刑罰,正論入微。和雖有議,兵不可違。土豪宗政,拔之相依。棗陽有急,立命解圍。金兵再至,東西指揮。視其力竭,忽盡召歸。中外夾擊,斬獲不稀。金屢失利,定復逞威。棗陽唐鄧,攻必同時。先發者是,後發自非。小驢既斬,五匝城危。蘄黃促詔,開籠鳥飛。進官學士,不愧宣徽。 [29]  廣名將傳
王夫之:孟宗政、趙方、孟珙餘玠彭大雅之流起,而兵猶足為兵,將猶足為將,戰猶有以戰,守猶有以守,勝猶非其徼倖,敗猶足以自持。左支右拒於淮、襄、楚、蜀之間,不但以半割殘金,而且以抗衡蒙古。 [30] 《宋論》
全祖望:先生起儒生,帥邊十年,以戰為守,合官民兵為一體,通制總司為一家。其歿也,人皆惜之。先生嘗問相業於劉靜春清之,對以留意人才,故知名士皆拔為大吏,諸名將多在麾下,推誠擢任,能致其死力雲。 [31] 宋元學案
蔡東藩:況宋尚有趙方、安丙諸人,具專閫才,固不弱於完顏諸將也。 [32] 宋史演義

趙方軼事典故

編輯

趙方誠感上天

據記載,趙方出知隨州時,隨州旱、蝗災害嚴重,他親自到郊外祈禱。到一天晚上,天降大雨,蝗蟲全都死了,而當年的糧食也得以豐收。 [33] 

趙方虛心耆老

京湖制置使劉光祖年老有德,趙方視他如師。趙方自稱道:“我性情太剛烈,每次見到劉公,總能夠使人變得和緩。”他將劉光祖為自己寫的“勤謹和緩”四個字懸掛在座位上,作為座右銘 [34] 

趙方親屬成員

編輯
輩分
關係
姓名
簡介
家世
父親
師事理學家胡宏,“慷慨有大志”。曾於張浚督府供職,受其敬重。
子輩
兒子
趙董
——
趙薿
——
官至京湖安撫制置、知靜江府,卒諡忠憲(一作忠敏)。
官至少師、武安軍節度使,封冀國公。追贈太傅諡號“忠靖”。
孫輩
孫子
趙溍
趙葵之子,官至江西制置使。
趙葵之子,元朝時官至廣東宣撫使、湖南道宣慰使,卒諡“文惠”。
表格參考資料: [27-28] 

趙方史料記載

編輯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 [27] 
廣名將傳·卷十六》 [29] 
宋元學案·卷七十一·嶽麓諸儒學案》 [31] 
宋人軼事彙編·卷十八》 [4] 
參考資料
  • 1.    《兩朝綱目備要·卷十六》:(嘉定十四年)八月癸丑,趙方卒。
  • 2.    《續資治通鑑·卷一百六十二·宋紀一百六十二》:(嘉定十四年)京湖制置大使趙方卒。
  • 3.    甘建華主編《湖湘文化名人衡陽辭典》:趙棠(生卒不詳),宋衡山人,原籍衢州西安(今浙江衢州市)。趙抃三子。神宗元豐年間(1078~1085)隨父移居衡山,過繼衡山從叔趙紀為嗣……兒子趙方、孫趙範、趙葵、曾孫趙淮等幾代人都是抗金、抗元名將,可謂滿門忠義。
  • 4.    《宋人軼事彙編·卷十八》  .殆知閣[引用日期2015-06-19]
  • 5.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趙方,字彥直,衡山人。父棠,少從胡宏學,慷慨有大志。嘗見張浚於督府,浚雅敬其才,欲以右選官之,棠不為屈。累以策言兵事,浚奇之,命子栻與棠交,方遂從栻學。
  • 6.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淳熙八年舉進士,調蒲圻尉,疑獄多所委決。授大寧監教授,俗陋甚,方擇可教者親訓誘之,人皆感勵,自是始有進士。知青陽縣,告其守史彌遠曰:“催科不擾,是催科中撫字;刑罰無差,是刑罰中教化。”人以為名言。
  • 7.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主管江西安撫司機宜文字,京湖帥李大性闢知隨州。
  • 8.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適和議成,諸郡浸弛備,方獨招兵擇將,拔土豪孟宗政等補以官。提舉京西常平兼轉運判官、提點刑獄。
  • 9.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以金部員外郎召,尋加直秘閣,改湖北轉運判官兼知鄂州。升直煥章閣兼權江陵府,增修三海八匱,以壯形勢。進秘閣修撰、知江陵府、主管湖北要撫司事兼權荊湖置司。
  • 10.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時金逼於兵,計其必南徙,日夜為備。荊門有東西兩山險要,方築堡其上,增戍兵以遏其衝。進右文殿修撰。
  • 11.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金樊快明謀歸宋,追兵至襄陽,方遣孟宗政、扈再興以百騎邀之,殺千餘人,金人遁去。權工部侍郎、寶謨閣待制、京湖制置使兼知襄陽府。諜知金人決意犯境,乃下防夏之令。
  • 12.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金相高琪及其樞密烏古倫慶壽犯陳、光化、隨、棗理、信陽、均州、方夜半呼其子範、葵曰:“朝廷和戰之説未定,觀此益亂人意,吾策決矣,惟有提兵臨邊決戰以報國耳。”遂抗疏主戰,親往襄陽。
  • 13.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金人圍棗陽急,方遣宗政、再興等援棗陽,仍增戍光化、信陽、均州,以聯聲勢。已而棗陽守趙觀敗金人於城外,再興、宗政至,與觀夾擊,又敗之,棗陽圍解。方申飭諸將,當遏於境上,不可使之入而後拒之於城下。時麥正熟,方遣兵護民刈之,令清野以俟。再疏力陳不可和者七,戰議遂定。
  • 14.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金將完顏賽不入境,兵號十萬。方部分諸將,金人犯棗陽者,宗政敗之於尚家川;犯隨州者,劉世興敗之於磨子平。相持逾年,方調世興移師,與許國、再興援棗陽;張興、李雄韜援隨州。隨州圍解,再興等轉戰入棗陽。時宗政守城,伏兵城東,金人遇伏敗走。未幾再至,再興又敗之,自是無日不戰。金人三面來攻,宗政出東門,再興出南門,世興出北門,大合戰敗之。金人朝進莫退,力不能捍;諸將表裏合謀,國自南山進,張威自瀼河進,世興、李琪出城與國會,再興出城與威會,掎角追擊,金人遂潰。光化守潘景伯亦設伏敗金人於趙家橋,孟宗德又破之於隨州鴨兒山,擒賽不妻弟王醜漢,金人遂誅賽不。方以功遷龍圖閣待制,封長沙縣男,賜食邑。
  • 15.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金人復大舉,命訛可圍棗陽,塹其外,繞以土城。方計其空巢穴而來,若搗其虛,則棗陽之圍自解。乃命國東向唐州,再興西向鄧州,又命子範監軍,葵後殿。時宗政在城中,日夜鏖戰,焚其攻具,金人不敢近城。西師由光化境出,砦於三尖山,拔順陽縣,金人率眾仰攻,大敗。再興與國兩道並進,掠唐、鄧境,焚其城柵糧儲。棗陽城堅,金頓兵八十餘日,方知其氣已竭,乃召國、再興還,並東師隸於再興,剋期合戰。再興敗金人於瀼河,又敗之城南,宗政自城中出夾擊,殺其眾三萬,金人大潰,訛可單騎遁,獲其貲糧、器甲不可勝計。進方煥章閣直學士。奏乞均官軍民兵廩給,自備馬者倍之。又奏:“使民兵夏歸,以省月給,秋復詣屯守禦。”從之。
  • 16.    宋金襄陽棗陽之戰  .江西國防教育網[引用日期2016-09-16]
  • 17.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方料金人數不得志於棗陽,必將同時並攻諸城,當先發以制之。命國、宗政出師向唐,再興向鄧,戒之曰:“毋深入,毋攻城,第潰其保甲,毀其城砦,空其貲糧而已。”宗政進破湖陽縣,擒其千户趙興兒;國遣部將耶律均與金人戰於比陽,戮其將李提控;再興破高頭城,大敗金兵,遂薄鄧州。唐州兵來援,迎敗之,降者踵至。已而金兵至樊城,方命再興陣以待之,方視其師;金人三日不敢動,遂遁。
  • 18.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金將駙馬阿海犯淮西,樞密完顏小驢屯唐州為後繼。方先攻唐伐其謀,及使再興發棗陽兵擊其西,國發桐柏兵擊其東。再興敗金人於唐城,斬小驢,圍其城五匝,垂下。會蘄、黃繼陷,詔趣方遣救,方亟命國保鄂,再興援淮西。國還鄂州保江;再興軍至蘄之靈山,伺金人歸而擊之,土豪祝文蔚橫突入陣,金人大敗,國遣張寶將兵來會,李全等兵亦至,金人遂潰,再興追逐六十里,擒其監軍合答。進方顯謨閣直學士、太中大夫、權刑部尚書。
  • 19.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俄得疾,進徽猷閣學士、京湖制置大使。歸還,力疾犒師,第其功上之。病革,曰:“未死一日,當立一日紀綱。”引再興卧內,勉以協心報國。貽書宰相,論疆場大計。
  • 20.    《宋史·卷四十·本紀第四十》:(嘉定十四年)秋七月辛丑,以趙方為京湖制置大使,賈涉為淮東制置使兼京東、河北路節制使。
  • 21.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尋卒。是夕有大星隕於襄陽。以端明殿學士、正議大夫致仕,贈銀青光祿大夫,累贈太師,諡忠肅。
  • 22.    《宋史·卷四十二·本紀第四十二》:(端平二年)閏七月……乙酉,賜少師、特進、銀青光祿大夫趙方諡忠肅。
  • 23.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方起自儒生,帥邊十年,以戰為守,合官民兵為一體,通制總司為一家。持軍嚴,每令諸將飲酒勿醉,當使日日可戰。淮、蜀沿邊屢遭金人之禍,而京西一境獨全。嘗問相業於劉清之,清之以留意人才對。故知名士如陳晐、遊九功輩皆拔為大吏,諸名將多在其麾下。若扈再興、孟宗政皆起自土豪,推誠擢任,致其死力,藩屏一方,使朝廷無北顧之憂。故其沒也,人皆惜之。
  • 24.    《宋元學案·卷四十二·五峯學派》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9-16]
  • 25.    《全宋詩·卷五百二十》  .國學大師[引用日期2017-11-28]
  • 26.    《宋史·卷四百一·列傳第一百六十》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7-30]
  • 27.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6-19]
  • 28.    《宋史·卷四百一十七·列傳第一百七十六》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6-19]
  • 29.    明·黃道周·《廣名將傳·卷十六》
  • 30.    《宋論·卷十四·理宗》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6-19]
  • 31.    《宋元學案·卷七十一·嶽麓諸儒學案》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6-19]
  • 32.    宋史演義:寇南朝孱主誤軍謀 據東海降盜加節鉞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06-19]
  • 33.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南北初講和,旱蝗相仍,方親走四郊以禱,一夕大雨,蝗盡死,歲大熟。
  • 34.    《宋史·卷四百三·列傳第一百六十二》:時劉光祖以耆德為帥,方事以師禮,自言:“吾性太剛,每見劉公,使人更和緩。”嘗請光祖書“勸謹和緩”四字,揭坐隅以為戒。
展開全部 收起